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些許知识(由Ra醬接手翻譯)  (阅读 614 次)

副标题: 写这个模组的人怎么不去当诗人,一直堆积无用的华丽字词然后搞的翻译麻烦的要死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些許知识(由Ra醬接手翻譯)
« 于: 2018-03-31, 周六 05:43:01 »
些許知识

一件突如其来的神秘与暴力的死亡事件打破了密斯卡塔尼克大學内的和平氛圍,促使我們的英雄們伸出援手去解決犯罪。



这个模组是預設給一到五名没有经验的调查员进行的新人冒险,或者是作为一个轻松的享受提供给那些较有經驗的调查员。對於經驗較少的KP來說,我们有将每種情況可能需要的一些技能检定写出来,並且在某些例子里你们可以討論一下。

由於證據是線性的,因此KP應該试着按照模组的书寫順序来呈現这次的冒險事件。"些許知识"的发生背景设置在密斯卡塔尼克大學周圍与校内,並且涉及到一名以来自过往的知识为动力做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行为的學生。如果KP沒有看过愛手藝的"赫伯特.韋斯特 - 屍體復生者"的话建議去看一下,这个模组是从它延伸出来的。在1980年代的電影「幽靈人种(Re-Animator)」也来自同一个來源。雖然遊戲的時間各有不相同,但大多數KP可以期望能花一晚的时间来結束"些許知识"。

«(因为一直要打密斯卡塔尼克大學太烦所以下面用密大代称)»



KP信息

在5月3日上午,中世紀形上學學生弗蘭克.查爾頓(Frank Charlton)冰冷的僵硬屍體被人发现橫躺在图书馆的台阶上。

KP可能希望讓調查員被屍體絆倒、或者不那麼戲劇的,让他们藉由小道消息得知到有关于密大里的可怕发现、或者在廣告或報紙上讀到这点。

圍繞着查爾頓的死亡所带来的异常情况在大學和城鎮中引发了巨大的討論。在神秘的失踪了超过24小时之后,查爾頓在5月2号的晚上短暫的出现,对着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展开了殘忍的攻击。但奇怪的,根據密大的醫生在屍體被發現幾小時後進行的驗屍,查爾頓已經死亡超過了30個小時的时间。

驗屍的結果確實是正確的。弗蘭克.查爾頓在5月1日晚死亡,但他也是隔天晚上報導里的那个襲擊者。在5月2日晚上,查爾頓已非死亡 - 他已經復活了!

在1910年,密大擁有一位才華洋溢的醫學系學生,赫伯特.韋斯特,他研究出透過化学方法暫緩或逆转死亡的方法。韋斯特無微不至的記錄下他的實驗結果;當他畢業後,他前往更大的(虽然不一定是更好的),靠近博爾頓(Bolton)的地方继续研究,他的评分筆記、文件与論文与其他成千上万人的一起被归档并收入大學圖書館的地下室之中。在1928年,克勞德.歐文(Claude Owen)找到了他們。

歐文被关于自身死亡的病態恐懼给牢牢的控制着:他不停的想着停尸房、有如潮水般的爬行蛆虫、以及可怕的蓝绿色的屍體拥有了他。期望能以某种方式来騙過死亡,歐文开始学起了藥劑學并很快的就在某次偶然中发现了韋斯特的作品。在研究完这些片段之后,韋斯特针对不朽的明确理論驅使着他去找出更多的东西。

當歐文開始理解韋斯特所造究的成就時,他便開始重複韋斯特的實驗。他對死亡的恐懼令他着了魔;而現在,他以科學的名義所犯下的無可名狀的恐怖驅使着他陷入瘋狂。

歐文有如偶像般崇拜着韋斯特,甚至在他超越(失蹤前的)韋斯特时«(我提一下,原文就是指超越,但我看不见得,很多的COC模組里韋斯特已经成为了不死之身,带着他手下的不死怪物进行瘋狂的實驗,不是模组里一个屁孩大学生比的上的)»在老查普曼(Chapman)農舍的地窖裡設立了一個實驗室,这里便是Re-animator«(一种不死藥劑)»最早被研發出来的地方。

在明显的一系列成功实验后,歐文试图得到大学里的波希米亞主义者的接納,那些在奇异的谣言里據說讲述与邪術、异常行为与难以置信的事件有关的人们。歐文以合乎逻辑想着,还有能能夠理解他現在驚人的力量呢? - 畢竟,难道他没有能让死者恢復生命的能力?当然,在醫學院里的那些保守知识分子会拒绝欣赏他的成就。

大部分波希米亞主义者都是半吊子与依附着他们的,这些人热衷于毒品与快节奏生活賦予他们的种种证明,並在夜晚时以剽竊的俏皮話与計畫性的招搖来偽裝自已。在这里事实上确实有个黑暗的小圈子,它由阿塞纳丝.韋特(Asenath Waite)«(这本擴充里的NPC,设定与和愛手藝的作品"门外之物(The Thing on the Doorstep)"的某个人他老婆类设,我应该不会特别贴数值)»領導,那个可能會欣賞歐文成就的人,但歐文從未與他們進行過堅定的聯繫。

令他懊惱的是一位名为弗蘭克.查爾頓的有钱年輕人緊緊抓住克勞德.歐文(Claude Owen)他輕微的口吃,並立即開始当着他的面做出殘酷但有趣的笑話。当天晚上,歐文脸色鐵青并且知道他的希望破滅了。这个瘋狂的年輕學生拒絕被屈辱。對於查爾頓來說,這是一個致命的錯誤。

正如同他研究赫伯特.韋斯特的筆記那般入迷,歐文現在為了這件侮辱策劃了復仇。5月2日凌晨,他展开襲擊,在一條孤獨的走廊使用氯仿迷昏了查爾頓。

歐文一個人住。他將無意識的受害者帶到他在附近的房間。在那裡他用枕頭掐死了昏迷的查爾頓,然後將屍體藏在床下。接着歐文開始準備能使堅硬的屍體回復生命的化学药剂。通常他會在他的秘密實驗室里進行這樣的實驗,但歐文担心如果他試圖將屍體移動到農舍可能会暴露这点。在隔天晚上,歐文將他的溶液注入了屍體冰冷的手臂中。

歐文打算将查爾頓复活,然後一次又一次地殺死他,直到他打算扔下将查爾頓并将他做成紀念自已的喋喋不休的紀念碑 - 新的Re-animator为止。但可能是因為歐文延遲了藥物的注射,查爾頓在意外中快速的复活了。

復活的屍體從歐文的房間裡衝出來,蹣跚的走進了陰影中的大學。在完整的脑中只剩下混亂的碎片,某个念头驅使着弗蘭克.查爾頓拖著蹣跚的脚步穿入黑暗之中,直到它遇到了維多利亞·南格洛(Vittoria Nangelo),一位正走在回到奧漢姆大廳的路上的年輕的女孩。她的尖叫将查爾頓混亂的精神帶來一種表面的理由。被自已攻击他人的懊悔给壓倒、并对不停的出现的,有如灼傷般的痛苦感到无比的恐懼,查爾頓爬到圖書館的屋頂上並跳入他的死亡之中。

由於擔心暴露与隨之而來的絞索,歐文將他必要的筆記和設備從他的房間里轉移到了他的農舍實驗室的安全處,擔憂著查爾頓的逃跑可能會使他的非正統研究曝光并带来罪責。在地下,被他的劳动果实包围着的欧文正在工作。但不会太久的。



PC信息

隨著在校園裡瘋传的八卦,調查員很快就听到了關於已故的弗蘭克.查爾頓的有趣傳言。他是哲學系的學生,本学期开设的中世紀形上學课程特别感興趣。很少有人意識到有关查爾頓的消息是由现在存立于校園邊緣的聪明的波希米亞主义者散播的。某些謠言甚至暗示这里面有着黑暗藝術的参与。有幾個人能證實,查爾頓与該組織的領導者阿塞纳丝.韋特有着深入的接觸。

另一方面,維多利亞·南格洛是一位聰明,風度翩翩的年輕女子,她在当地方歌劇作品中擔任的女高音角色在波士頓環球報上獲得了良好的回響,这也使得她有着卓越的声誉。

初次探聽可能是与隨機的學生、教師与系所進行。KP可以在他们自已在密大的臨時採訪中加入各种让人不安的要素。可能有用的人物目錄:例如,语言与艺术学院的院長(dean)可能可以提供信息与建议的线索。只有下面列出的角色知道足够的信息。



屍檢報告

埃塞克斯(Essex)縣驗屍官,惠特比.洛奇.塞勒姆(Whitby Lodge of Salem)醫師在密大醫學系的莫頓.沃爾德倫(Morton Waldron)醫師的協助下,剛完成對于弗蘭克.查爾頓遺體的验屍。他們的證词将具有意料之外的效果,預定将会在本週稍晚正式宣判查爾頓的死訊时公佈。

由於調查員可以會從兩者身上得到相同的信息,因此可以以相同的方法来处理两人,並且讓調查員任意向他们打聽。如果第一次的打聽失敗,他們將不會從第二位醫生的打聽过程中獲得進一步的證據,但是是可以在第二名醫生那里重新检定一次【信譽】。

醫生是一個忙碌的人,他同时还在經營一间小型的私人診所;對於一個一辈子都住在小鎮上的居民來說,他有著強烈的權慾与刻板的態度。如果調查員想見他,他們將不得不預約,然後一直等啊等的直到他在遲到了45分鐘后到来为止。

一旦進入他的辦公室,調查員需要說服這位好醫生来告訴他們他知道什么。除非他們是大學教师、工作人员、與阿卡姆警局有正面的關係、或除非至少有一名調查員是有執照的醫師,否則只有用一个成功的【信譽】检定才能让醫生开口。他所得知的信息将被持續密封,直到宣判的时间到来,当它被人所知为止。醫生知道的如下:

  • 弗蘭克.查爾頓的死亡發生于5月2日的凌晨2點左右,死因是窒息。
  • 查爾頓左側手腕內側有一個戳刺痕跡,大小和位置與使用皮下注射器相符。由於沒有明顯的瘀傷,因此是在死後注射的。
  • 尸体上出现尸斑,说明屍體死後數小時被內以正面朝上的姿勢躺在某处。
  • 屍體上的磨損与三處脊柱骨折是在死后至少18小时发生的。当他屋顶掉下来时所产生的撞擊力足够让他的身体死亡。
  • 報告發現,弗蘭克.查爾頓死於被某个認識或未知的人给徒手勒斃,无法在接近24小時後襲擊維多利亞·南格洛。

順到一提,醫生会補充維多利亞在阿卡姆的醫院裡。如果調查員的【信譽】滿足了他的要求,並且如果KP願意,他会提出他們可以被允許進入她的房間,並嘗試问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的建議。



維多利亞·南格洛

在她与复活的查爾頓的爭鬥中,維多利亞絕望的試圖将他趕走;但是當她抓伤了他的臉並看到傷口里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時,維多利亞的理解力瞬間衝向她的大脑,使她陷入臨時的昏迷之中。現在她躺在聖瑪麗一間昏暗的私人房間中,茫然地盯著天花板。

她在醫生的命令下不受打擾。調查員可以通過幾種方法進入她的房間 - 通過護士知道的某位醫生的介紹信、通過一个成功【快速交談】或【说服】检定、通過某位他们中的一名執業醫師、通過將他们自己偽裝成醫生並大膽走進去、或通过一個成功的【潛行】检定等等的。

她那黑暗亮麗的頭髮现在糾結成一团亂蓬、她的有如雕塑般優美的臉孔则一片死白。每個人都會立即注意到她现在的反應相当遲鈍。通過一個成功的【心理分析】检定,調查員可以破开她的精神障礙,並在幾分鐘內让她回神。一位大膽的調查員可能会想透過音樂的方式让她的注意力集中以突破脑中的混亂,这是可行的,只要通过一个成功的【歌唱】检定就会發現她隨著他或她的歌聲一起齊唱«(不如跳舞,怕不是印度片)»。【心理學】检定沒有效果;調查員对她没有足够的理解,不太可能知道她需要什麼。在查爾頓的驗屍報告公开前,沒有其他的方式能讓她开口。

如果調查員能让她回神,她就會转而對他們微笑,口水慢慢的从她扭曲的嘴唇中滴落。她咯咯的笑着说:"他 - 他不是很好,如果你不会........流血.........那你也不會好...!!!"。她開始哭泣,任何成功的【心理學】檢定都会查觉,她需要得到安慰和包容,並且会面必須现在結束。

在那之后,她也无法補充更多了:她走過校園、被陰影襲擊,尖叫著,然後看到了让她驚恐 - 當她用指甲在那个男人的臉上亂抓時,她只是像用粉筆書寫黑板一樣的弄皺了他的皮膚 - 毫無血液流出。在那之後她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一個成功的【灵感】或对她使用的一個成功的【侦查】会让人发现来自攻击者身上的一些有机材料仍然被保留在她的几根长而锋利的指甲下面。基礎的化學分析(一个成功的【化學】检定或由系所教職員、研究生、醫生或藥劑師進行的分析)会将该物質鑑定為受到福马林与其他化學物質污染的人體組織,這些化學物質将无法存在于活人體内«(就是打了会死啦)»

如果調查員成功的让她回神,或到了驗屍結果公布當天,南格洛小姐将很快恢復到平常的熱情与活力,儘管为了受到攻擊感到困擾,但此後的生活将会回到正常与愉快当中。



弗蘭克.查爾頓的房間

验尸官已通知尼科爾斯(Nichols)局長,查爾頓的死是被某个認識或未知的人给謀殺这点,而且局长早以下令将查爾頓的房間封鎖并派遣一位巡邏警官在附近警戒,直到偵探们蒐集到證據為止

查爾頓的前室友,比夫·威廉姆斯(Biff Williams)已經搬走;作為離查爾頓相当近的一个人,表面上的嫌疑落在了他身上,他對這个情況相当不滿。請參閱下方的"比夫·威廉姆斯的房間"一節。

與維多利亞·南格洛时一樣,希望快速得到第一手信息的調查員必須以不法途徑进行,同時還要承擔暴露与聲譽受損的風險。事件中的这间房間是学校里或多或少相同的宿舍之一(只有高级和研究生们被允许住在校外,从大学传统道德责任「代盡父母(in loco parentis)」中獲釋)。

它在西宿舍二楼并且没有上锁,虽然锁与門框«(原文jam......查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是Door Jamb)»之间的蜡封将顯示是否有人进入过。

為了進入房間,調查員可以從外面緊緊抓住的常春藤爬牆,並打开窗戶进入,或說服、制服或逃过走廊裡的守衛。宿舍由硬木与經過長时间乾燥的冷杉建造而成并且有着磚制的正面 - 如果通过牆面、天花板或地板進入,這会发现越来越大的噪音以警告建築里的每個人。

提醒調查員他們可能已經長大了,相信应该不会受到名聲受損的風險輕易行动,但如果他們希望進入,也允許他們找出自己的計劃。如果他們認識尼科爾斯局長或其他一些重要的城市官員,那麼局長的一句話就足以讓他們獲得入場的機會,儘管他們被警告不能带走任何的東西,甚至是一张廢紙。也許這位警衛不太聰明,【快速交談】能说服他離開个幾分鐘不會害(或許他甚至忘記了他將不得不在晚些時候解釋有关蜡封的事)。也許他們選擇从窗戶进入,这必須通过【攀爬】检定(失敗会受到一次造成1d6傷害的掉落)並且得成功的通过【潛行】才能在沒有引起注意的情況下進入。制服或毒打巡邏警官是一件嚴重的,永遠不會被原諒犯罪行為«(所以才要在偽裝下进行啊(略))»:调查員可能作为腐敗的惡棍被趕出他们租来的房間、他們將被拒絕使用商店与餐館的服務,甚至成為青少年練習小型的蓄意破壞的最好犧牲品 - 如果他們逃過了入獄; 在合法官員履行其職責期间干涉和毆打对方是一種刑事犯罪,一項刑罰長達七年的重罪。

房間裡配有兩個小型书桌、直背木椅、兩個座學習檯燈、兩個矮書櫃,兩张狭窄單人床、兩個有脚的衣橱、两个设置在房间两侧的小型壁橱、一個附有冷水水龍頭的單一洗臉盆、一张在洗臉盆上的鏡子,一面附有两扇法式鉸鏈窗的高大窗框,以及一個通向大廳的门口。

在地板中間并沒有劃線,但也可能有。在右邊,比夫.威廉姆斯在他的牆上掛著瑞德·格蘭吉(Red Grange)、貝比·魯斯(Babe Ruth)、傑納·鄧尼(Gene Tunney)与克努特·罗克尼(Knute Rockne)的照片«(这四个人都是当时的知名运动员)»一些来自于密大公报(M.U. Crier)«(Miskatonic University Crier)»里与他自己有关的足球和棒球消息剪報,以及各式各樣適合比夫想像力水平的法國圖样明信片。他的床相当凌乱的,在下面的是一大堆被的他的汗水浸湿了的臭衣服,也许直到畢業时它们才会被沖洗乾淨。他的櫃子裡放著幾本書,其中包括一本德語書,講述如何在裸體的稳况下鍛鍊自已,但比夫大多數时候会再看完自已的书之后便出售它们,這讓他的許多知識都不留下任何的痕跡。«(我也看不太懂我在翻譯什么(略)»

查爾頓的那一边则相当不同。他在他的床和牆之間安裝了兩個額外的大型書櫃,他們塞滿了魔術、心理學与古代歷史的作品;各式各样的精细的印刷品和油畫的仿造品覆盖在墙壁上,从愛德華·蒙克(Munch)到古斯塔夫·克林姆(Klimt)到阿爾伯特·賓卡姆·瑞德爾(Albert Ryder)(甚至有出现一张罕見的"齐格弗里德和莱茵河的少女(Siegfried and the Rhine Maidens)"的精美仿造品)。所有查爾頓選擇的内容都有着某种黑暗的情色主題。他的文件、服裝与所有物的質量都很優秀、維護良好、有着系統系的整齊。

出现在两人的位子上的,是他们之间和平共处的体现:嘗試着与对方有着的相同的审美觀念,一个成功的【心理学】检定可以看出这两个人并非敵人的证明,挂在两人的桌子上的是一张" Eakin's Max Schmitt in a Single Scull"的仿製品,这是一张現實主義的油畫,描繪的是一个结实的男人擱着他的槳在清晨的陽光下休息。這件相當完美的傑作不是比夫·威廉姆斯會選擇的東西,儘管他已經开始欣賞它了。

查爾頓的文件与所有物并不会对他的死亡提供線索,儘管某些物品可以留給KP用来描述或暗示查爾頓享受于那些标新立异的行为:KP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為玩家们創造一條紅鯡魚、或透露一條在查爾頓的生活中可能對調查員有用的秘密,例如写给阿塞纳丝.韋特以討論某方面魔法的未完成信件。





比夫·威廉姆斯的房間

警察临时将他安置在嘈杂和混乱的东宿舍,比夫能从他与查爾頓共同居住的房間里带走的只有少数的衣服、两本教科书与一双鞋。比夫確實是主要的嫌疑犯,因為他具備運動员的能力与良好的时间,可以先勒死查爾頓,然後將他的屍體從圖書館的屋頂上拋出。

但当南格洛小姐清醒过来后在警方向她提问時,這種懷疑就結束了。她堅決並意識清晰的否認襲擊她的人是比夫.威廉姆斯,儘管她堅持死亡的弗蘭克.查爾頓才是襲擊她的人这点让警方十分的困惑。

在調查結果公佈前,威廉姆斯一直呆在学校裡,在大部分時間都呆在他的房間裡。他是一个出身良好,肌肉发达的金发年轻人,他很容易便能接受采访,尽管在詢問的过程中会感到自然的不安。

他同意他們并非相配的室友,但他發誓他與可憐的弗蘭克之死無關,並認為他和弗蘭克即使不是朋友也处的不错。成功的【心理學】能證明這个證詞。

关于查爾頓,他会說这个年輕人可以照顧自己;雖然他不強壯,但有着机灵的舌頭,而且不会害怕去使用它。查爾頓的朋友大多是波西米亞主义者的邊緣成員、藝術家、詩人、与衣架子 - 就像那些存在于任何一所大学校园四周的一样。而查爾頓顯然的与大学里的另一名學生阿塞纳丝.韋特有染 - 至少他很常看到她。最後,查爾頓享受于玩弄魔法与超出我们所知道的維度外的概念,儘管如此,在比夫看來,弗蘭克.查爾頓並不是那種会企圖去引發什么重大事件的人,除了他相当欣賞精美的藝術品之外。


比夫·威廉姆斯,学生
STR:16 CON:14 SIZ:14 INT:10 POW:10
DEX :4 APP:09 EDU:13 SAN:50 HP:14
DB:+1d4
武器:拳击/厮打60%,伤害1d3+1d4
技能:攀爬60%、閃躲35%、全垒打26%、攔阻跑者(Tackle Runner)62%、投掷46%。





波希米亞主义者:阿塞纳丝.韋特










劇透 -   :
構成阿卡姆的“聰明集”的年輕藝術家和詩人,裝腔作勢者和美學家的數量很少,但他們最不想要的是一大群人。

 這些時髦的年輕潮流大多數人不會經歷火熱的放蕩,也不會遇到酷酷的邪惡,他們的真正罪孽總是會由他們沒有做的事情組成。

儘管查爾頓是其中一個核心團體,但他們大多數都傾向於認為他們殷切渴望的頹廢氣氛,險惡名譽和朦朧的權力。

邪惡行為和淫穢派對的故事聚集在他們周圍,暗黑儀式和秘密儀式的提示也是如此。

所有這些八卦的核心是Asenath Waite Derby的身影,他和丈夫Edward一起住在Crowninshield莊園。
-----------
該組定期在校園附近的一個小咖啡館見面。

這本咖啡館沒有在本書的阿卡姆背景部分標出;如果對它感興趣,飼養者應該為它分配一個地址,一個名字,並想像它的操作員和它的內部。
-----------
由於她來自避開因斯茅斯,有關阿森納特懷特的傳言不斷在校園內漣漪。

她催眠的力量和讓人們相信她與他們交換身體的奇怪能力是常見的。

 雖然它並沒有廣為人知,但該組中的一些策略性成員表示,阿森納斯和她的朋友在月球黑暗中獲得了奇特的力量。

這些提示沒有提供細節,總是伴隨著低沉的聲音和向後的目光。

至今還沒有人知道她身體的外殼已經被她邪惡的,邪惡的父親以法蓮懷特所擁有。
-----------
守護者可能想讓阿森納斯呆一天左右,以便調查人員積累這些故事;到調查人員找到她的時候,他們會對最糟糕的事情感到厭煩。
-----------
阿瑟納特的房間,高高地聳立在莊園的屋簷下,讓風在外面像呻吟的靈魂一樣呻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散落的蠟燭點綴在地板上,他們豐富的光芒透過儀式女巫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裝飾。

在高地幔上咧著一塊拋光的頭骨,黑色的蠟滴落在兩側,令人不安。

在房間的對面凝視著蜥蜴的死去的眼睛,標本製作者的藝術使它幾乎活著。

豐富的繡花掛毯帷幕牆和窗戶,部分抹去的粉筆圈和圖可以在地板上瞥見,只有一半隱藏在墊子和地毯。

在房間的中央,她那帶有深沉陰影的小框架聚集在房間的角落裡,阿森納斯的小窩像蜘蛛網。
-----------
除了凝視,突出的眼睛之外,她很小,很黑並且很有吸引力。

調查人員獲得她的信任並不容易。

正如洛夫克拉夫特的“The Doing on the Doorstep”所說明的那樣,她是冷酷而計算的,而且是一個危險的對手。

不知怎麼的,調查人員必須花費時間去衡量她的時間,然後才能給予他們更多平淡無味的答复。




































« 上次编辑: 2019-08-22, 周四 17:49:11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