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六  (阅读 1305 次)

副标题: 祸灵机“布拉德菲利”击破战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六
« 于: 2017-01-20, 周五 20:43:32 »
[21:55] <监督Lee> ————————————————————————前情提要——————————————————————
[21:56] <监督Lee> “长话短说,这次的雾祸发生规模之大,实属罕见。”
[21:57] <监督Lee> 垂下的机关屏幕上显现出地图,光点明灭——雾祸袭击特拉法尔加广场
[21:57] <监督Lee> “为了阻止那只手臂加害她的未婚夫,凯瑟琳小姐自己砍断了它——老实说,稍微被吓到了哟。”
[21:58] <监督Lee> 侦探的声音
[21:58] * 御中龙一 “是吗,能够做出这种事的女性——对凯瑟琳小姐来说,我不会感到特别惊讶呢。”
[21:59] <监督Lee> “这份果决,我也并不讨厌。”
[21:59] <监督Lee> 龙焰喷洒而出
[22:00] <监督Lee> “并不是程度上的问题……而是方向性的问题,队长阁下。”
[22:00] <监督Lee> ———————————————————————这次是真的开始了哟!—————————————————————————
[22:02] <监督Lee> 特拉法尔加广场笼罩在血锈色之中
[22:03] <监督Lee> 赤色祸鬼机看似无目的地巡游着,以长铳击发被诅咒的血弹
[22:04] <监督Lee> “圣马丁大教堂的市民已经全部救出,御中队长阁下!”
[22:05] <监督Lee> 蒸汽通讯器里传来了金发少女的声音
[22:05] <监督Lee>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22:06] <监督Lee> “但是,有几位女性的情绪还相当激动。”
[22:07] <监督Lee> “她们的孩子还在里面,接下来要进行救出行动吗?队长,请指示。”
[22:07] <监督Lee> 法夫尼尔在你身边落了下来
[22:08] <监督Lee> “几乎可以确定了,孩子们和引发这一切的祸首都在广场正中。”
[22:08] * 御中龙一 “如果身为华击团却不能保护市民的话,来年的预算就不能期待啦。”
[22:08] <监督Lee> 德意志女子有条不紊的声音
[22:08] * 御中龙一 “话虽然是这么说……”
[22:08] * 御中龙一 “对方准备好了圈套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22:09] * 御中龙一 “前往广场的队伍和留在后方随机应变的成员。”
[22:09] <监督Lee> 正是这个声音,就在稍早之前,以不同于此的、埋藏了激烈情绪的声音向你解释那些孩子的‘作用’
[22:09] * 御中龙一 “后者就交给克洛卡斯小姐和玛丽了,可以吗?”
[22:10] <监督Lee> ——如果以正确的方式培育
[22:10] <监督Lee> ——如同一张白纸般的孩子,能够被养育成拥有歪曲是非观的人类
[22:10] * 御中龙一 “如果是诺因和不知火小姐的话,保护孩子应该没有问题,至于可能存在的‘那个’,就交给凯瑟琳小姐和我来应付。”
[22:10] <监督Lee> ——变成就算向邪恶之物献上信仰也不奇怪……那样的人
[22:11] <监督Lee> “是——!”
[22:11] <监督Lee> “要独占主角的位置吗,队长?”
[22:11] <监督Lee> 伊莉莎和玛丽分别作出了回应
[22:11] * 御中龙一 “广场上的风可是很难估计的呢。”
[22:12] * 御中龙一 “视乎情况,也许会有让玛丽和克洛卡斯小姐占尽风头的可能性。”
[22:12] * 御中龙一 “但不管怎么说,结束了这儿戏一般的前奏后,开幕的工作就交给我吧。”
[22:13] <监督Lee> “承知,分开母亲与幼子的卑劣之徒,不可原谅。”
[22:14] <监督Lee> “马铃薯(龙一)先生……平安。”
[22:14] * 御中龙一 “嗯,孩子们就交给你们俩了。”
[22:14] * 御中龙一 “是重要的花朵呢,要珍重地对待才行。”
[22:15] <监督Lee> “无异议。”
[22:15] * 御中龙一 微微地笑着,仿佛在分配轻松的任务一般地说道。
[22:15] * 御中龙一 “那么,开始行动吧。”
[22:16] <监督Lee> 作为回应,身边如龙般的灵子甲胄将双翼舒张开来
[22:16] <监督Lee> “沙漏里的沙,有时比任何宝石都更加贵重。”
[22:16] <监督Lee> ““““是!””””
[22:17] <监督Lee> 四句回应,接着,蒸汽监视器捕捉到跃上远处屋顶的绿色灵子甲胄
[22:18] <监督Lee> 而身边以别样词句响应指示的赤色机体则是猛然飞上半空,搅乱了如同实质的‘雾’
[22:19] * 御中龙一 虽然并没有争取功绩这样世俗的欲望,但是毋庸置疑地,对自己拥有出色的部下这件事已经有了很深的体会。
[22:19] <监督Lee> “我来做诱饵。”
[22:19] * 御中龙一 对于士兵这样的存在是很熟悉的,但是,当一定程度优秀的‘质’压倒了固有的标准,一支部队的作用就往往不会是字面上那么简单——这也是别人所教导的结果。
[22:20] <监督Lee> 科农伯格家的长女不由分说地向地面洒下净炎之雨
[22:20] * 御中龙一 “拜托了。”
[22:21] * 御中龙一 一点也不想挡在凯瑟琳激昂的情绪之前,但是,如果说现在的队伍里有什么可能的弱点的话……那或许就是她的心情吧?
[22:21] <监督Lee> 通往广场的大路与其左右两侧,合计四对的赤眼——祸鬼机的鬼目——闪烁光芒
[22:21] * 御中龙一 虽然觉得她会是和自己一样冷静地处理事务的人,但是也许,她比别人更高的正义之心和自我要求,也许的话……
[22:21] * 御中龙一 “……哎呀,不拜会一下让我们这么忙碌的敌人,连我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22:22] <监督Lee> ————————————————————————————道中战————————————————————————————
[22:24] <监督Lee> 以手中双刀将最后一台赤色祸鬼机分断,并避开飞溅而出的咒血之后,广场上的物事也近在眼前了
[22:26] <监督Lee> 纳尔逊纪念碑前,一座血锈色的异形建筑占据了原本是喷泉的位置
[22:26] <监督Lee> 那个东西,要比喻的话……就如同家乡寺院的大钟
[22:26] * 御中龙一 驾驭着光武跳过障碍,落入广场之中。
[22:27] * 御中龙一 “和穷凶极恶的绑架犯这个身份比起来,意外地显得没有什么侵略性嘛”
[22:27] <监督Lee> 同样的下宽上窄,且表面同样呈现出金属的质地
[22:27] <监督Lee> 不过眼前这个在更加狭长之余,尺寸也大了数倍
[22:28] <监督Lee> 其顶端隐约有个圆形的物体,隐没在雾中看不真切
[22:28] <监督Lee> “即使如此也不能大意。”
[22:29] <监督Lee> 你自身的灵力比灵力计测器更先一步地有了反应
[22:29] <监督Lee> 扭曲的无色灵力从纳尔逊纪念碑前的铁笼里发散出来
[22:30] * 御中龙一 “哦……”
[22:30] <监督Lee> 凯瑟琳比你晚了数个刹那才注意到那个
[22:31] * 御中龙一 “看来就是那个啊……”
[22:31] <监督Lee> 成排摆放的狭长铁笼,为了让其中的人无法躺或坐而设计出了特异的形状
[22:31] <监督Lee> 里面关着的,一个、两个……果然都是孩子
[22:32] <监督Lee> 半闭着眼,额上渗出冷汗,仿佛被噩梦折磨般的样貌
[22:32] * 御中龙一 “让我感到自己出身于幸福的地方——这种程度的刑具,果然就算是我也会感到不快啊。”
[22:32] <监督Lee> “……太可疑了。”
[22:33] <监督Lee> 凯瑟琳似乎并没有因此而丧失平时的冷静
[22:33] * 御中龙一 “利用这种方式取得的灵力,看起来是有某种用途。”
[22:33] <监督Lee> 法夫尼尔的机体上,蒸汽监视器的端子来回移动
[22:34] * 御中龙一 “虽然圈套的味道很浓重,不过,这里也有能够治愈人心的诺因存在。”
[22:34] * 御中龙一 “我们要做的事是没有变化的,凯瑟琳小姐。”
[22:36] * 御中龙一 抬起利刃,接近了前方巨大的钟型机械。
[22:45] <监督Lee> “嗯……你是对的,队长。”
[22:45] <监督Lee> 法夫尼尔也进入了警戒态势,从另一个方向靠近了那个机械
[22:45] * 御中龙一 “不过如果是用他们作为人质的话,如果有什么万一……”
[22:47] <监督Lee> “……”
[22:47] <监督Lee> 凯瑟琳的犹豫只有片刻
[22:47] * 御中龙一 身体里的本能会将任务视为最重要的部分,但对人质的态度一向很微妙。
[22:48] * 御中龙一 把支援的工作交给了果决以及敏锐的不知火佑理,也是为了让她弥补自己可能的思虑步骤。
[22:48] * 御中龙一 (*步骤=不周
[22:48]
<监督Lee> 但就在这片刻内,高天原接收到一个微妙的灵力波动
[22:50] <监督Lee> 你感到了难以形容的违和感
[22:50] * 御中龙一 “咦?”
[22:51] <监督Lee>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你感到了一种……在这里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之为敌的感觉
[22:51] * 御中龙一 “幻术吗,不对,这是……”
[22:51] * 御中龙一 抬起刀制止了凯瑟琳的进击。
[22:52] <监督Lee> 法夫尼尔的机体会意地停住,接着,那道灵力波开始‘翻涌’起来
[22:52] <监督Lee> “——妾身王座前的无礼者,报上名来。”
[22:52] <监督Lee> 如同花儿般惹人怜爱的声音
[22:53] <监督Lee> 同时,也兼备了上位者独有的强烈压迫感
[22:53] * 御中龙一 “大英帝国华击团队长,御中龙一。”
[22:53] * 御中龙一 垂下剑尖,循着灵力探向了存在的源头。
[22:53] <监督Lee> 令人感到没有拒绝权,那样的声音
[22:54] <监督Lee> 女子的声音
[22:54] <监督Lee> 不超过二十岁
[22:55] <监督Lee> “——同属大英帝国华击团,凯瑟琳·科农伯格。”
[22:55] * 御中龙一 “哎呀,‘那一边’也有这般花季的女性,真是叫我意外呢,不是吗?凯瑟琳小姐。”
[22:56] <监督Lee> “——确实令人意外,队长。”
[22:57] <监督Lee> 你的灵力穿透了那台机械的外壳,却被充满其中的东西所阻挡
[22:57] <监督Lee> ——血
[22:57] <监督Lee> 但是,不是真正的血
[22:58] <监督Lee> 如同新鲜血液般、浓厚却未曾凝固的纯粹灵力
[22:59] <监督Lee> “大英帝国华击团?”
[22:59] * 御中龙一 “还有这样的存在呢……”
[22:59] <监督Lee> “啊,是了,华击团……啊。”
[22:59] <监督Lee> “妾身知道。”
[23:01] <监督Lee> “那些未经妾身允许、就在妾身的国家里肆意横行的无礼者,就是你们吧?“
[23:01] * 御中龙一 “在贵方的阵营里,似乎对情报的传达并不是很专业——”
[23:02] * 御中龙一 “经过国际公约的授权与本国政府机构的许可,我们这边的行动可是合情合法。”
[23:02] <监督Lee> “——请给我住口,东方人。”
[23:03] <监督Lee> 你察觉到那座钟型的机械开始晃动了
[23:03] * 御中龙一 “我会让您说完想说的话呢,毕竟,我这个东方人也正在学习绅士的礼仪。”
[23:03] * 御中龙一 “但在那之前,能够把孩童解放的话就太感谢了”
[23:03] <监督Lee> 表面似乎有多处分解、裂开,从中溢散出血锈色的灵力
[23:04] <监督Lee> “在这个国家里,妾身的行动不需要任何人的允许——他们也好,他们的父母也好,反而应该感到光荣才是。”
[23:05] <监督Lee> 多少有些自傲的声音
[23:05] <监督Lee> “毕竟妾身——”
[23:05] <监督Lee> “——够了。”
[23:06] <监督Lee> 被从法夫尼尔里传来的怒气打断
[23:06] <监督Lee> 压抑过的怒火
[23:08] <监督Lee> “——放弃责任的统治者,没资格把国家当作自己的所有物。”
[23:09] <监督Lee> “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亡灵!”
[23:10] <监督Lee> 在一瞬间重新组合刚才得到的信息
[23:10] <监督Lee> 女性
[23:10] <监督Lee> 将英国当作自己的国家
[23:10] <监督Lee>
[23:11] * 御中龙一 “唔,虽然在这里得见历史人物叫人非常惊喜……”
[23:11] <监督Lee> 还有,在之前的战斗中曾经出现过的,只有经已死之人的手才得以打造的金属
[23:11] * 御中龙一 “但往昔的支配者还是应该乖乖地待在博物馆的展示橱窗里才比较好。”
[23:12] * 御中龙一 “这位嗜血的女王陛下,这里能不能请您合作一下呢?”
[23:12] <监督Lee> “这是在挑战妾身的权威吗?……非常好,妾身满足你,东方人。”
[23:12] <监督Lee> 崩裂声
[23:13] <监督Lee> “让妾身好好看看,你们的血有着怎样的颜色。”
[23:13] <监督Lee> 巨大的‘座钟’向左右两边分开
[23:14] <监督Lee> 分离处的裂口如同怪物的大嘴般犬牙交错
[23:14] * 御中龙一 “很遗憾,这边是普通的红呢,但是凯瑟琳小姐没准和陛下一样是蓝色的哟?”
[23:14] <监督Lee> “……这是偏见,队长阁下。”
[23:15] <监督Lee> 在凯瑟琳以非常德意志的方式回应的同时
[23:15] * 御中龙一 “那就真是抱歉了。”
[23:15] <监督Lee> 血溢了出来
[23:16] <监督Lee> 你终于看清了那个“钟”型机械的全貌
[23:16] <监督Lee> ——铁处女
[23:17] <监督Lee> 有着那样异名的刑具,以成百倍的规模放大,就会成为眼前那巨钟的形态
[23:17] <监督Lee> 而其中镶嵌的东西——
[23:18] * 御中龙一 “这种夸张的灵力,虽然我似乎大言不惭地说了不少,但确实很棘手哦,凯瑟琳小姐。”
[23:19] <监督Lee> “——把他们的血给我榨出来,祸灵机‘布拉德菲利’!”
[23:19] <监督Lee> “但你也说了吧,队长。”
[23:20] <监督Lee> 铁与血奔流着
[23:20] <监督Lee> 在那奔流前,凯瑟琳的赤色灵子甲胄一步不退
[23:21] <监督Lee> “‘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没有变化的’。”
[23:21] <监督Lee> 铁锈色一闪而逝
[23:21] * 御中龙一 “这一点来说,的确如此。”
[23:23] <监督Lee> 从那奔流中显出身形的,是披挂洋装的贵妇型祸灵机,纤细肢体上披挂着血红色的礼服,而裙摆下则伸出了十数条血红色的大蛇
[23:23] * 御中龙一 “在最初的几个回合里……就先展开较量看看吧。”
[23:24] <监督Lee> “那么,这次就由你来做诱饵吧,队长,毕竟——”
[23:25] <监督Lee> 以妖力与金属打造的大蛇动了
[23:25] <监督Lee> “妾身命令你们,速速四分五裂吧!”
[23:25] * 御中龙一 “这对我来说,可是很擅长的工作呢。”
[23:25] <监督Lee> 尽管用了复数形,但缠绕着诅咒的大蛇几乎全都向你涌来
[23:26] * 御中龙一 驱动着光武以脚底的推进系统驱使在被鲜血所浸透了的地面。
[23:26] <监督Lee> “是吗,那么攻击就交给我这法夫尼尔吧。”
[23:26] * 御中龙一 “——在惹女性生气这一点上。”
[23:26] <监督Lee> “……您真的非常有自知之明。”
[23:26] <监督Lee> 蛇首落下
[23:27] * 御中龙一 转动着光武的身体,将刀刃从各个角度迎向落向自身的蛇头。
[23:27] <监督Lee> 铺装地面粉碎,碎石划散浓雾向四周飞射
[23:27] <监督Lee> 它的速度并不快
[23:28] <监督Lee> 也并不像之前对战过的人马型祸灵机一样坚固
[23:28] <监督Lee> 但是——
[23:28] <监督Lee> 你在斩破第一个蛇头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23:29] <监督Lee> 一旦试着对那血色的钢蛇造成伤害——哪怕是最小的伤口
[23:30] <监督Lee> 比此前祸鬼机所用血弹更强烈数倍的诅咒便会飞溅而出
[23:30] <监督Lee> 由无色之灵力精炼而出的精神性猛毒,以铁锈的形态呈现
[23:32] <监督Lee> 而法夫尼从外侧击破其中数条蛇首的举动更是加大了规避的难度
[23:32] <监督Lee> 凯瑟琳并没有提醒你
[23:32] * 御中龙一 用双剑的剑身挡开了蛇头的撕咬,但是,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保持住颤抖的态势,阵地被连续的工具和咒毒的侵蚀而夺走,光武以之前冲刺时轻捷而骁勇的态势截然相反的节奏向后退着。
[23:33] * 御中龙一 虽然退后的相当缓慢,但是要压制住对方的攻击的行为已经纯粹只能变成拖延时间的守备。
[23:33] <监督Lee> “真是难看呢,东方人,看来不得人心的是你这边才对啊,妾身都快要发笑了。”
[23:34] <监督Lee> “好了,快点去死,不要浪费妾身的时间。”
[23:35] <监督Lee> “这些血可是很宝贵的,为了补回被你们打断的美容觉,妾身可得再多花一阵功夫啊。”
[23:35] * 御中龙一 “我可没有在死后变成祸灵然后复活回来给大家添麻烦的计划。”
[23:35] * 御中龙一 “所以暂时只能拒绝女王陛下的命令了呢。”
[23:36] <监督Lee> 谈话间,更多的蛇从祸灵机的裙下探出头,补足了被斩除将近一半的蛇首数目
[23:36] * 御中龙一 “虽然常有人说女性的裙底下隐藏着许多秘密,但陛下的秘密未免也太凶悍了一些呐。”
[23:36] * 御中龙一 “在美容之前先进行外科手术会比较好吧?”
[23:37] <监督Lee> “油嘴滑舌……!妾身就特别开恩赐予你御前处刑的资格吧!”
[23:37] <监督Lee> 红蛇疾走,众多的蛇牙即将转为攻击态势的瞬间
[23:38] <监督Lee> “——捉到了。”
[23:38] * 御中龙一 “真是可靠呢。”
[23:38] <监督Lee> 双龙首燃起净炎
[23:38] <监督Lee> “彼此彼此。”
[23:39] <监督Lee> 龙吼般的幻音响起
[23:40] <监督Lee> 法夫尼尔的两臂在身前合一,火焰化为炙热的炎枪笔直地射向祸灵机裙下的‘某个点’
[23:41] <监督Lee> “!”
[23:42] <监督Lee> 具有抗灵力效果的裙摆布料被高度集中的净火撕裂
[23:42] <监督Lee> 其下球状的核心机械露出
[23:43] * 御中龙一 双剑仿佛配合着某种音律一般的节奏向下挥,交错为十字——接着向外如翅膀一般展开,旋即在身前合拢,平行如同一道直线——如是的三道斩击在火焰的冲击过后,落在前方奢华贵妇一般的机体上。
[23:43] <监督Lee> 那正是血蛇的源头,数条蛇首正从其上的孔隙中钻出
[23:45] <监督Lee> 核心的猛烈震荡使袭击过来的蛇首在一瞬间失了准度
[23:46] <监督Lee> 你趁隙使出的灵力斩击切碎了三、四条血蛇的躯体,将球状核心从中斩裂
[23:46] * 御中龙一 在六道斩击后以双刀推开逼近身体的其余血蛇,举起了双剑。
[23:46] <监督Lee> “咿——!妾身的……竟把妾身的所有物给……!”
[23:47] <监督Lee> “别以为这样就完了!”
[23:47] * 御中龙一 “虽然这样有违绅士之道,但在战时就无法讲究了。”
[23:48] <监督Lee> 原本一直保持未动的纤细手腕前段长出了血色的钩爪,对正身处半空的法夫尼尔猛抓过去
[23:49] <监督Lee> 凯瑟琳只是将机体的双翼收起进行防御
[23:50] * 御中龙一 虽然进一步地以双刀的刺击对祸灵机造成伤害,但似乎并没有办法进一步地击破这台有着强大灵力守护的机体。
[23:50] * 御中龙一 “就灵力来说,的确是目前为止最强的敌人。”
[23:51] <监督Lee> “确实……呢……呃!”
[23:51] <监督Lee> 血爪命中了赤龙
[23:51] <监督Lee> 然而,在被击中的瞬间,法夫尼尔的手臂紧紧地将钩爪抓住——然后喷出了火焰
[23:52] <监督Lee> 同样是不足以击破那灵力保护的攻击
[23:52] <监督Lee> “无礼者!放开你的脏手!”
[23:53] <监督Lee> 然而,却吸引住了自称为这个国度所有者之女性的注意力
[23:53] * 御中龙一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机体,在某种地方应该也存在着弱点。”
[23:53] * 御中龙一 “保持着火焰攻击的话,说不定能够欣赏到女王陛下慌张的样子呢。”
[23:54] <监督Lee> 直觉性地思考,意识到凯瑟琳正想着同样的事情,花费了一个刹那的时间
[23:55] <监督Lee> 仔细想想看,从刚才开始,就仅仅只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交流
[23:55] <监督Lee> 但是,思考如同齿轮般合上了
[23:55] <监督Lee> 互相进行的诱饵作战
[23:55] * 御中龙一 尽可能地援护着凯瑟琳,适合进攻的双剑在精妙的操纵,以及被灵力所引导的‘启发’之下,做到铁壁一般的防守也是得心应手的。
[23:56] <监督Lee> 没有商量过却时机刚刚好的连携攻击
[23:57] <监督Lee> “可气的庶民!你们在这王座前弄脏妾身的礼服还不满足吗?”
[23:58] * 御中龙一 “仅仅只是弄脏礼服的话毫无意义,需要做的事并没有变化过呢,女王陛下。”
[23:58] <监督Lee> “别妄想妾身会继续施舍仁慈了……无礼者将在痛苦之中死去!”
[23:59] <监督Lee> ——低沉的轰音
[23:59] <监督Lee> 那是,巨大的铁处女离开地面的声音
[00:00] <监督Lee> 异形的机械刑具以与其巨体不符的迅捷向缠斗中的你们飞来
[00:01] <监督Lee> 如同女妖般的大口纵向张开
[00:01] * 御中龙一 接通了佑理和诺因的通讯,让她们开始营救被困住的孩子,而对伊莉莎和玛丽来说,任务就是支援营救的行动了。
[00:02] <监督Lee> “承知。”
[00:02] <监督Lee> “马铃薯先生……帮手……?”
[00:02] * 御中龙一 虽然庇护着法芙尼尔,但要两台机体都毫发无伤似乎是不可能的,只能一面回避一面做着必要的指示。
[00:02] <监督Lee> “明白了!”
[00:02] * 御中龙一 “我们也拥有可靠的援军呢。”
[00:02] <监督Lee> “……好像陷入了苦战呢,队长。”
[00:02] * 御中龙一 “完成自己的任务比较重要哦?诺因?”
[00:03] <监督Lee> “真有余裕呢,庶民……这是在交代后事吗?”
[00:04] * 御中龙一 “这一层嘛……”
[00:04] <监督Lee> 贵妇型的祸灵机身后,巨大的铁处女正露出其内部凶恶的尖刺、利齿以及其他种种折磨罪人用的刑具……以及其最深处一颗并不显眼的铁锈色球体
[00:05] <监督Lee> “——队长。”
[00:05] <监督Lee> 没有具体描述的必要
[00:05] <监督Lee> 你知道她在想的事情就是你在想的事情
[00:06] <监督Lee> 恰恰好,你准备回应的对象正是你准备指示的对象
[00:07] * 御中龙一 “就交给玛丽小姐来做出解说吧!”
[00:09] <监督Lee> “好的!蒸汽侦探艾琳第三季第14幕名台词!”
[00:11] <监督Lee> “‘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事实都将打败雄辩!’”
[00:11] <监督Lee> 呼啸声
[00:11] <监督Lee> 那是远比你想象中巨大的物体划破空气的声音
[00:11] <监督Lee> “……?!”
[00:11] * 御中龙一 “真是可靠的‘事实’小姐呢。”
[00:12] <监督Lee> 血色的祸灵机抬起头
[00:12] <监督Lee> 迎面而来的是——
[00:13] <监督Lee>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洛卡斯家列祖列宗在上玛丽小姐我恨你……还有,看这边,怪物!”
[00:13] * 御中龙一 “不能白废了克洛卡斯小姐的牺牲,凯瑟琳小姐!”
[00:14] <监督Lee> 满溢碧翠之色的灵子甲胄化为了巨大的炮弹——而它的手中还持握着长而大的圣剑
[00:15] <监督Lee> “已经看见了。”
[00:15] <监督Lee> 圣剑一闪
[00:15] <监督Lee> 血爪连同祸灵机的头颅被一并斩断
[00:16] * 御中龙一 “但是能够使用出这样的战术啊……对我来说是上了一课呢。”
[00:16] <监督Lee> 获得解放的法夫尼尔在胸前合拢伤痕累累的双臂
[00:16] * 御中龙一 “不论是行使战术的玛丽小姐还是抓住这千分之一的机会做出漂亮攻击的克洛卡斯小姐,都做出了我想象之上的行动。”
[00:17] <监督Lee> “结束了(Endlich)。”
[00:17] <监督Lee> 瞬间,焰枪穿破了隐藏在铁处女深处的、铁锈色的真正核心
[00:18] <监督Lee> ————————————————————————————————————————————————————————————
[00:19] <监督Lee> “已经将孩子们救出了。”
[00:20] <监督Lee> “马铃薯先生……指示,有做、到……现在、为大家、伤口愈合。”
[00:21] * 御中龙一 “谢谢,诺因。干的漂亮,不知火小姐。”
[00:21] * 御中龙一 “这样一来……”
[00:21] <监督Lee> ‘雾’开始迅速地退散
[00:22] <监督Lee> 法夫尼尔看着已经化为残骸的祸灵机
[00:23] <监督Lee> “怎么样,华生君?为玛丽小姐天才般的设想而颤抖了吗?”
[00:23] <监督Lee> “玛丽小姐——!刚才那个,我都快要吓死了!到底是什么时候追加的那样的机能!”
[00:23] * 御中龙一 “虽然没有颤抖可以让您满意,但掌声还是可以奉上的。”
[00:24] * 御中龙一 “对克洛卡斯小姐来说,毫无防备之下却能够做出十足的应对,也很值得嘉许。”
[00:24] <监督Lee> “嗯哼,算你观众及格了。”
[00:24] * 御中龙一 “就结果来看,是非常完美的团队作战。”
[00:24] <监督Lee> “以及,那是侦探的秘密七道具之一。”
[00:25] <监督Lee> “啊,那个……哪有,只是……到底是怎样的道具啦……(无力)”
[00:26] <监督Lee> “诚然,玛丽殿下的发想,令在下钦佩得全身颤抖。”
[00:27] * 御中龙一 “不,我觉得,还是不要把这当作常规的作战来钦佩比较好……”
[00:27] <监督Lee> “生菜、姐姐……不痛,不痛了……”
[00:28] <监督Lee> “生菜……?啊,不痛了哦,诺茵小姐。”
[00:28] <监督Lee> 转瞬间,雾只剩下祸灵机残骸旁的一小片了
[00:29] <监督Lee> 而凯瑟琳的法夫尼尔依然呆呆地站在残骸旁边
[00:29] *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怎么了?”
[00:29] * 御中龙一 走到了凯瑟琳的光武身旁,接通通讯问道。
[00:30] <监督Lee> “……”
[00:30] <监督Lee> 灵子甲胄转了过来
[00:31] <监督Lee> “我需要……向队长道歉。”
[00:31] * 御中龙一 “在思考什么吗?”
[00:31] * 御中龙一 “道歉?”
[00:31] <监督Lee> “之前,我对敌人的力量下了轻率的判断。”
[00:32] <监督Lee> 和平时一样的语气
[00:32] <监督Lee> “如果这次的敌人,真的是我们所知道的那个人的话。”
[00:33] <监督Lee> “那么,上次的敌人,或许也真的是我所知道的那个人。”
[00:33] <监督Lee> 你意识到,她指的是之前在馆内的那次谈话
[00:34] * 御中龙一 “这样啊。”
[00:34] <监督Lee> “‘那个人即使复活过来,也不会屈服于任何力量、将莱茵复合钢的精炼法透露出来’……我说了那样的话呢。”
[00:35] * 御中龙一 “的确是说过。”
[00:35] <监督Lee> “这证明我还太天真了……道歉,是为了我的天真和轻率。”
[00:36] *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是这么想的吗?”
[00:36] <监督Lee> “这有什么不妥吗?”
[00:36] * 御中龙一 “面对超越常识的敌人,发现自己的常识被颠覆这一点并不需要对谁道歉。”
[00:36] * 御中龙一 “而相对来说,我也有应该向凯瑟琳小姐道歉的地方。”
[00:37] <监督Lee> 在法夫尼尔的身后,残骸随着雾气的消失逐渐融化
[00:37] <监督Lee> “您是指什么?”
[00:37] * 御中龙一 “我并不明白人的感情。”
[00:38] * 御中龙一 “所以——爱、荣耀、尊严、悲痛以及怀念,凯瑟琳小姐也好,克洛卡斯小姐和玛丽也好,你们的心情,我是不明白的。”
[00:39] <监督Lee> “——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00:39] * 御中龙一 “在这种时候就不太好了。”
[00:39] <监督Lee> 你能感受到,她不是为了安慰你,而是认真地这样认为着
[00:39] * 御中龙一 “我不知道要如何去体会凯瑟琳小姐的心情,所以那个时候我或许说了让你伤心的话。”
[00:40] <监督Lee> “没关系,我原谅你。”
[00:40] * 御中龙一 “非常感谢。”
[00:40] * 御中龙一 点了点头。
[00:41] <监督Lee> “如果我没有被多余的感情迷惑的话,也不会做出像那时那样无谓且无益的行动了。”
[00:41] <监督Lee> “我还远远不够成熟。”
[00:41] * 御中龙一 “我的思考只有收集情报和计算结果这两方,如果是感情的话我只知道‘笑’这一种,人和人的关系的话,我也只能做出三个简单的分野。不过,华击团非常强大,因此,和华击团一起战斗是很不错的事。”
[00:41] * 御中龙一 “所以,凯瑟琳小姐。”
[00:42] * 御中龙一 “你可以更像自己一些的。”
[00:42] * 御中龙一 “在抹杀自己的感情这一方面,你不可能赢得过我。”
[00:43] <监督Lee> “我会努力的。”
[00:43] <监督Lee> 她没有说出努力什么
[00:43] * 御中龙一 旋转着光武的操纵器,转过了机械的身体。
[00:44] <监督Lee> 就驱动布满损伤的法夫尼尔往大家那里走去
[00:44] * 御中龙一 并不知道凯瑟琳的答案,在和欲望、利益、本能和理性思考无关的领域
[00:44] * 御中龙一 就和盲人一样一无所知,甚至也并不期望自己去弄懂。
[00:45] * 御中龙一 对凯瑟琳知道的就只是,她和自己不一样。
[00:45] * 御中龙一 “人是不能和自己的本性对抗的——或者说,究竟有什么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呢?”
[00:45] * 御中龙一 “那应该是……很可怕的东西吧。”
[00:46] <监督Lee> 战斗结束了
[00:46] * 御中龙一 并不会感到不安,但是,或许自己体会到了与之非常接近的思想也说不定。
[00:46] * 御中龙一 看了看地上逐渐融化的血之贵妇人的残骸,跟随着法芙尼尔向部下们的方向走去了。
[00:46] <监督Lee> 但有些东西还没结束
[00:47] <监督Lee> 你有那样的感觉
[00:47] <监督Lee> ——————————————————————————————————————————————
[00:47] <监督Lee> 在华击团所持有的灵子甲胄当中,法夫尼尔无疑是装甲最厚重的
[00:48] <监督Lee> 若是除去伊莉莎·克洛卡斯所持有的不变之灵力的话,在对物·对灵方面的防御力可谓首屈一指
[00:48] <监督Lee> 因此,包括你在内,没有人注意到
[00:49] <监督Lee> 甲胄侧面装甲上一个极小却极深的破损
[00:49] <监督Lee> 还有,凯瑟琳那绝不轻易示人的右臂上,一斑不应出现的锈迹
[00:50] <监督Lee> 呈现出淡淡的血色
[00:50] <监督Lee> ——————————————————————————————————————————————————
[00:50] <监督Lee> “……你做的很好。”
[00:51] <监督Lee> “妾身惶恐,这正是‘皇后’所应有的姿态。”
[00:52] <监督Lee> “我期待着。”
[00:53] <监督Lee> ————某时某刻,在逆伦敦塔的对话
[00:53]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六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44:20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无任何变化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