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三  (阅读 1085 次)

副标题: 雨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三
« 于: 2017-01-20, 周五 20:31:06 »
[21:42] <监督Lee> ——————————————————————————————————————————————————————————
[21:44] <监督Lee> 在伦敦,人们很少能欣赏到黄昏时分的暮色
[21:46] <监督Lee> 究其原因,除去作为机关都市、其天空常被排烟所笼罩之故外
[21:47] <监督Lee> 其潮湿而多雨的气候也属首当其冲
[21:48] <监督Lee> 今日也不例外
[21:49] <监督Lee> 下午四点前后,圣潘克拉斯周围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21:50] <监督Lee> 云层既阴且低
[21:50] <监督Lee> 就连参观者的人数也跟着低落起来
[21:51] <监督Lee> 而负责剪票的你也就相应地闲了起来
[21:52] <监督Lee> 距离闭馆时间还有两小时左右
[21:53] <监督Lee> 已经有参观者打着伞相继离开馆内了
[21:53] <监督Lee> 其中有相对较为热情的年轻人还记得你的长相
[21:54] <监督Lee> 离馆时会在你负责的中央区大厅短暂停留,稍微聊上几句
[21:55] <监督Lee> “……啊,真羡慕啊。”
[21:55] * 御中龙一 带着营业性的笑容,在这样的场合,只要不是深入交流的话,可以如鱼得水地进行接待。
[21:56] <监督Lee> 譬如说这个以如他所说般羡慕眼神注视着你的青年
[21:57] <御中龙一> “羡慕吗?”
[21:57] <监督Lee> 他穿着一身简单但不失体面的男士礼服
[21:57] <御中龙一> “这也不是什么很风光的工作,不过能够为市民服务是很值得高兴的事。”
[21:59] <监督Lee> “你看来是个好人,东方人先生,但你还不明白在这里工作意味着什么。”
[21:59] <御中龙一> “呃……您是指?”
[21:59] <监督Lee> 他直起腰板
[22:00] <监督Lee> “当然是和那几位小姐亲密接触的机会。”
[22:00] <监督Lee> 不算很大声,但也没刻意掩饰
[22:00] <御中龙一> “果然吗……”
[22:00] <御中龙一> “不管是哪个国家,血气方刚的男子汉都很容易明白呢……”
[22:00] <御中龙一> “可是,这是误解。”
[22:00] * 御中龙一 冷静地说。
[22:00] <监督Lee> “这样的工作,就算要我付钱也想做啊……”
[22:01] <监督Lee> “……误解吗?”
[22:01] <监督Lee> “也许是这样吧……”
[22:01] <御中龙一> “休息是在各自的房间,清晨6点起身后就要在这里开始勤务直到夜晚闭馆,期间,诸位美丽的小姐们也会停留在自己所负责的区域。”
[22:02] <御中龙一> “和能够自由在馆内行走的大家比较起来,见到她们的机会,我是压倒性的少。”
[22:02] <御中龙一> “反而比较值得羡慕的是客人您,只要您每天都来,就有充沛的时间可以和她们一起度过。”
[22:02] <监督Lee> 青年想了想
[22:02] <御中龙一> “至少是身处在同一个展区里,欣赏她们的身姿的时间,是比工作人员最久的。”
[22:03] <监督Lee> “也许是这样……若真是只有如此的话,也确实值得同情。”
[22:03] <御中龙一> “所以,如果您想要付钱干这样的工作的话,我觉得您可以以客人的身份每天都来访问。”
[22:03] <御中龙一> “这样才是真正叫人羡慕的生活啊。”
[22:03] * 御中龙一 营业性的柔和微笑
[22:04] <监督Lee> “但身为工作上的同事,老兄你难道真的没有和她们说上话、甚至共同处理事务过吗?”
[22:04] <监督Lee> 他的目光灼灼,好似要揪出逃犯的侦探
[22:05] <御中龙一> “基本不存在工作之外必要的交流呢。”
[22:05] <监督Lee> “……”
[22:05] * 御中龙一 略一沉吟,答道。
[22:05] <监督Lee> 青年露出了悲悯的神情
[22:06] <监督Lee> “多么可悲可叹啊……朋友,你不知你错过了怎样美好的事物。”
[22:06] <御中龙一> “我的确是不知道……但是太过于深入的讨论这个问题,对于她们来说也是失礼的事。”
[22:07] <御中龙一> “请您还是享受在馆内的时光吧。”
[22:07] <监督Lee> “不行,和您的这段交谈已经令我的良心不安了起来。”
[22:08] <监督Lee> “看得出您虽不是出身帝国,却是一个难得的正派人。”
[22:08] <监督Lee> 他思索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名片
[22:09] <御中龙一> “……谢谢夸奖……”
[22:09] <监督Lee> “我叫作约泽夫,是个律师。”
[22:10] <监督Lee> “现在我要赠予您一项礼物,让您得以在职权范围内去领略那些不应错过的美好事物。”
[22:11] <监督Lee> ——以及一个小小的礼盒
[22:11] <御中龙一> “是,是吗……那真是感谢……”
[22:11] <监督Lee> 你能感到这个盒子里没有任何可疑的灵力——暂时也没有危险化学品或机关的味道
[22:12] <监督Lee> “现在我要以一名顾客的身份拜托您将这个礼物递交给莱茵殿堂的凯瑟琳·科侬伯格小姐。”
[22:13] <御中龙一> “虽然这也不算违反规定,但是……”
[22:14] <御中龙一> “我有检查盒中内容的义务哦?”
[22:14] <监督Lee> 青年豪爽地笑了
[22:15] <监督Lee> “这里面装着的东西代表我的心意,而我是一点儿也不羞于把心意展现给他人观看的。”
[22:16] <御中龙一> “令人印象深刻的发言呢。”
[22:16] * 御中龙一 点点头,打开了盒子。
[22:16] <监督Lee> “倒不如说,若不磊落至此,又如何赢得佳人芳心呢!”
[22:17] <监督Lee> ——是颗小小的红宝石
[22:17] <监督Lee> 放在精心打理过的绸缎上
[22:17] <御中龙一> “我明白了,我会连同您的心意一并转达给她的。”
[22:19] <监督Lee> “那就拜托您了。”
[22:19] * 御中龙一 向青年保证到——似乎这也是杂务的工作范围之一。
[22:19] <监督Lee> 青年点点头,戴上帽子并披上斗篷
[22:20] <监督Lee> 最后留给你一个类似于……嗯,老兵看着新兵的神情,离开了馆内
[22:21] <监督Lee> 他的斗篷背后绣着大大的K·K字样
[22:21] <御中龙一> “……”
[22:21] <监督Lee> 如果注意观察
[22:21] <御中龙一> “真是一位叫人羡慕的人啊,简直就像是没有烦恼一样呢。”
[22:21] * 御中龙一 感动并且有些敬佩地说道。
[22:21] <监督Lee> 可以看到有好几个其他年轻人也在衣服或帽子上绣有类似的纹样
[22:22] <监督Lee> 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雨开始下得大了起来
[22:23] <监督Lee> 在这期间,离开馆内的人也多了起来
[22:23] <监督Lee> 而进入其中的则是寥寥无几
[22:23] <御中龙一> “这是某种组织吗……”
[22:25] <御中龙一> “对于队长来说,如果不能在生活中照顾好组员,也是一种失格呢……”
[22:25] <监督Lee> “哦?你是在说科侬伯格亲卫队吗,御中阁下?”
[22:26] <监督Lee> 一头白发的老绅士拄着拐杖,从馆内向你走了过来
[22:26] <监督Lee> “第一天的工作还习惯吧?”
[22:26] <监督Lee> 是威廉馆长
[22:27] <御中龙一> “还不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能够观察人群的机会。”
[22:27] <御中龙一> “那些人是类似于凯瑟琳小姐的仰慕者俱乐部这样的人物吗?”
[22:28] <监督Lee> “可以这么说,不过……也有一些差别。”
[22:28] <监督Lee> “因为凯瑟琳小姐有一些特殊的习惯。”
[22:29] <监督Lee> “她不很喜欢私人性质的邀请和赠礼。”
[22:29] <御中龙一> “是这样吗……”
[22:29] <监督Lee> 老馆长笑了笑,好像是觉得那些年轻人很值得鼓励似的
[22:30] <御中龙一> “对女性来说很少见。”
[22:30] <监督Lee> “所以,那些仰慕她的年轻人便成立了一个集会。”
[22:30] <监督Lee> “以‘组织’的名义向她递交这类请求。”
[22:31] <监督Lee> “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的凯瑟琳小姐虽然不至于每次都答允,但总归是不再面带不悦地拒收了。”
[22:32] <监督Lee> “形式这种东西,偶尔还是有其存在的意义呀,御中阁下,你觉得呢?”
[22:33] <御中龙一> “如果是会让我的队员困扰的话……”
[22:33] <监督Lee> “担心吗?”
[22:33] <御中龙一> “或许会有取缔的必要,不过我还是和凯瑟琳小姐谈一次比较好。”
[22:33] <监督Lee> “那么正好。”
[22:33] <御中龙一> “对于世人来说,我不算是善解人意的类型。”
[22:34] <御中龙一> “因为错误的判断而激怒大家的行为也不是第一次了,接下来得谨慎行事了呢。”
[22:34] <监督Lee> “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会变得比往日更加糟糕。”
[22:35] <监督Lee> “我是来通知御中阁下提前闭馆的。”
[22:36] <御中龙一> “我明白了。”
[22:36] <监督Lee> “到四点半的时候,御中阁下就可以下班了。”
[22:36] <监督Lee> 他点了点头
[22:36] * 御中龙一 在闭馆前还有一系列的工作,包括疏散观众等等。
[22:37] <御中龙一> “自由时间吗……”
[22:37] <监督Lee> “届时御中阁下想要去找哪位小姐约谈或是约会,我认为都是毫无不妥的。”
[22:37] * 御中龙一 当然也是喜欢假期的,只是,在这个地方,工作和假期似乎又没有那么分明。
[22:38] <监督Lee> “不过请暂时不要离开馆内,如果有突发状况,我们会用蒸汽通讯机来进行联系。”
[22:38] <御中龙一> “现在只有转交拥护者的礼物这一件事需要去交托给凯瑟琳小姐而已”
[22:39] <御中龙一> “应该没有离开馆内的必要性,请您放心。”
[22:39] <监督Lee> 老馆长点了点头
[22:39] <监督Lee> “那么预祝你此行顺利。”
[22:40] <监督Lee> 说完,他也敲着拐杖转身走了
[22:40] <御中龙一> “那么,少许准备一下后就去吧……”
[22:41] * 御中龙一 进行了闭馆前的工作。
[22:41] <监督Lee> 门外,雨还在下着
[22:41] <监督Lee> —————————————————————四点半———————————————————————————
[22:42] <监督Lee> 对照着记在脑中的工作手册,将最后一项步骤完成之后,蒸汽时计刚好指向四点半
[22:44] * 御中龙一 整理好工作内容后,走向了凯瑟琳所在的展区。
[22:45] <监督Lee> 区域名·莱茵殿堂
[22:46] <监督Lee> 从入口的告示板上来看,是介绍贵金属与矿物的展区
[22:46] <监督Lee> 和其他展区的最大不同点在于入口处大大的【肃静】指示
[22:47] <监督Lee> 踏入其中不过数步,你就感到了数道微弱但确实存在的灵力
[22:47] <监督Lee> 接着又是数道
[22:47] * 御中龙一 沿着指示向前走去。
[22:49] <监督Lee> 能察觉到的微弱灵力源,其数目迅速攀升到了两位数,并以惊人的速度向着三位数前进
[22:49] <御中龙一> “……”
[22:50] * 御中龙一 原本觉得凯瑟琳并不像其他少女那样具有强大的灵力,但看来自己的判断并不准确。
[22:50] <监督Lee> 与此同时,你发现自己走入了一个充满了‘星光’的区域
[22:50] <监督Lee> 不仅仅是在走廊两侧的展示匣与柜内
[22:51] <监督Lee> 展区的立柱上,窗框旁
[22:51] <监督Lee> 甚至天花板
[22:52] <御中龙一> “……真是美妙呢。”
[22:52] <监督Lee> 都恰到好处地镶着金、银、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贵金属,以及各色宝石
[22:52] * 御中龙一 虽然对艺术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感受性,但在对于美丽的观感上却有着和常人一样的欣赏水准。
[22:52] <监督Lee> 还有以这些东西为素材制作出的精细工艺品
[22:53] <监督Lee> 蒸汽灯的数目和亮度都被缩减到了最低限度
[22:53] <监督Lee> 恰到好处地衬托出这些宝物的美
[22:54] <御中龙一> “在馆中工作的确有值得羡慕人地方。”
[22:54] <监督Lee> 脚步声从走廊前方传来
[22:55] <监督Lee> “对不起,今天我们已经提前……御中队长阁下?”
[22:55] <御中龙一> “打扰您了吗,凯瑟琳小姐?”
[22:57] <监督Lee> 凯瑟琳·科农伯格将一头赤发挽成了发髻,身上则是穿着深色的礼服
[22:58] <监督Lee> “不……并没有,队长。”
[22:58] <御中龙一> “稍微有些事就过来了,但是……”
[22:59] <御中龙一> “实在是不虚此行呢。”
[22:59] <监督Lee> “刚才的称赞我很高兴,但现在您不是应该在中央厅进行闭馆相关事宜吗?”
[22:59] <御中龙一> “那部分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此外,今天有遇到一位对您怀有仰慕之心的客人,他托付我将他的心意转达给您。”
[22:59] * 御中龙一 说着,从怀里拿出了那个盒子,然后打开。
[22:59] <御中龙一> “姑且测试过没有危险的毒性……”
[23:00] <监督Lee> 身段颀长苗条的女子看了一眼盒子,然后看了看别在盒盖上写着“K·K敬上”的卡片,稍微叹了一口气
[23:01] <御中龙一> “如果要退回的话,可以交给我。”
[23:01] * 御中龙一 冷静地表示。
[23:02] <监督Lee> “不劳烦队长。”
[23:03] <监督Lee> 她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接过盒子
[23:03] <御中龙一> “您好像并不高兴啊。”
[23:04] <监督Lee> “我很感激他们的心意。”
[23:04] <监督Lee> 德意志裔的女性简短地应道
[23:05] <监督Lee> “毕竟,比起以前来,现在这种做法比较方便正式应对。”
[23:05] <御中龙一> “凯瑟琳小姐的确具有明星的气质,会被追捧也是理所当然的。”
[23:05] <监督Lee> 她纯粹礼节性地笑了一下
[23:06] <御中龙一> “啊,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23:06] <监督Lee> “您如果知道了我的应对法就不会这么说了。”
[23:07] <监督Lee> “以‘K·K’的名义赠送的礼品会被汇集到巴登公爵名下的一项基金里。”
[23:08] <御中龙一> “不管是怎样的应对法,能够吸引到他人的青睐,其自身就是凯瑟琳小姐的一项才能。”
[23:08] <监督Lee> “用于召开科侬伯格宝石工坊的定期义卖餐会。”
[23:09] <监督Lee> 这次她是无奈地笑了
[23:09] <监督Lee> “这不是我的本意。”
[23:10] <御中龙一> “义卖餐会吗……”
[23:10] <监督Lee> “比起追求女性来,我想伦敦的青年才俊总是能找到更有意义和对世界更有帮助的事情去做的。”
[23:10] <监督Lee> “说起来,我也正好有事情想要和队长商量。”
[23:10] <御中龙一> “虽然我十分同意,但想要把自己的价值用在何处也是大家的意志决定的……嗯,什么事?”
[23:12] <监督Lee> “关于上次战斗的事情……尽管在这里站着说也有其魅力所在,但队长也应该觉得舒服的椅子和红茶比较便于谈话吧?”
[23:12] <监督Lee> “如果您不反对的话请跟我来。”
[23:13] <御中龙一> “我很荣幸呢。”
[23:13] * 御中龙一 对于凯瑟琳的邀请有些意外,不过,这也是难得能够和队员进行深入交流的机会。
[23:13] <御中龙一> “啊,说不定会让律师先生嫉妒呢……”
[23:13] * 御中龙一 喃喃自语,但这毕竟是工作上的对话,应该也没有特别的地方。
[23:14] <监督Lee> 大约两分钟的脚程之后,凯瑟琳带着你来到了一间偏厅,用摆在小桌上的蒸汽炉烧起开水来
[23:14] <监督Lee> “请坐吧,队长。”
[23:15] <监督Lee> “在等着水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会简述一下想和队长商量的事情。”
[23:16] <监督Lee> 她的把右手轻轻地平放在桌上
[23:16] <监督Lee> 手臂和桌面碰撞时所发出的声音稍稍有些不自然
[23:17] <御中龙一> “我会认真听取凯瑟琳小姐的发言的。”
[23:17] <监督Lee> “有关上次战斗中,敌人祸灵机的装甲。”
[23:18] <监督Lee> “精炼度99%的莱茵复合钢。”
[23:19] <监督Lee> “那个特殊钢……我有想让队长知道的事情。”
[23:19] <御中龙一> “的确是相当棘手的材料……好的。”
[23:19] * 御中龙一 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23:20] <监督Lee> “那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材料。”
[23:20] <监督Lee> 凯瑟琳的神情同样十分沉重
[23:20] <御中龙一> “从凯瑟琳小姐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23:21] <御中龙一> “对追求着进步的人来说……只要是能够促成进步的东西,就没有不应该存在的理由吧?”
[23:21] <监督Lee> “……不是这样的。”
[23:21] <监督Lee> 女子摇了摇头
[23:23] <监督Lee> “或许队长并不认同,但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少数有着稀有才能之人的。”
[23:25] <监督Lee> “让莱茵复合钢的精炼度达到99%的工序,就是那少数天才之一在超常努力之下获得的成果。”
[23:26] <监督Lee> “而那个人,为了不让这种材料的精炼工序流到他人的手中,已经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23:26] <御中龙一> “……他是你的熟人吗?”
[23:27] <监督Lee> “……因为工作的缘故有所联系。”
[23:27] <监督Lee> 回答很平稳而且迅速
[23:28] <御中龙一> “打断了很抱歉,如果那个人已经去世了的话,那我们上一战所遇到的金属怪物就……”
[23:28] <监督Lee> “是的……就在上一次战斗中,这种材料出现了,而且还是被用在‘雾祸’的战斗机关上。”
[23:29] <监督Lee> “按照常理是说不通的。”
[23:29] <监督Lee> “我想弄清楚的正是这件事。”
[23:29] <御中龙一> “你有头绪吗?”
[23:30] <监督Lee> “我认为,即使是妖力或灵力这样看似不可思议的力量,也是有其限度存在的。”
[23:31] <御中龙一> “死者苏生这样的事,借助灵力或妖力也是可能做到的呢。”
[23:31] <监督Lee> “我也认为是有可能做到的。”
[23:31] <监督Lee> “但是。”
[23:31] <监督Lee> 她再度平稳而迅速地回答道
[23:33] <监督Lee> “那个人即使复活过来,也不会屈服于任何力量、将莱茵复合钢的精炼法透露出来的。”
[23:33] <监督Lee> 没有一丝犹豫
[23:34] <御中龙一> “……既然凯瑟琳小姐这样说,我相信你。”
[23:34] <监督Lee> “谢谢你,队长……我有几个猜想。”
[23:34] <监督Lee> 凯瑟琳将烧好的水倒进了白瓷茶杯
[23:35] <监督Lee> 右手灵巧地操控着茶具,上品红茶的茶香溢散
[23:35] <御中龙一> “承蒙招待。”
[23:37] <监督Lee> “过奖了。”
[23:37] <监督Lee> 她也稍微将茶杯送到嘴边
[23:38] <监督Lee> “其一,是样品。”
[23:39] <御中龙一> “反向解读出铸造法吗?”
[23:39] <监督Lee> “如果‘雾’拥有像队里那个多话的美国人一样看透事物本质的灵力的话,是有可能的。”
[23:40] <御中龙一> “如果是那样的话……”
[23:41] <监督Lee> “那个小女孩虽然狂妄且幼稚,但她在这方面拥有的素质是确实的。”
[23:41] * 御中龙一 觉得那是一个十分棘手的状况。
[23:42] <监督Lee> “我可以想象‘雾’拥有那样的灵力,但很难想象‘雾’拥有那样的头脑。”
[23:42] <监督Lee> “比起解读出铸造法,我认为复制的可能性更高。”
[23:42] <监督Lee> 凯瑟琳放下了茶杯
[23:43] <监督Lee> “如果是那样的话,队长,如果再遇到那个敌人,我们就要尝试去找到和摧毁它所依赖的原始样品。”
[23:44] <御中龙一> “这并不是容易的事呢。”
[23:44] <监督Lee> “嗯。”
[23:44] <御中龙一> “如果要这样做的话……”
[23:45] <监督Lee> “或许不得不依赖那个小女孩的力量了。”
[23:45] <御中龙一> “再度遇到对方之前……我们就应该解决掉它。”
[23:45] <监督Lee> “正是这样。”
[23:45] * 御中龙一 微微颌首
[23:45] <御中龙一> “需要一个作战计划。”
[23:46] <御中龙一> “希望凯瑟琳小姐把所有相关的事都告诉我,可以吗?”
[23:46] <监督Lee> “……我会尽我所能。”
[23:46] <监督Lee> 凯瑟琳抿了抿嘴唇
[23:47] <御中龙一> “我明白其中或许别有隐情……要说什么,不想说什么,判断的权利在你那里。”
[23:48] <御中龙一> “如果是玛丽小姐的话,不管是多少的线索,她都能找出来吧?”
[23:48] <监督Lee> “真不想承认……不过,我不会徇私的。”
[23:48] <监督Lee> 她站了起来,将没喝完的茶留在桌上
[23:49] <监督Lee> “接下来的话,就在作战会议上说吧,同时转达给所有人会比较高效。”
[23:50] * 御中龙一 端起红茶,轻轻地饮下剩余的部分。
[23:51] * 御中龙一 从战术角度来考虑的话,即使不顾凯瑟琳对于那金属的忧虑本身,可以破坏那种金属的生产也是很重要的优势。
[23:52] * 御中龙一 把凯瑟琳的意见作为了下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来考虑,并且将情况告知了玛丽。
[23:52] <监督Lee> “……德国人那么说了?”
[23:52] <监督Lee> 玛丽的声音在通讯器里显得有一点尖
[23:54] <监督Lee> “唔,你知道吗?我观察每一件事都一定要和自己探讨的特殊问题联系起来。”
[23:55] <监督Lee> “当华生君你温柔地说出‘判断的权利在你那里’的时候,我涌现出的唯一想法是……”
[23:55] <御中龙一> “是”
[23:55] <御中龙一> “?”
[23:57] <监督Lee> “那个女人所隐瞒的、自以为不重要的事情,会使我们错过某些重要的东西。”
[23:57] <御中龙一> “对一般的侦探来说的确如此。”
[23:58] <御中龙一> “但我相信玛丽小姐,至少可以把我们带到真相的门前。”
[23:58] <御中龙一> “如何破门而入,就得看当时的情况了。”
[23:58] <御中龙一> “而那是我的工作呢——”
[23:59] <监督Lee> “是、是……是我不应该自私啦~”
[23:59] <监督Lee> “既然华生君这么说的话……”
[23:59] <监督Lee> “那我就等待着咯。”
[23:59] <御中龙一> “就拜托你啦,玛丽小姐。”
[00:00] <监督Lee> “我会把事情弄清楚的。”
[00:00] <监督Lee> 通讯被挂断了
[00:01] <监督Lee> 你站在莱茵殿堂的出口处,看了看窗外头的天
[00:01] <监督Lee> 雨越下越大了
[00:02]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三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31:31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无任何变动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