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茅利塔尼亚号(翻译完成)  (阅读 2152 次)

副标题: 这可能是最早的官方秘密团.....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茅利塔尼亚号(翻译完成)
« 于: 2018-03-29, 周四 22:07:40 »
茅利塔尼亚号

搭乘世界最豪华的客轮来进行一次让人放松、如同上流社会般的横渡大西洋之旅。





【简介】

偶尔调查员会碰到某些处理起来太过危险,即便放手不管也会带来极大的危险的事情。如果它发现了调查员并且知道了他们一直它办事情的时然干扰它,那么,即使是古板的调查员也可能会说"我听说法国南部在每年的这个时候特别适合旅行(I hear the south of France is lovely this time of year)"。在克苏鲁的召唤中,尽可能快的逃跑往往是最好的选择。«(屁啦,我还没看过有模组说放着事情不管跑了有奖励的)»本章提供了一些运输设备。

为了合乎顺序的让KP有足够的背景在封闭环境中进行长达六天时间的冒险,本文的第一部分是关于这艘船本身的信息。简要的提供了船、船员信息以及船上日常生活随着时间不停变动的资料以助于确立冒险的基调。这里有一部份在专门介绍通俗的常识 - 人物的花费、娱乐的形式、船只的航行准则等等的。

玩家信息的部份将作为小组设定的开头,并且对他们介绍该模组与他们的一些同行乘客。KP信息只涉及到船上那些可能会影响调查员的人物与事件,详细描述了主要NPC他们的动机和秘密,以及他们是如何相互影响的。一份表单为了航行而提供了行动路线。菜单提供了巡航的行动路线。最后列出了调查员可能得到的所有书籍、魔法物品和法术。

克苏鲁的召唤对于玩家与KP双方而言都是一场要求很高的游戏。没有随机事件表、库存的魔法物品、也无法转而依靠预先设定好的遭遇。模组是故事,因此必须以想像力,悬念、修饰与关注来描述它。因此,当在进行这里所概述的冒险时,调查员可能对涉及到航行中发生的事件没有兴趣。

如果一个让所有人放松的六天旅行是他们想要或可以处理的,那便不要强迫他们展开行动。使用这里的信息给旅行一种真实的风味。当你的团队抵达目的地时,他们便可以开始探查虚无的黑暗秘密。

但是,如果他们急于与那些无论他们在那里找到的克苏鲁的爪牙交手,那么他们可以在这里找到这些邪恶。

享受旅行!




茅利塔尼亚号


在1920年的上流社会里,没有什么是比旅行更受欢迎的娱乐。而在旅行中也没有比远洋邮轮更加的迷人与时髦的旅行方式了。上流人士透过这些海上女王来回于欧洲和美国之间。相对廉价的二第与三等舱允许那些较不富裕的人能够舒适地穿越大西洋。而对于那些需要回家或离开的穷人来说,总是有统舱可坐«(最次的船舱,类似大通铺)»

这个时候的茅利塔尼亚是最壮观的邮轮之一。这座奢华的纪念碑的每处都是以舒适与便利为目的所建立的。她和她的姊妹船卢西塔尼亚号(Lusitania)(于一战时沉没)是海洋旅行的里程碑,最大、最快、至今在海上航行的最豪华的船只。

头等舱的乘客能享有木板隔间的特等舱、宽敞并且设备完善的休息室与吸烟室、现场演奏的音乐、还有负责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的乘务员。二三等舱的乘客享受了许多相同的服务,但规模较小。与大多数船只一样,统舱拥挤、不舒服并且便宜。

每个人都梦想着能在茅利塔尼亚的甲板上拥有一套房间«(这里指的是头等舱,因为船票的价格高低是以房间在船上的位置而定的)»,在未开化的纽约与高贵的伦敦之间能够好好的放松一下。




船只数据


长度 - 790英尺
宽度 - 88英尺
排水量 - 45,000吨
高度(从吃水线) - 80英尺
平均速度 - 25节
涡轮马力 - 68,000
船员 - 约850人
乘客 - 头等舱500人
   - 次等舱500人
   - 三等舱1,300人«这也太多人了吧........一船快3200人再加上统舱可能快到4000人»




旅行的费用


玩家应该乘坐头等舱旅游,因为这能最好的为了模组服务。如果他们非常贫困,也许他们可以找到一些钱或是由其他希望他们能越过大西洋的人手里得到船票。甲板或船甲板上«(估计就是指头等和二等)»的平均客舱价格为每人400美元,这包括三餐与行李托运。不包括在船票费用中的服务费将在旅行结束前,在乘客取回行李之前由由乘务员收齐。





【调查员信息】

巨大的茅利塔尼亚号号如同女王般坐落于在纽约港里,矗立在包围她的那群较小的远洋邮轮之中。货运代理卡纳德航线(Cunard Line)已经专业地转移了您的行李并预留了您的客舱。每个细节都得到了照顾、每个麻烦之处都是为了确保您在船上的时间愉快并且放松的。

当你接近船的舷梯时,你设法通过了有如波浪般来回,正在笑着祝福他人的人群。有许多人在这里向他们所爱的人喊出一路平安(bon voyage(法语)),而其他的人只是想看看著名的大西洋女王。你排在已经排成一列的其他乘客后面等待着队伍的前进,为了能住进这艘豪华邮轮的头等舱而有些飘飘然的。

在你前方一小段处,一位身着高档服饰的绅士在六个庞大、粗野的跟随者的保护下登上舷梯。没有人能靠近(gets within arms length)这位高傲、冷漠的重要人物。其中一名保镖匆匆忙忙的上进并掏出了一把头等舱的通行证,而其他组员则毫不间断的走过验票员身边。

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矮小的胖子,他胡乱的在自已的口袋里摸索着船票。在笨拙的急切间他无意的将他夹在腋下的书与他的眼镜都落在了地上。验票员在这个紧张不安的小男人迅速翻找着他外套里的船票时捡起了他的书。啊,在那里,他通过了,队伍在移动。

他们一个一个的通过了:有钱人、希望他们自已有钱的人、初次进行奢侈旅行的店主、穷人。所有人都在舷梯上流动了起来。一位神父等待登机时谦卑的向他人鞠躬。神父看起来衣着凌乱、他毫无疑问的需要刮胡子与理个头发。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神义如此衣衫褴褛?

轮到你了。一个亲切的年轻人拿走了你的票,并且告诉你一个乘务员会带您去您的房间。在接下来的六天内船将航行在公海上,你将享受这艘伟大的邮轮所提供的一切,然后在英格兰«(原文Merrie Olde England)»或北美大陆的气氛中继续你的冒险。




行李


头等舱的乘客可以携带20立方英尺«(约150CM*120CM)»的行李。 所有行李都必须贴上头等舱的标签(不得超过五立方英尺 - 约两个中型行李箱)或用手拿。大型的物件(自行车,机械等)必须带到港口行李管理者处,按物品大小额外收费2.50美元至10.00美元。

大多数火器在英国«(或称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s))»都是非法的,想将它们带上船的话必须是秘密进行(不会太硬,但是如果被的话将会被没收)或者装在货舱之中。 狩猎步枪与散弹枪和猎枪可以在英国租用或购买,在利物浦(Liverpool)的港口管理者将存有火器,并且必须在离境时返还,或将其运往英国境外的某个地点。

请向卡纳德轮船有限公司支付全额的支票





【KP信息】

茅利塔尼亚号上的这六天可能是乘客通常会期望的平静时光。但玩家们将碰到某些会发生在船上的险恶事件。这取决于KP如何使用这里描述的事件与遭遇来影响调查员。如果他们似乎不想淌入这摊浑水,那么他们可以注意那些NPC们可能会带来问题的行为:

那位环绕着一圈保镳的,衣着得体的绅士是一位俄罗斯的伯爵,也是许多幸存的罗曼诺夫人中的一员,并且对俄罗斯王位有相当明确的要求。他正努力的试图利用俄波战争期间的混乱,以通过波兰返回自己的祖国并重新建立起称为沙皇的君主制度(最后徒劳无功,事实证明伯爵的算计能力非常糟糕)他将把这次旅行中的大部份时用来用计画并且准备他的政变。那些总是跟随着他的暴徒不会说英语,并且会狂热的遵从伯爵的每个命令。

神父与两名同伴在船上的伙伴打算不让伯爵活过着抵达欧洲。他们是刺客,并会在某个时候试着杀掉伯爵。然而,他们并非专家,并且(就像某个想成为沙皇的人一样)注定要失败。

找不到票的笨拙者是最近从哈佛大学退休的艾尔文.帕特森(Alvin M. Paterson)教授。他精通某部份的克苏鲁神话。在这次旅行中,他将会让这次的派对成员们有机会直接亲眼目睹来自旧神的残忍魔法«(原文Elder Gods.....我是不知道旧神的魔法那里残忍了(略))»。他在稍后会看到能让他精神错乱并且驱使他自杀的东西。

一个居住在上二层甲板(the two upper decks)的乘客则是一个疯狂的杀手。他注定要在船上犯下的可怕罪行将让人回想起在不远的过去 - 1888年发生在伦敦白教堂的连续谋杀案件(俗称为开膛手杰克杀人事件)与那个从未被抓到的疯子。

三个来自名为阿卡姆的新英格兰小镇的旅客似乎很正常,但这三个人有着关于古老者可怕并危险的秘密。在阿卡姆,他们发现了一个存在很久的反人类阴谋,并且小规模的挫败了它。现在他们正在试图逃离黑暗兄弟会(dark brotherhood)(也许是银色黄昏秘会(Hermetic Order of the Silver Twilight)))的愤怒。他们的目的地是耶路撒冷,他们希望能在那里找到能帮助,来停止威胁他们灵魂的凶兆。

这里也有一帮克苏鲁崇拜者在船上。他们是煤铲船员,那些几乎在所有人的视野外生活并且工作的人。船的乘务长也是邪教崇拜的一员,并且身兼他们的领导。凭藉他在船上的位置,他可以雇佣这些变质的生物«(应该在影射深潜者)»并且往返于美国和欧洲之间。他会毫不犹豫地利用自己的力量去除任何威胁自己地位的人,或者任何敢干涉他手下邪信徒的人。





【最后注意】

如果这次旅行发生在冬季,请记住在那个季节的北大西洋是寒冷并且狂暴的。任何冒险进入走廊的人都会有染病的危险。是否有任何容易晕船的调查员?未能通过【CON*5】检定的角色将会在1d3内感觉全身无力。(在此期间的所有技能成功率都减半)。

在开始游戏前请先阅读整个模组。大多数的NPC会以某种方式产生交互作用。首先请熟悉他们的动机和故事,然后再让故事开始转动。




船上的活动表


第一天
口:早晨 - 登机和相关细节。
口:下午 - 午餐;调查并熟悉茅利塔尼亚号。注意或碰到福达教授和他的学生。
口:晚上 - 在船长桌上享用晚餐并且与王子会面;注意或碰到帕特森教授;注意到正在鬼鬼祟祟的牧师。


第二天
口:早晨 - 淋浴与早餐。
口:下午 - 碰到马尔科姆.平克姆(Malcolm Pinkum),船的乘务长。
口:傍晚 - 研究并与与异性调情。


第三天
口:早晨 - 淋浴与早餐、伯爵的沙狐球(Shuffleboard)游戏、刺客试图杀死伯爵。
口:下午 - 清洁工访问、帕特森教授以雷斯的幻视邀请调查员。
口:晚上 - 看见格雷斯的幻视。


第四天
口:早晨 - 淋浴与早餐、发现帕特森教授的遗体。
口:下午 - 在审讯中作证、乘务长前往甲板下方进行对于克苏鲁的仪式。
口:晚上 - 窥视克苏鲁风水的假面舞会。


第五天
口:早晨 - 淋浴与早餐。
口:下午 - 才艺表演。
口:晚上 - 开膛手的出现。


第六天
口:早晨 - 淋浴与早餐。
口:下午 - 结束调情并得到地址。
口:晚上 - 告别舞会;开膛手再次出现。

玩家每天都会希望能做很多事情。上述事件可能是强制性的或不强制的;其确切的发生顺序和时间取决于KP。在第五与第六天,除了开膛手之外,应该视调查员的进度让他们对于到目前为止所碰到的情况做出处理或是总结。下船发生于第七天的早晨。




米哈伊尔.安德列维奇.库罗索夫(Mikhail Andreevich Kurosov)伯爵

伯爵凭藉与罗曼诺夫沙皇«(全家被处理掉的那个尼古拉二世)»的血缘关系,对空出的俄罗斯王位具有实质性的所求权。他也有巨大的个人财富。如果他被问到,他前往欧洲的表面理由是观光旅游。实际上,他在波兰政府的礼遇下回到了俄罗斯,就像列宁在德国的帮助下回家一样。他希望利用俄波战争所带来的混乱和混沌,这场战争几乎使得苏联中央政府陷入瘫痪。他希望利用他所有的财富和权力发动一场推翻苏维埃政府的叛乱。然后,他将提出作为沙皇的摄政王的要求,邀请那些不满者与君主制主义者加入他的旗下。这个任务是绝密的。

他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他说英语时有着很重的口音,但还是能听懂。他不是个随和的人;他有着自已的团体。警卫会拦着那些无缘无故接近他的陌生人。伯爵穿着整洁,讲究,并且在谈话中有点居高临下。伯爵总是衣着得体,举止一丝不苟,并且谈话时会流露出一丝傲慢。

伯爵带着六名私仆(保镖),他们全都身材魁梧、全副武装、警觉性高并且多疑。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中的至少有两个人会陪着在伯爵身边。没有一个保镖会说英语。所有人都完全忠于伯爵,并愿意在他的命令下立刻杀人。伯爵也同样受到个人侍者、(男性)与秘书试食师的服务。他带着大约十万美元与三万英镑的现金,用来支付旅行的费用。瑞典与波兰银行的信用信函将会为预计进的行革命提供资金。

库尔索夫伯爵住在甲板上的A20、22与24套房。他的套房里设有一个壁挂式保险箱,用于存放少量现金(其余的交给了乘务长)与一条用于电信交换的线路。他从未武装过。

米哈伊尔.安德列维奇.库罗索夫伯爵
STR:09 CON:10 SIZ:10 INT:13 POW:10
DEX:12 APP:14 EDU:16 SAN:50 HP:10
技能:法语80%、俄语90%、英语40%、心理学40%、信誉95%




保镖

伯爵的所有保镖都有着格挡(Block)技能。这个技能被用来阻止第三个人对于伯爵的射击或刺击。如果保镖能看见刺客用枪瞄准伯爵,或者用刀刺他,他会试图将自已的身体猛然移动到蓄意的攻击与伯爵之间。如果他的格挡检定成功,并且他离伯爵的距离在10英尺内,那么子弹或刺击就会落在他身上,而非伯爵身上。

保镖1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保镖2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保镖3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保镖4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保镖5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保镖6
SAN:50 DEX:12 HP:16
挂肩枪套中的9mm自动手枪45%,伤害1d8+2
拳击70%,伤害1d3+1d6
技能:侦查60%、聆听60%、格挡60%

«(你没看错六个的数值都一样)»




瓦伦丁(Valentin)、科里亚( Kolya)与米哈伊尔.布尔什维克(Mikhail Bolshevik)、刺客

这三个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俄语中意为「多数派」)»知道伯爵的使命,他们是为了杀他而来。他们的领导人是瓦伦丁,从旅行开始就假扮成牧师的人。他们会住在甲板E14、15与17号舱。作为牧师的瓦伦丁在第一天时比较显眼。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有一个着更加整理的外表;他的衣服使他能毫无疑问的能进入所有的甲板。他会将他的大部分时间花在找出船上的战略要地、观察伯爵的动向、并计划实行暗杀。另外两名刺客留在他们所属的下层甲板上,直到是时候杀死伯爵为止。他们的英语当然不好,而当然俄语说的不错。

瓦伦丁持有一枚手榴弹、一把空膛的.32左轮手枪与一把绑在腿上的长刀。其他人有.32左轮手枪与绑在他们左前臂内侧的刀子。他们的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他们的衣服、50发装在圆型盒子里的.32子弹、假文件、Bolshevisheskiie Revolutsyonnye Kampanie(布尔什维克革命[军事]运动)与他们的船票外什么都没有。

这些想成为刺客的人并非特别能干,但对于他们的任务非常认真;伯爵的保镖一旦发现了明显的伪装者后便会采取适当的步骤,无论有没有茅利塔尼亚号的船长与船员的帮助。瓦伦丁,科里亚和米哈伊尔是注定会失败的«(除非KP给他们合法加挂,比如魔法:共产主义之光)»




艾尔文教授

莫利.帕特森(Morley Paterson)教授是一个矮小、肥胖、满头蓬松白发的男人。他的衣服皱巴巴的、而且他总是需要刮胡子,他很容易晕船,所以旅行的第一天对他来说特别痛苦。这意味着如果任何调查员接近他,他将是不友好的,特别是如果他们邀请他吃晚餐或提供食物的话。一旦他的晕船退了,他将证明自己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人。

他最近刚刚从哈佛大学欧洲历史系教授的位子上退休,他的大部分人生都在孤独的学术追求中度过。现在的他期待去看看这个世界。他正在用他存下来的钱进行巡回旅行。首先,他打算去伦敦拜访他的表弟。然后,他以从容的步伐踏入欧洲,然后向着近东移动。他的客舱是甲板上的A27。

他熟悉克苏鲁神话。如果任何一名调查员穿载着与旧神有关的物品、或者被教授注意到他正在读某些神话书籍的话,他会对此感兴趣。在某个时候,调查员会注意到他在休息室里阅读了他的《无名祭祀书》(金哥布林版(Golden Goblin edition))。他对神话有着某些实用的知识,甚至知道一些法术。对此他抱着学者的态度,并且只会以一个古老的异教信仰的方向来谈论它。

他有着三本书:《「死灵之书」中的克苏鲁》、《赞苏石板》与《无名祭祀书》。他还会『创造摩特拉玻璃』并且有着唤起它所需要的火盆(坩埚)。«(就是说他可以施法啦)»

帕特森教授
STR:07 CON:04 SIZ:09 INT:16 POW:13
DEX:09 APP:12 EDU:21 SAN:35 HP:07
技能:阅读阿拉伯语75%、神秘学35%、历史95%、CM39%
法术:附魔坩埚«(因为翻译问题,附魔火盆被翻译成附魔坩埚)»、创造摩特拉玻璃、维瑞之印




马尔科姆.平克姆、船的乘务长。

这名乘务长是一个壮硕、外表善良的人,但将在任何碰见他的人的心中留下不安的印象。他会试图让人留下他十分愚蠢的印象,但一个成功的【心理学】检定将会看穿这点。他更喜欢待在幕后,并且有时候会秘密地巡视船只。

临时的调查会显示他在旅行期间经常会从船上消失数小时,甚至几天。这种行为是被船长容忍的;据传船长提出了平克姆会有这种奇怪的行为是因为他是一名有才干的军官。但事实并非如此;船长会保持沉默是因为平克姆以船长在一战时的德国间谍身份这种对他不利的证据来威胁他。

他戴在自已脖子上的吊坠跟邪教徒载的一样。他总是全副武装,如果需要,他会毫不犹豫的对反对他的调查员采取非法行动«(就是干掉当鱼饵)»

马尔科姆.平克姆
STR:09 CON:07 SIZ:17 INT:13 POW:17
DEX:12 APP:11 EDU:15 SAN:00 HP:12
技能:理解船只90%、价查40%、潜行50%、躲藏55%、CM59%«(你这个克苏鲁的高等祭司(说真的很多邪教首脑的CM都不会破20,这个以人类邪教徒(没有混血或用了什么法让变成千年老妖)来说我算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的)不好好下海拜神在陆地上干嘛啊(略))»
武器:.38左轮手枪35%,伤害1d8+2
法术:接触克苏鲁、召唤/控制空鬼、石之诅咒




菲利克斯.福达(Felix Fuda)教授

这位教授在阿卡姆的米斯卡塔尼克大学教授古代史。他是一位知识分子,经由涉入自已所学之物黑暗面这点,使他表现出了更加积极的特点。通常他没有太多的话可说,但是当他开口时就会提出尖锐并且中肯的问题,如果他觉得自已的学生们太多嘴或暴露太多的话就会让他的某个沉默下来。

在他的大衣口袋里装着一把小型的德林加枪。他将他所持有的《智慧之钥((The Key of Wisdom)》与《所罗门之钥(Clavis Solomon)》的影本放在他的头等舱里。

福达和他的两个学生哈罗格.罗夫索普(Hargrove Thorpe)与理查德.布洛赫(Richard Bloch)都深深的被卷入神话的黑暗面中。他们三人来自阿卡姆,他们不久前在那里发现了一个由邪恶巫师组成的古老兄弟会,他们通过邪恶无比的咒语来获得了永生。他们在挫败了这个兄弟会的计划之后才发现这些人远比教授与他的学生最初敢相信的还要强的多。三人现正前有意前往耶路撒冷,查跃某些只有在那里才能翻阅的某些神秘作品。他们希望学到足够的东西来结束邪恶的威胁,顺便把他们自己从兄弟会的复仇中解救出来。

福达或他的某个学生可能会告诉调查员完整的真相。但首先,调查员有必要获得他们的信任。

福达教授
STR:10 CON:09 SIZ:08 INT:18 POW:13
DEX:12 APP:12 EDU:18 SAN:45 HP:9
技能:阅读拉丁文85%、阅读德语60%、阅读匈牙利语80%、CM52%、图书馆使用75%、神秘学50%、躲藏70%、历史85%、辩论30%
武器:.45德林格30%,伤害1d10。
法术:接触奈亚拉托提普«(........52%的CM,然后就会这么一个咒文.........)»




哈罗格.罗夫索普

哈罗格是一名大学生,他看上去也是。他将他光滑的头发以最新的风格打扮、使用最新的俚语、并且自信与穿着得体。他是一名格健壮的年轻人,会赶流行的修剪胡子。友好、外向、他将很容易与人聊上天。如果被问到,他会说他打算以去伦敦旅行作为作为他艺术硕士的作品比较的一部分,他将由老师教授菲利克斯.福达和同学理查德.布洛赫的陪同。如果天气允许的话,他们三人经常会一起坐在休息室或走廊。

在他最近的经历之后,哈罗格总会随身带着把一把小型的.22自动手枪。他在他的脖子上戴着一个小小的粘土吊坠,大小和形状各异,在上头刻有一个旧印。在直接攻击的情况下它没有任何的好处,但他可以把它挂在一个开口上,以阻挡各式各样的神秘缘由经过«(讲道理,我感觉旧印最强的是印在钢板上,然后后面装一个支撑器具直接推出去撞怪)»。他的外套内衬缝着一把附魔匕首(在别处描述)。这是从兄弟会里盗走的,并且对于任何旧日支配者的崇拜者而言都是非常珍贵的。

哈罗格.罗夫索普
STR:11 CON:15 SIZ:12 INT:13 POW:13
DEX:07 APP:14 EDU:13 SAN:56 HP:14
技能:阅读阿拉伯语30%、阅读希腊语25%、神秘学20%、CM24%、聆听65%、躲藏70%




理查德.布洛赫

理查德是阿卡姆三人组的第三人。他是一个强壮的男孩,而且有着非常丰富的想像力。他在学校最喜欢的运动是长曲棍球,但他最喜欢的话题是廉价小说(pulp fiction)。因为他非常容易受到他人影响,所有所有沟通类技能对他的成功机率额外+10%。如果他认为自己被取笑了的话他将迅速的发怒,他甚至可能因此做出激烈的反应。出于这个原因,他的某个朋友会在他绕着船打转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自从他在阿卡姆的经历以后,理查德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少一支双管式的.22德林格手枪。

理查德.布洛赫
STR:13 CON:14 SIZ:17 INT:13 POW:08
DEX:17 APP:12 EDU:14 SAN:40 HP:16
技能:阅读希伯来语35%、人类学30%、潜行65%、投掷65%、CM5%
武器:脚踢45%,伤害1d6+1d6
   .22德林格45%,伤害1d6




开膛手

某名A名甲板上的乘客是一名疯狂的杀人鬼,他将以开膛手杰克的手法来杀人。他的身份是由KP自行决定的,甚至可能是已经描述的NPC之一(除了两个人,一是在开膛手出现前自杀的帕特森教授、二是马尔科姆·卡鲁姆,如果他的每次旅行都犯下如此恐怖的杀戮行为的话他早在很久以前就会被抓了)。在旅程结束前两晚,他会出现并且前往甲板E,选择一名女性受害者,用直剃刀犯下那血腥并可怕的谋杀。一条以鲜血写成的信息将留在墙上:

你能在两天内阻止我吗?

在船靠岸的前一晚,他会再次出现并且留下这样的信息:

我爱我的工作

«(如果第三天出现了"老子才是正牌的开膛手,你这冒牌货吔屎啦!!!"与一具男性尸体的话一定十分喜感)»

开膛手与克苏鲁神话的阴谋无关 - 他是一个孤独的狂人。如果开膛手未被捕获,那么他将开始在始航港(port of origin)展开他的杀人之旅,狩猎他应该能为调查员提供有趣的冒险。

另一方面,KP应该总是注意要如何通过呈现不同类型的角色来让玩家们在船上的时间变的更加有趣。也许他们可能会遇到一个试图销售佛罗里达州沼泽地的骗子,或者得到了某个在水手之间发现克苏鲁崇拜者的人的请求。保持这种接触的多样性,也许能挑战各种不同的技能范围。




船员

水手 - 这是在船上的煤铲与船上的卑微劳动者。在这里除了崇拜克苏鲁的水手事件外,玩家几乎没有机会遇到这些人。他们的职责与乘客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任何被看到的都是随机出现的水手。

工程师 - 这些人负责操作与维护船上的机器。与水手一样,调查员也很少有机会遇到或与他们互动。通过求助或贿赂,有可能让这些人中的一员给予适当的帮助。

乘务员 - 调查员将每天看到他们的管家。管家照料于头等舱的乘客、为他们洗衣服、送饭、以及任何其他有利于乘客舒适或方便的事情。无论他们是诚实或是可收买的(这些人在很大的程度上都是为了小费在工作)都取决于KP。请劳记船上的乘务长负责监督他们,并且会迅速处理的公然违反规则与制度的事情

电报、电话和电梯服务员 - 这是一个半专业性质的船员。大致上他们与乘务员相同,通用类似的行为准则。

船的乘务长 - 对于乘客来说,他是船上的大副,负责有关于乘客安全和福利的每件事情。他监督乘务员、维持秩序、保管顾客的贵重物品(乘客们被强烈要求将钱、珠宝等等的东西保存在乘务长的保险箱内)等等的。所有抱怨、投诉、与特殊安排都是通过他的办公室进行的。





【事件和遭遇】

碰见伯爵

一旦船离岸超过三英里后,酒送上来(船现在位于美国的管辖范围与禁酒令外)。在船长为A甲板所有乘客举办的正式晚宴上,调查员首先瞥见了伯爵。没有人准切地的知道他是谁,但在健谈的社交圈女士与啰嗦的大学男性间可能会在无意中听见某些关于他长的与皇室成员十分类似或者关于他打算回欧洲结婚的消息。对于调查员来说,现在并没有真正的,可以接近他的方法 - 那将会稍后到来的。他将倾向于由他自己的仆人来照料。他有自己的厨师与他的试食师,他会在他用餐前先吃过一次他要吃的菜。

这将是调查员在未来几天内看到关于他的一切。



注意到牧师

迅速的让牧师被众人给注意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便指出他总是在A甲板的周围偷偷摸摸的晃来晃去。一个成功的【心理学】将揭示他的某些事情将有些异常。在些许的侦探工作后将会透露他是E甲板的三等舱乘客,他甚至不应该出现在A甲板。每晚他回到E甲板,如果想跟随他的话得过一个【潜行】(如果他听到某人正在跟踪他,他会去休息室,并在作为代替的整夜呆在那里),成功的话会见他的共犯一起讨论他们的计划(用俄语发言)。如果调查员上前与也搭话,他会不友好并且不合作。如果向乘务长报告,他会受到警告并被告知远离头等舱,但出于对牧师的尊重«(因为乘务长自个也是牧师,邪教牧师)»,用语会相对的温和。他不会被搜查。他的同伴们仍在计画着尝试杀死伯爵。



碰见帕特森教授

在第四天前,或者是调查员注意到教授正在读《无名祭祀书》,他会在无意中听到他们在谈论他正在读的书名,双方将会在喝茶时交谈,或者是透过KP感觉可以的其他办法,总之他们会互相认识。从晕船中恢复后,他会友好而热切地与调查员交谈。在第三天,他会问调查员是否想看看一种来自看不见世界的魔法般神奇的艺术表演。如果他们接受、他们应该会的,会发生以下的情况。



玻璃的幻视

当他们进入教授的头等舱时,焚香的烟雾会将调查员吞没。帕特森正盘腿坐在甲板上,《赞苏石板》则在他的面前打开。摩特拉玻璃也同样被放在靠近墙壁的地板上,在它的前面有一支蜡烛;蜡烛的光线穿过玻璃杯并映照在墙上。火盆发出浓烟。在要求调查人员就座后,他告诉玩家他们可能会看他那些他们要求玻璃能产生的任何景象,但他也警告,由此产生的景象并非是观众想看到的,因为黑暗力量通常会控制着玻璃。

教授将以直截了当的非神秘方式来进行玻璃的觉醒仪式,就像他正在混合化学物质,而非在施放魔法咒语一样,他经常停下来自言自语、翻阅书本、并咕哝的嚷着"这非常有趣"或"哦,我看懂了!"

如果调查员提出了具体的问题或要求,他们将有40%的机会在墙上的光幕中目击到与他们的查询有关的东西(当然,这关系到KP的看法)。他们可能会继续提问,直到KP在1d100中掷出41-00。然后,他们会看到以下的内容:

房间里的烟雾开始在蜡烛周围形成漩涡。当教授完成了祈祷时,反射在墙上的光幕开始出现了形状和颜色。慢慢地,图像形成并变得越来越清晰,就像投影在墙上的电影一样。

起初,这个场面看起来模糊不清。教授参考文本,咕哝了几句,然后将调整玻璃或蜡烛的位置让视野更加清晰。如果任何调查员试图通过触摸玻璃来中断仪式,他将受到严重电击,SC 0/1d3并受到2d6的伤害。幻视也将消失。

这个幻视将表现出为依稀可见的一群正在齐声起舞的人们,并且逐渐清晰。随着影像清晰,将会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吟唱 - 如果调查员因为石之诅咒而陷入了恶梦之中,他们将会认出那个声音。浩瀚的海洋远景与天空上的点点繁星首先吞噬了舞者,接下来是整个视野。非常缓慢的,令人恐惧的克苏鲁有如怪物般的巨大轮廓开始凝结并接管幻视。

教授现在疯狂的将玻璃移来移去,显然是在试图让图象消失,但那股有如宇宙般浩瀚的恐怖感却越来越强烈。咏唱的声音变越来越大,现在在场的的所有人都会感受到,现在克苏鲁那非言语所能表达的清晰可辨的图象正在时间与空间之中寻找着他们。恐惧的教授将急着试图让图像消失,但是克苏鲁的异常存在感却变的越来越强,尽管祂图象最终从墙上消失了。

一旦幻视消失,正在被克苏鲁寻猎的感觉也会慢慢消失。所有人现在都失去1d6点SAN值。

这位教授会相当不安。他会请求玩家们在不经讨论的情况下离开,他说他必须私下更加深入的调查这件事。

隔天早上,玩家们会在教授的等舱门上看到请勿打扰的标志。 所有的敲门与呼叫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然而门是没锁并且微微开着的。如果调查员进入,他们会发现教授已经上吊自杀了。以下的便条纸贴在他的梳妆台上:

我看得太多了!

我不能继续下去,我会被那些潜伏并等待的东西给逼疯的。

他们现在正在等待着。

请把我的私人物品交给我在伦敦的表亲莫里斯,并把我在这间屋子里的书烧掉!

莫里斯.帕特森(Maurice Paterson)住在英国的伦敦,他被列为教授护照上的最近的亲属。

如果一个乘务员打开门,他一边尖叫一边跑去寻找一名保安人员。 如果调查员不试着从房间里拿走任何的东西,那么教授的所有财产将会被编目并且收入乘务长的保险箱中,所有的神器与神话书籍都会简单的消失。



尝试暗杀伯爵

在旅行的第三天,玩家们会听到一艘游艇开在茅利塔尼亚号旁的声音。这点并不寻常的;茅利塔尼亚号是一个海上的奇观,许多过往的船接近它只是为了一个更好的视野。高倍数的双筒望远镜发现了游艇上并没有旗帜,他甚至对于信号灯和无线电信号对它置之不理,即使两船的距离已经不超过4-5英里了。根据卡纳德航线的上层命令,一名俄罗斯贵族今天早上已将整个沙狐球场包下作为用于个人使用(如果是冬天的话则可以使用室内的场地)。如果问起船长这点他会为此大发雷霆,如果有任何知道秘密的头等舱乘客都将为了那个不友善的自大狂感到愤怒:他们和伯爵一样买票上船;凭什么他可以要求更多?最后,某名侦查员的【侦查】将认出那位牧师就在伯爵的附近散步,如果任何调查员跟踪他,他将会使用鬼鬼祟祟的手势来交流,并且当两个男人与他错身而过时悄悄的对他们耳语。

在上午11点时,游戏开始。伯爵的试食师是他的对手,整个地区都被黑色天鹅绒编织成绳索给封闭。首席乘务员负责控制那些被允许观看的人。只有那些显然是上流社会的人或者他所认识的人才会被允许进入并看球;【快速交谈】不会影响他,因为首席乘务员有收到明确的指示。哈罗格.罗夫索普(阿卡姆三人组之一)已坐在甲板的椅子旁边,喝着透明的饮料。

牧师将会在入口处附近出现,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跟在后方的游艇(现在距离约为500码远),偶尔检查几下他的怀表。他的两个熟人一到这个地区,他们就会交换一个最后的信号,然后他会让总管进去谈话。一旦他的两个熟人抵达该地区时,他们将交换最后的信号,然后他将与首席乘务员交谈。当乘务员摇了摇他的头并说出"不"时,牧师伸手探入进他的长袍,抓出一把手枪。 一个尖锐的破裂声将会打断球场中的平静对话,乘务员跌倒在地,紧紧的抓住他的胸膛。牧师跳过绳索。当他的同伴开始以左轮手枪射击时,他向伯爵扔了一枚手榴弹并大声喊:"死吧,你这头压迫无产阶级的帝国主义走狗(Die, dog of the oppressing class!)!!!"如果调查员不打算拯救这一天(KP应该给他们每个人考虑这样做的机会),哈罗格.罗夫索普会快速的抓住一把沙狐球棍,并如同全垒打般将手榴弹击飞到船外,使其无害地爆炸。到目前为止的一切都完整了。警卫们已经开始向那些打算对着那些试图从船侧跳海的布尔什维克开火了。如果他们设法做到这一点,他们就能游到游艇上,在茅利塔尼亚号缓慢的掉头回来捕捉刺客之前游艇便会将其接走。不管伯爵有没有死、西方的资产阶级海军是否追上了游艇,这些都取决于KP。

如果调查员能帮忙保护伯爵,他将表示衷心的感谢并邀请他们到他的套房吃午饭。在精心准备的、服务高级的餐点中,他会告诉他们,他现在已经将他们当成了他少数的私人朋友,如果他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的话,便让他知道。这里将由KP决定伯爵的赞助程度将会如何的影响事件的进度。如果玩家们变得过于依赖他的帮助,那么他会突然的抛弃他们,因为他所有的精力和资源都必须用在拯救神圣的俄罗斯母亲上。他可能会向有用的人提供介绍信,或者在将一个保镖借给他一天。在旅行的第六天,他会通知玩家们他必须为了到达伦敦做好准备,并希望不要受到干扰。伯爵的任务的真正性质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被玩家知道,这点由KP自行裁量。



克苏鲁的崇拜者

在教授自杀的那天晚上,当调查员齐聚在一船舱里时,他们会听到门口传来被蒙住的咳嗽声。如果他们给窃听者来一个惊喜(那个通过一个【DEX*5】检定的人),他们将会发现一个水手弯腰、将耳朵贴到了门口窃听。如果他们制服了他,他们会发现他不会说话或者不会说任何英语。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奇怪的吊坠,口袋里放着一小块石碑。如果他得到了机会,他会逃到他的帮派中,但会通过迂回的绕路,跟着他将需要每个甲板都进行一次【追踪】检定。一旦他达到了E甲板上,他便会将通过标记有"乘客勿入"的一扇门并消失在甲板下方。如果玩家们愚蠢到打算跟随他,他们很可能会在黑暗、水气腾腾的船内迷路,他们也会受到五名持刀水手的袭击。

如果水手被转交给乘务长,他将受到监视。身上的东西将被没收,但他将在几个小时后获释。如果调查员保留了吊坠,乘务员(根据乘务长的命令)会要求其归还。如果调查员拿走了石碑,它将留在他们身上,以便让他们承受后果。

水手是克苏鲁的崇拜者。他和十一位同伴都来自南太平洋,并且被乘务长给专门聘请,他利用茅利塔尼亚穿梭欧洲和美国往复移动吸收追随者,以更进一步的达到隐藏邪教组织的目的。水手们很狂野:他们的住处位于船底最深处四分之一的地方。他们建立了一个粗糙的祭坛,而乘务长有时会帮助他们获得活祭品。而其他水手会在不清楚确切原因的情况下回避他们。

窃听水手
STR:14 CON:12 SIZ:10 INT:7 POW:10
DEX:08 APP:07 EDU:03 SAN:0 HP:11
技能:船舶管理50%、航行50%、CM10%、聆听75%、,游泳90%
武器:小刀60%,伤害1d6

攻击者
一 ~ 六号水手«(属性一样)»
STR:14 CON:10 SIZ:14 INT:08 POW:08
DEX:11 APP:08 EDU:02 SAN:00 HP:12
技能:躲藏50%、潜行50%
武器:小刀60%,伤害1d4+1d6

如果玩家们在航行的第四天下午后在跑到甲板下冒险,他们会遇到乘务长与一些穿着正式礼服的水手。乘务长正在主持咏唱,而水手们正响应着他。他们背对着门。他们几乎要完成召唤一只空鬼的壮举。如果玩家们杀死了乘务长或以其他激烈地的方式扰乱了仪式,召唤将会发生,但是在缺乏用来控制或绑定怪物的咒语的情况下,怪物将会被释放。

如果他们打断了仪式,当生物出现时,他们必须与恐怖对抗或逃命。他们有很大的机会在如同迷宫般的甲板下方迷路。毫无约束的空鬼会在几秒内将水手撕碎,但不久之后它就会来到玩家们的面前。它甚至有可能会跑到主要甲板上,在它开始觉得感到无聊并回到自己的存在维度前,为这艘船带来几个小时的恐怖。

如果调查员没有杀死或使乘务长无力化,当他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时,他会露出邪恶的笑容,并且在怪物抵达时将它送到他们的身后。如果可以,他将首先完成《控制空鬼》, 如果有机会,他会施放《石之诅咒》。

空鬼
STR:17 CON:22 SIZ:23 INT:04 POW:12 DEX:07 HP:23 Mov:7
3点护甲
武器:爪击40%,伤害1d8+1d6
SL:0/1d10
空鬼可能一轮攻击两次,它们可以携带一个受害者进入另一个维度中。





【茅利塔尼亚号上的神话书籍】

所罗门之钥
拉丁语、作者奥洛斯·沃尔密乌斯、十七世纪版、+3%CM、SL:1d8、法术乘数=*3
事实 - 描述如何按照自己的意愿召唤恶魔并束缚恶魔(附说明)、里头提到以这种方式建造的巨大的矿山和档案馆、要查出位置需要充分的准备、暗示了一个秘密、隐蔽、由恶魔建造的图书馆位置(位置取决KP:阅读的玩家必须在过程中成功通过一个【INT*2】的检定才找的出来)、并警告读者Azototim[阿撒托斯],上帝与恶魔之主的可怕力量(lord and master of the demons. )。
可以发现 - 米斯卡塔尼克大学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特别收藏)、国家图书馆、梵蒂冈图书馆(核心)、耶路撒冷市档案馆。
法术:无



「死灵之书」中的克苏鲁
英语、由修琉斯贝利博士编著于1901年、+6%CM、SL:1d6、法术乘数=*1
事实 - 解释克苏鲁在神话中的地位、讲述了祂在航海民族中的广泛崇拜、警告祂是来自星空的外星怪物、等待着适当的回归时间并且吞噬人类、以梦境的形式传递祂的信息、他的信徒以血腥的活人献祭为乐。
可以发现 - 几个大型大学的人类学图书馆里。
法术:无



智慧之钥
英语、由法灵顿.布雷斯韦特(Farthington Braithwaite)博士由原始版本的希腊语《Artrephonus》翻译而成、1834年版、+6%CM、SL:1d8、法术乘数=*2
事实 - 讲述某个不朽的邪教组织、提到一个黑暗兄弟会借由向旧日支配者«(原文是旧神,于是我改了一下(略)»献上活祭品以换取永无止境的生命、讲述这个寓言中的兄弟会每隔一个世记就会聚集到中欧某处,并且在那里做出极为可怕的事悄(通过【INT】检定的读者将能弄清楚会面的时间与地点 - 由KP指定)、描述了在献祭与施放魔法时需要的附魔匕首与其他工具。
可以发现 - 维也纳图书馆(皇家私人收藏)、牛津大学(特别收藏)、在美国和欧洲的几个私人收藏家。
法术:附魔匕首



赞苏石板
英语、由一群被挑选出的神秘学者与科学家翻译自古老的未知语言、+3%CM、SL:1d6、法术乘数=*2
事实 - 给出了被人类无知地称为亚特兰蒂斯、雷姆利亚或姆的古老的水底大陆的历史、给出了关于住在这块大陆上的那些有如怪物般居民他们的描述与习惯、谈论到他们和他们的奴隶所使用的各式各样强力的设施,包括了摩特拉玻璃。
可以发现 - 国会图书馆"Z"馆藏区、其他主要在私人收藏里。
法术:附魔坩埚、创造摩特拉玻璃、石之诅咒



无名祭祀书
英语、翻译自冯.容兹的德语版本、+9%CM、SL:2d8、法术乘数=*2
事实 - 描述全世界的邪恶异教徒或残忍邪教徒、每个邪教一张、有一章是「与黑石交易者(deals with the people of the Black Stone)」、另一章是位于中南半岛有着渎神般信仰丘丘人、还有一章是在濒临绝种的女巫邪教........等等的、KP应该适当的编造出需要存在书中的内容、冯.容兹所列出的所有邪教要嘛是已经灭绝的要嘛就是作者暗示已经灭绝的。
可以发现 - 稀有书书商大多有持有。
法术:第一个是《接触奈亚拉托提普》,接着按照顺序《接触札特瓜》、《接触伊格》、《召唤莎布·尼古拉丝》、《召唤外神之仆役》、《召唤尼约格达》、《召唤犹格·索托斯》、《召唤黑山羊幼仔》、《控制外神之仆役》、《控制黑山羊幼仔》、《召唤哈斯塔》,最后是《接触札特瓜的无形之子》





【魔法】«(注意,这里的资料因为版本的问题所有可能多少会有些差异)»

创造摩特拉玻璃

本模组的事件部分描述了实际的仪式,施法者在使用这个魔法时必须要成功的通过一个【CM】检定。维瑞之印可能会有所帮助。试图施放此法术需要施法者6点【POW】。他可能会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直到咒语成功。这个法术适用于任何能预言未来的方法«(原文的水晶球(crystal ball)是有这个意思的)»,虽然已经有附了魔的火盆也是必要的。玻璃不是一个独立运作的工具,它可以由外部的强大力量影响它显示的东西,如果祂们想要的话。靠近一件神器或者来自克苏鲁神话存在的将会使玻璃错乱,使它显示出与神器或者存在有关的异象,而非施法者所期望的影像。咒语通常赋予施法者观看过去的幻视的机会,如果玻璃没有受到某种外界力量的影响,那咒语的施法者可以见证他选择的幻象。施展此法术会让观看者付出1d6点的SAN值。一个附魔火盆是绝对必要的。



附魔火盆

在秋分和冬至之间的某个满月之夜,施法者必须一边将一只小型的哺乳动物作为活祭品时,一边吟诵正确的短语并做出适当的手势。然后将火盆浸泡在动物的血液中,然后撒上一把的金粉、铂粉或汞粉。然后,施法者必须点燃一块至少存在500年的木头,并且将火盆放入烟雾中。在失去1点【POW】与1d4点SAN值之后火盆现在被附魔了,并可以用它来施展《创造摩特拉玻璃》。



附魔匕首

此法术必须施放在由任何纯金属元素制成的刀身上。这把刀的刀身上必须雕刻出图案与线条,然后用它来杀死一头【SIZ】大于等于4的动物。然后将该生物的血泡入蚀刻在上头的图案与线条之中。完成这个法术需要永远失去1点【POW】与1d4点的SAN值。完成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在法术结束时,附魔匕首已经变的适合用来施放《召唤空鬼》。使得施法者可以投入更多的力量来帮助施放这个法术。如果这把刀被用在《附魔火盆》中中的献祭,那么造出来的附魔火盆将在使用它施放的《创造摩特拉玻璃》时增加10%的成功机率。



石之诅咒

在目标的思想中产生恐怖的幻觉。这咒术需要两轮来施展,并且消耗1d10点SAN值与9点MP。施法者必须用他的【POW】与被害者的【POW】进行对抗并且成功,否则该法术将自动失败。目标将立即被恐惧的幻觉淹没,并失去1d4点SAN。他会被幻觉蒙蔽并且和误导,直到他能够成功通过一个等同于他的【POW】检定为止。他每轮都可以尝试一次。在被施放了咒语之后,被害者将会饱受极为扣人心弦并现实的噩梦所苦。在首次感染这种诅咒后,在每晚睡眠时被害者都会失去1点SAN值。咒语的效果可能可以透过各种技能其中的一种提高来解除«(不确定这里的提高是89→90还是只是提升技能)»,无论选择那种都必须透过KP的描述,甚至可能连探索本身也是值得追求的(could be worthy of a quest in itself.)。





【神话物品】

黄铜火盆

这是一个底部有四个站立用爪的金属碟,有附一个盖子。它的外貌展开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古老。上头的铭文已经磨损,但成功的【CM】检定将使玩家能够理解它是某种魔法物品装置。一次成功的【神秘学】检定将让使用者只能相信某人曾经认为该物品设备是神奇的。该物品或类似的附魔物品对于施放《创造摩特拉玻璃》是必要的。



石碑

这是窃听的水手持有的石板。这是一个小块的黑色的石头,它的一个角被折断了。拥有者在得到这块石头之后会做恶梦 - 陌生的梦境、有着外星般的景色、依稀可见的骚动中的群众、一切都显示在不停的变换颜色和形式的背景之下。听到一个从远方传来的滑行与汩汩的声音。从这个恶梦中醒来后,围绕着船的海浪声将让作梦者被困在奇怪的幻觉中一段时间。石碑上刻有楔形文字。如果石碑被摧毁,恶梦境的效果就会忽然增强,就好像《石之诅咒》被成功施放在最后一个持有者身上一样。

如果东西被扔到舷外,它会召唤1d8深潜者,这是这玩意的正常用法(which is what the thing is used for normally)。深潜者会将把这个石碑还给扔掉它的人。如果他尖叫或行为异常,它们会攻击。 一旦石碑被扔到船外,它们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船上。顺便说一句,石碑被扔掉后,恶梦就会停止。如果这个人在陆地上,深潜者会试图找到他,但不会离开海洋。相反,它们会让当地的联系人替它们到这点。这个石碑有一种特殊的魔法版本,用于施放法术《接触深潜者》。



附魔匕首

它来自阿卡姆三人组。这是一把明显相当古老的小刀,有着凹痕和腐蚀,手柄上雕饰着奇怪的雕刻。它用于活人献祭,并且如果在施放咒语的同时献上活人,则会在施放《接触奈亚拉托提普》时增加25%的成功率。
« 上次编辑: 2018-05-09, 周三 09:28:57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茅利塔尼亞號
« 回帖 #1 于: 2018-03-31, 周六 03:20:57 »
 :em031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