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DG  (阅读 1988 次)

副标题: 某些故事洋溢着背叛、谎言、阴谋、疯狂与能摧毁一切的真相,而我们就是站在真相面前的人。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 上次编辑: 2019-08-02, 周五 06:31:42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DG
« 回帖 #1 于: 2017-12-13, 周三 20:26:20 »
A细胞的指令





全球性定期观查

来自A细胞的指令

由A.斯科特·格兰西

指令102:阴谋团体与些许的「C」



在稍早的一份指令中,我简单的提到让喜爱DG的外国观众创造一个他们本国的DG风格组织,以让当地的玩家感到更加自在的方式。我毫无疑问的能理解为何着迷于DG现代背景的外国玩家会更希望在他们的国家里设立有官方赞助的神话调查员小组,但异教徒出版社不会增加一打又一打对神话有所认知(Mythos-aware)的机构«(然而七版已经赏了作者一巴掌)»,这点是DG宇宙的正史(cannon)。否则我们秘密的阴谋团体与超自然恐怖的世界会变得有点拥挤,就像白狼(White Wolf's)出版社的吸血鬼之避世(Vampire:The Masquerade)一样,那里几乎每个历史上的有趣人物都像是起先便戴着一对尖牙似的。«(真.高级黑)»邪恶的超自然阴谋团体与邪教随时都会被加入到正史里,因为提供的反派会因调查员的成功而越来越弱。新的同盟组织将会越来越少。不过,这并不代表没有着些许的扩展空间。

多年来,我们已经有了一堆粉丝寄给我们他私设的认知神话的官方组识,并寻问它们是否能以某种方式加入DG的正史之中。应该不会让人太过惊讶;这堆东西中只有少量有着印刷价值。如果说有什么总会让我吃惊的话,几乎是每个人都简单的复制了DG的蓝图然后将它们在自已的国家贴上,建立了一个有着海量资源、广泛的收集情报能力、对克苏鲁神话有着近乎完美理解的独立性«(上头没人管)»跨辖区«(可以在全国执法)»机构。为何当人们想到一个与神话有关的官方机构时它总是某种庞大、井井有条并且知识渊博的存在?即使是DG在这三种特性中也只有两个,存在着良好的组织性与(公平)渊博知识。«(翻译:有组识性与知识是我大DG的特点,被私设的组织抢了特色我们还卖什么书???)»即使是邪恶的MJ12也缺少了对于神话本质的真实理解,不管它有着多大的人员池(pool of personnel)与黑暗预算。

并非每份送上来的东西都不合格,一个人提交了一个经削减①(并将加入正史)的机构,这样子做有几个好理由。首先,作者开始于以爱手艺的小说为出发点。②他使用来自奥古斯特·德莱斯(August Derleth)与布莱恩·兰莱(Brian Lumley)的故事③作为材料来展示神话与他感兴趣的官方组识两者间最初的接触点。当他将历史推进到现在时,作者将他的国家里的反间谍真实历史纳入并为了虚构而服务。④当他完成时,他有着一个小型但组织良好的单位,对于神话方面只有非常有限的、狭窄的片面理解,但仍然被完美的定位于能学习更多,⑤虽然我不想在出版前泄漏任何东西,但我就这样说吧,任何想寄送有关加拿大的DG风格官方机构的人将很有可以得选一个新的国家来写喽。⑥«(对了,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请提一下这部份,我在网上没找到,可能是在出板品里。)»

«(以下为个人整理的卖点
①:不过度设定,使的官方可以随需要任意删改你写的东西
②:吸引认名字的人
③:拉入更多的名人与看小说的人
④:混入让人多少有点兴趣的真实历史
⑤:组织小,随时可以在需要时毁灭(并将可能的人气角色并入DG的其他组识之中)
⑥:商业自吹以增加购买意愿)»


在DG宇宙中有着充足的空间来安排认知到神话的执法人员与情报人员的小型阴谋团体。最吸引我的想法是一个克苏鲁呼唤的现代战役,在这个战役中,调查员是一个警方单位的成员,被卷入那种邪教徒可能犯下的罪行之中,通过这个战役,调查员意识到了神话并集中警方单位的力量迈向新使命 - 反对神话。«(这不就低配版本的DG?要是有邪教徒市长或高官怎么办?更别提身家有得查的情况下正面对抗邪教徒.......这真的不是他妈的在无言与邪教徒表示"看我这么碍事,你还不快快绑架我一家老小来活人献祭,让我以后无事一身轻可以专心和你们作对"嘛?)»使用这种方式,调查员能建立属于他们自已的神话资料数据库,确定他们单位的使命,摆脱一切过往的历史或现有的政策所阻碍。«(讲的如此之屌,他们的薪水、装备、人力、与开枪许可证怕不是由上帝他老人家亲自签的。)»

我在这里建议的是某种带有些许"C"要素的阴谋团体。一个设置为政府的基础神话调查可以简单的作为一个认知到神话的市警局长,将四到五名专门的调查员组建成一个小组,当现实需要时,他们将愿意超越庸俗世界的期望并挺身而出。这样一个单位可能是一种"帽子小队(Hat Squad)"的神话版本,这是来自二战后洛杉矶的非官方的警察单位,以残暴、恐吓的方法来处理组织性的犯罪,根据某些作家的说法,还包括谋杀。毫无疑问的,当犯罪分子使用神话魔法或崇拜在祭拜旧日支配者时,也许更实际的是确保他们在"拒捕"或"试图逃跑"时死于枪击,而非逮捕他们。爱手艺的故事里充斥着被囚禁的巫师使用魔法来逃脱他们的牢房的例子。当然,如果邪教徒逃走并使用了最卑鄙的手段 - 上诉法院,那将更加可怕。

一个以市警局为基础的战役设定的主要问题便是一个解释,为何在这里区域里有着充足到能让一个专用的警用小组保持忙碌,甚至足以招待一群克苏鲁的呼唤玩家们的神话活动?让城市成为邪教徒的家园是不够的,因为一旦调查员可能成功的足以彻底消灭邪教之后,就再也不需要特别小组了。这可以轻易的通过加入克苏鲁版本的夏日谷(Sunnydale)«(于捉鬼者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里登场的某个建造来拍摄恐怖电影的小镇,现在没有住人)»、加利福尼亚州的地狱之口(Hell Mouth,来源同上),某种类似神话磁石般吸引神话与它的代理人的东西。它可以是一个被封印在城市下面的旧日支配者,或是某个能通向其他维度的寺庙或大门的废墟。不管它会是怎么样的东西,都无法被摧毁或移动,但必须被封印起来并加以防范。«(为何干脆不要在上面兴建城市不就好了?)»

当然,某些调查员与KP不会满足于设置在一个城市及其周边的紧密地区展开的战役。他们希望能有机会去崭新并陌生的地方旅行。这意味着,它起码也得是一支国家警察单位。一个国家性的知晓神话警察机构可以仿效为某种类似「南非洲警方服务神秘学相关犯罪单位(South African Police Service's Occult Related Crimes Unit)」。巫术恐慌在南非相当普遍,1990年至1995年期间在北部的农村地区,有多达500人因为被暴民们怀疑是女巫而被暴力杀害。暴民的暴力行为通常基于一切常见的怀疑所启发:愚昧、厄运、贫穷和自然灾害,但这里也同样有些广为人知的谋杀案是由非洲的传统魔术实行者所犯下的,他们有时被称为"Muti"。"Muti"的杀人行为是为了致力于获得某种能确保财务和政治上成功的魔药成分。虽然细节不多,但我怀疑如果现在被殽害的人们是为了收割部落魔法和药物的原料,那么可能就会有合理数量的,作为治疗AIDS病毒的偏方的药剂被酿造出来。毕竟南非同样是一个因为当地的神话提到了如果你和处女发生性关系,那么你所有的性病便会被治愈,进而爆发了儿童强奸潮的国家。无论如何,这些大量的杀人行为使得南非警察创立一个致力于调查那些与超自然动机相关的犯罪单位。而苏格兰场为了一具于2001年被发现在泰晤士河上漂浮的,一个缺少头颅与四肢的五岁的奈及利亚孩童躯干而求教于他们时,这个与神秘相关的犯罪部门接到了这件大案子。考虑到尸体的胃里包括着颗粒状的石英、陆生动物骨骸与黄金,伦敦警方适当的怀疑这样的谋杀可能与部落魔法有关。最后,这个仪式与奈及利亚泛灵论的安抚海洋女神有关。也许是母神海德拉?

一个让ORCU没那么吸引人的真相是,它是由一名被称为寇布斯.琼克(Kobus Jonker)的警官在转信了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派(fundamentalist)后创造的。琼克只允许有着基本教义信仰的警官在单位里工作,并在报刊上发表了无数的声明,以表示他的首要目标并非部落的魔法师,而是撒旦教徒«(有兴趣的可以自已查查,在美国在过去有一段时间人们兴起现代的女巫审判 - 猎撒旦教徒,这把火延烧了很久,直到2000年前后才停止,无数人在这种基督教争夺话语权的猎巫行动中被栽赃入狱,不过这比起以前美国会私自吊死黑人然后拍照让大家围观并且做成明信片表示我们杀了这黑鬼(这个就不是很多人知道了....有兴趣自已去查)而言也算不上什么)»。比起理解在仪式性谋杀背后与非洲的传统魔术有关的目的,这些家伙对于寻找那些隐蔽在倒带(backwards-masked)里的撒旦摇滚乐与摇滚歌词更感兴趣。«(这里指的是披头四,他们的第四张专辑无名专辑(只有四个符号)里的《通往天堂的阶梯(Stairway to Heaven)》,传说将其倒过来放的话,会在4分20秒至4分40秒的地方出现与撒旦崇拜相关的歌词。)»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当警察机构涉入调查与神秘学有关,并超越了任何临时性基础(on anything more than an ad hoc basis)的罪行时,我们将以一个关于狩猎祭品的撒旦教杀手所组成的庞大跨国网路的古老阴谋论作为结束,比起真实的证据更接近于好莱坞的恐怖电影。

尽管如此,像ORCU这样的单位是制造一个让调查员能在战役过程中扮演的国家性警察单位的好榜样。这是一个小型单位,由政府支持的调查员专注于调查某种特定的犯罪行为,这将给予他们接触极为广泛的刑事案件的机会。毕竟,那也没说在犯罪现场那里会出现什么样的神秘学的活动迹象,尤其在你定义了"神秘学的活动迹象"时,那也广泛的包含了重金属专辑和色情要素。如果调查员设法睁大他们的眼睛,也许他们会发现在恶魔崇拜和部落魔法的背后,那里还有着某些不同、古老的东西。在想到调查员发现了克苏鲁神话的迹象并且将它们报告给他们信基督教«(原文的再次诞生(born-again)指的是信仰基督教而获得人生上的重生的意义....应该吧。)»的上司,然后上司忽略或改写了调查员的发现,使得它们能与传统的观点,像塞勒姆女巫审判里的撒旦主义一致时,这点将会使老KP那油滑的黑心感到温暖(t warms this old Keeper's greasy blackheart)。如果他们以一本圣经、一些圣水和一大堆十字架作为武装,那么ORCU在对付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时便不会太过份«(或者用其他的方式说,会被活生生的开膛剖肚)»。也许,有着这种遭遇的幸存者将成为能够重组该单位,并将其变为某种有能力在实际上反抗超自然的神话邪恶的存在。

当然,非常具体的情况会导致ORCU的诞生。在欧洲或亚洲的发达国家里的女巫恐慌、群众暴动与Muti实行者造成谋杀等类似事件不见得能促使这样的一个单位成立。在另一方面,某些犯罪迹象能使得西方人陷入疯狂«(原文脑溢血(apoplexy))»之中,就像使用巫术的指控会从一个非洲村庄中消除掉所有村民的理性思想一样。

劇透 -   :
见下,大致上那段期间只要有人被怀疑是恋童癖或撒旦教徒就会有专家去找"可能"有记忆的人试着"调查"出什么来,这通常只有两种结果,第一,生活失败的人将他们的失败归咎于我当年被他OOXX过(虽然没有大多数没有直接的证据),第二,无知的孩童在专家使用当年流行的记忆恢复疗法的诱导(并没有用错)下做出了没有直接证据的被害供词,如果孩子否定还会被专家推测是"因为打击太大而想不起来"一类的结果。虽然大多数都不了了知,不过还是有少部份人因为莫须有的理由而去蹲苦牢。这种如同现代猎女巫的行为直到约在千禧年前后才转向为攻击恋童癖(你知道在不久之前(不超过两到三年吧)外国公司可以合法的以"我们在检查恋童癖,所以没有恋童的人不需害怕。"的借口来无视你的隐私权并光明正大的偷窥你的邮件嘛???),如果对这方面有兴趣可以去看电影Jagten/The Hunt(2012)

另一方面则是记忆恢复疗法(RMT)的问题,这最早是由《米歇尔记忆》(Michelle Remembers)而带起的风潮,用意是借由深度催眠让人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本质上是种催眠疗法,但由于这种方法是基于催眠师与被催眠者的问答来进行的,这使得被催眠者有着很大的可能并非被"唤起记忆"而是"被植入虚假的记忆",后来搞的风风雨雨,作者名誉扫地,如果对这方面有兴趣可以去看电影Regression(2015)

在1980年间开始的例行公事性的滥用/恢复记忆的丑闻«(科普文很长,见上方)»导致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为歇斯底里的疯狂起诉潮。在那段时间里能看到执法机构出版并发行指导手册和培训手册,以打击全国性与无形的撒旦教虐童阴谋。最近,欧洲似乎也经历了类似的疯狂。最初发生的第一件令人震惊的故事是比利时的连环杀手马克·杜鲁特斯(Marc Dutroux),他不只为了强奸和拷问而绑架了年轻的女孩,而且还杀害了两个人与一个他自已的同伙。这起案件将一切纠结在一起;废到让人大吃一惊的警察、寻找回忆的故事、自称是杜鲁特斯受害者的可疑人物、以及杜鲁特斯是环绕在欧洲范围内(a Europe-wide ring)内为一群有钱有势的恋童癖担任皮条客的疯狂流言。这使得杜鲁特斯与他的同伙的逮捕与定罪被拖延了八年的时间。尽管完全没有证据,但有着比利时政府掩盖了更大范围的阴谋,并获得了大量见不得光的政治献金的控诉。

法国刚刚«(这个时间点是200X年前后)»发生了以"Outreau"为人所知的恋童癖件的审判,在那里有四个人被认为参与了虐待与性骚扰儿童的案件,他们设法透过让其他邻居被牵连进他们的罪行也被待补«(这里有当事人之一后来拍的电影的连结。在他们结案前,其中一名被告自杀了。七名被告在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之前被监禁了数个月,十名被告被判处了儿童性犯罪,尽管事实是他们的原告撤回了他们的告诉并且坦承他们编造了一个关于更大的阴谋的故事。然后在2002年法国还有另外一个案子,一个被宣判有罪的连环杀手帕特里斯·阿莱格雷(Patrick Patrice Alegre)设法向新闻界散布一个故事来设法混淆他最近的起诉,他声称他的谋杀案是为了维护某些有钱并有权势的法国政治家和企业家以保护他们参与的一个秘密性虐恋的性交与毒品俱乐部。尽管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些指控,但一名法国检察官在被指控后辞职。

那么,这一切与DG有什么关系嘱?这些案子证明人们乐意参加女巫审判«(只要自已不是被绑起来的那个人的话,你知道的,毕竟不是常常有能在不被追究的情况下放火烧死其他人)»并且对随着那些性犯罪者的阴谋指控放火。这些案例表示大众愿意随波逐流地相信一些关于性犯罪者的阴谋论观点。或许这种类似女巫狩猎的行为可能会导致一个专门的警察单位被创造出来以抑制这种歇斯底里的行为,与南非的ORCU被创造时大致相同。这样的一个单位会给予调查员接近案子的机会,这将会揭露出神话的介入。一个在战役里设置在单一国家内部的执法单位的调查权将受到限制,终结于他们国家的边界。KP不应该将其视为一个缺点,因为一个迫使一组调查员超出他们的执法范围的模组将提供更多的挑战。想象一下,当调查员追踪崇拜神话的邪教徒到达另一个国家时,结果却发现当地的执法机构不是被收买就是被威胁,抑或干脆就是由邪教徒所组成时,他们会有多么沮丧?在这个时间点上,如果如果官方调查员想采取直接的行动,他们就会变成非法的义警。他们甚至可能被指控为恐怖分子。

尽管调查员想要参与的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机构,但实际具有国际管辖权的组织少之又少。在差不多所有的情况下,这种管辖权都极其有限。在大多数情况下,国际专案组都不具有永久性,而是被计画性的特别创造出来以解决一件国际性犯罪的特殊案件,然后在案件解决的情况下便会立刻解散。一个少有的例外是最近新成立的欧洲刑警组织(Europol agency)。不仅被设计为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信息共享系统的替代品,欧洲刑警组织有着更多的目的,而将国际走私与违法通关则作为他们的首要任务。走私涵盖一切关于非法移民、人口贩卖«(原文的white slavery很明显的把"白人才算人"的想法表示的一览无遗)»、毒品、金钱、武器、古物与一大堆邪教徒会列在他们的圣诞节愿望清单(solstice wish list)上的其他东西。只需截获到里头放着以玄武岩雕刻出的某个旧日支配者神像的一只箱子。便能开始让调查员走上理解之路。

一个以欧洲刑警组织为基础的战役将会给予一小群调查员在欧盟(European Union)内部的司法管辖权,这是一个每年都在扩大其地域范围的组织。他们将开始于有着不同背景的普通警员,但随着如同被层层剥开的洋葱般越来越多的消息,他们渐渐明白他们必须同心协力共同反抗的可怕真相。这就是关于这些"小C"的阴谋对我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我真的这喜欢这个主意:让调查员在进行他们的战役时创造他们的机构、制定他们自己的规则并且制定他们自己的计划。我认为玩家们喜欢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即使那种命运是在游玩克苏鲁的呼唤时最常见的那种也一样。











来自A细胞的指令

指令111:"这个世界需要坏人"

重返与些许的"C"阴谋团体与真探(true detective)

由亚当.斯科特·格兰西



回到2005年的2月,我在杂志=克苏鲁世界(Worlds of Cthulhu)上写了第二篇的「来自A细胞的指令」。它的标题是"阴谋团体与些许的「C」"。该指令提供建议(特别是对非美国的玩家们)如何创造有着DG风格的战役并将其设置在自已的祖国里。你可以在Delta-Green.com里阅读它。

该部份的指令是透过制造知晓神话阴谋的附近当地执法机构,以将发展中的外国政府机构代入到战役设定中。当然,在民政当局与神话之间最有可能接触的点便是当地警方。神话的仆役与那些和他们合作的生物都倾向于谋杀和混乱。这将引起了执法人员的注意,即便这会使他们陷入困惑之中。爱手艺自已也常常提到他们;想想那五个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出场的不幸州警,他们在试图追踪犹格·索托斯的子嗣时消失了。

事实上,在DG渗入联邦机构«(这里指的是USA官方)»以前,毁灭性或致命性的神话事件有可能早以引起州与当地执法机关的注意。从他们身为联邦特工的高耸地位而言,这是让DG的特工无法发现相关情况的好机会,直到当地人碰到它并且将彻底的将水搅浑或将情况搞更加糟糕之后。如果地方当局没有要求联邦的援助,那么即使是DG也很难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出面。如果DG的因子(这里指特工)想要在晚上待在歌剧院的时候(during a Night at the Opera)使用他们日常工作的权力,那么KP或玩家必须为联邦的参与想出一个司法上的正当理由。这说起来当然比做起来容易。我当然会毫不麻烦的摊摊手,使用一个成功的【法律】检定来处理里头的某些细节。

虽然当地警察在调查这种与克苏鲁神话有着紧密连结的谋杀案与伤害案上有着司法管辖权,但他们毫无疑问的缺乏处理它的知识和基础技能。在游戏中,他们通常作为NPC,很少有着与PC一样的成长并发展的能力。

当然,如果玩家们使用当地警察来调查神话事件,那事情便会有所不同。

从一个坚韧不拔的警察的角度出发,致力于解开一个没有合理答案的迷,我一直对这样的战役看起来会怎么样感到好奇。幸运的是,HBO在2014年冬季带来了史诗般的第一季《真探(True Detective)》以拯救我。



些许的"C"

《真探》是一部描写出色的犯罪剧,它的氛围、人物与情节混合着阴郁但坚韧不拔的警察程序与虚无主义的宇宙恐怖。对于那些没有那种会急切地的在他们的FACEBOOK上有如泄洪般爆雷整个故事的朋友或粉丝的人来说,我会尽可能的谨慎些。但在描述它对于克苏鲁的呼唤的KP与PL的用处时,几乎不可能不去对于《真探》的最佳时刻剧透«(那我们为什么不去直接看《真探》的影评就好了?)»。这于这个系列现在可以买到DVD,所以建议你停止阅读这个指令,拿到一个复制品,然后看它。你大约能在九小时内看完八集。然后回来继续阅读。

现在你已经看完第一季,我们可以继续了。

与其谈论《真探》的情节,或喋喋不休地谈论关于一切怪诞的小说与那些遍及其上的宇宙恐怖元素(尤其是汤玛斯·利高蒂(Thomas Ligotti)一大堆一大堆倒在观众上头的那些),本指令将集中于这个系列的设定与它与DG游戏的相关性,特别是它在模组里与"阴谋团体与些许的「C」"的连接。

我所指的"阴谋团体与些许的「C」"是一个涉及到小型的调查员小组的模组,他们在开始时完全不知道克苏鲁神话的存在。通过他们的调查过程,他们比起之前变的越来越能认清到现实的本质。随着这种认知而来的,是反对那些会对人类造成威胁的存在的责任感,不仅是对于爱手艺的(Lovecraftian)宇宙中那些肉食性的居民,也同样包含意识到人类在这个宇宙中的地位所构成的威胁«(翻译:普通人知道自已在宇宙里是渣渣会疯掉,你问我不会疯怎么办?那就是SAN:0了)»。在这样的战役设定中,玩家并非作为DG的阴谋团体的成员开始的,而是在无论那一种被他们称为"家"的执法机构中建立他们的阴谋团体的。

《真探》有两个主角。罗斯汀·柯尔(Rustin Cohle)警探(马修·麦康纳饰)与马丁·哈特(Martin Hart)警探(伍迪·哈里森饰)是路易斯安那州的警方杀人案调查员。他们的管辖范围涵盖整个路易斯安那州,他们有着与每个行政区警长与每个市警局的局长重叠的逮捕、调查和使用武力的权限。然后在开工后,他们在那些落后闭塞的行政区工作,那里并没有足够大的自治区以支持专业的杀人案调查员的单位。这意味着他们陷入到乡下之中,如果你来自其他的地方,那这些与世隔绝的乡下地区将很难找到,如果你在那里出生,甚至会更难以从中脱身。这类地区会缓慢的结合极端的贫穷、残酷的无知与学到的无助«(心理学术语learned helplessness,也称习得性失助)»来从精神上杀死它们的居民。人们往往会忘记,绝大多数的北美洲并非城市或郊区,而是农村与贫困地区。摆开渡假屋不谈,财富集中在城市,而非农村。在那个杳无人烟之处、无法期待帮助和救援的地方,就是恐惧潜伏等待之处,无论是人类或者别的东西。


作为杀人案的调查员,柯尔和哈特的工作是在洲里的每个其他人都宁愿忽略的那些地方不停的努力着(turn over rocks)。他们两人都是具有耐心、观察力敏锐的专业人士,透过多年的工作案例而有了硬底子。当他们开始揭露一起似乎是受到神秘学信仰所驱使的谋杀案时,他们不愿意让传统的迷信使这个案件脱轨。他们也不愿意忽视杀手与几个古老而强大、几个世代以来作为国家权力中介人的家族之间让人不快的关系。路易斯安那州有着这些家庭的丑恶的历史、从位于州首府的长兄、法勒斯家族的普拉克明郡(Plaquemines Parish)、到新奥尔良的德蒙泰氏族。这些历史事实使得小说更容易出售。

然后由于历史和与地区性的设定,《真探》抓住了一个适当的时机,佐以独特的优势阴谋来讲述故事。就像提普·奥尼尔(Tip O'Neill)喜欢说的:"所有的政治都是当地的"。阴谋也同样可以这么说。在《真探》的第一季里,那里有一个阴谋正在运作,深深影响于那些操纵州政治机器杠杆的人与那些将他们自身视为上帝在地球上的代理人的人身上。这并非会结束世界、释放旧日支配者们或加快终结之时(End Times)到来的阴谋。«(说的太tm好了)»但那里会有着一打又一打可怜的死去女人,而毫无掌权者会真的在意这一点。这个故事差不多是坏人和恶人间的对峙。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



游玩的优点

州警和地方警察的调查者并没有在DG里得到很多爱戴。地方警察通常被视为只有这两种种型,要嘛是会盲目的走过超自然地雷的愚蠢乡巴佬,或者是甚至当他们都还没触及问题的表面时便认为自已已经解决问题的傲慢白痴。«(作者你漏了邪教徒的卧底与专门给PC找麻烦的绊脚石)»虽然在克苏鲁的呼唤里被称为"经典时代(classic era)"(即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时间点)的执法人员是否持守专业态度«(比如会不会受贿或验尸之类的)»是完全无法预测的,但在二十一世纪,你得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找到一个不知道如何处理犯罪现场的警务部门。更别说就算他如此的无能也会认为他实际上办的到。大多数机构和官员至少知道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也知道何时是该打电话给专家的时候。有时这意味着小城的警局将调用更大的警方资源。有时这意味着警长将会打给州警局。

大多数州警的刑事调查课都没什么好挑剔的。«(原文nothing to sneeze at,指的是无法哧之以鼻,但也算不上最好的)»这也给了他们长久的办案经验,甚至要比大多数联邦执法组织还要长,州警实验室的优点和缺点大致与遍布全国的罪证化验所有着相同的水准。也许这些州调查员唯一的弱点是他们的预算通常比他们的联邦同行要来的少。尽管如此,这些都是拥有大量有力的人力池、才能和经验的强大机构。并且他们还有一个超越了联邦政府的重要优势:他们在熟悉的势力范围内行动。

开始一场让玩家作为州警机构的代表的战役,可以像加州调查局(California Bureau of Investigation)或佛罗里达州执法部门(Florida Department of Law Enforcement),提供玩家像剥洋葱般从第一层开始剥开神话事件的机会。如果他们已经是老练的调查员,那么玩家将碰上一个动机或手法与超自然方式有关的犯罪,这将是他们陷入困境的第一步(原文down the rabbit hole)。调查员会随着与克苏鲁相关的经历中,渐渐地对人类造成的各种残忍悲剧感到麻木,直到调查员必须开始严肃的怀疑为何每个人都能如此的相信着那个以人类的一厢情愿创造出的空洞现实为止。现在他们与穿过镜子了«(这里的looking glass指的与爱丽丝梦游仙境里能穿过去的镜子一样,同样也能指单面的偷窥镜)»,上即是下、黑即为白、接着怪物成真。剩下来的唯一问题是他们是如何找到怪物、他们如何杀死它们、与他们如何逃脱?



使它正确

不像标准的DG战役,玩家们的警方调查员在解决一起与神秘要素的案件时,必须面对且与我所知的最严重的问题进行对抗:可信度。随着调查中越来越多的超自然手法、动机和嫌疑人,玩家将必须越发努力工作,以顺利的向他们的上司掩盖这些事实。如果他们不做的话,那KP必须决定后果。至少,当DG因子在出任务时,他们不必为每前进一步就向A细胞报告他们在干嘛。如果他们向上级坦承他们是在哪里得到这些证据的,为合法机构处理官方案件的玩家的案子将被强制移交。他们不必担心神话的仆从已经渗透到他们机构的内部工作中。真正的麻烦将开始于他们带着他们的上司进入到一团无法束诸法律,只能通过超自然或神秘学因素来解释混乱里时。最好的情况是,它使得调查员要继续当警察这点看起来过于疯狂。

所以,为了使调查员能继续查案,调查员与他们的上司之间必须建立一层欺骗的膜。这样的欺骗可能会危及案件和调查员的职业生涯,但唯一的另一种选择是说出真相,接着将会是一场保证会发生的灾难。透过说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调查员的信誉将受损,他们将失去上级的信任。如果他们的上司无法信调查员对于证据有清晰头脑与理性态度,那么案件将被分配给另一个"缺乏想象力"的调查小组。这些人要么追求世俗的解释,要么让案件继续下去,并且在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结案。与此同时,调查员将发现自己被流放到某种类似于西伯利亚般荒凉的执法部门,比如证物室或囚犯转移处«(又或者是开罚单的交通警察,去找份真正的工作吧!!!)»,与处理一大堆微不足道的违规处罚«(不见天日的地下档案室等)»,直到他们厌倦并且放弃。

调查员必须朝着解决他们的案件的方向前进,但他们也同样必须掩盖他们的进度,以便于让它呈现出他们正朝向合理的动机执行着理性的手段。这将我们带回使用栽赃«(原文bad-jacketing)»来对付邪教徒的老伎俩:为了合法的继续调查并证明有着正当的逮捕理由,得设计让神话的仆役犯下可起诉的罪行。或者至少得到合法的逮捕令,这可以让调查员得到在冲突里得到足够接近的距离。考虑到陷入于神话轨迹之中的犯罪和罪犯的本质,调查员可能会想要一个涉及让嫌犯"在拒捕时"被杀的解决方案。



见见你们的堂兄弟

一场设定在州警调查员之间的战役可以是一种将玩家们引入DG的非常有趣的方法。DG的NPC特工可能只是为了将玩家的偏执狂推入极限而出现在模组中。如果玩家们收集到了无法解释的证据,那么要让DG参与事件的发展是相当容易的。州犯罪实验室可以将这个无法解释的证据送到FBI位于宽提科(Quantico)的实验室,在那里协助者(Friendlies)会提醒A细胞出现超常现象或超自然的参与。调查员的上级可能会邀请联邦调查局来行为研究与指导单位建立一个关于未知犯人(UNSUB)的心理学档案。某种刑事上的犯罪手法能够暗示DG某种不人道的方法正在工作中。当然,因为是PC正在进行调查,所以他们不会愿意像写好的剧本一样接受外界的协助与(老实说)太相信NPC,如果角色颠倒过来的也是如此。

对于当地的调查员来说,这些外来的FBI探员代表了一个完全未知的议程。他们是来半路劫案并且将当地调查员从这件事里赶走的嘛?联邦政府是否参与了超自然事件?他们知道多少?他们在保护什么?或者这些穿着紧身衣的«(原文straight-laced)»童子军会以严格按照规章处理每件事的方式来妨碍调查员?这些FBI的探员最终会让调查员陷入牢狱之中,因为他们侵犯了嫌疑人的权利?想像紧密团结的调查小组能信任这些FBI的人是很困难的。带来的风险很有可能超过任何明显的好处。

在他们的总调查期间,一个DG的小组可能不会让他们自身被调查员知道。他们的作用可能只不过是使调查员保持在周到的监视下,并且清理任何的犯罪现场,在那里他们只会做些许草率的清理,或许会筛选出任何会从调查员手中溜走的嫌疑犯。当然总是有这种可能,如果玩家的表现高超到能使他们在那些平凡的维护正义的义警中脱颖而出,DG可能为了招募他们而接近。当然,所有向他们的老板说的谎、所有的捏造证据、所有的非法监视和违宪搜查 -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DG特工要完成的进修。

正如罗斯汀·柯尔所说:"世界需要坏人,我们把其它的坏人拒于门外(The world needs bad men. We keep the other bad men from the door)。"

























































« 上次编辑: 2018-01-05, 周五 18:38:26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DG
« 回帖 #2 于: 2017-12-13, 周三 20:28:46 »
阿方索格言因子(Alphonses Axioms for Agents)

<路径编辑>

爱德华(Edward)

这些是我们谈过的那些"罗杰的搜索规则。"«(Rogers' Rules of Ranging)»

我不知道它们是否来自阿方索(Alphonse)。将一切写下来并不像那个老人的风格。有可能是从他开始的,但它已经运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谁知道我们中有多少人在这些年来编辑了它?

如果你要与任何的FNG«(操他的新兵,Fucking New Guy)»们分享这玩意,请务必告诉他们不要将其误认为普通情报局谍报技术。这是绿色三角洲(Delta Green)特工在外所使用的特别技术,让一切都回归原初的使命。

*找到威胁。
*停止威胁。
*掩饰威胁,就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阿方索特工的格言

01.最初的戒条是:汝不可被抓。你并没有"免费出狱"卡、你也没有杀人的职照。对于DG以外的世界而言,你是个罪犯、恐怖分子、叛国贼。如果你被捕,你将会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说并接受即将到来的事实。让你出狱不是A细胞的问题,除非A细胞为了什么理由而需要你。

02.总是把你的旅行包收拾好,并准备在歌剧院«(Opera,Operation的简写(应该是),老旧的間諜用语,可以用来当成臨時基地或是任務本身)»过夜。你的旅行包应该包括消毒用具、武器、现金、衣服与可使用的假证件,让你可以在晚上待在废弃的歌剧院里。

03.坚持使用绰号与假名。你们在每一次行动里学到的越少你们就会越安全。你无法背叛你不知道的东西。这对与其他「友善者」交易时这是加倍正确的。

04.总是保持着你的假面(掩饰身分)。你的假面永远只该在有人问你需要正当理由回答的问题时才告诉他们的。

05.每晚在歌剧院里准备一个新的假面。只要有必要就载上它们。即使是最好的假面也无法经历严格的审查。制造它们、使用它们、抛弃它们

06.除了坚持你的假面,永远不要对DG的同伴撒谎、任何事、永远、除非A细胞要你这么做。

07.对任何非DG的人说谎。关于一切、总是、并确保你的谎言是明确并一致的。

08.「友善者」可以知道某件单独事件的真相,他们永远不会知道DG的真相。

09.总是事先侦查您的目的地,不管您认为有多安全。永远不要带大队人来进行盯梢。尽量不起眼、先发现敌人。

10.在扎营与移动前你永远要先进行反监视检查。完全的的偏执狂也是完美的察觉者

11.永远不要单独行动。总要有人来顾你的后背。当你睡觉、上厕所、吃饭、寻找场所、面试证人,或当你埋首于研究中时,确定有人在看顾你。

12.永远建立一个集合点,以防止团队必须分散和重组。集合点在每个队员并非都能设法摆脱追捕者并有机会伏击他们的情况下应该是种战术上的优势。集会点应该是事先准备好任何你需要用来逃脱对方的的位置:金钱、旅行证件、备用的车辆,如果你能准备的话。

13.如果受到攻击,则所有人分开。当主动权在对方手上时,别与他们抵抗与战斗。撤退并在集合点重新会合,稍后回去并在睡梦中杀死他们。

14.任何行动都可以中止。如果感觉可能出错,那就是出错了。

15.如果不需要,就别冒险。你比你想像的更难以取代。你的死亡、重害或失踪将难以解释。

16.你不需要等到足以看到对方的眼白,如果火器无效,最好在你还有时间时找出那个能将它放逐的办法。

17.别给他们"公平的警告"。惊喜是你唯一的优势,抓活的俘虏通常比起利益而言会带来更多的即刻危险。

18.如果你抓了囚犯并打算询问他们,千万不要把他们关在一起,这会让他们有一起编造故事的时间。当然,除非你已经在那里安装窃听器了。

19.刑求很少适用于我们的敌人。准备寻找其他的方式,寻找反对派的笔记本电脑、记事本、手机、文件和日志。密码和加密通常更容易被破解,也比男人更加可靠。

20.别假设、也别相信别人告诉你的话,试着仔细检查。

21.每个人都有潜在的受控危险,无论是敌人或是你的队友。

22.不要骚扰敌人,节省你的精力、限制你的曝光、准备好了就攻击、完全彻底、毫不留情。

23.永远不要进入任何你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地方。这包括建筑物、地区、城市、州和国家。总是先做后面的工作,先确立好你的撤退路线。

24.进去与出来总是走两条不同的路。

25.在引导执法者与敌人干上之前,请仔细考虑。执法者由于对超自然毫无准备,并且可能会伤亡惨重。【狮子座】的人可能不会事先准备好防止逃跑或防止危险的关键资产损失( the loss of critical opposition assets)。然而,它们确实能很好的分散注意力。

26.当涉入合法授权的机构之中并与他们建立关系一同调查时要格外小心。请记住,在这种情况中你正毫无掩护地工作。主要机构的目标不是我们的目标。你可能必须破坏他们的使命才能完成我们的使命。

27.在适当的时间对A细胞寻求帮助,尤其是涉入合法调查中的时候。监督和合法职责可以阻止你直接实现你的目标。其他细胞可以在您作为情报管道时执行任务。别与任务结婚。

28.总是检查最近的绿箱(Green Box),并将剩余的物品存放在里面。如果附近没有绿箱,请创造一个。

29.直到你找人去跟踪跟踪你的人前都别甩掉尾巴。找出他们去那、他们干嘛。

30.在确认对手并确认他们的数量与能力前,绝不开始射击。

31.如果在白天发现目标,在黑暗的掩护下等待和攻击。它不只会在敌人面前隐藏你们的人数与行动,它还能从无辜的旁观者里隐藏你们的行动,让你不必事后清除。

32.不要搜索被占领的建筑,如果你进入被占领的建筑,那就叫突击,穿好装备。

33.不要踹开前门,找到你自己的切入点。这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适用,无论是字面上还是比喻上。

34.从谨慎的距离计算对方的实力和身份。在所有其他选择都用尽之后,再派人进行近距离侦察。慢慢来、不要急。如果你成功了,退后。其他人可以杀了他们。

35.当你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攻击敌人的堡垒时,烧掉它。在他们冲出来时伏击他们的逃生路线。

36.使用预付卡来使用手机,并在不用时关掉它并取出电池。在离开歌剧院之后将它扔掉。除此之外,在联络A细胞时请随机选择公共电话。你不应该主动打给任何人。

37.手机能被你的雇主与家人追踪。确保你的个人手机待在你的假身份该在的地方,无论在那里。

38.如果你永远不会超出你的队友加密无线电的范围,那么你会更加安全。如果你们永远不会离开彼此的视线,那么你们是最安全的。

39.使用老车,没有远端追踪功能、没有安全气囊、没有自动锁。一切都是手动,如果你能找到它。

40.如果你不能将它随意抛弃,就不要带任何东西到歌剧院去。别带任何你无法用现金买到的东西。永远不要带着代理曾经发给你的任何东西回家。

41.不要使用超几何学、中世纪形而上学或任何其他可以用于实际魔法的平面操纵系统。你会成为问题的一部分。在超自然成为你唯一的选择之前,集中精力解决问题。如果你最终使用这样的系统,总是告诉A细胞你做了什么。这比起A细胞后来发现了秘密的后果更加可取。

42.别将队友留在当局能找到他们的地方。

43.始终向A细胞回报。即使这意味着离开你的团队并死亡。

44.如果你成功,你不必向A细胞解释你的行为。A细胞将成为你成功的最终仲裁者。

——狄龙(Dillon)

<路径编辑>
« 上次编辑: 2017-12-13, 周三 20:31:24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DG
« 回帖 #3 于: 2017-12-13, 周三 20:28:51 »
DG的行话

编者按:已经试图透过DGML生活中的各种尝试来建立适合DG特工的术语和行话,或者对其进行讨论。 虽然这些尝试全都失败了,但一些术语通过自发性的使用进入了一般词汇中。它们连同来自DG手册的原始术语,标有(+)被放在这里。

  • 23 - 关于神秘主义/阴谋论的数字
  • A细胞(A Cell) - DG细胞网路的协调者«(领导者)»
  • AI - 人工智能
  • 白化睡袋(The Albino Fleabag) - 一家以RPG焦虑缠身(angst-ridden)闻名的游戏公司
  • 字母汤(Alphabet Soup) - 美国政府的机构与部门的总称«(原意是布满字母面条的蔬菜汤,后来也被指为有很多英文单字的东西)»
  • 一团(Blobs)-修格斯
  • 男孩们(BoYS)-黄印兄弟会
  • 布朗森(Bronson) (+) - MJ-12的成员
  • 嗡嗡(Buzz) - MIB的米戈助手;任何普通的米戈个体
  • 卡尔·斯坦福(Carl Stanford) - 某种"学会了记载在书里的所有咒文«(有必要的话还可以自创咒文那种)»"的巫师/邪教徒领袖
  • 追兔子(Chasing Rabbits) - 有意愿的干涉MJ-12/NRO三角洲的活动
  • 乡村俱乐部(COUNTRY CLUB) (+) - MJ-12位于马里兰州的会议设施,他们数据库的所在地
  • 冒险之年(Cowboy Years) - 在该机构解散之前,DG那段得以不受拘束的进行场外活动的年度
  • 跨越边界(Crossing the Border) - 在操作过程中使用超出限度的武力;犀牛(Rhino)的基本前提
  • 比赛日(A Day at the Races) (+) - 用于训练或评估一个候补者的操作
  • DGML - DG的邮寄清单(Mailing List)。一个恶棍与无用之人的折衷混合体,散布着关于DG的机秘、真理和半真半假的真理 :)
  • DO - 深潜者(Deep One)
  • 鸭子汤(Duck Soup) - 清理与善后性质的任务«(Duck Soup在俗语里有"易如反掌"的意意)»
  • DYoSN - 黑山羊幼仔
  • EBE (+) - 外星生物实体(Extraterrestrial Biological Entity)
  • ETs - 远古种族(the Elder Things)
  • 鱼腥味(Fishy) - 某种与深潜者有关的事
  • Five-O - 当地的警方势力«(原名来自于檀岛警骑(Hawaii Five-0))»
  • FUBAR - 糟糕透顶、无法挽救(F’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
  • 有趣小子(FunGuys) - 米戈,来自犹格斯的真菌«(这里用的是真菌的谐音fungus,与FunGuys类似)»
  • 手套清理者(Glove Cleaner) - 冷静的泄漏片段的神话事实给不知者的人。
  • Gnarly - 奈亚拉托提普(玩家普遍使用的)«(音近)»
  • GOO - 旧日支配者(Great Old One)
  • 哥特小姐(Goth chick) - 在早期的目录中,指一个小人物/平常人,普通人,与DG宇宙无关的人
  • 绿盒(Green Box) - 1.设备的备用品仓库 2.一个让DG的特工会面的安全屋 3.(有时候)DGML
  • 灰人(Greys) (+) - 在1978年与MJ-12联系的EBE们
  • 18号机库(Hangar 18) (+) - 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
  • HPL - H. P. 爱手艺 (H. P. Lovecraft)
  • 悍马(hummer) - 拜亚基«(也有蜂鸟的意思)»
  • 冰穴(Ice Cave) - DGML的在线索引档案:在该文件的第一次发布
  • 冰穴(ICE CAVE) (+) - 位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里的宇宙生物学设施,位于MJ-12的控制下。
  • 杰瑞的唱诗班(Jerry's Choirboys) - 圣哲罗姆之剑令(the Order of the Sword of St. Jerome)
  • 杰瑞的孩子(Jerry's Kids) - 圣哲罗姆之剑令
  • 肉山(Meatpile)(名词或形容词) - 用来形容某些过份血腥的场景,以至于它至少能在一瞬间内压倒了某种感官。类似于某种非常快就能瞎编出来的故事中提到了关于某个冷却器坏掉的,放满了150吨腐烂的肉块的仓库。
  • 抽Gauloises(一种法国香菸)的人(Men with Gauloises) - DG的法国同行
  • MiB - 黑衣人(The Man in Black),DGML的榜样
  • MIB (+) - MJ-12三角洲组的成员«(这里指的应该是NRO三角洲)»
  • 过份先生(Mr Squick) - DG名单里的第一个吉祥物(mascotte);被提到时通常与高度令人不快/变态的做法有关
  • 新浪潮(New Wave) - 一种偏离常轨的,崇拜旧日支配者的食尸鬼派别
  • 歌剧之夜(A Night at the Opera) (+)  - DG的行动
  • 9mm退休计划(9mm. Retirement Plan) - 迫使造成阻碍的DG特工或某个友善者死亡。口径能因人而异
  • 挪威语 - 作为形容词,任何太过公开就不利于自己的东西
  • NWI - 新大陆(New World)的工业
  • OSSJ - 圣哲罗姆之剑令
  • Paganistas - 在异教徒出版社的绅士们
  • 扮演泽波(Zeppo) - 一个细胞«(小队的单位,一个共有三人)»内较为被动的成员,一般负责幕后工作(manning the mikes调整麦克风/音控),或者作为替补(backup)。
  • PP -异教徒出版社(Pagan Publishing)
  • 褴褛人(The Ragman) - 黄衣之王
  • 犀牛(Rhino) - 在没有明显理由的情况下变的暴力并扭曲的局势。指的是在戴露·盖茨(Darryl Gates)授权使用剩余的军用装甲车作为攻城槌(battering ram)之后在LAPD(洛杉矶警察局)与LASD(洛杉矶治案局)内流传的著名传真笑话(fax joke)。前三次高度宣传的使用攻城槌并没有导致任何毒品被查获,导致某位匿名的恶作剧者(jokester)带头提议可以适当的使用吸毒成瘾的犀牛来取代装甲车。
  • 飞碟仔(Saucerguy) - 飞碟守望(Saucerwatch)的成员
  • 重击先生(Señor Sock) - 伊戈隆奈克,或者任何明显的信仰Y的邪教分支
  • Shub-Wankalot - 任何通用的神话神只«(原文直译就是纱布自○生出来的一大堆东西)»
  • 天空魔鬼(Sky-Devils) - Mi-Go
  • 特别的K - (有时候指)索引会(Karotechia)
  • 高速货车(The Speedwagon) - NRO三角洲
  • 圣犹达(St. Jude) - DG的守护神
  • The Toe-tapper - Nyarlathotep«(片语的原意是喜欢在听到笑话时以脚弹地的人,在2007年意外被扯进了男同性恋的风波里)»
  • 书册腐化(Tome Rot) - 由大量精读神话卷册引起的疯狂
  • 传统主义者(Traditionalists) -  正统的,崇拜莫尔迪基安的食尸鬼
  • 时间之狼(Wolves of Time) - 廷达洛斯之猎犬

感謝kirsi的校对
« 上次编辑: 2018-01-09, 周二 02:12:45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DG
« 回帖 #4 于: 2017-12-13, 周三 20:28:58 »
YSDC

为何我们不喜欢现代的COC?



与神话战斗并不会自动的将你变成好人,就像你与其他任何的对手战斗一样。这就是藏在你争论后的理由,你把它定义为道德或不道德的。一个与神话对抗的DG特工并非是因为他觉得这些存在可能会危及人类的灵魂,而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它们对政府来说是一种威胁。这里毫无道德,只有爱国主义。与神话对抗的灵感"就因为它在那里"是太过简单而且相当不现实的。它将GOO降低到杂草的等级......某些恼人的事情必须定期去处理,以免它发展到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地步。

而恐惧即将在你意识到神话存在实际上能够提供的非常诱人之物时到来。力量、毁灭你的敌人、除去任何的道德约束,让你能自由的做出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不然这么多的邪教徒是那里来的?想想DG的特工......根据我的经验,他们经常相当的强大(政府特工)、能在杀人后逍遥法外、凌驾于法律之上并常常用"为了正确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作为他们行动的藉口......你难道没有发现他们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如何变得与GOO如此的类似嘛?

劇透 -   :



现代克苏鲁是我最不喜欢的时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将神话存在视为对人类最大的威胁。DG进一步的探讨这种观点,并表示这一直以来都是各式各样的神话存在的计画。虽然我并不同意,但DG勇敢的尝试着解释神话在现代的克苏鲁游戏中占据了威胁人类的位置这点。

如果说在一切恐懼中最大的恐惧当属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那么随着科学的进步,现代世界的已经尽其所能的减少了这种恐惧。现在很少有着没有手机覆盖、网路接入以及无法通过简单直升机救援或其他的任何方式来进出某个孤立地区的方法。现代克苏鲁的玩家可以很容易地就能使用这多种技术先研究任何的主题,而在DG他们甚至增加能质问他人的权力,这使得他们的工作变得更加简单。

除此之外,现代武器往往会导致永无止境的枪战。如果大多数对手都是人类,那么显而易见的枪支就成为对付他们的简单方式,而不像以前的那个时代,你在对抗神话生物时几乎不用为了枪支的问题而煩惱。

最后,你因为玩家们处于更加輕鬆的现代而感到厌烦。如果你认为他们不能轻易地获得M16,那么他们会表示现实生活中知道能在当地城市的那间店里买到M16。如果你试图解释他们不能駭入FBI的主机,他们会告诉你已经有人做过两次。1920年代(与其他的时代)它们本身就是神秘的,玩家们会以他们现实生活里发生的一切来思考他们在那里的生活。他们在电视上观看了CSI、24反恐任务以及其他节目并知道他们该期待着什么,如果你告诉他们不能做某件事,他们会想知道为什么。这听起来很幼稚,但它发生在我以前玩过的现代游戏中。

劇透 -   :
Cthulhu Modern is my least favourite era largely because mankind supplants the Mythos as the greatest threat. The Delta Green book explores this idea further saying that this was the plan of the various Mythos dieties all along. This is not something I'd agree with, but it is a brave attempt by DG to explain the fact that the Mythos takes a back seat to human threats in modern Cthulhu games.

If the greatest fear of all is fear of the unknown then the modern world with all its scientific advances has done everything it can to reduce this fear. There are few isolated areas now without mobile phone coverage, internet access, and an easy way in and out by helicopter rescue or whatever. Players of Cthulhu modern find it easy to research any subject using this technology, and in Delta Green they even have added authority to question people, making their job even easier.

Added to that are the modern firearms which tend to lead to endless gunfights. If most adversaries are humans then firearms become the obvious way to deal with them, unlike in earlier era's fighting mythos creatures when you hardly ever bother with firearms.

Finally you have the annoyance of the players being more comfortable with the modern era. If you argue they cannot obtain an M16 that easily one will always know in real life a shop that sells them in their local town. If you try to explain that they cannot hack into the FBI mainframe they will know someone who has done it, twice. Where as the 1920's ( and other era's ) are mysterious in themselves, players think they know everything there is to know about real life. They have watched CSI and 24 and other shows on TV and know just what to expect, and if you tell them they can't do something they will want to know why. It sounds childish but its happened in modern games I've played in before.


























我发现自己同意你说的一切。还有一个理由说明我为什么喜欢现代时代是一种恐怖的场景,而这正是我们文化在过去80年中所采取的方向。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现代主义社会中,我们觉得我们的存在不再普遍存在。这种反理论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的思想。今天更常见的是认为存在以我们人类开始和结束,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生活中存在于物质世界中。


这就是Mythos在我们这个时代给人一种额外的震撼和不相似的感觉。我们认为我们知道的一切!当我们被证明在这个宇宙中存在确实是一个真理时,真实的真相是什么,这往往会使调查员完全站不住脚。由于我们今天不太可能相信存在比我们人类更高的东西,完全实现神话带给PC的影响是如此令人震惊。

我认为Delta Green做得很好。我喜欢现代的神话为游戏桌带来的强烈对比。塑料咖啡杯和深潜者、有线电视和Nyarlathotep、拖车公园和黑山羊之子。这些对比为这些故事提供了一种静音和嘲讽的口吻,我认为这些都适合这款游戏。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Delta Green的场景'Convergence',它有现代UFO神话和Mythos的完美组合。

我的意思是,这不是关于枪支。这绝不是关于枪支!为什么总是枪炮在这些辩论中有这么多空间?我的意思是,那么如果调查员可以击落神话中的坏人呢?Mythos 的威胁和恐怖不是'你永远不会杀死他们!',这不是那个。恐怖主要不在于身体层面,而是纯粹的心理恐惧。最后一场比赛,调查人员击倒了一堆食尸鬼,可能比我预想的要容易一些。所以呢?这是否以任何方式构成“胜利”?没有办法的人,在最初遇到一个全新的未知种族(对个人电脑)之后,他们开始做一些研究,那就是当**** 真的开始打粉丝。如果调查人员可以枪杀神话中的生物并不重要 - 神话并不计划某种军事入侵!

恐怖并不是以子弹为终点。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需要害怕什么?

I find myself in agreement with everything you say. There is one more reason to why I like the modern times as a setting for horror and that is the direction that our culture has taken in the last 80 years. Today we live in a postmodernistic society in which we feel there are no universal thruths about our existance anymore. This theory of anti-theories influences our minds to a great extent. It is more common today to think that existance begins and ends with us humans and that all there is to know in this life exists in the material world, in plain view.

That's what gives the Mythos an extra sense of shock and unfamilarity in our times. We think we know everything there is to know! When we are shown that there is indeed a truth in this universe, and what that truth really is, that tends to knock investigators completely off their feet. Since we are less likely today to believe that there exists something higher than us humans, the impact of the full realization of what the Mythos brings to the table is so shocking.

I think Delta Green does this really well. I like the strong contrasts that the Mythos in modern times bring to the gaming table. Plastic coffee mugs and Deep ones. Cable TV and Nyarlathotep. Trailer parks and Dark Youngs of the Woods. The contrasts lend the stories a muted and sardonic tone which I think fits the game. A good example of this is the Delta Green scenario 'Convergence', with its superb mix of modern UFO myth and the Mythos.

I mean, it's not about the guns. It's never about the guns! Why do always guns get so much room in these debates? I mean, so what if the investigators can shoot down Mythos baddies? The threat and the horror of the Mythos isn't that 'YOU CAN NEVER KILL THEM ALL!', it's not about that. The horror does not primarily lie on a physical level, it's pure psychological horror. Last game, the investigators shot down a bunch of ghouls, maybe a little easier than I had anticipated. So what? Did that in any way constitute a 'victory'? No way man, after that initial encounter with an entirely new and unknown race (to the PCs), they started doing some research and that's when the **** really started hitting the fan. It's not important if the investigators can gun down Mythos creatures - the Mythos isn't planning some kind of military invasion!

Horror does not end at the point of a bullet. If it did, why would we need to fear anything?














« 上次编辑: 2018-06-13, 周三 03:11:42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DG
« 回帖 #5 于: 2017-12-13, 周三 20:29:03 »
使命召换

"使命召换"是设定于1924年于美国罗德岛州的某个虚构小镇德班(Durban)的COC模组。调查员扮演FBI的特工,试图阻止安东尼奥.马尔凯西(Antonio Marchesi)的非法行动,这些邪恶的行为包括了非法制造和贩卖私酒以及释放出来自时间和空间之外的邪神。所以!拉下你的绅士帽(fedora)、检查你的徽章、在你的汤普森冲锋鎗上装上另一匣弹鼓、并准备好让你的理智进行测试 - 你的上司是永远不会相信发生的事情的。



背景

联邦当局认为,安东尼奥.安杰洛.马尔凯西(Antonio Angelo Marchesi)在罗德岛德班的某个小镇上领导一个私售酒组织。最近来自该地区一名调查员的信息以及其他几次出于别处的"告密者"传来的证词引发了FBI的注意,他们将试着将马尔凯西与非法酒精交易的行为联系起来,希望能借此摧毁他的组织。他的进口或酿造酒类的方法尚未被查出。然而,大家都知道有大量的酒精在德班进进出出。

马尔凯西自1918年以来一直没有被人看见过,尽管他在官方资料上的居住地址仍被保留在在德班的一所大房子里。他的几位已知同伙则经常在当地的街道上被目击到。人们普遍认为,德班的地方执法单位早已被马尔凯西的下属所取代。 事实上,该镇里有数十个由马尔凯西所合法拥有的房地产。对镇上的大多数人来说,他被视为一个慷慨的(尽管有着缺陷的)捐助者。

众所周知,马尔凯西拥有一支由移民组成的小型"军队",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其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东方。马尔凯西本人是意大利人,并且(据我们知道)从来没有去过比芝加哥更接近东方的地方。然而,这些移民的身份都是合法的,他们是被马尔凯西基于不明的原因在耗资巨额被带来了美国。据传,他对神秘学的奇怪痴迷可能和他对"神秘"远东的迷恋有关。

马尔凯西订阅了几十种心理病学期刊、一些医学和军事医学杂志以及各式各样的可怕"垃圾标题(trash titles)"«(指的应该是标题很可怕内容很血腥的廉价杂志)»,里头包括车祸、谋杀场景和奇怪死亡的特别图片。在他过去四年的大量购买中,包含着几本极具价值的古董书籍(由纽约的某位代理商购买),涵盖了自然历史和魔法复活等等的不同主题。

马尔凯西的同伙是一群怪人。切斯特"贝壳"沃尔什(Chester "Shells" Walsh)是一名知名的罪犯,有着长达数页的暴力(往往是变态的)犯罪记录;即使在组织性的犯罪圈子里,他也因为倾向于将个人利益放在他的雇主面前而被敬而远之(given a wide berth)。然而,马尔凯西似乎挺欣赏他的工作态度,因为切斯特已经被当地的线人证实在德班生活了三年多。切斯特鄙视他自已的名字,并更喜欢他的绰号"贝壳"。有传言说他曾经因为某个人以他的名字称呼他而杀了他。

自1920年以来,奥托·施密特(Otto Schmiddt)博士一直住在德班。他由于几项欺诈和巨额债务的指控而被通缉,他在马尔凯西的邀请下从纽约逃到了德班。奥托·施密特曾经是一本不太知名超心理学杂志的总编与首席研究员,该杂志为隐藏的科学(The Hidden Sciences) - 这是马尔凯西曾订阅的书籍之一。这本杂志卖得不好,奥托·施密特不久便发现自己负债累累。作为德国国民的他,最近才被授予公民身份,而对他的恶名的指控已被位于纽约的马尔凯西的律师消除了。我们不知道他在交易中做了什么,或者他在马尔凯西的组织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Stephiana Aldercott),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士,显然是马尔凯西的配偶。她被认为与施密特博士在某些神秘学的领域上有关。她的专长是纸牌占卜,尽管她也在练习其他几种占卜的方式。奥尔德科特自1919年起就一直住在德班,并与马尔凯西有着相同的地址。他们关系的真正性质仍然不明。

德班镇被认为是马尔凯西的组织延伸,没有人值得信任。在联邦调查局足以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之前,必须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马尔凯西(或至少他的某位同伙)与非法私酒有所联系。此外,任何能找出他们是如何将大量的私酒在德班运进运出的走私或酿造等的方式都将被视为具有高度优先性的情报。



真相

安东尼奥.马尔凯西是犹格·索托斯,万物归一者的盲目仆从,他也是一个致力于释放犹格·索托斯的邪教组织的成员。非法进口与销售酒类是为了更进一步的服侍神,希望有一天能将它从空间/时间的监狱中释放出来。马尔凯西自1918年以来就开始躲藏起来。这是由于他的奇怪痛苦所导致的,他在与他的主犹格·索托斯交流时过度的暴露在祂的存在之下。马尔凯西的皮肤再也无法暴露于阳光之下,任何一种的明亮光线都将使他不安。现在的他住一个杂乱的大宅里,只在无月的夜晚里在沼泽中举行仪式。

马尔凯西的无缝走私酒精是借由犹格·索托斯赋予他的《制造传送盒(Make Gate Boxes)》法术办到的。这个咒语将连接空间/时间上的两个点,所以无论距离如何,任何穿越其中的物体都会在一瞬间出现在另一个点上。有了这些盒子,马尔凯西从加拿大进口了大量的酒精,而蒸馏则由另一个住在那里的并进行大规模的近亲交配的家族其残余的成员进行,他们也同样崇拜着犹格·索托斯。

马尔凯西是这个全球性的邪教崇拜的领导者,由他们信仰的神犹格·索托斯自身所选择。因此他有机会接触到全球那成千上万的追随者,他们将为了完成邪教的目标 - 释放出他们的神而做出任何的事情。

施放出释放犹格·索托斯的咒语需要三百名都习得了该咒语的追随者,以及一座部分使用灰泥和石头、部分使用来自于在献祭中牺牲的人类尸体作为建材的可怕塔楼。

为此,马尔凯西一直在将位于中国的犹格·索托斯邪教徒们(他们所认识的神叫尼邦(Ne-Pang)«(中国人崇拜名为日本的邪神(把那两字念快点),可以可以,这相当美国)»,全能之父(the All-Father))移动到美国来。位于中国,信仰尼邦的邪教徒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还知道如何释放该法术的邪教组织,这个咒语仅在一本被为称为"伟大之书(The Great Book)或钥匙(The Key)的中文手稿中发现。该咒语的其他已知副本并不存在。

要习得这个咒语需要多年来具有纪律性的反复学习。马尔凯西在1919年从他的中国盟友那里得到了咒语的副本,他直到最近才掌握了这些法术。大多数的西方邪教徒都无法习得这个咒语。然而,尼邦的邪教徒却将学习这个咒语作为是一种成年礼(rite of passage),因此,他们所有的成员在接受了那道最优先的命令前都早已在多年前便习得了它。

为了正确的执行这个仪式,参加的每个成员都必须完整的知道这个咒语的内容,所以马尔凯西不惜一切代价将整个社区从中国搬到德班。这些中国人经常充当马尔凯西在危险行动时的仆人和警卫。马尔凯西现在有足够多的知识充足的邪教徒来施展法术,他几乎快准备好了。然而,在开始施法之前还有一件事得做,那就是必须先完成石塔。这座塔建成后,它将会是一座30英尺(约三层楼)高,令人令人惊骇的方尖碑,由混凝土与腐烂的尸体浇筑而成。在经过仔细测量的时间间隔内,尸体将被嵌入石头中,只露出它们的头和手。这些被害者往往会被先埋在方尖碑里几天,然后在仪式上被划满伤痕,接着被处死。这个方尖碑从牺牲的被害者那里吸取力量来帮助召唤犹格·索托斯。它现在只需要另外两个牺牲品就能完成。选择被害者将是一个冗长而耗时的过程,因为获选者的【POW】或【LUK】一定要相当的高。

奥托·施密特博士与切斯特.沃尔什在他们两人初次被马尔凯西雇用时都不知道有关犹格·索托斯的事情,但两人随后都被慢慢的引入邪教中。他们的新神赋予他们的力量足以赢得他们的忠诚。他们现在是马尔凯西的邪教队长,在德班掌握着巨大的权力。

在马尔凯西的组织中最奇怪的成员是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马尔凯西在1919年时使用了他的主人犹格·索托斯所赋予他的咒语将她神奇的召唤了出来。她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因此服务于犹格·索托斯的意志。她的美丽和冷静掩盖了她真正的力量。她为马尔凯西提供与犹格·索托斯的接触、法术与罪犯和买家的联系网。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得到这些消息的。在邪教中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她奇怪的过往。

马尔凯西希望在1925年6月15日之前完成释放他的神的咒语。剧情从5月27日开始,调查员有20天的时间来发现并破坏他的行动。



新的法术

召唤熟悉者(SUMMON FAMILIAR):这个法术必须在新月之夜时施放。施法者必须是一位信仰着某位外神的虔信徒、或者是奈亚拉托提普、或者施法者即将让自己处于于致命的危险之中。

它必须要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背诵出奈亚拉托提普的所有名字(all the names of Nyarlathotep)(一旦成功,该咒语自动生效);这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很怀疑这种事做不做的到.......人类的语言无法念出的语音太多了,而神的所有名字则比那还要多,我很怀疑一个人可以成功施展的可能性)»。4点【POW】将被消耗(从【POW】超过14的施法者或者被束缚的被害者身上),然后SC 2/1D6+1。如果被害者没有足够的力量使法术生效(例如,【POW】低于14)的时候这个法术就会失效,而且可能无法在当晚再次施展。

熟悉者将以施法者所认识的死者的样貌出现,或作为施法者欲望的理想化存在。这个熟悉者将为施法者服务直至死亡。

熟悉者(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 - 实际上并非奈亚拉托提普的多种型态之一)不需要睡觉、吃东西,也不需要执行包括呼吸或排泄在内的任何生理功能;然而,它可以被寻常的物理方式杀死。熟悉的感觉、智力与MP都远高于普通人(参见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作为熟悉者的平均数值)。

如果它的人形被杀了,熟悉者就会回归到它的真实形态,一个巨大的、长有触手的噩梦(观查时SC 1d10/1d100),除非进一步攻击它,否则它将会消失。

熟悉者将会知道某些秘密和隐藏的事件,这些事件与施法者所崇拜的外神和奈亚拉托提普有关。它将提供这一信息,以进一步的实现神的旨意。

如果施法者不是一位真正的邪教徒,奈亚拉托提普的怪物姿态就会出现并毁灭施法者。这个缺点在法术的文本内没有提及。


自天牢中释放尼邦(FREE NE-PANG FROM HIS CELESTIAL PRISON)«(Celestial Prison是一个星座的名字)»:在执行仪式前必须先将需要将一个地区奉献给尼邦(犹格·索托斯)。这将需要一个三十英尺高的方尖碑。在建造方尖碑期间,献祭用的被害者必须嵌入混凝土或砂浆中,接着在活生生的接受折磨,然后被杀死。这将使得被害者的【POW】被释放到方尖碑中。这个过程必须重复,直到方尖碑包含450点【POW】为止。

一旦方尖碑建成后,三百名知道咒语的信徒必须在晚上咏唱着它。当完成后,所有的信徒将每人失去3点MP。犹格·索托斯将出现并在吞噬1d100*2的追随者之后消失。目击到犹格·索托斯将SC 1d10/1d100。

这个法术并不会像它承诺的那样将犹格·索托斯从时间/空间的牢狱中释放出来。然而,它确实能让犹格·索托斯在即使在没有被召唤的情况下也能于短暂的周期(short periods)内在地球上出现,而且驱逐犹格·索托斯的咒语将永远的在地球上失效。

这是一个相当难以理解的咒语,通常需要数年的解读时间来理解。要学习它,必须通过一个成功【灵感】和一个【克苏鲁神话】。


创造永动机:这个"咒语"实际上是米-戈所熟知的简单超几何公式。然而,它对人类的思维而言却难以理解,它是一个难以完成的法术。

首先必须进行【数学】的技能检定,然后进行一个【灵感】。如果两者都成功(或许两者都是必须得是大成功(critical success)),然后进行一个【POW*5】的检定。如果成功,施法者将失去10点MP与1点SAN值来理解法术的指示并使其非常的清晰。最后,进行【物理学】检定。它必须超过01并仍得成功,投出的数量将是建造机器所需的天数。

例如:调查员以51%的【物理学】检定投出10,成功。10-1=9,所以机器需要9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一旦被启动,这个小型的车轮式机器将不会停止移动(旋转),除非按照咒语里描述的特定顺序来关闭。任何观察该物体的人都将SC 0/1。拥有35%以上【物理学】或【数学】技能的人将SC 1/1d6。

该机器并没有任何形式上的马达或发动机,它受到超几何学那难以言喻的关系所影响。

然而,它在功能性上是无用的,因为该设备没有可能连接到任何其他设备,或者在连接后它将停止运行,因为它所依赖的超几何图形将失效。



坏蛋

安东尼奥.安杰洛.马尔凯西
歹徒与邪教徒的领导者、66岁
种族:
高加索人
STR:10 CON:11 SIZ:12 INT:14
POW:27* DEX:11 EDU:16 HP:12
*马尔凯西的POW是通过虔诚的信仰与研究犹格·索托斯增加的。
DB:0
职业:房地产开发商(据称)
技能:会计39%、考古学41%、占星术55%、天文学42%、制图44%、化学57%、克苏鲁神话43%、闪避22%、历史59%、恐吓13%、物理学58%、神学36%
语言:古中国话54%、中文51%、英语88%、意大利语80%、拉丁文76%。
攻击:触摸43%,造成1d4-2点的【CON】伤害
   犹格·索托斯之拳,1d6点【STR】每点MP消耗(这是他经常用于攻击的咒文)
咒语:召唤/束缚恐怖猎手、召唤熟悉者(见上)、召唤/束缚外神仆役、释放犹格·索托斯(见上)、召唤犹格·索托斯、创造传送门、犹格·索托斯之拳、制造传送箱、死者复活术。
魔法物品:马尔凯西总是佩戴一条银色吊坠,它可以从目标身上"吸收"MP。当吊坠被放于某个受制的被害者的胸膛上时,其中的宝石会将被害者的所有MP吸耗并使他昏迷。这个吊坠可以容纳一个等于佩戴者当前【POW】的MP,而这些MP可供佩戴者使用。如果将吊坠从佩戴者身上移除,则所有存储的MP都将失去。马尔凯西将总是让它保持着MP全满的状态。
注意:当马尔凯西暴露于阳光下时每轮会受到1d6点的伤害。
SL:看到马尔凯西那癌症似的赤裸身体当失去1d4点的SAN值。
物理描述:安东尼奥.马尔凯西的身材削瘦、身高5尺4寸、体重108磅。由于与犹格·索托斯长期接触,导致他突变为某种可怕的癌化尸体。他很少离开位于曼彻斯特庄园,如果他这样做的话,他会在深夜时遮住自已的皮肤并戴上太阳眼镜。由于他的感官变化,马尔凯西可以在绝对的黑暗中看到目标,并且可以通过【POW*2】的检定在300英尺(300')内闻到活体的目标,即使目标完全处于隐藏的情况下。
历史:对马尔凯西的过往研究几乎查不出什么他于1912年来到美国前的消息。在此之前,他唯一的记录是他在西西里岛的阿奇沃就读神学院,他在那里学到了什么几乎是不可能查出的(一个大成功的【图书馆使用】能查到这点)。在一战期间他曾因参与波士顿的组织犯罪而多次被捕(一次是谋杀共犯、两次是偷窃),但从未被定罪。他曾被认为死了一段时间,直到联邦当局发现他潜伏在德班为止。



切斯特"贝壳"沃尔什
一触即发的杀手、29岁
种族:
高加索人
STR:16 CON:14 SIZ:14 INT:11
POW:14 DEX:11 EDU:06 HP:14
DB:+1d4
职业:匪徒、邪教徒
技能:天文学15%、攀爬52%、克苏鲁神话9%、闪避61%、汽车驾驶54%、躲藏31%、英语35%、认路(Land Navigation)39%、绳索28%、潜行58%
语言:中文15%、英语48%
攻击:拳击/撕打61%,1d3+1d4
   手枪52%,伤害1d10(型号鲁格P08,放在肩套里)
   猎枪44%,伤害2d6(雷明顿17A,锯短并隐藏在吊带下的护套里,5发)
   手提式机枪66%,伤害1d10+2(汤普森冲锋鎗)
注意:没有眼镜的话,沃尔什的所有身体技能都-30%。
物理描述:身材高挑、肌肉发达、眼神狂野,沃尔什身高6尺2寸,体重183磅。他的外套高高凸起,非常勉强的隐藏着藏在里头的各式各样的武器;晚间,在在镇上的安全之处,甚至能看到他带着他的汤普森四处闲逛。他总是会载着那顶破旧的高尔夫球帽和眼镜。
历史:切斯特沃尔什于1917年离开马萨诸塞州州立感化院,加入海军陆战队。他于1917年在上海跳船并失踪两年。他在1920年回到波士顿,他并与几个帮派混在一起。他通过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被介绍给马尔凯西,并且服从于犹格·索托斯的意志。
他现在是犹格·索托斯的狂信徒,因此会为了自己的神而牺牲自己。切斯特不喜欢他的名字,过去曾为了这件事而杀了不少人。他习惯性的携带着汤普森冲锋枪,并且总是离它不远。



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
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19岁(表面上)
种族:
高加索人
人类形态
STR:10 CON:10 SIZ:11 INT:30
POW:50 DEX:12 EDU:- HP:11
怪物形态
STR:50 CON:20 SIZ:60 INT:30
POW:50 DEX:16 EDU:- HP:40
DB:-1d4
职业:安东尼奥.马尔凯西的顾问
技能:诱惑55%、说人类的语言67%、看起来一脸真诚98%
语言:所有
攻击(只有怪物形态有):触手51%,1d6+6d6+吸血(每回合吸取1d6点【POW】,当目标的【POW】归零时,身体就会崩解为尘埃。要挣脱的话【STR】对抗是必要的。
咒语:召唤/束缚恐怖猎手、召唤奈亚拉托提普、召唤熟悉者
注意:如果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的HP减少到0,她会自动回复为到可怕的怪物形态。
SL:目击到怪物形态SC1d10/1d100
物理描述:身材纤细、肤色黝黑,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身高6尺1寸,体重141磅。她经常开一些适合她那古怪的幽默感的玩笑。
历史: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并非真实的存在。尽管她曾在许多国家游历并(埃及、英国和美国等国)进进出出,但这些国家都没有任何有关她的国籍记录。



奥托·施密特
疯狂的超精神学者、49岁
种族:
高加索人
STR:10 CON:13 SIZ:16 INT:16
POW:11 DEX:12 EDU:23 HP:14
DB:+1d3«(??)»
职业:安东尼奥.马尔凯西的顾问
技能:人类学45%、考古学31%、密码学61%、克苏鲁神话39%、电器系统37%、电器修理35%、伪造55%、历史49%、图书馆使用74%、神秘学69%。
语言:古中国话63%、中文59%、英语50%、法语75%、德语100%、拉丁语98%、梵语54%、西班牙语67%。
攻击:手枪34%,1d10(型号鲁格P08,放在肩套里,8发)
咒语:黑色束缚、召唤/送离解散奈亚拉托提普、召唤犹格·索托斯、阿撒托斯之恐怖诅咒、犹格·索托斯之拳、克苏鲁之巨力擒缚、萎枯术、肢体凋萎术、残败术
物理描述:施密特很高大(6尺3寸),但他年轻时的肌肉早已变成脂肪(221磅)。他是一个相貌平平的秃头男人,戴着一副的线框老花眼镜。他的说的英语相当清晰但带着明显的德国口音。
历史:奥托·施密特是一位世界知名的超心理学家,他曾在众多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后来创办了自己的隐藏的科学,该杂志于1920年倒闭。他于1919年与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相识,并通过她加入了对马尔凯西与犹格·索托斯的服务。



开始入门

这种模组里的调查员必须是警察或联邦特工。大多数的线索与情节都是通过这两个来源达到的。强烈建议调查员以FBI调查财产/私贩酒的特遣队作为身份。

除了基本的执法技能(即监视、狙击、密码学)之外,每个特工都可能有着某方面的专业技能。这有助于个性化并防止同质化。



执法笔记

1920年的沃尔斯泰德法禁止了在美国生产或销售酒类。这是联邦的执法部门第一次进行大规模的测试。

沃尔斯泰德法是使得组织犯罪所需要的,使他们变的真正巨大的跳板。作为美国政府的一项联邦法案,当走私成为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时,该法案获得了联邦政府的强制执行。而美国财政部与FBI的特工被派去帮助美国各地的警察处理这个问题。

联邦特工在1925年的官方权力充其量只是凑数的,虽然普通的公民能轻易的相信他们除了谋杀外的大多数行为都是可以接受的。然后,司法的管辖权仍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联邦特工可能会受到当地执法部门的歧视。因此,作为标准,一名当地执法部门的顾问将被分配到FBI的调查队以平息事态的发展。«(........建议CTRL+F"顾问")»

KP与PL在设置模组的这方面时需要考虑某些事情,玩家将扮演什么角色,以及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 如果有机会的话 - 他们是否会与当地的执法机关合作?



分配的工作

调查员被分配了解决马尔凯西与他的势力的任务。在任何的逮捕行动之前必须找出将马尔凯西与非法的酒类交易或任何联邦罪行联系起来的确实证据。

FBI希望能对马尔凯西或他的手下定罪,而证据的伤害程度越高越好。任何非法的交易记录(例如会计账簿、密码本或篡改的分类账记录)都是调查的最高优先级。

调查员将留在德班卧底,因为担心马尔凯西可能会跳出小镇,并且在任何情况下都别向任何人透露他们的身份。他们表面故事的细节将留给特工们创造。德班的当地执法部门被认为受到了马尔凯西的影响,不应谘询或依赖他们。

调查员有权携带致命性武器,并可以自由进入该局的武器库。还分配了一辆联邦的汽车(福特T)。



罗得岛、德班

德班是很晚才出现在该洲的历史里的,大约在1855年,由于一个闸门与排水系统被设置山羊脚沼泽而出现的。它从两道十字路口的中心处发展而来,很快成为一个以鱼和煤而闻名的繁华小镇。有时候,排水系统会溢出,城镇将泛滥成灾。

德班以城镇创始人安德鲁.德班(Andrew Durban)命名,他是一位有着荷兰血统的人,也是一位渔贩。这是一个多年来都相当普通的破败小镇,这里居住着相当快乐的镇民,他们对外人抱持着警戒并满足于他们的生活。

当安东尼奥.马尔凯西于1918年到达时,情况开始改变。许多的外地暴徒随着数十名外国人抵达这里。在马尔凯西的指导下,他的"士兵们"开始蹂躏镇民,并买通那些当权者。直到1925年,马尔凯西的行动已经达到了顶峰 - 此时,整个城镇里除了少数的人外,其余完全处于他的控制之下。装在无标记的船内的奇怪货物在古怪的时间内抵达码头,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在街道上巡逻,满是外国人的棚屋挤满了山羊脚沼泽的附近的荒地。警车仍然无动于衷,警长整天都待在家里。

马尔凯西现在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待在他的豪宅,曼彻斯特庄园里。镇上的人从未见过他。



地理与商业

德班镇位于纳拉甘西特湾(Narragansett Bay)的一个小半岛上,市中心被一个十字路口割断,这里只有着四十多栋建筑。一条现代化的公路通往西北方大约10英里处的金士顿,但它是该地区唯一的一条大路。德班坐落在山羊脚沼泽北部的高地上,与科斯湾(Conshen Bay)接轨。

过去,煤炭与泥炭的开采是德班的一大产业,但是捕捞业已经取代了它们两者。众所众知,维护良好的海湾在旺季时富含着龙虾和螃蟹,而海岸外则有大量的鱼类,包括鲈鱼、比目鱼和笛鲷。今天,有五家大型渔业公司在德班附近安家,其中包括了三十多艘的大型渔船。海产品是德班第二大与唯一合法的出口物。



库珀酒店

库珀酒店拥有五十间客房,并非常容易的就成为了德班的最大建筑。酒店建于1899年,由埃米特.库珀(Emmet Cooper)建立,有着悠久的历史。大部分在鼎盛时期的居民都是煤矿企业、渔业集团等等的业务代表。

如今,尽管它几乎是空无一物,但它在现任所有者安东尼奥.马尔凯西的领导下仍是一种有用的存在。它主要用作马尔凯西手下的安全屋,通常在尼邦邪教组织中有着更高度地位的成员将住在那里。此外,装有威士忌的大桶储存在地下室,而重要的文件和贵重物品保存在大型办公室的保险箱内。只有切斯特.沃尔什,施密特博士与马尔凯西知道保险柜的密码。

酒店的服务生和侍者是兰多夫.亚伦(Randolph Aaron)(23岁),他正为酒店经理切斯特.沃尔什工作。如果进行调查或质疑,会发现亚伦所签署的合同规定他得对酒店里发生的任何事情负责,因此马尔凯西和酒店发现里的任何违法行为之间的联系充其量只是微不足道的。

虽然亚伦是本地的男孩,但他却被镇上的民众所鄙视 - 没有人喜欢告密者。任何在他面前说的话都肯定会被转达给马尔凯西作为结束。众所周知,亚伦将通过楼下的电话交换机来监听电话(一半的【聆听】将听电话线上的呼吸声)。兰多夫知道所有和酒有相关的非法活动,但他对"神话"一无所知。他认为,马尔凯西不知为何在山羊脚沼泽的小屋中建造了一条通往曼彻斯特庄园的隧道,在那里,非法私酒被来回运送。

切斯特·沃尔什住在199号房间的旅馆里。他的房间除了干净以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对于像切斯特这样衣衫不整的人来说是很奇怪的。他对洁癖的痴迷在监狱里根深蒂固,一直延续到今天。

施密特博士把他的家建在酒店的后方,其中一个储藏室已经被改造成了一间没有任何私人物品的零散卧室。施密特博士选择了这个地方是基于它离酒店的办公室很近,所以他能在不间断的时间内连续的工作。







五角十分(The Five and Dime)

这家百货商店位于库珀酒店的对街上。在这里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衣裤与杂货,这家商店甚至为其更富有的客户提供了西尔斯(Sears)的特别订货目录。它也是镇上唯一一个能卖到汽油的地方,因为小镇车站在1921年关闭了。

该店的店主是露易丝·沃斯本(Louise Warshburn)(31岁),她该镇最多产的(也是最有创意的)长舌妇。她对镇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保持密切的关注,而且经常能找到在莎莉.库珀(Sally Cooper)的优质咖啡厅里交易的秘密。她对进出德班的卡车时间表有着深入的了解,他们去哪里、何时等等的。不幸的是,除非受到威胁否则她不会透露任何有关此类的信息。切斯特.沃尔什曾经听到她在谈论马尔凯西的事,第二天,她发现她的狗米斯蒂(Misty)被刺穿在她前院的篱笆桩上。她的窃听欲没有被克服,但她对此变的更加安静,并将她的八卦限制在合法的活动中,除了上述提到的莎莉.库珀外。

有几个孩子在店里工作,其中包括警长的女儿艾玛.克利夫顿(Emma Clifton)(16岁)。沃尔什、施密特与斯蒂法娜·阿戴尔柯特经常被发现在经常被发现在购物,尽管他们似乎从未付过钱。



国际电报公司

这个小商店是由伊蘭一家經營的,更具体的来说是由湯米伊蘭(Tommy Elain)(20岁)所经营的。在今年早些时候,汤米的父亲病了,现在卧病在床。伊蘭一家的孩子接管了这家商店。经常可以看到明蒂(Mindy)(16)、卢克(Luke)(12)和吉米(Jimmy)(11),在汤米很忙时会幫忙分类电报,甚至可以运行电报桌。

在过去,汤米看到了几个往来于沃尔什、阿戴尔柯特与施密特博士之间的可疑电报,但不想去找麻烦。马尔凯西的船员最初担心汤米会试图去通知当局,但他閉嘴不言所以现在被忽视了。

在任何情况下,汤米都不会透露任何的电报内容,以免家人遭到报复。


































































































































































































































































































« 上次编辑: 2018-06-17, 周日 09:28:47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