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Re:帝国简史  (阅读 832 次)

副标题: 完结薪传团剧情以紫色字体标出,现在的剧情以红字标出。

离线 星守の騎士 アルテミス

  • 破碎幻灵
  • 版主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
Re:帝国简史
« 于: 2017-05-29, 周一 11:44:05 »
整个世界观的历史上存在六个世代
D.C(Decrepit Chaos/衰朽年代)
O.D(Order Doomed/秩序之末年代)
U.E(Unrest Era/动荡年代)
M.R(Mage Restoration/魔法复兴时代)
S.S(Shattered Star/碎星年代)
D.R(Divine Return/圣灵回归年代)

D.C年代因奥术之乱而起,之前统称为黑暗时代,七圣灵降临之后,将使用魔法的能力教给凡人,然而一位大奥术师,赫拉克尔却从中学到了点燃神火的方法,七圣灵决定退居幕后,观察凡物和神的举动,魔法神赫拉克尔使用七圣灵的技术创造出施法终端,结合圣灵留下的秘术网络,从而控制了所有的施法者,赫拉克尔是一位残暴的神祇,对所有的文明进行高压统治,直到安格罗伊斯.玛兰纳帝——一位离经叛道的奥术师出现,他和他的终端尤利娅抗拒了赫拉克尔的禁令而结合,他们的后代即玛兰纳帝八姐妹,三女忒提丝于D.C 2601 12 31刺杀赫拉克尔,并成为新的魔法神,衰朽年代从此结束。

赫拉克尔死后,原本建立在高压下的秩序崩塌,O.D时代开始。玛兰纳帝尚在凡间的家族成员带着追随者渡过月光海,来到瑟兰西亚南方的泰诺兰建立起一个公国,此即秘术领地的起源。同时,一支不堪战乱的精灵从克拉克雷西亚起航,向北过风暴之海,最终在一个无人的极地半岛搁浅,他们在这里建立了第一个据点希亚,并最终成为北地精灵的始祖。

圣灵们不忍凡人们陷入战乱,于是从各个地方选择优秀的凡人,给予他们一连串的试炼,从而升格出第一批瑟兰斯神,那其中两位最优秀的,梅尔法恩赫 艾尔 冯 埃斯特罗宁根和维罗妮卡 塞西莉亚 逐晓者分别得到了万物普亥拉和时序艾莉娅的部分神力,原本七圣灵希望梅尔法恩赫司生命,而维罗妮卡司死亡,但维罗妮卡拒绝接受死亡神职,七圣灵以表决决定将另外一个重要的神职:命运交给她。

维罗妮卡在接受命运神职的一刻看到了未来,因此她离开了原本在天界和梅尔法恩赫相邻的神国,和菲欧妮——一位司爱情的女神为邻。维罗妮卡的决定无疑救了她一命。

神灵升格之后,他们的后裔在各自血亲神祇的指示下,来到瑟兰西亚南部的卡琳要塞中签订了一纸协约,那之后他们在格拉克兹港——现在在合众港签订了另外一份条约,瑟兰斯帝国正式成立。

三百年后,梅尔法恩赫对七圣灵发起叛乱,原因并没有记载,但吟游诗人们口口相传的诗篇中,她是因为一个凡人而对圣灵挥下叛逆之剑。无论如何,圣灵陨落了,梅尔法恩赫站在圣灵的尸体上建立了新的,相互制衡的秩序,维罗妮卡则把重心移回极北的诺斯维亚行省(也就是北地精灵和高地人的地盘),以避开梅尔法恩赫的势力,只有菲欧妮知道,维罗妮卡并没有认输——她只是在磨刀。

(2011-2012,律法之末)在七圣灵陨落后,凡物们并没有因为新的秩序得到安宁,在U.E年代的五十二位皇帝中,有四十五位被刺杀而死,除去出身精灵,得到维罗妮卡亲自教养的第二皇朝的皇帝们,平均每三年一任皇帝。只有那些特别强大的,足以抵抗任何侵害的皇帝才能自然死亡,整个帝国陷入一次又一次继承战争、领地纷争的战火中,在O.D年代被征服的蛮族们开始蠢蠢欲动,一切的一切似乎预示着帝国距离崩解不远。但直到一位贤者,阿卡娜和她的伙伴们开始行动,帝国诸侯没有作出任何和平的努力。

U.E 1445,在贤者阿卡娜的游说之下,帝国诸侯们坐在谈判桌前,正式确定一系列的帝国法律,动荡年代才因此终结。因为这个功绩,阿卡娜得以作为律法女神露恩的从神永登不朽。


在帝国继承法正式生效后,玛兰纳帝家族赢下了皇帝选举,这是他们第二次赢下皇帝选举,他们改良了帝国网络——圣灵网络的劣化版(梅尔法恩赫并没有奥术天赋,她推翻圣灵网络之后,建立的一个比较简陋的秘术网络)。使得魔法的使用更为便利,整个帝国迎来了第一次辉煌时期,也是在M.R年代,瑟兰斯帝国控制了星球地表所有的土地。

直到十二皇朝,北地大公陷入继承纷争中,极光十二支争执不休,伊翁的皇帝做了一件十分卑劣的事情——为了削弱北地选侯的力量,他强令北地选侯按照针对小诸侯的分封继承法(这条法律按照条文上对选帝侯不适用),十二支各自独立。维罗妮卡十分愤怒,使用时序艾莉娅的残余力量,激活了普亥拉临死之前留给梅尔法恩赫的诅咒,从此,伊翁家族得到了“不朽”,但也仅此而已,他们不会再有新的家族成员了。而梅尔法恩赫时刻承受着圣灵残留意识的拷问。

因为这件事情做得不得人心,选帝侯启动特殊程序,废黜了伊翁家最后一任皇帝格雷,但因为没有新的人选,一直保持中立的月铃骑士团——一些抛弃罪恶本性的恶魔组成的一个军事修会——的祭司长艾诺维塔作为妥协的结果登上帝位。

(2016:碎星之年)十三皇朝末年,一些潜伏地底的无信者中出了一位大奥术师,他窃取秘术网络的能量,把一颗月亮,金色的菲欧妮亚——也就是菲欧妮的代表物拖出轨道,径直向星球撞过来,之后他带着自己的徒众消失在通往地狱的次元门中。将它拖回轨道已经不太现实,于是菲欧妮指示雷曼选侯阿德勒将那颗代表自己的月亮炸成了万千碎片,每隔几年,那些碎片就会有一些落下来,在秘术网络的操控下,它们几乎都会降落在防护最为严密的帝都哈兰亚赫上。

那之后碎星年代开始,阿德勒因为菲欧妮巨大的牺牲而被选为皇帝,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集合所有选侯深入地狱,把那个大奥术师和他的徒众抓回来废去魔力,在帝都处永恒火刑——受到这种刑罚的人永远不会死,火焰永远不会烧完,折磨是漫长而永久的。当时只要花一个金币——圣灵回归之后免费了——就可以被允许参观这位帝国公敌的最后下场。据某些从深渊回来的人说,恶魔们谈论这件事情时都会浑身发抖并对这种折磨方式表示赞赏。


(2014-2015,北地玫瑰)S.S末年,维罗妮卡将极光十二支之一嘉兰诺德——他们后来被称为埃尔斯蒙作为棋子,刺杀奥罗拉家族的路德维希六世,一步步唤醒了圣灵之一普亥拉,但不甘心被维罗妮卡抛弃的奥罗拉,即当时皇帝路德维希六世的家族尝试唤醒另外一位圣灵,司破坏的凯尔,生怕事态失控的维罗妮卡只能下令嘉兰诺德对奥罗拉痛下杀手,全族灭门。但已经晚了,凯尔苏醒只是时间问题,阿拉密尔在维罗妮卡的化身和选民的指引下唤醒普亥拉,并让一位高地人迪莉娅继承了普亥拉残留在瑟兰斯的神力,最后诸神在哈兰亚赫上空开战,梅尔法恩赫极其艰难地击杀了凯尔,但维罗妮卡等的就是这一刻,她举起普亥拉留给她的神器——也是她和圣灵契约的象征,长枪“众灵”贯穿了梅尔法恩赫的胸口。

众灵将梅尔法恩赫的神性吸收殆尽,维罗妮卡完成了圣灵的誓约,成为唯一的神系领袖,梅尔法恩赫的神性被分给两位埃尔斯蒙。

因为众神的大战和梅尔法恩赫的死去,秘术网络开始崩溃,星球表面响声大作。大地开裂,海洋蒸发,触目之处尽是火焰和蒸汽。迪莉娅唤起普亥拉残留下来的神迹纯白方舟将幸存者救起,随后重启普亥拉的圣灵网络,将地表恢复原状,而此战之后,帝国人口锐减至十分之一,圣灵回归年代开始。

(2015-2016,死生契阔)圣灵回归之后七十年,阿拉密尔大帝的长子西摩·伊修塔尼亚·冯·埃尔斯蒙与高地威廉大君最后的血裔塞娅·战斗风暴联姻,从而将影月和高地结合在一起。空前强大的埃尔斯蒙让诸侯恐惧,他们设下一个阴谋,通过一场被歪曲的审判指控高地女王塞娅犯叛国罪,试图分裂联姻结合的两个国家。因为律法女神的神官在这场审判中过于自信,所以他们的计划成功了,塞娅被处斩首。然而高地酋长们并不买账,他们声称:只有威廉大君的末裔才有资格做高地之王。于是他们将西摩和塞娅的长女,还在襁褓之中的莱娜立为高地之王,并推举西摩摄政。那些贵族们恐慌不已,准备发动叛乱,但在那之前,复仇心切的西摩先一步进行清洗,所有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人都被处死并挂在高地首都,威廉城堡的城墙上示众,他们的家人被永远地逐出诺斯维亚。尽管律法殿的神官们并没有主观故意造成冤案,但大错已经铸成,西摩下令在影月和高地,不允许律法女神的神官和信徒活动,所有神庙被拆毁,司法职能由极光女神的神官接手,律法殿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羞辱。这之后,所有的高地人和北地精灵不再信奉律法女神,并且他们把律法殿的神职人员和信徒视为不可靠的人(尽管大多数时候,他们还是相当可靠的)。

(2016-2017,五王之战)圣灵回归后205年,皇后伊修塔尔驾崩,同日,阿拉密尔大帝自杀于罗兰神宫中,有皇位宣称权的五个选帝侯进行了一场战争,这场短暂的战争将埃尔斯蒙分裂为五个支脉,并且大幅度削弱了整个家族的力量,原本在选侯院中的五席诸侯只剩下影月一席,最有力的继承人西摩也在这场战争中不知所踪,战争的结果是西摩的妹妹,影月女王尤斯蒂娅继承皇位,但新的威胁已经出现。


(预定:不死鸟的遗产)两年后,因为继承高地王国尤斯蒂娅并非威廉大君的末裔,高地人们开始拒绝尤斯蒂娅的统治,为了维系整个埃尔斯蒙的势力,尤斯蒂娅不得不找到被西摩的近侍抚养的,西摩和莱娜的次女阿芙莉雅去令高地人臣服,但却只给她高地摄政的头衔,并不允许她加冕高地王冠。直到抚养阿芙莉雅的近侍年老而死,他的遗书揭示了一个真相,当年尤斯蒂娅为了获取影月王位的第一继承权,谋杀了已经是影月和高地之王的莱娜,西摩为了保护阿芙莉雅,不得不将她交给近侍抚养,远离影月,住在月铃骑士团的驻地里受她们的保护。丑闻并未曝光,但已经为高低酋长们所知,在高地和影月中一些贵族的劝说下,阿芙莉雅在威廉城堡加冕为高地女王。木已成舟,尤斯蒂娅不得不承认阿芙莉雅对高地的统治,现在,阿芙莉雅要夺回她姐姐——现在是她应得的,她父亲的遗产,影月王国。而尤斯蒂娅更不会善罢甘休,在高地酋长中她也有一些支持者,两边为了埃尔斯蒙的遗产,都在准备那注定要爆发的战争。
« 上次编辑: 2017-11-21, 周二 17:06:16 由 星守の騎士 アルテミス »
……这还有什么意义呢?或是残留的一点讯息呢?我想我不懂人心,挂在脸上的只是虚假的面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