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夜间楼层 Part 4  (阅读 640 次)

副标题: 夜幕降临...... 推理仍然在撞墙。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夜间楼层 Part 4
« 于: 2017-12-30, 周六 12:37:43 »

Part 1 点这里
Part 2 点这里
Part 3 点这里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调查、求生、非战斗、理论上短团。
【难度】★★★☆☆
【技能推荐】侦查和聆听等调查技能、PL的想象力
【房规】点这里
【背景要求】普通人。或者NYPD的刑警。无CM知识。
【故事】1990s。纽约、曼哈顿。阿比盖尔.莱特失踪了。
与她同住一栋公寓大楼的居民们也开始出现怪异的行为。他们究竟隐瞒了什么?
【模组主题】“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王叶
【PC】巴克·卢普 Buck Leloup / 27岁, 男
HP 14 / MP 15 / SAN 75 / CM 0
侦查 80 / 钳工 70 / 聆听 60 / 领航 60 /
手枪 60 / 拳击 60 / 闪躲 60 / 信誉 60

70年代长大的贫民窟孩子,饱受当时社会的各种黑暗面。
对于周遭一切拼命斗争,就有了现在的巴克。
遵纪守法,尊重道德,热爱家庭,努力工作,责任感强,有一技之长。
这是巴克想要成为的人,一个现代化清教徒式的公民。
经由推荐加入了NYPD。现在是个奔波于犯罪前线的刑警。



【PL】白鸟
【PC】 西蒙·文·沃森 Simon von Wilsen / 30岁, 男
HP 13 / MP 13 / SAN 65 / CM 0
劝说 80 / 摄影 70 / 心理学 60 / 聆听 60 /
历史 60 / 藏匿 60 / 快速交谈 60 / 信誉 60

当下最最火热的新闻金牌周刊记者。
常常带着一大堆的随身物品四处奔走,寻找下一个大头条。
物品包括:强光手电、电池、水果刀、总数高达20种语言的各小辞典、摄影机、
便利贴、可以写字的录音笔、柯尔特m1911、子弹夹x10、
男士香水、食物、水、登山包、放大镜、万能钥匙、铁丝。
可以说是时刻处于可以连续监视目标几天的状态。



【PL】相川未绪
【PC】 伊莎贝拉 Isabella / 24岁,女
HP 12 / MP 6 / SAN 30 / CM 0
侦查 80 / 急救 70 / 医学 70 / 心理学 60 /
信誉 60 / 心理分析 51 / 生物学 51 / 图书馆利用 50

一名经过良好教育的医生,在医学上有着相当的研究,并且对心理学也有一些涉猎。
非常吝啬,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财富。
因为是(自认为)大龄剩女,所以对于结婚的话题非常敏感。

团前讨论:
劇透 -   :
KP:啊,那么你们想先讨论一下吗?
巴克:上回合进行到哪里了

(KP:超级良心的伊莎贝拉正在为大家画思维导图)
伊莎贝拉:那个玩意儿有点长……长……好吧,很长
伊莎贝拉:我应该再提炼一下的,现在开吧
伊莎贝拉:今天的跑完我加个班搞定这个东西.
伊莎贝拉:我在做图的时候才发现kp没有给地图

KP:我才不会说是我懒得准备了... 好啦我下次会弄好。

巴克:巴克打开了米歇尔的信。
巴克:西蒙打开了科幻小说家的信。
巴克:里面都是相同的的内容。
巴克:接着,你们不信邪地又打开了另一封,又另一封.......
巴克:阿比盖尔.劳拉.莱特、托马斯.马努埃尔、罗杰.卡伦、米歇尔.范菲茨、路易.珀斯特。
巴克:所有的住户自四月起,再也没有缴过房租。

西蒙:所以先去物业还是房东的办公室
巴克:看来是进展到,我们快要离开公寓的时候了
巴克:诶?这还有房东办公室?

伊莎贝拉:没有房东办公室这种东西
西蒙:不是房东办公室    那是什么办公室来着
巴克:artlife的?
西蒙:我记得好像有说什么办公,然后我给忘了
巴克:那个就是物业
伊莎贝拉:那个是ARTLIFE的物业
雾君:還有編輯?
雾君:我記得kp有提到來著

西蒙:幸亏有你们
巴克:编辑也不在

KP:阿比盖尔.劳拉.莱特 - 失踪的画家,伊莎贝拉的朋友
KP:米歇尔·范菲茨 → 女权主义作家和诗人
KP:罗杰.卡伦 → 中年科幻小说家,对你们说要在日落前离开建筑
KP:路易.珀斯特 → 一个插画家,曾在几个知名漫画杂志上画封面,内向又认真还有点无厘头,每晚在房门前领取披萨
KP:ARTLIFE → 这个建筑物的所有人,是一个专门租借不动产给艺术家的公司
伊莎贝拉:所有人,嗯?
巴克:就是主人
KP:然后,所有人自从4月起就没有缴房租,现在已经是8月
伊莎贝拉:阿比盖尔是5月底留言失踪的
伊莎贝拉:那么,四月份到五月底开始吗

西蒙:我想
西蒙:把摄影机
西蒙:留在画家的门口
西蒙:看看是谁投食的

伊莎贝拉: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怕是要出毛病
伊莎贝拉:这个时候可能有摄像头吗xd


巴克:我不太了解美利坚是怎么催租的
巴克:是自己借助黑社会或者保安暴力解决,还是求助于警察?

KP:律师信
巴克:如果对方不理律师信呢
KP:看人看地方吧?

西蒙:还要去什么公司吗
伊莎贝拉:去啊
伊莎贝拉:我觉得可以先去公司,然后去找编辑

西蒙:同觉得可以先去找公司
巴克:我觉得可以先回楼上,把这封信给路易,看看他怎么解释
巴克:“交租是不可能交租的,这辈子不可能交租的。”

西蒙:我还得顺便扔个摄影机23333
伊莎贝拉:我建议找完之后再去
伊莎贝拉:那时候动作快一点可能晚上了,正好

巴克:找完之后估计天黑了
伊莎贝拉:就是趁着天黑吧?
巴克:no
巴克:起码第一天不要
巴克:我拒绝

西蒙:k p说晚上都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伊莎贝拉:那ok,我想分头行动……尽量效率高一点怎么样?
伊莎贝拉:我去找物业,你和西蒙拿另外一份律师信
伊莎贝拉:我很想问问看阿比盖尔的事情

巴克:可以分头,第一天晚上我打算回警局加班,顺便看完那本《夜海》
伊莎贝拉:好
伊莎贝拉:西蒙和王叶一起吧?你们两个在这里能调查的东西比较多吧

巴克:等等,你说的拿另外一封律师信是什么意思
伊莎贝拉:我拿阿比盖尔的律师信去问
巴克:我是打算问完路易再去物业,然后直接回警局,或者看情况再做调查
巴克:咱们也许会在物业相遇

伊莎贝拉:嗯,我会在那里等你们一会,顺便我也整理完米歇尔的资料
伊莎贝拉:我会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等你们半个小时


KP:其实你们还有一个人没有问就是了
KP:托马斯.马努埃尔

伊莎贝拉:那巴克和西蒙可以一起去问?
巴克:西蒙怎么打算的?
伊莎贝拉:西蒙什么安排?
西蒙:我找完画家
西蒙:去和女权小姐姐再聊聊

伊莎贝拉:……我帮你谷歌一下怎么追极端的女权主义者

巴克:西蒙如果打算第一个夜晚在这里的话,可以考虑留下来陪我问完路易之后,再继续留下来询问其他房客
巴克:比如那个托马斯
巴克:然后等那个谁回来之后,你们一起行动

伊莎贝拉:我很担心西蒙今晚会出什么问题啊
巴克: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我不是那个谁???
KP:???

西蒙:我想看看女权小姐姐会不会收留我
伊莎贝拉:不会的
西蒙:不
西蒙:别瞎说
西蒙:说不定呢

伊莎贝拉:……加油
伊莎贝拉:给你奶一口
伊莎贝拉:如果西蒙能被米歇尔收留
伊莎贝拉:我第二天就去找画家谈一下人生哲理
伊莎贝拉:(这之间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巴克:等到晚上,她反锁了门,拿起了皮鞭,穿上了黑色的马靴
巴克:“knee,my puppy.”

西蒙:...
伊莎贝拉:妈的巴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KP:米歇尔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不说一句话,缓缓的走出房间。
KP:咔嚓。你听到了锁门的声音。西蒙被困在了米歇尔的房内。
KP:夜幕降临,西蒙......
伊莎贝拉:KP你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西蒙:米歇尔一定是好女人
西蒙:kp你皮了

伊莎贝拉:笑得死去活来
KP:不,我只是警告你,我真的会这么做
西蒙:米歇尔
西蒙:都为我把房子给我了

伊莎贝拉:??????
西蒙:我突然感觉看到了希望
KP:妄想症要早日治疗。
巴克:伊莎贝拉,杀人诛心啊
Poe:怕不是第二天一早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Poe:然后肾少了一个

西蒙:你说那是什么奇怪的器官收藏团伙
西蒙:米歇尔可不是这样的人


KP:所以,你们决定好要怎么做了吗?
巴克:我决定好了
伊莎贝拉:我也决定好了
西蒙:我也决定好了
KP:伊莎贝拉离开建筑物去ARTLIFE
KP:巴克区找路易
KP:西蒙去找米歇尔?

Poe:所以,你决定要攻略女权主义分子了吗
巴克:事关你的隐私,我就不打扰你俩了()
西蒙:我决定
西蒙:今晚打晕米歇尔
西蒙:带回家

KP:你试试.jpg
西蒙:不 开玩笑
西蒙:放完摄影机调查完我还是先回家去把录音听了


KP:那么,我们接续上次的场景。
KP:你们在公寓的大厅里,手里是房租的催缴单。
KP:你们先RP互相讨论接下来怎么做,然后分开行动。OK?
巴克:OK,画分界线吧
KP:啊,只是个建议
KP:托马斯.马努埃尔是有好玩的线索的。
西蒙:可以的

跑团记录:
劇透 -   :
时间是1994年8月10日下午三点半过一些。
伊莎贝拉、西蒙与巴克以相似的表情互相对视着。
四个月不缴房租,而且是所有的房客一同这么做,这可能吗?

巴克:“……这很诡异。”
巴克:巴克皱着眉毛看向手里的信

西蒙:纸张上写的内容明显让西蒙惊讶极了“现在才通知,时间都这么久了,那群人不仅喜欢艺术,看来还是做慈善的”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自己手中ARTLIFE寄给阿比盖尔的律师信。
伊莎贝拉:“我很怀疑这个物业根本不知道住户失踪的事情,他们居然还会给阿比盖尔寄律师信……我想去ARTLIFE那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莎贝拉:“而且四月份的时候阿比盖尔还跟我有联系,在我印象里她并不是拖欠房租的人。”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停顿了一会,将手中展开的律师信重新折叠放回信封。她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西蒙。
伊莎贝拉:“西蒙你怎么打算?”

巴克:“反正就是上趟楼的事,我打算面对面地问问路易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巴克:巴克将寄给路易的那封信回归原状,揣入怀里
巴克:“其他的先放回信箱吧。”巴克看了一眼乱糟糟的信箱:“难道前几个月的也在里面?”

西蒙:西蒙的眉头微挑,把自己手中的信件递给了巴克 “这个玩意儿,还是你拿着吧,公民的东西”
西蒙:回望向贝拉“那个可怜的画家很有趣,我想把这个摄影机放在楼道里,看看能不能拍摄到什么有意思东西。”


你们随手翻了翻,确实在每个人的信箱中看到了前几个月的催缴单
里面的内容没有什么稀奇的,甚至连文字叙述都一模一样。
大概是大公司里的文章范本重复剪贴吧。

巴克:巴克将属于路易那份前几个月的信也拿出来
西蒙:西蒙把米歇尔的信件都拿了出来收起来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撇撇嘴:“你这可别是放了之后就拿不回来了,还是算了吧。”
西蒙:西蒙回贝拉“这种事情看运气的嘛,想要看到有意思的东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西蒙:“我总觉得米歇尔小姐很特别,我想我可以回去跟她聊聊”

伊莎贝拉:“灰尘可真大……咳咳…”伊莎贝拉眯着眼,强行忍住不适地翻找这阿比盖尔的信件。
伊莎贝拉同样找到了阿比盖尔自四月起的信件。
伊莎贝拉:“如果明天还要来协助调查,我一定不会穿白色的衣服……浅色系的都不会穿!”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拿出了那些信件,按照月份依次排序拿好。

巴克:“对了,记者,医生。”巴克掏出笔记本和笔,撕下两页:“分开之后,你们可以问问你们认识的人,看看能不能弄清楚这东西到底代表什么。”
巴克:他拿出羊皮纸,在两张纸上画下羊皮纸上的印记


西蒙:(啊……图书馆……好像还没去过图书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里平静,你画出来的印记却总有一些颤抖。
你的身体有一种严重的违和感。好像你的右手不愿意重现这图画似的。

巴克:“………妈的,我喝多了吗?”
巴克:巴克用力握住笔,画下两幅印记
巴克:(掉san吗)


由于过于用力的结果,你的笔刺穿了纸,甚至刺进底下的笔记本。
花费了些时间,你总算是画出来了。但是怎么也说不上完美。

伊莎贝拉:“巴克警官,”伊莎贝拉接过一张纸,看了看上面歪歪扭扭的笔迹,又看了看巴克。
伊莎贝拉:“……早上喝的酒对你还有影响?”

巴克:“抱歉啊,将就着用吧。”巴克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两声:“可能是冬天快到了,手抖。”
KP:(八月呢)
西蒙:“这么年轻,怕冷的这么厉害,这是肾虚啊,得好好补补”
西蒙:西蒙拿着这张纸,低头仔细看了一眼,才对巴克说

伊莎贝拉:“是要好好补一补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怜悯地看向西蒙。

巴克:巴克斜视着西蒙:“大概今晚你比我更需要补补”
西蒙:西蒙对着你俩白眼一翻,手掌拍向胸肌,挺直了腰板儿啪啪啪拍了几下
西蒙:“闹什么闹?开玩笑吧,哥,身体多好。”

KP:你有种自己在重现金刚捶胸的错觉。

西蒙:(单手)
西蒙:(呢)

KP:(不管)
西蒙:(你皮你皮任你皮)

伊莎贝拉:“不论如何,小心一点。”
西蒙:“喂??事实上这行人,我年纪最大的。不能因为我长得好看,就忽略我的年纪”
巴克:“不错啊,小男子汉。”巴克敷衍了两句,看向伊莎贝拉:“过会我可能也要去那个物业看看,运气好的话,到时候见吧。”
伊莎贝拉:“关于米歇尔,我想起来我曾经在要走的时候,就是警官特地大声讲四楼的时候。“
伊莎贝拉:“我瞄到她的手举起来,在书架前面停了两秒,又放下了。”
伊莎贝拉:“关于她的那本珍藏,你也要注意一下,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啊。”

巴克:“嗯?”巴克有些在意:“她当时是什么姿势?竖中指吗?”
西蒙:“难道错过了什么,跟阿比盖尔有关的书”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摇摇头。“就是举了一下,我猜不出这有什么含义。”
伊莎贝拉:“像是选书,又像是什么下意识的动作。”

巴克:巴克耸了耸肩:“记者,靠你了。”
西蒙:西蒙冷漠以对“什么爱情,不存在的,我只是觉得那个女人很有趣”
伊莎贝拉:“总之,小心为上。”伊莎贝拉实在是放心不下西蒙。
西蒙:“就你操心,安心吧,出不了什么事。”
西蒙:“作为靠谱的成年男性。”

伊莎贝拉:“是是,主会保佑你的。”伊莎贝拉故意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做祈祷状。
伊莎贝拉:疯狂立旗子

雾君:(不會的,都是騙人的,旗子插多了只會死路一條.jpg)
巴克:巴克面无表情地不置可否
西蒙:(旗子多了说不定负负得正)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打开大门。“那么我先去ARTLIFE那边问问看是什么情况,嗯……需要等你们吗?”
伊莎贝拉:“我可以先在附近找个地方梳理一下得到的信息,顺便等你们弄好了一起去ARTLIFE”

巴克:“不必,你直接去就好。”巴克挥了挥手:“再联系吧。你这一趟应该没什么风险,我就不多说了。”
伊莎贝拉:“好,两位先生,我先走啦。有事的话,西蒙知道我住在哪里,可以联系的到我。”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摆摆手,走了出去。

西蒙:西蒙“那注意安全,再会”
巴克:巴克点点头,为伊莎贝拉打开公寓的门

西蒙:(我不准备待到晚上,我想试试零点潜行进来)
西蒙:(然后看看有什么区别)

巴克:(gogogo)
伊莎贝拉:(我已经自己打开门了啊巴克先森!
巴克·卢普:(原来如此,那我就什么都不做吧!)



那么,伊莎贝拉向你们简单的道别后,离开了马卡莉斯塔建筑。
巴克和西蒙则是回过头去,再度向楼上走去。

KP:(你们一起找米歇尔,还是巴克直接到三楼找路易?)
巴克:(我直接去找路易)
巴克:(西蒙的隐私,我不便打扰)

西蒙:(我去放个摄影机就走)
KP:(那么找顺序来,先西蒙。)



西蒙走到了米歇尔.范菲茨的房门前。
你不由自主的用手梳了梳头发,深呼吸,并摆出了标准的新闻主播笑容。
冷静下来后,你敲了敲门。

西蒙:(等一下我还要放一个摄影机。)
KP:(那就是先去三楼再回来,ok,没事)
伊莎贝拉:(…………………………………………西蒙哦……
西蒙:(而且为什么是那种,恋爱小男孩的反应)
KP:(不要在意细节)

西蒙:西蒙提着摄影机,走到了路易住所所在楼道,观察附近环境,有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适合放东西的。并且可以观察到路易的门口
由于走廊并没有什么特别隐蔽的地方,西蒙将摄影机放在了楼道的门口,楼梯转角某处,理论上最不会让人去注意到的地方。

伊莎贝拉:(咦,没有垃圾桶这种东西吗
KP:(没有)
KP:(整个走廊是空荡荡的)
Poe:(怕不是彩虹6号玩家(雾))
伊莎贝拉:(那能不能在楼梯转角那里卡个角度照到那里

西蒙:西蒙心满意足的打量着摄影机的位置,反身到楼下,敲响了米歇尔家的大门

叩叩。叩叩。据说这种敲法和时间间隔是最让人没有戒心的。
你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这样的冷门但是对于记者也许有帮助的豆知识。
然而,对面并没有反应。

西蒙:“米歇尔小姐,我知道你一定在,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心虚了吗?”
KP:仍然没反应
西蒙:(申请聆听)

* 西蒙 投掷  聆听(60) : 1d100 = 92  失败

西蒙:(手动再见)
西蒙:我掏出手机跟报社的人打电话

KP:(哪一个?)
KP:(你怎么知道住户是哪个报社的?)
西蒙:(当然是我自己家的了)

嘟——嘟——嘟——响了第三声接通。标准的客服人员的时间。
客服:“您好,这里是oo电台,我是ooo,请问能如何帮助你?”
西蒙:“给我转接xx部门的维修”
西蒙:“我西蒙”
西蒙:西蒙语气中虽然透露着不耐烦,但是语气还是尽可能的柔和
西蒙: 顺便看了一眼自己手机上的时间

客服:“好的,请稍等。”

时间是下午3点50分。
你耐心地听着用电子音播放的快速版给爱丽丝。
西蒙:(我宁愿听鬼畜)
过了一阵子,接通了。这次并没有什么服务台口吻。

工作人员:“Hello?What's the matter?”
西蒙:“我是xx的西蒙,你到xx(这里),这涉及重大新闻,麻烦快些”
伊莎贝拉:(这里是马卡莉斯塔 好心的
西蒙:(好饶的地名……)
工作人员:“好,立刻赶到。需要多少人员?”
西蒙:“一名就够了,非常感谢”
工作人员:“OK。五分钟内赶到。”
你听见话筒挂上的声音。
雾君:(高效率報社啊⋯)
伊莎贝拉:(西蒙这想干啥啊
西蒙:西蒙不再敲门,而是迈向了走廊的窗边,从窗边看向了陆地
然而,你等了十分钟以上,也没有看到任何报社的人。
西蒙 :(我突然觉得,米歇尔会不会死了啊……)
西蒙:(这信誉,摆着看啊)

你耐心地继续等着。时间已经过了四点。仍然没有人。
这期间,我们先把画面转到巴克那里。
西蒙:(我想到楼下,用那个呼叫装置,再尝试一下的……)



巴克在西蒙安置好摄像机后,敲了敲路易.珀斯特的房门。
在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几分钟后,木门打开了。

路易:“还...还有什么事吗......”他看了看你身后“另外两人呢...?”
巴克:巴克对路易点了点头:“进屋说话。”
巴克:说着,他快速走进屋内,转身关上门

路易:“额...好.....”
他有些胆怯地,声音似乎小了些,但是仍然让开身子让你进去。
他一脸担心地看着你。
巴克:巴克走到之前那个房间,没有多余的座椅,他就靠在墙壁上
巴克:“你先坐下,坐下说话。”巴克面色严肃,但还是笑了笑

他坐在画布前的小凳子。

巴克:“路易,你实话对我讲,你上一次离开这栋楼,是什么时候?”
路易:“额...... 不记得...了?”
巴克:巴克挑起左眉
巴克:然后他从怀里掏出四个信封,一封一封地摆在路易眼前

他看看信封,再看看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巴克:“这是三个月前的,这是两个月前的,这是一个月前的,这是……现在的。”
巴克:巴克看着路易:“路易,你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路易:“三四年了吧...”
巴克:(...)
巴克:巴克露出惊讶的表情

雾君:(233333333)
雾君:(推理撞牆)

巴克:“那……你之前都是怎么交房租的?有人来收,还是你去artlife的办公室交?”
路易:“去办公室...”
巴克:巴克叹了口气
巴克:“看样子你已经四个月没有走出这栋楼了。”

路易:“好像是...吧?”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他对于你的回答全部都带着疑问句。
然而,他的双眼却是直直地看着你,没有一点的迟疑。
没有回避你的视线,也没有否认自己的奇怪行径。
这使你感到不对劲。
这不像是说谎,反而是一无所知,甚至对于房租这件事毫不关心的反应。

雾君:(我怎麼覺得這傢伙半瘋了⋯)
巴克:(噫,这是白送的情报)
巴克:(我运气不错)
巴克:(谢谢kp)

雾君:(這種狀況能心理學嗎,好奇)
KP:(为了加快进度,刚刚帮你roll了心理学。是真是假你自己猜)

巴克:(我有个情报记不清了,现在要问一下)
巴克:(阿比盖尔最后一次现身,是在一个加油站?是什么时候?那个加油站的地址在哪?)

KP:(是有人在加油站盗刷信用卡,不是阿比盖尔在那里现身)
巴克:(那阿比盖尔最后一次现身是什么时候?之前有说么)
KP:(没有。就是5月底的那通电话。)
巴克:(现在是6月?)
KP:(现在是8月10日)
巴克:(哦哦哦)
雾君:(期間上假設四月左右發生某種異變,但住戶發現的時間有早有晚)
雾君:(反應各不相同)


巴克:“路易……你的父母叫什么名字?”巴克绷紧了后背的肌肉,稍稍离开墙壁
路易:“乔治和安娜。”
巴克:“这里每个月的房租都有多少?”
巴克:巴克快速地询问

路易:“1500美元左右吧?”
当然,作为一般知识,那年代曼哈顿的租金普遍在3000元以上。
KP:(我记得现在是4四五千以上了)
维所:(md,在哪租的)
维所:((#゚Д゚)羡慕到变性)

巴克:“谁是这栋楼里最老的住户?”
路易:“这我不晓得... 也许是马努埃尔先生,或者卡伦先生吧?”
巴克:“也就是说,其他人都是在你之后搬进来的吗?”
路易:“不知道,记不清楚了... 这你得问楼层管理员...”

西蒙:(他们的收入可以问下吗)
巴克:(我正要问)
西蒙:(好)
雾君:(貌似在美國蠻不禮貌,但如果用警察身分和調查來壓的話有機會問到)
西蒙:(我很在意,米歇尔做什么的,靠什么收入,当然还有这个吃不上饭的和那个作家)

巴克:“谁是楼层管理员?我去哪能找到他?”巴克保持着询问的速度
路易:“恩?附近晃晃大概就能碰到吧?他毕竟... 蛮勤劳的。”
巴克:巴克皱起眉头
巴克:“蛮勤劳的,是什么意思?”

路易:“认真工作?”
巴克:巴克感到有些奇怪,这里肯定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他一时想不出思路:
巴克:“他的工作……他都做什么工作?向信箱里送信?每天夜里的披萨是他送的吗?”

路易:“整理大家的信件... 修水管... 打扫走廊... 之类的。”
路易:“披萨...... 应该不是他送的... 吧?”

巴克:听到打扫走廊,巴克不禁想到西蒙那台摄影机
西蒙:(看来……我的摄影机)
西蒙:(凶多吉少)


路易:“时间... 有点晚了... 我还有事要做... 所以... 额........”
他有些犹豫地暗示着你该离开了。
巴克:“嗯,那最后两个问题。”巴克点了点头:“路易,现在经济还算景气,但是我们警察工资却总也不涨。你们这些搞艺术的,每个月能挣多少钱?要是挣得多,我也跳个槽当个自由艺术家看看。”
路易:“多的时候每天喝酒,少的时候每天面包屑...吧?”
巴克:“这么看,警察这饭碗也算稳定啊。”巴克笑了笑:“你四个月没交房租,也是因为连吃了四个月的‘面包屑’吗?”
“不。”
他停了一下,然后收起了原本胆怯的表情。
他带着扑克脸,双眼没有焦距却又聚集在巴克的身上。
路易:“我只是将房租直接交给真正的房东罢了。”
声音简洁有力,和先前的语气相差非常大。
路易:“时间快到了。你该走了。”
巴克:巴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巴克:“没错,我该走了,但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他点了点头:“希望到时候你能为我介绍一下,那位‘真正的房东’。”
巴克:巴克保持着随时可以拔枪的姿势,缓缓后退,打开门,退出房间

他没有反应,而是呆滞地坐在画布前的板凳上,看着原本看着你的方向,毫不在意你站起身后的动作。
在你刚推出房间后,你看到他从床下把镜子拿出来,放在画布和板凳前,开始专注地看着镜子。
巴克:出门之后,巴克从西蒙藏摄影机的地方把摄影机翻出来,迅速下楼,打算把摄影机还给他再去artlife的办公室。



现在时间是下午4点10分。
巴克走下楼,看到窗户旁的西蒙。
西蒙手里仍然拿着手机,时不时望向窗外,似乎在等谁。

西蒙:(手黄再)
伊莎贝拉:(笑得死了
西蒙:(你居然不给我见米歇尔的机会)

巴克:巴克面无表情地走下楼梯,一眼就看到了西蒙
巴克:“记者,碰壁了?”

西蒙:西蒙望天“米歇尔 好像不在屋里 她到底去哪儿了”
巴克:拿着摄影机走到西蒙身边
巴克:“在你吟诗作句之前,先拿好了这个。”巴克将摄影机塞进他手里

西蒙:“喂!? 干什么把我藏好的摄影机拿过来”
巴克:“如果用摄影机就能一窥这栋楼的秘密,那可再好不过了。”巴克摇了摇头:“可惜,世事往往没有这么容易。”

西蒙还发现手里的摄像机关机了。
确认了记录,发现里面的录像并没有多少时间,只有短短的四分钟。

西蒙:“年轻人,说得一口沧桑话,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顺便开启回放看了四分钟的视频
巴克:“刚刚和路易聊了几句,我又知道了几个消息。”巴克掏出酒壶,小小地喝了一口酒:“如果你打算这么耗下去的话,我必须得告诉你其中一个。”
西蒙:“发生什么了”
巴克:巴克面色严肃地看着西蒙:“这栋楼,有一个……不,不知道几个,总之,就是有‘楼梯管理员’。”
西蒙:西蒙也不由得认真起来“楼层管理员?干什么的?保洁?保安?”
巴克:“送信,修水管,打扫卫生,就像真正的楼层管理员一样。”

画面里,你留下摄像机离开后,是巴克在路易房门前敲门。
两分钟后,门打开了,然后巴克一如既往地挤了进去。
再过了半分钟,画面左侧出现了人影。
由于太过于接近,只照到下半身。也许是从楼梯走上来并转弯的吧。
他的动作相当的利落,让你觉得他一开始就知道摄像机的所在处。
穿着的是看起来有些复古的浅褐色西装裤。左脚似乎在拖行。
那个人弯下腰,画面就此结束。

巴克:“唯一的问题就是……”巴克此时也看到了摄影机的画面:“我们真的见过他吗?”
西蒙:看到人影,往回倒了下,按下暂停“这人,没见过,我们看到的人会不会是他”
巴克:“一楼,二楼,三楼,我们每个楼层几乎都走了个遍,只在三楼下楼时看到了一个速度非人的影子。”
雾君:(看看有沒有指紋吧)
你们认为,那是截然不同的人影。当时你们跑下楼梯追赶的人,全身穿着黑色的西装。
巴克:巴克轻轻摇头,似乎在否定,也似乎在感叹:“虽然穿着不同,但我还是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楼层管理员,毕竟那不一定只有一个人。”
西蒙:“太诡异了,他是知道我放在那里了吗?他在偷窥我们?”

“汪!” 仿佛在回答西蒙一般,你们身边传来了那几小时前的狗叫声。
巴克:巴克转头看了看四周
西蒙:西蒙一个激灵,立马转身去看
就如先前那样,你们看不到任何人事物。走廊空荡荡,没有半点东西。

巴克:“我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了。”巴克嘟囔了一句:“这就是我必须告诉你的信息,也是我拿回这台摄影机的原因。”
巴克:刚说完,巴克又露出一个微笑:“如果你有幸能一亲米歇尔女士的芳泽,那也许你可以问问她,这个楼层管理员的事。”

西蒙:“我觉得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有种无时无刻被人盯着的感觉”
巴克:“还有另一个讯息……”巴克低着头,思考着要不要说。不过听到西蒙这句话,他抬起头道:“真是个好主意,我们这就走吧。”
西蒙:西蒙好像没有听到巴克说的话,扯着他的胳膊往楼下走
西蒙:(绝望的眼神.jpg)


你们急急忙忙地离开了马卡莉斯塔大厦。



时间是下午四点半。
伊莎贝拉来到ARTLIFE公司门前。那是在曼哈顿东3号街的别栋。
除了那特意标出来的名字,和周遭水泥建筑没有什么不同。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直接推开门进去,并观察着这栋楼内部的环境。
里面相当的呆板,白色的墙壁,木桌,一些简单的深色系沙发,还有一个大约半公尺高的盆栽。
柜台小姐很快就看到了你。她很有礼貌地点头,立刻问你是否来找房子的。
伊莎贝拉:“我很乐意在ARTLIFE这里选择居所,不过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看房子的事下一回说吧。”伊莎贝拉笑道。“我是来处理我的挚友阿比盖尔.劳拉.莱特房租不交的问题的。”
柜台小姐:“请问您是?”
伊莎贝拉:“我是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怀特”
伊莎贝拉:(终于记得给自己加姓了……

柜台小姐:“...您似乎不是莱特小姐的亲属?”
伊莎贝拉:“是的,她的父亲因为最近在处理一宗比较紧急的案件抽不开身,所以是由我来代他处理这件事情。”
柜台小姐:“好的,请稍等。”

她熟练地用电话联系了某人。过了几分钟,有人从后面的一扇门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年约50的妇人,脸妆有点浓,你也闻到了有些刺鼻的甜腻香水味。
她的头发理所当然地扎起来,和米歇尔.范菲茨的发型类似。
不对,应该说是米歇尔的发型很像欧巴桑吧。

辛迪亚:“您好,怀特女士。我是Cynthia Lechance。称呼我辛迪亚就好了。”

雾君:(歐巴桑233333)
伊莎贝拉:(你皮任你皮哈哈哈哈哈

辛迪亚:“我们进去说话吧。”她示意你走进去。
伊莎贝拉:“你好,辛迪亚。”伊莎贝拉友好的微笑,并伸手与她相握。之后便跟随着辛迪亚的脚步向她所指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间简单的办公室。同样是黑白基调,桌子也是木质的,但是看起来有点高级。
旁边有着许多放档案和文件的铁柜,办公桌后方是大大的 ARTLIFE 字标。
桌上除了许多的纸张以外,还有着一张小小的相框,里面是一个小学女孩和一只圣伯纳狗站在一起的照片。

辛迪亚:“你是... 阿比盖尔.莱特的朋友?”
伊莎贝拉:“是的。”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笑着,等待辛迪亚的下一次发问。

辛迪亚:“啊,抱歉。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 ARTLIFE 的董事。基本上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
她停顿了一下 “我对于阿比盖尔的事感到惋惜,请节哀。她的父亲似乎将这件事闹得挺大的。”
辛迪亚:“不过,对于只是失踪的人这么说好像不是很恰当。” 她笑了笑,然后坐在办公桌的另一侧。
伊莎贝拉:“的确,不过自己心爱的小女儿失踪,我想每个父亲都会心急如焚吧。”
辛迪亚:“也是。我很能理解那心情,所以才会说错话。”
辛迪亚:“你是来为她付欠下的房租的?”

伊莎贝拉:“是的。”伊莎贝拉微不可见的抽抽嘴角。“不过在此之前,我有几个问题。”
辛迪亚:“请说?”

巴克:(hhhhh)
伊莎贝拉:(我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一口气喘不上来,我老娘今天就要破财消灾……


伊莎贝拉:“阿比盖尔失踪后,她的父亲莱特先生难道没有来找过你们吗?”
辛迪亚:“他似乎口口声声说要把阿比盖尔拐带走的犯人抓住,让他偿还。”
伊莎贝拉:“咦,是来找你们的时候说的吗?”
辛迪亚:“是啊。” 她无奈地笑了笑。“不过,ARTLIFE的性质也不允许我们随便对这一点啰嗦就是了。本来就是个非营利组织嘛。”
伊莎贝拉:“真是辛苦你们了。不过,你们是非盈利组织?”

她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所动摇。似乎很多人问她同样的问题。
辛迪亚:“啊,我懂我懂。毕竟大家眼中我们就是很普通的房地产商嘛。”
她坐直了身体。这大概是她的习惯动作吧。
辛迪亚:“ARTLIFE是在NYC正式注册的非盈利组织。”
辛迪亚:我们的运作模式是买下一些没有被充分利用的不动产,装修,并廉价租借给各种艺术家和文学家。”
辛迪亚:“你知道的,他们那种行业并不是那么好过日子。除非你有一定的名气,否则很难养活自己。”
辛迪亚:“我们借由低价租出这些公寓,算是为他们的潜力投资吧。”

伊莎贝拉:“原来如此,非常不错的想法。”

伊莎贝拉:“不过,莱特先生在找你们的时候,你们没有说房租的问题吗?”

辛迪亚:“啊,正因为ARTLIFE是NGO,我们不方便对于刚失去女儿的莱特先生讲钱的问题呢...”
伊莎贝拉:“其实你们也可以后来联系他呀,完全没有必要拖欠四个月的房租不是吗?”
辛迪亚:“真要说的话,‘也就是’ 是四五月的房租而已。”
辛迪亚:“艺术家常常会拖欠一两个月的房租,之后再偿还这是很正常的。”
辛迪亚:“只不过她在偿还前就消失了,而之后... 他父亲似乎忘了将公寓退租。”

伊莎贝拉:“原来如此,那我可以代她办理退租手续吗?”
辛迪亚:“你有她父亲的许可文件吗?”
伊莎贝拉:“嗯……可以使用电话吗?”
辛迪亚:“这样吧。方便的话,请你和她父亲说这件事,让他本人来办理手续,这样比较好。”
伊莎贝拉:“嘛,算了,我事后再去跟她的父亲说一下,让他自己来吧。”
伊莎贝拉:“好的。”


辛迪亚:“不过嘛...” 她的头歪了歪。“这次的情况是有点怪异。”
伊莎贝拉:“怎么说?”
辛迪亚:“一整栋的住户全部一同拖欠房租,这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啊。”
辛迪亚:“听说就连大楼的水电都因为欠费而被切掉了。不知道他们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伊莎贝拉:“嗯……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有调查过吗?”
辛迪亚:“没有。我们一般不对客户做过多的干预。”
辛迪亚:“而且阿比盖尔失踪后,上次调查这件事的警察们也说其他人过的还不错,没有什么大问题。”

伊莎贝拉:“我在协助NYPD调查的时候曾经跟里面的一些住户说过话。这么说起来,他们的房间里似乎都没有通讯工具呢。”
辛迪亚:“是这样吗?” 她眉头皱了一下。“那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呢。”
伊莎贝拉:“其中一名住户非常奇怪,他似乎是以……每晚出现在他房间门口的披萨为生。”
辛迪亚:“......”
她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一脸的尴尬。
伊莎贝拉:“我想你们有必要去调查一下。毕竟如果是在你们的房子里出现了什么事情……”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的指尖在她圆润的膝盖上轻轻跳跃。“也许会对你们的声誉造成一定影响。”

辛迪亚:“声誉啊。” 辛迪亚无奈地笑了笑 “我会妥善处理的。”

伊莎贝拉:“也许我可能还要打扰你一段时间,”伊莎贝拉笑了起来,驱散了尴尬的气氛。
伊莎贝拉:“我在NYPD那里听到他们提到马卡莉斯塔有四楼的事情。”
伊莎贝拉:“真的有四楼吗?我似乎在协助调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啊。”

辛迪亚:“不,马卡莉斯塔是个三楼的建筑。” 她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你。
辛迪亚:“我们也从未对建筑物的根基和架构动过任何改造。”
伊莎贝拉:“那也许是我弄错了。”
伊莎贝拉:“……嗯,那,公寓里是不允许养宠物的是吗?”

辛迪亚:“虽然不是明文禁止,不过艺术家和作家是属于需要高度专注力的职业,被其他人的宠物吵到了,总是不好的。”
伊莎贝拉:“原来如此,我曾经在那里听到过狗叫。”
辛迪亚:“也就是有人偷偷养狗咯?不过,我们也没有禁止,所以只能住户间去互相妥协了。”

伊莎贝拉:“我记得,大部分的公寓都会有管理员之类的呆在公寓里,比如说我所住的公寓就有一位。你们那里有安排过管理员吗?”
辛迪亚:“没有。”
辛迪亚:“只有五个住户,不需要什么管理员吧?”

伊莎贝拉:“原来如此……不过就算只有五个住户,也需要认真谨慎的对待呀。“
辛迪亚:“说难听点,我们没有那多余的钱为每一栋的住户们安排奶妈或者保姆啦。” 她笑了笑。

伊莎贝拉:“来,给你八卦一段。”伊莎贝拉狡黠的眨眨眼,她向前倾身,食指竖在唇前。“可别跟别人说哦!”
伊莎贝拉:“我的朋友,那位金牌大记者西蒙,疯狂的迷恋上了马卡莉斯塔里的米歇尔女士。”
伊莎贝拉:“我想他完全不介意给他的心上人配一位保姆。”
伊莎贝拉:“他似乎还考虑在马卡莉斯塔购置一户房子,以便于接近那位女士。”
伊莎贝拉:“我今天来,一个是为了帮阿比盖尔付清房租,一个就是帮他来看房子的。”

辛迪亚:“这样啊。不过我记得范菲茨......”
她眯起眼睛,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开口
辛迪亚:“... 米歇尔女士大概会阉了他吧?请向他传达,要多多保重。”
伊莎贝拉:“我已经劝过他很多次了……”伊莎贝拉不可置否的撇撇嘴。
伊莎贝拉:“但他依旧想要一亲米歇尔女士的芳泽,我也是不得已。”

辛迪亚:“这样啊。” 她似乎理解地点点头,没有多说。

伊莎贝拉:“辛迪亚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一份吗,这样有事我们可以互相联系。”
辛迪亚:“好的。” 她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名片并递给你。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接过名片,不经意地问道:“对了,辛迪亚。如果西蒙能够买下马卡莉斯塔的房子并且给予你们足够的资金,你们的管理员什么时候能够到岗?”
辛迪亚:“这要看人头公司的筛选时间了吧?”
伊莎贝拉:"最快能多快?西蒙跟我说的时候是表示希望越快越好,钱无所谓。“
辛迪亚:“这个... 对不起,我实在不能给你个正确的时间。我觉得,住户们远比西蒙先生的方便优先。”
伊莎贝拉:“西蒙本身也是为了住户的方便才想要招聘管理员呀。”伊莎贝拉失笑。
伊莎贝拉:“管理员本身就是服务住户而不是服务某个人的不是吗。”
伊莎贝拉:“他如果想要一个服侍自己的人,就不需要让我来跟你们说啦,他自己都可以找个保姆……大把人愿意做他的保姆呢。”

辛迪亚:“那么,请你让他与人头公司去洽谈吧。”
辛迪亚:“请不要越权干涉别人的运作方式。这很不礼貌的。”

她直接地告诉你,毫不委婉。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怒意。
伊莎贝拉:“那真是非常抱歉,我可能是一时糊涂了。”伊莎贝拉眨了眨眼。“那么我先给阿比盖尔付清房租吧。”
辛迪亚:“好的。你向柜台小姐处理就行了。”

伊莎贝拉:“不过,你们确定这段时间不需要去抽个人调查一下马卡莉斯塔吗?”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像是不经意的问了一下。“毕竟……”她皱着眉。“不论怎么来看,都太奇怪了。”

辛迪亚:“我们会的。但是,你知道的,住户不开门,我们也进不去呀。”
伊莎贝拉:“这时候正好有NYPD的警察在查案子,你们可以跟着他们一起查。”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挑挑眉。“这个机会可不多见,NYPD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在的。”

辛迪亚:“好的。铭记在心。”
伊莎贝拉:“如果有这方面的意向,你可以联系巴克警官,他在负责马卡莉斯塔的案子。”
伊莎贝拉:“需要我给你他的联系方式吗?”

辛迪亚:“请务必。”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拿出自己的纸和笔,将巴克的联系方式写给了辛迪拉。

伊莎贝拉:现在几点啊kp

KP:现在已经五点过后了。

伊莎贝拉:“与你的谈话很愉快。”伊莎贝拉站起身,与辛迪拉握手,随后走向柜台付清房租。

你们简单的道别后,伊莎贝拉缴了拖欠的房租,并离开了ARTLIFE。

伊莎贝拉:在回去的路上,伊莎贝拉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呼吸。
伊莎贝拉:“这是为了挚友的付出!”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还在心疼她的钱。




KP:(你们今天还打算做什么吗?没有的话我快进一下,然后送点简单的线索)
伊莎贝拉:(巴克是回去了,我想去找西蒙
伊莎贝拉:(不是,巴克是晚上打算回去加班看小说,我打算去找西蒙……

KP:(那么,巴克骰一个幸运)
KP:(我写点东西,今天先到这里吧)

* 巴克 投掷 幸运(75) : 1d100 = 95  失败

KP:(失败。ok)
雾君:(⋯怕不是瘋了)
伊莎贝拉:(呜呜呜呜我也想骰!!!
伊莎贝拉:(让我骰个再save好不好嘛!!(??

KP:(由于职业原因,不行,还有,等我码字。)
伊莎贝拉:(好的!
伊莎贝拉:(原来是职业限定啊


晚上,留在局里整理线索的巴克,读着罗杰.卡伦的著作《夜海》。
然而,你怎么看,那都是一个正派的硬科幻作品,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看看时间,那是过去五年来在出版的小说系列,而最后一卷是在去年九月发售的。

另外,你还借由之前调查此案的同事的笔记里看到了这样的事:

1. 大楼附近的店家、租借片子的店家、餐厅、酒吧、洗衣服的,
都不记得最后起码两个月以上都没有看到马卡莉斯塔的住户们过来。
2. 水、电、电话都因为拖欠账单而在上个月被切断。
3. 米歇尔.范菲茨不再参加近来几次的作家们的聚会。(writing-club conventions)
4. 罗杰.卡伦已经半年没有开粉丝会。
5. 托马斯.马努埃尔的双亲被某个公寓管理人通知说他已经搬出了马卡莉斯塔大厦。
6. 所有住户过去五个星期信用卡都没有被使用,也没有任何提款记录。



(补充)

当天晚上零点,西蒙又来到了马卡莉斯塔公寓大厦前。
然而,电话答录机宛如没电了一般,毫无反应。
你有种错觉,觉得大门似乎像水泥般完全的固定住了。
各处的窗户都紧闭着,没有任何能够进入的管道,也看不到大楼内部。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KP: 今天有点长呢,我的错觉吗?
巴克:不是,是真的很长

KP:幸运失败的结果,是线索不齐全罢了
KP:哪些线索有用,缺乏哪些线索,交由巴克警官处理了
KP:有什么疑问吗?
KP:理所当然,你们访问这些住户期间,很明显大楼是有电的。

巴克:现在看来,很多事都有了一点线索,穿西装的,瘸了一条腿的,楼层管理员,狗叫声,真正的房东,第四层楼,但要说理清出来什么东西,我做不到
伊莎贝拉:某个公寓管理人
伊莎贝拉:是谁啊(。)

KP:不知道
伊莎贝拉:说好的没有管理员
伊莎贝拉:我还想坑蒙拐骗一个管理员体验一下马卡利斯塔的夜晚

KP:你这是介入人家公司的运营
KP:要是我是辛迪亚,也会不高兴的
伊莎贝拉: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这个物业似乎对马卡利斯塔一点反应都没有
KP:你是间接说她不关心住户
KP:而实际上,她已经几乎是个慈善机构了
伊莎贝拉:拖欠这么久还给住着,的确很慈善…
KP:她究竟对那些怪事知不知情是你们要去推理的事
伊莎贝拉:我觉得她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可她真的就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伊莎贝拉:长时间的拖欠房租是相当恶劣的事情
伊莎贝拉:没理由不查


Rincewind:(今天发现了什么新东西)
Rincewind:(面桌了一晚上的迷茫发问)

KP:不,印象中我今天疯狂给很多线索了吧
伊莎贝拉:是啊给了超多
伊莎贝拉:福利大派发吗

KP:没,你们愿意好好rp和积极做事,我就会积极给情报。
雾君:真好⋯
雾君:突然落泪.jpg
雾君:為啥我就碰不到這種kp呢

KP:线索大放送也代表着...
KP:以下略
Rincewind:推理难度……
伊莎贝拉:……

KP:这样说来
KP:也许比起COC
KP:我更适合带TOC
雾君:也許?
雾君:[摸下巴
Rincewind:toc好啊
Rincewind:一直想toc
雾君:+1
雾君:還買了本實體規則書的我

KP:不过,有骰娘在在关键时候比较有趣
Rincewind:1d6=1也是充满乐趣的
Rincewind:尤其是过坚毅的时候
雾君:也是,但有時候也很坑⋯
雾君:我昨天跑的一團吧
雾君:哈斯塔已經快被召喚了
雾君:我們要炸石柱
雾君:過技能看成不成功
雾君:三個pc,第一個失敗,然後連兩個大失敗

KP:再坑已没有我撕阿道和残片那次坑
KP:那是我见过最带敌意的骰娘
雾君:?
雾君:好奇

伊莎贝拉:好奇
KP:我找一下记录,等等
KP: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94740.0
KP:这一个
雾君:啊⋯那兩個被撕的是阿道跟殘片啊⋯
雾君:我只記得pc名,pl忘了
雾君:但確實⋯骰娘殺人級別的


KP:那么中二的PC只能是阿道。
KP:那么战斗狂的PC只能是残片。
KP:我觉得其实挺好认的
雾君:啊⋯我還沒混熟,這下記住了
雾君:話說看了pc資料嚇死⋯威斯特竟然是妹子卡
雾君:[從名字到行為都特男性化

KP:战斗狂
雾君:嘛,也是,戰鬥狂不分性別

KP:说起来,我第一次跑团,阿道带的,当时也是被骰娘害惨了
KP:碰到炮灰级别的小小邪教徒两人组。
KP:手枪大成功,打死了全队最强战力NPC。
KP:再第二个大成功,打死了最强战力PC。
KP:当时我的脸变成了Nicholas Cage
KP:顺带一提,我是个非战斗卡,完全没有任何战斗技能
KP:这事记载在阿道的签名档上
雾君:我就在想那到底是哪個倒霉鬼⋯
KP:tah-dah!(music starts

KP:结果PL们都去睡了。那么讨论也结束吧。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