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撼龙经·其之一  (阅读 148 次)

副标题: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086
  • 苹果币: 3
撼龙经·其之一
« 于: 2018-09-17, 周一 00:44:04 »
[21:37] <忌话图|DM> ---------------------------------------------
[21:39] <忌话图|DM> 风丛云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滑着手机屏幕
[21:40] <忌话图|DM> 人间对网络的管制比自己入道之前又严格了许多,微博上的内容被安排的整整齐齐,想从中找出什么异常变得有点困难
[21:42] <风丛云> “唉,该死,是不是该学那什么抠腚搞搞梯子什么了呢……”
[21:43] <忌话图|DM> 顺便交通也比当年更糟糕,在等外卖送到的工夫(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风丛云到底是翻出了几条可疑的内容
[21:43] * 风丛云 打着哈欠滑过屏幕,屏幕上的内容快得像走马灯一样
[21:44] <忌话图|DM> 一条说的是市郊的事,有个中年妇女三年被雷劈过五次了,现在人大概还在医院
[21:45] * 风丛云 嚼着又凉又硬的“特色煎饼”,和着黑色的碳酸汽水咽下去
[21:45] <忌话图|DM> 另一条是临市的新闻,讲有个人救下了落网的候鸟,之后每年候鸟都会给他捎来点古钱之类
[21:47] <忌话图|DM> 微博上内容说的都很简短,也没有明确的姓名地址,说到底连真假都无法确认
[21:47] <风丛云> “只剩这种热搜都上不了的都市传闻了呀……怎么就没个明星逃税五个亿之类呢。”
[21:48] * 风丛云 又翻了一阵,也就只能锁定这两个目标了
[21:48] <忌话图|DM> 不过凭着少许先天灵觉,总觉得这两者都有点事件的气味
[21:48] * 风丛云 想了想,从近处开始
[21:48] * 风丛云 狼吞虎咽把剩下的煎饼和碳酸饮料干掉
[21:51] <风丛云> “雷劈的话……先去现场瞄瞄吧,现代的书上都这么说。”
[21:51] * 风丛云 书架上放了一排侦探漫画
[21:51] <忌话图|DM> 掐指数数,雷阵雨还是前两天的事情,要是真有雷劈,现场总会有点痕迹
[21:52] <风丛云> “要是太师傅亲自出马的话,说不定能请到雷公来聊聊呢……哈,开玩笑”
[21:52] <忌话图|DM> 微博只说事发是在郊区的一个小区,范围不小,也只能去了再找了
[21:52] * 风丛云 穿上外套,顺便提着垃圾袋下楼去
[21:54] <忌话图|DM> 坐地铁到了市郊,才发现这个小区意外的有点难搞
[21:54] <忌话图|DM> 这里是当年的一片回迁小区,占地颇广,说是一个小区,倒有平常的六七个那么大
[21:55] <忌话图|DM> 当年回迁之后住户各个资产近千万,到如今真是眼见他起高楼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房价萧条,居民的心气也瘪了下去
[21:56] <忌话图|DM> 连带小区都透着一股破败气
[21:56] <风丛云> “呜哇,这简直像几十年的烂尾楼了。”
[21:57] * 风丛云 不想惹麻烦,掐了个诀,趁着一阵风沙吹得保安睁不开眼时从保险杠下溜了过去
[21:57] <忌话图|DM> 不过细看过去,这里风水倒不算差,破败局中或许还有些许兴旺
[21:58] <忌话图|DM> 进了小区随便逛逛,若是寻常落雷,该是在大树底下之类,一路走过,却没见到雷劈木之类显眼的东西
[21:59] <风丛云> “到底劈到哪了呢……能落雷的空旷处也没几个。”
[21:59] * 风丛云 趁着行人稀少,大步流星在内街上快速移动
[22:00] <忌话图|DM> 往小区里走走,倒见到不少中年人赤着上身,百无聊赖地在楼下打麻将
[22:02] * 风丛云 想了想,凑了过去
[22:02] <忌话图|DM> 风丛云在小区里走了一圈,并没看到什么异状,信步而行,来到一桌麻将桌旁
[22:02] * 风丛云 眯起眼看了看桌上的气流,大概也就估到了这盘的输赢
[22:02] * 风丛云 耐心等在赢家身边
[22:03] <忌话图|DM> 这一桌玩的不大,输赢都是十来块,运气的流向倒是已经分明,一个纹着花臂的汉子手风正顺
[22:04] <忌话图|DM> 本来他前面空空如也,风丛云站过来片刻,就已经堆了百来块
[22:04] <风丛云> “哈,看来这位大哥今日手气真不错哪。”
[22:05] <忌话图|DM> “哈……这叫技术”
[22:05] <风丛云> “诶这还真有见地!”
[22:05] <忌话图|DM> 那人随口应着,又去码牌
[22:06] <风丛云> “说起来,最近这小区好像不太安宁呀。”
[22:06] <忌话图|DM> 坐在对面的人闻言,有点警觉地抬抬眼,“别瞎说”
[22:07] <风丛云> “常言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听说前两天就有个很厉害的落雷?”
[22:07] <忌话图|DM> “就是就是,什么不太安宁……来查租房的警察一天来好几拨……”
[22:07] <忌话图|DM> “啥,落雷?”
[22:08] <风丛云> “都上微博了哟,说有人被雷劈了。”
[22:08] <忌话图|DM> 花臂倒是想起了什么,“啊,那个……别信网上瞎说”
[22:08] <风丛云> “咦不是吗?那些该死的大V又在胡说八道了呀?”
[22:09] <忌话图|DM> “是说我楼上的王牛他岳母……行没行雷我不知道,但我看着是救护车到楼下,然后担架从楼里把人抬出去的。”
[22:09] <忌话图|DM> “你说,雷能劈进人家里吗?”
[22:09] <忌话图|DM> 其余人也附和了几声,无非是说网上谣言越来越多
[22:10] <风丛云> “哦?这还真是闻所未闻,大哥你住高层吗?”
[22:10] * 风丛云 抬头看看楼
[22:10] <忌话图|DM> “喏,就是那个单元”花臂指了指,后面十五层的单元楼姑且算是小高层
[22:11] <忌话图|DM> “王牛他岳母住我家楼上,十二楼”
[22:11] <风丛云> “原来如此,怕不是什么漏电就当作雷劈了吧。哈,网上的话真不靠谱。”
[22:11] <忌话图|DM> “哎别说,可能还真是漏电……”
[22:12] <忌话图|DM> 几个人话题迅速转到要不要请电工检修一下楼里的电路之类
[22:13] * 风丛云 附和了两句就走开了
[22:13] * 风丛云 一边想着疑惑的地方,一边绕到角落
[22:14] * 风丛云 看四下无人,双腿一蹬跃上三楼楼梯间的阳台,钻了进去
[22:15] <忌话图|DM> 进了楼道,风丛云立感一股阳明焦悍的余韵弥漫,此地确实行过雷,并非漏电之类
[22:16] <风丛云> “这可有点奇怪呢……”
[22:16] * 风丛云 拾阶而上,一路走上十二层
[22:16] <忌话图|DM> 之前没问是哪个门,不过跟着雷击的余息走倒不会弄错
[22:17] <忌话图|DM> 就在十二楼一户,门内隐约还有未散的雷烈之气,凌厉森严,连带风丛云体内的道韵都被压抑一分
[22:18] <风丛云> “啧啧……这可真是中奖了。”
[22:18] * 风丛云 深呼吸一口气,屏息静气,先捏了一个避雷诀
[22:18] * 风丛云 按门铃
[22:19] <忌话图|DM> 门铃响了几声,没人应门,侧耳听听,里面也没人声
[22:19] <风丛云> “没人正好。”
[22:20] * 风丛云 抬头看看四周监控
[22:20] * 风丛云 绕到死角,运起剑气切了电源
[22:21] <忌话图|DM> 托小区破败的福,监控早被人砸坏,耷拉在支架上
[22:21] * 风丛云 拿出一个小瓶,揭开封条
[22:22] <风丛云> “唷,小天干活了。”
[22:23] <忌话图|DM> 就见一团黑气勉强从瓶口挤将出来,挤了一半,好像肚子被卡住了,小鬼只得先把上半身化形,双手一撑,啵的一声把自己拔了出来
[22:23] <风丛云> “喂太饱了吗,利索点哩。”
[22:23] <忌话图|DM> “嗯咳……血食给的不勤,干活倒叫得勤,还说喂太饱……”
[22:24] <忌话图|DM> “道爷这次有什么吩咐啊"
[22:24] <风丛云> “我有啥办法,现在鸭血猪血可贵了。来,帮我开了这门。”
[22:24] * 风丛云 指指眼前这防盗门
[22:24] <忌话图|DM> “好嘛,生活所迫要改行做贼了?”
[22:25] <风丛云> “瞎说,这是正事,等下你就知道了。”
[22:25] * 风丛云 晃晃手上的封条吓唬一下小鬼,催它干事
[22:25] <忌话图|DM> 嘴上不饶人,小鬼的动作倒不慢,倏地化作一道黑烟,钻进锁眼
[22:25] <忌话图|DM> 也就两秒钟功夫,只听防盗门锁转动的声响,门无声地开了
[22:26] * 风丛云 拉开防盗门,小心走了进去
[22:27] <忌话图|DM> 进了房门,倒不用什么洞察之能,一眼就看出异状所在
[22:27] <忌话图|DM> 客厅地上有一大片焦黑,显是落雷所致,周遭却丝毫无损,连门窗都不见损坏
[22:28] <风丛云> “哪来的雷啊?”
[22:28] * 风丛云 看看天花板
[22:29] <忌话图|DM> 自不是从天花板上落下的
[22:29] * 风丛云 蹲下来摸起一点焦黑,嗅了一下
[22:29] <忌话图|DM> 风丛云想了想,没有头绪,再转念,看地上焦痕,要是中了这一雷,道行浅些的修士剑仙也要五劳七伤,凡人更是连拉到医院的必要都无
[22:30] <风丛云> “这种阵仗,还有凡人能顶住?”
[22:30] <忌话图|DM> 再转念头,风丛云伸手沾了点黑灰嗅了嗅,小鬼也凑上前去闻闻
[22:30] <忌话图|DM> “啧啧,有妖气”
[22:30] <风丛云> “果然是妖孽作祟吗?”
[22:31] * 风丛云 转念一想
[22:31] <风丛云> “莫不是挨劈的才是妖孽?”
[22:31] <风丛云> “认住这妖气。”
[22:32] <忌话图|DM> “这就难了……被天雷洗过之后这气味就不准了……要是凑近倒能认出一二”
[22:32] <风丛云> “想来也是……”
[22:32] * 风丛云 四下环顾,顺便看看这屋内风水气运
[22:34] <忌话图|DM> 风丛云随便看看,这屋中风水格局并无败局之处,非要说反倒是小小地兴旺主人,以风水论并无造雷劫之厄
[22:34] <风丛云> “更有可能了。”
[22:35] * 风丛云 简单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更值得注意的了
[22:36] <风丛云> “会一下主人吧。”
[22:37] * 风丛云 转身出门,叫小天锁上
[22:38] * 风丛云 琢磨了一下
[22:39] <风丛云> “你就在这里等那些家里人回来,然后跟着他们找出住在哪个医院。”
[22:39] <风丛云> “事办妥了之后给你加几块鸭血。”
[22:40] <忌话图|DM> “这麻烦……完事以后给我一只活鸭”
[22:41] <风丛云> “切,你知道现在不许私宰活禽了吗,找活鸭得多费劲。”
[22:41] <风丛云> “总之干好活就好商量。”
[22:41] <忌话图|DM> “啧……那就这么着吧……我好好蹲点……”
[22:41] * 风丛云 摆摆手,让小天钻进房里去
[22:41] <忌话图|DM> 胖小鬼就卷起一阵黑眼,钻进那个坏的摄像头里了
[22:42] <风丛云> “唉,要是一百年前那阵,念个诀就能叫土地爷来问路了。”
[22:42] <风丛云> “那些土地爷平时也闲得慌,巴不得有人陪聊天呢……”
[22:42] * 风丛云 嘀嘀咕咕着下楼去了
[22:45] <忌话图|DM> 风丛云仍旧从三楼跳了出去,左右看看无人注意,大摇大摆出了小区
[22:45] <风丛云> “有点远,今晚要通宵了吧。”
[22:46] * 风丛云 买了张城际轨道的票,赶忙朝车站跑去
[22:48] <忌话图|DM> 虽然是下午,车上仍旧很挤,站了快一个小时到了临市街头
[22:48] <忌话图|DM> 回想一下微博上语焉不详的张先生,仍旧没有什么头绪
[22:49] <风丛云> “真是大海捞针呀,早知道学好卜卦那门课。”
[22:49] * 风丛云 咂咂嘴,放大手机上的照片仔细看看
[22:50] * 风丛云 从照片各个角落寻找蛛丝马迹
[22:50] <忌话图|DM> 照片上是个二十些许岁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枚古钱
[22:51] <忌话图|DM> 小伙子是掉在人堆里找不到的类型,不过手里的古钱却是罕见的类型
[22:51] <风丛云> “好像真有些年头的古董……”
[22:52] * 风丛云 打开手机导航搜索周围的古董店、当铺
[22:52] <风丛云> “说不定会去哪里鉴定吧……”
[22:53] <忌话图|DM> 在照片上隐约能看见钱上铸着太平百钱四字,似是汉末张鲁所铸,传世极少
[22:53] <风丛云> “诶诶,还是汉末的吗!”
[22:54] <忌话图|DM> 米道之物,纵使是一枚铸钱,多半也有些神通,牵扯甚深,不可轻视
[22:56] <忌话图|DM> 风丛云在手机上搜搜,这边虽然是四线往下的小城,姑且还是有一家典当行,要是不往外地走,鉴定就只能选这一家了
[22:56] <风丛云> “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
[22:56] * 风丛云 跟着导航找到典当行
[22:56] <忌话图|DM> 当铺的名字乍看有点俗气,叫做万金大押
[22:57] * 风丛云 推门进去,四下瞧瞧
[22:57] <忌话图|DM> 风丛云走进去,大堂经理瞥了一眼,看出了许多穷气,于是不冷不热地招呼了一声
[22:59] * 风丛云 撇撇嘴,还是凑了过去
[22:59] <忌话图|DM> 风丛云四下乱看,这当铺名字俗,装潢却雅,墙上悬着字画,虽非真迹,但也是高手临摹的善本
[22:59] <风丛云> “你好。”
[23:00] <忌话图|DM>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23:02] <风丛云> “店里的好东西比我想象的多。那副字画你们开价多少?”
[23:03] <忌话图|DM> “呃……先生,这幅字是我们老板出于个人兴趣临摹的摹本,非卖品……那个……如果您对字画古玩有兴趣,我们可以给您展示其他的绝当物品”
[23:04] <风丛云> “嗯,倒也实诚。你们老板的手法真不错。有什么有意思的古玩让我瞧瞧呢?”
[23:05] <忌话图|DM> 经理又打量了风丛云一下,终于没敢得罪到底,“先生请来这边贵宾室”
[23:05] * 风丛云 虽然对自己眼光和谈吐很有自信……但还是要琢磨怎么收场
[23:05] <忌话图|DM> 经理在前头带路,来到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有其他工作人员拿来一本图册,经理站在一旁
[23:06] * 风丛云 翻开图册随意浏览着
[23:06] <忌话图|DM> “这是古玩类的绝当物品名录,数量不多,您对哪件东西有兴趣,我们再带您去观看实物”
[23:07] <忌话图|DM> 翻开册子,里面只有十来件东西,以清后期为主,瓷器又多过其他,并没什么亮眼的东西
[23:08] <风丛云> “最近我对古钱币之类的比较有兴趣,说实话这些花里胡哨的瓷器也看腻了。”
[23:08] <风丛云> “你知道,那个皇帝的品味实在不咋滴。”
[23:10] <忌话图|DM> 经理附和着笑了笑,“敝行最近确实收过古币类的东西,但已经有别的买家定走了。因为是长久来往的老主顾,所以没走绝当拍卖的程序。”
[23:11] <忌话图|DM> “我们这边古币类的古玩收的少,想来最近不会再有了,十分抱歉”
[23:11] <风丛云> “是吗,来迟一步呢。可以给我看看那个古币的资料吗?”
[23:12] <忌话图|DM> 经理稍微顿了一下,礼貌地说了句稍等,走到会议室外,过了一会又转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档案夹
[23:13] <忌话图|DM> 翻开档案夹,里面有两张放大过的照片和简略的鉴定结果
[23:14] <风丛云> “喔喔,这确实是稀罕的逸品呢。”
[23:14] * 风丛云 细细观察照片——当然照片上也不会有仙气之类
[23:15] <忌话图|DM> 风丛云略一看,是一枚古钱的正反两面,正面是篆字的大平百钱,背面铸有六星,这是五斗米道师一级人物所持的符钱,较太平百钱又稀有得多
[23:16] <忌话图|DM> 鉴定结果说的含糊,只说形制与史书、出土均符,但没敢断言真伪
[23:17] <风丛云> “哦豁,这个确实很有趣。能不能给我卖家的联系方式,即使了解一下如何得来也是有趣的。”
[23:18] <忌话图|DM> “我们也是要保护客户隐私的……”
[23:19] <风丛云> “这个嘛,还请你通融一下。如果了解清楚如何入手的,我说不定也能劝说他再来典当。”
[23:20] * 风丛云 暗暗捏了一个诀,语言中充满了说服力
[23:20] <忌话图|DM> “…………”
[23:20] <忌话图|DM> 经理为难地摇摇头,脸上表情变得不那么坚决
[23:20] <忌话图|DM> “这个……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这种事我没法决定的……”
[23:21] <风丛云> “那么能否与你们的老板见一面?我对这位书法大家也很感兴趣。”
[23:22] <忌话图|DM> 因为已经拒绝过风丛云一次了,经理莫名地觉得不能再拒绝第二次,他有点木然地引着风丛云从员工电梯上了三楼
[23:24] <忌话图|DM> 走在前面的经理轻轻敲了敲一扇没有挂牌子的门,门里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优美的声线略带沙哑,撩得风丛云道心一荡
[23:24] <忌话图|DM> 经理闻声一惊,猛地回神,却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把风丛云带过来
[23:25] <忌话图|DM> 里面人似有所觉,沉默一瞬,“你先下去吧,客人由我来接待”
[23:25] <忌话图|DM> 经理闻声如闻大赦,快步钻进电梯
[23:25] * 风丛云 于是推门进去
[23:27] <忌话图|DM> 风丛云推门进屋,里面是一个颇显古雅的书房,博古架上陈设着几尊铜器,认得出其中有几面汉境
[23:28] <风丛云> “真是别致。”
[23:28] <忌话图|DM> 往里看书桌后端坐着一个旗袍妇人,乍看越是三十岁后半的年纪,头发挽着发髻,戴着眼镜,约略有点禁欲系女教师的感觉
[23:29] <忌话图|DM> 但风丛云却无赏美的心情,与妇人一照面,便觉森然鬼气扑面而来
[23:30] <忌话图|DM> 从压迫感推断,只怕是积年的老鬼
[23:31] <风丛云> “嗯——失礼了,我是风丛云。在大厅看到阁下临摹的字画,觉得笔力非凡,想拜访一下。一见之下倒真是意料之外——”
[23:31] <忌话图|DM> “意外吗……呵……那么上真驾临,不知有何见教”
[23:31] * 风丛云 微微颔首
[23:31] <忌话图|DM> 女鬼轻声浅笑,声音悦耳,但眼角眉梢了无笑意
[23:32] <风丛云> “呼,确实打开天窗说亮话大家也更轻松呢。”
[23:33] <风丛云> “正如刚才我所说,我本意并非来驱鬼,这确是一次意外。”
[23:34] <风丛云> “但既然遇到了……天道在身,多少也要干点正事。那么能否请教一下,你在此处意欲何为?”
[23:35] <风丛云> “是当一个老老实实的古玩商,还是打着商家招牌行恶鬼勾当?”
[23:36] <忌话图|DM> “妾身如何行事还不需向你这个小道士交代,正经的典当生意妾身要做,恶鬼血食的生意妾身也是做的。”
[23:38] * 风丛云 扫了一眼房内的布置,思索一下
[23:42] <风丛云> “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若是作恶多端自有天道收你,届时我再顺应天道不迟。想来你也不乐意在此处大打出手误了生意,那不如我俩做个交易。”
[23:43] <风丛云> “你告诉我情报,我就这么安静离开,河水不犯井水。”
[23:43] <忌话图|DM> “哦,交易……妾身愿闻其详”
[23:44] <风丛云> “我来此处实际是想查证一人的情况,正巧得知跟你们有点关联。”
[23:44] * 风丛云 拿出刚才经理那里拿到的文件
[23:45] <忌话图|DM> “上真所说,妾身倒是猜到一二……可是要问那枚大平符钱被何人买走啊?”
[23:45] <风丛云> “卖家……和买家,嗯。”
[23:45] * 风丛云 转念一想,便把买家也算了进去
[23:45] <忌话图|DM> “恩……”
[23:46] <忌话图|DM> 女鬼察言观色,忽然一笑
[23:46] <忌话图|DM> “上真既然说是交易,不妨听听妾身的条件”
[23:46] <风丛云> “请说。”
[23:48] <忌话图|DM> “这枚大平百钱,确为汉末之物,积年温养,颇具灵性。只可惜与鬼道不合,不能为妾身所用。妾身也愿为这件宝物择一明主,不致暗投”
[23:49] <忌话图|DM> “不想前些日一时失察,这枚符钱被一个摸金倒斗为业的散修买去。他日此人仗这件宝物偷坟掘墓,与我在因果上也颇有牵连。”
[23:50] <忌话图|DM> “今日上真驾临,想是天数使然。妾身请上真前去取回符钱,之后妾身再将卖家的情况说与上真,不知上真意下如何?”
[23:51] * 风丛云 皱皱眉,摸着下巴
[23:51] <风丛云> “若是你所言不虚,确实也是造孽,败了这枚宝物。”
[23:52] <风丛云> “但我也不能仅凭你片面之言就做些偷鸡摸狗的行当。”
[23:53] <风丛云> “我自会去亲自辨别此人心性,若确实是作奸犯科之徒,自当取回宝钱。”
[23:53] <忌话图|DM> “上真所言在理,妾身先将买家的情况说与上真,你自可去查,其中是非不难辩清”
[23:54] * 风丛云 虽然觉得被这老鬼利用了,进了圈也就不易出来了。
[23:56] <风丛云> “对了,说了这么多都忘了请教,应该如何称呼?”
[23:56] <忌话图|DM> 女鬼伸手拘来一张粉笺,提笔在上面写了一篇文字,递与风丛云
[23:57] * 风丛云 接过粉笺看下来
[23:57] <忌话图|DM> “这嘛……看上真入道年岁尚浅,便容妾身托大,唤妾身一声红姊便好”
[23:59] <忌话图|DM> 笺上没多提买家的情况,倒是描出了一处唐代古墓,又说有一伙盗墓贼盯上了墓穴,只是忌惮其中可能已经化为飞僵的墓主,一时不便动手
[23:59] <风丛云> “哈啊,看来我还不够沉稳。那就容我叫一声红姊吧。”
[23:59] <风丛云> “此处就是所说那伙贼人的目标?”
[00:00] <忌话图|DM> “上真循着这线索去查,料有收获……或许还有意外之喜也说不定”
[00:01] <忌话图|DM> “恩……要是并无收获,那就是妾身所料有差……这符钱不追也无妨,上真回来妾身自会将卖家之事详细说明也就是了”
[00:01] <风丛云> “看着就有一层层的圈套呢……也罢,择了此路也是我的天命。”
[00:03] <忌话图|DM> 红姊轻声一笑,“既如此,妾身便不留上真了。”
[00:04] <忌话图|DM> 易曰:水雷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
[00:04] <忌话图|DM> 风丛云此行吉凶如何
[00:04] <忌话图|DM> 还听下回分解
[00:04] <忌话图|D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