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二】向晦日展现光明吧!  (阅读 621 次)

副标题: 万花筒写轮眼魔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2018-09-16  第【数据删除】次冒险

试着在DND里设置了解密要素的大家们
劇透 -   :
<莫尔度> 好的,开始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和亨佩尔、伊诺卡两人前往迷雾深处调查,不料却遭遇了传送事故
<莫尔度> 传送把你们带到了一座纯白的建筑物前,就在你们对建筑物进行初步探索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了异响……
<莫尔度> 你们看到一开一合的黑色螺旋状甲壳从迷雾中穿梭而过,期间伸出无数大小触须
<莫尔度> 先前看到的巨型怪物竟然追过来了!
<莫尔度> 它朝着你们扑了过来
<莫尔度> (先攻)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先攻 检定:d20+9=(10)+9=19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2次检定:1d20+11=31 22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双骰取高 检定:2d20=(1+10)=11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 巨怪 检定:1d20=19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17=(18)+17=35
<瑞恩·夏尔> 尝试辨识这个怪物的情报(申请知识)
<莫尔度> (位面知识)
<奈恩> .r 3d6 武术恢复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武术恢复 检定:3d6=(6+4+3)=13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位面 检定:d20+15=(5)+15=20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 知识虔诚 检定:1d20+8=(16)+8=24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 位面知识 检定:1d20+8=(8)+8=1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22=(7)+22=29
<莫尔度> 你们都没辨认出来这怪物的种类
<莫尔度> ————第一轮————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切希尔·柳哨> 先变成半白龙吧
<奈恩> “呜哇,这家伙和刚才是同一只吗……竟然传送了都能追来”仰头看着怪物咋舌
<切希尔·柳哨> 辛迪给自己加个惰性护甲
<莫尔度> 连它究竟是怎么飞起来的都无法判断
<切希尔·柳哨> 移动到依兰前方,挡住依兰
<莫尔度> 依兰行动
<依兰(Illasiod)> “居然追过来了……不过也好,偷偷摸摸本来也不是我的风格!”
<依兰(Illasiod)> 施展变身术 变成翼精灵 然后升空60尺
<依兰(Illasiod)> over
<瑞恩·夏尔> “或者说,这个怪物是知道我们要来这里,然后一路赶过来的?”没有辨认出来,语气带有一丝不快
<莫尔度> 瑞恩行动
<依兰(Illasiod)> (升空60尺-50尺)
<瑞恩·夏尔> 标准动作英灵附体:白鸦战术,移动动作后退20尺,琉光迅捷动作白鸦战术拉依兰
<瑞恩·夏尔> END
<莫尔度> 依兰行动
<依兰(Illasiod)> 升空5尺 然后移动到11-13 攻击(这样可以么)
<莫尔度> 可以
<依兰(Illasiod)> 开启魅惑领域
<依兰(Illasiod)> .r 5#1d20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5次检定:1d20=13 20 19 12 3
<依兰(Illasiod)> 命中:主手+47/+47/+42,副手+47/+42
<莫尔度> 中
<依兰(Illasiod)> 有重击么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检定:d100=92
<莫尔度> .r d100
<莫尔度> (重击威胁)
<依兰(Illasiod)> .r 2#1d20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2次检定:1d20=9 9
<莫尔度> (重击成功)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 8d6是冰冷 检定:5d8+2d6+8d6+257=(8+5+5+2+6)+(2+1)+(6+2+5+1+3+1+4+3)+257=311
<莫尔度> .r d100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检定:d100=84
<依兰(Illasiod)> 张开双翼跃入高空,随风舞动,双剑畅快地挥出,像切菜一般轻易切入了巨怪的身体
<依兰(Illasiod)> “裂开,然后坠落吧——”
<莫尔度> 怪物黑色的甲壳比想象中的更加坚硬
<莫尔度> 依兰飞到怪物的上空,双剑旋转着从头斩到尾部,这些甲壳上出现了许多裂纹
<莫尔度> 巨怪行动
<莫尔度> 巨怪头部的黑色甲壳张开,露出了一只硕大的独眼
<莫尔度> 这只眼睛看向了你们所在的方向……随即,你们发现附近的空间开始扭曲!
<莫尔度> (反射)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3=(17)+33=50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8=(17)+18=35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19=(16)+19=35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反射 检定:1d20+14=(4)+14=18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辛迪 检定:1d20+19=(19)+19=38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 空间扭曲 检定:30d6=(6+6+5+1+2+2+6+6+3+6+2+1+2+3+4+5+6+5+2+2+1+3+3+2+6+1+4+3+2+3)=103
<依兰(Illasiod)> (反射闪避)
<瑞恩·夏尔> (反闪+1)
<切希尔·柳哨> (反射闪避x2)
<莫尔度> 瑞恩、依兰、辛迪不受伤害,奈恩减半,切希尔全额
<莫尔度> 你们几人都避开了扭曲,切希尔浑身则爆裂出大片的伤口,顿时变成了一个血人
<莫尔度> 奈恩行动
<切希尔·柳哨> “哇啊!”
<切希尔·柳哨> “这是什么东西啊……眼魔的凝视攻击?”
<奈恩> “切希尔!这家的确伙好强啊……这边也不能输!”
<奈恩> 一如既往地哼唱激昂地旋律鼓舞队友
<奈恩> .r 3d4 标动创生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标动创生 检定:3d4=(1+4+4)=9
<瑞恩·夏尔> “切希尔,注意状态。你现在浑身都是血”轻松躲开攻击,“这怪物看起来笨拙,不过有点来头”
<奈恩> 移动动作到瑞恩正上方60尺,end
<莫尔度> ————第二轮————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切希尔·柳哨> 可以判断一下这个怪物是什么种类吗
<奈恩> .r d3 武术恢复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武术恢复 检定:d3=3
<莫尔度> 辛迪告诉你这是异怪
<切希尔·柳哨> 观测一下这个怪物被砍了一刀的受伤状况
<莫尔度> 怪物被依兰从头砍到尾之后,全身的甲壳都出现了裂痕,被剑刺进去的地方正在流淌出透明的粘液
<切希尔·柳哨> “辛迪!给它点颜色看看!不许让它伤得比我轻!”
<切希尔·柳哨> 辛迪冲锋
<切希尔·柳哨> .r 1d20+28 猛力11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猛力11 检定:1d20+28=(10)+28=38
<莫尔度> 中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2d6+25=(1+6)+25=32
<莫尔度> 辛迪一口咬在怪物的甲壳上,发出一阵金属撕裂的巨响
<切希尔·柳哨> 用手指对准那只巨怪,使用自然纯净
<切希尔·柳哨> 三条射线
<切希尔·柳哨> .r 3d20+13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3d20+13=(11+11+1)+13=36
<莫尔度> 第三条miss
<切希尔·柳哨> .r 10d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0d6=(5+4+5+4+4+2+5+6+6+5)=46
<莫尔度> 射线无视甲壳,直接灼烧了怪物的肉体
<莫尔度> 怪物疯狂嘶叫,尖锐刺耳的音波让你们的耳膜一阵阵疼痛
<莫尔度> (全员意志)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3=(11)+33=44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意志 检定:d20+22=(17)+22=39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意志 检定:d20+16=(7)+16=23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8=(19)+8=27
<切希尔·柳哨> “唔”
<莫尔度> 切希尔觉得一时间有些神志不清
<莫尔度> 但是在奈恩的曲子的影响下,她清醒了过来
<莫尔度> 瑞恩行动
<瑞恩·夏尔> 放闪光尘,移动动作起飞10尺后退10尺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 意志 检定:1d20+16=(13)+16=29
<瑞恩·夏尔> 迅捷拉一下切希尔
<瑞恩·夏尔> END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切希尔·柳哨> 使用次元跨步
<切希尔·柳哨> 其他人可以传送相当于自己行走速度的距离,不吃借机
<切希尔·柳哨> 你们动吧
<依兰(Illasiod)> 传送至90尺高的9-15(70尺应该?)
<依兰(Illasiod)> 行走速度是70尺 飞行50尺
<瑞恩·夏尔> 往上传送30尺END
<奈恩> 高度不变到7-10
<切希尔·柳哨> 过
<莫尔度> 巨怪行动
<莫尔度> 巨怪全回合攻击辛迪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6次检定:d20+27=29 35 32 33 29 36
<莫尔度> 巨怪的无数触手从甲壳里伸出来,刺向了辛迪
<切希尔·柳哨> 都没中
<莫尔度> .r 1d4
<隐秘力> 莫尔度进行检定:1d4=1
<莫尔度> 依兰行动
<依兰(Illasiod)> 移动至9-16 攻击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5次检定:1d20=13 11 18 12 8
<莫尔度> 中
<依兰(Illasiod)> .r 3d8+2d6+5d6+39*3+31*2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3d8+2d6+5d6+39*3+31*2=(4+1+1)+(5+1)+(6+2+1+1+1)+39*3+31*2=202
<莫尔度> 依兰化作一道旋风,彻底摧毁了巨怪的甲壳
<莫尔度> 这个庞然大物失去了甲壳从空中坠落
<依兰(Illasiod)> over
<莫尔度> 你们发现,在甲壳内部裹着的是一大堆粉色的触手和肉瘤
<莫尔度> 它在地上翻滚,尖叫着
<奈恩> “哇,不愧是依兰……”手搭着凉棚看怪物坠落
<莫尔度> 奈恩行动
<依兰(Illasiod)> “恶心……”厌恶地皱了皱眉
<切希尔·柳哨> “和想象的一样恶心”
<瑞恩·夏尔> “肮脏的蠕虫”不屑的撇开视角
<奈恩> 迅捷切换步法完美秩序灵气,取11全猛力犀冲军魂冲锋 11+27=38
<莫尔度> 中
<奈恩> .r 4D8+166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4D8+166=(3+2+3+7)+166=181
<莫尔度> 奈恩冲上前去,一刀砍爆了它头顶的独眼
<莫尔度> 在粘液爆溅之下,这只怪物彻底死去了
<莫尔度> ————战斗结束————
<奈恩> “唔嗯,果然好恶心……”皱着脸甩掉刀上的液体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你还好吧——”立刻飞到她身边 让雪之歌笼罩住她
<切希尔·柳哨> “不太好……头晕”
<莫尔度> 就在这时,你们发现怪物的尸体有点不对劲
<莫尔度> 这个巨大的尸体上,似乎出现了和刚才一样的空间扭曲现象
<瑞恩·夏尔> “小心,这怪物看起来还没完”立刻提醒队友
<奈恩> “唔欸!?”
<奈恩> 后退
<莫尔度> 一整具尸体在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
<莫尔度> 只见怪物的独眼处,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漩涡,开始将你们所有人吸进其中————
<莫尔度> (全员意志)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3=(8)+33=41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22=(20)+22=42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武术19 检定:d20+8=(18)+8=2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16=(19)+16=35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辛迪 检定:1d20+11=(2)+11=13
<莫尔度> 辛迪没能稳住身体,开始朝着漩涡的方向飞去
<莫尔度> (其他人可以试图抓住它)
<莫尔度> (力量检定)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1=(7)+1=8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1d20+6=(1)+6=7
<切希尔·柳哨> “辛迪!”
<切希尔·柳哨> “用你的爪子抓地!”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20+9=(7)+9=16
<奈恩> “呜哇,身上全是粘液抓不稳……再来!”
<莫尔度> 依兰和奈恩都脱了手
<莫尔度> 只有切希尔紧紧抓住了辛迪
<依兰(Illasiod)> “可恶——”手一滑没能抓住辛迪,“那家伙,都死了还——”
<莫尔度> 这个黑洞一样的现象大概持续了足足半分钟左右,终于停止了下来
<莫尔度> 你们精疲力竭地瘫在了原地
<切希尔·柳哨> “你……你这么沉的家伙竟然还能被它吸过去,是不是太累了啊”
<莫尔度> 异怪的尸体彻底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了一些黑色的甲壳碎片
<依兰(Illasiod)> “哈……那家伙到底是什么啊……完全认不出来……”
<切希尔·柳哨> 抱着辛迪
<辛迪> “嗷……刚才吓死我了……”辛迪抱着切希尔说
<奈恩> “呼……不知道被吸进去会怎么样”
<依兰(Illasiod)> 检查地上的碎片“不行,我再看看……实在没办法带回去查书好了”
<瑞恩·夏尔> “哼,低贱的蠕虫罢了,不过没想到它死了还有一手”简单清理一下身上的污垢
<切希尔·柳哨> “你看你还要我这个血糊糊的人拉着你……啊伤口又爆炸了”
<辛迪> “呜呜呜……”
<奈恩> 也用魔法伎俩把自己身上的粘液清理掉,然后拿杖子给自己敲敲
<切希尔·柳哨> “别哭啦,是这个东西太诡异了,所以我才讨厌异怪,一个两个都那么奇葩”
<切希尔·柳哨> 摸摸辛迪的腿
<莫尔度> 你们沉浸在战后的心有余悸中时,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莫尔度> 广场的地板在刚才的空间扭曲攻击中出现了细密的裂纹……同时,正中央的光球上,同样的裂纹正在蔓延
<莫尔度> 银白色的光球,逐渐化作粉尘飘散消失
<切希尔·柳哨> “这个……喂喂”
<切希尔·柳哨> “要是晦日就是这玩意的话,它没了不是就没法开门了吗!”
<依兰(Illasiod)> “这个场景……难道里面真的有人……?”
<莫尔度> 不到一分钟时间,整个光球就完全消失了
<莫尔度> 四周的场景暗了下来
<莫尔度> 在光球的中心……似乎有一个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看,我就说”
<切希尔·柳哨> “球里面会有人……”
<奈恩> “真的有人啊!?”瞪大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人
<切希尔·柳哨>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明显很震惊
<依兰(Illasiod)> “真的哎……”张大了嘴 缓缓走过去
<瑞恩·夏尔> “有人,居然和你说的一样”难以掩盖惊异的语气,对切希尔说
<奈恩> 也握着武器戒备地凑过去围观
<切希尔·柳哨> 活动一下身体,过去看看
<莫尔度> 这似乎是一名女性,穿着黑色镶银的长袍,戴着同样颜色的圆顶帽子
<莫尔度> 她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年纪,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正处于昏迷之中
<莫尔度> 看到她的相貌时,你们所有人都觉得,似乎在哪见过这个人
<切希尔·柳哨> “嗯……有点眼熟、”
<切希尔·柳哨> “…………妈呀!”
<奈恩> “唔,同感”
<瑞恩·夏尔> “……我好像见过她”
<依兰(Illasiod)> “是有点面熟……是谁来着……”试着回忆
<切希尔·柳哨> “你们觉得熟是因为她长得像露!”
<莫尔度> 你们觉得,她的相貌和卢娜非常相似
<切希尔·柳哨> “这个是月神的祭祀,我跟她打过一场”
<切希尔·柳哨> 举起自己的曲剑
<切希尔·柳哨> “战利品”
<切希尔·柳哨> “不过她怎么会在这儿……她应该被阿加萨带回……咦……”
<依兰(Illasiod)> “……等等,我缓缓……长得很像卢娜的月神祭司……”努力理清头绪,“……你跟她战斗之后,她怎么样了?”
<瑞恩·夏尔> “她就是月神祭祀?那怎么会出现在这光球里”被切希尔点通后,反而陷入的疑惑
<奈恩> “你和她打过之后把她关在球里了?阿加萨?”伸出手戳戳她的脸
<依兰(Illasiod)> “阿加萨是谁?”
<切希尔·柳哨> “噢!”敲了一下自己的手
<切希尔·柳哨> “当时我是在一个风暴的中心和她战斗的”
<切希尔·柳哨> “飞着的嘛,把她击晕了之后她就掉下去了”
<切希尔·柳哨> “然后我当时在执行寻找卡曼达的任务,就走了”
<依兰(Illasiod)> “……晕着掉下来居然没摔死么……”
<依兰(Illasiod)> 查看女性身上有没有伤口或者血迹
<切希尔·柳哨> “按理说她应该掉在地上,不过我并没有亲眼看见,而且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莫尔度> 她看起来很健康
<切希尔·柳哨> “不过……她怎么跑到球里的我不知道,刚见面的时候她也在一个球里,但我以为那是这个头纱的效果”
<切希尔·柳哨> 指了指自己帽子上的装饰品
<依兰(Illasiod)> “……莫非那个球体是某种疗伤法术?就像你的回春之茧那样”
<奈恩> 看看她头上还有没有头纱
<瑞恩·夏尔> “是用这个光球把自己保护起来了吧”推测着,“她看起来状况还不错,或许在这个光球里恢复元气?虽然我觉得更像是封印”
<切希尔·柳哨> “在风暴里遇见的时候她基本可以说是疯了”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精神有没有顺便被恢复一下”摊手
<奈恩> “那我们是不是得把她绑起来,万一醒了还是疯的怎么办啊?”
<莫尔度> 祭司没有带武器,也没有头纱了
<依兰(Illasiod)> “……所以才打起来了吗……嗯,同意奈恩,我们捆住她然后叫醒她?”
<切希尔·柳哨> 搜一下她的身上
<切希尔·柳哨> 开个侦测魔法
<瑞恩·夏尔> “以防万一,做一个简单的预防吧”背包里拿出可塑沙,捏成手铐铐住祭祀,“确认她精神健康后就解开”
<莫尔度> 她身上的东西不多
<莫尔度> 是魔法物品的只有脖子上戴着的护符,和腰间挂着的圣徽
<莫尔度> 护符是月之眼护符,你一眼就认出来了
<奈恩> 蹲在一边撑着脸看切希尔搜身
<莫尔度> 除此以外,还包括了手上的一枚戒指,是非魔法物品
<莫尔度> 包里还有一些被撕破的羊皮纸,不清楚是做什么用的
<切希尔·柳哨> 观察一下戒指和圣徽
<切希尔·柳哨> 戒指有雕刻什么东西吗
<瑞恩·夏尔> 把这些物品都妥善保管好
<依兰(Illasiod)> 羊皮纸上有字迹吗
<切希尔·柳哨> 圣徽是阿丝赫达的吧,有灵光吗
<莫尔度> 圣徽是阿丝赫达的,有微弱的塑能系灵光
<切希尔·柳哨> “搜身可真不仔细啊……”
<莫尔度> 戒指虽然不是魔法物品,但是上面雕刻着惟妙惟肖的两朵相互缠绕的冰花,似乎是完全由水晶制成的
<切希尔·柳哨> 一边看一边叹气
<莫尔度> 底座上刻着一个名字
<莫尔度> “洛耶斯”
<切希尔·柳哨> “大概是她的名字?”
<奈恩> “唔,搜身不仔细?当时她不是直接掉下去了吗?”听到切希尔的叹气,疑惑地问
<莫尔度> 羊皮纸上似乎有字迹,但是辨认不出来
<切希尔·柳哨> 让瑞恩收了起来
<切希尔·柳哨> “不要在意细节,那时候的事我记不清了”
<切希尔·柳哨> “灵魂什么的那个原理,你懂的”
<切希尔·柳哨> 拍拍她的脸
<切希尔·柳哨> “喂,醒醒啦”
<莫尔度> 切希尔把她身上的东西都取了下来,放进了瑞恩的包里
<瑞恩·夏尔> “暂且看她醒来后状态如何”耐心的等待
<奈恩> “但切希尔当时不是没一起参与净化嘛怎么会遗失记忆……”小声咕哝但没再追问
<莫尔度> 切希尔拍了拍月神祭司
<奈恩> 摇摇头也转过目光盯着祭祀等她醒来
<莫尔度> 慢慢地,她似乎从深度睡眠中醒了过来
<依兰(Illasiod)> “啊,你好……”向她打招呼
<莫尔度> 少女缓缓坐起来,她只是看了你们两眼,就移开视线开始环顾四周
<切希尔·柳哨> 向其他人摆了个请的手势
<依兰(Illasiod)> “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莫尔度> 观察完周围的环境,她的眼睛里充满了迷茫
<奈恩> “这是几?”伸出三根手指到她面前晃晃
<依兰(Illasiod)> “湖……是指月畔湖?就在这附近,不过还有一段距离,这里还看不到”
<少女> “我必须要守护湖才行……”
<切希尔·柳哨> “竟然正常说话了……”
<瑞恩·夏尔> “你醒了这太……湖?怎么,你在找的是月畔湖吗”
<依兰(Illasiod)> “你是湖的守护者之类的?”
<奈恩> 被无视后郁闷地收回手
<奈恩> “你为什么要收着湖啊?”
<莫尔度> 她似乎打算挣扎着站起来,很快发现了拷住自己的手铐,她挣脱了两下,但徒劳无功
<切希尔·柳哨> “看来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
<切希尔·柳哨> “我们来的时候,你在一个白球里”
<切希尔·柳哨> “睡觉”
<少女> “我……”她按住额角,“我被打败了……”
<切希尔·柳哨> “是这样的”
<少女> “我不能待在这里,我必须要守护湖才行……”
<依兰(Illasiod)> “……我觉得她还是不大正常……不过至少暂时没有攻击性”对同伴说道
<莫尔度> 她跌跌撞撞地试图往外走
<切希尔·柳哨> “湖那边有条黑色的龙,它是和你一起守护湖的吗?”
<奈恩> “嗯,是不太正常呢”扶住她并抓牢
<瑞恩·夏尔> “你现在明显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先调整一下状态吧。”
<少女> “……卡达斯是,战友……”听到切希尔提到黑色的龙,她仿佛呓语一般地说
<莫尔度> “我必须要和它并肩作战……”
<奈恩> “唔,卡达斯是龙的名字吗……为什么你们要并肩作战守护那个湖?不守的话会发生什么吗?”
<切希尔·柳哨> “你们在守护湖本身吗?还是湖里的什么?别担心,我们会把你送回湖边的”
<少女> “守护湖,守护梦境,绝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她安宁的睡梦……”
<依兰(Illasiod)> “她是谁?”
<莫尔度> 少女摸了摸自己的胸前,似乎是发现月之眼挂坠消失了
<少女> “哎?”
<少女> “……不见了……”
<少女> “不见了……我的挂坠……”她跪倒在地,四处寻找起来
<依兰(Illasiod)> 有些不忍地看了看切希尔,想了想又沉默了
<依兰(Illasiod)> “……那个挂坠,很重要吗?”
<切希尔·柳哨> “我们帮你一起找吧!”装模作样地在地上找了起来
<少女> “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她一把抓住依兰的手,“还给我……你能不能把挂坠还给我?”
<依兰(Illasiod)> “……挂坠不在我身上”吞了吞口水
<瑞恩·夏尔> “挂坠,是这个吗”从包里拿出来,交到她手上,“没有丢,你放心,我们都保管好了。”
<奈恩> “要不还给她吧……?”小声问切希尔
<切希尔·柳哨> “………………”
<莫尔度> 她看到瑞恩拿出挂坠,就像见到了至宝一样,双手颤抖着,又急切地接了过来
<切希尔·柳哨> “法师都是一个德行”
<切希尔·柳哨> “见色心喜”
<切希尔·柳哨> 鄙视地看着瑞恩
<瑞恩·夏尔> “不过你能告诉我,这个挂坠重要在哪里呢”
<莫尔度> 想要把挂坠戴在脖子上,但是却又发现自己戴着手铐而无法戴上,她只要把挂坠紧紧抱在怀里,好像生怕再丢掉一样
<奈恩> “……呃,瑞恩只是好心啦”拍拍切希尔的肩膀安慰
<少女> “谢谢……谢谢你……”她对着瑞恩小声地说着
<奈恩> “毕竟那个样子也不好继续沟通”
<瑞恩·夏尔> “……丢失了重要的东西肯定很不好受吧”没有理会切希尔的话,“那,这个挂坠对你而言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
<少女> “那是‘我’,是‘我’所留下来唯一的东西……”
<奈恩> “是你?你现在不就站在这里吗?”
<依兰(Illasiod)> “……咦?听起来,就像有另外一个你一样……”
<瑞恩·夏尔> “那现在的‘你’是?”
<莫尔度> 少女没有继续回答你们的提问,只是自顾自地抱着挂坠,蹲坐在一旁
<依兰(Illasiod)> “咦,不急着去湖边了吗……有那个挂坠就等于到了湖边了?还是……”小声说道
<依兰(Illasiod)> “……现在怎么办……她这样子,我总觉得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奈恩> 也跑到她旁边蹲坐下来歪头观察她的神色
<切希尔·柳哨> “怎么办?当然是交给善良的瑞恩了”
<莫尔度> 她的神色看起来迷茫又恐惧
<切希尔·柳哨> “干脆把她带回家一起养起来好了,说不定能一边喂你吃饭一边在你胸口捅上甜蜜的一刀”
<切希尔·柳哨> 瞥了瑞恩一眼,去看看那扇门有什么其他变化
<瑞恩·夏尔> “姑且就把她说的这几句话当作额外的情报了,虽然暂时推理不出什么”叹了一口气,“那么现在怎么办,是继续探索门后的东西还是?”
<奈恩> “唔……那你们去探索,我守着她?”
<莫尔度> 四周的场景彻底暗了下来,门上的文字没有光也看不清了
<莫尔度> 不过在这一片昏暗之中,地上的月相图,和门上的镜子,还有拱门顶端的水晶却散发着微光
<依兰(Illasiod)> “……也只能分队了……奈恩,你一个人小心一点,遇到危险就让猎鹰给我报信……”
<依兰(Illasiod)> 留下猎鹰
<莫尔度> 月相图的中央也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奈恩> “好~你们也小心啊~”
<莫尔度> 刚才光球发出银光,反而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依兰(Illasiod)> 跟着去看门
<瑞恩·夏尔> “有我在,放心。”对奈恩招手告别
<奈恩> 让猎鹰站在自己肩膀上,冲队友们挥挥手
<依兰(Illasiod)> 观察了一会 去查看月相图中央的东西
<切希尔·柳哨> “向晦日展现光明吧……”
<切希尔·柳哨> “辛迪,带我去摸摸那个水晶”
<切希尔·柳哨> 骑在辛迪背上去敲敲水晶
<莫尔度> 切希尔飞到拱门上空,摸了摸这个水晶
<莫尔度> 这似乎是一块紫水晶,透明度并不是很高,微微发着光
<莫尔度> 水晶的下半部分被打碎了
<莫尔度> 月相图的中心,石板里面似乎镶嵌着一个小转盘
<莫尔度> 可以用手转动
<依兰(Illasiod)> 试着轻轻转动一下
<莫尔度> 依兰转动了一下这个转盘
<莫尔度> 之后,整个广场上的月相图都开始转动起来
<莫尔度> 转动了一定的角度
<切希尔·柳哨> “广场好像动了?”
<依兰(Illasiod)> “嗯,这里有个可以控制的转盘……”
<切希尔·柳哨> “嗯……是上面的图像转了吗……好晕啊”
<依兰(Illasiod)> 观察月相图比起之前是如何变化的
<瑞恩·夏尔> 默不作声,观察月相图的前后变动
<切希尔·柳哨> “依兰,再转一转”
<切希尔·柳哨> “转到晦日!”
<莫尔度> 你们发现,每转一个刻度,正好有一个不同的月相图转动到拱门的正下方
<依兰(Illasiod)> “……晦日?指什么?”
<切希尔·柳哨> “就是……看不到月亮了”
<切希尔·柳哨> 试着按一按那个水晶
<依兰(Illasiod)> “原来那个就是晦日啊……”按切希尔说的转动
<莫尔度> 依兰成功地把月全食的图案转动到了拱门正下方
<依兰(Illasiod)> 镜子反射的水晶的光芒现在照在哪里
<莫尔度> 现在没有光芒
<切希尔·柳哨> 水晶我按一按抠一抠都没反应吗?
<莫尔度> 只是一点微微的荧光
<莫尔度> 水晶没有反应
<切希尔·柳哨> “嗯……光芒不知道要不要自己制造啊,先试试吧”
<切希尔·柳哨> 使用舞光术
<莫尔度> 切希尔在水晶旁边制造了几团光
<莫尔度> 水晶吸收了光芒,似乎变得更亮了
<莫尔度> 除此以外,好像没什么变化
<依兰(Illasiod)> “看来确实是要制造光吗……”
<切希尔·柳哨> 把两个光球移动到地面的月相上
<莫尔度> 拱门到门大约80英尺
<莫尔度> 地面上的月相被照亮了
<莫尔度> 好像也没有变化
<切希尔·柳哨> 移到晦日边上
<莫尔度> 也没有
<切希尔·柳哨> 试着移动到镜子边上
<依兰(Illasiod)> “我觉得应该让那个水晶多吸收一点光?”
<奈恩> “嘿——你们调查得怎么样,我来啦!”突然冒出
<依兰(Illasiod)> “刚才它不是变亮了一点吗——哇奈恩你别吓人啦——”
<莫尔度> 光球飘到镜子旁边
<莫尔度> 镜子反射的光斑正好射在依兰脸上
<莫尔度> 把她晃得睁不开眼睛
<奈恩> “嘿嘿,看来你们很认真嘛”把依兰从光斑上拉开
<依兰(Illasiod)> “唔……好亮……等等,舞光术没有这么强吧?”
<切希尔·柳哨> “嗯……方向不对啊,辛迪,我去镜子那里”
<切希尔·柳哨> 让辛迪载自己去调查镜子
<依兰(Illasiod)> “看来这面镜子能加强反射的光?”
<切希尔·柳哨> “是吗?你觉得有那么亮吗?”
<莫尔度> 辛迪载着切希尔飞到了门前
<依兰(Illasiod)> 试图反推什么方向的光照能被镜子反射至“晦日”上
<切希尔·柳哨> 按着镜子两边推动它
<莫尔度> 果然,镜子是可以转动,调整角度的
<莫尔度> 不过只能上下转动
<莫尔度> 中间有一个轴
<切希尔·柳哨> 试着调整它的角度,把光射在地面的晦日上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看看——往哪边合适啊?”
<莫尔度> 你调整光球和角度,让光斑射到地上的晦日上
<莫尔度> 不过,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奈恩> “唔,没变化唉……”
<切希尔·柳哨> “已经照到了吗?那是上面?”
<切希尔·柳哨> 把镜子向上调整
<切希尔·柳哨> 让光斑照拱门上的水晶
<依兰(Illasiod)> 飞近水晶 让辉耀护甲的光芒照向水晶
<莫尔度> 失去了银色光球的照耀,广场上的迷雾越来越浓
<莫尔度> 切希尔精确地调整角度,让光线穿过迷雾,照到水晶上
<莫尔度> 你们能够看到,光在迷雾中形成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光路
<切希尔·柳哨> “不过那个水晶只剩下一半了……没问题的吗……”
<莫尔度> 在光从这个角度射进破碎的水晶时,水晶也从上到下,折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
<莫尔度> 垂直地射到了拱门的月全食月相上————
<莫尔度> 在下个瞬间,整个广场的月相图都化作了紫色
<奈恩> “呜哇,好像成了!”
<依兰(Illasiod)> “解开了!——太棒了切希尔——”
<莫尔度> 紫色的光芒宛如火焰,向着纯白的建筑物蔓延,并且将整座建筑物都化作美丽而妖艳的淡紫色
<莫尔度> 十余英尺的巨大石门,朝着两侧退开,露出漆黑一片的内部
<莫尔度> ————大门敞开了
===========================SAVE=================================

« 上次编辑: 2019-05-17, 周五 15:18:50 由 千面相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二】
« 回帖 #1 于: 2019-01-05, 周六 23:26:48 »
惯例留一楼备用
« 上次编辑: 2019-01-05, 周六 23:32:07 由 人間の里 »

离线 269322880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1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二】
« 回帖 #2 于: 2019-01-09, 周三 20:59:55 »
更新!!!!终于......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二】
« 回帖 #3 于: 2019-01-22, 周二 16:01:35 »
螺旋金属外壳的触须异怪,差点要当成夺心魔的螺壳舰了(话说非生命体会被腐化吗,像迷雾巨人那种?)
这祭司似乎和以前那位是同一人,并与黑龙是一条战线(月神教在守护湖里的梦境?那地方真藏着不少东西呢)。然后···嗯,和上次一样在处置时产生了矛盾。首先瑞恩是善阵营,因此他本能地表现善意会比中立的阿加萨更合理;不过这不意味着在团队行动时不征他人意见而对事项自作主张是适当的(当然,混善我行我素也是正常的,只是你既然这么做了就要为可能引起队友的负面评价有心理准备)。切希尔那边的话,这小队不是正义之锤而你也不是队长,新队友没必要围着你哄着你,我想务实如你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