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繁星闪耀之梦 / Re: 【Log】(口胡团)梦呓
« 最新帖子 由 OtowaKotori 今天17:20:14 »
劇透 -   :
<It is Dicebot> 记录开始
<小早川> “嗯,一文字,我办完了,佐藤警官你也来了吗”
小早川松开了抓着少女的手,一边向一旁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的佐藤警官打了招呼,一边递给了一文字一个小元件
<一文字樱> “诶,佐藤警官?您好!”
<小早川> “嘛,你应该认识这个东西吧…在几年前的时候还挺常用的”
<一文字樱> 是什么呢?需要过检定吗
一文字想了起来
在十年前的灾难之后,因为城市基础设施受到了破坏,有过疾病暴发的情况
那个时候问世了一种多功能的检测装置,是连接到自己的脑波监测设备的一次性的电子元件
用途上,是和医学上的试纸或是皮试药物的用途差不多的东西,好像用来检测和有关神经系统破坏的装置
自己当年也曾经接受过政府的强制检验…不过这个型号比较新,看来是最近刚制造的。

<一文字樱> “当然……唔,突然拿来这个,怎么了吗”
<一文字> “果然呢,你认识啊。
当然,这个是这个福利设施里改进的型号,可以有更广的测试范围。
因为之前,你不是说要检查一下有没有有关植入体不适配的情况嘛,所以我就顺便要了一下这个东西”

<佐藤> :“也没什么不好啦,这个也是这个福利设施里的日常检查项目呢…
也是多亏了和一些医药公司合作的福”

<一文字樱> “啊,确实应该……谢谢您了”

<一文字樱> 现在可以使用吗?
<KP> 可以使用
<KP> 过灵感和意志和体质检定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灵感60 意志65 体质40 : 3d100 = (23、52、86) = 161
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这个装置插入了植入体的外设接口。
从耳畔能够听到温柔而又缥缈的歌声,你的意识也随之漂浮起来…
这个,大概是检测前必要的催眠暗示之类的方法吧?

在空灵的歌声中,你看到眼前开始复现了万花筒一样的几何纹样,然后慢慢组合成了熟悉的图画,眼前闪烁着过去的记忆
像是跳入兔子洞的爱丽丝一般…你感受到自己慢慢落下,周围漂浮着无数晶莹的碎片
周围的无数纷繁复杂的分形图案如同雪花一般闪耀…
这个时候,你的眼神突然捕捉到了其中一片晶莹的雪花
不,不对
——那是、你那天所看到的,贴纸的图案
!!!
梦境破碎了,重力感猛地把你的身体往下一拉,然而你的灵魂却好像仍然漂浮在空中。
巨大的失衡感在你的半规管里回荡,你一阵恶心,强行地被从梦境的世界里拉了回来。
如同从噩梦中惊醒,破碎的记忆迅速编织成了最后恐怖的一幕

<一文字樱> 贴纸上的图案是什么呢…
一旁,你看到小早川紧张的表情和佐藤警官疑惑的眼神
<小早川> “喂喂?你怎么了?护士?这个会有这样的副作用吗?”
<一文字樱> “啊,抱歉……”,先检查一下植入体的状态吧

你仿佛还没有睡醒,不情愿地伸出软绵绵的手
植入体的工作程序目前处于休眠状态,只用到了对大脑活动进行监测和感官输入的反馈接口
一文字一把扯下了打印的清单,然后叫来了一旁的护士
<一文字樱> “啊,请您将这个送到分析的地方吧”
<一文字樱> “刚才检查的时候的感觉很奇怪,我又一次看到了、和之前在车上看到的贴纸相同的图案”,对警察说
通过网络,检测的结果很快发了过来…
从已知的结果来看,分析有可能是某种特殊的免疫反应,会出现在曾患十年前灾难后爆发的某种传染性疾病的人的身上。
不过,那种疾病在日本应该已经基本消灭了,当然,一文字也不觉得自己有感染上这种疾病。

<KP> 啊,因为只是在设定文档里稍微提了一句所以补充一下。
在背景设定里提到的“灾难后的卫生系统停摆导致了疾病的流行”,这种疾病就是其中之一呢

<一文字樱> “有点难懂的诊断啊……”
<一文字樱> 把检查结果给其他人看
<KP> 另外,个人的免疫系统,所以不是患过这种疾病的人都会产生这种反应。
从人群来讲,这个指标是非常罕见的

<KP> 一文字过一个心理学+灵感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心理学21 : 1d100 = 56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灵感60 : 1d100 = 51
<一文字樱> 自己高中的生物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不过怎么说和这个疾病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KP> 那么,你发现,佐藤警官看到你的指标的时候有些皱了皱眉头
<KP> 要询问吗
<一文字樱> “佐藤警官…对这有关的医学有了解吗?”
<一文字樱> “对这个诊断内容我是不太能理解。”
<佐藤> “唔…我不明白医学,不过有一些不应该向公众透露的事情,能方便我们找一个地方吗”

<KP> 佐藤警官向小早川示意,小早川把雫交给了一旁的护士,然后三人走到了另外一个僻静的角落
<佐藤> “首先,请原谅我之前的一些隐瞒。
这里的这座设施不仅是一家福利设施和医院…
在灾害爆发的时候同时也是一家对抗之前说到的疾病的,重要的研究设施。
而它的职责现在还在发挥作用”

<佐藤> “因为我是负责这里孤儿走向社会之后联系的警官,我也曾经打听过有关的信息。
根据我的情报来看的话,这个指标,是有某一个特殊的意义的…
所以我想问你,你曾经和这个设施有过关联吗?”

<一文字樱> 有吗有吗
<KP> 你不记得有呀
<一文字樱> 诶,朝雾是这里出身的吗
<KP> 朝雾是这里出生的
<一文字樱> “我记得应该是没有的。”
<KP> 然后,佐藤翻出了一份名单
<佐藤> “这是我曾经拿到的某一期的离开的人员名单…”
他指向了上面写着“朝雾千秋”的少女的陈旧的照片,旁边有着隐约被擦掉的标记…被用特殊手段还原了出来。

<佐藤> “没错,是我看到这个名单之后才坚定了我的想法
当然,这个孩子也是这个名单里唯一一个这个指标最高,且远远超出其他同辈的人。
当然,她一直过着平和的生活,没有看到这个东西对她的人生又带来什么不同
不过我怀疑,这个刻印所知的含义……恐怕不只是一些医药上的研究”


<一文字樱> “那这个指标的意义是什么?……啊,研究出来了吗”
<佐藤> “不,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吧…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传闻而已”
<一文字樱> “唔,那她、朝雾小姐有受到这个症状的困扰吗?”
<佐藤> “虽然作为警察相信这个实在是很搞笑啦…
网上的一些阴谋论,有传说这种东西和人类超常能力有关什么呀,隐秘的研究呀
像是UFO阴谋论的瞎话”

<一文字樱> “或者还是说只有看到了那东西才会被……”,小声补充了自己的思考
佐藤努力露出着像是说着笑话一样的表情来缓解一文字的不安
紧接着又调侃了一句“唉,该不会一文字小姐是超人什么的吧,那我还真是有一个不一般的下属呢”这样的话

可是,一旁想到了刚才从三合会手中拿到的神秘名单的小早川
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了,把佐藤吓了一跳

<一文字樱> “不,当然……大概不是”
<小早川> “朝雾千秋…雾”
<一文字樱> “如果我的症状、真的和……”
<KP> 小早川从大脑里拼合着刚才的字迹
紧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身来掏出手机准备给濑户打电话
然后,一文字听到了小早川了吃惊的声音:“等等,小雫呢?”


<KP> 搜索呢~一文字过一个侦查+幸运吧
<It is Dicebot>  * [小鸟] 投掷 hd : 4 = 4
<It is Dicebot>  * [小鸟]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70 70 : 2d100 = (74、42) = 116
片刻之后,你们在走廊上奔走了起来。
在搜了两层楼的病房之后,你们一无所获。
在你们准备下电梯的时候,一文字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猛力按下了电梯按钮也没停止的情况下,愣是按下了急停按钮,扒开电梯门跑了出去

然后,追寻着那个身影的三人跑进了一个走廊,差点撞上里面的人
<护士> “对不起,往那边走是无菌病房,访客是不可以随便进来的”

正在这时,一文字看到一旁躲在一个坐在轮椅的少女后面的雫,猛地叫出声来
<雫> “哎呀,被发现了呢……果然还是大姐姐更擅长捉迷藏呢,是我的失败啦”
<护士> “不,等等…你怎么进来的…总之,请带着这位孩子出去可以吗”
<一文字樱> “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找她而已”
<小早川> “真是的,你看,你给人家添了多少麻烦啊…以后绝对不允许这样随便乱跑,明白了吗!”
<一文字樱> “麻烦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
<坐着轮椅的少女> “哎呀,能够有这样的可爱的客人来陪我,对我来说也还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说着,少女给雫递出了一旁病床上的糖果,雫举着糖果欢闹地跑了过来,然后被小早川敲了一下头。
<小早川> “即使这样也不可以跑去别的地方随便乱闹,明白了吗?”
<一文字樱> “是啊,万一碰到了坏人什么的怎么办”
<雫> “唔……但是还是大哥哥不好,要把雫送到医院里去,雫才不要到这种孤单的地方去”
<小早川> “不是医院,是有很多朋友的地方啦…小雫也想认识新的朋友的吧”
<雫> “…才不是,讨厌,会有可怕的事情,雫要和大家在一起,明明说带我出去玩的,骗子”
小早川抬起的手一下子放了下来。
是呀,虽然是出于保护她的心情,但是确实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从她的对话来看……可能是某种和这样医院相近的情景,曾经给这孩子带来了很可怕的体验吧。
像是因为曾经在这样的地方与亲人离别什么的,而无法接受类似的情景,而被陌生人包围什么的,可能也会加剧这种恐惧吧
在灾后,像是这样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情况非常常见
除了心理学的处置之外,也许用心的影响也很重要吧

最后,心软的小早川还是决定让她再待一会儿
就这样,你们一路扯着这样那样的内容离开了这里。

然后,就是下班了,由于证据不足,无业游民雾岛良治被释放了,由见则被神崎家的人走后门放了出来。
<宫城瑞穗> 我大概在快乐开飞机

劇透 -   :

另外,濑户那边的人收到了小早川的联络之后,进行了测试…
<KP> 宫城想要测试吗
<宫城瑞穗> 好啊好啊
<宫城瑞穗> 不过想给一文字塞测试程序
<一文字樱> 开始了,分享SC!
白峰的测试结果是……阳性。
当然,在测试中没有出现那样晕倒的现象。
倒不如说……连最开始的催眠都几乎没有完全起到效果,后面的幻觉什么的也根本没有

宫城的测试结果同样是阳性。
但是,没有那样不适感的感觉,而是很轻灵的感觉…
幻觉的画面也是完全不同,像是在热带雨林的山谷中翱翔的高速感的感觉
所以也没有什么副作用的感觉

<宫城瑞穗> 那么一文字也是阳性,下一个……
<宫城瑞穗> 不过这个阳性……
<宫城瑞穗>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小早川更加关心的是这起事件可能会卷入平民的事情
虽然宫城也是平民啦,不过是主动同意参与警方侦查的,而朝雾千秋…完全是和事件完全扯不上关系的平民
所以,他正在和濑户就有关要不要让警方去保护另一个有可能的事件相关者朝雾千秋进行讨论

<宫城瑞穗> 那么我知不知道ww那边的千秋的事情

<朝雾千秋> (什么,大家都是阳性吗
<朝雾千秋> (大家都是小天才
<宫城瑞穗> (是的!)
<宫城瑞穗> (大家都是小天才)
<朝雾千秋> (这种情况吧
<朝雾千秋> (一般我们会怀疑试纸污染了x
<宫城瑞穗> (那我是不是可以把aki拉进小组赛了)
<KP> (当然,试纸没有污染,因为警局里参与测试的不止你们几个人)
<宫城瑞穗> (残念)
<一文字樱> (我的试纸是沾满毒↑药↓的试纸)

<宫城瑞穗> 还有别的阳性吗
<KP> 唔…调查组里起码没有人汇报说自己阳性了
<KP> 当然,同样在名单上的雾岛良治没有测,因为之前已经放回家了
<KP> 唔,因为懒得重复RP,所以小早川已经把自己能说的都传达了
<宫城瑞穗> “朝雾千秋……警局有她相关的信息吗”
<KP> 啊,也就是一般平民程度的信息啦…外加作为慈善机构的被救助者,在政府那边的留档信息
<KP> 当然,家庭住址什么的还是有的啦
<一文字樱> 佐藤警官之前还去喝茶撸猫来着
<宫城瑞穗> 好的
<一文字樱> 对了,我会在某个合适的时候解除植入体的休眠,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常发生吧。
<一文字樱> 然后想查找一下我能不能打印出那个贴纸)
<KP> 如果你每一次见到这个贴纸都会晕,你该怎么把它打印出来呢
<一文字樱> 也是
<KP> 不过,虽然是这么说,小早川警官还是答应你联系这个监测软件的开发者,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东西
<一文字樱> 那我……嗯,明天找麦芽去拜访朝雾吧

<宫城瑞穗> 那么我先上线
<一文字樱> 今天还有问问aki的机会
<宫城瑞穗> 给一文字的PC发那个测试软件
<宫城瑞穗> 然后偷偷骚扰一下aki
<KP> 明白了
<宫城瑞穗> 问问aki有没有兴趣玩测试软件
<宫城瑞穗> 啊,是赤隼发过来的那个
<一文字樱> 如果我收到了就测一下吧(下班了吗)
一文字的测试结果是……
她的植入体自动屏蔽掉了一些刺激(对于除宫城外的驾驶员这是必须的,表现就是同步率不满100%)
不过除此之外和测试软件结合的很理想,应该可以胜任驾驶员的职责

<朝雾千秋> “竞赛吗……这样针锋相对的暴力可不符合我的美学啊……”
虽然这样说着,还是接收了程序进行测试

<朝雾千秋> 可能只是单纯的好奇吧
aki的测试结果的话…
对于驾驶员来说是相当优秀的测试结果
不过因为朝雾没有战斗的经验,所以参加比赛也不知道是否合适呢…

<宫城瑞穗> (情报贩子居然不会跟人打架吗)
<KP> (这是唯子自己的要求啦)
<一文字樱> (窝在基地里被帅气的Sion保护有什么不好)
<朝雾千秋> (是自保型的角色呢
<宫城瑞穗> (啊啊啊啊啊啊)
<宫城瑞穗> (残念)
<宫城瑞穗> (那我要怎么办呢……)
<宫城瑞穗> 问问Aki关于队友的事情吧

<KP> 另外,一文字过一个侦查或心理学
<宫城瑞穗> 不过对于贴纸我有印象吗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21
<一文字樱> 可能……知道有这个东西吧
<一文字樱> 我还派人去找了一次
<宫城瑞穗> 诶,这样啊
<一文字樱> 大概是知道“一文字目前的症状可能和路边看到的贴纸有关”?
<KP> 啊,每个人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呢
<KP> 宫城看到的更加高速的在雨林中滑翔一样的高速感的感觉
<宫城瑞穗> 哦哦
<宫城瑞穗> 嗯……那我想想

然后,一文字在玩的时候,从余光能够看到濑户在背后看着你操作机体的样子…
回头看到濑户的时候,你看到她一下子变回了严肃的神情说着
“没关系,反正下班了嘛,而且可能和调查有关哦”…这样的感觉

<一文字樱> 维持一个严肃的表情
然后说着大意是“因为这次的案件确实和这个有关嘛…所以放心去做好了…”之类的话
<It is Dicebot>  * [小鸟]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KP> 你觉得她确实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倒不如说…该不会她也…不可能吧
<一文字樱> (那么测试之后可以下班了吗ww)
<KP> (可以下班了)
引用
<一文字樱> 一文字樱回到公寓之后,往记笔记用的软件随便输入了一堆东西,打算整理一下……目前的想法。
今天真是辛苦的一天啊,明明只是一个吸毒致死的案子……所以说扯上黑帮的案子果然没有什么简单的。
有关的调查也是进行了不少……整理一下手头的情报吧。
来自三合会的线人死亡,不过三合会说不是他们干的。
证物被山守组(三合会称)的人抢走,然后……看到了贴纸,抓到了那个大叔和小雫……这边有点难以分析,先想想别的吧。
然后涉及到的还有酒吧缴获的芯片,山守组和三合会的商战,山守组神崎家和三合会送来的不动产公司的账,被涂抹的名单,特殊的指标和朝雾千秋……
哦还有那个游戏中的“梦呓”和“预言”,IBC联盟的达贡事件,假警报事件,还有山守组的RMT。
总之先玩会游戏,然后和那个自称情报贩子的人问问IBC的事情吧……

劇透 -   :

<KP> 唔,接下来哪边想要行动呢~?
<宫城瑞穗> 有点想不出来能做什么
<一文字樱> 哪边先比较好呢……
<一文字樱> 你不是也想接触aki吗
<KP> 准备现在去跟着警方去保护朝雾家那边的情况吗
<宫城瑞穗> 但是我要去吗?我可以去我就去
<一文字樱> 诶不是aki吗
<一文字樱> 警方要去也是明天了吧
<宫城瑞穗> 哦哦
<宫城瑞穗> 但是我只是想让aki试试那个软件
<KP> 现在也可以啦,不过私家侦探是不能搜查的吧,应该只能以客人的名义拜访哦
<KP> 唔咕——那个软件已经测试过啦
<KP> 就是能够顺利驾驶的感觉
<宫城瑞穗> 是的
<宫城瑞穗> 那我稍微问一问有没有同伴的事情吧
<朝雾千秋> kp,有人报名和麦芽组队吗
<一文字樱> 啊,我大概想问问aki“IBC联盟达贡事件的真相”
“联盟假警报事件的真相”这两件事情,山守组的RMT感觉不太能问的出口

<KP> 不过本身朝雾也是优秀的驾驶员啦
<宫城瑞穗> 问问aki要不要和我组队
<宫城瑞穗> 如果觉得担心我也可以陪他打两盘
<KP> 然后,因为你们知道的ibuki已经被抓了,所以也可以问他了
<KP> 当然,他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酒吧对着aki吐苦水说自己莫名其妙被警察冤枉了
自然是略过了萝莉也被抢了的部分


<宫城瑞穗> 那么我上线找aki吧
<KP> 是RP一下情报的交换呢还是直接过去呢
<宫城瑞穗> 只是普通的找aki玩儿?
<宫城瑞穗> 可能也是想找ibuki
<宫城瑞穗> 毕竟他在我眼前被抓走的英姿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忘记
<宫城瑞穗> 不过是普通的撞见aki还是约了就看运气了
<朝雾千秋> “说起来,你和ibuki的约会不顺利吗?
那家伙自从那会儿之后一天没上线,一来就没头没脑地吐槽了一通说被警察冤枉了什么的。”

<宫城瑞穗> “谁知道呢,突然就出了事故”
<宫城瑞穗> “然后我也被警察带走了,可能也要调查点事情吧。”
<宫城瑞穗> “Aki那边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朝雾千秋> kp,有人报名和麦芽组队吗
<一文字樱> 组队成员最后基本是由麦芽来定吧
<KP> 唔…如果你和ibuki提起的话,他会报名的
<宫城瑞穗> 问问Ibuki要不要吧
<宫城瑞穗> 顺便邀请aki?
<KP> sion的话…她有自己的队伍,和你们应该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宫城瑞穗> (啧)
<KP> 而且比赛什么的也不能消极比赛啦(

<朝雾千秋> “对了,关于你诚招队友的广告……
倒也不是没有人报名,不过都是些看一眼就不及格的家伙,我就善解人意地帮你回绝了。
啊,说起来还没来得及问ibuki……希望被警察抓走不会影响他对游戏的热情。”

<宫城瑞穗> “啧……”
<宫城瑞穗> “那Ibuki有没有兴趣来?”
<宫城瑞穗> “那个机体我自己还挺喜欢的”
<一文字樱>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朝雾千秋> “不过说到那个机体,没想到我的测试结果也不赖嘛
虽然没试过,可能我会成为天才驾驶员也说不定,啊哈哈。”

<宫城瑞穗> 问问Ibuki有没有兴趣
ibuki虽然还是有点疲倦,不过听到你的建议之后还是很兴奋,同意了来尝试一下
<宫城瑞穗> “要不要来试试这个”
<宫城瑞穗> 塞过去那个小程序
他打开了测试程序

然后,Sion带着克里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从背后抱住了aki的她,一边晃来晃去,一边问你们在聊什么

<宫城瑞穗>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宫城瑞穗> “还真是热情啊”
<KP> 就是那种,在你坐着的时候,脸靠在你的肩膀上,
两只手交叉抱在你的胸前,趴在你的背上摇来摇去的感觉(

<宫城瑞穗> “Sion你好”
<宫城瑞穗> 对着Sion举了举杯子
<朝雾千秋> 僵硬地跟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
<朝雾千秋> “……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Sion> “女人最大的魅力就是秘密哦~
啊啦啊啦~既然是山吹的敬酒的话,
那么aki是倒给人家呢还是把杯子借给人家让人家感受一下aki嘴唇的触感呢还是嘴对嘴的喂给人家呢~”

<宫城瑞穗> “你们很熟是吗”
在sion说完她的废话之前,克里斯就已经倒好了一杯酒递到了她主人的面前
<朝雾千秋> “不,不是,没有这回事。”
<宫城瑞穗> “…………”稍微举了举杯子,迅速的喝掉了酒
<宫城瑞穗> 然后移开视线
<Sion> “唔嗯~人家到这里也是有正事的呢~山吹想不想听一听呢”
说着,sion一边靠着aki在旁边坐下,一边拿出了一叠材料
<宫城瑞穗> “洗耳恭听”
<宫城瑞穗> “有什么事吗”
<Sion> “唔咕…”sion看向aki,“是你前一段时间拜托人家的事情啦…
人家倒是查到了一些更加实际的证据来着,要不要说呢…咦?”

四个人同时听到了空间站发出的警报声

<宫城瑞穗> “发生了什么!”
<空间站广播> “IBC长距离预警阵列,一级警报,IBC长距离预警阵列,一级警报,大量敌对目标正在接近”
<HQ> “IBC全频道广播,所有人员进入战斗姿态,进入作战频道,重复,IBC全频道广播,所有人员进入战斗姿态,进入作战频道”
<朝雾千秋> “……总觉得是狼来了的故事。”
<宫城瑞穗> “………………”
<宫城瑞穗> “这是怎么回事啊”
<HQ> “第一、第二、第三分队开始准备投送。
<空间站广播> 敌对进攻方向:Damp Swamp星域,IBC区域贸易中心空间站外围设施”
<HQ> 启动空间站护盾增强模式
<空间站广播> 增强模式已启动,护盾能源继电器再冲能,空间流体路由器开始校准,时空通道正在打开
<朝雾千秋> 但是我们这里有ibc的人吗x
<宫城瑞穗> “要不要出去看看”
<KP> 山吹挂名IBC,ibuki是IBC的指挥,一文字的角色是BIC成员
眼前,空间站外面的窗户外被闪烁的红光照耀
一艘一艘的跳跃引擎搭载型运载舰开始撕破时空的裂缝

<朝雾千秋> “要去吗?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吧?”
<宫城瑞穗> “我还是有点兴趣想看看的”
<宫城瑞穗> “正好就当练手了”
<后勤分队FC> “时空投送就绪,准备随时开始”
<宫城瑞穗> “Ibuki有没有兴趣,Sion呢”
<第一分队FC> “第一分队与敌人发生交火,敌方为重型突击机体编制,战损率27%,请求撤退”
<HQ> “不允许撤退,重复,不允许撤退,为集结争取时间”
<宫城瑞穗> “还是出去看看吧”
<宫城瑞穗> “IBC如果出了事我也会头疼的”
<宫城瑞穗> 出门开飞机
<KP> ibuki立马跳进了自己的机体,开始了启动
<KP> 另外一边, 当然也收到了紧急集结的消息
<一文字樱> (啊,那我也去摸摸鱼吧)
<宫城瑞穗> “红小雀,我们走了!”
<Sion>“唔,人家可是阵营中立的呢…所以现在这个观赏的座位更加适合我,我猜Aki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说着,拿着酒杯的Sion挽住了朝雾的手,准备往空间站顶层的观景台方向走过去
<Sion> “嘛,这样不是正好变成两人世界了嘛~”
<朝雾千秋> “喂,不要自顾自地忽略克里斯啊!”

红小雀从空间站的出口被弹射起飞,眼前看到了IBC的主力舰队正在集结的身影…
雷达上能够感受到慢慢熄灭的我方的白点…以及作为弃子的他们淹没在闪烁的红光中的绝望的喊声

<宫城瑞穗> “那Aki我们待会儿见哦”
<宫城瑞穗> “啧,看来是小云雀让我太过于兴奋了吗”
<朝雾千秋> 冲山吹挥挥手
<宫城瑞穗> “自己说话都不太对劲了”
战场另一边,驾驶着联盟侦察部队量产机“游魂级”的一文字
正在战场的外围一边进行侦查观测,一边用零散的火力牵制敌方主力舰队的前进

<It is Dicebot>  * [小鸟] 投掷  : 3d100 = (43、100、65) = 208
<宫城瑞穗> “啧……”
然而,敌方的电子战火力迅速倾斜到了这些零散的机体上,
而主力机体强大的火力迅速收割着那些被扰乱的机体

<KP> [Imperial]-长者级 的 重型能量光束 对 [IBC]-游魂级造成 120点伤害
<一文字樱> “唔啊……状况有点糟糕”
<宫城瑞穗> 开着红小雀冲上去
<一文字樱> 看一眼可以撤离了吗
眼前密集的激光束射来,一文字连忙启动了自己的紧急回避装置
然而一旁的一台机体则没能来得及反应,被光束迅速而直接地蒸发成了基本粒子

<第三分队FC> “第三分队,开始进攻敌军侧翼,第一目标长者级,第二目标巨鲨级”
<Gamma Leader> “Gamma中队已经折损超过一半,申请返航,重复,Gamma中队已经折损超过一半,申请返航”
<第三分队FC> “准许返航补给”
<Gamma Leader> “收到,开始准——呲呲(杂音)”

<宫城瑞穗> “这个情况是?”
<一文字樱> 还要进攻啊……总之尽量调整到比较安全的位置
红小雀的姿态从战场上高傲地飞过…周围闪烁的黄光间,几台机体化为了宇宙间的尘埃
<Sion> “那么,第一件要说就是——我们今晚要讨论的话题,可能和这个有关哦~”
<宫城瑞穗> “哦?”
<宫城瑞穗> 一边开火一边回答。
<宫城瑞穗> “是什么事?”
一文字努力稳定自己机体的态势,在继续向外射击维持弹幕的情况下,开始往后撤退
<第二分队FC> “对方长者级护盾运作度37%,正在持续下降,继续集中火力”
<宫城瑞穗> “今天这还真是难缠”
<宫城瑞穗> 试图朝着长者级开火
<空间站广播> “对方将火力集中到空间站基础设施,增强模式启动还需支撑十分钟时间”
<宫城瑞穗> “啧…我还想好好当我的赏金猎人呢。”
<Ibuki> “时空航道管理局突击部队,开始跃迁,第一目标敌方特种编队”
<宫城瑞穗> “Ibuki还挺有兴致的,是个好事”
<宫城瑞穗> 握紧了操纵杆
<宫城瑞穗> “能打多少是多少嘛”
<第二分队FC> “这里是第二分队,遭受敌方电子战压制,申请Headquater进行长距离炮击支援,重复,申请进行长距离炮击支援”
<HQ> “Headquater了解,炮击支援正在准备,二十,十九,十八”
<士兵的声音> “还没到位吗!我们要死光了啊!”
<HQ> “Headquater了解,不允许撤退,重复,不允许撤退”
<宫城瑞穗> “这一次是怎么回事啊……”
<宫城瑞穗> “真不撤退吗?”
<KP> OwO这是战场上不同位置发回来的广播啦~那种混乱感的感觉,也有比别人更不淡定的人什么的

<宫城瑞穗> 让我飞一会儿
<宫城瑞穗> (我要开飞机——————)
红小雀在空中灵巧的闪躲着敌方机体的追击,用导弹精确地将一个追击者炸成了碎片,而另一个追击者还没有反应过来,红小雀的重型鱼雷已经瞄准了它的能源核心
爆炸的尘埃间,一文字紧紧握住操纵杆本…分队的损失已经达到了35%…不过尚能维持
<HQ> “长距离炮击已经就绪,开始打击”
一束白色的闪光间,从母舰中射出的阳电子炮的光束贯穿了战场
扫过的路径中只剩下燃烧的尘埃,雷达上像是被橡皮擦过一般,迅速抹掉了一条线上的红点…
当然,也有杂散在里面的友军机体

<第三分队FC> “这里是第三分队,干得漂亮,申请继续炮击”
<HQ> “指挥部正在研究推测,考虑到敌方投送母舰支援的可能性,暂时不准备炮击
维持继续充能的状态,随时准备撤离母舰”

<一文字樱> (光炮!)
<情报官> “第一情报部广播,LISP已经开始集结”
那帮秃鹫可不在乎谁得到了胜利…他们都是只想分一杯羹而已
<第二分队FC> “第二分队广播,准备开始突击”
<情报官> “敌方长者级护盾已经破裂,攻击者随时准备转火,新的第三目标…”
虽然遭受了重大的损失
但是出于Damp Swamp有利于守备的地形,敌方难以继续补给,而我方的后续部队即将赶到
战况正在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转化吗…Good

<宫城瑞穗> 愉快的打着敌方飞机
一文字放心地将引擎转化到了突击的方向,准备收割动摇的敌军…
<第二分队FC> “第二分队广播,第一目标敌——敌——”
<一文字樱> 这次也很幸运!不用考虑工作的感觉真好啊——
<宫城瑞穗> “?”

在那一瞬间,一文字看到了虚空中出现的阴影
从无尽的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台如同鬼魅一般盘旋在阴影之中的机体
在一文字的队长反应过来之前,强大的引力扭曲就将它的机体碾压,蹂躏,然后压成了碎片

<一文字樱> “怎么回事”总之先调整脱离那片区域
随之,第二台,第三台…在阴影中闪烁的机体迅速切开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目标
<第二分队副FC> “第二分队遭受重创!请求支援”
<宫城瑞穗> (我看到了吗)
<KP> (你也看到了)
<第二分队副FC> “已打开主动能源护盾,正在……”
<宫城瑞穗> “??!!!!!”
<宫城瑞穗> 飞过去
<宫城瑞穗> 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另一台指挥机体匆忙打开了护盾
然而,一缕闪烁的丝线从另一台暗影中闪烁的机体上如同闪电一般射出
被击中的指挥型机体的护盾顷刻变成了红色,反过来侵蚀着它的主人。
在驾驶员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护盾就从内部直接撕开了机体的能源核心,将其炸成了碎片。

<宫城瑞穗> 如果可以帮IBC就搭把手吧
<宫城瑞穗> 呃啊!
另一边,一文字的机体试图飞离这片区域,然而爆炸的碎片击中了一文字的机体
剧烈的震颤中,一文字的屏幕开始剧烈闪烁
然后,星空消失了,管制单元里只剩下一片黑暗和闪烁的屏幕

大概…我已经…完蛋了吧…
一文字开始按下射出管制单元的按钮…

<宫城瑞穗> (我能看到吗)
然而,似乎是什么机械故障的缘故,弹出也失败了
看来…连这样…也不行吗

<一文字樱> “啊——!!啊…刚才那是什么啊”,被击落了有点抱怨
只能感受到一片漆黑和在太空中旋转的无尽的晕眩感……
啊,等到机体自爆之后找下一个克隆体吧…

一文字开始慢慢想要停止了思考

<KP> 过一个灵感+意志
<宫城瑞穗> 如果能认出来是一文字的机体我可以飞过去吗(不过是不是也不能捞人)
<KP> 能认出来,不过捞也只是捞一个驾驶舱而已
<一文字樱> “啊,都有点想强行下线了……”
<It is Dicebot>  * 一文字樱 投掷 灵感60 意志65 : 2d100 = (71、44) = 115
<宫城瑞穗> 我飞过去试图捞人
强烈的痛感如同针扎一般在一文字的脑海盘旋,放大着感官的刺激…
一文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慢慢放大,升空
不久前在眼中闪烁的混乱的战场,似乎慢慢变成了手中的棋盘,变成了闪烁的闪光…

一文字感觉到自己的视角突然改变了
闪烁的思维间,棋盘上的棋子开始了飞速的运转,模拟,飞行的机体融成了河流的景象
那是自己没有见过的视点

啊,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明白了什么,但是总之也许可行…明白了!
<一文字樱> (以为自己灵光闪过.jpg)
飞速模拟的棋盘,眼前的黑棋和白棋开始加速着转换,得出了唯一的最优解
在无尽的黑暗深空中迷失的自己,连接到了这一切的答案…/color]
<一文字樱> (龙王的工作wwww)
在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一文字推回了现实
外面仍然是闪烁的星空,星空中漂浮着自己被撕开的机体,以及被红小雀抱在手中的自己的驾驶舱

是我被救了吗…但是,现在关键的不是这个!
一文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问题的答案
没错,现在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能够解决了

<一文字樱> “额,这是哪——啊,十分感谢您的援助!”
<一文字樱> 刚才是什么状态,也是那种“魔女”的力量吗?

<宫城瑞穗> 啧
<宫城瑞穗> “你还好吗”
紧接着,像是不是用自己的口中说出来的话语那样
一文字用和自己原来抖抖索索的样子完全不同的神情,向山吹严肃而清晰地描述着状况

<宫城瑞穗> “嗯?”
<宫城瑞穗> 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人
山吹聆听着一文字的语言…
那是自己暂时还无法理解的情报组成的推论
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山吹相信这个答案的正确性
没错…现在,这是唯一的机会!
随着高速推进的引擎的轰鸣,红小雀的双翼向后收起
逆着其他机体退却的方向,以难以捕捉的超高速朝着战场中央挺进


与此同时,战场上混乱的屠杀仍然在进行之中
随着闪烁的光辉,阴影中潜伏的存在开始锁定了它们的目标——战场中央正在充能的母舰

随后,阴影穿透了母舰的护盾,瞬间出现在母舰能源核心的周围
眼前,面对着母舰的防御被一瞬间突破的状况,从通讯频道里传来了IBC士兵绝望的喊声
不过,这些,都在一文字樱的计算之中
没错,这一切都在她刚刚完成了的最后的答案
在红小雀和母舰的护盾相碰的一瞬间
红小雀突然张开的双翼间,山吹操纵子系统,一瞬间反向了护盾的能量
强大的能量脉冲喷发而出,被激发的母舰护盾,散发出一阵阵涟漪,共鸣、扩大、扩散…
随着闪耀的波纹,一阵阵能量开始渗入母舰的核心之中

在红色光辉中,母舰过载的能源核心突然爆发,强大的冲击力从内部喷涌而出,撞击在护盾的内侧
还有那三台潜伏在阴影中的机体…也随着强大的冲击力重重地撞击在发出红色光芒的护盾上,被强大的反冲力迅速击成了碎片
当然,这艘母舰已经完全搁浅了…修复起码要花掉造价三分之一以上的价钱
然而,在强大的冲击力下,一部分进攻的部队也被随之击溃了

焦灼的战况又继续进行了一段时间,无数机体继续化为了星间的尘埃
然而随着突击的失败和后续的乏力,在半个小时后,帝国的入侵部队终于选择了撤退…
尽管IBC付出的代价更加惨重,但是还是勉强守住了

一旁,空间站的观景台上,拿着葡萄酒杯的Sion用猫一样的笑容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观,一边朝着Aki聊着
<Sion> “刚好的时间呢——那个,应该就是第四代机体的威力吧~
这么自信地把它放到这种场合展示的话,确实有很多耐人寻味的理由呢~
不过还有一件,一百个人中只有几个人看出,而几个人中又只有一个人会想到的事情哦~”

<朝雾千秋> “……是什么?”
<Sion> “你有注意到从一开始指挥的行动吗~
<Sion> 也就是说,被作为炮灰的,几乎都是IBC这次替换计划中
要被第四代机体改进型所替换的机体呢”

<宫城瑞穗> (哇!!!)
<Sion> “毕竟
<Sion> 虽然有了先进的理念,但是还有老顽固在挡路,也很讨厌吧
<Sion> 既然没有市场需求的话,那就自己创造市场需求”
<朝雾千秋> “还真是别有用心啊……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朝雾千秋> (不过第四代不是有两个开发方向吗
<朝雾千秋> (能看出这边用的是哪一种吗
<Sion> “啊啦啊啦,不要急哦~之前给你看的,就是人家这几天在观察的东西
这是各个组开发方案里泄露的内容中,各种第四代开发计划所要用到的稀有资材的列表呢~

<Sion> 哎呀呀,其中不少还是只有一些地方有的垄断性的资材呢”
<Sion> “虽然开发资料什么的都是绝密的,但是从市场采购这样公开的东西,可以发现无数的端倪哦~
<Sion> 这样的话,人家就这样小小的推测一下。
<Sion> 有些人,迫切想要大赚一笔
<Sion> 并且,还一定要是短时间内立刻到手的现金不可
<Sion> 那么,可爱的小Aki觉得他们会怎么做呢~”

<朝雾千秋> (就是sion不是说ibc用了第四代的机体?
<宫城瑞穗> (就是是强化火力还是强化速度)
<KP> 唔,这个就要请赤隼来审定了
<Sion> “让人家来猜的话: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迫切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卓越性的地方…
加上已经被创造出来的需求和打通的关系…”

<Sion> “看来,虽然明明是快乐的祭典,还是有不少剑拔弩张的气氛呢~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还真是充满着利益的香甜气息的地方~”

<朝雾千秋> “你也要参加的吧?”
<Sion> “Mithril的同伴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啦~
不过,毕竟Mithril不是那么大的公会啦,我们也只是尽力而为而已
真正的主场,果然还是要留给女主角呀”

<朝雾千秋> “虽然不是不信任你们的能力……不过我听说ibc的第四代确实拥有超出想象的性能呢。”
<KP> “哎呀呀,人家倒是很像看看那些费尽心机的家伙全部搞砸了时候可笑的嘴脸呢~
不过,你的那个同伴,好像对这件事也很有兴趣哦~”

<朝雾千秋> “战况大概会很激烈吧?”
<宫城瑞穗> (喂!!!)
<Sion> “IBC,IBC~哎呀,你也知道的吧IBC其实不只有一个方案哦”
<KP> Sion像是很随意地说出了这个情报
<Sion> “当然,具体太多的我也是不清楚啦~不过,你的那位同伴可是要加油呢~”
<宫城瑞穗> (Sion真是太冷淡了)
<KP> (Sion和你们是竞争者的立场啦,她只是对Aki比较()一些而已)
<宫城瑞穗> (好吧(叹气))
<朝雾千秋> “牵涉到庞大的利益的话,个人的努力实在是……不过借你吉言啦,也祝你们好运。”
<Sion> “也不是这样的呢~
<Sion> 毕竟,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会有奇迹在发生哦”
<宫城瑞穗> (不!我要参加锦标赛!我要!拿奖金(喂))
<Sion> “把百万分之一的奇迹抓到手…在别人眼里看上去也就像是魔法一样的存在了吧
<Sion> 你说,对吧~☆”

劇透 -   :

<KP> (唯子还要调戏sion吗)
<KP> (如果不要的话就直接推进到下一天了)
<宫城瑞穗> (我总觉得是被sion调戏)
<朝雾千秋> (下一天吧?)
第二天,濑户带着一文字来到了朝雾的家门前
宫城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宫城瑞穗> 跟在警察后边
<濑户> “就说我们是例行的防疫检查吧
先保持礼貌,然后就这个事情讨论一下
尽量不要泄露太多和案情无关的情报,所以…”

<一文字樱> “好的……”
濑户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发呆了起来…这是她平常经常有的工作状态
<宫城瑞穗> “……”心情有点复杂
<KP> 自己敲门吧
<宫城瑞穗> 咚咚咚
<朝雾千秋> “……”从猫眼里往外看
<朝雾千秋> 虽然不太想开门但是两个人穿着警察的制服……还是不能不开门
<朝雾千秋> 把门打开一条缝
<朝雾千秋> 然后缩到一边
<一文字樱> “您好,我们是来进行防疫检查的警察”
<一文字樱> “不好意思,详细的话可以进去说吗”
<朝雾千秋> “啊、好……”
<朝雾千秋> 让她们进来

<濑户> “等一下!”
濑户突然大喊了起来
<宫城瑞穗> “怎么了”
<朝雾千秋> 茫然地眨眨眼睛
<一文字樱> 保持礼貌的微笑回头看一眼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濑户一脚踢中了门牌和电子门铃的地方
一块松动的墙砖被打破,掉了下来

<宫城瑞穗> “?!?!这是?”
<朝雾千秋> “……!”被吓到了往屋里退了两步
<朝雾千秋> 怎么回事啊这些人……?该不会是假冒警察的……
<一文字樱> “啊?怎么了?”,重新退回门外
接下来,她不知从哪里拿起锤子继续猛地一砸那台机器
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针孔摄像机

<宫城瑞穗> “……”这人到底怎么发现的
<宫城瑞穗> 这就是警察吗……有点心虚的看了看自己
<一文字樱> 这人到底怎么发现的
<一文字樱> 这就是经验丰富的警察吗……有点心虚的看了看自己
<一文字樱> “啊,不好意思这个……”
<一文字樱> 保持微笑的走到了门的旁边
<朝雾千秋> 是谁……?在我家门外装这个干嘛……我又不出门
<朝雾千秋> 瞪大眼睛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朝雾千秋> “这是、什么……”
<一文字樱> 在门边阻止朝雾可能的关门的举动,等待警官的指示
<宫城瑞穗> 探寻的看向濑户警官

濑户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抱歉…我也不知道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但是小姐你现在显然是处在某个不怀好意的人的监视之下,并且可能涉及一个很危险的案件
请问您能允许配合一下,这几天暂时搬到我们警方提供的安全的地方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有关这部分的细节,我会进一步向上级请示的”

<宫城瑞穗> 稍微好奇的打量缩起来的那个女孩子
<朝雾千秋> “不,我什么也不知道……”被濑户的用词吓到
<朝雾千秋> “必须……吗?”
<朝雾千秋> 说实话完全不想待在家以外的地方……
<濑户> “这是我的强烈建议
我会为你安排好在我们的驻地附近的宾馆的,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的必须的考虑”

<一文字樱> “您现在可能处于危险犯罪组织的监视下,我们也是为了您的安全考虑”
<宫城瑞穗> “不过这样下去可能就会被卷入更大的麻烦了这位小姐。”
<朝雾千秋> 皱了皱眉毛,不太情愿地点点头
<朝雾千秋> 虽然不太清楚说好的防疫检查怎么变成这样
朝雾有些不太情愿地开始被迫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窝
<宫城瑞穗> “会让你带着你的猫的”
<朝雾千秋> 去收拾东西,带上游戏设备和猫……和猫的日常用品
在回去的警车上,濑户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对一文字悄悄说道
<濑户> “不用气馁,你不知道这个是很正常的,说实话,一般的警察是不可能发现的
<濑户> 不要忘了,我是从公安部那边调过来的”
<KP> .logend
2
暗影狂奔5E / Re: 【AP】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P7-P10
« 最新帖子 由 cmoon 今天17:17:35 »
魔法MAGIC
我承认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是个凡俗,并且我对魔法的大多数了解都来自于其他人的行为。但据我所见,一个修士可以拥有任何刺客所能用来杀戮的异能。我见过修士走过初雪,没有留下定点脚印;在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人前靠口才谈出一条通路;用仅仅一拳就杀了一个人;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我得承认,我是有点嫉妒。我经历过很多如果有这样的异能会很有用的情况。
劇透 -   :
I confess that I’m no expert on this field. I’m a mundane, and most of what I know about magic comes from what I’ve seen others do. But from what I’ve seen, adepts can have some powers that any assassin would kill for. I’ve seen adepts walk across fresh snow without leaving a footprint; talk their way past a dozen guys with guns; kill with a single punch; and too many other things to name. I have to confess, I’m a bit jealous. I’ve been in plenty of situations where powers like that would have been useful.
引用
>毫无疑问,修士异能是非常有用的。但和其他东西一样,你不能让自己依赖它们来发展。就像之前Balladeer谈论的技能软件一样,你的异能应该用来增补你自身的技能,而不是完全取代它们。
劇透 -   :
> There’s no question that adept powers can be incredibly useful. As with everything else, though, you can’t let yourself grow dependent on them. Like Balladeer said earlier about skillsofts, your powers should supplement your natural skills rather than replacing them entirely.
 > Ma’Fan

知道一个用魔法的家伙能做到什么是有些好处的,这能避免某个目标是觉醒者时,你还是不清楚魔法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比如,它能帮你了解一个修士和一个法师之间的区别,因为知晓谁能释放法术,谁能在眨眼之间踢爆你的屁股,能帮助你去策划你的攻击。当然,魔法使用者的基本类别中有着很多变数,比如既能踢爆你屁股又能施放魔法的神秘修士,所以收集情报,了解你的特定的那个目标能用魔法做些什么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假设那个魔法使用者什么都能做到,并相应地做好准备。
劇透 -   :
It pays to be aware of what a magic-user can do, just in case a target is Awakened, even if you don’t understand how it works. For example, it helps to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adept and a mage, because knowing which one can sling spells and which one can kick your ass in an eyeblink can help you plan your attack. Of course, there are many possible variations within those basic categories of magic-users, like mystic adepts that can both kick your ass and sling spells, so gathering intelligence on what your specific target can do magically is doubly important. Failing that, just assume that a magic-user can do just about anything and prepare accordingly.

引用
> 记住,他们所能做的并不只限于放出闪光的火球。那些闯能进你脑海的法师可能比那些能做出特效表演的法师更危险。
> Haze

>啊,Haze。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现身呢。
> Quietus

> 我认识你吗?
> Haze

>没有,但是我在很多合同上看到过你的名字。我在街传的档案里看到过 Pistons对你的评价,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签过有关你的合同的唯一的原因是,总有些比你更垃圾的人需要被干掉。这么多年来,你这个强奸犯惹到了不少人,之后你就成了众矢之的。没人能躲过那么多子弹的。
> Quietus

> PISTONS,你这个臭婊子!那些刺杀我的悬赏里有你的,是不是?!
> Haze

> 你找错人了,混蛋。我可能会因为你是只猪而恨你,但我知道接入点的规则。相信我,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一直很想把它打破。还好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因为听寂灭的说法,我没必要这么干。你种了什么因就会结什么果。
 > Pistons

劇透 -   :
> Remember what they can do isn’t limited to flashy fireballs either. The sorts of mages that can get into your mind can be far more dangerous than the ones who can create a special effects show.
 > Haze
> Ah, Haze. I was wondering when you might show up.
> Quietus
> Do I know you?
 > Haze
> No, but I’ve seen your name on plenty of contracts that have crossed my path. I saw Pistons’ write-up on you in the Street Legends file, and I’ll tell you this right now: The only reason I’ve never taken one of those contracts on you is because there was always someone worse that needed to be taken down at the time. You’ve pissed a lot of people off over the years, rapist, and  you’re in a lot of crosshairs as a result. No one can dodge that many bullets.
> Quietus
> PISTONS, YOU BITCH! You put out one of those hits on me, didn’t you?!
> Haze
> You’re 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 asshole. I might hate you for the pig that you are, but I know JackPoint’s rules. Believe me, I’ve been sorely tempted to break them in the past when it comes to you. Good thing I never did, because from what Quietus is saying, it sounds like I didn’t need to. You reap what you sow.
 > Pistons
3
孤堡下的奥林凯里 / Re: 人物卡存档
« 最新帖子 由 想吃柠檬 今天17:03:20 »
人物: 安·塔曼      1级    经验0/300

阵营:守序-邪恶
种族:人类
职业:游荡者
背景:骗子
个性:不管处在何种情况下,我都会尽量表现的一派轻松,让周围的人感到安心。
理念:金钱至上,但我从不会在那些穷得失不起钱的人身上捞钱。
纽带:我曾被一个我最信任的人所背叛。我在试图寻找他做一个了解。
缺陷:对长得漂亮的脸蛋完全没有抵抗力。

熟练汇总:
种族:人类。
职业:运动,洞悉,观察,隐匿
背景:欺瞒,巧手
战斗:简易武器、手弩、长剑、刺剑、短剑;轻甲

特性汇总:
人类:全属性+1
游荡者
子职业:
骗子:欺瞒熟练,巧手熟练
偏好骗局:我熟练的掌握了伪造文件的技巧


数据部分:
AC14    先攻    基础移动速度30尺
生命8     临时生命0     生命骰1d8

熟练加值:+2
力量:11(+0)
运动2
力量豁免0
敏捷:16(+3)
体操3
巧手5
隐匿5
敏捷豁免5
体质:11(+0)
体质豁免0

智力:15(+2)
奥秘2
历史2
调查2
自然2
宗教2
智力豁免4
感知:12(+1)
训畜1
洞察3
医药1
观察3
求生1
感知豁免1
被动观察 (10)
魅力:13(+1)
欺瞒3
威吓1
表演1
游说1
魅力豁免1


物品:(x+yib/150ib)
装备物品:(xib)
皮甲(AC11+3)(10磅,10gp)
匕首2把(1d4穿刺,灵巧,轻,投掷(20/60))(1磅,2gp)
短剑(1d6穿刺,灵巧,轻)(2磅,10gp)
一把短弓和20支箭(1d6穿刺,弹药,(射程 80/320),双手)(22磅,45gp)
盗贼工具
行囊物品:(yib)
探索者背包(59ib,10gp):一只背包(5ib),一卷铺盖(7ib),一套野炊工具(1ib),一只火绒盒(1ib),10只火炬(10ib),10天份口粮(20ib)和一只水袋(5ib)。该背包同样还包括系在它一边的50尺长麻绳(10ib)。
一套高档服装,一套易容工具,一枚捏造的公爵玺戒,一个装有 15gp 的腰包


特殊能力:
专精:选择两个已有技能熟练项或者一个技能熟练项和盗贼工具熟练项。进行该项目的检定可以用双倍熟练加值。
偷袭:攻击检定带有优势,可以造成额外1d6的伤害
盗贼黑话:懂盗贼黑话的生物才能看懂的隐藏信息。不过这种交流方式需要花费四倍于直接交流所需要的时间。习得一套用以传达简单短小信息的秘密符文和标识。

人物形象:
身高5.25尺,体重130磅,年龄23岁。性别男,体型中等。
人物背景故事:
安·塔曼对于父母的记忆已经很淡很淡了,他只依稀记得幼时的父母总是沉迷赌博与烟草而忽视了对自己的照顾。在自己8岁那一年,父母被仇家杀害,安侥幸逃过了一劫,但也因此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活。
迫于生存所需,亦或是安本来就在此方面天赋异禀,他很快便习得了一手不俗的“手上功夫”。在加入盗贼协会成为一名寻宝猎人的那一年,安结交到了他最信赖,也是对他的一生影响最大的朋友,他的名字叫简,简·多斯。
安·塔曼不那么喜欢杀人,但也不介意杀人,如果他敢挡在自己的面前的话。
为了寻找到更多的宝藏过上富裕的生活,同时也是为了向那个背叛自己的“好朋友”复仇,安·塔曼独自踏上了旅程.......也许不只是一个人,毕竟没人能拒绝一位美丽少女的小小请求,对吧?
4
王冠战争 / Re: 普林斯與女仆塞拉導入
« 最新帖子 由 星云迷蒙 今天16:55:06 »
真是大排场的女人呢?普林斯笑了笑,似乎发觉并没有注意到他这个贵公子。
我们是等待她过去,还是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进行一些社交活动呢?塞拉。
5
李狗蛋(随背景完善)

混乱善良 男性塔尔多人类 审判者1级
信仰:黛絲娜    年龄:27岁    身高:5英尺4英寸   
先攻 +4,速度 20尺,感官 察觉+5
语言 通用语,塔尔多语

速查
先攻 +4,察觉 +5,速度 20尺
防御能力
防御 18,接触 14,措手不及 14  (+4敏捷,+4盔甲)
生命值 10 (1d8+2)
强韧+4,反射+4,意志+4
攻击能力
近战 矛+1(1d8+1/x3)(20尺)
近战 木棍+1(1d6+1/x2)
远程 短弓+5(1d6+1/x3)(60尺)
全回合 短弓+3/+3(1d6+1/x3)(60尺)

数据
力量 12,敏捷 19(人类2),体质 14,智力 11,感知 13,魅力 7
基础攻击加值 +0;战技加值 +1 ;战技防御 15
专长 近程射击,精准射击
特殊能力 机运领域,审判1/日,怪物学识,祷念,严苛凝视
小幸运:你可以用一个标准动作碰触一个自愿的生物,使其沾到点运气。在接下来一轮中,目标任何时候投掷一个D20,都可以投两次并选择其中较好的结果。每日你可以使用本能力的次数为“3+感知修正”。
法术 ∞/2
可知 5(人类+1)/2
0环 侦测魔法,光亮术,阅读魔法,造水术,稳定伤势
1环 通晓语言,治疗轻伤

技能
技能点数:7点
医疗(感知)            +5                       1级+1感知+3本职
察觉(感知)            +5                   1级+1感知+3本职
察言观色(感知)      +6                   1级+1感知+3本职+1士气(职业)
生存(感知)            +5                      1级+1感知+3本职
知识(自然,智力)    +4(对怪物+5)       1级+3本职(对怪物+1感知)
知识(位面,智力)    +4(对怪物+5)     1级+3本职(对怪物+1感知)
知识(宗教,智力)    +4(对怪物+5)     1级+3本职(对怪物+1感知)

财产
负重43/86/130磅,当前负重78磅中载
武器 短弓(3磅),木棍(4磅),矛(6磅),箭40支(6磅)
穿戴 革甲(25磅)
背负 审判者工具包(34磅)
金钱 7金

背景
待完善
6
星云迷蒙 / Re: 星云的图楼
« 最新帖子 由 星云迷蒙 今天16:34:38 »
2
7
肥皂与护理制品公司 / Re: 【战役】黄金鱼与黄金城
« 最新帖子 由 alpha9988 今天16:32:21 »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会准备钓竿的人么?”索哈德吃着东西说这话,很庆幸的是他拥有吃着东西还能把话说清楚的稀有技能。
“也许我们可以先去女侍小姐那看看,然后询问一下这个活动的攻略?毕竟人家在这生活了好一阵子了。”
8
 :em012
来凑个热闹,先写几个,之后可能会补充【
“……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你能因为主人的过错而责怪忠实的猎犬吗?但赋予猎犬思考的能力又是正确的吗?”
——来自极地灯城的前警探Estra.Lawrence,伤退后为了生计不得不找了份热带群岛的工作。
生活反而变得更有趣了。

“别愣在那里,让其他人离开,他们没必要看这种恶俗的闹剧,然后把负责人叫过来。问我是谁?调查员,有搜查证的那种,跑起来吧。”
——脑子有坑的架空议会找来的一脸懵逼灰精灵公证搜查员Evelyn.Wargrave,在和一群围观群众看了一场恶俗之至的B级片犯罪宣言后,为缓解出离尴尬的气氛如是说。
讲真,脑里完全没有疏散无关群众后再调查证物这一基本常识,这些根本未受训的调查员真不是找来衬托罪犯有多机智的?

“向麦克老大三呼夸克!我杀了我的外祖母啦。”
——末世宇航员Rockatansky.Issac,任务是在环地轨道上清理一万年都捡不完的太空垃圾以供调查舰回航,比起此时到处乱七八糟的母星,这份工作可以说是很安定了。
可惜生活这种小碧池根本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伊达瑞,麻烦你了,照顾好我的朋友们。”
“不能让真相平白被埋没,牵制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
“看这里,巨龙,看着你的对手!”
——萨恩莫格雷夫应届毕业技工Rockatansky.Issac(上面那位宇航员小姐的异位面同位体),为掩护队友撤离,对着四元素免疫的红龙亡灵如是挑衅。
放心,之后没死。
而且用打桩锤一下夯爆了巫妖龙沃尔的命匣,实际破拆小能手【x
9
资源分享区 / Re: Microscope RPG 显微镜
« 最新帖子 由 辣油饺子 今天16:21:56 »
这个规则我们面团玩过一次。可惜后来在编宇宙生物小马星人的时候编崩了(
这位朋友,说出你的故事!
10
王冠战争 / Re: 方兰生導入
« 最新帖子 由 諾莉莉 今天16:21:48 »
"來自龍國的教友也不是那麼樣稀少,畢竟塔爾多也算得上通往東方的門戶。" 該隱得知你做為牧師和商人的身分,態度立時變得熱絡了些。

"原初寶庫之主致力於維護社會的平穩運行,並嘗試改善那些一無所有者的地位。我們追求公平與正義,如果法律的存在已經破損,腐敗或缺位,將投身自內而外修補它的努力非將其從外部直接拆毀重建,不可容忍不公與腐敗的存在。每個人——包括無產者——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只要他們努力工作,正直生活。"

她說至此停頓了一下,眼神變得更加專注:"可是--律法並不是神與先知一切教導的總和!有些人引用教典形塑法律來詮釋貴族的財富與自由的貿易價值,這本應阿巴達爾青睞的象徵。但是把塔爾多鞏固權貴利益的法律等同於我們所信仰神祇的教義無疑是一種侮辱。依規行事的危害可能與維法亂紀是等量齊觀的,我相信您旅行到塔爾多見識過社會上大大小小假公平為名的不公,應該可以理解。"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