作者 主题: 【海国故事】log8.7 紫玉林的酒宴  (阅读 676 次)

副标题: 结团啦!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海国故事】log8.7 紫玉林的酒宴
« 于: 2019-04-24, 周三 00:57:03 »
21:32:59<zghzgh1779> ————————————————————load————————————————————
21:33:05<zghzgh1779> 在你们头顶天穹的正中,天宇结界的最顶端,飞鸟也无法触及的鸟及穹,忽然落下了一颗流星。
21:33:18<zghzgh1779> 流星极速坠下,直直向着你们的方向而来,落在了丹叶城天守阁的顶端。
21:33:26<zghzgh1779> ——落在三御羽琉星的身上。
21:33:31<zghzgh1779> 星芒大放,你们不禁闭上了眼睛。
21:33:38<zghzgh1779> 当你们睁开双眼,看到星光的女神正一步一步踏下虚空,向你们走来。正如同樱花的女神或云霞的女神那样,你们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21:33:46<zghzgh1779> 那女神的容貌极为美丽,有五分像是惊鸿一瞥的辉耀姬,却有五分你们非常熟悉——分明就是三御羽琉星易容成女子的模样。她身着色作青黑的华美唐衣,其上银色星河织出灿烂的纹理。一支有着星辉般刀镡的大太刀背负在她身后,依稀能看得出三御羽琉星的佩剑、星颂石筑的影子。
21:33:53<zghzgh1779> 她的表情似悲似喜,神情似觉悟似迷茫,一颦一笑却都尽态极妍。
21:34:24<zghzgh1779> 她清亮的声音仿佛琮琤的流水:“我是三御羽琉星,我是辉耀姬,我是天光明夜命。”
21:34:30<zghzgh1779> “我曾是第一位诞生于天宇结界的天神,我是第一位自鸟及穹坠至凡世的野神——”她这般向海国宣告。
21:34:30<zghzgh1779>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天光明夜命已经站立在你们面前。
21:34:36<zghzgh1779> 她檀口微张,欲语还休。
21:35:02<土方骸> “咦?”
21:35:06* 土方骸 满脸迷惑
21:35:12* 茜 搔脸:“想不到最后会是这样……”
21:36:15<zghzgh1779> “我也——三御羽琉星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天光明夜命摇了摇头,微微叹息。“谁又想得到呢?”
21:36:54* 茜 啪地一合掌:“万幸这结局挺不错~”
21:35:50<霞叶> “那琉星大人呢……”
21:36:39<zghzgh1779> “三御羽琉星,辉耀姬,天光明夜命。”她这样回答霞叶,“一位神明有各种各样的神相,但这些神相都是我、而不是别人。”
21:36:47<zghzgh1779> “只是作为神明而言,天光明夜命这个名字最为合适罢了。”
21:36:57<zghzgh1779>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请继续叫我三御羽琉星吧。”
21:37:29* 茜 歪头,呆毛纠结地缠来绕去:“变了性别还这么叫总觉得怪怪的。”
21:38:25<zghzgh1779> “那叫我辉耀姬或者天光明夜命也无妨。”天光明夜命微笑着说道。
21:40:49<武颜> “咳咳……”
21:41:13<武颜> “在下确实没有想到琉星大人那么厉害。”
21:40:45<土方骸> “我更好奇的是,你想要做什么?”
21:42:35<zghzgh1779> “天神或许无所不能,也不会有陨落的风险。”听了骸的话,天光明夜命苦笑着摇了摇头。“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21:42:42<zghzgh1779> “我想要的,现在已经得到了。”
21:43:36<zghzgh1779> “脱离天宇结界,摆脱天神那无形无质的躯体,被凡世之身约束——这就是我想要做的。”
21:44:05<土方骸> “抱歉呢……完全没听懂。你的追求也太过……”
21:44:30<武颜> “真是……独具一格呢。”
21:44:46<武颜> “在这片大地上生长的人们,有多少人想要成为您。”
21:44:52<武颜> “但是您又想成为我们。”
21:45:13<茜> “天神平时意识淡薄,这等不朽怕也是孤寂的紧。”
21:44:39<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沉思片刻,说道:“你们知道天宇结界之上的景象吗?”
21:45:38* 茜 歪头:“天宇结界之上……远海?”
21:45:46<zghzgh1779> “天神的故乡,鸟及穹——”天光明夜命仰起头来,语气中有些苍凉,“天神的居所。比远海更高的地方。”
21:45:53<zghzgh1779> “那里空无一物。”
21:46:31<zghzgh1779> “除了连颜色都没有的纯黑,一无所有。”
21:46:45<zghzgh1779> “在我们身躯覆盖下的海国,是我们唯一能见的色彩。”
21:48:05<zghzgh1779> “父神和母神,野神变成的天神们,甚至那些和天宇结界化为一体的天魔,都是自愿走上了这条道路。”
21:48:11<zghzgh1779> “但我不是——只有我不是。”
21:49:52* 茜 不禁略有黯然
21:38:39<茜> “那……之前作为三御羽琉星以及辉耀姬所经历的记忆,对于您来说……算是什么呢?”
21:49:22<zghzgh1779> “我所经历的……对于天神来说,天神化身的记忆就像一本随意取阅的书,虽然有趣,但书中人的经历终究不是天神的经历。”
21:49:53<zghzgh1779> “而三御羽琉星和辉耀姬经历的一切,和你们的旅行,都是‘我’的记忆。”
21:50:17* 茜 垂下的呆毛又一下子竖成感叹号
21:52:14* 茜 搔头:“也就是说当初在樱原建国之前,河野美里命大人那见到的就是……?”
21:41:56<茜> “那么,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天神转化成野神的计划的?”
21:50:26<zghzgh1779> “事情该从哪里说起呢?”天光明夜命微微露出追忆之色。“这是天之御雷神的建议。你们应当见过国府田太政大臣和淡雪小姐了——”
21:50:36* 茜 点头
21:51:02<zghzgh1779> “和国府田龙神一样,凡人之躯无法承受天神伟力,这也是天神只能以碎片依附在凡人身上的原因。”
21:52:03<zghzgh1779> “我不得不把神相和记忆分裂到两个躯体,而神体和大部分神力甚至只能暂时抛弃在天宇结界。那就是三御羽琉星和辉耀姬了。”
21:52:14<zghzgh1779> “辉耀姬——保有天光明夜命记忆的我,在降临之后,尝试向黑雷国大御神寻求帮助。后来我才知道,在天之御雷神提出这建议的同时,黑雷国大御神就已经知道了这些。赤雷国大御神也是如此。”
21:52:59<zghzgh1779> “五年后,在辉耀姬的我神力耗尽而消散之时,七野樱正辰媛和霞津姬命也加入了这个计划。”
21:53:08<zghzgh1779> “就在五年前,父亲——安央右大臣奉赤雷国大御神之命,收养了我。后面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21:53:39<zghzgh1779> “至于尾冢家的跳梁……这只是个巧合,但三位御神想利用这个机会,解决一些遗留已久的问题——如同我们见证的那样。”
21:53:07* 茜 瘪嘴:“所以说各位神明大人都早就知道了。闹了半天一直在看我们蹦跶的笑话。”
21:56:27<茜> “我说黑雷国大御神大人为何传授给我们的神力解析法里有令尊令堂两位的神力解析呢。”
21:54:25<谏山仁> “原来是三位御神自己写好的剧本……反倒是要让我们来演这辛苦的角色。”
21:54:34* 谏山仁 苦笑
21:55:19<土方骸> “那可真是荣幸呢。”
21:54:47* 茜 晃头:“就是不知道我们这几颗棋子在几位神明大人那里的评价称不称得上好用。”
21:55:00<zghzgh1779> “知晓这件事的,只有黑雷国大御神的三个神相和樱原的两位神明罢了。除了天之御雷神之外的天神们一直被蒙在鼓里。”
21:56:50<zghzgh1779> “神明的力量并没有你们预想的那样方便,更不可能写出指导你们如何行动的剧本。事实上三位御神给予你们的直接帮助,也就是那神力解析的法门了。”
21:57:01<zghzgh1779> “——那也是你们唯一难以自行获得的。”
21:58:39<zghzgh1779> “尾冢家覆灭是你们自己的命运,外人无法插手。但正因为是你们,也只有你们,才能消灭胭脂玉树精魂这个危害。”
21:59:13<zghzgh1779> “没有神明能替你们选择自己的命运。能够做出选择的,只有你们自己——我也一样。”
21:57:42<茜> “诚然~”
21:58:03<武颜> “也是。”
21:42:09<武颜> “现在诸事已了,我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不知琉星大人今后有什么打算?”
21:58:43<武颜> “回天神的居所吗?”
21:59:11* 茜 摇头:“怎么可能还回天神居所。”
21:59:18<茜> “樱原?”
21:59:26<zghzgh1779> “接下来?”天光明夜命抬起头,看向了平舆山的另一边。“我曾经说过,紫玉林是个好地方,待我迎娶了辉耀姬后,想到那里定居——”
21:59:41<zghzgh1779> “虽然和我那时想的有些不一样,但在紫玉林安顿下来,我认为是个好主意。”她看向了茜和武颜,点了点嘴唇,笑着说:“不介意我借用一小块地皮,建一座我自己的神社吧?”
22:00:10<武颜> “那是自然。”
21:59:56<茜> “不胜荣幸~”
21:59:30<谏山仁> “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想一件事。”
22:00:14<谏山仁> “三位御神和您一起计划的这件事,是否也是将来拯救海国的希望呢?”
22:01:19<谏山仁> “如果天神的力量都可以这样进入海国的话,或许……”
22:00:53* 茜 点头:“的确开辟了除融入天宇结界外的另一种可能。”
22:00:57<zghzgh1779> “或许吧。拯救海国是每一个海国人的夙愿,只是道路不同。”天光明夜命点了点头。
22:01:33<zghzgh1779> “我拒绝了天神们的道路,就注定要把我的力量奉献给另一条新路。”
22:02:11<土方骸> “虽然很无聊,不过毕竟是我欠你们的,就这样吧。”
22:04:15<茜> “您自天神变为野神,您的双亲以后还会不会……?”
22:04:45<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微笑着回答:“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总会有办法的。”
22:04:55<谏山仁> “哎呀,我就这样回风涛去,日子或许会不好过呢。”
22:05:41<谏山仁> “不过能看到这般奇迹,也算不枉此生了。”
22:05:48<武颜> “是啊。”
22:05:51* 武颜 也感叹道
22:05:53* 茜 小跳了一下够着拍了拍仁的肩:“放心,彩梨小姐不会在意的。”
22:06:26<zghzgh1779> “敬奉天之御雷神的北原人,反倒会把你看作英雄呢。”天光明夜命也笑着回答。
22:06:57<zghzgh1779> “说起来,我的请求已经结束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22:07:05* 茜 搔了搔头:“我出来云游的目的便是为了遍览海国奇物绝景,能见识如此奇迹也是再好不过。”
22:08:20<茜> “再到处多转转,多看看吧——还有个还想再见一面的人。”
22:08:20<茜> “我还要把父亲曾经走过的路再走一遍。”
22:09:08<土方骸> “说得不错。”
22:12:54<土方骸> “我继续我在海上的探险好了,还有好多未知的地方没去过呢。”
22:09:23<武颜> “我要回紫玉林隐居,好好发展一下那个地方,振兴灰鳞氏族。”
22:11:02* 茜 对武颜竖拇指:“正好,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就麻烦你照顾一下啦。”
22:12:02<谏山仁> “我大概会回北原去,开家武馆收徒吧。”
22:12:14<谏山仁> “但这些都说不定,毕竟要听家主大人的安排。”
22:15:31* 茜 用手肘捅了捅仁:“主要安排还是让你当夫婿吧。”
22:16:35<谏山仁> “我听家主大人的安排就好。”
22:16:45* 谏山仁 憨厚一笑
22:22:51<霞叶> “我准备在家里找点事做啊,不知道老爹能不能给我在朝廷里安排个工作啊。”
22:25:32<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笑眯眯地回答:“封印小狐丸、消灭尾冢新麻吕、击退风涛天神这些大事,如果不给些大大的奖赏,赤雷国人大概也不会同意的。”
22:26:00<zghzgh1779> “如果赤雷国大御神真的那么小气,我就去找他说项一番!”
22:24:20* 茜 搔头:“家里神社不打算继承吗。”
22:24:56<霞叶> “神社啊……已经待够啦!”
22:25:56<霞叶> “我要过能每天吃各种好吃的,看各种漂亮大姐姐的生活!”
22:27:14<霞叶> “说起来静也老大不小了……干脆也劝她不要做巫女了,住到家里来好了~”
22:26:41<茜> “所以说就是换了个更安逸的地方宅着当咸鱼吗。”
22:28:03<霞叶> “没有梦想的人才是咸鱼啊,我的梦想可是很多的!”
22:29:18<茜> “说到梦想……我也希望能在云游中找到能长个子的手段啊!之前可是和霞姬大人约好一起长高的……”
22:29:50<土方骸> “我觉得你这个不是梦想,是幻想。”
22:29:56* 土方骸 认真的比划了一下
22:30:01<茜> “一拳打死!”
22:30:42<茜> “亏你还信奉霞姬大人,居然连她一起编排。”
22:30:49<土方骸> “哈哈哈,不要说笑话了。”
22:31:04* 土方骸 按着茜的头,看她打王八拳
22:31:30<谏山仁> “别闹了,说正经的呢!”
22:32:00* 谏山仁 把茜和骸一边一个搂过来,让他们相亲相爱
22:31:18<霞叶> “茜四处云游之后呢?总有要回去的地方吧?”
22:31:34<茜> “自然还是回紫玉林了。”
22:32:35<霞叶> “紫玉林啊……那我今后我会经常去找你玩的!”
22:33:06<zghzgh1779> “也别忘记找我来玩哦。”天光明夜命笑着说。
22:33:16<武颜> “也别忘了还找我喝酒!”
22:33:18<霞叶> “哎嘿嘿~”
22:33:20* 茜 竖拇指
22:33:45<茜> “以后大家可以定期来紫玉林聚聚嘛。”
22:33:52* 茜 看向仁和骸
22:34:07<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期待地看着众人。
22:34:16<zghzgh1779> “那我们就以一年为期?”
22:34:40<武颜> “在下觉得可行。”
22:34:36<土方骸> “好啊,到时候一定来。”
22:34:22<谏山仁> “定当如此。”
22:34:25* 谏山仁 点点头
22:34:41* 茜 伸手,示意大家击掌
22:34:52* 土方骸 伸手附和
22:36:08* 武颜 伸手
22:37:07* 谏山仁 伸手
22:37:07* 霞叶 伸出手
22:35:15<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伸出手掌,和大家叠放在一起。
22:38:34<zghzgh1779> “那么,就为辉耀姬的故事画上句号吧!”随后,天光明夜命这样说道。
22:39:07<zghzgh1779> 随后她挥了挥手,五重晦明大结界散去,时间之河继续奔流向前。
22:39:12<zghzgh1779> ——至于接下来向那些前来助拳的友人一一解释其中因果的麻烦,你们实在不想回忆起第二遍。
22:39:21<zghzgh1779> ————————————————————————————————————————
22:39:56<zghzgh1779> 玉翎山,春望城。
22:40:41<zghzgh1779> 正樱大社。
22:40:46<zghzgh1779> 跪坐在樱花树前的七野樱正辰媛抬起头来,看着从天顶缓缓坠落的星辰,直到它划过远海黑色的幕布,消失在西边的群山之后。
22:40:54<zghzgh1779> 而霞津姬命立在她的身边,和她一同看着,直到流星的尾迹消散,方才开口。
22:40:59<zghzgh1779> “她做到了?”
22:41:03<zghzgh1779> 良久,七野樱正辰媛才缓缓点了点头。
22:41:09<zghzgh1779> “她做到了。”
22:41:14<zghzgh1779> “新的时代,到来了。”
22:41:19<zghzgh1779> ————————————————————————————————————————
22:41:24<zghzgh1779> 菖蒲岛,黑流港。
22:41:29<zghzgh1779> 站在城主府院中的土方护抬头,看着流星从天顶拉出一道修长的弧。
22:41:34<zghzgh1779> “赤雷吗……这难道又是那几个小家伙弄出来的?”在他一旁,雪刃组的鲛人老组头顿了顿拐杖,有些担忧,“不知胧云能不能护得少主周全。以后可不能让他这么乱跑了。”
22:41:39<zghzgh1779> “呵……”土方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巨鲸理当横行七海,而非困顿于案牍之间。”
22:41:48<zghzgh1779> “夫桅需要一面旗帜,但夫桅其实并不需要一个管领。就让那小子干他想干的事吧。”土方护转身走进了正殿。“风津童子的残党,浑水摸鱼的御羽人,虎视眈眈的风涛人,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22:41:54<zghzgh1779> “但就连大悲岛那些最遗世独立的家伙也坐不住了——我们需要趁热打铁,瓦解他们独善己身的妄想。”
22:41:58<zghzgh1779> “夫桅,必须团结起来!”
22:42:02<zghzgh1779> ————————————————————————————————————————
22:42:07<zghzgh1779> 神都近畿,某处密室。
22:42:16<zghzgh1779> “御神尊一定已经对我们不满了——”
22:42:24<zghzgh1779> 密室内,几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坐在榻榻米上,都是一脸愁色。
22:42:30<zghzgh1779> “御神尊对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烈阳军’颇为看重,米磨家和财部家也和他们走得很近。”一个中年人说道。“如果他们成功主导了汲壶藩平乱,那我们可真的有对手了。”
22:42:40<zghzgh1779> “我试着打通那烈阳军的关碍,可送去的礼物都被退了回来。翻倍退了回来!真是气煞人!”另一个中年人摇了摇头,一脸丧气。
22:42:45<zghzgh1779> “朝雾家得到的消息也很暧昧。御神尊真的不顾当初近央十一家的情谊了吗?”又一个中年人颇为悲愤地控诉。
22:42:52<zghzgh1779> “这些都是癣疥之疾。我们的心腹大患,在畿海紫玉林!”为首的中年人一砸地板,除此之外却也没什么办法,只得破口大骂:“可恶的浅仓剑响,死了也不给人安生——”
22:43:00<zghzgh1779> 就在此时,为首的中年人身边的笏板微微一亮。他伸手在笏板上按了按,皱了皱眉头。
22:43:05<zghzgh1779> “天上有大星横空,落至平舆山西麓?”
22:43:10<zghzgh1779> “这等要紧的时刻,怎么什么杂事都报过来?”
22:43:16<zghzgh1779> “不管那鬼流星究竟是什么东西,想必没什么打紧的——”
22:43:20<zghzgh1779> ————————————————————————————————————————
22:43:57<zghzgh1779> 海围边,平舆山大营。
22:44:03<zghzgh1779> 中军帐内,赤雷国大御神的化身和天久津智命并肩而立,面前的幕布上,是海国的山川大海。
22:44:07<zghzgh1779> 半晌。
22:44:12<zghzgh1779> “时候到了?”天久津智命问道。
22:44:17<zghzgh1779> 赤雷国大御神点了点头。
22:44:21<zghzgh1779> 天久津智命看着面前的海国堪舆,陷入了沉思。
22:44:26<zghzgh1779> “不知道,海国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模样。”他叹息道。
22:44:32<zghzgh1779> 赤雷国大御神莞尔:“我不知道海国会变成什么模样,可它必定会比今日更好。何苦强作愁态?”
22:44:36<zghzgh1779> 天久津智命想了想,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
22:44:42<zghzgh1779> ————————————————————————————————————————
22:44:52<zghzgh1779> 天宇结界,鸟及穹。
22:44:58<zghzgh1779> 一个庞然的意识,发出常人无法理解的波动,即使普通的神明想要解析,也会被其中无量数的信息彻底击垮。
22:45:04<zghzgh1779> 随后第二个意识加入,然后是第三个。千万个更弱小的意识汇聚起来,于是这事便成了。
22:45:12<zghzgh1779> 接触、共融、交感、然后观点和概念相互碰撞。
22:45:17<zghzgh1779> “我们失败了。”
22:45:23<zghzgh1779> “纯粹的天神有难以弥补的缺陷。”
22:45:29<zghzgh1779> “地上的神明证实了这一点。”
22:45:37<zghzgh1779> “将海国的一切生灵天神化、再翻转天宇结界的计划,应当停止了。”
22:45:43<zghzgh1779> “我们要再寻新路。”
22:45:49<zghzgh1779> “一切为了海国长存。”
22:45:56<zghzgh1779> 观点渐渐统一,概念彼此共享,意识互相致意后,渐次隐没。只有那最初的庞然意识,将感知投射到了海国,凝滞不动。
22:46:03<zghzgh1779> 久矣。
22:46:09<zghzgh1779>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22:46:14<zghzgh1779> “一定要,幸福啊……”
22:46:41<zghzgh1779> ————————————————————一年后————————————————————
22:46:51<zghzgh1779>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22:46:59<zghzgh1779> 就在你们迎击两位天神和祂们的军势的时候,平舆山蓄势已久的大军,在赤雷国大御神的亲自带领下,击破了风涛国的砦堡防线,把赤雷国的国界推进到了能看到风涛岛海岸的地方。
22:47:08<zghzgh1779> 风涛人太过于相信他们天神的计划了。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天神们的化身会在凡人手下落败,更没有思考过赤雷人能够将计就计、声东击西。战局从一开始就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22:47:20<zghzgh1779> 若是没有天之御雷神和祂的从神降下化身组织防御,恐怕圆虹海已经完全落入赤雷国的掌握之中。而因此在风涛内部声势一时无两的天之御雷神一系,在北原藩的信仰也没有哪位大神官愿意挑战了。
22:47:42<zghzgh1779> 北原藩在梅本家的主导下,结成了更紧密的同盟,重建也非常顺利。风涛北原藩和赤雷青林边在漫长的冲突后都已经疲惫不堪,在双方的共同意愿下,青叶林两侧迎来了来之不易的和平。
22:47:53<zghzgh1779> 而在赤雷国鸣京,建成了新的葛叶姬神社,神主是一位据说有着长尾信行和葛叶姬血脉的巫女。神社落成的第一天,赤雷国大御神亲自拜访了那里。
22:48:10<zghzgh1779> 很快,锻剑之神的神社就担当起统领将作省的职能。赤雷人对此议论纷纷,但人们都知道,不出十年,一位强大的神明就会降临赤雷国。很多人已经准备好了。
22:48:37<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在紫玉林设立了神社。她本想建立一座普通的小神社的;但在多方博弈之后,人们看到的是一座不亚于正樱大社和落霞大社的宏伟神社。
22:48:45<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将其命名为琉星大社。
22:48:54<zghzgh1779> 在七野樱正辰媛和霞津姬命的支持下,樱原人很快接受了他们的第三位主神。畿海人尤其乐意看到,对他们虎视眈眈的风涛人所崇拜的神明,转而认同他们的信念。
22:49:03<zghzgh1779> 为了答谢七野樱正辰媛和霞津姬命的帮助,琉星大社之内,也设立了祭拜七野樱正辰媛和霞津姬命的神殿——就是在原本紫玉林蛇人的七野樱正辰媛神社的基础上,翻新重建的结果。
22:49:09<zghzgh1779> 三位神明亲自决定了神主的人选。一支海国闻名的、樱花女神的圣剑,就安置在紫玉林的神社。
22:49:19<zghzgh1779> 而紫玉林也渐渐繁荣起来。樱原人尽皆知,海音和灰鳞两个极有名望的蛇人氏族,以及抛弃了旧的枷锁、浴火重生的畿海浅仓家就定居在紫玉林。环绕紫玉林的海底山脉之外,开始有了都市的雏形。
22:49:25<zghzgh1779> 然而平前浅仓家,尽管还是黑雷国近畿地区最强势的家系,一方面本家名分受到挑战、一方面身陷汲壶藩战乱泥淖的他们,已经陷入了明显的分裂。
22:49:38<zghzgh1779> 汲壶藩的内战仍在持续。黑雷国近畿贵族控制汲壶藩的愿望,并那么不容易实现:重掌赤雷朝政的奉剑家族将帝国的目光转向南方边境;风涛内部的西进派系将其仍然不可小觑的力量集中到这里;黑雷国西麓、以琥眼城烈阳军为代表的新贵,其军势亦锐不可当;流言口耳相传,说建水龙神选出的神使已经现身,即将平定汲壶藩的战乱。
22:49:56<zghzgh1779> 风涛人的意图却不止在西面的汲壶藩。在支持西进的神官们遭遇重挫后,风涛内部的东进派系,占领了残心岛,并和御羽岛和龙造岛两个大岛结为同盟,想要对抗据有大义的菖蒲岛玄海家。
22:50:07<zghzgh1779> 但玄海家也不是孤军奋战。菖蒲、胜藏、尚平、大悲四个岛屿已经完全团结起来,隐隐有一统夫桅之势。菖意商会正借助黑流之力,依靠贸易和经济向御羽岛和龙造岛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战争的阴云,渐渐在夫桅列岛的上空汇聚。
22:50:16<zghzgh1779> 海国的一切都在变化。你们每个人都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必须或不必须的、想要或不想要的事情去做。
22:50:20<zghzgh1779> 但至少,在这一天,你们都放下了自己手边的事情,将一切烦恼都抛在脑后——
22:50:25<zghzgh1779> ————————————————————————————————————————
22:50:29<zghzgh1779> 菖蒲岛。
22:50:34<zghzgh1779> 黑流港。
22:50:39<zghzgh1779> 骸卧室的门上,法阵的微光一闪即逝,随后纸门被狠狠撞破。
22:50:43<zghzgh1779> “那个混蛋小子!他又跑了!”雪刃组的老鲛人组头环视一周,把手杖狠狠一摔,骂道。
22:50:51<zghzgh1779> “而且这次还拉着胧云一起跑了。”跟着进来的老者,海江田正守皱着眉头说道。“前段日子纯哉也是一样,没待上几天就逃了。这些小辈真是欠缺恒心毅力。”
22:50:58<zghzgh1779> 在他们身后抱着膀子的土方护低声嘀咕:“当初要换我每天埋在公文堆里,我也跑啊。”
22:51:03<zghzgh1779> “什么?!”老爷子们齐齐扭头,怒目而视。
22:51:10<zghzgh1779> 土方护连忙换上一副忠厚老实的笑容:“我的意思是,这段时日反正用不上骸,就让他在外面闯荡一阵吧。有胧云和黑冰爷爷在,出不了差错的。”
22:51:16<zghzgh1779> 两个老者对视一眼,齐齐一叹,认命般地点了点头。
22:51:43<zghzgh1779> ————————————————————————————————————————
22:51:55<zghzgh1779> 云峨岭。
22:51:59<zghzgh1779> 深山。
22:52:05<zghzgh1779> 一道明亮的炽白火线笔直落下。
22:52:11<zghzgh1779> 火线所过之处,一头巨大的牛鬼就从正中被分成两爿。
22:52:16<zghzgh1779> 净火熊熊燃起,将牛鬼流淌着惨绿毒汁的尸体烧得灰飞烟灭。踏着净火走出的,是一个由白色火焰勾勒出的年轻少女的身影。
22:52:26<zghzgh1779> 在她身后,羽佐间茜收回指向地面的恪己剑信行,反手将其插入鞘中,背回身后。
22:52:32<zghzgh1779> “这是最后一头了吧,茜?”净火编织出的少女问道。
22:52:41<zghzgh1779> “最后一头了,雅子。”羽佐间茜回答道。“幸好。否则就来不及了。”
22:52:48<zghzgh1779> 净火媛的化身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出发吧。我就偷懒一阵了。”说罢,她向茜伸出手来。
22:52:54<zghzgh1779> 茜牵住了上原雅子的手,看着她的身躯骤然崩解,化作一道道流火涌入茜的手心。
22:52:59<zghzgh1779> 随后,羽佐间茜抬起头来,一路向北。
22:53:04<zghzgh1779> ————————————————————————————————————————
22:53:26<zghzgh1779> 北原。
22:53:30<zghzgh1779> 鹰回城天守阁。
22:53:34<zghzgh1779> 谏山仁蹑手蹑脚地踏入书房。只穿着单薄小袖的梅本彩梨,面前案卷垒成一座高高的城塞,几乎把她埋住。
22:53:34<zghzgh1779> 他点燃灯盏,合上窗户。
22:53:44<zghzgh1779> “注意点灯,彩梨。对眼睛好。”
22:53:50<zghzgh1779> 听到仁的声音,梅本彩梨搁下笔,用力伸了个懒腰,毫不顾忌地展示自己美好的曲线;随后她慵懒地向一旁的靠垫一靠。
22:53:56<zghzgh1779> “欢迎回家,仁。一路上见闻如何?”
22:54:03<zghzgh1779> “羯栏城还差一些收尾的工作才能重建完成。高取家和羯栏城的居民对我们、以及我们的龙河商会都十分友善,我经过的其他城市也一样。”
22:54:09<zghzgh1779> “你找到心仪的弟子了吗?”
22:54:28<zghzgh1779> 谏山仁伸手帮梅本彩梨理了理凌乱的书案,继续说道:“北原有剑术天赋的孩子比我想象中要多,各城的家族也都愿意派出他们的子嗣到鹰回城学习。这是个扩张我们影响力的好时机,但城内的剑术道场还要一个月后才能竣工。”
22:54:42<zghzgh1779> “也就是说,谏山御雷流的剑圣阁下,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咯——”
22:54:51<zghzgh1779> 梅本彩梨点了点头,忽然站起身来,向谏山仁伸出手,笑着说道:“那我们就抛下政务、提前出发吧!我想先到双礁渡逛逛!”
22:54:56<zghzgh1779> 谏山仁眨了眨眼,握住了彩梨小姐纤细的手:“没问题。”
22:55:01<zghzgh1779> ————————————————————————————————————————
22:55:25<zghzgh1779> 鸣京。
22:55:38<zghzgh1779> 元穆宅。
22:55:45<zghzgh1779> 若叶气势汹汹地拉开了纸门,看到霞叶正躺在静的膝枕上,两只尾巴啪嗒啪嗒地甩着。旁边摆了一碟油豆腐,静正拈着一块油豆腐,放到“啊——”地张着嘴的狐狸巫女嘴里。
22:55:56<zghzgh1779> 一片安静。
22:56:05<zghzgh1779> 若叶一脸冷漠地拉上了纸门,然后再度拉开。
22:56:13<zghzgh1779> 霞叶和静正一人捧着一杯茶,相对正坐,在两人的中间放着作为茶点的油豆腐。
22:56:20<zghzgh1779> “啊,让妾身看看是谁来了?原来是若叶啊,今天天气真不错……”霞叶喝了一口热茶,一脸风轻云淡地说道——然而他原本金黄色的耳朵和尾巴已经炸成殷红色了。
22:56:26<zghzgh1779> “真悠闲啊,亲爱的哥哥——你今天去葛叶姬大人的神社了吗?”若叶冷笑。
22:56:31<zghzgh1779> “我在门口看了看,没我什么事情我就回来了!”霞叶理直气壮地说。
22:56:43<zghzgh1779> 若叶一时语塞,思索片刻之后,毫不犹豫地抢走了霞叶面前的油豆腐,一边吃着一边斜着眼睛问道:“那你还记得……啊呜啊呜……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22:56:56<zghzgh1779> “今天还能是……今天是……咦,今天难道?!”狐狸巫女脸都青了,手忙脚乱地掏出十胜镜,在几朵飘荡狐火间消失无踪。
22:57:03<zghzgh1779> 若叶则好整以暇地把油豆腐吃光,才蹭到静的身边。“静姐姐,哥哥这个大笨蛋!家里是不是只有他不知道,前几天去紫玉林的传送法阵布设好了?”
22:57:09<zghzgh1779> 静点了点头,掩口而笑。
22:57:35<zghzgh1779> ————————————————————————————————————————
22:57:41<zghzgh1779> 畿海。
22:57:46<zghzgh1779> 紫玉林。
22:59:51<zghzgh1779> “哥哥!为什么你酿的酒会打人啊!”雪子有些绝望地喊道。
22:59:58<zghzgh1779> 武颜挠了挠头,看着酒窖里那只一手缠着雷光、一手燃着火焰的袖珍鬼将军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回巡视,一群小鬼卒手持兵刃亦步亦趋,也有些一筹莫展的样子。
23:00:03<zghzgh1779> “我本来的想法是用云仙无双、庆雷和鬼丈夫三种酒勾兑出一种新口味的酒来……但谁能想到这酒贮存一年就会变成这样子啊。”
23:00:10<zghzgh1779> 海音林檎面色凝重地说道:“现在茜、骸、霞叶和仁都回来了,樱姬大人和霞姬大人随时也会到……我们得快一点。明代子怕是已经等急了。”
23:00:16<zghzgh1779> 武颜想了想,说:“这些小鬼说起来也不难对付,但问题是,怎么在打灭这些小家伙的同时还能保住酒坛?这些酒坛都是普通酒坛……”
23:00:32<zghzgh1779> 雪子撇了撇嘴。“哥哥你当时为什么不用那几个紫玉酒坛?至少这些小鬼打不破那些坛子。”
23:00:39<zghzgh1779> “是雪子你当时说武颜大哥异想天开,用紫玉酒坛是浪费的……”海音林檎小声嘀咕。
23:00:45<zghzgh1779> 雪子揪住两边的辫子,有些抓狂:“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行了吧?你们现在有什么办法保住酒坛吗?酒宴没有酒那可怎么办啊!”
23:00:51<zghzgh1779> “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海音琉璃的声音从雪子的背后传来。
23:00:56<zghzgh1779> “琉璃姑姑!救命呀!”三人如同见了救星一样大喊道。
23:01:30<zghzgh1779> ————————————————————————————————————————
23:01:35<zghzgh1779> 远海生明月。
23:03:59<zghzgh1779> 一帆孤舟浮于海上,一旁游弋着黑流的巨鲸。
23:04:03<zghzgh1779> 舟上酒宴正酣。
23:04:07<zghzgh1779> 海上微温的夜风吹得你们醺然欲醉,却吹不散舟上氤氲的酒香。
23:04:12<zghzgh1779> 不知为何,骸和霞津姬命开始表演起即兴漫才来。霞叶和三浦蝉听得哈哈大笑、拼命鼓掌,天光明夜命也在旁边笑意盈盈地看着。
23:04:20<zghzgh1779> 有些微醺的七野樱正辰媛正在给海音林檎和仁指点江山,仁还能时不时插上几句,海音林檎就只剩下连连点头了。
23:04:54<zghzgh1779> 武颜一直在尝试向樱姬的方向蹭;明代子用尾巴狠狠压着武颜的尾巴尖,努力把他按在原地。
23:05:00<zghzgh1779> 若叶拉着茜正在拼酒。两个姑娘拼尽全力给大家带来了一场低水平的较量,一两杯下去她们的眼睛就都变成一圈圈的了。
23:05:07<zghzgh1779> 羽佐间夫人、海音琉璃、梅本彩梨、静巫女和雪子围成一个小圈子,在一边低声谈笑着。女眷们不时瞟向霞叶、谏山仁和海音林檎,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23:05:12<zghzgh1779> 茜那个一把大胡子的剑术师范和骸的剑术师范胧云,不知为何非常谈得来的样子;几杯酒下肚,两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23:05:18<zghzgh1779>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23:05:23<zghzgh1779> 洗盏更酌,杯盘狼籍。在不经意间,月亮就已升上了中天。
23:05:28<zghzgh1779> 天光明夜命向饮宴的众人举起了酒盏。
23:05:32<zghzgh1779> “千言万语,尽在于此——干杯!”
23:05:38<zghzgh1779> “干杯!”
23:05:45<zghzgh1779> 人们纷纷举杯,向明月遥遥一敬,旋即饮尽。
23:05:48<zghzgh1779> 一期一相逢。
23:05:53<zghzgh1779> 但愿人长久。
23:05:58<zghzgh1779> ————————————————————终章·一期一会·end————————————————————
« 上次编辑: 2019-05-16, 周四 00:42:10 由 zghzgh1779 »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Re: 【海国故事】log8.7 紫玉林的酒宴
« 回帖 #1 于: 2019-04-24, 周三 00:57:15 »
大结局!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

离线 g339687824

  • Knight
  • ***
  • 帖子数: 546
  • 苹果币: 0
Re: 【海国故事】log8.7 紫玉林的酒宴
« 回帖 #2 于: 2019-04-24, 周三 20:09:31 »
完结撒花~
社畜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劇透 -   :
20:11:34 <DM|博丽巫女> (我觉得吧
20:11:43 <DM|博丽巫女> (我要去找一些过场台词了。。。
20:11:49 <DM|博丽巫女> (翻来覆去好像我只会那几个
20:12:01 <都築夏海> (我能理解 不用在意
20:12:23 <都築夏海> (畢竟我的行動很制式化
20:12:37 <都築夏海> (就像上班族一樣.......對,就是上班族!!!

21:22:58 <都築夏海> (大漠通常早上幾點起床
21:23:47 <DM|博丽巫女> (将近十一点
21:24:00 <都築夏海> (早上11點?
21:24:05 <都築夏海> (你睡幾小時唉
21:24:06 <DM|博丽巫女> (中午了已经
21:24:14 <DM|博丽巫女> (你要知道我周末一般0点睡
21:24:20 <都築夏海> (難怪假日你都睡不著
21:24:34 <都築夏海> (跟你說 我平日0~1點睡 6點起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Re: 【海国故事】log8.7 紫玉林的酒宴
« 回帖 #3 于: 2019-04-24, 周三 20:55:24 »
撒花✿✿ヽ(°▽°)ノ✿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