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阅读 2825 次)

副标题: Taldor, the First Empire 對應本書第一章,以及第二章部分內容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于: 2018-02-14, 周三 10:59:41 »
簡述
塔爾多是命運之年星隕之災過後最早驗建立的國度之一,並在內海地區的早期歷史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數千年間,物換星移,但塔爾多帝國延續至今。帝國的榮耀根植於每個塔爾多人心中,上至大親王下至市井小民都知曉他們先祖創造的文化、語言、以及曾經橫跨阿維斯坦的偉大帝國。

塔爾多即是阿維斯坦。
塔爾多及其國民都沉浸於過往的傳統,這是他們最大的力量也是失敗的根源。塔爾多的每次勝利就會誕生多個誇大荒誕的傳奇故事流傳下來。塔爾多文化充斥這種崇尚虛名的幻覺與歷史重擔。隨著世代交替、文化與政權更迭、乃至世界局勢的變遷,塔爾多人依舊持守數十代前留存的遺產,裹足不前--過往的榮耀推動、阻礙、並建構了現今的塔爾多。這些遺產從過時的古代法律、徒有虛名的貴族頭銜、以及陳舊的官僚組織(數百年前早應廢除)的影響力延續至今。因循苟且、食古不化的作風還會繼續引領塔爾多的未來。

塔爾多巨大的權力與財富源於輝煌的歷史,從農民與工人開拓城邦為始。只占少部分人口的貴族掌控不成比例的財富和影響力,即使是最低階的貴族與上層平民間的鴻溝依然比內海其他地區要巨大太多。雖然不少學者認為嚴重的階級差距可能是革命的導火索,塔爾多的政府和社會仍然穩固,在大批市民的辛勞工作下,仍保有相對不錯的建設水平--即使是窮困的農人也有乾淨的水源、寬敞的大道、以及免於荒年的收成。

對國家的榮譽感形塑了塔爾多相較穩定的局勢。貴族們相信自己還是統治帝國的主人,而下層階級渴望能晉身貴族。始皇帝也是通過軍功取得的貴族頭銜--這是刻意向下層階級形塑的神話,讓他們相信不懈努力和堅忍不拔的精神是提升社會地位與財富的門路。因此,貴族必須是刻苦耐勞而有高貴情操的人,作為他們應得的回報。

務實主義數千年來一直作為塔爾多社會的主旋律,使得少數貴族能一直執掌權勢。農民大多不抱晉升貴族的希望,甚至只是擁有自己的田地;他們只期盼能有一時片刻的休息,並且不要遇上強盜和怪物、土地沒有乾旱饑饉、敵人不會入侵國境便已足夠。由於社會算是繁榮且階級穩固,即使是最受欺凌的塔爾多人也不敢輕言出來破壞這套社會規則。鄰國伽爾特的無數革命和暴力就是顛覆社會秩序的沉痛警告。

古老的血系與歷史是維繫塔爾多的基石。幾乎每個家族都能追溯到數十代前的遠祖,而他們的深具紀念與財產價值的傳家寶也流傳至今--閃耀遠征軍的劍、數千年前的茶具、阿茲蘭特護符--以致塔爾多市集上隨處可見這些偽造的古物。歷史遺產也包括細緻的藝術、歌劇、以及表演,甚至在小村莊都建有重大歷史人物或事件的紀念雕像;對過往榮光的追憶充滿在塔爾多人的每日生活。

對其他國家的人來說,這種對傳統的驕傲與敬重顯得昧於現實、傲慢自大、甚至是刻意忽視國家當前的現狀。雖然這樣的思維根植於大部分塔爾多社會(特別是對社會階層較高的人),塔爾多的負面名聲主要還是因為外國人不了解那種對傳統近乎宗教狂熱的情感。

儘管對歷史有著高度愛好,帝國人民卻更熱衷歌功頌德的那面。他們自然而然地在千年歷史中截取自己最光輝的故事(通常沒有仔細審究),特別是對那些未受正式教育的人。許多塔爾多史書存在長達數百年的歷史空窗;並不是這段時期沒有任何重要事件,而是作者認為這些事不值得記載。除了竄改歷史紀錄,塔爾多短視的歷史觀刻意忽視近年遭遇的挫敗,或者一筆帶過。像是納吉薩戰役(Battle of Nagisa)的軍事失利也列入這種”被遺忘”的歷史;還有過去一段時期頒發只有貴族才能蓄鬍的無理詔書,以及目光短淺的政客曾經在國內禁止一切的沙倫萊崇拜。儘管如此,許多現代塔爾多人仍對沙倫萊教徒抱持懷疑與不信任。
塔爾多貴族與平民的日常生活天差地別,對彼此幾乎毫無了解。然而,塔爾多人辛勤努力維持繁榮的表象。貴族間相互競爭爭取在社會菁英中的更高地位;而平民努力維持生計之餘,也設法維持高雅的品味,不甘落居人後。

塔爾多貴族過著鋪張浮華的生活,致力邁向更高的社會地位,享受成就帶來的掌聲--包括獲取新頭銜、引領時尚潮流、或舉辦年度最盛大的舞會--塔爾多貴族耗費大部分心力追逐更多財富與影響力,而對世界局勢漠不關心。很多時候,特別是在傳承數千年的世襲貴族會把金錢虛擲在門面裝飾,甚至積欠大筆債務只為維持光鮮的表象。新晉貴族則透過各種社交場合上的炫富演出證明自己是”合格的”貴族,他們比起家世悠久的同僚,更注重在公開場合的高雅闊氣。貴族幾乎從不以自己的財富與地位為滿足,因為他們知道其他(通常是躲在暗處的)貴族隨時預謀打擊他們的聲譽。為維持自己的財富與影響力,塔爾多貴族的生活並不輕鬆。

反觀塔爾多平民大多缺乏野心,且更盡忠職守於他們在社會上擔任的角色。繁複的官僚體系與鋪張的宴會與這些工匠、農民、和商人毫無關聯,他們只關心國家是否提供穩定的市場、平坦的道路、以及保護他們生命財產安全的軍隊。平民們把他們最重要的工作放在維持塔爾多複雜國家機器的運作,並雨露均霑。大部分平民終身沒有晉升上層社會的可能,但他們也會添購一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奢侈品,提升自己的品味。

塔爾多人熱愛藝術,建立了無數藝術館、詩人學院、以及鄉間庭園。幾乎所有市民都能演奏一兩種樂器或演唱一兩首歌曲,音樂和美酒並列農夫排遣疲勞最好的朋友。即使是小村莊也都有當地藝人在公共場所或政府機關進行表演,而大城市則有整個阿維斯坦最好的詩人學院,包括歐帕拉的基薩洛迪安學院與狂想曲學院。畫家、雕塑家、以及旅行藝人在塔爾多很受敬重,就算是農民也願意把辛苦工作掙得的一枚銀幣作為他們的表演酬勞,或請他們在家裡雕塑石雕或畫張肖像畫。連通主要城市的寬敞大道更便利這些藝人的表演與遷徙,而塔爾多四處可見的展覽館、劇院、和紗琳神殿也深深吸引著他們。

藝術是塔爾多最知名的非物質出口品,塔爾多的外交人才也不落於後,從布雷沃到薩迦瓦都能找到塔爾多官僚、教師、和中介人的足跡。無論是切利亞斯需要協助治理公爵領地的政治顧問,或是杜魯瑪需要有人協助簽署重要的貿易協定,他們都倍加推崇塔爾多人的邏輯和社交天賦。貴族家庭那些無法繼承父母財富或頭銜的子女,時常在這些領域大放異彩。那些最高明的外交家往往能在各國擠身上層統治地位,以及源源不絕的財富。不得不承認,塔爾多人在處理契約爭議、以及權力鬥爭上很有一套,提高了尋找他們服務的需求。
« 上次编辑: 2018-02-21, 周三 21:03:50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政府
« 回帖 #1 于: 2018-02-14, 周三 10:59:58 »
政府
塔爾多雖然名義上由大親王統治,實際是由無數參議員、行政官、軍事領袖組成的官僚與貴族綿密交織的網絡掌控國家中樞。在歷史上各個時期,塔爾多住著形形色色的居民,從迷信的農民、遠征軍、追求科學的學者、國際性的商業集團等等,但無論誰居住在這片土地,政府體制始終沒有太大變化,僅因應實際需要頒布了幾條法令和任命新的官員。雖然廣大的土地看似難以教化,塔爾多人透過法律、官僚組織、以及社會階層來規制他們每日的生活,甚至有些官僚只存在紙上,沒有真正的管理人員或實際地點。塔爾多政府的管理方式非常大取決於當地的直接統治者。一些城鎮保有舒適安全的生活,但其他地方的人民承擔苛重的賦稅並為著他們的男爵或伯爵老爺壓榨至死,卻無法分得一絲勞動成果,而是入了貴族們的口袋並用來拓展他們的政治資本。通常而言,當地政府有權力對人民生殺予奪,但後果自是難以預料。事實上,這套管理系統即使沒有人的介入也能運作良好。

大親王的頭銜延續自塔爾多的帝王世系,首次出現在一世皇帝塔達利斯(Taldaris)將聯合的獨立城邦建立為國家之際。大親王高坐獅王寶座(Lion Throne)之上,頭戴繼業冕冠(Primogen Crown)──這是象徵君王地位的兩個最重要的符號──並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威,號令政府與軍隊,雖然在歷史上大親王的實際權力高低有別。少數獨裁大親王採行嚴刑峻法的鐵腕統治──這通常導致國家動盪不安。大部分君主徒有虛名,只專注經營自己的領地和田獵休閒,把例行性的管理事務下放給數量龐大的貴族與官僚執行。

大親王的皇位傳承必須遵循嚴格的長子繼承制;老皇帝死時,王位傳給他最年長的兒子或血緣最近的男性親屬。女兒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可能繼承皇位──這是塔爾多堅決遵行數千年的歷史傳統。許多大親王會正式收養他的經濟贊助人、緊密的盟友、或戰爭英雄為養子,確保帝國不會旁落他人。現任皇帝,大親王斯塔維安三世(CN 老年男性人類貴族8/法師4)沒有兒子,他的獨子卡利烏斯二世(Carrius II),死於一場騎馬意外。他唯一的孩子,烏托比雅公主(NG 女性人類貴族7/游蕩劍客6)沒有合法的王位繼承權,但她想要致力改革這個老朽的國家,號召塔爾多年輕人的支持,並爭取自己在父親死後有資格繼承皇位。大親王對女兒的違逆之舉大感不滿,但他相信即使在他死後,塔爾多的男性繼承傳統也不會因此動搖。

斯塔維安三世早已被證明是冷漠而專橫的君主──就如同歷史上許多竊居高位的大公一樣──身邊盡是阿諛奉承的奸佞之徒,對國家現狀漠不關心。大親王已經在位四十多年,雖然他娶了多位妻妾,卻除了一位公主外就沒能留下一兒半女。他的獨子卡利烏斯二世在19歲時英年早逝後,許多學者擔心皇帝依然迷失在喪子之慟,而愈發偏執地懷疑有人想要謀權篡位。由於沒有男性子嗣,年邁大親王的繼承問題引發歐帕拉宮廷重大的憂慮。目前最有機會的繼承人是至高將軍馬克西勒.法撒琉斯(High Strategos Maxilar Pythareus,LN 男性人類騎士14),著名的戰爭英雄,帝國軍隊的總指揮官,也是斯塔維安皇室的遠房姻親。謠言指出斯塔維安三世曾籌畫法撒琉斯與公主的聯姻無果,轉而決定在不久的將來正式將法撒琉斯收為養子。雖然皇帝目前還未公布他的計畫──他已多年未在公開場合談論有關烏托比雅公主。

大親王之下的政府機關是塔爾多參議會,由222名世襲議員組成,負責將大親王的意志轉為正式法令並確保政府功能順利運作。實際上,參議員掌控塔爾多的大半實權,並且成黨結派,相互勾心鬥角。參議員的位子(至少理論上而言)是由他們所代表地區或組織的望族選舉,但通常會世代相傳。大部分議員席位都由同一家族長期把持,議會比起政治才能,更重視血緣的裙帶關係。大親王能藉此避免議員的選舉輪換,並安插他想要的人選,雖然斯塔維安三世在人事權的運用顯得較為謹慎。每隔幾年,就會有一些議員席位因為無人繼承、意外死亡、或違法亂紀遭到革除職位,因而增選新的議員。

大體而言,塔爾多政府權力掌控在龐大複雜的官僚體系。冗贅的管理制度(有時甚至互相傾軋)──虛擲金錢的慶典、繁文縟節、以及上位者的目光短淺導致國家停滯不前,但儘管存在種種問題,官僚體系卻也能讓塔爾多的例行運作步上軌道,即使只是勉強合格。這導致塔爾多的政府與生活變化緩慢,以及階級流動的僵固。投入爾虞我詐的政府工作是平民晉升貴族最有效的途徑之一,雖然比軍旅要安全些,稍不小心仍會弄得遍體麟傷甚至死亡。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貴族頭銜
« 回帖 #2 于: 2018-02-14, 周三 11:00:59 »
貴族頭銜
塔爾多有無數的大小貴族;他們的頭銜主要源於政治交換,許多頭銜只是徒有虛名,純粹作為貴族身分的象徵。不少貴族擁有多個頭銜,可以是一片土地的男爵身兼鄰近荒地的侯爵,甚至還有其他地區的primarch和總督頭銜。在正式場合省略任何頭銜都是非常失禮的,但在稍為非正式的場合,大部分貴族為便利起見,只使用他們最著名的頭銜。

儘管一些頭銜在古代曾代表特殊的意義,流傳至今的卻很少。這些頭銜在歷史上曾多次變遷,但以下列出的頭銜除榮譽性質外,還代表著高下不同的位階。

大公(Grand Duke):一個州區(prefecture)的最高統治者並直接聽命於大親王;由於這是少數與土地嚴格對應的貴族頭銜,塔爾多只有62位大公;12位掌握實權(有時被稱作至高大公[grand high dukes])和50位權力較弱的大公(非正式地稱作名譽大公[nominal grand duke])
總督(Governor):擁有統治一省(province)的管轄權,通常身兼名譽大公。
公爵(Duke):通常統治州區內的一個公爵領,直接效命於大公而無獨立領地的公爵也稱作從公爵(attending duke)。
參議員(Senator):可在參議院投票;必須擁有其他貴族頭銜。
侯爵(Marquess):戍守廣大荒野或邊境地區,像是瓦杜蘭森林或是世界邊沿山脈等邊區;這些貴族往往粗野而文化低下,但指揮數量可觀的軍隊以抵禦敵國或怪物入侵。
伯爵(Count/Earl):統治一郡(公爵領地中土地較大、人口較多的地區);伯爵間常因爭奪統治權陷入永無休止的爭鬥。
領土伯爵(Landgrave):管領非荒野卻也缺乏常駐聚落的土地(像是運河、孤立的農地、牧場、貿易路線等等);理論層級相當於侯爵,但實際上要差得多,畢竟領主爵沒有侯爵一般的軍事力量。
男爵(Baron):統治一片男爵領(至多十幾個小聚落組成的土地),或者一座地區城市,也可能是無領地的榮譽職。
從男爵(Baronet):協助男爵治理男爵領;從男爵很少有自己的領地。
子爵(Viscount):統治一郡中的部分地區,通常包含兩座城市與其間的土地。
護民官(Tribune):管領一座城鎮,通常擔當市長或法官(judge);形式上由選舉產生,但實際上多為政治交換;通常聽命於男爵。
勛爵(Lord):統治一小片土地,一般具有騎士身分;通常聽命於男爵而不是子爵。
騎士(Knight):塔爾多最低階的貴族,但一些其他頭銜也會被稱作”騎士”,包括選民(elector)、仕紳(esquire)、貴族(patrician)等等;新受封的貴族一開始通常都是騎士(尤其是那些藉由軍功受封的人);而貴族家庭子女在還沒證明自己前也通常以騎士身分出發。
« 上次编辑: 2018-02-17, 周六 01:10:25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與各國的關係
« 回帖 #3 于: 2018-02-14, 周三 11:02:15 »
內海許多國家過去數千年來曾受塔爾多的深刻影響,無論是和平的交流或血腥的爭戰。下面簡述塔爾多與受其影響最深刻的幾個國家間的關係。

艾巴薩羅姆
許多艾巴薩羅姆居民的祖先來自塔爾多,他們後代有不少人執掌艾巴薩羅姆的權勢地位並與他們祖國保持聯繫。兩國保持長久的盟約,塔爾多強大的海軍保護這座島國免於海盜劫掠,但塔爾多認為自己與艾巴薩羅姆同屬阿茲蘭特人的後裔,一些人出於過往的歷史淵源有意正式兼併艾巴薩羅姆。

安多安
安多安比起其他地方更致力於抹除塔爾多過去的影響。雖然人民議會是以塔爾多的參議院做為模型,愛好自由的安多安人對塔爾多的貴族制度毫無好感。鷹騎士、灰海盜、與外交官都致力於在塔爾多傳播民主的種子,但他們必須低調行事,畢竟塔爾多是安多安極為重要的商貿伙伴。

切利亞斯
地獄帝國與塔爾多維持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切利亞斯很大程度地繼承塔爾多複雜的官僚系統與階級制度。儘管兩國存在相似之處,切利亞斯認為塔爾多的軍隊並非華而不實的紙老虎,阿波羅蓋女王更不敢輕言挑戰塔爾多的海軍。塔爾多也懶得干預切利亞斯的內政,兩國因而維持緊繃的和平局勢,確保兩國各自能在內海東西兩岸稱雄。

卡蒂亞
儘管兩國曾歷經千百年的戰爭,塔爾多和卡蒂亞目前處於相較之下的和平。不過即使在大戰役(Grand Campaign)過後一個世紀,兩國邊境仍維持軍事化的駐防。兩國政府與菁英階層依舊相互猜疑,但不會採取公然的敵對行為,雙方的暗地裡的持續較勁主要透過特務組織,塔爾多的獅子劍以及卡蒂亞的Hatharat來進行。
« 上次编辑: 2018-02-17, 周六 01:10:39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塔爾多的土地&通行塔爾多
« 回帖 #4 于: 2018-02-14, 周三 11:03:10 »
塔爾多的土地
塔爾多現在的疆界僅僅是帝國全盛期的一小部分,即使歷經六千年來的多次動盪與叛亂依舊屹立不搖。因此,塔爾多現在的領土是帝國歷史的核心──作為帝國向外征服時的穩固枝幹,往昔的榮耀深深根植於這片土地。很少內海國家擁有和塔爾多一般悠久而豐富的歷史,更遑論在深林、田野、群山各處留存的歷史遺產。

數千年來,塔爾多的疆界隨著統治階層的聯姻、戰爭、以及買賣土地而不停變換。為解決這種混亂情形,3247年制定國土分區法(Lands Partition Decree)劃定州區與國界,以及變更領土的正式規範。雖然法律上有62個州區,實際運作上是劃為12個州區和2個大省;其餘50個州區都只有幾平方英里的土地,用來授予政治酬庸的大公頭銜。12個重要州區──Avin、Kazuhn、Krearis、里戈斯(Ligos)、Lingian、Moda、北坦達克(Northern Tandak)、歐帕洛斯(Opparos)、珀斯莫斯(Porthmos)、索法拉(Sophra)、坦達克(Tandak)、以及白沼(Whitemarch)──都將在本書詳述。

塔爾多的領土分封與管理十分簡單明瞭。大公統治一個省區,然後分封幾個公爵領。公爵再分郡交由伯爵(count/earl)管領,稱號取決於當地傳統。底下再分封給子爵、男爵、領土伯爵、勛爵、護民官,他們的土地可能只有丁點大且互相重疊。當地貴族有權力管領自己的領地,只要不太過危害自由民的利益(帝國憲章中定義自由民是能自由遷徙並受法律保護的人民)。但對格外具有聲望、權勢、或財富的貴族來說,即便在領地上實行暴政也不會受到太認真的責難。

只有貴族擁有土地,但平民可在各貴族的土地上遷徙,這使得貴族必須給予人民一定的自由,留在他們的土地上工作。平民需要向當地貴族交付稅金,貴族再把稅金層層上交,最後進入大親王的寶庫。有些公爵和伯爵會在這筆上貢外直接向人民徵稅,經常導致人民經濟困頓並積欠一大筆債款,被迫不斷為貴族工作。貴族通常以金或銀上貢,而平民通常繳納一部分的收成或以勞役代稅。

帝國核心州區之外的土地建立為行省,通常被認為是“未開發”地區,人口稀少且地處邊鄙,未曾沐浴帝國的榮光。再過去,這些地區多被劃為殖民地(包括安多安、切利亞斯、伽爾特、以及終焉之牆),但現在還隸屬塔爾多的地區,包括瓦杜蘭森林和世界邊沿山脈是因為土地崎嶇或民風剽悍而無法有效統治,卻又因為豐富的物產而不可割捨。皇帝指派總督(通常由至高大公或大公兼任)管理邊陲行省;這些總督比其他大公對掌管的土地有更多權限,畢竟那兒的人不算是真正的帝國公民。總督將底下土地分封給侯爵,以年度進貢宣示效忠,使帝國法令與統治權及於遠離首都的邊遠地區。

通行塔爾多
雖然塔爾多疆域遼闊並涵蓋複雜的政治與人群,穿越國境並不是太過艱難的旅程,之後再轉由崎嶇山路或森林小徑前往其他鄰國。塔爾多曾是文明中心的輝煌之地,帝國四千年前修建的道路至今仍然四通八達。古塔爾多人經過溪澗時,便有了橋樑;經過山丘時,便將其夷平。因此,塔爾多的道路筆直寬敞,並經過良好的鋪設,甚至用魔法強化過。在塔爾多主要聚落間(小城鎮以上)的旅行幾乎都沿著大路而行。
塔爾多密布的運河同樣是國家強盛與技術精密的傑作,雖然這些人工水道比起人員輸送,貨運功能要更為突出。
高超的工程技術和保護性魔法也無力防止強盜在陸路或運河上的大肆劫掠,塔爾多道路上的盜竊和攻擊事件(尤其是在夜間)成為令人頭痛的難題。有錢的城市會雇傭護衛並持續掃蕩路上的盜匪,但貧窮地區就對這樣的情況愛莫能助。商人和貴族即使走在安全地區,也幾乎都雇用護衛。
« 上次编辑: 2018-02-27, 周二 09:30:23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居民
« 回帖 #5 于: 2018-02-14, 周三 11:04:26 »
塔爾多的居民
隨著塔爾多疆界的變化,也深深影響國內的民族組成。雖然塔爾多的民族與通用語傳布到整個內海地區,國內本身也匯聚阿維斯坦各地、甚至遙遠大陸的種族。

塔爾多人
塔爾多最主要的人群是以國家命名的塔爾多人。在阿茲蘭特帝國滅亡後,塔爾多人與迦倫德人、柯萊士人、以及卡利德人的頻繁通婚下,現代塔爾多人的民族特徵已經淡化,有著多種不同的頭髮和瞳孔顏色。塔爾多人通常有與卡利德人類似的黃褐色皮膚,以及捲曲濃密的暗金色、棕色、或黑色頭髮。他們的眼珠顏色各個不同,但紫色眼珠的阿茲蘭特後嗣在塔爾多比切利亞斯更少──不能不說是帝國的悲哀。
塔爾多人通常被看作自負高傲,但同樣辛勞工作。他們的成就無所不包──無論是政治、藝術、建築、語言、和宗教領域──隨著他們的野心與自負傳揚到整個內海,甚至讓人忽略這其實伴隨著武力征服。
塔爾多人在人群中總是充滿自信,甚至有些自負,並總能洞穿其他人的思緒。這種自信有時令人生厭,但他們也知道並接受這個世界不在以他們為中心的現狀。

其他人類
塔爾多的諸多大都市、對外征服的歷史、以及世界性貿易為帝國帶來幾乎所有的人類民族。一個天洲裔家族可能已經在同一片土地耕種一千年,而貴族家庭可能混雜了莽吉血統,作為他們祖上曾參加探險軍的證明。無論出身為何,這些家族在文化上與血緣上都視自己為尊貴的塔爾多人,而他們多樣化的血統則建構起帝國強盛的主心骨。

切利亞斯人:作為塔爾多人的支系表親,切利亞斯人在帝國各地生養眾多。雖然雙舌征服戰已過數百年,一些塔爾多人仍將他們看做可疑的叛徒。
迦倫德人:在艾巴薩羅姆建立前,奧斯里昂一直是塔爾多最重要的貿易伙伴,用奧斯里昂的寶石與石材交換塔爾多的水果、麥酒、和木材。許多古老的貴族與奧斯里昂和蘇比亞世代通婚,來鞏固貿易關係或繼承位於艾巴薩羅姆的土地,讓迦倫德人與他們的傳統在塔爾多統治階級間具有非凡的影響力。
柯萊士人:即使歷經超過一世紀的和平,對南方鄰國的不安猜疑仍瀰漫在塔爾多文化。由於過往的戰爭經歷、以及近乎迷信的過時宣傳,即使到了現在,帝國內的柯萊士家庭仍備嘗艱辛。十分諷刺的是,在卡蒂亞為禍最大的南部地區,住著為數眾多的柯萊士人,他們所受的猜疑比起其他地方要少得多。
卡利德人:塔爾多的擴張消滅阿維斯坦大部分的卡利德人王國,但也使被征服的卡利德人融入帝國社會。現在,許多卡利德人視自己為驕傲的帝國公民,甚至成為貴族。然而,那些住在瓦杜蘭森林的卡利德人,仍在蔓生木德魯伊的領導下反抗塔爾多。叢林條約(Wildwood Treaty)緩和了大規模衝突,但偶爾仍能聽聞瓦杜蘭的卡利德人引發的叛亂或暴力事件。
烏爾芬人:數百年前烏爾芬衛隊的建立讓許多烏爾芬旅行者及商人來到帝國境內。不少烏爾芬人會在參加烏爾芬衛隊前先適應塔爾多的生活,並選擇在新的土地上定居,因為他們愛上了這裡──或者是因為他們沒有回去的旅費。

其他種族
雖然人類構成帝國人口的絕大多數,塔爾多四通八達的交通和貿易也吸引了許多遠道而來的種族。

矮人:塔爾多的矮人大多聚集在馬赫托(Maheto)城,製作軍隊使用的金屬武器。其他矮人則散布在世界邊沿山脈的礦業城鎮或在其他大城市擔任商人、鐵匠、或翻譯官。雖然人數不多,矮人在塔爾多社會適應良好,而帝國也通過他們與五王山脈建立友善的外交關係。
精靈:塔爾多依舊對2632年失去奇奧尼的統治權耿耿於懷,並且認為精靈的”森林魔法”與蔓生木德魯伊太過相似,導致帝國與奇奧尼長年不睦。絕世者(Forlorn,在人類社會長大的精靈)發現塔爾多四面環繞森林,而帝國的貿易網絡能提供奇奧尼缺乏的物資,因此還是有許多精靈越過邊境來到塔爾多,甚至建立永久性的聚落。
半精靈:居住在塔爾多的精靈千百年來與人類的婚配,在上層階級中產生為數不少的半精靈,實際上大多數半精靈都流著貴族血統。少數家族將他們視為雜種,禁止他們接觸家族事務──通常是以可觀的財產交易使他們遠離家族核心。
半身人:作為塔爾多為數最多的非人類種族,半身人跟隨阿茲蘭特帝國向東開拓的腳步四散各地。許多半身人在丘陵地區建立小型聚落,或是在人類莊園工作;幸運的是,塔爾多並不像切利亞斯有著奴役這些小傢伙的傳統。
其他:塔爾多與奧羅登教會的關係在這片土地上降生為數不少的神裔,他們的血統大多可追溯到數千年前的貴族階層。塔爾多的神裔傾向運用他們的身分,晉身到上層階級或取得其他方面的影響力。同時,塔爾多綿長的海岸線與海上強權的歷史背景也吸引了許多半魚人,尤其是在海岸和一些大城市。這些半水棲居民傾向避免受人注意並隱身於人類社會,有時會擔任碼頭工人或船員的工作。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宗教
« 回帖 #6 于: 2018-02-14, 周三 11:05:26 »
塔爾多的宗教
塔爾多人多半是虔誠的信徒,家中大多設置獻給一位或多位神的祭壇,在家族的每日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農民祭拜埃拉斯蒂爾、藝術家和表演者遵奉紗琳、貴族和商人則可能信仰阿巴達爾。總體而言,阿巴達爾、凱登.凱利恩、以及紗琳的信仰最為普遍,他們的神殿與塑像帶有濃厚的塔爾多風格,而凱登.凱利恩在通過星石試煉前就是一名塔爾多人。其他神的信仰也同時存在(塔爾多在軍事擴張與貿易網絡中匯聚多樣的文化,塔爾多文化也藉此傳播到阿維斯坦各地),但這些信仰的普及度都不及所謂的”塔爾多神系”。卡莉絲翠、黛絲娜、埃拉斯蒂爾、古拉姆、艾奧梅黛、義洛里、法拉茲瑪、內西斯、洛瓦古格、莎倫萊、托拉格的教會和牧者相較要少一些,但也不是沒有。擁有較多信徒的次級神包括庫爾吉斯(Kurgess)和澤弗斯(Zyphus);在邪神之中,厄加圖婭深受放浪形骸的貴族崇拜,而洛瓦古格和拉瑪什圖的信徒則在憤世嫉俗的平民中較為常見。

直到一個世紀以前,塔爾多對奧羅登的信仰超過上述所有神衹。最後的阿茲蘭特人(奧羅登)最初的信仰中心位於歐帕拉,但早已轉移至切利亞斯。儘管如此,塔爾多人仍維持奧羅登的信仰並將其視為塔爾多的守護神。直至今日,奧羅登的神像還遍及全國各地,但祂的聖典、儀式、以及信徒正逐漸凋零。即便奧羅登已經死去,祂的神殿也依然留存,更像是提供社區服務的慈善機構。不少奧羅登的牧師選擇擁抱奧術,他們認為只是權宜之計。雖然他們信仰的神已遠去,一些塔爾多人致力收集逝去信仰所遺留的文物,特別是在奧羅登死前加持過的魔法物品,期盼奧羅登殘存的神力能撫平他們的內心、回應他們的祈禱。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歷史
« 回帖 #7 于: 2018-02-14, 周三 11:07:51 »
歷史
整個內海很少有國家擁有和塔爾多一般悠久的歷史,也未曾有過第一帝國過往的巨大影響力。塔爾多帝國曾經統治世界邊沿山脈到阿卡迪亞洋之間的廣闊領地,它的影響力甚至達到卡斯馬隆與迦倫德北部。塔爾多如今已逐漸衰敗,但仍有能力影響整個內海的發展與命運。塔爾多的歷史甚至可追溯至奧羅登成神並創造艾巴薩羅姆之前。

在痛苦之年早期,人們開始在星殞之災後重建家園時,阿茲蘭特遺民後裔首先在內海東北登陸。他們向東征討獸人以及數量龐大的卡利德部落,這批人開始在瓦杜蘭森林周圍建立城邦。隨著時光流逝,他們逐漸融合迦倫德人、柯萊士人、以及卡利德人血統和文化,因此這些塔爾多人的先祖很難說是正統的阿茲蘭特後人,而古代帝國的文化、信仰、魔法、以及傳統也早已淹沒在時間的長河。塔爾多人於是自成一脈,刻苦耐勞而野心勃勃,他們的城邦逐步發展。

之後數百年間,這些東部城邦(現在的卡索米爾、歐帕拉、和茲瑪爾)保持獨立,偶有爭戰及往來,各自保持獨特的文化。在-1293年,歐帕拉的塔達利斯大親王(傳說認為他在從軍前在坦達克平原由野生獅子撫養),歷經12年的征伐成功統一各城邦。塔達利斯憑藉優勢武力、戰術素養、以及幸運眷顧,首先攻滅幾個威脅最大的鄰邦,然後順勢吞併距離較遠和較弱小的城邦。在首任皇帝漫長統治期間(直到他在-1144年死去),塔達利斯公國完成統一,建立塔爾多帝國,結合各邦之力對抗野蠻民族並開始探索未知的世界。

塔爾多花費數個世紀征服邊境土地,與豺狼人、狗頭人、和獸人爭戰擴充帝國的財富。帝國在-632年面臨第一個真正的威脅,一頭稱作泰拉斯奎巨獸的拉瓦古格子嗣毀滅了東方的寧沙布爾(Ninshabur)帝國,並在世界邊沿山脈挖出巨大的裂隙,形成珀斯莫斯裂口。這頭野獸的甦醒為整個世界降下毀滅,將歐帕拉和許多塔爾多城市夷為平地,然後繼續肆虐阿維斯坦各地。泰拉斯奎巨人幾乎摧毀了塔爾多,在之後兩個世紀間,更歷經多次饑荒和持續不斷的反叛。但塔爾多在這段期間也動用大批人力修建下水道、運河、以及大道解決民眾的生計問題--並使軍隊得以迅速行軍,鎮壓各地的反抗。

塔爾多的建設成果在艾巴薩羅姆建立前的一個世紀面臨真正考驗,隨著帕迪沙帝國西征,柯萊士軍隊入侵塔爾多南部邊境,在-43年劃入卡蒂亞的統治。在數十年談判無果後,塔爾多與卡蒂亞-4AR在南部邊境開戰,史稱烏爾法戰役。這場長期戰爭並沒有人贏得勝利,雙方對所屬領土的統治變得更加牢固。

五年後,隨著奧羅登將星石從內海海底升起的奇蹟(成為寇托斯島),他因而登基為人類之神。阿茲蘭特文化與血統再次復興,奧羅登的信仰很快普及各地。塔爾多以奧羅登的傑作作為自己承繼阿茲蘭特的證明,在歐帕拉建立起奧羅登的信仰中心。

在阿茲蘭特文化復興的世代,塔爾多開始組建大探索軍(Great Army of Exploration,之後被歷史學者稱為第一次探索軍)征服未知之地。第一次探索軍由富有雄心壯志的珀斯莫斯將軍率領(他所征服的裂口、河流、甚至州區都以他為名),在37年從賽倫河出發。珀斯莫斯率領的軍隊摧毀了瓦杜蘭森林中,德魯伊腐化魔法建構的格羅斯會,接著沿賽倫河而上,最北來到現今河域諸國南部的七拱鎮。塔爾多在115年正式兼併瓦杜蘭森林到七拱鎮的土地,建立伽爾特省。接下來四百年間,探索軍陸續征服現在屬於伽爾特、奇奧尼、拉茲米爾、以及河域諸國南部的土地,在恩卡坦湖沿岸戰略要地建立軍事與貿易前哨。

在艾巴薩羅姆建立的第六個世紀前夕,塔爾多再次派遣第二次探索軍,從恩卡坦湖北上。此時,帝國已在湖畔建立強盛的經濟與貿易關係(主要是與在黑暗之年就世居當地的卡利德人與瓦瑞西亞人)探索軍抵達現在稱作終焉之牆與烏斯塔拉夫的土地,但最終受阻於貝爾克澤恩的獸人而停止西進的腳步。第二次探險軍轉而向南攻占現在的摩爾蘇恩與涅瑪薩斯,但也因補給缺乏和當地人的頑強抵抗無法繼續前進。

在接下來近一千年間,塔爾多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國內事務,此時大量居民前往新興的寇托斯島尋求更好的生活。部分是對這樣處境做出回應,1520年寇蘭將軍率領第三次探索軍沿內海北岸向西,把塔爾多的疆域拓展到阿卡迪亞洋沿岸。探索軍建立港口城市與奧羅登拱橋作為西方屏障,並已將軍的榮耀為這座城市命名為寇蘭廷。寇蘭接著以這座新城市為據點,採取與第二次探險軍相反方向,向北進入摩爾蘇恩,花費幾十年時間在當地建立補給要塞,與恩卡坦湖南岸連為一體。

塔爾多又花費百年時間鞏固帝國西部與恩卡坦湖之間的連繫,而直到卡斯塔洛斯將軍率領第四次探索軍將伊斯格爾和安多安北部納入版圖始告完成。千里沃野的安多安在1707年正式成為塔爾多的行省,當地卡利德人不斷發動反抗殖民者的叛亂,導致阿斯珀德山脈(Aspodell Mountains)及周圍的土地成為塔爾多最為紛擾的邊境。這場對抗阿維斯坦中部的卡利德國家,稱作阿斯珀德戰役(Aspodell Campaign)的戰事持續到2133年,第七次探索軍屠戮伊斯格爾部落──反對塔爾多統治的部落中,勢力最強的一個。這片安多安與摩爾蘇恩之間新成立的保護領,以曾經的部落為名,稱作伊斯格爾。塔爾多之後又持續400年對抗”野蠻愚昧”的卡利德部族的戰爭,現代卡利德人將其看作民族力量與堅毅的見證。

塔爾多在21世紀繼續發動兩次探索軍拓展帝國疆域。第五次(2009-14)向北攻占羅斯特蘭(Rostland)與以西亞(Issia),來到霧紗湖畔;第六次(2080-89)甚至遠至迦倫德北部。兩次探索軍都配備一具名為破世者(Worldbreaker)的巨大魔法攻城武器,大幅減少沿路遭遇的抵抗。儘管掌握優勢,第六次探索軍最終沒能讓塔爾多在伽倫德站穩腳跟,主要是由於在2089年的納吉薩戰役遇上猩猩大王的軍隊。猩猩大王和恰勞卡(charau-ka,像人猿的怪物)從敗軍手中奪取了破世者,伊雷斯托斯.馬布蘭將軍只能率領少數殘餘軍隊狼狽逃回內海。歷史學者普遍同意這次恥辱性的失敗(帝國過度擴張而無力維持邊區治理的結果)標誌著塔爾多的衰落。

塔爾多長年南征北戰期間,東南方的長年宿敵卡蒂亞也持續穩步發展。對於歐帕拉和珀斯莫斯和以南的塔爾多人來說,柯萊士帝國一直是他們的心腹大患,隨著帝國朝阿維斯坦的擴張和掠奪變得更加嚴峻。然而,卡蒂亞只是帕迪莎帝國的西部轄地;塔爾多在經濟和軍事上的實力還在其之上。雙方的緊繃關係有時會升級成小型武裝衝突,甚至是持續一兩年的戰爭,但都不足以形成全面性的規模。塔爾多南部邊境戰火頻仍,迫使許多人離開家園尋求庇護。

1553年,卡蒂亞總督澤希斯特一世宣布成為卡蒂亞的世襲(而非任命的)統治者。作為交換,他把外交權移交給帕迪莎任命的官員,但他還是與塔爾多大親王烏利諾斯三世簽訂和平協議,結束兩國間的冷戰。這段平靜時期被稱作烏利恩和平(Urian Peace),持續超過2500年。

烏利恩和平沒能挽救塔爾多免於衰敗與內亂。2632年,第一批精靈通過索維瑞安之石(Sovyrian Stone)重返奇奧尼,把塔爾多勢力擊退到賽倫河東岸。整整一個世紀後,一場稱作窒死症的疾病從艾歐巴瑞亞擴散,重創塔爾多的人口,尤其是在帝國心臟地帶。2920年,一場大地震重創塔爾多和卡蒂亞,多座城市遭到掩埋,數萬人喪生。之後的多次重建使遺跡深埋於地下,形成塔爾多城市底下廣闊的地底網絡,成為罪犯與怪物的溫床。一些塔爾多貴族任為地震是卡蒂亞信奉拉瓦古格,並打算釋放這頭毀天巨獸的證明。但帝國當時比起抓替罪羊,更著重在重建工作,為避免因仇外而危害得來不易的烏瑞恩和平,這些意見大體上被當局所無視。一些貴族組成了純白門衛(White Wardens),打算徹底毀滅卡蒂亞。拉莫克五世(Remoque V)大親王剝奪純白門衛成員的爵位與財產並將他們放逐,才免於與卡蒂亞的戰爭。接下來數百年間,無數為著榮耀或利益策畫攻擊卡蒂亞陰謀的貴族仍持續動搖脆弱的烏瑞恩和平。

其中一次後續陰謀包括利用傳說中的秘龍寶珠(orb of dragonkind),在3660年時引起金屬龍失去理智的狂怒,差點毀滅整個帝國。接下來12年龍瘟(Dragon Plague)期間,多座城市被毀,上千人喪生,直到塔爾多英雄斬殺這些狂怒巨龍才告平息。來自阿維斯塔各地的色彩龍之後仍受到神器殘餘力量的吸引,沿續百年的混亂,並使屠龍至今仍屬塔爾多文化絢爛的色彩。貴族家庭時常吹噓他們先祖當年是如何獵殺巨龍、奪取寶藏、甚至組織巨龍狩獵(結果通常是悲劇收場)。

3754年,塔爾多發動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不是針對卡蒂亞而是抵禦默語暴君對恩卡坦湖西北的侵略。這支稱作閃耀遠征軍的部隊匯聚內海各地的軍事精英,但也導致帝國和其他國家犧牲無數性命與財產。遠征持續超過150年,最終在塔爾多的阿尼森特將軍(General Arnisnat)帶領下消滅了默語暴君。這支奧羅登的奧澤姆騎士在閃耀遠征的勝利起到關鍵作用,在曾經的殖民地建立終焉之牆保護領,隨時監視巫妖位於絞首塔的監牢。

隨著屠龍與閃耀遠征的時代落幕,烏瑞恩和平也在4079年卡蒂亞入侵時畫上句點。卡蒂亞軍隊攻占茲瑪爾,將它與其他幾座塔爾多南部城市夷為平地,使整個帝國為之震動。塔爾多將這場與卡蒂亞之間延續五百年的戰爭稱作偉大戰役(Grand Campaign),塔爾多在南方戰場並未讓卡蒂亞輕易攻城略地,卻失去所有賽倫河以西、雲霧峰以北的土地。帝國領土的大量喪失不是因為戰爭,而是與卡蒂亞戰事之際的殖民地獨立。這些殖民地對他們在龍瘟時付出大量重建費用,以及支持曠日持久的戰爭早就積怨已深。

切利亞斯總督雙舌阿斯佩克斯首先發難,他宣布切利亞斯省獨立並自立為王。他起初聲稱擁有賽倫河以西、內海沿岸的土地,後來更在雙舌征服戰中以武力攻占伊斯格爾與伽爾特。終焉之牆在戰爭中宣布中立而獲得獨立;伽爾特以北的土地則分裂為爭戰不休的河域諸國、羅斯特蘭、以西亞。短短十年間,塔爾多帝國面臨巨變,領土只餘全盛時期四分之一。

偉大戰役落幕前3年,奧羅登的殞落讓帝國陷入更加萬劫不復的混亂。塔爾多派出第八次探索軍想要尋回人神的榮耀──卻不意遭遇海上風暴,選擇在天下登陸。探索軍的生還者在當地建立阿瑪南達殖民地,遠離母國卻也因而讓塔爾多文化在世界彼岸綻放光芒。但這也無力阻止塔爾多數千年來的衰敗。

塔爾多年表
-1281AR 歐帕拉的塔達利斯將軍征服內海沿岸的獨立城邦,統合為塔爾多,即位首任皇帝。
 -632AR 泰拉斯奎巨獸撕開珀斯莫斯裂口(Porthmos Gap)並毀滅了歐帕拉。
  -78AR 柯萊士軍隊開始攻占位於帕斯曼河(Pashman River)沿岸的塔爾多南部領地。
 -43AR 柯萊士的帕迪莎帝國征服拉丹河(River Laden)沿岸的土地,正式併入卡蒂亞的統治。
  -4AR 卡蒂亞與塔爾多的領土爭議,造成兩國間首次邊境衝突:在白色山道(White Pass)周邊展開的烏爾法戰役(Battle of Urfa)。
   1AR 奧羅登把寇托斯島從海底升起,登基成為人神,以歐帕拉做為祂的信仰中樞。
  37AR 第一次塔爾多探險軍,在珀斯莫斯將軍率領下,摧毀了瓦杜蘭森林德魯伊的格羅斯會(Goroth Lodge),並在賽倫河北岸建立七拱鎮(Sevenarches)。
 115AR 伽爾特省建立。
 499AR 第二次探險軍推進到恩卡坦湖西北之地,深入烏斯塔拉夫。
 1520AR 第三次塔爾多探險軍,在寇蘭(Coren)將軍率領下,征服了內海北岸,最遠抵達寇蘭廷並在該地建立城市。
 1553AR 大親王烏利諾斯三世(Urios III)與澤希斯特一世(Xerbystes I)總督簽訂兩國間的和平協定。烏利恩和平時期開始。
 1683AR 第四次探險軍將後來稱作安多安和伊斯格爾的土地繪入地圖,並宣稱擁有該領地的主權。
 1707AR 安多安省由卡斯塔洛斯(Khastalus)將軍正式建立。
2009-2014AR第五次探險軍製造名為破世者(Worldbreaker)的魔法工程兵器,將河域諸國與布雷沃打退到霧紗湖以北。
 2080AR 伊雷斯托斯.馬布蘭(Erestos Marburran)將軍率領第六次探險軍開始探勘迦倫德北部。
 2089AR 第六次探險軍在納吉薩(Nagisa)遭猩猩大王(Gorilla King)擊敗,丟失了破世者;塔爾多開始衰落。
 2133AR 第七次探險軍在伊斯格爾屠殺尋求獨立的卡利德部落並建立伊斯格爾保護領(Protrctorate of Isger),以確保通往杜魯瑪的商貿。
 2632AR 精靈重返奇奧尼,把塔爾多居民與野獸驅逐到賽倫河東岸。
 2742AR 一種稱作窒死症(Chocking Death)的疾病從艾歐巴瑞亞擴散,重創塔爾多以及阿維斯坦其他地區的人口。
 2920AR 一場大地震重創塔爾多與卡蒂亞,上萬人喪生、多座城市被夷為平地;一些塔爾多貴族認為這是卡蒂亞崇拜洛瓦古格並打算將這頭洪荒巨獸從囚牢中釋放的證據。
 3007AR 切利亞斯成為塔爾多的一省。
 3129AR 賈魯恩(Jalrune)大親王被卡蒂亞刺客暗殺;他的繼任者,海洛特一世(Hyrotte I)大親王建立烏爾芬衛隊保護自己。
3660-3672AR一場稱作龍瘟(Dragon Plague)的災難肆虐塔爾多北部,巨龍對當地的破壞使當地成為生人勿禁的荒野。
 3754AR 塔爾多發動閃耀十字軍對抗巫妖塔爾-巴風和他的亡靈軍團。
 3827AR 塔爾-巴風被擊敗並囚禁在他過去的堡壘──絞首塔。
 3828AR 奧澤姆騎士建立終焉之牆,受塔爾多之命負責看管絞首塔。
 3841AR 叢林條約訂立,允許瓦杜蘭森林實施自治。
 4079AR 卡蒂亞在帕迪莎帝國爭奪繼承權陷入內亂之際入侵塔爾多,占領了茲瑪爾(Zimar)。
 4080AR 卡蒂亞入侵者在灰燼之夜(Ember Night)將茲瑪爾及周邊的土地付之一炬,使當代塔爾多人同樣喚起和先祖同樣對卡蒂亞的憎恨。
4081-4089AR雙舌征服戰;雙舌阿斯佩克斯(Aspex the Even-Tongued)總督利用卡蒂亞入侵的混亂局勢,宣告切利亞斯脫離塔爾多統治,自立為王,將賽倫河以西之地劃入切利亞斯治下。他隨後憑藉武力攻占伊斯格爾與伽爾特省。終焉之牆在內戰中選擇中立,成為實質獨立國家。
 4082AR  塞多努斯三世(Cydonus III)大親王因無法償還債款,被憤怒的貴族毒殺。他的繼承人貝爾丹一世(Beldam I)聲稱卡蒂亞特務是謀害先王的兇手。
 4083AR  卡蒂亞軍隊抵達珀斯莫斯河,卻敗給他們連戰皆捷的塔爾多軍隊,這場戰役稱作伽爾萬大屠殺(Ghervan Massacres)──也是綿延數百年的戰爭中,卡蒂亞推進最北的版圖。
 4217AR  黃舌病(Yellowtongued Sickness)在塔爾多肆虐。
 4328AR  在擋下卡蒂亞入侵250年後,塔爾多發動天階進攻(Heaven’s Step Offensive)入侵卡蒂亞,但隨著柯萊士帝國加入戰局並支援卡蒂亞而告失敗。
 4528AR  斯塔維安一世大親王以與卡蒂亞的戰爭為藉口肅清反對他的莎倫萊教會。在這次大清洗(Great Purge)期間,他將莎倫萊信仰定為犯罪並關閉所有神殿。
 4603AR  塔爾多與卡蒂亞宣告停止持續五個世紀的戰爭;阿維斯坦與科萊士的貿易重新開放,莎倫萊信仰也恢復合法。
 4606AR  歐弗利亞.阿瑪南達(Orphyrea Amandar)將軍率領的第八次探險軍,出航尋找海外的新領地;奧羅登殞落。
 4608AR  第八次探險軍在天下的深汶登陸;探險軍向內陸征服,攻占神藻城(Kamikobu)並建立名為阿瑪南達的塔爾多海外殖民地。
 4667AR  伽爾特爆發紅色革命。大批貴族逃入塔爾多。他們除了名號一無所有,淪為流落民間的落魄貴族。
 4689AR  塔爾多組建一支新海軍,對卡蒂亞貿易船隊展開私掠。
 4717AR  現時起始之年。
« 上次编辑: 2018-02-21, 周三 21:02:23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各州區
« 回帖 #8 于: 2018-02-14, 周三 11:08:55 »
亞溫Avin
作為塔爾多最北方、面積最大的州區,亞溫領地從迷霧峰沿天墜河而下,西迄瓦杜蘭森林。這片領地以亞溫.德姆伯雷爵士(Lord Avin Demburray),帝國早期統治這片領地的首任大公爵得名,居民多半是農夫、牧場工人、手工業者(集中在岩瑪斯)、以及全年絡繹不絕的季節性商旅。
亞溫過去是人馬、豺狼人、拉米亞女妖、以及食人魔的家園,它們互相殺伐,給了塔爾多人趁隙而入的機會。塔爾多統治者在這裡建立全國最精銳的騎兵:塔爾多騎兵團,來迎擊荒野中的危險,保護這片地區。現在,人馬和食人魔已被驅趕至邊遠之地,豺狼人偶然會集結成群襲擊領地,騎兵團便需要迅速出動予以致命打擊。拉米亞女妖的下落成謎,但當地迷信指稱這些女怪以人類偽裝繼續在陰影中獵殺市民,甚至滲透到貴族之中。事實上,亞溫已經許久無人見到拉米亞女妖的蹤影,但一些家庭還是會在新月夜獻祭一些生肉祈求飢渴的女妖不要吞噬他們。
亞溫作為塔爾多重要的糧倉,經濟高度集中於農牧業。生產供應整個塔爾多的小麥,運送至卡索米爾。由於糧食貿易與強大的塔爾多騎兵,亞溫雖地處偏遠仍有不凡的政治影響力。

鮑雷格谷(Braughleigh’s Hollow):鮑雷格谷位於雲霧峰山腳,遠離道路和州區的主要聚落,被迫遷徙的食人魔在這裡隱密的生活著。千年以前,這些巨人橫行鄉野,與塔爾多軍隊發生激烈的戰事。但如今,食人魔部落退縮至山麓一隅,無法越過山谷以南。雲霧峰的部族在鮑雷格谷進行貿易,甚至競逐配偶。雖然活動區域受限,食人魔要捕獲路過的人類(還有他們身上的值錢玩意)仍是輕而易舉,而有謠言指出在岩馬斯或北坦達克一些不擇手段的貴族和罪犯也會前來採購新的”奴僕”,或者把不受歡迎的的人賣給食人魔。當地人都知道這個人口買賣市集,但由於盤踞此地的食人魔,當局選擇視而不見,反而譴責那些受害者冒險進入食人魔的蠻荒之地是咎由自取。

斷橋(Broken Bridge):這條古老橋梁得名於岩馬斯與瓦杜蘭分叉間的同名河流(斷橋河)。龍瘟肆虐時,一頭銀龍摧毀了舊橋。當地人沒有重建橋梁,而是保留舊橋作為遺跡,在旁修建一條較小的木橋。他們也用舊橋的一些石塊,在岸邊建造小堡壘,護河隊能從那裡觀察水道的狀況。舊橋遺址僅存寬闊河道上的橋墩與樁柱,一些作死的年輕冒險家會爬上橋塔遺跡,然後跳過一個又一個石塊渡河,但這樣極端危險的創舉只在都市傳說中聽聞有人成功。

雲霧溪(Fog Creek):除了發源於雲霧峰,更以寒冷水流經過溫暖而艷陽高照的平原時,從冷水中升起的霧氣得名。雲霧溪是斷橋河最主要的上游支流,在其流域還有數百條山澗小溪。冬季時只有涓涓細流,但在春夏山區融雪之際,水位暴漲甚至淹過堤岸。斑腹鱒魚和瓦杜蘭鮭魚此時會大量湧入河中,為漁業提供良好的條件,並將煙熏和糖漬魚販賣到塔爾多各地。由於周期性洪水,雲霧溪沿岸沒有形成較具規模的聚落,但附近的十幾個漁村足夠提供當地季節性漁民所需的住宿、食物、和娛樂。
秋天河水開始退去時,大部分城鎮居民會遷徙至岩馬斯避冬,只有少數意志堅定的管理人留下來維護村莊,驅趕昆蟲和不速之客。雖然他們盡職努力,一些居民在春天回來時會發現村莊被盜匪或更糟的東西占據,他們就需要尋求當地警備隊的援助。由於警報隊人手匱乏,他們會招募人手處理這些每年例行事務,讓年輕冒險者獲得穩定的工作機會。

警醒駐所(Vigil’s Rest):這座位於亞溫東部邊境的小哨站是商隊離開州區進入凶險的呼嘯平原前,能夠得到塔爾多騎兵保護的最後據點。雖然騎兵團沒有在這裡維持永久性的武裝,仍隨時有至少一隊騎兵在主要商道附近巡防。雖然比起岩馬斯的喧囂市集,需要重新補給和雇請額外護衛,一些商隊也會選擇在此交易──躲避塔爾多的稅收和監管。
一隊獅子劍秘密被安插在警醒駐所,他們藏身馬廄、喧鬧會堂和無數水煙酒吧中。近年來派駐在此的獅子劍越來越多,讓一些商隊主抱怨他們總有雇員到了警醒駐所就莫名失蹤。他們大都認為那些來自卡斯馬隆的司機、馬伕、和護衛是到了塔爾多的土地後違反合約逃跑了。但事實上,很大部分失蹤者是落入獅子劍的手中,他們帶走這些外國勞工進行審問。他們從這些毫無身分地位的卡斯馬隆藍領工人身上看到了什麼危險,依然是個謎團。

岩馬斯(Yanmass):瓦杜蘭森林以北最大的塔爾多城市,岩馬斯是繁榮的貿易中心,連結塔爾多與卡斯馬隆中北部的商貿。岩馬斯有時被南方佬謔稱作”帳篷城(Tent City)”,因為狹窄、高牆環繞的城市中心外頭被許多臨時營帳與帳棚搭建的旅店所環繞,使城市規模與人口隨季節性貿易激增。
除了商業與交通功能,岩馬斯也是塔爾多精銳騎兵團的總部。由蕾利森.古溫(General Relyson Gwein,LN 女性人類望族3/騎士11)統領的塔爾多騎兵團包括馬兵和象兵,後者主要用於儀典,或是開闢新路、堡壘、和其他公共建設的工程。塔爾多騎兵隨時準備從岩馬斯出兵支援帝國各處的軍隊(尤其是鄰接卡蒂亞的南部邊境),並在東邊的坦達克平原和呼嘯平原巡防。
岩馬斯是亞溫州的首府,博伊斯.蘭吉亞納大公爵(Grand Duke Broyse Rengiana,N 男性人類望族8)在他位於城外幾英里的莊園內進行統治。在母親擔任州區長官時,蘭吉亞納曾是塔爾多騎兵的指揮官,他對騎兵團懷有特殊的情感和忠誠,政敵批評他在軍隊付出太多而疏於其他職責。其他人並不知道,大公爵與古溫將軍維持一段長久的祕密戀情──如果曝光將會撼動整個貴族圈與塔爾多騎兵團。大公爵選擇向他的妻子西瑪拉.蘭吉亞納(Zymalla Rengiana,LN 女性人類望族9)表明這段關係──兩人的婚姻是一樁父母在年幼時安排的親事,用以確保兩家的同盟。西瑪拉幫忙遮掩這段不倫,她自己也樂得與幾位隨從發展地下戀情。雖然大公爵的三位孩子身世不明,也沒有貴族深入探究此事。同時,廣為流傳的耳語聲稱古溫將軍的兩個孩子極有可能是大公爵的血肉。這層複雜的政治與情愛糾葛導致繼承權混沌不明,如果將軍與大公爵的關係有所變故,隨之而來的內戰可能使整個州區捲入風暴。
更多關於岩馬斯的信息,請見探索者冒險之路#129:暮光之子

莫達Moda
莫達得益於龐大的塔爾多帝國海軍,而有繁榮的海上經濟,不僅港口絡繹不絕,也是抵禦卡蒂亞入侵的前線。然而,儘管濱海港口蓬勃發展,內陸地區的小村鎮卻只能掙扎求生。州區大部分區域(通常與海岸齊平或低於海平面),曾建立精密的灌溉系統而農業繁盛。但長久以來的疏於維護導致洪水氾濫,大片土地變為濕地沼澤。這裡現在只能種植最頑強的作物,除漁業外,州區的主要出口品包括大麻、稻米、和菠菜,較乾燥地區則有葡萄、橄欖、和葡萄酒。
州區長官,涅斯托.德里狄亞大公爵(Nestor Delriddia,LN 老年男性人類望族3/遊蕩劍客6)是帝國海軍退役上將,以及利頓港的德里狄亞男爵最小的兒子。他在打擊往來歐帕拉與艾巴薩羅姆的歐克諾奴隸船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因而受斯塔維安三世大親王封為大公爵。保皇黨人將大公爵視為塔爾多的精英標竿,鼓舞那些渴望地位、財富、和名譽的人投入塔爾多軍隊。
德里狄亞直接管領高西法,州區首府和他的故鄉。大公爵在海軍的赫赫戰功為他贏得高西法軍官與船員的高度敬重,他也定期與海軍顧問商討邊境和海上安全的問題。作為軍中宿將和小家族旁系,大公爵對權力遊戲不感興趣,並對忸怩作態的社交和宮庭權謀嗤之以鼻。他在海軍服役生涯養成注重責任與效率,把大多數政治權謀看做是不光彩和無用的。其他貴族常在背後攻訐諷刺大公爵,但儘管他們表現不友善的態度,也沒有動搖大公爵的地位,他仍憑藉顯赫戰功維持在政府的影響力。
儘管德里狄亞重視效率,他對海洋投入的關注要比內陸多。他對港口和航路進行良好的管理,也無力阻止內陸地區的衰敗,河流泛濫和負稅讓耕種的田地逐漸荒蕪。許多小貴族掌握這個契機,轉而與大公爵的政敵結盟換取援助。如果這樣的處境繼續下去,大公爵對抗歐克諾海盜建立的功績很可能毀於一旦。

麗景島(Fairview Isle):大公爵的海上莊園位在高西法灣的一座岩島上,可以遠望港口和入港的船。要塞以高牆提供充分的保護,只能從唯一的私人碼頭進入。小碼頭上停著幾艘私人遊艇,多半是大公爵所有。顧問警告大公爵不要獨自出航,這讓他容易成為反對派貴族製造”意外”的標靶,但大公爵認為這是杞人憂天。德里狄亞喜歡花上幾個小時甚至幾天在開放水域行船已是公開的秘密;當地酒館經常吟唱放蕩人魚與美麗半魚人的歌謠,而吟遊詩人也傳唱大公爵以一己之力剿滅歐克諾海盜的傳奇。

高西法(Golsifar):雖然規模比起北邊的慈悲灣要小一些,高西法因為是州區首都和塔爾多皇家海軍的南方港灣,這裡來往的船隻更多、戰略位置和政治地位也更重要。港口隨時停靠數十艘軍艦(以及無數商船和季節性漁船),使得人口倍增甚至增加三倍,而繁忙的海上事務也提供8000人以上的工作機會。
高西法繁榮的經濟完全環繞海港,包括漁民、碼頭工人、造船匠、修帆工、索具工、刺青師、釀酒師、旅店員工、娛樂人員、以及水手。德里狄亞大公爵強力扶植高西法成長為經濟重鎮,即便是犧牲其他領地發展換來的。大公爵幾乎放棄州區其他地方的經營,全力強化高西法與海軍的同盟關係,並提供港口供作海軍基地──這讓市長,札希德.帕薩拉四世男爵(Zahid Passara IV,LN 男性人類專家6)頗有微詞。
大公爵與男爵間的管轄衝突導致緊張的政治對立局勢。帕薩拉男爵的支持者(他們稱自己為釣手[Anglers]),想要讓高西法專注於貿易和漁業,而支持大公爵的海手黨(Sea Hands)則認為城市應該首重軍事發展。多由內陸流離失所的窮人組成的Lubbers,則主張應該關注內陸發展,由於長年受到漠視,他們已經開始把訴求升高到暴力行動。

賈盧恩河(Jalrune River):數千年來,塔爾多與卡蒂亞的國界隨戰爭不斷變化,但目前的國界則是莫達州南部的賈盧恩河。以3129年遭到暗殺(被認為是卡蒂亞刺客所為)的賈盧恩大親王命名,可說是塔爾多與其南方鄰國長年爭戰的象徵。塔爾多與卡蒂亞議定和平條約後,兩國禁止在河上航行海軍,所以塔爾多委由茲伊瑪海盜的“獨立”私掠船襲擊沒有懸掛塔爾多藍綠旗的船隻。河口十分寬廣(最寬處將近30英里),並有大量小水灣和隱密的洞穴,讓茲伊瑪海盜得以橫行無阻。

仁慈灣(Merciful Bay):塔爾多的早期傳說認為是星殞之災的遺民首先在這裡建立摩地法(Modifa)城邦。當時在塔爾多海岸沒有別的聚落,一場巨大風暴席捲而來,迫使嗜血的卡利德人也得向西逃入港口,卻沒有燈塔向航行南岸的船隻警告水下莫測的礁石。上千條無辜的生命無助的迎向死亡,此時天使在海崖上向他們顯現,照耀篝火的亮光,並吟唱一首美麗樂曲使風暴平息。隨著海灣前路照耀,難民船平安入港,他們在那裡躲避風暴和浪濤--沒有損失一個人或一條船。
摩地法隨著塔達利斯皇帝在這片土地的征伐而終結--最後重新建立以海灣為名的新城市--古代遺民在海崖上建立雕像來感謝拯救他們的天使。全部37座天使雕像都作為事奉千年以前拯救他們的各路神明或至高天神使的祭壇。不少祭壇隨著教眾消逝而無人聞問,甚至近代學者也無法從石刻上的符號或名字辨認。
現在的仁慈灣是漁民、水手、和捕鯨者的繁華海濱城鎮。居民仍抱持古老的迷信並多信奉至高天神使伊莉曼查(Ylimancha),近海與漁民的守護者。她神秘的教團在這裡比內海其他地方都要龐大。海港之翼(Harborwing)的朝聖信徒在鎮上建立祭祀她的天使祭壇。她的不同教派--還有其他至高天神使甚至惡魔領主的信徒--在散布這片地區的諸多海洞內進行秘密祭儀。

拉爾福德(Railford):這座衰敗、幾近廢棄的村莊是莫達州內陸地區的縮影。這裡曾是盛產葡萄的肥沃土地,並在歷任男爵領導下經營成功的釀酒工業。但隨著提防決口導致洪水灌入,變為疾病孳生的沼澤後,一切不復從前。新任男爵貝切爾.拉爾福德(Becher Railford,N 男性人類專家3/戰士1)將家族經營的葡萄酒莊改做麥酒,雖然挽救岌岌可危的經濟,卻也讓村莊瀰漫在發酵與燃煤的惡臭中。剩下不多的村民在較乾旱的農地上種植小米,供應酒廠所需。
雖然村民辛勤努力,村莊卻像是受到詛咒一般,周邊土地甚至出現漫遊的行屍。身為前探索者的拉爾福德男爵雖想把酒莊移轉給探索者協會改變當前困境,但協會似乎並不認為這樣的泥濘沼澤比起臨近的高西法甚至仁慈灣更適合建立分部。

歐帕洛斯Opparos
塔爾多繁華首都歐帕拉的所在地,歐帕洛斯是全國人口最多、經濟最發達的州區。全國沒有任何地方像歐帕洛斯累積如此巨大的財富與權勢,匯聚著皇室、議員、以及無數貴族與官僚。然而,歐帕拉的卑微貧民比起卡索米爾、岩馬斯(Yanmass)、和茲瑪爾都要來得多。他們只能在菁英階級殘餘的碎屑中掙扎求生。州區其他地方也和首都一樣貧富懸殊,城市聚集了貴族宅邸、華美的建築、以及雄偉的政府機構。與其相對,貧困而卑微的藝人、工人、和僕役只能窩居城市骯髒的一角。
儘管存在這樣的陰暗角落,無數紀念碑、雕塑、和維護良好的公共廣場向所有居民不斷灌輸帝國的榮耀。雖然歐帕洛斯以犬儒主義、揮霍糜爛、以及政界的勾心鬥角而臭名昭著,卻能將他們的一切行為包上愛國主義的外衣。縱使是犯罪團伙也認為自己是忠誠的塔爾多人,獅子劍更是把對抗外國間諜與罪犯的意志發揮地淋漓盡致,使歐帕拉免受像是斯克札尼這等跨國犯罪組織的影響。
歐帕洛斯有著塔爾多最多樣化而獨立的經濟,包括貿易、工業、手工藝,以及珀斯莫斯河每年氾濫的肥沃土地上的農產。不少塔爾多遠近馳名的葡萄酒與白蘭地也是在這裡出產,以及大麥、無花果、橄欖、石榴。由於地處丘陵岩地,大部分地區不適宜養牛,但放牧了許多山羊與綿羊。此外,漁業也是歐帕洛斯重要的經濟活動,並把漁獲出口到內海周邊各國。

寇贊(Kozan):小城鎮寇贊坐落於歐帕洛斯南部海岸。這裡是塔爾多最古老的聚落之一,並聚集著為數眾多的半魚人。雖然不是一座大城市,也維持了超過六千年──在塔爾多很少有地方的歷史能與其媲美。
寇贊與寇托斯島在政治和經濟上保持緊密連繫。當地半魚人時常與他們在艾斯喀達的同族來往。不少艾巴薩羅姆的塔爾多裔貴族都來自於寇贊並與故土保持連繫,將近半打船隻(大多為這些家族所有)每天往返兩地。寇贊的統治者,溫頓.畢洛斯(Winton Bilos,N 男性人類貴族5)是艾巴薩羅姆的瓦斯提勒家族的表親,並透過這層關係開展寇托斯島沿岸的貿易與漁業。

慕特(Mut):這個城鎮位於慕特岬(Cape Mut)沿岸,城鎮中心矗立一座名為榮耀之炎(Glory’s Flame),400尺高的燈塔。這座燈塔不分日夜地照耀,已經延續超過三千年;傳說認為燈塔地光亮來自一條被第四探險軍殺死的日龍(solar dragon),它那依舊鼓鼓跳動的心臟。塔爾多愛國主義者認為只要榮耀之炎的燈火還在閃耀,塔爾多便能永垂不朽,而這樣的迷信也導致燈塔可能成為叛亂者或政敵的攻擊目標。不少名流、貴族、和學者透過捐款或以魔法加強燈塔的防禦,來提升自己的聲望。目前為止,沒人知道在燈塔內外究竟有多少的守衛、陷阱、和魔法防護。目前,燈塔自身散發著光芒,很少有人真正看過燈塔中心的光源。

舊塞席爾(Old Sehir):與名字相反,舊塞席爾是塔爾多的新聚落,只建立了150年。在從父親手中繼承小筆財富後,大建築師布爾布斯.塞席爾借鑑古代塔爾多的建築風格與市政制度,來建設堪為模範的城鎮。塞席爾窮盡畢生之力與所有資產投注到建立市鎮的偉大工程,而許多人認為即使是以塔爾多的嚴苛標準,他的成就確實不凡。塞席爾的女兒赫里娜拉在病床上承諾父親會完成他的未盡願望。塞席爾入土為安後,他女兒沒有遵循他的意志,而是拆除新造的石工,破壞華美的雕塑,找來德魯伊讓街道和庭院長滿雜草,把塞席爾變為廢棄的破敗景象。她重新編撰虛假的城鎮歷史,說是一個名為海洛瑞的精靈建築師的傑作,並加入幾名歷史英雄和傳說,來讓這座城鎮聽起來更像是年代久遠。
赫里娜拉在4561年發表發掘舊塞席爾書中編造的”歷史”後,立刻引起全國的廣泛討論。頓時間,貴族與平民蜂擁而至前來”新出土的”舊塞席爾,尋找塔爾多的光輝歷史。現在,舊塞席爾的居民忙著接待造訪古城的遊客,向他們展示”古代塔爾多留存至今”的房間。一些知道城鎮真正歷史的年邁矮人和精靈也無意揭發真相,畢竟他們已經不問世事。少數懷疑者則擔憂隨隨著時間經過,真相將永遠埋沒,傳說將成為真正的歷史。

歐帕拉:又稱鑲金之城(Gilded City)──雖然劫掠者早已奪去裝飾穹頂、高塔、和其他建築的鍍金──歐帕拉仍是內海地區最大和最具影響力的城市之一。作為塔爾多首都與歐帕洛斯首府,歐帕拉擁有全帝國最完善的建設,包括帝國皇宮、議會、軍務處(統合塔爾多軍隊的機構)、基薩洛迪安學院、狂想曲學院(Rhapsodic College)、世界最大的奧羅登神殿、寂靜兄弟會和獅子劍的秘密據點、以及無數緬懷塔爾多輝煌歷史的建築。
在富麗堂皇的背後,歐帕拉也深受犯罪、管理不善、貪汙、與巨大的貧富差距所困。貴族們不願正視現狀,而是把精力投入在宴會、流行時尚、以及政治鬥爭上。他們認為窮人是自己的努力不夠,可以通過從軍冒險累積聲望,大親王終將把他們拔擢至貴族行列。因此,窮人是缺乏企圖心與道德,而貴族(即使已經沒落)則不然。這個觀念深植於歐帕拉各個社會階層,讓底層人不會反抗,並使貴族得以分化群眾。
和大部分塔爾多城市一樣,歐帕拉由男爵管領,而大親王很多時候會兼任此一職位。在特殊情況下(尤其是戰爭期間),皇帝會讓繼承人或皇室成員擔當男爵。短命皇帝馬里撒利二世(Malixari II)甚至讓他的愛馬科莫拉迪歐當上男爵,而這匹馬位於城北的墓地已經成為年輕的反對派號召公眾反對政府的集會場所。城市現任領導人也算是罕見的例外:歐塔爾.芬馬克(Oltar Vinmark,N 男性人類野蠻人4/專家4),曾經是烏爾芬衛士,19年前為斯塔維安三世替他兒子舉辦隆重的葬禮,大親王為回報他的義舉,授予他男爵的頭銜。雖然很多貴族並不信任粗鄙的烏爾芬人,他卻深受斯塔維安本人的高度重視。
更多關於歐帕拉的信息,請見探索者冒險之路#127:王權殞落。

珀斯莫斯河:塔爾多最大最長的河流,珀斯莫斯河發源於世界邊沿山脈,流入內海。每年一次的洪水為這片土地的農民帶來肥沃的土壤,而這條大河深邃寬闊(在一些地方寬達2英里)足以支持大船航行。
塔爾多帝國海軍和河衛(River Guard)都在歐帕拉周圍的河段駐軍。由於這些軍隊的存在,河上很少有大規模的武裝活動,但仍有獨立行動的小型河盜利用無數支流與季節性的河中小島躲避追捕。巨大的鱷魚與河馬棲息在水中,有時會對渡河的小船或釣客造成安全危害。

坦達克Tandak
廣闊的坦達克平原從瓦杜蘭森林南方延伸到賽倫河東岸,構成坦達克州區的主要地貌。在過去,瓦杜蘭森林綿延到海岸並南至珀斯莫斯河,但數千年來隨著帝國擴張,大量砍伐使得森林面積大為縮小,海岸線變為沼澤,內陸成為草原。長年耕作耗盡這片土地的地力,植被稀少,僅剩芒草、灌木林和蟠木生長。
伴隨森林的大量砍伐,隨處可見居民離開後廢棄的城鎮。州區大部分資源用於供應繁榮的港口卡索米爾,不少是經由東部邊境險惡的黑木沼澤運送而來。由於土地不宜耕種,坦達克州的經濟幾乎完全仰賴卡索米爾的造船業與貿易。帝國海軍造船廠除了打造海軍艦隊,還有無數大小各異的船舶賣給內海各地的客戶。塔爾多法律禁止輸出戰船到其他國家(即使是盟邦也不行),但卡索米爾造船廠製造的高品質船艦只需稍加改造就能有效的用於戰鬥。
整個州區目前正處於政治動盪。前任大公爵佛拉斯.博茲貝里(Forath Bozbeyli)據聞以英勇斬殺敵將的戰爭英雄功勳從一介平民受封。其他貴族卻宣稱他的功績是偽造的──塔爾多已經一百多年沒歷經戰事──他們以博茲貝里的偽造戰功,以及沒有給為他工作的卡索米爾市民支付工資的罪名上告。大親王雖然無法證實這些指控,最終還是剝奪博茲貝里及其家族的土地和頭銜,讓他”回去過他想要的窮光蛋生活。”卡索米爾下層階級認為自己受到謊言矇騙,於是憤怒的群眾捉住大公爵並把他吊死在卡索米爾碼頭的旗桿上。
坦達克(以及整個塔爾多)的貴族被這次事件深深震驚,他們期盼這只是偶然的意外,而不是伽爾特式的人民革命。州區新任長官,西瑟拉.提伯蘭女大公(Cisera Tiberan,LN 女性人類望族2/煉金術師4)是博茲貝里的姪女。學院背景出身的新任長官選擇”原諒”這些群眾,不追究他們殺死博茲貝里的暴動。她在過去7年間致力修補叔父與人民間的衝突,讓先前的起義看來像是實現正義的非典型方式,而不是卡索米爾群眾隨時能夠指向貴族的武器。

黑木沼澤(Blackwood Swamp):黑木沼澤環繞卡索米爾周邊,形成充滿食肉植物、纏繞藤蔓、巨大蚊蟲、流沙、和其他危機的沼澤地。塔爾多方陣兵在穿越沼澤的道路上駐防,卻也無法完全保護途經沼澤的商人和旅者免於危險。
更多關於黑木沼澤的信息,見本書46頁。

卡索米爾(Cassomir):卡索米爾,做為帝國第二大城,以及坦達克的首府和經濟中樞,連接賽倫河流入內海的出海口。與金碧輝煌的歐帕拉不同,卡索米爾是灰暗的濱海城市,一面是內海的浪湧,另一面則是泥濘的黑木沼澤。這導致卡索米爾許多房屋外牆爬滿黴菌和藤蔓,所以卡索米爾大部分的財富都隱藏在室內,包括豪奢的賭場、宅邸、和劇院之中,和城市的髒亂破敗形成鮮明對比。
卡索米爾以高超的造船工藝聞名內海,並打造塔爾多強盛的海軍。其戰略位置以及可觀的海軍力量讓卡索米爾及塔爾多在內海以至半個阿維斯坦有著舉足輕重的經濟實力,塔爾多海軍甚至可以定期巡行至恩卡坦湖。雖然城市財富供應到上層階級以至整個塔爾多,卡索米爾人民整體的經濟水平仍屬貧困。大量人口居住在貧民窟,有時會以低廉的工資為政府工作,從救火到執法。即使是城市最自豪的造船廠,也有許多工人沒日沒夜的工作只得極其微薄的收入。
除了大城市普遍的貧窮與犯罪問題,卡索米爾還面對著更加隱密的威脅。城市底下潛藏著黑暗之地的德洛人城市科岡比爾(Corgunbier),與卡索米爾的岩架之間有無數地下通道連通。科岡比爾的德洛人時常潛入卡索米爾,在街上綁架受害者作為他們的實驗體。大部分卡索米爾人把頻繁的失蹤歸因於犯罪,這讓德洛人能在塔爾多各城市暢行無阻。
更多關於卡索米爾的信息,見探索者戰役設定:格拉里昂的城市。

鋸齒海岸(Jagged Saw):這段凶險莫測的海岸線稱作鋸齒海岸,從利頓港沿墜星灣南至珀斯莫斯河,數千年來已有無數船隻在此遇難。即使有完善的燈塔設施與遍及海岸的水上浮標,這段遍布礁石,沒有港口的懸崖淺海岸還是每年奪去上千水手的性命。新舊沉船的殘骸沉沒在海岸各處,甚至對粗心大意的船隻形成危險的水下障礙。即使是格外謹慎的船隻也需要雇請守衛防範海上的海盜與劫匪,畢竟慢速前進的船是容易下手的目標。更糟的是海崖邊一些小村鎮會故意關閉燈塔照明讓船隻擱淺,以劫掠船上的物資。

利頓港(Ridonport):這座小港口城市是鋸齒海岸唯一的海港,也是閃耀遠征封印默語暴君的英雄,阿尼森特將軍的出生地。城市把阿尼森特將軍的故居闢為博物館,並有貴族捐贈一座高達200英尺的雕像,遠遠超出這座城市的規模。

納茲利廢墟(Ruins of Nazilli):塔爾多在龍瘟時大片土地化為廢墟。黑龍Aeteperax在那段期間宣稱瓦杜蘭分叉以南的森林為他的領地,納茲利城奮勇反擊時,被巨龍夷為平地。巨龍不僅吞噬並屠殺納茲利居民,更以魔法和帶有劇毒的強酸吐息汙染地下水,讓欣欣向榮的森林城市變成寸草不生的荒野。現在,納茲利是遍布殺手藤(assassin vine)的廢墟。一頭名為Ythraktha的邪惡伊特怪統治這座死城(依然受到巨龍毒氣影響而無法開墾),並組織那些能在不毛惡地上生存的生物建立教團。
更多關於納茲利的信息,見本書52頁。

墜星灣(Star Bay):傳說認為在星殞之災時,一塊星石碎片墜落在賽倫河口這處深邃寬闊的海灣。難民在陌生土地艱難建立新生活時,據說在墜星灣底部有時會閃耀明亮藍光,保護當地人免於海獸與暴風雨的危害。曾有一些探險隊想要到達海底尋找亮光的來源。但直至今日,墜星灣底部的神秘光芒仍是塔爾多的不解之謎。

坦達克運河(Tandak Canals):流經卡索米爾的運河已經失去以往的光彩,雖然由於坦達克興盛的造船工業積累的財富,比其他州區要來得不那麼危險。運河海盜仍對路過的旅人造成巨大隱患(特別是在黑木沼澤),而運河其他區段則要好些。當地居民在運河中捕魚,鱸魚和鯰魚都十分常見,但長得太過巨大的鯰魚有時會攻擊涉水的孩童或在河邊喝水的山羊。

神廟谷(Temple Canyon):這條狹長而乾燥的峽谷深入坦達克平原的岩壁幾百英尺,之後又繼續蜿蜒超過30英里。塔爾多早期的皇帝、貴族、傳奇英雄都在峽谷山壁上修築雄偉的墓地,以及祭拜各路神明的祭壇與神殿。神廟谷很久以前就不再修建新的墓地,而裡頭的財寶多已被強盜和冒險者洗劫一空。剩下來的只有塔爾多早期歷史的模糊殘跡──不少也遭破壞,幾乎無法辨識。
現在仍有寶物獵人來到峽谷,切割用於裝飾墓穴的雕塑或壁畫盜賣。這些盜墓行為有時真能得到回報,像是冒險者在4556年發掘莫達沃拉公主(Princess Modavora)的墓地,讓存活的兩名隊員一夕暴富。因為大量的盜墓事件,帝國把峽谷納為皇室禁地,巡邏兵有權力將盜墓賊就地正法。
« 上次编辑: 2018-02-27, 周二 18:17:58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离线 沙包

  • Hero
  • ****
  • 帖子数: 826
  • 苹果币: 0
Re: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回帖 #9 于: 2018-02-14, 周三 12:45:57 »
选民(elector)作为最低级头衔,有选举权本身就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不需要用选侯,毕竟农民是没有投票权的
士绅/乡绅(esquire)这算是传统词汇了?
贵族(patrician)古罗马的原始统治家庭,是现代英语用法中“贵族”的代名词。作为阶层的泛指用这个没啥问题

Landgrave 是对皇帝(这里是大亲王)有直接封建义务的伯爵,可以翻译为 直领/直辖伯爵 ?,伯爵本身是地方官的意思,所以实际上就是皇帝直属的地方官员,没有军事权利,但是地位很高,可以叫直辖官?
« 上次编辑: 2018-02-14, 周三 13:21:41 由 沙包 »

离线 g84448098

  • Knight
  • ***
  • 帖子数: 377
  • 苹果币: 0
    • http://
Re: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回帖 #10 于: 2018-02-15, 周四 15:04:15 »
Hatharat是卡蒂亞的情報單位跟外交使團, Qadira, Jewel of the East有個叫Hatharat Agent的詩人變體


离线 沙包

  • Hero
  • ****
  • 帖子数: 826
  • 苹果币: 0
Re: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回帖 #12 于: 2018-02-19, 周一 11:41:02 »
莉莉我想跑塔尔多AP~

线上 諾莉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70
  • 苹果币: 0
Re: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回帖 #13 于: 2018-02-27, 周二 09:35:10 »
2/16
新增簡述,並更改部分貴族頭銜

2/21
補完歷史,第一章全部結束

2/27
修改部分錯置,新增卡索米爾、高西法、岩馬斯等地區介紹
« 上次编辑: 2018-02-27, 周二 18:18:18 由 諾莉莉 »
梅瑟蒂 | 女性 | NG 神裔 | 牧師(綻放之光)1 | HP 10/10 | AC 11(11 接触,10 措手不及)| CMD 11 | 強韌+5,反射+2,意志+8 | 先攻+1 | 察覺+5,察言觀色+9,交涉+8,特技+1,隱匿+1 | 引導能量 9/9 偏轉靈氣 1輪 自由祝福 8/8 | 0环:造水術 恩賜 光亮術 1环:謀殺指令 驚恐術 移除噁心 | 對魅惑脅迫豁免+2,酸冰電抗5 | 角色卡連結
劇透 -   :
176648-1 Chikage 「聖銀巫女」御庭千影
176648-2 Aiyu 「商凰」愛玉
176648-3 Gabriel Royalgard 佳貝兒.羅倫加爾
176648-5 Hestia Hezelink 「上神女爵」赫斯緹雅.海瑟林克
176648-6 Bestet 巴絲蒂
176648-7 Towa Herschel 「銀色十字軍」托娃.赫歇爾
176648-8 Cossera Blakros 珂賽拉.布拉克羅斯女爵
176648-9 Liliya 莉莉亞
176648-10 Boboco 波波可
176648-12 Tiny 小小
176648-13 Cheng Wan 程婉
176648-15 Aroro 阿珞珞
176648-16 Echo Kassen 艾珂.卡森
176648-19 Aiyu 萊根.密斯頓

离线 tom027202

  • Peasant
  • 帖子数: 8
  • 苹果币: 0
Re: 《塔爾多,第一帝國》塔爾多的生活
« 回帖 #14 于: 2018-02-27, 周二 22:59:35 »
好像西班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