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Part 8  (阅读 1511 次)

副标题: 金发碧眼的帅比、撕裂空间的巨猿、战胜超自然的美女医生,Polybius线完结篇!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Part 1 点这里
Part 2 点这里
Part 3 点这里
Part 4 点这里
Part 5 点这里
Part 6 点这里
Part 7 点这里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推理、现代、伪DG、拯救世界
【注意】
1. KP完全没有准备剧本。重复。KP完全没有准备剧本。一切属于临时发挥。请注意避雷。
2. 长短不定,看跑团情况。容易鸽、容易坑。
3. 借用几个DG同人模组部分内容使用。若感到眼前情景有即视感,请立即反应,以便立刻更改故事走向。
4. 模组一切灵感源自现实中确实有的豆知识以及新闻。
【内容】
PC某天收到了一封充满了谜团的信。
而这信居然是自己写的?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超高校級の審問官
PC:科里恩 Korine
Card:16554
男,37岁,美国人,FBI警探。

PL:豆豆
PC:爱丽丝.福尔顿 Alice Fulton
Card:16555
女,21岁,美国人,侦探。

PL:不愿透露姓名的墨希小姐
PC:墨希 Mercy
Card:xxxxx
女,26岁,美国人,法医。

团前讨论:
劇透 -   :
KP:你们希望怎么展开?
墨希:看看认识的医生对机器有没有兴趣吧,能对人脑造成这种程度的影响可是不得了的东西
墨希:还有就是等爱丽丝带小孩子来检查

KP:那么我们要不要快进一下?
KP:爱丽丝直接骰点几次,看看能说(you)服(guai)几个小朋友
爱丽丝:(hmmm)
爱丽丝:(投快速交。。。)
爱丽丝:(。。。)

KP:爱丽丝的快速交谈60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KP:好,爱丽丝,骰五次吧

* 爱丽丝.福尔顿 投掷  : 5d100 = (95、80、1、47、62) = 285

爱丽丝:(嗯,普通)
KP:一个大成功...算那次一口气诱拐了两个孩子好了
KP:那就是3个
科里恩:(差点大失败)

* KP 投掷随机名字 :
米歇尔·路德·贝克  、 莫尼卡·马歇尔·杨  、 特里萨·班杰明·康纳利  、 所罗门·朱利安·贝利  、 达西·威廉·托德


KP:好
KP:OK了吗?
墨希:(嗯
爱丽丝:(嗯)

跑团记录(上):
劇透 -   :
霸占了游戏厅的柜台桌椅睡大头觉的爱丽丝,醒来后精神饱满地到处拉拢来游戏厅的孩子们。
也许是因为亲切感(?)或者什么不明的因素,总之,爱丽丝带着三个孩子一起来到了医院。
三个孩子分别是米歇尔(Michelle)、莫妮卡(Monica)以及特里萨(Tereza)。
她们都是Polybius的玩家,而且到达的关卡也和爱丽丝很接近。

时间是2017年7月14日下午4点10分。

在警察医院的一个诊疗室里,墨希看着检查结果。
不出所料,所有的孩子都出现同样的症状:

1. 右顶叶严重肥大。
2. 前額葉皮質大于正常值。

一边思索着这所代表的意义的墨希,面无表情地观望着和三个孩子玩扑克牌的爱丽丝。

米歇尔:“耶!又是我赢了!”

黑皮肤长卷发的小女孩一边笑着一边在桌上摆了五张牌。
红心A,黑桃A,红心3,方块A,梅花3。

墨希:(卡洛斯居然没有来吗
墨希:(也就是说这几个是new type

KP:(感受空间的能力,以及高阶认知功能与人格的判断力)

墨希:“爱丽丝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
爱丽丝:“我?好啊~”

由于已经知道该诊断的方向,所以墨希只是做了最简单的基本检查。(免去医学判定)
虽然程度上不一样,但是爱丽丝确实和科里恩一样,表现了一点点脑震荡的症状。
今日早上那副头晕乏力的模样,想必除了熬夜以外,也有脑损伤的原因吧。

墨希:(不CT一下嘛
KP:(一天而已脑子没成长那么快)

墨希:“嗯……” 墨希点了一支烟,“你先把孩子们送回去吧,我整理一下这些资料。”
爱丽丝:“嗯~”
爱丽丝:叫孩子们“喂喂~走了哦~”

科里恩:(你这真是要成为吉祥物啊)
孩子们:“““诶诶诶~~””” 她们一边表示着不满,一边被爱丽丝很勉强地往门外推去。
爱丽丝:“给你们吃糖啦~”
孩子们:“我要冰激凌~”“奇异果味软糖~”“纯度98%超纯巧克力~~”
由于孩子们同时吵嚷着,你几乎听不清每个人各自说着什么。

銀鴉:(98会苦吐的)
KP:(我知道。虽然我觉得90%的挺好吃的)
銀鴉:(我上限85)
科里恩:(不怎么吃巧克力)
科里恩:(复活节偶尔吃一吃)


墨希:(这个程度的话是不是可以写个论文什么的了
KP:(大概可以吧)

爱丽丝:“那先去商店看看吧!”
孩子们:“哦!”“耶!”
于是爱丽丝带着三个孩子们离开了。
要搞定那几个熊孩子,估计又要再废一些时间了吧。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离开医院前,爱丽丝经过一个房间,房间门的半开着的,而里面传来一些声音。
要接近吗?

爱丽丝:无视
KP:(......)
墨希:(233333
墨希:(好歹听一下!


爱丽丝装作什么也没看到,领着孩子们,高高兴兴地往商店街去了。



回到墨希的诊疗室。

墨希依然专心地读着报告,但是并没有做出更多的结论。
这些孩子们并没有说到卡洛斯提过的现象——空中出现门,或者洞,的情况。
你做出了,继续看着同样的东西不会有更多的进展,这样的结论。

KP:那么,墨希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
墨希:有问他们吗还是只是他们没有提到
KP:有问。
KP:孩子们顶多只提到了偶尔的眼花,以及奇异的色彩。并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东西。
墨希:(结论应该是他们的脑部发育程度还不够?
KP:(撒)
墨希:(要有进展的话果然还是要找卡洛斯吧?
KP:(不一定)
墨希:(先把现有的东西写成报告?
KP:(可以啊,不过为什么)
墨希:(或者我自己去玩玩游戏
墨希:(就是发给别人看嘛,集思广益

KP:(ok)
墨希:(爱丽丝听到的声音是有人在玩游戏吗
KP:(不知道)
墨希:(这种东西应该不少医生会感兴趣吧
墨希:(还可以探讨一下原因和怎么处理

科里恩:(过了几天所有医生都失踪了)
科里恩:(就搞笑了)

爱丽丝:(hhhhh)
墨希:(反正不是我失踪,没关系
KP:(所以决定下具体做什么,开始RP吧)
KP:(咱们这团,PL聊天的时间比PC还长啊)
爱丽丝:(有吗?)
墨希:(因为要思考的地方会多些吧,然后墨希又不是喜欢聊天的类型

墨希:墨希带着报告,先拐到存放机器的地方拍了两张照,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成方便阅读的形式,在几个部分注上了自己的理解,最后发给了几位自己熟识的医生和自己的导师。

当然,这些熟识的医生也并不会那么早就回复。墨希的时间也算是又空闲了下来。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也许是因为异常专注的关系吧,你写完这些报告,仅仅花了两小时多一些。
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上下。

墨希:墨希伸了个懒腰,点燃一支烟

KP:(于是你要继续待在办公室里是吗)
墨希:(接着干嘛呢,没什么头绪
墨希:(我能掷个灵感看看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吗

KP:(那么我强制快进剧情)

墨希于是在走廊上走着,看到一个房间的门半开着。
由于这时间人比较少一些,你勉强听得到一些电子音传来。

墨希:(是存放机器的房间?
KP:(是)
墨希:(我刚刚去给机器拍照的时候没有人吗
KP:(啊,我没注意,我居然以为你是给报告结果拍照,捂脸)
KP:(补救补救)

墨希:墨希靠着门边,偷偷往里面看

墨希看到,今天早上被拜托前往游戏厅扛东西、叫你大姐头的年轻人,正全副精神地玩着Polybius。
几小时前,你来拍照的时候,他确实是在房间里读着书。为什么他还未离开?

墨希:“你怎么也玩上了?” 墨希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并没有回答你。你接近后,才发现他的状态不太对劲。
嘴角留下的口水并没有擦拭掉,任其滴在衣服上。
但是最吸引你的,果然是那大大睁开着的,充满血丝的双眼。

墨希:(吸引人吗!
KP:(吸引你注意力可以了吧)

* 墨希 投掷 灵感(90) : 1d100 = 22   成功

墨希想起,几小时前,在一旁看书的他,确实完全没有在翻页的样子。
要是当时他只是发现你过来而暂时停止游戏,实际上从早上就开始玩的话......
他究竟已经玩了几次了?
科里恩和爱丽丝仅仅玩了一次就脑震荡,那么你眼前的后辈,到底陷入了什么样的状态?
你再看看画面上,右上角写着23。

墨希:(其他人的关卡数都是多少来着
墨希:(理论上我应该现在制止他不过我又想看看他接着打能打到哪里

KP:(做决定吧)

墨希:“WTF!”墨希径直走到一旁拔掉了机器的电源
他的动作突然间停止了,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片黑的游戏画面。
墨希:“你清醒点!” 墨希转过身抓着他的肩膀摇晃了两下
他呆滞的看着你好几秒,然后又茫然地向着一无所有的地方看去。
他并没有回答你。

墨希:(是时候中二修正拳了
墨希:(墨有德!

科里恩:(...)

墨希:墨希抬起手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墨希:(给我清醒过来,软弱的家伙!.jpg)

科里恩:(不是拳吗)
墨希:(虽然是叫拳但是好像的确是扇巴掌

啪!明明力道理应不强,但是这个年轻人仿佛关机了一般,双脚失去力量,向后倒去。
咚。你甚至还没意会过来,他就瘫倒在地,毫无反应。

科里恩:(哇)
科里恩:(你一拳把同事打死了)

墨希:(按照剧本他不是应该回一句连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吗
爱丽丝:(。。。)

墨希:“f***!” 墨希跑出房间寻求帮助 “有人倒下了!快来人帮忙!”
墨希:这样喊完之后墨希又返回房间替他进行检查
墨希:以及进行紧急措施


* 墨希 投掷 医学(80) : 1d100 = 28   成功

你判断,这何止是脑震荡,应该已经是一种严重危害生命的现象。
整张脸相当苍白,四肢冰凉,很明显供血不足,同时,耳上和颞部的颞肌也痉挛着。

墨希:(应急措施
墨希:(看来真给我一巴掌扇死了

KP:(正在查wiki)
KP:(我还真不知道没有恢复意识的脑震荡要怎么治疗)
gay:(按人中吗【大雾】
Aeolian:(叫npc医生?)

KP:(总之先骰急救吧)
墨希:(再打几巴掌
墨希:(我好像急救不高

科里恩:(反正别大失败就行)
墨希:(果然医学不行吗

* 墨希 投掷 急救(30) : 1d100 = 32   失败

由于心率很明显正在减慢,血压下降,墨希打算给他打强心性配糖体,却打消了念头,开始对心脏按摩。
然而你的急救行为并没有什么效果。而这时,已经有两名护士赶到。
你们立刻将他送到心脏科医师前,快速诊断后,推进了手术房。

墨希:墨希靠着手术室外走廊的墙壁,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像是叹气似的吐出烟雾。他会变成这样,自己也有责任。
墨希:现在只能希望他没事了。




中场休息(你够了):
劇透 -   :
墨希: 勾起了我的某些回忆
KP:其实刚刚墨希没有关掉的话
KP:我会让那个年轻人超过第24关
墨希:但是感性上必须关掉嘛
KP:恩

KP:上次科里恩打算晚上去酒吧问线索嘛
KP:Tenderloin也有一些酒吧的,人流量算大
KP:正好和送孩子们回去的爱丽丝碰上
KP:然后发生某件事
KP:我是这么打算的
科里恩:嗯
KP:不过既然爱丽丝又鸽了,稍微改动一下吧

跑团记录(下):
劇透 -   :
科里恩视角。

时间是2017年7月14日晚上8点42分。

去酒吧套问情报的话,时间实在是太早了。你想找的线人更不可能在这种时间出现。
科里恩在Tenderloin地区四处晃着,同时大脑里在一点一点地将拼图碎片凑起来。
麦克维尔毫无疑问就是因为这个游戏而被杀的。
那么,同样玩了这游戏,多多少少知道这游戏与奇怪的“超自然”有关的你,是不是也会被盯上呢?

你走过了命案的巷口。那儿仍然用黄条围起来,不许其他人接近。
然而,看守的警察都已不在了,黄条也只是起到装饰的作用。

再走几步,转弯,你向着游戏间走去。
游戏间的铁门... 仍然没有关上。
尽管天色早已暗下来,里面的灯也没有点亮。

科里恩:(hmmm)
科里恩:(我思考一下)

科里恩:既然来了那就去游戏间看看好了


街灯适时地闪了几下,让你有一种诡异的氛围。
这时,你看到一个人影从游戏间走了出来。
科里恩:能看清楚是什么人么
由于周遭有些阴暗,你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身高你估计有190cm左右。应该是男人。
科里恩:他在往哪里走?
他走出游戏间以后,就这么站在外面,抬头看着天空。
夜空并不晴朗,带着云朵,时不时遮住月亮。正刮着风。
科里恩:我和他相对的方位大致是哪里?
他背对游戏间,面对着大马路。
你则是在他的右侧,大约30米处。
科里恩:(hmmmm)
科里恩:那我先躲在一边观察他好了

科里恩贴在墙边,位于一个角落,尽量压低自己的呼吸声。
过了一段时间,男人右转,也就是向着你的方向走了过来。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科里恩:把手放在枪套上等他走过来。
他在距离你五公尺的地方停下来。
男人:“你在找谁?” 他的声音带有磁性。“难道是Charles Winston?” 然后微笑起来。

他有着一头的金发。金发有些卷,大概到脖子一半的长度。
清澈蓝眼睛半眯着看向你,带着笑意。眼角没有皱纹,你无法判别笑容的意义。
身高190cm,体重...至少80kg。具有健美而均匀的身材。
要说时装杂志的男模里最标准的高加索男神,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穿着很随意:米色的衬衫,深蓝牛仔裤,以及牛仔外套。
外套上别着一个奇怪的徽章。看起来像一个车轮,车轮外围有无数扭曲却又对称的红线,形成另一个圆圈。



科里恩:“你是?”
男人:“看来对Charles Winston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呢。”
他向着你又走了两步。他的谈吐带着一种日耳曼人的独特腔调。
科里恩:(德国人口音?)
KP:(差不多)
科里恩:往后退两步。
男人:“是你买走了我的游戏机吗?”
科里恩:“不是。”
科里恩:“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不过你很明显知道我在说的是什么呀。”
科里恩:“那么我换个问题。”
科里恩:“你和Charles Winston是什么关系。”

男人:“我......在找他。” 他的脖子随意地向右肩弯了一下。
男人:“你又和那家伙有什么关系呢?” 他扬起了其中一个眉毛 “亚当的命令?不,不太像呢。”
科里恩:(hmmmm)
墨希:(关联人物一个接一个出现了呢
科里恩:“亚当是谁?”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科里恩很明显地把困惑两字写在脸上。
这个仿佛希腊神像的人仔细观察了你之后,便好像对你失去了兴趣,扬起一只手,转身离去。
慢条斯理地,缓缓走在泊油路上。

科里恩:(hmmmm)
墨希:(亚当是那个啊!
科里恩:(哪个?)
科里恩:(忘了)

墨希:(A-cell的
科里恩:(哦,那个人的搭档?)

科里恩:“等等。”
科里恩:亮出FBI警证

男人装作没听见一般,继续走着。
科里恩:“站住。”
科里恩:掏出枪

男人:“开枪试试?”
他仍然背对着你,头则是以新房45°的姿势向后看。
同时,露出了扭曲又妖艳的笑容。
墨希:(2333
科里恩:“我怀疑你和麦克维尔的凶杀有关,跟我回一趟警局。”
科里恩:打开对讲机。
科里恩:请求支援。


* 科里恩 投掷 敏捷对抗(???) : 1d100 = 97  大失败

科里恩:(啧)
墨希:(太惨了

本应在科里恩视线里的男人突然消失了。
应该说,你还没反应过来,对讲机就被甩到地上,同时用一把作战刀贯穿。
用刃器贯穿对讲机,需要的力量、技术、以及刀的锋利度,你根本无法想象。
科里恩:开枪
KP:骰点吧。
KP:虽然是近距离,但是这情况下,科里恩应该处于震惊状态,不是必中,也不是双倍。

* 科里恩 投掷 手枪(70) : 1d100 = 64  成功
* 科里恩 投掷  : 1d10+2 = 5+2 = 7


再怎么说也是个老资格的探员的科里恩,立刻拔枪,向着男人的胸部开枪。
砰!砰!教科书式地开两枪,确保都中弹了。
然而...... 男人却若无其事地站在你眼前。
他上衣上的洞口以及硝烟让你确信,子弹确实有命中他。

男人:“喂喂,虽然我今天的分已经吃过了,但我可不会拒绝宵夜哦!” 他双眼大大睁开,撞向你。

* KP 投掷  头顶(70) : 1d100 = 6  成功
* KP 投掷  : 1d6+1d4 = 2+1 = 3
 * 科里恩 目前的hp值为8


男人的头用力撞向科里恩的头,让你一时感到眼前晃动。强烈的疼痛迟了几秒才传来。
男人:“你要继续打,还是乖乖饶命?” 他嘴巴大大地做成了U型,带着夸张而扭曲的笑容。
科里恩:继续开枪,把子弹打光
科里恩:(他离我这么近命中有加成没)


科里恩一枪一枪、确实地射击。
不快不慢,准确的将子弹一个个送进对方的怀里。
最后几发,你直接对准了头发射。
一直到手枪发出咔咔咔的声音,你都没有停下。
你感到严重的耳鸣。枪声在近距离好几次的炸开,让你感觉耳鼓要破裂了。
但是... 眼前的人毫不动摇。哪怕是打在脸上的子弹,都没有给他哪怕那么一点擦伤。

很明显,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常理。

* 科里恩 投掷 san check(62) : 1d100 = 28  成功

科里恩:“咦,子弹出问题了嘛。”
科里恩:往后一跃

KP:(神特么往后一跃...算了也行)
科里恩:(比较有霸气)
KP:(醒醒,没有的)

男人:“啊呀呀,开什么枪哪你,这不是吵死了嘛~”

* 超高校級の審問官 敏捷对抗(???)  : 1d100 = 10

这次,科里恩很明确地捕捉到他的身影。
他向着你的手枪扑过来,你在那几分之一秒的反应速度下赶忙将手拉开。
KP:(我本来想让他把发烫的枪管贴在你脸上的。残念。)

男人:“啊~不玩啦~ 附近有人赶来应该不需要多久吧,这样根本没时间用餐嘛~”
他双手举起,然后慢慢离开你,直到和你距离五六公尺的地方才停下来。
科里恩:试图和他拉开距离。
科里恩:“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男人:“我好歹也自认是个名人啊。果然是个小喽喽吗?那么吃掉脑子也没什么用呢。”他一脸无奈。
科里恩:“...”
男人:“那么再见啦,‘正义的警察先生’。”

他彬彬有礼地点头和微笑后,便向着反方向走去。
不知什么原理,你看到他距离你越远,身体就变得越来越透明。
男人:“啊,那个死掉的家伙和我无关啦。不过小孩子我就带走啦。”
他留下这句话以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科里恩:“....”

KP:那么,科里恩要怎么做?刚刚发射那么多发子弹,尤其不久前才出现命案,肯定引起了骚动。

科里恩:扫了眼坏掉的对讲机
科里恩:叹了口气
科里恩:掏出手机打给FBI

不久后,立刻接通了。还是那个无精打采的声音。
菜鸟:“喂~~~” 声音拉的老长。
科里恩:“我在游戏厅附近遇到了麻烦,对讲机损坏了,附近有巡逻的人的话麻烦过来现场一下。”
菜鸟:“游戏厅?哪个?”
科里恩:说出地址

科里恩一边揉着发红的额头,一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看来今天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墨希视角。

时间是2017年7月14日晚上9点21分。

墨希烦躁地在医院走廊踱步。
为什么?明明知道游戏机对大脑会造成严重的损伤,自己却没有注意吩咐同事不要去动它?
你带着一点自责,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思考不够周全的愤怒,把手伸进口袋里。
然后你发现,白大衣里藏的最后一包香烟早已被你快快地抽完了。

墨希:(同事被送去医治了吧?游戏机是怎么处理的
KP:(同事还在手术房里抢救。游戏机被你拔掉了电源。)
墨希:(一下子还不知道做什么好
KP:(那么聆听吧)

* 墨希 投掷 聆听(70) : 1d100 = 64   成功

墨希听到远处传来锵锵锵的,铁块碰撞的声音。
墨希:(是机器的方向吗?
KP:(是)
墨希:“fuck,不会又有人去碰那台该死的机器了吧?”墨希低声咒骂了一句,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声音越来越清晰。那房间的门是大开着的。
你看到一个陌生人蹲在地上对着铁块用刀子一刺再刺。
对,游戏机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面貌,只剩下拆散捣碎在地上的一片片铁板。
一个身材健美的金发男人专心地用手里的刀,一点一点地破坏着。

墨希:(我似乎有配枪?带在身上吗
KP:(可以让你带着)

他的头向后仰,以倒过来的姿势向着墨希看过去。
浅蓝色的双眼带着一点天真。
男人:“哦?哦吼?最近倒是很少看到美女了呀?”
KP:(墨希APP16)
男人:“啊,抱歉,你再等等。毕竟不知道破坏到什么程度才算破坏,这玩意儿弄起来还挺费劲的呢。”
墨希:“你是谁?” 墨希皱起眉,手伸向腿上的枪套
男人:“恩~~~”
他转过头去,将看起来应该是电脑主板的东西,很顺手地切成两三块。
男人:“怎么办呢?又是一个不认识我的呀。啊,算了,就叫我高尔特(Galt)吧。”
男人:“听到这名字,该知道的人还是会知道的。大概?”

他慢慢地站起来。和稍显幼稚的谈吐不一样,是个看起来很干练的高大男人。有着军人的影子。

墨希:(似乎没有听过galt这个名字
KP:(确实没有)

墨希:“你是他们的人?不许动!把手放在头上!” 墨希举起枪对准他,虽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墨希还是决定诈他一下
高尔特:“啊,又是手枪?你们倒是有点新意啊~ 再说了,我在某种程度上可是在帮你们忙诶?”
他皱起眉毛,鼓起地将嘴唇歪向一边。
墨希:(我也想有点新意呀
墨希:“你的目的是什么?”

高尔特:“原本是不该说的啦,不过既然是美女,也没关系吧~”
高尔特:“眼睛够了,就把制造眼睛的东西除掉咯?”

一脸无辜,但是声音充满磁性,同时又向墨希抛了一个媚眼。
高尔特:“你看,要是动不动跳出那玩意儿,我们都觉得很烦的是吧?”
他指着房间的角落。
理所当然,那里什么也没有。
至少,在墨希的眼里什么也没有。

墨希:墨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眼睛?你们就是这样称呼他们的吗?”
墨希:“那些失踪的人现在在哪?”

高尔特:“哦,你看不到啊?那真遗憾。也许我破坏的早了一点呢。”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高尔特:“每天对着那群老头子和小鬼头我也很烦躁的啊。不过你血统也不符合要求,一开始就没法成为同伴就是了。”
高尔特:“那儿只有几个小不点而已,其他人可和我无关呀。”
高尔特:“要不是最近被它们发现了,不然小不点还能多一个挺有天赋的呢。真是的。”
高尔特:“明明向着星空看去就好了,为什么就都要看着地上呢?”

他自顾自地连珠炮式说了一大堆话,然后又将手放在自己的下巴,上下打量眼前的墨希。

墨希:墨希默默地消化着这个人话里的信息,一边试图套取更多的情报
墨希:“你们把常人变成眼睛的目的是什么?”

高尔特:“恩~ 我是没什么兴趣啦,不过博士似乎想再见到元首(Führer)的样子。我是不怎么相信就是了。”
科里恩:(....)
墨希:“元首?希特勒?”
高尔特:“说是为了呼唤元首,要叫来什么涅墨西斯?啊,不过那个魂淡,我们怎么看它,它又不看过来,我有什么办法嘛~”

墨希:(它,是it吗
墨希:(这边可以知识吗,我本人是知道啦

KP:(会说道fuhrer只可能是希特勒啦。)
墨希:(我的意思是那个涅墨西斯

* 墨希 投掷 知识(80) : 1d100 = 49   成功

涅墨西斯(Nemesis)是希腊神话中被人格化的冷酷无情的复仇女神,亦称为拉姆诺斯的女神(Rhamnousia/Rhamnusia),其神殿位于马拉松以北的拉姆诺斯。神话中的涅墨西斯会对在神祇座前妄自尊大的人施以天谴。她又名阿德剌斯忒亚,意为“无法逃避的人”。神名Nemesis与希腊语νέμειν[némein]有关,意为“予其应得之物”。

另外,涅墨西斯亦称黑暗伴星,是一颗科学家为了解释地球的周期性大灭绝原因而假设可能存在的一颗行星。
现时尚未有证据证明其存在。

高尔特:“说多了。果然对美女没有什么抵抗力啊。这真是不好。哎呀哎呀。”
他搔搔后脑勺。“那么,再见啦。”
墨希:“等一下!我可没有同意你离开!”

他无视着你的警告,擅自走向刚刚指着的房间角落。
然后,将手‘插进空中’。对。‘插进空中’。你只能如此理解。
手指没入了一无所有的空气当中,然后慢慢撕扯开来,形成一个‘洞’。
悬空的‘洞’的另一侧,是一望无际的灰白色平原。
然后......



你看到了,慢慢凑近洞口,然后将视线锁定在你身上的某物。
它的形貌,看起来有些像猿猴,又有些像昆虫;它身上的皮肤一堆堆地垂下来。
在满布皱纹的头上,有着退化了的眼睛痕迹,那头颅就像喝醉酒一样左右摇晃着。
在伸长出来的前肢上,生有大大张开的钩爪。
虽然在它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却能感到残忍而凶恶的气息正从它全身上下散发出来。
KP:(套用一下爱手艺原文)

* 墨希 投掷 san check(79) : 1d100 = 72   成功

墨希:“WTF?!”墨希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 墨希 投掷 手枪(61) : 1d100 = 79   失败

墨希惊慌地连忙开枪,子弹飞向怪物的一侧,完全没有命中它。
不过,它还是大动作地跳开,然后吊在房间角落的天花板。
怪物:“嘎嘎嘎~~~”
他发出完全不像生物的尖叫。像是威吓,像是在耻笑你。

高尔特:“这家伙大概就是你们在找的凶手。那么,帮你们破案的我就先走啦。”
高尔特向你微笑,夸张地行礼以后,走进了洞口。
几秒后,洞口关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与你共处一个空间的怪物。

KP:(那么,该怎么办呢?)
墨希:(我是在门口?这间屋子是什么门?
KP:(门口)
KP:(医院里常见的白色木门)

墨希:墨希迅速地关上门,然后朝着保安室的方向跑去。
关上门拔腿狂奔。你关上门后的四秒,后方传来了门被撞坏的声音。
砰!木门整个被拆开,在墙壁上变形。
怪物左右看一看,找到你的踪影时,向你追来。

* 墨希 投掷 敏捷对抗(???) : 1d100 = 25

和巨猿比起来,墨希的动作要更加快速。
再加上医院的走道并不是很宽敞,所以比起四处碰撞的它,你能更顺利地奔跑。
你与它慢慢拉开距离,冲进了保安室。

保安A:“哈?大姐头?”
里面的两位保安困惑地看着你。
墨希:“快点!拿出武器来!”墨希猛地把保安室的门关上,然后后退到墙边用枪指着门口
保安A:“你在说什么啊?出了什么事?”

咚!保安室的铁门被撞了一下。
咚!又一下。门变形了。
两个保安见状,拔出枪,指着门口。
保安B:“怎么回事?!”另一人声音尖锐地大叫。
咚!门被撞开!
怪物:“嘎嘎嘎嘎嘎嘎~!!!”

墨希:(有没有重火力啊这边,SG什么的
KP:(恩...我在想你们旧金山的警察医院的保安能拿什么样的武器)
科里恩:(警察医院)
科里恩:(应该有警察在吧)

KP:(恩,这两个就当值班警察吧)
墨希:(保安室一般不是会有那种放着很多枪的柜子,游戏里面经常出现的
墨希:(就比如生O危机

KP:(查了一下,SFPD佩带的是 SIG Sauer P226,P229,以及有许可的人可以带AR-15)
KP:(因为只是医院值班,所以是带P229吧。我查一下武器表)
KP:(查了一下,.40应该是1d10的伤害。我当做和科里恩佩戴的一样是1d10+2好了)

保安A:“这什么鬼啊!” 距离墨希比较近的警察大声喊叫。.
墨希:“我TM也不知道!”

* 保安A 投掷  手枪(65) : 1d100 = 71  失败
* 保安B 投掷  手枪(70) : 1d100 = 2  大成功

科里恩:(...)
KP:(...)
墨希:(...)

* Keeper 投掷  : 2d10+4 = (2、7)+4 = 13
* 墨希 投掷 手枪(61) : 1d100 = 38   成功


墨希:(9mm的伤害是多少来着
KP:(恩找不到。那就1d8吧)
墨希:(对了,我记得glock有全自动模式
KP:(不对,Glock手枪有,是1d10)
KP:(是怎么算来着,你再骰点两次,总共攻击三次?)
KP:(weapon chart说glock是一回合攻击三次)
墨希:(我去看一下
KP:(你就再骰点两次好了,3d10有点逆天)
墨希:(嗯嗯

* 墨希 投掷 手枪(61) : 1d100 = 39   成功
* 墨希 投掷 手枪(61) : 1d100 = 31   成功


KP:(.......结果还是3d10啊)
墨希:(我本来是想如果开全自动是不是可以按照自动武器连射规则来的

* 墨希 投掷  : 3d10 = (9、6、4) = 19

13 - 3 = 10
9 - 3 = 6
6 - 3 = 3
4 - 3 = 1
??? - 20 = ???


所有人一同开枪,枪林弹雨向着怪物扫过去。
其中一个警察的子弹精准地穿过了怪物的头部。
他发着凄厉的吼叫——虽然在密闭空间里拼命开枪的你们早已耳聋听不清——然后倒地。
怪物摊倒在白色的地板上,没有了动静。

然而,你们等待了两分钟,才慢慢地移动身体。
其中一人用警棍戳了戳它的身体。确实没有反应了。
这时候你们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墨希:(我刚想说补两枪的
KP:(那就补两枪吧)
KP:(尽管如此,墨希还是在怪物的头部再补了两枪...这样)
KP:(增加画面感)
墨希:(也不用了

墨希:墨希放下枪,甩了甩头,用手揉了揉有些疼的耳朵


你听力渐渐恢复,听到远处传来骚动的声音。
不久后,一个经过的护士看着现场,再次为你们献出了尖叫声。
其中一名值班警察这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赶忙联络上层。

看来,要解释这件事,会非常麻烦。

* 墨希 投掷 灵感(90) : 1d100 = 85   成功

墨希第一反应就是看向那长长的钩爪。
如果高尔特所言属实,这是杀了麦克维尔的凶手的话,你们在命案现场所见到的就得以解释了。
想必这怪物就是从背后用钩爪深深刺入了麦克维尔的肩膀,然后拖进了‘洞’里吧。
由于某种你无法理解的原因,‘洞’再次打开,麦克维尔则是被丢了回来。
现场有着其他人的血液,可能是其他失踪的——同样被袭击的人的血液。
这样,血液凝固的时间有差异也得以解释。

同时你也想起高尔特的那句话。
“明明向着星空看去就好了,为什么就都要看着地上呢?”
如果说地上所见的,这世界的另一侧,是眼前的怪物... 那么天上的又是什么?
他们到底打算叫来何等荒唐的东西?

KP:(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没有的话我就快进)
墨希:(研究一下怪物的尸体,留存一些证据吧
KP:(墨希说的留存证据使指怎么样做?)
墨希:(整理一下信息,然后应该可以快进吧,拍照,解剖?笔记,切片样本
KP:(ok)



不久后,有一个处理班赶到现场,将怪物运送走。
所有人,毫无例外,都被严重警告不可将这件事传开。
当时在场的两个值班警察被调到了别的城市。
医院里的几名工作人员换掉了。倒下的同事则送往别处治疗。

墨希手机里的照片被一一删除,不留下任何证据。
与此同时,Polybius的碎片被回收,对孩子们的检查报告被没收。
一切样本,哪怕是地上的一点体液,都被实实在在的清洗掉。

很明显,这是很有组织性的,严格按照既定规则的处理方式。

那天晚上那短短的邂逅与追逐,被埋藏在黑暗中,不再被任何人提起。



另一方面,科里恩所在的游戏厅...

店长约翰尼被发现躺卧在店里角落,双眼被利刃戳瞎,全身上下都是割伤与切伤,有被拷问过的痕迹。
不过最骇人的是,店长的双手,几乎没有半点肉,只剩下皮肤、骨头以及一滩血。
那是被人类的牙齿一点一点地,活生生的撕开、咬嚼、啃噬的痕迹。

几条街外,乌尔维纳夫妇死在家中,胸口被挖开,心脏被带走。
卡洛斯.乌尔维纳的名字进入了失踪儿童名单。

两天后,麦克维尔谋杀案的调查被上级撤回,不允许科里恩继续介入。



Polybius Story Arc END。
« 上次编辑: 2019-04-11, 周四 20:59:34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