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五】来自暗影的威胁  (阅读 956 次)

副标题: 超级水管工切希尔准备就绪(雾)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劇透 -   :
21:20:41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和瑞恩的徒弟聊了聊关于维斯塔尼人部族瓦特拉斯卡,以及他们所寻找的预言家的相关故事
21:22:02 <莫尔度> 第二天上午,切希尔前往女爵芙蕾雅处询问了关于阿尔克夫排水系统的设计问题,并了解到你们上次巧遇的沃尔爵士很可能就对此有所了解
21:22:11 <莫尔度> 走出宫殿区,你们在草坪上汇合了
21:22:13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1:23:59 <依兰(Illasiod)> “怎么样,切希尔,芙蕾雅女爵怎么说?”
21:24:08 <切希尔·柳哨> “女爵也不清楚下水道的事,但上次咱们在净化者神殿门口遇到的那个人,他可能知道”
21:24:10 <奈恩(Nein)> “啊,切希尔来了!怎么样怎么样,问到什么了吗?”期待地看着切希尔
21:24:26 <切希尔·柳哨> “他家以前参与过这方面的建筑”
21:24:55 <依兰(Illasiod)> “净化者神殿……啊,是叫沃尔爵士的那个人?”
21:25:07 <切希尔·柳哨> “嗯,我们去碰碰运气?”
21:25:15 <瑞恩·夏尔> “有办法找到沃尔爵士吗,他看起来很有名”
21:25:24 <奈恩(Nein)> “欸,上次那个人?要去问他吗……”
21:25:36 <奈恩(Nein)> 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21:25:42 <依兰(Illasiod)> “当然了,能做的事都要试试”
21:26:13 <瑞恩·夏尔>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掌握多点信息总是好的”点点头
21:26:24 <奈恩(Nein)> “呜呜……好吧……”
21:27:09 <切希尔·柳哨> “你对他有意见?”
21:27:10 <依兰(Illasiod)> “奈恩讨厌沃尔爵士……?不是只见了一面么”有些奇怪地问
21:27:28 <莫尔度> 沃尔·萨克森爵士的宅邸位于米格瑞斯区的西南边,距离宫殿区大约有半小时的步程
21:28:03 <奈恩(Nein)> “不,我只是不擅长贵族啦……所有的”似乎回想起什么,缩了缩脖子
21:28:48 <奈恩(Nein)> “那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贵族的教科书一样嘛,就不太想接触”
21:28:51 <依兰(Illasiod)> “没事啦,你可以躲在后面,我们负责跟他打交道~”
21:29:19 <依兰(Illasiod)> “贵族的礼仪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21:29:33 <瑞恩·夏尔> “没关系,主要负责跟他交涉的人也不是你”对奈恩笑了笑,“也不是我”
21:29:44 <奈恩(Nein)> “好~”听到大家这么说松了口气
21:29:57 <切希尔·柳哨> “也不是我”立刻
21:30:08 <奈恩(Nein)> “交给依兰了!”
21:30:55 <依兰(Illasiod)> “……等等,瑞恩先不说,切希尔怎么也——你可是阿尔克夫的大英雄啊!你只要刷个脸三两下就搞定了吧!”
21:31:50 <瑞恩·夏尔> “切希尔,你可是有着天然的知名度,要好好利用才行”往沃尔爵士住处迈出步子“那么,出发吧?”
21:31:59 <切希尔·柳哨> “嗯……我也不擅长那种方面嘛”
21:32:40 <莫尔度> 你们一边商量一边朝着沃尔爵士的住处前进,没过多久就来到了目的地
21:33:07 <依兰(Illasiod)> 宅邸的外观如何
21:33:41 <莫尔度> 这是一幢气派的别墅,有四层之高,黑木圆顶,窗边镶嵌着银饰,洁白漂亮
21:34:15 <切希尔·柳哨> “哇,大贵族啊”
21:34:21 <奈恩(Nein)> “哇……好气派的房子啊”
21:34:49 <依兰(Illasiod)> “很符合身份的住所呢……”
21:34:58 <瑞恩·夏尔> “权势人家”摆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21:35:13 <依兰(Illasiod)> 看一下有没有门铃之类 有的话去按门铃
21:35:30 <奈恩(Nein)> 揉揉脸调整下表情,至少挂上礼貌性的微笑,然后小步溜到队伍后方
21:35:46 <莫尔度> 依兰按动门铃
21:36:02 <莫尔度> 很快,一位女性打开了房门
21:36:54 <依兰(Illasiod)> 是个什么样的人
21:37:16 <莫尔度> 女性看起来20多岁,穿着绣花的长裙,面容姣好
21:37:21 <女仆> “你们是……?”
21:38:39 <依兰(Illasiod)> “您好,我们是冒险者,来拜访沃尔爵士的,能烦请您通报一声吗?就说我们昨天在神殿见过的”微笑着说道
21:39:23 <切希尔·柳哨> “嗨!”向她挥挥手
21:39:32 <依兰(Illasiod)> “我叫依兰,他们三位分别是切希尔、奈恩和瑞恩”
21:39:42 <奈恩(Nein)> “您好~”微笑着点头致意
21:39:49 <瑞恩·夏尔> “女士您好”行礼
21:40:17 <莫尔度> 她上下打量了你们几眼,迟疑了一下
21:40:17 <女仆> “老爷出门与人聚餐去了,现在不在家,你们可以过一会再来”
21:40:51 <依兰(Illasiod)> “方便问一下老爷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吗?”
21:41:27 <女仆> “晚饭之前肯定会回来的”
21:41:35 <切希尔·柳哨> “我们有急事要拜访,请问他去哪里了?”
21:42:09 <切希尔·柳哨> “芙蕾雅女爵托我们传话,虽然这样有点失礼,但时间比较紧”
21:42:58 <女仆> “他与塞西尔爵士一同游玩去了……是女爵殿下的口信吗?”
21:43:19 <依兰(Illasiod)> “是啊,女爵托我们问他一些事”
21:43:34 <切希尔·柳哨> “必须跟他本人说”在本人那里加重了语气
21:43:44 <依兰(Illasiod)> “……游玩?是去了哪儿?”
21:43:53 <瑞恩·夏尔> “不在的话,还是非常伤脑筋的”
21:43:59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察言观色 检定:d20+1=(12)+1=13
21:43:59 <瑞恩·夏尔> .r d+1 察言观色
21:44:02 <女仆> 女人打开房门“那这样吧,诸位先进来坐,我立即去通知老爷回来见诸位”
21:44:29 <依兰(Illasiod)> “那好,多谢你了~”
21:44:30 <切希尔·柳哨> “麻烦您了”
21:44:43 <奈恩(Nein)> “欸,阿尔克夫有什么可游玩的地方吗,我也想去……”小声嘟囔
21:45:16 <依兰(Illasiod)> “也许是贵族自己建的游乐场之类的?”小声对奈恩说道
21:45:21 <瑞恩·夏尔> “有劳女士您了”
21:45:24 <切希尔·柳哨> “红风车,和红灯……”窃窃私语
21:45:43 <奈恩(Nein)> “打搅了~”
21:46:05 <莫尔度> 女人把你们引进了一楼大厅,大厅摆设着昂贵的红漆家具和黄铜灯具,桌上还有切希尔曾经见过一次的留声机,正在播放音乐
21:46:10 <奈恩(Nein)> “红灯?”打完招呼赶快回头继续悄悄话
21:46:10 <女仆> “诸位请坐”
21:46:43 <莫尔度> 说完,她就出门去找人了
21:46:52 <依兰(Illasiod)> 找一个适宜的座位坐下
21:47:05 <瑞恩·夏尔> 找个位置坐下,闲来无事拿出法术书翻看起来
21:47:15 <依兰(Illasiod)> 跟着音乐的节拍敲手指等待
21:47:17 <奈恩(Nein)> 感兴趣地去围观留声机
21:48:22 <切希尔·柳哨> 躺在辛迪大腿上瞌睡
21:48:54 <莫尔度> 你们百无聊赖地在屋子里打发时间
21:49:04 <莫尔度>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沃尔爵士也没有回来
21:49:52 <依兰(Illasiod)> “……奇怪,爵士去了很远的地方么”
21:50:13 <依兰(Illasiod)> 起身 找一找屋子里有没有别的佣人之类
21:50:13 <切希尔·柳哨> “早知道他这么慢,就飞上天喊他了……”
21:50:25 <切希尔·柳哨> 跳起来试图寻找书房
21:50:25 <奈恩(Nein)> “好慢呀……”
21:50:42 <奈恩(Nein)> “欸,切希尔去哪儿?”
21:50:47 <莫尔度> 有楼梯通往房间的上面
21:50:57 <切希尔·柳哨> “当然是,先自己找找啦”
21:51:07 <切希尔·柳哨> 笑眯眯地上楼
21:51:25 <奈恩(Nein)> “对方回来会生气的吧!”拽住
21:51:42 <瑞恩·夏尔> “唔,这么长时间不见人影的确……”看了看时间,皱眉
21:52:04 <莫尔度> 奈恩拽住了切希尔
21:52:14 <莫尔度>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你们都感到饥肠辘辘
21:52:24 <切希尔·柳哨> “哎呀,生气也不能打我的,你想想”
21:52:27 <切希尔·柳哨> 摆出严肃的脸色
21:52:49 <切希尔·柳哨> “他们家可能知道下水道的构造,而下水道里有古老的尸骨哦?”
21:53:10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这家人从一开始就知道那里会有什么……你看,要是我们等他回来问,就落了下风”
21:53:37 <依兰(Illasiod)> “……这是不是太有罪推定了”
21:53:43 <切希尔·柳哨> “现在主人不在家,正是搜索一番的好机会啊!这事儿我原来干过,交给我吧!”拍拍胸脯
21:53:46 <瑞恩·夏尔> “不过偌大一间房子只有一个女佣的话,未免太奇怪了点。”
21:53:54 <奈恩(Nein)> “说得有道理!但是……再把贵族惹生气的话,我说不定就要被米格禁足了啊”愁眉苦脸
21:54:04 <莫尔度> 当切希尔侃侃而谈的时候,响起了钥匙插进房门的声音
21:54:43 <莫尔度> 沃尔爵士带着两名女性走了进来
21:54:52 <莫尔度> 他一看到你们,就热情地迎了上来
21:55:25 <切希尔·柳哨> “沃尔爵士,打扰了!”
21:56:10 <沃尔爵士> “哦!这不是柳哨爵士吗!”他走到你面前,蹲下来握了握你的手,“没能在家恭候贵驾,真是失敬失敬”
21:56:23 <奈恩(Nein)> 赶紧调整表情,不着痕迹地往队友后面躲
21:56:43 <依兰(Illasiod)> “沃尔爵士您好~忙碌之中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21:57:02 <沃尔爵士> “依兰女士,瑞恩先生,两位下午好啊!”他转过头,也和依兰和瑞恩打了招呼,但似乎无视了奈恩
21:57:06 <切希尔·柳哨> “没有的事,是我们来得太突然了”
21:57:13 <切希尔·柳哨> 和他握了握手
21:57:24 <瑞恩·夏尔> “沃尔爵士,真是幸会”
21:57:34 <依兰(Illasiod)> 之前那个女的在那两位女性之中吗
21:58:25 <莫尔度> 在
21:58:00 <奈恩(Nein)> 看到自己被无视乐得轻松,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21:59:27 <莫尔度> 他往沙发上一坐,朝着两位女性挥了挥手,对方立即离开了大厅
21:59:27 <沃尔爵士> “那么,柳哨爵士有何要事呢?听说是女爵殿下有口信要传达?”
21:59:35 <瑞恩·夏尔> 看到奈恩被无视,有点诧异的看了看爵士
21:59:48 <依兰(Illasiod)> “嗯……您应该也知道了,女爵托我们向您了解一些情况……关于阿尔克夫的地下构造……”
21:59:49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 察言观色 检定:d20+1=(1)+1=2
21:59:49 <瑞恩·夏尔> .r d+1 察言观色
22:00:02 <莫尔度> 瑞恩并未能看出什么来
22:00:30 <沃尔爵士> “地下构造?这是何意?”他似乎没有明白依兰的意思
22:00:56 <切希尔·柳哨> “嗯,正是此事,听说您家原先参与过阿尔克夫的建设,所以想询问您家中是否还保留了排水系统的设计图纸”
22:01:22 <切希尔·柳哨> .r 1d20+5 察言观色
22:01:22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 察言观色 检定:1d20+5=(4)+5=9
22:01:35 <依兰(Illasiod)> “啊,确切说是下水道……听说您的祖上参与过这方面?”
22:01:42 <莫尔度> 切希尔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22:03:34 <沃尔爵士>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事情您可算是问对人了!”沃尔爵士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22:03:34 <沃尔爵士> “不过,在下能否冒昧地一问,您要这设计图是为了什么呢?”
22:04:14 <切希尔·柳哨> “清理老鼠”
22:05:00 <切希尔·柳哨> “您知道的,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就容易有些‘老鼠’驻扎……”
22:05:51 <切希尔·柳哨> 通过眼神和语气暗示他老鼠并不是真正的老鼠
22:07:15 <瑞恩·夏尔> “放任不管的话,会给城市带来不小的隐患”点点头附和,“但是他们常年居于那些肮脏的地方,如果有地图能带来不小的便利”
22:08:06 <瑞恩·夏尔> 提到“肮脏”的时候,表情很难看,极其厌恶
22:07:18 <沃尔爵士> “哦~”他的脸上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神情,“难怪女爵殿下将此事交给您办,以柳梢爵士的实力,一定能将那下水道里的老鼠铲除干净”
22:08:35 <依兰(Illasiod)> “这么说,您愿意协助我们?”期待地说
22:09:23 <奈恩(Nein)> 因为不用搭话,所以干脆专注地观察沃尔的表情
22:09:44 <沃尔爵士> “当然愿意!”他说,“说来惭愧,其实我啊,一直都为自己对阿尔克夫没有做到足够的贡献而感到惭愧”
22:10:48 <沃尔爵士> “我的父亲早年追随净化者大人,在这地狱之中,建立起一片庇护无辜之人的净土,那是何等的英勇,何等的丰功伟业”
22:11:35 <沃尔爵士> “而我呢,如今就只能在这米格瑞斯,做个整日无所事事的贵族,所以要是能为这城市做出贡献,我一定全力支持!”
22:12:12 <莫尔度> 此时,之前的女佣为你们端上了红茶
22:13:02 <奈恩(Nein)> “原来自己也知道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
22:13:03 <依兰(Illasiod)> “有这样的志向,您的父亲也一定会感到骄傲的吧”赞许地说
22:13:45 <瑞恩·夏尔> “辛苦了”用不影响谈话的音量对女佣说道,双手接过茶
22:13:48 <切希尔·柳哨> “那就拜托您了,事情解决之后,我一定向女爵大人提起您给我们的巨大帮助”
22:13:57 <切希尔·柳哨> 接过红茶喝一口
22:14:14 <奈恩(Nein)> 红茶有我的份吗
22:14:22 <莫尔度> 有
22:14:27 <依兰(Illasiod)> “不过,原来您的父亲直接见过净化者大人么”
22:15:02 <奈恩(Nein)> “唔,谢谢”接过后低声道谢
22:15:07 <沃尔爵士> “当然,我的父亲曾经是净化者大人的部下,否则我又何德何能,称为一个‘贵族’呢?”
22:15:24 <莫尔度> 他用有些自嘲地语气说道
22:16:26 <切希尔·柳哨> “那么……”
22:16:47 <依兰(Illasiod)> “原来如此……那事不宜迟,请问图纸是在……?”
22:17:01 <沃尔爵士> “不过呢……其实这事我也有有点为难,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帮上忙”他似乎有些为难,“其实是这样的,你们知道吗?阿尔克夫是在一座遗迹上建立起来的改造城市”
22:17:16 <切希尔·柳哨> “略有耳闻”
22:17:25 <奈恩(Nein)> “……”听到这个自嘲的语气转头观察他的表情,看看他是否真的觉得自责
22:17:29 <依兰(Illasiod)> 点点头“我们下去过,看到了一些”
22:17:37 <莫尔度> 可以过个察言观色
22:17:43 <奈恩(Nein)> .r d20-1 察言观色
22:17:43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 察言观色 检定:d20-1=(10)-1=9
22:17:59 <莫尔度> 奈恩并不能看出什么
22:18:55 <奈恩(Nein)> “姆……果然还是保留观察”自言自语
22:19:28 <瑞恩·夏尔> “是的,我们下去过也有所见识了”
22:19:36 <沃尔爵士> “当年净化者大人率部来到此地,发现了这座古代遗迹……而可怕的是,那遗迹当中,住满了邪恶生物!他们受到污染的影响,整日在那遗迹当中行污浊之事,活祭啊,食人啊,无所不为,简直可以说是令人发指!”
22:20:18 <切希尔·柳哨> “那么是净化者大人……?”
22:20:30 <切希尔·柳哨> 充满兴趣地追问
22:20:52 <瑞恩·夏尔> 也饶有兴趣的听着
22:20:56 <沃尔爵士> “没错!”他一拍椅背,“净化者大人率领部下,和那帮邪恶生物杀得血流成河”
22:21:20 <依兰(Illasiod)> “听起来好惨烈……”
22:21:46 <切希尔·柳哨> “看来您的父亲也是那之中的一员勇将”
22:22:34 <沃尔爵士> “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之后,总算是将大部分邪恶生物给消灭掉了,这才把这座古代遗迹完好无损地纳入了手中……”他停下来,喝了一口红茶,然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这就是阿尔克夫的前身。”
22:23:01 <奈恩(Nein)> 被沃尔说的内容提起了兴趣,眼睛闪闪发亮地听着他讲
22:23:24 <依兰(Illasiod)> “那之后呢?”
22:23:56 <沃尔爵士> “在接下来对这座古代遗迹的调查过程中,净化者大人他们发现了一个事实——遗迹深入地下,难以想象地幽深和庞大,而且受到强大的魔法保护着”
22:24:03 <沃尔爵士> “也就是说,非常难以探索”
22:24:57 <依兰(Illasiod)> “那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22:25:24 <瑞恩·夏尔> “是啊,阿尔克夫是怎么在这个遗迹基础上建立的”
22:26:48 <沃尔爵士> “不过要建造抵御污染的结界,仍然需要古代遗迹所供给的魔力,而眼下已经没有时间去彻底探索这古代遗迹了……于是,净化者大人下令封锁了遗迹,并把遗迹的最上层充作排水系统。那时候,遗迹的最上层已经因为战斗面目全非了,做排水系统正合适”
22:27:24 <沃尔爵士> “换句话说,对于这排水系统的记载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整”
22:28:15 <依兰(Illasiod)> “是这样……不过没关系吧,即使是不完整的资料,也胜过一无所知啊”
22:28:39 <切希尔·柳哨> 点头点头
22:28:44 <奈恩(Nein)> “刚才说邪恶生物大部分被消灭了,那剩下的呢?”终于没忍住好奇问了出来
22:29:53 <沃尔爵士> “剩下的邪恶生物啊……”沃尔爵士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据说,它们都逃往了地下,也许就在这地下遗迹的内部呢”
22:30:36 <依兰(Illasiod)> “哦对了,关于那些邪恶生物,有留下什么资料么?”
22:30:51 <依兰(Illasiod)> “比如他们的种类、能力什么的……”
22:31:33 <沃尔爵士> “这我就没有听说过了……”他摇了摇头,“不过据说,那些都是原本正常的人类化作的怪物”
22:31:51 <奈恩(Nein)> 对于得到了回答有些意外,吃惊地眨眨眼睛
22:32:12 <沃尔爵士> “然后我继续说,在阿尔克夫建城之后,还发生了一次灾难性的事件”他说
22:32:42 <切希尔·柳哨> “关于下水道的?”
22:32:56 <瑞恩·夏尔> “灾难性事件?”
22:33:08 <沃尔爵士> “这片称作莫尔格瑞的领地发生了剧烈的动荡……在那之后,其面积增大了几乎一倍”
22:33:49 <依兰(Illasiod)>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22:34:05 <沃尔爵士> “在那次动荡当中,古代遗迹的部分彻底沉入了地下,而阿尔克夫也变成了如今倾斜在山上的城市”
22:34:07 <切希尔·柳哨> “面积增加…………难道是……”
22:34:45 <切希尔·柳哨> “请问前阵子,莫尔格瑞有过类似的动荡吗?”
22:34:45 <沃尔爵士> “大约距今不到一百年前吧”
22:35:07 <切希尔·柳哨> “准确来说是我来到阿尔克夫之前的几天内”
22:35:42 <沃尔爵士> 沃尔爵士捏着下巴想了想,“应该是……有吧?不过好像并不强烈”
22:36:18 <切希尔·柳哨> “那这里和之前比有什么变化吗?”
22:37:22 <沃尔爵士> “根据学院的人的报告来说,似乎在那之后领域的污染程度就激剧增强了,甚至到了结界外的人很难生存的地步”
22:38:42 <切希尔·柳哨> “看、看来我来得真不是时候”
22:39:04 <切希尔·柳哨> “难怪呢,我还说这个程度的污染你们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原来是刚变成这样的……”
22:39:34 <切希尔·柳哨> “那么,一百年前的那次,除了地下遗迹的沉降以外还有什么变化吗?污染程度和领土的外观什么的……”
22:39:36 <沃尔爵士> “柳哨爵士对这次污染危机有什么头绪吗?”沃尔爵士换了个姿势,问道
22:39:49 <依兰(Illasiod)> “应该说来得正是时候——一定是某种意志在召唤我们解决异变”
22:40:06 <瑞恩·夏尔> “没准这不是什么巧合呢?”歪了歪头,“虽然只是没依据的猜测”
22:40:41 <切希尔·柳哨> “嗯,根据我的经验”摆出一副很懂的样子“这种领域的动荡应该是领土的合并”
22:41:34 <切希尔·柳哨> “您应该知道,除了这里以外,鸦阁还有很多其他的领土,大概是出于什么原因,有领土与这里合并了”
22:41:36 <沃尔爵士> “原来是这样……那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呢?”
22:42:03 <切希尔·柳哨> “原因就不清楚了,而且领土合并和污染增加也不知道有什么联系……”
22:42:55 <沃尔爵士> “好吧……”他叹了口气,“看来我们阿尔克夫的未来就只能指望您了,我几乎帮不上忙,真恨自己不是个法师之类的爵士”
22:43:59 <切希尔·柳哨> “您想从现在开始学习的话也不晚嘛”
22:44:09 <依兰(Illasiod)> .r 1d20+25
22:44:09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25=(8)+25=33
22:44:31 <切希尔·柳哨> “那说到一百年前那次动荡之前的莫尔格瑞……是什么样子的呢?”
22:44:39 <切希尔·柳哨> “要更加宜居吗?”
22:45:13 <奈恩(Nein)> “对啊,现在学也不晚嘛”附和切希尔
22:45:38 <沃尔爵士> “是的,关于您刚才问的问题,我曾经听父亲说过,”他回忆道,“那时候的这片土地的地面还不是红色的,而且,也没有北方的大裂谷和西方那片迷雾遮蔽的地方”
22:46:16 <瑞恩·夏尔> “真是神奇……”一边嘟囔着一边掏出羽毛笔记录
22:46:38 <切希尔·柳哨> 努力回忆他说的地方
22:46:58 <切希尔·柳哨> 西方是指月畔湖那边?北方是阿特拉斯他们去的有很多敌人的地方?
22:47:08 <莫尔度> 对
22:47:17 <依兰(Illasiod)> “听父亲说的,果然吗……”小声自言自语道
22:48:55 <切希尔·柳哨> “那,迷雾遮蔽的地方现在有一片湖泊,曾经是没有的吗?”
22:49:25 <沃尔爵士> 沃尔点了点头,“如果当年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一片地区应该都不存在”
22:50:36 <切希尔·柳哨> “那么当年的莫尔格瑞就是……古代遗迹……和……拜伯里城?拜伯里城是什么时候建造的?”
22:52:18 <沃尔爵士> “更多的情报我也不知道了”他摇着头说
22:52:50 <沃尔爵士> “这些情报都是听父亲说的,说到底,连当年这里是否真的是莫尔格瑞都不清楚”
22:53:09 <瑞恩·夏尔> “非常感谢,涨了不少见识”心满意足的说
22:54:14 <切希尔·柳哨> “是否真的是莫尔格瑞……?这是什么意思”
22:55:14 <沃尔爵士> “您刚才不是说,那动荡可能是领土之间的合并吗?”他笑着说,“我刚才突发奇想,会不会这所谓的莫尔格瑞,其实才是被合并进来的”
22:55:46 <切希尔·柳哨> “………………您这个想法非常有意思,我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22:56:06 <切希尔·柳哨> “那说起来,为什么先人认为这片领土叫莫尔格瑞呢?”
22:56:25 <沃尔爵士> “这就不得而知了。”他说
22:57:01 <切希尔·柳哨> “嘛,说得也是”
22:57:07 <沃尔爵士> “那么,我们这就去看看父亲当年的手记吗?”话题似乎告一段落之后,他说
22:57:27 <切希尔·柳哨> “当然!希望多少能获取些有用的信息”
22:57:30 <瑞恩·夏尔> “好,辛苦爵士阁下了”
22:57:37 <依兰(Illasiod)> “嗯,麻烦您了”
22:58:03 <奈恩(Nein)> “唔,麻烦你了”
22:58:56 <莫尔度> 沃尔爵士带着你们到了二楼书房
22:59:43 <莫尔度> 他踩着梯子,在书柜的里面翻找了好一会,终于拿出了一本尘封的小册子
23:00:27 <沃尔爵士> “这应该就是父亲关于地下遗迹的手记了”
23:01:35 <莫尔度> 翻开手记,上面画着似乎是地下遗迹建筑结构的简图,并配着相关说明
23:01:59 <莫尔度> 不过看起来十分潦草,似乎只是个人的笔记,说明也比较杂乱而简略
23:02:29 <依兰(Illasiod)> 语言是什么
23:02:39 <莫尔度> 通用语
23:02:42 <奈恩(Nein)> 好奇地凑过去看
23:03:38 <瑞恩·夏尔> 也过去看
23:04:07 <莫尔度> 你们了解到,地下遗迹的最上层,也就是如今的排水系统的区域,曾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23:04:27 <莫尔度> 上面伫立着四座石雕
23:06:00 <莫尔度> 四座石雕下面铭刻着庞大的,半径足有数百英尺的魔法阵,似乎是“敌人”举行仪式的场所
23:07:03 <莫尔度> 在这个圆形广场的外围,则是敌人建造的监狱
23:07:35 <莫尔度> 监狱的牢房围绕着广场,一共有12幢牢房
23:08:45 <莫尔度> 而在广场的南侧,也就是现在的外城区方位,是敌人的首脑居住的塔
23:09:01 <切希尔·柳哨> “嗯……看来葵姆蕾的判断很准确”
23:09:18 <莫尔度> 这就是地下遗迹上层的基本结构
23:09:53 <奈恩(Nein)> “唔,明明是地下,却建了一座塔来住?”
23:10:15 <依兰(Illasiod)> “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地下的啊”
23:11:10 <切希尔·柳哨> “塔……没露出地面吗?”
23:12:00 <沃尔爵士> “那座塔的上半部分,好像在夺城战的时候被击毁了”沃尔爵士回答说
23:12:40 <切希尔·柳哨> “完全埋在地下了吗?”
23:12:45 <瑞恩·夏尔> “几百尺宽的魔法阵,何等的恢宏”不由得咋舌
23:12:54 <切希尔·柳哨> “要是我说想从那里挖下去……”
23:13:04 <沃尔爵士> “嗯,好像就坍塌在广场正中间来着”他说
23:13:54 <沃尔爵士> “挖下去……这不太好吧,会破坏城市的地基的……”沃尔爵士看上去不怎么赞同这个计划
23:13:54 <沃尔爵士> “我们阿尔克夫,并不是直接建造在地面上的城市啊……”
23:14:37 <切希尔·柳哨> “就、就一个洞”
23:14:42 <切希尔·柳哨> “这么危险的吗”
23:14:52 <依兰(Illasiod)> “那里的地面到下水道之间有多厚?”
23:15:44 <沃尔爵士> “唔……”有些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沃尔爵士快速翻动着小册子
23:15:48 <沃尔爵士> “那个……”
23:15:50 <奈恩(Nein)> “的确,如果是负责承重的部分,就算只有一个洞也很危险吧……至少机械是这样,建筑想来也差不多?”
23:16:43 <沃尔爵士> “这个我确实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就算是一个洞,也可能直接引起地面塌陷的吧”
23:17:15 <切希尔·柳哨> “好吧,我放弃这个计划,但是,这样的城市也太危险了吧!”
23:17:32 <依兰(Illasiod)> “其实也有不挖洞穿过石头的办法……当然太厚了就不行了……”
23:17:54 <奈恩(Nein)> “什么方法?”
23:17:57 <切希尔·柳哨> “那样万一有点事我们怎么逃跑啊……”在依兰耳边小声说
23:18:02 <沃尔爵士> “即使如此,也比暴露在充满怪兽和污染的原野中要好,不是吗?”他摊了摊手,说道
23:19:03 <依兰(Illasiod)> “记得是一个法术,叫相什么门的,虽然我不会……”
23:20:13 <依兰(Illasiod)> “看来阿尔克夫还真是在针尖上平衡啊……”
23:20:33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就堂堂正正从大门进去吧,虽然也没有大门一说”
23:20:37 <切希尔·柳哨> 看看手记还有没有别的
23:21:03 <瑞恩·夏尔> “嗯,针尖的平衡才有美感不是吗”欣赏一件艺术品般看着构造图
23:22:26 <莫尔度> 手记上表示,敌人们的仪式准备就是在塔中进行的,塔里有完善的各类器材,以及被敌人囚禁的许多生物
23:22:53 <莫尔度> 进攻这座塔花费了许多力量,所以阿尔克夫的城市设计也有参考
23:23:02 <奈恩(Nein)> “但是一不小心就会失衡了吧!”无语地看了一眼瑞恩
23:24:20 <奈恩(Nein)> 看看是否有关于仪式是干什么的记载
23:25:01 <切希尔·柳哨> “仪式和传送有什么关系吗……那个地方感觉也不像什么邪恶仪式的地点啊”
23:25:38 <依兰(Illasiod)> 查看有没有说魔法阵是干什么的
23:26:00 <切希尔·柳哨> “说起来,那些监狱里面的……当初没有清理过吗?”
23:26:07 <切希尔·柳哨> “就那样放着了?”
23:27:14 <沃尔爵士> “这个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确实有可能?”
23:27:53 <莫尔度> 手册里关于魔法阵的作用没有直接写明,似乎作者也不知道魔法阵是用来干什么的,只是说还在分析
23:28:32 <瑞恩·夏尔> “没有魔法阵的具体记录,可惜”看完后用非常遗憾的语气说
23:29:48 <切希尔·柳哨> “那也没办法,可能当初没有人触发它吧……”
23:30:18 <切希尔·柳哨> “不过也没白跑一趟!这份地图和您跟我们说的历史都对我们很有帮助!”
23:30:20 <奈恩(Nein)> “所以我们当时到底为什么会触发呢……?”
23:30:39 <沃尔爵士> “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沃尔爵士朝你们鞠了一躬
23:31:29 <沃尔爵士> “那么,诸位这就要回去了吗?”
23:31:59 <奈恩(Nein)> “!”看到对方的动作一惊
23:32:04 <切希尔·柳哨> “没错,准备大干一场了!”不过先得吃顿饭,在心里补了一句
23:32:10 <依兰(Illasiod)> “嗯,差不多了吧……再次感谢您的协助”
23:32:16 <瑞恩·夏尔> “嗯,总之今天多谢爵士阁下了”
23:32:25 <瑞恩·夏尔> 也鞠躬回礼
23:33:23 <沃尔爵士> “那就预祝您工作顺利,柳哨爵士,还有两位,”沃尔说,“您的这位仆人看起来也非常能干,一定能马到成功。”他看了一眼奈恩,说道
23:33:47 <依兰(Illasiod)> “……仆人?不,奈恩不是仆人”纠正道
23:34:01 <沃尔爵士> “啊?那是?”他吃了一惊
23:34:05 <切希尔·柳哨> “哈哈,她只是不爱说话”
23:34:19 <依兰(Illasiod)> “同伴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23:34:38 <瑞恩·夏尔> “这位是奈恩,我们可靠的伙伴”
23:35:11 <沃尔爵士> “那可真是失礼!”他朝着奈恩一礼,“在下眼拙,请这位女士千万别怪罪”
23:35:33 <奈恩(Nein)> “……那个”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23:35:50 <奈恩(Nein)> “我、我才是对不起了!”自己也跟着鞠躬
23:36:08 <切希尔·柳哨> “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沃尔爵士!”
23:36:23 <切希尔·柳哨> “今天真是打扰了,那我们就此告辞!”
23:36:44 <瑞恩·夏尔> “您对我们的帮助,定会铭记于心”
23:37:00 <沃尔爵士> “那么我就恭候您的好消息了”他和女仆把你们送到了门口
23:37:05 <切希尔·柳哨> 向他行一礼然后离开
23:38:03 <莫尔度> 你们一行人走出沃尔爵士的宅邸之后,太阳已经开始渐渐西斜了,这时你们才觉得饥肠辘辘
23:38:14 <莫尔度> 这才想起,今天都没吃午饭
23:38:23 <依兰(Illasiod)> 拿出无尽粮食包分给大家
23:39:02 <切希尔·柳哨> “啊……干脆去看看米沙怎么样了吧”
23:39:15 <奈恩(Nein)> 跟在队友后面,一步三回头地走着
23:39:19 <切希尔·柳哨> 掰了一小块填填肚子
23:39:38 <依兰(Illasiod)> “好主意——之前我就想去,结果太忙了没赶得及……”
23:39:59 <莫尔度> 你们吃着淡而无味的无尽粮食
23:40:19 <切希尔·柳哨> “也不知道她家的馆子开张没……感觉可能暂时都开不了吧……好怀念他们的西红柿炖番茄,可恶的吸血鬼”
23:41:15 <莫尔度> 贝蕾妮丝疗养院就距离沃尔的宅邸不远,在米格瑞斯区的南侧,走东西走向的小巷就能穿过去,或者走大路绕道过去
23:41:39 <依兰(Illasiod)> “走小巷吧 快一点”
23:41:41 <奈恩(Nein)> “唔,或许打吸血鬼时可以顺便问出治疗她的方法?毕竟是他们干的好事”
23:41:53 <切希尔·柳哨> “路线的问题就听你们的了”
23:42:08 <瑞恩·夏尔> “嗯,不错的主意”用手帕捏着优雅的吃完手里的食物后说
23:42:19 <切希尔·柳哨> “要是吸血鬼有那么好心就方便多了……”
23:43:00 <依兰(Illasiod)> “我觉得有点难……”
23:43:04 <莫尔度> 你们拐进小巷,朝着贝蕾妮丝疗养院前进着
23:43:29 <莫尔度> 米沙的主治医师曾经是奥隆,但现在奥隆的实验被勒令停止,不知她的状况如何了呢?
23:43:35 <奈恩(Nein)> “怀抱希望总是好的嘛~”
23:45:00 <切希尔·柳哨> “要是能活捉个吸血鬼就好了……哎,想太多”
23:45:51 <切希尔·柳哨> 爬到辛迪肩膀上
23:45:51 <切希尔·柳哨> “古代遗迹啊……这么说来原来的莫尔格瑞可能只有这么一个标志性建筑……”
23:46:37 <依兰(Illasiod)> “‘活’捉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吧……”
23:46:59 <奈恩(Nein)> “要是拜托米格的机器能成功开发出来的话就好了”
23:47:38 <切希尔·柳哨> “诶?什么机器?”
23:47:38 <莫尔度> 在你们怀抱心事走向小巷的尽头的时候,你们没有注意到……黑暗悄悄覆盖了小巷的墙壁,随后是地面,以及天空。鬼魅般的黑暗,在你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仿佛将整条小巷都拖入了异世界
23:47:51 <莫尔度> 寒意没有征兆地爬上你们的身躯,某种事物从黑暗中……显现出了它的形体,遮蔽了你们的视线
23:48:00 <莫尔度> 敌袭————
===========================SAVE==========================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占楼

虽然这次是没有loot的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em032对阿尔克夫的贵族阶层少得可怜的塑造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em032对阿尔克夫的贵族阶层少得可怜的塑造


原来阿尔科夫有女爵以外的贵族的啊! :em006(恍然)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为什么是水管工切希尔,其他人不也是要下去的吗!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为什么是水管工切希尔,其他人不也是要下去的吗!

跟路易吉的名字几乎没有上过标题一样的道理啊(歪理)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假装仆人的奈恩(笑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阿尔克夫建在古都之上算是印证了猜想之二(当初这么想还挺没底的)。至于它是并入还是被并入这个区域,感觉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
手里握着权势当真方便,也碰上了个挺好说话的老爷,不过你居然把小奈恩当仆人——哎呀不错不错,女仆奈恩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