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雾会帮助我们忘记一切  (阅读 1004 次)

副标题: 其名为疯狂浓汤!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366
  • 苹果币: 0
5.13 第??次记录

劇透 -   :
20:04:31 << 莫尔度>> 上回说到,切希尔四人一龙赶回拜伯里
20:04:31 << 莫尔度>> 一同阻击了苍白污染兽
20:04:31 << 莫尔度>> 在终于完成了艰难的战斗之后,虹光也覆盖了整个拜伯里城区
20:04:31 << 莫尔度>> 其顶端凝聚成的光之锁链正通向黑月
20:05:39 <<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05:46 <<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又轻松解决了对手”
20:06:17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行踪不明的还差泰勒斯”
20:06:37 << 莫尔度>> 这时,叶米突然倒下了
20:06:45 << 阿加萨·恩沃尔>> “咱倒是无所谓”
20:06:47 <<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怎么说?分头搜索剩下的……叶米?”
20:06:48 <<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
20:06:54 << 莫尔度>> 她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20:07:07 << 福克斯·龙心>> “???”
20:07:07 << 福克斯·龙心>> 试图看看他的情况
20:07:16 << 切希尔·柳哨>> “叶米??”
20:07:16 << 切希尔·柳哨>> 我可以过医疗吗
20:07:42 << 莫尔度>> 可以
20:09:54 << 切希尔·柳哨>> .d d20+10
20:09:57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d20+10  掷骰:(1 =1)+10 =11
20:10:24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别着急”
20:10:26 << 莫尔度>> 切希尔手足无措
20:10:26 << 莫尔度>> 她看到叶米呼吸急促,面色发黑
20:10:26 << 莫尔度>> 却无法看出原因
20:11:22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这情况过一个位面知识?
20:11:48 << 莫尔度>> 过一个神秘知识或者一个智力吧
20:11:26 << 切希尔·柳哨>> “呃,叶米要死了!”
20:11:26 << 福克斯·龙心>> “听说看不出病症的时候,可以随便试试移除疾病,队长有准备吗”
20:11:49 << 罗西亚·拉法姆>> “一般来说不是牧师比较会准备吗!”
20:12:08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22
20:12:11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22 掷骰:(19 =19)+22 =41
20:12:28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7 智力
20:12:28 << 阿加萨·恩沃尔>> .d d20+5
20:12:31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7 智力 因为:智力,掷骰:(15 =15)+7 =22
20:12:32 <<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d20+5 掷骰:(17 =17)+5 =22
20:13:28 <<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和阿特拉斯差不多?对吧罗西亚”
20:13:37 << 罗西亚·拉法姆>> “和那时的阿特拉斯很像……难道也是梦魇?”
20:13:52 << 福克斯·龙心>> “那个时候是怎么处理来着?”
20:14:06 << 罗西亚·拉法姆>> “怪了,阿特拉斯的不是他个人的特殊现象吗……”
20:14:17 <<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吻醒吧!”
20:14:27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蕾曼兹不是这么干的吧!”
20:14:37 << 切希尔·柳哨>> “阿特拉斯那时候就是我扑上去了他才醒的!”
20:14:38 << 罗西亚·拉法姆>> “普通地放在教堂里静养好了”
20:14:41 <<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切希尔是希望这么干的”
20:14:42 << 福克斯·龙心>> “队长,放血吧”
20:14:46 <<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咱说什么来着”
20:15:22 << 罗西亚·拉法姆>> “不,你扑上去了也没有那个吧!”
20:15:39 << 切希尔·柳哨>> “那是你没看见!”
20:15:49 <<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还是干正事吧,不然泰勒斯就要凉了”
20:16:08 << 切希尔·柳哨>> “咳,也是,既然和阿特拉斯一样,那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20:16:08 << 切希尔·柳哨>> “你们先回教堂吧,我去找找”
20:16:40 << 福克斯·龙心>> “还是一起行动吧”
20:16:42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一个人行么”
20:17:16 << 切希尔·柳哨>> “我跑得比你们加起来还快”
20:17:16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飞走搜索
20:17:50 <<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是我们平时拖累你了”
20:17:50 << 福克斯·龙心>> 试图把叶米送回教堂
20:18:11 << 罗西亚·拉法姆>> “确实现在机动能力上队长把我们拉开了一大截”
20:18:14 << 莫尔度>> 切希尔飞走搜索去了
20:18:21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把不能行动的几位送回教堂
20:18:21 << 罗西亚·拉法姆>> 切希尔侧:
20:18:19 << 莫尔度>> 过一个侦察吧
20:18:39 << 切希尔·柳哨>> .d 1d20+16
20:18:42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16  掷骰:(5 =5)+16 =21
20:19:21 << 莫尔度>> 你看到,在教堂旁边的高塔附近,广场上有着许多具怪物尸体
20:19:40 << 切希尔·柳哨>> 飞过去看看
20:19:58 << 莫尔度>> 这些怪物都像是被巨剑劈开的
20:19:58 << 莫尔度>> 附近洒满了黑色的血液
20:20:07 << 莫尔度>> 再过个侦察?
20:20:15 << 切希尔·柳哨>> “哇哦……这看起来很像司引牧”
20:20:21 << 切希尔·柳哨>> .d 1d20+16
20:20:22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16  掷骰:(4 =4)+16 =20
20:20:40 << 莫尔度>> 你看到了泰勒斯
20:20:40 << 莫尔度>> 它在高塔坍塌的二层的侧面
20:20:40 << 莫尔度>> 是鸦人形态,身上都是血
20:21:32 <<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或者泰勒斯?你还好吗?”我试图叫他
20:21:51 << 泰勒斯>> “……嘿,我还当是谁呢”
20:21:51 << 泰勒斯>> “白龙小姐啊”
20:21:51 << 泰勒斯>> “你们……呼,可算回来了”
20:22:12 << 切希尔·柳哨>> “你看起来受伤很严重,怎么不回教堂?”
20:22:35 << 泰勒斯>> “在下倒是想回教堂”
20:22:35 << 泰勒斯>> “那个叫司引牧的,他非要当诱饵吸引火力”
20:22:35 << 泰勒斯>> “在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吗”
20:23:09 << 切希尔·柳哨>> “你们竟然已经可以对话了吗?”
20:23:09 << 切希尔·柳哨>> “这些怪物是谁砍的?他还是你?”
20:23:23 << 泰勒斯>> “他啊”
20:23:25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观察一下怪物的样子
20:23:35 << 泰勒斯>> 这些怪物分为两类
20:23:35 << 泰勒斯>> 一类是黑色的液态生物,和污秽之血的污染物类似
20:23:35 << 泰勒斯>> 一类是则是高度变异的兽类,类似于你们在城外杀过的触手怪
20:24:32 << 切希尔·柳哨>> “真是麻烦你们了,给我们省了很大力气”
20:24:41 << 泰勒斯>> “喂喂,我说白龙小姐,你不打算给在下治疗一下吗”
20:24:51 << 泰勒斯>> “我可是快死了好吗”
20:25:11 << 切希尔·柳哨>> “呃……其实你看,我没包,你不介意治疗微伤的话?”
20:25:11 << 切希尔·柳哨>> “回教堂可以接受更好的治疗”
20:25:11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给他一个治疗微伤
20:25:36 << 泰勒斯>> “那麻烦你,把在下扔你背上吧”
20:25:52 << 切希尔·柳哨>> “你为什么不叫露的名字呢?”
20:26:01 << 切希尔·柳哨>> 我把他抓起来放在背上
20:26:08 << 泰勒斯>> “什么露的名字?”
20:26:21 <<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这个就跑出来了吗!好吧”
20:26:21 << 切希尔·柳哨>> “不得不说很有司引牧的风格……”
20:18:50 << 莫尔度>> 三十分钟后,你们回到了教堂
20:18:57 << 罗西亚·拉法姆>> “于是阿加萨,说说在你们来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20:18:57 << 罗西亚·拉法姆>> “隔了相当长的时间,既然你们还是来了,那肯定是有什么事绊住你们的脚步了吧”
20:19:31 << 阿加萨·恩沃尔>> “临时被女爵召见了一下”
20:19:31 << 阿加萨·恩沃尔>> “让我们去寻找卡曼达”
20:19:31 << 阿加萨·恩沃尔>> “顺便还给了我们点装备,呃……”
20:20:28 <<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探索部队失联了?”
20:20:57 << 福克斯·龙心>> “是这样的”
20:21:16 << 阿加萨·恩沃尔>> “容咱翻翻队长的包,喏你看就是这个东西”
20:21:48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赶回拜伯里的时候发现污染状况大幅恶化了……也就是说,这不只是拜伯里范围内的问题?”
20:21:48 <<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20:22:23 <<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有定位卡曼达的法术,能够判断是否存活以及所在位置”
20:22:23 <<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嗯”看指针是否转动
20:27:52 << 莫尔度>> 指针和之前在城里的样子一样
20:27:52 << 莫尔度>> 仍然在转动
20:28:31 << 阿加萨·恩沃尔>> “吓咱一跳,不过现在还在转就好”
20:23:19 << 福克斯·龙心>> “可惜不能知道距离”
20:24:02 << 阿加萨·恩沃尔>> “顺便队长还给你们带了几副面具……”
20:24:12 <<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就在我们进到那奇怪空间的期间,正巧发生了污染大幅度上升的事情,暴露在阿尔克夫保护外的人员都不同程度地失联了……”
20:24:30 << 阿加萨·恩沃尔>> “理论上来说就是这样的”
20:25:50 << 福克斯·龙心>> “不知道污染上升会不会在路上产生什么恐怖的怪物”
20:25:54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我们这边知道第一手情报的大概就只有露奎蒂亚了吧。之前吾神在教堂驻留人员相继失踪的时候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希拉……我和她的连接还断着呢”
20:25:54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观察希拉和露奎蒂亚的状况
20:26:12 << 阿加萨·恩沃尔>> “但她现在情况也不太好”
20:26:12 << 阿加萨·恩沃尔>> “毕竟刚才那一仗消耗还是大了点”
20:26:21 << 莫尔度>> 两人都昏迷着
20:26:21 << 莫尔度>> 希拉看不出有什么征兆
20:26:21 << 莫尔度>> 而露奎蒂亚看起来像是伤势太重了
20:27:09 << 莫尔度>> 这时,站在教堂门口的你们看到切希尔飞回来了
20:27:09 << 莫尔度>> 背上是浑身是血的泰勒斯
20:27:50 <<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应该拿着回春杖走的!都怪叶米晕得不是时候!”
20:27:50 << 切希尔·柳哨>> 在门口把他放进教堂,然后变回人形
20:28:27 << 罗西亚·拉法姆>> “该说果然吗,泰勒斯也不是清醒的”
20:28:36 << 福克斯·龙心>> 掏出棒子上去治疗
20:28:40 << 泰勒斯>> “嘿,说啥呢……”
20:28:48 << 泰勒斯>> 泰勒斯喘了口气
20:28:53 << 切希尔·柳哨>> “他在高塔那边砍怪物”
20:28:54 << 罗西亚·拉法姆>> “咦,你醒着啊”
20:28:55 << 泰勒斯>> “鄙人可是还活着,虽然快死了……”
20:29:03 << 切希尔·柳哨>> “因为司引牧一定要做诱饵呢”
20:29:03 << 切希尔·柳哨>> 看着福克斯治疗
20:29:12 <<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以为你和那边那位大小姐一样晕过去了”
20:29:12 <<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那怪物呢?”
20:29:33 << 切希尔·柳哨>> “地上都是,你要去看看吗?”
20:29:40 << 泰勒斯>> “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个冤大头”
20:29:40 << 泰勒斯>> “奋不顾身地就朝着怪物群冲过去”
20:29:50 << 罗西亚·拉法姆>> “不,特地看还是算了”
20:30:02 << 阿加萨·恩沃尔>> “大老远跑过去看那个还是算了吧”
20:30:17 << 切希尔·柳哨>> “一部分像是你污秽之血那时候的液体怪物,一部分是变异的触手兽”
20:30:23 <<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之后还要去找卡曼达……这可怎么过去”
20:30:26 <<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真拼啊”
20:30:40 << 泰勒斯>> “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
20:30:41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拿回春杖治疗大小姐和希拉
20:32:04 << 福克斯·龙心>> “我们今天还有把握去找卡曼达吗”
20:32:06 << 罗西亚·拉法姆>> “泰勒斯,那么就来说说一开始时发生的事吧”
20:32:06 << 罗西亚·拉法姆>> “你是在污染加重的当时就已经在户外了吗”
20:32:19 << 莫尔度>> 回春术对露奎蒂亚起了作用
20:32:19 << 莫尔度>> 但对希拉似乎没什么用处
20:32:58 << 泰勒斯>> “鄙人之前一直蹲在塔顶上”
20:33:18 << 切希尔·柳哨>> “幸亏我们平时都用回春杖,要是只有轻伤治疗就对她没辙了”
20:33:18 << 切希尔·柳哨>> “不过说到不死生物……托马斯,你还有造成伤害的药水吗?”
20:33:20 << 泰勒斯>> “结果,我的天啊,整个天空突然变成了血红色的漩涡状”
20:33:20 << 泰勒斯>> “然后从地面上,墙壁里,就开始冒出这种黑色的液态怪物”
20:33:20 << 泰勒斯>> “随后,各种不同的变异生物也开始从外面冲进城里”
20:34:40 << 莫尔度>> 切希尔正想对托马斯说话,却发现托马斯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20:34:54 << 阿加萨·恩沃尔>> “呃,托马斯人呢”
20:35:17 << 莫尔度>> 你们一转头,发现托马斯跑进了教堂中央
20:35:28 << 罗西亚·拉法姆>> “还真巧合……我们在学院被打了一针污秽之血之后,现实就开始出现了和幻觉中一样的怪物吗……”
20:35:32 << 莫尔度>> 他朝着跪坐在那里的卢娜伸出手去————
20:35:32 << 莫尔度>> 几道丝带顿时朝他袭击了过去
20:35:56 << 切希尔·柳哨>> “哇,露,那是友军!”
20:36:00 << 福克斯·龙心>> “快停下”
20:36:13 << 罗西亚·拉法姆>> “光是一剂针剂不太可能这么神通广大,但学院院长与此一定有不浅的联系”
20:36:13 << 阿加萨·恩沃尔>> “他要干什么?!”
20:36:25 << 莫尔度>> 托马斯一吓,周身出现了力场构成的球体
20:36:48 << 莫尔度>> 四道丝带被挡住了,但第五道丝带切开了球体
20:36:5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哇!你干什么啊!”
20:37:29 << 罗西亚·拉法姆>> “咦?喂托马斯!你怎么跑那儿去了!”
20:37:31 << 卢娜>> “威胁,排除”
20:37:4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我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啊”
20:37:4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至于一上来就下死手吗”
20:38:05 << 莫尔度>> 托马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20:38:08 <<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你要是被她攻击我们可都救不了你”
20:38:08 << 切希尔·柳哨>> “上手之前还是先用语言吧”
20:38:28 << 罗西亚·拉法姆>> “能力意义上的”
20:38:28 <<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你该不会是把她当成了普通的女孩了吧?”
20:39:04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是,是啊”
20:39:09 << 福克斯·龙心>> “各种意义上莫名其妙摸人都是极其具有挑衅意味的”
20:39:2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结果这是什么奇怪的攻击方式啊……”
20:39:30 << 阿加萨·恩沃尔>> “能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地方的,可能普通吗……”
20:40:01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她本人一直在否认,但这点我应该提前跟你讲讲的”
20:40:0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她是什么人啊……”
20:41:35 << 切希尔·柳哨>> “你看到她眼睛了吗”
20:41:35 << 罗西亚·拉法姆>> “她与我教之神,即阿丝赫达的其中一个形象一致”
20:42:2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这……这是怎么回事”
20:42:2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缺了一只眼睛……?”
20:42:52 << 切希尔·柳哨>> “所以罗西亚很有把握地认为她就是那位月神的化身呢”
20:43:04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宗教知识看来不属于你的学习范畴,但是劝你还是要对她保持足够程度的敬畏”
20:43:24 << 切希尔·柳哨>> “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被封印在这个教堂里”
20:43:3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好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20:43:42 << 切希尔·柳哨>> “门口还有信奉月神的骑士守护着,虽然骑士精神不太正常”
20:43:43 << 莫尔度>> 托马斯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已经碎裂成几块的小雕像
20:43:4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的触发术啊……”
20:44:06 << 切希尔·柳哨>> “噗……真是在无意义的地方浪费了东西”
20:44:26 << 卢娜>> “问完了?”
20:44:27 << 阿加萨·恩沃尔>> “……”
20:44:31 << 莫尔度>> 卢娜歪了歪头
20:44:31 << 莫尔度>> 然后伸出一根丝带指着托马斯
20:44:42 <<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还真是够惨痛的”
20:44:49 << 卢娜>> “那么,排除威胁”
20:44:51 << 罗西亚·拉法姆>> “噢,吾神,请稍等一下!”
20:44:57 << 切希尔·柳哨>> “露,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朋友托马斯,他在阿尔克夫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种只能依靠造成伤害法术杀死的不死生物”
20:44:57 << 切希尔·柳哨>> “所以你就别再攻击了!”
20:45:32 << 卢娜>> “朋友……朋友?”
20:45:49 << 卢娜>> 卢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20:45:50 << 福克斯·龙心>> “自己人”
20:46:03 << 莫尔度>> 丝带缩了回去
20:46:06 << 切希尔·柳哨>> “嗯,是朋友,他救了我们一命”
20:46:11 <<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好,这就好”
20:46:20 << 切希尔·柳哨>> “否则我们现在还要在殴打那种快速再生的不死生物”
20:46:21 << 卢娜>> “朋友,相互帮助”
20:46:40 << 切希尔·柳哨>> “正是如此”
20:46:40 << 切希尔·柳哨>> “他就是过来帮我们的”
20:46:4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的意义就只是帮你们杀那种生物吗!”
20:46:52 << 莫尔度>> 托马斯喊道
20:47:05 << 罗西亚·拉法姆>> “不,当然不只是那一点”
20:47:09 << 切希尔·柳哨>> “我不是要举一个例子来证明你是朋友吗!”
20:47:12 << 罗西亚·拉法姆>> “当然还要杀更厉害的”
20:47:15 << 切希尔·柳哨>> “那我不说了!”
20:47:27 << 罗西亚·拉法姆>> “不,比起这个”
20:47:45 << 阿加萨·恩沃尔>> “事急从便嘛”
20:47:4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还是说吧!不然我要被杀了!”
20:48:15 << 罗西亚·拉法姆>> “丝带已经收回去了,也就没问题了吧”
20:48:15 <<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还是注意以后别对她做失礼的行为比较重要”
20:48:58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去研究希拉的情况
20:48:5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明白了……主要是有点好奇啦”
20:49:07 << 罗西亚·拉法姆>> “明明露奎蒂亚的伤势有好好在恢复,可希拉却毫无反应是怎么回事……”
20:49:1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总觉得她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
20:49:1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个智力
20:49:36 << 莫尔度>> 过一个
20:49:42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7
20:49:44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7 掷骰:(15 =15)+7 =22
20:49:52 << 莫尔度>> 此时露奎蒂亚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大部分
20:49:52 << 莫尔度>> 似乎已经转入熟睡了
20:49:53 <<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好奇心真的会害死人的”
20:50:34 << 福克斯·龙心>> “队长,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20:50:49 <<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是哪本奥术书籍上画了她的形象吧”
20:50:49 <<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阿丝赫达是魔法之神”
20:51:2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她真的是阿丝赫达的化身……?总觉得很难以置信啊”
20:52:14 << 罗西亚·拉法姆>> “也不是‘死’了……难道是被那个怪物同化的后遗症吗”
20:52:24 << 切希尔·柳哨>> “好人做到底,干脆全给她治好吧,看她很卖力气地吐血来着”
20:52:33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再用一次回春杖
20:53:16 << 罗西亚·拉法姆>> 焦躁地原地踱步
20:53:30 << 莫尔度>> 露奎蒂亚醒了
20:53:48 << 阿加萨·恩沃尔>> “诶,醒了”
20:54:15 << 莫尔度>> 看到你们围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到了材料包上,但想了想又放下了
20:54:31 << 露奎蒂亚·葛莱本>> “……啧,看来这下又落在你们手里了”
20:54:31 << 露奎蒂亚·葛莱本>>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20:54:48 << 罗西亚·拉法姆>> “又?”
20:54:50 << 切希尔·柳哨>> “啊?”
20:54:50 << 切希尔·柳哨>> “就是看你晕过去了,治疗一下罢了”
20:55:06 << 阿加萨·恩沃尔>> “她什么时候有跑出去的想法的?”
20:55:08 << 罗西亚·拉法姆>> “等一等,在那之前我们不是……”
20:55:21 << 切希尔·柳哨>> “高兴吧,我们带了回春术法杖”
20:55:32 << 罗西亚·拉法姆>> “你该不会想说,你是瞅准时机要逃跑的时候碰上那个巨人然后顺手打了一架吧”
20:55:45 << 露奎蒂亚·葛莱本>> “哼,是又怎么样!”
20:55:45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没错,我只是看那个巨人不顺眼”
20:55:45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想测试一下自己能不能打败它罢了”
20:56:23 <<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真贴心,还想好理由”
20:56:33 << 阿加萨·恩沃尔>> “事实证明还差一点,下次努力”
20:56:35 << 罗西亚·拉法姆>> “…………”抓头
20:57:31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有很多想吐槽的地方……”
20:57:45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总而言之,现在我又落在你们手里了”
20:57:51 <<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说呢,要是这都不能打败,想打败我们几个还是差那么一点意思”
20:58:03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没办法,你们想怎么样?”
20:58:11 <<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外面的情况你也看见了,现在你还打算一个人出去吗?”
20:58:28 << 切希尔·柳哨>> “上次不是说好了吗?我以为你已经算是同伴了”
20:58:28 << 切希尔·柳哨>> “什么落到手里,你不是一直都在这儿吗”
20:58:54 << 露奎蒂亚·葛莱本>> “…………”
20:59:15 << 莫尔度>> 露奎蒂亚听了切希尔耿直的话,一时哑口无言
20:59:27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还真是耿直啊”
20:59:37 << 露奎蒂亚·葛莱本>> “就,就算是这样吧”
20:59:43 <<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0:59:46 << 露奎蒂亚·葛莱本>> “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们”
21:00:24 << 罗西亚·拉法姆>> 做出假装并没有和叶米私下做过什么的样子地吹口哨
21:00:47 <<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的口哨吹得有点差”
21:00:47 << 阿加萨·恩沃尔>> 嫌弃的眼神
21:01:04 << 罗西亚·拉法姆>> “没练习过,习惯就好”
21:00:52 << 切希尔·柳哨>> “嗯,我们马上还要走,你和之前一样就好”
21:00:52 <<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想这么说……看看叶米看看罗西亚看看希拉”
21:00:52 << 切希尔·柳哨>> “感觉现在时机不太对?”
21:01:42 << 罗西亚·拉法姆>> “其实我没关系的,虽然力量少了很多,还是很耐打的,大概”
21:01:59 << 阿加萨·恩沃尔>> “等下!”
21:01:59 << 阿加萨·恩沃尔>> 低头看手里的指南针
21:01:59 << 阿加萨·恩沃尔>> “它刚才好像猛烈震动了几下”
21:02:25 << 罗西亚·拉法姆>> “……”
21:02:40 <<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幸好现在还在转……不过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什么……”
21:02:40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估计没多少时间了?”
21:03:44 <<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想必会跟着过去吧,泰勒斯,你怎么样?还要继续留守吗?”
21:04:00 << 泰勒斯>> “那还用说!”
21:04:00 << 泰勒斯>> “鄙人怎么可能丢下车队的财宝”
21:04:20 << 切希尔·柳哨>> “嗯……”
21:04:28 << 罗西亚·拉法姆>> “说得也是”
21:04:30 << 切希尔·柳哨>> “看来确实没时间了”
21:04:30 << 切希尔·柳哨>> “我们现在就走吧”
21:04:49 << 阿加萨·恩沃尔>> “那么事不宜迟?”
21:04:50 << 福克斯·龙心>> “话说你还没想好怎么转移吗”
21:05:34 << 卢娜>> “…………开始,了吗…………”
21:05:34 << 罗西亚·拉法姆>> “出阿尔克夫了,任意门之类的也能用了吧”
21:05:49 << 莫尔度>> 你们听到卢娜喃喃地说
21:06:55 << 罗西亚·拉法姆>> “吾神,何事开始了?”试图过去行礼并提问
21:06:56 << 切希尔·柳哨>> “什么开始了?”
21:07:11 << 卢娜>> “‘他’开始行动了”
21:07:18 << 阿加萨·恩沃尔>> “……”
21:07:18 << 阿加萨·恩沃尔>> “这算是利好的消息吗”
21:08:11 <<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吗……之前的准备时间看来过于松散了……”
21:08:47 << 切希尔·柳哨>> “没有啊,我们很努力地在找线索了不是吗”
21:08:56 << 卢娜>> “第一条锁链已经固定”
21:09:27 << 切希尔·柳哨>> “只是现在不能在城里寻找地下通路实在有点浪费时间…………但愿那个舒克能给我们好线索”
21:09:31 << 卢娜>> “第一个锚点已经完成”
21:10:19 <<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努力没有懈怠,但失败就是意味着不足……准备出发吧,寻找卡曼达之后肯定还有一大堆事要做”
21:10:27 << 福克斯·龙心>> “我们现在该往哪里去”
21:10:35 << 卢娜>> “第一个地方……是这里啊……”
21:10:47 << 莫尔度>> 卢娜似乎还处于一种出神的状态
21:10:57 << 切希尔·柳哨>> “从刚才开始露一直在说奇怪的话”
21:11:03 <<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她根本就没有搭理我们”
21:11:08 << 切希尔·柳哨>> “显然”
21:11:08 << 切希尔·柳哨>> “那就让她一个人思考大事吧,我们先去找卡曼达”
21:11:45 << 阿加萨·恩沃尔>> “嗯,先去找卡曼达吧”
21:11:58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能再耽搁了呢”
21:12:33 << 卢娜>> “‘他’想要制造什么。”
21:12:44 << 福克斯·龙心>> “安全的考量呢,我们真的还能再战吗”
21:12:45 << 莫尔度>> 卢娜突然对你们说
21:12:57 << 莫尔度>> 她似乎从出神的状态当中恢复了过来
21:13:10 << 罗西亚·拉法姆>> “是和人造污秽之血相关的东西吗?”
21:13:12 << 福克斯·龙心>> “什么?”
21:13:50 << 阿加萨·恩沃尔>> “她说什么?”
21:14:03 << 卢娜>> “他想让污染遍及大地,创造出他心目中真正的疯狂吧”
21:14:03 << 卢娜>> “届时,莫尔格瑞将再无真正意义上的活物”
21:14:38 <<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自然’的污染还无法满足他吗”
21:15:21 << 卢娜>> “‘天光浩茫,往生者殇,委顿涂地,赤色无疆’”
21:15:21 << 卢娜>> “——是六兆”
21:15:51 << 罗西亚·拉法姆>> “……!”
21:16:04 << 切希尔·柳哨>> “我们就从眼下的事做起吧,也没有什么别的可做了……至少先从他手上保住阿尔克夫”
21:16:38 << 阿加萨·恩沃尔>> “……是熟悉的词呢”
21:16:42 << 切希尔·柳哨>> “我们现在就出发,您还有什么嘱托吗?”
21:16:45 <<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1:17:08 << 卢娜>> “……您?”
21:17:08 << 卢娜>> “卢娜只想要找到他”
21:17:08 << 卢娜>> “阻止他”
21:17:08 << 卢娜>> “卢娜相信你们”
21:18:10 << 切希尔·柳哨>> “当然了,我们值得信任!”
21:18:27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一定会做到”
21:18:53 << 卢娜>> “因为,卢娜能看得到嘛”
21:18:53 << 卢娜>> “大家都在为卢娜努力着”
21:19:02 << 切希尔·柳哨>> “看到?”
21:19:23 << 卢娜>> “……嗯?”
21:19:28 << 莫尔度>> 卢娜似乎不太理解
21:19:47 << 卢娜>> “卢娜,没有拜托错人”
21:20:16 << 阿加萨·恩沃尔>> “被这么称赞还真是感激”
21:20:40 << 福克斯·龙心>> “只需要队长就行了”
21:20:21 << 切希尔·柳哨>> “嗯……这么说也不清楚到底能不能看到啊”
21:20:21 << 切希尔·柳哨>> “对了,这个丝带亮起来代表什么?”
21:20:21 << 切希尔·柳哨>> “我们在阿尔克夫的时候它亮过几次”
21:21:32 << 卢娜>> “卢娜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21:22:07 << 切希尔·柳哨>> “看来确实在那附近吗……回去的时候注意一下好了”
21:22:07 <<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走了!留守的各位拜拜了”
21:22:07 << 切希尔·柳哨>> 出门出门
21:22:56 << 罗西亚·拉法姆>> “若有中途懈怠的时候,就请您鞭笞我吧。”对卢娜挥手
21:23:03 << 露奎蒂亚·葛莱本>> “……喂”
21:23:03 <<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们真的放心把我丢在这里?”
21:23:19 << 福克斯·龙心>> “……”
21:24:07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本来感觉留在这里的人至少要有一个醒着的人照顾……你愿意跟过来吗?”
21:24:19 << 阿加萨·恩沃尔>> “呃……你要是想跟过来倒是也没什么,不过既然都是同伴了这种事情还是你自己选择吧”
21:24:22 << 福克斯·龙心>> “各种意义上,我觉得我们要去的地方更危险”
21:24:40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可没说我要跟着你们啊!我只是说,你们就不怕我跑掉吗!”
21:24:42 << 切希尔·柳哨>> “哇你瞧这些男人,一听你要来全都兴奋了”
21:24:55 <<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一定,你看福克斯就很稳重”
21:25:34 <<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激素水平高的人”
21:25:38 << 阿加萨·恩沃尔>> “既然是同伴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当然你要跑了的话也只能说我们遇人不淑罢了”
21:25:44 <<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比起怕你跑掉,更怕变成你想要跑掉却被迫跟着我们而已”
21:25:56 << 露奎蒂亚·葛莱本>> “…………”
21:25:56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不管你们了!你们可不要后悔!”
21:25:56 << 露奎蒂亚·葛莱本>> 露奎蒂亚怒气冲冲地回到了教堂的忏悔室里
21:26:53 <<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怎么看?”
21:27:02 <<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她不会跑”
21:27:09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说能力,对付那些怪物,恐怕我们中没有比她更在行的了”
21:27:10 << 切希尔·柳哨>> “她之前也没跑啊”
21:27:10 << 切希尔·柳哨>> “嗯……但她都回去了?”
21:27:10 << 切希尔·柳哨>> “你去邀请她一起走?”
21:28:07 << 罗西亚·拉法姆>> “那,我去试试看?还是阿加萨你来?”
21:28:31 <<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俩一块?”
21:29:15 <<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果口风出茬了会很麻烦,还是只有一个人去的好”
21:29:17 << 切希尔·柳哨>> “少废话,不想去就走了!”
21:29:57 <<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我去吧”
21:29:5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径直走向忏悔室
21:32:58 << 切希尔·柳哨>> 试图变龙然后把叶米捞到背上
21:32:58 << 切希尔·柳哨>> “你们几个戴上面具啊”
21:33:18 << 莫尔度>> 切希尔使用了最后的变身次数
21:33:20 << 福克斯·龙心>> 戴上面具
21:33:20 << 福克斯·龙心>> 试图跟上队长
21:33:30 << 切希尔·柳哨>> “我好像戴不上了,好气啊”
21:33:31 << 阿加萨·恩沃尔>> 戴上面具
21:33:31 << 阿加萨·恩沃尔>> “……下次找他们定做个脸大一点的?”
21:34:12 << 莫尔度>> 你们戴上了鸟喙面具
21:34:30 << 莫尔度>> 面具只能从两个眼孔看出去
21:34:30 << 莫尔度>> 很影响视野
21:35:11 << 阿加萨·恩沃尔>> “戴这玩意没法看路啊”
21:35:48 << 切希尔·柳哨>> “他们都这么戴,适应一下吧”
21:35:48 << 切希尔·柳哨>> “给叶米也戴上”
21:36:27 << 阿加萨·恩沃尔>> 给叶米捆上一个
21:37:08 << 莫尔度>> 你们都戴上了鸟喙面具
21:37:08 << 莫尔度>> 画风看起来顿时变得很奇怪
21:38:30 <<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我们非常像本地人了”
21:38:44 << 莫尔度>> 不知是不是错觉,戴上面具之后
21:38:44 << 莫尔度>> 你们觉得胸口的压抑感似乎少了一点
21:39:26 <<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挺不习惯的,画风也不太像了,不过感觉上还是好一些了”
21:39:40 << 切希尔·柳哨>> “真的有效果啊,不愧是政府统一发放的东西”
21:39:40 <<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好慢…………”
21:40:02 << 福克斯·龙心>> “毕竟人家要在这种环境里面生存”
21:42:49 << 莫尔度>> 你们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罗西亚
21:42:49 << 莫尔度>> 后者还在忏悔室门口说着什么
21:46:22 << 莫尔度>> 忏悔室的门打开了
21:46:22 << 莫尔度>> 露奎蒂亚走了出来
21:47:31 << 切希尔·柳哨>> “成功了?”
21:47:33 << 罗西亚·拉法姆>> “久等了各位,我们的王牌来了!”
21:47:59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是他威胁我,强迫我跟着的”
21:47:59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才不会当你们的王牌什么的”
21:48:30 << 切希尔·柳哨>> “欢迎,王牌”
21:48:59 << 莫尔度>> 露奎蒂亚扭过了头
21:49:05 << 罗西亚·拉法姆>> “是我使了很大劲才抽出来的王牌,要好好珍惜啊”
21:49:05 << 罗西亚·拉法姆>> “那,出发吧?”
21:49:23 << 切希尔·柳哨>> “那么你们俩坐到辛迪背上去吧”
21:49:23 << 切希尔·柳哨>> “我这边满员了”
21:50:07 << 罗西亚·拉法姆>> “好”
21:50:0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上龙背
21:50:23 << 莫尔度>> 于是,你们两条龙一边载着三人
21:50:23 << 莫尔度>> 飞上了莫尔格瑞血红色的天空
21:52:05 << 阿加萨·恩沃尔>> “总有种倾巢出动的错觉”
21:52:2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哇……我还从来没骑过龙呢”
21:52:2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21:52:2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果然没白跟着来!”
21:52:56 <<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要不要也戴个面具?”
21:53:0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你们要的面具够吗?”
21:53:11 << 罗西亚·拉法姆>> “要是我取回了原本的力量,你甚至可以每天换一种龙来骑”
21:53:11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以我认识的种类来说可能不够”
21:53:5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那可真不错!”
21:53:55 << 阿加萨·恩沃尔>> “够的够的,队长拿了不少”
21:54:07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虽然我自己也能变龙,但是骑龙就……”
21:54:10 << 罗西亚·拉法姆>> “拿,拿了不少……”
21:54:2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以前曾经试图说服同学变成沙虫让我骑,结果他们都拒绝了”
21:54:26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小气得要命”
21:54:30 << 切希尔·柳哨>> “你说的跟我偷来的似的!”
21:55:02 << 罗西亚·拉法姆>> “咦,骑个沙虫怎么了吗,你同学真奇怪”
21:55:2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就是说啊,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21:55:2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不就是想试试往沙虫身上套个我新发明的魔法鞍座吗”
21:56:03 << 罗西亚·拉法姆>> “沙,沙虫专用鞍座?”
21:56:3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没错!当沙虫钻地的时候,可以把骑手暂时嵌入沙虫背部的装置”
21:56:3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这就解决了骑手被留在地面上的问题了”
21:57:27 << 罗西亚·拉法姆>> “那可真不错,遁地战术!”
21:57:28 <<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真高端”
21:57:40 << 罗西亚·拉法姆>> “不会对沙虫本身造成什么伤害吧?”
21:57:55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会吧,需要把背部的甲壳剥掉”
21:58:03 << 阿加萨·恩沃尔>> “……”
21:58:18 << 罗西亚·拉法姆>> “呃,虽然不知道有多疼”
21:58:18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反正不是真正的沙虫……应该……没问题才对?”
21:58:54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问题上,应该不要用应该这个词了……吧”
21:59:12 << 切希尔·柳哨>>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同意了”
21:59:1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大不了变回来再治呗……咦,那是什么?”
21:59:28 <<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托马斯好像没有成功地实践过来着……什么?”
21:59:28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循着托马斯的视线看
21:59:49 << 莫尔度>> 你们飞在数百尺的高空中,俯瞰着大地
21:59:49 << 莫尔度>> 你们目之所及的整片血色大地,正在……蠕动着
21:59:49 << 莫尔度>> 荒原上的残垣断壁,大半都陷进了柔软的地里
22:00:56 << 罗西亚·拉法姆>> 咽一口唾沫
22:01:06 << 莫尔度>> 仿佛某种巨大生物的分泌物一般,污秽之血的液体怪兽正在从大地当中不断地渗出
22:01:07 << 罗西亚·拉法姆>> “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活物……”
22:01:13 << 切希尔·柳哨>> “这个看起来真严重…………”
22:01:24 << 莫尔度>> 看起来密密麻麻全都是黑点
22:01:24 << 莫尔度>> 也有数头大小甚至匹敌之前你们干掉的巨兽的怪物在荒原上缓缓前行着
22:02:09 << 罗西亚·拉法姆>> “很不妙啊,如果这东西无限生殖的话,别说拜伯里了,阿尔克夫都会被马上摧毁吧”
22:02:09 << 罗西亚·拉法姆>> “暴露在荒野中的卡曼达他们就更……”
22:02:39 << 切希尔·柳哨>> 看看它们往哪里走
22:02:42 <<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咱们这不是赶紧去了么……”
22:03:38 << 莫尔度>> 它们漫无目的地游走着
22:03:38 << 莫尔度>> 摧毁着看到的建筑物残骸
22:03:38 << 莫尔度>> 有的甚至在相互搏斗
22:03:50 <<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的话,更想用个流星爆什么的对这片大地来上一发啊”
22:04:05 << 福克斯·龙心>> “有什么意义吗”
22:04:20 <<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没有吧”
22:04:40 << 切希尔·柳哨>> “太多了,就算真的流星下来也没用”
22:04:47 << 莫尔度>> 莫尔格瑞的大地上遍布着许多的建筑物残骸,就像是临空撒了一把城市一样
22:04:47 << 莫尔度>> 城堡、高塔、村庄都零星分布
22:04:47 << 莫尔度>> 这让你们想起了倒栽在地上的冰宫
22:04:59 << 福克斯·龙心>> “还是想办法从根源解决吧”
22:05:00 << 切希尔·柳哨>> “所幸这帮家伙没有一个确实的目标”
22:05:00 << 切希尔·柳哨>> “如果往阿尔克夫来个大行军才是完了……”
22:06:12 <<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那些不像是原本就在这儿的建筑物……”
22:06:12 << 罗西亚·拉法姆>> “和我们一样也是从其他恐惧孤岛被丢过来的吗”
22:06:44 << 福克斯·龙心>> “其他领主破败的领地?”
22:07:24 << 罗西亚·拉法姆>> “生还者……虽然很可惜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22:07:14 << 莫尔度>> 经历了漫长的飞行时间之后,你们逐渐接近了西方浓重的雾气
22:07:14 << 莫尔度>> 雾气之浓,以至于根本看不清内部的景物
22:07:14 << 莫尔度>> 只能观察到模糊的建筑物影子
22:07:34 << 罗西亚·拉法姆>> “祈祷卡曼达不要已经变成了污染生物吧”
22:07:34 << 罗西亚·拉法姆>> “指南针的情况怎么样?”
22:07:59 << 阿加萨·恩沃尔>> 看一眼指南针
22:08:04 <<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祈祷我们能够活着回去比较重要”
22:08:05 << 莫尔度>> 指南针指着雾气深处
22:08:05 << 莫尔度>> 你们打算直接飞进雾气当中吗?
22:08:34 <<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方向还是没错的,但是咱真的要直接飞进去吗”
22:08:41 << 切希尔·柳哨>> “感觉一头扎进去不是什么好选择”
22:08:41 << 切希尔·柳哨>> “把眼睛拿出来试试”
22:09:23 <<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雾气的边缘
22:09:23 << 莫尔度>> 全员过一个强韧
22:09:40 << 福克斯·龙心>> “我甚至觉得可以休息一晚”
22:09:53 << 莫尔度>> 戴了面具的有+2加值
22:10:08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8
22:10:28 << 福克斯·龙心>> .d 1d20+13
22:10:31 << 隐秘力>> @福克斯  1d20+13  掷骰:(15 =15)+13 =28
22:10:34 <<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9
22:10:37 << 切希尔·柳哨>> .d 1d20+8
22:10:38 <<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9 掷骰:(19 =19)+9 =28
22:10:39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8  掷骰:(12 =12)+8 =20
22:10:51 << 莫尔度>> 罗西亚过一个1d3
22:10:58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3
22:10:59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3 掷骰:(2 =2) =2
22:11:05 << 莫尔度>> 2点腐败
22:13:10 << 莫尔度>> .d d20+8 叶米
22:13:14 << 隐秘力>> @苍白之血莫尔度  d20+8 叶米 因为:叶米,掷骰:(13 =13)+8 =21
22:13:21 << 莫尔度>> 叶米克服了污染
22:13:21 << 莫尔度>> 接下来,你们打算?
22:14:12 <<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拿了金瞳来着?
22:14:55 << 莫尔度>> 但是队长变身了吧
22:14:55 << 莫尔度>> 眼眸融合了
22:15:16 <<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
22:15:25 << 阿加萨·恩沃尔>> 竟然
22:17:16 << 切希尔·柳哨>> .d 1d20+19 聆听
22:17:21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19  掷骰:(13 =13)+19 =32
22:17:43 << 切希尔·柳哨>> “?”
22:17:43 << 切希尔·柳哨>> “你们听没听见下面在有人打架?”
22:17:55 << 罗西亚·拉法姆>> “?”
22:17:59 << 切希尔·柳哨>> “快看一眼指南针!”
22:18:02 << 罗西亚·拉法姆>> “哈?”
22:18:05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往下看看
22:18:17 << 阿加萨·恩沃尔>> “??”
22:18:21 << 莫尔度>> 切希尔试图往下看的时候
22:18:21 << 莫尔度>> 你们看到,她的一只眼睛化作了纯粹的金色
22:18:21 << 莫尔度>> ————顿时,四周的雾气突然变得淡了
22:19:07 << 福克斯·龙心>> “队长好强”
22:19:11 << 莫尔度>> 在你们的正下方,你们看到了一头巨大的怪物
22:19:15 <<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那只眼睛依然有效!”
22:19:29 << 莫尔度>> 那正是之前被你们击倒的污秽怪兽
22:19:29 << 莫尔度>> 它的三个头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半
22:20:02 <<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2:20:05 << 莫尔度>> 正在挥动畸形而萎缩的爪子和什么东西战斗着
22:20:05 << 莫尔度>> 你们看不清
22:20:16 << 罗西亚·拉法姆>> “喂——!下面和它战斗的!腾得出嘴的话报上名来!”
22:20:29 << 切希尔·柳哨>> “辛迪,稍微降低高度”
22:20:29 << 切希尔·柳哨>> 我也降低高度
22:20:56 << 莫尔度>> 你们缓缓朝着地面降去
22:20:56 << 莫尔度>> 随着高度的降低,你们看到了大量的怪物尸体
22:21:30 << 切希尔·柳哨>> “真能打”
22:21:30 << 切希尔·柳哨>> “希望是友军”
22:21:37 << 莫尔度>> 遍布在四周,甚至有几十具怪物的尸体叠在一起
22:21:37 << 莫尔度>> 足有十余尺高
22:21:37 << 莫尔度>> 而与怪物战斗的,却是区区的一个人
22:22:39 << 切希尔·柳哨>> “………………真厉害”
22:22:43 << 莫尔度>>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他的身上已经被血迹完全浸透
22:22:43 << 莫尔度>> 左右手各拿一把重剑
22:23:10 << 阿加萨·恩沃尔>> “诶……好汉可通姓名?”
22:23:20 << 福克斯·龙心>> “这位是?”
22:23:29 << 莫尔度>> 当苍白污染兽朝着他一爪拍去的时候,他飞身跃起
22:23:29 << 莫尔度>> 左手的重剑变形、展开,化作了铁片长鞭
22:23:29 << 莫尔度>> 卷住了巨兽的头颅
22:23:29 << 莫尔度>> 然后右手的重剑剑刃朝着一边退开,从中伸出了铁管
22:24:30 << 铁管>> “砰————”
22:24:34 << 切希尔·柳哨>> “变形武器,说不定是阿尔克夫来的”
22:24:34 << 切希尔·柳哨>> “我们去帮个忙!”
22:24:56 << 莫尔度>> 火光闪过,巨兽的头颅在空中被打得稀巴烂
22:24:56 << 莫尔度>> 等你们降落到地面的时候,巨兽已经变成了一滩液体
22:25:22 << 罗西亚·拉法姆>> “嗯!……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我们的份”
22:25:58 << 莫尔度>> 鞭子和火枪再度回归重剑形态,男人转身飞斩——
22:25:58 << 莫尔度>> 将背后袭来的另一头怪物斩成了两半
22:26:04 <<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已经没有了……”
22:26:12 << 福克斯·龙心>> “这个人,不简单”
22:26:16 << 切希尔·柳哨>> “需要治疗吗?”
22:26:36 << 阿加萨·恩沃尔>> “他好像也没搭理咱们”
22:26:37 << 莫尔度>> 这时,男人注意到了你们,你们也看到了男人的正脸
22:26:47 << 切希尔·柳哨>> “他忙,我们自己治就好了”
22:26:49 << 莫尔度>> 他和你们一样,也戴着鸟喙面具
22:26:49 << 莫尔度>> 但面具却是铁质的
22:27:07 <<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把回春杖递给我”
22:27:07 << 亨佩尔>> “……你们是什么人?”
22:27:28 << 罗西亚·拉法姆>> “你好啊同志,我们是新上任的,芙蕾雅女爵的骑士”
22:27:29 << 阿加萨·恩沃尔>> 递给队长
22:27:29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拿稳点啊”
22:27:40 << 切希尔·柳哨>> 接过来
22:27:40 << 切希尔·柳哨>> “别只说,把骑士的剑拿出来啊!”
22:28:19 << 罗西亚·拉法姆>> “你想必是属于卡曼达总管带来的部队吧,我们受命前来援助他,请问总管现在何处?”
22:28:20 << 切希尔·柳哨>> “介意我治疗吗?次级回春术,就算是不死生物也可以治疗”
22:28:21 << 阿加萨·恩沃尔>> 再把骑士剑递给队长
22:28:32 << 切希尔·柳哨>> “剑就不用给我了!”
22:28:35 << 莫尔度>> 男人摇了摇头
22:28:51 << 亨佩尔>> “我不是阿尔克夫的人,这个面具只是我买来的装备而已”
22:29:01 << 福克斯·龙心>> “这样吗”
22:29:06 << 阿加萨·恩沃尔>> “诶,咱还以为只有队长才有权力用”
22:29:08 << 亨佩尔>> “而且,不用治疗了,这些血全是怪物的”
22:29:18 << 切希尔·柳哨>> “………………”
22:29:22 << 亨佩尔>> “你们是什么人?”
22:29:42 << 切希尔·柳哨>> “女爵的骑士啊,刚才不是说了吗”
22:29:42 << 亨佩尔>> “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22:29:46 << 福克斯·龙心>> “我们是女爵的骑士,来这里执行任务”
22:29:57 << 切希尔·柳哨>> “前来援助总管啊,这个也说了”
22:30:05 << 亨佩尔>> “……原来是阿尔克夫的人啊”
22:30:21 << 亨佩尔>> 男人把两把重剑插回来背后的剑鞘里
22:30:21 << 亨佩尔>> 然后取下了铁面具
22:30:26 << 切希尔·柳哨>> “那你呢?到这里来做什么?”
22:31:07 << 亨佩尔>> “亨佩尔,狩魔猎人”
22:31:21 <<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31:24 << 福克斯·龙心>> “您有看到卡曼达吗?”
22:31:45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不是很懂,您是那种专门狩猎污染生物的职业吧?”
22:31:48 << 阿加萨·恩沃尔>> “呃……幸会幸会”
22:31:59 << 福克斯·龙心>> “幸会幸会”
22:32:04 << 亨佩尔>> “准确来说……”
22:32:04 << 亨佩尔>> “我是在保护这个村子。”
22:32:29 << 亨佩尔>> 亨佩尔指着自己的身后
22:32:34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
22:32:34 << 阿加萨·恩沃尔>> 探头看看他身后
22:32:45 << 罗西亚·拉法姆>> “哦?这个村子的人都还生还着么?”
22:32:49 << 切希尔·柳哨>> 看他身后
22:33:01 << 罗西亚·拉法姆>> 看他身后
22:33:03 << 莫尔度>> 这时,你们才注意到,亨佩尔背后的浓雾当中,有着一些倾斜,破旧的木屋
22:33:03 << 莫尔度>> 看起来完全不像能够住人的样子
22:33:46 << 切希尔·柳哨>> “这里还有人吗?”
22:33:46 <<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不像是在保护居民呢?”
22:34:05 << 切希尔·柳哨>> “或者你在保护房屋?”
22:34:06 << 亨佩尔>> “呵,顺手而已”
22:34:06 << 亨佩尔>> “或者说……不知道你们觉得这里的住民能不能算作是‘人’?”
22:35:02 << 阿加萨·恩沃尔>> “呃……这话怎么讲?”
22:35:04 <<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您是不会把刚刚杀掉的那种称为人吧?”
22:35:10 << 亨佩尔>> 他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朝着雾气当中走了进去
22:35:15 << 亨佩尔>> “当然”
22:35:16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是那样,那么称之为人无妨”
22:35:42 << 福克斯·龙心>> “我们只是因为自己的种族所以习惯性使用人这个叫法而已”
22:36:20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卡曼达看起来不像会在这种地方啊……]
22:36:28 << 切希尔·柳哨>> “进村看看?”
22:36:30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跟过去
22:36:35 << 切希尔·柳哨>> 跟过去
22:36:38 << 莫尔度>> 指南针指着雾气的深处
22:37:12 << 莫尔度>> 虽然切希尔的金瞳驱散了一些雾气,但你们走进这个区域,仍然感觉心中发闷
22:37:13 <<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跟过去看看吧”
22:37:13 <<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咱感觉还是不太好”
22:37:24 << 福克斯·龙心>> “嗯”
22:37:33 << 亨佩尔>> “哟,跟过来了”
22:37:33 << 亨佩尔>> “我还以为你们会原路返回”
22:38:00 << 切希尔·柳哨>> “怎么会呢,我们是来找人的”
22:38:00 << 切希尔·柳哨>> “任何一处地方都不能放过”
22:38:11 << 亨佩尔>> “这么巧,我也是来找人的”
22:38:18 <<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还有任务在身,就算是为了找点线索也不能就这样退缩”
22:38:31 <<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你要找的是谁?说不定我们见过”
22:38:31 << 切希尔·柳哨>> “毕竟也在这附近待了好几天”
22:39:13 << 亨佩尔>> “哈,我要找的人名字叫奥尔曼吉,你们听说过吗?”
22:39:40 << 莫尔度>> 亨佩尔来到了一间看起来快要倒塌的木屋前面,敲了敲门
22:39:57 << 罗西亚·拉法姆>> 哑然
22:40:04 <<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没有,队长你听说过吗?”
22:40:08 << 门>> “吱————”
22:40:0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自己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名字
22:40:14 << 切希尔·柳哨>> “没有呢”
22:40:17 << 莫尔度>> 门发出令人恶心的声音,打开了
22:40:17 << 莫尔度>> 随后,你们看到一个生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22:41:03 <<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41:11 << 莫尔度>> 这个生物仍然维持着最基本的人形
22:41:11 << 莫尔度>> 但它严重地佝偻,浑身长满了浓密的毛发
22:41:11 << 莫尔度>> 四根枯瘦、灰黄的四肢从肮脏的毛发当中伸出来,尽头则是尖利的爪子
22:42:11 << 罗西亚·拉法姆>> “……你好啊,请问怎么称呼?”
22:42:35 << 罗西亚·拉法姆>> [想起了刚来阿尔克夫的时候在贫民窟里见到的那些呢]
22:42:37 << 莫尔度>> 在像虾一样伸着的头颅附近,你们能看到一张皱缩,且扭曲的类人生物面孔
22:42:46 <<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是这么想的]
22:42:51 << 莫尔度>> 全员过一个意志
22:43:03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14
22:43:05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14 掷骰:(18 =18)+14 =32
22:43:29 << 切希尔·柳哨>> .d 1d20+15
22:43:31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15  掷骰:(12 =12)+15 =27
22:43:57 << 福克斯·龙心>> .d 1d20+16
22:44:00 << 隐秘力>> @福克斯  1d20+16 掷骰:(4 =4)+16 =20
22:44:21 <<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15
22:44:22 <<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15 掷骰:(18 =18)+15 =33
22:44:45 << 莫尔度>> 由于你们都见过不少类似的生物了,所以都勉强克服了内心的不适
22:44:45 << 莫尔度>> 但生理上的反感仍然存在着,理智告诉你们这个生物很可能曾经是“人”
22:45:53 << 亨佩尔>> “哟,我已经搞定了”
22:45:53 << 亨佩尔>> “可以喊村里人都从屋子里出来了”
22:46:10 << 切希尔·柳哨>> [就算这样也得在这里生存下去啊……]
22:46:21 << 罗西亚·拉法姆>> [这位原来是村长吗……]
22:46:46 << 村长?>> “啊……是吗……”
22:46:55 << 莫尔度>> 那个生物沙哑地回应着
22:47:01 << 阿加萨·恩沃尔>> [居然还有村里人]
22:47:11 << 莫尔度>> 然后一瘸一拐地朝着其他破屋走去
22:47:31 << 亨佩尔>> “怎么?震惊了?感觉恶心了?”
22:47:35 << 切希尔·柳哨>> [我们吃西红柿的时候也会有好几个人变成怪物或者被怪物杀掉吧]
22:47:35 << 切希尔·柳哨>> [没钱真可怕]
22:47:51 << 罗西亚·拉法姆>> “那倒没有,毕竟不是第一次见了”
22:47:51 << 罗西亚·拉法姆>> “阿尔克夫城外的贫民窟有很多这样的”
22:48:22 << 切希尔·柳哨>> “只要还保持着人心就还是人嘛”
22:48:22 << 罗西亚·拉法姆>> “这座村子里的人也是因为交不起入城费才没有往那里迁移吗?”
22:48:48 << 莫尔度>> 亨佩尔摇了摇头
22:48:51 << 亨佩尔>> “谁知道呢”
22:48:51 << 亨佩尔>> “我只知道他们还活在这里”
22:48:51 << 亨佩尔>> “甚至奇妙地没有发疯”
22:48:51 << 亨佩尔>>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有保护他们的义务”
22:49:59 << 切希尔·柳哨>> “确实,腐败到了这个地步,一般而言不该伴随同样程度的堕落吗?”
22:49:59 << 切希尔·柳哨>> “但他看起来依然保有理智”
22:50:28 << 亨佩尔>> “所以……或许有什么东西在守护着他们的理智”
22:50:28 << 亨佩尔>> “我对这个很感兴趣”
22:50:37 << 罗西亚·拉法姆>> “原因……难道说,卡曼达他们就是来调查这个的?”
22:50:59 <<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
22:51:05 << 阿加萨·恩沃尔>> “有可能”
22:51:22 << 福克斯·龙心>> “起码有联系”
22:51:16 <<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先生,你要留在这里,还是继续前进?”
22:51:16 << 切希尔·柳哨>> “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同行”
22:51:27 << 罗西亚·拉法姆>> “即使精神正常,受了过量的污染也还是会死的,不能因为这种原因就对污染妥协”
22:51:27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能像艾略特那种人一样。”
22:51:33 << 亨佩尔>> “我当然会继续前进”
22:51:33 << 亨佩尔>> “因为我和那个人约好了,必须要找到他”
22:52:11 << 切希尔·柳哨>> “这个说法有点奇怪……”
22:52:11 << 切希尔·柳哨>> “呃……那个人的全名叫什么?”
22:52:11 << 切希尔·柳哨>> “你刚才只说了姓或者名吧”
22:52:22 << 亨佩尔>> “不过比起这个,你们不打算打听一下你们要找的人去了什么方向吗?”
22:52:22 << 亨佩尔>> “还是说,你们打算在这片浓雾当中当个无头苍蝇”
22:53:05 << 切希尔·柳哨>> “那没有问题,我们有方向”
22:53:10 << 阿加萨·恩沃尔>> “无头苍蝇倒是不至于,大概的方向我们还是知道的,只是距离可能还不太稳当”
22:53:15 << 切希尔·柳哨>> [确定一下指南针吧]
22:53:51 << 亨佩尔>> “奥尔曼吉·夏芝”
22:53:51 << 亨佩尔>> “你问这个干什么?”
22:53:51 << 福克斯·龙心>> “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了解这个区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22:54:11 << 阿加萨·恩沃尔>> 低头看看指南针
22:54:37 << 切希尔·柳哨>> “没事,我在想他会不会叫舒克呢”
22:54:54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指南针在转圈]
22:55:00 <<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队长在说什么,但是一定很重要”
22:55:02 << 阿加萨·恩沃尔>> [而且速度很快]
22:55:02 << 阿加萨·恩沃尔>> [似乎没法停下来稳定指向一个方向的样子,情况未知……]
22:55:18 << 罗西亚·拉法姆>> “对了,既然您是专业干这行的……”
22:55:18 << 罗西亚·拉法姆>> “有一些传闻也想顺便跟您打听一下……”
22:56:00 << 切希尔·柳哨>> [好惨,那还是问问他们吧]
22:56:07 << 亨佩尔>> “什么?”
22:56:25 << 切希尔·柳哨>> [我那么大个,不太好去问,上吧阿加萨和福克斯]
22:57:14 << 罗西亚·拉法姆>> “拜伯里这个地方您熟吗?或者说”
22:57:14 << 罗西亚·拉法姆>> “守护神或者月神,对哪一个名词您比较熟悉?”
22:57:41 << 亨佩尔>> “月神吧”
22:57:41 << 亨佩尔>> “来这里之前我去过拜伯里,在那里杀过一些僵尸”
22:59:00 << 罗西亚·拉法姆>> “是那种长着很多眼球的僵尸吧?”
22:59:21 << 亨佩尔>> “确实”
23:01:02 << 阿加萨·恩沃尔>> “那个,咱收回咱刚才的话,现在来看我们确实可能成了无头苍蝇”
23:01:08 << 罗西亚·拉法姆>> “以你来看,那些僵尸和这些污染会不会有什么联系——虽然也很想问这个,但我要说的是,我们在政府大楼的纸条里发现过月神教小队留下的纸条,除了队长之外他们已经进行撤退了”
23:01:08 << 罗西亚·拉法姆>> “呃,虽然纸条也没有说它们就是月神教的……嗯,关于那部分就略过”
23:05:10 << 亨佩尔>> “你想问什么?”
23:05:34 <<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您去了那里,也就是说您认为您要找的人有去那里的可能性……如果说那里出现了月神,您觉得会和那种僵尸的存在有什么联系?”
23:06:09 << 亨佩尔>> “你们不知道那种多眼僵尸的真面目是什么吗?”
23:06:09 << 亨佩尔>> “从它们修建的教堂就能看出它们到底是什么吧”
23:06:09 << 亨佩尔>> “它们是上古邪物的信徒,我们把他们称之为————觉悟者”
23:07:45 << 罗西亚·拉法姆>> “……”
23:08:02 << 亨佩尔>> “很显然,月神和它们并没有直接联系”
23:08:23 << 切希尔·柳哨>> “这下放心了吧,罗西亚”
23:09:44 << 阿加萨·恩沃尔>> 看看村长有没有把村里人都叫出来
23:09:44 <<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一个戴着这样的东西的,拿着月火之剑的人在捍卫着那个教堂啊”
23:09:44 << 罗西亚·拉法姆>> 掏出了月之眼
23:09:44 << 罗西亚·拉法姆>> “那里面甚至还有一只眼魔”
23:10:17 << 福克斯·龙心>> [他可能捍卫的不是教堂,或者被控制了]
23:10:22 << 亨佩尔>> “……哼,那些月神骑士们早就变成疯子了”
23:10:22 << 亨佩尔>> “都是一群不中用的废物”
23:10:22 << 亨佩尔>> “别说捍卫了,他们根本就守护不了任何东西”
23:11:18 << 切希尔·柳哨>> “好严格啊”
23:11:22 << 亨佩尔>> “他们失败了,永远的!”
23:11:37 << 切希尔·柳哨>> “永远?这是什么意思”
23:11:41 << 莫尔度>> 狩魔猎人笑了笑
23:11:57 << 亨佩尔>> “因为他们早就发疯了,已经没有能力挽回自己的错误了”
23:12:31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把他,或者说他们变成那样的,到底是污染,还是上古邪物,亦或是莫尔度?”
23:12:47 << 切希尔·柳哨>> “所谓的错误是什么?他们的月神被封印了一类的?”
23:12:56 << 亨佩尔>> “莫尔度?那是谁?”
23:13:26 << 莫尔度>> 当罗西亚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23:13:26 << 莫尔度>> 全员过一个意志
23:13:36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14
23:13:39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14 掷骰:(13 =13)+14 =27
23:13:56 << 福克斯·龙心>> .d 1d20+16
23:13:58 << 切希尔·柳哨>> .d 1d20+15
23:14:00 << 隐秘力>> @福克斯  1d20+16  掷骰:(11 =11)+16 =27
23:14:00 << 隐秘力>> @快递高手切希尔  1d20+15  掷骰:(13 =13)+15 =28
23:14:25 <<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15
23:14:29 <<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15 掷骰:(8 =8)+15 =23
23:14:45 << 莫尔度>> 你们有人打算在这次意志豁免当中做点什么吗
23:14:45 << 莫尔度>> 比如瞬时力量什么的
23:16:51 << 切希尔·柳哨>> 我加给自己!
23:16:51 << 切希尔·柳哨>> 你们死了我拉你们
23:17:02 << 莫尔度>> 嗯
23:17:02 << 莫尔度>> 那么,除了切希尔
23:17:02 << 莫尔度>> 你们所有人全部忘记了“莫尔度”这个名字
23:17:02 << 莫尔度>> 相应的记忆全部被替换成了“某个黑暗领主”
23:17:31 <<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3:17:44 << 阿加萨·恩沃尔>> “啥?”
23:17:52 << 亨佩尔>> “所以说,莫尔度是谁?”
23:18:16 << 罗西亚·拉法姆>> “……呃,其实我想说的是某个黑暗领主,您不知道的话就算了”
23:18:18 <<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是你刚才说的这个名字?”
23:18:27 << 福克斯·龙心>> “不认识”
23:18:27 << 罗西亚·拉法姆>> [莫尔度是谁来着……]
23:18:28 << 切希尔·柳哨>> “?”
23:18:46 << 切希尔·柳哨>> [喂等一下,我还以为是你们不想告诉他了]
23:18:46 << 切希尔·柳哨>> [忘记了算是怎么回事啊!]
23:19:07 << 亨佩尔>> “总之,没有人能逃得过迷雾的侵蚀”
23:19:10 <<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不起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了……不只是我吗?]
23:19:15 << 亨佩尔>> “这就是恐惧国度的自然规律”
23:19:35 << 切希尔·柳哨>> “看出来了……”
23:19:42 << 亨佩尔>> “哪怕是再强的人,也是一样的结局,化为狂人”
23:19:42 << 亨佩尔>> “这就是月神骑士团的悲惨末路”
23:20:02 << 罗西亚·拉法姆>> “……”
23:20:22 << 切希尔·柳哨>> “但你不是蛮好的?”
23:20:23 << 亨佩尔>> “哼,真是可笑”
23:20:27 << 切希尔·柳哨>> “说明他们还不够强”
23:20:40 << 莫尔度>> 说到月神骑士团,亨佩尔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
23:21:01 << 切希尔·柳哨>> “不过你看起来感觉和他们还有点故事啊”
23:21:39 <<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她的骑士,不会全是那样”
23:21:3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悄声嘀咕
23:21:40 << 亨佩尔>> “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
23:22:13 << 莫尔度>> 亨佩尔叹了口气
23:22:27 << 亨佩尔>> “我要去找其他村民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23:23:24 << 切希尔·柳哨>> “看来是没有一起走的兴趣啊,好吧”
23:23:24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我们去继续打听卡曼达的事吧,再见,亨佩尔先生”
23:23:33 << 切希尔·柳哨>> “拜拜啦”
23:23:36 << 阿加萨·恩沃尔>> “那再见咯”
23:23:47 <<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快去找个村民问问那一队人去哪儿了”
23:24:12 << 莫尔度>> 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再度戴上了铁面具
23:24:12 << 莫尔度>> 然后走进了迷雾深处
23:24:12 << 莫尔度>> 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23:24:23 <<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村长还没把人叫出来”
23:24:23 << 阿加萨·恩沃尔>> “咱找个屋子敲门问么”
23:24:54 << 莫尔度>> 这时,你们看到已经有零零散散的变异人在附近行动了
23:25:09 << 福克斯·龙心>> “问问情况吧”
23:25:02 << 罗西亚·拉法姆>> 犹豫了一下
23:25:02 << 罗西亚·拉法姆>> 对男人的背影喊一声
23:25:02 << 罗西亚·拉法姆>> “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
23:25:45 << 莫尔度>> 亨佩尔举起左手,背对着罗西亚握了握拳
23:26:05 << 莫尔度>> 接下来,你们打算?
23:26:44 << 切希尔·柳哨>> 打发他们去收集信息
23:26:53 << 阿加萨·恩沃尔>> 找人问一下是否了解卡曼达的情报
23:26:58 << 福克斯·龙心>> 搜集信息
23:26:58 << 莫尔度>> 你们准备去四处搜集信息
23:27:09 << 莫尔度>> 但这时,托马斯捂着心口蹲在了地上
23:27:09 << 莫尔度>> 他面色发青,看起来有点难受
23:27:21 << 福克斯·龙心>> “?怎么了?”
23:27:40 <<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情况?怎么了?”
23:27:52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从刚才开始……就感觉……”
23:27:52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有点难受……”
23:28:01 <<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暴露在外面太勉强了吗?”
23:28:0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觉得……”
23:28:0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23:28:37 <<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3:28:45 << 切希尔·柳哨>> “关于什么的?你师父?”
23:28:45 << 切希尔·柳哨>> “还是黑暗领主的名字?”
23:29:02 <<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忘记了什么吗?还有没有别的?污染症状呢?”
23:29:1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那是一个人……他是谁来着……”
23:29:1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他叫什么来着……”
23:29:10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行……想不起来……”
23:30:10 << 莫尔度>> 托马斯几乎快要哭出来
23:30:34 << 罗西亚·拉法姆>> “冷静,冷静!事情呢!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呢!”
23:30:44 << 切希尔·柳哨>> “哇,好惨,等等,先冷静一点”
23:30:53 << 阿加萨·恩沃尔>> “谁!?”
23:30:56 << 切希尔·柳哨>> “你可能受到雾气的影响了?”
23:31:04 << 莫尔度>> 你们都围着托马斯,安慰着他
23:31:04 <<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
23:31:26 << 福克斯·龙心>> “???”
23:31:29 << 阿加萨·恩沃尔>> 惊讶的一转身
23:31:46 << 莫尔度>> 阿加萨转过身,看到的是,先前从屋子里出来的那个变异村民
23:31:56 << 莫尔度>> 他口齿不清地对你们说
23:32:12 << 村长?>> “嘿……他,身体不太舒服……?嘿……”
23:32:36 << 阿加萨·恩沃尔>> “确实是这样的,您好像知道点情况?”
23:32:42 << 切希尔·柳哨>> “他说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人”
23:32:55 << 阿加萨·恩沃尔>> “顺便您这脚步还真是够轻的,咱都没注意到到咱身后了”
23:32:56 << 罗西亚·拉法姆>> “您有什么办法吗?”
23:33:21 << 村长?>> “人啊……嘿……在这个世界上,难保不会忘记点什么……嘿嘿嘿嘿……”
23:34:29 <<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这话确实没错,但您现在说肯定有它的内涵,所以具体一些?”
23:33:14 << 切希尔·柳哨>> “喂,露奎蒂亚?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23:33:21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询问露奎蒂亚
23:34:04 << 露奎蒂亚·葛莱本>> “没有”露奎蒂亚冷静地说,“我是不死人,所以不会受到污染的影响”
23:34:20 << 福克斯·龙心>> “居然有这种好处”
23:34:24 << 村长?>> “几位……进屋去坐坐吧……?”
23:34:24 << 村长?>> “嘿嘿……”
23:34:39 << 阿加萨·恩沃尔>> “呃……好吧?队长咱就进去看看?”
23:34:40 << 罗西亚·拉法姆>> “啊啊,正好也有些事想问您”
23:34:45 << 村长?>> “几位看起来需要休息……嘿”
23:35:02 << 福克斯·龙心>> “确实是有点需要”
23:35:10 << 切希尔·柳哨>> “看来是污染的原因”
23:35:27 << 切希尔·柳哨>> [遗憾,她要是忘了科林,我们就可以说是她的队友了]
23:35:54 << 切希尔·柳哨>> “虽然想赶快前进……但托马斯这个样子总不能带着走”
23:35:55 << 罗西亚·拉法姆>> [那她就不只托马斯现在这副模样了吧]
23:35:56 << 福克斯·龙心>> [居心叵测的队长]
23:36:07 << 切希尔·柳哨>> “那么就稍微休息一下吧,感谢您的好意”
23:36:07 << 切希尔·柳哨>> “不过我……进不去房子……”
23:36:07 << 切希尔·柳哨>> 呱在地上
23:36:56 << 罗西亚·拉法姆>> “嗯,队长如果变回来的话,今天就彻底没法战斗了呢”
23:36:56 << 罗西亚·拉法姆>> “那,队长屋外旁听?”
23:38:01 << 村长?>> “那就……嘿嘿,在院子后面休息……嘿,一会?”
23:38:07 << 福克斯·龙心>> “屋外趴着吗”
23:38:07 << 福克斯·龙心>> “马厩?”
23:38:25 <<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也只能先这么凑活一下了吧”
23:38:36 << 罗西亚·拉法姆>> “凑活一下吧”
23:39:20 << 莫尔度>> 除了切希尔,其他人跟随变异人走进了他的屋子里
23:39:20 << 莫尔度>> 一股浓烈的恶臭几乎瞬间就侵蚀了你们的肺
23:39:53 << 阿加萨·恩沃尔>> “呃……呃…………”
23:40:02 << 村长?>> “嘿嘿……坐,坐”
23:40:07 << 罗西亚·拉法姆>> [外,外貌就算了,气味果然还是……]
23:40:13 << 莫尔度>> 在这个倾斜,破败的木屋里
23:40:18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强装不在意的样子
23:40:30 << 阿加萨·恩沃尔>> [咱,咱想着要不要出去照顾一下队长了]
23:40:32 << 莫尔度>> 沾满黑色污物的家具歪歪扭扭地摆放着
23:41:17 <<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坐,坐]
23:41:18 << 莫尔度>> 屋子里的一口大锅里,熬煮着无法用某种颜色来形容的,浑浊的汤
23:41:2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坐在上面
23:41:36 << 福克斯·龙心>> 坐下
23:41:41 << 莫尔度>> 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则摆放着一把断剑
23:41:41 << 莫尔度>> 看到这把剑的时候,你们都认出了它来
23:41:41 << 莫尔度>> ——那是月火之剑
23:42:28 << 罗西亚·拉法姆>> “…………!”
23:42:28 << 罗西亚·拉法姆>> “月,月火之剑!”
23:42:38 << 福克斯·龙心>> “可以请问下这把剑的来历吗”
23:42:45 << 莫尔度>> 它已经断成了三截
23:42:45 << 莫尔度>> 失去了魔法的光辉
23:43:12 << 村长?>> “嘿,嘿嘿……这是,亨佩尔留下的”
23:43:44 << 莫尔度>> 变异人手上端着两碗汤
23:43:44 << 莫尔度>> 放在了桌子上
23:43:53 << 村长?>> “请,喝汤”
23:44:06 << 莫尔度>> 然后他又过去盛了两碗
23:44:09 <<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说他也是,那个骑士团的一员?”
23:44:17 << 罗西亚·拉法姆>> 盯着汤
23:44:42 << 阿加萨·恩沃尔>> “……”
23:44:44 << 莫尔度>> 汤冒着泡
23:44:51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手上的蛰刺戳进去搅拌一下
23:44:58 << 切希尔·柳哨>> [这个时候真的能感受到净化者的伟大]
23:44:58 << 罗西亚·拉法姆>> 右手手背上的
23:45:01 << 莫尔度>> 粘稠的汤水当中,漂浮着几块黑色的东西
23:45:01 << 莫尔度>> 罗西亚搅拌了一下
23:45:01 << 莫尔度>> 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23:45:01 << 莫尔度>> 试图尝一口
23:45:53 << 切希尔·柳哨>> “多谢您,先生,不过我们哪能消耗您的食物呢”
23:46:06 << 莫尔度>> 罗西亚尝了一口
23:46:09 << 莫尔度>> 过一个强韧
23:46:09 << 莫尔度>> 由于罗西亚长期吃魔域的各种食物,所以有+2加值
23:46:17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10
23:46:19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0+10 掷骰:(11 =11)+10 =21
23:47:07 << 莫尔度>> 罗西亚强忍反胃咽下了一口汤,同时还吞进去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
23:47:30 << 莫尔度>> 投一个1d2
23:47:39 << 罗西亚·拉法姆>> [果,果然不是什么能正经喝的东西……!]
23:47:42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
23:47:46 << 隐秘力>> @两天晒网罗西亚  1d2 掷骰:(1 =1) =1
23:47:57 <<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说我已经被阿尔克夫的伙食惯坏了吗]
23:48:08 << 阿加萨·恩沃尔>> [你行不行,要不咱给你一块干粮垫补垫补]
23:48:15 << 切希尔·柳哨>> [所以就说不要喝嘛]
23:48:30 << 村长?>> “嘿嘿!喝了,喝了!”
23:49:05 << 福克斯·龙心>> [吃起来怎么样?]
23:49:09 << 罗西亚·拉法姆>> [味道实在……但是喝完之后精神似乎好了一点]
23:49:09 << 罗西亚·拉法姆>> [干粮就算了,负负不会得正的]
23:49:32 << 福克斯·龙心>> [……队长,你怎么看]
23:49:40 <<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看他更嫌弃你的干粮]
23:49:51 << 罗西亚·拉法姆>> “还,还不错,不过来的时候就吃过了,谢谢款待”
23:50:03 << 切希尔·柳哨>> [看他这么高兴…………可能是觉得我们不嫌弃他们?]
23:50:03 << 村长?>> “给他,喝点这个,嘿”
23:50:14 << 阿加萨·恩沃尔>> [唉,没办法的事情]
23:50:16 << 莫尔度>> 变异人指着在角落里抱头蹲防的托马斯
23:50:21 << 阿加萨·恩沃尔>> “……”
23:50:36 << 罗西亚·拉法姆>> “嘿托马斯,来尝尝这个吧”
23:50:37 << 阿加萨·恩沃尔>> [这种事情谁来]
23:50:42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把碗端给他
23:50:42 << 罗西亚·拉法姆>> “我刚刚试喝过了,能喝,精神会好一点”
23:50:42 << 罗西亚·拉法姆>> “说不定喝完就想起来了”
23:51:03 << 切希尔·柳哨>> “似乎会对你有点帮助”
23:51:07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要,我不要……”
23:51:11 << 莫尔度>> 托马斯惊恐地说
23:51:23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把手伸进窗户,用一个魔法技俩
23:51:23 << 切希尔·柳哨>> 让它看起来像是美味的牛肉玉米浓汤
23:51:46 << 莫尔度>> 切希尔使用了魔法伎俩
23:51:46 << 莫尔度>> 让汤的卖相看起来好了一点
23:52:20 <<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 你也来一个,让他味道好一点]
23:52:20 <<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这东西味道绝对不好喝]
23:52:35 << 阿加萨·恩沃尔>> “……”
23:52:46 << 罗西亚·拉法姆>> [是真的不好喝,味道上]
23:52:55 << 切希尔·柳哨>> [快点快点]
23:52:55 << 切希尔·柳哨>> 敲窗户
23:53:12 << 阿加萨·恩沃尔>> 甩个魔法伎俩
23:53:12 << 阿加萨·恩沃尔>> [有没有别的更好的方式啊]
23:53:34 << 罗西亚·拉法姆>> “来你看,真的还不错”
23:53:34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当托马斯面再喝一口
23:53:44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
23:53:59 << 福克斯·龙心>>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23:54:05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真的要喝……?”
23:54:34 << 莫尔度>> 托马斯接过碗
23:54:37 << 阿加萨·恩沃尔>> “良药苦口,良药苦口”
23:54:41 << 莫尔度>> 喝了一口
23:54:41 << 莫尔度>> 然后马上喷了出来
23:54:5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噗————”
23:54:51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呕哇…………”
23:55:02 << 莫尔度>> 他吐了一地
23:55:04 <<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怎么搞的!]
23:55:12 << 罗西亚·拉法姆>> [喂阿加萨,你的魔法伎俩呢!]
23:55:12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拍托马斯的背
23:55:23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呕……哈,哈,哈……”
23:55:23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诶……”
23:55:23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感觉……好多了?”
23:55:39 << 阿加萨·恩沃尔>> [咱用了啊!]
23:55:44 << 切希尔·柳哨>> “咦?”
23:55:53 << 罗西亚·拉法姆>> “你看,都说喝了感觉会好了”
23:55:55 << 切希尔·柳哨>> “吐了都有效??”
23:55:58 <<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真的有用]
23:56:08 << 切希尔·柳哨>> “先生,您这个汤是用什么做的?”
23:56:08 << 切希尔·柳哨>> “这个效果也太神奇了”
23:56:18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虽然还是想不起来我忘了什么……”
23:56:25 << 切希尔·柳哨>> [等等,我知道了!]
23:56:29 <<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但是心里感觉好多了”
23:56:32 <<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
23:56:39 << 切希尔·柳哨>> [就是这种汤在让他们保持理性!]
23:56:39 << 切希尔·柳哨>> [所以他们虽然肉体严重被污染,但精神很正常]
23:57:00 <<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把配方抄下来吧]
23:57:10 << 村长?>> “嘿嘿嘿嘿”
23:57:17 << 罗西亚·拉法姆>> “……这位先生”试图面朝村民正坐
23:57:23 << 村长?>> “村口,嘿嘿,那些肉”
23:57:23 << 村长?>> “你们看到了吗”
23:57:35 << 罗西亚·拉法姆>> “可否问……村口?”
23:57:39 << 莫尔度>> 村民做了个剁碎的手势
23:57:48 <<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回忆一下
23:57:48 << 切希尔·柳哨>> 是怪物的肉吗?
23:57:57 << 村长?>> “亨佩尔,他是猎人……嘿嘿”
23:58:06 << 罗西亚·拉法姆>> “被亨佩尔先生杀掉的……猎物的肉???”
23:58:06 << 罗西亚·拉法姆>> 目瞪口呆
23:58:21 << 村长?>> “猎人,猎物,不能浪费啊……嘿嘿嘿嘿”
23:58:28 <<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能吃?!?]
23:58:41 << 切希尔·柳哨>> “这可真是……没想到对抗污染的东西就在我们身边啊”
23:58:44 << 罗西亚·拉法姆>> [吃了竟然能治疯病?!?!]
23:59:04 << 切希尔·柳哨>> “简直可以写一篇小论文了”
23:59:17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代价还是挺大的……嗯”
23:59:18 << 切希尔·柳哨>> “多谢您对我们的帮助,他看起来真的好多了……”
23:59:24 <<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你想飞黄腾达吗”
23:59:51 << 阿加萨·恩沃尔>> “你可以回去卖专利了”
0:00:19 << 福克斯·龙心>> “加油”
23:59:52 << 村长?>>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
23:59:52 << 村长?>> “雾会帮助我们忘记一切的……嘿嘿”
23:59:52 << 村长?>> “忘记一切的一切,包括我们的名字……”
23:59:52 << 村长?>> “诸位,欢迎,欢迎来到……未名村”
0:01:13 << 莫尔度>> save
0:01:58 << 莫尔度>> 【第二章·污秽之血完】
0:01:58 << 莫尔度>> 【第三章·未名之村开始】
« 上次编辑: 2018-08-06, 周一 19:16:51 由 千面相 »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
« 回帖 #1 于: 2017-11-09, 周四 00:54:02 »
二章补完留念!亨佩尔感觉不错,背对着罗西亚握拳的动作很酷~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44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
« 回帖 #2 于: 2017-11-10, 周五 18:21:55 »
二章补完留念!亨佩尔感觉不错,背对着罗西亚握拳的动作很酷~
其实他是………………保密~
想知道他的事可以催守仁更新某战报 :em001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
« 回帖 #3 于: 2017-11-11, 周六 12:33:42 »
二章补完留念!亨佩尔感觉不错,背对着罗西亚握拳的动作很酷~
其实他是………………保密~
想知道他的事可以催守仁更新某战报 :em001
噫!是谁啊!(瑟瑟发抖)
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就从善如流地催一波某战报=。=

离线 一球甘蓝

  • Peasant
  • 帖子数: 2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
« 回帖 #4 于: 2018-07-25, 周三 20:44:30 »
迷雾真是可怕(大小姐算入队了?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终】
« 回帖 #5 于: 2018-08-06, 周一 10:09:59 »
迷雾真是可怕(大小姐算入队了?

然后就失踪了(泣)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0
  • 苹果币: 0
啊,原来这一章已经结束了。看起来相对之前短小,但我没考虑每回的长度。
迷雾会侵蚀记忆,这着实是严峻的状况。这种侵蚀是否遵循一定规律(比如这次的莫尔度)尚不可知,挂着这种debuff一般的东西最后演变成精神世界的抗争也不会稀奇(那位奥隆的实验说不定已经是一种雏形了,反正他和这类事脱不了干系);吃怪物肉能缓解症状(切希尔干得漂亮)什么的,不知会不会上升到比较深层的话题(太偏了应该不会吧),姑且佩服一下罗西亚的不挑食。卢娜不知所云的神言依然未在小队中激起多大波澜(那段跨服对话般看着略尴尬)。未来的猎魔大腿(或者劲敌?私心)初登场就展现出压迫众生(借用一下)的可怖战力(硬要挑的话没准是属性克制呢,拍飞);寻找名为奥尔曼吉·夏芝的神秘人,和月神骑士的瓜葛等,出场相对晚但揣着一堆无疑是新坑的资讯,各种意义上都挺了不起的(某半变异人在那装什么主角)。
没见过本团前司引牧的战斗形象,因此当初刚被拉起来时连话都不太能说出口的弱气感与本回的表现形成了相当的反差——老哥你原来这么猛的吗!露奎蒂亚这个苍白无力的战斗理由和不离去的···唉,反正懂这种性格特征的人自然心知肚明(倒怨不得她,谁叫她碰上了这一队活宝死宝);差点命丧(会吗)卢娜大神无差别自卫的托马斯今后也许会更谨慎些(唔,虽然有点无辜但长个智总不坏,而他自觉熟悉卢娜又不知是哪处坑了;最后,没看到罗西亚吻醒叶米什么的,呵(呕)。

离线 magere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撒花,气氛又回到了序章的恐怖了,经过长期在恶劣坏境下生存,你们终于被同化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