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邪惡的种子(翻譯完成)  (阅读 1148 次)

副标题: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4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邪惡的种子(翻譯完成)
« 于: 2018-05-18, 周五 20:58:26 »
邪恶的种子

为了那些疲惫、过度劳累或匆忙的COC KP所收集的阴谋合集

COC的KP很有可能(或者说迟早)会碰到类似下例的问题: KP定期性的邀请玩家们来跑团;然而,在本周的早些时候、KP在设计模组或是阅读事先写好的模组时可能因为好几千种可能发生的问题之一而神遊天外。而当玩家们出现在前门时,他还没有做好跑团的准备!哎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邪恶的种子 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设计的。以下是COC游戏里常出现的某些简单情节。它们可以藉由几分钟的阅读,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由KP增加内容以将其模组化。只要添加了大量的KP脑洞,这些预设的模组可以在大约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内跑完,它的结果应该是令人难忘的。



遗产

一名调查员的父母在为他留下了作为遗产的一栋破旧的海滨房屋后神秘消失。当他探索这座房子时,他在房子里的第二层地下室(sub-basement)里发现一个来自于克苏鲁邪教的祭坛与某些神秘的仪式用具。当地居民则提到这栋房子里发生了某些奇怪的事、有些看上去不太健康的家伙参加了调查员的父母所举办的派对、来自于地下室的奇怪灯光与噪音等等的。

在研究了神秘的设备并处理掉了某些通过位于海底的隧道潜入地下室的深潜者之后,调查员发现了他父亲所写的日记。在这本日记中,他发现他的父亲在PC出生前的四年就成为了克苏鲁的信徒,而PC的母亲则来自印斯茅斯。

这个角色是否是混血儿?

你最好相信他。



恐怖块茎

一位发狂的农民与莎布·尼古拉丝定下了某种协议。作为增加作物收成的交换,他必须进行活人献祭。而那些长在他农场里的植物确实发生了变化(尽管不是好的那种)。莎布·尼古拉丝促使植物向着某种具有知觉的狡猾、邪恶的状态所进化;现在,为了消解它们对人血的渴望,植物会袭击任何在房子里待了太久的人。

农民(在死之前)与调查员联系,希望他们能救救他。而当他们抵达时,农民却消失了(他死在谷仓里,被多刺的穗给活生生的钉在墙上)。在调查员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搜寻后,这些植物醒了过来并且开始发动攻击。

这些植物不会受到贯通武器的伤害并只受到非贯通武器的一半伤害。摧毁这些东西的最好方法就是烧了它们。这些植物能将自己从地面上扯出并用它们的根部行走。这些东西的MOV留给KP决定。在攻击时,这些植物会试图用茎来掐死侦查员、用大叶子闷死他们或者它们的用根部抓住诸如斧头、烧红的拨火铁棒与电锯等等的邪恶工具。



蒂姆的阴影

调查员(名为蒂姆)的某位朋友已经被某个伊斯之伟大种族给盗号了。这起初将不会非常明显。这名被盗号的角色将表现出不合理的行为,像在高峰时间无视迎面而来的车流并且在大街上游荡、不记得调查员的姓名等等的。然后他将表现出某种让人敬畏的才能,就彷佛他忽然成为了一名患有健忘症的天才般。

当他最终适应了现代社会后,被盗号的他将开始收集报纸上的文章,这些报导文章似乎暗示了遥远的山村附近出现了飞天水螅。

这个角色将开始调动他的调查员朋友去对抗飞天水螅。他的计划是将他们送入洞穴、安置炸药、点燃导火线,然后在炸药爆炸之前将他的思想换回原来的身体,摧毁飞天水螅与调查员。

如果调查员足够聪明,他们便能阻止这项计划。

如果KP愿意,镇上的居民可能会是排斥外人并近亲交配的堕落存在,他们将认为飞天水螅是他们的神,并捍卫它至死。



在你脑中的霉菌

调查员发现了一栋属于疯狂画家的房子。覆盖着墙壁的画上遍布着黑色的煤灰与灰尘。在清洁后,这些绘画揭示了无数的怪异照片,包括畸形的老人、近亲繁殖的动物、舞蹈中的无皮者等等的怪异照片。

当调查员在房子翻来翻去时,他们发现一个带有黄铜铰链的华丽木箱。当他们打开盒子时,随着空气进入盒子,里头会喷出一股绿色的、散发着恶臭的烟尘,这些灰尘会被吹到他们的脸上。其中一名调查员会被这玩意沾了一脸并摔倒在地板上不停的咳嗽着。

经过一天左右的时间,调查员将会因为可怕的头痛而开始抱怨。调查员吸入的粉尘是一种脱水的怪物,现在它已经在他的身体内再水化并且活在他的大脑里。在几天后,这个怪物已经吸收了调查员的大脑并接管了他的身体。调查员会暂时以某种奇怪的方式行动着;当没有其他调查员在附近时,真菌怪物就会从受感染的调查员头顶爆发出来,并开始潜伏在房子四周。

一开始时怪物会以某种小而不透明的球状物的样子出现,但它会迅速的长成类似巨大细菌的东西。怪物会开始狩猎其他调查员,吸干所有的液体,并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干壳。

如果他们行动的足够迅速,调查员可以及时的摧毁这个怪物,但随着它越来越大,它就越来越难以摧毁。



梦想成真

调查员进入幻梦境中。在那里,一帮凶残的古革巨人们开始追捕他们。如果他们能支撑足够长的时间,调查员就会找到一条前往村子的路,这些村庄被古革巨人们当作自助餐厅,他们会在那里游荡并且吃掉任何他们想吃的东西。

镇民们认为,调查员是传说中前来拯救他们的战士。调查员必须决定是否要保卫村庄。

如果调查员试图与古革巨人讨价还价,那他们将被吃掉。这是调查员练习战斗与战略技能的好机会。



午餐肉

其中一名调查员在一包波隆那香肠里发现了一颗人类的牙齿。假设他追踪着这条线索,他会发现在当地的、由一群食人族经营着的一间香肠加工厂。

这项行动必须秘密的进行。想像一下,如果人们发现他们喜欢人肉的味道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有些人已经喜欢上了!



摩登医学

调查员的某位朋友邀请他与一些同伴到他家度周末,成为第一个见到受他之手完善的新医学奇迹的人。

当调查员到达时,这位朋友十分的紧张、不安。他没有直接让调查员看到他的创作,他声称自已必须做好最后的准备。

调查员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们的科学家朋友以解剖的方式改造了他的某位实验室助理的生理结构,以便让她合理的在水底下生活。助理是一名或多名调查员的熟人。科学家与被他改变的助理在这个时间点上都完全疯了。

科学家深信适应水底的环境是人类的未来的进化方向。他会试图说服调查员让他把他们变成鱼人。如果他们拒绝,他会试图欺骗他们以让他们相信他会让他们离开,然后对调查员下安眠药。他们会在黑暗的地下牢房里醒来。无论如何,科学家都将把他们变成鱼人!

实验助理不能长时间的离开水中,但或许可以通过分散科学家的注意力来拯救调查员。助理将最终潜入海中,以摆脱疯狂的医生。



来自深渊

在新英格兰的丛林深处,一座岛屿突然的从湖底升起。作为科学家或记者的调查员前往该地点研究这个被为幽灵岛的神秘废墟。当地的原住民中有着这样的传说,声称这个岛屿每隔500年就会升起一次,而存在于废墟底下的东西将试图获得自由。在稍早的时候,那些部落里的医师们知道能迫使这座岛屿沉入湖中的圣歌与魔法。但是自从白人到来后,这种知识就失传了。

当调查员抵达时,他们将发现有一群科学家早已到达了那里并且乘船前往岛上,进入废墟之中。那是昨天的事了,从那时起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

更糟糕的是,官方的人也在现场并显然的知道了某些调查员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在岛上设置了巨大的炸弹并意图封锁位于废墟底下的隧道。虽然受到要远离岛屿的警告,但调查员仍会想要探索这些遗迹和/或拯救那些科学家。

一旦进去了,他们便会发现某种生存在废墟底下的坑洞里的可怕存在(KP应该在这里创造一个合适的可憎怪物),还有在这里试图驱使这个岛屿重新回到水底,将这个存在继续封印在坑里的一对远古种族。玩家必须了解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希望他们能发现远古种族并非致命的敌人、要不然就得在官方以爆炸物炸沉这座岛之前找到能让它沉没或逃脱的办法。



飞溅的色彩

一位当地艺术家开在调查员家乡附近的艺术画廊获得了巨大成功。这名艺术家的画作在之前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人们也不清楚为何他的新作品比起旧的那些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异。他为他的新作品所选择的主题依然相同,大部份是风景、但仍有着些微的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画作变得越来越奇异、陌生。他开始描绘那些奇异世界的景观与荒野还有怪异的生物。

艺术家是一位隐士。他也不让任何人访问他的工作室;事实上,似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工作室在哪。

这位可怜的画家已经被一只夏盖虫族给寄生。当昆虫侵入他的大脑时,他开始画出那些它向他展示的风景,这些将始于夏盖看过的周围的景色,并终将绘制出夏盖所研究过的所有不同世界的风景。

这头夏盖当然只是居住在森林里的一个巨大殖民地的一员,而艺术家的隐藏工作室也在那里。

调查员必须在这些夏盖接管更多人类的思想之前试图击败它们。

KP也必须记得他们得去除夏盖对艺术家造成的心理伤害。他之前只是个不为人知的小人物,而当夏盖寄生在他的大脑里也让他享受着成功,如果缺少了那些昆虫给予他的超自然灵感的话,他很快就会回到自已开始的地方。而他知道自已的脑内存在着某种在星际间移动的昆虫的想法也会对他的精神造成伤害。他很可能会自杀。



更多的改变......

某名调查员的家乡正被一系列开膛手杰克风格的连环谋杀案给侵袭。妓女在城镇里的荒废地区,如海滨地区、贫民窟与工业园区被肢解、解剖。

凶手实际上是一位名为理查德.布鲁斯(Richard Bluth)的作家。布鲁特先生是一个自由业的幻想和恐怖作家,他终生都痴迷于杰克开膛手所犯下的那些谋杀案。他以自已对于开膛手谋杀案的理论作为情节来写了几篇短篇与长篇的小说,但有一件事是他始终不了解的。通过模仿那些曾发生过的谋杀案,他希望能获得自已所需的、足以充分理解开膛手犯案动机的最后一点的洞察力。

在这个时间点上的理查德当然完全疯了。他的童年兴趣变成了某种痴迷、后来转变成了精神病。他现在确信自己是开膛手杰克的转生。他是一个在没有任何超自然影响的控制之下深陷疯狂、有着高度危险的人物。



来自过去的礼物

某名调查员收到了一份寄来的小包裹,它被包裹在一团退色的褐纸当中并以一条磨损的麻绳系着。邮戳上写着西班牙.巴塞罗那。在包裹外没有回信的地址。在包裹里面有一块大约边长两英尺的正方形织布,而编织的布料里则绣着一个人注视着自已在水池中倒影的图案,但布料太脏了,在仔细的清洗前很难看清有任何具体的东西。

与布包在一起的是一张折叠过的笔记,它解释了当这块布被清洁并且将视线集中在布上的水池部份时,观看者便能看到过去。这张纸上的署名是塞缪尔.瑟伯(Samuel Thurber)。

瑟伯是调查员的老朋友。他是一个富裕的业余兴趣爱好者,大部分时间都在世界各地旅行。他不是克苏鲁的邪恶特工。他只是拥有着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的钱。

事实上,这张挂毯确实和瑟伯所说的相同。当它被仔细清洁并且盯着水池的部份(并消耗5MP)两个小时后,观看者将打开一扇通向过去的传送门。KP应该将投1d1000 x 1d1000 来决定它通向过去的什么时候,然后将传送门打开。它的小差错是这样的:挂毯是由一个强大的巫师设计的,他打算拿它来进一步理解克苏鲁神话。所以它会一直对着某些克苏鲁风的地方开启。

每次打开传送门时,调查员会通过门看到什么由KP决定。给怪物一个【POW*3】的机会发现它们正在被观察。如果它们确实发现它们正在被监视,那么这些怪物会试图冲过传送门并攻击调查员。任何【SIZ】为16或更低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穿过传送门,而流体的怪物如修格斯特可以无视它们的【SIZ】而直接穿行而过。传送门可以通过折叠挂毯来关闭,以便不再看到图像,但别告诉玩家这点。
« 上次编辑: 2018-05-30, 周三 18:01:28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