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伊尼翠的旅行者》相关资料留档  (阅读 1227 次)

副标题:

离线 antiparadox

  • Peasant
  • 帖子数: 4
  • 苹果币: 0
《伊尼翠的旅行者》相关资料留档
« 于: 2017-10-15, 周日 22:50:09 »
「世界」
在依尼翠时空,恐惧随影而至,并在黑夜抓挠房门。人类被多方困扰:吸血恶鬼渴饮腥红,半人狼族享受追猎,无休死灵萦绕生者,残忍死灵术士和黠智科学家鼓舞之下尸体亦难得保全。只有他们可怕的决心,和坚定的保护大天使艾维欣的信念,使人类残存于这惊魇国度。
惊惧伏于夜
依尼翠的人们被怪物所包围,无一例外,凡非人族类,无论啮鼠或是天使,皆是潜在之敌。
依尼翠人类最惧怕的恐怖乃是他们自己阴暗天性的反映。狼人是隐藏于人类内心的怒火和暴虐的生动具象化。吸血鬼是肉体渴望,享乐追求和嗜血欲的活体显示。灵俑和游魂——已死的不休之魂——描绘了人类大限已至时的未来之事,强调了所有人类必死命运的残酷真相。恶魔是人类崇高渴望的导致,天使洁白光芒下的阴暗。
依尼翠的颤栗生物仍旧潜伏于人类的村庄和城镇,逗留于人们内心变态的图谋和不洁的渴望中。这些便是人们被依尼翠的黑暗所填满的景象:凶恶教徒献身恶魔抑或其他黑暗力量,堕落的死灵术士唤醒死者以达到他们的目标。偏执学者窥伺藏好的奥秘。疯狂的科学家以他们的努力玩弄着生与死的力量或者利用仍存于已死之灵的能量。乃至市井平民,在依尼翠和其他时空一样,一些简单的事总是让步于自私的渴望和暴虐狂怒,为利刃和绞刑所杀者远甚于魔法。
守卫出于人
梦魇之地上人类并非不受保护,而说到此总是会先想到天使。以荣耀的大天使艾维欣为首,圣洁的天使们,虽然数量稀少却长久以来一直站在依尼翠人们的身边来面对那些来之黑暗的惊惧。
除了极为稀有的理由使得天使直接参与到人类与怪物的战斗中外,他们的力量传播于艾维欣教会,在依尼翠四大行省兼具了高洁和世俗的代权者。教会的僧侣例行祈祷以求他们的信念和家园免受邪恶所害,教会的士兵和审判官以追猎那些捕食人类的吸血鬼和狼人为己任。
人种生于依
依尼翠的主要种族是人类,并且大多数情况下依尼翠战役的玩家角色也是人类。然而,凯锡革的人类之某些方面与加渥尼的不尽相同,涅非利亚的城市文化和被暗影紧裹的史顿襄相去甚远。玩家角色间的差异性并非来自人种,而是来自于每个玩家家乡的省份。
能力调整值:
年龄:人类不到20 岁就成年,很少活到100 岁。
阵营:人类并不偏向特定阵营。
体形:人类身高差距很大,由刚好5 尺到远超过6 尺。不论你有多高,你的体型为中型。
速度:你的基本行走速度是30 尺。
语言:你能说、读、写通用语和额外的一项自选语言。(详见后文语言)
我自我乡:选择依尼翠四大行省之一作为你的人物家乡。

加渥尼
是上城瑟班的城墙后面,还是荒野上用有没有都一样的百叶窗木栅门和坚定决心。无论哪种在夜之惊惧面前更安全,加渥尼人都是依尼翠最全面的人。
能力值调整:你的能力值全部+1

凯锡革
生而凯锡革,一世定劳作。凯锡革人是天生的农民,磨坊主,织匠,石工,紧靠土地而生并且为生计拼搏。这使得他们独立,实用主义,而且有一说一。
能力值调整:你的敏捷和感知+1
森之住民:你的生存技能获得熟练。
健步如飞:你的移动速度变成40尺
脚踏实地:当你进行疾冲动作的时候,困难地形不会使用你本回合的额外移动力。
跳跃攻击:如果你本回合对一个生物发动了近战攻击,不论你是否命中,在本回合剩下的行动中你不会引发借机攻击。

涅非利亚
自海上而来持久不散的浓雾遮蔽下,涅非利亚人保持着正常的外表。在熙熙攘攘的市场里买卖依尼翠各地而来的货物,驾驶小船开往大海,或者耕种被浸泡湿透的土地。
能力值调整:你的智力和魅力各+1
知识呼吸:你获得四种技能或者四种工具的熟练,你可以自己选择组合。

史顿襄
数代人的艰苦和与吸血鬼要塞为邻——这也是致使孩童和邻居消失的理由——已经教会了史顿襄人卫护他们的心脏。他们自豪并热切于自己的信念,然而却对外乡人无礼甚至冷漠。
能力值调整:你的力量和体质+1
威风堂堂:你的威吓技能获得熟练加值。
坚强耐揍:你的生命值上限提升两点,并且每次你升级都会再提升两点。
以上四个省份四选一以代替你的种族,没有专长可拿
诸职业概况
任何职业都可以在依尼翠被找到,尽管有些相较于其他更为稀有。各职业的组织和角色类型都被更详细地写在下面的段落里。
「野蛮人」在依尼翠可不是个常见景象。一些护教军利用神圣之怒的力量(详见艾维欣重临单卡闪电虐杀兵)。松柏森,沃文森和基尔山脉的一些不起眼地方也会有传统意义上的野蛮人。
「诗人」在依尼翠也很罕见。一个回春智者——献身于复原和重生的艾维欣大法师——也可以被视为一个诗人。
「牧师」遵从于教会排列的等级制度和许多护教军规定。
「德鲁伊」常以回春智者或是巫婆的姿态现世,就像力法师一样他们与自然订立契约。
「战士」满是依尼翠的普通角色,他们是士兵,护教军,民兵队长,村庄警卫,等等等等。
「武僧」很罕见。武僧也许是教会阶层的一份子,而事实上往往如教会的解释所说:一个漫游神父。
「圣武士」填满了护教军的名单。自从天使陷入疯魔而伊莫库的出现改变了依尼翠的面貌,圣沙佛教团成了遵从自己良知而非教会日渐疯狂命令的“异端”骑士之家。
「巡林客」是凯锡革独有但平凡的职业,他们行如猎人,捕兽者,或是沃文森向导,又或者凯锡革狼猎手的圣教军成员。
「游荡者」在瑟班和涅非利亚的城镇十分常见,他们从事走私,盗窃,尸体交易和一切见不得光的生意。
「术士」十分稀少。银枪法师(金夜军团的大法师)可能算是术士,尤其是你在用UA(破译奥秘)中天佑者扩展的时候。
「魔导士」主要存在于疯魔迷信(由旧日支配者作为偶像),诸如史革达的恶魔崇拜,或者女巫聚会中。一个史革达教派的魔导士也可能是教会阶层受尊重的一员,如果他伪装成艾维欣的牧师祈祷的话。
「法师」通常是艾维欣教派的,也可能是阴暗的职业,尸鬼牧者,尸嵌炼金者,死灵术士,疯狂科学家以及信众。
艾维欣教派
艾维欣信仰以复杂的宗教体系和魔法实际以求得保护人类免受此位面怪物的掠夺。一个世纪以来,各层的礼节和教义都被合并到了最基础的核心部分。但是只要艾维欣在现世中保持现身且理智健全,教会的守卫就会保持强大,以防止人类整个种族完全灭绝。
依尼翠战役里的玩家角色可能在艾维欣教会中占有一席之地,牧师,德鲁伊,战士,圣武士,巡林客和法师可能担任教会组织下的护教军,审判官或者大法师。
教会阶级
教会被月主会议会领导,由主教和护教军组成最高层,议会继续保持向艾维欣和天使们的疯魔妥协。
主教是教会一切神圣与世俗事物的领导者。管理组成各行省的教区的长者将有统治权的首长和宗教权利的小神父合二为一。在教区教堂,村庄礼拜堂,街道讲坛,牧师成为一种必需品。尽管水准不一,但是所有牧师都会点预言系法术。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专注于防护祝福来完成教会的祭礼。
武僧是一种游荡牧师,而无关乎一种特殊阶级。有些人认为这么称呼这些神父是因为他们生活在教会制度所及之外,但是其他人选择武僧生活是因为他们不满于高层的领导者们。他们之中有着狂热的盲信者,但亦有许多有着令他们从教会离开的坚定信念,是宁静祥和之魂。
一个玩家扮演的教会阶层里的牧师很有可能被称作武僧,他们有着四处游离的自由而不与任何组织产生联系。对这样的角色而言侍僧背景十分理想。牧师在领域上的选择也反映出与侍奉艾维欣的大天使之一的联系。知识领域与洁羽天使布鲁娜尤为相关,生命领域和苍鹭天使席嘉妲紧密联系,战争领域则和金夜之刃姬瑟拉相连。
护教军
护教军是艾维欣教会的士兵,但是“士兵”是一个包含了从侦破案件的调查员到骑马的圣武士的宽泛概念。一些圣教军命令独立到可以从教会分离出来,而另一些则与宗教阶层紧密相连:
依尼翠的精锐骑兵,加渥尼骑兵经受过充分地枪与剑的骑战训练。
陵墓守卫是圣教军士兵中的普通成员,他们几乎不会用魔法但能以数量取胜。
午夜斗客巡逻街道,尤其是在晚上,以监视盗贼,吸血鬼,和尸体交易者。
荒野传教士是兼修魔法和武器的战地信徒。他们的魔法集中于治愈和保护,所以他们并不常上前线。
教区精兵的护教军为大道和提供护卫并且保护瑟班大教堂,他们是在主教命令下集结的军队精英力量。
荒野传教士是兼修魔法和武器的战地信徒。他们的魔法集中于治愈和保护,所以他们并不常上前线。
教区精兵的护教军为大道和提供护卫并且保护瑟班大教堂,他们是在主教命令下集结的军队精英力量。
凯锡革狼猎手是一个近日刚从教区精兵中分裂出来的制度。它的成员专攻箭术和远程防御,并且经常在城墙和教堂尖顶上防卫游魂,吸血鬼,幽灵,恶魔以及其他空中进攻。
护教军角色可以是牧师(尤其是荒野传教士),战士或者圣武士(尤其是加渥尼骑兵,陵墓守卫,午夜斗客,或者教区精兵),或者游侠(诸如凯锡革狼猎手)。士兵背景和护教军相性良好。
艾维欣大法师
艾维欣大法师是有与生俱来引导大天使神圣力量的天才施法者。每一个派系的大法师练习师生之间代代传承的独特技巧,这些技巧最终又追溯到大天使和艾维欣本身。
矛法师,金夜派系大法师。接住太阳之力使用富有侵略性的强力咒语,以神圣光芒引导致盲射线和强力祝祷为同伴的成功和勇气带来支持。
月智者,洁羽派系的大法师,与收福长眠的庇护相连,保护人们免受僵尸归返之伤,他们用保护和守卫法术,将不死者驱入虚空,并使墓穴禁闭。
迎春祭司,苍鹭派系的大法师,是运用魔法救助个体,整个村庄乃至大地本身的治疗者,他们如修行武僧或漫游牧师般行动,旅至远所能及之处行牧师之事并救助他人。
艾维欣大法师可以是牧师,法师,或者(详见迎春祭司)德鲁伊,UA里的天佑者(术士)也能浑然天成地与之配合,贤者是种比较理想的背景。
狼人
参考资料:Innisrad旅法师指南 - 第二章 凯锡革的狼人(译者Hiei)
由他们的暴怒,超自然饥渴,和月亮相所驱使,狼人抛开他们脆弱的人性以接受内在的残酷捕食者。他们生活在人性和超自然邪恶的界限之间,文明和狂野之间,光明和极黯之间。在荒野族群中群居或者独自在银月下捕猎,狼人具现化了暴力的冲动,对社会习俗和道德枷锁的反抗,以及生存于人类心中的狩猎本能。
狼化症的本质
狼化症——把人类变成狼人的原因——是一种导致受害者的精神实质与野性的自然实质以狼为象征相融合超自然的诅咒。变狼狂患者可以被认为是拥有两个灵魂,或一个灵魂分离两个实质不断争夺控制权。野狼实质胜利时,狼化开始显现。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狼人经常猎杀人类;狼性想要摧毁人类那边,战胜人性,并以残酷的谋杀为象征。
脆弱的人性残留。
一个患有狼化症的人永远是在怀疑他或她自己的冲动和本能。在人类形态中,狼人即使完全忙于人类社会也会感觉到狼性的招揽。所有变狼狂患者都能感受到在他们心中情感的战争,并且随着月亮变得完整,良心,宗教,和个人约束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少。满月使得改变不可避免,但任何强烈的情感或痛苦的经历也可以触发转化。
任何形态的狼人似乎能够通过种种痕迹诉说其为一个人类形体的狼化症者。的确,那些神奇的免受狼人屠杀者常常被怀疑是狼人本身。
天生的杀戮机器。
狼人在兽类形态拥有无与伦比的野蛮和力量。他们的身体完美地策划着屠杀,用下颚强悍的咬骨和锋利的爪子足以撕裂数倍于其体型野兽的内脏。他们的思想是本能和肾上腺素的爆发,从他们高度感官中获得超自然的认知却又无视杀戮外的一切。他们可以直立行走以保持手的灵活或四肢着地追求速度。据说他们哀号能释放狼的灵魂,悲惨的声音朦胧了空气并散发着寒意。兽类形态的狼人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但似乎能够互通狩猎、领导,社会等级的信息,一如野兽。
如果一个狼人死于兽类形态,它会变回人类形态,这一过程被称为死亡降级。
转移诅咒
成为狼化症诅咒目标的完整方法是未知且受到迷信阴云所盖的。很有可能诅咒可以由各种不同的方法——如有意参与仪式的方法恳求诅咒降临。
有时,似乎一个狼人嚎群选择受害者;当然,大多数受害者都走过一段共同的被称为加入族群的经历。
狼人嚎群
狼人常常是孤独的猎手,在城镇和村庄追踪并杀死人类的独行怪物。但是一些狼人在野外形成松散的社会群体,称为嚎群。任何嚎群的人口盛衰就像月亮,随着个体狼化症患者变成或变出野兽形态而得到和失去成员。一些狼人似乎不断地回到熟悉的嚎群,一次又一次回到它,只因为他们放弃人类伪装重返狂野。
嚎群可以由几个狼人组成小小的狩猎组织或由上百野兽组成大规模集群。他们通常是由单一的头狼α(男性或女性)占主导地位。头狼α必须经常在战斗中击败挑战者以此捍卫自己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