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阅读 497 次)

副标题:

离线 南村辉

  • 版主
  • *
  • 帖子数: 809
  • 苹果币: -5
  • Dilemmaは終わらない 走りつづけても,それでもまだ生きて。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 于: 2018-12-09, 周日 14:27:38 »
目录
« 上次编辑: 2019-01-25, 周五 09:54:44 由 南村辉 »
随团瞎想
劇透 -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个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其二 忒休斯之术士
你是一名术士,在一级时你学会了两个一环术士法术。
升到二级后,你替换了其中的一个法术;升到三级后,你替换了另一个。
那么你还是原来那名术士吗?
其三 被修改的记忆
一个人被法师施展了修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被修改记忆了,现在他找到了人肯给他使用移除诅咒或者高等复原术。
那么他在不使用预言系法术的前提下怎么认定自己的记忆被复原了?
其四 布里丹巨魔
已知根据二版规则巨魔在被切成两半后不经过特殊处理会在较大的一边重生。
假设有一只被许愿术创造的,能恰好被二分且其大小,重量,表面积和生理结构都正好完全一样的巨魔(称之为布里丹巨魔),如果再用许愿术将其平分,那么它是否会重生,如果会,又会在哪边?
其五 叔本华的gamers
在一个无聊的夏夜,为了避免无聊,一群玩家相拥在一起跑团。但这个团很快就被彼此的时间鸽掉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跑团,他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时间的冲突又再次把他们分开了。这些玩家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他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时间为止。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七海】约翰·墨瑟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TOC】严唯伦
【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
和女朋友一起跑团2/1
欢迎加入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离线 南村辉

  • 版主
  • *
  • 帖子数: 809
  • 苹果币: -5
  • Dilemmaは終わらない 走りつづけても,それでもまだ生きて。
Re: 人物卡存档 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 回帖 #1 于: 2018-12-09, 周日 14:29:22 »
The emptiness that we confess In the dimmest hour of day.
空虚使我们在每天最昏暗的时候 
In the common town, they make a sound Like the low, sad moan of prey. 
在相似的城镇,他们发出的声音像是牛叫声,如同猎物悲伤地呻吟
The bitter taste, the hidden face Of the lost forgotten child.
苦涩的滋味,隐藏在被遗忘的孩子脸上 
The darkest need, The slowest speed, The pattern reconciled.
最黑暗的需求,以最缓慢的速度,调和成一致的图案
These photographs mean nothing To the poison that they take.
这些照片对阻止他们的毒害毫无意义 
Before a moment's glory The light begins to fade.
片刻荣耀之前光芒开始褪色 
The outward cost Of all we've lost As we looked the other way.
我们抛弃了所有表面的成果因为我们看见了另一条路 
We've paid the price for this cruel device Till we have nothing left to pay. 
我们会为阻止这个残忍的装置付出所有代价,直到我们一无所有
The river goes where the current flows The lightning must destroy.
这条河流流向的地方必将被雷霆所摧毁 
Events conspire to set a fire With the methods we employ.
事件的共谋会被我们认可的法律处以火刑焚烧 
These dead men walk on water A cold blood runs through their veins. 
死去的人们在河流上行走,冰冷的血液在他们血管中流淌
The angry river rises As we step into the rain.
愤怒的河流随着我们进入雨幕中而开始上涨 
These photographs mean nothing To the poison that they take The angry river rises As we step into the rain. 
这些照片对阻止他们的毒害毫无意义,愤怒的河流随着我们进入雨幕中而开始上涨




« 上次编辑: 2018-12-09, 周日 14:31:57 由 南村辉 »
随团瞎想
劇透 -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个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其二 忒休斯之术士
你是一名术士,在一级时你学会了两个一环术士法术。
升到二级后,你替换了其中的一个法术;升到三级后,你替换了另一个。
那么你还是原来那名术士吗?
其三 被修改的记忆
一个人被法师施展了修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被修改记忆了,现在他找到了人肯给他使用移除诅咒或者高等复原术。
那么他在不使用预言系法术的前提下怎么认定自己的记忆被复原了?
其四 布里丹巨魔
已知根据二版规则巨魔在被切成两半后不经过特殊处理会在较大的一边重生。
假设有一只被许愿术创造的,能恰好被二分且其大小,重量,表面积和生理结构都正好完全一样的巨魔(称之为布里丹巨魔),如果再用许愿术将其平分,那么它是否会重生,如果会,又会在哪边?
其五 叔本华的gamers
在一个无聊的夏夜,为了避免无聊,一群玩家相拥在一起跑团。但这个团很快就被彼此的时间鸽掉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跑团,他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时间的冲突又再次把他们分开了。这些玩家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他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时间为止。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七海】约翰·墨瑟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TOC】严唯伦
【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
和女朋友一起跑团2/1
欢迎加入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离线 南村辉

  • 版主
  • *
  • 帖子数: 809
  • 苹果币: -5
  • Dilemmaは終わらない 走りつづけても,それでもまだ生きて。
Re: 人物卡存档 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 回帖 #2 于: 2018-12-09, 周日 14:32:05 »
故事背景
全名:佛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作为赫鲁斯瓦伯爵原配夫人唯一的孩子,随着其出生导致母亲的死亡,也为其带来了无尽的非议。
很快,赫鲁斯瓦伯爵的客卿找到了一切的原因:他的母亲因为随丈夫出征,在怀孕时被魔法影响,导致了佛莱格索斯产生了某种异变,也为自己招致了死亡。
然而那位客卿并没有说明这是好是坏,尽管因此佛莱格索斯表现出了极高的魔法天赋,但是其常年沉浸于魔法的世界也导致他与外界格格不入。
作为赫鲁斯瓦的继承人,也许这并不合适,赫鲁斯瓦伯爵对此也十分失望,他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个钻在法师塔的书呆子。
此后赫鲁斯瓦伯爵对他的这个孩子愈发不关注,尤其是在他续弦并且喜获次子之后。次子的坚强与勇敢,还有其不符合年龄的懂事让赫鲁斯瓦伯爵十分喜欢。
弗莱格索斯并不讨厌他的弟弟,准确的说,他甚至很欣慰自己有这么个弟弟,能稍微弥补自己在父亲心中的不足。
这一切都爆发于之后的一次出游,佛莱格索斯掉进了一个奇怪的洞穴之中,两天之后这个孩子奇迹地爬了出来,却只老管家罗特在等着他。
回到家后佛莱格索斯也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父爱,反而满是冷漠。
于是在尽可能地从家中获得了足够的成长之后,佛莱格索斯选择了前往银月城魔法大学,在那里主修塑能课程,并且结识了好友洛肯·夏普,以及导师「冰冷的阿肯」。
但是,因为他和好友的好奇心所致,使得他们接触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古老咒语,这条咒语被学院列为禁忌,洛肯因此被开除,他则在导师的掩护下,也受到了严格的处分。
两年之后毕业的弗莱格索斯参加了冒险小队「沙尘暴之心」,出乎意料地,父亲没有阻拦他,反而是似乎早有预料地让他注意安全。
在冒险期间,他认识了好友龙裔征服圣武士法拉玛,半精灵阴影术士妮佳,半身人光明牧师安塔尼和半身人策士游荡者凯斯。一行人在两年的时光里经历了许多冒险,并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但是,因为一次匆忙的夜行军,队伍里的施法者没有准备好法术,导致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他们遭到了袭击。最终,佳妮以自身的姓名让所有人脱困。「沙尘暴之心」小队也因此解散。
法拉玛前往北地磨炼自我,安塔尼和凯斯在经历了生死之后终成眷属,决定找个地方安度余生。
而弗莱格索斯则回到故国,投身了军队。
不得不说弗莱格索斯的贵族身份帮了他大忙,他没有经历太多坎坷,成为了驻白骨战场法师部队——第八魔法中队的一员。
又过了两年,就在佛莱格索斯慢慢磨合正是融入这支部队之后,一群神秘的人盯上了他。出于未知的目的,他们袭击了这支部队,佛莱格索斯成了这支部队中唯一一个幸运存活的人。
在经历了严格的盘查,得知他的存活只是一个奇迹之后,佛莱格索斯被放了个两个月的长假。
为了追查杀手的线索,他带着当时获得的一块面具,踏上了前往复仇的道路。



劇透 -   :
1、法师应该低调谨慎。他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他被教授的秘密。
2、法师将遵守他所在国家的法律。
3、法师将自食其力。他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慈善。
4、法师将隐居。他将努力减少与非法师社会的接触。
5、法师应尽量减少他与国王、王子和其他统治者的联系。
6、法师的家将至少有一个专门用来研究和学习的房间。
7、法师将有耐心。他会在逆境中坚持下去。
8、法师不会试图绕过公认的魔法程序。
9、法师将努力通过独创的研究为自身现有的魔法体系添加新的知识。

« 上次编辑: 2018-12-09, 周日 14:48:33 由 南村辉 »
随团瞎想
劇透 -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个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其二 忒休斯之术士
你是一名术士,在一级时你学会了两个一环术士法术。
升到二级后,你替换了其中的一个法术;升到三级后,你替换了另一个。
那么你还是原来那名术士吗?
其三 被修改的记忆
一个人被法师施展了修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被修改记忆了,现在他找到了人肯给他使用移除诅咒或者高等复原术。
那么他在不使用预言系法术的前提下怎么认定自己的记忆被复原了?
其四 布里丹巨魔
已知根据二版规则巨魔在被切成两半后不经过特殊处理会在较大的一边重生。
假设有一只被许愿术创造的,能恰好被二分且其大小,重量,表面积和生理结构都正好完全一样的巨魔(称之为布里丹巨魔),如果再用许愿术将其平分,那么它是否会重生,如果会,又会在哪边?
其五 叔本华的gamers
在一个无聊的夏夜,为了避免无聊,一群玩家相拥在一起跑团。但这个团很快就被彼此的时间鸽掉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跑团,他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时间的冲突又再次把他们分开了。这些玩家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他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时间为止。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七海】约翰·墨瑟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TOC】严唯伦
【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
和女朋友一起跑团2/1
欢迎加入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离线 南村辉

  • 版主
  • *
  • 帖子数: 809
  • 苹果币: -5
  • Dilemmaは終わらない 走りつづけても,それでもまだ生きて。
Re: 人物卡存档 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 回帖 #3 于: 2018-12-09, 周日 14:32:30 »
1.角色的父母是谁?角色是否由他们抚养成人?如果不是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果不是的话又是由谁抚养的?
父亲:雷斯特·冯·赫鲁斯瓦伯爵(Count Lasseter Von  Hluthvar)
母亲:布尔科威斯汀·赫鲁斯瓦「迪斯帕里森(Disparition)」
继母:米蒂芙丝忒·赫鲁斯瓦
母亲家境很好,人也长得十分美丽,所以追求者众多,而因为生性追求浪漫,所以会选择当年英俊而富有英雄气概的父亲。但是因为随父亲出征的缘故,在生下弟弟希尔帝纳斯之后,偶染风寒而亡。
父亲因为忙于工作,继母又因为私心明显更关心弟弟。所以可以说是管家罗特·蒙德(Roter Mond)将人拉扯大。
长大之后求学于银月城魔法学院,老师「冰冷的阿肯」对其成长也有很大的帮助。

2.角色有从小时候就是死党的好友吗?有兄弟姐妹吗?他们现在在哪里?角色和他们还有联系吗?还是已经分开了?
儿时的朋友只有平民女孩伊尔斯(Iris),两人因为身份原因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后来听说她已经和一个木匠结婚了。
和弟弟希尔迪斯特的关系十分微妙,因为弗莱格索斯的性格不是很适合继承家业成为明面上的领导者,所以父亲明显更喜欢弟弟,但是弗莱格索斯并没有因此而产生过多的嫉妒,相反甚至有些安心。在外求知的这些年,一直也是通过弟弟了解家中情况的。
弗莱格索斯的室友,防护师洛肯·夏普是在银月城期间的挚友,在大学期间和弗莱格索斯一同了一条古老的咒语。但是也因此导致其被银月城魔法学院除名。当时弗莱格索斯本来自己也准备接受惩罚,却被导师「冰冷的阿肯」给拦下了。
冒险者小队「沙尘暴之心」的成员。在弗莱格索斯完成了学业之后参加了两年的冒险者生涯,不论是性格直爽的队长法拉玛·神托之炎(Flamma 龙裔征服圣武士)还是有些阴沉但其实只是腼腆妮佳(Neige 半精灵阴影术士),亦或者时常秀恩爱,并且在小队解散后立即结婚定居的凯斯(Keith 半身人策士游荡者)和安妮塔(Anita 半身人光明牧师),都是值得其信赖的伙伴。顺带一提,那时的弗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化名为弗莱·格索斯。「沙尘暴之心」小队最后因为一次意外,导致妮佳不幸在任务中丧命,也因此而解散。
还有第八魔法中队的战友们。他们全部被鬼面杀手(名字未知)所偷袭杀死,最后唯一的战利品是一块面具。弗莱格索斯正是为了调查这一组织才踏上旅途的。

3.角色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平静宁和还是动荡不安深受创伤?
介乎两者之间。
因为父亲的关系,弗莱格索斯的童年并不全是安定的,偶尔也会有战争在其中显露身影。不过还好有他当时最好的朋友伊尔斯和他一起玩耍。

4.角色有什么钦佩的偶像吗?如果有,是什么样的?
亚桑四世。
仅仅以五万紫龙骑士和五百战法师就击败了来自图坎的雅门可汗和他四十万骑兵,保卫了卡米尔乃至整个费伦。
要说的话,可能还有父亲雷斯特伯爵,老师「冰冷的阿肯」和第八魔法中队的队长,精灵阿卡贝拉·奈罗(Acapella Nailo)

5.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角色是干什么的?是谁训练了角色学会现在在做的工作?
士兵/冒险者/学生/贵族子弟
银月城魔法大学 师从冰冷的阿肯
从第八魔法中队那里也获得了不少学习。

6.角色的道德观和宗教信仰是什么样的?为了维护他的信仰,他会做出多大的努力?是谁或什么事情教会了角色接受这种道德观念和信仰?
中立善良的标准观念,并不完全恪守秩序,但是在秩序应当被遵守时总是会尽量地贴近规则。
富有冒险精神和贵族精神,认为自己应当尽所能及帮助弱小,这也是符合他所信仰的托姆神的要求的。
但是严格地说他并不是虔诚的宗教徒,信仰对他来说甚至有些功利性。
贵族的道德观来自于父亲和管家的言传身教,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赫鲁斯瓦本地都信仰托姆。
冒险精神很神奇地似乎是无师自通,亦或者说来自母亲血脉中的遗传。

7.角色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爱好或者体格特征吗?旁人一般对此有何反应?
很正常的身材,本来有些瘦弱,但是在经历了冒险和军旅生涯之后,稍微可以看了些。

8.别的角色对你的角色的态度如何?从你的角色的观点来看,他们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初次见面的会有些敬而远之。熟悉起来之后则会亲切许多。
这种反应可能源自于弗莱格索斯的贵族气质,和浪漫的理想主义行动模式。

9.角色能杀人吗?他/她为什么会做出杀戮的行为?他/她有什么敌人吗?角色能杀他们?
 能。但不会做无意义地杀戮类人生物(或者说智力大于3,可以交流的生物),除非是深仇大恨或者威胁生存。另一方面,一旦动起手来下手极狠,可谓不死不休。
目前最主要的敌人是鬼面杀手组织(真实名字未知),正是这群人杀死了第八魔法中队,弗莱格索斯踏上旅途的目的也正是找到这群人并且杀死他们。

10.现在角色的人际关系如何?他/她有什么亲密的朋友吗?或是仇敌吗?如果有的话是谁?原因是什么?
有血脉关系的家人只有父亲和弟弟,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把管家罗特也当做家人了。
朋友参考第二问,洛肯,法拉玛,安塔尼,凯斯。
仇敌是暂不知名字的鬼面杀手组织。原因不再赘述了。

11.角色在精神心理上有麻烦吗?有什么恐惧症的对象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是因为什么原因?
有些偏执和倔强,还有点贵族的傲气。
轻度幽闭恐惧症,不过影响不大。
儿时曾经掉入一个食腐怪的洞穴中,虽然幸运地逃了出来,不过对待这些东西却产生了极度的厌恶。
事实上,他所厌恶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食腐虫,而是自己获救后父亲冷漠的眼神。

12.角色平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他/她容易相信别人吗?还是特别不容易相信别人?
平等地看待所有人,但是却总保持这一种相对高高在上的态度。
除了莽夫,士兵和敌人。
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相信他人,尤其是有利益关系的人。

13.角色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她有什么伤疤或是纹身吗?如果有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
金发的年轻法师,平时带着眼镜矫正远视眼,看起来和街上走过的每一个年轻都没什么不同。
身上有两处刀伤,是冒险时留下的,不过平时都在看不到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影响。

14.角色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这种规律的生活因为不同的原因被打断了他会有什么不同的反应?
“法师不守夜”
任何让弗莱格索斯参与守夜的人都会被怒斥一番。
事实上,他也没有学习「警报术」
“那种东西只会干扰休息。”
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其实他很信赖一起的同伴。

下面和你的DM一起坐下来考虑下面两个问题:
(这部分请参考EQ游戏的背景做出设计。)
15.角色曾经历过这个世界上的什么重大事件吗?他/她的经历对角色有何影响?
16.角色有任何声名狼藉或是名声显赫的祖先吗?他/她做了什么?当人们知道了角色有
这样的祖先后他们会有何反应?角色的行为是为了提升这种声誉,降低声誉,还是忽视?
最后再考虑一下下面四个问题:
17.角色的理想或者说人生目标是什么?
18.他/她是怎样追寻目标的?故事中描述的冒险经历对完成这种梦想有何作用?
19.角色有过建立家庭的想法吗?如果有的话,他/她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是哪种类型的?
20.角色考虑过他/她死亡的可能性吗?他/她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随团瞎想
劇透 -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个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其二 忒休斯之术士
你是一名术士,在一级时你学会了两个一环术士法术。
升到二级后,你替换了其中的一个法术;升到三级后,你替换了另一个。
那么你还是原来那名术士吗?
其三 被修改的记忆
一个人被法师施展了修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被修改记忆了,现在他找到了人肯给他使用移除诅咒或者高等复原术。
那么他在不使用预言系法术的前提下怎么认定自己的记忆被复原了?
其四 布里丹巨魔
已知根据二版规则巨魔在被切成两半后不经过特殊处理会在较大的一边重生。
假设有一只被许愿术创造的,能恰好被二分且其大小,重量,表面积和生理结构都正好完全一样的巨魔(称之为布里丹巨魔),如果再用许愿术将其平分,那么它是否会重生,如果会,又会在哪边?
其五 叔本华的gamers
在一个无聊的夏夜,为了避免无聊,一群玩家相拥在一起跑团。但这个团很快就被彼此的时间鸽掉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跑团,他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时间的冲突又再次把他们分开了。这些玩家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他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时间为止。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七海】约翰·墨瑟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TOC】严唯伦
【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
和女朋友一起跑团2/1
欢迎加入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

离线 南村辉

  • 版主
  • *
  • 帖子数: 809
  • 苹果币: -5
  • Dilemmaは終わらない 走りつづけても,それでもまだ生きて。
Re: 人物卡存档 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 回帖 #4 于: 2018-12-09, 周日 14:32:53 »
名称:佛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性别:
职业:法师6(战法师)
种族:人类
年纪:26
体型:
阵营:守序中立
语言:通用语,琼达斯语,精灵语,龙语
经验:-/-
-----------------------------------
  能力值(调整值)
力量: 8(-1)
敏捷:13(+1)
体质:16(+3)
智力:18(+4)
魅力:10(+0)
感知:10(+0)
----------------------------------
先攻:+5
AC:10
HP:52
HD:6d6
武器:
----------------------------------
熟练加值:+3
技能熟练:神秘  宗教 历史 自然 调查
工具熟练:骰子
豁免熟练:感知 智力
护甲熟练:无
武器熟练:匕首,飞镖,投石索,木棍,轻十字弓
-----------------------------------
特性:特权地位
由于你的贵族血统,人们总是会予你优待。高等社会愿意接纳你,人们认同你有权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平民们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避免你产生任何不快;那些同样出身高贵的人则会视你为同一个社会圈子的人。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拜会任何本地贵族。
----------------------------------
天賦:     
人类变体
-----------------------------------
奥术恢复
你学会了通过研读法术书来恢复失去的魔法能量的办法。每日一次,当你完成一次短休息,你可以恢复一些已用的法术位,能恢复的法术位环数总和不得大于你法师等级的一半(向上取整),且任何一个法术位环数都必须小于6环。
举例,如果你是一名4级法师,你可以恢复至多共计2环的法术位。你可以选择恢复一个2环法术位或2个1环法术位。
—————————————
奥术偏斜arcane deflection
在2级时,你学会了编织魔法以更强韧的面对伤害。当你被一次攻击击中,或未通过一次豁免时,你可以使用你的反应来在对抗那次攻击的AC上获得+2加值,或在那次豁免检定中得到+4加值。
当你使用此特性时,你不能施展戏法之外的法术,直到你下个回合结束。
 
战术思维tactical wit
从2级起,你对于战略格局的急速把控让你能在战斗中快速的反应。你在先攻检定中获得等于你智力调整值的加值。
 
力量涌动power surge
从6级起,你可以将魔法能量存于体内并于之后增幅你危险异常的法术。在这一存储模式中,这一能量被称为力量涌动。
你不能储存超过你智力调整值(至少1)的力量涌动。当你完成一次长休息,你的力量涌动数重置为1.当你成功用解除魔法或反制法术终结一个法术时,你获得1点力量涌动,因为你从你挫败的法术中窃得魔力。当你在没有力量涌动次数时完成一次短休息,你获得1点力量涌动。
每回合一次,当你用一个法师法术对一生物或物体造成伤害时,你可以消耗1点力量涌动来对目标造成额外的力场伤害。额外伤害值等于你的法师等级的一半。
----------------------------------
法术 DC15 命中+7
数量(每日):4/3/3/1
0环
亡者丧钟 V S
魔法伎俩 V S
光亮术 V、M(一只萤火虫或一片磷光苔藓)
电爪术 V、S

1环
鉴定术(仪式)
侦测魔法(仪式)
召唤魔宠(仪式)
通晓语言(仪式)
谭森浮碟术(仪式)
隐形仆役(仪式)
魔法飞弹 V、S
吸收元素 S
羽落术 V、M(一小片羽毛或绒毛)

2环
迷踪步 V
人类定身术
龙息术
魔绳术

3环
火球术 V、S、M(一小球蝙蝠粪及硫磺)
法术反制 S
解除魔法 V、S
千里眼/顺风耳 V、S、M(价值至少 100gp 的法器,选择聆听时用
一个以珠宝装饰的号角,选择观察时用一颗玻璃眼珠)

----------------------------------
专长与缺陷

战斗施法者
前置条件:能施放至少1种法术
你学习过如果在混沌的战场上施放法术,获得下列好处:
•当你受到伤害时,你在保持法术专注的体质豁免骰上获得优势。
•你可以在持握武器和盾牌时依旧满足施法所需的姿势构材。
•当敌方生物的移动引发你的借机攻击时,你可以用你的反应对该神生物施放一个法术而非进行一次借机攻击。这个法术的施法时间必须是一个动作,目标必须能限定为该生物。

智力+2
----------------------------------
物品
魔杖
匕首
法术书
探索者套装 Explorer’s Pack(10gp)。包括一个背包、一卷 铺盖、一套野炊工具、一个火绒盒、十支火炬、十天份口粮和 一个水袋。背包外还挂着 50 尺麻绳。
法力回复珍珠(调谐)
一套精良衣物,一枚玺戒,一张血统证书,内有10gp的钱包
« 上次编辑: 2018-12-09, 周日 14:50:18 由 南村辉 »
随团瞎想
劇透 -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个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其二 忒休斯之术士
你是一名术士,在一级时你学会了两个一环术士法术。
升到二级后,你替换了其中的一个法术;升到三级后,你替换了另一个。
那么你还是原来那名术士吗?
其三 被修改的记忆
一个人被法师施展了修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被修改记忆了,现在他找到了人肯给他使用移除诅咒或者高等复原术。
那么他在不使用预言系法术的前提下怎么认定自己的记忆被复原了?
其四 布里丹巨魔
已知根据二版规则巨魔在被切成两半后不经过特殊处理会在较大的一边重生。
假设有一只被许愿术创造的,能恰好被二分且其大小,重量,表面积和生理结构都正好完全一样的巨魔(称之为布里丹巨魔),如果再用许愿术将其平分,那么它是否会重生,如果会,又会在哪边?
其五 叔本华的gamers
在一个无聊的夏夜,为了避免无聊,一群玩家相拥在一起跑团。但这个团很快就被彼此的时间鸽掉了。这样,它们被迫分开。但为了跑团,他们的身体又再度靠近,时间的冲突又再次把他们分开了。这些玩家就被这两种痛苦反复折磨,直到他们终于找到一段恰好能够容忍对方的时间为止。
跑团三年,敢称无团不开,带团三年,方知无团可跑
【七海】约翰·墨瑟
【DND5E】福莱格索斯·冯·赫鲁斯瓦
【TOC】严唯伦
【魔导书大战】凯斯阿妮塔
和女朋友一起跑团2/1
欢迎加入辉先生的咕堡,群聊号码:706026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