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放克鲁苏(翻译完成)  (阅读 919 次)

副标题: 玩人性质略高,然而故事有硬伤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放克鲁苏(翻译完成)
« 于: 2018-06-18, 周一 11:50:14 »
放克鲁苏

马特.怀斯曼(Matt Wiseman)的1970年摇摆舞(Swinging)模组



对连环杀手而言,妓女是理想的祈祷对象;当她们开始死亡时通常不会引起公众的强烈抗议,她们往往是漂流者,所以没有人会一直都记得她们。然而,当妓女的陆续死亡开始与当权者有关时,这将使它变为相当棘手的问题,并将调查员带上一条漫长而黑暗的道路。在这场奇怪的游戏中,他们发现自己成了棋子,而即便是在多年以后,他们也永远不会真正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克鲁苏(Funk-A-thulhu)"是马特.怀斯曼在2005年为修格斯起源比赛(Shoggoth Origins Tournament)开发的一种自由模式模组。它需要一名个经验丰富的KP,并要求KP在慣于扮演NPC。这部作品中的人物与任何活着或死亡的人之间的任何相似之处都应视为單純的巧合。对于这种模组下的事件也是如此,它们都應以虚构的故事被对待。

作者简介:马特.怀斯曼是一名信息技术的奴隶,在俄亥俄州东部的一个秘密地下设施工作。现在的他在的业余时间(对....…)里学习外语、德语、西班牙语和中文,并在他的忠实的编辑和管理员的帮助下,经营流行的克苏鲁神话网站Shoggoth.net。马特的兴趣包括理论量子物理学,哥特鸡(Goth chicks)和强奸非欧几里得。访问他的网站http://www.shoggoth.net/trollboy/

有关预生成角色的注释:此模组没有包含角色卡。几乎任何1970年代的调查员都能用于此。不需要特殊技能,尽管为了确保能在最后的场景中生存,角色应该有着低的【克苏鲁神话】%数(理想的情况下是无)、适当的使用散弹枪的技巧与相对高的SAN值。



给KP

奈亚拉托提普觉得很无聊。如果这句话不会让你的脊髓发寒、使你的胃因为意料之中的恶意而感到冰冷与反胃、那么你还有很多东西得学的。你将通过PC进行的遊戲是一个过度精心设计的阴谋,它将引起一场剧烈的地震,此外什么也不会发生,这是一件对外神«(这里的原文是旧神....但我感觉这种事只有某个唯一会玩弄人类的外神做的出来)»而言只需弹弹个手指就能完成的小事。然而,正如任何外神都会告诉你的那样,操纵人类来替你办到这点要有趣得多。

这一切都始于伏行之混沌,祂戴上了名为皮肤先生(Mr. Skin)«(为了翻譯的味道所以这样翻,跑团时可以用"斯金"来稱呼他,但最好说明下)»的面具,一位穿着考究的非裔美国人皮条客。皮肤先生声称他的名字是他的工作的反映(皮条客),他最近一直在供应着城市的上流阶级的需求。他的客户名单内包括许多当地的政府官员、工业和议会的领袖。利用这些联系,他已经改变了许多奥兰治郡当地的分区法律,并帮助推动了许多大型摩天楼的建设。他的做法并没有引起怀疑,而且相对的容易,因为这些建筑与他都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看起来除了修改出一条奇怪的天际线(skyline)外,他几乎没有能从这些建筑中获取的任何好处。实际上,他在几英里外的一条早已不稳的断层带上施加了额外的压力和重量。一旦重量被设定好,是时候来完成他计划的最后部分,首先,以赫尔曼.菲利普斯(Herman Phillips)作为他的第一个棋子。

赫尔曼是当地的市议员、一名有家的男人,并且也是拥有着大量位于大洛杉矶地区繁忙的航运码头附近仓库的物主。在一月的某个寒冷的夜晚,菲利普斯先生决定让皮肤先生派一个人前往位于他的某座仓库内的公寓以满足他的性欲。皮肤让玛丽.苏.威尔逊(Mary Sue Wilson),别名:"甜心苏西"来满足对方的一时兴致,但在那之前,祂以某种人类永远无法完全理解的方式改变了可怜的玛丽。在表演的过程中,玛丽、房间、时间、空间和现实本身都发生了变化,给可怜的赫尔曼留下了永远的伤痕。

他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严重的偏执性妄想,彷佛是为了他的恐惧辩护似的,他还得到了一个与克苏鲁神话有关的新咒语;强化版本的《召唤拜亚基》。这个新的版本被他称为"揭示幽灵潜行者",并不需要毕宿五«(原文是Alberon,不知道这是什么,6板的是Aldebaran没错)»出现在视野中,也不需要哨子。它只需要诵唱与一系列复杂的手势。凭借着对神话的新知识与找出那些被派来窥视他的人的方式,他有了新的人生目标,那就是停止神话。情有可原的,他以最暴力的方式找出并屠杀了玛丽,然后仪式的安排了她的屍體与内脏以阻止她再度返回。

在正常的情况下,警察将简单的处理这起谋杀案,尽管这一起特别的可怕。然而,由于和此案有关的当事人有着相当的份量,城市高层选择让外来的调查员处理此案,而他们将尽其所能的使自已别与这件案子扯上关系。这就是PC们的入场地点。一名妓女死亡,赫尔曼正积极的追捕着下一个邪恶,时间是一切的关键。

随意使用多到过剩的误导行动来玩弄PC,并在皮肤先生帮助过房地产开发商后将他们送过去。



警察局长达里尔F.盖茨(Daryl F. Gates)的办公室

冒险始于调查员被传唤到警察局长的办公室。等待他们的是几个市议会议员、达里尔.盖茨和某个穿着考究的黑人。盖茨先生将解释了本案的敏感性,以及他是如何由于本案的高度敏感而决定雇用外部调查员和他将不顾一切的阻止媒体参与此事。他还会向PC们介绍皮肤先生。他会将妓女被杀的事告诉他们,同时向他们递交取证文件,并解释皮肤先生是被害者的"业务经理"。

他将解释自已不知道皮肤先生的工作性质,也不关心此事。皮肤先生安分守己、受到当权者的喜爱。皮肤先生接着将自我介绍并递给PC们一张名片,上面只有他的名字(皮肤先生)和一个电话号码。皮肤将会尽其所能的回答问题,但不会透露任何的信息。他将反复的表示他乐于提供帮助,但不会提供真正有帮助或有用的信息。他会说"我只是想让我的女孩们保持安全"。在面谈结束后,如果PC们有着任何的问题,他会请他们打给他。总的来说,调查员发现皮肤先生善于交谈、举止得体、一片好意;虽然他没有做出任何对他们的调查有着直接的好处的事情。

然后,盖茨将要求调查员离开,并告知他们要迅速、安静的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将得到提供特别津贴以加速他们努力的保证。

如果调查的进展顺利,小队们将获得2000美金的订金,外加每天的1500美金以及对未来工作的承诺。他们应该能在谈判后取得更高的利率,因为他们的专业服务是必需的。在谈判过程中,皮肤不会完全保持沉默,但也不会有什么帮助,他似乎与双方都无所联系。



验尸官办公室

处理本案的法医加里.纽曼(Gary Newman)更关心的是尸体的异常状态,而非导致她死亡的伤口。死因是于位于下半身的一道刀伤。在她死后,有人用尖锐的器械在她尸体的每一寸上都刻上了奇怪的符文和符号,她的心脏与眼睛被取出并被扔在附近的一个垃圾桶里燃烧,她浑身赤裸、双臂伸开、双腿并拢。尽管这一切都使人不安,但这对验尸官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真正令他感到不安的是她的内脏和神经系统的性质。她的大部分骨骼都表现出扭曲的迹象,而这种扭曲是最近才发生的,并发生得非常快......她的肌肉畸形、扭曲,较少被使用的肌肉的尺寸增大并变的更加明显。她的大脑似乎在她被杀害时凝固了,它正缓慢的转变为某种布丁状的物质。更让他惊讶的是,具传在她被发现时有人看到她正在行走,更别说她在死前那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了。他会说,如果她没有被谋杀,那她绝对会在24小时内死亡。

除了尸体本身外,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明显的证据,迄今为止,尸体仍保持它所拥有的秘密。不幸的是,她被发现的小巷被大量的流浪汉、吸毒者、快递和罪犯使用,所以要找到与此案有关的东西是很难的。由于犯罪现场缺乏防护 - 由于派遣有权盯监视着犯罪现场的人或进行适度的现场调查都难免引发雇主希望能尽力避免的那种公开宣传 - 犯罪现场已经被破坏了。

指纹揭示了玛丽.苏的真实姓名和出身。她的父母还没有获知他们女儿的命运,他们仍然在失踪的海报和牛奶盒的帮助下寻找她;即使是现在。



赫尔曼.菲利普斯的市议员办公室

由于赫尔曼是除了玛丽的朋友卡门(Carmen)外唯一一个还看过她活着的人,所以他应该是拜访的合理选择。他是一位仁慈而又亲切的屋主,会将调查员带到他的书房,他们在那里可以私下交谈。他将告诉他们有关他的仓库、他的公民捐款与他所做过的其他伟大的事件。

当被问及谋杀案时,他将否认知情,尽管他将私下承认自已是皮肤先生的客户。他说他和玛丽幽会时一切正常,尽管她有点"分心"。那天晚上她的思绪似乎放在别的地方。尽管他坚称自己和调查员一样震惊,但他还是悄悄地给了他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这里被监视了,不是说话的地方
沃伦街425号
明晚
带枪,别通知警察


然后他将热情的向他们微笑,并祝他们有愉快的一天,然后让女佣护送他们离开。



卡门的房子

卡门.加西亚(Carmen Garcia)也是皮肤先生的员工,她是玛丽.苏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她在当地长大,是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女儿。卡门是个天主教的挂名信徒(non-practicing),也将证实玛丽据她所知对神秘学没有兴趣。

玛丽似乎对自己的过去守口如瓶,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这件事,也会在聊到这件事时迅速的转移话题。她唯一向卡门透露的是,她搬到这里来是为了成为一位明星,但那些梦想都破灭了。

卡门知道玛丽有在参与色情行业,尽管她对特定的工作室一无所知。她能给出他们工作室的名字:遮荫树制作(ShadeTree Productions)。她解释说,在色情行业中,小型的工作室将从汽车旅馆的房间内涌出,而在运营不超过一个月后工作室就会解散并将利润分给相关人员;几周后一个新的工作室将被建造出来。

玛丽·苏的死并没有让卡门感到震惊,因为她在谋杀案发生前的一两天见过她。卡门把玛丽的行为举止描述成一个毒瘾者。卡门差不多是在她与赫尔曼约会的前一天晚上看到她,当时的卡门十分意外的发现她那冷静的朋友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堕落到这种地步。她曾见过人们屈服于毒品,并知道毒瘾是如何毁掉一个人的。

卡门也认识赫尔曼,直到最近还多次为他提供服务。她对赫尔曼没有什么好或坏的评价,只是把他当作另一个好色的有钱老白人。他是一个平谈的顾客,不会提出任何的奇怪要求。至于她对皮肤先生的看法是她可以接受或离开他。他比她以前的皮条客更加的宽容并慷慨,经常让她保留约会时的所有钱。这对皮条客来说很不寻常,但她能说什么?她本质上不相信他,因为她不信任大多数的男人和所有的皮条客。



仓库

沃伦街425号是一个巨大的、大部份是废弃的仓库。当调查员抵达时,他们将看到前方的装载门敞开着,光线从二楼的窗户射出。当进入后,他们看到这个地方一片空旷,除了阁楼里传来的灯光。阁楼是赫尔曼的办公室和公寓。办公室的陈设简朴,到处都放着不起眼的提货单和类似的东西。一张大型的橡木办公桌上放着一大把双管猎枪、一个小玻璃杯与一瓶半空的杜松子酒。桌子后面是满头乱发的赫尔曼.菲利普斯。

赫尔曼将告诉玩家们他与玛丽一起度过的最后一晚真正发生的事情,她是如何改变了形体、使他瘫痪、并以那奇怪的舌头发出那不属于她或任何人类能发出的声音。他将告诉他们"她变成某种相异的存在",而他"好不容易的活下来了"。他立即意识到一个巨大、有如恶魔般的阴谋,其目的尚未清楚。他告诉他们看不见的恶魔总是在注视着他,即使在他难得的睡眠时间也是如此。他时时刻刻都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关于阴谋论、巫术、恶魔和超自然的监视者的事情。

为了证明他的主张,他将要求他们所有人都跟着他前往仓库前方的大片空地上,他将在那里施放修改后的《召唤拜亚基》的法术。由于受到召唤而愤怒,这个有翼的可憎之物将立即开始攻击调查员并战斗到死。更多关于扮演这次相遇内的赫尔曼的消息可以在位于模组结尾的描述中找到。

在击败了拜亚基后,赫尔曼将带着调查员进行一场名副其实的猎巫活动,以找出这个"女巫集会"的其他成员。在这个时间点上,他们应该开始意识到他们对故事的了解远少于赫尔曼所透露的。赫尔曼可能会透露他在"事件"发生后是如何去找玛丽的,皮肤先生建议他调查"左道神秘学书店"(The Left Hand Path occult bookstore)。当然,他在星期天时休息了一下并与露比.怀尔德(Ruby Wilder)交谈,怀尔德向他声称玛丽是某种完全的邪恶。



左道神秘学书店

露比.怀尔德经营着一家神秘学的书店"左道"。她利用发展兴旺的嬉皮式新异教主义,出售了大量的护身符、蜡烛、水晶和书籍。她经向常客提出建议,对他们都很理解。

露比总会密切的注意那些新人,而且对任何她不认识的人所提出的问题都持怀疑的态度。她理所当然的害怕着来自当地教会团体,或者用她的说法"宗教帝国"的攻击和排挤运动。也就是说,她仍然是一个商人,调查员能从她那得到信息,尽管并不便宜。

她是一个行使加德纳(Gardnerian)的女巫并认真的对待她的信仰。她对任何超出了与灵魂交流或驯服火焰的魔法技术都将表现出极大的怀疑。

露比将不愿谈论与玛丽、谋杀、皮肤或赫尔曼有关的事情。她不会回答与玛丽.苏或黛博拉(Deborah)有关的直接问题,但会说不认识她,不管调查员给她取什么名字。如果暗示神秘学和这场谋杀之间的联系,露比将变得愤怒,声称这是宗教迫害。如果问到她有关《揭示隐藏(Reveal Hidden)》的咒语的话,她会坚称一切都是谎言或都市传说。进一步的刺激和信息会使她补充说:"无论如何,它不可能是那种咒语,因为它缺乏适当的组成部分。",而且它听起来更像是召唤咒语。

如果调查员让皮肤或赫尔曼陪伴着他们,她将禁止他们进入;她能感觉到奈亚拉托提普所带来的污染。如果他们刚拜访过皮肤先生,她会告诉PC们他们的身上有着一股极为邪恶的气息。如果他们再多问几句为何她会如此的厌恶赫尔曼或皮肤先生,她将避口不谈,只是声称赫尔曼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而皮斯先生则是某种她无法完全描述的"异质"之物。

一旦调查员拜访了露比而且皮肤先生听到了她的反应,露比就会在隔天的新聞报导中出现,她将在步行上班时被杀害;一位老人在开车时心脏病发并撞上了位于人行道的露比,将她碾碎在砖墙上。这件案子表面上是意外,赫尔曼、皮肤和其他的任何人与老人之间都没有没有任何的明显联系。

露比会说她从未见过赫尔曼,而且她星期天公休。她可能在撒谎,或是被皮肤先生抹去了她的记忆。这将由KP决定。

书店的确切位置并不重要,但如果KP希望的话可以将其放置在犯罪现场附近。碰到露比和对左道书店的调查将只对PC的调查有着些许的提示,因此这些遭遇可以用为"红鲱鱼"来减缓他们对于解决犯罪的努力。



逮捕

在稍后的某个时刻,赫尔曼在狩猎其余的"女巫"的同时将宣布他打算杀害卡门.加西亚,并暗示未来将有着更多类似的事情发生。而如果皮肤发现了他的另一个女孩死去的话他将相当愤怒(基于祂是无所不能的,要瞒着祂是相当困难的)。

为了挽救年轻卡门的生命,调查员必须改变赫尔曼的想法。即使调查员同意杀害卡门,赫尔曼也会越来越偏执,最终也会开始尝试进行下面的事。随着他变得越来越偏执,他将开始怀疑越来越多的恶魔间谍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会倾向于一次召唤多头拜亚基。

然而,玩家们可能会意识到逮捕赫尔曼确实是唯一安全的做法,但如果调查员不能或不愿逮捕他,他将试图杀死他们。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时,他们可以及时通知警方以阻止赫尔曼或调查员受到重伤或死亡。

当警察最终来抓他的时候,他会爆出一阵咆哮并陷入完全的偏执,接着召唤出四头怪物,而5名警察与剩下的调查员必须解决它们。




最后的拼图已就位

赫尔曼终于被捕了,皮肤先生将亲自感谢幸存下来的调查人员,盖茨先生甚至让皮肤亲手紧紧关上杀人犯的牢门。奇怪的是,皮肤一手抓着门、一手看着他的手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突然,他非常用力的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猛烈的关门声在整个区域里回荡,最终几乎演变为类似于摩擦玻璃的声音。窗户在反响的声音以指数方式扩大时开始碎裂,最终,6.6级的地震响起。当调查员重新起身时,皮肤消失了,只留下他的笑声和挂在墙、被冻结6:01 AM的时钟。

当然,日期是1971年,2月9日«(这个时间是1971年圣费尔南多地震发生的时间)»



NPC数据

玛丽苏"甜心苏西"威尔逊(Mary Sue “Sweet Susie” Wilson)

玛丽·苏·威尔逊实际上是黛博拉·帕默(Deborah Plumber)的艺名,她是一个从犹他州逃離的人。黛博拉在17岁时来到好莱坞追求演艺事业。和在她之前的许多人一样,她发现自己正走向梦想破灭的道路上。皮肤先生很快就找到了她。

黛博拉是一个虔诚的摩门教徒,尽管她的任性导致了她离家出走。她积极参加教堂的合唱团,而且在她高中的戏剧部里是一位天才。但成为演员不仅需要技巧,作为舞会女王(如果她待的够久的话)的那一点技巧是不足以保证她的职业生涯的。这需要很多运气,不幸的是,每次的转折都对黛博拉不利。

绝望、无家可归与挨饿,黛博拉以"玛丽·苏·威尔逊"为名主演了两部业余的成人电影。第一次她被支付了一笔小钱,而第二次,在她能收到钱之前工作室就消失了(由皮肤先生以超乎人类能理解的方式安排的)。

皮肤在咖啡店外面看到拿着平底锅的她,于是将她带进了餐厅并给她买了晚餐。在几句哄骗后,她就告诉了他她的困境,而他以某种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的方式告诉她她错在那里,而他又是如何能确保她以比以前少得多的"工作"来得到更多的报酬的。由于色情片的恶名和在拍完视频后返回犹他州是她最大的困扰,所以她欣然的同意了他的意见。

她为皮肤工作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直到某天他将她带到一边。皮肤把她叫到家中的密室内,对她做出某种难以理解的事情......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不幸遭遇。玛丽.苏、黛博拉和"甜心苏西"都在那时死亡,剩下来进行最后任务的只不过是某些可怕的讽刺(caricature)存在。她首先按照赫尔曼的指示进行了表演,然后就像某种活着的僵尸一样在街上流浪,靠着垃圾桶里的腐烂肉类维生,直到赫尔曼在某个命中注定的夜晚结束了她那可悲的存在。





皮肤先生
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
职业:皮条客
性别:男
年龄:35
HP:15
MP:15
STR:10 DEX:16 INT:13 灵感:65
CON:11 APP:12 POW:15 幸运:70
SIZ:10 EDU:08 知识:40
DB:0

我们故事的焦点是一位衣着华丽、毫无过去可言的的非裔美国人。任何人都能说出皮肤先生在某天凭空出现并开了一家店的故事。他拥有一群相对分散的客户群,并有着大量可供选择的"商品"。

他通常都是仁慈、有魅力的,从不会打他的女孩,在与她们的关系中保持着"家庭"的气氛。他通常会穿着一套完美无瑕的西装,配上宽边帽和大衣,两者都衬着某异国动物的皮肤。他戴着太阳镜、总是拄着他的皮条客手杖。似乎只是为了跟上潮流,皮肤通常倾向于以押韵的方式来说话,并总是哼着某些放克、节奏与蓝调或爵士乐的歌曲。

他通常不喜欢与警察打交道的原因显而易见,但他的一个女孩已经死了,而且有迹象表明更多的人也将死亡,所以他正与他们合作,虽然他相当不乐意。他是调查员被请来的部分原因,因为他有更多和他们交谈的时间并讨论具有法律敏感性的事情。

在调查员接触了赫尔曼·菲利普斯及其新的黑暗知识之后,皮肤先生能揭示玛丽.苏相当喜欢神秘学,并与旧金山的神秘学家安东·拉维(Anton Lavey)«(模组里只有提到一次,可能是作者随便编的人名)»有所联系。如果皮肤认为调查员即将挫败他的阴谋,他可能会错误的暗示她与左道书店的老板有所牵连。

武器:
拳击/厮打70%,伤害1d4
头锤55%,伤害1d4
脚踢45%,伤害1d6
皮条客棍55%,伤害1d6
折叠刀45%,伤害1d4
法术:所有 技能:所有
 




赫尔曼.菲利普斯
职业:本地商人
性别:男
年龄:42
HP:12
MP:12
SAN:0
STR:11 DEX:09 INT:17 灵感:85
CON:13 APP:09 POW:12 幸运:35
SIZ:11 EDU:17 知识:85
DB:0

赫尔曼是当地的商人和市议员。除此之外,他过着枯燥乏味的生活,对手头的事情没有什么影响力。他有一个妻子凯伦(Karen),还有一个14岁,就读军校的儿子赫尔曼二世。

赫尔曼在码头区附近有着几个仓库,并在其中大多数里都有着小型的公寓,以方便他自己进行长时间的独自工作。他还利用这些公寓来招待那些他不想让妻子发现的人。

最初,赫尔曼去酒吧和俱乐部寻找女性,但很快的便意识到这对他的婚姻和声誉可能会有多危险。这导致他找上皮肤先生,他能安全的向他提供他想要的东西。在玛丽.苏到来的那个可怕的夜晚来临前,赫尔曼就已经是他的老顾客了。

现在,赫尔曼已经变成了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他在自己的心中是一位正义的捍卫者。他的妻子多年来一直忽视他的外遇行为,进而也对他的突然变化视而不见。赫尔曼理所当然的相信那些强大的恶魔正为了他而来,并计画在为洛杉矶展开某种可怕的阴谋。他可以随意的揭示他们,尽管虽然恶魔似乎讨厌被发现并且通常会被攻击。他几乎无法在最后的发现中幸存下来,但却足以知道它们总是在那里......看着。

他意识到杀死监视者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总会有别的来代替他们,但他必须这么做。他总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现在知道他必须毁掉他们的主人,就是他过去释放肉欲的那些女性。他也意识到其他人可能会认为他疯了,如果他们发现的话就会试图阻止他,所以他尽最大的努力保持着清醒的假象,并保守着他正在进行的秘密。

在与调查员会面时,他会悄悄地向他们透露他知道的比他所能说的更多,并邀请他们参加秘密的仓库会议,他将确保他们是全副武装的。在仓库里,他向他们解释了他疯狂的本质,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把大号的双管猎枪。调查员可能会认为他疯了,但即使他们相信他的说法,他仍然会认为他们相信他疯了。当然,当他走入广阔的空地来召唤一头拜亚基时已经无言的向他们证明了这点。

最终,赫尔曼将会揭露确实是他杀了那个女孩,但那是有原因的。如果他选择了下一个目标,他可能也会将其透露给调查员。总的来说,赫尔曼应该以这样的方式行事,即使调查员将对他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因为他真正的疯狂将不可避免的不时流露出来。





恶魔的间谍(拜亚基)
护甲:2
HP:15
MOV:5/20飞行
STR:17 DEX:13 INT:10 SIZ:17 CON:10 POW:10
SL:1/1d6
DB:+1d6
聆听:50% 侦查:50%

在战斗中,拜亚基可以同时用两次爪击(在一轮中进行两次的攻击)或试图咬住目标。如果咬中对方,拜亚基将抓住被害者,并开始吸。拜亚基每附着的一轮(包括第一轮)都将因为吸血而降低被害者的1d6点【STR】直到死亡。拜亚基的特征是将一直咬着对方直到被杀死或吸干血液。

武器:
爪击35%,伤害1d6+DB
咬伤35%,伤害1d6+吸血





警察
性别:男
年龄:30
HP:11
MP:14
SAN:68
STR:14 DEX:11 INT:15 灵感:75
CON:11 APP:11 POW:14 幸运:70
SIZ:11 EDU:24 知识:120
DB:+1d4

手枪65%、闪避22%、小型棍棒40%、急救50%、散弹枪45%、拳击/厮打70%、泰瑟枪(接触)70%、法律70%、聆听25%

武器:泰瑟枪(接触),伤害眩晕、攻击次数:1、弹药:无限、HP:7
武器:警棍,伤害1d6+DB,攻击次数:1、HP:20
武器:12口径散枪,伤害4d6/2d6/1d6、射程:10/20/50、攻击次数:1、弹匣:5、故障00
武器:9mm自动手枪,伤害1d10、射程:20、攻击次数:3、弹匣:17、故障00
« 上次编辑: 2018-06-19, 周二 22:22:52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