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异世界奇幻谭】 第五章 Log  (阅读 569 次)

副标题: 又是狗大户!阴谋!没有情报!

离线 NicoNicoNi~

  • Guard
  • **
  • 帖子数: 117
  • 苹果币: 1
【异世界奇幻谭】 第五章 Log
« 于: 2018-01-22, 周一 21:10:39 »
<Anacius>   你们从协会那里接到了搜索死魂废土的任务
<Anacius>   而你们却在一次掉坑的冒险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件!
<Anacius>   在那片废墟的地底隐藏了一个巨大的尸构士兵制造工厂!
<Anacius>   接下来的英(zhao)勇(lu)探(hui)索(jia)中,你们甚至从工厂主的居所中找到他们正欲进攻乌瑞的计划!
<Anacius>   你们搜刮光了那些万恶的证据,还趁着屋主回家前跑了。
<Anacius>   要不是那个巨大的沙盘在你们跳落的时候砸到了脸,说不定这趟经历能在酒馆里吹上一年。
<Anacius>   不过当时你们并没有想得那么久远,周遭不尽的灰色枯竭的森林弥漫着可怕的氛围将你们的冷静压垮了,除了抱着鸡桶在啃的某人。
<Anacius>   就这样,你们一路有惊有险地,穿过了这片枯萎的黑森林,
<Anacius>   在大概3天以后,终于回到了乌瑞。
<Anacius>   这破旧的大城市看起来,与几天前没有太大的差别,
<Anacius>   咳咳,
<Anacius>   除了外墙似乎更加颓败以外,真的没有太大区别。
<Anacius>   你们的回来,似乎让外城的居民都感到了惊讶,特别是看到你们手里的,背上的,还有那张华丽的漂浮床。

*   Jane 四处寻找大奶妹
*   煌 吃着吃不完的炸鸡
<绘子>   “先去协会报告一下发现吧,那样的大量兵器生产,怕是有大战发生”
<常凯申>   “以及有幕后黑手!”
<Anacius>   布鲁斯也收到你们归程的消息,没等你们到协会之前便奔跑了过来
<Anacius>   他用力地抱紧了走在最前面的凌恩,大声喊着“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绘子>   “除了你抱着的那个,应该都没啥大事”
*   绘子 小声吐槽

<Anacius>   “都快一周,我们都差点认为你们已经回不来了。”
<Anacius>   “太好了……”布鲁斯甚至夸张地擦着眼角的泪水

<Jane>   “嗯……我也觉得不太舒服,想找医师‘治疗’一下。”
<煌>   “他是唯一一个重伤的,你再用点力就真的回不来了”
*   Jane 左右顾而言他
<凌恩>   “根据城墙来看……发生过了什么?”
<常凯申>   “你们是不是也得到了什么消息?城墙好像加固过了”
<Anacius>   “嗯……”布鲁斯放开了凌恩,和你们向着协会的方向边走边说,“昨天有些游荡的亡灵出现在城墙外了。”
<绘子>   “数量很多吗”
<Anacius>   “数量不是很多,我们也没有出现死亡。”
<常凯申>   “之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
<凌恩>   “是像缝合起来的尸块一样的怪物吗”
<Anacius>   “没,之前没出现过。这片区域几乎都没有亡灵。”
<Anacius>   布鲁斯向你们描述了一下,看来游荡的是一些腐尸和骷髅。
<Anacius>   当然,他听到jane的伤势未愈,赶紧呼来了协会最好的医师过来

<煌>   “我们遇到的是有肉的吧,还挺新鲜的哟?”
<Anacius>   只是这位名为埃斯特里拉丝的女医师,巨乳的,看着jane有点冷淡。
<Jane>   “我们遇到了有预谋要进攻这里的地下工厂。”
*   Jane 想了想,先把之前遇到的情况交代一次

<Anacius>   “详细的就到协会里说吧,不过……”布鲁斯打量着那个巨大的沙盘,“这个是什么东西。”
<绘子>   “不不,也不只是说要预谋进攻这里吧”
<Jane>   “这个沙盘是那个法师的东西,你听说过这样的法师么?”
<Anacius>   “什……什么?”
<绘子>   “具体的进去再说,一直搬着这些东西也不方便”
*   常凯申 描述了一下那位法师的样貌
<煌>   “看起来有点用的东西我们都偷……咳……拿回来了”
<Anacius>   听到你们所说,布鲁斯的脸色明显变得严重了起来
<常凯申>   “其中一个是穿黑袍的,旁边跟着一个头顶犄角,蹄子着火的怪物”
<Anacius>   没有之前看到生还的你们那种狂喜,一路上沉静地听着,不时提出了一些问题
<Anacius>   —— 协会内 ——
<Anacius>   克丽丝蒂娜,布鲁斯,以及一位你们之前未曾见过面的年轻女性

*   Jane 脱去外套,示意医师妹子给自己包扎一下胳膊上已经渗血绷带部分的位置
<Anacius>   和你们5人正围着那个巨型沙盘交流着刚才的事情
<绘子>   “那位女士是谁?”
*   绘子 小声问布鲁斯

<Anacius>   “这位是弥丝女士,我们协会里法师,别看她超有学识,实际上很暴——呃”布鲁斯对这位女士的介绍被后者粗暴的锤击腹部而终止了
<Jane>   “非常符合法师的先贤箴言:‘You should not PASS’的风范。”
*   Jane 言简意赅

<煌>   “是真正的法师啊”
<常凯申>   “我好像听说过力量施法的法师呢”
*   常凯申 认真的点头

<Anacius>   “你们说,它们要规划攻打乌瑞?但是这个不可能——”一直没说话的克丽丝蒂娜此时说着自己的观点,“这里2天路程内几乎都没有亡灵。”
<凌恩>   “我们也不希望这是事实,但是这是我们亲眼确认的——就在那个沙盘上面。”
*   凌恩 指了指沙盘,然后叹了口气
<凌恩>   “如果它没有摔坏的话就能更好的说明这点了……”

<Jane>   “那个工业化流水线,两天路程内就已经迟了
<常凯申>   “有没有可能那些肉兵器可以伪装呢?远处看起来不像亡灵”
<Anacius>   弥丝扔下了布鲁斯“难道昨天那些是探路,或者说是来试探的?”
<绘子>   “不好说,也不排除是两个势力的可能”
<Jane>   “你有听说那样的法师吗。”
*   Jane 医师妹子快给我医疗!

<Anacius>   “在那场黑暗的战争里,是有不少走狗背叛了我们。”
<Anacius>   “那些该死的亡灵师”

<煌>   “两拨人吗,难怪作品风格不同”
<常凯申>   “那些背叛者之前有进攻过这里么?”
<Jane>   “进攻这里是为了什么?”
<Anacius>   “生命最后的据点?”
*   Jane 很好奇交通考走,通信靠吼的地方有什么值得打的
<Anacius>   布鲁斯痛苦地爬了起来,“如果……真的妖打过来,我们协会大概抵挡不了多久,一定要和内城的那些老爷们说这事”
<Anacius>   克丽丝蒂娜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微妙,“他们不可能会出兵来救我们外城区的人的。”

<凌恩>   “但,他们真的会支援这里吗?”
<煌>   “这里没了里面的老爷们也坐不住的吧”
<常凯申>   “他们就那么有自信可以独自挡住敌人的大军么”
<Jane>   “城墙只是装饰,内城的大人物是不会懂的。”
<常凯申>   “他们应该读读那本书《优秀的城镇是不需要城墙的》”
<绘子>   “所以还是得我们自己想办法咯”
<Anacius>   布鲁斯听着你们的话,像泄了气的皮球般,“都这个时刻了,只能去尽力一下……”
<常凯申>   “如果是三方势力的话,有没有可能驱狼吞虎呢?”
<Anacius>   “你们要跟我走一趟吗?”
*   常凯申 点点头
<煌>   “好啊好啊,还没去过内城呢”
<Anacius>   弥丝对进内城的事撒手摇头,克丽丝蒂娜也表示要尽快去准备接下来的防御工事,
<Anacius>   也就是说只有你们和布鲁斯6人了。

*   Jane 幸福地从巨乳中离开
<Anacius>   虽然之前你们是从当地居民里提及过内城这个词,
<Anacius>   但是至今你们未曾见过一眼这个地方,
<Anacius>   毕竟放眼过去,这山脚下的城区都是要用残破来形容的地方。
<Anacius>   布鲁斯就这样带着你们走到了这片破落城市的尽头
<Anacius>   若是说这里有什么碍眼的东西的话,便是在眼前这扇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的巨大钢门
<Anacius>   精致的纯金雕花嵌落在银白色的钢面之上
<Anacius>   光滑的金属表面反射着灰蒙蒙的天空
<Anacius>   这10米高,5米宽的门前正站立着4名穿戴全身甲的士兵

<Jane>   “欢迎来到111避难所。”
*   Jane 看了看全身甲

<绘子>   “避难所?”
<Anacius>   其中两人手持着象征着旧世皇权徽记的旗帜
<煌>   “你在那里说啥呀,啥避难所”
<Jane>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个词,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没准能拿到冷冻手枪。”
*   Jane 耸肩

<Anacius>   另外两人手中的剑盾看起来价值就要能和你们身后那片贫民窟加起来都要贵
<Jane>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Jane 淡淡

<常凯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你没枪是因为没有狗”
<Jane>   “有道理,该去找个德鲁伊了。”
<煌>   “要是有这种装备就好啦”
<绘子>   “那样的装备没问题吗……”
<Anacius>   看到你们的到来,其中一人打趣地向着布鲁斯大声喊着,“啊,我们的大队长,今天那么闲?”
<凌恩>   “大丈夫,萌大奶。”
<Anacius>   “我有紧急的事要见凯瑞托密斯大人,请通传一下。”
<Jane>   “说起来大队长,内城区还有皇族吗?”
<Anacius>   “凯瑞托密斯大人今天在忙着呢,”那人脸上露出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Anacius>   布鲁斯低声地和你们说,“当然还有,那个凯瑞托密斯就是原来那个皇帝的不知道第几的儿子。”
<Anacius>   “是关乎这里安危的事,请帮帮忙吧!”
<Anacius>   布鲁斯从腰间摸出了个袋子递到那人的手上
<Anacius>   对方掂量了下它的重量,冷冷地哼了一声“早点嘛,大家都方便!”

<绘子>   【和他们比起来某人真是强了不少啊】
*   绘子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Jane

*   凌恩 轻轻地嗤笑
<Anacius>   他挥了一下手,那扇巨门缓缓被打开了。这个看似漫长的时间,它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Anacius>   布鲁斯没说其他,默默地和你们说了句,“我们走吧。”
<Anacius>   门后这段近百米的路从山体里穿行,缓缓向上。
<Anacius>   头顶的岩体虽然阻挡了来自天空的光线,但是其上垂下的光球散发着魔法的光辉照亮了各处,宛如外面的白昼。

<Oicebot>    凌恩进行检定: 1d20+3+4=15+3+4=22
<Oicebot>    常凯申进行让我康康检定: 1d20+3+5=15+3+5=23

<Anacius>   “这里就是内城了。”随着布鲁斯的话,你们眼前的景色从狭隘的隧道景观逐渐开阔
<Oicebot>    Jane进行让我康康检定: 1d20+4=10+4=14
<Anacius>   凌恩和常凯申看了看那些守卫,感觉他们还不如外围城墙上戍守的冒险者,若非有精良的装备,说不定到外城区喝酒不给钱就能被酒馆女侍应暴打
<Anacius>   清脆的水声,伴随着眼前那精美的喷泉首先映入你们的眼眸

<Jane>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Jane 又感慨地重复了一遍

<Anacius>   里面喷涌而出的是纯净的水,并非你们在下面喝着那混杂着黄泥的污水。
<绘子>   “差距到了这种地步反而感觉有些释怀啊”
*   绘子 四处看看

<凌恩>   “在哪都一样啊,切。”
<Anacius>   随后,你们的目光被那脚下是纯白的大理石板铺砌而成的街道所吸引
<Jane>   “侦测毒素,请。”
*   凌恩 撇了撇嘴
*   常凯申 cast侦测毒素
*   Jane 把水壶的水倒在草地上,过去装水
<煌>   “这里没这么危险吧……”
<Jane>   “不可犯下年轻的错误。”
*   Jane 吨吨吨

<Anacius>   道路两旁那些整洁的两三层板砖框架的屋子仿佛在和你说着这里繁华的程度
<Anacius>   是纯净水!
<Anacius>   冰凉清甜!

*   常凯申 吨吨吨
<Anacius>   清凉的风吹拂过你们的脸庞,不混杂有半丝腐臭的味道。
<Oicebot>    煌进行啊哈!地理检定: 1d20+1=3+1=4
<Anacius>   煌喝了口,甘甜,好水。
<Oicebot>    凌恩进行地理检定: 1d20+4=16+4=20
<Jane>   “大队长啊,这贫富差距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Anacius>   凌恩认为这水是从地底深处抽出的
*   Jane 一边饮水一边说
<Anacius>   布鲁斯没有回应jane,沉默地走在最前面
<凌恩>   “抽取地下水吗,这还真是费心费力啊。”
<常凯申>   “当时发生那些事的时候,这里没被影响到么?”
<Jane>   “不是说那个什么皇朝都覆灭了么。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怎么还能在此作威作福。”
<Anacius>   在你们身边掠过的是纯黑嵌金的马车
<Anacius>   就算是没有乘坐马车的路人,他们身上穿着的看起来也不必那些巡逻士兵身上的盔甲要便宜
<Anacius>   这些人用着鄙夷的目光望着你们一行人,就似你们是与此地格格不入的异类。
<Anacius>   那些贵妇人在你们经过时甚至以夸张的动作用手中的扇子捂挡住自己的鼻子

<煌>   “原来这里的生活这么好呀”
<凌恩>   “看咩啊,没见过靓仔吗?”
<Anacius>   这数米宽的大道的尽头,是一座在圣山山体里开凿出来的城堡,
<Jane>   “这个内城最早是怎么建设出来的?”
<Anacius>   大概,这里就是你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   Jane 有些好奇
<Anacius>   “就在那场战争刚开始没多久……”
<Anacius>   “当时没人想到人类会输得那么彻底”

*   常凯申 震惊的张大了嘴
<Jane>   “那最早这里也不是什么避难所?”
<Anacius>   “凯瑞托密斯用了大笔大笔的钱偷偷在这个归属自己的领地里打造了这个城市。”
<Anacius>   “若不是大主教死在那场战争中,说不定会把他以叛教者烧死呢。”

<绘子>   “偷偷打造城市,这得的多大笔的钱”
<煌>   “厉害了”
<Anacius>   “谁会想到这个狂徒竟然打了圣山的注意,还在里面造了个城市。”
<凌恩>   “大概是打算把这里当做避难所吧。”
<常凯申>   “这个圣山有什么来历么?”
<Anacius>   “怎么可能是避难所,只是他的乐园而已。”
<煌>   “这里有wifi吗?”
<Jane>   “那么这里就是尼米尔圣山内吗。”
*   Jane 思索

<凌恩>   “……好吧,我大概能想到是什么场景了。”
*   凌恩 按住太阳穴

<Anacius>   “这里是尼米尔圣山的一侧。”
<Anacius>   “嘛,我们当初也是因这个凯瑞托密斯给了半年时间住在通道那边才熬过了最初的时光。”

<Jane>   “这里是凯瑞托密斯的领地,他对那子虚乌有的邪教徒不知情?”
<Anacius>   “当时就是他的密报。”
<Anacius>   布鲁斯说着,你们已经来到了那座城堡之前。
<Anacius>   一轮番的通报后,你们也被放行走进了城堡的范围内
<Anacius>   在城堡之前,是片精心维护的花园
<Anacius>   各种各色的花盛开点缀在绿色的灌木丛上
<Anacius>   侍从引导了你们向花园的一侧走去,那是一个白色的华亭。

<常凯申>   “这画风和外面突兀感好大”
<绘子>   “暴发户感还是一样的”
<煌>   “还行啊,感觉这里挺好的”
<Anacius>   在里面已经有个披着毛绒外袍的青年,以及站立于其身后的黑袍中年男人。
*   常凯申 观察那个黑袍有没有什么特征,和之前见过的相似不
<Anacius>   那青年裸露着胸膛,翘着腿坐在圆桌前慢悠悠地喝着红茶
<Anacius>   那是用天鹅绒编织而成的黑袍,虽然十分名贵,但是那人身上也没有其他华物了。不过说不定他隐藏在袍子内的双手上和外面的人一样戴满了宝石戒指。
<Anacius>   当你们再走近一点,才发现那年轻人下面还穿着丝绸睡裤
<Anacius>   “凯瑞托密斯大人,”布鲁斯向那人深深地行了一个从属的大礼,在你们记忆里这是第一次。
<Anacius>   “啊,布鲁斯”被唤作凯瑞托密斯的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你说你有紧急的事情?”
<Anacius>   “是的,今天协会发现有亡灵的一些计划,他们要准备攻打乌瑞。”
<Anacius>   “哈?谁?”
<Anacius>   布鲁斯向你们示意解释
<Anacius>   “这几位勇士发现了这场可怕的阴谋。”

*   Jane 勇
<Anacius>   “哦?你们说来听听。”
*   Jane 四处看看风景
*   煌 后退一步,露出jane
<Jane>   “愿意讲故事的上前一步。”
*   Jane 跟着煌后退一步

*   凌恩 楞了一下,发现其他人都退后了
<Oicebot>    常凯申进行和凯瑞托密斯描述我们在腐蚀康的经过检定: 1d20+16=1+16=17
*   Jane 听到一半把煌手里的无尽鸡桶的鸡腿拔出一根塞进凯申嘴里
<凌恩>   “是这样的大人,我们在执行分配的任务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座合成不死生物的……工房。”
<凌恩>   “那里在源源不断地生成巨大的缝合怪兽,而我们在那里的指挥室发现了一台推演用的沙盘,上面标记的进攻对象就是……这里。”

<Anacius>   “所以,你们的想法是?”
<煌>   “恳请大人支援!”
<凌恩>   “至少,外围需要一定兵力作为支援,否则为数众多的缝合巨怪肯定会攻打到这里来。”
<Anacius>   “嗯……”凯瑞托密斯思索着,“你们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呢。”
<煌>   “那么大人这是愿意支援我们了?”
<Anacius>   这个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黑袍人低声对他耳语了数句,凯瑞托密斯的表情突然变了一下,“那么就等他们打过来再说吧。”
<Anacius>   “你们啊,到时候做好隐藏哦,要是被亡灵发现了就不好。”

<煌>   “什么嘛,那就来不及了啊,整个小镇都会被夷为平地的吧”
<凌恩>   “门可不会自己挪窝。”
*   凌恩 耸了耸肩

<绘子>   【后面那个人……】
<常凯申>   “唇亡齿寒的道理大人应该懂的吧”
*   常凯申 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Anacius>   “安心啦,那些亡灵没有脑子的。到时候你们来到城门处,我们和上次一样做个幻象,他们就不会打过来了。”
<Anacius>   “等他们退走了,你们继续住回原来的地方,不就很好了吗?”

<Jane>   “上次?”
<常凯申>   “可是这次他们有指挥者了呀,他是有脑子的(吧)”
<煌>   “说到指挥者,之前那个人也跟着出去了吧,他去打哪里了?”
<Anacius>   布鲁斯低声地说,“战争刚开始的时候,亡灵也经过这里,但是我们施展了个幻境,让这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
<Anacius>   “没事的,相信我吧!”凯瑞托密斯说着,伸了个懒腰。“好了,要紧的事情办完了。我还要回去再和小蜜聊天了!”

<Jane>   “能造出一个工厂的法师,我不认为他无法看破幻术?”
<常凯申>   “尤其是他的老窝里面也放了幻术。。”
<Anacius>   没等你们的回应,就自顾地往城堡的方向走去。
<Jane>   “哇,领主大人,我们带回这么重要的情报,连点赏赐都没有吗?”
<Anacius>   你们正要向前要和他多说几句时,那名黑袍人挡在了你们的面前,“非常感谢你们的重要情报,一会儿下去领赏吧。”
<Jane>   “您是?”
*   Jane 左手虚搭腰间的重剑

*   凌恩 仔细打量对方
<Anacius>   “在下路西恩,是凯瑞托密斯大人的副官。”
<Anacius>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请尽早回去准备吧。”

<Jane>   “路西恩大人,我也不要别的,你们的制式全身甲挺好的,马上大军来袭,还望赏赐我们一件。”
<常凯申>   “是否能为外面的冒险者们提供一些盔甲、武器上的援助呢?”
*   Jane 故作下等人的粗俗
<Anacius>   “可以,这个我回去安排。”
<Jane>   “那真是太感谢了。”
*   Jane 准备撤了

<Anacius>   “我们走吧。”
<煌>   “现在去哪儿?”
<Jane>   “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们去领点赏。”
<煌>   “哦”
<Anacius>   布鲁斯一直没有说话,刚才那句话他几乎用咬牙切齿的说出那句话。
<Jane>   “别慌,大队长。”
*   Jane 拍拍他的肩

*   常凯申 拍拍另一边的肩
<Jane>   “这诺大个天下,已经没有任何其他城市了吗?”
<Anacius>   “他们压根就不会为外城区的人着想,只要自己能活着就好”
<Jane>   “再说了,大不了我们下城区的,去换对面家就是了。流水线和建筑都是现成的。”
<绘子>   “一个人走倒是没关系,整个外城的人不能放着不管吧”
<Jane>   “顺手把内城区给卖了(在我们搜刮完之后)。”
<Jane>   “伟大的战术思想家曾经说过,一切战术转换家。”
*   Jane 侃侃而谈
<Jane>   “再说,打游击这种事情,我可是宗师的传人,不信你问凯申兄。”

<Anacius>   “我对这些人还抱着有半丝幻想实在太幼稚了。”
<Anacius>   “没错,就像你们之前所说的,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   常凯申 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煌>   “看起来是这样啊,那么我们真的要躲起来吗”
<绘子>   “如果真是大军正面对抗肯定没有赢面”
<Jane>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Anacius>   “我们走!”布鲁斯大步地向前冲了几步又走了回来,“我们领完东西再走!”
<绘子>   “情报是很重要啊……”
<Jane>   “对的,这个心态才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   Jane 笑了

<凌恩>   “这里,迟早还会回来的。到时候他们可不是付出这么一点点代价就了事了。”
*   凌恩 冷笑

<常凯申>   “协会有没有训练过信鸽什么的?”
<煌>   “信鸽用不到吧,就没别的地方能飞”
<Anacius>   “是有信鸽,但协会过往的据点都没飞回来。”
<煌>   “居然真有,看来都被烤了吃了”
<常凯申>   “我是指,如果要去探查大军还有多久过来,需要联络方式”
<Jane>   “如果还有时间,未尝不可以再去敌方老家摸索一下。”
<常凯申>   “有信鸽的话至少不用自己跑个来回”
<Anacius>   “距离不远的地方,弥丝该是有办法。”
<Jane>   “其实我不建议守城,就算拼死抵住了,也不过是给内城区的老爷做了嫁衣。”
<Jane>   “可以试试万恶淫为首,以及换家。”

<煌>   “所以我们又要去换家了?!”
<Anacius>   “我们回协会再说,你们说除了那个工厂以外,沙盘上还有其他几个点”
<Jane>   “最头疼的是,关于敌方的情报还是太少。打仗,就是逼着敌方暴露第一目的。如果对方只是要灭了这个据点,反而轻松些。”
*   Jane 手指在剑柄上敲打

<Anacius>   就这样,你们拉着一车精良的铠甲与武器,以及每人两千枚金币离开了内城。
<Jane>   “大队长,下城区还有多少可以雇佣的战士?”
<绘子>   “怎么说呢,微妙的不能说吝啬呢……”
*   绘子 掂量着钱袋

<Jane>   “这是好事。”
<Anacius>   “把所有活的人算在内,大概200人左右吧,具体数字只有克丽丝蒂娜才清楚。”
<Jane>   “说明可以搜刮的更多。”
<凌恩>   “根据亡灵侦测活人的方式,光躲大概是没用的吧?”
<Jane>   “协会雇佣一个战士要多少钱?”
<Anacius>   “你们说对方有施法者,这样的话和上次的作战大概没用。”
<凌恩>   “至少亡灵无视术之类的东西在指挥之下是毫无意义的。”
<Anacius>   “绘子说得对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情报。”
<Anacius>   “虽然你们刚回来,但是能拜托你们再出去走走吗?”

<Jane>   “虽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如换一个思路。”
<常凯申>   “当然ok~情报重要”
<Jane>   “我这2K就不要了,麻烦你到协会雇佣些人,去侦查那个工厂。”
<绘子>   “那就我们组成侦查队了”
<凌恩>   “是要去其他几个标记点探明情况对吧?”
<Jane>   “当然,苟命最重要,不要太过深入。”
<Anacius>   “没有人可以雇佣啊”
<Anacius>   “我们只是为了能活下去,所有人都能动起来。”

<凌恩>   “老弱病孺怎么办”
<Jane>   “用这钱做运输费吧,只能护着了。”
<煌>   “现在的情况是没有运输人员,钱没什么用呀”
<Jane>   “只要能说服非冒险者的话,运输人员还是有的。只怕没人敢跟我们走而已。”
<煌>   “我觉得没人敢跟我们走才是真的”
<Jane>   “总之现在情报最重要,我们再收集一些情报好了。”
<煌>   “好”
<常凯申>   “是的,现在大部分情况还是只能靠主观臆测,我们再侦察一下吧”
<Anacius>   你们回到了协会,和克丽丝蒂娜交换了一下意见
<Anacius>   明天一早再去沙盘中其他地方收集情报然后再做下一步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