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LOG】亚马逊之血3(完结)  (阅读 848 次)

副标题: 一些扫尾工作,最终祖龙还是活了下来。

离线 月神指引

  • Peasant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COCLOG】亚马逊之血3(完结)
« 于: 2016-08-25, 周四 08:26:18 »
劇透 -   :
<主宰者月神> -----------------------------------------------------------------------------------------------------------------------------------------------------------------
* TRPGer8888 目前的昵称是 雪儿|围观
<主宰者月神> 上回说道,杰克神眼定乾坤(我看到你了)
<主宰者月神> 祖龙命悬一线间
<主宰者月神> 敌酋命丧酒泉外
<杰克|SDDY> (嗯,我还没读完log,不过
<杰克|SDDY> (KP

<主宰者月神> 任务尚且没揭开
<主宰者月神> (?)
<杰克|SDDY> (你应该先宣言攻击谁,和怎么攻击
<主宰者月神> (是,下次注意,我不熟)
<岛田诚|小回> (这个事后再聊吧
<杰克|SDDY> (然后对方决定闪避or反击
<杰克|SDDY> (随后才骰点
<杰克|SDDY> (不应该骰完点在选择闪避or反击

<尤金|祖龍> (*这个我已经跟月火说过了
<岛田诚|小回> (……
<岛田诚|小回> (都说过啦……

<主宰者月神> (昨天都说过了,不用再来一遍、)
<岛田诚|小回> (昨天讨论很久了
<岛田诚|小回> (赶紧开始吧

<尤金|祖龍> (对了昨天我过体质是极限成功
<杰克|SDDY> (我的阅读速度变慢了OTL
<主宰者月神> 尤金的伤势暂时稳定了,岛田诚松了一口气
<主宰者月神> 然后就想到施耐德还没回来
* 岛田诚|小回 擦了头上的汗
* HANK 一边抽烟,一边往空弹匣里压子弹
<岛田诚|小回> 【……那个人到底去哪了,该死】
<主宰者月神> 有些事情虽然不能跟这些佣兵说,但是他自己心里明白议会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杰克|SDDY> (我是刚刚从傻了的状态恢复吗?
<主宰者月神> (算是)
<主宰者月神> 必须催促这些佣兵快点去找施耐德
<岛田诚|小回> (月火,看一下私聊
<杰克|SDDY> “唔!唔……刚刚,抱歉……”
<岛田诚|小回> “清醒了就检查一下身体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待会我们还要继续行动”
* 岛田诚|小回 一脸不耐烦

* 杰克|SDDY 检查下装备,为自己刚刚的失态而感到羞愧
<尤金|祖龍> (0-0现在我是什么情况,卡莲岛田留守,汉克杰克去找队长吗?
<主宰者月神> (重伤垂死昏迷不醒‘’)
<主宰者月神> (每小时一次体质鉴定
<HANK> (没有医疗吗?
* 岛田诚|小回 从包里拿出书随意的翻阅
<主宰者月神> (医学失败了)
* HANK 看看现在的时间
<岛田诚|小回> “现在说一下我们的行动”
<岛田诚|小回> “找到施耐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主宰者月神> (所以继续两次体质鉴定一次医学)
<岛田诚|小回> “找到了我们就可以撤离了”
<岛田诚|小回> “现在我还要……啧”

<杰克|SDDY> “明白”
<岛田诚|小回> “看护这个家伙,不能擅自离开”
<杰克|SDDY> “对了,问一下”
* 岛田诚|小回 不耐烦“什么?”
<杰克|SDDY> “你们刚刚杀死那个怪物的时候”
<杰克|SDDY> “它的尸体是热的吗?”

<HANK> (我是搬动尸体的,热不?
<主宰者月神> (热带雨林摸哪里都是热的)
<岛田诚|小回> “问卡莲和hank,是他们搞定的”
<主宰者月神> (温度都差不多,现在尸体也是热的)
<HANK> (- -哪有这么夸张
<杰克|SDDY> (不,有体温的动物必定和周围环境有温度差
<岛田诚|小回> (听KP的
<主宰者月神> (差不多,也就是说温差不明显,感觉不太出来)
<HANK> “你可以摸摸看啊,室温的感觉”
* HANK 在河边洗好手之后开始吃饼干和奶酪

<杰克|SDDY> “如果温度差大的话,我们就能用夜视仪直接看见了”
* 岛田诚|小回 不耐烦的翻阅手上的书
<HANK> (话说KP你还没告诉我时间
<岛田诚|小回> “知道那种东西有用么”
<岛田诚|小回> “如果你们有这个闲工夫,不如现在就去找到施耐德”

<主宰者月神> (现在时间七点多,天快黑了)
<尤金|祖龍> (现在体质鉴定?
<主宰者月神> (使用图书馆么)
* HANK 在附近收集了一些树枝,开始生火
<主宰者月神> (来一发体质吧)
<岛田诚|小回> (用吧
<Oicebot>  尤金|祖龍进行55检定: 1d100=72=72
<杰克|SDDY> “明白了”
<HANK> “真的要去找,现在也不可能了吧,天快黑了”
<岛田诚|小回> (我先不用了……
<岛田诚|小回> (又来活了

<主宰者月神> 尤金又开始吐血了
<岛田诚|小回> “该死,又来了!”
* HANK 用树枝架起饭盒,里面放上水,加了罐头
* 岛田诚|小回 拖出急救包开始伤势稳定
<岛田诚|小回> (我roll急救咯

<HANK> “明天一早出发去找那个家伙好了”
<主宰者月神> (走起)
<Oicebot>
  岛田诚|小回进行复活吧我的勇士65检定: 1d100=88=88
<HANK> (233
<杰克|SDDY> (救命
<主宰者月神> (只能烧了,不能总孤注一掷)
<岛田诚|小回> (别喊了,昨晚喊了一天了
<HANK> (孤注一掷又不要紧~~~
<HANK> (多有趣!

<主宰者月神> (算了,孤注一掷吧)
<主宰者月神> (来孤注一掷走起)
<尤金|祖龍> (等等
<岛田诚|小回> (?
<HANK> (孤注一掷失败了是会造成1伤害的。然后祖龙现在HP是1.就挂了~~~~~~~~~~
<尤金|祖龍> (尝试对其使用急救(最多可以两人使用)。这个可以不断持续下去(不算是使用孤注一骰)直到苏醒或者死亡。
<主宰者月神> (别闹,那样总能救活人了)
<岛田诚|小回> (= =到底怎么算?
<岛田诚|小回> (我是打算医学时再烧的

<主宰者月神> (祖龙Q群里发下截图)
<岛田诚|小回> (恩
<杰克|SDDY> (我彻底看完log了
<杰克|SDDY> (祖龙真倒霉

<岛田诚|小回> (所以就别喊救命了……我压力已经很大了
<岛田诚|小回> (替长者续命也不过如此

<Oicebot>  HANK进行检定: 1d20=7=7
<杰克|SDDY> (多人急救任何一人成功即可吗?
<雪儿|围观> (祖龙的续命传奇
<岛田诚|小回> (最多2人
<HANK> (最多两人参与急救)
<HANK> (没有人有急救了?

<杰克|SDDY> (我是基础值
<HANK> (那我来一发!
<主宰者月神> (一人急救一次,一人成功就能挺到下一小时)
<岛田诚|小回> (hank你是30吧
<Oicebot>  HANK进行看我的!急救30就是莽!检定: 1d100=37=37
<岛田诚|小回> (= =
<杰克|SDDY> (除了小回有其他人点了吗?
<主宰者月神> (没了)
* HANK 去帮忙~
<岛田诚|小回> (hank已经出手了
<岛田诚|小回> (不是先过检定么

<主宰者月神> 然而并没有效果
<HANK> “妈的,我觉得这人没救了~”
<岛田诚|小回> (等等!
<杰克|SDDY> (那么祖龙只好扔CON定生死了
<岛田诚|小回> (等等啊!
<岛田诚|小回> (我还没说完你们别这样啊!

<主宰者月神> (你要烧还是孤注一掷)
<岛田诚|小回> (我烧
<岛田诚|小回> (为了祖龙
<岛田诚|小回> (烧就烧
<岛田诚|小回> (23幸运是吧

<主宰者月神> (23幸运)
<岛田诚|小回> (唉……
<杰克|SDDY> (Hank只需要烧7幸运
<岛田诚|小回> (算么
<岛田诚|小回> (我选择烧幸运,汉克这就算作废了吧

<主宰者月神> (我先说,这个团这些卡还要用很久)
<岛田诚|小回> (所以说,Hank的算不算
<主宰者月神> (等等,既然汉克已经投了)
<主宰者月神> (所以你不能烧了)
<岛田诚|小回> (那就麻烦hank烧了
<岛田诚|小回> (我就知道

<主宰者月神> (现在可以汉克烧)
<杰克|SDDY> (我记得7版结团除了SAN奖励还有LUK奖励
<岛田诚|小回> (所以我说慢点= =
<主宰者月神> (因为难度很低所以奖励也很低)
<杰克|SDDY> (如果我们能活着结团的话
<岛田诚|小回> (先别说丧气话
<主宰者月神> (不,这个团已经结了())
<岛田诚|小回> (hank,你烧不烧
<岛田诚|小回> (对

<雪儿|围观> (已经结了
<岛田诚|小回> (已经结了
<主宰者月神> (现在是剧情补充)
<雪儿|围观> (BOSS都被打死了
<雪儿|围观> (就因为那个极限侦查让他们发现了BOSS

<杰克|SDDY> (然后BOSS死于一阵弹幕?
<岛田诚|小回> (恩
<杰克|SDDY> (真悲伤
<岛田诚|小回> (都是祖龙盾的功劳
<主宰者月神> (死于辉夜一发极限穿刺))
<雪儿|围观> (BOSS死于极限射击……
<尤金|祖龍> (= =反正现在月火就想针对死我
<岛田诚|小回> (hank,烧否
<杰克|SDDY> (祖龙辛苦你了
<主宰者月神> (然后把祖龙也被穿了)
<岛田诚|小回> (没事,我说了要救你
<岛田诚|小回> (这次团就是来保护你的

<主宰者月神> (汉克,跟我混坑死祖龙吧())
<岛田诚|小回> (hank,这个团还很长
<岛田诚|小回> (这么早结束没意思吧

<HANK> (蛋疼~
<主宰者月神> (对啊,死一个人就可以让他做新卡了,但是烧了的幸运就回不来了)
<杰克|SDDY> (顺便,如果要计算杀死祖龙的人的话,别忘了算上我
<岛田诚|小回> (烧一下,我回头给议会打个商量
<尤金|祖龍> (本来后续就是CG能解决的时,搞出一堆事
<岛田诚|小回> (别算上我,我是来保护祖龙的
<HANK> (等等!杀死祖龙!我要干!让我孤注一掷好了!
<主宰者月神> (议会不在乎这些佣兵的死活)
<岛田诚|小回> (喂!
<雪儿|围观> (续命传奇
<杰克|SDDY> (灰机团,伊普拉辛
<主宰者月神> (孤注一掷走起)
<HANK> (祖龙怎么能死在你们手上
<Oicebot>  HANK进行这个人头是我的啦!看我的!检定: 1d100=7=7
<HANK> (艹
<岛田诚|小回> (噗
<主宰者月神> (233)
<尤金|祖龍> ((噗
<杰克|SDDY> (哈哈哈
<岛田诚|小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儿|围观> (续命传奇无误
<HANK> (强行续命!
<岛田诚|小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金|祖龍> (别笑...还有一次体质鉴定
* HANK 把尤金裹成粽子形态
<主宰者月神> 在汉克一阵子胡乱心脏复苏下,尤金算是又挺住了
<HANK> “我觉得这样急救稳极”
<岛田诚|小回> (我以为急救成功就能医学了
<杰克|SDDY> (不行,我i制不住笑
<主宰者月神> (也差不多可以医学了)
* 岛田诚|小回 擦冷汗“……下次该叫个身体结实的工程师来”
<主宰者月神> (走一发吧)
<杰克|SDDY> (现在我在床上笑成一团
<Oicebot>  岛田诚|小回进行岛田家的人绝不投降70检定: 1d100=54=54
<岛田诚|小回> (过!!!!
<主宰者月神> (切)
<HANK> (1d3
<杰克|SDDY> (YES!
<主宰者月神> (丢个幸运)
<主宰者月神> (尤金)
<尤金|祖龍> ((谁?
<岛田诚|小回> (谁丢
<Oicebot>  尤金|祖龍进行65检定: 1d100=15=15
<主宰者月神> (切)
<雪儿|围观> (大型续命真人秀
<雪儿|围观> (杀死祖龙

<HANK> (233333
<杰克|SDDY> (太TN精彩了
<主宰者月神> 岛田诚趁着伤势似乎稳定了果断决定进行简单手术取出了尤金体内的弹片
<岛田诚|小回> (我是你们选手的敌人,续命无双岛田诚
<杰克|SDDY> (墙壁征服者
<主宰者月神> (丢治疗吧)
<雪儿|围观> (D3
<Oicebot>  岛田诚|小回进行摩利支天啊祝福我的战友吧检定: 1d3=1=1
<岛田诚|小回> (啧
<杰克|SDDY> (2HP总比死了好
<HANK> (反正死不掉了
<主宰者月神> 尤金的伤势稳定了但是还处于昏睡中,看起来脱离了危险
<岛田诚|小回> (岛田家的人永不放弃永不贪婪
* 岛田诚|小回 一屁股坐在地上

<杰克|SDDY> (虽然得在医院躺很久
<岛田诚|小回> “该死……”
<岛田诚|小回> “我可不是医生啊…”

<HANK> “哦,看来搞定了~”
<杰克|SDDY> “唔,总算是稳定了”
<HANK> “那我去吃饭了~”
* 岛田诚|小回 搓揉着红肿的手指
<岛田诚|小回> “下次任务必须要多个专职医生了”

<杰克|SDDY> “辛苦您了”
* HANK 在河边洗个手,然后把加热的罐头撩出来开吃
* 杰克|SDDY 在营地周围保持警戒,设置拌索照明弹
<岛田诚|小回> “你们忙完了么”
<岛田诚|小回> “下面麻烦你们”
<岛田诚|小回> “去找施耐德”

<杰克|SDDY> “嗯”
<岛田诚|小回> “这是命令”
<杰克|SDDY> “今晚连夜行动吗?”
* 岛田诚|小回 脸上露出不爽的表情“死命令”
<岛田诚|小回> “如果找不到那家伙,我们回去也得被议会弄死”

<杰克|SDDY> “明白了”
<HANK> “喂喂,你开玩笑吗,在夜晚找人?”
<岛田诚|小回> “就算是尸体,也得给我拖回来”
<岛田诚|小回> “没开玩笑”
<岛田诚|小回> “雇佣兵”

* HANK 吃肉丸ing
* 杰克|SDDY 对所有人指明3发拌索照明弹设置的位置
<HANK> “我觉得你这种外行指挥内行的方法只会让我们所有人都损失掉,还有,你对那个家伙了解多少。为什么他会自己跑掉”
<杰克|SDDY> “敌人接近营地的话一旦触发就会被照亮,可以以此保持一定的额外警戒”
* 岛田诚|小回 咬着牙“我本来就不是指挥”
<岛田诚|小回> “但你们最好搞清楚”

* HANK 丢掉吃光的罐头,用热水冲泡了一点咖啡
<岛田诚|小回> “你们本来就是雇佣兵,你们的损失不在议会的计较之内”
<岛田诚|小回> “你们只需要听命令找回他”
<岛田诚|小回> “说句难听的,如果不快点找回他,我们都得死”

<杰克|SDDY> “唉,认命吧HANK,就是这么一回事”
* AndroUser 目前的昵称是 卡莲|辉夜
(*sOps/Dops*) Add/Remove Ops:
<杰克|SDDY> “我想岛田先生这么认真必有其原因”
* 岛田诚|小回 扯开饭团包装咬了一口“我建议你们去联系那个部落”
<主宰者月神> 营地的气氛变得尴尬。
<HANK> “虽然在做佣兵这行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就是给人擦屁股背黑锅做殿后的料,但是你这么说让我很不爽啊。”
* 岛田诚|小回 发出一声怪笑“哈!”
<岛田诚|小回> “你不爽?”
<岛田诚|小回> “真正不爽的人是我!”

* HANK 喝咖啡
<HANK> “哦哦,是吗。抠了抠耳朵”

<杰克|SDDY> “不过,岛田先生,我得明确一件事,现在的施耐德对我们而言,是敌是友?”
* 岛田诚|小回 停顿了一下“……”
<岛田诚|小回> “施耐德现在只有2种身份”
<岛田诚|小回> “死人和敌人”

<杰克|SDDY> “我们究竟是去接回友军呢,还是去抓俘虏呢?”
<HANK> “棒极了,这就方便多了”
<杰克|SDDY> “好吧,我明白了”
* HANK 洗干净饭盒
* 岛田诚|小回 看这两人意外的爽快,愣了愣“等等”
<杰克|SDDY> “只有个脑袋也行吗?”
<HANK> “?”
* 岛田诚|小回 叹了口气“…………因为身份原因,我不能和你们明说”
<岛田诚|小回> “只要证明那个人死了就行”

<杰克|SDDY> “如果我们嫌背一整具尸体太麻烦的话”
<岛田诚|小回> “我只需要证据去堵议会的嘴”
<杰克|SDDY> “OK,脑袋就够了”
<岛田诚|小回> “证据你们自己决定”
* HANK 点烟
<杰克|SDDY> “好吧HANK,我们去找他吧”
<HANK> “好好,真是的,浪费一根”
* HANK 踩灭烟头

* 岛田诚|小回 拿出自己的弓开始心无旁骛的调理“……别死了”
<卡莲|辉夜> (祖龙还活着吗)
<岛田诚|小回> (活着
<尤金|祖龍> (活着
<主宰者月神> (稳定了)
<岛田诚|小回> (医学成功了
<杰克|SDDY> “战争还在继续,杀死我可没那么容易”
* HANK 带上装备出发,考虑到可能彻夜行动,吃了片莫达菲尼
<主宰者月神> 汉克和杰克的二人小队开始向深夜的丛林出发。
<卡莲|辉夜> “我留下照顾尤金吧,你们没问题吗?”
* 杰克|SDDY   准备好夜视仪
<岛田诚|小回> “没有,还要麻烦你守夜”
<岛田诚|小回> “我还得帮这家伙定期治疗,现在的身体还不容乐观”

<杰克|SDDY> (辉夜,营地周围有拌索照明弹
<杰克|SDDY> (给你指明位置了

<主宰者月神> 两人只带着必要的装备虽然是夜晚也比白天回来的速度要快的多
* HANK 见战术手电固定到肩部。但是不打开。让眼睛适应黑暗环境
<主宰者月神>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之前遭遇那头怪物的地方
* 杰克|SDDY 剩下的照明弹装进信号枪准备随时发射
<主宰者月神> 被压趴的灌木纷乱的脚印。
<主宰者月神> 让周围的痕迹变得很是不清晰,追踪变得困难了
<卡莲|辉夜> (嗯)
<卡莲|辉夜> “守夜么。。没关系”
<卡莲|辉夜> “交给我吧”

* HANK 摇了摇头
* 杰克|SDDY 在这里打开夜视仪确认下周边有无其他生物
<主宰者月神> 周围看起来有一些野生动物,但是似乎它们并不敢对你们发起攻击,即使攻击你们也很难有什么威胁
<杰克|SDDY> “唔,雨林的夜行者们都起床了啊,不过和我们无关就是了”
* 杰克|SDDY 搜索附近有无和施耐德去向有关的痕迹

<主宰者月神> (丛林生存 困难)
<Oicebot>
  HANK进行70点检定: 1d100=60=60
<主宰者月神> 在两个方向上都有脚印,但是时间太长了无法判断哪个是施耐德的
<杰克|SDDY> (申请侦查,有无其他补充信息
<主宰者月神> (侦查困难)
<Oicebot>
  杰克|SDDY进行70检定: 1d100=33=33
<杰克|SDDY> (过
<主宰者月神> 杰克发现其中一个方向上 树上刻着箭头标记
<杰克|SDDY> “箭头标记,请君入瓮的感觉吗?”
<HANK> “反正总是个方向”
<HANK> “只能去看看了”

<杰克|SDDY> “走吧”
<杰克|SDDY> (可以潜行吗?

<主宰者月神> (可以)
<Oicebot>
  杰克|SDDY进行潜行70检定: 1d100=74=74
<Oicebot>  HANK进行潜行70检定: 1d100=10=10
<HANK> (23333
<杰克|SDDY> (人品守恒啊
<主宰者月神> (夜色下潜行,+个奖励骰)
<Oicebot>
  杰克|SDDY进行检定: 1d10=8=8
<Oicebot>  HANK进行检定: 1d10=10=10
<岛田诚|小回> (噗
<主宰者月神> (可以)
<HANK> (。。。大成功了哦
<尤金|祖龍> (10是大成功....
<岛田诚|小回> (hank是今天的女神宠儿
<HANK> (奖励骰=0
<岛田诚|小回> (去床上等着女神吧
<主宰者月神>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HANK> (我骰出了00
<HANK> (超极限成功2333333333

<卡莲|辉夜> (大成功了)
<杰克|SDDY> (HANK拳
<主宰者月神> 总之两人小心翼翼的在阴影中前进者
<HANK> (我从阴影中现身
<主宰者月神> 不一会,他们找到了一片同样灌木被压倒脚印非常纷乱的地方。
<岛田诚|小回> (hank:我从阴影中现身
<主宰者月神> 施耐德的卡式突击步枪也掉在了这里。
<卡莲|辉夜> (我从阴影中降临)
<杰克|SDDY> “发生了什么?”
<岛田诚|小回> (为了沙古拉斯的荣耀
<主宰者月神> 地上的黄铜反射出点点光亮
<HANK> (合格的隐身者不会说话
<主宰者月神> 似乎施耐德被什么袭击并进行了还击。
<杰克|SDDY> (申请搜索现场
<主宰者月神> (丢)
<杰克|SDDY> (现在是你比较强
<HANK> 【武器掉落,并且开过枪。看来遭遇了什么】
<Oicebot>  杰克|SDDY进行侦查79检定: 1d100=88=88
<主宰者月神> (顺便从林生存一般难度)
<岛田诚|小回> (乌冬今天骰运不佳啊
<杰克|SDDY> (手滑,但是还是失败了
<Oicebot>  HANK进行丛林生存70 暗中观察检定: 1d100=43=43
<卡莲|辉夜> (乌冬杀人的时候骰运比较佳)
<Oicebot>  HANK进行侦察80 我在阴影中偷窥检定: 1d100=25=25
<岛田诚|小回> (然而在乌冬发愣的时候,Neet你接过了大旗
<主宰者月神> 汉克发现了血迹并顺着血迹发现了一片被压倒的灌木,似乎有人从这里爬走了
<HANK> 【阿拉阿拉】
<主宰者月神> 从那大量的血迹看出,那个人受伤不轻
<HANK> “在那边,小心点”
<杰克|SDDY> “OK”
* HANK 沿着血迹前进
* 杰克|SDDY 小心的过去
<主宰者月神> 两人顺着痕迹一直摸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古树的树洞边上。
<主宰者月神> 无论那人是谁,肯定就在那个树洞里面
<杰克|SDDY> “我们是进去还是往里面来发阔剑再进去?”
* HANK 战术动作,示意杰克去看看,我来掩护
<杰克|SDDY> “唉,算了”
<主宰者月神> 一股腐臭的气味从树洞中飘了出来。
* 杰克|SDDY 打开夜视仪
* HANK 狠狠瞪了杰克一眼(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 HANK 准备掩护

<主宰者月神> 其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 杰克|SDDY  嘴里叼着刀端着枪进去
<主宰者月神> 树洞里比想象中黑的多而且腐臭的味道更重了
<杰克|SDDY> (还好我开了夜视仪
<主宰者月神> 杰克看到了一个倒在树洞最里面的人形
<主宰者月神> 看起来跟施耐德身材差不多
<尤金|祖龍> (0-0被剥皮了吗?
* 杰克|SDDY 手枪瞄准其头部同时缓慢靠近
<杰克|SDDY> (顺便狙击枪留外面交给HANK

<主宰者月神> 对方没有丝毫动静,似乎是死了
* 杰克|SDDY  确认其身份
<主宰者月神> 太暗了无法确认
<岛田诚|小回> (手电呢?
<HANK> (拖出来,或者开灯,我用雨衣遮住树洞。给我个提示
* 杰克|SDDY 划一根火柴
<尤金|祖龍> (= =话说杰克不是带着夜视仪吗
<HANK> (23333,其实我有β灯
<杰克|SDDY> (夜视仪只需要一点点光就能看的很清楚
<HANK> (微光夜视,细节很差
<HANK> (你那个80年代夜视仪。。。

<杰克|SDDY> (反正贴脸了
<主宰者月神> 一点点亮光,虽然不是很足够,但是依然能让杰克看清树洞里的一切
<岛田诚|小回> (带他的脑袋回来见我——魔王脸
<主宰者月神> 施耐德睁着眼睛倒在这里,皮肤上大块的尸斑,还有很多黑色的昆虫在上面爬来爬去
<AndroUser> (求个截图)
<AndroUser> (掉了下)
* AndroUser 目前的昵称是 卡莲|辉夜ye

* 杰克|SDDY 拔出丛林刀,砍下首级,用雨衣包好
<主宰者月神> 热带雨林对于尸体的消化速度很快
<HANK> (带走狗牌
<主宰者月神> (汉克)
<HANK> (顺便摸下尸体
<岛田诚|小回> (多点能证明的
<HANK> (搞不好掉装备
<岛田诚|小回> (智力的项链,要的roll
* 杰克|SDDY 顺便带走身份牌,脖子上的和鞋上的都要,然后检查下其剩余装备
<主宰者月神> 施耐德的手上全是血和土,手指甲完全劈裂
<主宰者月神> 在他的手旁边有一把匕首和一片被扣除了歪歪斜斜文字的土地
<主宰者月神> 似乎是“VAMPIRE”
<岛田诚|小回> (吸血鬼啊
* 杰克|SDDY 记下文字,把活干完
<主宰者月神> 杰克砍下了施耐德的头颅收好之后
<主宰者月神> 汉克开始搜刮其他的东西
<主宰者月神> 尤其是这家伙曾经藏在贴身口袋里的那张纸。
<主宰者月神> 这张纸让汉克的好奇心一直没有停止跳动过。
<杰克|SDDY> (我差点忘了这个小纸条!?
<主宰者月神> (顺便)
<主宰者月神> (没有战场经历包请丢个SANCHECK)
<主宰者月神> (俩人都有么)
<杰克|SDDY> (有
<主宰者月神> (那么继续)
<Oicebot>
  HANK进行居然能放经历包,我不知道欸!检定: 1d100=69=69
<HANK> (过了~
<岛田诚|小回> (噗,你应该有的呀2333
<主宰者月神> (0)
<主宰者月神> 没事
* 杰克|SDDY 彻底搜查线索,结束后留下一颗C4,定时30分钟
<主宰者月神> 收拾妥当后两人退出了树洞,对这个临时的队长两人都没有什么感情。
<主宰者月神> (继续)
<主宰者月神> (你俩RP吧
<杰克|SDDY> “走吧,任务完成了”
<杰克|SDDY> “三十分钟以后就不会剩下什么了”
<杰克|SDDY> “离开这里,我们看看纸条上到底写的啥”
* 杰克|SDDY 带着HANK先离开这里

* HANK 跑路~
<杰克|SDDY> (BOOM
<主宰者月神> 两人默默的离开了这里。
<主宰者月神> 肯定远离了爆炸范围
* HANK 一边回程一边嚼着樱桃味糖块
<岛田诚|小回> (糖分控2333
* 杰克|SDDY  用夜视仪四周确认一边附近生物
<主宰者月神> 和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异常
<杰克|SDDY> “Hank,看看那只纸条吧”
* 杰克|SDDY 确认完了之后掏出手电

* HANK 掏出β灯
<HANK> “别用手电”
<HANK> “太亮了”

<杰克|SDDY> “明白”
* 杰克|SDDY 收起手电

* HANK 借着β灯的微光,开始阅读纸条
<HANK> (β灯其实就是氚管

* AndroUser 目前的昵称是 卡莲|辉夜
<卡莲|辉夜> (不知怎么了)
<HANK> (我掉了?
<主宰者月神> 议会下达了新的指令,占星者获知在坐标XLC7690 DCIT889有堕落生物威胁,查明并解除威胁。
<卡莲|辉夜> (连着WiFi还看掉)
<卡莲|辉夜> (老掉)
<卡莲|辉夜> (求份截图)

<HANK> “堕落生物是什么鬼,我们干掉的那个?”
<主宰者月神> 这句话如同发给其他人的任务通知区别不大除了没有坐标之外。
<杰克|SDDY> “大概吧”
<HANK> “看起来队长是想吃独食?”
* HANK 收起纸条~

<主宰者月神> (还没完)
<HANK> (噫
<主宰者月神> 但是后面的东西开始有了变化
* HANK 发现没看完,继续看~
<主宰者月神> “学士岛田精神状态不稳定可能堕落,监视他,如果有异常处决他。”
<岛田诚|小回> (议会这群王八蛋23333
<HANK> “哎呦呦~大新闻”
<主宰者月神> 在这句话后面还有一个奇怪的印章
* HANK 小声~“杰克你怎么看”
<杰克|SDDY> “看来无论如何,我们知道了点不该知道的东西”
<主宰者月神> 红色的盾徽上有3对燃着火焰的翅膀,
<杰克|SDDY> “烧了纸条吧,不需要留下更多的线索”
<主宰者月神> 盾上有交叉的剑和权杖
<HANK> “我觉得那个学士看起来是不太正常,晚上还要派人急着搜索队长的行踪,还说了不是死就是敌人”
<主宰者月神> P.S.
<卡莲|辉夜> (米迦勒)
<HANK> “嗯,一会要不你以前打爆他的脑袋好了”
<岛田诚|小回> (炽天使么
<杰克|SDDY> “这个不是我们的工作,也不会有佣金,所以没必要”
<HANK> “你傻啊,这样不就能爬上位了吗”
<杰克|SDDY> “我们只需要在规定时间坐着飞机走人就可以了”
<HANK> “你是想一辈子做个小佣兵?”
<主宰者月神> P.S. 守夜人总部不希望你在犯下与守日人时期和守夜人原第八小队那种错误,只有你一个人活着毫无荣誉可言,施耐德队长。
<HANK> “还是成为人上人?”
* HANK 瞥了眼杰克

<杰克|SDDY> “我只想说你要做我不会阻碍你”
<杰克|SDDY> “嗯,这个PS有点意思”

<HANK> “嗯,那我要好好考虑下”
<HANK> “看起来是为了洗刷耻辱所以独自行动。”
<HANK> “不成功便成仁?”

<杰克|SDDY> “施耐德因为心慈手软导致小队团灭了吗?”
<HANK> “不不不,心慈手软怎么会自己独活”
<HANK> “估计是指挥出了问题,或者贪生怕死了”

<杰克|SDDY> “留下了本该彻底消灭的对象,结果被反杀只剩下一人,这样?”
<HANK> “鬼知道”
<杰克|SDDY> “问题是”
<HANK> “反正之前带的队伍被团灭了”
<尤金|祖龍> (躺
<杰克|SDDY> “岛田是那个留下就有可能导致团灭的对象吗?”
<主宰者月神> (那么)
<HANK>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那个家伙不正常。他显然知道点什么。甚至知道施耐德要对他下手也不一定”
<杰克|SDDY> “算了,我们考虑这么多也没意义,烧了纸条回去吧”
<HANK> “我收着吧”
<主宰者月神> 不一会,两人带着施耐德的脑袋回到了营地
* HANK 收起纸条~
<杰克|SDDY> “任务完成,施耐德脑袋带回来了”
* 岛田诚|小回 看到回来的2人
<卡莲|辉夜> “你们好恶心,居然把这种东西带回来”
<岛田诚|小回> “确定是他本人么?”
* 杰克|SDDY 交出雨衣包过的脑袋
* 岛田诚|小回 伸手“让我检查一下”
* 卡莲|辉夜 转过头去不看
<HANK> “你不嫌弃的话。。。”
* 岛田诚|小回 看到卡莲的动作
<岛田诚|小回> “……算了”

<杰克|SDDY> “剩下的尸体我们爆破处理了”
<岛田诚|小回> “我相信你们,这也不适合让女士看到”
* 尤金|祖龍 躺
<岛田诚|小回> “做得好”
<主宰者月神> 岛田诚终于松了一口气
* HANK 拿出湿纸巾擦手,准备吃个夜宵
<岛田诚|小回> “……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飞机救援就行了”
<岛田诚|小回> “这段时间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

* 杰克|SDDY 伸个懒腰,准备吃完晚饭补个觉
* 岛田诚|小回 长舒一口气“……总算没有出乱子”
* HANK 加热德式香肠罐头ing
* 岛田诚|小回 去观察尤金的情况
<主宰者月神> (没啥事就快推了,要干什么尽快)
<杰克|SDDY> (我没啥了
<主宰者月神> (后面的剧情都可以快速推过了)
* HANK 掏黑面包干,开始吃夜宵。因为吃过莫达菲尼,今晚负责值夜
<主宰者月神> (所以汉克没问题么)
<主宰者月神> (不挑个反干小回一票么)
<HANK> (不急~
* 岛田诚|小回 掏出包里的纸条
* 岛田诚|小回 盯上上面的内容发呆
<岛田诚|小回> “……………………”
<岛田诚|小回> “唉……”
<岛田诚|小回> “真想……早点回家”

* HANK 在野炊和保养武器中度过等待灰机的时间
* 岛田诚|小回 将纸条随手放进包里,进睡袋
<岛田诚|小回> “hank,后半夜记得换班”

* HANK 点头
<岛田诚|小回> “注意尤金的身体”
<岛田诚|小回> “希望他的身体别再恶化了”

<HANK> “明白,他看起来没那么容易挂”
* 岛田诚|小回 入睡
<HANK> (FLAG~
<主宰者月神> 众人在一种异样的安心中进入了休息状态,仿佛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岛田诚|小回> “辛苦你了”
* HANK 等人睡着
* HANK 潜行偷岛田的纸条~

<杰克|SDDY> (潜行贼HANK
<岛田诚|小回> (电子竞技没有耳朵
<Oicebot>  HANK进行这算不算小偷小摸呢70检定: 1d100=15=15
<杰克|SDDY> (困难了
<雪儿|围观> (鎏金摸纸条
<岛田诚|小回> (偷吧偷吧
* AndroUser 目前的昵称是 卡莲|辉夜
<杰克|SDDY> (差一点极限
<主宰者月神> (你妙手只有10 失败了
<主宰者月神> (不对,是潜行)
<岛田诚|小回> (= =那不就是过了
<HANK> (潜行过去拿包啊
<主宰者月神> (潜行成功, 妙手 正常难度)
<HANK> (干嘛要妙手
<岛田诚|小回> (不用妙手吧
<HANK> (这家伙难道睡觉还背包。。。
<岛田诚|小回> (我包放在一边
<主宰者月神> (好吧
<主宰者月神> 汉克偷到了岛田的包
<HANK> 【啊哈!开宝箱的时刻!】
* HANK 神色庄严的打开背包~

<雪儿|围观> (发现里面写着一行大字
<岛田诚|小回> (你是藏宝海湾的地精么
<雪儿|围观> (溜金哇开呀酷裂
<主宰者月神> 里面除了书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岛田诚|小回> (别动我的照片!
<主宰者月神> 汉克在书中翻到了岛田与家人的照片和那张纸条
* HANK 看看看看~
<主宰者月神> 那张纸条格式跟施耐德的命令书格式和纸质非常相近。
<主宰者月神> 最初一部分都是一样的
<卡莲|辉夜ye> (老断线)
<卡莲|辉夜ye> (不知道怎么了)

<岛田诚|小回> (网不好吧?
<尤金|祖龍> (截图了
<卡莲|辉夜ye> (嗯。。
<主宰者月神> 然后“我们有理由怀疑施耐德有堕落的趋向,看好他,一旦他堕落了,在他造成更大危害之前结束他”
<主宰者月神> 然后依旧是那个很有特色的红色印章
<HANK> 【MDZZ,组织上层分裂成两派了吗,自相矛盾的命令】
<主宰者月神> P.S.你亲人的遭遇让我们痛心,希望你能尽快脱离阴影完成使命,回到书院。--净世
<HANK> (顺便包里的书都是什么领域的书籍
<岛田诚|小回> (神秘学和自然学
<HANK> 【看起来家人遭遇不幸了啊~~~~~】
<主宰者月神> 都是神秘学和自然学的书籍
<HANK> 【真是惨】
<卡莲|辉夜ye> (我在睡觉吗?)
<主宰者月神> (除了汉克都在睡觉)
* HANK 瞄了眼照片,然后放回包里
<HANK> (话说岛田看起来多大

<岛田诚|小回> (照片里是妹妹源的照片2333
<主宰者月神> (还有父母)
<岛田诚|小回> (还有猫
<雪儿|围观> (什么,居然不是猫
<岛田诚|小回> (猫的名字也叫源氏
<HANK> (居然不是左手?
<岛田诚|小回> (住口2333
<HANK> (岛田多大
<岛田诚|小回> (24
* AndroUser2 目前的昵称是 雪二号机
* HANK 点了根烟
<HANK> 【哎呀呀,年纪轻轻就这么惨,怎么行呢】

<主宰者月神> (那么没啥事我推CG了)
* HANK 把包里的东西重新放好
* HANK 又考虑了下
* HANK 在包包最深处放了个避孕套

<岛田诚|小回> (…………
<HANK> 【少年郎,及时行乐啊~】
<主宰者月神> (变态)
<岛田诚|小回> (……随身带套套有聚财的说法
<雪二号机> (说不出话
<岛田诚|小回> (我就当聚财好了
<杰克|SDDY> (23333
* HANK 志得意满的笑笑,在去叫醒岛田换班的时候把包还回去~~
<HANK> (推吧~

<主宰者月神> 之后的几十天,野人们每天依旧还是给他们送些食物。但是总给他们一种更加尊敬他们的感觉。
<岛田诚|小回> (我还想还礼给他们点饭团呢2333
<主宰者月神> 食物也从最开始的鱼干水果变得有精心烧烤过的新鲜肉食
* HANK 开启野炊模式,顺便送给野人一些砂糖和甜品
<尤金|祖龍> (= =几十天......
<主宰者月神> 原因不明,但是对这只雇佣兵来说也并非坏事
* 岛田诚|小回 分了一些饭团给野人们
<主宰者月神> (十几天)
<主宰者月神> (打错了
<雪二号机> (尝尝龙神的饭团吧
* 岛田诚|小回 在剩余的时间除了给尤金进行护理外,就是对着施耐德的脑袋念叨真言
* 卡莲|辉夜ye 始终对食物保持警惕
<主宰者月神> 野人们不敢收他们的东西,但是似乎对他们身下这片土地非常重视
<尤金|祖龍> (= =我对尤金身体情况担心
<主宰者月神> 尤金的身体渐渐康复,已经可以拄着拐棍行走了。
<雪二号机> (噗噗个噗
<雪二号机> (传奇续命师

<岛田诚|小回> (岛田家的续命师回来了!
* 岛田诚|小回 颇为意外自己的医术

<主宰者月神> 最终5人在枯燥的丛林生活结束前来到了橡皮艇的藏匿处准备等待飞机回程
<主宰者月神> 虽然并非一切顺利,比如飞机晚点了数个小时,可是好在最终还是来了,并没有将他们抛弃在丛林之中。
* HANK 考虑拿到报酬后在红灯区住多久
<杰克|SDDY> (要是橡皮筏子丢了我这里还有备用的
* 岛田诚|小回 和尤金商量能不能强化自己的弓弩
* 杰克|SDDY 发现自己带的60发7.63NATO一发没用,有点失落
<杰克|SDDY> (7.62

<HANK> (7.62
<HANK> (顺便你是什么枪

<雪二号机> (火药,火药!
<主宰者月神> 在重归文明社会后,岛田立即去里约附近的一所教堂,这里也是守夜人的临时据点
<杰克|SDDY> (M24
<HANK> (。。。。
<HANK> (辣鸡!
<HANK> (想起来了
<HANK> (步枪你带60发,你准备长期作战吗

<主宰者月神> 当他把施耐德的头颅摆在了办公人员的桌上后,那个人头都没抬起来,也不进行确认。
<岛田诚|小回> “堕落怪物的尸体我也带回来了”
<主宰者月神> 只是在记录着任务完成信息。
<主宰者月神> “好了,知道了,放在这里你可以走了,另外一个月内会有新的调动,请在指定的住所等待命令。”
<岛田诚|小回> “……书院那边怎么说”
<雪二号机> (双规的感觉
<主宰者月神> “酬劳会打进你们账上”
<主宰者月神> “等着。”
<岛田诚|小回> “……”
<主宰者月神> 书记人员不耐烦的挥挥手赶你离开
<岛田诚|小回> “给那几个雇佣兵多点酬劳,他们枪杀了怪物、找回了施耐德”
<岛田诚|小回> “别让他们觉得我们太吝啬”
* 岛田诚|小回 背上东西离开

<主宰者月神> “……”书记员不再理你
<岛田诚|小回> “源氏…我回来了”
<岛田诚|小回> “希望你有好好照顾源的灵位”
<岛田诚|小回> “我很快就会……回来”

<尤金|祖龍> (23333333
<主宰者月神> 你们都被安排在了里约贫民窟附近的一栋还算不错的公寓
<主宰者月神> 无视周围糟糕的治安环境的话
<尤金|祖龍> (= =安排到贫民窟...这是有多抠门啊
<主宰者月神> 几天后每人的账上多了几万美刀的酬劳。
<杰克|SDDY> (然后进来了一位忍者高呼溜金哇开呀酷裂
<HANK> 【喵的?!说好的500W美刀呢?!】
<主宰者月神> 在你们花天酒地尽情放松了大概半个月之后
<岛田诚|小回> (那个女忍者已经不在了,最多是一只猫
<卡莲|辉夜ye> “看起来佣兵这活比警察赚钱多了”
* HANK 一夜暴富的梦想破灭了
<杰克|SDDY> “还好,比陆战队强点”
* 岛田诚|小回 灌酒“……该死的议会…”
<主宰者月神> 一封信被投进了你们的邮箱里。
<主宰者月神> 上面有红色的封泥和熟悉的红色印章。
<主宰者月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