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无间】log 2 2016/8/19  (阅读 1281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9
  • 苹果币: 8
【地狱无间】log 2 2016/8/19
« 于: 2016-09-02, 周五 11:16:39 »
<月夜> ————————————————————continue————————————————————
<月夜> 随着太阳的落幕,燃烧的夜晚也将过去
<月夜> 早早回到了居住地的人们,压抑着躁动的心灵,等待着下一步的行动
<月夜> 这并不长久,第二天一早,在你们苏醒的时候,西米莉就在各人床头边留下了信件
* 阿格尼 睡眼惺忪的搔了搔下巴的鬍鬚,裸著上身打開了信件翻閱著
* 埃瑞亚斯 拿起信来看了一遍。
* 歐瑞斯卡斯 不是很喜歡這種讓人很沒安全感的送信方式
<月夜> “敬请午前聚集到‘灰烬小屋’来。”
<阿格尼> "這意思是隨時都能取下我們的小命嗎..."
<月夜> 简短的一句话,落款也是毫无可信度的“西米莉”三个字
<月夜> 但在诸位碰头之后,确认了事情的真实系
* 奈瑟瑞尔 起床时压根没有注意到信件,被雇主提醒了之后才看到
* 埃瑞亚斯 想想看自己是否知道这个灰烬小屋在什么地方。
<阿格尼> "這可是讓咱不甚愉快的提醒..."
<奈瑟瑞尔> “大费周章搞这些没用的到底是想做什么……真是。”
<埃瑞亚斯> “唔,灰烬小屋吗?”
<Dicebot>  阿格尼进行local检定: 1d20+6=10+6=16
<月夜> 虽说是小屋,但那是大概在数十年前就被焚毁大半的一座庄园
<月夜> 只留下作为主体建筑的主屋和满地的残骸,又因为远离居住区而无人去打理
* 歐瑞斯卡斯 拿著信出來,問問其他隊友有沒有拿到相同的信
<月夜> 因此保留到了现在,是镇上闻名的“鬼屋”
* 阿格尼 照著記憶中的情況跟眾人概略的描述了一遍
<埃瑞亚斯> “虽然选的位置实在让人觉得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
<奈瑟瑞尔> “啊,收到了。”
<埃瑞亚斯> “但却也算是一个可以避开耳目的地方。”
<埃瑞亚斯> “离午前还有一小段时间,不如我请客,去吃一个早饭吧。”

<歐瑞斯卡斯> 『哦?有人知道這是哪裡就好』
<奈瑟瑞尔> “嘿,免费的早餐,我喜欢。”
<阿格尼> "老爺都願意掏錢了,自然是樂意之至"
<歐瑞斯卡斯> 『如您所願』
* 埃瑞亚斯 趁着吃早饭的时间,顺便打听一下,有没有关于制皮工坊大火的事情。
* 歐瑞斯卡斯 懷著押送犯人般的小心跟在那兩個不法分子身後
* 埃瑞亚斯 听听周围的人有没有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了。
<Dicebot>  阿格尼进行aid other gather information检定: 1d20+5=5+5=10
* 奈瑟瑞尔 因为有人请客,于是吃了双人份
<月夜> 埃瑞亚斯: 俗话说流言的速度是比风还快的
* 阿格尼 在旁邊附合著旁聽側擊
<月夜> 诸如“嘿听说了吗,镇外的制革厂出事了。地狱之火烧在他们头上啦”
<月夜> “我打赌女祭司很生气。嘻嘻嘻嘻嘻。听说了吗,教堂里新来了个,说是很漂亮”
<月夜> 之类流氓言语,事实证明也只有这些人善于在这个时候蜚短流长
* 歐瑞斯卡斯 想想這兒有什麼教堂?
<埃瑞亚斯> “嗯……”
<月夜> 虽然大家都叫切利亚斯魔鬼帝国,但在百姓眼里,一辈子见不到一个魔鬼,但却经常会在善神的教堂祈祷
* 歐瑞斯卡斯 想起這個法外之地只有歸屬於後繼者的教堂,不由得搖搖頭
<月夜> 长耕镇上的唯一的教堂,是数年前来到此地的艾奥梅黛信徒修建的教堂
<奈瑟瑞尔> “为什么你们早饭都吃得这么忙碌啊。”
<阿格尼> "艾奧美黛的祭司? 怎麼沒聽過,莫不是你在胡說? 說說那女人啥時搬來鎮上的?"
* 奈瑟瑞尔 正在把双倍厚的面包夹火腿塞进嘴里
* 埃瑞亚斯 在吃完早饭以后,带着队伍反方向离开城镇,然后再从镇外绕回到鬼屋。
<埃瑞亚斯> 在接近鬼屋的时候说道:“说起来这座庄园也有几百年历史了呢。”

<奈瑟瑞尔> “这个小地方还有这么长久的历史么?看不出来呢。”
<埃瑞亚斯> “原本也算是一个本地贵族的庄园,但现在都已经破败了啊。”
<歐瑞斯卡斯> 『我只關心那個女人又有什麼新花樣』
<月夜> 教堂的事先放一边,沿着不成形的小路,黑乎乎的屋子渐渐出现了在眼前
<埃瑞亚斯> “当然了,在帝国历史的长河里,每个角落都诉说着光荣。”
<埃瑞亚斯> “就算是以后这座庄园能重整翻新,变成新的传奇的起点也未可知。”

<月夜> 虽然镇民经常说这里夜晚有鬼火啊野狼出没而避之不及,不过现在是白天,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月夜> 不过这也许就是没人愿意要这块地进行开拓的原因
* 埃瑞亚斯 盘算一下大概这个庄园的地产能卖多少钱。
<奈瑟瑞尔> “光是听一听都觉得会是很烧钱的项目啊。”
* 歐瑞斯卡斯 看向這個過於野心外露的少爺,不過把表情隱藏在了鐵面罩下
<月夜> 跨过倒塌的外墙和围栏,半扇漆黑的大门顺势可推开
* 阿格尼 吹著口哨看著周遭,對榮譽的話題沒有甚麼興趣,只暗自思考著這種偏遠處所可以怎麼避人耳目的進行自己的小遊戲。
<歐瑞斯卡斯> 『您不怕鬼屋的謠傳不吉利嗎』
<奈瑟瑞尔> “信教的人还会怕鬼嘛?”
<月夜> 入眼所见的都是一片燃烧后的痕迹。不过就算如此,大屋的整体结构还是保存地很完好的
* 埃瑞亚斯 哼了一声:“我们读书人不讲究什么黑道黄道。”
<歐瑞斯卡斯> 『……對於一個需要有良好名聲的家族來說』
<月夜> 恐怕修建的时候,所用的木料和石料都是经过了精心处理的吧
* 歐瑞斯卡斯 沉默片刻,話題轉向貌似無關的地方
<歐瑞斯卡斯> 『不知道那個女人和男爵到底是什麼關係』

* 阿格尼 讚嘆了一聲,踏進廳堂環顧四處。
* 埃瑞亚斯 踏着枯枝败叶,倒也没有打算进门的意思。
* 奈瑟瑞尔 无聊地跟在艾瑞亚斯身后,不时找个什么地上的碎石踢一脚解闷
* 埃瑞亚斯 四处打量了一下,看看能不能在西米莉冒出来之前发现她。
<阿格尼> "神秘,鬼祟,給了咱們不小的下馬威,為的應該是營造咱們的壓力。"
* 埃瑞亚斯 心想这回不能让她再搞三搞四。
<埃瑞亚斯> “你们也找找看,西米莉很喜欢躲猫猫玩的。”

<阿格尼> "她想提出的要求,咱們拒絕的話她肯定要完。"
<埃瑞亚斯> “要是没人找她该多感到没趣啊。”
<歐瑞斯卡斯> 『我沒心思陪小女生玩藏貓貓』
<奈瑟瑞尔> “就算是小女生,也不一定想玩这种游戏啊。”
* 奈瑟瑞尔 斜眼瞄了铁面具

<月夜> 边数落着心中的想法,边走了一遭一楼的房间
* 埃瑞亚斯 念个咒语,细细看看周围的魔法灵光。
<Dicebot>  奈瑟瑞尔进行检定: 1d20+4=10+4=14
<Dicebot>  埃瑞亚斯进行wis检定: 1d20+0=17+0=17
<阿格尼> "小的倒是無所謂,只是這獵物太讓人憋屈了,要是能聽到她的尖叫倒是不壞。"
<Dicebot>  阿格尼进行检定: 1d20+6=6+6=12
<Dicebot>  歐瑞斯卡斯进行检定: 1d20+6=4+6=10
* 歐瑞斯卡斯 聽到阿格尼的話語,從面罩後面發出兩聲低沉的『呵呵』
<月夜> 按过艾瑞亚斯认出的一些还有售卖价值的木料不表,看起来重点还是在二楼
<月夜> 果不其然,挨个房间过去,一间看起来应是主房间的大门,居然锁上了
* 阿格尼 裝模作樣的叨叨絮絮,故意明嘲暗諷著對方
<埃瑞亚斯> “嗯……”
<歐瑞斯卡斯> 『這個地方竟然還有鎖能用』
* 奈瑟瑞尔 扛着战斧,看着门锁,又看看艾瑞亚斯
<奈瑟瑞尔> “我来?”

* 埃瑞亚斯 听一下门背后有没有声音。
<埃瑞亚斯> “慢一点。”
<埃瑞亚斯> “看看是不是门后有人。”

* 歐瑞斯卡斯 轉過頭看著身後
<月夜> “门后就是想要被听到尖叫的人”
<埃瑞亚斯> “锁门不像是西米莉会玩的花样。”
* 阿格尼 打量了下鎖
<月夜> 女声从门那边传过来,随后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阿格尼> "也許,可能,大概..."
<奈瑟瑞尔> “哎呀,被听到了呢。”
* 奈瑟瑞尔 斜眼看了魔裔

<月夜> “提前虽然是好事,不过……打扰了我的休息啊。价格可是不斐的啊”
<奈瑟瑞尔> “那也是你信里不明确注明时间的错哦。”
<埃瑞亚斯> “好说,我请你吃午饭好了。”
<月夜> 还没有打理好头发(虽然平常也是碎发)的西米莉坐在椅子上,向着你们打招呼
<阿格尼> "這可不是我們美麗的溫柔地在枕頭邊留下情書的西米莉小姐嗎。"
* 阿格尼 浮誇的作禮
* 阿格尼 像是自己從來沒有說過之前路上那些惡毒的嘲諷

* 奈瑟瑞尔 并没有打招呼的打算,只是跟着艾瑞亚斯进门,找地方站好
<埃瑞亚斯> “那么,我们也长话短说吧。”
<月夜> “一、二、三、四。行吧,为了避免地上多条舌头给我们的小少爷难堪,先开始做正事好了”
* 阿格尼 看到自己的暗諷起了挑火的效果,在心內冷笑。
<埃瑞亚斯> “皮革厂的工人和工厂主都已经化为焦黑的尸体了。”
<月夜> 她一个后空翻跳到壁炉前,轻巧得如同猫咪一样
<埃瑞亚斯> “我想这已经证明了我们的能力和忠诚。”
<月夜> “啊,是的。很厉害呢”语气中却没有包含任何情绪
<月夜> 仿佛只是……很简单的一件事而已
<阿格尼> "是的呢,不論怎麼看,那些雜魚似乎都不像有著叛逆的能耐呢。"
<阿格尼> "該說是咱們太過於厲害了..."

<歐瑞斯卡斯> 『總之,我們下一步的任務是什麼』
<奈瑟瑞尔> “只是揍死一些平民啦,不过一直都是这种活儿也不错,哼哼。”
* 阿格尼 並沒有把話語接下去,瞇著眼笑看眼前的女人
<月夜> “有一位……大人,想要见见你们”
<歐瑞斯卡斯> 『在這兒?』
<埃瑞亚斯> “说下一步以前,先把之前说话的酬劳发给他们吧。”
<月夜> “是的,在这儿。”她眯了眯眼睛,不经意扫了扫你们的钱袋
<月夜> “你们没找到吗?就在一楼的暗格里,我还特意做了点小……记号”
<埃瑞亚斯> “真是有劳了。”
<月夜> “不胜夸奖。好了,请安静吧”
<月夜> 她拨了拨壁炉里的灰烬,然后掏出一个小包,撒了一些粉末到灰烬之上
<阿格尼> "真是太失敗了吶,沒有找到的我等..." 故意在最後一句安靜中落下長長的語尾,眼睛卻仔細盯視著女子的作為
<奈瑟瑞尔> “来了来了,这就是工钱了么?”
<月夜> 忽然,灰烬重新复燃了起来,火焰的威势愈发炽烈,如同要吞没整个壁炉一般,然而很奇妙的是,靠近的西米莉没有一丝被灼烧的感觉
* 奈瑟瑞尔 看到西米莉的动作还以为是掏钱,靠近了几步
* 埃瑞亚斯 接着刚刚开始一直在维持的侦测魔法,看看这是什么法术。
<月夜> 火焰逐渐收拢了起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随后,一个人影浮现在了火焰之中
* 阿格尼 戒備著,但沒有明顯的動作
<月夜> 埃瑞亚斯: 看起来那个人影,是个……光头?
<月夜> “欢迎,我的新朋友们。我是幻影人”
<奈瑟瑞尔> “哇,还有声音?!”
<月夜> 随着西米莉一个抚胸致敬退下,人影中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如此沉稳,如此……炽烈
<月夜> “希望我的小法术没有吓到你们,不过这样比较方便你我”
<阿格尼> "朋友嗎? 這可真是讓人感到榮幸的稱呼呢..."
* 歐瑞斯卡斯 想一下本地男爵長什麼樣子來的
<月夜> “因为一些……原因,我让西米莉来长耕镇处理一些事情,一个人是难以成事的,因此需要一些帮手,那就是你们了”
* 埃瑞亚斯 暗自纳闷是应该叫“Phantom Man”,“The Phantom”还是“Phantom Master”。
<埃瑞亚斯> “您过谦了。”
* 埃瑞亚斯 看到幻影人的法术都是自己不会用的,这句话说得倒是真诚。

<奈瑟瑞尔> “所以,顶头的雇主就是您咯?”
* 奈瑟瑞尔 掰着手指数了数,确认这光头是雇主的雇主的雇主

<阿格尼> "到底還是分得出輕重的大人呢,可不像那位小姐般怠慢又高傲的不可一世..."
<埃瑞亚斯> “哪里,能为帝国效力,是我等的荣幸。”
<月夜> “大人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商人,共同为了帝国效力罢了”
<阿格尼> "為這位大老爺效勞倒是讓人心甘情願,只是不知究竟招攬我等是為何事?"
* 歐瑞斯卡斯 冷冷地看著這些口口聲聲為帝國效力的人
<月夜> “当然,人才,诸位都是人才。因此我等为了帝国的荣耀,当然需要诸位”
<月夜> “作为帝国的一份子,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 歐瑞斯卡斯 覺得這個傢伙和小少爺似乎是一路貨色……
* 歐瑞斯卡斯 都是些空話掛在嘴邊的傢伙

<月夜> “我委派了西米莉到长耕镇——啊,真是一个好地方,虽然全国有数百个如此的小镇——执行一项机密任务”
<月夜> “而诸君,被选中作为她的副手……哦,我听说有一位艾瑞亚斯先生善于谋略,这可真是好兆头”
<月夜> “不过没关系,只要诸君证明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帝国从不吝啬它的奖赏”
<月夜> “首先……作为诸位为帝国效劳的第一步,我想提高一点……给诸位的奖励”
* 歐瑞斯卡斯 在鐵面罩後面忍住哈欠,姑且算是對高位者的尊重
<月夜> 话音刚落,火焰忽然大作,在屋子里卷起了风暴
<奈瑟瑞尔> “说起奖励……呜哇,这是什么!?”
<月夜> 即刻消失不见,只在地板上,留下了几样东西
* 奈瑟瑞尔 反射性地举起斧头
<埃瑞亚斯> “唔……”
<月夜> “帝国对于忠诚他的人从不吝啬”
* 阿格尼 隱藏著懷中的匕首,微笑著
<月夜> “这是,给诸位的,额外的,奖励”
<月夜> 缓慢的词语伴随着飞散的火星,在火光下闪闪发光的武器显得格外有吸引力
* 阿格尼 不太感興趣的撇了兩眼地上的武器,尾巴掃了掃,沒有太大的動作。
<歐瑞斯卡斯> 『看起來是為吾等專門打造的呢,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埃瑞亚斯 看看地上留下了什么东西。
* 奈瑟瑞尔 首先低头捡起了武器,放在手里把玩
<埃瑞亚斯> “唔,甩动时还有火花……”
* 歐瑞斯卡斯 言語并沒有太多感情地,拿起地上的釘頭錘收好
* 阿格尼 漫不經心的表情裡,可以明顯看出"就這樣?"的輕視。
<Dicebot>  阿格尼进行检定: 1d20+9=20+9=29
* 埃瑞亚斯 转头看着西米莉:“那么……”
<月夜> “看来有一位先生不甚满意……我明白,我明白”
<月夜> “这位先生这种人的话,的确是有着不一样的需求呢……那么”
* 阿格尼 勾起一個討好的微笑。
<阿格尼> "哪裡敢呢,大人都說到為帝國效勞的份上了,小的哪敢不從吶。"

<月夜> 火焰中忽然飞出一团,向着阿格尼面前的那一件飞去,没入其中,锋刃上隐隐散发出浅红的微光
<阿格尼> "這倒是這倒是,竟勞大人如此費心,可真是..."
<月夜> “一点小小的改动,能满意的话那就是最好的”
* 歐瑞斯卡斯 從背後盯著提夫林裸露的紅色皮膚,輕輕哼了一聲
* 阿格尼 不失討好的恭維著,懷著帶絲惡意的笑容收下了
<奈瑟瑞尔> “诶——竟然单独对他那么好”
* 奈瑟瑞尔 对着阿格尼眯起眼睛,明显有些眼红

* 阿格尼 戲謔的對著龍女笑了笑
* 阿格尼 像是故意挑釁般的耍了手上的東西一圈,才收入了懷內,並收斂下來。

<月夜> 奈瑟瑞尔: “好了,那么奖励说完了,下面让我们说说义务”
<月夜> “是的,为帝国效力的,义务”
* 埃瑞亚斯 轻轻咳嗽一声,“那么,幻影人先生还有什么指示?”
<埃瑞亚斯> “总不能让这么好的武器浪费着。”

<月夜> “相信大家已经坚定了对抗乱党逆匪决心”
<月夜> “眼下长耕镇也不是安稳之地,后继者已近派遣了她的骑士来到了长耕镇”
<月夜> “应是为了鼓动乱民暴动,接应那些乱党分子”
<月夜> “这些不安分的宗教份子,其心可诛,哼”
<阿格尼> "後繼者,怕不是跟新到鎮上的祭司有關?"
<歐瑞斯卡斯> 『這個確實是很令人困擾』
<埃瑞亚斯> “唔……”
<月夜> 语气一瞬激烈而缓和
* 埃瑞亚斯 觉得一味弹压不是办法。
<奈瑟瑞尔> “砸完了工厂,现在要砸神殿了么?”
* 埃瑞亚斯 不过觉得现在并不是这样讲话的时候。
<月夜> “诸君作为帝国的忠臣,希望能和西米莉协力,度过难关”
<月夜> “帝国和艾奥梅黛大神殿世代友好,诸位明白吗”
<阿格尼> "...那是自然。"
* 歐瑞斯卡斯 先聽聽老先生有什麼見解
<歐瑞斯卡斯> 『哦?真的嗎』

<奈瑟瑞尔> “啧……不能明着来了的样子呢。”
<Arrius> “不知道后继者的教会作乱,这件事情可有证据?”
* 阿格尼 會意的微笑著
<月夜> “只是最近有一小撮不法分子居中搞鬼,艾奥梅黛教会一些人不明所以从中作梗而已”
<月夜> “总之,希望诸君为国效力,好好处理一下长耕镇的乱党问题,并且让艾奥梅黛神殿不要相信小人之言,一心为保我帝国荣光和安稳”
<Arrius> “嗯……也就是说,需要我们查清楚艾奥梅黛神殿里,有没有叛国者么?”
<月夜> “具体事宜诸位见机即可,西米莉会向你们说明的”
<月夜> 幻影人显然不想说太多,直接打断了话题
<歐瑞斯卡斯> 『後繼者教會新上任的女祭司,您知道多少?』
<Arrius> “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和西米莉怎么分工?”
<阿格尼> "也不能否認可能有人打著後繼者的旗號來招搖撞騙呢..."
<奈瑟瑞尔> “或者说我们和西米莉之间的关系要怎么算呢?”
<阿格尼> "要說起來,還未能得知西米莉小姐的權責呢"
<月夜> “西米莉是我的特派员,只要是有利于帝国,有助于清剿叛党的事,西米莉都会进行协助”
<月夜> “权责一事的话……诸位,上前来”
* Arrius 走上前一步。
<月夜> 从火焰中,忽的飞出拖曳着光滑的飞焰,落在了你的手背上
* 奈瑟瑞尔 站在艾瑞亚斯身侧
* 阿格尼 不可思議的沒有感覺到疼痛,只覺得有種熟悉的味道。
<月夜> “狱火印记……虽然只是狱火契约的一部分,不过足够你们进行行动了”
<月夜> “这是为帝国效力,荣耀的象征,轻易不可视人”
<月夜> “这样,诸君也不用担心喧宾夺主的事了”
<Arrius> “唔……实在是太感谢了。”
<月夜> 一旁的西米莉举起右手,手背上浮现出同样的印记,随后隐去
* Arrius 心想先平级也不错。
<月夜> “那么,祝诸君武运昌隆”
<月夜> 火焰散去,灰烬渐熄
* 阿格尼 看著身上的印記,滿足的笑了
* 阿格尼 找尋西米莉的身影

<奈瑟瑞尔> “从临时用工变成正式雇工的感觉呢。”
* 歐瑞斯卡斯 盯著這些人,心想要是還沒建什麼功先爭權可有點不好看
* 歐瑞斯卡斯 然後看向艾瑞亞斯

* Arrius 转头看到西米莉:“那么……”
<月夜> “就是这样啦,心怀感激地感谢大人吧”
<Arrius> “打扰你睡觉了,我请你吃午饭?”
<月夜> 她抱着双手,不爽地站在一旁
<月夜> “先说正事吧”
<阿格尼> "姑且就算是兩清吧。"
<阿格尼> "請繼續。"

<月夜> “艾奥梅黛的第十五位剑骑士,应该已经到了镇上了”
<阿格尼> "劍騎士? 第十五位?"
<月夜> “我们的任务,就是不要因为此事,让长耕镇爆发出叛乱,并且尽量清剿乱党份子”
<Arrius> “嗯……”
<月夜> “是的,剑骑士是称号,十五是顺位”
<Arrius> “或许我们应该先和她谈谈。”
<歐瑞斯卡斯> 『如果這位劍騎士失蹤了會怎樣』
<奈瑟瑞尔> “听起来不怎么厉害嘛,第十五。”
<阿格尼> "他應該隱瞞起身份了吧"
<月夜> “剑骑士本身就是近身最强的骑士才能拥有的称号,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不要乱打主意”
<Arrius> “艾奥梅黛的骑士应该不会隐藏身份。”
<Arrius> “他们现身在公开场合才有最大的影响力。”

<阿格尼> "那倒是有趣...即使正面無以對敵,難道背後還能長眼睛不成。"
<月夜> “小少爷说的没错,糟糕的是。他们已经在准备了,今天下午3点,教堂将举行一个……集会”
<Arrius> “唉……这样午饭不就泡汤了……”
<月夜> “相信这个骑士将会出席,甚至进行演说”
<歐瑞斯卡斯> 『時間有點緊啊』
<奈瑟瑞尔> “还是说幸亏咱们早点过来了呢?”
<月夜> “不然你们认为本小姐为什么要冒着夜晚一个一个去送信?”
<阿格尼> "那咱們的活總不是兩光的上門一腳吧"
<奈瑟瑞尔> “总之想办法先破坏集会比较好吧。”
<Arrius> “为什么要破坏集会……”
<Arrius> “我们又不是坏人……”

<月夜> “盯着她,看住平民们,甚至破坏集会,怎么都行,重要的是,不能让这次集会给予乱党信心。不过,被抓了可不要怪我,自己都小心点”
<奈瑟瑞尔> “哈……好好好,总之你们聪明你们说怎么做就好了。”
<Arrius> “作为帝国的守护者,我们应该正面从思想上和反动思想进行对行。”
<阿格尼> "這倒是簡單...看來還有點準備的時間"
<Arrius> “进行对抗。”
<阿格尼> "咱倒是可以混入人群煽動...看老爺的意思了"
* 歐瑞斯卡斯 也不大喜歡破壞集會這種暴徒一樣的主意
<Arrius> “到处搞破坏,这太像是坏人的行动了。”
<奈瑟瑞尔> “那么我先去一楼找找咱们上次活儿的工钱了。”
<Arrius> “当然时间紧迫,用一些额外的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 奈瑟瑞尔 提着新到手的武器,已经等不及去找那个所谓藏在暗格里的报酬了
<月夜> “计划的事,小少爷已是胸有成竹了吧?下午可不要迟到哦”
<月夜> 西米莉也不愿意多待,准备就此里去
<Arrius> “我们应该让艾奥梅黛教会放弃武力对抗帝国的念头。”
<Arrius> “加入到建设切利亚斯的洪流中来……”
* Arrius 想想看什么剑骑士有没有魔法能力。

<月夜> 临走之时,在艾瑞亚斯身边停了一会儿“中午我在‘长屋’酒馆二楼等你哦”
<Arrius> “先找一个制皮工坊还活着的工人吧,我可以和他‘谈谈’,让他指控是艾奥梅黛教会里的暴乱派分子烧掉的工坊。”
<歐瑞斯卡斯> 『這個地方缺乏有效的行政機構真是麻煩』
<月夜> 现场只剩下四人,无言的灰烬飞舞在空中
<Arrius> “没问题,你先点你要吃的东西。”
<阿格尼> "但不然也輪不到我等來處理這檔子事呢"
<歐瑞斯卡斯>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歐瑞斯卡斯> 『不過讓艾奧梅黛教會參與帝國建設還是算了吧』

<奈瑟瑞尔> “嘛,你们要是用嘴皮子失败了,我不介意帮你们用拳头解决问题呢。嘿嘿”
<奈瑟瑞尔> “当然,还是先让我去找找上次的报酬吧。”

<月夜> 既然有了记号指示,橱柜下面暗格里的大箱子很容易被找到了
<月夜> 里面正是答应给你们的报酬
<月夜> 离去大屋的时候,不知怎的,手背有点……灼烧的感觉
<月夜> ——————————————————————save————————————————
<月夜> ok今天save,大家辛苦了
<月夜> loot每人一个精制品武器(非火枪非特别地域化武器
<月夜> 上次的报酬是每人100gp我记得已经分掉了?
<月夜> 阿格尼的武器是特制的(他的个人福利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