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得救了……谢啦。”
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顺带瞪了一眼偷笑的卡莉。
见状况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我也不好再久留,也不管吃没吃饱,就擦了擦嘴,礼貌地和桌上的人道别,然后回房间换衣服。

没记错的话是明天中午处决匪徒吗?那中午去凑个热闹。
2
绿龙之巢 / Re: 【LOG及战报】天龙会·起源
« 最新帖子 由 绿龙 今天01:13:48 »
第一章
 
       埃里克从嗅到了一股沉闷的铁锈味,他脑子嗡嗡作响,一股难受的感觉子他的胃里翻腾。“昨天果然喝太多了。”诶里克不由得“啧”了一声:“该死的,这是什么鬼地方。”他往四周打量了一圈,随后摇了摇旁边瘫软在墙边,睡得正香的少年——亚当斯。
       “昨天可真是睡了一股好觉。”亚当斯起来伸了伸懒腰,睡眼惺忪之下还揉了揉眼睛。然后半眯着眼睛说道:“这是哪,难道酒保又把我们扔到贫民窟啦?”
       埃里克刚想吐槽,就看见躺在另一侧,一个背着兽人角弓的大叔扶着脑袋,缓缓的坐了起来:““啊,这才几点,哪个白痴又把灯打开了?”“干,这好像是个囚室!”亚当斯这才反应过来,开始摸索他的武器和装备在不在。很庆幸的是,这三个人的武器和装备一件都没有少。
       “唉……”埃里克懵逼的看着这俩个人互摸自己的动作,摇了摇头,内心打算着是不是要为此换一个小队时,看见了有一个盒子卡在脚下的裂缝之中。他把这个红色的精致盒子从裂缝中拔了出来,慢慢的打量起来。
       朗拿度站了起来,这里真是矮的可怜。他走到了囚牢之前,检查了一下门锁。一把很大的精金扣锁封住了囚室唯一的大门。在脑中反复尝试解锁后,不由的开始大叫起来:“谁把老子关了起来,快放老子出去!”喊了一会之后,颓废的软瘫在地上:“我们完蛋了,一定是有人要杀死我们!”不过他瘫下来的时候,碰巧他的视野也更加宽泛了,从最低点往左侧看时,一个好像守卫一般的类人机器人站在外头,向着四周警戒着。他身上的机械纹路透过那层劣质的人造皮肤简直清晰可见。
       “别傻了,如果真有人要杀我们,有又怎么会让我们醒过来。”埃里克调侃道。
       “一定是想先奸后杀。”朗拿度嘟着嘴倔强的说,“你们看,外面有妖怪。”
       埃里克和亚当斯好奇的蹲了下来,同样看到了那位机器人守卫。亚当斯显然不是正常的取向,他看着守卫的外形做出了吃手状:“好可爱~”
       ……感觉上这人可能已经被吓得精神病了。朗拿度看向亚当斯的样子,不由的想道。但是他还是声音调回了“严肃模式”,朝着另外俩人说道:“你们两个,就不想想办法出去吗?”
       “如果你会反手开锁,可以尝试这个。”埃里克从装备里拿出了万能工具箱,在亚当斯和朗拿度面前晃了一晃。
       亚当斯摊了摊手:“我觉得,与其偷偷开锁,不如好好嘴炮。”他将一股能量传递在身上,然后摆了一个很中二的姿势作为防御措施,随后对着远处的机器人守卫说道:“这是哪,我们为什么会被关起来?”
       话音刚落,那个守卫的背部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发射口,然后射了一针毒针射到了亚当斯身上。亚当斯瞬间感觉这个毒让他有点肾亏,随后软瘫到了地上。
       “盒子比较关键。”埃里克无视了亚当斯的一波操作,缓缓的打开了盒子。这个盒子之中只有一张纸条:越狱的最好方法不是求守卫注意你,而是让守卫注意你。
       “好的,那我开始踹门。”“好的,那我开始冥想。”看到小纸条的另外俩人分别想到了不同的方式来针对纸条内容。
       埃里克对准备踹门的朗拿度吐槽道:“总感觉踹门这件事,本身就是求守卫注意你啊。”
       “那你有什么方法让守卫注意你咧?”朗拿度把“让”这个字狠狠,用力的说道。
       “难道要拿出我的脱衣舞绝技么?”埃里克拿出了俩把小扇子,让朗拿度一阵恶寒。
       “啊,忍受不了!”朗拿度一把拿起了自己的兽人角弓:“die,die,die!!!!!!”他往着守卫的方向疯狂射箭。
       守卫空手接住了每一发箭矢,在朗拿度面前折成了两端。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朗拿度回头,摊手说道:“怎么办,这个智障不理我。”
       当然咯,这个纸条上不是写了么,是让守卫注意你,而不是很有目的性的去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可以开始打一圈扑克牌之类的……”埃里克的目光被亚当斯吸引过去,只见亚当斯的旁边出现了一个闪亮的光芒。
       “哈,我是不是超强的。”亚当斯自豪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电灯泡。”朗拿度和埃里克的脑海中同时出现了这个念头。
       也就在这个时候,亚当斯突然砍向朗拿度,不过瞬间又回过神来。然后喃喃了一句:“我靠,我刚刚说完那句话后感觉被心灵控制了,还好回神的及时…”他看见朗拿度同样已经将弓箭定在了亚当斯的脖子上。
       “我擦,亚当斯,你居然想动手!”埃里克走到了亚当斯的后面,一边大喊一边在懵逼的亚当斯耳边说:“继续。”同时露出了滑稽的眼神。
       于是乎,他们便在囚牢中开始“打架”了起来。朗拿度趁乱用力打了一拳,刚好打在了亚当斯的脸上。
       “你们这是干什么!”守卫不知什么时候回的头,此时的他看着战斗中的一行人,愤愤的怒吼道。随后他冲到牢前,用钥匙打开了大锁,然后冲进去准备把几人拉开。
       机会来了!这三个人难得默契一下。
       “咻!”只见朗拿度不知什么时候翻滚到了守卫的后面,贴着守卫的背部直接就是猛力一射。守卫被弓箭的冲击力往前一倒,随后就见亚当斯拿起了他的决斗剑,同时以两个不同方向向倒下的守卫机器人的腰上砍去:“秘技·燕返!啊不对……裂时流·极速打击!”这俩箭更是让机器人的腰部深受创伤,裸露的电路从中显而易见。
       埃里克掏出了一把细剑,喝下了一口准备已久的药剂,看着机器人的下一步动作。
       “果然小姑娘强调过,要多多注意引灯骑士么?”这个机器人反应了过来,看向了你们,用略带机械的声音说道:“看守失误是我的失职,就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少本身吧。”
       “啧,不愧是不同以往的机器人。腰部都烂成这样了,居然还能动弹吗?”埃里克弹开了守卫机器的攻击,向后退去。
       数据分析中……目标:亚当斯……歼灭模式……
      “亚当斯,小心一点,你被他盯上了。”埃里克提醒了一下,随后看向朗拿度:“你继续给予压力,我来趁乱打击!” 埃里克话还没说话,机器人就从周围的电路中发出一阵电流。埃里克没有反应过来,导致手上的武器掉了下来。“该死的!”埃里克咒骂了一句,心里默默的为亚当斯祈祷着。
      亚当斯丝毫没有荒。“融素流·玄秘魔牙!”他将一股能量引导到剑上,露出了一个蔑视的微笑:“引灯骑士可比你想想的强大的多。”
      机器人用双拳交叉互助头部,没有想到亚当斯的能量如同一道力场剑一般,把机器人守卫冲击到了墙上。机器人守卫倒在墙前,头部365度的转了一拳,随后掉了下来,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   
      "真是弱。"亚当斯将倒下机器人的头踩爆,随后将决斗剑收了回去。
      他们走出刚刚机器守卫打开的门,看到不远处的一阵光亮。
      埃里克托腮说道:“亚当斯这种算不算滥强狗。”“滥强狗?”朗拿度把弓箭收了回去,想到刚刚那副场景:“肯定啦~”
      当他们走出亮光时,只见一堆之前在冒险者协会看到的导师,柜台小姐,还有一些资深的冒险者正在透过“探知”观察着他们刚刚的战斗反应。“啊,新人们出来了。”其中一个发现从门中逃出来的他们,带头鼓起了掌。“没有想到竟然打坏了原型机,想当年我也想打坏来着”“不过这一群新人能打坏原型机真是猛啊”台下的冒险者们互相讨论起来。
      “所以。。。。这是个什么测试??”埃里克有点懵逼的说道。
      “是有关于你们小队的冒险者合格测试。”其中一个大叔级的人物一面写着单子一面说道
      “那啥,这个打坏了我们不需要赔吧。”提到钱,亚当斯明显不淡定了起来。
      “每个经过我们长期观察的小队都会参与这场测试。其实你们很早就递交申请了,只不过在进去之前,我把调查员先生和引灯骑士先生有关这块记忆删除掉了。”这个大叔接着说道,“完成后,就可以承认你们的确是……恩……合格的小队了。”
      “实际上成绩是有关于逃出时间和越狱表现来定,具体和守卫的战斗么……如果不是守卫刻意的开启了防御模式,说不定你们三个都要栽在里面。”另外一位看上去很老练的冒险者一脸严肃的说道:“要记得,大部分市场上卖的守卫机都有自爆功能,如果它有你们怎么办。”
      于是,愉快的冒险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3
新手區 / 新人报道
« 最新帖子 由 kyling 今天01:11:59 »
大家好,这里是刚入坑的新人,和被拉入坑的基友尝试过一次双人跑团,发现了很多不足之处_(:з」∠)_,希望可以在这里学到更多的经验,成为一名合格的kp或者调查员XD

ps:本来我觉得当pl比较有趣,但是非洲人基友让我感受到了当kp的乐趣嘿嘿~
4
翡翠与光 / Re: 《塔罗异闻录》(第二季)
« 最新帖子 由 霜千翎 今天00:53:27 »
“那你想如何?累积力量可不是一夜之间能完成的事情,得靠不断的累积才能获得成就。”
“除非...当暴发户吧!或者找到能投靠的人...”
5
研討區 / Re: [OSSR翻译]吐槽好人书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0:44:47 »
贴图片用楼层
6
研討區 / Re: [OSSR翻译]吐槽好人书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0:44:37 »
预留楼层,有待施工
7
研討區 / Re: [OSSR翻译]吐槽好人书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0:44:30 »
预留楼层,有待施工
8
研討區 / Re: [OSSR翻译]吐槽好人书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0:44:25 »
预留楼层,有待施工
9
研討區 / [OSSR翻译]吐槽好人书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0:43:53 »
标题: OSSR: Book of Exalted Deeds
作者:FrankTrollman
发表时间:2013年2月
原帖地址:http://www.tgdmb.com/viewtopic.php?t=54030
OSSR索引:http://www.tgdmb.com/viewtopic.php?t=53716
(译注:OSSR是Old-School Sourcebook Reviews 的缩写。这里的Old-school不仅局限于d&d,也包括许多其他老TRPG规则,包括且不限于CoC、战锤40k等等。OSSR可以译作“老派规则回顾”“老规则书深度解读”之类,但为了简便和避免译名混淆,正文中保留缩写。)

劇透 -   :
(译注:由于原帖的文风颇为口语化且不乏粗口,译文也会进行相应的粗口化口语化/超译化/网络语言化处理。如引起不适请谅解。翻译本文不代表译者同意原作者的全部、部分、任何观点或任何言语过激之处。)
作为参考,附上崇善之书第一章的译文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40152.0
虽然这篇译文是本人在7年前翻译的,本文在提及原书章节时并未完全参照当初的译文,因为这篇当年的译文确有不确切和错漏之处。

应别人要求,我正在做一个关于崇善之书(Book of Exalted Deeds)的OSSR。这本书是2003年的,当时WotC才刚刚推出3.5版D&D。在他们寻找眼下可以做的、不会类似于那些9个月前刚出版的3e扩展的东西的时候,他们注意到秽恶之书(the Book of Viled Darkness)出人意料地大受欢迎。于是他们在旧书堆里面翻了翻,注意到在AD&D的宝藏列表里面,秽恶之书事实上有个伴儿。这是个简单的把邪恶替换成善良的反转版本,而这个善良版本就叫做崇善之书。
(译注:据某位知名不具的自称wery vegetable的大佬先生表示,原句模仿了巴比伦5号剧集的句式。译者并没有看过,有在意的读者请对照原文自行体会。)


基本上,崇善之书这本扩展是由那些想要写它的人执笔的。也就是说,这本书是James Wyatt的崽,同时执笔名单当中也会有Chris Perkins和Darrin Drader。我们知道James Wyatt是个recovering Minister(译注:大概是某种基督教的教区职务),所以或许写一本反复强调终极之善良的书的点子对他很有吸引力。Jesse Decker和Erik Mona则贡献了一部分设计。Erik Mona在那时候是个负责龙杂志(Dragon Magazine)的家伙,秽恶之书大概碰到了他的什么G点,以至于他只要有可能,就会在几乎每期杂志里面都提到这本书。所以我们毫不意外地看到他参与了这一系列的下一本书。游玩测试的名单里则包括了诸如Amy Wyatt(James Wyatt的妻子)和Gwendolyn Kestrel(桃花书the Book of Erotic Fantasy的主要作者)。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就任你们想象了。

我们需要注意到一件事,尽管这本书的前辈是出人意料的一拳,但崇善之书本身并不是。在AD&D的宝藏列表里面还有其他的书,但在BoED之后,万法大全(the Spell Compendium)并没有被命名为无尽法术之书(the Book of Infinite Spells),战斗卷册(the Tome of Battle,也即是九剑)也并不叫强大武技指南(The Manual of Puissant Skill at Arms)。之所以会这样,一部分原因是单纯由于逐句逐段来看,Monte Cook(秽恶之书的最主要的作者)比起James Wyatt来说,是个远比他更能切中主题的作者。但是就像我们接下来会在这篇解读当中看到的,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归结到糟糕的设计决策上面。这本书有8个章节,所以我们会试着分成四次来把自己的好肝灌满酒精,并且每次回顾其中的2个章节。
(译注:这篇review最后坑了,没有继续写完魔法物品、天界dalao和怪物的评论……作者似乎习惯于在写这种东西的时候先灌点酒。)

前言(introduction)是由James Wyatt执笔。他尝试了一下诗意对比(poetic contrast)的手法,而他的手法显然并不高明。Wyatt尝试将这种手法运用在这本书上,而这种对比既漫无目的又自相矛盾。他很快就承认了,这本书的内容安排基本上就是反转了内容的秽恶之书,而对于一本关于“善良”(“Good”)的书这可不是一件“好”事(a good thing)。这是因为在任何哪怕稍微具有一点意义的道德体系里面,善良都仅仅是邪恶的反面。他同时也宣称,最主要的反转在于这本书主要是用来提供给玩家玩滥强的(for players to powergame with),而秽恶之书则主要是用来给DM创造反派角色的。这根本讨好不了任何人。玩家们想要扩展书提供滥强资源,但他们可不希望这本书说自己是“关于他们将要获得的滥强力量的”,因为这类的术语从一开始就会减少DM允许使用这本书的可能性。接下来这段前言花了大概一半的篇幅来解释为什么它有个标签写着“仅面向成熟的读者”,而这唧唧歪歪的解释根本没有解释任何东西。前言还说这本书将会讨论你是不是可以杀死兽人婴儿的问题(剧透警告:尽管事实上这个问题极其容易回答并且对于所有曾经存在的关于阵营的网络口水战都极其基础而重要,这本书实际上却并没有屈尊给出解答),以及会和那些“困难的问题”进行搏斗,但这些听上去都不像一个能够解释为什么这本书会有一个“仅限成人”的标签的理由。说白了,你很难在看了这段解释之后而不产生这样的一种感觉:这本书之所以有一个这样的标签,纯粹是因为秽恶之书也有而已。

第一章:善良的本性(The Nature of Good)
这本书有一个还算扎实的开头,并且在第一段话中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光是没有罪恶缠身并不意味着善良。那正是中立阵营之所以存在的理由。它甚至指出了,善良角色并不一定需要是过分谨小慎微、礼貌或者天真的。这话说得也挺对的。但是接下来这本书就像是一头冲进了疯人院,因为它告诉我们善良实际上是“一种从上层位面辐射出来的神圣而伟大的能量,摧毁一切的邪恶”。呃……我他妈……只能说真是太谢谢了。一切都得到了解释。

你看,这里的问题在于,这段话是基于一种基督徒的观点写的。而基督教道德观完全他妈没有一点狗屁意义。如果你把它转换到一个现世的语境下,你仍旧处于一个这样的层次:也就是说,你认为“善”就是照着一个家伙说的话做,而这个家伙允许他自己的儿子被谋杀了,从而可以说服他为了你们的遥远先祖的一次冒犯原谅你们,而你们的这个祖先在冒犯他的时候还是个啥也不懂的青涩少女呢。 我他妈只能说,这在任何语境下都完全说不通。而大概正因为这个理由,比起把接下来的道德讨论构建在他们实际使用的道德体系(也就是“因为我以前就是这么说的”)之上,他们选择了譬喻——也就是“因为我以前就是这么说的”的神圣光环。(译注:"because I said so"似乎是个常用于黑宗教陈词滥调的梗。大概意思似乎是“因为每个道德正直善良的人都是这么说的所以这肯定是对的”。)

然而,这种“你的激光束是金色的,他的激光是红色的”的视点只能说是儿童动画片的看待问题的方法。在任何实际存在的、一位成熟的成年人可能会想要进行的、关于美德的讨论中都不会有它的容身之地。你可能会选择声称善良和过程有关,或者与幸福有关,或者健康、自由、勇气、稳定或者其他的一千多种人们会将其与“善”关联起来的东西有关系。见鬼,如果你们讨论不同的哲学体系和这些哲学体系对于善良的真正含义的看法的话,这本书本来可以是个不错的玩意的。但是当那个要用几个形容词来描述善良的人是Wyatt的时候,他就只能不断地重复一些同义反复的废话,诸如“benevolent”(仁慈的,意思是被形容的事物可以“做出善事”)和“righteous”(公义的,意思是被形容的事物“是善的”)。在这整个章节的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中,唯一的闪光点(除了那些发出不可言说的神圣之光的)就是他用了“Just(正当的)”这个词。正义(justice)是唯一一件你能够真正合理地认为是“善良”的东西,并且不仅仅是一个“善良”的同义反复的词汇。所以,呃,还好吧?
(译注:这句话指向的应该第一章的第一小段的最后一句话,“Good is selfless, just, hopeful, benevolent, and righteous.”)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关于“Exalted Deeds(崇善行为)”的讨论,也就是那些让你能够确切无疑地表示你的确是善良的具体行为。这些包括了:帮助他人,施舍,治疗,自我牺牲,敬拜善良神祇,施展善良法术,仁慈,宽恕,唤起希望和救赎邪恶。我甚至不能确定作者到底有多清楚这里面有多少项仅仅意味着“戴着白帽子(而不是黑帽子)”。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是善良的因为我们信仰我们这一边的神,而这些神是善良的因为他们站在我们这边……啊啊啊啊啊!!同样的逻辑完全可以适用于海克斯托和信仰他的邪恶结社。尽管我们没有时间来详细讨论这些狗屁,但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注意到下面这些内容:


引述: ——崇善之书写道,
  善良角色不一定是愚蠢的。善良角色可以是谨慎的……
    ……但她绝对不应该说,“抱歉,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而在这两句话之间隔了整整两行字。需要我来提醒你,D&D当中存在着比你高出差不多10多级,并且完全确定肯定超出你能力范围的恶龙和恶魔吗?以及和这些怪物战斗完全是浪费你的性命,并且完全可以说是愚蠢的吗?以及告诉这些村民你确实没办法帮助他们,是你能做的最仁慈、最诚恳的事情吗?这他妈都什么鬼?!这段话在D&D语境当中对于善良角色的看法的不切实际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而仁慈是另一个令人烦心的问题。这一章的第一段话里面关于善良的意义的唯一有意义的阐释,就是它是“公正”的。而公正和仁慈绝不是同一回事。不如说,它们在很多情况下是完全相反的。仁慈的章节警告道,善良角色绝不应该“落入这一陷阱”,也就是“像他们对待他人一样”对待恶徒。这他妈什么狗屁?这就是正义的意涵。你有可能做到的最“公正”的事情,就是像他们对待别人一样对待他们。这可能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你知道,缺牙和瞎眼之类的),但这毫无疑问是公正的。这个章节显示出,作者对于这个章节的训诫让你为了一种仅仅是被描述为“公正”的品质在何种程度上令你背离了正义本身这一点一无所知。这完全就是尤达大师式的鬼话(That is some serious Yoda shit,译者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梗),而这根本性的自相矛盾完全没有得到哪怕半点讨论。这就像是那些跟你嚷嚷着关于道德的废话的人实际上对于正义和仁慈实际上是什么、为什么它们这么重要和它们之间可能有什么矛盾完全没有概念一样。不如说,实际上完全就是这么一回事。



而这是一张实际上用在这个章节里面的插图。这可不是我编造出来的,这张插图下面的注解是:“一位圣武士必须在摧毁邪恶和尊重爱情之间作出抉择。”这句话简直不知道有几个槽点。问题不光在于,“尊重爱情”本身并不在这本书告诉我们的、善良应该是的东西的清单上面。“爱情”似乎被两个性感的魅魔蕾丝边代表了的这一事实,使得她们因为太过于沉浸于其中和弄出的响动太大,以至于她们甚至听不见一个穿着当当作响的板甲的脑袋上着了火的伙计靠近的这一点都显得就像天知道什么鬼上的添足了。(icing on the WTF。原句应该是指icing on the cake这个习语,意为漂亮但并非必要的点缀。)

最后,在我们开始看最后一节之前,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论一下作者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基督教精神和对D&D的极度缺乏了解。关于救赎邪恶的那一节从头到尾都在讲这是多么地帮助了被救赎的生物,因为它们可以前往“美好的来世”而不是遭受“永恒的痛苦与折磨”。这是基督教的观点,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D&D的观点。在D&D当中,坏人窝里的死后生活并不是永恒的(灵魂可以被摧毁,并且确实经常被摧毁),而且如果你够屌的话,你可以成为负责折磨别人的那些家伙。而这是你的奖赏,因为你是邪恶的,所以你多半本来就喜欢折磨别人。如果你是坏蛋一方的强大勇士,在龙与地下城当中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痛苦、折磨和永恒或者随便什么鬼。而且,如果你没有那么屌的话,在死后前往上层位面也挺吃屎了。我是说,见鬼的,如果你不够格成为一个天界仆人的话,洛山达会在永恒的剩下的时间里面把你变成一片草叶(a blade of grass)。
(译注:关于洛山达的这段出处不明。)

这本书还有一个小小的边栏,向你保证“崇善(Exalted)”和“传奇(Epic)”是不一样的。剧透警告:崇善专长非常操蛋,根本不会有人把这两个玩意搞混的。

下一个分章节叫做“善良正道(The Straight and Narrow)”。这标志着作者在继续进行着他那试图把基督教道德填鸭给我们的笨拙尝试,因为他对这一节的命名来自于马太福音7:14。虽然我也可以放过这一点(说到底这确实是个常用俗语,而不一定非得有着基督教的意味),但这一节整个都白痴透顶。这一节一开头就开始讲“目的与手段”,而这一段全是愚蠢的废话,而且还不如双重后果原则有道理。事实上,它基本上就是双重后果原则,只不过掺水了大量的推诿之辞,相比之下阿奎那的蹩脚道德论证听上去都可以算得上思路清晰了。接下来是一小段关于暴力的讨论,而这段基本上就是在“正义战争”理论(the theory of "Just War")的表面上漆了一层D&D术语,就跟在猴子笼的玻璃上粘着的大便一样。我得去喝一杯。任何哪怕只是被动地熟悉于基督徒式的自我辩白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出这些大粪原本是从哪里来的,而Wyatt式的处理并不会让它们听起来更睿智或者更令人信服。
(译注:the doctrine of Double Effect是阿奎那提出的一个道德判断原则,没有统一的标准翻译,常见译名包括双重后果理论、双效说、双果律、双重效应学说等等。内容是同一个行为可能同时有善和恶的两种后果,在恶的后果不超过善的后果、且恶的后果不是这一行为的主要目的的情况下,这一行为就是可以接受的。正义战争理论则是一个由奥古斯丁提出、并在其后被阿奎那和一系列神学家完善的用于确保战争正义性的理论,相信你们可以注意到它至少到21世纪初还在政治上被持续使用。)

下一节是“秩序、混乱与善良”。出于某些原因,我的杯子又空了。D&D当中的秩序和混乱完全说明不了任何东西,而这本书的处理并不会让它们变得比较自洽。我自己就能列举无数种守序善良和混乱善良的描述的矛盾之处并且说上三天三夜,但这些废话早就不是新闻了。秩序和混乱在PHB当中本来就是自我矛盾的屁话,而这本书只不过是浪费了更多时间喋喋不休,并且在让它显得更不弱智的方面实质上没有任何帮助。

接下来这本书继续列举了一些你们或许会想要成为的角色范例。而你们根本不会想成为这些角色。第一个角色是个15级游荡者/武僧。看起来,这个角色是Rob Lightener写的。(译注:Rob Lightner好像是个音乐工作者。不知道什么梗。)我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觉得有必要用这些东西来占用页数。这里列举了一些“好人”原型和糟糕的范例角色。我得为了那个“被救赎的夺心魔”角色颁发额外的愚蠢点数,因为它仍旧是个操蛋的夺心魔,然后……你猜?见鬼去吧。我得去喝一杯,然后跳过这段去看他们给出如何扮演每个PHB职业的崇善角色的部分。而就是在这里他们富有帮助地通知我们,一个崇善吟游诗人“与天堂的音乐和创造的诗篇共鸣”。因为显而易见,越善良就意味着越宗教
(译注:那个夺心魔角色发了和平誓言,但是卡面上没有维生戒指或者任何让她可以不用吃东西的手段。也许她是靠着创造食粮法术造出来的面糠大脑过活的,天知道。……虽然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夺心魔是怎么获得性别的,不过这不是重点。)

这标志着James Wyatt的基督徒思考回路在试图理解D&D的巨轮阵营噱头时的一个重大失败。在这个游戏世界里面,“创造”既是善良的,也在同等程度上是邪恶的。在这里天堂中充斥着和美德一样多的恶意。在这里神祇们完全可能代表着杀戮、压迫和欺诈,就跟他们提倡健康、自由或者真理的可能性一样大。我完全没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在拼凑这本书的时候忘记这一点。就像我们在最近的一篇OSSR(译注:桃花书的OSSR)当中指出的一样,这本书的游戏测试玩家之一在她的战役世界里面有一个如假包换的强奸之神,而这是她的主要剧情要点之一。所以你或许会觉得,应该有个人会跟Wyatt说一句,在D&D当中虔诚(godliness)和善良(goodliness)完全他妈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他们没有。或者他们确实说了,但他就是完·全·不·在·乎。甚至连崇善德鲁伊都被描述为在屁股后面带着神派来的天界仆人满街晃悠。

他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在一个关于多极主义的多神教社会的世俗游戏里面涂满基督徒的哗众取宠的废话的机会。崇善之书里面有一整段关于罪恶与赎罪的冗长的屁话。而这段话是完全从基督徒的视角写的。它声称你需要在获得神的宽恕之前先忏悔和补偿你的罪恶。呕。

这一章花了我大概整整四杯酒和一整段漫长的抨击,因为他们认为要真正地展示角色们有多“善良”的方式是把反派们塑造得特别、特别地。在我听来这完全就是疯了。我是说,每个人都讨厌希特勒。如果你的敌人真的特别、特别坏,那你根本不需要先成为某种美德的化身就可以搞明白你该站在那一边。我是说,如果你的敌人足够邪恶的话,连斯大林都能站在好人的这一边。当敌人变得更坏的时候,角色们并不会变得“更善良”,他们的善良也不会“变得更引人注目”什么的。这段彻头彻尾地搞错了重点,根本没弄明白衬托在故事当中起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作用。

(未完待续)
10
先不要打草惊蛇,因为我完全没会见修女的动机,更不清楚三神信仰具体是怎么样的。这样盲目接近只会引来警觉,倒不如和亨特询问一下关于此处三神教会的基础信息,以为日后的行动进行铺垫?

“你说话流畅了很多,但按照你说说法,意味着你的灵魂昨天不在病房之中?那是跑哪里了?”我突然发现不对劲,这个情况我以前是不是遇到过?和洛希有关的?还是...反正有种无法解释的似曾相识感!(是不是之前发生过类似交换灵魂的剧情?我不太记得了。)
“你说话是流畅了一点,但语序和逻辑还是略微混乱,是因为什么吗?”
“你很迫切地寻找我,甚至尝试进入我梦境之中,所以你想怎么样?”我试探道。

“咋了...这家伙装死吗?还是幻象?”
投掷: d100 = (9) = 9
我会尝试用石头鞭尸,我相信她并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她本人该不会是法阵的一部分吧?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