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一座地城背后的故事  (阅读 576 次)

副标题: 不想写小说的DM不是好坑手(不对)

离线 白鸟飞过

  • 写作多才多艺 读作不务正业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7
  • 苹果币: 1
一座地城背后的故事
« 于: 2017-08-01, 周二 17:07:00 »
唔姆……设定什么的写着写着就成小说了
先放个原发自己团分区的故事试试水吧

NPC传记-索洛塞尔·星语

劇透 -   :
一意孤行的高塔

"生日快乐,索洛塞尔。”   
   方满110岁的精灵微笑着对着镜子睁开双眼。一颗嵌着晶石徐徐如生的义眼灵巧地随着左眼转动起来,若没有上面的金色齿轮印记便可以假乱真了吧。
   囚于塔内醉心实验已经十年了,不过再有个十年又何妨?
劇透 -   :
   “阿鲁代尔,是秋天了呢。”
   被递上斗篷的灰精灵平静地说着,攀上高大构装体的后背,从弹出的抽屉里取出一本记录本。
   “阿鲁代尔,匀速搅拌坩埚直到气泡消失,再移去热源。”
   自人形构装生物粗砺的指尖弹出一束精细的金属抓钩,轻轻拈住细长的玻璃棒,绕着近乎完美的圆搅拌起来。
   “不知不觉又是这么晚了呢……”
   名叫阿鲁代尔的构装体谅解似的点了点头,空着的“手”抽出一卷铺盖铺在地上。
   “啊,不过还能再工作一会儿呢!” 精灵强打精神跨过了铺盖,取下耳后夹着的铅笔迅速地开始记录,“阿鲁代尔,事实的验证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总有一天,我们会把那个理论,无懈可击地证明给他们看的!”
   构装体厚重的手安抚似的顺了顺精灵凌乱的长发,另一只手上的细细抓钩依然有条不紊地搅拌着。
   “今天又挡下了来访的人吧?在前言看见我的假设被证明或证伪前,没有听所谓亲友的劝告的必要呢。呼......”
   空旷阴暗的实验室里,构装体默默将疲惫的精灵移入被中,修长纤细的抓钩继续勾画一丝不苟的圆周。

   主人没有出来。
   主人今天兴奋地让自己载着她出门,从最大的门进了那座高高的塔,直到构装体预定的回返时间都没有出来。
   ......主人把实验塔楼的门锁上了。构装体努力转动着浑浊的辨识晶体,寻觅着缺损与凸起,让自己沉重的身躯一块砖一块砖地攀上去。
   咚咚咚。咚咚咚。主人在哭泣,构装体担心地挂在窗边,一下下地敲着墙,任由头上天空黑了又亮。主人的状态不好。这样不可以。
   义眼被泪水黯淡了色彩,终于为它打开窗户的主人已是一脸漠然。
   “阿鲁代尔,我们失败了。更权威的人士用更好的资源,赶在我们前面完成了工作,他们才是会被大家记住的第一名!我本以为可以赶在他们前面的,但是,但是,对不起……”
   “阿鲁代尔,我们辛苦了那么久,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那么多年,荒疏了那么多东西,连昔日的朋友也疏远了……我还剩下什么了呢!”
   砰。装着珍视多日样本的试管碎裂在墙上,无力地顺着砖块流下。只是证明了第二名的成功的东西,已经没有必要怜惜了。
   并不明白主人说的是什么,它只知主人看上去很伤心,于是伸出副肢递上一块手帕。
   “走吧,阿鲁代尔,走吧,你自由了。去找一个更加成功的法师,就是有为了实验安上的这么多组件,你也一定很抢手。”
   构装体并不知为主人工作以外还可以去做什么,况且主人现在看上去很不妙,不可以在这时离开。它继续执拗地试图挤入狭小的窗户。
阿鲁代尔不可以离开。它以心灵感应反复地传达着这一点。阿鲁代尔只会服务主人。
   主人注视它的目光忽地透出超过解读能力的复杂情感。它并不明白,为什么主人眼中涌出了更多的泪水,随之而来的轻细呜咽却没有先前的痛苦。它耐心地等待主人结束情感宣泄,才将头顶的泪水擦拭干净。
    “是呢……我总算还有你。” 主人认真地注视着它,“也是难为你了,帮孤立无援的我承担了那么多工作,没完没了地适应新状况…”她的双眼忽然亮了起来,“我还有你呐!阿鲁代尔!”
   仿佛对待珍宝一般,主人将改装它使用的设计图仔细地找出,将抄录的备份收在它最深的抽屉里。“阿鲁代尔,忘了被人夺走的胜利吧,我们去建造一个更棒的作品!”主人面上又恢复了自信而坚毅的笑容,“不管要用上多久去积累资源与学识,我保证,那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杰作,就是花上一辈子也没关系!”
   名为阿鲁代尔的构装体并不知道,在一次次改造它应对各种本应由血肉之躯胜任的工作的过程中,主人制造构装的技艺已炉火纯青。设计它的思路若进一步发展,更是有着无尽的可能。
   它只知道,主人似乎恢复了从前的愉悦与活力,这很好。

童年黑历史·就算导师无良也没有问题

劇透 -   :
残暴无人性反未成年精灵保护法的故事施工中
劇透 -   :
“她是我教过的最坚强的孩子。无论承受着多么痛苦的魔法效应,都会咬着牙一丝不苟完成我的指令。对于新研发的法术来者不拒。这样好的小白鼠,给点奖励也不过分吧?”——贝加尔•瑟瑞塞伊尔

      “塞西尔,主动放弃对这个法术的抵抗,然后对着这些靶子射击。以30秒为周期,重复五分钟。”
   “遵命。”
随着一句咒文,无数刺耳的尖叫在幼小的学徒耳中炸裂。
   清澈纯真的湛蓝双眼满溢着痛苦,却还强行保留了一丝理性,一下下机械地将弓箭描向靶心。
内心的负罪感快要搅乱思绪了。这还是个孩子啊。
   这是为了魔法的进步。总得有人做实验对象的。
   她是自愿的。
   是啊,自愿的。澄澈的眼底藏着对魔法的无尽狂热。再痛苦也愿意以健康交换新法术的狂热。
   “老师老师,上次的实验把人家弄得那么难受,这个法术研发完了发给我一份嘛!”
   “唔,可能会头痛很久吗?唔……好难抉定诶,可是好像只有我愿意了耶……啊,真是没办法,老师你教我那个亮闪闪的法术我就同意吧!”
第一次主动要求帮忙测试法术的时候,塞西尔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撑到最后一轮测试前,突然提出结束后要抄录一份。交易就这样开了头。
   他知道塞西尔是想借机学习更多新的法术。不是帮忙做了那么多痛苦的实验,作为导师也绝没有理由将自己积攒多年的稀有法术倾囊相授。
   “痛苦是一时的痛苦,法术积累是一生的财富。”
   为了自己的野心飞蛾扑火的觉悟,着实不像一般的孩子。

   贝加尔曾经惊诧过。对于他这种来路不明的新居民,通常城邦分配给他的学徒都是懒惰的废材,还是头一次遇着这样的。
   “啊……就是,学校布置的作业很无聊嘛,就让阿鲁代尔帮我做了。”她拍拍桌上简陋的构装生物,“但是我知道的还不够多,阿鲁代尔总会笨笨地做错很多嘛。”
   构装生物不好意思地放下笔,挠了挠头。
   原来如此。只是因为在集体学校的成绩太差么?
   可是这样的意志与执着,分明可以成为很厉害的法师啊。万恶的官僚主义,竟然把她丢给我这种无良导师。
   ……曾经研究之外都是混日子,学徒教育都是敷衍了事的自己,什么时候生出如此惜才之心了?
   
“……以后不用再做小白鼠了。”怀着害怕毁坏珍贵材料一般的心情,贝加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含任何软弱感情。
“啊?老师我完全没有问题的哦!”
“做我的助手吧。我手上经费紧,工钱就拿法术付吧。”
澄澈的湛蓝双眼闪烁着被救赎一般的喜悦。果然自己的实验太过分了么?他勉强抑制住翻涌的罪恶感,让声音保持严肃:
“你的热情和渴望我已经见得够多了,现在你要学会的就是控制它!人类一样飞蛾扑火冲动行事像什么样子?你就没有想过自己英年早逝有多可惜?”
“遵命,老师。”
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法完全掩饰住自己的喜悦,走出实验室便蹦跳了起来。她期待自己认真教学已经很久了吧。
绝不能让这样的孩子,这样的天赋与热忱,毁在自己手上。
当然,师徒间适当的距离还是要有的。毕竟,不必要的情感是危险的东西啊。


原帖地址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86176.0
催更啥的还请温柔一些……第二篇的灵感来源是一个叫做无良导师的龙杂专长,对于扮演和人物故事的确很有用呢。
« 上次编辑: 2017-08-01, 周二 17:12:57 由 白鸟飞过 »
毒药,卷轴,好·伙·伴,这三样东西,是怎么也不会够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