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亲爱的杰西卡 Part 1  (阅读 744 次)

副标题: 这只是个随处可见的,七点档肥皂剧里无聊又愚蠢的爱情情杀剧...... maybe?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亲爱的杰西卡 Part 1
« 于: 2017-12-24, 周日 10:33:24 »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PL】2~4
【类型】Delta Green,调查类型,也许有战斗
【难度】★★★☆☆
【技能推荐】调查类技能,对人技能,PL的想象力和RP力
【房规】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94803.0
【背景要求】现代。美国纽约周遭地区。DG标准探员,前职业不定,有加入DG的充分理由,同为一个小组的成员。
【故事】三个星期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学生杰西卡在家中被杀害。警方很快就锁定并拘捕了前男友亨利,证据确凿,结束了这个愚蠢的情杀案。一星期前,另一个密大学生康妮失踪了。房间的血池子暗示她不可能活着。然而,她家中却出现了一个没有任何皮肤组织的尸体。尸体的DNA与杰西卡完全一致。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残片
【PC】埃里克.法斯宾德 Erik Fassbender。男,25岁,士兵。
【STATS】HP 13 / SP 10 / SAN 45 / CM 5
【SKILLS】
侦查80 / 聆听70 / 手枪70 / 闪躲60 / 快速交谈60 /
急救60 / 躲藏60 / 潜行60 / 机械维修41
【背景】CODENAME THRUSH。
埃里克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里,他的父亲曾经对他寄予厚望,但是他除了一身肌肉以外没有展现出任何优点,不过至少打橄榄球能帮助他步入大学,大学毕业之后埃里克便参军了,不过与他想象中的不同,他成为了一名后勤士兵,主要负责机械维修以及医疗等方面,他本以为这种日子会持续到退役为止,直到他在【数据删除】事件中遭遇了【数据删除】,这才让他进入了dg的视线之中。



【PL】NOMOS
【PC】西尔维娅 斯图亚特 Silvia Stuart。女,24岁,警方验尸官。
【STATS】HP 12 / MP 7 / SAN 30 / CM 5
【SKILLS】
医学80 / 人类学70 / 药剂学70 / 急救60 / 图书馆60 /
聆听60 / 躲藏60 / 闪避60 / 信誉37 / 拉丁语30
【背景】CODENAME TETRIS。出生于医生世家,原本应该遵从上一辈的愿望继承父亲的工作,然而西尔维娅性格内向怯弱,甚至有轻微的男性恐惧症以及人群恐惧症,以至于养成了走路会自动避开他人视线,对话也不看正脸的习惯。之后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成为了警方的验尸官。明明是一位高挑的美女却整天泡在尸体堆中,给人有些阴森的感觉。“只有死人不会欺骗我” 同事曾经听她这么说过。然而上天连这样的宁静都要夺去,西尔维娅经历了一起死人复活的克苏鲁事件,怀着守护死者的死亡这一微妙的信念,在事件结束后加入了绿色三角洲。



【PL】豆豆
【PC】卡斯特罗.菲德尔 Castro Fidel。男,23岁,心理学家。
【STATS】HP 12 / MP 7 / SAN 30 / CM 5
【SKILLS】
心理学80 / 图书馆利用 70 / 人类学70 / 神秘学60 /
医学60 / 快速交谈60 / 历史60 / 聆听60 / 摄影60
【背景】CODENAME TALBOT。一位年轻的心理学家,,然而本身的脑子就有点脱线。平时性格温顺,周围对他的评价也很高。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心理医院工作,直到被一位顾客委托去看他突然失踪又突然回归的哥哥的心理状况,从而被卷入一场事件,途中顾客精神崩溃自杀。事后辞职并加入绿色三角洲。                     

跑团记录:
劇透 -   :
探员的工作总是忙碌的。你们根本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
更不用说你们是隶属于一个秘密主义的超大型武装组织这种普通人听了会吐血的事了。
好在,先前你们仅仅是去回收‘灭团’的Y组成员的物品,没有碰上什么大麻烦。

不如说,麻烦事当然是越少越好。

时间是2017年12月19日早晨。

前一个案件刚结束的第三天,埃里克.法斯宾德,不对,应该说是THRUSH,收到了一个没有寄件人的包裹。
那是一个小型的木箱,大约可以放进一大叠A4纸的大小。没有贴邮票。在一个角落,你看到了小小的,手写的D.G.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叹了口气,然后打开了木箱
THRUSH(埃里克):他有预感,自己似乎又要卷到什么麻烦中了


埃里克小心翼翼地将钉子撬开,慢慢地把木箱打开来。
里面是一只令人怀念的 NOKIA 3310。
不知道是不是在玩梗一般,用稻草堆好好安置在木箱的正中央。
就好像电影里那些放置武器的木箱一般。

THRUSH(埃里克):“好吧我们都知道,稻草是最好的缓冲物,一堆稻草可以让一个从十层楼高度跳下来的人毫发无伤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用开玩笑的口吻讽刺道
THRUSH(埃里克):然后打开了那个诺基亚手机


你打开的那瞬间,立刻发现它自动播出了一个号码。不出十秒,就接通了。
BARNEY:“This is Barney。THRUSH,我有一个新的歌剧之夜要邀请你出席。”
传来的,是与某个粉色布偶恐龙声音完全相反的,低沉的男人声音。听不出口音。
THRUSH(埃里克):“ok,那么我应该在哪里领票呢?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一边开玩笑,一边思考这个叫做barney的家伙是什么来头

BARNEY:“没有必要。会场离你们很近。就在波斯顿。”
由于巴尼这个名字是B开头的,毫无疑问是仅次于A细胞的人。
据你所知,应该在情报部门里有一腿。
BARNEY:“详细地址我已经寄给你家的医生。”
THRUSH(埃里克):“好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挂断了电话
THRUSH(埃里克):然后前去寻找自己的医生
THRUSH(埃里克):并且暗自腹诽dg的神秘主义




几乎在埃里克挂断电话的同时间点,西尔维娅的小小看诊所里,办公桌上多了一份文件。
大咧咧地摆放在桌上,摊开来,因此这些白纸究竟是经由什么管道,如何放进来的,你根本无从得知。
不过,这也代表着,‘组织’时时刻刻在警醒你,只要他们愿意,随时能够让你人间蒸发吧。

TETRIS(西尔维娅):(我明明是警方验尸官,怎么会有诊所
KP:(家里人留下的)
KP:(大概)
KP:(就当做你家中的办公室吧,无所谓)

TETRIS(西尔维娅):欣然的接受了组织的强大这个事实,开始翻看文件
TETRIS(西尔维娅):对于西尔维娅来说,比起组织有更多其他的可怕的事物与人


文件内容很简单。又有新的任务了。你简单的览读了一下内容。

引用
2017/11/25,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学生杰西卡.格尔博(Jessica Gerber)在家中被杀害。
死因是被男用皮带勒紧脖子,窒息而死。有打斗和挣扎的痕迹。
警方很快就锁定并拘捕了前男友亨利.巴塞纳斯(Henry Barcenas)。
他是杰西卡的前男友。贩毒者,主要生意是海洛因。
现场有明确的DNA和指纹证据,也有证人。邻居听到吵闹声并且目击他逃离现场。
因为被杰西卡甩了而怀恨在心,这一点本人已经亲自承认。
虽然仍未确实结案,但是基本上法律程序会很顺利。
这只是个七点档的无聊肥皂剧的爱情情杀片段。

然而,2017/12/15,另一个密大的学生,康妮.林(Connie Lin)失踪了。
她的房间内有着非常多的人血。客厅里有具尸体。
尸体没有任何皮肤组织。DNA与杰西卡.格尔博完全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条血痕从房间延续到客厅的尸体所在处。
说明这个杰西卡是从康妮的房间爬行到客厅再断气的。

A细胞要求T组进行以下命令:

1. 查出尸体出现在那地方的原因,以及康妮身上出了什么事。
2. 查出幕后的主使人后,立即联络A细胞,等待下一个命令。

T组的三人,已经被编入了FBI调查此事的负责人名单,行动上理论上不会有什么不便之处。

TETRIS(西尔维娅):“....是谁又在扰乱死者的长眠吗”西尔维娅低声说道,同时用力的攥紧了文件
TETRIS(西尔维娅):联系另外两个人

KP:(在哪里见面?直接在你办公室吗?)
TETRIS(西尔维娅):在FBI的办公室见面可以吗
KP:可以



时间是早上11点前后。

你们在201 Maple St的波斯顿FBI分局门口碰面。
早已在那边等着你们的卡斯特罗手里,有着三人的FBI伪造证件。
不,也许这些是真品吧。

THRUSH(埃里克):“嘿,伙计们”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TALBOT(卡斯特罗):“hi~”
TETRIS(西尔维娅):接过证件点头致意
THRUSH(埃里克):“情况如何?总之让我们先进去吧
THRUSH(埃里克):“站在门外太奇怪了

TALBOT(卡斯特罗):“嗯”

DG这种将重要事项分开交给小组成员,实在是相当的迂回又麻烦,并不是一个效率至上的组织应有的做法。
不过,这也意味着,你们三人怎么也推不掉这件麻烦事。

TETRIS(西尔维娅):(话说我是队长吗?明明是不善言辞的设定
THRUSH(埃里克):(2333
THRUSH(埃里克):(我是打手

TALBOT(卡斯特罗):(我是辅助)
KP:(谁是队长无所谓啦。应该说,三人的性格设定都不像是领导级的)
KP:(就THRUSH当队长好了。年长一点,也不像另外两个明显SAN快没了)
THRUSH(埃里克):(2333
THRUSH(埃里克):(惊了
THRUSH(埃里克):(那么现在我们都了解案件情况么

KP:(你们都已经明白上面那些信息)
THRUSH(埃里克):(原来队长是按照san决定的么
THRUSH(埃里克):(好有道理啊

KP:(毕竟队长第一个疯的话,很麻烦的)

TETRIS(西尔维娅):把你们的证件拿给你们,然后走进去“...我们负责杰西卡.格尔博与康妮.林的案件”
THRUSH(埃里克):“我说…你们是怎么看的?
TALBOT(卡斯特罗):“我还不太清楚”

THRUSH(埃里克):(我可以过一个cm么
THRUSH(埃里克):(关于此事

KP:(可以,但是帮助不大)
THRUSH(埃里克):(关于皮肤部分吧

* Thrush(Erik Fassbender) 投掷  克苏鲁神话(5) : 1d100 = 4  大成功

THRUSH(埃里克):(emmm
TALBOT(卡斯特罗):(不愧是大佬)
TETRIS(西尔维娅):(惊了
THRUSH(埃里克):(这就是一个flag
THRUSH(埃里克):(一个大成功的cm
THRUSH(埃里克):(kp迟迟没有回复,怕不是结团了(x

KP:(神特么开团第一个检定就CM成功,我有点纠结。等我码字。)

听到了没有皮肤组织的尸体,你立刻就联想到组织里的资料库中一眼晃过的资料。
‘皮肤兄弟会’。这教团在集会时似乎会试图召唤‘无皮者’。
虽然你对于无皮者是什么没有概念,但是你实在无法想象教团的人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
死前就剥皮也不会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KP:(不是给予答案,而是去掉一个可能的答案,这样也算是有帮助吧?)
THRUSH(埃里克):(2333,)
THRUSH(埃里克):(大成功的话至少再给条线索吧)

KP:(不给了。足够了)
KP:(现阶段信息太少,要我给线索我也无从给啊)
TALBOT(卡斯特罗):(可以的)

TETRIS(西尔维娅):(那我可以过一个尸检吗,对于如何造成无皮肤尸体
KP:(你可以试图拿到相关资料。要直接验尸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说出了自己想到的东西
THRUSH(埃里克):“总之,大概不是那群信奈亚的家伙干的”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为自己的博学多才洋洋自得

TALBOT(卡斯特罗):“哈啊~”
TETRIS(西尔维娅):“...先进去吧”

你们出示了身份,柜台处没有多问,就让你们进入。
虽然没有为你们准备一个办案处,不过资料库似乎可以自由查阅。

THRUSH(埃里克):“关于尸体...那个杰西卡的尸体,dna真的是她的么”
THRUSH(埃里克):“我是说最开始发现的哪一个”

TETRIS(西尔维娅):西尔维娅最先关心的也是最初的情杀案中死者的尸体
THRUSH(埃里克):那么我们调查一下关于最开始的尸体的资料

你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杰西卡.格尔博绞杀案的资料。
尸体已经经由亲属辨认过,脸上的痣也符合。
至于DNA是否相同,验尸般能够确信,前一个尸体和新的尸体拥有一模一样的DNA序列。
前一个尸体在两星期前已经下葬。墓地地点是Beth El Jewish Cemetery。

THRUSH(埃里克):(嗯...我有点怀疑戈尔·格罗斯之身体变形)
TETRIS(西尔维娅):那么看看新尸体有没有绞杀痕迹
新的尸体,死因是失血过多而死。没有任何绞杀痕迹。
THRUSH(埃里克):“卷宗上似乎只有这些信息了,不如让我们先去问问嫌疑人”
TETRIS(西尔维娅):那么也没有打斗挣扎痕迹而且也不是窒息死的对吧
KP:俄罗斯方块,医学检定。

* Tetris (Silvia Stuart) 投掷  医学(80) : 1d100 = 67  成功

西尔维娅仔细念着验尸报告时,有一个细节让你感到相当的困惑。
现场找不到杰西卡的任何皮肤细胞组织和残渣。就好像皮肤一开始就不存在一般。
身体外侧的一些肌肉组织也有些残缺,这些缺陷不是由外伤导致的。

THRUSH(埃里克):(其实皮下组织没有刀痕的话,那么肯定就不是自然手段剥皮了)
THRUSH(埃里克):(不过真的不是无皮兄弟会干的么...)

TETRIS(西尔维娅):“....”打了个冷颤
TALBOT(卡斯特罗):“。。。”
TALBOT(卡斯特罗):认真思考

THRUSH(埃里克):“两位受害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TETRIS(西尔维娅):我想知道是否比对过两处的血液成分以及杰西卡生前有无吸食海洛因
TETRIS(西尔维娅):报告里有写吗
TETRIS(西尔维娅):面对thrush的疑问,
TETRIS(西尔维娅):“2017/11/25,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学生杰西卡.格尔博(Jessica Gerber)在家中被杀害。
TETRIS(西尔维娅):(中略)
TETRIS(西尔维娅):说明这个杰西卡是从康妮的房间爬行到客厅再断气的。”
TETRIS(西尔维娅):西尔维娅不带有任何感情的一字一句复述了任务内容
TETRIS(西尔维娅):最后加了一句“是真的没有皮肤组织,完全的”

康妮的房间内有非常少量的非杰西卡的血。
与双亲的DNA鉴定已经证明是康妮的血液。
THRUSH(埃里克):“很显然的超自然手段”
THRUSH(埃里克):“不过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目的是什么?”

TETRIS(西尔维娅):话说能不能看出那些残缺是有什么造成的?重构失败?
理所当然,西尔维娅不可能看得出来。
只知道肌肉组织是畸形的。
与其说是扭曲,不如说是细胞组织密度太低使结构无法维持。
TALBOT(卡斯特罗):“这些就要问凶手本人了”

THRUSH(埃里克):(去见嫌疑人吧)
THRUSH(埃里克):(先拿情报再分析,现在情报不足)

TETRIS(西尔维娅):(冷静下来先去挖坟吧
THRUSH(埃里克):(挖坟不应该结局在做么(x))

TETRIS(西尔维娅):报告中有没有提到杰西卡和林的关系,两个人有什么共同点吗
两人除了都是密斯卡托尼克的学生以外,互相没有任何共同点和联系。
TETRIS(西尔维娅):年龄、体型以及身体特征之类的呢
年龄相近,杰西卡很明显的体型更大一些。
康妮.林是个标准的美国华裔女孩,身材偏瘦弱。

杀人犯亨利.巴塞纳斯现在被扣押在邻镇兰开斯特(Lancaster)的临时监禁所。
开车一小时就能到的距离。他是在杰西卡死后的隔天就被拘押,不可能对康妮出手。
KP:(jail和prison的差别。jail是拘留所,prison是监狱。没有被彻底判刑的在拘留所里)
KP:(美国的一点刑法上的冷知识)

TETRIS(西尔维娅):“Beth El Jewish Cemetery”这样对着队长说,大概是想传达挖坟的意愿
TETRIS(西尔维娅):挖坟的话有什么手续可以合法挖坟吗
TETRIS(西尔维娅):办证并寻求家属同意什么的

THRUSH(埃里克):(我觉得应该先去见见嫌疑人)
THRUSH(埃里克):(挖坟没必要这么急)

TETRIS(西尔维娅):话说新尸体现在放在哪

KP:(俄罗斯方块你忘了你们是怎么行事的吗?DG是什么?)
KP:(你还会和别人说你去翻坟墓?先翻了然后再掩藏起来啊。)
THRUSH(埃里克):(2333)
TETRIS(西尔维娅):(我就问问啊
TETRIS(西尔维娅):(看看麻烦程度

THRUSH(埃里克):(先过个法律来看看能不能保释)
KP:(可以,虽然答案是不能保释)

Rincewind:(。西方有重视墓葬的习俗么)
KP:(尊重死人我觉得是世界共通的)
THRUSH(埃里克):(不一定世界共同)
THRUSH(埃里克):(例如食人族)

KP:(食人族也是尊重死者的做法。例如南美食人族,妻子吃掉死去的丈夫,是对他的缅怀和爱慕)

THRUSH(埃里克):“先去见见嫌疑人吧”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坚持自己的观点

TETRIS(西尔维娅):报告写了新尸体在哪里不
TETRIS(西尔维娅):“先...吗?好吧” 西尔维娅理解为白天不好挖坟,要晚上再去

新的尸体暂时在附近医院的藏尸间里。
警方暂时没有向康妮的父母说尸体是属于别人的。
所以康妮的双亲目前是认为那尸体就是自己的女儿。
KP:(毕竟不能向普通人说出现了一个死人的复制人)
TETRIS(西尔维娅):(那么让家属知道是无皮肤尸体吗,还是死相也保密了
KP:(保密,但是以正规手段不能撑太久)

THRUSH(埃里克):“也许我们可以分开行动”
THRUSH(埃里克):“我去见嫌疑人,你去检查一下新的尸体”

TETRIS(西尔维娅):“好” 比起活人更愿意和死人在一处
THRUSH(埃里克):(说起来我们队伍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KP:(那么卡斯特罗打算怎么行动?)
TALBOT(卡斯特罗):(我也去见嫌疑人)
THRUSH(埃里克):(嗯...那么分头行动吧)

TETRIS(西尔维娅):我还问一下
TETRIS(西尔维娅):报告中写了新尸体的重量吗
TETRIS(西尔维娅):和正常体重-血重量差多少

KP:写了。明显低于杰西卡。但是你无法证明这重量与失踪的康妮相符。
TETRIS(西尔维娅):但是差不多吧
KP:比原来的尸体少了大约40磅。也就是18公斤左右。
KP:单看体重的话,确实比较符合康妮的体重。
TETRIS(西尔维娅):好的



THRUSH 和 TALBOT在附近的Hertz随便租了一辆小轿车,前往兰卡斯特。
途中解决了下空腹,大约1点的时候抵达了当地的拘留所。
和警察局随便说了下来意,就走下地下室的一个小小的牢房。
这是一个单间,里面只有一个男人。

是个黑人,标准的黑卷发因为一段时间没整理而有些杂乱。
年龄差不多也在25岁到30岁之间。
体格相当不错,应该有健身,或者经常运动,
但是不同于进行过战斗训练的感觉,动作并不干练。

他歪歪头,对你们讽刺地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

TALBOT(卡斯特罗):“你好”
THRUSH(埃里克):“亨利.巴塞纳斯,因为涉嫌谋杀杰西卡.格尔博而被捕”
THRUSH(埃里克):“是么?”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戴着墨镜,黑着脸问道

亨利:“这次又想问什么?这次怎么拖那么久啊?依我以前的经验,我早该转移去监狱了吧?”
他的语调相当的轻松,仿佛去监狱就像去郊游一般。

Rincewind:(以前的经验)
THRUSH(埃里克):(买海洛因的贩毒者,去过监狱也正常)
TALBOT(卡斯特罗):(心理学可以么)
TALBOT(卡斯特罗):(我应该点一个心理分析的←_←)

KP:(等等吧。)

THRUSH(埃里克):“你似乎很想去监狱?为什么?”
亨利:“让我在这里一直待着才是要了我的命哪,兄弟。这里可无聊死啦。”
亨利:“那婊子确实是我杀的,怎么了嘛?”

TALBOT(卡斯特罗):边听边记笔记
THRUSH(埃里克):“你为什么要杀她?”
亨利:“那女人偷吃呐。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乱来。” 他露出夸张的笑容。
亨利:“哎呀,原本只是想恐吓一下,结果一个不小心,我似乎太激动了一点。”
亨利:“这是过失杀人啊,对吧?”

THRUSH(埃里克):“别的男人?是谁?”
TALBOT(卡斯特罗):(现在心理学,判断他说谎没有可以吗?)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卡斯特罗能够肯定,眼前的男人并没有撒谎的理由。
在这种地方撒谎,无论怎么说都是不利于自己的。
他更像是对于自己的前女友的死毫不在意。
不对,应该说是小孩子弄坏了自己不想玩了的玩具,这种感觉。
当然,他究竟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在爱情上如此扭曲,你不可能知道。

THRUSH(埃里克):“是否过失杀人要看你的情况而定,详细说一说关于案件的事情”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毫无疑问在骗他,不过他不认为一个卖海洛因的毒贩子会深究法律
THRUSH(埃里克):“你说杰西卡背着你偷情,那么情夫是谁?”

亨利:“一个叫杰米(Jamie)的。好像是同一个学校的吧?不认识。”
THRUSH(埃里克):“这样啊”
THRUSH(埃里克):“那么你认识一个叫做康妮.林的女性么,她与杰西卡是同一个大学的”

亨利:“哈?那是谁啊?” 他扬起一边的眉毛。
THRUSH(埃里克):“我明白了”
THRUSH(埃里克):“关于杰西卡,她吸毒么?”
THRUSH(埃里克):突然埃里克这么问道

亨利:“她是干净的。(she is clean)”
THRUSH(埃里克):“那么关于她,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么?”
THRUSH(埃里克):“任何感到奇怪的事情都可以”
THRUSH(埃里克):“这会关系到你的刑期”

THRUSH(埃里克):(申请一个快速交谈)

KP:(你希望有什么样的结果?)
THRUSH(埃里克):(让他说实话?)
THRUSH(埃里克):(其实就是骗情报)

KP:(OK)

* Thrush(Erik Fassbender) 投掷  快速交谈(60) : 1d100 = 98  大失败

THRUSH(埃里克):(emmmm)
THRUSH(埃里克):(不行,这个骰子)
THRUSH(埃里克):(太搞事了)

TALBOT(卡斯特罗):(。。。)
KP:(自从上次和你跑第三者以来,你只会投极限值啊)
THRUSH(埃里克):(这不怪我啊...)
THRUSH(埃里克):(风少的二面骰


亨利:“刑期?呵,之前个几个蠢蛋也是这么说的。你想要我怎么做?”
亨利:“给我一张纸,让我念念你要我说的证言如何?”
他冷笑了几下。
THRUSH(埃里克):“看来你不愿意交代了?”
THRUSH(埃里克):“我要提示你,逆反心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恰到好处的露出了自己硕壮的肌肉
THRUSH(埃里克):(力量15体型14)
THRUSH(埃里克):(可惜六版没威吓)

亨利:“啊,来这套啊?果然你们白人都是一个样呢。” 他一点也没有露出对你感到惧怕的样子。
亨利:“那句话叫什么来着?我有沉默的权利?不对,还有什么?”
他随意地说了几句,想了片刻,然后又作罢。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明白,因为一些奇妙的原因,他已经无法从他这里获得情报了
THRUSH(埃里克):“你好自为之吧”
THRUSH(埃里克):于是他站起身来,然后打算离开

TALBOT(卡斯特罗):(我继续试试)
THRUSH(埃里克):(我先撤,然后你再问)
THRUSH(埃里克):埃里克离开了这里

THRUSH(埃里克):(其实我觉得这厮的作用就是引出杰米
THRUSH(埃里克):(让他烂在监狱里吧


TALBOT(卡斯特罗):“我想问的只有一件事,这并不关乎你犯下的罪行。”
亨利:“豁?”
TALBOT(卡斯特罗):“你看起来不怎么在乎杰西卡的死,是吗?”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他收起了笑容,然后静静地盯着你的双眼。
将近十秒后,他才又轻轻哼了一下,扬起了嘴角,但是没有回答你的问题。
他靠在墙边,闭上眼睛,似乎不打算理睬你了。

TALBOT(卡斯特罗):“谢谢,那么再见了”
THRUSH(埃里克):(这时候你应该关上摄像头,然后我进去揍他一顿)

你们离开了拘留所,决定先联络西尔维娅,看看她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KP:嘛,虽然进度很少,什么都还没展开,不过有疑问吗?
TALBOT(卡斯特罗):我对我的存在感到了疑问
THRUSH(埃里克):233
KP:你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Rincewind:这个剧本多长啊
Rincewind:看起来好像不会很长?

KP:并不长。面团的话,一天完结。
THRUSH(埃里克):所以凶手就是杰米?
KP:不知道
THRUSH(埃里克):2333
THRUSH(埃里克):那么我有一个问题
THRUSH(埃里克):dg有合法杀人的权利么
THRUSH(埃里克):(这关系到我要不要部位瞄准)

KP:
引用
探员基本规章:
第一条:否认一切。
第二条:不要被捕捉。
第三条:不要留下证据。
第四条:仅行使必要的暴力。
第五条:掩盖你的行迹。
第六条:用理性的理由解释那些奇异又荒唐的事件,并说服当事人相信。

KP:这是否回答了你的问题?
THRUSH(埃里克):ok
THRUSH(埃里克):必要的暴力
THRUSH(埃里克):懂了
THRUSH(埃里克):心领神会

KP:...... 我感觉背后有一股凉意
THRUSH(埃里克):错觉啦,大概

TETRIS(西尔维娅):先挖坟准没错
KP:他们来回超过两小时,有足够时间让你去
« 上次编辑: 2017-12-24, 周日 10:43:35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