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引子2 雏狼离家,将星归位  (阅读 873 次)

副标题: 养龙团 Log 2017.7.10 破军篇之一:断情决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离线 小丁

  • 无所畏惧的圣武士
  • 版主
  • *
  • 帖子数: 3257
  • 苹果币: 2
  • 努力成长之DM
引子2 雏狼离家,将星归位
« 于: 2017-07-10, 周一 23:41:41 »
20:27:11<小丁> 西岐王家,为西岐国中数一数二的贵族世家
20:27:24<小丁> 王氏以军伍起家
20:27:50<小丁> 先祖王翦曾与西岐开国之君白起互称弟兄
20:28:21<小丁> 立国之后,官拜大将军,武威显赫,一时无两
20:29:16<小丁> 王家后人皆从军立武,常有不负祖先威名者
20:30:18<小丁> 上代族长,历经数十年奋战,辅佐白家先王,平国难,灭三公
20:30:37<小丁> 享有“雪原之狼”,威名远播
20:31:33<小丁> 但除其一人之外,仅数代未有能再扬祖先威名者
20:32:27<小丁> 此代王家族长,膝下有嗣子八人
20:32:45<小丁> 最小者单名一个简
20:34:36<小丁> 王父官从辅军,对家中子女相当严苛
20:35:05<小丁> 尤其对其小子王简,严苛异于常行
20:35:37<小丁> 尝言“其子顽劣,悔得之”
20:35:58<小丁> 问起因,不曾言
20:36:06<小丁> ————————————————————————————————
20:36:29<小丁> 在王简十四岁之时
20:36:38<小丁> 其母告之
20:36:58<小丁> “简儿”
20:37:17<小丁> “你马上就要十五了,按照我们王家的族律”
20:37:56<小丁> “你也要参加王家男子的成年礼了”
20:38:15<小丁> “你的父亲不喜欢你,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情”
20:39:39<少年王简> “母上大人,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父亲大人还不喜欢我呢?”
20:40:14<少年王简> “我轮武功不比族内兄弟差,轮军略也是小有所得”
20:41:16<少年王简> “可是父亲大人却总是对我冷言冷语,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得到他的肯定”
20:39:54<小丁> “这件事我以前不方便告诉你”
20:39:59<小丁> “现在可以说了”
20:40:13<小丁> “在为娘生你之前”
20:41:01<小丁> “我和你父曾经花费重金邀鬼谷仙人”
20:41:15<小丁> “为尚未出世的你算卦”
20:41:53<少年王简> “鬼谷仙人!?这是什么!”
20:42:10<小丁> “是鬼谷一门的掌门,玄微仙人”
20:42:28<小丁> “她给你算了一副命卦”
20:43:26<少年王简> “是什么命卦?”
20:43:24<小丁> “醉犬笑夜,讥之;降星为子,讽己。”
20:44:42<少年王简> “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孩儿只读韬略,不识周易”
20:45:11<少年王简> “而且什么鬼谷仙人,怕不是个招摇撞骗的”
20:45:59<少年王简> “为何就因这人一句话,父亲便对我百般不待见?”
20:47:15* 少年王简 小声嘀咕“哼~迟早打破了他那破庙”
20:47:27<少年王简> “叫他胡言乱语”
20:46:24<小丁> “不可无礼,鬼谷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为仙人是也”
20:45:45<小丁> “那天夜里,你父亲与我饮酒,醉后同行,他看着星星和我说,破军实为犬军,遇贪狼不得胜,遇紫微则为仆,惹人笑已”
20:46:55<小丁> “我朝历代,命中可为破军者,不过三人”
20:47:30<小丁> “开国先王白起王为其一,你为其一”
20:48:11<少年王简> “姑且信他,那第三个是谁?”
20:48:31<小丁> “这第三人嘛”
20:48:42<小丁> 你的母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20:48:55<小丁> “为娘认为,你还是不知为好”
20:48:05<小丁> “父亲一生忠烈,怕是因他信了你的命格乃破军之相”
20:48:25<小丁> “恐你日后成为国之大患”
20:49:00<少年王简> “父亲怎能如此糊涂,白伯父对我如此好,我还能害了他不成!”
20:49:35<少年王简> “定是那方士之言,妖言惑众罢了!”
20:50:12<小丁> “罢罢罢,你日后自当修身省性,莫要有出格之举”
20:49:25<小丁> “不管怎样,这成人礼,作为王家子孙,你是肯定要参加的”
20:51:32<少年王简> “不过还请母上,详述成年之礼”
20:52:22<少年王简> “孩儿忙于军略武功,父亲也不愿其他人和孩儿多讲,孩儿对此一无所知!”
20:52:56<小丁> “到了祭祖的时候,王家年满15的男子,都要分批前往一个地方,似乎是在山上,那里是我们家的封地,也是以前祭祖的地方,为娘身为女子,从没去过,也是听叔伯们闲谈而知”
20:53:43<小丁> “你会和年纪相仿的兄弟们一起前往,在那边完成祭祖的仪式,再返回”
20:54:10<小丁> “就算完成了,几代以来,没有不顺利者”
20:54:56<少年王简> “族内年纪相仿的家伙都是一个个无趣之人,每天就想着寻花问柳”
20:55:21<少年王简> “这群家伙也能通过什么仪式,我看也不过走个形式罢了”
20:55:30<少年王简> "到时候走上一趟便是"
20:56:09<小丁> 母亲苦笑着,自己的孩儿,实乃近代王家少见的有才之人,虽然他的父讨厌他,但自己看着孩子一番人才,哪能不喜
20:56:35<小丁> “你自当小心,顺顺利利,顺顺利利。。。。”
20:57:32<少年王简> “母上放心,凭孩儿的本身,自当顺顺利利”
20:57:41<小丁> ————————————————————————————
20:57:54<小丁> 少年王简年岁十五之后,终于到了祭祖之日
20:58:41<小丁> 那天,王家数百人聚于广场之上,行祭祖之仪后
20:59:09<小丁> 十几位年少男子被众人推出
20:59:16<小丁> 王简也在其中
20:59:53<小丁> 但周围之人与其相隔数尺,保持距离
20:59:55* 少年王简 身披王氏族服,腰系白玉,束发于脑后,脚踏虎头靴
21:00:31<小丁> 王父,也是一族之长走出
21:00:52<小丁> 他的身后跟着数人
21:01:03* 少年王简 高大的身材与身旁文弱的同族形成对比
21:01:11<小丁> 带着各式武器及包裹
21:01:41<小丁> “这里的武器你们随意取用,包裹里有干粮和行武工具,每人一个,不得哄抢”
21:01:59<小丁> (挑个军用或轻型
21:02:14<小丁> (工具都是攀爬工具
21:02:38<小丁> 话音刚落,周围的年轻男子都一窝蜂而上,哄抢起来
21:02:59<小丁> 围观的族人们面有皱色,纷纷摇头
21:02:48* 少年王简 走上前去,拿起一把百炼钢刀(弯刃大刀)
21:03:29<少年王简> “这口刀勉强一用”
21:03:54<小丁> 待你们都整装完毕,各个人都被自己的亲人簇拥着送行
21:04:12<小丁> 你身边只有母亲一人,父亲并未理你
21:04:14* 少年王简 随手抓起干粮包裹,肩扛刀
21:04:44<少年王简> “母上大人,孩儿去去就回,母亲勿虑”
21:05:13<小丁> 就在你们互相道别时,你的父亲登上广场的看台
21:05:17<小丁> “你们这次出发之后,一路西行”
21:05:59* 少年王简 虽然满不在乎,其实还是听得很仔细
21:06:57<小丁> “西边有山,山头长年有浓烟冒出,山顶有洞,洞内有我们王氏祖先的牌位,你们各自前去,在你们包裹里有彩带一条,系到那边的一个石柱上,把前人的彩带带回来一条,就算完成了”
21:07:40<小丁> “包内的干粮有一周,足够你们路上食用”
21:07:59<小丁> “武器给你们,路上遇到野兽,也可防身”
21:08:24<小丁> “愿你们武运昌盛”
21:08:33<少年王简> “喏”
21:08:59<小丁> (出发吗?
21:09:11<少年王简> (告别母亲,出发!
21:09:22<小丁> ——————————————————————————
21:09:43<小丁> 王简独自一人上路,向西边走了约1天
21:10:03<小丁> 路上饿了便吃干粮,渴了便饮泉水
21:10:40<小丁> 西行路上颇为荒凉,一眼望去,除了远方的山,就是一片雪原
21:10:48* 少年王简 披荆斩棘
21:11:09<小丁> 约摸又过了1天
21:11:28<小丁> 你看到荒野中有一颗弯曲的枯树
21:11:35<小丁> 枯树下坐了许多人
21:12:02<小丁> 似乎都是2天前和你一同出发的王家子弟
21:12:15* 少年王简 走上前
21:12:38<小丁> 当你走上前,看到他们都喜笑眉开
21:12:44<小丁> 有的人甚至和你打招呼
21:12:45<少年王简> “为何在此驻留?”
21:13:35<少年王简> “汝等不应在前往祭祀之地?”
21:14:19<少年王简> “为何在此嬉笑怒骂!?”
21:12:48<小丁> “你看你看”
21:13:04<小丁> 他朝树上指了指
21:13:40* 少年王简 抬头
21:13:56<少年王简> “?”
21:14:27<小丁> 枯树的枝头,缠绕着一些彩带,隐约可以看到它们的制式和你之前收到的颇为相似
21:14:40<小丁> 有的人已经开始爬树,解下彩带了
21:14:52<小丁> “哈哈,是上一次系在这边的!”
21:15:16<小丁> 与你搭话的年轻族人开心的大笑
21:15:49<小丁> “我们也把彩带系在这里,换上以前的彩带,就不用去那个什么山洞了”
21:16:21<小丁> “在这附近躲上几天,岂不稳哉~”
21:16:26<少年王简> “鬼蜮伎俩,小人手段,枉我琅琊王氏军伍起家,再看看你们可还有一点先祖气概?”
21:16:49<小丁> “唉,你这人,怎么。。。哎呦,你不是那个小子王简吗?”
21:17:05<小丁> “去去去去,你爱去哪去哪,了不起了”
21:17:36<小丁> 他也不理你,包裹一丢,跟着开始爬树了
21:17:46<少年王简> 想先祖王翦随白王开我西岐大业,立下赫赫战功,王字大旗所到之处,无不望风而降。
21:18:25<少年王简> “汝等所为可是对得起先烈英明”
21:19:15<小丁> 你虽然气愤,但也无可奈何,他们没人愿意听你一言
21:20:24* 少年王简 冷哼一声,在地上用长刀划出一道线
21:20:59<少年王简> “你们记不得我来帮你们记,过此线者,我王简认得你们,我的刀可认不得!”
21:21:09* 少年王简 取火烧树
21:21:30<小丁> 你点燃了枯树
21:21:39<小丁> 一些人愤怒地看着你
21:21:58<小丁> 有的张口谩骂,丝毫没有贵族子弟的风范
21:21:58<少年王简> “恨吧!看看你们的样子!”
21:22:15<小丁>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带头上前和你对峙
21:22:32<小丁> 有些先行取下彩带的人,兴高采烈地跑远了
21:22:54<小丁> 大约5-8个人来不及取走彩带,
21:23:27<小丁>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焰把树和树上的彩带烧个精光
21:23:53* 少年王简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转头就走
21:24:13<小丁> (够拽
21:24:15<少年王简> “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跟上来,如果你们还带把的话”
21:24:28* 少年王简 继续西行
21:25:03<小丁> 几个人一边对着你谩骂,一边远离你,从另一边出发,也是西行方向就是了
21:25:31<小丁> 还有人不死心,在火堆和灰烬里苦苦寻找有没有残余的彩带
21:25:46<少年王简> “想打想报仇尽管来!我王简接着便是!哈哈哈!”
21:26:02* 少年王简 大步西行
21:26:12<小丁> 大约又行了2日
21:26:58<小丁> 你离远方的山更近了,远远便可以看到一座冒着黑烟的山峰
21:27:03<小丁> 想必这就是你的目的地
21:27:26<小丁> 山并不高,半天时间就可以爬到顶上
21:27:34<小丁> 正如同你父亲所述
21:27:48<小丁> 山顶上有一打洞,黑烟从洞内冒出
21:28:15<小丁> 洞的边缘可见见到数个石柱,还有前人用工具攀爬以及挖掘的痕迹
21:28:50<小丁> 部分地方不知道是不是为人修筑,坡度并不陡峭
21:28:59* 少年王简 喃喃自语“看来此处便是祭祖所在”
21:29:38<小丁> 黑烟虽然浓密,但只要不被黑烟笼罩,便无碍视野
21:30:01* 少年王简 继续前行
21:30:31<小丁> 如果你要进入洞口,要使用工具攀爬
21:30:52<小丁> 石柱,陡坡,以及前人修筑的地方,都可以进去
21:31:01<小丁> 都可以使用以便进去
21:31:06* 少年王简 攀爬
21:31:14<小丁> (来,攀爬鉴定
21:31:20<小丁> (工具+2
21:32:24<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轻松一跳检定: 1d20+10=14+10=24
21:33:09<小丁> 王简双手抓住绳子,轻松地跳跃几下,便一溜来到洞内
21:33:20<少年王简> “看来和我想的一样,从别人的脚印,踩上去,比较容易”
21:34:23<小丁> 洞内约有60尺深,工具的绳子长度恰好
21:34:34<小丁> 应该是特地设计的
21:34:31* 少年王简 抬头环视四周寻找彩带
21:34:54<小丁> 洞内没有彩带,但可见到继续延伸的洞窟
21:35:04<少年王简> “这群老家伙,也不知道是想干嘛”
21:35:07<小丁> 洞窟内一片漆黑
21:35:18* 少年王简 点起火把
21:36:19<小丁> 火把的光芒亮起,照亮了洞窟,洞窟约5尺多宽,足够一人行走
21:36:51<少年王简> 前行
21:37:14* 少年王简 好奇的张望
21:37:29* 少年王简 脚步没有停下
21:37:29<小丁> 洞窟蜿蜒盘绕,但其势一直延伸向下
21:37:59<小丁> 直到前方略感热气
21:38:08<小丁> 似乎到了出口
21:39:01<少年王简> “好像块到出口了,不过这地方闷的慌”
21:39:46<小丁> 当你到了出口时,周围的视线突然亮堂了起来
21:40:12<小丁> 你的下方有滚滚的黑烟冒出,而上方有日光照入
21:41:26<小丁> 这是约有数十长宽的天然石台
21:42:01<小丁> 石台边上有一座军人模样的石像
21:42:15<小丁> 石像高耸威武,似乎年代久远
21:42:35<少年王简> “咦,雕像!?难道是!?”
21:42:45* 少年王简 快步向前
21:42:48<小丁> 旁边有破旧的石柱和祭拜的看台,雕像前面的地方也刻有石纹
21:43:02<小丁> 但是全部满布黑尘
21:43:17<小丁> 这些黑尘和这黑烟似乎一致
21:44:30<小丁> 你小心地从木制吊桥上经过
21:44:42* 少年王简 内心的激动和紧张让少年忘记了那么多,快步前进
21:43:23* 少年王简 走到雕像前
21:45:10<小丁> 吊桥年代久远,很多地方都有残缺,但铁链依旧稳固,并隐约带有温热
21:45:45<小丁> 前方就是祭祖的地方,不仅雕像前的石柱上有彩带,吊桥的铁链上也有几条彩带
21:46:36* 少年王简 走到雕像前,凝视雕像
21:47:00<小丁> 雕像下刻有“王翦”之名,手持大将军之印,腰间配有利剑
21:47:22<小丁> 另一雕像以残破不全,无法辨认
21:47:47<小丁> 地上刻有龙纹,内刻有历代先人的丰功伟绩
21:48:01* 少年王简 用手抹去雕像上的灰,郑重一拜
21:48:24<小丁> (拜就拜了,什么都没发生
21:50:07<少年王简> “吾乃王氏后人,名简,今行及冠之礼,来此换回一条彩带”
21:50:21<小丁> 你的声音回荡在洞内
21:50:49* 少年王简 语毕拿出身上的彩带放在台子上
21:51:08<小丁> 除了浓烟,周围似乎没有其他值得你注意的
21:51:11<小丁> (察觉
21:51:12<少年王简> 再从台子上取一条彩带
21:51:43<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察觉检定: 1d20+7=4+7=11
21:51:56<小丁> 当你拿到彩带的时候,一转身
21:52:06<小丁> 发现在木桥的另一端
21:52:22<小丁> 4个和你一起出发的王氏子弟
21:52:33<小丁> 他们砍了铁链
21:52:48<小丁> 木桥上的木板哗啦啦地掉了下去
21:53:24<小丁> 铁链也顺势滚了过来
21:53:45<小丁> “王简,你这个杂种”
21:54:05<小丁> “没想到吧,我们#@^$#也跟过来了”
21:54:31<小丁> 他们手上拿着彩带,可能是从铁索上取得的
21:54:48<少年王简> “哼,魑魅魍魉,不过插标卖首之徒,不过也比那几个连过来的都不敢的好了”
21:55:04<小丁> “你在树下不让我们拿彩带,还出言讽刺我们,你也别想顺利回去”
21:55:37<少年王简> 哈哈哈,我王简想去哪何须你们同意!
21:55:44<小丁> 他们4人砍断木桥之后,聚在右方,堵住了另一边的路
21:56:25<小丁> “哥几个不用怕,那小子就一个人,我们没理由会输!”
21:56:58<小丁> 他们互相打气,手握长剑,封死在路口,却不敢前进
21:57:24* 少年王简 跪拜雕像,先祖王翦,小子王简于此地必不堕你威名
21:58:09<少年王简> “来吧!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挡住我!”
21:59:31<小丁> (先攻
21:59:37<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先攻检定: 1d20+7=3+7=10
21:59:56<Oicebot>  小丁投掷4次检定: 1d20+1 ( 4 3 13 5)=5 4 14 6
22:00:14<小丁> (一个比你快,其他比你慢
22:00:44<小丁> 他们中的一人畏畏缩缩地走上前,手上的长剑都拿不稳
22:01:20<小丁> 摆了个摇摇晃晃的架势
22:01:25<小丁> (over,你动
22:02:16<少年王简> “看好了刀是这样拿的”
22:02:32* 少年王简 走上前猛力一击
22:03:04<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1d20+8=19+8=27
22:03:09<小丁> (ch
22:03:54<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确认暴击)检定: 1d20+8=20+8=28
22:04:50<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4d4+22=2+2+1+4+22=31
22:05:15<小丁> 对方被你一刀砍翻在地,只见气出来,不见气进去
22:05:24<小丁> 不知是生是死
22:05:31<少年王简> ”还有哪个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22:05:35<少年王简> over
22:05:51<小丁> 其他三人互相对视,眼里恐惧万分
22:06:16<小丁> 其中一人大叫一声,手中的长剑“啪嗒”掉在了地方
22:06:30<小丁> 疯了似的朝你冲了过来
22:07:29<少年王简> “看来还是有带把的嘛!”
22:15:01<小丁> 这个的家伙低着头,不顾一切地朝着你冲了过来
22:15:11<小丁> (冲撞,你可以借机他
22:16:10<少年王简> “战阵失智,乃兵家大忌”
22:16:32<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1d20+7=16+7=23
22:16:45<小丁> (中,伤害
22:17:02<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2d4+11=4+1+11=16
22:17:38<小丁> 你又一刀,他的手甚至没有碰到你的衣角,便倒了下去
22:17:55<小丁> “哦!额”
22:18:06<小丁> 他趴倒在你的面前
22:18:27* 少年王简 嫌弃的一脚踢开
22:19:04<少年王简> “战场上连武器拿不稳,你还凭什么叫王氏子弟”
22:19:54<少年王简> “留到战场上也是被人杀死,坏我王氏威名”
22:20:02<小丁> 就在你砍翻面前这个家伙的时候
22:20:16* 少年王简 一脚踢下桥下
22:20:20<小丁> 另外两人已经趁机上前
22:21:20<小丁> 他们一起冲撞你
22:22:06<Oicebot>  小丁投掷2次检定: 1d20+3 (2 2)=4 5
22:22:25<少年王简> “兵法云:不动如山”
22:23:00<小丁> 他们撞在了你身边的石雕上
22:23:11<少年王简> “其疾如风”
22:23:18<小丁> (一个在你的格子右边,一个在石雕的右边
22:23:38<小丁> “你这家伙,用了什么奸计!”
22:23:42<小丁> (over
22:23:55<少年王简> “鼠辈勿脏了先祖雕像”
22:24:18* 少年王简 打雕像旁边的那个
22:24:26<小丁> (骰命中
22:24:37<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侵掠如火检定: 1d20+8=19+8=27
22:24:41<小丁> (ch
22:25:00<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1d20+8=16+8=24
22:25:07<小丁> (ch中,伤害
22:25:18<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4d4+22=4+4+2+3+22=35
22:26:02<小丁> 你毫不留情,一刀顺势劈下,一道血水喷了出来,洒了雕像半身
22:26:21<小丁> 被你砍中的对手也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22:26:38<少年王简> “勿见勿忘,留着对我的仇恨,变强吧!”
22:27:11<小丁> 另一个家伙惊慌地看着你,双脚打着哆嗦
22:27:22<少年王简> “现在只有你了”
22:27:25<小丁> 害怕地后退(撤退)
22:27:40<小丁> “王简,这都是他们的主意”
22:27:58<小丁> “我从来没有打算害你,我一见到你,就觉得你英明神武”
22:28:12<小丁> “一定能光复我们王家的威名”
22:28:18<少年王简> “战阵私退,抛弃同伴者,死!”
22:28:22<小丁> “你不要杀我”
22:28:48* 少年王简 追上去杀掉这个,救另外两个被打倒的
22:28:51<小丁> 他亦步亦趋,退到石台的边缘
22:28:54<小丁> (骰反射
22:29:22<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反射检定: 1d20+1=12+1=13
22:30:18<小丁> 就在你走到地上石纹图案的边缘时(就是你右边那一格子)
22:30:35<小丁> 石板上的裂缝突然崩塌
22:30:55<少年王简> “什么!?”
22:30:59<小丁> 你的脚下一阵踩空
22:31:08<小丁> 即便如你的身手
22:31:18<小丁> 也只来得及一只手搭着边缘
22:31:49<小丁> 忽而手上传来一阵疼痛,刚刚微微弱弱退后的家伙
22:31:57<小丁> 奸笑着用脚踩着你的手
22:32:16<小丁> “哈哈哈,没想到连老天都帮我”
22:32:31<小丁> “他们说你是破军,哈哈哈,你就下去吧”
22:33:10<小丁> 你的左手握着弯刀,右手一阵刺痛,不能久抓
22:33:53<少年王简> “我王简不信什么破军,信的是手中利刃,心中热血。”
22:38:33<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单手弯刀检定: 1d20+7-4=3+7-4=6
22:39:11<小丁> 你奋力一挥,但是没有打中对方,而你的武器却脱手而出
22:40:07<少年王简> “没有刀又如何,让我们一起下去让老天来决定谁死谁生!”
22:40:33* 少年王简 顺势抓住他的腿把他往下拉
22:40:39<小丁> 力量对抗!
22:41:06<少年王简> “啊啊啊!”(自由动作狂暴)
22:41:31<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力量对抗检定: 1d20+6=18+6=24
22:41:49<Oicebot>  小丁进行力量对抗。。。检定: 1d20+1=13+1=14
22:42:09<少年王简> “来吧!哈哈哈!”
22:42:13<小丁> 对方被你一拽,随着你一起跌落了下去
22:42:31<小丁> 你们被滚滚的浓烟吞没
22:42:40<少年王简> “我说过,我必将不堕你威名!”
22:42:48<小丁> 你的眼前一片漆黑
22:42:50<小丁> ——————————————————————————————————————
22:42:58<小丁> 当你再次睁眼的时候
22:43:09<小丁> 你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
22:43:26<小丁> 周围的空气弥漫着热浪
22:43:48<小丁> 你问道浓烈的硫磺和草药的味道
22:43:58<小丁> 只要稍微一动,全身就痛的厉害
22:44:10* 少年王简 朦胧的睁开眼睛,试图举起手,缺失败了,慢慢问道“这是哪?”
22:44:39* 少年王简 试图转脖子,可是却动不了
22:45:06<小丁> 硫磺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但草药的味道是从你的身上传来
22:44:08<小丁> “小子醒了?”
22:44:18<小丁> 一个年迈的声音
22:44:33<小丁> “我如果说这是地府,你信是不信?”
22:45:19<少年王简> “嘿嘿嘿,我王简怕是地府都不收。”
22:45:28<小丁> “你姓王?”
22:46:07<少年王简> “我王简坐不改姓行不更名”
22:45:47<小丁> “你身上的彩带可是上面拿来的?”
22:46:37<少年王简> “彩带是我从我王氏祭祖之地所得”
22:46:49<小丁> 你的面前突然蹿出一个人面
22:47:02<少年王简> “!”
22:47:04<小丁> 确切地说,是一个带着狼面面具的人
22:47:51<小丁> 他的身材魁梧,骨骼高大,但是身体饥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22:48:26<小丁> 在他活动的时候,手上和脚上都传来铁链摩擦的声音。
22:48:27<少年王简> “你是谁!?”
22:48:36<少年王简> 是你救了我?
22:48:45<小丁> 他并没有理你,反而转身离开
22:49:10<少年王简> “喂喂喂!回我话啊!”
22:49:28<小丁> “王家小子,不想死就安静点”
22:50:13<小丁> 他的声音苍老,透着一股铁锈味,就像军人一样说一不二的语气。
22:51:17<小丁> 老人每天三次来给你上药,顺便喂你水和食物,水也含着硫磺的味道,食物苦涩难咽,就像被人咀嚼过的杂草
22:51:35* 少年王简 虽然很想感谢但是拉不下面子,“虽然你。。。救了。。我。。但是别以为我会。。。。”沉默一会,最后还是觉得感谢救命之恩“谢谢!”
22:42:50<小丁> ——————————————————————————————————————
22:51:31<小丁> 不知过了多少个月
22:51:45<小丁> 你终于可以活动身体了
22:52:15* 少年王简 活动手脚,打一套拳
22:52:39<少年王简> “好极了,身体没什么损伤”
22:51:54<小丁> 老人再一次来到了你的面前
22:52:23<小丁> 那个黑色的浪头面具遮住了他半张脸,下半张脸满是胡须
22:52:47<小丁> 赤裸着上身,满是疤痕
22:53:02<小丁> 手和脚带着镣铐,一只脚明显地瘸了
22:53:14<小丁> “那是自然,也不负我一番苦心”
22:53:20<小丁> 老人说到
22:53:23<少年王简> “你是谁?现在总能告诉我了吧!”
22:53:45<小丁> “嘿嘿嘿,你别管我是谁”
22:53:57<少年王简> “听你的口气和我们王氏似乎有很大的关系”
22:54:27<小丁> “你们王氏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当然,我没有加害于你”
22:54:36<少年王简> 而且你这样,看了一眼镣铐和瘸脚,应该也和我们王氏有很多关系
22:54:51<小丁> “反而救了你的性命”
22:55:17<小丁> “你们王氏,武勋世家,知恩会报吧?”
22:55:40<小丁> 他的语气戏谑,眼中冒着精光
22:56:07<少年王简> “你虽救我,但父母有生养之恩,家族有培育之恩,若要我做出对父母对家族不利之事,小子大不了这条命还给你就是”
22:56:43<小丁> “哈哈哈,不会不会,我让你帮忙的事情,简单之极,不会害你性命,也不会辱你门风”
22:57:07<少年王简> 少年王简: “如果真如你所言,未尝不可”
22:56:50<小丁> “你随我来”
22:57:15* 少年王简 跟上前
22:57:23<小丁> 老人带着你,走进另一个洞内
22:57:44<小丁> 洞中都是天然石壁,非人力所为
22:58:18<小丁> 洞中有一浅坑,剧烈的烧灼味道从里面冒出
22:59:05<小丁> 坑内是流动的岩浆,岩浆冒出黑烟,周围的石壁都被熏黑了
22:59:37* 少年王简 皱着眉头问道“这是?”
22:59:39<小丁> “小子,我要打一块铁,需要你帮我”
23:00:05<小丁> “你要帮我抓着这块铁,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放开”
23:00:34<小丁> 老人从角落里,拖出了一块圆柱形的铁块,前头弯曲
23:00:18<少年王简> “这铁”
23:00:31* 少年王简 轻轻触摸
23:00:49<小丁> 你举起铁,似也不重
23:01:14<小丁> “这铁我已打了5年,就差最后一步”
23:01:42<小丁> “明天你帮我,我不但救你性命,我还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
23:01:53<少年王简> “好!不就是拿着这铁吗,这有何难!”
23:02:19<小丁> “决不食言?”
23:02:29<少年王简> “决不食言!”
23:02:44<小丁> 次日,老人带着王简再次来到这里
23:03:03<小丁> “拿着这块铁,举在这里”
23:03:14<小丁> 老人指了指岩浆坑上方
23:03:47* 少年王简 看了看岩浆坑,看了看铁,咬咬牙
23:04:11<小丁> 老人的手上拿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石块,石块两头都十分圆滑,就和锤头一样
23:04:22<小丁> 你们就这样静静地等着
23:04:31<小丁> 大约过了一刻钟
23:04:33<小丁> “来了!”
23:04:38<小丁> 老人大喝一声
23:04:43* 少年王简 聚精会神
23:04:57<小丁> 坑下的岩浆猛然喷起
23:05:26<小丁> 铁块被岩浆泼到,发出通红的光芒
23:05:48<小丁> 老人手上的石锤挥起
23:06:10<小丁> 每次岩浆泼到铁块上,老人都精准地用石锤敲下
23:06:13* 少年王简 虽然铁块滚烫,但还是死死抓住铁块
23:06:36<小丁> 铁块上的红光顺着下方一路向上
23:06:46<小丁> (强韧
23:07:31<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直接刚检定: 1d20+8=12+8=20
23:07:52<小丁> 铁块滚烫,但你死死不放手
23:08:21<小丁> 你的手上传来焦味,似乎皮肤已经和铁块粘在一起了
23:08:27<小丁> (来3次强韧
23:08:53<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第一次检定: 1d20+8=7+8=15
23:08:59<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第二次检定: 1d20+8=15+8=23
23:09:16<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第三次检定: 1d20+8=19+8=27
23:09:23<小丁> (都过了
23:09:35<小丁> 就在你被刺痛所吸引的时候
23:09:48<小丁> 你看到老人的锤子已经停下来了
23:10:13<少年王简> 喘着粗气“好..好了吗?”
23:10:22<小丁> 他的手上不知何时,握着一把锋利的石刀,恶狠狠地向你砍来
23:10:39<小丁> “不要动”
23:10:59* 少年王简 正准备反击的手停了下来
23:11:13<小丁> 他的身材并没有你高,狼头面具挡着了他的脸,让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23:11:35<小丁> 他手上的刀精准地砍向了你的手臂
23:12:04<小丁> 血从手上留下,在通红的铁块上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23:12:21<小丁> 又不知过了几时
23:12:31<小丁> 岩浆已经不再喷发了
23:12:48<小丁> 老人也累瘫在地上
23:13:14<小丁> “小子,还好吧”
23:13:28<少年王简> “我是没事,不过你。。。”
23:13:44<小丁> “我没事,我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可以撑得住”
23:13:50<小丁> “你不怕我一刀砍死你?”
23:14:01<少年王简> “什么面相!?”
23:14:17<小丁> “没人告诉你吗,呵呵”
23:14:39<小丁> 老人打住了话题,起身一把抓住打好的武器
23:15:05<少年王简> “没。。”突然想到母亲说过的话
23:15:26* 少年王简 突然打住改口道
23:15:35<少年王简> “倒是有个骗子说过我是什么破军”
23:15:26<小丁> 那是一把长长的弯刀,弯刀全身都为红色的金属
23:15:44<小丁> 弯刀的手柄还在你的手上
23:16:09* 少年王简 抬起刀仔细看
23:16:31<小丁> 老人走到你的身边,一把抓住弯刀,一脚把你踢开,你的手里滋啦一声
23:16:45<小丁> 一层皮就这样撕了下来
23:16:54<小丁> “这是我的刀,小子”
23:17:11<少年王简> “啊。。喂!老头,不能轻点吗!”
23:17:39<小丁> 你的手上,被刀上的纹路,烙印出黑色的伤痕
23:17:52<小丁> 那是鱼鳞形状的纹路,似乎在哪里见过
23:18:53<小丁> 老人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刀,没有理你
23:18:59<少年王简> “你的刀就你的刀,我又不会抢你的”
23:19:17<小丁> “王家小子,你可以走了,我告诉你怎么上去”
23:19:32<少年王简> “说吧,从哪走呢?”
23:19:38<小丁> “天上!”
23:19:48<少年王简> “!”
23:19:51<少年王简> “什么?”
23:19:56<小丁> “你以为我耍你吗”
23:20:06<少年王简> “我没听错吧,老头!天上哪有什么路”
23:20:16<小丁> “明天再做吧,我来教你”
23:20:57<小丁> 老头抱着自己的刀,走出了洞穴
23:21:06<少年王简> “好吧,好吧,明天再说!”
23:21:11<小丁> 又一日
23:21:21<小丁> 一早,你就被老头叫醒了
23:21:51<少年王简> “咦!早上了!今天能出去吗!?”
23:22:02<小丁> 他拿来两面旗帜,分别是西岐的国旗和王氏的族旗
23:22:13<小丁> (要不要回忆一下,可以做个智力鉴定
23:22:37<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回忆检定: 1d20+1=13+1=14
23:22:50* 少年王简 少年思索中
23:23:03<小丁> 你看到西岐国旗上的龙爪龙鳞,似乎和你手上烧焦的疤痕颇有几分相似
23:23:29* 少年王简 低头看了下手上的疤痕,看了看老头
23:23:31<小丁> “别傻站着,把这两块破布拆了”
23:23:44<小丁> 他把两面旗扔给了你
23:23:47<少年王简> “哦!”拆开
23:23:54<小丁> 在老头的指挥下
23:24:31<小丁> 你把两面旗拆开,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木刺和拆下来的线
23:24:46<小丁> 将两面旗缝成一种奇怪的形状
23:24:52<小丁> 就像帐篷的屋顶
23:24:58<小丁> “你的彩带呢?”
23:25:06<小丁> “把那破玩意拿出来”
23:25:20* 少年王简 从身上拿出彩带
23:25:32<少年王简> “这东西坏了我不好交差啊”
23:25:34<小丁> “拆咯,系在四个角上”
23:25:40<小丁> “要不要出去?”
23:25:44<小丁> “哼?”
23:25:51<少年王简> “唔。。。”
23:25:55* 少年王简 系
23:26:14<小丁> 然后这个老头,捧着你做好的奇怪布料
23:26:28<小丁> 把彩带绑着你的身上
23:26:42<少年王简> “这有啥用!?”
23:26:44<小丁> “要不是我。。。。算了,你出去以后,切莫说出我的事”
23:26:53<少年王简> “别告诉我这能飞!?”
23:27:04<少年王简> “老头你不走吗?”
23:27:07<小丁> “看到那些黑烟了吧,跳进去”
23:27:17<小丁> 老头挥了挥手上的铁链
23:27:28<小丁> “带着这些铁疙瘩怎么走?”
23:27:35<少年王简> “不是有刀吗”
23:27:37<小丁> “看不出来你还挺傻的,嘿嘿嘿”
23:27:42<少年王简> 砍了便是
23:28:06<小丁> “这铁疙瘩也是火纹精钢所铸,砍不断的。”
23:28:24<小丁> 老头不自觉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23:28:32<小丁> 似乎友善了许多
23:28:46<小丁> “走吧,我老头一个,出不去的”
23:28:52<少年王简> “不过老头,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23:29:20<小丁> “我就是老头一个,默默无名的老头,快走!”
23:29:21<少年王简> “等你死了,我也好给你立个碑”
23:29:33<少年王简> “不然碑上空白着多难看”
23:29:37<小丁> “还想挨我一刀吗?”
23:29:41<少年王简> “嘿嘿嘿”
23:29:46<小丁> “嘿嘿嘿”
23:29:59<小丁> (飞行鉴定
23:30:30* 少年王简 丢下重物 飞翔吧荷兰人号!
23:30:38<小丁> (有加值的
23:30:45<Oicebot>  少年王简进行检定: 1d20+1=9+1=10
23:31:13<小丁> 你乘着黑烟,顺利地飞到了平台的高度,而后抛出绳套
23:31:26<小丁> 恰好拉着祖先的石雕
23:31:34<小丁> 顺利地爬了上来
23:31:51<小丁> 石台上还遗留着那3具尸体
23:31:57<小丁> 已经腐烂了
23:32:02<少年王简> "向下喊:喂!老头。。。我还会回来的!"
23:32:20<小丁> 下方除了滚滚的黑烟,没有回应
23:32:50<少年王简> 带上尸体的人头,回去
23:33:24* 少年王简 还是埋了吧~
23:33:03<小丁> 当你回到西岐
23:33:10<小丁> 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23:33:31<小丁> 王家的大门紧闭
23:33:31<少年王简> 不带回去,带身上的信物
23:33:48<少年王简> “人呢!?”
23:34:03<小丁> “你是王简?!”
23:34:12<小丁> 开门的管家惊讶地看着你
23:34:25<少年王简> “是啊。怎么不认得我了吗?”
23:34:36<小丁> “王简回。。。王简少爷回来了!!!”
23:34:50<小丁> 他呼喊着跑向里屋
23:34:55<小丁> (你透露经过吗?
23:36:11<少年王简> 见到父母:“孩儿在路上受伤被人所救,不过不知道是谁”
23:36:30<小丁> “无能小儿,没有带回彩带,你回来干什么!?”
23:36:43<小丁> 你的父亲呵斥道
23:36:43<少年王简> 有王氏xxx等4人欲伤害于我
23:36:58<小丁> “他们人呢?”
23:37:03<少年王简> 皆被我所斩
23:37:07<小丁> 周围的亲戚询问
23:37:10<小丁> “啊!”
23:37:25<小丁> “口说无凭,你凭啥说是他们加害于你!”
23:37:28<小丁> “就是就是”
23:37:41<小丁> “你幼年就顽劣,说的话不可信”
23:37:55<小丁> 周围的人没有信你的
23:38:08<少年王简> “哈哈哈!我王简说是就是,还需要你们评论”
23:38:16<小丁> 只有你的母亲,眼中带有热泪,非常高兴
23:38:49<小丁> “我的简儿历经万难,终于回家了,他也累了,让他先休息”
23:39:10<小丁> 你的父亲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23:39:23<小丁> 其余的亲戚眼见没好戏可看,也纷纷告辞
23:40:16<小丁> 母亲带着你回到她的房间
23:40:32<小丁> “我的孩儿,一别近半年,你受苦了”
23:40:47<小丁> “早知如此,我就不让你去参加什么成人礼了”
23:40:57<少年王简> “母亲大人,孩儿让你担忧了”
23:41:16<小丁> “莫看你父亲表面如此,看到你回来,他也是很高兴的”
23:42:19<少年王简> “父亲还是那样吗”
23:43:14<小丁> “也不尽然,你一去了无音讯,他时常沉思,或饮酒。想必内心是悲痛的
23:43:25<小丁> 你这下回来,可别再出门了”
23:44:46<少年王简> “好男儿怎能和姑娘一样捆于深闺”
23:45:02<少年王简> ”不过我还是会多在家陪着娘亲“
23:46:37<小丁> 你的母亲听到你的话,顿时眉开眼笑,没有深思。
23:48:18<少年王简> "“不过在陪母亲之前,我要先出门一趟"
23:49:02<少年王简> “嘿嘿嘿,我要去完成一个约定”
23:49:22<小丁> “无妨无妨,你小心就好”
23:49:52<小丁> 母亲沉溺在自己孩子平安归来的喜悦中,随口就答应了。
23:50:11<小丁> ————————————————————————save——————————————————
沉迷pf中,梦想和三次元老婆愉快地跑团

个人专区
QQ群:151710476(3R,COC,MapTool团,IRC团)目前在跑coc.
QQ:493462963(加好友注明果园)

离线 小丁

  • 无所畏惧的圣武士
  • 版主
  • *
  • 帖子数: 3257
  • 苹果币: 2
  • 努力成长之DM
Re: 引子2 雏狼离家,将星归位
« 回帖 #1 于: 2017-07-10, 周一 23:42:41 »
20:11:32<小丁> ---------------------------------------------------------------------------
20:11:55<小丁> 上回说道,少年王简于十五岁时,参加了王氏家族例行的成年礼
20:12:38<小丁> 在途中见到自家同族者,懒惰无能的所为
20:13:05<小丁> 怒而烧树,因而在祭祖的洞穴中,被同行者伏击
20:13:23<小丁> 打斗之中,脚下的破旧石头平台出现裂缝
20:13:41<小丁> 掉落于岩坑之下
20:13:57<小丁> 被一位带着狼头面具的奇怪老者所救
20:14:07<小丁> 老者似乎与其家族颇有渊源
20:14:38<小丁> 在老者的帮助下,王简恢复了伤势,并脱离了险境,回到了家中
20:15:08<小丁> 家中族人愤愤不平,只有其母为其生还喜极而泣
20:15:35<小丁> 王简虽然回到了安逸的生活
20:15:51<小丁> 却没有忘记岩洞之下的奇怪老人
20:16:08<小丁> 他暗暗决定回到岩洞,解救被困的救命恩人
20:16:31<小丁> (开始吧,你有什么计划?
20:17:27<少年王简> (计划吗?第一先偷偷去家族的书库或者档案管之类的地方查找一下关于浪头面具的东西,
20:17:51<少年王简> (以及是否会有王氏祖地的相关资料
20:17:59<少年王简> (狼头人是谁
20:18:16<小丁> (骰知识(贵族)或者搜索
20:18:19<少年王简> (然后准备东西去救人
20:18:26<少年王简> (没有知识~
20:18:47<小丁> (那就搜索吧
20:18:57<小丁> (找书或者族谱
20:19:33<少年王简> (ok
20:21:40* 少年王简 进行判定: 1d20+7=19+7=26
20:21:50* 少年王简 努力的翻找中
20:22:15<小丁> 你仔细翻阅了王家的藏书,以及历代的族谱
20:23:41<小丁> 却没有发现有关狼头面具的记录,而且你发现有人为抹消这些记录的痕迹,尽管他做的很小心,还是被你发现了蛛丝马迹。
20:23:59<小丁> (这里引进一个新的判断
20:24:12<小丁> (就是名侦探模式
20:24:29<少年王简> (“!真相只有一个”
20:24:36<小丁> (你可以用感知进行d20鉴定,来发现异常!然后用智力鉴定来发现真相
20:24:56<小丁> (任何你的推论都可以向dm确认,如果正确,会给最后的智力鉴定获得+2的加值,加值可以累积
20:25:13<少年王简> (!
20:25:19<少年王简> 哦
20:25:46<少年王简> 真実は何时もひとつ
20:25:47<小丁> (感知鉴定只有在自己发现异常的时候,或者DM提醒你们遇到异常情况的时候,才可以进行
20:26:01<少年王简> (新机次哇 一次墨 HI托次
20:26:06<小丁> (智力鉴定每个人只能进行一次,成功就揭开真相
20:26:14<小丁> (介绍完毕
20:26:19<少年王简> (不错不错
20:26:27<小丁> (你现在发现了一个异常点,可以进行感知鉴定
20:26:32<小丁> (也可以进行推论
20:28:03<少年王简> "恩,人为的进行了修改,或许这人和我们王氏有旧,却因特殊的原因,王氏不得不把他关起来而不是杀了他"
20:28:47<小丁> (推论Y
20:28:50<少年王简> “而这些事情却在记录内被修改了,说明他们并不希望让后人知道这些,应该是为了保护族人”
20:29:07<小丁> (推论Y,但是和前者是同一个线索
20:29:10<少年王简> “或者说希望真相永远不要被发现”
20:29:15<少年王简> (感知吧
20:29:23<小丁> (骰
20:29:23<少年王简> (目前线索不多了
20:29:35* 少年王简 进行判定: 1d20+1=3+1=4
20:29:39<小丁> (不多,这就是我借这个机会引出这个系统
20:29:50<少年王简> (感知只+1.。。惨
20:30:10<小丁> 王简虽然发现了异常之处,但是有关的记录都被抹去,想必在王家,是无法找到真相的
20:30:34<小丁> (以后的谜团会有很多线索,+2加值可以一直叠
20:31:52<小丁> (你接下来是?准备东西?
20:32:48<少年王简> “我想可以去悄悄的打听一下族内的长者,关于祖地之事,看看有没有线索”
20:33:54<少年王简> “不过我最好不要提及有关狼头面具一事,只询问祖地之事,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20:34:10<小丁> 由于你在族内颇受排挤,并没人愿意听你的询问。即便是相熟的长辈,也不知道祖地发生过什么。
20:34:31<小丁> 按他们的说法,以前他们去的时候,都是换了彩带就回来了
20:34:37<小丁> 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20:35:18* 少年王简 向父亲大人请求前去修复祖地断桥
20:35:44<小丁> 王父对你的请求稍感意外
20:36:01<小丁> “祖地的吊桥断了?”
20:36:06<少年王简> “父亲大人,孩儿在祖地之时造成了一些破坏,为弥补祖地损伤,孩儿决定去祖地修复吊桥”
20:36:19<小丁> “那你去吧,自行小心就是”
20:36:31<小丁> (骰一个察言观色
20:36:39<少年王简> “是的,在和xx等人打斗之时他们砍断了吊桥”
20:37:11* 少年王简 进行王简诚恳的看着父亲判定: 1d20+1=10+1=11
20:37:33<少年王简> (马马虎虎~
20:37:44<小丁> 王父的脸色平静,但是眼神飘忽,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20:38:11<小丁> 总之,你觉得心中,略慌
20:38:55* 少年王简 内心猜测“父亲眼神飘忽,似乎知道什么,不过他没有阻止我去,说明这里面应该是有一段因果所在,或者说没有阻止我去的必要,也说明应该没有危险”
20:40:23<少年王简> (没什么特别的我就准备东西出发了
20:40:26<小丁> 父亲让你去管家那边领一笔钱,自行安排吊桥的事宜
20:40:32<小丁> (恩,你什么时候出发?
20:40:42<少年王简> (准备好东西就走
20:40:48<小丁> (立刻?
20:40:54<小丁> (还是夜里?
20:41:04<少年王简> “和母亲大人辞行”
20:41:45<小丁> “我儿,你才回来,母亲本不愿你又匆忙出发,但你要为族地修缮吊桥”
20:41:56<小丁> “我也不便拦你”
20:42:03<小丁> “一路小心”
20:42:38<少年王简> “吊桥之事,无论如何皆因我而起,简儿自当尽力修缮”
20:43:21<少年王简> (寻找能弄断铁链的东西
20:43:26<少年王简> (精金锯什么的
20:43:39<小丁> (铁匠工具包就可
20:43:56<小丁> (还有攀爬工具,木材,绳索我都算你买了
20:43:58<少年王简> (还有一套新的衣服,梳洗的东西
20:44:02<小丁> (恩
20:44:29<少年王简> (好吃的食物
20:45:04<小丁> 王简购置了所需的物品即刻就出发。一路又行3日。
20:45:48<小丁> (骰一个生存
20:46:08* 少年王简 进行风餐露宿判定: 1d20+5=18+5=23
20:46:29<小丁> 王简此行和上一次比起来,是相当顺利的
20:46:56<小丁> 你选择了最短的路线,前去家族的洞穴
20:47:29<小丁> 只不过,你发现,在你所走的路上,有马蹄留下的痕迹,不超过2天!
20:48:24<少年王简> (叮!啥情况,能从马蹄看出是否是军马吗?
20:48:33<少年王简> (军马的马蹄的特殊的
20:48:47<少年王简> (制式
20:48:59<小丁> 看不出来,马蹄痕迹留在荒地和草皮上,只看出所行相当急促
20:49:15<小丁> (你走路,人家骑马,怎么都比你快
20:49:40<少年王简> (我去,我为啥走路。。。我也有马呀。。。而且我申请了经费。。。
20:49:48<小丁> (你没说:D
20:49:54<少年王简> (好吧!
20:50:10<少年王简> (就当我要修缮的材料比较多走的慢
20:50:16<小丁> (好
20:51:21* 少年王简 查看这条陆上的马蹄是否和我是同一方向
20:51:33<小丁> (是,一模一样
20:52:21<少年王简> “和我是同样的路径,还是快马前行,难道是父亲派出的人手?”
20:52:33<小丁> (厉害啊,线索+2
20:54:58<少年王简> “看来父亲大人不希望我和狼面人再次相见,而且这人一定知道什么,而且是关于我的”
20:55:34<少年王简> “所以父亲大人才会这么迅速的派人前去,而且没有丝毫的迟滞”
20:56:05<小丁> 王简想到这般。。。。
20:56:41* 少年王简 将修缮的物品放到就近的地方保存,带上救人的装备然后轻装赶路
20:57:17* 少年王简 希望能追上前人
20:58:10<小丁> 待你赶到那冒着黑烟的山附近时,你看到山脚下被绑在尖石上的马匹,马匹在悠闲地食草。
20:58:24<小丁> 马仅有一骑
20:59:03<小丁> 马儿看到你,“斯斯”地打个哈欠
20:59:24<少年王简> “只有一人!如果不是父亲心腹,就是父亲大人自己!”
21:00:32<少年王简> 将马儿松开绳子,和我的马捆在一起,让我的马带另一个马,跑远点。
21:00:43<少年王简> 然后迅速进入祖地
21:01:00<小丁> 马儿欢快地跑远去吃草了,它们二的智力并没有想很多
21:01:20<少年王简> (居然黑小马。你不是马厨吗。。。
21:01:27<小丁> 你顺着过去的路线来到了熟悉的地方
21:01:36<小丁> 那片石头平台
21:01:53<小丁> 滚滚的黑烟依旧从平台下方冒出
21:02:16<小丁> 你看到在石台边缘,已经有人安置了绳梯
21:02:58<小丁> 绳梯顺着吹来的热气飘荡,它的尽头消失在黑烟里
21:03:20* 少年王简 察觉四周后,顺着绳梯下去
21:04:11<小丁> 你顺着绳梯一溜烟滑了下去
21:04:47<小丁> 在快看到底的时候,听到兵器打斗的声音,以及两个人的对话
21:05:00* 少年王简 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催促着王简
21:05:21* 少年王简 仔细听~
21:05:23<小丁> 一个就是那位不知名的老头,另一个声音,就如你所猜测的一般,是你的父亲
21:06:21* 少年王简 王简大惊失色,“什么!那声音是。。。父亲大人!”
21:06:32<小丁> (装,你继续装!
21:06:35<少年王简> “可是他为什么又要!?”
21:06:55* 少年王简 迅速的爬下绳梯
21:06:01<小丁> 老者说:“废物就是废物,对付一个残废的老人,你也要花1天”
21:07:07<小丁> “不愧是雪原之狼,我原本以为只要花上半天,就可以收拾掉你”
21:07:26<小丁> “实力不虚当年啊”
21:07:47<小丁> “不需要你来嘲讽我!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21:08:17<小丁> 老者大吼一声,挥动着他打造的弯刀,把王父逼退
21:09:18* 少年王简 在老者逼退王父的时候,王简从绳梯上跳了下来
21:09:36* 小丁 进行察觉判定: 1d20-4=7-4=3
21:09:42<小丁> (他们没发现你
21:09:50<少年王简> (我直接跳出来
21:09:37<少年王简> “父亲大人!您为何在这”
21:09:51<小丁> 但是你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21:10:08<小丁> “你是他的儿子!”
21:10:17<小丁> 老者震惊了一番
21:10:31<小丁> 王父此时趁其不备
21:10:38<小丁> 一剑当面劈下
21:10:52<少年王简> (能挡吗?
21:10:56<小丁> (能
21:12:58* 少年王简 看到老者被袭击,王简来不及多想,挥起手中长刀,挡住父亲,“父亲且慢!”
21:13:21<小丁> 你的刀刃及时接住了父亲的剑锋
21:14:03<小丁> 父亲的剑恰恰砍在老者面前
21:14:21<小丁> 老者的狼头面具被父亲的剑劈成了两半
21:14:46<小丁> 老者的面容第一次完全被你所看清
21:15:05<小丁> 他眼中含着泪水,五官与你和你的父亲颇有几分相似
21:15:19<少年王简> “!”
21:15:28<少年王简> (怕不是我的便宜爷爷。。。
21:15:29<小丁> “孽子,你要为了这个老不死的和为父作对吗?!”
21:15:45<小丁> (你看到雪原之狼都没想起什么吗?
21:16:10<少年王简> (雪原之狼?贪狼面具?
21:16:21<小丁> (随时可以骰先攻和父亲对战哈
21:16:29<少年王简> (难道爷爷知道直接克孙子
21:16:30<小丁> (上次的开头我有介绍
21:16:37<少年王简> (所以自己封印了自己?
21:17:08<小丁> (如果你想知道,可以问面前这两个人
21:17:29<少年王简> “雪原之狼!你是!?你是!?”
21:17:45<少年王简> “你是爷爷!”
21:17:50<小丁> 老者看着你们,突然笑道:“哈哈哈!二十年前,我和你也是这样兵戎相见!”
21:18:02<小丁> 他手指着你们,确实对着你的父亲说
21:18:10<少年王简> “这。。。这是为什么。。。”
21:18:34<少年王简> “为什么你们要刀剑相向”
21:18:58<少年王简> “而且二十年!二十年之前发生了什么!!!”
21:19:12<小丁> 你的父亲面色青紫,一言不发
21:19:20<小丁> 他忽然又举起了剑
21:19:32<小丁> 看着你们两个
21:20:07<小丁> 无名老人,不,应该是雪原之狼。
21:20:22<小丁> 他站了起来
21:20:32<小丁> 看着你的脸
21:20:41<小丁> “破军之相,哈哈,破军之相”
21:21:24* 少年王简 听到破军二字,王简开始愤怒,开始咆哮!
21:21:44<少年王简> “破军!又是破军!为什么又和这个两个字有关!”
21:22:18<少年王简> “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21:22:31<少年王简> “为什么因为这两个字就要父子相残”
21:22:55* 少年王简 咆哮的声音在洞内回响~
21:23:32<小丁> “你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
21:23:41<小丁> 王父放下了手中的剑
21:25:24<小丁> “破军,杀破狼之一,代表着力量和毁灭,不成霸业,便造祸端。”
21:26:26* 少年王简 震惊的看着父亲“!”
21:26:05<小丁> “你的爷爷,也是破军之相,那时西岐国新安,需要休养生息”
21:26:14<小丁> 还没等你的父亲款款道来
21:26:25<小丁> 就被老人打断
21:27:58<小丁>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会给西岐带来祸端?!我一生为了西岐尽心尽力,天地可鉴,白贤王看在眼里。。。”
21:28:10<小丁> (白贤王就是白牧的父亲
21:28:16<小丁> “哈哈哈哈”
21:28:37<小丁> 这下是王父高声笑着,笑声里带着讽刺
21:29:11* 少年王简 疑惑这看着父亲“?”
21:29:14<小丁> “看在眼里?你知道为什么我敢偷袭你?王氏族长,雪原之狼?”
21:29:27<小丁> “就是先帝亲自下的指令!”
21:30:36<小丁> “我的父亲!你出身即带着破军之相,这是白起先王才有的异像,不为君主,便为祸端。雪原之狼?人家都说你是雪原之龙!”
21:31:31<小丁> “先帝早就想除了你,他给了我下了王令,如果你不死,就灭了我们王家”
21:32:00<小丁> “那你为何不杀了我!把我关在这里二十年!”
21:32:07<小丁> 老者咆哮着
21:32:19<小丁> “因为你毕竟是我爹”
21:32:58<小丁> 雪原之狼仿佛老了,他原本已经很老了。现在就像马上会死去一般
21:33:11<小丁> 手上的弯刀也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21:33:30<小丁> 你的父亲再次举起了长剑
21:33:45<少年王简> “父亲大人!”
21:33:51<小丁> 老人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21:33:57<小丁> “让开”
21:34:14<小丁> 王父沉声喝道
21:34:26<少年王简> “如果。。。如果爷爷他是破军之相你就要杀了他的话。。。那我也是!”
21:34:45<小丁> “哈哈哈,那好,我今天就先除了老的,再除了小的”
21:35:00<小丁> 说完,手起剑下!
21:35:30<少年王简> (好奇怪,要打儿子早打了~
21:36:19<小丁> (以前你从没违抗过他嘛
21:40:54<少年王简> “父亲大人!如果说所谓王命就要家破人亡!父子相残!那么我王简就非当这破军不可,我不仅要当雪原之狼!我还要当雪原之龙!”
21:41:03<小丁> “孽子!”
21:41:53<小丁> “我王流一世忠心,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孽子!”
21:42:13<小丁> “今天我就斩了你!”
21:42:17<少年王简> “王氏从未有不忠不义之徒,但若是有人想要我王氏家破人亡!我就先杀他个天翻地覆!”
21:42:27<小丁> (来吧,先攻吧
21:42:54* 少年王简 进行破军反目!判定: 1d20+7=19+7=26
21:43:02* 小丁 进行判定: 1d20+2=13+2=15
21:43:07<小丁> (你先
21:43:14<小丁> (怕不是一刀就解决了
21:46:17* 少年王简 举起手中长刀的刀背,对着父亲挥去,“父亲大人!我看你是被所谓的王命愚忠迷昏了头脑!”
21:46:33* 少年王简 进行判定: 1d20+8-4=3+8-4=7
21:46:41<小丁> (out
21:46:50<小丁> 虽然你手下留情了
21:47:18<小丁> 但是王父并没有领情,他在愤怒之下
21:47:41<小丁> 挥剑向你,没有留手
21:47:53* 小丁 进行长剑判定: 1d20+8=17+8=25
21:48:07* 小丁 进行伤害判定: 1d8+2=7+2=9
21:48:32<小丁> 长剑刺进你的肩膀,痛的不但是身体也是内心
21:48:43<小丁> (你进行一个反射鉴定
21:49:24* 少年王简 进行内心伤痛判定: 1d20+1=6+1=7
21:49:45<小丁> 你的身体一吃力
21:49:59<小丁> 脚下的石地又向上次那样
21:50:12<小丁> 裂成两半
21:50:50<小丁> (下面是岩浆,你们还用那个练剑
21:51:05<少年王简> (害怕
21:51:09<小丁> 你的弯刀丢了下去
21:51:15<小丁> 淹没在岩浆里
21:51:31<小丁> 而你身边原本呆若木鸡的老头
21:52:10<小丁> 不知何时,双手抓着他的弯刀,用刀柄的那头朝着你
21:52:38<小丁> 他的眼光是急切的,真诚的,没有伪装
21:53:07<小丁> 他不再是一个将军,雪原之狼。而是一个爷爷
21:53:36<小丁> 而王流,你的父亲,却朝着他的后背走来
21:53:55<小丁> 手上拿着长剑,剑上带着你刚刚流下的血
21:54:37<小丁> (你的回合
21:54:51* 少年王简 “爷爷!”顺势抓起弯刀
21:55:18<少年王简> “哈哈哈!我王氏从无不忠不义之人,西岐容不下我王简,我就去周,去其他地方,所谓霸业又何在西岐这弹丸之地””
21:57:28<少年王简> "父亲是你太愚忠了!"
21:58:29* 少年王简 进行虽然父亲不孝我却不能不孝!(自由狂暴)判定: 1d20+12-4=8+12-4=16
21:58:38<小丁> (中
21:59:06* 少年王简 进行判定: 2d4+12=1+3+12=16
21:59:53<小丁> 父亲被你的大力一刀砍在肩头
22:00:08<小丁> 他的膝盖一沉,跪了下去
22:00:27<小丁> 他的前面是你,是你的爷爷,是你们王家祖先的雕像
22:00:37* 小丁 进行反射判定: 1d20+1=19+1=20
22:00:52<少年王简> (666
22:01:05<小丁> (你的伤害,他基本是过不了的
22:01:11<小丁> (19也一样
22:01:18<小丁> 他脚下的石板裂了开去
22:01:26<小丁> 和你刚刚一样
22:01:36<小丁> 他的手搭在了石台边上
22:01:46<小丁> 你们的立场互换了
22:02:02<小丁> 他长大了口,看着你和你的爷爷,却没有发出声音
22:02:03* 少年王简 迅速扑过去抓住他的手
22:02:11<小丁> “为什么”
22:02:20<小丁> “我明明想杀了你们”
22:02:37<少年王简> “我说过你虽然不忠不孝,而我却不行,因为你是我父亲啊!”
22:02:52<小丁> 他被你和雪原之狼救了上来
22:02:59<小丁> 久久没有言语
22:03:12<小丁> 他一个人,静静地走向了绳梯
22:03:37<小丁> 看了你们一眼,然后离开了,他没有带着自己的剑
22:03:41<小丁> 什么也没有带走
22:04:08<少年王简> “父亲大人!我想说如果你觉得我真的对西岐不利,不如就像我说的那样,让我去其他地方吧!”
22:04:12<小丁> (战斗结束
22:06:37<少年王简> “爷爷,我们出去吧!”
22:06:46* 少年王简 用工具解开锁链
22:07:06<小丁> “王简,我知道你是我们王家的子嗣,没想到你居然是我的亲孙子”
22:07:13<小丁> 老人缓缓地说
22:07:25<小丁> “你出去,我呆在这里”
22:07:58<小丁> “我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了,王流困了我二十年,就是为了王家,我这一出去,他就是欺君”
22:07:59<少年王简> “因为我是破军吗?”
22:08:35<小丁> “破军之相不在天,在你自己。世俗之人愚昧,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
22:08:48<小丁> “尤其是那番反语,休得再提”
22:09:55<小丁> “你适才救了王流,他一时愧疚,不会杀你我。但他是好面子之人,出去之后,王家必不能留你”
22:10:50<少年王简> “哈哈哈!我说过王氏一族无不忠不孝之人!以国士待我,我必报至以国士!以贼寇待我,我必报其灭亡!”
22:11:18<少年王简> “西岐若容不下我王简,天下之大难道只有西岐一处?”
22:14:06<小丁> “我旧时曾有一好友,王流若对你不利,你可寻他”
22:14:25<小丁>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
22:14:30<小丁> 交到你的手中
22:14:55<少年王简> “这是?”
22:16:04<小丁> “你出去之后,便直接去王宫,将玉佩交予神衣卫,自然有人会知晓”
22:17:03<少年王简> “好吧!那么爷爷你在这里要保重,我会时常回来看你的”
22:17:30<小丁> 他看着你手上的弯刀“我炼此刀,心怀国恩,愿死身相报,现在我心已死,刀就交给你了”
22:18:11* 少年王简 接过弯刀,轻轻抚摸
22:18:20<小丁> “此刀为火纹钢所铸,尚未命名”
22:18:42<小丁> “他以你的血所炼,与你有缘”
22:19:16<小丁> “带上刀,走吧”
22:19:20<小丁> “走吧。。。。”
22:20:12<小丁> 老头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朝洞内走去,脚上的铁链哗啦呼啦地作响,似乎已经和他的身体合为一体
22:20:58<少年王简> 王简所有所思的离开了
22:25:39* 少年王简 王简似乎做了一个决定,趁着夜黑风高,从过去留的暗门悄悄的潜回王家大宅
22:26:12* 少年王简 进行暗门潜行判定: 1d20+1=10+1=11
22:26:45<小丁> 当你回到家中的时候,母亲的房间已经熄灯了,想必已经安寝
22:28:34* 少年王简 悄悄摸回父房间
22:28:50<小丁> 父亲的房间空无一人
22:30:44<少年王简> 回到母亲房间告诉母亲事情原委~并且告诉母亲自己要走了
22:31:34<小丁> 你的母亲似乎早料到你的决定一般
22:31:51<小丁> 她没有挽留你
22:31:57<小丁> “不要恨你的父亲”
22:32:12<小丁> 她在你离开房门之后说到
22:32:27<小丁> “他毕竟是你爹”
22:32:32<少年王简> “母亲大人,简儿不孝不能常侍左右,简儿不会恨他,这是他的宿命,也是我是宿命”
22:33:16<小丁> (去哪?
22:33:28* 少年王简 郑重一拜后快速离开王家,去神衣卫
22:34:00<小丁> 你到了神衣卫门前,大门紧闭
22:34:43<少年王简> 敲门!
22:35:03<小丁> 一个精干模样的士兵开了门
22:35:09<少年王简> 拿出玉佩!一言不发!
22:35:17<少年王简> (让你们管事的来!
22:35:23<小丁> 他原本十分气愤
22:35:25* 少年王简 满身煞气
22:36:15<小丁> 看到玉佩,似乎有所察觉。“阁下稍等”
22:36:20<小丁> 他接过玉佩
22:36:33<小丁> 返身进入门内
22:36:45<小丁> 就在此不久
22:36:56<小丁> 远处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22:37:35<小丁> 几十个王家子弟,拿着刀棍,冲了过来,将你围了个圆
22:37:41<小丁> 大头的便是你的父亲,王流。
22:38:23<小丁> “王家子弟王简,打乱祖先祭坛,打伤其父,族长王流。罪大恶极”
22:38:32* 少年王简 头也不回
22:38:43<小丁> “还不乖乖就擒!”
22:38:44* 少年王简 轻蔑一笑
22:39:17<小丁> 你的父亲一脸煞气,走到前面
22:39:27<小丁> “动手!”
22:39:32<小丁> 就在这时
22:39:45<小丁> 你面前的门“嘎吱”一声开启
22:39:55<小丁> “谁敢动手!”
22:40:31<小丁> 一个头戴长翎的男子走了出来
22:40:57<小丁> 一众守卫徐徐而出
22:41:03<小丁> 将你们全部围了起来
22:41:17<小丁> “王简听封”
22:41:25<小丁> 他面对着你说到
22:41:52* 少年王简 “喏”
22:42:26<小丁> “王简年少尚武,精通军略,为善才。”
22:43:25<小丁> “今蒙王恩,入神衣卫,听君令,食君禄,带君兵。
22:43:51<小丁> 官为十户”
22:44:11<少年王简> “喏”
22:44:21<小丁> 说罢,他笑嘻嘻地走上前
22:44:51<小丁> “王辅将军,现在这小子是我们神衣卫的人了,你要咋地?”
22:45:15<小丁> 王流脸色涨的青紫,一言不发
22:45:30<小丁> 僵持在场
22:45:43<小丁> 这个官员返身走到你的身边
22:46:04<小丁> “王十户,可有什么交代?我们进去?”
22:46:24<小丁> 他弯一弯腰,伸手相请
22:46:53<少年王简> “不用了,走吧!”
22:47:08* 少年王简 头也没回过,便走了进去
22:47:18<小丁> “那么各位,告辞了哈”
22:47:33<小丁> 人群忽地又都走光了
22:47:52<小丁> 连一片叶子都不剩
22:47:59<小丁> ----------------------------------------------------------------------------
22:48:05<小丁> 事情并没有全部结束
22:48:11<小丁> 不过数月
22:48:21<小丁> 王简就因为办事出众
22:48:34<小丁> 被升为百户
22:48:41<小丁> 就在当晚
22:49:05<小丁> 你的下属来报,王流辅将军来了,要求见你
22:50:27<少年王简> “见一面吧”
22:50:35<小丁> (你不是说不见吗!
22:50:52<少年王简> (算了老头子死了还是见一见
22:51:31<少年王简> “不过没什么功夫,快点说完就走吧”
22:51:35<小丁> 他见到你,十分踌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22:51:45<小丁> 许久,“老头子死了”
22:51:59<少年王简> “怎么走的”
22:52:00<小丁> 他急忙说道:“不是我杀的”
22:52:14<少年王简> “知道你没那个胆量”
22:52:43<少年王简> “他走的安详吗?”
22:52:55<小丁> “我没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22:52:44<小丁> “他不知道又在炼什么,掉进岩浆池里,尸骨无存了”
22:53:08<小丁> “我在岩浆池里发现了这个”
22:52:55<少年王简> “是什么?”
22:53:16<小丁> 他掏出一个黑色的狼头面具
22:53:33<小丁> 面具很粗糙,还没细细地打磨
22:54:04<小丁> 这个面具很纤细,不像是老头或者王流的头围
22:54:15<小丁> 王流把面具递了过来
22:54:37* 少年王简 接过面具微微一笑,戴上面具,长叹道“老头是记得我啊!”
22:54:47<小丁> 王流走了
22:55:05<小丁> 面具的边缘很粗糙,有着尖尖的毛刺
22:55:19<小丁> 毛刺刮着脸,略疼
22:55:29<少年王简> 轻轻的抚摸边缘不在乎他的毛刺
22:56:09<小丁> (还要说点什么吗?不然就没了
22:56:27<少年王简> “从今天起,我就不在只是王简了”
22:56:41<少年王简> “老头我会把你的那份也活下去的!”
22:57:55<小丁> ——————————————————————————————
« 上次编辑: 2017-07-10, 周一 23:46:02 由 小丁 »
沉迷pf中,梦想和三次元老婆愉快地跑团

个人专区
QQ群:151710476(3R,COC,MapTool团,IRC团)目前在跑coc.
QQ:493462963(加好友注明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