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阿托拉丹紀行】 第一回:君主  (阅读 631 次)

副标题: 聖印的承載者與混沌的淨化者

离线 柳深龍佐性

  • Wander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205
  • 苹果币: 4
    • 皇帝聖印RPG
【阿托拉丹紀行】 第一回:君主
« 于: 2018-01-13, 周六 15:47:50 »
【阿托拉丹紀行】 第一回:君主
君主.聖印的承載者與混沌的淨化者
文:柳田真坂樹/重信康
引用
——這裡是混沌的大陸 無限的可能性正等待著你
己身紋刻混沌者 混沌的操縱者
以及混沌的淨化者
當與同志攜手,前往誓願的盡頭

將自己,銘刻於世界——

摘自《皇帝聖印RPG 規則書1》

玩TRPG時最希望的,就是能「減少參加者(GM和PL)們腦中印象的『落差』」。
與那些需要電源,透過顯示器供給「印象」的遊戲不同,在TRPG跑團中參加者所共有的,便是規則書中的記述、賦予角色形象的數據、以及GM陳述的狀況說明等世界資訊的「片段」。
若單就資訊量這一點來看,在世界的呈現上,TRPG與那些能提供換畫面訊息的遊戲相比的確相當不利。
然而,對於那些實際有過愉快跑團體驗的玩家們而言,是不是覺得這話說得不對呢?
當「劍之君主」那寄託著夥伴誓言的《閃光刃之印》斬開敵人時,麾下部隊的士氣因混沌魔物的瘴氣漸漸減少時,各位是不是真切地感受到在那景象背後的世界所瀰漫的氣息呢?
那是因為,這個遊戲的參加者既是「遊玩者、鑑賞者」,同時也是故事的「闡述者、創作者」。
就算只有片斷的資訊,然而當各參加者從那些資訊中自行創造&想像出登場人物間細膩的情感交流、千萬軍士的歡呼、以及低垂麥穗的搖動和拂動它們的秋風時,這一切便能成為足以匹敵耗資數億美元的電影和AAA級遊戲大作的故事體驗。
自本回起開始的短期連載記事〈阿托拉丹紀行〉中,便會寫下有助於獲得這樣的故事體驗,令想像力萌發,並共有作為《皇帝聖印RPG》舞台的阿托拉丹大陸印象的訊息。

本記事的內容乃是基於《皇帝聖印RPG》已出版的規則書1和2,以及擴充書籍《進階之力》。
雖然文中也稍微引用了以《皇帝聖印戰記》為首的小說和replay的內容,但這些內容請視為各故事的特例。此外同樣地,本記事中設定部分的記述為筆者的想像,與官方的世界觀記述並非完美一致(以TRPG來說便是「隔壁桌」,請審慎注意)。

那麼前言就到為止。
本次是要透過replay中登場的幼年騎士艾利夏的視角,來說明關於那些阿托拉丹大陸故事的根本原因「混沌」,以及與之相對的三種道途之一.君主/Lord。



引用
某位邊境君主的一天


❏❏❏❏❏早晨❏❏❏❏❏

開拓地的早晨來的很快。
伴隨著黎明爬出稻草床的開拓民們紛紛開灶生火,開始燒水。
少年君主艾利夏也在床上醒了過來。
這座島的溫差比內陸還要顯著。即使穿著內衣入睡,寒氣依然會自肩頸滲入,他也曾在半夜被冷醒過。

——想在溫暖的床上多待一會兒。
將這股誘惑趕出腦袋,艾利夏奮力離開了床。

外頭的水瓶結了一層薄冰。艾利夏將手帕浸過冰水並稍為擰過,開始擦拭起身體。
自6歲得知自己有繼承聖印的資格後,他就一直維持每天用冰水按摩,持續勵行這流傳自學院常磐學派——基諾法師說那是綠之生命魔法學院的支派——的養生法。畢竟君主可不能因為小小的感冒就病倒了。
一直擦到遍體通紅,艾利夏才穿上衣服。
過去在內陸穿的都是僕人替他準備的南方棉或絹製的衣服,但在這裡,艾利夏按照自己的意願穿著和士兵一樣的毛織品。這是在仿效侍從迦奈(由於從屬於位階為騎士的艾利夏,所以她的身分是騎士侍從),無論衣著飲食她總是與士兵一致。

距離早餐還有段時間。
艾利夏展開繪卷。

那是描繪極大混沌時代,帶著聖印降臨阿托拉丹大陸的艾拉姆,與夥伴攜手擊敗盤據該地的巨龍的英雄,始祖君主.雷昂的插畫故事。
在黎明的晨光下,艾利夏沉浸在少年般的幻想中。不久,基諾法師來喚他去吃飯了。



在講述阿托拉丹大陸的冒險時,一開始不能不說的便是 [這世界曾經徹底毀滅過,而當時的威脅至今仍未袪除。]
引用
「所謂的混沌,既是種神奇的能量,也是代表著可能性本身的某種『存在』。那『存在』會出於偶然,或因人為方法所致,在世界具現化(這稱作「混沌凝聚」)。
一旦混沌凝聚,至今以來運作的秩序就徹底崩潰了。例如,在結實累累的田園發生混沌凝聚,地壤會化為毒沼,或是叢生出奇怪的毒草……儘管發生的現象千差萬別,但幾乎所有的情況都只會帶來對人類有害的結果。」
(出自《規則書1》P.9)
大陸曆元年,這是阿托拉丹發生「混沌爆發」的那一年。在那之後的極大混沌期,可以說是整個世界將人類拒之千里的時代。
引用
「混沌,是能撼動所在之處的自然定律--也就是能夠扭曲物理法則的存在。在混沌出現的空間裡,就算火焰剝奪周圍的熱量,投出的石子沖天不墜,還是畫像變動不停,都沒什麼好驚訝的。」(出自《規則書1》P.278)
我們能夠推測,在這樣的世界裡,人類想必是漸漸失去混沌爆發前所孕育的文明與文化,步上毀滅的道路。
然而,始祖君主雷昂,卻在人類被混沌毀滅殆盡前,現身於歷史之中。
他的出現,究竟是瀕臨滅亡的人類在最後所喚起的奇跡呢?抑或只是純粹的偶然呢?更何況關於他出現的時期在傳說群裡也混亂無定,就像他的身世一樣眾說紛紜。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 1)帶著人稱聖印的力量出現, 2)有著志同道合的夥伴, 3)從艾拉姆一地驅逐並淨化了混沌。此外最重要的,便是 4)將聖印之力分予能擔負君主之任的年輕人,建立「自由騎士團」的體制一事。
當雷昂完成世稱大遠征的傳奇冒險之後,便帶著騎士團共赴長征,自歷史舞台消失了蹤影。然而,他所遺留的聖印,卻也留存在駐守這片土地的騎士們身上。



引用
❏❏❏❏❏上午❏❏❏❏❏

早餐是牛奶粥與雞蛋,還有少許昨天正餐剩下的冷肉。
自抵達開拓地之後,勞動量增加,早餐的食量也變大起來。雖然艾利夏表明不需要雞蛋等奢侈品,但被告誡「在發育期,吃飯也是修練之一」,他也就接受了。

早餐後,他收到了通知。
據報,外出巡邏的士兵發現森林中籠罩著霧,霧中還隱現著黑影。
艾利夏決定取消上午的行程(基諾法師的《騎士雷昂言行錄》課程)前往該地。
當他這麼告訴貼身僕役時,騎士侍從嘉妮特已經拿著艾利夏的盔甲佇立在門口。

他們在森林開闢出的耕地外側發現了報告中的霧。

這是還未凝聚前的『混沌核』,相當少見。一般來說都會凝聚行成混沌事故或投影體呢」基諾法師說道。
收到報告當時他那鐵青的臉,如今卻因興奮而漲紅。
請淨化它吧」嘉妮特提醒艾利夏。

少年君主集中意識,顯現出聖印。士兵們屏息忘言。玫瑰色的光輝祛除了盤據現場的黑暗,秩序的力量逐漸導正扭曲的自然律。
迷霧終於散去,白日的陽光又灑落在耕地上了。

--雖然我還沒有打敗霧之巨人的力量,但還是能夠淨化湧現出來的混沌。

儘管距離腦中所勾勒的英雄形象還很遙遠,心裡也很不甘心。但若只是為了打倒投影體,君主的力量並非絕對必要。在那之後淨化「混沌核」也是君主的使命--艾利夏如此說服自己。



曝露出的混沌處於被稱作「混沌核」的狀態。這可說是混沌的結晶,不待片刻便會凝聚並且在使某種現象具現化之後,混沌核本身便會消失(這也稱作混沌事故)。

然而強大的混沌核卻不單只會形成現象,而也可能會以生物個體的形式凝聚作結。此時這個個體,是異界的存在被複製到阿托拉丹大陸,因此被稱作混沌投影體(投影體)。
《皇帝聖印RPG》的敵方單位資料集中有著「出身世界」這個項目,這代表該敵方單位投影來源的世界。只要參照各種規則及擴充書籍中的敵方單位資料集,便能明白究竟有多少敵方單位是從異界被投影至這個阿托拉丹大陸。
(反過來說,也能夠推測出幾分在混沌爆發以前的原阿托拉丹大陸的原生生物相,不過在此不贅述)

凝聚出投影體時與混沌事故的情況不同,混沌核不會消失,而是會成為投影體的核心。就算該投影體被打倒,混沌核仍會留下並成為下一次混沌災害的原因。
而始祖君主雷昂所賜予,君主們世代相傳的聖印,是唯一能淨化這混沌核的存在。
聖印是將君主的理想、信念具現化之物,能帶給混沌核那亂無目的的可能性(既是無序也是混亂)秩序並予以導正。其結果便是混沌核消失,所以君主才能阻止混沌災害。

聖印有各種用法,但對居住在阿托拉丹的人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這淨化混沌的功能,正因為能藉此保全動不動就被混沌吞噬的生存圈,便是君主得以統治領土的理由,也是民眾之所以需要君主的原因。
現在的阿托拉丹大陸,尤其是中樞部,像這樣爭求生存圈的迫切性早已如過往雲煙。這是由於在始祖君主雷昂自歷史的舞台消失後,繼承其遺志的自由騎士們持續了長達1000年掃蕩大陸中混沌的戰爭(「秩序回復戰爭」),成功自混沌之海中奪回了阿托拉丹大陸之故。
(而在那之後,阿托拉丹人恢復了文明、積蓄了財富,這時君主也開始為了彼此的領土而展開鬥爭,關於這部分就留到下次有機會時再說吧)

然而,即使是在這樣的時代,渾沌的災害依舊威脅著民眾。例如《皇帝聖印戰記》的主角提歐,便對希斯提那的統治者專注於私慾的鬥爭,而罔顧領內的混沌災害一事感到憤怒,才挺身成為了君主。而在揭載的replay中,該怎麼讓尚存混沌的領土安穩地存續下去,便是 PC們所必須面對的課題。
況且,阿托拉丹大陸中各地還存留著不少整個特定地域都處在混沌影響下的「魔境」。《グランクレスト・リプレイ ライブ・ファンタジア×ファクトリー》故事舞台的法爾迦德與梅迪尼亞這兩國之間的「樹龍之森」、瓦勒雷亞半島勢力均衡關鍵的環狀山脈瓦勒雷亞之「眼」(出自《規則書2 P.234》)等魔境,都有投影體從中遊蕩而出危害人們。為了對抗牠們,君主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引用
❏❏❏❏❏中午❏❏❏❏❏

淨化完報告中提到的混沌核後,艾利夏便直接前往在森林深處找到的鐵礦石採掘場進行視察。
根據基諾法師的調查發現,這座島有著良質的鐵礦石礦脈。

「從森林也能獲得足夠的燃料,將來打造高爐後,就能出口精鍊的鐵」
「叔叔,不能先確保武器嗎?民兵們只靠現在的武器實在沒辦法抵抗現在的巨人」
「請等一下。我們目前必須先拓展耕地,確保糧食才對!」


基諾法師、騎士侍從嘉妮特、開拓民的村長歐文斯的討論就算到了正餐時間也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
同席的艾利夏忍耐著飢餓,傾聽著他們的對話。談話的細節都是些他聽不懂的內容,而他們也沒有催促艾利夏做任何決定(畢竟那些事其實都是基諾法師和歐文斯的工作)。
一開始的時候,他甚至懷疑這裡真的需要自己嗎?始祖君主雷昂的繪卷中,並沒有畫出他和人討論領地作物的產量、鐵礦石的價格變動、過冬存糧的準備等工作的圖。

--這些繁瑣的事情,一定都是由追隨雷昂、之後開創魔法師協會的魔法師.偉大的米凱羅處理的吧
過去艾利夏是這麼悠哉地想著。
君主的使命是開拓魔境、消滅投影體、淨化混沌並保護人民。艾麗夏過去是如此相信。也曾經想像自己來到這座島時,憑藉聖印之力放逐怪物的身影。

然而,他在戰鬥中一無是處。

「君主的生存方式並不只有一種」基諾法師說過。
既有在戰場衝鋒殺敵的君主,也有在本陣對部屬下達命令的君主。而當然也存在著本身不具任何作戰的手段,在被臣屬保護的同時卻也保護那些部屬,帶著賦予他們力量的聖印立於戰場的君主。
「所以,沒有必要為自己無法對付巨人而感到自卑。」
基諾法師這麼說著。嘉妮特也這麼說過。

儘管要修正自己心中的英雄樣貌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但至少切實地了解領地絕對是身為君主所應該做的。

--也許君主雷昂也會在戰鬥之餘,批閱記有新生羔羊的頭數、或是發給造橋工人的麵包數量的文件也說不定。
艾利夏一邊想著,一邊傾聽臣屬們的談話。
桌面之下,少年的肚子又小小地,發出了聲響。



君主最大的使命便是淨化混沌。
只要有聖印就能完成這個使命,無關乎君主的人品或能力(極端而言確是如此)。
因此也有像艾利夏少爺這樣,即使作為統治者沒什麼能力,但只要擁有聖印就能以君主之身獲得(名目上的)統治者地位的人。
引用
另外,實際上君主究竟握有多少權力,又有什麼樣的法律制度或統治體制,端視各領地而定。(中略)在某個領地君主握有獨裁大權,而在某個領地卻是由魔法師全權掌管內政,在另外某個領地君主只是被當作象徵一樣,實權卻掌握在富商們的議會手中。然而,不存在沒有君主的領地。
(摘錄自《規則書1》P.285,粗體為筆者加註)

在現在的阿托拉丹大陸,最為樸素的統治形式中以君主≒統治者為大宗,傳統上聖印為長子繼承,這是因為君主的家系能累積資產、人才、以及與協會間的人脈等資源之故。
如引用文章中所提到的,存在著獨攬內政的臣子或領民組織,只要他們的能力強過君主,那麼在該領地君主也就當然變成一種單純的象徵。
君主與領民的地位關係,是建立在基於各種要因而構成的均衡上。無論哪一方,都是一邊抱持著將己方利益最大化的欲望,卻又同時處在絕對需要對方的狀態下。
若是村落規模的領地,這或許也就僅止於君主個人與領民們的關係,但當領地越大、牽連的利害關係者增加,要想達成共識就越發困難了。儘管在遊戲中是否該涉入到這種程度端看各團的喜好而定,但「何謂君主應有的樣貌?」「何謂領民的期望?」這樣的命題當然是值得挑戰的主題,既刊的《グランクレスト・リプレイ ライブ・ファンタジア×ファクトリー》中的「家裡蹲君主」妮娜、以及「馭龍姬」卡塔莉娜也各自懷抱著煩惱,而這些煩惱若在戲劇、也就是RPG中,便能將之導向為故事的體驗。
在設想君主與領民間的勢力均衡這點時,必須知道君主的立場是帶有直接且支配性的特質。若君主不使用聖印的力量,領地內便會因為混沌而無法住人,因此領民要想否決君主的要求是相當困難的。

雖是這麼說,不過領民們也不是束手無策。要是無法忍受現在的君主,當就有可能會私通鄰國的君主。雖然是極為罕見的例子,但如同《規則書1》所刊載的劇本〈命運的邂逅〉般向流浪的君主求助也是可能發生的。
並且,當這種事情一再發生(這並不單單是君主無德,也許君主有其他必須施行苛政的原因),認為「君主只要能當聖印的容器就行了」的領民當然也就會出現。



引用
❏❏❏❏❏中午❏❏❏❏❏

回到沙灘附近的根據地,吃過遲來的正餐後,艾利夏展開騎士的訓練。陪練的是剛訓練完民兵的嘉妮特。
說是這麼說,可還輪不到劍戟相交的對戰練習。在身穿鎧甲的狀態下跑過障礙、將盾舉在頭上跑馬拉松就佔據了超過一半的訓練時間。而剩下一半當然是全副武裝練習劍的基本型。

嘉妮特毫無以教導者自居的意思。她謹守著從屬艾利夏的立場,這也許是基於罪人的立場,也可能是由於在「從屬聖印」的形式下與艾利夏相連繫所致。
--但是。

無論是作為聖印承載者的能力、戰技、還是來自領民的信賴,無疑地她都遠勝過自己。況且分予她的聖印之力原本就是屬於她的。
根據抵達此地時的契約,身為罪人的她無條件從屬於艾利夏,並作為證明獻上了聖印。然後艾利夏才又重新「分給」了她。
像這樣形式上的政治性聖印交換、以及爵位與實力間的隔閡也存在於君主之間。儘管這一點艾利夏的頭腦能夠理解,但自己身邊的部下本來就比自己更有資格當君主,而每天都切實感受到這點,實在很痛苦。

--要是她真的是個大惡人就好了。
他也這麼想過。
但是,在與巨人的戰鬥時,她那在沙灘上顯現的聖印、那為了守護人民而挺身而出時發的光芒,怎麼樣也無法認為她是個如首枷所示的大惡人。

聖印的光芒,是君主心懷的理想,也就是信念的光輝。」在《雷昂言行錄》的課程中,基諾法師如此說道。

有一天,自己是否也能像嘉妮特那樣、像繪卷中雷昂所揭示的那樣,顯現出盾或劍刃的聖印呢?


結束訓練時,也已是日暮時分。
開拓地的各處燃起了營火,看到這些火光,自田野歸返的開拓民們也放心不少。
--現在,就做好自己能做的事吧。
少年君主朝著黃昏的天空,想像著自己聖印的紋樣。
他覺得那光輝,似乎比昨天要更亮了一點。

===================================================

自始祖君主雷昂將聖印分予「自由騎士團」的騎士們後已然度過了數不盡的歲月。如今聖印依舊為各地的君主所傳承著。
一般而言,因年邁或疾病而無法克盡君主使命的君主,會將聖印託付予其後繼者。
此一繼承在多數情況下為長子承繼,然而實際上,關於繼承所需要的,端看該人是否具有君主的資質罷了。
考量到在阿托拉丹大陸君主必須時常面對混沌一事,「無法克盡使命」這點就不再只是君主個人的私事,實際上是攸關整座領地存亡的大事。由於必須迅速進行聖印的繼承,倘若沒有子孫,或是存在更適任的人選時,由外人繼承的作法也相當常見。
(實際上,在《Grancrest Replay 伐爾多利亞戰狼記2》中,「狼王子」雷格納姆為了對抗強國傑法斯而呼籲周邊領主組成軍事同盟時,其中一人阿拉登的約翰,便是在擔任一名老騎士的隨從時因老騎士力盡而亡而承繼了聖印,因此他只是「擁有聖印的普通村民」)
(此外還存在著一種非常罕見的方法,便是自「混沌核中創造出聖印。這是除了透過繼承之外,原非君主的人唯一能夠得到聖印的方法,而《皇帝聖印戰記》的主角提歐也是這麼獲得聖印的。)

另一方面,聖印除了完全將力量給予他人的「繼承」此一形式之外,也能像始祖君主雷昂那樣,以「從屬聖印」的形式出借一部份的力量。
誠然,既然是分予他人力量,君主本身所擁有的力量當然會減弱。此外,君主與臣屬之間還必須具有某種強烈的精神連結(一般而言這部分往往是指忠誠心,但即使是恐懼或憎惡也無妨)。然而分散戰力擊退混沌的結果,領地也會繁榮起來,以軍備或資產擴充的形式更加強化君主的力量。

此外,還存在一項更重要的事實。就是聖印能自他人那裏奪取而得。
倘若聖印尚未有人繼承而君主便死亡,該聖印便會化為混沌核,然後消失殆盡。然而只要在消滅之前對該混沌核使用聖印,君主便能吸收原先的聖印,提升自己的力量。
此外,當某位君主如這般死去,其聖印消滅或被吸收,底下的從屬聖印便會全部獨立,與原先主人的聯繫也會斷絕。
對君主來說,其他君主的聖印(就算是自己所侍奉的主君也一樣)能夠成為本身力量的來源。既然如此,君主之間會紛亂無常、鬥爭不斷,也是理所當然。「秩序回復戰爭」之後的戰亂時代便是這樣展開的。
魔法師協會所主導的爵位制定與魔法師的派遣制度(關於這部分將在次回再做說明)原先便是為了制止這些君主的失序而訂立,但仍舊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近年,曾經有過那麼一次為這戰亂劃上休止符的機會。
大幅併吞阿托拉丹大陸各君主而崛起的「幻想詩連合」與「大工房同盟」兩大勢力統合了各自臣屬的聖印,雙方陣營的領袖也登上了大公的爵位。
兩勢力分出勝負之時,兩人所持有的聖印即會統合,也就是最後的爵位.皇帝的聖印出現之時。皇帝的聖印--皇帝聖印Grancrest--既是究級的聖印,也是至高的秩序,當皇帝聖印誕生之時,據說便能掃除世界餘下的所有混沌。

兩大勢力終將一決勝負--無論是誰都如此猜想。然而這場大戰,卻因為雙方勢力的繼承人墜入愛河此一戲劇性事件而避免了。
長年戰亂的終局,在兩方勢力的和解下告終。
要是真能實現的話,想必會成為流芳百世的佳話吧。

要是真能實現的話。

關於在兩大勢力和解的場面,兩名年輕人的婚禮會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都畫在官方網站所公開的《First Book》(http://fujimi-trpg-online.jp/img/contents/gc/firstbook.pdf)*中。
在這「大講堂的慘劇」之後,阿托拉丹大陸再度展開了無比混亂、動盪劇變的歷史。

各位讀者的角色,能夠在這部歷史上「銘刻下自己」嗎?





*原文連結http://grancrest.jp/images/top/firstbook.pdf已失效,譯文中已重新導向。


« 上次编辑: 2018-01-13, 周六 16:01:09 由 柳深龍佐性 »

身隨心動。
這是個角色扮演遊戲,不是一個坐著等打架遊戲!
比起決定好的故事,人類的歷史美得叫人心醉。

离线 柳深龍佐性

  • Wander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205
  • 苹果币: 4
    • 皇帝聖印RPG
Re: 【阿托拉丹紀行】 第一回:君主
« 回帖 #1 于: 2018-01-13, 周六 15:57:24 »
【附錄】

引用
協會支援
以下揭載的是追加的協會支援。關於協會支援請參照《規則書1》P.191。
是否採用此處所揭載之資料,決定權在於各桌的GM。

引用
▶緊急對策◀

最大LV:3
時機:隨時
對象:自國    封建值:LV×700

效果:表示你的國家能善用協會所出借的醫療相關知識或設備、人員等資源,對各種傷病或預料中的事態預先做好適當的對策。
回復一名自國所屬角色所受到的一切惡劣狀態。此效果在1次劇本中至多使用LV次。

引用
▶障礙破壞◀

最大LV:3
時機:主要動作
對象:效果參照  封建值:LV×700

效果:利用以得到協會協助而準備的破城鎚或爆裂物,來排除戰場上的障礙物。
只能在團戰中使用。能夠破壞距離使用者1Sq以內的1項可破壞的物體或構造物。GM可設定無法以此效果破壞的物體或構造物,而對這些目標使用時也不會消耗此支援的使用次數。
此效果在1次劇本中至多使用LV次。

引用
▶戰力補充◀

最大LV:3
時機:主要動作
對象:自國    封建值:效果參照

效果:利用透過協會所獲得的他國或傭兵團人脈等關係,來獲得援軍。
選擇1支[此協會支援的等級]以下等級的部隊,在該劇本中取得。但是不能選擇[需要資源中包含封建值的部隊]。提升等級所需的封建值如下:

0→1:1000
1→2:2000
2→3:4000

引用
▶反陷阱設備◀

最大LV:3
時機:判定之前
對象:自國    封建值:LV ×500

效果:利用以得到協會協助而準備的先進反陷阱工具、教程或輔助人員,妥善應對戰場上的陷阱類工事。
自國所屬的角色可將探知陷阱或解除陷阱的判定,變更為以判定值10、技能等級3來進行。1次劇本中可使用LV次。

引用
▶諜報機關◀

最大LV:5
時機:判定之前
對象:自國    封建值:LV ×500

效果:能夠藉由協會或是其管道,利用他國所提供的技術或人員,進行迅速且正確的偵查或諜報行動。
自國所屬的角色所進行的〈感覺〉或〈情報收集〉判定的骰數+1個。1次劇本中至多使用LV次。

引用
▶科技提供:馬匹◀

最大LV:5
時機:常駐
對象:自國    封建值:效果參照

效果:代表協會將關於軍馬養成或訓練的最新知識、或是優秀的種馬出借給你的國家。
自國的馬匹+LV。提升這項協會支援的等級所需的封建值,(提升後的等級為)3級為止為LV ×500,4級以後為LV ×1000。

引用
▶投影體研究所◀

最大LV:3
時機:主要動作
對象:自國    封建值:LV ×500

效果:你的國家得到協會的協助,設置了對異世界或投影體進行研究或擬訂對策的設施。
使用時,選擇1個投影體的出身世界。在該次劇本中,對於所選擇出身世界的投影體,自國所屬的角色給予的傷害+[LV ×3],所受到的傷害-[LV ×3](最低0)。

引用
▶魔境研究所◀

最大LV:3
時機:判定之後
對象:自國    封建值:LV ×500

效果:由於得到協會的協助而在國內設置了收集魔境相關情報並擬訂對策的部門,因而得以應對在魔境內發生的各種狀況。
能夠重擲在自國所屬角色登場的場景中所發生的意外事故的結果。1次劇本中至多使用LV次。
« 上次编辑: 2019-07-21, 周日 14:38:46 由 柳深龍佐性 »

身隨心動。
這是個角色扮演遊戲,不是一個坐著等打架遊戲!
比起決定好的故事,人類的歷史美得叫人心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