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夜间楼层 Part 1  (阅读 858 次)

副标题: 一个作品的艺术价值究竟该如何衡量?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夜间楼层 Part 1
« 于: 2017-11-04, 周六 02:16:09 »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调查、求生、非战斗、理论上短团。
【难度】★★★☆☆
【技能推荐】侦查和聆听等调查技能、PL的想象力
【房规】点这里
【背景要求】普通人。或者NYPD的刑警。无CM知识。
【故事】1990s。纽约、曼哈顿。阿比盖尔.莱特失踪了。
与她同住一栋公寓大楼的居民们也开始出现怪异的行为。他们究竟隐瞒了什么?
【模组主题】“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王叶
【PC】巴克·卢普 Buck Leloup / 27岁, 男
HP 14 / MP 15 / SAN 75 / CM 0
侦查 80 / 钳工 70 / 聆听 60 / 领航 60 /
手枪 60 / 拳击 60 / 闪躲 60 / 信誉 60

70年代长大的贫民窟孩子,饱受当时社会的各种黑暗面。
对于周遭一切拼命斗争,就有了现在的巴克。
遵纪守法,尊重道德,热爱家庭,努力工作,责任感强,有一技之长。
这是巴克想要成为的人,一个现代化清教徒式的公民。
经由推荐加入了NYPD。现在是个奔波于犯罪前线的刑警。



【PL】白鸟
【PC】 西蒙·文·沃森 Simon von Wilsen / 30岁, 男
HP 13 / MP 13 / SAN 65 / CM 0
劝说 80 / 摄影 70 / 心理学 60 / 聆听 60 /
历史 60 / 藏匿 60 / 快速交谈 60 / 信誉 60

当下最最火热的新闻金牌周刊记者。
常常带着一大堆的随身物品四处奔走,寻找下一个大头条。
物品包括:强光手电、电池、水果刀、总数高达20种语言的各小辞典、摄影机、
便利贴、可以写字的录音笔、柯尔特m1911、子弹夹x10、
男士香水、食物、水、登山包、放大镜、万能钥匙、铁丝。
可以说是时刻处于可以连续监视目标几天的状态。



【PL】相川未绪
【PC】 伊莎贝拉 Isabella / 24岁,女
HP 12 / MP 6 / SAN 30 / CM 0
侦查 80 / 急救 70 / 医学 70 / 心理学 60 /
信誉 60 / 心理分析 51 / 生物学 51 / 图书馆利用 50

一名经过良好教育的医生,在医学上有着相当的研究,并且对心理学也有一些涉猎。
非常吝啬,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财富。
因为是(自认为)大龄剩女,所以对于结婚的话题非常敏感。

跑团记录:
劇透 -   :
伊莎贝拉是个生活节奏相当明确的人。
尽管在人们步调一天比一天快的“大苹果”,你依旧重复着同样的路程、同样的时间,往返于自家和诊所之间。

时间是1994年5月28日。星期六。

你结束了忙碌的一天,回到家,发现电话答录机里有一通讯息。
是你的朋友,阿比盖尔.劳拉.莱特(Abigail Laura Wright)留下的留言。

引用
阿比盖尔:“...... 伊莎贝拉?听着… 额… 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 听着… 我找到了一样有趣的玩意儿...  实在是太厉害,太有趣了... 你绝对会感兴趣的! 它给予了我永不止境的灵感! 我着手一个全新的、划时代的作品,现在刚完成! 我住的地方... 那个公寓大楼... 这里... 额... 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实在无法去描述它... 一道又一道的楼梯... 一间又一间的门!不知道啊... 一切都太奇妙了... 哈哈... 哈哈哈哈... 我... 我只是来向你说声再见的... 不用来找我... 我不会在这里的... 我会往顶楼去... 我要加入那些人... 到另一边去!额... 恩... 就这样... 拜拜!..........”

紧接着的是电话答录机的电子音,表示录音到此结束。
阿比盖尔的声音里透露着兴奋,喘着气。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偶尔就是会这么向你这个挚友说莫名其妙的话。

也许艺术家就是这么回事吧。

你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时间已经很晚,决定不去多管,打算明天再和她联络。
当然,你怎么也想不到,你再也看不到这位朋友了。

一星期后,1994年6月4日,同样星期六。

担心着怎么也联络不上的阿比盖尔,你决定去向警方报案。
那天,NYPD(纽约警察)在她的公寓里发现了可怕的画面。
当然,你只是听着他们描述,实际上没有进入那地方。

又过了两个月,警方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于是,伊莎贝拉决定采用最后的手段:
闹到媒体上,将这件事搞大,给警察们施压。
你申请了几天的放假,联络了你的好友,当下最最火热的新闻金牌周刊记者,西蒙.文.沃森。

这简直就是巴克·卢普的噩梦。
巴克最不希望的,就是让一个满脑子如何将各种八卦夸大化的记者的介入。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前辈们的建议是,好好和记者方碰面、交流、并亲自限制情报过多的流出。
你们三人于是约在曼哈顿南部的一间咖啡厅碰面。

现在的时间是1994年8月10日,星期三。

相反于街上人来人往、使人不禁怀疑这些路人如何走路那么快速又不会互相擦撞的情况,咖啡厅内人并不多。
也因为早已过了早餐的时间了吧。店内放着简单的80年代的抒情曲。是个适合说话的好环境。

KP:(你们一边RP,决定案件的调查顺序,提到关键字时,我会给予已知的情报)

巴克:巴克一脸漠然地坐在座位上,偶尔抬手搅动一下面前的咖啡
巴克:那不是什么招牌咖啡,连奶泡都没加,就只是最便宜的热水冲兑的速溶咖啡而已


周遭飘逸着浓郁的咖啡香。
巴克的美式咖啡与另外两位的浓缩咖啡(espresso)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大概也说明两边人心态的不同。比起公事公办的巴克,记者似乎打算更充分利用这时间。

伊莎贝拉:“巴克警官。”
西蒙:“那么,我亲爱的老伙计们。别岔开话题,对于案情就没什么想要说的吗”一口没有动咖啡,大咧咧的靠在咖啡店的沙发上
巴克:“那么”巴克抬起双眼,看向对面坐着的两人:“你们带录音笔了吗?”
西蒙:“哦,这个东西,我当然带了”
西蒙:说着,西蒙从口袋中拿出了录音笔,很显然,录音笔早就打开了


最新的线索显示阿比盖尔的信用卡在马里兰州的Patience被使用,在一个加油站买了一包香烟。
最初,巴克以为是一个跨州的绑架案,但是没有找到进一步的线索,案件再次停滞不前。
信用卡的使用日期是8月4日,阿比盖尔失踪后。

巴克:“录音笔是打开的。”巴克瞟了一眼那个精巧的电器:“那么你会得到一份官方的说辞。”
西蒙:“啧,我们什么关系?需要这么正面吗?”有些不耐烦的瞥去
巴克:“阿比盖尔的信用卡在马里兰州的Patience被使用,在一个加油站买了一包香烟。”
西蒙:“然后呢?”随意的点了点头
西蒙:“保卫人民的警察?”

伊莎贝拉:“是哪一个加油站?”
伊莎贝拉:得到阿比盖尔的消息,伊莎贝拉不禁向前倾身等待巴克透露更进一步的信息。

巴克:“这是NYPD得到的最后的线索。”巴克敲敲杯子:“公事公办,要是想听些‘私人’的东西,就把那玩意关了。”
伊莎贝拉:听到巴克的回复,伊莎贝拉忍不住撇嘴,往后靠上沙发椅。
西蒙:耸耸肩,拾起搁在桌面的录音笔,很干脆的关掉,甩在桌上
西蒙:“嗯”
西蒙:“继续”

巴克:巴克轻轻松了一口气
西蒙:瞧着人这紧张的神情,“啧啧啧啧”忍不住啧嘴,并且摇起了头

巴克:(有一点我需要询问KP
巴克:(我到底知道哪些情报


阿比盖尔的信用卡在马里兰州(Maryland)的Patience市被刷,买了一包Old Gold牌的香烟。
那是一个相当偏僻的小加油站。加油站的员工们对于这项交易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也没有从照片中认出Abigail。
收据上虽然写着她的名字,签名却不是她的笔迹。加油站没有监控影像。

阿比盖尔的信用卡是在公寓外的垃圾堆放处被一个无家可归的平穷女人偶然捡到。
她拿去换了毒品,而这信用卡经由各种管道,最终交到马里兰州的某人手里。
巴克认为这一切与失踪案毫无关联。

KP:(如上。)
巴克:(可以)
巴克:(比如公寓里的可怕景象,我知道吗

KP:(知道)
KP:(你先说是个充满了杂物,贴满了整面墙壁的疯狂空间就好了)
KP:(另外两人不知道具体信息,只知道阿比盖尔似乎制作了奇怪的东西艺术品)
巴克:(那我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个案子负责,还是中途空降被上司调来的?)
KP:(中途被调来)
伊莎贝拉:(我应该是听过纽约警察的描述的?
KP:(警察对伊莎贝拉的描述是,各种互相毫无关联的各种物品被杂乱的贴在所有的墙壁上,东西太多需要许多时间整理,然而整理到一半就放弃了,因为整理了两星期还没结束,对案件也没有任何进展)
西蒙:(我的话,应该被一开始就排除在外了)
西蒙:(毕竟属性是记者)


西蒙:“我可爱的贝拉小美人儿,你怎么这么紧张”我侧过头去看向贝拉
伊莎贝拉:“阿比盖尔太久没有消息了……这实在是令我不安。”伊莎贝拉耷拉着脑袋,疲惫地叹了口气。
西蒙:“亲爱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到底的”信誓旦旦的样子,还很认真的朝人重重点头

KP:(为什么我脑补的画面里西蒙是一脸的恶心帅)
西蒙:(你不觉得吗,就很可爱很帅啊)
KP:(大概就是40岁以上的家庭主妇喜欢的类型,所以才红起来的把)
西蒙:(40岁都去喜欢鲜肉了好吗)

伊莎贝拉:“那群该死的警察居然会因为阿比盖尔的房间太过杂乱而放弃整理,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如果整理完之后会有对案件有帮助的线索呢?嗯?你说是吗,巴克警官?”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一想到警察对阿比盖尔的案件的态度如此散漫,言语中不由得带了些火气。

伊莎贝拉:“麻烦你了,西蒙……把你拖到这种事情里来。”
巴克:“私人的东西和官方的没太大差别,只是多了一些抱怨和猜测。”巴克平静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前天晚上下班前突然被顶头上司调到一个陌生专案组的家伙在一天之内发现崭新的线索。”
巴克:“抱怨说完了。”他放下咖啡:“接下来是我的猜测。”

西蒙:“嗯”正了正神情
巴克:“首先医生说得很对,那间屋子很不正常。”
巴克:“虽然我当警察也没几年,但见过的世面也不算少了,即使如此......医生,你的那个朋友,是精神病吗?”


无论是伊莎贝拉对于阿比盖尔的印象,或是警方采取到的证言,
都说她是一个对于时尚装饰相当挑剔的年轻女人,并没有收集物品的嗜好。
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心理压力、斗争、不平衡和暴力倾向。

伊莎贝拉:“……”听到警官的询问,伊莎贝拉的表情先是愕然,后转为不可抑止的愤怒。
伊莎贝拉:“你是什么意思?我的朋友跟神经病根本沾不上关系!”

巴克:巴克耸了一下肩膀,搅了搅面前的咖啡
西蒙:皱眉,伸手安抚贝拉“先别急”然后向警官“为什么这么说呢?”
伊莎贝拉:“她是一名艺术家,在她失踪之前曾给我留过言说找到了一个东西,能够给她……永不止息的灵感的东西……”
伊莎贝拉:说到这里,伊莎贝拉感到了挚友留下的言语中的怪异,不由得抿唇不愿继续说下去。

巴克:“不,只是感觉而已。虽然那个房间乍一看像个瘾君子的巢穴,但说真的,瘾君子才没那么......理智?”
伊莎贝拉:“瘾君子?为什么会这么形容,以及理智?”
西蒙:不由得重复最后一个词“理智?”
巴克:“我没上过几天学,词汇量匮乏的很。”巴克有些苦恼:“反正你们来都来了,那就一起去现场看看如何?”
西蒙:西蒙立马精神起来,顺手拿起录音笔“那,赶紧走吧?”
巴克:“等进了那个阿比盖尔的房子,也许你们会更能理解我所说的‘理智’。”
伊莎贝拉:“那么走吧。”

伊莎贝拉:(我们结账了吗
KP:(小细节直接跳过,默认各自结账)



伊莎贝拉、西蒙、巴克一同离开了咖啡厅,前往马卡莉斯塔公寓大楼。那是阿比盖尔居住的地方。
选择这个咖啡厅,也因为离大楼相当的近,走路10分钟以内就能抵达。

在路上,你们各自回想了下阿比盖尔的为人。

她是一个成功的商业插画师和艺术家。已经在曼哈顿居住超过七年,期间只去过警察署一次。
那是在1993年,为一个仍未破案的小抢劫案做笔录。
除此之外,她拥有卓越的学术成绩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各类凭证和客户名单。

去年年底,她在一个位于Franklin Street,名为《The Mercury》的小美术馆举办了她的第一个艺术展览会。
她成功卖出了15个作品,并且用那收入休假了半年专心画画。

她的父亲托马斯.莱特(Thomas Wright)在她失踪后第四天报案。
托马斯是纽约州纳苏县(Nassau County)的警察。
他动用了些背后的关系,让NYPD(纽约市警察局)多关注这个案子。
NYPD方面,为了脱手这麻烦的案件,就将它转给了巴克处理。
至少,巴克是这么理解的。之前的负责人不想再度进行这件失踪案,认为破案几率不高又得背锅。

巴克:(咦,我也认识的吗)
KP:(当做你调查结果就行了)
KP:(这部分当做你们三人的共同知识)
巴克:(嗯)
西蒙:(好)
伊莎贝拉:(作为阿比盖尔的挚友,我是否有对她更深的认识?
KP:(差不多和刚刚说的一样,是个偶尔会表现出兴奋,但是整体上是个冷静又挑剔的艺术家)
伊莎贝拉:(感谢



你们抵达大楼时,是早上11点。

马卡莉斯塔大厦建于1924年,是一座常见的三层楼褐石建筑。
采用的是当时流行的,模仿欧洲哥德城堡式的装饰。
有些大的大门是由两扇门组成,从两侧拉开,有着华丽装饰的门把。
窗户和窗台附近用多余的混泥土围绕起来,做成小小的城墙的样子。
屋顶上,石像鬼向下看着。

与这种时代感相异,大门旁有个带有对讲机的现代化电铃。
没有门卫。大门应该由住户们经由内部线路直接打开的。

西蒙:(假如…用一下下这个对讲机)
西蒙:(会有人听吗)

巴克:(警察应该有直接进入的方法?)
KP:(大楼住户都知道是警察的话就会让他自由进入)

伊莎贝拉:“警察先生。”伊莎贝拉抬着头看着石像鬼,突然问到。”你知道是谁设计的马卡莉斯塔大厦吗?“
巴克:“完全不知道。”巴克按了一下阿比盖尔邻居家的电铃
伊莎贝拉:(好冷漠啊!!我还想趁机丰富一下人物设定??)
巴克:(hhhh)
巴克:(巴克的设定就是不太擅长和人交际的,情商不高)


马卡莉斯塔大楼是由一个叫做 ARTLIFE 的房地产商管理的。巴克仅仅知道这一点。
其他东西也不会特别去注意,或是搜索,不然就没完没了了。

伊莎贝拉:(阿比盖尔有画过宗教方面的画吗?
KP:(没有。)

在刺耳的嗡嗡声后,过了大约20秒,对讲机接通了。
女人:“喂?哪位?”是一位女性的声音。声音透露着不耐烦。

巴克:(我如果调查过阿比盖尔家的话,应该会和她的邻居们见过面吧)
巴克:(不过我是空降来的,所以不认识我也正常)
巴克:(那我就按第一次来这里调查扮演?)


巴克回想了一下,大楼里目前只有五个住户。
托马斯·曼努埃尔(Thomas Manuel)、罗杰.卡伦(Roger Carun)、米歇尔.范菲茨(Michelle Vanfitz)、
路易.珀斯特(Louis Post)、以及阿比盖尔.劳拉.莱特(Abigail Laura Wright)。
用排除法,声音只可能是米歇尔的。
她是个新闻专栏的作家,作品尽是一些维护女权的发言。
你印象中,米歇尔对于任何人都相当的不友善。

西蒙:西蒙抱着自己的摄影机,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举起摄影机拍了几张建筑的照片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转过头去看着西蒙拍照。“你在拍什么?”
西蒙:“备用啊,说不定是个大新闻,总要挑照片的”

巴克:“米歇尔女士,我是前来调查绑架案的警察,请开一下楼下的门,并做好协助调查的准备。”
米歇尔:“名字?” 她几乎没有等你说完就立刻询问。
巴克:“巴克·卢普。之前的负责人因为无能被调到肯塔基去了,所以换了我来。”
巴克:巴克冷静地诅咒着留下这份烂摊子的前辈

米歇尔:“哦。” 你很容易地想象出她那漠视的眼神 “等等。”
西蒙:“可怜的顶包鬼,哎,够辛苦”
巴克:“为了一个更好的时代。”巴克耸耸肩,不知是自嘲还是认真的

又过了10秒,大门传来咔擦声。

巴克:“好,看来遇到了一位愿意协助调查的良好市民,真是幸运日。”
西蒙:“嗯哼,好运”
伊莎贝拉:“我们走吧。“
西蒙:“走”

你们很顺利地走过木制大门。

门厅里排列着住户们的邮箱——眼前所及的,尽是些旧报纸、广告传单、和披萨卷。
眼前,有着一个长长的走廊。扎看下,走廊应该是直接贯穿整个建筑,到达大夏的最后面。
勃艮第长毛绒地毯好好的铺在整条走廊上。走廊两侧各有两道门,说明一层一般只有4个住户。
根据之前的情报,12个住户单间,目前只有5间被占用。另外还有四间作为储藏室,和一间锅炉房。
走廊的两端有着楼梯。靠近大门的往下,走廊底的往上。
这些公寓隔间与一般纽约标相比起来较大:
每一间都有一个主卧房、一个多余的房间、一个独立的厨房和浴室。
浴室属于老式的,有个爪足浴缸、天花板不是瓷砖、而是铁制的、有着通风口。

巴克:(那个年代,公寓的一楼有各层住户的个人邮箱吗)
巴克:(哦哦,看来是有的)
巴克:(真是细致的描写)

KP:(因为模组作者是强迫症。细节多到爆炸)
西蒙:(超棒)
西蒙:(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莎贝拉:(这很好呀
巴克:(阿比盖尔的房间号是?)
KP:(直接走去是吗)
西蒙:(我们不先看看邮箱吗)
巴克:(不,先看看邮箱)
巴克:(邮箱也对应的房间号吧)

KP:(对)

看来一楼并没有人住。
二楼的住户是阿比盖尔和米歇尔,三楼则是托马斯、罗杰、路易。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将男女分开的,不过这也因为大夏内住户很少才做得到吧。
阿比盖尔的公寓号码是201,也就是上了楼梯以后左边第一间。
邮箱当然也对应着每个人的号码。

巴克:巴克一边回忆着昨天看过的资料,一边走向那一排排的邮箱
西蒙:西蒙跟着巴克,走向了邮箱
巴克:“记者,记得收起相机,接下来的调查可不适合公布给安分的纽约市民。”
巴克:巴克对好友向来都是称呼职业的,这是他的怪癖

KP:(真是方便的设定)
西蒙:惺惺关上摄影机,塞入背包“你要知道,你放弃了一个成为英雄的机会”

* 伊莎贝拉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76  成功
* 巴克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73  成功
* 西蒙 投掷  侦查(25) : 1d100 = 76  失败


伊莎贝拉和巴克立刻察觉,每一个邮箱都堆积了不少灰尘,怎么都是许久没有动过的样子。
虽然有塞入新的传单,但是已经几乎要满出来,有些已经散落在地上。

巴克:“嗯,让我看看......”巴克在201号邮箱前弯下腰:“希望这个不是什么高科技的电子锁。”
西蒙:西蒙感觉这些传单,乱且脏,不太愿意接近,就在一旁看着
巴克:(邮箱是锁着的吧)
KP:邮箱都没有上锁,可以自由打开。
巴克:(噫)
雾君:(大部分都不會鎖的)
雾君:(我家的還在社區外面)
雾君:(也沒鎖)

伊莎贝拉:(……我很无聊的想去看那些没有住人的房间的邮箱

没有住户的邮箱里也被塞入了相当多的广告纸,怎么都是许久没有整理的样子。

巴克:“看来根本没有锁。”巴克伸手进去掏出一堆废纸一样的东西“之前的负责人居然连动都没动过这东西,活该被调去肯塔基。”
伊莎贝拉:“有发现什么吗,警官?”伊莎贝拉皱着眉头,走到警官身边蹲下,也凑过脑袋去看。”
伊莎贝拉:“……我希望你能记得这些东西都沾满了灰尘……咳咳……!”
伊莎贝拉:被警官的动作所扬起的灰尘呛到,逃也似的起身溜到一边去。


巴克:(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吗?)
巴克:(应该没有,毕竟几乎是白给的)

KP:(是不是白给其实无所谓,我个人倾向于让PC尽量少骰点。)
KP:(你们做出正确的判断和RP,很多时候就能直接拿线索。)

麦当劳、肯德基、披萨的特价卷,哪个超商的折价广告,某个定做衣服的店家,律师事务所,...
内容五花八门,不过似乎都没有什么个人的东西。
巴克看了看门口地上,再看看邮箱,你认为是发广告的人直接塞入大门的缝隙,再由内部的某人一个个塞到邮箱里的。

西蒙:“我比较期待,那犹如瘾君子巢穴的房间,嗯”
伊莎贝拉:出于职业病和个人癖好,伊莎贝拉对灰尘或是其他脏污的东西感到异常厌恶。
伊莎贝拉:她喜爱自身的清洁,并且会下意识远离某些满身灰尘的人。
伊莎贝拉:比如某警官。

巴克:“你的朋友大概没有看邮箱的习惯。”
巴克:巴克将那堆废纸堆在一边,随手打开了另一个塞满废纸的邮箱,掏出里面的东西,和阿比盖尔的对比一下

并没有什么差异。看来,整个大厦的人们都没有看邮箱的习惯。
伊莎贝拉:“她沉迷于艺术创作,不会看邮箱是很正常的事情吧?”看着越来越大的灰尘,伊莎贝拉皱紧了眉头,更加不想过去了。
巴克:“很好。”巴克将两摞废纸扔进了角落里的垃圾桶:“起码我们知道了这些东西就只是些废纸而已。”
伊莎贝拉:她向四周望了望,似乎下定了决心,捂住口鼻走近了邮箱。
伊莎贝拉:“真不明白,”伊莎贝拉闷闷地说,“明明是安保这么严密的地方,却还是有人能把传单送到里面来——我们都是按了电铃才进来的。”

巴克:“这说明这里有一个喜欢多管闲事,或者想要多赚一份外快的住户。”
巴克:巴克拍了拍身上的灰,试着把自己弄得干净一些,不过他只是拍了两下就放弃了:
巴克:“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进入阿比盖尔的房间了。”

西蒙:“那么就可以说是排除一个地方,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找他们的邻居调查 或者进屋去了?”西蒙有些不耐烦的靠着墙
西蒙:“那,走吧”西蒙的态度,对这种小细节,更加喜欢劲爆一点儿的事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悄悄地往西蒙地方向更靠近了一些,即使她自己也是满身灰尘。



你们慢慢的前往走廊深处,走上楼梯,到达二楼。
巴克取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阿比盖尔的家门。

那是噩梦的景象。你们只能这么形容。

任何可用的表面空间都被黏上或是用胶带贴上各样垃圾。
只有地板是干净的,不过将地毯掀起,会发现下面被颜料涂满,宛如一层油毡。
固定在墙壁上的,有假牙、部分义齿、1940年代的轮椅、各种年代的假肢、几十件衬衫、鞋子和公文包、
过去几十年来各种无线电器材(有些仍可运作)、各式各样的珠宝、耳环、戒指、项链、
几千张不同设计和年代的纸张、上面写有西班牙语、汉语、甚至有一个波斯语的大学经济论文。
这些东西都用廉价的人工树脂黏在墙上。

KP:(虽然很想放CG,但是这个画面得请画师专门去画吧。只能靠各位的想象力了)

西蒙:这个时候,我暗戳戳的打开了衣兜里的录音笔,朝往我这边靠来的贝拉,微笑了一下
巴克:即使已经熬夜看过资料,巴克依然不能马上适应眼前的景象
巴克:“这就是我认为,阿比盖尔小姐精神可能存在问题的原因,嗯,这一切。”

西蒙:“你居然,认识这样的人吗?贝拉,”
西蒙:对于这种,杂乱不堪的房间,西蒙的大脑开始懵了,脑袋里不断的对比着那个女画师和这个房间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并没有回应西蒙的问题,她对呈现在眼前神秘而诡异的景象感到震惊、疑惑和不可思议。
伊莎贝拉:她呆立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墙壁。

巴克:“不要拍照,安分守己的纽约市民们不会希望在报纸上看到这些的——我的上司更不希望。”
巴克:巴克为自己的鞋绑上鞋套,并细心地从背包里掏出两个递给同伴们

西蒙:(我……刚想问你能不能拍,)
巴克:“为了不被下一任负责人列为怀疑对象,我推荐我们还是穿上这个比较好。”
伊莎贝拉:她回想起阿比盖尔给她的留言。“那个公寓大楼……!我无法描述它……”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忍不住喃喃那段留言,随后她注意到巴克递来的鞋套,于是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接过鞋套系上。


巴克:巴克在房间内缓缓踱了一圈
西蒙:西蒙有些不满的抿唇,还是抑制住了拿摄影机的冲动,接下鞋套,干脆的套上自己的鞋子
西蒙:“是,是,那感谢你的鞋套了,我也不想脏了自己的皮鞋”虽然知道巴克不是这个意思,还是故意扭曲了一下

巴克:“有什么想法就提出来,有总比没有好,之前那帮肯塔基废物看了这种情况居然就这么直接走了,简直匪夷所思。”

杂乱,灾难,不安,缺陷,恐惧,疯狂。
你们看着四面墙被装饰成这样,感受到这样的情感。

西蒙:“公寓大楼?什么意思,这里吗?确实无法表述”问贝拉
伊莎贝拉:这个房间令伊莎贝拉感到异常不适,就像是刚成为医学生时第一次解剖尸体给她的感觉一样——莫名的恐慌与危机感。她悄悄躲到了西蒙身后。
伊莎贝拉:“要是阿比盖尔的话,这也许就是她的作品之一吧。”伊莎贝拉脸色有些苍白,她随口敷衍着西蒙,眼神飘忽不定。

西蒙:“真的,极具艺术性,嗯”
巴克:“扭曲,疯狂,看起来就像是吸毒过量后出现的幻觉——但我还是要说,我能感受到其中的,理智。”

毫无疑问,这确实是个艺术价值非常高的作品。
你们越是看向它,就越觉得自己会迷失其中,情绪变得不正常起来。

伊莎贝拉:——她还在想着那段留言。甩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巴克:巴克走向墙壁,手指在各个物件的边缘划过

巴克将手指划过去,物品都被牢固地黏在墙壁上,毫不动摇。
用的胶水量实在是庞大的吓人。也难怪要选择廉价的树胶了。

西蒙:“我先去看看这些纸张吧,各种语言的” 说着我拿出了我的手机,走近了那纸张放置的地方,开始进行翻译。
KP:(辞典。94年没有智慧型手机。)
西蒙:(那我用词典翻译出大意)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靠在门边,似乎是为了挣脱这个房间给她带来的影响,她转头看向走廊。
西蒙:“亲爱的,别乱跑?这个环境,我可真怕,你别不见了”我眼神移开正在翻译纸张文字的手机,看向贝拉

西蒙随便看了几个能找到的,可翻译的语言的纸张,上面的内容没有任何的连贯性。
经济论文、去年12月的赛马结果、彼得潘的故事片段、日本寿司店的传单、...

巴克:“墙壁没有一分暴露在外,地板却很干净——但是干净的背后却隐藏着更浓郁的肮脏。”
西蒙:“这这纸张,毫无意义”叹了口气,继续
西蒙:“内容没有任何的连贯性。有经济论文、去年12月的赛马结果、彼得潘的故事片段、日本寿司店的传单、等等”

伊莎贝拉:“这个房间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伊莎贝拉疲惫的摇摇头。
巴克:“他们说艺术家都是有点疯狂的,我还不信,现在……”
巴克:巴克回头看了看伊莎贝拉
巴克:“将疯狂的举动贯彻的如此彻底,如此完美,就像是逼迫自己如此做一般。这就是我感受到的理智。”

西蒙:“理智即为疯狂吗,还真有意思”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 伊莎贝拉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74  成功
* 伊莎贝拉 投掷 聆听(25) : 1d100 = 95  失败


KP:(不算大失败)
伊莎贝拉:(吓死了!!!!!!!!!!!!!!!!
西蒙:(幸好,差一点)

伊莎贝拉望向走廊,看到远处地毯的一块,似乎多了一点点的皱褶。
仿佛... 仿佛有人站在那儿,鞋底转了几下的样子。
由于自从进了公寓大楼,地毯就一直相当的平整,这个细节让你特别去注意到。
眨眨眼,摇了摇头,那块皱褶又消失了。

伊莎贝拉:“或许是最近的紧急手术太多,累得出现幻觉了……”伊莎贝拉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警官。
巴克:“——但还是让我们先分析一下现场的线索。”
巴克:巴克从抒发感想时的沉浸姿态中脱离出来,和往常一样摆出一副平淡的面孔
巴克:(其他的房间,厨房和浴室,也都是这幅样子吗)


整个公寓隔间的所有房间都是这模样。

* 巴克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51  成功
* 伊莎贝拉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53  成功
* 西蒙 投掷 侦查(25) : 1d100 = 42  失败


伊莎贝拉和巴克在原本应该是卧室的床上,看到了一张没有被黏在墙上的白纸。
正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被黏在了墙上,更显得这张纸的突兀。

巴克:巴克去将它拿了起来
巴克:“局里拍的照片……”
巴克:(局里有房间的照片吗?如果有的话,照片里卧室的床上有白纸吗)

KP:(没有)
西蒙:“这真是一个疯狂的艺术品,我完全接受无能”
西蒙:西蒙还沉浸在对这个房间艺术的感叹时,关注到巴克的举动,凑过去瞧瞧他发现了什么
西蒙:“局部哪里?”

巴克:(就是NYPD啦)
巴克:(他们之前来调查过,说不定拍了几张照片)

西蒙:(…成吧)
巴克:“不是局部,是...好吧,是局里那帮废物,这么明显的线索都错过了,真是……我不能再说肯塔基了,感觉怪怪的。”

那是一张相对干净的,毫无皱褶的A4白纸。
上面用印刷体写着:

引用
ACT 17。

“...... 伊莎贝拉?听着… 额… 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 听着… 我找到了一样有趣的玩意儿...  实在是太厉害,太有趣了... 你绝对会感兴趣的! 它给予了我永不止境的灵感! 我着手一个全新的、划时代的作品,现在刚完成! 我住的地方... 那个公寓大楼... 这里... 额... 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实在无法去描述它... 一道又一道的楼梯... 一间又一间的门!不知道啊... 一切都太奇妙了... 哈哈... 哈哈哈哈... 我... 我只是来向你说声再见的... 不用来找我... 我不会在这里的... 我会往顶楼去... 我要加入那些人... 到另一边去!额... 恩... 就这样... 拜拜!..........”

阿比盖尔.劳拉.莱特将话筒挂上,面带微笑,慢慢走向四楼。
在那儿,朋友们为她准备了送别晚会。
百科全书推销员也在那儿。

伊莎贝拉:“楼梯……”伊莎贝拉又想起自己刚刚的幻觉,不由得皱紧眉头。
伊莎贝拉:(……我不太好,可能代入的有点厉害,内心剧烈波动甚至想申请san check……

KP:(想要sc吗)
伊莎贝拉:(不用,我还好

巴克:巴克看完了整张白纸
巴克:接着他有些微微颤抖地将那页纸递给西蒙
巴克:“这是什么?大概是要发给你们灵异专栏的投稿?”
巴克:巴克的呼吸略显急促

西蒙:西蒙接住纸张,紧皱眉头的仔细看下来,
西蒙:“送别晚会?加入楼顶?这怕不是在某个角落自杀了”

巴克:“……”
西蒙:“……”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长吸一口气,慢慢呼出。她似乎镇定了一些。
伊莎贝拉:“警官先生。”她说。
伊莎贝拉:“这张纸上的内容,阿比盖尔将话筒挂上以前的内容,是她失踪之前给我的电话留言。”

巴克:巴克的神态有些失常,不过很快就注意到伊莎贝拉在叫他

理所当然,巴克也是听过这通电话留言的。毕竟这可是重要的证据。
是阿比盖尔最后一次和其他人联系。

巴克:“是什么时候?”
KP:(5/28晚上。警察搜索是6/4开始)
巴克:(之前加油站买烟是几月几号来着)
KP:(8/4)

伊莎贝拉:“而在刚刚……你们在房间里搜查线索的时候
伊莎贝拉:我靠在门边看着门外的时候……抱歉,这说起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似乎控制不好自己的情感,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伊莎贝拉:她不由得伸出手抱住自己。“我刚刚似乎在走廊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巴克:巴克从怀里掏出一个钢制的小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巴克:烈酒入腹,巴克明显镇定了许多,神态迅速恢复了正常

西蒙:西蒙给贝拉递过去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在她旁边,有些担忧“慢慢说”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再一次深呼吸。
伊莎贝拉:“抱歉,我可能在胡言乱语。”

西蒙:“我们相信你的”
巴克:“不,刚刚我有些失态了。继续说吧。”
巴克:巴克走到最开始的房间

伊莎贝拉:“……”
巴克:“你说你看到了什么东西,是站在哪个位置?”
伊莎贝拉:不知为何,伊莎贝拉抿紧嘴唇,似乎不愿说下去。
西蒙:西蒙认为这只是警察局打印的通话记录,被遗留在这里
伊莎贝拉:“……走廊那里,那个地毯。”
伊莎贝拉:她不愿意再说下去了,她感觉自己根本是在胡说八道。

巴克:巴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西蒙:“你发现了,什么?”
伊莎贝拉:“我应该是发现了什么的……但又……”
伊莎贝拉:“我可能是被那个,可怕的房间影响到了……抱歉,非常抱歉。可能最近参加的紧急手术太多了……”

巴克:“要喝一口吗?强效安神药剂,我自己配的。”巴克将酒壶递过去
伊莎贝拉:“我不喝酒,谢谢。”伊莎贝拉疲惫地笑笑,婉拒了巴克地好意。
巴克:“啊,被发现了。”巴克耸耸肩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汪!...... 汪!”

你们听到了狗叫声。然后三人立刻过度反应,看向四周。
不会错的,那确实是狗叫声。声音有些低沉,所以应该是大型狗。
而且声音非常的接近。准确来说,你们甚至以为那狗和你们在同一个房间内。
然而,什么也没有。整个公寓隔间内,没有任何其他生物存在。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确实感到她的心理状态有些过于异常,她尝试着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去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伊莎贝拉:(申请 心理分析

KP:(自动失败)

巴克:“这样吧,我建议我们还是先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巴克:巴克用手在鼻前扇了扇

西蒙:“这里的确实在太压抑了,走吧”
巴克:“房间内可能有致幻气体的残留,总之不宜久留。走吧。”
伊莎贝拉:“我们走吧。”伊莎贝拉放弃了挣扎,她顺从的跟随着巴克。
巴克:“呼——”

你们离开了阿比盖尔的公寓隔间,回到了二楼走廊。
那相当于异空间的地方,使你们的思绪也狂乱起来。
三人没有互相说什么,却又很有默契的一同深呼吸,然后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KP:顺带一提,所有人 san -1。

* 伊莎贝拉 目前的san值为29
* 巴克 目前的san值为74
* 西蒙 目前的san值为64


巴克:(还行,没什么影响)
伊莎贝拉:(我觉得我的表现看起来就像是个
伊莎贝拉:(san只有10的可怜人

KP:(如果你努力的话,是有扮演机会的。加油)
巴克:(我在现实中掉san了)
巴克:(刚刚我真的感到压抑地喘不过气)
巴克:(还好出来了)

伊莎贝拉:(刚刚现实掉san严重……
伊莎贝拉:(结果影响到rp

KP:(那么,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伊莎贝拉:“真是个伟大的作品。”伊莎贝拉勉强笑了笑,试图调动起气氛。
巴克:“说真的,照片是一回事,我也没想到真情实景会是这样一种状态。”
巴克:巴克靠在走廊的一边:“下次再有机会,我会先调查过现场,再决定要不要带你们来的。”

西蒙:西蒙脸色苍白,在尽力忽视刚才的幻觉
西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我是完全不会相信,还会有这样的房间,还会有这样的经历”


伊莎贝拉:(现在几点?
你们发现花费的时间比想象中要多,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

伊莎贝拉:“不如这样,我们可以先去吃一顿饭。”伊莎贝拉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突然笑了一声。“稍微有点饿了。”
伊莎贝拉:(我真的很怕在公寓里讨论会GG

巴克:“吃完饭后,让我们去和热情的米歇尔女士谈谈,毕竟之前可是预了约的。”巴克又抬头看了眼201的门牌
西蒙:“那走吧,我请了”西蒙笑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松活筋骨
伊莎贝拉:“求之不得,那么吃什么?我觉得附近有一家餐厅的鸡排很不错。”
伊莎贝拉:(……谈到吃的话题一下就轻松了起来

西蒙:上下打量了贝拉“美丽的女巨人?真是吃鸡排吗”

不知咋的,三人比起走进公寓以前还要更容易友好相处,快步离开了马卡莉斯塔大厦。
你们也似乎理解了,之前的警察们无法将阿比盖尔的公寓内部彻底调查完的原因了。

西蒙:(我  又想 拍照了)
伊莎贝拉:(你怎么那么喜欢拍照啊!
西蒙:(搞大新闻!要好照片!)
西蒙:(话说拍了对比,也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巴克:在走出大厦之后,巴克回头看向这栋建筑
巴克:“一,二,三。”
巴克:巴克的脸色有些凝重,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巴克:“而阿比盖尔,去了四楼……”
巴克:他轻声自语道


巴克摇了摇头,跟上走在前面的两个人。
至少,午餐这短暂的时间里,让自己休息一下吧。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巴克:我第一次真实地在跑团中感到了恐惧(
KP:这种说法会让KP得意的
伊莎贝拉:确实是很棒的团!
KP:好吧,让我高兴一分钟,马上回来。

KP:对了对了,关于团。
KP:团外时间也可以自由讨论的。
KP:这样跑团时的方向比较好决定。

伊莎贝拉: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理鉴定自动失败了……
KP:心理分析失败的原因我不能说

KP:刚刚巴克警察先生看那张纸的时候呢
KP:虽然是有跑COC的先入为主的观念没错
KP:但是我个人认为
KP:一般警察的想法是:犯人逼迫阿比盖尔念台词,然后绑架她
KP:嘛,看到这剧本的当下情况是很怪诞就是了

伊莎贝拉:我是想表现出伊莎贝拉看到景象之后整个人的混乱状态{。
伊莎贝拉:太压抑了

KP:嘛
KP:实际上我也是刚刚看着你们才觉得不对劲。翻译时没这种感觉。
KP:说明你们也RP的好。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当时已经有点,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了

Poe:那张纸感觉就是…某种剧本的格式
KP:恩,就是剧本。都出现ACT了。

巴克:我当时
巴克:真的没有用coc的观念先入为主
巴克:我描述一下当时的感想
巴克:那张A4纸,是以第三人称写的,而且都是打印出来的字
巴克:连阿比盖尔的神态语气都描述出来了
巴克:就让我感到一种
巴克:有什么超然的存在,在操控着这个世界

伊莎贝拉:我是感觉到我们自身在被这个作品操控着
伊莎贝拉:就是,阿比盖尔的作品
伊莎贝拉:这个房间

巴克:我就害怕之后还找出来一张A4纸,上面写着,警官巴克读过这些后,有些惊慌,不得已喝了口酒,之后三人决定出门吃饭
伊莎贝拉:我靠别啊
KP: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读模组的
西蒙:疯了……
伊莎贝拉:呼……吓得我当时就过了个灵感

伊莎贝拉:从石像鬼那里开始
伊莎贝拉:我就觉得很不对劲了

巴克:哥谭市民(
KP:石像鬼很正常的
KP:至少我偶尔在圣保罗市会看到
KP:虽然都是些老建筑
KP:纽约其实也不少
伊莎贝拉:但是
伊莎贝拉:这么重
伊莎贝拉:【到18世纪初为止建筑上装有装饰或者没有装饰的排水结构是很常见的。从那时开始越来越多的建筑物开始使用排水管来把屋顶上的雨水引到地面的下水道里去,只有很少建筑还使用滴水嘴兽。1724年英国议会通过的伦敦建筑法规定所有新建筑使用排水管。】
伊莎贝拉:【滴水嘴兽被当作邪恶的象征。滴水嘴兽被用来警告人们世界末日将近,他们要尽多去教堂。】
伊莎贝拉:总的而言,我觉得这不是个好玩意儿


西蒙:我觉得邻居的冷漠……特别不寻常……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
KP:你们可以去采访邻居
KP:完全是可以的
伊莎贝拉:我知道可以,但是我
伊莎贝拉:看到的那个玩意儿就……不敢去

西蒙:想来着,后来没去
西蒙:……

巴克:吃完饭再去
巴克:整一下状态再说

KP:恩,至少照预定你们应该会和米歇尔见面
西蒙:嗯,吃完再查

伊莎贝拉:我对楼梯和门有种奇妙的
伊莎贝拉:……恐惧
伊莎贝拉:大概是因为留言里提到过


西蒙:反正一定要去楼顶看看
巴克:不存在的第四层楼
西蒙:不过晚点去吧,感觉挺危险
伊莎贝拉:别晚点吧!!!!!!!
伊莎贝拉:晚上!!大兄弟!!!!

西蒙:但是,房屋不是一般都有楼顶

伊莎贝拉:石像鬼在几层
KP:所以石像鬼在三楼,公寓外侧

西蒙:米歇尔,哪位来着,我好像忘了
KP:给你们开门的女权主义者新闻专栏作家
西蒙:女权作家
西蒙:感觉很棒,以我的魅力肯定手到擒来

KP:............ 恩,加油。
伊莎贝拉:你可以
伊莎贝拉:尝试把她勾搭到手
伊莎贝拉:然后呢
伊莎贝拉:回老家结婚

西蒙:结婚!
西蒙:生娃!
西蒙:不对
西蒙:你在给我立奇怪的东西

伊莎贝拉:给你立旗子
西蒙:我跟你讲
西蒙:肯定最后死


巴克:楼顶和第四层楼应该不一样。
巴克:阿比盖尔说第四层楼可以走楼梯上去,美国那边去到楼顶是走楼梯吗?还是爬梯子

KP:看大楼结构。不一定的
西蒙:那看来只能到时候观察了。
KP:但是,一般说顶楼的时候
KP:会直接说顶楼(rooftop)
KP:而不是第四楼(4th floor)
西蒙:4楼 楼顶
伊莎贝拉:等一等,kp桑
伊莎贝拉:我们这个公寓
伊莎贝拉:有地下层吗

KP:有
伊莎贝拉:如果我们从地下层算起呢
KP:不是这么算的
KP:地下层叫basement
KP:所以早期的电梯,地下室的号码上会带B
KP:B1,B2,B3
巴克:我感觉地下应该有支线,但第四层楼应该是和灵异直接挂钩的东西
西蒙:怕不是寂静岭
西蒙:还分里世界还有表世界


伊莎贝拉:我想起我很久以前做过的一个噩梦
伊莎贝拉:我记得那栋楼只有19层
伊莎贝拉:但是电梯一直在往上升
伊莎贝拉:20,21,22,23

西蒙:不存在的楼层
伊莎贝拉:但是出去的话,跟其他楼层没有区别
伊莎贝拉:当时就吓醒了

KP:... 不是PC,是你个人对这些有点恐惧症吧?
伊莎贝拉:对
伊莎贝拉:个人的恐惧{

巴克:好了好了,大晚上的,先不说这些了(抖)

伊莎贝拉:楼梯的话
伊莎贝拉:那个稿子里面有提到门和楼梯
伊莎贝拉:应该是有关系的吧?

KP:恩。不知道。

Poe:你确定你要攻略女权主义者吗hhh
西蒙:女权主义怎么了,我可是尊敬女性的绅士
西蒙:当然要攻略

KP:你可以查查 feminist 和 feminazi 的区别
KP:具体是哪一个,我就不知道了
西蒙:……
西蒙:突然这样
西蒙:我有点怂
西蒙:女权纯粹?
西蒙:什么鬼
西蒙:怕不是女王
西蒙:极端女权主义者…

KP:极端比较正确
KP:嘛,只是欧美论坛里大家讨论时的网络用语
KP:那些喊着“男人都去死”的女权主义人士
KP:我们直接称作feminazi
KP:其实这种人还挺多的

Rincewind:滴水嘴兽
Rincewind:某个奇幻小说里这些家伙一言不合就到处乱爬
Rincewind:甚至破坏了矮人园丁精心经营五百年的草地

伊莎贝拉:啊,在女装骑士里经常会看到
伊莎贝拉:满身水银的石像鬼

巴克:有部很老的动画片,叫 夜行神龙
巴克:就是讲石像鬼的,形象很正面()

西蒙:石像鬼我在惊悚乐园好像看到过
西蒙:其他地方……没注意过


巴克:蝙蝠侠半夜最喜欢蹲在石像鬼雕像脑袋上
巴克:好困,不说了,我去梦里当蝙蝠侠了

KP:蝙蝠侠hhhh
KP:晚安
西蒙:晚安
伊莎贝拉:去吧哈哈哈晚安
巴克:晚安
« 上次编辑: 2017-11-28, 周二 09:35:11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