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7th】万历年的一场风花雪月  (阅读 1249 次)

副标题: 鹿卡师傅明朝团试水

离线 梨茶

  • 版主
  • *
  • 帖子数: 150
  • 苹果币: 0
  • 我终于明白,美,诗歌和浪漫的本质就是花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
    • 露娜的森林
【coc7th】万历年的一场风花雪月
« 于: 2017-12-27, 周三 16:02:12 »
KP-鹿卡
PC-杨汝常(文迪)
劇透 -   :
个性温和的青年官员,负责辅助监正观测星象和编制历法,专注学术,作风严谨,对名利不太上心的样子。不过其实还是很在意的。
罗公达(茬儿)
劇透 -   :
隶属于锦衣卫北镇抚司,官拜从七品小旗,分管京城暗中各项杂事,尤以收集官员隐私为重。祖辈曾为天子禁军头领,现今家道中落,想以锦衣卫攀龙而上,急功好利,想干出点大事业,光复家门,略通书法,但写春联都掉价。
« 上次编辑: 2018-01-15, 周一 17:50:42 由 梨茶 »
梨花一枝春带雨,茶铛影里煮孤灯。
广州COC面团群577199268女装子和女孩子的跑团群290487252克苏鲁猛男汉化组687483525长春COC面团群673040473
LOG存放处:Luna’s woods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669.0

离线 梨茶

  • 版主
  • *
  • 帖子数: 150
  • 苹果币: 0
  • 我终于明白,美,诗歌和浪漫的本质就是花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
    • 露娜的森林
Re: 【coc7th】万历年的一场风花雪月
« 回帖 #1 于: 2017-12-27, 周三 16:02:36 »
<KP-鹿卡> 万历十五年,三月初四,陛下疏政,钦天监得内阁授意上书“班春劝农”,内阁有意借此事缓和与陛下关系,遂即陛下传旨,着与各部各配一人,查访农情,内阁拟供细则,分发各部调用
<KP-鹿卡> 我们的故事,就从大明万历十五年的春天,开始了
<KP-鹿卡> ——
<KP-鹿卡> 三月十一,罗叔齐正在自家休息,有衙役传令,张存孟张千户寻你,速速至北镇抚司点检。
<罗公达> 穿戴正服
<罗公达> 去见上官
<KP-鹿卡> 张千户面白长须,笑容爽朗,令人心生好感,是有名的和事佬,今日寻你,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KP-鹿卡> 直到递了传令,下人通传,罗叔齐步入正堂,才见到了张千户正在与另一人相谈甚欢,那人确是钦天监的一位监制,看起来颇为年轻。
<KP-鹿卡> 千户见你进来,对你招手
<KP-鹿卡> “来,叔齐,我带你认识一下,这位是钦天监的监制,杨汝常,杨大人。”
<罗公达> “啊,”
<罗公达> “拜见扬大人”
<罗公达> 双手作揖
<罗公达> “观扬大人甚是年轻,便在钦天监述职,可见是个俊彦啊”
<KP-鹿卡> 那人拱手讨饶
<KP-鹿卡> “莫说什么大人,唤我汝常便是,在下是有事相商,还请不要捉弄在下了。”
<罗公达> “可要好生亲近亲近”
<罗公达> “好的,在下任听任宣”
<罗公达> “不知杨兄此来”
<罗公达> “是上面有何事故要交派”
<KP-鹿卡> 千户捋了捋胡须说道
<KP-鹿卡> “此事我也有耳闻,只是叔齐还不知,汝常便再说一次给他听罢,有些细则,我在好好想想。”
<罗公达> “属下这便听着”
<罗公达> “杨兄,请讲”
<KP-鹿卡> 杨汝常对你看了看,随后开口说起了新的的旨意
<KP-鹿卡> “着派各部,体察农事的圣旨发到各部后,陛下又下的口谕,防备轮值,在正职官位者,尽数不得外出,在下正是钦天监指派外务之人。这次前来,是为了请千户大人指派一位通晓民事,有几分功夫在身的同僚,能与在下一同为陛下分忧的。”
<罗公达> “啊!是圣上口谕”
<罗公达> “那我必尽心尽力”
<罗公达> “为陛下分忧”
<罗公达> 忙低头敛眉,欲作拜倒
<KP-鹿卡> 张千户点了点头
<KP-鹿卡> “既然如此,叔齐随他同去,我也能放心一些,汝常,户部这次可有拨供公务银两?”
<KP-鹿卡> ——
<KP-鹿卡> 杨汝常慌忙扶住你
<KP-鹿卡> “别,别,正常往来即可,往来即可。”
<罗公达> (rua 前天通了二宵,有点。)
<KP-鹿卡> 杨汝常回应
<KP-鹿卡> “户部确实有言拨供银两,可是着份属要归在哪里,还需内阁定夺。”
<KP-鹿卡> 千户摇了摇头
<KP-鹿卡> “怕是到了年底都不会有个结果,吏部明说了要去何处吗?”
<罗公达> 低头插嘴道:“大人,这内阁,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
<罗公达> “圣上要事,岂敢怠慢咯”
<KP-鹿卡> 杨汝常说
<KP-鹿卡> “在胶东附近,镇东府衙门,此事户部确有不妥之处,但还是圣上的事要紧,若是千户同意在下的请求,在下也就能放心的直接出发了。”
<罗公达> 站与汝常一处
<罗公达> 随时待命
<KP-鹿卡> 千户喝了口茶
<KP-鹿卡> “汝常,叔齐,可还有事需要询问老夫?”
<罗公达> “大人,此去与杨兄同道,吾甘作犬马之劳,尽心而为,并无事了”
<罗公达> “杨兄,咋们即刻出城吧”
<KP-鹿卡> 千户点点头
<KP-鹿卡> “此番外务,随无旨意,叔齐要小心行事,莫要张扬,一切以安全为重,汝常可还有事?”
<罗公达> “诺”
<杨汝常> “汝常平日在钦天监那清闲衙门里做事,这出门在外的事倒是头一次……”监副用恭谦平淡的语气说道,这个年轻人的态度里明显对于这桩差事感到困扰,“千户大人,不知到了那镇东府衙门里有没什么需要打点一二的?”
<KP-鹿卡> 千户点点头
<KP-鹿卡> “镇东府乃是新立府衙,知县是吏部的积年老官了,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府内倒是多有簪缨世族,孔家后人,好学成风,多有神童,节妇,更何况汝常去了,乃是钦差,打点也是他们打点你才是。”
<罗公达> “大人说的是也”跟着打趣到
<罗公达> “杨兄贵为钦差,当的起”
<杨汝常> “是是,也是为了圣上的事情……”监副表现得有点尴尬。
<罗公达> “那,我等去也”
<罗公达> 欠身慢退
<罗公达> “杨兄”
<罗公达> “我先去备马”
<罗公达> 向千户作揖后去备马
<杨汝常> “好,有劳罗兄。”
<KP-鹿卡> 春意料峭,罗叔齐行至马棚,见高头大马几乎都没有了,只剩下几头骡子,病马,小马,驴子
<KP-鹿卡> 行礼的仆人见你来变苦着脸说
<KP-鹿卡> “参见大人,您可是来寻马的?”
<罗公达> “唉,这可是怎么回事”皱眉道
<罗公达> “怎地一头良马都没了”
<罗公达> “你说这是怎地了,马夫”
<罗公达> “有何苦处”
<KP-鹿卡> “在您之前,锦衣卫大人们几乎都有外务在身,牵马走了,您算是来晚了,这里只剩这几头了,若是大人愿意等等,在下还能去南边借几头马来。”
<罗公达> “啧,这可如何等的”
<罗公达> 心想这是圣上密派不可张扬
<罗公达> 便静下心来
<罗公达> “那去南边太晚”
<罗公达> “有没有什么能快快借到好马的”
<罗公达> “地方”
<罗公达> “快给我出出主意”
<罗公达> “总不能让。唉,这都叫什么事啊”
<KP-鹿卡> “这…城里的马市,或者大户,官宦家里,都有好马,只是借出,难为啊…大人,不如租价马车,也能出行,虽然速度没好马快,但是马车行长路是不差的的。”
<罗公达> “也成,就叫这么办了”
<罗公达> 拍腿道
<罗公达> “你快快准备着”
<罗公达> “最快了有赏”
<罗公达> 做
<罗公达> 给仆人租马车的钱
<KP-鹿卡> 那人一脸高兴的答应了
<KP-鹿卡> “小人尽快,请大人安心稍等”
<KP-鹿卡> 说罢,便快步从侧门离开了。
<罗公达> 闭眼静候
<KP-鹿卡> 不久之后,一辆看起来稍微有些历史的双轭马车,停在了镇抚司外路,车夫看起来也是经验老到的好手,在得知你们要去胶东的镇东府以后,他显得很热情
<KP-鹿卡> “两位大人,乘坐小老儿的马车那正是最好不过的,小老儿正是那镇东人士,不知两位可还要带着哪些家眷,行李?小老儿安排后车随行即可。”
<罗公达> “不用不用”
<罗公达> “这次出行,就我二人”
<罗公达> “杨兄是否有打算”
<杨汝常> 不了不了(
<杨汝常> 带个仆人帮忙搬行李收拾东西什么的
<罗公达> 捎些文玩孤本
<罗公达> 也带个健仆
<杨汝常> 总之正常出门怎么带就怎么带啦~
<杨汝常> 文书公章,钱,换洗衣物这些
<杨汝常> 再带几本书路上看
<罗公达> 和车夫闲聊
<KP-鹿卡> 更深夜重,不见星月
<KP-鹿卡> 马车抵达镇东已是三日后的亥时,整个镇东笼罩在浓重的雾气里,原本昏昏欲睡的你们嗅到了阵阵海腥味,被臭醒了
<KP-鹿卡> 马车依旧在摇摇晃晃的形式的,马蹄的声音已经从踏在泥土路上的沉重变成了踏在石板路上的清脆。
<KP-鹿卡> 镇东府应该到了。
<KP-鹿卡> 车夫那苍老的声音隔着雾气沉闷的传来
<KP-鹿卡> “两位大人,镇东到了,这里就是小老儿的家乡…夜露太重,两位大人可有休息的官邸?”
<罗公达> “杨大人,咱们是去住官驿,还是寻间客栈”
<罗公达> 轻声询问
<罗公达> (
<KP-鹿卡> ()
<罗公达> “老先生,咱们便找间客栈”
<杨汝常> “你我同品阶,罗兄还长我几年,平辈称呼即可……”可能是晚了,监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困意。
<罗公达> “这胶东之地,有什么平宜旅店可供休憩,老先生可否给我们介绍介绍”
<罗公达> “啊。杨兄莫客气,钦天监名属清流,当的起我这蛮夫的一声兄了”
<KP-鹿卡> “镇东客栈不多,可没有什么高级些的地方,若是大人们不嫌弃,可以住在哪里…”
<罗公达> “哦?哪里”
<KP-鹿卡> 雾气中,可以看见遥远的两盏红灯笼
<罗公达> “既然是老先生您推荐的,应当是可以的”
<罗公达> 小心不让凉气进马车
<罗公达> 开帘门
<罗公达> 远眺一翻
<KP-鹿卡> 红灯笼在雾气里一动不动
<KP-鹿卡> 就像一双眼珠子
<罗公达> “额,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了”
<杨汝常> “怎么了?”
<罗公达> 嘀咕到“”
<罗公达> “额,没事,有些邪乎”
<罗公达> “大概是没睡醒还被海烟弄迷糊了”
<罗公达> 向马车里道
<罗公达> “老先生,那家。就是你说的。。”
<罗公达> 略显迟疑
<杨汝常> “别担心,罗兄……”
<KP-鹿卡> 马车渐渐驶进
<KP-鹿卡> 灯笼也露出了它后面的建筑
<KP-鹿卡> 【东海客栈】
<KP-鹿卡> 这里的柱子门口看起来十分崭新,像是不久前才修建的一样
<KP-鹿卡> 门口贴着这样的对联
<KP-鹿卡> 往来人间途 途间任来往
<KP-鹿卡> 逍遥天上客 客上添逍遥
<KP-鹿卡> ——
<KP-鹿卡> “两位大人,就是这里了。”那车夫把马车停下来,也招呼后面的车队停下来。
<罗公达> “嗯,杨兄,我们就在此处暂作歇息可否”拉开马车帘
<杨汝常> “嗯。”监副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下了马车。
<杨汝常> 等他下来一起进客栈里去
<罗公达> 对着客栈仔细打量一番
<KP-鹿卡> 骰个侦查
<罗公达> 对刚才悚人的景象有些
<罗公达> 心境未平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 1d100 = 79
<罗公达> “嗯,应当是错觉了”叔齐拍拍面颊,晃了晃脑袋
<罗公达> 让自己清醒些
<杨汝常> 监副也打量着面前的客栈。晚上的景象有些模糊,他眯起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些。
<命运女神>  * 杨汝常 投掷  : 1d100 = 13
<杨汝常> 极难(
<KP-鹿卡> 客栈看起来十分的崭新,无论是桌椅,门窗,牌匾,对联
<KP-鹿卡> 还是进门之后看到的柜台酒坛,无一不是新的。
<KP-鹿卡> 门外的红色灯笼里似乎有什么很稳定的光源,一直在雾气里纹丝不动。
<KP-鹿卡> ——
<KP-鹿卡> 小二被你们进门的声音惊醒了,提着红烛就过来了
<KP-鹿卡> “客官几位啊?灶台里还有几个馒头了?可要用点?”
<罗公达> 话说现在几点了
<KP-鹿卡>(亥时二刻
<罗公达> “啊,不用了,暂且不饿”
<罗公达> “小二,这可有厢房”
<KP-鹿卡> “有的,有的,就在楼上。”
<KP-鹿卡> 小二指了指黑暗的楼梯
<罗公达> “话说,见你这客栈崭新,怕是老板出了不少银子的”
<罗公达> 摸摸桌漆
<罗公达> 坐下来
<杨汝常> “就我和这位罗兄,还有些仆役。”
<罗公达> “怎样,生意尚可嘛?”
<杨汝常> 我能对灯笼过个什么知识判定一下那是什么光源吗?
<KP-鹿卡> “那五间房可够?嗨,也不是说全新的,那后面的灶台和…”
<KP-鹿卡> 小二停止了述说
<KP-鹿卡> “对,都翻新了,就是为了让客人住得满意嘛。”
<杨汝常> 能过个历史回忆是否听过当地这里有什么逸闻吗?
<KP-鹿卡> 可以
<命运女神>  * 杨汝常 投掷  : 1d100 = 43
<杨汝常> 普通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 1d100 = 63
<杨汝常> 回想起叔齐之前说的“邪乎”,监副开始感到有些郁闷。这只怕是来了黑店吧,他想道。虽然身为大明官员的杨汝常还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害怕,但平时还好,已经很疲累了的深夜碰到这种情况就烦人了。
<KP-鹿卡> 镇东在唐时是藩王领地,后来新罗势大,奔走有意,太祖英明神武,设立了镇东军屯,到孝宗时,此地撤了军屯,逐渐变为坊市,多有往来汇聚,逐渐成镇成城
<KP-鹿卡> 说是逸闻趣事,倒是有那么两则
<KP-鹿卡> 一说是镇东郊外,有人遇鬼,反而把鬼吓走了,可见镇东人貌丑,活人比死人难看
<KP-鹿卡> 二说是镇东出好烛,明烛可照百里,新妇出嫁必有镇东好烛随嫁,有好事人还编了两句顺口溜“新婚燕尔点明烛,镇东父母已相知”
<KP-鹿卡> 多为说书人戏言,不知真假,与京中流传
<罗公达> (小二看看是不是长得细皮嫩肉的,说不定是个嘿嘿嘿)
<KP-鹿卡> (样貌普通,只是睫毛很长就是了,还有很多眼屎)
<罗公达> 半颌眼
<杨汝常> 让仆人守着别睡,我怕半夜东西给人偷了
<罗公达> 浅睡
<罗公达> 让健仆和马夫睡一起
<KP-鹿卡> ——那么今晚就到这里吧,明天约个时间继续?
<罗公达> 没毛病)
<KP-鹿卡> 晨光熹微,有豆浆的香味弥漫在客栈里
<KP-鹿卡> 昨夜雾气已尽数散去,阵阵冰凉的风从打开一条小缝的床边透进房来,仆人打来了洗面的热水,伺候你们二人更衣
<KP-鹿卡> 今天要如何行动
<罗公达> 逛逛看看有没有其他客人
<KP-鹿卡> 楼下确有两位穿着长衫的书生在吃早餐,他们坐在一处,似是友人
<罗公达> 整理衣冠,下楼拜会
<罗公达> “唉,二位兄台好,在用早点么”
<罗公达> “可否介意我同坐一桌呢”
<罗公达> 走近桌台,打量一番二人
<KP-鹿卡> 那两书生见你接近,有些迟疑,似乎转身想走
<KP-鹿卡> 待你接近,反而又坐下了
<KP-鹿卡> 其中一人对你招呼到
<KP-鹿卡> “这位壮士,可有何事交代?我等二人皆是良善人家。”
<KP-鹿卡> 这二人眼带乌痕,脚步虚度,衣带皱褶,昨夜怕是做了什么事情
<KP-鹿卡> “并不介意,兄台请坐。”
<KP-鹿卡> 较高那人对你拱手施礼
<KP-鹿卡> “在下孔生,这位是我的堂弟,孔祥,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罗公达> “啊,在下罗公达,我也是途道旅人,在这旅店歇了一晚,并无何意”(怕是盗墓的)
<罗公达> “那孔兄当是本地人士?”
<罗公达> “难道是那圣人之后,是本人唐突了”
<KP-鹿卡> “原来如此,正是本地人士。”
<KP-鹿卡> 再得知你是外来的,他们的动作也不那么拘谨了
<KP-鹿卡> “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是分家而已,当不得圣人之后。”
<KP-鹿卡> 听你提及圣人,他们显得相当自豪。
<罗公达> “昨晚亥时才住进来的,应是没有吵到二位吧”
<罗公达> 看来看他们的黑眼圈抱歉道
<KP-鹿卡> “这…”孔生犹豫了一下
<KP-鹿卡> 孔祥抢着说“没有,没有,我们睡得很沉。”
<罗公达> “哈,那就好”打哈哈道
<罗公达> “那公子二人既是当地人士,那必然是熟知此店的,不知这客栈是何人所开,竟如此豪奢”
<罗公达> “那用的蜡烛,怕是比得上那宫廷之用了”
<罗公达> “那客栈主人,必是一方豪商了,不知孔公子是否能说道说道,我可回家也能吹嘘一二”
<KP-鹿卡> 孔生看了孔祥一眼,又转头对你劝说
<KP-鹿卡> “这里店家的蜡烛,正是用的本地特产,镇东明烛,商人逐利罢了,确实有些逾越之处,有些蜡烛用了些香药,燃之生香,不过这些事情,民不举,官不究,我劝您也放下心来用就是了,豪商所用,也是常理嘛,更何况又没因此生事不是?”
<KP-鹿卡> “至于店家身份,自然是镇东孔家的四房了,镇东的商铺十有八九都是他的。”
<罗公达> 有名嘛这个四房,过个知识。
<KP-鹿卡> 嗯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75 : 1d100 = 100
<KP-鹿卡> 你似乎一瞬间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但是什么也想不起了,孔祥究竟说了那个四房叫什么吗,你也不记得了。)
<罗公达> “哦,是圣人家的产业”
<罗公达> “那公子二人来此,是来帮忙打理的嘛”
<KP-鹿卡> “这…只是路过,路过而已。”
<KP-鹿卡> 孔祥有些讪讪的说着
<KP-鹿卡> ——
<KP-鹿卡> 在你们聊了一会以后,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大堂内陆陆续续又坐了些长衫的书生,店家端来豆浆油饼招待,香味弥漫在空气了
<罗公达> “啊 小二,可否帮我送上一份去楼上”
<罗公达> 吃
<KP-鹿卡> “得嘞,立刻给您送上去。”
<KP-鹿卡> 于是,豆浆油饼的的早餐用过以后,孔祥孔生也推脱告辞了
<KP-鹿卡> “我等还要念书,不打搅兄台做事了,告辞”
<罗公达> “那孔兄,等等”
<KP-鹿卡> “还有何事?”
<罗公达> “本人初来乍到,来此地办事,如果孔兄有空,可否伴我一程”
<KP-鹿卡> “这…”
<KP-鹿卡> 孔生犹豫了下
<KP-鹿卡> 孔祥立刻接话
<KP-鹿卡> “实在抱歉,我们也有许多事情要做,不敢多加耽误,就此别过了。”
<罗公达> “那就不送了,但可否留个地址,之后有闲好拜会一番”
<罗公达> 起身相送
<KP-鹿卡> “好说好说。”孔生立刻报出了地址
<KP-鹿卡> “若是我等不在,你便差人留句话便是。”
<罗公达> “好的好的,慢走”
<KP-鹿卡> (二人快步离开了,似乎孔祥还在低头孔声说着什么)
<罗公达> (这个没有好奇心的调查员,聆听)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骰子娘娘保佑 : 1d100 = 53
<KP-鹿卡> “那人…无益…出事…”
<KP-鹿卡> “外人…不怕。”
<KP-鹿卡> (你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罗公达> (看来客栈还是主场了)
<罗公达> 叔齐虽然有些疑心
<罗公达> 但是感觉还是得以大局为重
<罗公达> 把圣上交待的事办好再说
<罗公达> 去见马夫
<罗公达> 准备一下车马
<罗公达> 顺道在店内散散步
<KP-鹿卡> (投个幸运)
<命运女神>  * 杨汝常 投掷  : 1d100 = 43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二骰娘娘万福 : 1d100 = 10
<KP-鹿卡> 马车正要离开客栈之时,你们看到有人跪倒在客栈门口,过往之人只是绕开他,并没有任何想要理会的意思
<罗公达> “杨兄~”示意一起上去看看
<罗公达> 看看看看
<杨汝常> “嗯。”一起过去看~
<KP-鹿卡> 那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裸露的皮肤还有许多烂肉
<KP-鹿卡> 只是直挺挺的跪在客栈门口
<KP-鹿卡> 见到你们过来,也并无什么动作
<KP-鹿卡> 仆人小心的护住你们,生怕突然那乞丐咬你们一口
<罗公达> 礼貌性的拦住一路人
<罗公达> 问道
<罗公达> (给大爷还是给汉子)
<KP-鹿卡> (幸运吧,成功了给妹子)
<命运女神>  罗公达 投掷  : 1d100 = 75
<杨汝常> (原来幸运是判这个啊wwww)
<罗公达> (大爷 是你了)
<罗公达> “大爷,可否一问”
<罗公达> “这乞儿光天化日之下”
<罗公达> “竟在此跪坐也无人理应,是何故呢”
<罗公达> 温言道
<KP-鹿卡> “小兄弟有什么事?你说他呀,是个痴心妄想的可怜东西而已,他原本是这家店的掌柜儿子,后来那掌柜沉迷赌博,把店输了,找了个破庙一吊,那可怜东西还想着继承店铺经营还债,后来店里走水,他也就流落街头了,现在也就是每天来求个吃食,以前还想着有人吧店铺还给他呢,啧啧”
<罗公达> “唉,也是个可怜娃子,也都是命啊”摇摇头
<罗公达> “唉 ,走了水?”
<罗公达> “那店家欠的钱,是哪个的?”
<罗公达> “咋也能把店给输出去了”
<KP-鹿卡> “赌档而已…这,我不知道,听说,听说,告辞。”
<KP-鹿卡> 转身就走
<罗公达> 心想:咋感觉有些蹊跷,看这孩子可怜,应该也熟悉这店,看看能否。。
<罗公达> 命仆人拿些吃食,递上去
<KP-鹿卡> 拿了以后,只是磕头
<罗公达> 走近问问
<KP-鹿卡> 并没有多说什么,跪着开始吃了起来
<杨汝常> 半蹲下跟那个人平视:“你会说话吗?”
<KP-鹿卡> “会大人,会说…”
<KP-鹿卡> 他只是低着头,含混的咀嚼食物
<杨汝常> “你叫什么名字”
<KP-鹿卡> “李明涛…”
<杨汝常> “好,李明涛,你能回答我们的一些问题么,”语调温和地说道,“你也饿了吧,这些可还够吃?”
<KP-鹿卡> “够了,够了…小人回答问题就是了。”
<KP-鹿卡> 他吃的更加狼吞虎咽了
<杨汝常> “你不是本地人吧”
<KP-鹿卡> “……回禀大人,不是的,小人家里本是山西人士。”
<KP-鹿卡> 他吃的慢了些,有些哽咽的说
——————save——————
« 上次编辑: 2017-12-27, 周三 16:08:19 由 梨茶 »
梨花一枝春带雨,茶铛影里煮孤灯。
广州COC面团群577199268女装子和女孩子的跑团群290487252克苏鲁猛男汉化组687483525长春COC面团群673040473
LOG存放处:Luna’s woods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6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