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摩诃衍那·吉祥的第一回  (阅读 1730 次)

副标题: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03
  • 苹果币: 6
【LOG】摩诃衍那·吉祥的第一回
« 于: 2017-05-27, 周六 20:30:37 »
20:03<肌神兵> ------------摩诃衍那·吉祥的第一卷------------
20:07<肌神兵> 毗陵伽罗是一处位于大雪山南麓的国度。四年之前,毗陵伽罗的君主胜车王在阿底耶陀的战役中俘虏了其国君健陀跋耶,带着满载的财富归来。
20:07<肌神兵> 因此,毗陵伽罗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方圆数千里内闻名的富饶国度。
20:08<肌神兵> 甚至,因为国王的德行,一支紧那罗部众也出现在首都云城,接受民众的供奉。
20:11<肌神兵> 时值今日,胜车王的两个儿子,如雄狮般威武的迦利般陀王子、同雄鹿一般迅捷的旃多罗王子也会迎来他们人生中的大喜日子。
20:12<肌神兵> 两位仰慕胜车王武功的国君般遮那和净席王,将自己美貌动人的女儿嫁来了云城。
20:13<肌神兵> 一时间,云城变得热闹非凡。姹紫嫣红的繁华装饰着每一条大街、和那建立在半空之中的奢华宫殿。
20:14<肌神兵> 黄色与红色的花瓣铺满了新娘入城的道路,士兵与民众都簇拥在道路两旁,想要一睹新娘的风采。
20:15<肌神兵> 而慷慨的胜车王,也邀请了城中各界人士前来参加这次婚礼。
20:15<肌神兵>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瓦多摩那。
20:19<肌神兵> 此时,作为胜车王的贵宾,一位在四年前的战争中协助胜车王的高贵武士,也作为宾客参与圣典。
20:19<肌神兵> 随着时间流逝,对那场大战的消息也传播得越来越广。
20:20<肌神兵> 云城的居民,都知道了一位仙人之子、伟大的婆罗门武士加入了胜车王的阵营。
20:21<肌神兵> 这位武士的身体健壮如同雄狮、行走气势就像猛虎,更兼一身绿色皮肤的异象,又相貌堂堂,果真是非凡之人。
20:22<肌神兵> 相比之下,站在他身边的瓦多摩那就不太受人注目了,毕竟一个身材瘦小的老者,看起来多半是冲着胜车王慷慨之名而来混饭吃的婆罗门罢了。
20:23* 天寿 背负长弓,腰间挂着一对战杵
20:23<肌神兵> 不多时,卫兵便来报道,说起般遮那之女和净席王之女已经入城的事情。
20:23* 天寿 若不是盘起的头发和身上朴素的衣服,很难被认为是一个婆罗门
20:24<肌神兵> 两名年轻的王子按捺不住期待的心情,都踮起脚尖张望。
20:25<肌神兵> 而毕竟是儿子的大喜之日,本来应该训诫儿子的王后帕克沙达罗也只是面露慈爱的笑容。
20:26<肌神兵> 等到两位公主的车马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时,现场气氛达到了高潮,民众纷纷向车架抛洒出红色与黄色的花瓣。
20:27<肌神兵> 只是在瓦多摩那和天寿的耳中,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20:28* 天寿 面露慈善笑容,正要上前祝福,忽然停住
20:28* 瓦多摩那 缓缓停住脚步
20:28<肌神兵> 按理说,人的重量比起马车来说并不算多,但是毕竟是有所影响的。
20:28<肌神兵> 而在你们耳中,这马车的车轮行使在路面的声音,太过轻了。
20:29<肌神兵> 而在场除了你们,也只有胜车王面上露出了一闪即逝的异色。
20:30<肌神兵> 垂下的纱帐之中,那两个一直静坐着、体态婀娜的身影,随着马车在王宫门口停下、也静止了下来。
20:32<肌神兵> 而护送车架的士兵,等了一阵也没见公主动静,不由惊疑地互视。
20:32<天寿> “似有不对!”
20:32<肌神兵> 而欢呼的民众,也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安静下来。
20:33* 天寿 又走上前去
20:33<肌神兵> 胜车王见状,本欲抬手的他也将手放了下来。
20:34<肌神兵> 天寿走到华丽的银色马车之旁,目力已经透过纱帐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20:35<肌神兵> 从视觉上讲,内里的确实是国色天香的公主,肌肤如同美玉、面容姣好胜似太阳。
20:36<肌神兵> 然而其人却全无生机,仿佛只是一个泥胎木塑。
20:36<瓦多摩那> “民众之主啊,无论如何让公主的车驾停在这里并非正法。请命令车驾进入宫殿,免得人民产生混乱”
20:36* 瓦多摩那 走到胜车王身边低声说
20:36<天寿> “这是——!”
20:37<肌神兵> 胜车王思忖一会,点头称善:“是该如此,劳烦天寿大师将车架领入宫内罢。”
20:37<肌神兵> 言罢他递给天寿一个眼色,又示意乐队再次吹奏。
20:38<肌神兵> 而天寿仔细探察了一会,确认里面的并非公主,而只是披着“公主皮”的塑像。
20:38* 天寿 刚想出手抓出那泥塑,听瓦多摩那说的有道理,遂拉住马匹,引入宫内
20:40<天寿> “是谁做出如此行为?是健达缚还是阿修罗?”
20:40<肌神兵> 场面再度热闹起来,在外面民众的祈祷祝福之中,马车抵达了王宫的庭院。
20:41<肌神兵> 待到进入王宫,胜车王气场一变,命令士兵谨守各处、又让女眷离开暂避。
20:42* 瓦多摩那 双目低垂,精神集中在车驾上
20:42<肌神兵> 意识到事情不对,王后帕克沙达罗连忙带着各路贵妇侍女避到后方。
20:42<肌神兵> “若是妖魔想要借此侮辱我胜车王,却是太小看我了。”
20:43<肌神兵> 瓦多摩那隐约察觉到,车内的塑像中有着一股无形的气场。
20:43<肌神兵> 你说不好那是什么,虽然此事处处透露诡异,但那气场却非魔王一类的魔息。
20:44<瓦多摩那> “……”
20:44<肌神兵> 胜车王对天寿和瓦多摩那致谢,然后一手掀开了纱帐。
20:44<肌神兵> “待我看看是何人做下此——”
20:44<肌神兵> 那端坐在车内的塑像,随着纱帐掀起、猛然睁开了双眼。
20:45<肌神兵> 一种摄人心魄的异彩,从那本该毫无生机的眼瞳中亮起——
20:46<天寿> “啊!”
20:47<肌神兵>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胜车王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祭出了他的法宝、一件洁白如大雪山的巨大法螺。
20:47<肌神兵> 无形的屏障笼罩住自身。
20:47<肌神兵> 只是那异彩并非冲着胜车王而去,只听一声惨叫,胜车王的长子迦利般陀王子捂脸倒地。
20:48<肌神兵> 而同一时刻,另一车架上的纱帐也无风自动,露出净席王公主如同小鹿般的湿润双瞳。
20:49* 天寿 抬起双杵,朝那辆车砸去
20:49<肌神兵> 二子旃多罗身法奇快,扭身一闪就躲到了柱子后。
20:49<肌神兵> 只是为时已晚,他也发出惨叫声滚下台阶,全身软的像没有骨头。
20:50<肌神兵> 车架只是凡物,自然无法经受天寿的巨力。
20:50* 瓦多摩那 快步走向大王子,快速检查一下他的体征
20:50<肌神兵> 砰砰两声,那银色的车架连着里面的塑像都化作碎片。
20:50<肌神兵> 周围的士兵呆若木鸡,躲闪不及的还被碎木头刺入皮肤。
20:52<肌神兵> 瓦多摩那只觉大王子脑内有一种奇特的业力正在搅动,而他的双目汩汩流出鲜血,瞳孔已经变得灰暗。只是活力尚存,不停地打滚、惨叫声痛彻心扉。
20:52* 瓦多摩那 伸手抚在大王子的眼睛上,用瑜伽力缓和他的痛苦
20:52* 天寿 也赶忙去看看二王子
20:53<肌神兵> 胜车王发出愤怒与惊慌交错的吼叫,一边命令士兵将两国卫兵看押、一边命令把马车烧成灰烬。
20:54<肌神兵> 旃多罗王子五感尚在,只是全身肌肉瘫软无法使力,连叫唤也发不出来。
20:54<肌神兵> 在你眼中,他的身体内部发生了不自然的萎缩。
20:55<肌神兵> “两位大师,请问我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20:55<肌神兵> 处理完外事,胜车王急忙出声询问。
20:55<肌神兵> 虽然作为武士,胜车王可以说是难逢敌手。但是遭遇此等诡异的事情,实在非他所长。
20:55<肌神兵> 这个时候
20:56<瓦多摩那> “生命暂时还停留在王子的体内,就好象余烬中保存着火种。不过我也无法断言能维持多久”
20:56<肌神兵> 你们两人都察觉到了,侵蚀着两名王子身体的,并非什么魔法、而是来自其他修行者的业力。
20:57<天寿> “二位王子是遭到了业力攻击。”
20:57<肌神兵> 在表现上很像是仙人的诅咒,若非你们二人一人有仙人亲父、一人修为精深,也察觉不出来。
20:58<肌神兵> 随着天寿话语出口,一时间场面气氛陡然改变。
20:58<肌神兵> 似有似无的呜咽之声幽幽响起。
21:00<肌神兵> “竟然是业力攻击!”胜车王倒退一步,身体微躬,以手遮脸:“我一生秉持正法,自问无有过错,到底是谁这样伤害我儿!”
21:00<肌神兵> 然后胜车王抬起头,他眼中泛着血丝,看起来有些吓人。
21:01<天寿> “利用婚礼下此毒手,当是有大仇。胜车王,你是否招惹了一些修持业力者?”
21:02<肌神兵> “若说真有仇怨、又业力修为高深的话——健陀跋耶?”
21:03<肌神兵> 胜车王的疑惑缓缓变成了憎恨:“这等小人,战场比不过,竟然下此黑手!”
21:04<瓦多摩那> “大王啊。即使是贱民也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现在就将健陀跋耶带到这里,向他询问此事吧。”
21:06* 天寿 查看一下二位王子有无生命危险
21:06<肌神兵> “正当如此!王后,请你替我照顾好儿子。传我命令——即日召集士兵,我要发兵阿底耶陀!”
21:07<肌神兵> 两名王子的生机不断被侵蚀着,不过他们自幼也持有修行法,加上胜车王又不吝啬神具,因此一时间也没有性命之忧。
21:09<瓦多摩那> “请等一下。不杀生是最高的正法,为愤怒发动战争是不适当的。民众之主啊!我愿意去阿底耶陀,说服健陀跋耶来到此处,证明他的清白或是有罪。”
21:09<肌神兵> 只是两名王子生活优渥,对修行法也不甚勤劳,与神具的联系也只是时断时续。
21:11<肌神兵> “本王亦不愿动刀兵,只是大师若不能成功,本王也不会坐视孩儿受苦。请大师去罢,以十日为期限,若十日后见不到健陀跋耶,本王也只能出兵了!”
21:11<瓦多摩那> “如此甚好。”
21:12<肌神兵> 胜车王在毗陵伽罗人望甚高,听主君这么说话,将领士兵都纷纷下跪表示愿意与健陀跋耶死战。
21:13<肌神兵> 然后胜车王又对天寿说道:“天寿大师,瓦多摩那大师孤身前往敌国,本王担心健陀跋耶一言不合就下杀手。能劳烦大师护送一程吗?”
21:13<天寿> “好!我也不会让他一人涉险。”
21:15<瓦多摩那> “有灵魂高尚的天寿同行,我就更有把握了。”
21:15<肌神兵> 然后胜车王又派出信使,向送来公主的两位国王传达噩耗,也顺便邀请两名国王前来商议。
21:15* 天寿 在走前让他们将二位王子抬到阴凉通风处,以咒语护其性命
21:15<肌神兵> =======================
21:16<肌神兵> 等你们离开王宫的时候,宫外的百姓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多依然祈祷祝福着。
21:16<肌神兵> 一丝丝的业力从他们顶轮中涌出,飘向王宫之内。
21:19<肌神兵> 你们二人抵达城外之后,架起神行之法、就如同疾风吹扫。不足半日便跨越千里之遥,抵达了阿底耶陀国的都城白城。
21:21<肌神兵> 与毗陵伽罗等国以阿毗屠奢部众为主的人种不同,阿底耶陀乃是从北方越过大雪山而到平原上定居的古代俱荼罗人后裔。
21:21<肌神兵> 在肤色上,要比阿毗屠奢部众要深色一些。
21:21<瓦多摩那> “朋友啊,我们是直接去向健陀跋耶说话,还是先观察一下他的人民,看看他是一个怎样的国王呢?”
21:22<肌神兵> 其国度的建筑风貌也异于阿毗屠奢部众的邦国,更有一种粗犷的风格。
21:22<天寿> “救人性命要紧。”
21:22* 天寿 如此说着,但还是扫视了一下城市
21:25<天寿> “我们就这样走过去吧,若此处王者遵从正法,到皇宫前必不会被阻拦。”
21:26* 瓦多摩那 点头同意,向王宫走去
21:28<肌神兵> 两名人中之雄一边行走一边观察,只见白城居民皆有困苦之色、产业也不发达。集市之上空空荡荡,只有寥寥几处人家在做生意。其贩卖的也多是日常吃穿用度,远不如云城那样琳琅满目。
21:28<肌神兵> 而到了看到王宫大门的接口,你们二人便被一群巡逻士兵拦下。
21:29<肌神兵> 虽然见你等气度不凡,但是士兵还是坚持要你们证明自己的身份。
21:31<肌神兵> “两位想必是外来只人吧。本城按照健陀跋耶王的法律,非本城居民者,需要出具合乎法律的身份证明,方能在城中逗留。”
21:31<瓦多摩那> “遵行正法的人啊,向你们的国王告知我等的到来吧,这位灵魂伟大者是仙人之子天寿,我是苦行者瓦多摩那。速速通报,不要耽搁,免得给这个国家带来祸患”
21:32<肌神兵> “既然是修行者,那我去通报便是,二位请在此稍候。”
21:32<肌神兵> 听见你的言语,巡逻的小队长客气了许多,让部下陪着你们等候,自己快步跑向王宫。
21:33<肌神兵> 而周围的居民见状,也纷纷远离,民房的居民还把窗户门户都关好。
21:33<天寿> “你们要记住,婆罗门和有婆罗门品行的人来访,要先说出让他们快乐的话语,而不是盘问。”
21:34<肌神兵> 然后天寿听到一个呆头呆脑的士兵问道:“可是,我们怎么知道来人真的有婆罗门的品行,而不只是信口开河呢?”
21:35<天寿> “唉,当人们的双眼、双耳、心灵无法分辨出婆罗门,就是此处王者失德了。”
21:36<肌神兵> 他的同伴露出吃惊的表情,纷纷远离了这个呆头鹅。
21:36<肌神兵> 不说两人如何教导士兵,只说那小队长去了片刻,便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
21:37<肌神兵> “两位大师,王上身体不便迎接,着我等请两位大师入王宫一叙。”
21:38<瓦多摩那> “愿你平安,请带我们进去吧”
21:40<肌神兵> 随着你们进入王宫,与云城的王宫相比,这里的王宫风格则不似那般雍容大气,而是显得颇为险峻。
21:41* 天寿 插着双手,大步走入
21:41<肌神兵> 其占地不如云城那浮在祥云上的半空王宫那般广阔,相反则是以各种高耸的塔楼拔地而起。
21:42<肌神兵> 塔楼之间以交错的廊道相连,要说总体大小也未必输于云城的宫殿。
21:43<肌神兵> 不过一路之上,卫兵和女侍倒是很有礼貌,会向客人行礼致敬。
21:43<肌神兵> 彼此之间也是轻声细语交谈,使得王宫更显静谧。
21:44<肌神兵> 随着吊梯上的铰链嘎吱嘎吱的转动,你们在王宫中一路上升,抵达了健陀跋耶王所在之地。
21:45<肌神兵> 进了房门之后,你们看到一个形容枯槁萎靡的老者躺在床上,盖着在大雪山之下绝难看到的皮毛绒毯。
21:46<肌神兵> 在你们的感知之中,健陀跋耶王的业力已经消失了大半,生命也如同风中残烛。
21:46<瓦多摩那> “愿你安康,国王啊。”
21:46<肌神兵> “愿你吉祥,两位大师。”
21:47<天寿> “祝你长寿,国王。”
21:47<肌神兵> 健陀跋耶王的话音非常轻、也非常费力。
21:48<肌神兵> “不知道两位大师光临我国,是有何吩咐?”
21:48<肌神兵> 他艰难地把头转过来,浑浊的眼珠并无焦点。
21:48* 天寿 脾气暴,还是先看瓦多摩那怎样说
21:49<肌神兵> 听说在上一次阿底耶陀的战争之中
21:49<瓦多摩那> “国王啊,我们从胜车王的都城来到这里,是因为他的两个王子遭受了诅咒。”
21:50<瓦多摩那> “胜车王认为,一定有精通业力的敌人向他的儿子行使了法术,并认为这个人就是国王你。”
21:50<肌神兵> 健陀跋耶王与胜车王以神具交战,但是能放出青色光芒削平山峰的神弓却被胜车王的法螺击毁。
21:51<瓦多摩那> “我们不愿坐视战争的发生,于是先来到这里,向你发问。你要真诚地回答我们,阿底耶陀人民的统治者啊,胜车王儿子的厄运与你有关吗?”
21:51<肌神兵> 现在看来,恐怕这个传闻也是真的。天寿虽然当时协助胜车王一方,不过却忙着和罗刹大将栗车交手,并无暇观察胜车与健陀跋耶的决战。
21:53<天寿> 【如此形神衰弱之人,还能发出那样的业力攻击吗?】
21:53<肌神兵> “伟大的修行者啊,两位看我这老朽残破的身体,怎么还能施展出业力的诅咒呢?胜车王当年战胜我国,修行者也大半离散,我这王宫之内、恐怕……”
21:54<肌神兵> 健陀跋耶王吃力、气若游丝地说着,正当你们凝神倾听时,忽然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21:55<瓦多摩那> “天众见证你的回答,如果你的回答真诚,你必将获得平安”
21:55<肌神兵> 两个相貌如同恶鬼的武士,从你们两人的影子里跳出、手中锐利的刺刃直取要害——
21:56<肌神兵> 健陀跋耶王露出一个怪异、扭曲的表情、一口气堵在气管里“荷荷”作响,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21:57<肌神兵> 在应付袭击者之前,瓦多摩那从他的话语中察觉到了一丝不自然,似乎达摩(Dharma)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偏差。
21:58<肌神兵> 只是此时也来不及细想,袭击者的刀刃上有着让你们二人都觉得危险的事物。
21:59<肌神兵> 那是一种青蓝色的毒液,传闻中取自大神湿婆所饮过的毒药。
21:59* 天寿 两臂一摇,从口中吐出一个音节
22:00<肌神兵> 而天寿,同样也察觉到了在瓦多摩那问话的一瞬间,有不止一种修行法生效。
22:02* 天寿 随着音节脱口而出,自身修持的法力也展现出来——周围的四大属性仿佛同时停止运动,在这一刹那间,只有我可行动随心
22:03* 天寿 单手提杵,猛击刺客天灵盖!
22:05<肌神兵> 这一杵,顶轮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
22:05<肌神兵> 只见那刺客头上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眼见就不活了。
22:06* 肌神兵 将话题改为 '阿底耶陀'
22:09* 天寿 公平合理,一人一下,将两个刺客拍扁
22:09<肌神兵> 另一边上,瓦多摩那静立不动。虽然那毒药给人危险之感,但刺客将之涂在刀刃上,却无法伤及瓦多摩那分毫。不过天寿并不知晓瓦多摩那能力,见他不动干脆把刺客都杀了。
22:09* 瓦多摩那 没有理会突然出现的刺客,始终关注着国王的变化
22:11<肌神兵> 这边,瓦多摩那眼中,健陀跋耶王十分难受、但又不是痛苦,枯瘦的双手抚摸着喉咙,似乎想把痰挤出来一样。
22:11<肌神兵> 而他的表现,虽然说是瓦多摩那修行法所导致也算合理,只是却跟瓦多摩那所想的不太一样。
22:12<肌神兵> 与其说是惩罚,更像是一种“封口”。
22:12<肌神兵> 而另一边,天寿打量刺客,发现他们是四年前的战争之中,为健陀跋耶王效力的罗刹一族之人。
22:13<肌神兵> 然而在战争之后,根据两国的和约,阿底耶陀的罗刹早就被遣散。
22:13* 瓦多摩那 微微皱起眉头,把手放在国王咽喉部位,施展瑜伽力
22:13<肌神兵> 毕竟他们的首领栗车也死于天寿之手,阿底耶陀又拿不出供奉,没道理还留在此地。
22:14<瓦多摩那> “你能开口”
22:15<天寿> “为何这阿底耶陀内,竟然还藏着罗刹。”
22:15<肌神兵> “咳咳!”
22:15<肌神兵> 喘气了一阵子之后,健陀跋耶王终于能说话了。
22:15<肌神兵> “两位大师,救我!”
22:16<瓦多摩那> “把能说的事情都说出来吧,这样我们才能救你”
22:17<肌神兵> “这两个罗刹,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一定、一定是有人要害我,挑唆胜车王来攻”
22:18<肌神兵> 他的枯瘦抓住瓦多摩也的手腕,力气以将死之人来说显得出奇的大。
22:18<瓦多摩那> “说出每一个你能想到有理由这样做的人的名字吧”
22:18<天寿> “你说吧!在全说出前,不会死!”
22:19* 天寿 念出家传的咒语,帮他续上
22:20<肌神兵> “天寿大师,当年你击杀了栗车,他的部众便发誓不再踏上此国度一步,你也是在场的。不知道大师能否扶我看看那两个罗刹……”
22:20<肌神兵> 健陀跋耶倒是没有先回答瓦多摩那的问题,而是对天寿提出了一个请求。
22:24<天寿> “来吧。”
22:24* 天寿 扶他起来
22:26<肌神兵> 健陀跋耶在天寿搀扶下,慢慢伏到了地上那两滩很近的地方。
22:26<肌神兵> 生死攸关,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和正法,连鼻子都快碰到那些花花绿绿的液体了。
22:28<肌神兵> 用昏花老眼仔细端详了一阵子,他才回到床榻上,说道:“万胜的大师啊,请听我说!我阿底耶陀国确实有召请罗刹的法门,只是这两个罗刹虽然是老朽昔日所召请之罗刹部族,却不曾加入阿底耶陀的部队,老朽也未曾见过他们。”
22:30<天寿> “我信你说的是真话。”
22:30<肌神兵> 然后他歉然对着瓦多摩那说道:“有谁想谋害于我,我是很难想象……本王油尽灯枯,孙儿幼弱,因此这些年来着意封锁消息,因此也不敢过多打探外界。但本王设想,想要谋害我的,多半是见我国土后继无人,想要夺下。”
22:31<肌神兵> 按照你们这些年来对周围局势的理解,阿底耶陀战败之后就开始蛰伏不动,而毗陵伽罗的崛起也让周围邦国安分了许多。
22:31<瓦多摩那> “唔……能够使用业力进行陷害,又能驱使罗刹,还有把握从胜车王手中夺取胜利果实,这样的人应该不多”
22:32<肌神兵>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才有人想要把水搅浑吧。
22:32<肌神兵> 听到瓦多摩那的话,天寿脑海中掠过几个名字。
22:33<天寿> “嗯——”
22:34<肌神兵> 其中赫然有般遮那的名字,还有两名国王健育王和审身王——其修持的修行法,皆有驱使各类异族之能。
22:34<肌神兵> 不过很快,天寿就排除了后两个名字。
22:36<肌神兵> 毕竟从国力上说,健育王和审身王都远远不如胜车王、修行法也多半只能驱使一些小妖之属。
22:37<肌神兵> 要说他们敢于对胜车王下手,还不如让他们去偷因陀罗的酒杯。
22:39<天寿> “般遮那……。”
22:40<肌神兵> 而般遮那所统治的、恰好是一个强大的邦国室多律……只是他也嫁了女儿给胜车王,难道他能如此狠心吗?
22:40<天寿> “难道会是他?”
22:41<肌神兵> 仔细想了想,健陀跋耶对着你们二人行礼:“两位大师,小王有一个请求。”
22:41<瓦多摩那> “民众之主啊,请说”
22:42<天寿> “说出你的请求吧!”
22:43<肌神兵> “这次之后,恐怕人人都会知晓阿底耶陀的虚弱了。小王害怕自己死去之后,孙儿被欺辱而无处容身。当年与胜车王一战,小王也是钦佩他的人品。因此想请两位大师做个中人,请胜车王代为教育看护小王幼孙直至成年。”
22:44<瓦多摩那> “我们会如实向胜车王传达陛下的话。胜车王通晓正法和利益,应该会做出合乎道理的决定。”
22:45<肌神兵> “如此,多谢两位大师了。”
22:45<天寿> “嗯,此事合理。”
22:45<肌神兵>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5-29, 周一 20:23:25 由 好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