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練習區 / Re: 萌新车卡(3R)求各位帮忙看看:)
« 最新帖子 由 庄哲喵 今天16:45:09 »
好难得有新人在这发3r的卡,别的我还没看,专长那里多选了一个,这张卡是矮人不是人类
2
怪盗鸽子养殖基地 / Re: 亡者之书
« 最新帖子 由 xingxun 今天16:35:41 »
开团时间5月11日
3
怪盗鸽子养殖基地 / 亡者之书
« 最新帖子 由 xingxun 今天16:34:39 »

男人穿过死者的森林,渡过潜伏着巨兽的泥泽,来到了这个不详的小屋。
他推开破旧的木门,发出奇怪的摩擦声。他进入了这个小屋。
当这个穿着黑袍的奇怪男人看见小屋木台上的那本书时,他露出了绝非人类的的奇怪表情。
小屋微弱的烛光把男人苍白的面孔照的有些血色,他拿起台上的不明书卷,轻吻着它。
屋子外的墓地里,一只白色的骨手穿出了地面。


战役说明:公历3679年5月,卡莱帝国爆发了一种极为奇怪的并且扩散速度极快的瘟疫,即使是培罗最忠诚的高阶牧师也需要耐心治疗才能康复。你们作为罕见的对这种会使人昏迷的瘟疫具有免疫力的冒险者。海顿大公以高额奖励雇佣了你们,委派你们穿过暗影森林,渡过迷魂沼泽去前往传闻中的发源地——萨达罗姆村去进行调查,并试图找到解决瘟疫的方法。


建卡相关:4级建卡,资金6000gp+1件1w5gp以下的奇物,禁造物禁中邪混邪,判规则需询问dm。
扩展:核心+phb2+8c+死灵书+灵能书。(环境书,万物,mm2-5,魂能,tom可申请后使用)
死猫房规:开放额外技法,额外缺陷,半价奇物三个房规。
友情提示:亡灵海出没,疾病相关注意,大量负能量陷阱注意。


其他详情:
开放BAB精算,灵奥不共通,自发施法者以死猫房规获得环位。
开放恐惧死灵师,死亡之主,死猫房规下召唤师。
召唤物最多数量为2,更多则有DM操控。
半精灵使用PF版本。
可越一环购买卷轴,魔杖等。
建卡相关中1件1w5gp以下的奇物可为【附魔武器+晶体】等。
升级待定。
怪物角色相关请私聊DM。
禁一切异界生物角色。
万法法术开团后DM可能会通过某种方式使PC获得部分法术。
本世界培罗并非主流信仰,大部分居民信仰灰鹰神系,但也有少数人能听到来自远方异界的呼唤。
4
閒聊區 / 收集一些开团点子-新人大厅版
« 最新帖子 由 清池空 今天16:26:56 »
后方的法师即将流星暴你们的阵地,你们需要及时夺回阵亡指挥官身上的密钥,加密传讯术通知后方停止轰炸——《使命召唤:魔法战争》

一队6个PC,分别扮演会电爪闪电束次级闪电球的凶暴鼠、幼年红龙等,你们的目标是成为最强训练师的口袋妖怪。
5
Vulnerabilities Of Swarms
Swarms are extremely difficult to fight with physical attacks. However, they have a few special vulnerabilities, as follows:

A lit torch swung as an improvised weapon deals 1d3 points of fire damage per hit.

A weapon with a special ability such as flaming or frost deals its full energy damage with each hit, even if the weapon’s normal damage can’t affect the swarm.

A lit lantern can be used as a thrown weapon, dealing 1d4 points of fire damage to all creatures in squares adjacent to where it breaks.
6
食物=5,装备=5,物资=4,配方=5,丧尸=6,事件=5
假大公摸爆!
7
幸运6
食物投掷: 2d6 = (2,3) = 5
装备投掷: 2d6 = (3,2) = 5
物资投掷: 2d6 = (3,1) = 4
配方投掷: 2d6 = (3,2) = 5
丧尸投掷: 2d6 = (3,3) = 6
事件投掷: 2d6 = (5,4) = 9
9
Salon de l'Abondance / Re: 【守望者】Battle Mech Sirius
« 最新帖子 由 SHARK 今天15:17:35 »
在坑底仰望...
10
書庫 / Re: 皮卡德(巫战士 装备在1楼更新)
« 最新帖子 由 ooppiiuu 今天14:58:22 »
名字 皮卡德 职业 巫战士3级
阵营 中立 信仰 法莱斯玛
中型男性人类
年龄 22 速度 30ft
先攻+5 察觉 +5 昏暗视觉
语言:通用语 木族语(出生奖励语言) 龙语 奥斯里昂语 古奥斯里昂语(圣书体 世俗体 僧侣体)

数据
劇透 -   :
力量 14
敏捷 12
体质 14
智力 20=18+2【种族】
感知 10
魅力7
BAB+2 CMB+4 CMD 15

攻击
寒铁长剑+41d8+3 S 19-20
钉头锤+41d8+3 BP
苜蓿战锤+41d12+3 BorP

常用调整:奥能精准+5 猛力-1
防御
AC 15,措手不及14,接触11
HP 27(3d8+9)
强韧+5,反射+3,意志+5

种族特性和背景特性
精类之心:皮卡德是个孤儿,被格朗基尔森林的妖精养大,这个经历也给了他一些特别的优势。
法老血统:皮卡德当然不会知道这个事实。但是这个血统在大量稀释之后仍然护佑着法老的后人。
魔法裔:皮卡德的优秀遗传让他可以毫不费力地修改电爪这个法术。
天赋职业:魔战:HP+3
职业特性

法术书(已知法术) CL3 专注+8
1环 油腻术 电爪 七彩喷射 消失 燃烧之手 雷霆重踏 冻伤 寒颤之触 守夜术 水流冲击 魔法飞弹 护盾术

专长
1级 精通先攻 人类奖励:远古血脉(侏儒)
3级 猛力攻击

技能加点
攀爬+5(1) 自然+10(2) 奥术+10(2) 位面+10(2) 地城+10(2) 贵族+10(1) 宗教+7(2) 工程+6(1) 觉察+6(3) 法术辨识+11(3) UMD+2(1) 游泳+5(1)

背景
劇透 -   :
在皮卡德18岁生日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千里之外有个国家叫做奥斯里昂。

皮卡德出生在林诺姆的格朗基尔森林中,母亲是一位冬女巫,拥有高明的巫术与法力,还有一只长得比他还像她的雪狐魔宠。母亲对于这一点似乎有些怨念,因为在小皮卡德的记忆当中,她偶尔会把他揪过来,然后照着镜子比较母子俩相貌中的相似之处,再不满意地将他丢回那堆具有伊利森风格的,瓷娃娃和小木人玩具当中。而在这种时候,屁股着地的皮卡德总会抬起头不解地看向她那张冷淡,美丽,透着刻薄与傲慢的脸,然后一无所获。

他小的时候没能理解母亲在想什么,长大之后就更不理解了,然而那冷淡而带有一丝轻蔑的表情,却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至于父亲,始终不曾在他的记忆中出现。关于这一点,他尝试问过母亲,然后讨来了一顿打——他的母亲是伊利森人,并且仍然保持着鲜明的伊利森母系社会的行事风格,所以,她也不确定他的父亲是谁。

关于这位冬女巫为何来到格朗基尔森林中隐居,小皮卡德原本有机会问的,但那时他还太小,还不懂得思考这种问题,然而还没等他长大,一只渡鸦带着书信拜访了母子俩的小屋,并且带走了这位母亲。

失去了母亲的小皮卡德只有五岁,按常理推论,他很可能就要提早几十年去拜访法莱斯玛的骨园,但这位极其没有责任心的母亲临走之前还是动了最后一点儿恻隐之心,将他“托付”给了森林中的精类照顾。

拜这些精类所赐,小皮卡德避免了在寒冷的林中小屋里饥寒交迫夭折的之命运,但相对的,这些喜怒无常的精类对他的“照顾”也令他叫苦不迭。直到皮卡德十八岁成年,冬女巫与精类的契约解除,他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片寒冷的森林,然而在冒险的方向上,这个年轻人产生了迷惑。
一只“好心”的妖精运用了她的超自然力量,调出皮卡德血脉中属于父亲那一部分的潜在记忆,作为临别礼物,送进了他的梦境中。
然而这个梦却令皮卡德措手不及:

月夜中浮现出宫殿,穿插精致的浮雕,金子做成的凉鞋,大理石砌成的水池,清凉而优雅的莲花等跳跃的画面。有一位面目模糊的年轻王子,他手里握着一只镶嵌了无数宝石,雕琢得精美耀目的金杯,然而却对杯中的美酒似乎毫无兴趣,而是在等待什么,捏着金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失了血色,泛出微微的白。
宫门被推开了,一名穿着棕色长裙的侍女惊恐地跑进来,“王妃殿下被大王子带人抓起来了!他们……他们说……是王妃殿下和您合谋害死了法老……殿下,法老卫队马上就要来了!普苏已经把马准备好,您可以立刻离开这里向北——!殿下!您还在发什么呆!要来不及了!”
侍女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凄厉,这惊醒了恍惚中的王子,他跳了起来,向着宫门口跑去,掉落地上的金杯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几颗精致的红宝石从金杯上弹落,摔在地上,在月色与火光之间折射出美丽的光辉。
王子的身影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嘈杂的脚步声,锐器戳进人体时发出的闷响,侍女们的哭喊,明月黄沙下,马蹄疾驰而过,风沙在沙漠中不知疲惫地卷了个旋,然后抹平了马蹄踏过细沙留下的所有痕迹。


皮卡德醒了过来,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他意外地知道了自己的“根”——尽管尊贵血脉已经稀薄得微不足道,但这仍然是年轻人唯一能把握住的,真正拥有的东西。

年轻的巫战士离开了寒冷的林诺姆,辗转来到了奥斯里昂,古老而又散发着活力的沙漠之国友好地接纳了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让他在泰法找到了一个正在招收学徒的魔法学院,并且成功地在里面进修了数年。

几年刻意的阳光浴之后,现在的皮卡德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奥斯里昂人的模样了,除了他的性格完美继承了他母亲那一半的血脉之外。当然,奥斯里昂人里也有说话刻薄的家伙,这并不稀奇对不对?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他希望了解更多,与自己有关的,或者是与自己无关……但能满足他内心探求的一些东西。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