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引子 风云将起,银鳞待现  (阅读 1083 次)

副标题: 养龙团 Log 2017.7.2 鬼谷篇之一:直钩垂钓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68
  • 苹果币: 8
引子 风云将起,银鳞待现
« 于: 2017-07-02, 周日 12:23:59 »
[09:14] <小丁> ----------------------------------------------------------------------
[09:14] <小丁> 鬼谷一门,历经数代,立派之年已不可考。
[09:15] <小丁> 据称西岐建国之前,鬼谷人士已活跃于世
[09:16] <小丁> 亦有传言,西岐开国之君白起,便是鬼谷弟子之一,然此言犯忌,已无人提及。
[09:16] <小丁> 在西岐城内,五彩楼算是最为奢华的酒家之一
[09:17] <小丁> 其中又以凤尾酒最为有名
[09:17] <小丁> “来咯,小姐,您的凤尾酒”
[09:18] <小丁> 小二麻利地端着小菜和美酒送到这位女子的桌前
[09:18] <小丁> “您慢用”
[09:19] <小丁> 离开故土已三年,这里的美酒依然醇香
[09:20] * 殷琼影 独享靠窗的座头,细品杯中美酒,一面望着街市上息壤的人群
[09:21] * 殷琼影 遍游诸国而归,窗外一样的风景已添了些许不一样的感受
[09:21] <小丁> 美酒香气扑鼻,但尚未入口,就见到两位白衣女子向你走来
[09:22] <小丁> 她们走到你的身前,刚要行礼,又环顾四周。稍稍然欠身,便直挺挺地看着你
[09:23] <小丁> “可是殷师姐?”
[09:23] <小丁> 其中一人低声询问
[09:24] <殷琼影> “……是。”
[09:24] * 殷琼影 略一迟疑已然意会,起身准备跟她们走
[09:25] <小丁> 她们面对着你,轻轻提了提衣领,露出黑白双色的鬼谷令标记,原本大大方方露在外头的标记被小心地隐藏在衣领内侧。
[09:26] <小丁> 再一欠身,也不多言,便带着你往酒楼外走去
[09:26] <小丁> 两位女子带着你,一路疾走
[09:26] * 殷琼影 不必看她们的暗记,只从行事的方式就认出谷中受训留下的痕迹
[09:28] * 殷琼影 师尊鲜少传召门人,如此动作想必有什么缘故……
[09:28] <小丁> 你们一行三人,颜貌华美,身着白衣,颇引人注目,但周围的路人略一打量,便避之不急。
[09:29] <小丁> 三人来到一座古旧的房门外,你可以认出这便是鬼谷门居所的后门
[09:30] <小丁> 少女并未敲门,立直推门而进。
[09:31] * 殷琼影 一路暗忖这两师妹怎么行事如此慌乱连规矩都忘了,此刻感到一阵寒意升起
[09:32] <小丁> 屋内寂静异常,依你旧时记忆,此时本应是人声鼎沸,求道问卦的来宾络绎不绝
[09:32] <小丁> 此时屋内别说是宾客,门派的师姐妹们都不见踪影。
[09:33] <殷琼影> “二位师妹,可是师尊出了什么变故?”
[09:33] <小丁> 两位白衣女子听见你的询问,倒头便拜。
[09:33] <小丁> “师姐,鬼谷遇危,快救救师傅啊”
[09:33] <小丁> 说罢,便已泣不成声
[09:34] <殷琼影> “唉,事已发生不必惊忙,详细说来吧。”
[09:34] <小丁> (骰一个本地知识
[09:34] <Oicebot>  殷琼影进行检定: 1d20+6=8+6=14
[09:35]
<小丁> 据你所知,三月之前,有谣言直指西岐,然谣言荒诞,并未在意。
[09:36] <小丁> 两师妹起身,带着你到前厅坐下
[09:37] <小丁> 原本的前厅杂乱不堪,值钱的装饰一件不剩,原本挂着的黑白标记也被人撕去大半
[09:37] <小丁> 你们三个席地而坐
[09:37] <小丁>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
[09:39] <小丁> “白牧王召师傅进宫求卦,此时也是平常,师傅道行高深,陛下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我们也不甚在意”
[09:40] <小丁> “但是师傅就此一去不返,次日便传出师傅被打入死牢的消息,5555”
[09:41] <小丁> “大家不知所以,去王宫打听也被赶了出来,原本的信客都不再上门了”
[09:42] <小丁> “后就有歹人说我鬼谷一门装神弄鬼,借机上门强抢财物,入门浅的师妹们害怕,都返家去了”
[09:43] <殷琼影> “原来如此……”
[09:43] <小丁> “现在,就剩我和小妹,我们都是师傅领回来的孤儿”
[09:43] <小丁> “师傅离开之前有言,三日后师姐就会回来,我们一阵好找,终于盼来师姐你了”
[09:44] <小丁> “师傅被关入死牢,会不会。。。。哇~~~~~”
[09:44] <小丁> 看来两个师妹从未经历如此变故
[09:45] <殷琼影> “师尊当真如此说过?……啊,莫哭莫哭,你们一哭我心都乱了。”
[09:45] <小丁> “我们也多方打听过,入了死牢,没有人活着出来的”
[09:45] <小丁> “鬼谷会不会就此。。。哇!~~~~
[09:47] <小丁> “师姐,怎么办”
[09:47] <小丁> 四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
[09:47] <殷琼影> “你们可相信师尊?她并未遣走你们,想必入宫前已是自有安排。”
[09:48] <殷琼影> “总之,你们先去寻个安身之所,宫里的事由我去设法打探。”
[09:48] <殷琼影> “之后再做计议吧。”
[09:49] <小丁> 两位师妹显然已没了主意
[09:49] <小丁> “一切听师姐吩咐”
[09:50] <殷琼影> “行事低调谨慎些……”
[09:52] <小丁> 就在离开之前
[09:53] <小丁> 其中一位师妹扭捏一番
[09:53] <小丁> 拉着你的衣角
[09:53] * 殷琼影 已给了她们盘缠,又嘱咐了几句
[09:53] <殷琼影> “怎么?”
[09:53] <小丁> “师姐,这是我这两天托人弄来的。。。”
[09:54] <小丁> 她递过来一张布片
[09:54] <小丁> “这是死牢的地图。我不知道该不该给师姐你”
[09:55] <小丁> “我担心师傅在死牢中受酷刑,自己又不敢去”
[09:55] <殷琼影> “你们两个倒大胆……还是我来保存吧,省得你们做出不智之举。”
[09:55] <小丁> “师姐多多小心啊”
[09:55] <殷琼影> “我晓得。”
[09:56] <小丁> 这时,她们二人便离开此地
[09:57] <小丁> (骰个察觉
[09:58] <Oicebot>  殷琼影进行自己的检定: 1d20+9=9+9=18
[09:58] <Oicebot>  殷琼影进行我家宠检定: 1d20+14=6+14=20
[09:58]
<小丁> 大厅凌乱地不成样子
[09:59] <小丁> 但你在屋内细细搜寻一番
[10:00] <小丁> 自己原本的房间已被他人占用,但藏着门梁上的小箱依然在那
[10:00] <小丁> 不管是后来居住的师妹们,还是前来寻财的不义之徒,都没有发现
[10:00] <小丁> 里面藏着过去留下的一张卷轴“隐形”
[10:01] * 殷琼影 暗笑,没想到还能剩下点纪念
[10:01] * 殷琼影 展开师妹们给的地图,细细研究起来
[10:02] <小丁> 地图并不复杂,死牢的所在众人皆知,这份地图是去死牢给看守送饭的劳工所画
[10:03] <小丁> 师妹们还在边上标注了换班的时间,以及死牢外门开启,车马进入的时段
[10:03] <小丁> 看来是下了一番功夫,有意潜入
[10:05] * 殷琼影 师尊竟会因失言下狱,这种事是自己是断乎不信的,但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只有当面见到才能得知了
[10:06] * 殷琼影 计议已定,便打算趁夜溜进死牢
[10:06] <小丁> 据地图所标,最近一次牢门开放的时间,是为夜深子时,夜班一批守卫进入
[10:07] <小丁> 死牢久安,原本严格的检查已流于形式
[10:09] <小丁> 入夜之后,殷琼影便躲在牢门外
[10:10] <小丁> 待换班时刻,随着守卫一起进入死牢,倒也简单
[10:10] * 殷琼影 借着秘术的掩护趁哨卡更换之时溜了进去,至于怎么出来却没有想过
[10:11] <小丁> 死牢分2层,地面上层有守卫看守,关押之人不多
[10:11] <小丁> 并未见到师尊的身影
[10:12] <小丁> 深处有台阶进入地下
[10:12] <小丁> 地下幽暗,时有风声传出,守卫也不见踪影
[10:12] * 殷琼影 转过台阶,继续深入
[10:13] <小丁> 你进入地下,大约下行了4、50尺
[10:14] <小丁> 经过长长的石廊
[10:14] <小丁> 你身上的法术也在这其中消散了
[10:15] <小丁> 牢房都是用黑铁所制
[10:15] <小丁> 连着几间都久无人居,蚁虫随处可见
[10:16] <小丁> 深处一间似有人声
[10:16] * 殷琼影 来到最深处的牢门前
[10:16] <小丁> 当你走到牢门前的时候
[10:17] <小丁> 你看到一位面容貌美的女子,坐在监牢的正中
[10:17] <小丁> 她差异地看着你
[10:17] <小丁> 如果不是她一手拿着鸡腿,一手钩着酒壶
[10:17] <小丁> 这一定是一个感人的一幕
[10:18] * 殷琼影 隔着铁窗躬身施礼
[10:18] <小丁> 她用手擦了擦嘴,把酒壶往身后藏了藏
[10:18] <小丁> “哎呀,我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
[10:19] <殷琼影> “师尊近来安好?不肖徒来的仓促未曾带得手信。”
[10:19] <小丁> “没事没事,我早知你会来,这里条件简陋,师傅过的好惨啊!”
[10:19] <小丁> 她用手抹了抹眼,偷偷瞄着你的表情
[10:20] <小丁> 你可以看到她手上带着鸡腿的油光
[10:20] * 殷琼影 忍住笑意,“是是是,食无鱼,寝无衾,师尊受委屈了。”
[10:21] <小丁> 既然自己弟子已经看到了
[10:21] <小丁> 鬼谷子也不掩饰,大大方方地拿出了酒,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10:22] <小丁> 你闻到这熟悉的酒香,便是自己白日来不及喝的凤尾酒
[10:23] <小丁> “琼影好久不见,来找师傅我什么事啊”
[10:23] <殷琼影> “既然师尊不打算让弟子进去,弟子便不恭些隔门聆训了。”
[10:24] <殷琼影> “弟子想请教两件事。”
[10:24] <小丁> 她抓着铁制的牢门摇了摇,苦笑了一下
[10:24] <小丁> “莫慌,讲”
[10:24] <殷琼影> “西岐之气数,可还有转圜之法?”
[10:25] <小丁> “有”
[10:26] <殷琼影> “那弟子自当一尽绵薄之力。”
[10:26] <小丁> “你不问我为啥被关进这里?”
[10:27] <小丁> 鬼谷子手指自己
[10:28] <殷琼影> “这是第二件事。”
[10:28] <小丁> “三日前,王宣我入宫”
[10:28] <小丁> “求问【莫言卦】”
[10:29] <小丁> (骰神秘
[10:30] <Oicebot>  殷琼影进行不能T10吗!检定: 1d20+8=12+8=20
[10:31]
<小丁> 莫言卦为玄微子所创的一种占卜之术
[10:31] <小丁> 求卦之人无需开口,即可为其算卦
[10:32] <小丁> 算之人不知其所问
[10:32] <小丁> 可保问者隐私
[10:32] <小丁> 所以颇受王公贵族欢迎
[10:33] <小丁> “我以【地盅】为王算卦”
[10:33] <小丁> “卦曰:面如骏,趾似鹰;鸣惊铿,威胜雷。”
[10:33] <小丁> “王甚赞”
[10:34] <小丁> “然而,王要我以【天盅】再算”
[10:35] <小丁> “【天盅】以天为引,知古今,算天下”
[10:35] <小丁> 她这时候苦笑了一下
[10:35] <小丁> 拿出了一个裂成两半的铁盅
[10:35] <殷琼影> “这……”
[10:36] <小丁> “那,这就是无敌的天盅了,呵呵”
[10:36] <小丁> “我那时不服气,以己为盅,用【人盅】逼卦符”
[10:37] <小丁> “你看看我”
[10:37] <小丁> 借着微弱的烛光,你看到她原本乌黑的秀发已全白,双手也满是疤痕
[10:38] <殷琼影> “唉,师尊您何必……”
[10:38] <殷琼影> “那卦象究竟如何?”
[10:38] <小丁> “我耗了数十载的功力”
[10:39] <小丁> “就得到四个字”
[10:39] <小丁>
[10:39] <小丁>
[10:39] <小丁>
[10:39] <小丁>
[10:39] <小丁>
[10:40] <小丁> 鬼谷子说罢,哈哈大笑
[10:40] <殷琼影> “师尊常教导我们天道有常非人力所能相强,自己却执着了。”
[10:40] <小丁> “我问你”
[10:40] <小丁> “【地盅】算出来的是啥?”
[10:41] <殷琼影> “是西岐王旗所载之物,龙。”
[10:41] <小丁> “我告诉你,我之所以入狱,非我未算得王所求,而是我算得了”
[10:42] <小丁> “王之问,仅为龙也”
[10:42] <小丁> 看你一副平淡的样子,玄微子惊讶道
[10:42] <小丁> “你没听到最近的传言吗?”
[10:43] * 殷琼影 老实答道:“弟子不明白。”
[10:43] <小丁> “你出门久了,刚刚回来,不知不罪”
[10:44] <小丁> “数月前,有传言四起,‘西岐有龙,龙出而王,国不为国,民不为民’。”
[10:44] <小丁> “这种谣言偶有发生,不足为奇”
[10:44] * 殷琼影 悚然道,“是弟子失察。”
[10:45] <小丁> “但这几个月来,不仅谣言未平,反而更甚,据称大陆上其他国,都派使者质问白牧王”
[10:45] <小丁> “王态度暧昧,不知其所想”
[10:46] <小丁> “我怕,我这次是算出了他的逆鳞了”
[10:47] <小丁> 她喝了几口酒
[10:47] <殷琼影> “所以,有龙传言为真。”
[10:47] <小丁> “你问我,我怎知”
[10:47] <小丁> “要问就问王!”
[10:48] <小丁> 说罢,你发现周围灯火突然亮起
[10:48] <小丁> 一个身服华贵,面容威严的男子,跨步走来
[10:49] * 殷琼影 此刻要溜也晚了,心中暗暗叫苦,倒身下拜
[10:49] <小丁> 他一身军戎,身前印有单爪龙鳞图案,便是西岐的旗纹
[10:50] <小丁> “不愧是鬼谷子的高徒,请起身”
[10:50] <小丁> 来者便是白牧王,他态度平和地看着你
[10:50] <小丁> 而你的师傅,完全不鸟他,自顾自地喝着酒,也不起立,也不行礼。
[10:51] <小丁> “鬼谷子,西岐之局怎么破?”
[10:51] <小丁> 自顾自地喝酒
[10:52] * 殷琼影 瞥了一眼师傅,起身到一半又伏回去了
[10:52] <小丁> 白牧王气的胡须倒立,抽出身上的佩剑
[10:52] <小丁> “信不信本王砍了你!”
[10:52] <小丁> “嘿,不信”
[10:53] <殷琼影> “大王息怒,师尊刚才正打算示下……”
[10:53] <小丁> 白牧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看了看你。
[10:54] * 殷琼影 心道:是是是,王和师尊你隔着铁门,可我却是无遮无挡……
[10:54] <小丁> “本王久有耳闻,殷琼影为鬼谷第一弟子,已尽得玄微子真传,实力更在其之上,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10:55] <小丁> “还望殷先生为西岐破此局”
[10:55] <殷琼影> “王是指小民溜须拍马的本事在师尊之上么?”
[10:55] <小丁> “哈哈哈”
[10:55] <小丁> 旁边的玄微子
[10:56] <小丁> 不知是听了你的话
[10:56] <小丁> 还是能趁机嘲讽白牧王
[10:56] <小丁> 大笑了起来
[10:57] <小丁> 你的师父偷偷给你竖了一个大拇指
[10:57] <小丁> “若三日之后,你不能给我一个答案,我就灭了你们鬼谷门”
[10:58] <小丁> 白牧王气鼓鼓地撂下了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10:58] <小丁> “你啊,你啊,你看,都是你把陛下气成这样”
[10:58] <小丁> 鬼谷子看白牧王一走,就数落你起来
[10:59] <小丁> “既然是你惹的祸,你就要负责”
[10:59] <殷琼影> “是是是,师傅可以不顾鬼谷一门的兴衰任性而为,弟子还是不得不为有娀一族打算。”
[11:00] <殷琼影>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弟子这就去安排举家迁徙的事宜……”
[11:01] <小丁> “不急不急,我先问你,你看的出【地盅】,【天盅】和【人盅】你看的出来吗?”
[11:01] * 殷琼影 心道:你自己都看不出我怎看得出……
[11:02] <殷琼影> “这天盅与人盅所示……”
[11:02] <小丁> “嗯,嗯?所示啥”
[11:02] <殷琼影> “乃‘变数’。”
[11:03] <小丁> “。。。。。”
[11:03] <小丁> “你忽悠的本事倒是在师傅之上”
[11:03] <殷琼影> “啊哈哈哈哈……”
[11:04] <小丁> “我问你,为何是‘天无能测’,而非‘天不可测’?”
[11:05] <殷琼影> “天所不能测,乃人力所能变,是为不可测。”
[11:05] <小丁> “此其一”
[11:05] <小丁> “其二乃:我算得【地盅】为龙”
[11:05] <小丁> “龙翔于天之上,非天不愿,实不能也”
[11:07] <殷琼影> “龙者,秘术之本源所在,细枝末术岂能测之?”
[11:08] <小丁> 鬼谷子高兴地伸手摸了摸你的头
[11:08] <小丁> “鬼谷弟子殷琼影听令”
[11:08] <殷琼影> “弟子在。”
[11:09] <小丁> “曾言西岐藏有龙,若为实,王必遣之,我命你随龙而行”
[11:09] * 殷琼影 面露难色,最终还是应道:“是。”
[11:10] <小丁> “嘿嘿,你一会出去之后,和陛下说说,让我出去吧,这破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11:10] <小丁> “我见到白牧那个小鬼,就忍不住生气”
[11:11] <殷琼影> “这要看陛下他高兴不高兴……唉,好吧,弟子去哄他高兴便是。”
[11:11] <小丁> “对了对了”
[11:11] <小丁> “在对面牢房里,有位叶公,他乃是楚国范家子弟,有钱人啊”
[11:12] <小丁> “师傅这里的美酒佳肴都是他散钱给我弄进来的”
[11:12] <殷琼影> “好,弟子设法把他也弄出去。”
[11:12] <殷琼影> “师傅若没什么别的事弟子便告退了?”
[11:13] <小丁> “你不但要把他也弄出去,还要带他一起上路”
[11:13] * 殷琼影 生怕她再生出什么自己办不到的麻烦事情来
[11:13] <小丁> “我这几天吃喝了人家许多”
[11:14] <殷琼影> “但此行怕是艰险万分,带去岂不害了范公?”
[11:14] * 殷琼影 来到隔壁牢门前向内张望
[11:14] * 范冲 瘫
[11:15] <范冲> “只要能见到传说中的龙,怎样我都愿意”(坚定并没有底气的)
[11:16] * 范冲 突然坐起
[11:17] * 殷琼影 看此人虽是被关得久了有些羸弱之色,但这一起坐,双目却是精光爆射
[11:17] * 殷琼影 顿时明白此人可倚为助力
[11:17] <小丁> “琼影,此去一行,不知路上所遇”
[11:17] <小丁> “为师仅有【地盅】完好,让为师为你此行算上一卦”
[11:18] <殷琼影> “多谢师尊。”
[11:19] <小丁> 鬼谷子正襟危坐,手中握着一团铁砂,将铁砂倒入铁盅,倒扣于地面
[11:19] <小丁> 口中念念有词
[11:19] <小丁> “哎呀,忘了,这是给自己人算卦,其实不用念词的”
[11:20] <小丁> 她眨了眨眼睛,目露碧光,想必已催动卦力
[11:20] <小丁> “卦象云:小心双口者。”
[11:21] <小丁> “叫你们小心有两个嘴巴的家伙”
[11:21] <殷琼影> “弟子记下了。”
[11:21] <小丁> “反正我也不知道这说的啥,你就蛮听蛮去了”
[11:22] <殷琼影> “至于这位范先生,暂且忍耐几日,容我设法。”
[11:23] <小丁> 鬼谷子摇了摇酒壶,打发你离开
[11:23] <小丁> 离去的时候,上层的囚犯和护卫都不见踪影
[11:24] <小丁> 没过几日,便传出了鬼谷子被囚于死牢是谣言
[11:24] <小丁> 谣传者可当街杖死
[11:24] <小丁> 但鬼谷子回去之后,便闭门隐居
[11:25] <小丁> 事情渐渐平淡
[11:26] <小丁> 在西岐谣传的言论少了一件
[11:26] <小丁> 对于当事之人来说,所见所想之事是否如同谣言一样烟消云散,就不得而知了
[11:27] <小丁> --------------------------------end--------------------------------------
« 上次编辑: 2017-07-02, 周日 12:47:18 由 SHARK »

离线 小丁

  • 无所畏惧的圣武士
  • 版主
  • *
  • 帖子数: 3257
  • 苹果币: 2
  • 努力成长之DM
Re: 引子 风云将起,银鳞待现
« 回帖 #1 于: 2017-07-02, 周日 17:46:56 »
鬼谷门的黑白半圆徽章:
黑白分左右,一线隔阴阳

沉迷pf中,梦想和三次元老婆愉快地跑团

个人专区
QQ群:151710476(3R,COC,MapTool团,IRC团)目前在跑coc.
QQ:493462963(加好友注明果园)

离线 小丁

  • 无所畏惧的圣武士
  • 版主
  • *
  • 帖子数: 3257
  • 苹果币: 2
  • 努力成长之DM
Re: 引子 风云将起,银鳞待现
« 回帖 #2 于: 2017-07-02, 周日 18:07:29 »
鬼谷掌门:玄微子,又称鬼谷子。
样貌不知其年龄,面容娇美,黑发碧眼,似有非人血统。曾辅佐西岐先君,见其面者云:自先君平三公之乱起,至今已有数十载,未见鬼谷先生色老面衰,实真仙人也。
其一精数卦,二通韬略,三博辩学。尤善占卜,有【莫言卦】著于国。
莫言卦:无需求卦者开口,可卜其所问,答案常隐晦不清;玄微子自称亦不知卦象之所指,故仅有问卦者知卦象所云。因而可保全问挂者隐私,颇受达官贵族所喜。


“灭了就灭了,只要有我在。。。。还有我的好徒儿殷琼影,再成立一个鬼谷门还不是分分钟~”
沉迷pf中,梦想和三次元老婆愉快地跑团

个人专区
QQ群:151710476(3R,COC,MapTool团,IRC团)目前在跑coc.
QQ:493462963(加好友注明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