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阅读 1518 次)

副标题: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于: 2017-05-20, 周六 01:35:44 »
背景音乐


       「啪嗒、啪嗒……」

       「啪嗒、啪嗒……」

       今夜没有辰星,月光也被阴云遮蔽。

       胶制鞋底和石板路的撞击声在寂静的小巷里显得格外刺耳,但并没有打断你的思考回路。

       ——今夜是预定进行仪式的时刻。

       仪式。

       「圣杯战争」

       这是源自远东岛国的魔术仪式,原本是仅在该国某一城市举办的由七名魔术师使役七名从者(Servant)进行战斗的杀戮竞赛。但自从其体系被披露之后,在世界各地都在暗地里悄悄举办着。虽然规模远远不及原版的大,参加的组别也远远达不到7组,甚至连5组就已经算是极限……但这个仪式的魅力实在是过于强大,所以总有络绎不绝的飞蛾扑进这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

       别误会了,魔术师这种生物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最为追求合理性的生物,他们并非是对于自己的性命不放在心上而草率参加的。正相反,他们是怀抱着各种各样不同的欲望去投入这场死斗的……因为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者,可以夺得名为“圣杯”的许愿机。

       是的,在这里的名为圣杯之物并非是盛有神之血的容器,而仅仅是能够实现人愿望的魔力块。虽然并非是多么不讲道理的愿望都能实现,但有能够召唤数名从者魔力的魔术仪式,想必也能实现绝大多数的愿望吧……于是,这种暗地里的微型战争就在全世界的各地反复开展着。

       “……而你,树不子,将代替我去参加这场圣杯战争。”

       脑海里浮现起自己的主人——莱因哈特先生的话,你不由得看向了微微泛起红光的手背。

       

       从莱因哈特先生那里转移而来的名为“令咒”的存在正在宣示着自己是这场圣杯战争之中的Master之一……

       然而也正因此,你第一次的离开了自己的主人莱因哈特先生身边,就好像被放逐的夏娃一样……只是你的身边并没有亚当,仅仅只是孤身一人被从伊甸园赶了出来。

       随着脚步声的停止,你的回想也暂时靠一段落。

       面前的废弃大楼是你预定要进行英灵召唤的地点,召唤所需要画的法阵和背诵的咒文也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了你的脑海中。你一遍在脑中最后一次确认咒文的正确性,一边越过了障碍物,走进了大楼里。

       (…Das Material ist aus Silber und Eisen (素に银と鉄)…)

       时间早已模糊,空气之中带着一股说不清的粘稠感。

       (…Platz Tür die gleiche geschirmt  (四方の门は闭じ)…)

       你踏上了通往楼上的阶梯,预备召唤的地点并不是一楼。

       (…Füll, Füll, Füll, Füll, Füll  (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みたせ)…)

       不知怎么,你的胸中微微冒起一种说不出的毛躁感,但你理性地将其压抑住了。

       (…Anfang…)

       你拐过了楼梯转角,继续向上层走去,这一层也不是终点。

      (…Das basiert auf dem Gral  (圣杯の寄るべに従い)…)

       终于,你的面前矗立着一扇紧闭着的铁门,那是通往天台的大门。

       (…Du bist der Himmel mit drei Wortseelen  (汝三大の言霊を缠う七天)…)

       门上的锈锁早已被扔到一旁,你毫无顾忌的猛力推开了大门,脑海中咒文的默诵也同样进入了尾声……

       (…Der Schutzgeist der Balkenwaage (天秤の守り手よ)―――!)
       
       一切就此开始……



       
「嗖——」

       
屋顶的凉风随着你打开大门包卷了你的全身,月亮不知何时从阴云之中破影而出重新给夜晚予光明。同时,你也闻到空气流动之中却夹杂着某种浓厚的不祥之味。

       
然而还没等你的嗅觉给出答案……

       
视觉就已经将结论映射进了脑海之中。


鲜红。
鲜红。
鲜红。


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鲜红…


那是的颜色。


       那赤红的撒满了大半个天台,浓厚的血腥味甚至让你涌出了呕吐的欲望。你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并尽快掌握住当前的状况,还好天台并没有太多的遮挡物,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尸体。
       尸体。
       尸体。

       以及,两个身影。

       一个是浑身是血看不出性别与样貌的成年人;
       一个是企图躲在那人身后正在呜咽的小女孩。

       还没有等你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成年……不,年轻人已经直视着你并用听不出性别的中性声音无感情的宣告道:

       “请问,您可以与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Master吗?”

       无关思考,你的心底突然淡淡地泛出一个感想:


       
啊啊,果然我,已经离开了伊甸园。


« 上次编辑: 2017-08-19, 周六 07:41:12 由 happy人 »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1 于: 2017-08-21, 周一 14:38:20 »
这当然不是理应发生的事情。已经被确定的轨迹毫无预兆地变更了。自离开那间大屋后,乘上的列车突然间脱轨了。

是梦境吗?
“这个字的意思是‘梦’。是你所欠缺的东西。只拥有知识的你缺少承载梦境的经历。所以你的大脑不会按照一般人那样运作。睡眠对你来说只是休息,大脑对幻觉的判断也仅仅能做到确认眼前的事物是否‘发生’了而已。你还不具备把‘幻想’和‘计划’区分开的能力。”
是现实吧。

是英灵吗?
“……接下来要说明的是‘从者’。排开性能和特质的差异,从者们大抵都是具备一定情报量的魔力集合。按照我们已知的记录,发生在远东的召唤现象大多是成功驱使着英灵的分身吧。你可以暂且这样理解,他们中的许多都是超越凡人的英雄人物。当然也有着例外……”
是恶灵吧。自己并未被设计出对颜色的偏好,但眼前的情景让自己的毛孔渗着寒意。

该如何回应呢?
“……虽然是被设定成Meister与Diener,但双方并没有除了令咒之外的维系方式。想象成是魔术仪式大圣杯见证下的雇佣关系吧。在各地的圣杯战争及其亚种战争里,都发生过类似背叛的惨剧。有时是因为竞争方的谋略而反目,有时只是单纯的向性不和。但是树不子你无需担心这样的事情。你已经被设定成与圣杯战争最合适的状态了。等到与从者交流的情景发生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如何做。”

尸体是召唤出它的魔术师吗?其中包括所谓的“祭品”吗?回答错误的话会被杀掉吗?
记忆与思考在脑海里交织着,嘴却已经张开了。
血腥的气息弥漫着。身体却在发出着抽离于这猎奇异常的和音。如同精密调整过的机械在处理一个小小的误差。
脱轨的列车正平稳地行驶在红雾之上。

“当然。”因为理应如此“我会成为你的Master。”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2 于: 2017-08-26, 周六 01:42:45 »
       “……于此,契约完成。”

       随着眼前的从者将话说完,你感到有什么东西和你“连接”了起来。但是那感觉并不畅通,而是时而正常时而微弱的波动的联系。令咒所散发的光芒也闪烁不定,似乎证明了“通路”的不畅。

       问题到底在哪里呢?

                                                                                     是因为自己的令咒是移植的?

       还是因为是和非自己召唤的从者签订的契约呢?

                                                                                     亦或者是从根本上的——因为自身只是一介人偶的关系?
       
       你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因果),然而现实(合理)就是如此,你只能(必然)接受这个事实。

       
劇透 -   :
CLASS Berserker
御主 时枢乡树不子
真名 ▇▇▇▇▇▇
性别 ▇▇▇▇▇▇
身高·体重 ▇▇▇▇▇▇
属性 ▇▇▇▇▇▇
筋力  B++ 魔力  E
耐久  A++ 幸运  E
敏捷  C++ 宝具  ??

职阶能力
▇▇▇▇▇▇▇▇▇▇▇▇▇▇▇▇▇▇▇▇▇▇▇▇▇▇▇▇▇▇▇▇▇▇▇▇▇▇▇▇▇▇▇▇▇▇▇▇▇▇▇▇▇

       眼中的Status情报残缺不全,而耳边则响来那依旧无机质一般的声音。

       “Master,请指示。”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3 于: 2017-08-27, 周日 19:51:25 »
Berserker啊。偏差,存在偏差。
“……刚才提过的从者,被设定成符合圣杯魔术系统的数个职阶。最适合你的应该是灵活的Caster或者是能够收集大量情报的Assassin吧。据说掌握接战主动权的Archer也是不错的选择。擅长魔术战和常规战的家伙对现在的你来说是非常致命的敌人。这三种从者能够帮助你回避不必要的冲突。”

“可以凑近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观察,解析。
“缺少经验,这在战斗中是致命的。仔细观察吧,树不子。你的双眼映照出的一定是一个充满瑕疵,却又凝结着因果与必然的世界。思考,然后努力在圣杯战争里活下去吧。”

已经习惯了空气里的血腥。自己吸纳了莱因哈特先生作为“常识”的道德观,却没有与其匹配的经验。眼前的景象意味着……成为尸体就是退场的意思吧。那么就没有必要关注waste它们了。判断,确认,请求。
“我想知道你……还有她的名字,Berserker。”清澈的左眼看向血人身边的小女孩。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4 于: 2017-08-30, 周三 00:14:22 »
       “……真名……Zi……抱、抱歉,我想不起来。”第一次的,眼前的Berserker的语气产生了波动。

       他/她有些踌躇地回过头看向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然后转过头来时你甚至能从语气之中听出其中的抱歉之意:“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建议:请等待她平静下来之后直接询问她,此应为最有效率的方法。”

      “……”尽管经验不足,但理论已然健全的你可以明显看出依然泪眼婆娑的小女孩在害怕的神色之中夹杂着对你隐藏不住的好奇之色。
« 上次编辑: 2017-08-30, 周三 00:26:01 由 happy人 »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5 于: 2017-09-05, 周二 01:56:39 »
失忆的从者啊。因此无法昭示真名吗。                                                                           
“……以上种种只是常规罢了。说句玩笑话,既然从者的职阶是为了方便使役而设置的人造系统,那出现诸如‘枪手’或者是‘斗士’这样的特殊从者也是有可能的。”
“……玩笑是什么?唔,为了乐趣而编造的多余话吧。一般是介于故事、谎言和现实之间。不过偶尔也会冒犯到别人,所以要分场合。听上去很难理解?”
“……魔术是玩笑吗?哈哈哈!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玩笑。不过在‘欺骗世界’的谎言这一点上,魔术的确有点玩笑的意味啊。”


“一起走吧,去个干净一些的地方。”保全,确认。

置身于这样的环境,现在必不是闲谈的好时机。转移,警惕。

必须得到更多情报,必须要离开这里。似乎充满理智的Berserker。似乎毫不相关的孩童。似乎充满意外的开场。
莱因哈特先生给予的并行常识线路已经全部关闭了。
“魔术师一般会用一些自我暗示和催眠的简单魔术来应对需要各种心情的场合。比如控制情绪、睡眠、表情和言语措辞。不过你是不需要那些的。无论你是否在说谎对方都无法察觉,你天生的冰冷言语足够隔绝所有试探的尝试。但这是不必要的,会在社交里造成障碍。完美的骗徒就是无法取信于任何人的卑劣之徒。所以你需要‘犯错’,需要‘忘记戒备’。移植的常识里会包括这个额外的调整基件。努力适应它吧。”

现在的自己是充满戒备的吗?是无法取信于她的吗?常人应该不会平平淡淡地说出刚才的话吧。那么……
“很害怕吗?”侧身看着小女孩,接着向她伸出手“既然我是Master,就会和Berserker一样保护你的。”

这样的言语,是基于合理推测得出的试探。
莱因哈特先生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叹息吧。莱茵哈特先生一定能得出更合理完备的结果吧。
毕竟自己尚不完整啊。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6 于: 2017-09-09, 周六 16:10:58 »
       “……嗯。”躲在Berserker身后的小女孩点了点头,伸手牵住了你的手。

       显然,涉世未深的女孩并未看破你的试探,孩童永远是这个世界上心底最为纯净的存在。尽管他们偶尔也有残忍的一面,但那残忍也只是不带恶意的天真的侧影罢了。

       “……3号。”细不可闻的声音,但依然被你捕捉到耳朵里,你不知道这是否足以称得上是一个名字,然而从合理性上来说这应当是对这个女孩的称呼。

       在这之后,女孩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但颤抖已经停止,可以推论女孩暂且安心了下来。

       此时,Berserker带着些微妙的语气轻轻说道:“提议,Master。在去干净的地方之前,能否先将我身上的血迹洗涤干净……推论带着这身血迹,到干净的地方也是无意义的。很抱歉,我并不具备自净的能力。”

       似乎Berserker对于黏在全身上下的血液已经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7 于: 2017-09-09, 周六 17:10:12 »
浑身鲜血的Berserker。和名字很相称的样貌。感觉是个很有趣的笑话,说了的一瞬间就会被杀掉吧。——


水管……但会让血漫延开。清洗剂……要去买。
试一试那个魔术吧。
“啊,那么。”
“请不要动。”
不是为了清洗、转移、消去。而是为了让事物回归原貌,让流淌的回到来处,让沾染的回归清净,让诸般都归于应有的位置。
“自我暗示是一个必要的步骤。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魔术师是无法将神秘强加于凡俗的。咏唱或者是手势都是外在的表现。不过你不需要那些。作为创造者,我赋予你的身体成为开关的那种性质。刚才电视上出现的故障画面,你应该能感受到了。去把它修好吧。”

尽管莱因哈特先生那样教导,手势还是摆了出来。是在电视里看到的影视剧中,神父用来驱魔一样的姿势。
Reduktion
Re——
——
Berserker先生这样子不是很帅吗?像B级片里的反派一样,有点吓人但气势十足哎。
“Rein Ordnung”

血污如同退潮一样从Berserker身上流向大地,涌向尸体,注入其中。
但那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次复生了吧。一旦确定那是“尸体”,这个魔术就只能止步于界线了。
看着Berserker消去血迹后的样貌——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8 于: 2017-09-09, 周六 18:33:03 »
————————————————————————————————————————————————————————————————————

      「把衣服上的污迹清理掉」——想要完成这个目标的话,普通魔术师会采取的手段无外乎这么几种:使用魔术进行洗涤并烘干的物理办法、或用魔术直接将污迹从衣服上提取出来的便携手段,也有将污迹这个概念进行转移或抹去的复杂操作……想必也有人会偷懒在衣服上直接盖上一层幻术欺骗自己和世界吧。

       但是,不对。

       魔术师(树不子)的方法和那些都不相同。

       如果有无关的另一位魔术师目睹在场发生的一切的话,想必会瞠目结舌吧。

       血液从Berserker的身体表面退去,如同被勒令禁止沾染上一般迅速且坚决地离开Berserker并回到了原本“主人”身上。

       那不是清洗、转移、概念的替换或削去,也同样不是幻术那么简单的东西。

       如果用两字形容的话,那是“还原”。

       每个人的血液本应在他们的身体之中,此为世间之理。所以,将尘归于尘,土归于土想必是最合理不过的了。

      否定。

       世间之理并非如此单纯。这是如同将覆水倒灌回盆子一般的禁忌。

       尽管魔术本就是禁忌,魔术师们更是研究禁忌之人,然而,效率却有所不同。

       魔术师这一追求合理的人群绝不会使用这种方式清洗污渍,这是如同为了登上楼顶而重新建起一座大楼再从上方跳过去一般的愚行。对于魔力的使用过于没有效率,甚至超过了令人发笑的程度而让人觉得有些恐惧的行为。

       然而,很显然,

       ——魔术师的消耗却并没有超过其承受能力。


————————————————————————————————————————————————————————————————————

       Berserker身体上的血液随着魔术的释放而消逝无踪,然而在这之后所出现的事物却不过于的不合常理。

       不是盔甲、没有盾牌,连金属感都欠奉。

       衣服看上去也并非那种紧致到便于战斗的紧身衣,相反还有些蓬松。

       那是黑色和白色相间的衣装,和争斗或战争没有任何关系的打扮。

       莱因哈特先生所给予的知识里是有着这种服饰乃至于穿着这种服饰的职业的介绍的,只是那过于偏离眼前的常规,却只能将其作为合理接受。

       女仆Maidservant)。

       这是该职业的称呼。以为雇主打扫卫生,照顾生活起居为工作核心的职业。圣杯战争和女仆,这两者过于南辕北辙让你不禁一瞬间楞了一下。

       只是古典风格的女仆裙配上Berserker缺乏表情的中性外貌,如果抛去场合,这个组合却并没有让你产生任何不合理的感觉,你甚至认为那应该是美的。

       而将打扫卫生作为本职任务之一的女仆喜爱洁净这点,也让你感受到了其中内含的合理。

       “十分感谢,Master。请问我们接下来去哪?”

       Berserker如同维多利亚时期的女仆一样,向你有礼的微微鞠躬,等待着自己主人的回复。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9 于: 2017-09-13, 周三 15:55:11 »
躯壳里的某个零件正在渐渐停止轰鸣。与心跳相异的律动平息了下来。身体正在喧腾地释放着热量。
深呼吸。
“深呼吸。新手魔术师使用魔术的时候一不留神出现超负荷的现象很正常。当身体适应了之后,就只是小小的不适罢了。”
“唔,是‘热量’吗?毕竟是机械运行的附属概念,也在意料之内。”

Servant。这样整洁的样子真不像Berserker。但身体自然而然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与闯入天台的时候充盈全身的异样不同,此时只是稍稍惊讶。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
“圣堂教会在原则上会给予失去从者的魔术师庇护。在立场上他们也想以监督者的身份对圣杯战争保持控制力。如果出现意外了,就去教会吧。”
现在的情况是意外吗。没有行使召唤的仪式却和来历不明的从者结下了契约。还遇到了绝非普通孩童的……
不是意外。此即现实。此即合理。
“先去我下榻的地方。”
女仆和小孩再加上……

莱因哈特先生为什么只订了一个青年旅社的铺位呢。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10 于: 2017-09-21, 周四 02:14:04 »
       建在库斯科著名旅游景点「军事广场」旁边的旅店Amaru Hostal因其便宜的价格、好说话的老板以及免费的早餐,使得许多外国的观光客青睐有加,唯一值得诟病的大概只有它建在一个不算短的斜坡之上,使得每次旅游者都要耗费额外的精力才能回到他们的落脚点。不过这种缺点无论是对于你或者Berserker甚至是处在好动年纪的孩子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只是问题在于现在也早已超过了发育期孩子应该睡觉的时间。3号在离开了那栋大楼之后不久就再也睁不开眼皮,现在正趴在Berserker的背上熟睡着。

       Berserker这一路上并没有再主动说出任何一句话,脚步也放的很轻,似乎不愿意惊扰到背上的小女孩。这无疑与常识之中失去理智的狂战士格格不入。

       然而还没有当你思索出其中所隐含的因果,旅店的牌子已经映入了你们的眼帘。

       
劇透 -   :

       尽管外面依旧漆黑如墨,不过旅馆里面昏黄的灯光却尽职地照耀着一切。

       值班的服务人员看着你们一行三人进来不禁有点吃惊,你发现她的视线主要盯着一身女仆装的Berserker和她背着的3号上。

       “呃……请问这位客人,我记得您订的只是……”她迟疑着。

       
劇透 -   :

Amaru Hostal的夜间一景
« 上次编辑: 2017-09-21, 周四 02:34:06 由 happy人 »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

离线 飞翔的口琴

  • Diver
  • ******
  • 帖子数: 1555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11 于: 2017-09-25, 周一 23:17:04 »
在最开始的计划里,是打算与从者达成契约后,便回到这里一边利用从者搜集情报一边等待莱因哈特先生的到来。但现在却演变成了这样的情景。服务人员的迟疑暗示着她捕捉到了那一丝异样。
不谐
修正
伪装
修正
忽略
修正
无论从自己还是对方的视点看,现在的情景都不是能蒙混过去的。要使用欺诈的技巧吗?很少体验过情感经验的自己应该是天生的说谎者。但谎言的信服力……
如同从机器里脱落的齿轮一样,停滞着,犹豫着,无论怎样思考都得不出合理的对策。是因为自己如莱因哈特先生所说的一样尚不完备、还是说从踏上那天台开始,自己就已经失去立足于正确从而得出最佳答案的资格了?
我是……
运行
“没错,所以有些麻烦, 毕竟只有一张床。可以请你明天帮我安排一个宽敞一点的房间吗?今天已经很晚了,打扰到其他的客人当然会很不好。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凑合一下。”
生硬但果断地回避了潜在的问题。直率地提出了请求。避免更多交涉的机会。
“要说第一要义,就是隐秘吧。魔术师也好英灵也好,都不应该轻易地展示给世人。所以一定要低调行事。遇到强盗,一个人很难脱身。如果第二天被对方发现曾经身负重伤的你居然完好无损地行走在街道上,一定会带来更大的麻烦。要是和警察扯上关系,伪造的身份很容易就被发现。人和人之间通过各种关系形成了精巧的系统,能很快发现不属于某个位置的异己,所以融入其中的秘诀就是不去轻易触碰任何一个零件。”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964
哔哔哔
听说果园许愿也很灵
A3S通关 1/1
A4S通关 0/1
自己组个固定队
雪景大房子 0/1

线上 happy人

  • 版主
  • **********
  • 帖子数: 42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Re: 「前夜:6:13与3:23」——口琴区
« 回帖 #12 于: 2017-12-06, 周三 02:28:56 »
      “……唔,那好吧。或许我今晚需要临时给您加一张床铺了。加床的价格我之后会一并结算给您的。”服务人员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似乎决定暂时压下疑虑,不过问过深。这大概也和女仆和小女孩的组合虽然可疑但似乎也毫无危险有着一定的关系。

       简单的摆脱了好说话的前台人员之后,你领着Berserker和其背上的少女走向了二楼那间暂且属于你的狭小房间。门大约是木制的,但四角都包了铁片,看上去多了几分厚重感;门把手和锁是合金制成,上面刷了一层铜漆,店主人似乎偏爱这种略微仿古的风格。

       此时夜已深了,走廊里除了你们与灯光之外再无其它,站在紧闭的门前,你听不到屋内传来任何的声音。
我们从不知道吃到嘴里的章鱼须是不是克总子孙肢体的 一部分……是的,从味道上它们毫无二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