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克苏鲁神话TRPG模组-猎头隧道的刹那  (阅读 1200 次)

副标题: 这模組有秘密要素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克苏鲁神话TRPG模组-猎头隧道的刹那
« 于: 2017-05-23, 周二 03:51:27 »
劇透 -   :
看到后面这他妈还真的是狼人杀啊,艹。我想玩狼人杀就去玩狼人杀啊,我他妈怎么没看出这个作者这么有病...........结局我看了实在太蛋疼,我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比他写了半天还好的东西,所以就不翻译了。



原文网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612092

原作者:パンダ=ヒロ

翻译:daydayday。

转载请标明作者与翻译,欢迎指正错处。



模组《猎头隧道的刹那》


舞台是现代日本。调查员们以参加者的身份加入了一个到各地的都市传说地点去参观的旅行团。在尽情的享受旅行后的回家时的巴士上开始这次的模组。« 类似死刑前吃过断头饭的感觉 »

与其说是探索,不如说是PVP取向的模组。


推荐人数:3~4人。根据人数调整NPC的数量也无妨。
推荐:【心理学】、【精神分析】、【快速交谈】、【说服】等沟通技能。也许用不太到调查技能吧。« 其实最需要的是战斗技能 »

注:调查员中的某个人成为了邪神的『从者』在欺瞒其他的调查员,如果没有那种疑心病很重会怀疑自已人的角色的话这个模组可能会变的非常困难。所以推荐在游戏过程中给每个人加入秘密或是在特定的时候用小黑屋和他们讨论这样。
并且可能会很血腥。

【梗概】
旋绕在这块大地之上的阴谋的旋涡,人类引起的恐怖事件。
调查员们参加了围绕着那些诞生了许多的都市传说的始祖景点旅游的『黑濑寻找都市传说旅行团』。
不过听到的也只是一些被以前发生过的历史故事而已,对于渴望刺激的调查员来说是不够的。
但是在处于久违的旅行氛围与美味的乡土料理还是让人充分地享受了旅行。
旅行也结束了,调查员坐了上巴士打算回家。
在回程时刚好经过了一条很长的隧道『旧黑濑隧道』。但是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猎头隧道』





【模组背景】
很久以前,存在着某个杀人鬼在。
杀人鬼偶然的得到的刻有不祥之手的石像《伊戈隆纳克之掌》并发自内心的受到了邪神的声音所吸引,更加的无法压抑自已对于杀人的渴望。
由于杀了太多人被追逐的男人、抱着石像逃到了山里的某个洞里。
杀人鬼在这个洞里藏了起来,为了满足自己的杀人欲而不断的寻找着猎物。
在抓住了受害者后,将他们的头活活切下来。
在杀到腻了之后,他忽然想看看让受害者自相残杀一事。
杀人鬼将自已称为『猎头鬼』后伪装自已而混入被害人中,并且就这样笑着观看洞里的生还者怀疑互相的一边哭喊一边杀自相残杀
但是终于被警察发现,杀人鬼也在那时被射杀了。
被送出了好几个受害人的那个地方,后来被整备成过去被称为『旧黑濑隧道』的地方。
从中挖出了空洞,立起了墙壁。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伊戈隆纳克之掌》也被填入了墙壁中。


不知道觉的,在那个隧道里出现了一个传说。
已死的杀人鬼的幽灵还排回在那里,等待着新鲜的头颅。


被镶嵌入隧道的一部分的《伊戈隆纳克之掌》会试图将穿过隧道的人变成自已的『从者』。而『从者』会引诱无知的牺牲者进入隧道之中,为了满足邪神的欲望而重现当时的『猎头鬼』的行为
活下来的『从者』又会成为邪神的新的忠仆,为其欲望找到新的受害者。« 应该不是指活下来的人都会变成『从者』,这样也太狠了 »
这件事就这样反复的在这个隧道里发生。





【模组的概略】
巴士在穿过隧道时,在变暗的那一刹那。会以参加者全员手持着布满血污与铁锈的匕首环绕着无头的司机尸体而开始。这是由《伊戈隆纳克之掌》所引发的恶梦,这是由伊戈隆纳克做出来的不能逃跑的地方,目的是要让新的『从者』为祂献上牺牲品的血肉。与享受着让处于极限状态的人们互相残杀。
调查员会与NPC在巴士内进行『猎头鬼』的游戏。六个(与调查员合计约九~十人)的NPC参加,必须要杀死总数为三人的『从者』。
每过一个小时『从者』都会指名一个NPC的名字,被指名到的NPC在瞬间变暗后会以被断头的样子(和司机一样)出现在自已的座位上。
在五个小时中至少找出两个从者就是调查员的目的。


【调查员的目的】
在五个小时内从一片狂乱的NPC中找到两个伊戈隆纳克的『从者』并杀掉的话便进入Normal End
『从者』杀死了三个人的情况下便进入Bad End。
如果把两个『从者』NPC与混在调查员里的『从者』都杀掉了便进入Good End

===============================
『从者』调查员的信息


私底下决定调查员中的某个人成为了『从者』。
『从者』调查员知道在NPC里的同类是谁,会尽量将话题转到避免杀害其他的『从者』身上。« 真他妈不合理的设定,什么时候虫子(in 邪神视角)会有友爱同胞的行为了,不如说知道如果失败的话下场会很惨吧。 »


『从者』调查员的目的
『从者』全活着的情况下只要杀死三个人就进入Good End
『从者』还有一个人以上的情况下如果可以杀死三个人就会进入Normal End
『从者』如果在两个人被杀的情况下就会进入Bad End①
『从者』如果在两个NPC被杀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已是『从者』则进入Bad End②
===============================


【KP通用『猎头鬼』规则】
.『从者』有三人。
.『从者』在成为了『从者』的那时候就失去了人性« san=0 »,变为对抱持着杀人的欲望与对主的忠诚的怪物。
.『从者』知道谁是『从者』。
.成为了『从者』的调查员因为知道KP和自已说的通用秘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能够诱导『从者』NPC的行动。
.其他人为了保命,必须要找出混在人群中的『从者』。
.调查员们内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指定一个人并对其进行『从者指定』。然后用匕首刺入被指定的人的心脏中,想要指定的人可以不只一个(为了方便管理最好准备好一个小时的计时器。
.名字被指定的人会被伊戈隆纳克之力给固定着并无法动弹。
.限制时间五个小时后(也就是五次)。
.五个小时后,也就是第五次的『从者指定』时如果『从者』还活着两个以上的话,除了『从者』外的人都会被杀死。
.每次的『从者指定』就算「谁也不选」也可以。
.『从者指定』也可以选在对方和KP在小黑屋的时候,可以杀死的人数没有限制。
.五次后如果有两个从者都死掉的话,伊戈隆纳克会愤怒的放弃『猎头鬼』的游戏,把除了『从者』外的人都放走。
.五次内三个从者都挂光的话就算是人类的胜利。邪神放弃了『猎头鬼』这种游戏而结束。
.如果在三个『从者』都没死的情况下死掉了三个NPC的话,那时『猎头鬼』就结束,除了『从者』外的人全灭。
.如果调查员说「想讨论一下的话。」可以暂时将『从者指定』给拉长。
« 总结就是,每轮调查员选一个人来杀(也可以不杀),然后同样的『从者』调查员也可以选一个人来杀。在这情况下假设有七村+三狼共十人,每次都选错的话(也就是只杀NPC的话),由于狼一定会先杀PL角色,在第三轮开始时就会变三村+三狼的必死情况这样。(如果狼也只杀NPC那么最后他就会发现NPC死光后已经没人可以帮他了所以也差不多可以等死了这样。) »


【NPC数值】
(基本上NPC在调查员大家团结的时候是无力的,并不会杀死调查员。并且调查员要杀他的话,也会无法回避的被杀掉。
(『从者』在『猎头鬼』开始时从除了司机外的六个NPC中随便找两个人,如果调查员想要用心理学的话,在面对『从者』NPC时会发现「看不出有什么弱常。」)


哭 饭吾郎(♂)42岁
『黑濑寻找都市传说旅行团』雇佣的司机。
顶着一张即疲惫又惨白的脸孔的沉默寡言的男人(APP 8)
但是其实伊戈隆纳克的『从者』,企划了这个活动这个男人。
在隧道内被新的『从者』杀害。无头的尸体上转移了伊戈隆纳克的意志后用来逼迫调查员的精神。« 干我就知道,明明『从者』间就有问题了嘛。 »


①导游(♀)23岁
为了旅行而被雇佣的新人巴士导游。是稳重男的恋人。
平常时是开朗又认真在做着导游工作,当自已碰到危险时会露出软弱的一面并向恋人寻求保护。
她是被计画者(饭悟郎)打电话雇来的所以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因为某个人打电话来啊就接了他的工作的 »
对于饭悟郎她只知道是为了这次的旅行而被雇佣的驾驶这点事。
~『猎头鬼』的RP~
基本上会和稳重男站在同一阵线。
会紧张的跟着嘴炮能力强的人行动,不会有自已的看法。
虽然很重视恋人的生命,但却无法抵抗恐惧。
~『从者』模式~
会一脸害怕的样子什么都不多说。
如果自己能指出有错的地方(应该是指陷害别人的机会)就会开口,但如果恋人质疑的话就会回到沉默的状态。


②稳重的青年(♂)22岁
旅行团的一个人
有着稳重的氛围的大学生。用平时说话的态度好像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对推理与都市传说有某种积极性。
和导游是恋人。
~『猎头鬼』的RP~
虽然从他那悠闲的语调得不出他有紧张的感觉但却可以感到一种危机感。
视恋人的生命比自己更重要。
不会做出过于激烈的举动,如果恋人被怀疑的话也会保护她,如果调查员们要指定恋人的话就会说出自已就是『从者』来阻止她被杀。
~『从者』模式~
和不是『从者』时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恋人被怀疑到的话就会坦然说出自己是『从者』。
他最大的希望是恋人的生还。« 已经发狂的人还可以这样啊,你行 »


③焦燥的中年大叔(♂)36岁
旅行团的一个人
穿着皱皱巴巴的衣服和留着邋遢胡须的懒散的中年男子。因为抽到参加旅行彩票,总觉的不参加会亏本才来的。
对于喝酒吃饭之外的事都没有兴趣的感觉,旅行中看起来也一脸无聊的样子。
认为城市传说一类的事都只是无聊的谎言而已。
~『猎头鬼』的RP~
会因为焦躁了起来而开始四处怒骂,如果打算靠近他的话他就会挥着刀呐喊边打算使用暴力而生出纠纷的种子吧。
会由愤怒的情感支配自已,不过再生完气后就会回复正常。
但如果可以好好的用【说服】和【快速交谈】安抚他的话就会变的老实,因为头脑太简单而几乎没有看穿谎言的能力(【心理学】是初期值)
~『从者』模式~
还是会发出扰乱讨论的粗暴发言,但如果自已被怀疑的话会指着别的『从者』说「我看到刚刚他把刀从尸体上抽出来」等扰乱思考的话,说服和哄骗也难以生效。


④幼女(♀)5岁« ................ ╮(╯_╰)╭ »
旅行团的一个人
和奶奶一起去旅行的幼女,受到卡通的影响(虽然不知道在演什么)而喜欢神秘学的孩子。
带着孩子般的天真和残酷。会与喜欢的人黏的很紧,会抛下讨厌的人。
~『猎头鬼』的RP~
不太明白什么是死亡。即使看到尸体也只是会说「为什么睡觉呢?」「什么时候会回来?」这样的话,无法了解对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概念。
也因为这样有着「讨厌的人去死了就好」这样残酷的想法。
如果奶奶被怀疑的话,会为了保护她而拼命责备怀疑的人。
~『从者』模式~
天真的态度是没有变化,但会伪装成「力气不够」「不能做那么可怕的事」的那种无力的孩子。
孩子那天真的心在成为『从者』时就坏掉了,并且觉得参加杀人的游戏的感觉很开心。唯一对【心理学】有效的从者,但是因为精神坏掉所以得到的结果会是与原来相反的结果。
即使奶奶被怀疑也不会保护她。


⑤奶奶(♀)80岁 « .............. ╮(╯_╰)╭  »
旅行团的一个人
陪同幼女来旅行的温柔的奶奶。
~『猎头鬼』的RP~
握着沾满鲜血的匕首巴士在沉睡着。叫也叫不起来。
如果【医学】成功的话就会知道对方陷入了深层睡眠。
(《伊戈隆纳克之掌》的效果太强了)
~『从者』模式~
老人由于受不了『从者』所受到的精神控制而陷入了昏睡状态。在『猎头鬼』结束前都醒不过来。


⑥冰冷的女性(♀)24岁« 快承认妳就是雾切响子吧。 »
旅行团的一个人
一直抱持着冷酷的态度的神秘女性。以会以利己的角度出发而且不会被感情所影响。
事实上是作为侦探来调查与隧道有关的失踪事件的,不过不会将这件事向其他人说,确信着这次的旅行团与失踪事件所以前来参加的。
因为过去曾被卷入和神话存在有关的事件,所以有现在的情况比谁都还要了解。
持有【侦查】90%
~『猎头鬼』的RP~
她比谁都还要早理解现在的情况,也会和众人说要做什么(游戏的说明角色)。
但由于她一次怀疑了除了自已以外的所有人,所以打算靠着自已来找寻『从者』。
会运用作为侦探的工作经验进行合乎逻辑的思考,如果有需要的话也会利用别人。
如果有调查员提议合作,会使用【侦查】来找出不对的地方,如果成功的话只限一次可以成功的找出『从者』的盲点
被指出有问题的『从者』会因为动摇而可以对他使用【心理学】« 这到底是心理学还是读心术,对方都已经发狂了你还看的出东西这个...略DIO啊。 »
这个能力在调查员同意合作前是不会透露的。在之后会因为『从者』的警戒而找不出错误。
~『从者』模式~
会自由的使用【侦查】,如果成功的话就会把某个不是随从的人指认出来。
如果对于被指出的人物成功的【心理学】的话就会知道她找错人了。« 所以说真的是读心术啊 »


在模组开始前,决定将某个调查员变成『从者』后,预先把这个信息传达给他。
『猎头鬼』的规则,在剧本中说明。
===============================
你被邪神选中而成为『从者』了。
身为『从者』的你,被对邪神的忠诚和杀人的欲望支配着。


你将在『猎头鬼』的游戏里挑起纠纷,为了满足邪神而成为了如同犹大山羊(Judas Goat)的人物。« 在古代时会因为羊群再被带去屠宰场时会不安,所以会特地养一头羊,来让他走在前头,后面的羊看前面有羊在走于是它也就走过去了。因为人们觉得这种行为与背叛了耶稣的犹大很像所以将其称为犹大山羊 »
你可以的其他NPC中挑选两个化为『从者』。他们会明白你是谁。
由于你知道KP传递给你的他们的秘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操从『从者』NPC的行动。
如果在游戏结束前你的两个『从者』就被杀掉的话你就输了,然后必须承受邪神的愤怒。如果可以用话语诱导『从者』外的其他人让他们自相残杀的话,只要总计他们死掉三个人的话就算你赢了。

如果在游戏胜利了的话,邪神会伺与你一个『什么都做的到的』愿望。

※这件事不准说出来。
===============================




【导入】
===============================
位于这块土地上的种种阴谋论

由人类引起的另人感到恐惧的的奇特事件。

朋友的朋友...........不知道是从何而起的,人们口耳相传的『都市传说』

在这片土地上的流传了无数年的伝承。由人类掀起的“都市传说”
搭着巴士向着其原头而去!
你也在追求不可思议的谜题吗 ? 很多的不可思议与美味的乡土料理都在等着你。

『黑濑寻找都市传说旅行团』
===============================

你忽然有了小小的兴趣,是因为喜欢和神秘有关的事嘛?还是想尽情享受久违的旅行呢?
调查员决定参加这个旅行。
虽然一开始是半信半疑的内容,但在怀抱着可能性这一点使得旅途中的心情也跃动着。


但是


《伪警察官》、《凶恶的越狱犯》、《客人的消失的时装店》等。


《伪警察官》:某位女性在深夜时工作的回家的路上,目击到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奔跑着的身姿。
隔天,女性在看电视节目时知道了在自己家附近发生了杀人事件。同一天,制服的警察过来了「知道在这附近发生杀人事件,但是关于那件事有什么线索吗?」 听了过来。女性隔着门回答「什么也不知道。」的话,警察「因为事件的原因加强了这周边的警备,我在会这附近巡逻。」还有在明天在同一时间的时候,如果在那个时候如果你想起了什么事,无论什么细微的事都不在乎,请告诉我。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在规定的时间里警察都来了。虽然女性认为警察只是在工作上太热心,但还是不断地隔着门回答「什么也不知道」。
某天在警察回家后,女人想起当天她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可疑的男子。如果明天警察来了就把那事说出来。
第二天的早上,女性在看电视时看到了新闻拨出的犯人被抓到了。但是女性在看到犯人的照片吓了一跳。被捕的男子是这几天都跑来自己家的警察官。或者说他装扮成警察官,确定女性是否有想起什么,如果她想起来的话可能就会被犯人杀害了。


《凶恶的越狱犯》:在欧美流传较为广泛的都市传说,有多种版本后来传到日本,大至上是「一对青年男女朋友深夜在山里开车,忽然从收音机听到有人越狱的消息,此时汽车出现故障被迫停在路边,这时手机没有了信号,男朋友下车去找人帮忙,女孩子则留在车内,双方约定「女孩子锁住车门,男孩子回来以敲3下车门为信号」,男朋友走后不久女孩子便听到敲击声,但声音持续不停,男朋友一夜未归。直至第2天早上有警察来敲车门,女孩子才下车,发现昨晚的敲击声是男友的尸体悬挂在车外的树干上摆荡所致」。


《客人的消失的时装店》:某个女性在进入某间店的试衣间后就消失不见了,故事通常是说被绑架去做器官贩卖或卖人到国外卖春一类的,也有被切掉四肢后被拿去当猎奇秀的展示品有关。



内容都是过于平常的东西,只是单纯的观光和历史的解说稍微有点偏离期待。
但是感到了久违了的旅行的气氛和与美味的食物。« 真TM是断头饭啊 »
因为这样大家也都享受了旅行。

然后旅行结束了,大家搭着巴士在回程的路上。
一边呆呆地凝视着窗边飘着几朵薄薄的云的天空,一边有种旅行终于要结束了的感觉。« 安心上路 »


【NPC介绍】
在调查员稍微RP之后,根据NPC的印象而给他们每人取名字。
简单的解释一下他们的性格。
最好是能用一句话,就表达出解释出角色心态的角色。« 比如没头脑、不高兴、老鸡婆、贪吃鬼一类的 »
司机的饭吾郎请最后再介绍。

听着巴士导游最后的问候,巴车正行驶在寂静的道路上。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六点)
在不久之后,巴士的前方会忽然看见一条隧道。
看起来好像是在建立山上的老旧隧道,伴随着昏暗的天色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如果从入口进去的话,会有一种突然被巨大的嘴巴吃掉的感觉,这是因为旅行的影响嘛???


.在这里请让全员投一个【侦查】。成功的话就会注意到隧道的入口处被放了很多和与掩盖着的一些类似石碑的东西。
.调查员发现后问起来的话,巴士导游会说在这个地方还有最后一个城市传说这件事。(如果全体失败了,也会自己说出来)。


「这个隧道名为的『旧黑濑隧道』,是在很久以前建立的隧道。」
「其实..........这隧道里还有一个名字。」
『猎头隧道』


在这里KP请向PL透露『猎头隧道』,试图营造出怪异的气氛吧。


===============================

『猎头隧道的传言』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并不是是隧道而只是一个巨大的空洞时。
那时,有某个男人在这里住在这里。
那男子是可怕的杀人鬼,一个又一个的杀人之后逃跑了。
发现了绝好的藏身之处的男人,把人带到这里以后一个个的把他们杀害。
男人最喜欢把害怕他的人的头砍下来了。


但某天那个男的终于被找到了,他被大量的警察给击毙。
男人藏身的空洞中也发现了有如一座小山的被害者们的白骨与尸体。


此后,空洞被整建造成为隧道。也为了里头的死者而建造了纪念用的石碑。« 这样真的好嘛???为什么不填满起来或炸掉算了,作者不要为了写而写好嘛。 »


在这时,隧道里也出现了一个传说。
死去的杀人鬼的灵魂还住在这个隧道中。
为了砍头而一动也不动的在那里等待着猎物。


如果想穿过了隧道而出不去的人就会被杀人鬼抓走。

据说那个杀人鬼,被当地人称之为『猎头鬼』。

===============================


从窗看出去的话只有漆黑的隧道墙壁,只听到巴士上开着的声音。
「骗人的吧?」一边感觉很荒谬,一边则感到有一抹令人毛骨悚然从背上传来。
漆黑的窗外,说不出来什么有什么东西向这里来窥视。« 吐槽一下,正常而言没有司机会敢在后头载着一堆乘客时开进这种连灯也没有的隧道,等一下出了交通意外你他妈是不是要陪死? »


「并不是普通的流言,因为确实有着为此而下落不明的人,可以说是真实性很高的都市传说呢。」
故事结束导游会喝了一口茶。
全体调查员请在这里投一个【灵感】。成功的人会发现一直到现在(少说有五六分钟了)他们还在隧道里,甚至连出口都看不见。然后马上让司机接话。


「………我听到的传言,其实有点不一样。」
到现在为止都是静静的听着的司机突然开始说话。
好像也不是说给谁听的,司机开始喃喃自语了起来。


.如果中间打算抓住司机的话,突然车子里的光会消失,调查员要过一个【侦查】来抓住东西不然就会跌倒,成功的话就可以一边摸索着一边找到驾驶座,但是上头谁也没有,尽管这样司机依旧在说话,巴士也依旧在开,发现不对的调查员请SC 0/1D2
.司机说到一半时导游会以一脸惊恐的表情说「我没有听过这种传说啊.......」


「被称为『猎头鬼』的,其实不是那个身为杀人鬼的男人这件事。」
「男人啊,只是在感觉杀人杀的太无聊后感到厌倦........而开始玩起了一个游戏。」
「让被自已抓走的人们互相拿着刀来自相残杀。他也因为那个样子而感到快感。」
「在被抓走的人里头混入了对自己忠诚的『从者』,让牺牲者为了找到他而自相残杀。」
「把那个游戏称为『猎头鬼』」


在说完那句话后,巴士内的照明忽然消失了(还没有照明的话),同样的传来一阵什么东西被切开来的声音与从中喷出了什么的声音
“ギィエエエエァァァァァァァ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类似啊!!!!!!的感觉)
另人害怕的呐喊声。
如同某个人在临死前的惨叫声就这样响起了。


在这里暗骰与隧道同化了的《伊戈隆纳克之掌》的【POW】对抗。由于无数的岁月,隧道中的贪食着牺牲者的《伊戈隆纳克之掌》【POW】值为28,每个人都投一次,如果没时间的话可以省略(反正会自动失败),接着旅行团的所有人都丧失了意识,进入到恶梦之中。


注意到了,在巴士里站着的。
开在路上的车轮的转动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回响。
在静静行驶的巴士里出现了微弱的照明。
在那里的是双眼无神,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的人。
有如描绘圆形似的在巴士的中间站着的众人。
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滴着鲜红的血的刀刃。
突然感觉自已的手上也传来了一阵不协调的你看到了自已的手
在那里也握有着一把染血的红黑色短刀
在圆的中间,有一具无头的,穿着驾驶制服的尸体。
(全员SC 1 /1D3)


.探索者的RP结束后,简单的说一下NPC现在的样子。(一边匕首抛开一边尖叫,或是一脸错愕的望着刀和尸体、或是发出混乱的怒吼并举刀)
.只有奶奶握着沾满鲜血的刀在座位睡觉。


咚!!
巴士的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在你们的眼前,就在挡风玻璃的外面正中央位置的位置
司机的头好像被吊了起来似的,张开着眼睛并露出苦闷的表情看你们。
随着巴士的行驶头也不停在摇晃,每次车身发出摇曳声时头就会撞上玻璃。
脖子的断面中向挡风玻璃喷出了大量的血,创造出了无数红色的线条。


头颅一边以充满了血丝的双眼望着你们,一边张布满着血泡的嘴巴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
「杀吧!!!如果你们还想要自已的命的话就把他杀掉吧!!!」
「指向心脏、切开头颅,在被杀死前杀了他吧!!!把潜藏在你们之中的怪物『从者』给杀掉吧!!!」
「杀吧!!!杀吧!!!除了你之外的人,砍下他们的头吧!!!」
「杀吧!!!杀吧!!!想要逃离『猎头鬼』的话就尽力的杀吧!!!」


司机的头颅一边发出疯狂的呐喊,一边吐出血来,不久之后就再次露出苦闷的表情并不动了。
挡风玻璃上的血,不知为何动了起来,组成了文字。
(血字是『猎头鬼』的规则。请向调查员透露以下的消息。)« 这玩意太智障我不想翻 »


===============================

『従者』ハスデニ放タレタ 悪意トナリ人ヲ喰ウテ人ト成リ
参ツノ『従者』ハ人ヲ演ジテ人ヲ杀ス
逢魔ガ时ヨリ半刻ズツ贽ヲ选定シ 心ノ臓ヲ抉リ捧ゲヨ
选定ヲ受ケタ贽ハ逃ゲル事叶ワズ
暁九ツマデニ『従者』ヲ选ビテ杀シ捧ゲラレネバ
丑ノ刻ハ血ノ地狱ト化スモノト思エ

===============================

.『随从』这种怪物是由人类被寄生而变成的,在那之前的人性都会不见变成被杀意与欲望被支配的存在。
.『从者』在这次参加旅行的人中有三个。外表,性格和记忆也都和本人一样。但是被混入了不可抗拒的杀人欲。
.在『猎头鬼』的开始前有一个小时的『协商时间』。在结束时可以进行『从者指定』将某个人指定为『从者』。
.调查员们在『协商时间』里讨论谁是『从者』,一个小时里可以指定『一个人』的名字,想要指定多人的话也可以。
.被指定为『从者』的人无法活动。
.NPC没有决定权,调查员可以决定要怎么行动。
.基本上NPC都不能打所以调查员要杀掉的话也很简单。
.当对被指定的人的心脏刺下刀刃后会再次得到一个小时的『协商时间』,一定要用刀去刺下他的心脏,不做的话会有惩罚。
.『从者指定』时也可以『谁也不选』
.限制时间是五个小时,也就是五次右。
.『猎头鬼』的胜利条件,会在将三个『从者』都杀掉后的五次后决定。
.而失败条件,不是『从者』的人有三个被杀,『从者』还活到五次后的时间点里决定。

如果觉得『协商时间』不必要的话就可以直接跳到『从者指定』了。

===============================


背后来传冰冷的气息东西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自己看见这样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会碰到的事?
为什么 为什么
压下发抖的身体,看向手掌。在那里的是染上了血色的刀刃。
四周的人的表情也印入眼帘。
感觉到恐怖的视线传来
【眼前的这些人真的是「人类」嘛?】
隐约的感觉到了心中传来的黑色情感。
(公士在没有驾驶的情况下依旧在隧道里高速奔驰,同样也找不到出口,也不能破坏窗或方向盘)


KP情报

从这里开始『猎头鬼』

.首先请先把将三个『从者』整出来,让决定谁是『从者』NPC后,用暗骰的方式决定谁是『从者』调查员。
.对除了他以外的其他调查员私聊发信息。
『你只是普通的人。
为找到了除了自已以外的『从者』,你可以做任何事。
※这个信息不能明着和其他的调查员说。
.对不能了解规则的调查员们用女侦探来和他们说明。
.KP请明确的计算『协商时间』,用计时器吧。
.选好之后请用刀刺他的心脏,不然让NPC来也可以
.心脏被刺后请放出下面的CG。

===============================
〇〇(目标的名字)的胸口上把刀捅了进去。
呜哇呜哇的,手中传来了刺入肉体的触感。
他的一边发出了悲鸣一边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被捅了一刀的胸口中流出了大量的血。
在手上传来了刺穿坚硬东西的感触,那是压碎肋骨而刺穿到心脏的感觉。
那一瞬间,〇〇是有如断了线的人偶一样的倒了下来。


当~
巴士的照明消失了,里头被一片黑暗包围给。
邪恶的笑声与尖叫声伴随着撕裂肉体的声音与巴士的行驶声一起传来。
再次亮起时,眼前的〇〇就消失了。


心脏里被刺入了匕首的,无头的〇〇的身体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窗外,好像睡着似地闭上了眼睛,〇〇的头颅就那样吊着。
(SC 1/1D8 ,如果在杀了不只一个人的情况下可以用习惯来减少,如果KP想要难点的话也可以取消习惯规则)


.KP对于NPC的RP可以用『选择枝』的方式来表现,一次进行五次的选择。
但要看调查员的情况决定要不要干涉。

.然后就结束了,进入ED。



« 他妈的有关结局的描写越看越觉得和狗屎一样,我不想翻了直接上原文。我想看血看肉不会直接去看恐怖片? »



※エンディング
○普通探索者と従者探索者でそれぞれ别のエンディング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①普通探索者のED
・グッドED(NPC従者を2人杀して、従者探索者の名前を指摘する)

バスががたがたと激しく揺れ始める
照明がちかちかと不规则に点灯を始める
「ギィィィィイイイイイイイィイイイイイ!!!」
フロントガラスに吊り下げられた运転手の首から、恨みの篭った狂気の雄叫びがあがる。
血をまき散らしながらドンドンとガラスにぶつかり、その血走った目は贵方达を睨み付けている。
耳に いや脳に直接响くそれらの狂った音に、やがて耐えられなくなった时

ばちん

目の前は再び闇に包まれる


ふと目を覚ます。
気が付くと贵方达は、バスの座席で眠っていた事が分かる。
バスは道路の真ん中で止まっている、后ろを见ると数メートル先にあのトンネルがぽっかりと口を开けている。
周りを见回しても
运転手の死体も 死んだ参加者の死体も 〇〇(従者探索者)の姿もない。
时计を见ると
トンネルへ入った时间から数分も経ってはいなかった。
あなたはあのトンネルでの出来事を思い出そうとしますが
あの地狱のような光景が、何故か思い出せず。ゆっくりと消えていくような感覚を感じています。
ただの悪い梦であったかのように。

(あとは警察を呼ぶか、歩いて帰るか(近くの街まで10分)すればEDは终わりです。消えた人は行方不明として扱われますが见つかることなく、时が経ちやがて他の人々の心から忘れられます。トンネルは変わらず今もそこにあります。
トンネル内での记忆はゆっくりと失っていき、心の伤は减っていきます。クリア时のSAN回复を少し多めにしてあげてください)

・ノーマルED(従者NPCを2人杀した状态で5回目の従者选定を终える)
基本はグッドエンドと同じですが。
トンネル内の记忆をはっきりと残しています。人を杀した感覚も、その光景も生涯忘れられないものとなります。
クリア时のSAN回复はグッドエンドと比べて少なめになります。

・バッドED(従者じゃないNPCを3人杀す)
突如、ばちんと灯りが消え目の前は闇に包まれる。そしてすぐに
肉を引き裂く音と、几つもの断末魔の絶叫が混ざり合い、絶えず耳に响いてきた
ざしゅっ ざしゅっ 音がする度に苦しみ喘ぐ悲鸣がする
だが、贵方は何をすることもできない
なぜなら贵方の体にも、焼けつくような激痛が袭っており指一本さえ动か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のだ
交わり响く断末魔の叫びの一つは、自分の口から発せられているのだ

ばちん と、照明の一瞬の点灭
最后にそこで见た 刹那は
狂気の笑みに顔を歪めて刃を突き刺す〇〇(従者探索者)
その背后に『立つ』
首のない运転手の死体
その死体の両手に 涎を垂らし牙を剥き出しにした 悍ましい『口内』が见えた

视界が宙を舞う

(従者探索者以外全员死亡、ロストとなります)


②従者探索者のED(従者探索者のEDは、普通探索者EDの后にお愿いします)
・グッドED(従者を全员残した状态で、従者じゃないNPCを3人杀す)
血の海の中であなたは立ち尽くしている。
〇〇と〇〇(従者NPC)も同じように生気を无くした顔でその惨状をただ见ている。
同じ旅を共にした人たちは皆、目に光を失い血の海に沈んでいる。
そう、自分が杀したのだから。

やがて背后から、声が闻こえる。
振り向くと、声の主が目の前に立っている。
いや、声というのは违うのだろう。
それは声の出せるはずのない、首のない运転手の死体だったのだから。
その『声』は上机嫌に、あなたに语り挂けてきた。

『お前の望みを叶えてやろう』

(従者探索者の望みを叶えてEDは终わりです。自分を解放してほしいと頼めば、イゴローナクは渋々叶えてくれます。あまりに叶え难い愿い以外ならなるべく叶えてあげてください。叶え终わったら日常へと戻れます)

・ノーマルED(従者NPCを1人残した状态で、従者じゃないNPCを3人杀す)
基本はグッドEDと同じで愿いを叶えて终わりですが、邪神からの解放はさせてはくれません。
日常へ戻っても、内を蚀む杀人への欲求と戦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従者探索者は『イゴーロナクの狂信者』となります。一応ロストにはなりません)

・バッドED①(従者NPCを2人杀された状态で5回目の従者选定を终える)
気が付くと、どことも知れない夜の町の中に立ち尽くしていた。
头の中に声が响く
『杀セ』『杀セ』『杀セ』『杀セ』『杀セ』『杀セ』
手には血涂れの匕首が握られている。
はっきりしない头のまま ふらり、と歩みだす
谁でもいい 人に 人に会いたい

谁でもいいから『杀したい』


时が経ち、あなたは新たに知り合った仲间を连れてある场所にいる
谈笑を交えながら、あなたは仲间を乗せて车を走らせる

薄暗い空の中 暂く道路を走っていると见えてくる
ぽっかりと口を开けた
『旧黒瀬トンネル』が

(従者探索者はイゴーロナクの新たな『従者』となり、ロスト扱いとなります)

・バッドED②( 従者NPCが2人杀された状态で『自分』が従者だと宣言される)
ふと目を覚ます
周りは真っ暗な闇
谁かの泣き叫ぶような断末魔が响く
その声が闻こえなくなったかと思えば、もう一人の悲鸣が闻こえてくる。
そしてそれも闻こえなくなった
何かが 自分に迫りよってくるのを感じる
见えなくてもそれが何かがわかる
『主』が
不甲斐ない自分たちに怒り狂っているのだ

意识が途絶える最后に见えた
首のない、白膨れた巨体を持つ『主』の
両手にぽっかりと开いた口内が 自分の体を贪り食っている姿を

(従者探索者は死亡、ロストとなります)


【KP用范例】
GMは『首狩り鬼』中に适当と思われるイベントを自由に选んで起こしてください。これらのイベントは使っても使わなくてもOKです。GMが考えたRPでのイベントを起こしてもOKです。


【伊戈隆纳克的警告】(在游戏开始时调查员如果不想决定人选的话会发生的)
无头的司机尸体站了起来,用拿在自已手里的刀子开始切开自已的肚子,鲜血四处飞散,肠子从被切开的洞口中流出,最后整个尸体都变成两半了,倒下了的尸体向(不想参加的调查员)指着。有如在表示「下一次就是你」SC 0/1D3。


【导游的哭泣】
中年大叔会指着导游发出「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的怒吼,要求她去死的骚动。导游再也无法忍受的哭了起来,惊慌失措的青年保护着把导游护在背后。(巴士导游或中年,不论哪边如果【说服】和【快速交谈】成功的话。中年人都会向旁边吐了口口水后走开。


【发狂的男人】
中年大叔会发怒的对着四周挥舞匕首并说着「别靠近,不然就杀了你们。。
(【说服】和【快速交谈】或现实说服如果成功的话就会冷静下来而变得老实。如果失败的话,在那次的商谈时间中不会回答问题『协商时间』


【青年的匹夫之勇】
导游被怀疑的场合,青年为了保护她会说「她不会而杀人。」尽管如此,调查员还要执意要杀她的话他会说「我是『从者』,如果要杀就杀我吧。」
如果导游不是『从者』的话,会喊出「你说谎。」
(导游『从者』的话,会远离青年并默默的露出恐惧的表情。青年是『从者』时也可以使用这个事件)


【天真】
孩子看着一动不动的尸体。说出了「这个人为什么在睡觉呢?」一类的话。因为不能理解死这个概念,就算和她说「不懂呢。」
然后会叫着和她关系好的人的名一边说「〇〇先生/小姐不要死了,因为我喜欢你。如果那个人死了就好了」然后指着中年大叔叫了起来。
(孩子是『从者』的场合,在这里用【心理学】成功会得到完全相反的感情)


【担心睡着的奶奶的孙女】
奶奶受到《伊戈隆纳克之掌》的影响,所以直到结局都不会起来。

①孩子不是『从者』的场合
孩子很担心奶奶的情况,希望和她关系最好的调查员来看看。
如果有其他人来的话会「啍....」一边带着警戒的神色一边皱眉的抱着外婆。
关系最好的调查员如果成功的【说服】(没有技能也可以)的话会同意让别人靠近。
如果【急救】成功的话会发现奶奶没有受伤,【医学】成功的话会发现她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而已。
奶奶是『从者』的话会发现奶奶握着匕首的手,好像不知为何握的很紧这件事。


②孩子是『从者』的场合。
幼女会和奶奶分开。
也不会保护奶奶,如果调查员打算调查奶奶的话。她会说「奶奶她是不是呢?有可能吧?我好害怕」


【幼女的愤怒(她不是『从者』的场合)】
如果奶奶被指责的话 ,幼女会一脸阴沉的看着调查员然后骂他们。
「奶奶是不会做那种事的人!你们不要乱说这种话!」
会怒骂出「你去死啦!!!」


【侦探的观察眼】« 所以还真的是雾切啊............. »
冷酷的女性在『猎头鬼』开始时,会凝视着谁,常常一个人低着头的沉思。
不论谁问她都会得到冷漠的回答。
如果成功的【说服】几次,并用RP表示自已可以合作的话,她会把自已身为侦探的事情说出来。
要【快交】是行不通的。
如果可以得到她的支持的话,就可以根据她的【侦查】中隐含的侦探的洞察力,看出抱持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类常有的习惯(看穿『从者』NPC)指名一人。被点名的NPC因为动摇了所以就可以用【心理学】了。« .......读心术......... 哀»[/b]
第二次是因为『从者』警惕而无法通用了。



【堕落的侦探(冷酷的女性成为了跟班的场合)】
一直想着什么。
如果那个调查员提出合作和她搭话的话,她就会说自已是侦探,并且因为【侦查】的关系而在某个人(非『从者』NPC)上看见可疑的态度。
如果成功的NPC心理学的话,会知道对方正在不安着。
« 上次编辑: 2017-05-28, 周日 09:00:05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