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tc 2E] 精炼(施工中)  (阅读 520 次)

副标题: 后续会继续更新

离线 malaoji

  • Peasant
  • 帖子数: 10
  • 苹果币: 0
[P:tc 2E] 精炼(施工中)
« 于: 2018-06-15, 周五 16:00:34 »
精炼
金炼Aurum, Refinement of Mortality
Mimics  模仿者
模仿者们有如幽魂一般在人群中穿行,而他们对于现身时如何融入其中自有妙招。即使恶燥常随其身,他们依然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道路。他通常都会是一张群众的脸孔,就是那些日常维持社会运作的人们。他的同胞们艳羡于这种与他们绝缘的同人类简单地交往。他们倾听模仿者与人群共处时的故事,与朋友简单的一餐,或者一天中与同事辛勤的劳动。他的经验让他们回想起了努力所求为何。
      显而易见。如果目标是变成人类的话,还有更好的办法能胜过在人群中生活,观察他们,并且尝试成为他们的一员?朝圣之路中不包含金之精炼是十分罕见的。它就像是一种天然的起始点。余下的是在准备好之前等待,学习有关他们自身,有关世界,还有一切如何运作。
       毫无疑问模仿者可用的嬗变术会让魔像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模仿者开始时可能会因此而陷入误区认为嬗变术就是他们所需的一切,但朝圣是一种“假装直到你真的做到”的事情。他很快就会明白,金之精炼只是他学习人性的一个机会。它是一种在他有朝一日希望加入的人群中的实习。他依然是个局外人,然而,这是所有模仿者最难以接受的事实。他与交往的人们形成联系并且逐渐喜爱,但是无论他如何擅于假装,他依然不是人们中的一员。必然的,到时候恶燥与荒芜会迫使他继续前进。

践行 Practice
正如他们的别称一样,模仿者们致力于让他们自己成为映照人性的镜子。他们的做法围绕通过人类的日常行为来洞烛其中的重要性。
*模仿者自豪于参加任何哪怕是最微小的人类日常生活的仪式。他们睡眠,剃须,还会刷牙。他在早茶时虔诚的阅读报纸。他甚至可能会变的极端:定时上厕所只是坐下并且沉思,或者每隔一周就换个发型,还会对他周围的对话全神贯注倾听。
*模仿者们发展出了对于宗教行为的共鸣,他们更专注于那些短暂而困难的事情来掌握人性的不同面。有时候,他们不会造访一个地方两次,而是选择每次参加不同的教群。很难说什么时候金炼者会被迷住。他可能确定自己正处于某种更高层次理解的边缘,而一次又一次的造访同一个教堂。这使得他们很容易受到邪教的影响,因为邪教传教的策略正对模仿者对包容的渴求。
*学校对魔像来说有天然的吸引力。他们更喜欢高中或者大学,因为那里的人们自身也处于转变的过程之中。模仿者们会和他们混在一起,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来成为更富有责任和建设性的社会人(至少从理论上是这样)。取决于他的角色,他可能成为一个学生,找到一个导师的位置,或者躲在学校图书馆里鲜少与人来往。
*在人类中寻找一席之地对于魔像来说可能是艰难的,因为他们不具有多数人理应具有的与朋友家人的联系。一个外来者可以找到位置,并且很快开始建立人际关系的地方,就是工作单位。因此,金炼者们会寻求雇佣作为一种实践精炼角色的方式。虽然通常来说被缔造者们都很适合体力劳动,模仿者们更喜欢从事服务业,这样他们可以最大化的与人接触。
*金炼的核心是共情。虽然一部分同理心会伴随精炼而来,这依然是一项需要练习的技能与需要养成的习惯,因为有朝一日他会脱离金之精炼。这正是模仿者们提倡慈善行为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这是一个与他人建立有意义的联系的方式,可以给他人带来正面的改变而且回避了模仿者不擅长的长时间交往。

思潮 Ethos
很多精炼都专注于魔像的某一方面状态,而金炼则不是。金炼者是外向性的,他会努力记住他观察人类是为了理解人类,而不是不假思索的模仿他们。比起玩耍换装游戏,他更多是在研究一个外国人,试图去学习他们的语言与风俗。他试图去平衡沉浸感与客观性,有如婴儿学步般获得人性的各方各面,并像试穿新衣服一样尝试它们。
危险在于模仿者的适应性给予了他一定的控制人类的方法,这会让他讽刺性的剥夺人们的人性。模仿者对于人群的影响不是无声无息的,最终会是毁灭性的。他越是强迫他人去做他想要的事情,他粗野的力量就造成越大的伤害。同样的,模仿人性的能力也有让他忘记自己究竟是谁的风险。他有理由去希望忘却自身的存在形式;在人性中迷失自我正是一种简单的方式。
相反的,模仿者致力于得到那些通常与他状况相斥的情感联系。他尽可能长久的交朋友,找工作,甚至会建立恋爱关系,直到恶燥不可避免的匍匐而来。那些金之精炼的拥趸们会发现这些时刻,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对于他们的伟大工程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对于共情和关系的专注也影响了他们与其他魔像之间的交往,他们中的一些会找人出来谈谈谁没有在关注她自己。

角色 Roles
伴侣 Companion :模仿者专注于与遇到的人类形成对等的关系。他可能会选择成为一个人的朋友或者恋人,或者他可能成为一个小组小团体中的成员。两种方式各有其挑战。一方面,专注于一个人身上会让他的影响变的集中。另一方面,同一群人进行交往会提供更多机会与人建立联系。目标是建立亲近关系并且练习正常的人际交往,这在随时可能出现的恶燥和灼苦面前是很难的。
追随者 Follower:当处于这一角色时,魔像会学习如何信任他人,对于这些被迫害者来说是艰难的一课。他会找到一个人来作为他的老师,代理家长,雇主,或者主人,并且尽最大努力来遵从他的判断和权威。一些模仿者认为要满足此角色需要完全的顺从,另一些则认为这不意味着失去自我而是要自己选择去追随他人。一些极端的魔像,让自己成为了他人的副本,跟随他到任何地方并且模仿他任何最轻微的举动。
领导者Leader:金炼三个角色之中最困难的一个,领导者角色要求魔像找到至少一个人愿意信任他。多数魔像维持一种一对一的关系,成为一个导师或者一个“老大哥”,与一个需要他帮助的人建立亲密联系。然而,最有野心的模仿者,则试图爬上组织领导者的位置。最简单的办法是做生意然后聘请人手,但是多数魔像都缺乏资源。另一个常用的方式是找到一群不被接受的圈外人。比如一群无家可归者,并教会他们自己从苦难中习得的生存技巧。孩童比起成人来说更容易接受他,允许他来成为这种代理家长的角色。

践行者 Practicers
阿伽门农从街角便利店偷了一块三明治带给了盲眼的女人。她点了点头用他所不懂的语言说了点什么。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哪里的话。他们坐在一起,穿着填充了旧报纸的衣服来抵御寒冷。路过的人们对他们视而不见。他产生了一种无名之人的舒适感,与此同时,他们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他感到与她的距离更近了。当她吃完三明治之后,她摸索着寻找他的手。他们十指交缠,就这样静静的坐着,除了彼此之外与世隔绝。

塔比瑟在孩子们撬开窗户上的板子来进入屋内前拦住了他们。她讲了一个关于废弃房屋里有多危险的故事。他们第二天又来了,而塔比瑟给他们讲了更多的故事,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娱乐,也是在教育他们。她告诉他们关于黑暗生物就潜藏在阴影中,俶尔又消失无踪了。当孩子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又安全的远离了一点那些可能会掳走小孩子的东西。

尼古拉认为自己爱着她。他追随她的每一个日常习惯。他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咖啡,她会从篮中拿取哪个松饼作为早餐。他知道她喜欢哪些电影。他和她一起观看。他触摸过她所有的衣物,惊奇于它们各异的色彩和质感。有时他会带走几件来自己穿上。她没有发现,但是这让他感觉与她更加亲密了。他尝试过做些事情来帮助她,但是这让她害怕于是就中止了。现在他仅仅注视着她。这是更好的方式。
阿莉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家。征兵人员总是愿意捏造文件来得到新人,而阿莉也很容易满足身体条件的要求。她精炼中所需的一切都在这里了:她是一个同伴,一个追随者,很快她也会是一个领导者了。她在恶燥与灼苦之间取得了平衡,但是她从中习得颇多以至于她无法承受失去这里。有时,她会迷失在她的角色之中,而忘记这里不是她的归宿而只是一块垫脚石。

安多尼了解关于那个老人的所有一切。他必须如此。他现在就是那个老人了。一个月前,他去老人的房子送去食品杂货并且检查他的药品,他发现可怜的老人已经死在床上。他迅速而恭敬地将老人埋葬在后院的花坛下面。他应该会喜欢那样。之后,他就代入了老人的人生。他走过公寓的每一寸地方,阅读旧信件与卷角的旧书,阅览所有的旧相簿,试穿他的衣服。第二天,孙辈们造访,而他已准备妥当。

精炼状态( Refinement condition): 蒙面——模仿者们擅于在凡人中活动而不暴露出他们的本性。在他造成恶燥时可以通过消耗1点圣火,将其发作延迟到场景结束。
节奏:每章节一次,当模仿者将自己置于险地来保护或帮助他的人类同伴时,获得1点节奏。
嬗变术:诡术 (Deception),迷术 (Mesmerism)
刻板印象 Stereotypes:
银炼:这就像是在看镜子中书的倒影。拿掉镜子吧。
钴炼:你知道人类不只是一堆缺点的聚集体对吧?
铜炼:假如你连和人说话都害怕的话,要怎么成为一个人类。
铁炼: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查尔斯·阿特拉斯。
铅炼: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而我想要成为别的东西。
锡炼:走开,你会把一切都弄糟的。
百手:怎么会有人认为这样就足够了呢?

« 上次编辑: 2018-06-15, 周五 16:03:05 由 malaoji »

离线 古凌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Re: [P:tc 2E] 精炼(施工中)
« 回帖 #1 于: 2018-07-03, 周二 15:57:10 »
发这儿好了,有些地方缺了点,再说吧···

铁之精炼
构成的精炼
生命既是斗争,生存的斗争既是定义存在的考验。人类常常以他们所克服的逆境来定义自身,魔像也必须吸取这个教训。生命就是进化——一种精炼的过程。一条铁一般的法则是,只有最强、最具有适应力的生命才能生存、繁衍,理解并参与这场斗争是一切朝圣的一部分。这些遵循铁之精炼的人已经将自身献身于胜利,他们的卓越超越了那些必然(excellence beyond what is merely necessary)。矿石化作铁块,铁块熔炼为钢,逐步进化。那些熔渣——一切不完美之物——将会被抛弃。
对于魔像来说,他的斗争甚至延续到了原本不属于他的身体,可能带着一些坏习惯,含有根深蒂固的肌肉记忆,比如一些不可能的动作或者可能会让魔像与自身肉体疏远的一些特征。烦躁症对魔像来说并不是罕见,他们的躯体由他人设计、以他人的意志缝合在一起。理解自己的存在形式以及自我,对于任何想要到达人性光辉的魔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那些遵循铁之精炼的人不畏艰险,通过这一挑战,如果这身体不属于自己,那就将其变为自己的。
物理上的纯化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伟大工程的一部分。通过苦功、训练、以及无情地忍耐,将得到的东西转化为自身所需的。尽管如此,对形态的精炼也仅仅是对更大朝圣的隐喻,这还远远不够——魔像不能迫使他们的肉体以这种简单粗暴的形式成为人类。铁之精炼教导魔像仅仅是物理的完美并不足够,钢铁般的武器在如有实质般强大的意志推进下能够达到远超凡俗的境界;泰坦们将会跨越这座高山,为了未来的道路武装起自己那不自然的心。
践行
尽管泰坦践行的是看起来单纯明快的理念,但却也有意想不到的深度。脱离了正确的思想与观念仅仅有正确的行为是远远不够的。
·他也许会迅速行动,也许不会,但是他总是会为自己的每一个行动、每一个选择做好预先的准备。如果他要跑步,他会小心地站起,若是他要战斗,他会仔细地保护自身,精确地攻击目标。每一个选择都如同单独的砖块,他以此构造、完善自身。
·他不会如同他人一般等待挑战,而是主动去寻求挑战。这可能简单地是一个残酷的训练方案,或者是大胆地走进一个危险的酒吧,找到一个看起来最凶狠的混蛋将其打倒。无论如何,他总是选择挑战,不管结果是成功或失败,每次教训都会让他学习到东西。
·他通过体验来获得经验,让自己变得强大,对抗这个世界。一个孩子触摸到了灼热的火炉之后会就不再这么做,一个泰坦碰到一个火炉会在惊讶中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伸手再次触摸火炉,试图让每次触摸的时间变得比上一次更长。每一种体验都是具有价值的,一切痛苦都会铸造自己。
·任何值得做的事情都值得做得更好。这对魔像来说是一种以某种方式念诵的咒语。其他人可能会创造出一些东西,退后一步,对自己说:“这已经够好了。”而当他创造出一种没有达到预期的东西时,他会将其粉碎,然后重新开始。这不是浪费时间,仅仅是必要的代价,在下一次,他会做出正确的东西。
·最后也是最大的挑战,是要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被击败。一个泰坦必须全力以赴,而当这也不够时,他也必须屈服。但是屈服也会给予他更强的力量,即使是退却也能播下胜利的种子。一切杀不死他的东西都会让他变得更强。
思潮
泰坦的肉体就是对其精炼哲学基础——追求物理上的完美的证明,这既是对伟大工程的终极目标,也是对未来提供纯粹的物理形态,在朝圣过程中对抗可能到来的危险。这两个方面是铁之精炼的核心,理解这一点对进步至关重要。如果一个泰坦误解了这点,仅仅专注于肉体而忽略了对精神的提升,那么他就迷失到了严重错误的方向。仅仅寻求着危险和残酷地磨练自身,而没有完全理解自己为何要将自身置于险境,在朝圣过程中仅能获得最小的启示。
行走在铁之精炼道路上的魔像将人生视作一系列等待克服的挑战,以其特有的坚韧不拔的意志忍受的生活的磨难。他们从不逃避,除非别无选择,他们会超越困难,仅仅为了证明自身能够做到。一个泰坦总是直截了当的,尽管这常常会带来错误。他们不会浪费时间玩弄诡计或欺骗他人,一旦他决定行动,那就几乎不可能停止。
但是,仅仅是被动地忍耐是不够的。随着世界挑战魔像,魔像必须反过来挑战世界、同时也是在挑战自己。没有这种对于卓越的追求,他就永远无法掌握自身的命运。最终,如果泰坦想要将自己的灵魂从他继承的肉体中升华,他必须真正理解肉体和灵魂的关系。
角色
模范:仅仅挑战自己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挑战他人!一个模范永远不会沉默,永远不会退缩,他总是准备着夸耀自身。这不是装腔作势——他要让身边的人敢于出类拔萃、与自己竞争、甚至于击败自己。但是他不会让这个过程变得容易,这会毁了他的目标!为了锻炼自己,他不知疲惫地训练,成为自己选择的领域的专家,让自己成为全世界的障碍。
殉道者:仅仅伟大是不够的,还要承受他人的伟大。殉道者要成为暴风中的柳树,弯曲而从不断裂,承受着他人无法企及的声望。许多魔像仅仅是出于生存的欲望而进入了这个角色,这是他们朝圣进步的有力燃料。尽管如此,他们也可能会过于沉溺此角色,即使是殉道者的躯体和精神也有着弱点,将它逼得太过,它会如同树枝一般断裂。
士兵:仅仅生存是不够的,要为生存而战。与模范和殉道者不同的是,士兵有一个简单的任务:学会保护自己,并借此学会保护他人。他学习如何战斗、学习其中的艺术、学习纪律、学习如何训练自己。这样,当时机来临,他可以尽到自己的职责——不管那是什么。他不仅仅是为了寻求启发令自身能够在朝圣之路前进,同时也是为了令自身的朝圣之路更加安全而学习。
践行者
爱丽丝是一个男人创造的,他想要一个完美的妻子——温柔、贴心的爱丽丝,永远陪伴在他身边。不用说,结果可不太好,爱丽丝不得不学会如何依靠自己生存。她仍然很漂亮——按她自己的标准,紧绷的肌肉取代了创造者给予她的柔软躯体,细嫩小巧的手指变得强韧而有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将身体化作了自己所有,并以纹身和穿刺来装饰,成为了与众不同的爱丽丝。她为此而自豪。
其他没啥意思的略
精炼状态: 顽强——泰坦们通过长久而刻苦的锻炼来锤锻自己,让他们的肉体准备好应对所有到来的考验,让他们的精神坚韧以赢取胜利。一旦泰坦在一个目标上下定了决心,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通过消耗1点圣火,泰坦可以把他沉着,决心,耐力中最高的加在一个延长动作所允许的尝试次数上。
节奏:每章节一次,当你的角色依靠身体素质,顽强或者卓越的技艺击晕或者威吓了他人时,获得1点节奏。
嬗变术: 躯术, 体术
成见
金之精炼:只有一张皮囊?真是可耻。
铜之精炼:到这儿来,别怕,没事儿,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铅之精炼:没有变化,毫无改变,你能去哪?
锡之精炼:这是病态的,毫无可能成功。
钴之精炼:是,我看到了,这太糟糕了,是什么让它们困扰着你?
磷之精炼:人们以为我也想找死。
暗火精炼:令人恶心。它们如此接近,但却错过了这么远的距离···
« 上次编辑: 2018-08-30, 周四 11:29:27 由 古凌锋 »

离线 古凌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Re: [P:tc 2E] 精炼(施工中)
« 回帖 #2 于: 2018-07-03, 周二 15:57:31 »
铜炼
自我的精炼
世界严酷而危险,充斥着愤怒、猜忌与憎恨——这些人类永恒的主题。一个魔像水银的本质令得他被人视作他者,无处可去,没有人可以依靠。被所有拒绝,困惑,陷入自我怀疑,这也就不奇怪一些魔像投入铜炼,整顿自身的意志,从命运的箭矢中保护自己。其他人则稍晚一些,在悲剧中醒来后才踏入这最孤独的精炼之道。若注定要伤害每一个接近的人,那么也许不再接近任何人才是最好的,自此,一个弃儿诞生了。
然而,即使是弃儿也不可能成为一座孤岛,即使是最胆小内向的者也会寻求与他人的联系,即使是被边缘化;如果人性是最终目标,那么完全的孤独并不是通向伟大工程的道路。自我精炼是一种微妙的平衡游戏,总是如此。在推开他人的同时,也是容易迷失自我的时候。尽管这对魔像来说非常自然,但这条道路也许是最为艰难的道路之一。有一个善解人意的群体是至关重要的,成员们能够接受他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说话,他可能会等待其他人与他联系,而不是主动找他们。他可能会远离他的朋友,这种自闭不是因为厌恶,而是由于不适与恐惧,他甚至可能会在绝望之中选择独自离开。
无论如何,这种距离反而令弃儿的视野比同伴更加宽广,他的感官变得敏锐而专注。他躲在篝火之下,视线穿透了黑暗,揭露出看不见的危险。群体的敌人可能不会将他算入群体的一员,或者因为跟踪弃儿反而被带离群体。尽管他可能仿佛不存在一样,但是铜炼者也许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最好的朋友。
践行
对铜炼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自我意识,再从中意识到其他事物,并以此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自给自足是非常重要的,这为他们和他人的互动做好了准备。在人群中弃儿们常游荡在他们称之为“家”的边缘地带,从土地中学习,并标记潜在的威胁。
·人群被迫逃离避难所,弃儿已经准备好了,整个地区开始撤离,他赶在众人之前冒险,以确保这些路线安全。
·一个魔像或一群陌生人走进了弃儿的城市。他望着他们,观察他们,和他们保持必要的距离。他会巧妙引导他们,尽可能避免暴露,他们甚至可能不会发现自己被看着。
·有时候人群中会出现正直,弃儿们常常被要求作为裁判,因为他总是中立的。他不让自己和任何一方过于亲密的行为带来了一种公正的权威。弃儿们总是少说多做。
·他每日在人群中走动,他了解这个区域就像了解自己的手背,每一个藏身之处,每一个捷径,每一个潜伏的尸祸。如果有什么威胁是他所不知道的,那么一定是藏得比他更好的东西,当威胁最终显露时候他的愤怒会让事情变得有趣起来(which makes it as interesting as it is infuriating when that threat finally reveals itself,有点没看懂)。
·她看着,而不与任何人深入互动;买咖啡和快餐的时候他会用尽可能简短的话;更不要说在街上会有什么人接近他了。他培养出一种刻意的敌意光环作为自己的盾牌,即使在人群之中,他依然尽可能的独身一人。
思潮
铜之精炼的追随者们通常显得十分紧张,处于高度警觉状态,随时准备着行动,他们常常为此独坐数小时的时间。这种意识是铜之精炼的标志,也是所有践行者追求的理想形态。这是精炼的最终训诫,对于自我和他人的意识。如果你必须欺骗敌人或引诱目标,那么沉溺于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这个精炼的诅咒(Feign lassitude and illpreparedness to fool an enemy or lure a target if you must, but actually indulging in such vices is anathema to the Refinement itself.)。
这种警惕虽然令人疲倦,但是却保护了自己和他人——不仅仅是从敌人手中,也是从自己笨拙而狂暴的情绪无意中对他人造成的伤害进行保护,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关注的任务。魔像通常很少有精力做其他事,这使得弃儿看起来像是个偏执狂。另一些人被这种痛苦折磨得精疲力尽,甚至放弃了他们的魔像伙伴,从所有的社会接触中抽身而出。这可能会让人好受一些,但是如果走得太远,则可能会破坏朝圣之路。
许多魔像误解了精炼的意义,断绝了和他人的接触,这是一个危险的错误。即使水银的火焰代替了魔像的灵魂,他依然渴望着与人类接触带来的温暖。如果朝圣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人性,那么又怎么能通过完全避开他人来获得呢?单独监禁是最可行的毁掉一个人的方法,因此这只是一种不理想的模仿而已(Solitary confinement is one of the surest ways to break a human, after all, and such cruelty is no ideal to emulate)。
角色
隐士: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它即明亮又黑暗,即温暖而寒冷。对隐士来说,这令人难以忍受。他将自己从自己和他人之间隐藏起来,甚至在同伴之间也建立起一堵高墙。尽管他逃离了自身的恐惧,但不要将隐士误认为懦夫。一个真正的隐士会为自我放逐结束的那天做好准备,他从他人与自己身上学习。当他再次出现时,他会脱胎换骨,如同破茧成蝶。
智者:了解自身既是认识世界。一个感到自身具有学识或者将智慧与他人分享的弃儿走上了智者之路。然而与隐士不同,智者建立的障碍除了隔绝他人外还有其他目的。不经过试炼而获得的智慧毫无意义,智者为他人创造难关,让他们学习和成长。他好奇而专注地注视着他们,当他们超越了障碍跨过了两者之间的空间时,智者因为有人选择了这么做而欣喜不已。
守望者:世界是危险的,每个魔像都深知这一点,然而并不是每个魔像都能及时对此作出反应,至少对守望者来说是的。守望者掌握了隐匿、跟踪和追迹最隐蔽的对手的艺术。他不仅能是通过观察模仿,而且证明了自身比他观察的目标更强。如果他能超越人类,那么不就能成为人类了吗?有时候这些观察仅仅是游戏,如同年轻的动物学习捕猎,其他时候,守望者是非常认真的——他的目标甚至可能完全没能察觉。
践行者
暂略
精炼状态: 耐心——长久的孤独教会了弃儿们耐心和韧性以及思而后动的价值。因此他们非常难以被操控,恐吓或以其他方式使他们做他们不愿的事情。通过消耗1点圣火,角色可以把他的水银加在社交操控的基础门数上持续一个场景。
节奏:每章节一次,当弃儿通过敏锐的思考和认真的研究与计划对危急的状况作出应对时,获得1点节奏。
嬗变术:蜕术, 感术
成见:
金之精炼:离火焰太近只会被烧伤。
铁之精炼:自信过度。
铅之精炼:了解自己,没错。但是其他人呢?
锡之精炼:有趣,是什么让你们有这样的感觉?
青铜精炼:非常接近,太接近了,让人嫉妒。
银之精炼:别碰那个。
暗火精炼:太吵了。

离线 古凌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1
  • 苹果币: 0
Re: [P:tc 2E] 精炼(施工中)
« 回帖 #3 于: 2018-07-03, 周二 21:03:04 »
磷之精炼
无常(ephemerality)的精炼
尽管魔像对凡人生命的渴望折磨着他们,但是他们无法忽视的是,伟大工程的过程是十分漫长的:这需要数年、数十年乃至于更长。大部分人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朝圣之路上缓慢前行。要赢得那最伟大的奖励,魔像必须有最大的耐心,然而,有些魔像无法忍受等待。也许这些魔像曾经一度接触到伟大工程却失败了,也许他们的状况限制了他们,他们的灼苦驱使着他们陷入更深的绝望。无论绝望的根源如何——这就是绝望的——这些魔像发现自己被磷之精炼所吸引,他们变成了启明者(Light-Bringers),成为他们的同伴和所有魔像的灯塔,为他们照亮漫漫前路,即使自身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燃烧殆尽。
启明者从不等待,他们不会停下行动进行长久的考虑,无论那是好还是坏,没有什么反应比磷的精炼更快。他们看似疯狂的举动中其实蕴含着哲理,一种以被绝望压垮的怪物为基础的哲学。启明者在瞥见了一个隐藏的真理:那就是给短暂的生命以意义。尽管一个魔像在朝圣结束之前都不会品尝到死亡的旋律,但是磷炼者依然会尽量去模仿它。启明者是积极的,而不会被动响应。他们不会等待,因为每一天都可能是他们最后一天(当然,他们承认这更多是一种哲学意义)。虽然他们不会停下欣赏,但每一个启明者都感受着每一次日出,每一朵盛开的花朵,因为他们可能再也无法经历这样的奇迹。
践行
对启明者来说,一切都是极限游戏。如果一项行动不包含死亡的风险,那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在平静的公园里愉快散步一样。
·相对于恐惧的同伴,启明者会高兴地冲进一栋燃烧的建筑,从灰烬中抢救一些珍贵的东西,甚至是人的生命,又也许他们不会这么做。(显然)他们以前没见过那些吸入烟雾而(痛苦)死去的人...
·其他人看到了交战地区,而启明者看到的是机会!事实证明,启明者是那种顶着炮火冲锋的类型,而不是逃离它们;他们会冒死夺下某人武器,仅仅为了看到那时对方脸上的表情。
·当然,启明者也不总是行动。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最钟爱的濒死之人,有时会把他们卷入一场激烈的个人斗争之中。没有什么比看着某人在生命边缘权衡更令人着迷了,无论是在天台上还是在病危室。
·这个身上接满了各种管子的老人在他们每次进来的时候都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公平地说,他诅咒每一个人,而不仅仅是他们。即使他们被侮辱,脸上被吐口水,他们也只是微笑着提起自己的IV包,转身离开。已经不用等太久了。
·当他们(在朝圣之路)跌到时,大部分启明者都会保持清醒的头脑,热切地迎接死亡,比以往更加重要地收集他们能理解的每一点。直到伟大工程完成,这会是他们拥有的最人性的东西。
思潮
每一秒的时光都是上天带给启明者珍贵的礼物,每一种感觉,无论好坏,都是重要的财富。一个启明者总是微笑着面对任何事物,尽可能地体验更多东西。自毁性的行为并不总是失败的,因为若要了解火焰的热度你必须接近它。生命的激情是最重要的,尽管从未真正活着,但尽你所能地模仿它们吧,直到伟大工程成功为止。或早或晚,这总会成为真实。
相反,没有启明者能忍受长时间的停滞。无常和变化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他们总是会避开那些寒冷而安静的道路。没有什么比监禁更能另一个启明者恐惧和愤怒,他们会奋不顾身地冲向囚禁她们的高墙,灼苦驱使着他们逃跑或者在这个过程中死去。无论成功与否,问题都被解决了。
他人——即使是那些正行于此道者——很容易误解磷之精炼,将其简单地理解为寻求刺激。旁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光明使者几乎将自己的生命燃尽,他们完全有可能正确地践行了自己的哲学,然后仍然失败。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很多都已经尝过失败的痛苦,而这并不会让痛苦减轻分毫。归根结底,启明者们是在用自己的未来进行一次豪赌,赌上了真正的死亡与灵魂的可能性。他们痛恨暧昧的中间立场:要么赢得所有,要么失去一切。
角色
亡命徒
一个典型的启明者,亡命徒们甚至超越了他们自身对极限的想象。他们狂喜地、半自毁性地像情人一样拥抱死亡,令自己沉醉其中。他们可能做任何鲁莽的行为;启明者们更喜欢做一名英雄,在高楼之间跳跃,闯进燃烧的大楼,或者成为一名特警。他们疯了吗?也许,这会害死他们吗?可能,他们在乎吗?只有当他们无法从转瞬即逝的宝贵生命中学到什么的时候。
引渡者(Psychopomp,待定)
死亡耐心地等待着所有人类,即使是魔像也恐惧着最终的毁灭。虽然启明者可能比其他人更渴望着这种命运,但他们也并不会轻举妄动。他们的哲学要求他们熟悉死亡——凡人的死亡——比其他任何魔像都更熟悉。在磷之精炼者看来,燃烧的结束与燃烧中的光芒同样重要。那些进入引渡者角色的魔像们生活在死亡之旁,让其成为自己的兄弟一般,观察它们。重症看护工和急诊医生是个很受欢迎的选择,但是新闻工作者也不错。用好奇心武装自身,引渡者探查着人类的灰烬,希望从中得到启示。
鞭策者
亡命徒们大胆接触死亡,引渡者则观察那些即将踏入死亡的人。与其相反,鞭策者们并不关注自身,而是激励他人向前,鼓励他们做出变化。鞭策者重视他人做出关键性决定的时刻,对于这个决定的后果并不看重。在一个良好的情况下,鞭策者提升了他人的灵魂,让他们不再缩在自己的壳内,勇敢面对世界。
践行者
亚历克斯很喜欢看别人徒劳地试图分辨出他的性别,他很早就放弃了两者之间做出决定,并满意于这个朦胧的中间状态。他停留在这个状态已经很久了,久到他足够完成六个精炼,他试图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但就像他的小性别一样,这总是一个大问号···直到他发现了启明者的道路,当然,他的头发因而烧光了,而且留下了许多疤痕,不过它看起来还不错。
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由何人创造,如果真的有人参与了创造她的命运本身。她的朝圣让她远离了年轻时朦胧的记忆,她仍然感觉道路的尽头就像一开始一样遥远。磷炼给她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答案,以及终结。当她醒来时,她会传播混乱与光明,也许这有一天会吞噬她,又或者照亮她的伟大工程。她接触到的人很少像从前那样生活,她称自己为厄里斯,这是她从书上读到的名字,似乎很恰当。
每个文化都有围绕着死亡的伟大神秘建立的令人沉醉的体验。罗德李戈发现了人性之中永恒而最有趣的东西。它也缠绕着魔像,它们为了死亡的恩赐而在其漫长的“准生命”中挣扎,这样它们也能体验到这种寂静。这个问题甚至在他开始进行磷之精炼前就迷住了他,现在,他决定全力以赴。令人惊讶的是,很少有人会发现葬礼上多了一个人。他认识死者吗?哦,是的,他们非常亲密:一个是死人,一个是渴求死亡的人。
托德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就是巨大的火焰吞噬了他出生的图书馆。在火焰来到他身边之前,他看到了大量知识燃烧,这也是他对燃烧的第一次认识。他推测燃烧也许就是他第一次说出的话,这也是为何很长时间内他无法言语。文字的无常给了托德对万物的短暂深刻的洞察性,这也是他在朝圣中学到的第一个教训。当他接触到磷之精炼的奥秘时,事情就这么成了。
气(KI,人名)就像其他魔像一样理解人生朝露,毕竟,他是由纸构成的,显而易见的,他知道自己会燃烧得非常漂亮,当自己被点燃时,会散发出明亮的光辉。当气研究无常的本质时,他逐渐明白了,为了解放所有他承受的痛苦,所有为帮助他人而遭遇的苦难,他必须燃烧。
精炼状态:热烈——行走在启明者之路上的魔像圣火猛烈地闪耀着,即使是那些不适应其非自然能量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使得他们即奇怪又迷人,这让他们在朋友眼中成了一座灯塔——对最坏的敌人来说也是。在社交动作时,消耗1圣火,立刻减少一扇门,但是这会立刻引起一次恶燥骰。
节奏:每章节一次,玩家可以在潜行检定时选择自动失败或在恶燥骰上+1DP来获得一点节奏。
嬗变术:辉术(Luciferus),火术(Vulcanus)
成见:
金之精炼:没错,你也许看起来像人,但你能感觉到人性吗?
铜之精炼:像这样实在是太不健康了,放松也不会杀死你们,就算真的会,又能怎样?
铁之精炼:你们已经很接近了!加油,你们在害怕的是?
铅之精炼:哪也不去,啥也不干。无聊。
锡之精炼:我明白了,我真的做了,而你们只是在原地踏步,毫无用处。睁开你的眼睛吧!
青铜精炼:也许你停在原地是为他人而活,但也从未为自己而活。
银之精炼:交流是很好,但是如果你没被咬过,和怪物说话有什么意义?
暗火精炼:事实证明,至少有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去尝试···
« 上次编辑: 2018-07-05, 周四 11:04:48 由 古凌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