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tc 2E] 精炼(施工中)  (阅读 74 次)

副标题: 后续会继续更新

离线 malaoji

  • Peasant
  • 帖子数: 10
  • 苹果币: 0
[P:tc 2E] 精炼(施工中)
« 于: 2018-06-15, 周五 16:00:34 »
精炼
金炼Aurum, Refinement of Mortality
Mimics  模仿者
模仿者们有如幽魂一般在人群中穿行,而他们对于现身时如何融入其中自有妙招。即使恶燥常随其身,他们依然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道路。他通常都会是一张群众的脸孔,就是那些日常维持社会运作的人们。他的同胞们艳羡于这种与他们绝缘的同人类简单地交往。他们倾听模仿者与人群共处时的故事,与朋友简单的一餐,或者一天中与同事辛勤的劳动。他的经验让他们回想起了努力所求为何。
      显而易见。如果目标是变成人类的话,还有更好的办法能胜过在人群中生活,观察他们,并且尝试成为他们的一员?朝圣之路中不包含金之精炼是十分罕见的。它就像是一种天然的起始点。余下的是在准备好之前等待,学习有关他们自身,有关世界,还有一切如何运作。
       毫无疑问模仿者可用的嬗变术会让魔像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模仿者开始时可能会因此而陷入误区认为嬗变术就是他们所需的一切,但朝圣是一种“假装直到你真的做到”的事情。他很快就会明白,金之精炼只是他学习人性的一个机会。它是一种在他有朝一日希望加入的人群中的实习。他依然是个局外人,然而,这是所有模仿者最难以接受的事实。他与交往的人们形成联系并且逐渐喜爱,但是无论他如何擅于假装,他依然不是人们中的一员。必然的,到时候恶燥与荒芜会迫使他继续前进。

践行 Practice
正如他们的别称一样,模仿者们致力于让他们自己成为映照人性的镜子。他们的做法围绕通过人类的日常行为来洞烛其中的重要性。
*模仿者自豪于参加任何哪怕是最微小的人类日常生活的仪式。他们睡眠,剃须,还会刷牙。他在早茶时虔诚的阅读报纸。他甚至可能会变的极端:定时上厕所只是坐下并且沉思,或者每隔一周就换个发型,还会对他周围的对话全神贯注倾听。
*模仿者们发展出了对于宗教行为的共鸣,他们更专注于那些短暂而困难的事情来掌握人性的不同面。有时候,他们不会造访一个地方两次,而是选择每次参加不同的教群。很难说什么时候金炼者会被迷住。他可能确定自己正处于某种更高层次理解的边缘,而一次又一次的造访同一个教堂。这使得他们很容易受到邪教的影响,因为邪教传教的策略正对模仿者对包容的渴求。
*学校对魔像来说有天然的吸引力。他们更喜欢高中或者大学,因为那里的人们自身也处于转变的过程之中。模仿者们会和他们混在一起,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来成为更富有责任和建设性的社会人(至少从理论上是这样)。取决于他的角色,他可能成为一个学生,找到一个导师的位置,或者躲在学校图书馆里鲜少与人来往。
*在人类中寻找一席之地对于魔像来说可能是艰难的,因为他们不具有多数人理应具有的与朋友家人的联系。一个外来者可以找到位置,并且很快开始建立人际关系的地方,就是工作单位。因此,金炼者们会寻求雇佣作为一种实践精炼角色的方式。虽然通常来说被缔造者们都很适合体力劳动,模仿者们更喜欢从事服务业,这样他们可以最大化的与人接触。
*金炼的核心是共情。虽然一部分同理心会伴随精炼而来,这依然是一项需要练习的技能与需要养成的习惯,因为有朝一日他会脱离金之精炼。这正是模仿者们提倡慈善行为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这是一个与他人建立有意义的联系的方式,可以给他人带来正面的改变而且回避了模仿者不擅长的长时间交往。

思潮 Ethos
很多精炼都专注于魔像的某一方面状态,而金炼则不是。金炼者是外向性的,他会努力记住他观察人类是为了理解人类,而不是不假思索的模仿他们。比起玩耍换装游戏,他更多是在研究一个外国人,试图去学习他们的语言与风俗。他试图去平衡沉浸感与客观性,有如婴儿学步般获得人性的各方各面,并像试穿新衣服一样尝试它们。
危险在于模仿者的适应性给予了他一定的控制人类的方法,这会让他讽刺性的剥夺人们的人性。模仿者对于人群的影响不是无声无息的,最终会是毁灭性的。他越是强迫他人去做他想要的事情,他粗野的力量就造成越大的伤害。同样的,模仿人性的能力也有让他忘记自己究竟是谁的风险。他有理由去希望忘却自身的存在形式;在人性中迷失自我正是一种简单的方式。
相反的,模仿者致力于得到那些通常与他状况相斥的情感联系。他尽可能长久的交朋友,找工作,甚至会建立恋爱关系,直到恶燥不可避免的匍匐而来。那些金之精炼的拥趸们会发现这些时刻,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对于他们的伟大工程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对于共情和关系的专注也影响了他们与其他魔像之间的交往,他们中的一些会找人出来谈谈谁没有在关注她自己。

角色 Roles
伴侣 Companion :模仿者专注于与遇到的人类形成对等的关系。他可能会选择成为一个人的朋友或者恋人,或者他可能成为一个小组小团体中的成员。两种方式各有其挑战。一方面,专注于一个人身上会让他的影响变的集中。另一方面,同一群人进行交往会提供更多机会与人建立联系。目标是建立亲近关系并且练习正常的人际交往,这在随时可能出现的恶燥和灼苦面前是很难的。
追随者 Follower:当处于这一角色时,魔像会学习如何信任他人,对于这些被迫害者来说是艰难的一课。他会找到一个人来作为他的老师,代理家长,雇主,或者主人,并且尽最大努力来遵从他的判断和权威。一些模仿者认为要满足此角色需要完全的顺从,另一些则认为这不意味着失去自我而是要自己选择去追随他人。一些极端的魔像,让自己成为了他人的副本,跟随他到任何地方并且模仿他任何最轻微的举动。
领导者Leader:金炼三个角色之中最困难的一个,领导者角色要求魔像找到至少一个人愿意信任他。多数魔像维持一种一对一的关系,成为一个导师或者一个“老大哥”,与一个需要他帮助的人建立亲密联系。然而,最有野心的模仿者,则试图爬上组织领导者的位置。最简单的办法是做生意然后聘请人手,但是多数魔像都缺乏资源。另一个常用的方式是找到一群不被接受的圈外人。比如一群无家可归者,并教会他们自己从苦难中习得的生存技巧。孩童比起成人来说更容易接受他,允许他来成为这种代理家长的角色。

践行者 Practicers
阿伽门农从街角便利店偷了一块三明治带给了盲眼的女人。她点了点头用他所不懂的语言说了点什么。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哪里的话。他们坐在一起,穿着填充了旧报纸的衣服来抵御寒冷。路过的人们对他们视而不见。他产生了一种无名之人的舒适感,与此同时,他们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他感到与她的距离更近了。当她吃完三明治之后,她摸索着寻找他的手。他们十指交缠,就这样静静的坐着,除了彼此之外与世隔绝。

塔比瑟在孩子们撬开窗户上的板子来进入屋内前拦住了他们。她讲了一个关于废弃房屋里有多危险的故事。他们第二天又来了,而塔比瑟给他们讲了更多的故事,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娱乐,也是在教育他们。她告诉他们关于黑暗生物就潜藏在阴影中,俶尔又消失无踪了。当孩子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又安全的远离了一点那些可能会掳走小孩子的东西。

尼古拉认为自己爱着她。他追随她的每一个日常习惯。他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咖啡,她会从篮中拿取哪个松饼作为早餐。他知道她喜欢哪些电影。他和她一起观看。他触摸过她所有的衣物,惊奇于它们各异的色彩和质感。有时他会带走几件来自己穿上。她没有发现,但是这让他感觉与她更加亲密了。他尝试过做些事情来帮助她,但是这让她害怕于是就中止了。现在他仅仅注视着她。这是更好的方式。
阿莉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家。征兵人员总是愿意捏造文件来得到新人,而阿莉也很容易满足身体条件的要求。她精炼中所需的一切都在这里了:她是一个同伴,一个追随者,很快她也会是一个领导者了。她在恶燥与灼苦之间取得了平衡,但是她从中习得颇多以至于她无法承受失去这里。有时,她会迷失在她的角色之中,而忘记这里不是她的归宿而只是一块垫脚石。

安多尼了解关于那个老人的所有一切。他必须如此。他现在就是那个老人了。一个月前,他去老人的房子送去食品杂货并且检查他的药品,他发现可怜的老人已经死在床上。他迅速而恭敬地将老人埋葬在后院的花坛下面。他应该会喜欢那样。之后,他就代入了老人的人生。他走过公寓的每一寸地方,阅读旧信件与卷角的旧书,阅览所有的旧相簿,试穿他的衣服。第二天,孙辈们造访,而他已准备妥当。

精炼状态( Refinement condition): 蒙面——模仿者们擅于在凡人中活动而不暴露出他们的本性。在他造成恶燥时可以通过消耗1点圣火,将其发作延迟到场景结束。
节奏:每章节一次,当模仿者将自己置于险地来保护或帮助他的人类同伴时,获得1点节奏。
嬗变术:诡术 (Deception),迷术 (Mesmerism)
刻板印象 Stereotypes:
银炼:这就像是在看镜子中书的倒影。拿掉镜子吧。
钴炼:你知道人类不只是一堆缺点的聚集体对吧?
铜炼:假如你连和人说话都害怕的话,要怎么成为一个人类。
铁炼: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查尔斯·阿特拉斯。
铅炼: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而我想要成为别的东西。
锡炼:走开,你会把一切都弄糟的。
百手:怎么会有人认为这样就足够了呢?

« 上次编辑: 2018-06-15, 周五 16:03:05 由 malaoj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