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癫狂之门  (阅读 1489 次)

副标题: 由于模组2E与初版差异较大,将与升级包内容汉化后一并放出


离线 oreoinhell@回环物语

  • 有心无肝奥利奥
  • Knight
  • ***
  • 帖子数: 338
  • 苹果币: 0
  • 809794640计划提供更多规则的游戏
    •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Re: 【log】癫狂之门
« 回帖 #1 于: 2018-10-13, 周六 16:36:32 »
卡堆放处
劇透 -  Ra:
此处用于筛选
巴特·埃尔曼,书商,29岁
男,故乡纽约,现居纽约
时代: 现代   玩家: Ra
STR 50  CON 65  SIZ 60  DEX 70
APP 75  INT 85  POW 55  EDU 68
DB:0  Build:0  MOV:8  Luck:60
HP:12/12   San:55/99   MP:11/11
—————————战斗—————————
斗殴 55%(27/11), 伤害1D3+DB
闪避 35%(17/7)
—————————技能—————————
会计 40%(20/8)
估价 37%(18/7)
信用评级 35%(17/7)
汽车驾驶 50%(25/10)
话术 65%(32/13)
格斗:斗殴 55%(27/11)
历史 55%(27/11)
母语: 68%(34/13)
图书馆使用 70%(35/14)
聆听 50%(25/10)
神秘学 70%(35/14)
侦察 50%(25/10)
————————背景故事————————
形象描述:中等身材的白人男性,一头乱糟糟的棕色头发
思想与信念: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是人类无法解释、无法理解的,同样也有很多事情是人类无法做到、无法改变的。
重要之人:好友兼合伙人威廉·托马斯
意义非凡之地:自己的书店兼住所
宝贵之物:祖父传给自己的一本初版《了不起的盖茨比》
特质:甜食控。
伤口和疤痕:无
恐惧症和狂躁症:无
一个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很普通的年轻人。高中时父母不幸死于意外,不过好在这并没有对他的性格产生过多的负面影响。继承了家里开的书店,生意不算太红火但也足以维持生计。平时店里没人的时候就出门买份蛋糕然后坐在店里的窗边边吃边看书。对神秘学和历史学相关的书比较感兴趣。与经常来买书的邻居瑞秋·海沃德小姐兴趣相投,不过有一阵子没见过她了。
————————随身物品————————
账本;手机;笔
—————————资产—————————
生活水平:标准      消费水平:(未填写)
现金:(未填写)
(未设定更多资产)
————————————————————
劇透 -  极星:
此处用于筛选
杰克,警探,28岁
男,故乡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现居纽约市布鲁克林区
时代: 现代   玩家: 极星
STR 65  CON 45  SIZ 70  DEX 55
APP 55  INT 50  POW 45  EDU 75
DB:+1D4  Build:1  MOV:7  Luck:85
HP:11/11   San:45/99   MP:9/9
—————————战斗—————————
斗殴 25%(12/5), 伤害1D3+DB
m1911自动手枪70%(35/14), 伤害1D10+D2
闪避 27%(13/5)
—————————技能—————————
信用评级 50%(25/10)
乔装 50%(25/10)
汽车驾驶 50%(25/10)
射击:手枪 70%(35/14)
恐吓 50%(25/10)
母语:美式英语 75%(37/15)
法律 50%(25/10)
聆听 60%(30/12)
心理学 60%(30/12)
侦察 60%(30/12)
————————背景故事————————
形象描述:穿着一身警服的亚裔瘦高男子,正式场合会选择一身比较传统的黑色西装,在其他场合喜欢黑色衬衫以及灰白色的双面外套(另一边是绿色),寸头看上去很精神
思想与信念:好奇神秘的事物,关心弟弟们的安慰,同时如果自己出事的话就不方便继续照顾弟弟们,因此对于自身的安危比较在乎,不会轻易冒险(其实就是有些懒
重要之人:五个义兄弟,自己排行第四
意义非凡之地:东京湾,除了两个义弟都死在了那里
宝贵之物:香烟,不要问,问就是惆怅
特质:永远携带着香烟,
伤口和疤痕:无
恐惧症和狂躁症:害怕关系亲密之人会在自己面前遭遇不测,如果再次知道或者遇到这样的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每天按部就班的在警局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同时负责自己的两个弟弟的生活。渴望遇到改变但是又有些对于改变的畏惧。
————————随身物品————————
证件,香烟,打火机,m1911手枪
—————————资产—————————
生活水平:小康      消费水平:1000
现金:50000
(未设定更多资产)
————————————————————
劇透 -  小鸟:
此处用于筛选
格拉汉姆·赖斯特,脱口秀节目主持人,35岁
男,故乡纽约,现居纽约
时代: 现代   玩家: 小鸟
STR 50  CON 40  SIZ 85  DEX 60
APP 75  INT 50  POW 55  EDU 55
DB:+1D4  Build:1  MOV:7  Luck:70
HP:12/12   San:55/99   MP:11/11
—————————战斗—————————
斗殴 25%(12/5), 伤害1D3+DB
手枪65%(32/13), 伤害1d6
闪避 30%(15/6)
—————————技能—————————
魅惑 70%(35/14)
信用评级 40%(20/8)
乔装 10%(5/2)
汽车驾驶 50%(25/10)
话术 70%(35/14)
射击:手枪 65%(32/13)
母语: 55%(27/11)
聆听 60%(30/12)
说服 25%(12/5)
妙手 35%(17/7)
————————背景故事————————
形象描述:有着开朗的语调的的黑人男子
思想与信念:天主教,人人都能成功的美国梦
重要之人:妻子和女儿,让自己走上新道路的导师
意义非凡之地:搬离贫民区的新家,教堂
宝贵之物:祖父传给自己的一本初版《了不起的盖茨比》
特质:喜欢冒险;觉得自己受女人欢迎
伤口和疤痕:害怕白人警察
恐惧症和狂躁症:无
居住在布鲁克林的黑人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在青年时期曾经过着沉沦的生活,后来被一位电视导演相中,开始了新的生活。多年积攒的钱让他跻身了中产阶层,也拥有了在中产区的房子和幸福的家庭。但受到的种族歧视仍然让自己感觉自己无法完全融入。
————————随身物品————————
一个加百列的小圣像, 自卫用的手枪
—————————资产—————————
生活水平:标准      消费水平:(未填写)
现金:(未填写)
(未设定更多资产)
————————————————————
劇透 -  无月:
此处用于筛选
长浩,学生,22岁
男,故乡河南,现居纽约
时代: 现代   玩家: 无月
STR 40  CON 80  SIZ 50  DEX 75
APP 65  INT 55  POW 70  EDU 85
DB:0  Build:0  MOV:8  Luck:80
HP:13/13   San:70/99   MP:14/14
—————————战斗—————————
斗殴 25%(12/5), 伤害1D3+DB
闪避 37%(18/7)
—————————技能—————————
计算机使用 Ω 70%(35/14)
话术 50%(25/10)
射击:手枪 50%(25/10)
语言:英语 51%(25/10)
母语: 85%(42/17)
图书馆使用 70%(35/14)
聆听 70%(35/14)
说服 50%(25/10)
心理学 60%(30/12)
侦察 55%(27/11)
潜行 60%(30/12)
————————背景故事————————
形象描述:体格微胖的年轻男生,相貌平平无奇,双眼无神,肤色有种不健康的黄色,因为轻度近视又不喜欢戴眼镜的缘故经常眯着眼睛。
思想与信念:信奉及时行乐主义,对与自身无关的一切事物缺乏兴致,对不得不解决的正事则会抓紧时间应付做完,好继续宅着。
重要之人:无,单身,感情淡漠。
意义非凡之地:对于一个宅男来说,当然是家中的卧室。
宝贵之物:电脑,专业使然,兴趣亦使然,手机同理。
特质:不是otaku的废宅
伤口和疤痕:无
恐惧症和狂躁症:无
虽然乍一看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宅男,但凭借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和超常的运气,被保送到T大,也去美国几所知名大学交换学习过,目前正在美国某所名校读研,教育程度颇高。外表热情开朗,内心敏感脆弱,常常自比大老师,虽然能轻易与人打成一片,但觉得无聊而厌弃社交,宁愿宅着。本科专业与计算机相关,作为宅男每天也与计算机和书本打交道,相应地明显缺乏锻炼,沉迷某款枪娘手游时练习过射击。因为常常睡过头,练出了能悄无声息潜入正在上课教室的敏捷身手。
————————随身物品————————
手机、钱包、U盘
—————————资产—————————
生活水平:标准      消费水平:一般
现金:10000¥
家境比较优裕,也时常获得各类奖学金,因此经济状况比较不错。本人名下没有车/房等贵重资产。
————————————————————

离线 oreoinhell@回环物语

  • 有心无肝奥利奥
  • Knight
  • ***
  • 帖子数: 338
  • 苹果币: 0
  • 809794640计划提供更多规则的游戏
    •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Re: 【log】癫狂之门
« 回帖 #2 于: 2018-10-13, 周六 16:38:28 »
劇透 -  突如其来的噩耗:
07:19:48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07:20:14 <KP> 2018年6月的一个周末。
07:21:14 <KP> 格拉汉姆、长浩与杰克正在巴特的书店进行定期的书友会活动。
07:22:55 <[Ra]巴特·埃尔曼> 端着咖啡走出来,“各位最近如何,好久不见”
07:23:46 <[无月]长浩> 低头玩手游,稍稍点点头算是回应
07:23:4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阅读东方快车谋杀案ing
07:24:09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老板好”微笑
07:24:48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早上好,朋友们,这是你们的格拉汉姆”
07:25:02 <[无月]长浩> 让我再肝100池
07:25:0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啊,巴特先生,我前几天定的那本有关日本文化的书到了吧”
07:25:5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1举手补充“还有我的福尔摩斯全集!最近我对侦探小说很感兴趣!”
07:26:06 <[无月]长浩> 突然想起“还有我要的C94最新本子”
07:26:27 <[Ra]巴特·埃尔曼> “到了到了,你不说我都忘了。”转身去柜台里找出一本书递给格拉汉姆,“这是下次节目的话题吗?”
07:27:27 <[Ra]巴特·埃尔曼> “喂喂你们两个,我这是人文社科类的专精的书店,又不是搞综合代购的,个人兴趣请自己想办法解决啦”
07:28:1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做了个鬼脸“真小气呢”
07:28:23 <[无月]长浩> 耸了耸肩,低头继续肝
07:28:28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翻开书翻阅的样子)“是的,我想结合一些最近网络流行的东西讲一下,很不错…啊,这么晴朗的天气,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值得关注的新闻呢”
07:28:55 <KP> 看着这些享受着书籍带来的快乐的人们,巴特不由得想起了,在自己刚刚接手书店不久就开始前来拜访的一位老邻居。
07:29:16 <KP> 那是一位瑞秋·海沃德小姐,原先就住在这栋楼上。
07:30:08 <KP> 她是一个颇有数学天赋的才女,长得也十分动人,但她常常会处于巨大情绪波动所带来的不安之中。
07:30:29 <KP> 在那段时间,她常常来到书店,用阅读的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焦虑。
07:30:53 <[Ra]巴特·埃尔曼> “有什么新闻也跟我没有关系啦,我只希望有人能多来照顾照顾我的生意……”叹了口气,“最近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连海沃德小姐都好久没来过了。”
07:31:3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海沃德小姐?说起来确实很久没看到了”摸鱼警探放下了书
07:32:12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好像是有这个人,我有点印象,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些什么啊”
07:32:45 <KP> 不过啊,她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大概,有大半年多了?你依稀记得她曾告诉你连书本也无法缓解她愈发严重的焦虑症,她得另想办法,然后,你就没怎么见到过她了。
07:32:56 <KP> 不过……也许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呢。
07:33:20 <KP> 这时,你们的手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悦耳的“叮铃”声。
07:33:51 <KP> 你们看到,手机弹出了新闻app的横幅通知。
07:34:0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看了一眼其他人,该不会?
07:34:06 <[无月]长浩> (不悦)“什么东西,肝得正起劲呢”
07:34:34 <[Ra]巴特·埃尔曼> “什么啊,我还以为有人要订书呢…这是什么新闻?”点开看一看
07:34:36 <KP> 地铁事故后续报道:自杀未遂女性身份确认
07:34:52 <[无月]长浩> “地铁自杀还会未遂,运气真好呢x”
07:34:5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啊——(打开手机)”
07:34:59 <KP> 跃入你们眼中的是这样的信息。
07:35:25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突然想起来,有人真的去9又3/4了”
07:35:29 <[无月]长浩> “你们帮我看一下吧,我不想切屏”
07:35:52 <KP> 上周在布鲁克林大军广场地铁站落到铁轨上的年轻女性已经确认为布鲁克林的瑞秋·海沃德小姐。
07:36:1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艹”
07:36:24 <[无月]长浩> “怎么了?”
07:36:30 <[Ra]巴特·埃尔曼> “海沃德小姐?!”大吃一惊,“我还以为她的生活状况好转了才不来我这里的,难道是病情加重了吗!”
07:36:4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怎么是她!”
07:36:56 <KP> 据目击证人称,试图跳轨自杀的海沃德小姐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英勇路人所救,纽约警方发言人公开感谢这位不具名的见义勇为者。
07:37:08 <KP> 海沃德小姐目前在布鲁克林医院接受治疗。
07:37:32 <KP> 你们想起,在几天前似乎看到过有一篇关于地铁自杀事故的报道。
07:37:41 <[无月]长浩> “谁啊……”关了手游看新闻,“海沃德小姐啊,上次帮她调计算软件时,好像确实状态不太好呢”
07:37:5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万幸被人救了”我可不希望再有朋友遇难了
07:38:05 <KP> (要找几天前的新闻请过一个幸运,看看你们能不能从信息海洋中捞出来x)
07:38:08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哎呀,伙计,这可不好笑啊…”
07:38:38 <[Ra]巴特·埃尔曼> “要不要去探望一下?”抬头询问其他人
07:38:4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放在桌子下的手捏紧了拳头,过于用力甚至有些发白
07:38:56 <It is Dicebot>  * 格拉汉姆·赖斯特 投掷 幸运(70) : 1d100 = 62
07:39:05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幸运(85) : 1d100 = 63
07:39:36 <It is Dicebot>  * 长浩 投掷 幸运(80) : 1d100 = 48
07:40:32 <KP> 你们在智能机上翻阅了一会儿,找到了一篇5天前的报道。
07:40:59 <KP> 地铁站惊魂一幕:她被从死亡中拯救
07:41:53 <KP> 警方高度赞扬那个舍身拯救昨晚在布鲁克林大军广场地铁站试图跳轨自杀的女性的英雄。
07:42:48 <[无月]长浩> “飞驰地铁舍身救人只受轻伤,轻小说主角嘛喂”
07:43:08 <KP> 昨夜11时49分,等待地铁的下班人员惊恐地看到一名年轻女性跳轨轻生。随着列车飞速靠近,一个反应迅速的路人跳下站台,在地铁进站前一秒把这个自杀未遂的女青年推到了安全地带。
07:43:51 <KP> 这名未判明身份的女青年被送往布鲁克林医院接受治疗,而施救者只受轻伤且并未留下姓名。
07:43:5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行啊”低头看时间
07:44:14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这可真是…”
07:44:43 <[无月]长浩> “不太想去呢,不过如果你去的话书店会关门吧,好麻烦,本来就是喜欢这里安静适合肝手游呢……”低头想了想,“如果你们都去的话我也去吧_(:з」∠)_”
07:44:43 <KP> 你们唏嘘不已。谁能想到这座匆忙的城市中发生的这种插曲,居然会发生在认识的人身上呢?
07:45:04 <KP> 你们有些懊悔,是不是当时应该多关心一下她的……
07:46:3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啊——愿上帝保佑迷途的少女吧”
07:47:08 <KP> 大约十点多吧,比较悠闲的周六上午
07:47:4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不如这样”
07:47:4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想到了主意
07:47:5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等会我们吃了饭再过去看望吧”
07:48:16 <[无月]长浩> “我对这位英雄更感兴趣,满满的主人公感呢”
07:48:41 <[Ra]巴特·埃尔曼> “好啊,上午去探望病人也不是太合适。”
07:48:45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嗯…等到看完了瑞秋小姐之后,也应该去拜访一下这位见义勇为的青年”
07:49:23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向他传递一下我们的感谢”
07:50:26 <[Ra]巴特·埃尔曼> “要是能找到这个人是最好不过得了。”
07:51:3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打个电话”走到一旁去给弟弟们打电话告诉他们今天不回来
07:51:43 <KP> (我想想……你过个困难图书馆?)
07:52:09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你们点外卖或者去哪吃,回来给你们报销
07:52:26 <It is Dicebot>  * 长浩 投掷 困难图书馆(35) : 1d100 = 87
07:52:41 <[无月]长浩> 啊咧,没有查到呢
07:52:56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困难图书馆(10 : 1d100 = 14
07:53:04 <KP> 可能是警方的信息保护工作做的很好,你没能找到这位勇士的信息。
07:54:14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出于习惯顺手继续翻了一下
07:54:24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但是没有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07:54:35 <KP> (杰克是不是有警方的消息渠道?)
07:54:59 <[无月]长浩> (我觉得可以)
07:55:0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对哦
07:55:01 <KP> (你可以试一试幸运,看看有没有听说过这个故事相关的人x)
07:55:18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幸运(85 : 1d100 = 84
07:55:5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在警察的交流群里试着问了问别人有没有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
07:56:18 <KP> 嗯……那么杰克发现当时处理这件事情的警员似乎自己还认识。
07:56:49 <KP> (来继续rp吧)
07:57:0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欸嘿,正好认识
07:57:4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私聊询问有关信息
07:58:04 <[Ra]巴特·埃尔曼> 开始收拾柜台和书架,然后在门上贴了一张字条告知自己下午出门书店暂停营业
07:58:25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发消息给电视台编导,准备改变自己的行程
07:58:45 <KP> (思考,就叫马库斯·格雷福斯吧)
07:58:52 <KP> (懒得起名字)
07:58:54 <[无月]长浩> 把最后一点体力肝完,不吃苹果了
07:59:29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嘿格雷弗斯,我听说你了解有关地铁轻生女子的有关信息?
07:59:48 <KP> 是啊,怎么了?
08:00:0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能详细的和我说一下吗,我和她认识,是同一家书店的书友
08:00:14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她还挺漂亮的,你懂的兄弟
08:00:40 <KP> 你认识那位小姐?啊,真是不巧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08:00:45 <[无月]长浩> 看着打电话的杰克,露出了/斜眼笑的表情
08:00:50 <KP> 她现在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08:01:38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露出了“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
08:02:15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还有更多的吗
08:02:5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比如她现在在哪住院为什么要轻生什么的,回头请你吃饭
08:03:37 <KP> 你看新闻了吧,她现在就在布鲁克林医院
08:03:56 <KP> 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
08:04:14 <KP> 她现在脑子糊涂得很,啥也不记得,也没法交流
08:04:59 <KP> 你还有什么事吗?真是的,我还想好好过个周末来着……
08:05:22 <KP> 这些沉重的事情真是打搅人心情
08:05:3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这样吗.....不过话说救了她的那位英雄可真是有勇气啊,真想认识一下
08:05:4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要是也这么有勇气...】
08:05:59 <KP> 你知道规矩的,人家要求匿名来着
08:06:0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杰克·奥尔特曼的表情变得有些沮丧
08:06:05 <KP> (来吧,表演一个话术)
08:06:3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咱不是自己人吗,说吧哪家酒吧”
08:07:12 <KP> “得得得,就上次去的那家”
08:08:1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嘴角稍微有些扬起,计划通
08:08:26 <KP> 我告诉你啊,那是一位布兰特先生,就住在佛拉特布什大道上,我能理解你想登门感谢,但是别把我给供出去啊
08:08:33 <KP> 他告诉了你详细地址
08:09:03 <KP> 那么你们怎么行动?
08:09:3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谢了您嘞

08:10:52 <[无月]长浩> “那我们吃什么呢”
08:11:00 <[Ra]巴特·埃尔曼> 收拾完东西回来,“那我们去街角那家饭馆吃点东西吧,我经常去,味道还不错”
08:11:42 <[无月]长浩> “老板请客!”
08:12:44 <[Ra]巴特·埃尔曼> “行行行我请客,反正那地方也不贵”带着大家出了书店,锁好门
08:13:10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嗯…等吃完饭后,就买好一点慰问品吧”
08:15:43 <[无月]长浩> “走起走起,吃饭”
08:15:51 <[Ra]巴特·埃尔曼> 领着大家来到餐馆,熟门熟路地点了几道招牌菜
08:15:5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掏出手机给大家分享legends never die
08:16:31 <[无月]长浩> 插上充电宝,准备等菜的时候再肝俩苹果
08:17:5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还真的是突然的事件…”
08:18:36 <[Ra]巴特·埃尔曼> “唉,之前她的精神状态就不太稳定,都怪我没再问她近况了”
08:19:43 <[无月]长浩> “有时候会害怕自己宅下去也会变得这样神经兮兮的,所以才会强迫自己出来社交的说”
08:20:2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无情的吐槽“你现在这么肝辣油看起来已经很神经兮兮的了”
08:20:51 <[无月]长浩> 看着新闻上的前车之鉴,害怕地收起了手机
08:21:30 <[无月]长浩> “说起来,你们知道瑞秋小姐有没有亲人或者伴侣什么的吗”
08:24:04 <[Ra]巴特·埃尔曼> “好像没有,”摇摇头,“她父母过世得很早……平时也没见过她跟什么人来往。”
08:24:54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皱了皱眉头)“要是我们早点知道他的情况就好了…“
08:25:09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虽然到现在再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不过还是说了出来这样的话
08:25:38 <[无月]长浩> “唔,我妈常给我说要多和人交流才好,我还嫌她唠叨来着,这是上天给我的反例吗orz”
08:28:39 <KP> 你们随意地边聊边吃着。
08:29:17 <KP> 不过由于急于去看望你们的朋友,你们很快吃完,并前往了布鲁克林医院。
08:29:23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也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早点买上慰问品去看他,尽一下我们作为朋友的职责吧”
08:29:31 <[Ra]巴特·埃尔曼> 在路上买了点水果
08:30:0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在路上买了点核桃
08:32:40 <KP> 你们来到医院,医院里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你们赶紧前往前台询问。
08:33:0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凑过去问护士“你好请问瑞秋·海沃德小姐住在哪个病房”
08:33:32 <KP> “海沃德小姐现在不能接受探视。”她不耐烦地说。
08:33:37 <[Ra]巴特·埃尔曼> “我们是她的朋友……但是也是刚刚看到新闻才得知她出了事”
08:34:01 <[Ra]巴特·埃尔曼> “她是状况不太好吗?”听了这话,担忧地询问
08:34:43 <KP> “是这样。你们就算现在去见她,可能也不会是你们希望的那样。”
08:34:54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请放心,我们都是她的朋友…不是记者什么的”
08:35:07 <[Ra]巴特·埃尔曼> “是……哪方面的?她精神状况还是不稳定吗?”
08:35:35 <[无月]长浩> “我们知道她的精神状况有遗留问题,正因为此才需要朋友疏导吧_(:з」∠)_”
08:35:53 <KP> “对,她现在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也无法理解周围人的语言。”
08:36:05 <KP> “我很怀疑她还能不能记得你们。”
08:36:08 <[Ra]巴特·埃尔曼> “让我们站在门口看一眼也好……之前很久没有联系过她了,我也很自责”
08:36:16 <[无月]长浩> “居然这么严重吗……”小声
08:37:04 <[无月]长浩> “她是被撞到头部了吗?”
08:37:05 <KP> “……你们说到这份上了……那也好吧,你们可以去门口看看她”
08:37:59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真是感谢你”
08:38:01 <[Ra]巴特·埃尔曼> “非常感谢,那就麻烦带我们去见见她了。”
08:38:0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非常感谢!”
08:38:12 <KP> (你们过一个幸运,全体)
08:38:20 <It is Dicebot>  * 巴特·埃尔曼 投掷 幸运60 : 1d100 = 4
08:38:24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幸运(85 : 1d100 = 34
08:38:36 <It is Dicebot>  * 格拉汉姆·赖斯特 投掷 幸运70 : 1d100 = 56
08:38:50 <It is Dicebot>  * 长浩 投掷 幸运80 : 1d100 = 12
08:39:46 <KP> 你们在医院的走廊上,遇到了一个看起来神情紧张的医生。
08:40:02 <KP> “你们是什么人,不是什么记者吧?”他警觉的问。
08:40:41 <[Ra]巴特·埃尔曼> “我是瑞秋的邻居,刚看了新闻才知道她出事了,所以过来探望。”解释道
08:41:27 <KP> “这样啊……”他似乎松了口气,“我是瑞秋·海沃德的主治医生杰罗姆·温盖特。”
08:41:27 <[无月]长浩> “我们都是好人的说,可以给你看我的学生证”
08:41:51 <KP> “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她现在刚刚稳定下来,可能还得过一阵子才能慢慢康复。”
08:42:26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我能理解,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只是想探望一下,看看她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08:42:50 <KP> “我想,考虑到她的脑震荡,她现在所经受的失忆引发的精神错乱可能没法让她见到你们。”
08:43:16 <KP> “不过你们也可以去碰碰运气。”
08:45:09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好的,麻烦你的指引了”
08:45:38 <KP> 你们来到了瑞秋的病房。
08:46:0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呼————吸————”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情
08:46:3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希望她其实没事
08:46:4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这一切如果只是玩笑该多好
08:47:06 <[Ra]巴特·埃尔曼> 做好心理准备,推开了病房的门
08:48:03 <KP> 你们走进了病房。
08:48:22 <KP> 这并不是一间单人病房,但是除了一张床外,其他的床位都是空的。
08:49:01 <[无月]长浩> (其他床位有最近住过的痕迹吗)
08:49:24 <KP> 而在那张床上,你们都认识的瑞秋·海沃德小姐正躺在那里,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08:49:36 <KP> (很整齐,收拾过了,看不出有没有人住)
08:49:4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瑞秋小姐?”
08:50:18 <KP> 她的头上缠着绷带,原本柔顺的黑发也形容枯槁。
08:50:20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瑞秋?”试探性的喊了喊名字
08:50:51 <KP> 她稍微动了动,但是你们看不出她有没有听到。
08:51:3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08:51:38 <[Ra]巴特·埃尔曼> “看起来……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啊。”
08:51:4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瑞秋?你还好吗”看着她的眼睛
08:51:51 <KP> 她稍微眨了眨眼。
08:52:08 <KP> “谁……啊……”
08:52:51 <[Ra]巴特·埃尔曼> “是我,书店的埃尔曼,你还记得吗?”看她有了些反应,试探的问
08:53:0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是杰克·奥尔特曼”
08:53:14 <KP> “不……记……得……了……”
08:54:02 <[无月]长浩> “我呢我呢,我是长浩,帮你调过计算软件呢ww”
08:55:03 <KP> 她看起来表情很痛苦,似乎在回忆。
08:55:14 <KP> “不记得……不记得……不记得……”
08:55:38 <[Ra]巴特·埃尔曼> 叹了口气,“那……大军广场?地铁?这些事你记得吗?”
08:55:39 <[无月]长浩> “我们还是不要再问她这些话了”跟大家小声说
08:55:53 <KP> 她显得越来越痛苦,皱紧了眉头
08:56:06 <KP> “哇啊——哇啊啊啊啊啊——”
08:56:15 <KP> 她开始哭叫起来。
08:56:25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往后退了两步
08:56:32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我们要不要把护士叫过来?”
08:57:11 <KP> 听到叫声的护士赶紧开门进来。
08:57:42 <KP> 他们把瑞秋按住,然后给她注射了镇静剂。
08:58:00 <[Ra]巴特·埃尔曼> “抱歉,她果然不记得我们了……”摇了摇头
08:58:0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08:58:2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08:58:29 <KP> “海沃德小姐最近经常这样发作,不怪你们。”
08:58:43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人类的大脑是很复杂的,现代的医学也有自己的局限”
08:59:05 <[无月]长浩> “听说海沃德小姐独居诶,护士小姐,除了我们还有人来探视她吗”
08:59:07 <KP> “她会经常从梦中惊醒,并且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呜咽声。”
08:59:42 <KP> “偶尔她也会有意识地表达什么。比如昨晚……”
08:59:5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昨晚?”
09:00:01 <[Ra]巴特·埃尔曼> “昨晚?”
09:00:18 <KP> “她就像有人要杀她一样大叫着,但是当然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09:00:40 <KP> “别的病人早就不堪其扰,都搬走了。”
09:00:47 <KP> “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了。”
09:01:0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她身体上有受到过什么伤害么”
09:01:09 <[无月]长浩> “好可怕,病房里有监控吗,是不是她真的遇到危险了?”
09:01:40 <KP> “我们这儿像她一样的瘾君子并不少,护工倒是都习惯了。”
09:02:05 <KP> “没有的……只是被害妄想而已。”
09:02:09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等等,你是说......瘾君子?”
09:02:12 <KP> “我们确认过她的安全。”
09:02:14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瑞秋小姐有用过什么精神类药物吗”
09:02:30 <KP> “你们不知道吗?她长期嗑药来着。”
09:02:50 <KP> “这也是她不断遭受幻觉与妄想困扰的原因之一。”
09:02:54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海洛因?还是吗啡?”
09:02:5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皱了皱眉头
09:03:13 <KP> “某种程度上加重了她脑震荡的症状。”
09:03:19 <KP> “是吗啡。”
09:03:45 <KP> “医生们认为她似乎吸食吗啡数年了,她有很重的吗啡依赖症。”
09:04:07 <[无月]长浩> “那大叫会不会是戒断症状呢_(:з」∠)_”
09:04:32 <KP> “你们是她的朋友?她还有一些随身物品在我们这儿。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交些押金先取出来。”
09:04:46 <[Ra]巴特·埃尔曼> “什么,没听说她还有这坏习惯啊……”更加觉得自己不够了解
09:05:2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那么她还有别的症状吗”一边说话一边在兜里找卡
09:05:29 <[无月]长浩> “如果没有其他人来探视她的话,我觉得我们倒是有这个责任呢_(:з」∠)_”
09:05:48 <[无月]长浩>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说x”
09:06:0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麻烦您带我们去取那些物品吧”
09:06:12 <KP> “她……至少警方没告诉我们她有其他的亲人。”
09:06:43 <KP> “她现在比前几天好些了,再过一周说不定能出院吧。”
09:06:4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心里默默的吐槽大部分警察都是摸鱼的
09:06:56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而且是主要为富人服务
09:07:0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虽然我也是摸鱼的罢了
09:07:09 <KP> “但是可能还得定期复诊。”
09:07:22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唔......麻烦您了”
09:07:2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递出名片
09:07:4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如果她好转了烦请联系我”
09:08:32 <[无月]长浩> “是我们刺激她了吧”
09:08:45 <KP> “好的”
09:08:45 <[无月]长浩> 自责的说
09:09:39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别这样想,你没听医生说她经常发作吗”安慰的拍了拍长浩的肩膀
09:11:03 <[无月]长浩> 等一下
09:11:04 <KP> 那么护工带着你们去取瑞秋的随身物品。
09:11:17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押金我来付吧
09:11:51 <[无月]长浩> “护士小姐不是说她会有意识地表达些什么吗,有说什么成文的词句吗”
09:12:14 <KP> “唔……这个“”护工有些为难
09:12:35 <KP> “她好像说过,什么,‘我跨过了那扇门’之类的话……”
09:13:45 <[无月]长浩> “那扇门?奇怪的说法”
09:14:08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奇怪”
09:14:08 <[无月]长浩> “还有吗,护士小姐?”
09:14:20 <KP> “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09:14:34 <[无月]长浩> “我觉得人在这种状态下说出来的应该是自己潜意识中最重要的事情呢”
09:14:38 <KP> 她把东西递给你们。
09:14:58 <[无月]长浩> 先看看东西吧
09:15:05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但是听起来怪怪的”
09:15:1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也有可能是噩梦吧”
09:15:22 <[Ra]巴特·埃尔曼> “那扇门……?她是出现了什么幻觉才跳下去的吗?”
09:16:23 <[无月]长浩> “嗯,说门的话,应该是进出什么地方吧,但当你这样做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应该是‘去了或者离开了什么地方’,而不是把门当做主体吧,真奇怪呢”
09:16:33 <[无月]长浩> “应该只是梦话吧”
09:16:50 <KP> 你们接过了瑞秋小姐的手提袋。
09:17:20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不管怎么想都是很离谱的事情”
09:17:34 <KP> 里面有她常用的化妆品,一张驾照(已经过了有效期),几张信用卡,一些零钱以及一串钥匙。
09:17:4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这样的话给我的感觉是,看到了门,但是不知道门的另一边,然后跨了过去”
09:17:51 <KP> 此外,还有某个医生开具的空白吗啡处方单。
09:18:15 <[无月]长浩> 有医生的名字吗
09:18:23 <[无月]长浩> “赞同杰克的说法”
09:19:03 <[Ra]巴特·埃尔曼> “所以我说感觉是幻觉……唉,真没想到她染上了这种毛病”
09:19:22 <KP> 医生是布鲁克林亨利大道的R·格里森医生
09:20:47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掏出手机搜索地铁站的样子
09:21:36 <[无月]长浩> 钥匙能看出都是开什么的吗
09:21:54 <KP> 看起来似乎是普通的房门钥匙。
09:22:21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能看出这是否是她公寓的钥匙吗
09:23:10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种精神药物真是害人的东西…”
09:23:48 <[Ra]巴特·埃尔曼> “真想找那个开药给她的医生兴师问罪。”
09:24:55 <[无月]长浩> “嗯,找勇士本来是觉得她没有自杀的理由,想问问现场的具体情况的说”
09:25:28 <[无月]长浩> “不过既然知道了她是瘾君子,自杀说实话也不足为奇了,不如去找医生问问她的身体情况,等她出院也好帮她恢复”
09:27:43 <[无月]长浩> “作为朋友我们应该有责任帮她走出来吧”
09:27:45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唔”
09:28:06 <[无月]长浩> “所以希望找她之前的医生了解情况的说”
09:28:06 <[Ra]巴特·埃尔曼> “是的了,我也想知道这个医生到底是什么心态……”
09:28:13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要么我们去拜访一下那个救了她的英雄?”
09:28:18 <[Ra]巴特·埃尔曼> “难道他不知道吗啡是成瘾药物吗!”有些气愤
09:28:39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咳咳,瘾君子也不都是那样的,实际上,我可以给你们详细讲一下,有关海洛因是白人霸权主义者…
09:28:39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总之,找医生问一下情况吧”

离线 oreoinhell@回环物语

  • 有心无肝奥利奥
  • Knight
  • ***
  • 帖子数: 338
  • 苹果币: 0
  • 809794640计划提供更多规则的游戏
    • 碎片航海者的茶会
Re: 【log】癫狂之门
« 回帖 #3 于: 2019-01-25, 周五 10:49:26 »
劇透 -  调查与奇遇: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Ra]巴特·埃尔曼> “要找那个见义勇为的人的话,先想好怎么说明我们是怎么找到他的吧。”
<[Ra]巴特·埃尔曼> “不然显得很可疑,也就问不出什么了。”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凑巧看到?”
<[无月]长浩> “就说实话吧”
<[无月]长浩> “既然是见义勇为的人,应该是个好人吧,实话实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Ra]巴特·埃尔曼> “凑巧看到就能看出来一个人家住在哪吗?”摇摇头,“如果杰克警官你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如实说看到有人救了自己的朋友就小小打听了一番。”
<[Ra]巴特·埃尔曼> “不过如果你不想被人知道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那还是先去找医生吧”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沉吟了一会儿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找完医生后说是医生告诉的就行”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又补了一句“大概x”
<[Ra]巴特·埃尔曼> “医生就能认识路边见义勇为的人了吗?”敲了一下杰克的头,“你要是不想说实话那我就编一套说辞好了。总之先过去找那个家伙问问看”
<[无月]长浩> “见义勇为者在现场只和警察打过交道,和哪门子医生都关系吧”
<[无月]长浩> “即使我们不说,他应该也能猜到我们是从警察这边找到的消息”
<[无月]长浩> “又不是什么坏事”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嗯,我相信巴特先生到时候应该能够做出正确的应对吧,那就这样决定吧”
<KP> 你们小小的争论结束了,大家一致同意去找布兰特先生。
<KP> 你们来到了弗拉特布什大道的一座古典乔治风格小屋前。
<KP> 时间也走向了下午的四点。
<[Ra]巴特·埃尔曼> 用手压了压乱糟糟的头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然后上前敲门
<[Ra]巴特·埃尔曼> 
<KP>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KP> 一位看起来有些意外,似乎刚刚回家不久的男子给你们开了门。
<[Ra]巴特·埃尔曼> “您好?请问是布兰特先生吗?”打量着这个人
<KP> “?我是杰森·布兰特。请问几位有什么事情呢?”
<[Ra]巴特·埃尔曼> “我们是,瑞秋·海沃德小姐的朋友……就是前一阵子掉下地铁的那个人。”挠挠头
<[无月]长浩> “我们碰巧得知您见义勇为救下了她,作为她的朋友,特地登门表示感谢”
<KP> 说话间,一只肥胖的橘猫从门口挤了出来,喵喵叫了几声。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你就是在现场救了瑞秋·海沃德小姐的英雄吧,请允许接受我们对你诚挚的感谢”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格拉汉姆微笑着伸出手,与面前的男人握手
<[Ra]巴特·埃尔曼> 点了点头
<KP> “啊……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是什么英雄,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了适当的位置……”他挠挠头与格拉汉姆握手。
<KP> 一边试图去够那只猫。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仔细的观察着
<[无月]长浩> “好可爱的猫呀,叫什么名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看起来不是很勇嘛
<KP> “啊,这只猫啊,我叫他Timmy”
<KP> “Timmy,不要出去了!好的,几位,我们不如进门说吧……”
<[Ra]巴特·埃尔曼> “看来您平时就很有爱心啊。能跟我们讲一下当时事件的过程吗?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月]长浩> “谢谢,那就打扰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我们也正有很多想要问的事情呢”
<[Ra]巴特·埃尔曼> 边说边跟着布兰特进了门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沉迷脑补无法自拔,很失礼的没有说什么话
<KP> 你们进门走进客厅,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
<KP> “好的,先生们……你们好像刚才说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您好,请问当时我们的朋友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是的,布兰特先生,我想问一下,在瑞秋小姐所遇到的事故的现场…你有注意到她的举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KP> “其实我也不认识这位瑞秋·海沃德小姐……我也不知道她平时是什么样子的,对我而言,她就是出现在我眼前,突然就选择跳下铁轨的一个陌生人。”
<KP> “警察们似乎也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Ra]巴特·埃尔曼> “具体一点的说的话……她是在旁边徘徊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直接走过去跳下去的?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状况之类的”
<[无月]长浩> “不管您能回忆起当时的什么细节,都希望您能分享一下”
<KP> “我也没有特别留心她,从我看到来说她就是突然就跳了下去……”
<KP>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了……”
<[Ra]巴特·埃尔曼> “或者她在被您救起来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Ra]巴特·埃尔曼>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多,“抱歉,我只是太着急了。”
<It is Gear> @[极星]人畜无害间宫豪 进行检定
<It is Gear> 1d100 = 57 = 57
<KP> 一直在仔细观察的杰克留意到,布兰特先生的神色似乎有点紧张,似乎有什么顾虑,没有将某些信息出来。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布兰特先生,您不需要有什么顾虑,请把您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吧,拜托了”
<[无月]长浩> “布兰特先生,不瞒您说,我们已经到医院看望过了瑞秋小姐,她的状况非常不对,甚至可以说有些惊悚,所以我们才想来找您了解一些情况”
<[无月]长浩> “老实说,以瑞秋小姐的恐怖状况而言,哪怕您说看到外星人在她头顶飞过,我们也不会不相信您的,您大可不必顾虑‘’”
<[Ra]巴特·埃尔曼> “是啊,如果您觉得她有哪里不对劲……那更应该告诉我们,让我们深入调查一番才是。”在旁边帮腔
<It is Gear> @[无月]李嘉图 进行检定
<It is Gear> 1d100 = 44 = 44
<KP> 听到你们这样说,布兰特先生的表情有所松动。
<KP> “这样的话……你们大概也能够接受你们朋友的……遗书了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什么?遗书!”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震惊
<[无月]长浩> 手机掉到了地上
<[Ra]巴特·埃尔曼> “还有遗书???这,她真的是自杀???”
<KP> 他点点头,起身走进房间深处。“请等我一下。”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拜托了,你提供的这份信息非常重要”
<[Ra]巴特·埃尔曼> 感觉自己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最终还是得到了证实,大为惊讶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为什么她的身上会有遗书”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无月]长浩> 缓了一会“我没听错吧,他说的是遗书吗?”捡起手机
<[Ra]巴特·埃尔曼> 焦虑地掰起了手指,“居然还有遗书,她真的是相信自己会跨越什么‘门’吗”
<[Ra]巴特·埃尔曼> “只能看看她到底留下了什么话再推断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虽然我的心情也是非常焦急,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还是等到先看到遗书具体的内容再说吧,否则也只是无谓的担心”
<KP> 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张有着整齐折痕的纸回来了。“这是我在事发的站台上捡到的……警察不知道这份遗书的存在。如果是你们的,她的朋友的话……也许你们能够理解其中的内容……”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感觉布兰特这番话有点怪怪的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布兰特先生之前不把这份信交给警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无月]长浩> 先看看遗书再说吧
<KP> “你们……看了就会明白的……”
<[Ra]巴特·埃尔曼> 接过来看一看
<KP> 内容是这样的:
<KP> 塔鲁医生:
<KP>  这段笔记将解释我的死因,以便排除遗留的不解。请勿在理解我到底发现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困境之前就对我的行为轻下定论。厌倦了这浑浑噩噩的世俗生活的,烦闷让寻求出路的我误入歧途。很快,对于无人敢于探索的未知领域——人类的心智——的沉迷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通过药用毒品和抽象的数字,我进入了无尽深远、而且不为人知、但又一见如故的异质心灵领域。我找寻着一个我能安下心来让一切全新的感触得以生根发芽的地方,但却不幸被潮水般不可名状的澎湃知觉所卷走,因此发现了(是靠自己的思想领悟到的)一种无比危险的原始力量。
<KP>  我已越过癫狂之门,并被那种超现实的力量俘获,同时被当作了它的走卒和猎物——这是一头饥饿而潜藏于无明中的怪物,它就是恐惧的本身,是本能的敬畏,不可避免的疯狂和潜藏在一切人类心中的可怕邪恶。
<KP> 我想逃离这无法形容的负担的办法只有一个——永远的消失。
<KP> 瑞秋·海沃德
<KP> “你们听说过有人是因为这种原因自杀的吗?”他表情怪异地看向你们。
<[Ra]巴特·埃尔曼> 摇摇头,“简单说——就是她疯了。”
<[无月]长浩> “或许只是毒品产生的幻觉,比起这个……”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怎么看起来像是吸毒吸傻了”抽了抽嘴角“不过这样的遗书确实对她的名声不好”
<[Ra]巴特·埃尔曼> 这封信的笔迹如何?
<KP> “她以前就是这个样子吗?”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老实说,如果单看这份信的内容,我也无法完全理解她到底见到了什么样的东西”
<KP> 是她亲笔所写,虽然急促但是并不潦草。
<[无月]长浩> “瑞秋小姐平时深居简出,但以我们的了解,她确实不像是个瘾君子,或许另有隐情”
<[Ra]巴特·埃尔曼> “如果说是毒品带来的幻觉的话,这字迹又不像是毒瘾发作时写下的……”自顾自地边思考边小声嘟囔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总之,还是会感谢你提供的宝贵信息。如今,我想或许最好去询问一下她之前的心理医生,了解一下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东西了”
<KP> “唔,还有这位塔鲁医生是谁,也不是很清楚呢……”
<KP> “不过这都已经不是我能管到的了……你们慢慢研究吧……”
<[无月]长浩> 站起来顺势观察一下屋子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塔鲁…回去向各个医院打探一下,看一看有没有人听说过这位医生有关的信息吧”
<KP> “虽然我也对这位海沃德小姐的健康状况很忧虑,但是毕竟你们才是她的朋友,希望你们能够顺利处理好她的情况吧。”
<KP> 这是一个普通的独居男子的家,可以看到由于猫咪的存在很多地方都留下了爪子的痕迹。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们会帮助她恢复正常的,很感谢您的帮助”
<[Ra]巴特·埃尔曼> 朝格拉汉姆点了点头,又跟布兰特握了个手。“再怎么感谢您也不为过。”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另外能给我们讲讲您的英勇事迹吗,我挺好奇您的身手”
<[无月]长浩> “非常感谢您,走之前能让我撸一会您的猫吗,timmy真的非常可爱”
<KP> “这个……就没什么好讲的了……”
<KP> 你环顾四周,那只肥胖的猫咪似乎已经躲起来了。
<KP> 啊~有些尴尬呢。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好了好了,不要欺负小猫咪了,我们就不继续打扰布兰特先生了吧”
<[无月]长浩> “让您见笑了,不打扰了”
<[Ra]巴特·埃尔曼> 那么告别之后离开了他家,“我们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吧,顺便研究一下之后怎么办。”
<[无月]长浩> “好!我要吃德克士脆皮炸鸡x”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就由我来请客吧”
<[无月]长浩> “那是必须的”
<[无月]长浩> 兴奋地搓搓手
<[无月]长浩> “如果我说我们应该去一趟瑞秋家里,你们会不会觉得有点突兀”
<[无月]长浩> “但她毕竟都留遗书了,我觉得如果真是有心思自杀,家里应该会留下更多的线索”
<[Ra]巴特·埃尔曼> “我也觉得,去她家的话应该很容易知道她最近都在研究些什么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虽然贸然进入别人家里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失礼,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了”
<[Ra]巴特·埃尔曼> “不过她好久没来过我的书店了,不知道是不是搬家了?之前她经常下楼喝咖啡的。”
<[无月]长浩> “看一下驾照上的地址吧”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她搬家的话你应该会知道吧?毕竟搬家也不是一件很快的事情”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也有提前已经做好了筹备的情况,不管怎么样,如果她不在原来的地方,就用驾照上的地址碰碰运气吧”
<[Ra]巴特·埃尔曼> ”说的也是,那就都去看看吧。“
<[无月]长浩> “嗯嗯,这样如果还不行了,就只能靠杰克阿sir帮忙了”
<KP> 你们饭后先去查看了一下原先的公寓楼,发现那边的确已经没有海沃德小姐的名字了。
<KP> 驾照上的地址则是布鲁克林的园畔大道园畔地方公寓。
<[无月]长浩> “几点了,今天还有时间去她这个地址看看嘛”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晚上拜访的话调查起来可能不是很方便,我想还是趁白天的话会事件更加充裕一些”
<[Ra]巴特·埃尔曼> “我倒是觉得白天去找人之类的比较合适,晚上的时间就适合去调查公寓呢”
<[Ra]巴特·埃尔曼> “毕竟医生什么的白天才上班。但是房子一天到晚都在那。”
<[无月]长浩> “还早,不如就今天去了吧,感觉心里压着这种事也睡不安稳”
<[Ra]巴特·埃尔曼> “那就试试驾照上那个地址吧?反正时间还不算晚”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那走吧,谁开车”
<KP> 你们八点钟前后到达了这栋时尚的高层公寓楼。
<KP> 在前台的登记簿上,你们看到了R·海沃德小姐住在这座16层公寓的14层。
<KP> 至于本应该在这里的保安……似乎开小差去了。
<KP> 电梯就在门厅处。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治安真差”小声的抱怨了一下
<[Ra]巴特·埃尔曼> “14层,实际上就是13层呢。虽然说建筑的时候会特意避开这个数字,但是实际上又不能真的跳过去……”开始奇怪的碎碎念
<[无月]长浩> “也算咱们运气好,有保安说不定还得盘问咱们”
<KP> 对,这里就像迷信的一样,没有13层。
<[无月]长浩> “我也感觉这样没意思,我的家乡忌讳4,所以反而是有13层没有14层”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倒是听说近年来中国人用666夸人,天哪,那可是恶魔一样的数字”
<[无月]长浩> “是这样的,不同地方信仰、习俗和避讳都不一样呢”
<[Ra]巴特·埃尔曼> “反正我是不相信这些。”说着按下了电梯
<KP> 你们乘坐电梯,没有什么障碍就来到了14层。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数字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人创造的,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呢…”
<KP> 在1404房,你们看到了R·海沃德小姐的门牌。
<[无月]长浩> “杰克来开门吧”
<KP> 你们的钥匙非常顺滑地将门打开了。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好的”
<[Ra]巴特·埃尔曼> 对杰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侦察房间你们警察可比我拿手。”
<KP> 海沃德小姐的屋内就像被抄过家一样。倾倒的家具间,饰品、电器、厨具等各种小东西乱七八糟的撒了一地。每一个柜子和抽屉都被翻得七零八落的。
<[无月]长浩> “天啊,这是遭贼了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其实侦查这种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角度,比如你看这。。。。。。。”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wtf”
<[Ra]巴特·埃尔曼> 看到这一幕也非常惊讶,“是有人来过了?要找什么东西?也难怪,楼下那个保安根本就是摆设”
<KP> 而打开了房间的灯之后,你们看到,电话座机的闪烁着红色的答录机留言。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当然是选择播放留言
<KP> 这是一个法国口音男子的来电。
<[无月]长浩> 先把门关好吧,万一来个人解释不清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杰克先生,到时候你也得在警察面前给我们做证啊”
<KP> “你好,海沃德小姐,我是塔鲁医生。我相信‘辽’药胶囊已经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你的痛苦,但依然要提示你,这种全新的药疗方式依然处在实验阶段,其临床效果也没有得到实证。谨记每晚入睡前只服食1粒胶囊,并记得在醒来后尽可能详细的记录下能记起来的每一个感受,以便我在随后阿萨洛肯(Asharoken,纽约下属的一个地区)这里的面诊中能够更好的监控你的治疗进展。我确信你会发现这种新药远比吗啡管用多了!
<KP> 嘀。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录音记录
<[Ra]巴特·埃尔曼> “是那个塔鲁医生。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的庸医!听这录音的意思,就是他给海沃德小姐提供了那该死的毒品的!”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看着地上如此杂乱
<[Ra]巴特·埃尔曼> 气愤地握紧拳头,试图在客厅里寻找有没有记事本之类的东西能找到这个塔鲁的地址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干脆再看看有没有什么被遗漏的好了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侦查 : 1d100 = 95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杰克先生,以你的了解来说,提供像这样的药物是违反药品管理局的规定的吗”
<[Ra]巴特·埃尔曼> 见杰克抢先一步在客厅里东翻西找,于是转而走进了卧室
<It is Dicebot>  * 巴特·埃尔曼 投掷 侦查50 : 1d100 = 12
<KP> 海沃德小姐卧室的书桌上有一台简便的苹果电脑,房间中散落着许多各式各样的光盘,似乎都是游戏、应用和各种用途不明的程序文件。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啊啊,没翻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呢,难道值得注意的都被拿走了吗”
<KP> 而巴特在床底发现了一个变了形的u盘。
<KP> 你们打开了台式电脑,把u盘插了上去。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什么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这看起来就是遭贼了啊
<KP> 电脑本身没有什么文件……看起来她似乎总是把文件丢进移动存储设备里。
<KP> u盘中则是一个DREAMS.TXT文件。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当然是打开x
<[Ra]巴特·埃尔曼> “你们过来看!”朝客厅里大喊
<[Ra]巴特·埃尔曼> “这应该是电话录音里说的,记录吃了胶囊之后的梦的文件”
<KP> 里面的内容有些许拼写错误,但是还是能够勉强阅读的。
<KP> 昨晚的梦:昨晚我第一次吃下了塔鲁医生的实验性药物胶囊后,我感到自己变得轻飘飘、轻飘飘——就像漂浮在柔和微风中的一片羽毛般,慢慢往上飘。向下看去,还能看到自己正睡在的卧室中的床上……这种感觉奇妙而又舒适!
<KP> 昨晚的梦(2):昨夜,我在这奇妙药物的帮助下,飘得越来越远,就像在美酒中畅游一样。墙壁消失无踪,一切日常的物体都消失了,时间和空间如同和一个全新的纬度重叠,在那里我可以全方位全角度的同一时间感知一切的事物。
<KP> 今晚:今夜我再次飘了回去——并非我自己的意志,而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拖进去的。这让我在一个曲线和角度都无比怪异的非欧空间中穿行。
<KP> “胶囊总结”:出于对博塔鲁士那了不起的胶囊的渴求,昨晚我早早的休息了。我开始意识到时间和空间两者并不相互独立,它们是完全相同的!它们都仅仅是某个我正在渐渐感知到的不可见的实体的冰山一角。我感到谜底很快就会揭开,并且一切将变得如此亲切。终于我找到了一种使命感!
<KP> 无法等待:我已经无法等待到天黑才能继续我的旅程了。今早,我在精力充沛时吃了满满的一把胶囊,随后我发现了那些人类从未触及的可怕的物种,感谢上帝,我想不出用以描述它们的词汇。它们随时都围绕在我们的周围,饥饿而充满仇恨,所幸它们只能跟随2度越过时空界限的人才能进入到我们的纬度。其实,当我回到现实世界纬度时,它们已经跟了进来。知道自己为世界带来了如此可怕的怪物的我,该如何活下去?
<KP> 文档的创建时间是今年2月底,而最后修改时间就是几天前。
<[Ra]巴特·埃尔曼> “满满的一把胶囊,天啊,怪不得她会去卧轨”
<[Ra]巴特·埃尔曼> “这个描述看起来感觉确实是使用了致幻药物的样子”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这...看起来确实就是磕多了药”
<[无月]长浩> 突然感觉一阵阴风吹过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说实话她在我心里的形象破灭了”
<[Ra]巴特·埃尔曼> “一定要找出来那个塔鲁医生,好好地跟他算个账”咬牙切齿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现在还需要担心的是,除了她以外,还有哪些受到那位塔鲁博士的蛊惑,服下了这种有害身体的致幻药物的受害者”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再翻翻客厅,说不定能找到和药物有关的痕迹”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侦查 : 1d100 = 1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自顾自的开始了客厅的搜索x
<KP> 好的,你在垃圾桶边一堆杂物中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盒。
<KP> 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装有7个蓝色胶囊的瓶子。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就是?!”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我想,这个应该就是哪个胶囊了吧”面色古怪的看着盒子里面的蓝色小药丸
<[无月]长浩> “应该是了,要小心保管,你们有人会化验药物什么的吗”
<[无月]长浩> 顺便翻一下垃圾桶里有什么东西
<[Ra]巴特·埃尔曼> “不太懂啊……我的书店是人文社科方面专精的。”摊了摊手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种东西交给专业的医生比较好吧,金属盒子上有写什么东西吗”
<KP> 没有别的值得留意的东西,都是外卖的袋子啊之类的普通杂物。
<KP> 什么都没写。
<It is Dicebot>  * 巴特·埃尔曼 投掷 幸运60 : 1d100 = 18
<KP> 嗯……巴特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张便条贴,上面碰巧写有塔鲁医生的地址。
<[Ra]巴特·埃尔曼> “嗯?这是什么?”从脚底下把便条抽出来,“塔鲁……那个塔鲁?”
<KP> 这是一个在长岛萨福克县的地方。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个塔鲁是真的医生,还是只是冒了医生的名义招摇撞骗的家伙”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我想,大部分医院都是不会容忍这种用病人试药的、违反医学伦理的行为的”
<[Ra]巴特·埃尔曼> “找到你了。”把地址转录到手机里去防止丢失,“是时候兴师问罪了。”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没错,一定要让这种人承受代价”
<KP> 你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了房门。
<KP> 这时,你们听到了电梯到达的声音。
<KP> 你们看向电梯,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无月]长浩> 赶快把门关上
<KP> 一具衣裳褴褛的骸骨瘫倒在电梯中的地板上。
<KP> 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弥漫在空气中,并且骸骨上残留的血肉就在你们的眼前开始腐烂。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啊,电梯正好来来来来来来来了呢”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等一下!前面这是怎么回事”
<It is Dicebot>  * 杰克·奥尔特曼 投掷 sc : 1d100 = 37
<It is Dicebot>  * 格拉汉姆·赖斯特 投掷 sc(55) : 1d100 = 46
<It is Dicebot>  * 长浩 投掷 sc : 1d100 = 33
<It is Dicebot>  * 巴特·埃尔曼 投掷 sc(55) : 1d100 = 13
<KP> 在你们反应过来之前,电梯门又缓缓关上了。
<[Ra]巴特·埃尔曼> “刚才,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指着电梯大吼
<[无月]长浩> “卧槽,你也看见了,我还以为我眼花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报警…等等,警察就在我们旁边…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上来的时候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你们赶紧报警”盯着电梯
<[Ra]巴特·埃尔曼> “等等,先别报警,我们再把电梯按上来一次看看”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该死,把这么大的一具尸体搬进电梯,前台他们难道看不见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应该是死楼里"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按上来电梯
<[无月]长浩> “你干什么”
<[无月]长浩> “我可不想再看见一次那玩意了”
<KP> 过了一会儿,电梯又上来了,门再次打开。
<KP> 里面空无一物。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可能!”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可能是假的?”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杰克,你有看到这个电梯在一楼之外的地方停过吗”
<[Ra]巴特·埃尔曼> “说不定是我们在那个房间里吸入了什么致幻的气体呢……”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没有的吧”
<KP> 但是恶臭仍然萦绕在电梯中。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也许是假的什么东西不是真的吧”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哪有那种让所有人产生一样幻觉的气体啊!”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再加点粪臭素什么的”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不管怎么说,我不想再乘这种不吉利的电梯了”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摸了摸兜里的加百列圣像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另外少量的粪臭素闻起来和中国的茉莉花茶很像哦”
<[无月]长浩> ?
<[Ra]巴特·埃尔曼> “那我们就走楼梯下去吧。”
<[Ra]巴特·埃尔曼> “大晚上的,真让人瘆得慌”
<[无月]长浩> “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走楼梯吧”
<KP> 你们沿着漆黑的楼梯向下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一楼门厅。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冲到了前台的工作人员面前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喂喂!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可疑的人搬着一具尸体进出过这栋楼!”
<[Ra]巴特·埃尔曼> 作出不认识他的样子
<KP> “您在说什么啊?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无月]长浩> “刚才我们上楼时前台一个人也没有,你去哪里了?”
<KP> “啊,刚才是,碰巧轮班了吧,哈哈”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走过去看柜台下面有没有皮套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可恶,那会是搬到哪里去了,喂,杰克先生你也看到了,刚才的电梯只在一楼停过了吧”
<KP> 很正常的只有普通的柜子和个人物品。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往前逼近
<KP> “什,什么都没有啊,话说先生们,你们不是这里的住户吧”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是不是这里的住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失职被我们发现了,而且刚才还出现了命案”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重重的拍了一下柜台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悄悄地在背后擦了擦手,好像有丶疼
<KP> “可是我坐在这里半个小时了,电梯也只上去了一次呀……”小声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啊,杰克先生,看来他真的不知道的样子啊…那么,你有看到在我们走下来之前,最后一次进出电梯的人是谁了吗”
<KP> “你们什么时候进电梯的?”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我们在上面都已经呆了至少两个小时了。”
<KP> “这个时间里……进出的人很多,我不知道谁最后一次上去的……我只知道最近半个小时没有人上去,而且也没有人搬运过类似尸体的东西。”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那么刚才电梯动了一下,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家伙这半小时都藏在电梯里不成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可恶,这样一来,我们这么一下来,不是又把那家伙放跑了吗…”
<KP> “啊?可是除了你们刚才下来,电梯没有动过啊……”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什么!?”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可能是电梯的楼层指示坏了吧,这样下去也没有办法。”
<[小鸟]格拉汉姆·赖斯特> “杰克先生,我们走吧…就当我们看错了吧”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咬了咬牙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有监控吗·”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最后尝试了一下
<KP> “不好意思,我们这栋楼有年头了,电梯没有装摄像头的。”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脸上写着无奈“那。。。好像也没办法了”
<[极星]杰克·奥尔特曼> “走吧”
<KP> 由于刚才发生的怪事让你们心神不宁,外加纽约市的夜晚本来就不安全,你们赶紧离开了这里,然后约定好明天见面时间时候就各自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