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阅读 805 次)

副标题:

离线 林恩

  • Guard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 人生在世,________!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 于: 2017-12-13, 周三 00:18:20 »
初始等级:一级
购点:32buy
拓展内容:phb2+7c loot会有其他拓展
其他:根据背景奖励缺陷一个以及dm决定的传古物品一个
 【p.s.房规贴无效 下面为房规:】
1. 禁止:刷卡(在开团之前不能使用重生\转生类法术),无限or有限且够用
2. 冒险时间:一天的冒险大致从早8点开始进行到下午4点,下午4点到晚上12点为pc自由活动时间,若在此期间没有特别要做的事情,可以进行造物,如果当天没有冒险,可造物时间增加为16小时。
3. 造物不在需要消耗经验值
4. 一位PC同时控制的角色不能超过3名,包括但不限于魔宠、召唤生物、坐骑、跟随者,这些角色使用PC的先攻
5. 如果角色能在冲锋的时候全回合攻击,那么只有第一下攻击获得冲锋的好处
6. 获得领域或者领域相关能力必须信仰相关神
7. 任何复活/重生类法术的负向等级视为临时
8. 健壮改为每HD+1HP,每多选择一次,再+1
9. 武器娴熟专长不需要被选择,即轻武器等攻击检定使用敏捷调整值替代力量调整值
10. 增大体型类法术无法叠加
11. 任何复活/重生类法术的负向等级视为临时
12. 领导力是允许的,但是追随者由dm决定,由dm控制
13. 房规帖(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82747.0)对于职业的改动仍然适用,但是dm拥有随时撤回的权利
 :em014

以下为loot列表:
劇透 -  第一次团:
第一次团
« 上次编辑: 2018-07-21, 周六 23:57:55 由 林恩 »
「偶像的力量是有限的。梨梨,我不做偶像啦!」——高海千歌(伊波杏樹)
「用畫畫……給大家帶來笑容!」——櫻內梨子(逢田梨香子)
「誰敢反對水獺,我諏哥就打爆他的頭!」——松浦果南(諏訪七香)
「我可是當過特命黃又打過奧特曼的女人!」——黑澤黛雅(小宮有紗)
「咻斯頓,你的血壓又升高了。」——渡辺曜(齊藤朱夏)
「我一通電話就能讓兩百個小惡魔到你家樓下墮天。」——津島善子(小林愛香)
「多說無益,食個包先。」——國木田花丸(高槻加奈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原鞠莉(鈴木愛奈)
「誒嘿,誒嘿,誒嘿!」——黑澤露比(降幡愛)

离线 hoho

  • Knight
  • ***
  • 帖子数: 301
  • 苹果币: 0
Re: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 回帖 #1 于: 2017-12-16, 周六 16:23:43 »
五级时人物卡
劇透 -   :
人物姓名:伊瑞尔 冯 席勒
种族:人类
阵营:守序中立
体型:中型
信仰:无
年龄:17
性别:女(男性性转)
语言:通用语,精灵语,兽人语,龙语
职业等级:3幕刃 2 咒法师
exp:14680/15000

种族特性
劇透 -   :
中型体型:由于体型中型,人类在体型上没有任何加值或者减值。
人类的基本陆地速度为30英尺。
1级时候有额外的4点技能点,然后每升1级将有额外的1点技能。
1级时自动获得一个额外专长。
天生使用语言:通用语。额外语言:所有语言(除了某些秘密语言,比如德鲁伊语)。请参阅语言技能。
天赋职业:任何职业。当计算人类兼职角色的经验值惩罚时,其最高等级职业不计入内。

属性与能力
劇透 -   :
力量  16
敏捷  14
体质  14
智力  17=16+1(升级)
感知  8
魅力  8

生命值【32=3d8+2d4+5*2】
防御等级 16(+2敏捷,+4盔甲,12接触,14措手不及)
先攻调整 +2
基本攻击加值 +4 
速度 30尺
强韧豁免  7=3(幕刃)+2(体质)+2(抗力)
反射豁免  5=1(幕刃)+ 2(敏捷)+2(抗力)
意志豁免  7=3(幕刃)+3(法师)-1(感知)+2(抗力)

专长与职业能力:  
幕刃1:奥能同调:你每天能以类法术的形式施展舞光术,侦察魔法,闪光术,幻音术与阅读魔法总共6(3+智力调整值)次。此类法术能力不计算在你已知法术和每天法术数量当中。

幕刃1:披甲法师(Armored Mage)(Ex):通常而言,任何类型的铠甲都会阻碍奥术施法者的施法动作以令法术失败——假如这个法术包含着肢体的成分。但尽管如此,暮刃那特殊的训练与惊人的集中力让你能忽视长期穿轻甲与轻型盾牌所带来的奥术失败率。这种训练仍不能让你轻松地身穿中甲,重铠或者是手持重盾。而你通过其他施法职业获得的法术是不会从这一能力中得到裨益。

幕刃2:战斗施法(Combat Casting):在2级的时候,你将额外获得战斗施法这一专长。

幕刃3:奥术引导(Arcane

Channeling)(Su):自3级起,你能以一标准动作施展任何你所已知的接触法术,同时通过一次近战攻击来释放这一力量——以这种方式施法并不会引起机会攻击。而这个法术的施法时间必须是一个标准动作或者更短。若成功命中对方,除了普通的伤害外法术的效果也同时释放。

法师1:直觉施法:迅捷传送(替换魔宠)

法师1:奥法骑士(替换抄写卷轴)

法师1:禁止惑控幻术学派(学派专攻)

HD1:秩序虔诚

人类:知识虔诚
 
门城组织奖励:抗击之剑

幕刃2:战斗施法

HD3:熟练的施法者:法师

幕刃3:引导法术

缺陷:对审判官与相关组织ab-2

幕刃法术列表:
0环:酸液飞溅,打击死灵,冰冷射线,疲劳之触
1环:血刃术,隐雾术,抵抗元素伤害,迅捷脚底抹油
法师法术列表:
0环:除禁止学派外所有戏法
1环:护盾,石拳,一级怪物召唤术,电爪,人类变巨术,油腻术,衰弱射线,站立术
2环(暂无法使用):虚假生命,变身术,愚者之触
每日法术
幕刃:
0环3次,1环3次
法师:
0环3次,1环3+1(咒法系)次


技能: (2+3+1)*(4+1+1+1+1)=48
专注:10=8+2(体质)
辨识法术:13=8+3(智力)+2(神秘知识共效)
神秘知识:+11=8+3(智力)
位面知识:+11=8+3(智力)
地方知识:+10=7+3(智力)
自然知识:+4=1+3(智力)
地城知识:+4=1+3(智力)
宗教知识:+4=1+3(智力)
历史知识:+4=1+3(智力)
地理知识:+4=1+3(智力)
贵族知识:+4=1+3(智力)
建筑知识:+4=1+3(智力)

技法:
故事大全

物品装备:
劇透 -   :
奖励传古相关
夜之殇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把平常的制式长剑,甚至因为时间的侵蚀,卖相还稍逊色于从矮人们那里拎出来的白板武器。

数据:+1储法黑木长剑
预兆:夜之殇时刻渴求着血的味道,它的持有者会在面对一切可以理解为挑衅,冒犯的行为时直接拔剑回应,但开始时,持有者若是通过一个DC5的意志鉴定,则持有者可以将夜之殇带来的嗜血冲动强行压下。若是第一次鉴定失败,持有者任然可以每轮进行一次DC10+1/轮的意志鉴定压下冲动,否则夜之殇会持续攻击,直到挑衅者付出代价。

非传古特征:它的嗜血特性会让你在任意时刻持有夜之殇时,获得灵敏嗅觉作为特异能力,但仅能侦测到血的味道。

历史:
夜之殇是一把不详的武器,它的每次现世都代表着一位如同流星般璀璨的人物的出现,但又如流星一般,它的历代主人几乎没有一位是可以活到寿终正寝的,他们或死于战斗,或死于伤病,或死于诡计,它的出现就代表着不详,但它又是如此的强大,它的每一位主人几乎都在历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正因如此,它的强大吸引着一些渴求力量的人孜孜不倦的寻找着它。(历史知识DC15)

夜之殇代表着争端,每次它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战争,伴随着浩劫与杀戮,有的学者认为它是魔鬼的武器,这是一场交易,以一场华丽的盛宴换取强大的力量,也有的学者认为它寄宿着救世者魂灵,这是救世者的武器,用以自身为代价结束争端,换取和平。(历史知识DC20)

夜之殇的历史早已遥远到无法追溯,漫长的历史中,曾有人试着破坏它,粉碎,封印,放逐,用尽一切可能的办法,但一段时间之后,总会有一把夜之殇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再次带起一次纷乱,一次争端。(历史知识DC25)

传古仪式:
夜之殇无所谓所谓的仪式,它只需要鲜血,这就是它最好的仪式。
以血为祭:你必须独自击杀一位挑战等级高于你的角色,并将它的鲜血献给夜之殇。费用:2300G。获得专长,初级传古。
(完成仪式,完成仪式)

武器:
   夜之殇(传古,目前为+1储法黑木长剑)(储存电爪)(1d8,挥砍,19-20/*2, 奖励传古,4磅)
   木棒(1d6,钝击,*2,射程增量10尺,0GP,3磅)
  轻弩(1d8,穿刺,19-20/*2,射程增量80尺,LOOT,4磅)
   弩箭*10(LOOT,1磅)
   +1力量精制复合长弓(1d8+1,穿刺,20/*3, 射程增量110尺,LOOT,3磅)
   弓箭*40(Loot,4磅)
   精制长剑(1d8,挥砍,19-20/*2, LOOT,4磅)
   +1祝福硬头锤(1d8+1(+2d6对邪恶),钝击和穿刺,*2, LOOT,6磅)
防具: 御寒服装(赠送,7磅),精制链甲衫(LOOT,25磅)

杂物: 背包(2金币,2磅),卷轴匣(1金币,1/2磅),燧石与铁片(1金币,-),水袋(1金币,4磅),法术材料包(5金币,2磅),麻绳50尺(10磅,1GP),火把*1(1cp,1磅),口粮4天(2金币,4磅,铜铃(1GP,-),武器胶囊容体+灭灵胶囊(180GP,九折从npc处购买)
左手戒指:

右手戒指:

奇物:

头:   

披挂: 抗力斗篷+2(4000GP)

饰物: 

腕:  次级闪击护腕(同闪击护腕,但是没有先攻增加的效果)                

手: 

腰:

脚:       

药剂: 

卷轴:
一环:防护邪恶卷轴(25GP)隐雾术卷轴(25GP)隐身术卷轴(凡尔纳赠送)

魔杖,法杖和权杖:

金币 793GP 3SP 9CP

负重:79.5磅

载重能力:76/153/230   轻载 


人物姓名:伊瑞尔 冯 席勒
种族:人类
阵营:守序中立
体型:中型
信仰:无
年龄:17
性别:女(男性性转)
语言:通用语,精灵语,兽人语,龙语
职业等级:3幕刃 3 咒法师
exp:15295/21000

种族特性
劇透 -   :
中型体型:由于体型中型,人类在体型上没有任何加值或者减值。
人类的基本陆地速度为30英尺。
1级时候有额外的4点技能点,然后每升1级将有额外的1点技能。
1级时自动获得一个额外专长。
天生使用语言:通用语。额外语言:所有语言(除了某些秘密语言,比如德鲁伊语)。请参阅语言技能。
天赋职业:任何职业。当计算人类兼职角色的经验值惩罚时,其最高等级职业不计入内。

属性与能力
劇透 -   :
力量  16
敏捷  14
体质  14
智力  17=16+1(升级)
感知  8
魅力  8

生命值【34=3d8+3d4+6*2-2】
防御等级 17(+2敏捷,+5盔甲,12接触,15措手不及)
先攻调整 +6
基本攻击加值 +4 
速度 30尺
强韧豁免  8=3(幕刃)+1(法师)+2(体质)+2(抗力)
反射豁免  6=1(幕刃)+ 1(法师)+2(敏捷)+2(抗力)
意志豁免  7=3(幕刃)+3(法师)-1(感知)+2(抗力)

专长与职业能力:  
幕刃1:奥能同调:你每天能以类法术的形式施展舞光术,侦察魔法,闪光术,幻音术与阅读魔法总共6(3+智力调整值)次。此类法术能力不计算在你已知法术和每天法术数量当中。

幕刃1:披甲法师(Armored Mage)(Ex):通常而言,任何类型的铠甲都会阻碍奥术施法者的施法动作以令法术失败——假如这个法术包含着肢体的成分。但尽管如此,暮刃那特殊的训练与惊人的集中力让你能忽视长期穿轻甲与轻型盾牌所带来的奥术失败率。这种训练仍不能让你轻松地身穿中甲,重铠或者是手持重盾。而你通过其他施法职业获得的法术是不会从这一能力中得到裨益。

幕刃2:战斗施法(Combat Casting):在2级的时候,你将额外获得战斗施法这一专长。

幕刃3:奥术引导(Arcane

Channeling)(Su):自3级起,你能以一标准动作施展任何你所已知的接触法术,同时通过一次近战攻击来释放这一力量——以这种方式施法并不会引起机会攻击。而这个法术的施法时间必须是一个标准动作或者更短。若成功命中对方,除了普通的伤害外法术的效果也同时释放。

法师1:直觉施法:迅捷传送(替换魔宠)

法师1:奥法骑士(替换抄写卷轴)

法师1:禁止惑控幻术学派(学派专攻)

HD1:秩序虔诚

人类:知识虔诚
 
门城组织奖励:抗击之剑

幕刃2:战斗施法

HD3:熟练的施法者:法师

幕刃3:引导法术

HD6:精通先攻

缺陷:对审判官与相关组织ab-2

幕刃法术列表:
0环:酸液飞溅,打击死灵,冰冷射线,疲劳之触
1环:血刃术,隐雾术,抵抗元素伤害,迅捷脚底抹油
法师法术列表:
0环:除禁止学派外所有戏法
1环:护盾,石拳,一级怪物召唤术,电爪,人类变巨术,油腻术,衰弱射线,站立术
2环:鬼击术,次元跳跃,虚假生命,变身术,愚者之触
每日法术
幕刃:
0环3次,1环2次
法师:
0环3次,1环3+1(咒法系)次,2环2+1(咒法)次


技能: (2+3+1)*(4+1+1+1+1+1)=54
专注:11=9+2(体质)
辨识法术:14=9+3(智力)+2(神秘知识共效)
神秘知识:+12=9+3(智力)
位面知识:+12=9+3(智力)
地方知识:+12=9+3(智力)
自然知识:+4=1+3(智力)
地城知识:+4=1+3(智力)
宗教知识:+4=1+3(智力)
历史知识:+4=1+3(智力)
地理知识:+4=1+3(智力)
贵族知识:+4=1+3(智力)
建筑知识:+4=1+3(智力)

技法:
故事大全

物品装备:
劇透 -   :
奖励传古相关
夜之殇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把平常的制式长剑,甚至因为时间的侵蚀,卖相还稍逊色于从矮人们那里拎出来的白板武器。

数据:+1储法黑木长剑

预兆:夜之殇时刻渴求着血的味道,它的持有者会在面对一切可以理解为挑衅,冒犯的行为时直接拔剑回应,但开始时,持有者若是通过一个DC5的意志鉴定,则持有者可以将夜之殇带来的嗜血冲动强行压下。若是第一次鉴定失败,持有者任然可以每轮进行一次DC10+1/轮的意志鉴定压下冲动,否则夜之殇会持续攻击,直到挑衅者付出代价。
鲜血印记(su):在六级时,当你持有或装备夜之殇时,你可以探知60尺内一种类别或子类的生物,它的类别取决于献祭时被献祭的生物类别(只能选择一次),但是你必须保持专心(一个标准动作)。你攻击时忽略任何该生物所拥有的DR(不论是否使用该物品,如果它是一件武器的话;或是其他的武器,徒手攻击,天生武器,只要你正在装备该物品或使用它)。若该生物种类属于类人生物或异界生物,选择它的亚种,如同游侠选择宿敌能力一样。
等级   攻击加值   生命值损失   法术位损失
 6    --      2      1st
非传古特征:它的嗜血特性会让你在任意时刻持有夜之殇时,获得灵敏嗅觉作为特异能力,但仅能侦测到血的味道。

历史:
夜之殇是一把不详的武器,它的每次现世都代表着一位如同流星般璀璨的人物的出现,但又如流星一般,它的历代主人几乎没有一位是可以活到寿终正寝的,他们或死于战斗,或死于伤病,或死于诡计,它的出现就代表着不详,但它又是如此的强大,它的每一位主人几乎都在历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正因如此,它的强大吸引着一些渴求力量的人孜孜不倦的寻找着它。(历史知识DC15)

夜之殇代表着争端,每次它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战争,伴随着浩劫与杀戮,有的学者认为它是魔鬼的武器,这是一场交易,以一场华丽的盛宴换取强大的力量,也有的学者认为它寄宿着救世者魂灵,这是救世者的武器,用以自身为代价结束争端,换取和平。(历史知识DC20)

夜之殇的历史早已遥远到无法追溯,漫长的历史中,曾有人试着破坏它,粉碎,封印,放逐,用尽一切可能的办法,但一段时间之后,总会有一把夜之殇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再次带起一次纷乱,一次争端。(历史知识DC25)

传古仪式:
夜之殇无所谓所谓的仪式,它只需要鲜血,这就是它最好的仪式。
以血为祭:你必须独自击杀一位挑战等级高于你的角色,并将它的鲜血献给夜之殇。费用:2300G。获得专长,初级传古。
(完成仪式,完成仪式)

武器:
   夜之殇(传古,目前为+1储法黑木长剑)(储存电爪)(1d8,挥砍,19-20/*2, 奖励传古,4磅)
   木棒(1d6,钝击,*2,射程增量10尺,0GP,3磅)
  轻弩(1d8,穿刺,19-20/*2,射程增量80尺,LOOT,4磅)
   弩箭*10(LOOT,1磅)
   精制复合长弓(+1力量)(1d8+1,穿刺,20/*3, 射程增量110尺,LOOT,3磅)
   弓箭*40(Loot,4磅)

   +1祝福硬头锤(1d8+1(+2d6对邪恶),钝击和穿刺,*2, LOOT,6磅)
防具: 御寒服装(赠送,7磅),+1链甲衫(LOOT,25磅)

杂物: 背包(2金币,2磅),卷轴匣(1金币,1/2磅),燧石与铁片(1金币,-),水袋(1金币,4磅),法术材料包(5金币,2磅),麻绳50尺(10磅,1GP),火把*1(1cp,1磅),口粮4天(2金币,4磅,铜铃(1GP,-),武器胶囊容体+灭灵胶囊(180GP,九折从npc处购买)
左手戒指:

右手戒指:

奇物:

头: 

披挂: 抗力斗篷+2(4000GP)

饰物: 

腕:  次级闪击护腕(同闪击护腕,但是没有先攻增加的效果)                

手: 

腰:

脚:       

药剂: 

卷轴:
一环:防护邪恶卷轴(25GP)隐雾术卷轴(25GP)

魔杖,法杖和权杖:

金币 793GP 3SP 9CP

负重:79.5磅

载重能力:76/153/230   轻载 

人物背景
劇透 -   :
伊瑞尔本是Ragesia帝国的国民,他的父亲是一位审判官,而他也被期待着加入审判官的队伍,因此从小就接受着严苛的训练。尽管效命于女巫Leska,伊瑞尔的父亲却是因为倾慕于帝王Drakus Coaltongue的英明神武才加入的审判官队伍,为这位伟大的帝王服务才是伊瑞尔父亲的目标。

但尽管出生于这样的家庭,伊瑞尔并没有完全受到他父亲的影响。他并不喜欢审判官组织,也不喜欢自幼受到的那些严苛的训练,这使得他失去了一个孩子应有的童年的欢乐与自由。在逼迫下他学到了如何使用一些简单的魔法并强健了体魄,但是内心中他并不想用这些为Ragesia帝国服务,纵使这是他父亲的要求。

当Coaltongue被杀的传言流出时,伊瑞尔的父亲并不相信这流言蜚语。他坚信这位伟大的帝王将会归来,而拒绝了女巫Leska协助她登上统治地位的命令。但少数帝王的死忠无法阻止Leska手下的审判官们,帝王的忠臣若不想身死她手便只能无奈选择逃亡。在Leska手下的追杀中,伊瑞尔与家人失散,尽管一路颠婆到了中立区域门城,伊瑞尔此时已经孑然一身。曾经他抱怨父亲对自己的苛刻严厉,但如今却正是逼迫下学到的本领让这个少年独身一人安全到达门城。对比曾经的阖家欢乐,而今却只能顾影自怜,伊瑞尔无比想念自己的家人。

伊瑞尔的到来惊动了门城的上层,尽管他并不清楚帝国上层变动的情形,但是依旧被门城官员叫去进行的问话。关于他的处理,门城也有不同意见——有些人觉得就让他在门城定居,有些人觉得应该驱逐他,不让门城牵扯进帝国的政治风波,而甚至有些人希望抓住他交给Leska,期望能和她结交。正在这些官员进行着无穷无尽的扯皮时,一群神秘人却悄悄劫走来了被软禁的伊瑞尔。他们通过某些途径让门城上层放弃了对伊瑞尔的追究,尽管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与目的,但是伊瑞尔还是很感谢他们的帮助——毕竟如果他真的被抓去交给Leska,等待他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伊瑞尔被告知救下他的人事门城的反抗组织,他们聚集成员,为了对抗Ragesia帝国可能的威胁。而伊瑞尔这样接受过战斗训练的有天赋的年轻人,又和帝国有仇怨,正是他们的争取对象。伊瑞尔本身对帝国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又愤恨于Leska的暴行,自然欣然响应,加入了这个组织,也希望借助这个组织的力量找到离散的家人。

在抵抗组织中伊瑞尔进行了进一步的训练,他决心用自己手中的武器与魔法为来保护自己并痛击敌人。他知道世界已经越发动荡不安,战争一触即发。尽管不知道未来将面对怎样的冒险,他无所畏惧。。。。。。。

此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伊瑞尔很喜欢甜食。

人物形象与性格
劇透 -   :
虽然还算清洁,但是伊瑞尔并没有什么打理自身形象的心情——他黑色的齐肩短发随意的散落,皮肤因为不注意防晒,原本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如今也略显暗淡;深棕色的眼眸中流转着学识与忧郁,而嘴角那唏嘘的胡茬总会让人误会他的年龄。虽然有保持日常的清洁和基本的个人卫生所以还算不上不修边幅,不过伊瑞尔给人的整体感觉还是并不注重外表。他的相貌外观不至于让人厌恶,但也很难给人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
伊瑞尔通常不怎么说话,但是他并不是内向或者害怕与人交流,只是单纯的没有聊天的心情。他在需要的时候也会主动发表意见,但也仅此而已。了解伊瑞尔的人知道他本质上还算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只是因为夜之殇的影响他才会越发孤僻。此外,他确实在享受杀死敌人的瞬间,不过他能控制自己的嗜血情绪只对敌人发作,所以应该大丈夫吧。。。。如果没有遇到夜之殇的话。。。。。
无论如何,伊瑞尔的朋友们都认同的是,伊瑞尔是一个内在和外表差别巨大的家伙。只有和这个男人深入交流,才能了解他的秉性。

人物形象


« 上次编辑: 2018-08-11, 周六 21:34:15 由 hoho »
这个人很懒,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离线 两重

  • 利刃需先锻火塑形磨尖试炼杀敌饮血。而咱不过是初寻的废铜。
  • Guard
  • **
  • 帖子数: 200
  • 苹果币: 0
Re: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 回帖 #2 于: 2017-12-22, 周五 17:21:19 »
人物姓名:Adam·Dulewhite(亚当·道怀特)(道怀特三世)
种族:Seela
阵营:绝对中立
体型:中型
信仰:维婕丝
年龄:18
性别:男
语言:通用语,精灵语,Sylvan,Auran
经验值:15295/21000
职业等级:1Seele典范/5吟游诗人

人物背景与性格特征
劇透 -   :
神鹰逐风之自由,翱长空而恃其速;
海怪守水之宁静,藏深渊而隐其形;
地虫拥天之骄傲,撼大地而败其雷;
邪龙妒飙之缥缈,谋苍鹰而夺其心。
且说,怒焰难捉山岚。
乌鸦恨龙之恶行,浊白泥而待其机;
水蛇聚角之睿智,平波纹而蓄其力;
孤狼怀夜之伤痛,撕赝鳞而舐其血;
雄狮循骨之正直,啸山崖而称其王。
且听,勇士攀登高峰。

人物背景:
劇透 -   :
——乌鸦恨龙之恶行,浊白泥而待其机。

当家乡Fire Forest of Innenotdar被焚烧殆尽后,如同其他同族一样,失去家乡的Awen·Dulewhite(道怀特一世)不得不离开家乡,前往

其他地方寻找可以生活的地方。算是上天保佑,Awen勉强在异地Shahalesti成家,而且还凭借着Seele与生俱来的本领谋求生计——他当了

个快递员。然而,不习惯的环境,难以适应的其他种族的文明(即使是Shahalesti这个对精类极其友好的精灵国度)等等使得这位被迫离

开家乡的Seele饱经折磨。尽管表面上毫无征兆,可事实上,长途跋涉早已使这位精类保有暗疾。毫不意外,某个寒冷冬天的早晨他便被发

现死于某个雕像下。

也许是道怀特家族还不该在此时终结,道怀特的妻子Allison在一世死前就生了个男孩。她为这个新生的孩童取名为Spirit·Dulewhite(

道怀特二世),也许是纪念一世的精神,也许是缅怀一世的灵魂,也许是怀念一世的遗留。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Alison很爱这个孩子的

事实。她带着二世前往了富裕的门城,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在这里,来往的旅客和富商,不同街区和种族的分布,都能使她的工作不会

一无所得——她是一个吟游诗人。

Seele天生的诗人特质使得从小就耳濡目染的二世很快成为了一位比她的母亲更加出色的吟游诗人。而那特别的seele歌曲和不同寻常的外

貌也令他受到门城本地人的欢迎——前提是他不久留的话。大多数门城人依然不会完全对仍算是外地人的二世敞开,Ragesian带来的影响

使得他们有时仍会警惕外地人的心思。二世最后也是几乎花了一生才融入这个地方。但也许是缺少父爱的缘故,二世在某些地方却不是很

靠得住——那大概是男人该不该负责任的态度上。

于是当他临死前,年幼的道怀特三世看着自己的父亲不由得问出了那句不知重复多少次的话:“父亲,我的母亲到底是谁?”三世只记得他

的父亲笑了笑,用一贯地饱含深意的语气摸着他的脑袋说道:“……崽啊,莫留独蕃草木,需叫子孙成林。但求一日Seele聚,大庇天下游

子俱欢颜,俱欢颜!”说完,这个前几天说着要滚到哪个女人床上去,结果回来后一副要死要活样的老头子就嗝屁了,硬生生憋住了Adam

·Dulewhite(道怀特三世)留在肚子里的吐槽:“您老牛头不对马嘴吧!”

且不提道怀特三世对这个说话老是古古怪怪般的父亲怨念颇深,但他还是大致理解了父亲的话语。那是所有离开家乡的Seele和他们的后人

都在想的一件事:再次找到一个所有Seele族人都能感受到家族温暖的理想乡。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道怀特三世也许本就有点长歪,再加上

父亲的这句遗言的刺激,使得他发展出一些有点特别的个性。再配上Seele天赋般的容貌,道怀特三世完全就是一个小白脸的料——当然,

他也经常实行了符合这个名号的举动。先不提道怀特三世的私生活,对三世来说,他父亲的死因实着神秘,二世并非死于肾亏,也并非死

于情夫的怒火,那时衰竭而无法治疗的模样,更像是死于某种灵魂上的诅咒。而后续对父亲的身份调查,令三世发现他父亲不仅是一位吟

游诗人,还是地下一位买卖情报的商人。调查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因为二世死前所做过的最后一笔交易的情报随着知情人的失踪而沉落海

底。三世只探查到那知情人似乎是离开门城前往了Ragesia……剩下的猜测都只是猜测了。

死亡是世上永不可抗力,但后人却能怀抱前人的信念不断前进。——《Wee Jas教典》

三世……Adam并不是傻瓜,也不会像是热血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拿起长剑,不顾一切地前往Ragesia寻找真相。但他却将这件事深深地记在

心底,表面上依然日夜欢歌,私底下缓慢而谨慎地计划着。与盗贼工会的联系,暗地收集各类信息,打造各方情报源……等等都不过是小

小地磨练。但当那老皇帝Coaltongue死去的传闻传遍门城时,Adam也在收拾起了身家。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那Lyceum学院的号召,便是吹起这东风的祭坛!通过各路方式,Adam轻轻松松地就打探到了愿意一同前往Lyceum

学院响应号召的几个人,用犹如巧遇的方式将他们汇聚,并结成了小队。而这浩浩荡荡的传奇故事,也响起了号角……
行为特征
劇透 -   :
外表:
银灰的碎发自然垂下至肩,白皙的肤色能使少女艳羡。
洁白的服饰衬托优雅王子,专业的微笑善引他人亲近。
灰蓝眸的骗子今日又将多几颗“唯一的星辰”呢?

其他思想性格特征:
0、热爱异性,尤其的。
1、去年的梦之瓮里写着:“希望女孩子们都能轻松露出美丽的笑容。”
还附上了自己的姓氏和住址。
2、讨厌冬天。十分的。
3、热爱支配自己的人生,有计划地安排每一天。
4、对于出其不意的事情,会用诗词表达苦恼后,理解并快速改变新的计划表。
5、认可并支持盗贼工会的Rantle。因为他在救女性那事里干得不错。
6、座右铭:直至冻死,才知冬临。
7、Shealis小姐虽然与我们敌对,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她唱情诗,对吗?她真漂亮。
8、正在为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改变了性别的队友而烦恼。
9、最后决定随随便便混合一下态度来面对那个队友,以及他,不,她好像有点性感。
10、Torrent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她真是棒极了。
11、并不是乌鸦嘴,只是因为性格原因习惯性想象比较糟糕的事情发生。绝对不是乌鸦嘴,绝对不是。
12、Tiljann不仅是我的同胞,也像是我的妹妹一样,十分可爱。
13、拯救了家乡后,现在只剩下复仇和繁育子孙后代了,需要寻找能将Seele的生命不再受最初之树限制的方法。
14、Katrina小姐性格直率,但是不仅见多识广,还很动人。
15、Laurabec小姐十分善良,有着正义的心灵,很有感染力,很帅气。
16、哦~Shalosha公主殿下高贵知性又懂礼貌,真是如传闻中一般美丽。
17、Torrent最棒了,真的。
【后续逐渐添加】
种族特性
劇透 -   :
Seela
中型精类生物
属性:+2 魅力,-2 体质
天生陆行速度:30 英尺
感官:昏暗视觉(类似精灵)
武器熟练:Seela熟练所有简易武器
技能:Seela在聆听和表演上获得+2加值
天生语言:通用语、精灵语、Sylvan
额外语言:Auran、巨人语、侏儒语、地精语、Ignan
天赋职业:吟游诗人

特殊能力
Seela 受到过很多年的折磨,他们虽然身体脆弱但是精神非常强大。
美妙歌声(Ex):Seela 可以额外使用一次吟游诗人音乐。如果 Seela 没有吟游诗人等级,那么它只能吟唱 Song of Forms。
荒芜之触(Su):Seela 可以吸收它触碰到的人的生命力。Seela 的徒手打击可以额外造成 1 点伤害。长时间接触 Seela 会造成1d6每

轮的伤害。Seela 不能对其他 Seela 造成这种伤害。
滑行(Ex):Seela 的翅膀允许它在坠落时做一些缓冲。Seela 忽略前 20 尺的坠落伤害。该能力在Seela 无意识时失效。
类法术能力(Sp):Seela 可以每小时使用一次幻音术和传讯术。施法者等级和 Seela 的职业等级相同。
seela的祝福:你的人格魅力能让你的seela典范等级加上你的诗人等级决定你的吟唱次数和能力,2级的魅力提升变为+4而不是+2

属性与能力
劇透 -   :
力量  8
敏捷  14
体质  12
智力  12
感知  14
魅力  19

生命值【39/45】(6d6+24-2)
防御等级 17=10+2(敏捷)+5(盔甲)
(12接触,15措手不及)
先攻调整 +2
基本攻击加值 +3
速度 30尺(现20尺)
强韧豁免  6=1(职业)+4(魅力)+1(装备)
反射豁免  9=6(职业)+2(敏捷)+1(装备)
意志豁免  9=6(职业)+2(感知)+1(装备)

职业特性:
Seela 典范1:
人格魅力,荒芜治疗(8/8)
吟游诗人4:
逸闻知识+4,吟唱(8/11),破咒曲,迷魂(目标1个),激发勇气+1,提振技能,暗示

专长:
门城组织奖励:盗贼工会的帮手
劇透 -   :
你将唬骗作为本职技能。此外,给盗贼工会望风的经历让你能在危机来临的前一刻警告同伴。如果在遭遇开始时你察觉了敌人,你的同伴

得到第二次用聆听或侦查检定避免被突袭的机会。
HD1:额外吟唱
劇透 -   :
你每天可以比平时多使用4次吟唱能力。
HD3:旋律施法
劇透 -   :
当你在施展法术或类法术能力需要专注检定时(例如你进行防御式施法或过程中受伤),你可以进行表演检定来

代替专注检定。
除此之外,在吟唱之中你也可以施展或启动需要语言成分的法术和魔法物品。需要专注维持的吟唱能力仍然需要一个标准动作来启动。

HD6:领导力
劇透 -   :

缺陷:
孤独:长期的浪子生活和情报贩子的工作让道怀特很难有可以交心的朋友。他内心深处渴望着一段真挚的友谊——他无法抛弃队友,一个

人独处时所有意志鉴定-2。

每日法术
吟游诗人:CL5
0环3次
1环4次1
2环2次1

所知法术:
0环(DC14):魔法伎俩、晕眩术、幻音术、法师之手、传讯术、阅读魔法
1环(DC15):魅惑人类、启发之音、即刻协力、资赋共享
2环(DC16):巨蟒射线、预观幸运、泪如潮水

技能:7*4+7+7+7+7+7-3=60
平衡   +2=+0(技能)+2(敏捷)
交涉   +17=+9(技能)+4(魅力)+4(共效)
唬骗   +9=+5(技能)+4(魅力)
威吓   +6=+0(技能)+4(魅力)+2(共效)
专注   +5=+1(技能)+4(魅力)
聆听   +11=+7(技能)+2(感知)+2(种族)
躲藏   +2=+0(技能)+2(敏捷)
潜行   +2=+0(技能)+2(敏捷)
翻滚   +3=+1(技能)+2(敏捷)
手上功夫   +5=+1(技能)+2(敏捷)+2(共效)
察言观色   +2=+0(技能)+2(感知)
文书解读   +2=+1(技能)+1(智力)
神秘知识   +4=+3(技能)+1(智力)
工程知识   +2=+1(技能)+1(智力)
自然知识   +2=+1(技能)+1(智力)
历史知识   +2=+1(技能)+1(智力)
地方知识   +2=+1(技能)+1(智力)
贵族知识   +6=+5(技能)+1(智力)
宗教知识   +2=+1(技能)+1(智力)
辨识法术   +7=+6(技能)+1(智力)
手艺(炼金术)   +2=+1(技能)+1(智力)
表演(诗歌)   +15=+9(技能)+4(魅力)+2(种族)
使用魔法装置   +7=+3(技能)+4(魅力)
语言   +0=+0(技能)

技法:
故事大全(2)

物品装备:
劇透 -   :
奖励传古:灵蝶
劇透 -   :
灵蝶
这是一只活灵活现的蓝色蝴蝶纹身,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纹身上的每一笔都是由细小而繁杂的法术符文堆砌而成的。随着主人的行动

,灵蝶上的篆刻的法术条纹会随着主人的行动而发生细小的偏移,好像它真的是活的一样......好吧,某种意义上它确实是活着的。
非传古数据:灵蝶 价值100G 灵蝶会在侦测魔法时散发出刺目的魔法灵光 重量-
征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让灵蝶离体飞行,但距离主人最大距离不能超过10尺。
特殊:离体时灵蝶的生命值与硬度与正常的传古武器相当。

属性:
劇透 -   :
灵蝶
超小型构装体
硬度:20
生命骰:50
先攻权:+4
飞行速度:20尺 (4格)(完美)
防御等级:16 (+2体型,+4敏捷),接触16,措手不及12。
基本攻击/ 擒抱:+2/ -11
攻击:+6 挥砍 近战(1d3-5)
全回合攻击:+6 挥砍 近战(1d3-5)
特性:
-低光视觉。
-黑暗视觉60尺
-对所有影响心灵(mind-affecting)的效果免疫(魅惑[charm]、胁迫[compulsion]、魅影幻觉[phantasm]、心灵幻觉[pattern]、以及

士气效果[morale effect])。
-对毒素、睡眠、麻痹、震慑、疾病、死亡效果、和死灵系效果免疫。
-不受重击、非致命伤害、属性伤害、属性吸取、疲劳、力竭和能量吸取影响。
-对任何需要强韧豁免的效果免疫(除非此效果同样对物体有效,或此效果无害)。

占据/ 触及:  2-1/2尺/ 0尺
特殊攻击:   -
豁免:     强韧+20,反射+24,意志+20
属性:     力量1,敏捷18,体质-,智力 -,感知10,魅力18
技能:     躲藏+18,侦察+6
专长:     武器娴熟

只有离体时,灵蝶才会被击碎。当灵蝶被击碎后,它的主人依然承受传古物品所带来的所有代价,且受到2d4的体质伤害,1d4的力量伤害

,1d4的敏捷伤害,破碎的灵蝶会在一天后重生,在其破碎期间它的主人无法享受到任何传古能力,但依然承受所有因灵蝶破碎而受到的伤

害。只有它的主人主动选择摧毁它,它才会被摧毁,主动摧毁灵蝶时,它的主人将承受一次律令:死亡(施法者等级20)以及一次缚魂术

(意志DC35)的攻击。
仪式
礼仪:你必须在不动用任何武力的条件下以和平方式说服一位带有敌意且人物等级不低于你的角色提供帮助。获得初级传古专长。费用

2300g。
思辨:在一次巨大的自然灾难中得以幸存。获得次级传古专长。费用10000g。
仰慕:成为一位受众人爱戴的人物。获得高级传古专长。费用30000g。

背景:
很多时候,人们并不认为灵蝶是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它更像是一种奇异的生物。它会追随着那些有着极其强大的亲和力的人物,曾经有

段时间它被认为是一种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因为它往往会追随在拥有强大血脉传承的人物身边。(历史/自然/神秘DC15)

话虽如此,但不可否认的是,灵蝶确实拥有刺目的魔法灵光。虽然它看起来极具灵性,但它确实符合一个构装生物应具备的特点。法师们

对此感到困惑,他们猜测灵蝶有可能是一种设定极其严密的魔像。但是他们谁也拿不出具体的研究成果。(历史/神秘DC20)

仔细研究灵蝶的魔法符文,你会发现这些符文的能力并不单纯是它所提供给它的主人的那些。事实上,它们仅仅占据这些符文的百分之七

左右,它们更像是一个副产物,而剩余百分之九十三的符文虽然占据极大,但能力概括起来并不复杂——承载,保护,修缮,传送灵魂。

(神秘DC25)

一个哲学上的问题。我是谁?究竟什么是我?灵魂?肉体?思维?还是说别的什么?如果我要活下去,那么我究竟要保留什么下去?怎么

才算是活着?活下去的究竟是我还是在我的躯壳里所诞生的新生命?我不知道,那如果我退一步,那么我究竟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既然

必有一死,那我为何不活得更精彩一点?——灵蝶A-001(神秘DC30)

传古能力:
蝶舞(Su):5级后当你下落超过5尺时,灵蝶将立刻赋予你羽落术的效果。

代价:
劇透 -   :
等级  技能检定减值   豁免减值   生命值损失  技能点损失
 6    --      --      2      3

武器:
匕首(1d4,穿刺或挥砍,19–20/x2,射程增量10尺,2GP,1磅)(ab+3,1d4-1)
轻弩(1d8,穿刺,19–20/x2,射程增量80尺,35GP,4磅) (ab+3)
弩矢23支(2GP,2磅)
防具:+1链甲衫(1250GP,25磅,+5AC,最大+4敏捷加值,-1防具检定减值)(带宁静晶体)

其他:御寒服装(赠送,7磅),炽火胶(20GP,1磅),烟雾棒(20GP,1/2磅),不灭明焰的红宝石
背包(2GP,2磅,内共31GP2SP,内23磅):燧石与铁片(1GP),水袋(1GP,4磅),法术材料包(5GP,2磅),火把*1(1CP,1磅),

口粮4天(2GP,4磅),铜铃(1GP,-),睡袋(1SP,5磅),,羊皮纸*10(2GP,-),纸*10(4GP,-),墨水笔*2(2SP,-),1盎司

墨水(8GP,-),哨子(8SP,-),蜡烛*9(9CP,-),铁蒺藜(1GP,2磅),卓尔毒*2,强酸*2
精制曼陀林(100GP,1磅),伸缩杆*2(40GP,16磅),地图和卷轴匣(2GP,0.5磅),次级重振号角,入梦种子*6、4*爱情灵药、

tidereaver’s tears

左手戒指:
右手戒指:
奇物:
头:
披挂:抗力斗篷+1
饰物: 
腕:                  
手: 
腰:
脚:移位脚镯      
药剂: 
卷轴:隐形术cl5、识破隐形cl5
魔杖,法杖和权杖:
财富 396GP 8SP 5CP
公共财富 3199.1GP
负重:41.5磅(85.5磅)
载重能力:26/53/80 中载 

诗歌存放
劇透 -   :
幸运的约翰:
劇透 -   :
辛德拉的约翰踏上了旅途,
他跨过了七重山和七条河,
来到了闪耀之地薛海斯提。

口渴的约翰俯身饮用湖水,
他望见了湖中倒映的佳人,
三千青丝如浪潮动人心弦。

恋爱的约翰跪地向她求婚,
他许诺了满天的星与明月,
可佳人不置可否转身而去。

伤心的约翰摘了野花占卜,
他踩着落霞的影子回了乡,
远方传来可怕怪物的咆哮。
(Sindaire——辛德拉;)
(Shahalesti——薛海斯提;)
白鸦歌
劇透 -   :
——————————————
01
——————————————
当少年接过父亲的遗产时,
他才蜕下那浪迹在花街小巷的
不良少年的外壳。
在葬礼结束后的那个雪夜里,
同样一场荒凉的雪覆盖在他的心上。
零度以下的冰冷传遍身体,
雪块宛如生活重压胸口,
狂风呼啸在黑暗中张牙舞爪,
看不见被支配的冬的尽头,
无边无际的雪还在蔓延,
还在侵蚀这片大地。
只有一颗坚硬的种子,
藏在干涸的大地下面,
包裹着名为愤怒的火焰,
等待春风唤醒它,
让它抬起桀骜的头颅,
朝着天空的方向生长。
于是在第二天,乌鸦顶着暴风雪前行,
被雪染成了白色。
——————————————
02
——————————————
酒馆总是被喧嚣包围,
如春天百鸟争歌,
如夏日蛙鼓蝉鸣,
如秋时虫啼夜曲,
却在寒冬少了弦。
来年白色的小鸟飞到了吧台上,
百啭千声。
“这是位不冬眠的诗人!”
酒馆里的人们说。
——————————————
03
——————————————
乌鸦憧憬苍鹰自由的灵魂,
于是带走了苍鹰的飞翔;
乌鸦艳羡天鹅美丽的容貌,
于是仿造了天鹅的颜色。
乌鸦嫉妒夜莺动听的歌曲,
于是窃取了夜莺的声音;
乌鸦叼走灿然发光的宝石,
替换了自己浑浊的眼珠;
乌鸦打磨锐利发亮的剃刀,
取代了自己柔软的双爪;
乌鸦吞下翻滚吼叫的雷鸣,
盈满了自己脆弱的心脏。
白色巨禽高鸣苍空,
眼射彩光爪切钢铁,
行若飓风心似雷霆。
然后它不再是乌鸦了。
——————————————
04
——————————————
饿狼死于荒野,
毒蛇腐于沼泽,
飞鸟落于弓箭,
雄狮倒于长矛。
此为一切之死。
——————————————
05
——————————————
抗击之剑:
劇透 -   :
风在绞肉,火在屠戮,
龙吟的战歌斩下站着的人的首级。
他们高唱:
“你们需得跪伏,
双股战战,声音颤颤,
高颂吾王的名。”
有人活着,可他死了。
有人死了,可他活着。
没有脑袋的身体举着剑,
发起了冲锋。
于是无首的尸体建成了墙,
把那入侵者挡在门外,
再进不得。
没有身体的脑袋高喊着:
“我们是门,我们是剑!
门只为朋友开放,
剑将仇敌挡在门外!
我们是门,我们是剑!
门只为朋友开放,
剑将仇敌挡在门外!”

“We are the door!We are the sword!
The door is open only for friends,
The sword keeps the enemy out of the door!”
« 上次编辑: 2018-07-28, 周六 20:29:15 由 两重 »
纵然前行,前方必然有无数友伴。

离线 林恩

  • Guard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 人生在世,________!
Re: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 回帖 #3 于: 2018-01-04, 周四 22:46:54 »
姓名:Morales (莫雷尔斯)
种族:人类
性别:男
年龄:22
身高:6英尺2英寸
体重:132磅
发色/瞳色/肤色:金/绿/白
==================================================================================
属性: 最终(调整值)  天生(购价)  装备  魔法  其他  内在  升级  其他 
‧力量   16(3)         15(8)                                  +1
‧敏捷   12(1)         12(4)                             
‧体质   14(2)         14(6) 
‧智力   8(-1)          8(0)   
‧感知   12(1)         12(4) 
‧魅力   16(3)         16(10)
(共计8+4+6+0+4+10=32buy)
==================================================================================
阵营:守序善良
职业:圣武士 4
信仰:无
体型:中型
移动速度:30尺
语言:通用语
XP:
==================================================================================
生命骰:4d10+8
生命值:35/35
防御等级:19 (+7防具 +0敏捷 +2盾牌)
   措手不及 19
   接触 10
先攻:+1
基础攻击加值:+4
速度:30尺 (负重 66/133/200)
==================================================================================
豁免:
‧强韧:+9  [+4(圣武士)+2(体质)+3(内在)]
‧反射:+5  [+1(圣武士)+1(敏捷)  +3(内在)]
‧意志:+5  [+1(圣武士)+1(感知)  +3(内在)]
==================================================================================
职业能力:
‧(圣武士)善良灵光(Ex)(Aura of Good):如同信奉善良神祇牧师的灵光,其效果由圣武士等级决定
‧(圣武士)侦测邪恶(Sp)(Detect Evil):圣武士可以随时侦测邪恶,此能力效果如同「侦测邪恶」法术。
‧(圣武士)破邪斩(4次/日)(Su)(Smite Evil):圣武士可用普通近战攻击进行破邪斩,此时,攻击检定须加上魅力调整值(+3),而且额外造成等于圣武士等级(4)的伤害值。
‧(圣武士)神恩(Su)(Divine Grace):2 级开始,圣武士所有豁免检定都加上魅力调整值(+3)作为加值。
‧(圣武士)圣疗(Su)(Lay on Hands):2 级开始,圣武士可以用触摸进行医疗(医疗自己或他人皆可),每日5次,每次2d6。
   恩惠:移除疲乏。
‧(圣武士)勇气灵光(超自然)(Aura of Courage):3 级开始,圣武士不会感到恐惧(无论源自魔法或其他因素)。圣武士身旁10尺内的伙伴,对恐惧的豁免检定都具有+4 士气加值。此效果只有在圣武士清醒的时后才有,昏迷或死亡时效果消失。
‧(圣武士)神佑(特异)(Divine Heath):3 级开始,圣武士对所有疾病免疫,包括超自然或魔法疾病(如:腐尸症和兽化)。
‧(圣武士)驱散不死生物(超自然)(Turn Undead):4 级开始,圣武士能够驱散不死生物。每日可驱散不死生物的次数6=3+魅力调整值(+3)。驱散检定1d20+3+2,伤害2d6+1+3,
==================================================================================
攻击:BAB+4
‧长剑 +8 1d8(19~20/*2)挥砍 (+4bab +3力量 +1专攻 +1增强)
‧盾牌 +7 1d6(*2)      穿刺(+4bab +3力量)
‧擒抱 +7 (+4bab +3力量)
‧轻弩 +5 1d8 (19~20/*2)穿刺 80尺 (+4bab +1敏捷)
==================================================================================
专长:(人物2+模组奖励1+人物背景奖励1)
‧擅长使用所有简易武器、军用武器,以及所有盔甲(轻型、中型、重型)和盾牌(塔盾除外)。
‧(模组)武器娴熟(Weapon Finesse)
‧(背景)抗击之剑[门城专长](Blade of the Resistance)
   你在Ragesia和Shahalesti的夹缝中成长,参与了小规模的战争。
   特殊:你的角色在1级开始就属于门城的抵抗组织,你得到这个专长作为额外专长。
   效果:你将察言观色作为本职技能。
         此外,每场遭遇你可以选择已经对你或你的同伴造成过伤害的智慧生物作为偏重之敌。并不是在这场遭遇中伤害过你们的才符合条件,过去的遭遇中的敌人也可以。直到遭遇结束,你对你偏重的敌人使用武器或射线造成伤害时,伤害检定获得+2加值。
‧(人物HD1)猛力攻击(Power Attack)
‧(人物HD1)专攻武器(长剑)(Weapon Focus)
   你可以选择一种武器专攻,也可以选择徒手击打或擒抱。
   先决条件:擅长该武器、基本攻击加值+1。
   效果:使用专攻的武器时攻击检定+1。
‧(人物HD3)精通打击 (Improved Smiting)
   你的打击能对特定的敌人造成更多伤害,并且可以伤害有基础阵营伤害减免的生物。
   先决条件:魅力13、打击能力。
   效果:当你使用打击攻击时,你的攻击如同有阵营般穿透伤害减免,并且你对特定阵营目标造成额外的+1d6的伤害。
   如果这个打击攻击伴随着一个阵营,那么它对该阵营的敌人造成额外伤害,并且它被视为有着相对阵营的穿透伤害减免。
   如果这个打击原先并没有阵营附于其上,当你选择这个专长时,你必须选择一个阵营成分(混乱、邪恶、善良或守序),如果你的打击攻击为该阵营,它能穿透伤害减免并对相对阵营敌人造成+1d6伤害。
   你不能选择一个不符合你阵营的阵营性质,并且,当这个选择决定,就不能被改变,如果你之后改变阵营,而使这所选阵营性质不再符合你的阵营,你失去此专长的效果。
   特殊:如果你有不只一个职业带来的打击能力,这个专长影响所有你的打击能力,并且可为每个选择为不同阵营(但是阵营仍然需为合法选择)。

==================================================================================
本职技能:
   驯养动物(Cha)、交涉(Cha);
   骑术(Dex);
   专注(Con);
   医疗(Wis)、专业(Wis)、察言观色(Wis);
   贵族与皇室知识(Int)、宗教知识(Int)、手艺(Int);
技能点数:7+7   圣武士[(2-1)*4+(2-1)*3=6] 人类[4+3]
‧知识(宗教) 5 (+6 -1智力)
‧骑术 6  (+4 +1敏捷 +1装备)
‧察言观色 5 (+4 +1感知)

==================================================================================
装备:
‧精制品长剑(4db)
‧半身甲(25db)
‧带刺重型木盾(17gp)(15gb)
‧轻弩+弩矢*10(5db)
‧黑马头盔
==================================================================================
物品:(除去装备)

背包 2gp (共14gp 约12db)
   睡袋 0.1gp
   粉笔(5) 0.05gp
   丝绳(50尺)10gp
   抓钩 1gp
   哨子  0.8gp
   蜡烛(5) 0.05gp

腰包 1gp (共4gp 5db)
   缝衣针(2)1gp
   水袋 1gp
   普通干粮(2日份) 1gp



剩余736.18gp
==================================================================================
每日法术数量
一环  0+1

==================================================================================
劇透 -  背景:
(一)   
多年以后,莫雷尔斯面对不得不动手的敌人时,都会想起许多年前还是一个毛头小子的自己。当时,他还是一个只有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刚从山间的家里走出来,一身破烂,加入了遇到的第一伙人的行程中。
这伙人声称自己是为了保护这片山脉的平衡而来,很符合他的渴望。那时的年轻人满脑子的正义、和平,在每年秋天从路过的行脚商人处听闻自己的家园将要面临动荡,便整理了一下家当出发了。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的行商,自称斯塔克,挥舞着骨节粗大的双手,眼睛瞪得活像鹅蛋,向愿意听他说话的村民们描述Ragesia帝国的庞大军队,“那可都是些大块头!”
行脚商几乎是喊出来的,“乖乖,几万个兽人啊,他们的腱子肉有那——么粗……”他一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兽人的身段,丝毫不在意别人可以直接从他凌乱的胡子间看到他那个有些红肿的巨大扁桃体。莫雷尔斯觉得,那就是数万个和巨人一样庞大的恶魔、怪物拿着比隔壁老比尔最珍贵的牛犁还精良的器物要打破这个山脉的平静。
莫雷尔斯决定做点什么。他是在农庄里长大的自由民,最多的见识来自于偶尔路过的吟游者嘴里的英雄故事。在故事里,有着神通广大身怀怪力的英雄们,为了维护正义和和平,打败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恶魔。他也想那么做,虽然此前他见识过的最精致的铁制品,是农庄里的铁犁,目睹过的最绚丽的法术,是吟游诗人表演的戏法。他甚至并不了解他嘴里的“正义”和“和平”是什么意思,“像村里最受尊重的老人那样解决争执还能让所有人都服众,应该就是正义的做法吧。”
西边就是常听人说起的门城,也是周边那么多农庄的保护者,“去那个城里!” 他一身破烂的往西走出了村子。然后他迷路了,在他走出十里路后。
他从来没出过那么远的门。
直到他在路边等到了那伙人。

(二)
   一伙同样风尘仆仆的人,但都很精神。
领头的中年人审视着穿着单薄、只带着少许干粮、手无寸铁地等在路边树下的莫雷尔斯。“过来一起取暖吧,你这样的年轻人,怎么会就这样一个人待在路边?”
中年人的话语让人很放心,年轻的莫雷尔斯挠了挠头从树根上站起,坐在的火堆边上。这时的年轻人已经有点意识到自己之前是有点太冲动太荒唐了,支支吾吾地说了来由。“哈,你还是太年轻了,你知道你去了门城,应该找谁、可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吗?”莫雷尔斯没有回答,疲劳的他已经在温暖的篝火边靠着石头睡着了。
莫雷尔斯跟着这伙人一起步行到达门城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已经有些熟悉的大家在城门外和莫雷尔斯拥抱告别。拥抱的时候,中年人,他告诉年轻人自己叫布雷亚,告诉了他一个奇怪的地址,“如果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之后,你心中任然满腔你原有的‘正义’,就来这里找我吧。”
这是群有点奇怪的人,每天都会聚在一起回避莫雷尔斯讨论些什么,很正常,他们应当有自己的私事需要讨论。至少在年轻人眼里,这群人,这群雪中送炭帮助了自己的人、这群在路上给没带足干粮的自己分享食物、带自己来到门城的人,是目前最可信的人了,除了村子里的老人们。所以他在心里默默复述了好几遍那个地址,然后记在了心里。

(三)
   莫雷尔斯来到门城已经有十天了,尽管他作为一个自由民,有充分的理由和资格来门城,但毫无准备的他就像是突然闯进了别人家的陌生人,对此地毫无了解,对城市地理一无所知。好在作为一个年轻人,他还有一身力气可以卖,只能混迹在平民中的他多少是没有就这样饿死冻死街头。
   同样是因为他只是一个自由民,他在这短短数天中也见识到了几乎粉碎他观念的事情。门卫向通过的行人索要贿赂;窃贼明目张胆地问商人要求保护费;巡逻的士兵粗暴地伤害一切挡在他们面前的穷人;甚至贫民间,为了几分钱几句争执相互斗殴也是家常便饭,从来没有人组织……这一切似乎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诞生了,所有人都能看见,但所有人似乎都熟视无睹,似乎被入侵的危机毫不存在,没有人在乎。有什么比自己的明天的享乐更重要的呢?
   这不“正义”,也不“和平”,至少莫雷尔斯是这样觉得的。村里的老人们从来不会这样调解大家的争执,这样的事情也未曾在村子里发生过;而即将到来的危机他曾从那个明显睿智许多的中年人那里获得过确认,理当是确乎存在的,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在乎你?为什么那么多人只在乎自己的苟且,却从不在意真正危急的事情呢?莫雷尔斯有点想不通。
   对了,布雷亚,布雷亚给自己的那个地址!
   在夜色掩护下,一个年轻人敲开了那扇似乎未曾有人踏进去过的门。

(四)
   年轻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取了桶冷水从头浇下,一头金发在水光中散发着光芒。
   莫雷尔斯敲开了门,加入了他曾经觉得有些神秘的这伙人。他现在知道自己所处的这个组织,正是为了避免Ragesia帝国的入侵而生的,也正是为了这片山脉的安逸而来的。
   在组织里的这几个月里,莫雷尔斯接受着日复一日的训练。他需要识字、他需要有足够的战斗技巧、他需要学会更多东西,才能发挥足够的力量来改变即将到来的危机。
   年轻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重重倒在硬板床上,眼睛几乎无法睁开。他到来之后一直很顺利,学习识字、学习组织通用的密文、锻炼体能、掌握最基本的战斗技巧,年轻人就像是快干燥的海绵,什么都吸收得很快。甚至他已经开始为组织执行任务。只是一些简单的不用抛头露面的作战,打击那些在组织看来约了界还尚未伏法的罪犯,以及更多的,疑似来自外界的间谍。用布雷亚的说法,他们扮演的是这个城市的“私法制裁者”。莫雷尔斯来到这里,也听闻了很多门城的法律条文,最近也一直试着阅读一些。但他仍然未能理解很多东西,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学得还不够多。
 “私法”?这不合理,莫雷尔斯觉得,法律即以存在,为什么罪犯没有交给法律裁决,却要由“私法”来制裁。私法不是法。
但最近他没空想这些,他一直在失眠。
这些天来他每一天都在天未亮前从梦中的歌声中醒来,除了最初的那几天。初听这个有如颂诗般的天籁其实是让莫雷尔斯感到极为惊艳的,但连续数十天都被迫在本该好好休息的夜里欣赏同一首歌,已经为他眼眶周围带来了厚厚的一圈黑色。
大约就是在听到歌的那天起,莫雷尔斯也突然发现自己有了一些不一样的能力,他可以在别人身上看到一层极浅的隐隐约约的或白或红的雾光。甚至当自己全力挥剑时,剑上似乎都会带上薄光。不过已经十分疲劳的他无暇细想,连读书的计划都没能执行的他现在只想闭上眼休息。
梦里还是那首天籁,模模糊糊的歌词让人听不清,但那种朦胧感,让人如置天堂。尽管第二天起床后脑子里会满是未知的旋律,黑眼圈也日渐加重,就像未能休息一样。
“莫雷!莫雷!”迷迷糊糊中年轻人被摇醒了,“嗯——什么事?”是自己的同志,一个黑发的年轻人。“是组织,布雷亚大叔有任务找你。”
年轻人眼都没来得及揉就跳下床奔走在走廊里。

(五)
   “咔——”在巡逻时有些打瞌睡的莫雷尔斯回过神,揉了揉和冰冷的墙壁来了次亲密接触的鼻梁,伸展双手在酒馆的门口就地来了个大呵欠。揉了揉眼睛提了下神,他重新集中起注意力准备继续,一个披着灰色斗篷兜帽把脸遮住的男人跨出了酒馆的门从他面前路过。
   新的任务很简单,是要保护组织的一个新的重要人物,据说那是来自Ragesia帝国的年轻贵族,因为政变背井离乡,如今为了和大家共同的目的加入了组织。显然,他会是个Ragesia帝国间谍非常青睐的目标。事实上也是如此。
   作为保险,在这位年轻的新人来到这个城区前后的日子里,莫雷尔斯有必要巡逻周围,排除一切潜在危险,更重要的,组织已经有消息显示,在这几个城区内,确实存在着数量不明的一组间谍正在以自己保护的人物为目标。
“那位先生请留——”莫雷尔斯准备叫住这位可疑的男士。恰值此时那个男人也似乎是听见了他开腔,侧过了身,询问地望向年轻的巡逻者,也向对方露出了斗篷胸前别着的白银色的徽章,即使在黄昏中也发出了柔和和温暖的亮光。年轻人识趣地赶紧闭上了嘴,向面前的圣职者微微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嗯?”声音是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这名高阶圣职者似乎是在询问莫雷尔斯“有什么问题?”年轻人立刻紧张地站直了身,“没、没有。抱歉打扰了!”
圣职者并没有回头离开,而是突然抬起头盯向莫雷尔斯,兜帽下露出了明显仔细打理过须髯的下巴。莫雷尔斯有些紧张,擦了一把脸颊的水,就这么定定地立着,不知所措地仍由对方盯着。
半晌,中年圣职者似乎是看够了,回过头留下正长叹一口气的年轻巡逻队员。莫雷尔斯有些手脚发软的试图从怀里掏出手帕擦一擦额头,对方却突然开腔:“如果你心里有疑惑的话……”
手帕从脸上滑落到了泥地上。

(六)
“咔——”年轻人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自己的手腕发出了一声轻轻的脆响,左手猛地传来阵酥麻的震颤感,脱力之下险些松手抛下了已经被磕出了不少缺口的细剑。
迅速换了一口气,他用力咬了一下嘴唇,在泛白的唇上留下了几个微红的点印。已然麻木的嘴唇并不能为他带来促人重新集中起经历的痛感。迅速抬起左手用手腕处的破布片抹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睑也被勉强拖在虎口间的细剑用护手留下了一道粗糙的划痕,瞬间为他已无血色的额头带来了一丝色彩。尚未被结成块的粉红液体迷住的左眼尽力瞪大,对抗着颤抖涣散的眼光,努力为自己的主人寻找着敌人的身影。细剑剑客现在只想寻找一个机会拉开距离休整包扎一下。
有一个空档就好了,他想。只要能发出信号通知组织,只要能撑到支援赶到,抓住这个间谍,就可以结束了。
   “咔嚓——”一脚把碎木牌踩破揉进泥土中,手执弯刀作商人打扮的男子脸色有点狰狞,他没想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行动居然被一个精力过剩的小毛孩子打乱,甚至自己也被拖延了那么长时间。这些满口正义的年轻人,真的是碍事。
   还好,年轻有时候又是鲁莽的同义词,孤身一人直接揭穿身份也给了自己脱离的转机,只要他不说出去,那就没有人会知道。没有活人会知道。
   弯刀再次高高举起,“咔——”这一次莫雷尔斯是确信自己的手臂真的是骨折了,发出了无比清晰的脆响。唯一能庆幸的,大概就是自己还活着了。
   朦胧之中,莫名的音乐声伴随着用听不懂的语言唱出来的颂歌从手边的远方传来,落魄近死的男人非常熟悉这首歌,虽然未曾能听懂颂唱何物,但无数次在梦中的这首歌声中醒来的他清晰的记住了这首歌的每一个旋律,即使是在意识模糊的现在亦然。自从上次遇上那个中年圣职者后,莫雷尔斯已经有俩天没有被这首歌打扰了。
那应该是天族神侍的歌声吧,真正的天籁,突然在他周围响起,似乎是在欢迎他来到另一个世界。他举起细剑,轻轻随着歌颂声哼着,未能发觉自己剑上正微微冒出来的白光。
弯刀再次劈来,双眼已经被血和汗迷得几乎无法视物的莫雷尔斯无意识地抬手试图挡住对方,但毫无准头的剑只是堪堪挥到对方肩膀上,或许是回光返照,这一击虽然不准,但是却对对方造成了出乎意料的伤害,在对方肌肉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伤口周围还有近似于烫伤的黑色痕迹。
彻底脱力了。莫雷尔斯闭上眼,撒手躺在地上。疼痛让对方刚才的斩击没能砍下他的头颅,只是划穿了闭着的眼睑,带出一道红色。但下一记,应该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已经失去了视力的莫雷尔斯没能目睹被一道发着白光的斩击钉死在地上的敌方间谍。

(七)
   “你真的要去?”
   “是的,老师。”莫雷尔斯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直起身,“希望能获得您的准许。”
   “没有人能阻止你的个人意志。我也是。”年长的圣武士叹了口气。
   莫雷尔斯已经有些不记得自己是多久前被救的了,只记得自己醒来时是被这位圣武士照料着,对方告诉他,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新晋的圣武士。于是伤愈后的莫雷尔斯按照对方所述,开始跟随对方身边学习圣武士所必备的知识和技能,还有,最重要的,法律条文。
   莫雷尔斯轻轻抚摸了一下眼睑上的伤痕,那是当时那个间谍给自己留下的,视力已经被老圣武士治愈了,但伤痕作为一个教训仍然留在他身上。“Bresk城正在召集志愿者去阻止Ragesia帝国与Shahalesti的战争,门城必然会受到这次战争的影响。我必须……”
   “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去吧。你已经完成了基础的训练,也是时候,自己一个人去走自己的道路了。”
   莫雷尔斯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拎起脚边的行囊,这次他带了足够的干粮,穿着紧实的铠甲,已然不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
   “如果你心里有疑惑的话……”中年圣武士站了起来,“记着,正义就在你心中。身行正义者随行道德,心怀至善者无惧恶徒!”他从胸前摘下了那枚徽章,向莫雷尔斯抛来。
   银质的徽章在太阳底下闪耀着,划着弧线,拍到了年轻人的胸口。

“我来自那里,也应该回到那里,去执行正义。”
——莫雷尔斯
« 上次编辑: 2018-07-28, 周六 20:28:48 由 林恩 »
「偶像的力量是有限的。梨梨,我不做偶像啦!」——高海千歌(伊波杏樹)
「用畫畫……給大家帶來笑容!」——櫻內梨子(逢田梨香子)
「誰敢反對水獺,我諏哥就打爆他的頭!」——松浦果南(諏訪七香)
「我可是當過特命黃又打過奧特曼的女人!」——黑澤黛雅(小宮有紗)
「咻斯頓,你的血壓又升高了。」——渡辺曜(齊藤朱夏)
「我一通電話就能讓兩百個小惡魔到你家樓下墮天。」——津島善子(小林愛香)
「多說無益,食個包先。」——國木田花丸(高槻加奈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原鞠莉(鈴木愛奈)
「誒嘿,誒嘿,誒嘿!」——黑澤露比(降幡愛)

离线 林恩

  • Guard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 人生在世,________!
Re: 【焚天之战】第一章人物贴卡处
« 回帖 #4 于: 2018-04-22, 周日 00:11:37 »
凡尔纳.玛济斯
性别:男
身高:5.5尺
体重:120磅
种族:灰精灵
体型:中型双足
语言:通用语 龙语 精灵语 天界语 深渊语 炼狱语
阵营:混乱善良
信仰:博卡布
职业:5级法师/1级奥法联合会法师

【属性】
力量     8  -1
敏捷    14  +2
体质    14  +2
智力    21  +5
感知    10  +0
魅力     8  -1

【豁免】
强韧:3=1+2
反射:3=1+2
意志:6=6+0

基本攻击加值:2
擒抱:0
血量:28=4+2+10+8+4
AC  12=10+2
接触12 措手不及10
先攻:+2
速度30/80
 
【职业能力】
1级:快速传送 6级 法术池
【法术】
0环 5个 侦测魔法 魔法伎俩 酸液飞溅 阅读魔法 侦测魔法
1环 4个 变巨 油腻 法甲 护盾术 衰弱射线 镜影术 法师反击术
2环 2个 闪光尘 隐形术 抵抗能量伤害 夺目华彩 魔绳 狐之狡诈
3环 2个 加速术 解除魔法 炫目射线
【专长】

合作施法   
法术延时
技能专攻(辨识法术)
制作奇物

奖励专长:战争学徒
                                 
技能:
    64=28+4+28+4

法术辨识  19=9+5+2+3
专注      11=9+2
神秘      14=9+5
宗教      14=9+5
自然      14=9+5
位面      10=5+5
历史       6=1+5
贵族       6=1+5
地城       9=4+5
地方       6=1+5
工程       7=1+6
手上功夫   5=3+2

故事大全
掩饰施法
 

购物:
背包  2gp
睡袋  1sp
水袋  1gp
东用毛毯 5sp
蜡烛*10  1sp
卷轴匣   1gp
刚面小镜 10gp
岩钉     1sp
木杆     2sp
口粮*3   15sp
哨子     8sp
照明杖*5 10gp
法术包  5gp
御寒衣物 8gp
法术池焦点——奥法联合会徽章

合计 50gp

卷轴

0环 侦测毒性 秘法印记 25gp

1环 魅惑人类 变巨术 易容术 75gp 隐雾术 油腻术 彩喷
2环 夺目华彩 隐形术
3环 解除魔法


在L学院:

法术书:
1环:防护邪恶 魔法飞弹 无声幻影 克敌机先 羽落 次级音波 次级电击
2环:灼热射线 愚者之触 镜影术 次元跳跃  灼热射线 识破隐形 变身术
3环:臭云术 钢铁束缚 飞行术 传送预知 魅影驹

卷轴:
1环:忍受环境*3 通晓语言*2 浮碟术 隐雾术 克敌机先*5 焚血狂暴*2 召唤坐骑*2 活化绳*2 鉴定术*5 魔化武器*5 冻寒之触*3 侦测密门*2 侦测死灵*2 防护邪恶(抄)
2环:识破隐形 命令死灵 隐形术(抄)
3环:雪风暴 气化形体 风墙术 昼明术 加速术(抄)


【传古】
荒谬  1级 5尺盲感
      2级 每天一次黑暗视觉


劇透 -  背景:

  夜已静,门城的灯火寥寥无几。只有接近贫民窟的一片围墙上,还残留着一点昏暗的灯光。
  人影忽然变大,然后又慢慢蜷缩成一个坐姿,通过纤细的羽毛笔的影子,大致能判断出那个人影似乎在写着什么。
  灯芯剥剥地跳动着,光线慢慢暗了起来,不过那个人影没有受到影响,继续书写。
  等等灯火接近熄灭的时候,那个人影站了起来。接着是变大的信封的影子,然后是蜡封和玺戒。
  做完这一切后,灯灭了。一切重归于黑暗。安稳静谧的黑暗。

  致亲爱的阿比斯:
 
见信安,
    自从上次在门城写信予你,月缺与盈已然两次,恍惚间,余惊诧于琐事繁忙。
    无需讶异,吾师阿比斯,千门之城大异与Shahalesti的远郊,这里的人们锐意进取,一天内事事满负,日复一日。
    起初,余讶然他们目光短浅,迫于寿命,只得事事积极。但,当余与他人同学同事后,又感叹他们活力不止。久而久之,余已抛弃长生所给(ji)的悠然和闲暇,同他人一起奋意。
    吾师,汝当离开Shahalesti,来余处查访一番。长生种的悠然已不再是借口或理由,魔法一途,浩如瀚海,余得日日精进,以期早日能窥见“源头”。
             
                                                                  星月永耀
                                                                  绿枝长存
                               
                                                                  学徒 凡尔纳



            凡尔纳的日记(一)

  我们停在了离门城30里的地方,大约是天黑的太快,领队算了算,已经没有可能在今天到达门城了,索性及早做好宿营准备。
  营地依靠一个小丘而建,我爬上小丘,刚好能在余晖之下瞥见门城的样貌。
  与我见过的大城市全然不同,这个号称千门之城的地方,更想一个扭扭曲曲的奥术符文,长型的城市大概仅此一家吧。
  睡前,我还在纳闷,这样的城市真的能容纳庞大的人口吗?
 
            凡尔纳的日记(四)
  感谢阿比斯老师的教导,和生为长生种所被赋予的时间。我成功进入了gabal学院。入学的试题对于已经接受过初等法师教育的我来说,过于简单。
  不过没有收到阿比斯老师的来信,或许我应该再寄过去一封。
         
            凡尔纳的日记(六)
  时间不够!繁星在上,一个长生种居然感叹时间不够?那些人类是怎么每天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和饱满的求知欲的?
  过去的法师教学已经慢慢地不能再带来优势,难道我必须放弃发呆?和那些短命的人类一起追赶着飞逝的时间?
   
            凡尔纳的日记(七)
  真是。。。累的日记都不想写了。
           
            凡尔纳的日记(八)
  出于维护精灵的骄傲,我迫不得已放弃真正的睡眠,改为用冥想代替。多出来的时间,全部用来学习。我必须保证我还是年轻一代学院中第一的位置。
   
            凡尔纳的日记(十二)
  我撕掉了那些在因为忙碌不堪而意识模糊中,写下的日记。
 
            凡尔纳的日记(十三)
  完成第一阶段的学习,我成功释放了第一个魔法。是提升抗力。如此,我成为了一名gabal学院的法师学徒。
  因为不用再学习基础知识了,我意外的有了发呆的时间和写日记的时间。
  看了看之前的日记和信,我意识到,我已经没了在Shahalesti远郊的时候,那样或者这样的“怪癖”。
  我也不再站在长生种的立场上看待某些问题。
  或许过长的寿命让精灵们(我),有些迟钝了。
  之前还在嘲笑人类和侏儒们的短视和庸碌,现在我忽然明白了。
  那些繁忙并不是无劳的,它的背后是热情和希望。
  阿比斯老师,我还有很久才成年(对于短生种),作为一个中道落败的精灵,我本来应该在奥术一途上寸步难行,但是,由于在gabal的学习,我用不到一个四季轮回的时间里,成为了一名学徒。我也不是天资如何聪慧的“天命者”。能够站在奥术的洪流中,我该庆幸有门城和gabal。
       
           
            凡尔纳的日记(十四)
  距离上一次日记又过了很久(其实不过3个月),我结识了很多伙伴,一个伶牙利嘴的诗人,一个整天晃悠的剑客(自称)。。。。。。当我不再以长生种自视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永远的热情和充满希望。
  不过,也不全是好消息,最近信使来的太少了。
 
               
            凡尔纳的日记(十五)
  我嗅到了战争的气息。从Shahalesti来的精灵酒“绿夏”,涨了接近1倍。而从Dassen的精致手工品,几乎全部被搜刮一空。Ragesia来的商人越来越少。到底发生了什么?

            凡尔纳的日记(十六)
   在梦之节的前两个月,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法师。那么在梦之节上,写下什么愿望呢?
   门城永远不倒?

            凡尔纳的日记(十八)
   梦之节还能成功举行吗?居然那个皇帝已经逝世。我的祖国也开始躁动不安。
   我会站在哪一边?
   星月在上,
   我希望战争永远不要到来。
« 上次编辑: 2018-07-28, 周六 20:27:54 由 林恩 »
「偶像的力量是有限的。梨梨,我不做偶像啦!」——高海千歌(伊波杏樹)
「用畫畫……給大家帶來笑容!」——櫻內梨子(逢田梨香子)
「誰敢反對水獺,我諏哥就打爆他的頭!」——松浦果南(諏訪七香)
「我可是當過特命黃又打過奧特曼的女人!」——黑澤黛雅(小宮有紗)
「咻斯頓,你的血壓又升高了。」——渡辺曜(齊藤朱夏)
「我一通電話就能讓兩百個小惡魔到你家樓下墮天。」——津島善子(小林愛香)
「多說無益,食個包先。」——國木田花丸(高槻加奈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原鞠莉(鈴木愛奈)
「誒嘿,誒嘿,誒嘿!」——黑澤露比(降幡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