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阅读 125 次)

副标题: 当你心中发慌的时候,就找一条腿抱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于: 2017-12-24, 周日 18:23:44 »
切希尔的场合

劇透 -   :
21:10:31 <<莫尔度>> ————LOAD————
21:10:51 <<莫尔度>> 你觉得头疼欲裂。
21:11:55 <<莫尔度>> 仿佛大脑中充斥着某种胶质一般,你难以清晰地思考。你能感受到自己的皮肤滚烫的温度,眼皮下是因为酸疼而裹着眼泪的眼球
21:12:14 <<莫尔度>> 这些信号告诉你,你似乎应该醒来了
21:13:01 <<莫尔度>> 忽然,你的手碰到了某个冰凉的物体,这使得你一惊而睁开了眼睛,泪水顿时从你的脸上流淌下来
21:13:13 <<莫尔度>> “没事吧?”一个男人的声音
21:13:19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1:13:50 <<切希尔·柳梢>> “呜……有事……我头好痛啊……”
21:14:14 <<切希尔·柳梢>> 翻个身缩成一团
21:14:19 <<莫尔度>> “喝点水吧,站起来活动活动,你可能只是坐得太久了”
21:14:52 <<莫尔度>> 你尝试翻身,这时,你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坐在一张天鹅绒的椅子上,正仰躺着睡着了
21:14:52 <<切希尔·柳梢>> “嗯……坐得太久了?”
21:15:12 <<切希尔·柳梢>> “哎!”
21:15:12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保持平衡
21:15:46 <<莫尔度>> 你在椅子上坐正了
21:15:56 <<切希尔·柳梢>> “我怎么在椅子上睡着了……难怪睡得一点也不好”
21:16:00 <<莫尔度>> 在你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21:16:34 <<切希尔·柳梢>> 观察四周的情况和这个人
21:16:51 <<莫尔度>> 他穿着一身漆黑的燕尾服,有些微卷的白发从高筒礼帽的边缘翘出来,手里端着一杯水,正微笑着看着你
21:17:09 <<莫尔度>> 你似乎坐在一个昏暗的剧场里,四周只有你们两个人
21:17:21 <<切希尔·柳梢>> “…………………”
21:17:25 <<切希尔·柳梢>> “停一下”
21:17:33 <<切希尔·柳梢>> “你是哪位……?”
21:17:36 <<莫尔度>> “要喝点水吗?”他坦然地在你身边坐下,和你搭话道
21:17:47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摸摸身上有没有武器或者别的什么
21:18:18 <<莫尔度>> 你身上的装扮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没有武器
21:18:58 <<莫尔度>> 男人一边把杯子递给你,一边说:“不记得了吗?你是来这里看表演的”
21:19:34 <<莫尔度>> “途中小姐你似乎太累了,就睡着了,正好是戏剧幕间,我就过来看看您的情况”
21:20:03 <<切希尔·柳梢>> 接过杯子
21:20:25 <<莫尔度>> 你接过了杯子,杯子入手冰凉
21:20:51 <<切希尔·柳梢>> 环视四周,我辨认一下这里是不是红风车剧院
21:21:06 <<莫尔度>> 过一个智力
21:21:31 <<隐秘力>> 艾莉进行检定:1d20+5=(9)+5=14
21:21:31 <<切希尔·柳梢>> .r 1d20+5
21:22:20 <<莫尔度>> 你睁大疲惫的双眼,环顾四周,寂静的剧场在你的视野里打着转儿
21:22:30 <<莫尔度>> 你想起来了,这里似乎就是你记忆中的红风车剧场
21:23:34 <<切希尔·柳梢>> “呼……是红风车啊……吓我一跳”
21:23:40 <<切希尔·柳梢>> 喝一口水
21:24:05 <<莫尔度>> 你喝下一口冰水,水里有微微的柠檬味,这让你的精神好了很多
21:24:51 <<莫尔度>> “不知道小姐对我们的表演还满意吗?”年轻男人把他的高筒礼帽摘下来,抱在怀里说道
21:25:03 <<莫尔度>> “我们很重视观众的意见”
21:25:09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回忆一下我看了什么表演
21:25:19 <<莫尔度>> 过一个智力
21:25:32 <<隐秘力>> 宫锁心玉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5=(17)+5=22
21:25:32 <<切希尔·柳梢>> .r 1d20+5
21:26:12 <<莫尔度>> 你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有自己看了什么……传奇故事的表演,但是具体内容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21:26:21 <<莫尔度>> 也许是个很无聊的故事,要不然你怎么会睡着呢?
21:28:12 <<切希尔·柳梢>> “这个嘛……还可以吧,但是我觉得有点老套了,虽然不管怎么说我也不该半途睡着……”
21:28:23 <<切希尔·柳梢>> 小心地选择词汇
21:28:36 <<莫尔度>> “这样啊……”
21:28:46 <<莫尔度>> 男人有些寂寞地垂下了视线
21:29:00 <<切希尔·柳梢>> “我觉得你们可以做得更好!”使劲点点头
21:29:26 <<莫尔度>> “……那小姐比较喜欢哪一类的剧本呢?也许我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21:31:59 <<切希尔·柳梢>> “哎?我对戏剧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遇到喜欢的就是喜欢了”
21:32:42 <<切希尔·柳梢>> “戏剧是给所有观众看的嘛,只向一个人喜欢的方向努力好像容易走偏哦?”
21:33:10 <<莫尔度>> “小姐你这句话说得可真好”男人笑了笑
21:33:37 <<莫尔度>> “我也这么想,戏剧应该是呈现给所有人看的东西”
21:34:08 <<莫尔度>> “如果仅仅只有一种人喜欢,仅仅表达了一种思想,仅仅只说了一种故事……那就不足以称之为真正的戏剧”
21:34:27 <<莫尔度>> “您说对不对?”
21:34:41 <<莫尔度>> “正所谓,人生如戏啊”
21:35:51 <<切希尔·柳梢>> “……总觉得有种令人头痛的感觉”
21:35:59 <<切希尔·柳梢>> 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水
21:36:13 <<切希尔·柳梢>> “我要走了!”
21:36:18 <<莫尔度>> 你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的柠檬水
21:36:26 <<莫尔度>> 觉得神清气爽
21:37:07 <<莫尔度>> “那么,希望小姐您再次光临我的小剧院”
21:37:37 <<切希尔·柳梢>> “小剧院啊,您可真谦虚”
21:37:40 <<莫尔度>> “届时,我还会向小姐您请教戏剧的演法的”
21:38:03 <<莫尔度>> 男人戴上了高筒礼帽,朝着你们微微躬身一礼
21:38:28 <<切希尔·柳梢>> 我直直地盯着他的脸
21:38:28 <<切希尔·柳梢>> “我对演戏没有兴趣”
21:39:03 <<莫尔度>> “会请您坐在头等席观赏的”男人微笑道
21:40:37 <<切希尔·柳梢>> “兴趣未免太奇怪了……”
21:40:37 <<切希尔·柳梢>> 我咕哝一句,没有理他,径直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21:40:54 <<莫尔度>> 你转身,朝着剧场的大门走去
21:41:37 <<莫尔度>> 来到紧闭的木门前面,你使劲拉开了门
21:41:54 <<莫尔度>> 顿时,从外面透进来的阳光就充满了你的视野
21:42:13 <<莫尔度>> 直到……将你的整个世界都完全覆盖起来
21:42:50 <<莫尔度>> 感受到阳光的灼烧感,你睁开了眼睛————这次你是真的醒了
21:42:58 <<莫尔度>> 你感到自己躺在床上
21:43:50 <<切希尔·柳梢>> “啊啊啊……真讨厌”
21:44:02 <<切希尔·柳梢>> 翻个身缩成一团
21:44:06 <<辛迪>> “主人,做噩梦了吗?”
21:44:19 <<莫尔度>> 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说
21:44:53 <<切希尔·柳梢>> “嗯……非常讨厌的人,非常讨厌的梦”
21:45:01 <<切希尔·柳梢>> 我抬起头来
21:45:09 <<辛迪>> “那你有没有在梦里狠狠地揍他”
21:46:07 <<切希尔·柳梢>> “一个人还是底气不足啊,如果你在就好了”
21:46:08 <<莫尔度>> 床边坐着一个长相约莫20岁左右的女性,她一头浅蓝色的长发,正专注地看着你
21:46:27 <<切希尔·柳梢>> “……………………”
21:46:38 <<切希尔·柳梢>> “辛迪,你换了个外形啊”
21:47:26 <<辛迪>> “嗯,回来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变强了”
21:47:37 <<辛迪>> “又想起来一些事”
21:48:38 <<切希尔·柳梢>> “想起来事?别人都是忘记,你竟然反而想起什么了吗”
21:48:53 <<切希尔·柳梢>> 从床上跳下地,活动一下身体
21:49:58 <<辛迪>> “嗯?主人你是说,未名村的那些人吗?也许我的确是受了他们的影响也说不定”
21:50:09 <<辛迪>> “我现在觉得,我似乎的确是一头龙”
21:51:21 <<莫尔度>> 你觉得辛迪似乎冷静了很多
21:51:56 <<切希尔·柳梢>> “的确是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长大了吗,感觉没有原来活泼了……”
21:52:03 <<切希尔·柳梢>> 端详辛迪
21:53:35 <<辛迪>> “我觉得仿佛我变了一头龙一样……就好像从出生开始就能够思考,记忆有了一种更加连贯的感觉”
21:56:38 <<切希尔·柳梢>> “有点难理解……不过感觉是好事!那么,恭喜!我们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如何!”
21:57:13 <<辛迪>> “……嗯!不错!”
21:59:40 <<切希尔·柳梢>> 穿好衣服出门
22:01:06 <<莫尔度>> 你整理洗漱,走下了楼梯
22:01:26 <<莫尔度>> 顿时闻到了扑鼻的香气
22:01:46 <<莫尔度>> 在一楼,你看到了凯尔文,和桌子上丰盛的早餐
22:02:04 <<切希尔·柳梢>> “好香!终于不用天天吃干粮了……!”
22:02:31 <<切希尔·柳梢>> 跑过去坐下
22:02:31 <<切希尔·柳梢>> “不过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凯尔文,他们人呢?”
22:03:00 <<凯尔文>> “嗯?小姐您说的是?”
22:03:56 <<凯尔文>> “全部!”
22:04:38 <<莫尔度>> 凯尔文有些为难地看了看你
22:04:57 <<凯尔文>> “这个……”
22:05:08 <<凯尔文>> “卢娜小姐她一大早就自己跑出门去了……”
22:05:26 <<凯尔文>> “在下也没有劝住她……”
22:06:22 <<切希尔·柳梢>> “她可能想逛逛街吧,这里对她应该很新鲜了”
22:06:38 <<切希尔·柳梢>> “要不是她出门了,我也不至于做那个噩梦!”
22:06:47 <<切希尔·柳梢>> 狠狠地咬着食物
22:07:29 <<凯尔文>> “我已经嘱咐佣人跟着她了,您不用担心卢娜小姐的安全”
22:08:00 <<莫尔度>> 你狠狠地吃着起司面包,火腿和奶油燕麦粥
22:08:37 <<切希尔·柳梢>> “嗯嗯,还有呢?”
22:09:15 <<切希尔·柳梢>> “阿特拉斯他们今天去哪儿了?”
22:10:02 <<凯尔文>> “噢,您是说亨佩尔先生吧?昨天您也听到了,他不愿在这里留宿,自己往艾莱斯区去了”
22:10:38 <<切希尔·柳梢>>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阿特拉斯啊”
22:10:45 <<凯尔文>> “阿特拉斯先生和蕾曼兹小姐比您早起来不到一个小时,他说,看您睡得香,就不吵醒您了”
22:10:59 <<切希尔·柳梢>> “早点吵醒我啊!真是的”
22:11:11 <<切希尔·柳梢>> “要是他们早点叫醒我,我也不会做噩梦了!”
22:11:22 <<切希尔·柳梢>> 再使劲咬一口火腿
22:12:00 <<切希尔·柳梢>> “那阿加萨他们也是不想吵醒我就先出门了吗!”
22:12:23 <<切希尔·柳梢>> “这些人怎么回事啊!”
22:12:58 <<凯尔文>> “阿加萨?”
22:13:28 <<切希尔·柳梢>> “嗯?难道还在睡懒觉吗?”
22:14:55 <<凯尔文>> “呃,小姐您说的是哪位?是今天预定要来家里的客人吗?”
22:16:24 <<切希尔·柳梢>> “是我睡蒙了还是你睡蒙了……阿加萨怎么成了客人呢”
22:17:03 <<莫尔度>> 凯尔文困惑地看着你
22:18:16 <<凯尔文>> “在下确实不记得阿加萨先生了……也许是小姐之前说过,能麻烦您再吩咐在下一遍吗?”
22:18:43 <<切希尔·柳梢>> “…………哈?”
22:19:05 <<切希尔·柳梢>> “那叶米你还记得吗?”
22:19:21 <<切希尔·柳梢>> “福克斯和罗西亚呢?”
22:20:15 <<莫尔度>> 凯尔文摇了摇头
22:21:21 <<切希尔·柳梢>> “辛迪……完了”
22:21:38 <<切希尔·柳梢>> “未名之村的雾好像已经影响到城里了!”
22:21:42 <<莫尔度>> 辛迪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抬起头来看你
22:21:45 <<辛迪>> “怎么?”
22:22:12 <<辛迪>> “主人你说的这些名字我可是也没听说过啊”
22:22:35 <<切希尔·柳梢>> “你也被影响了吗!你还说自己记起来了!这不是都忘了吗!”
22:22:49 <<切希尔·柳梢>> “啊——头好痛啊”
22:22:59 <<辛迪>>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22:23:06 <<切希尔·柳梢>> “那托马斯呢?凯尔文,你记得他吗?”
22:23:35 <<莫尔度>> 凯尔文点了点头
22:23:45 <<切希尔·柳梢>> “他去哪儿了?”
22:24:05 <<凯尔文>> “托马斯先生和阿特拉斯先生不是住在一个房间里的吗?他们是一起出的门”
22:24:19 <<切希尔·柳梢>> “什么!!托马斯终于还是被拐走了吗!”
22:24:59 <<切希尔·柳梢>> “真是重色轻友……太气人了”
22:25:10 <<切希尔·柳梢>> “他们去哪里了,我要去找!”
22:26:13 <<凯尔文>> “今天女爵大人要就外城区搬迁的事情进行演讲,他们应该去赛达的中心街了吧?”
22:26:58 <<切希尔·柳梢>> “这样啊,多谢了,我这就过去”
22:27:07 <<切希尔·柳梢>> 吃完剩下的早餐
22:27:26 <<莫尔度>> 你吃完了早餐
22:27:43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去阿加萨的房间看看
22:28:27 <<莫尔度>> 你重新回到楼上
22:28:40 <<莫尔度>> 刚才没有特意看,现在你才注意到
22:28:58 <<莫尔度>> 这幢别墅的建筑结构……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
22:29:13 <<莫尔度>> 原本是阿加萨和福克斯住的房间消失了
22:29:25 <<莫尔度>> 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
22:29:37 <<莫尔度>> 你来到罗西亚和叶米住的房间,发现这里变成了杂物间
22:29:50 <<切希尔·柳梢>> “…………”
22:30:09 <<切希尔·柳梢>> “好像和我想的还不太一样……不是忘记了?”
22:30:17 <<切希尔·柳梢>> “辛迪,昨天这房子就是这样的吗?”
22:30:35 <<辛迪>> “什么昨天,不是咱们一住进来就是这样吗?”
22:31:09 <<莫尔度>> “芙蕾雅她赏赐那天,主人你还嫌这房子咱们两个人住太大了呢”
22:32:12 <<切希尔·柳梢>> “啊?啊?这房子不是应该更大些吗?”
22:32:21 <<切希尔·柳梢>> “这里,应该还有两个房间吧?”
22:32:23 <<切希尔·柳梢>> 比划
22:33:38 <<莫尔度>> 辛迪叹了口气,拍了拍你的头————她现在的身高已经是你的两倍多了
22:33:47 <<辛迪>> “主人啊,我知道你的意思”
22:34:06 <<辛迪>> “你不就是想让阿特拉斯他单独睡,好方便你夜袭吗”
22:34:23 <<切希尔·柳梢>> “…………真是太遗憾了”
22:34:31 <<辛迪>> “我们叫凯尔文把这杂物间清一清,不就可以了?”
22:35:42 <<切希尔·柳梢>> “好主意,我出门之前跟他说一声——哎不对,我去找阿特拉斯他们问问先”
22:36:22 <<切希尔·柳梢>> “又是莫尔度干的吗……真讨厌……”
22:36:39 <<莫尔度>> 你这么说着,但越想越觉得不对
22:37:05 <<莫尔度>> 一直在身边的同伴消失,让你有一种脊背发冷的感觉
22:38:53 <<切希尔·柳梢>> “真是让人没有安全感啊……比之前的什么时间转移什么夺心魔什么失忆都……让人觉得不对劲……”
22:39:40 <<切希尔·柳梢>> “要是阿特拉斯他们能还记得……不,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问卢娜可能性更大些……”
22:39:54 <<莫尔度>> 你带着辛迪朝门外走去,而这时你注意到了
22:40:10 <<莫尔度>> 你手臂上的眼睛,从两只变成了三只
22:41:47 <<切希尔·柳梢>> “又变多了!”
22:42:33 <<切希尔·柳梢>> “怎么回事……之前都是在我遇到危机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啊?难道昨天晚上我又被人下毒了吗?”
22:42:56 <<切希尔·柳梢>> “辛迪,昨天晚上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了吗?我们从未名村回来之后过了几天?”
22:43:41 <<辛迪>> “我们不是昨天回来的吗……你说你太累,早早就睡了”
22:44:35 <<辛迪>> “也没发生啥事啊,我们在未名村和那么多凶险的敌人殊死搏斗,不是都赢了吗”
22:45:03 <<切希尔·柳梢>> “我们昨天去见芙蕾雅了吗?”
22:45:12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翻翻包看里面有没有镰刀
22:45:39 <<辛迪>> “当然,第一件事不就是回去见她吗?”
22:45:58 <<莫尔度>> 你在背包里面找了找,发现了幻想镰刀
22:48:10 <<切希尔·柳梢>> “时间没有后退……还是正常前进的……”
22:49:11 <<切希尔·柳梢>> “呜……好想立刻见到阿特拉斯!卡曼达或者亨佩尔也行,来个靠谱的人吧!辛迪,我们走!”
22:49:22 <<切希尔·柳梢>> 把包扔给辛迪跑出门
22:49:40 <<莫尔度>> 你和辛迪一起跑出了门
22:50:31 <<莫尔度>> 来到米格瑞斯区的大街上,你从这里往下眺望
22:51:13 <<莫尔度>> 可以看到赛达区人声鼎沸,街道的中心搭起了台子,似乎在举办什么活动一般
22:51:53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看看下面的人群有没有认识的人
22:52:01 <<莫尔度>> 过个侦察
22:52:19 <<切希尔·柳梢>> .r 1d20+22
22:52:20 <<隐秘力>> 宫锁心玉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22=(4)+22=26
22:53:00 <<莫尔度>> 虽然你有点心慌,但你仍然在人群当中准确地找到了阿特拉斯
22:53:14 <<莫尔度>> 他正穿着便装,在赛达区的西南角
22:54:03 <<切希尔·柳梢>> 我目测一下最短距离跑过去
22:55:05 <<莫尔度>> 你绕了街道一圈,乘电梯来到了人群外围
22:55:40 <<莫尔度>> 你借着小体型的优势挤了进去,不过辛迪就只好被挡在外面了
22:55:53 <<切希尔·柳梢>> “阿特拉斯——”
22:56:36 <<切希尔·柳梢>> 拨开人群的腿向他的方位跑过去
22:56:46 <<莫尔度>> 几分钟之后,你成功地挤到了阿特拉斯附近
22:56:52 <<莫尔度>> 两个熟悉的人也在一起
22:57:35 <<切希尔·柳梢>> 跑过去抱住阿特拉斯的腿
22:58:21 <<切希尔·柳梢>> “蕾曼兹!你们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22:58:45 <<莫尔度>> 是蕾曼兹和卢娜,卢娜正左手牵着蕾曼兹,右手牵着阿特拉斯,三人一起专注地听着演讲
22:59:33 <<莫尔度>> 蕾曼兹和阿特拉斯注意到了你,阿特拉斯回过头来
22:59:46 <<阿特拉斯>> “切希尔,你来得正好,演讲正谈到你呢”
23:00:15 <<切希尔·柳梢>> 抱住他的腿
23:00:25 <<切希尔·柳梢>> “我、我也觉得来得正好”
23:00:36 <<蕾曼兹>> “啊呀,我们早上走的时候看你睡得太香了,就……没忍心叫醒你”
23:00:41 <<莫尔度>> 蕾曼兹补充道
23:01:18 <<切希尔·柳梢>> “我可是做了一个关于莫尔度的超可怕噩梦……你们要是叫醒我就好了”
23:01:29 <<切希尔·柳梢>> 侧耳听女爵的演讲
23:02:12 <<莫尔度>> 阿特拉斯想拍拍你的肩膀,但发现手没有那么长,只得拍了拍你的头
23:03:33 <<莫尔度>> 在演讲台上,芙蕾雅站在台上说着什么
23:03:59 <<莫尔度>> 旁边站着伊诺卡,卡曼达,以及无月学院的院长奥隆·佐拉
23:04:29 <<莫尔度>> 这个古怪的男人仍然头戴着一个生锈的铁笼,身穿布满了污渍的棕色大衣
23:04:49 <<莫尔度>> 看起来有一种荒诞的感觉
23:05:12 <<切希尔·柳梢>> “怎么那个人跟芙蕾雅一起站在上面啊……我都让芙蕾雅注意他了”
23:05:31 <<切希尔·柳梢>> “难道我昨天……没有说?”
23:05:31 <<切希尔·柳梢>> 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23:05:57 <<莫尔度>> 人声非常的嘈杂,你们站在比较后面的地方,有些难以听清
23:06:00 <<莫尔度>> 过一个聆听
23:06:30 <<切希尔·柳梢>> .r 1d20+20
23:06:30 <<隐秘力>> 宫锁心玉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20=(10)+20=30
23:07:02 <<莫尔度>> 你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正好听到了一段内容
23:07:19 <<芙蕾雅>> “……在这危急存亡的时刻,正是切希尔……”
23:08:02 <<芙蕾雅>> “……是她拯救了我们的将军卡曼达,甚至帮助我们找到了解决危难的办法……”
23:08:25 <<切希尔·柳梢>> “离这么远你们听得见吗?”
23:09:08 <<芙蕾雅>> “她就像茫茫黑夜中的启明星,指引着在迷雾中苦苦挣扎的我们”
23:09:36 <<莫尔度>>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23:09:53 <<阿特拉斯>> 点了点头“大概能听见”
23:10:54 <<切希尔·柳梢>> “芙蕾雅也是……”
23:11:21 <<切希尔·柳梢>> “喂你们,对阿加萨、叶米、福克斯、罗西亚这几个名字有印象吗?”
23:11:28 <<切希尔·柳梢>> 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卢娜
23:12:11 <<莫尔度>> 阿特拉斯,蕾曼兹和卢娜正欲回答些什么
23:12:15 <<莫尔度>> 你却突然发现
23:12:21 <<莫尔度>> 四周的人声都安静了下来
23:13:16 <<莫尔度>> 你一转身,发现整个大街上的人们都盯着你
23:13:31 <<莫尔度>> 传来了女爵温柔的声音:
23:13:52 <<芙蕾雅>> “看来,阿尔克夫的英雄,我的骑士切希尔已经来到现场了呢”
23:14:23 <<芙蕾雅>> “上台来,和大家说两句吧?”
23:14:51 <<切希尔·柳梢>> “哎……好像不能不去啊”
23:14:56 <<切希尔·柳梢>> 走过去
23:15:19 <<切希尔·柳梢>> 对女爵行一礼
23:16:38 <<莫尔度>> 人群给你让开了一条道,你走上了高台
23:17:49 <<莫尔度>> 台下的人们都抬头望着你,在你身后,芙蕾雅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你
23:17:55 <<切希尔·柳梢>> 对观众行一礼
23:20:35 <<切希尔·柳梢>> “各位,正像我切希尔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宣称的一样,我们为保卫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各位也要遵守与我的约定,献出自己的全力!”
23:20:58 <<人群>> “噢!”
23:21:51 <<莫尔度>> 台下的人们高声应和着,你看到其中也包含了平常在内城区难以见到的,有些轻微的污染症状的人
23:22:54 <<切希尔·柳梢>> “没有与邪恶生物作战的力量,不代表什么都不能做了!收集情报、缴纳税收,以及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是我们需要的帮助!”
23:24:53 <<莫尔度>> 女爵走到你的身边,接过你的话头说
23:25:59 <<芙蕾雅>> “是的,正如切希尔爵士所说,我们只有齐心协力,共同团结在净化者大人的双翼之下,才能克服这污染的难关,走出迷雾”
23:27:01 <<芙蕾雅>> “无论是内城区的大家,还是外城区的大家,阿尔克夫永在月边,阿尔克夫永是家乡!”
23:27:47 <<切希尔·柳梢>> 鼓掌
23:28:03 <<莫尔度>> 这一次,人们再次爆发出更加强烈的欢呼声
23:28:34 <<莫尔度>> 欢呼声掩盖了芙蕾雅用手帕遮掩的轻微咳嗽声,你能看到微微的血迹
23:29:25 <<莫尔度>> 伊诺卡上前来,宣布了演讲结束
23:29:41 <<莫尔度>> 你们几个从侧面走了出去
23:30:41 <<切希尔·柳梢>> “芙蕾雅,你也太勉强自己了吧,身体不好还要来做什么演讲”
23:32:04 <<芙蕾雅>> “……呵呵,这种时候我不出面,还有谁能出面嘛”
23:32:33 <<芙蕾雅>> “再说,你和卡曼达都安全从迷雾里回来了,这样的事情当然要让人们知道啦……”
23:33:26 <<切希尔·柳梢>>  “嗯……昨天说了要来找你玩,结果我好像太累了,到家就睡着了……抱、抱歉啊”
23:34:57 <<芙蕾雅>> “我知道的,毕竟只有你和辛迪。一人一龙杀进迷雾深处把卡曼达给救回来了,还带回了神器的位置……”
23:35:13 <<芙蕾雅>> “我才是,早知道这件事情这么危险,就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的……”
23:36:26 <<切希尔·柳梢>> 我看看伊诺卡和奥隆的表情
23:37:26 <<莫尔度>> 伊诺卡点了点头,说道
23:38:02 <<伊诺卡>> “确实……其实当时我也应该和切希尔一起去的”
23:38:15 <<伊诺卡>> “这样至少不至于这么危险。”
23:38:45 <<莫尔度>> 而奥隆两手环抱,站在队伍的末端,看着你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23:39:45 <<切希尔·柳梢>> 奥隆的位置我说悄悄话他听得见吗
23:40:13 <<莫尔度>> 也许你需要刻意靠近他一点
23:40:38 <<切希尔·柳梢>> 不是,我和芙蕾雅说悄悄话,他会偷听到吗
23:41:30 <<莫尔度>> 应该听不到,他离得挺远的
23:42:32 <<切希尔·柳梢>> 我凑上去小声对芙蕾雅说
23:42:44 <<切希尔·柳梢>> “为什么那个鸟笼也来了?我昨天应该跟你说过……”
23:43:39 <<芙蕾雅>> “……他啊,他毕竟是阿尔克夫研究污染问题的专家……”
23:43:51 <<芙蕾雅>> “为了跟人们解释清楚发生了什么,就不得不……”
23:44:50 <<芙蕾雅>> “之后我会调查一下他的啦……”
23:47:01 <<切希尔·柳梢>> “嗯……那我就放心了……”
23:47:46 <<切希尔·柳梢>> “还有………那个幻影……你说能不能把人带到另一个世界去?就是和原来的世界没什么区别,但有几个人像是不存在了一样”
23:48:25 <<芙蕾雅>> “哎?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23:48:37 <<芙蕾雅>> “幻想虽然很厉害,但它始终只是一把武器而已”
23:49:25 <<芙蕾雅>> “而且,幻想甚至并非神器……而是凡人的造物,所以它更不是无所不能的”
23:49:37 <<芙蕾雅>> “只是看起来是这样罢了……”
23:49:49 <<切希尔·柳梢>> “我想也是……但是……”
23:49:58 <<切希尔·柳梢>> 叹了口气
23:51:00 <<芙蕾雅>> “嗯?有什么烦心事吗?”
23:51:37 <<切希尔·柳梢>> “嗯,确实有。但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所以需要一些情报”
23:51:49 <<切希尔·柳梢>> “奥隆的事就拜托了”
23:52:28 <<芙蕾雅>> “……不嫌弃的话,要到宫殿里去坐一会,说说吗?”
23:52:38 <<芙蕾雅>> “如果我能帮忙解决……咳咳……”
23:53:59 <<切希尔·柳梢>> “我想这件事是一定要告诉您的,但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需要找几个人问问,才能告诉您一些更加确定的事”
23:54:32 <<芙蕾雅>> “……嗯”
23:54:46 <<莫尔度>> 芙蕾雅点了点头
23:55:24 <<切希尔·柳梢>> “感谢您的理解,那我先走了!”
23:55:35 <<芙蕾雅>> “那我就等着切希尔告诉我了哦”
23:55:51 <<莫尔度>> 于是,你告别了女爵等人
23:56:00 <<切希尔·柳梢>> 像女爵行一礼,然后跑向阿特拉斯他们的方向
23:56:46 <<莫尔度>> 你在人流中找到了阿特拉斯他们
23:57:04 <<莫尔度>> 然后跟了上去
23:57:27 <<蕾曼兹>> “切希尔,讲得不错!越来越有大英雄的范儿了呢”
23:57:32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3:57:51 <<切希尔·柳梢>> “唉,我不是什么大英雄啊……刚才跟你们说的那几个人,有印象吗?”
23:58:55 <<莫尔度>> 阿特拉斯和蕾曼兹摇了摇头
23:59:05 <<阿特拉斯>> “你再仔细说说,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23:59:46 <<切希尔·柳梢>> “你们……你们可别不相信我啊”
0:00:12 <<切希尔·柳梢>> “这几个人都是我的同伴啊,我们一起进城的”
0:00:33 <<莫尔度>> “…………”
0:00:43 <<莫尔度>> 两人陷入了沉思
0:00:46 <<切希尔·柳梢>> “在拜伯里城的时候,你们应该还见过呢”
0:01:08 <<蕾曼兹>> “你这么一说……”
0:01:27 <<阿特拉斯>> “好像确实有这样的感觉”阿特拉斯也点了点头
0:01:37 <<切希尔·柳梢>> “有吗!真的吗!”
0:01:53 <<阿特拉斯>> 但很快又摇头道:“但我们在拜伯里,的确是遇到了你一个人”
0:02:20 <<阿特拉斯>> “然后我们两人和你,辛迪一同杀到眼之教堂的”
0:02:32 <<阿特拉斯>> “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是这样的”
0:02:51 <<切希尔·柳梢>> “我们昨天应该还在一起的!我虽然很强,但一个人也不敢进入迷雾,我们几个一起击退了迷雾里的敌人,一起回来见芙蕾雅的!但是早上醒来不要说人了,连他们的房间都没了!”
0:03:47 <<阿特拉斯>> “……这太离谱了,真的不是切希尔你做了噩梦吗?”
0:03:54 <<切希尔·柳梢>> “蕾曼兹,你说呢!我们在服装店过夜的时候,是罗西亚开了个叫什么庇护所的空间,我们几个进去睡觉的,你不想进来才用的魔绳术!”
0:05:09 <<蕾曼兹>> “不对……那不是你用的魔绳术卷轴吗?”
0:06:30 <<切希尔·柳梢>> “我什么时候有钱买那个啊!这么贵重的消耗品也只有你会用了……”
0:06:51 <<蕾曼兹>> “但确实是……”
0:06:56 <<切希尔·柳梢>> “露呢,你不记得了吗?罗西亚可是把你当做他信仰的神,一直对你很敬重的”
0:07:10 <<切希尔·柳梢>> “你还给他们发了丝带”
0:07:37 <<莫尔度>> 一直没有说话的卢娜此时望着你
0:08:28 <<莫尔度>> 就像是错觉一样,她的眸子仿佛熔金一般耀眼
0:08:37 <<莫尔度>> 卢娜什么都没有说
0:08:58 <<切希尔·柳梢>> “露……?”
0:09:24 <<切希尔·柳梢>> “教堂这边遇到危险的时候,罗西亚和叶米先过来阻止那个大怪物前进的喔?”
0:09:30 <<切希尔·柳梢>> “你还记得吗?”
0:10:48 <<莫尔度>> 尽管你尽力抒发着心中的感情,但卢娜却仍然没有说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0:10:59 <<莫尔度>> 她握住了你缠着丝带的手
0:11:08 <<卢娜>> “切希,累了,要休息”
0:12:01 <<切希尔·柳梢>> “我不累,完全不累,超级清醒呢!”
0:12:24 <<切希尔·柳梢>> “你们俩,在我们拼死拼活的时候,有没有收集到要找的人的线索啊?”
0:12:51 <<莫尔度>> 蕾曼兹和阿特拉斯对视了一眼
0:12:56 <<阿特拉斯>> “差不多有眉目了”
0:13:38 <<阿特拉斯>> “今天下午我们就去那个地方看看,我们要找的人在不在那里”
0:14:02 <<切希尔·柳梢>> “你们现在还是不想告诉我你们要找的是谁吗?”
0:14:11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从包里拿出祝福书
0:14:39 <<蕾曼兹>> “事实上,连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0:14:42 <<莫尔度>> 蕾曼兹说
0:14:55 <<蕾曼兹>> “只知道那个人的一些特征……”
0:15:15 <<莫尔度>> 你拿出了祝福书
0:15:44 <<莫尔度>> 里面关于阿加萨的部分全部消失了
0:16:27 <<切希尔·柳梢>> “下午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我也要找个人,想跟人一起”
0:17:10 <<阿特拉斯>> “不是不行……但切希尔你似乎真的很累了”阿特拉斯蹲下来,对你说
0:17:25 <<阿特拉斯>> “要不还是先休息一天再说?”
0:19:06 <<切希尔·柳梢>> “没关系,我已经在拜伯里城休息一天了啊”
0:19:22 <<阿特拉斯>> “但是……”
0:19:29 <<切希尔·柳梢>> “而且我还有点在意的事……咱们约个时间吧!到时候我去找你们”
0:19:42 <<切希尔·柳梢>> “我还得去看看亨佩尔”
0:19:44 <<阿特拉斯>> “你会不会是受到了迷雾的影响?产生了幻觉之类的……”
0:21:56 <<切希尔·柳梢>> “……所以我才要多问几个人确定一下”
0:22:20 <<切希尔·柳梢>> “总之即使是幻觉也是没有危害的那种,不用担心我!”
0:22:57 <<阿特拉斯>> “好吧……这样,我们下午暂时先再在周边调查一下,切希尔你也去问你想问的人”
0:23:07 <<阿特拉斯>> “……然后在今天晚上,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
0:23:21 <<阿特拉斯>> “等听了你的回答,我们再一起去也不迟”
0:23:45 <<莫尔度>> 阿特拉斯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许多
0:24:13 <<切希尔·柳梢>> “好,那就这么办”
0:24:38 <<切希尔·柳梢>> 抱抱阿特拉斯的腿
0:25:34 <<莫尔度>> 阿特拉斯无奈地拍了拍切希尔的头
0:26:23 <<阿特拉斯>> “那么,我们晚饭的时候再见吧”
0:26:36 <<切希尔·柳梢>> “嗯,晚上见……”
0:27:26 <<莫尔度>> 此时此刻,街上的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0:27:37 <<切希尔·柳梢>> 我试图寻找泰勒斯前一天下榻的旅店
0:27:58 <<莫尔度>> 蕾曼兹和阿特拉斯离开了,但卢娜却跟着你留了下来
0:28:06 <<莫尔度>> 还一定要牵着你的手
0:29:07 <<莫尔度>> 对于这件事情,你的心里仿佛猫抓一样的慌张
0:29:34 <<切希尔·柳梢>> “……怎么了,露?我去的地方应该也不好玩……”
0:29:44 <<莫尔度>> 就在你赶往下一个曾经的战友亨佩尔的住处的时候,却看到街道的前面站着一个人
0:30:00 <<莫尔度>> 那个人懒散地伸手,和你打了个招呼
0:30:56 <<莫尔度>> 他头上戴着一个生锈的铁笼子,手里拿着一根黄铜拐棍,那笼子的后面,邋遢的男人咧嘴露出了笑容
0:31:05 <<奥隆·佐拉>> “哟吼,我们的大英雄:爵士 切希尔!”
0:31:21 <<切希尔·柳梢>> “哟,笼子先生”
0:31:34 <<切希尔·柳梢>> 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0:31:40 <<奥隆·佐拉>> “咱俩要不要谈一谈?”
0:32:32 <<奥隆·佐拉>> “因为看您好像……做了噩梦,对吧?”
0:32:45 <<莫尔度>> 他用棍子点点地面,意味深长地笑了
0:33:02 <<莫尔度>> save
0:33:32 <<切希尔·柳梢>> save
« 上次编辑: 2017-12-24, 周日 18:29:25 由 人間の里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1 于: 2017-12-24, 周日 18:25:48 »
以下文件为迷失在时间乱流中的故事

其为过去的延伸,亦是过去的终止

« 上次编辑: 2017-12-25, 周一 10:35:24 由 人間の里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2 于: 2017-12-24, 周日 18:29:46 »
占楼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3 于: 2017-12-24, 周日 18:30:01 »
占楼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4 于: 2017-12-24, 周日 18:30:26 »
占楼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5 于: 2017-12-24, 周日 18:30:33 »
占楼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6 于: 2017-12-24, 周日 18:30:40 »
占楼

离线 奈德·博雷

  • Peasant
  • 帖子数: 4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玄囿之垢】【间章】【其二】
« 回帖 #7 于: 2018-01-13, 周六 16:54:17 »
2楼的附件,好像1和3是重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