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辉先生的孤堡 / Re: D&D思想实验
« 最新帖子 由 STEAM™白金之星 今天04:52:20 »
其一

圣武士难题

你是一名10级守序善良的圣武士,面前是一道铁轨、两条分岔与铁轨的控制杆;

一条铁轨上绑着5名未经审判的混乱阵营的人物,另一条铁轨上绑着一名守序善良的牧师;

远方开来了一辆载满了不死生物的不死列车。

那么,你要如何Build才能对列车打出最高伤害?


很簡單
我過去救那個守序善良的牧師
如果他是個培羅牧師,隨便都能打爆那台車
如果他不是,至少當那群混亂的小王八蛋被不死生物的車輾過去的時候,還有人幫我放贖罪術

* STEAM™白金之星 黑化
2
银域 / Re: 《冬临天下》论坛团团贴
« 最新帖子 由 靜海聆 今天04:12:05 »
到了小姐的住所外,守衛遠遠一看大少爺,立刻就往裡跑,不等一行人進屋,穿著一身笨重華麗行頭搖著扇子的夫人就出現在了門口,上下打量自己這位未婚夫,發現沒有斷手斷腳,哪兒都好好的,滿意的點點頭。一扭頭卻看到了安娜,一張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突然就綻放出笑容,親暱的上前拉住安娜的手:“可算回來了,我一直在擔心。那么可怕的林子,你一個弱女子去能做些什麼?還好好好的回來了。既然你們已經順利解救出了奧里根,那此間事情已了。我家在附近有個農莊,消夏的話很是不錯,要不要一起去呢?下個月還會有聚會,附近的小姐太太們都會過去……”一邊說著,一邊已經示意管家把兩個錢袋子遞給了小白。

咳咳!”奧里根尷尬的咳嗽兩聲,也不去同自己的未婚妻說話,卻對拿到了錢袋子的小白說:“我夫人家裡那個別墅確實不錯,如果不嫌棄,我想請小白先生也一同前往?”說著這話的時候,大少爺似乎已經不再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囚犯,下巴也恢復了正常的高度。

得到消息快步趕來的長老正好走到近前,進到這話真是哭笑不得,也顧不上形象了,扯開嗓子就喊:“兩位!兩位!可要替這小鎮想些辦法才是啊!不能走!不能走啊!
緊趕慢趕跑到跟前,長老顧不得喘氣,就開始滔滔不絕:這剛剛幾天,森林的寒冷面積就在不斷擴張中影響到了商路,越來越多的商人已經知道了這段路程的奇怪,甚至不少商人還被奇怪的生物襲擊,這眼看商路就要斷。不但如此,按照這個速度,再有六七天,雪,就要下到村子裡來了。這塔爾多鄉野里也沒有什麼禦寒的設施,真要如此,怕是牲畜全都留不住了,日子長點,這人也得都遷走不說,鎮子,也就徹底完了。

如果奧里根少爺能夠幫我們跟上面通通氣,派點軍隊來把這些事情處理一下……”長老殷切的看著臟頭髮不停耷拉在臉上的奧里根,卻發現一個聲音從旁邊插了句話:“少爺其實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我覺得你們應該讓他休息兩天再談正事。”一毛錢一板一眼的說。

她這麼一說,奧里根瞬間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幾乎都疼了起來。騎馬的勞累,寒冷帶來的疲乏,多日的營養不良,刑罰,還有對未知的死亡的恐懼,突然被塔爾多幾乎是炙熱的陽光給烤的從骨頭縫里一絲絲都蒸發出來,他腳一軟,差點就直接坐在地上,還好旁邊的一毛錢扶了一把。“對,有什麼事情,讓我先沐浴更衣再談。這個樣子對著恩人也是不太好。”奧里根點點頭,轉身就往屋裡走去。而他這一走,玛拉丝妮小姐也皺皺眉,只能跟他進去,只是叮囑安娜有空再來找她,一起喝茶。

長老無奈的看著一大幫子人又進了屋子,根本不理他,也是一臉苦澀,轉向安娜小白幾人,半天才張口說:“諸位,諸位能將奧里根少爺救出來,一定都是大英雄,既然已經去過了一次那林子里,想必是已經有了些經驗。不知道,諸位可清楚這寒流,可有個日子能結束?或者,諸位可有什麼辦法?我們這些人呀,世代生活在這裡,真的不願意背井離鄉……




寫倫自己一路行來,發現小鎮跟自己上次來變得有些不同,雖然寒冷的範圍還沒有延伸到小鎮的土地上,但路過看到的人臉上卻都是憂心忡忡,沉默不語。
到大媽那裡接回孩子,倒是一切正常。老人打聽了幾句經過,聽說救回了貴族,也是點頭稱好。
3
路得·威尔的迷游屋 / Re: 首发小说,追权追权
« 最新帖子 由 linko 今天04:11:06 »
梦魇师~印象文

又一次沉坠泥沼
墨色铺散
由世界一角速速晕染开来

来了
自称为弃物的少年小声提醒道
狂风乱流卷起的风衣裹挟着少女的身躯
从sarah的角度看去,七年前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男孩一点都没有变。
还是那样冷冰冰的语气,疲累似乎僵直的面容,细碎轻短的黑发也从未有过用心打理的痕迹
赝品总是被遗弃的,没什么大不了
少年如此说道
语气平澜,如死潭止水
粘稠,混杂了泥土水藻甚至极有可能——动物的尸体,那样的沼泽地
并且,随时准备着将迷路的不速之客一并吞食

但,他却是以救赎者的样貌出现的
没有丝毫光辉
匿藏在路灯下时,灯罩电线接口都发出劈劈呲呲的声响,似乎下一步就会断电陷入黑暗

院子里的小孩一起踢毽子
高年级的男生似乎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用力把目标提出了好远
sarah迈着小步跑近釉的时候,甚至没有注意到灯下站着个人

惯例的,少年捡起落在脚边的毽子,并没有归还
而是振臂一挥,丢回不远处的孩子堆间
然后,不由分说地拉起sarah的手

跟我走
声音似乎未经耳蜗便传入神经,在脑内转化成了信息

没有问,或者来不及问
七岁的sarah那矮小的身躯,被大致高中年纪的少年拖着前行

然后,
等下一次有危险时,我会回来找你
类似的话语留下后,少年离开了

在sarah长到14,身体刚完成第一阶段发育时,少年如从照片里走出来一样,原封不动地出现在她面前

呐,你其实高吧!
少女有些气馁。本以为少年会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来,哪种需要夸最大步子才能追上,险些跌倒时头只能撞到前人的腰的家伙,现在,也能够到肩膀了,如果偷偷垫一点脚尖的话
七年并不久,对于结束发育的青少年来说,不会产生太大变化。
釉并未如此解释,他不会花心思在其上。
这是sarah跟同学分享起来时,两人一起讨论除了的结果。

所以,大概混进校园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其实根本无需猜测,因为他就是被束缚在这一地界上的灵。

所以,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狂风肆卷,釉手中的金色符文融入地面,千年如一瞬,泥土在光中旋转聚合着,变成透明的水晶围绕在两人身边,抵挡着狂暴的气流。
比起看不到的敌人,sarah眼前盯着的,是随着水晶出现逼散四处的黑色气流。
沙砾?渣滓?
又似石墨,晶莹地闪烁着飘散在气流中。

然后,水晶,又廉价得像玻璃一样的屏障中,敌人的身影第一次出现了。
灰白的发。
并不是银的闪烁着光忙的灰,而是黑发中掺杂了许多白丝。
大致齐肩的发型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个女孩子。
然而对方仰脸与sarah眼神直视时,凌厉的目光显示
那双眼睛,和釉的一模一样。

liu,你不能再抢走她了。
似乎第一次听到釉以此声调说话,无论音调之高,甚至是夹在在其中的关切之情,都是sarah没听过的
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你和小璃都会受伤的。

哪里……
璃在哪里……
你把她藏哪里了……这句话并不是通过空气而是光线传递过来的,在对方血红的双眼中,真真切切得传了过来

不要沉溺在梦中了,醒过来!
想起来你到底是谁!
釉的声音恢复了一些,这样的话似乎已在两人间说了千百遍

谁?
不过一个名字。
对方垂下的手中,白色的沙砾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落下,融进男子脚下的一汪黒沼中
不,那不是泥水
而是血水!
从少年右脚内侧中窝那里,源源不断地扩散在他周围,似乎又被大地吸收,回到少年身体内
往复循环
然后,吸收还是排放着污物或是……
死亡的营养?

把纹章还我
毁灭之子
对方咆哮

釉嘴角向上轻抽,呵,谁现在比较像毁灭之子

那是你夺去的,把我的身份

我岂是要照顾我的弟兄呢
你要照顾你的弟兄,因为耶和华必照顾你,在各样的事上,加添你的力量

pause


 
4
路得·威尔的迷游屋 / Re: 首发小说,追权追权
« 最新帖子 由 linko 今天04:08:13 »
老婆大人是工作狂
争执·求婚

面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无赖!
“我觉着,两份协议一起签,不错。”
男子右手中指微屈,若有所思地放在唇角,从林可的角度过去,根本看不到指尖的清颤。
那是紧张的表现。

或者说,因同一情绪而颤抖的林可,因着和对方共同的频率,而忽略了这一点。
“那个谁!我告诉你,不要欺人太甚!!”

“或者你选一下。要不我把这张上的签名减剪下来贴你那边去,要不反过来。总之,要我再动笔签个字,是不可能的。”

“你见过那种协议签字可以帖上去的!你以为是打补丁么?”
两个构造接近,大概脑波能互通的大脑因着“补丁”这个词而转到了千里之外的世界。
修补。
游戏bug修补后,作弊钻空子的没了机会,公平和流程又回到服务器来。
系统bug堵上后,黑客木马这类女生会忽略,需要男生来守护的安全又有保障了。
寒衣破布,冷粥剩菜,清贫之间相互扶持,哪怕在温饱的年代,偶尔懒得做饭炒个冷饭大杂烩也不错。
女人只管开车,修车是男人的事情。
男人只管闯荡,持家是女人是事情。

忒修斯之船。
诺亚方舟。

锡安。
耶路撒冷。

大卫的帐幕。
尼希米的城墙。

派他修理看守。
那人独居不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林可发现自己真的是来打补丁的。
为了那个急需上市而冒险带着缺乏的资金打战,终被拖得人神俱疲的心血。

然而,面对眼前这跟稻草的趁火打劫,林可有些退步。
明明在一次次公务合作中,私下会晤中,从期待,躲避变成不得不面对。已经让那颗不安的心冰封起来了。
已经可以有勇气,独自出面和眼前的男人谈合作细节了。

如果不冷不热,就会被从口里吐出去。
失去了关系,至少在缺用具的时候还能补上。
本着这样念头交往的时日,心绪已经满满归于平静。
至少能成为朋友。
这样的愿望,最低奢求也得以实现。

总以为自己已放下的林可,看着男子办公桌上宛如命运玩笑的协议书时,心里破涌而出的情绪无情得打破了一切幻觉。
冰雪王国。
繁花世界。
深秋之后的冬眠,和盛夏之前的暖春,到底哪个才是真实?

是慢慢融化在记忆里的冰雕,还是艾丽莎抱住安娜的瞬间,温风四起,吹散一切冰霜?

“我不会让你成为尼希米女婿的!”
林可脱口而出。
男子忍住接口“那你也不能成为波阿斯媳妇。”的冲动,反而柔声道:“那我执刀站立在城墙边如何?只是墙内墙外你来选。”
看着对温柔攻击总是防御为零的女子愣住,男子得意地补充道:“现在可不是手打布丁就能收买敌人的时机咯。”
虽然有些心疼林可已经主要用于创作的手,握着打蛋器战斗一下午需要的劳累。
不过,对于这种独享甜到腻的劳动成功又能监管这妮子放松大脑的活动,男子是十分乐意的。
况且,某间某人口口声声划为私人境地,要亲自购买各类用具的厨房,已经空置在那里许久,都等不到主人了。

“想都别想!”
被你牵引这回忆的林可几乎被彻底卸下了防御。此刻的她,不再是创作公司的高管老臣,精英校友会的荣誉会员,而是回到了多年前,刚刚考入专业,在第一个冬夜期末考前被课业压垮在家的弱鸡。

“那你到我家麦田里捡穗子如何?”
男子步步为营,将思绪和话题往今日洽谈的目标引。
接手家族企业以来,给自己下的命令一次都不允许失败。
只要自己在协议的一方签下名字,就不允许谈判失败。
签字不是礼貌,前辈,恭迎,而是对自己赤裸裸的催逼。
所有自己单方签名的空白协议都是耻辱。
尤其是这一份。

“我不会放弃工作室的!我说过!工作室和母校,我只在这两个里面选!”

“那,我陪你回去上课吧。这次的失利难说正预示着你可以离开工作了呢。”
对的,只要把这个工作狂的注意力转移回自己身上,只要一点,她就会发现,她这跟肋骨所栖的身子到底是哪个。

“No way No door No windos”
林可并没有使用开玩笑的说法,而是直接吼出了“没门!”
这意味着是真的没有商量余地。那么,正中男子下怀,可以留在国内发展。
这就好办啦。

男子低下头,用假装的思考的掩饰着忍不住的偷笑。沉吟一刻后,男子开口了。
“要帮忙也不是没有余地。”
斜眼投瞟林可。那丫头藏不住秘密的眼睛透出了光,贼溜溜地等着自己把话说下去。
“你大概也知道,我公司资金主流是投入楼盘开发,要拿出周转金协助你们也是一时半会儿办不妥的。不过……”
男子开始在抽屉里翻找起来。
例常此等场面,应该致电秘书将宣传册送进来,或者打开电脑和投影给客户进行演示的。
然而,面对这位终身客户,男子并未打算让人打扰难得的二人世界,即使机器也不可以。


“嘭。”
厚重的书落于桌的声音。
那是男子进行楼盘开发前期,亲手所写的各类资料。目标,印象,灵感,预算,资源……事无巨细,一律罗列其上。
男子不大敢观察此刻林可的反应。那是一个学渣将辛苦完成的作业交到学霸手里求赞的心情。

然而,林可根本没有捕捉到男子的意思。
愣愣地问:
“这啥……”
她以为他会翻出一垛现金,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她走,或者是配合那份协议,更加赤裸裸的道具。

眼前桌上确是一堆开始卷边的草稿纸?

“嗯。新楼盘的设计图呢。”
男子着手翻了起来,刚才自信带来的跋扈之气散尽。
“抵房子我可不要,帮忙销售的话先付订金!”
没有看她的表情,声音钻如耳朵时,他忍不住笑了。

“我在想,与其一点一点加筹码,不如直接亮底牌。你不会真想像芭露特打榭尔那样,玩必胜的21点,玩到和冲方一样在旅馆呕吐吧?”
“呐,你喜欢的书,所谓塑造世界观的,我都有去看。”
男子低头翻找着。
“唯一麻烦的是,得自己卖。没人送。”
眼睛里没有任何文字的倒像。
“相比之下,我做的好太多了吧。”
设计初稿的内容根本没有在脑海里。
“满世界布教能读懂你的参考书,遍地撒网。”
想翻的那一页其实一直记在心中。
“也不知你是担心自己嫁不掉,还是蠢得给我下那么多绊子,引那么多竞争对手。”
挥之不去。

“呐,我可不会蠢到把金手指攻略删除。”
直接了当地翻到最后一页。
那是打印出来的,备忘录的截图。
“让我看看啊,”
似乎终于有报仇雪恨的快感,男子炮语连珠,丝毫不打算听林可说什么。
“代替电视的mac主机,wii主机……都是些什么玩意啊。廉价。”
而林可,似乎终于跟上对方的脑回路,反应了过来。
“《幻水极事典》这一串还有点意思,我帮你解决二次元世界的执念,那谁帮我解决我的啊。”
那家伙……
“聘金和礼金买完各自执念东西的东西,想想也公平。然后呢?”
是认真的……
“抱着一堆精神食粮睡大街?”
而且,
“孩子出生怎么办?”
过去的妄想也好,
“先卖你的,再卖我的?”
此刻的计划也罢,
“最后败空了,他也什么都没继承。”
那家伙……认真地……
“所以你们学霸不需要应付备考压力,都不会抓重点的么?”
一直在预备着……
“结婚成家第一强敌,最想要的那个,你都不写进去的么?”


所以,最想要的,他都做到了?
而自己呢?
一直逃避内心的感情,隔断一切链接甚至放弃梦想远避人群。
直到迫于生计才重操旧业。因为那是仅有的人脉和技能。

然后我懒得设想了。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准备搬家。
啊啊啊啊啊,抓狂。




5
探索者协会 / Re: PFS官方战役游戏活动报名帖
« 最新帖子 由 靜海聆 今天03:31:39 »
报名本周阴影石冢和下周秘焰峽谷,6级召唤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92538.msg858760#msg858760

石冢是8-9的子等級,並且不能一卡兩報
6
夜幕之帘 / Re: 拂晓进攻:扩展种族
« 最新帖子 由 Steve_Adams 今天03:25:09 »
【人类】

游荡民
核心种族:人类可被称为游荡民。他们从小就四处游荡,很少在一个地区长时间定居,因此比其他地区的人类更加富有多样性。

诺德人
·力量+2,感知+2,智力-2:北地的恶劣环境使诺德人炼就了强健的体魄与敏锐的感官,但略显野蛮的习俗也让他们脑袋有点不灵光。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原本的属性加值。
·战斗民族:诺德人角色在1级时获得一个额外专长,这个专长必须从战士奖励专长中选择。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专长。
·寒冷抗性:诺德人世代生活在寒冷的北地,这让他们对寒冷具有更强的抗性。诺德人获得2点寒冷抗性。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技能。

艾维尼亚人
·敏捷+2,魅力+2,力量-2:艾维尼亚人是天生的商人,他们充满魅力且反应灵敏。但安逸的生活环境让他们显得有些许羸弱。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原本的属性加值。
·巧舌如簧:作为精明的商人,艾维尼亚人总是非常善于交流。艾维尼亚人在唬骗、交涉、威吓、表演技能检定上获得+1种族加值。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技能。

德利斯人
·感知+2,智力+2,体质-2:德利斯人以智慧著称,他们聪慧而睿智。但学院派的生活让他们疏于锻炼,导致了体质的弱小。
·义务教育:德利斯人角色在1级时可以获得一个额外专长。他可以挑选超魔专长、物品制造专长或者“法术掌握”专长。德利斯人角色依然必须达到这些专长的前提要求,包括最低施法者等级。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专长。
【专长速查】法术掌握(Spell Mastery):可以不用法术书准备某些法术。
·知识分子:德利斯人从小接受义务教育,因此他们在学习法术时具有更大的优势。维克特利人在任何职业上的施法者等级获得+1种族加值。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技能。

沙里曼人
·体质+2,感知+2,魅力-2:沙里曼人大多生活在沙漠,这让他们炼就了有高度忍耐力的身体与敏锐的感官。但他们粗犷的个性让他们不太受欢迎。
·生存精英:沙里曼人在医疗、察觉、生存检定上获得+2种族加值。这个种族特性取代奖励技能。
7
PF 討論區 / Re: 关于动物伙伴的优化问题
« 最新帖子 由 弑君者伊恩 今天03:20:26 »
关于毛茸茸的战斗宠物,我就说一句,现在有大体型狗熊了
8
夜幕之帘 / Re: 拂晓进攻:扩展种族
« 最新帖子 由 Steve_Adams 今天03:19:57 »
【精灵】

高精灵
核心种族:精灵更名为高精灵,是神恩岛上的原住民。
9
炸裂大坑 / Re: 我要给小天开团
« 最新帖子 由 弑君者伊恩 今天03:18:16 »
不会幸福了,主要原因是小天太大了,次要原因是最近实在太忙了。
10
夜幕之帘 / Re: 拂晓进攻:神祗列表
« 最新帖子 由 Steve_Adams 今天03:05:14 »
【诸神】
诸神数量众多,但都是弱小的神祇。在传奇年代的战争中,部分存在通过各种办法从圣灵与魔神的指缝中窃得了部分久远之主的神力,成为了神明——这部分诸神大多拥有中等神力。而在毁灭年代的窜位魔入侵中,陨落的圣灵与魔神们散落的部分神力降临到一些生物身上、或被发现并占为己有,使其升格为神明——这类诸神大多只有弱等神力。
因为诸神的特殊性及其弱小的神力,因此传奇年代的协约对他们效用有限。诸神总是能够自由地出入物质位面,而不会遭到神力的制裁。因此,有的诸神常常亲自下凡,制造神迹,以增加自己的信徒。当然,由于强大神祇的注视,诸神并不敢肆意妄为,他们的行为通常维持在一定的限度内——但这并不妨碍人们亲近这些神祇。毕竟一个有机会相见的神祇或许比高高在上的强大神祇更具有吸引力。
诸神的更替通常是频繁的。神力并不能给予诸神不朽的寿命,因此诸神陨落的事情常常发生,也时不时会有凡人升格为诸神,但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