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阅读 1360 次)

副标题:

离线 忘带眼镜的近视眼

  • Guard
  • **
  • 帖子数: 104
  • 苹果币: -1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 于: 2016-08-08, 周一 23:01:59 »
隐藏是个好技能,前几天都躲的远远的看他们在打生打死,感觉还没什么,结果今天太倒霉了,还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群老鼠冲过来咬的半死!是真的半死,稍微多一点点就死了……还好,我们早有准备,没被干掉。老鼠们和洪水一样冲过来,然后被火焰烧的稀烂,这场面真是太可怕了……我现在有些理解丧尸出笼是多么可怕的情况。在我们消灭掉所有老鼠之后,有个鼠人老头冒出来了,他说这些都是他的后代,无法控制食欲和繁殖欲,于是越生越多,最后变成了鼠灾,听起来就很恶心。不过这个老头居然是被某人放生的,这太可怕了,居然放生如此危险的物种。古人云:放生都是脑残,诚不欺我也。
« 上次编辑: 2016-08-08, 周一 23:11:22 由 忘带眼镜的近视眼 »
我们在天上的海灵:愿人都尊你的名为万动。
愿你的整轮降临。愿你的动作行在D20,如同行在3R。
我们日用的标动,自由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准备,同我们免了人的准备。
不叫我们遇见直觉。救我们脱离突袭。
因为标动、移动、迅捷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万动福音6:9-13

逗多克说:“逗逼的逗逼,逗逼的逗逼,凡事都是逗逼。”
人一切的坑团,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坑团,有甚么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坑却永远长存。
二货出现,二货消失,急归所出之地。
开团的消息往南传,又向北转,不住地坑团,然而返回的只是消息。
众人都往坑里去,坑却不满;众人从无团来,仍归无团处。
逗多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坑,后必再有;已坑的团,后必再坑。日光之下,并无新坑。
传逗书1:2-9

正如坑货书上记着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挖出大坑.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坑的团,减少跑团的人。』
照这话,多多森来了,在旷野挖坑,传脑洞的真意,使人不得结团。
面团各处,和贴吧Q群的人,都出去到多多森那里,展现他们的反抗,却依旧受他的坑。
多多森拿DND的书,宣脑洞之道,坑的是所有的人。
他总是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的,坑的比我更多,我就是弯腰给他跪舔,也是不配的。
我是用团给你们坑团,他却要用无团给你们坑团。
那时,有逗多克从不知何处来,在果园里受了多多森的坑。
逗多克从坑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铲子仿佛雨点,打在他身上。
又有多多森的声音自地下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坑死你。”
多多森就把逗多克催到旷野里去。
逗多克在旷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并与铲子同在一处,且要挖众多的坑。
多多森下监以后、逗多克来到果园、宣传坑团的真意,
说:日期满了、坑团的时日近了,你们当悔改,坑他人。
坑团祸音1: 2-15

离线 ghoul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7
  • 苹果币: 0
Re: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 回帖 #1 于: 2016-08-08, 周一 23:18:57 »
啊,居然又差点死了

感觉我就像故事里面专用来衬托出主角英明神武的逗比队友一样,每次都把自己搞的奄奄一息,然后被其他人救

上次的遇险还算情有可原,我这次的危机就完全是自作自受了

第一次遇到的敌人在我小心谨慎的前进下,勉强算是挡下了

并且它们在对我造成足够的伤害之前,就纷纷由于龙萨的光环效果而倒下了(龙萨好强!)

但这次胜利,只是我之后巨大失败的一个伏笔罢了

我太不谨慎了,只经过了一次胜利就小看了敌人的实力

认为所有敌人都能像这样简单的搞定真是大错特错啊

想当然的以为,老鼠只要火油一泼,就会死光光,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个世界看样子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复杂和危险呢

顺便一提,龙萨好强啊,真无敌

我还得继续努力向滥强学习才行啊

对了,差点忘记说了,我们最后抓到了一个鼠人老头,他是个挺奇怪的家伙

我派我的小火去监视他了,希望他不会做出什么特别的事
« 上次编辑: 2016-08-09, 周二 19:26:39 由 ghoul »

离线 明日北辰

  • 资料不存在
  • Guard
  • **
  • 帖子数: 280
  • 苹果币: 0
Re: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 回帖 #2 于: 2016-08-09, 周二 00:33:43 »
异世界的大冒险第二章
等我们进入村里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村叫做约翰村,“明明就是约汉村嘛。我心里这么想的。。”村长老约翰看起来还蛮善良的样子,热情好客,请我们吃了好一顿。然后给了我们三个任务,毫无

疑问,我们选择了第一个,解决鼠患。毕竟我们也不好意思在人家那里白吃白喝不是,总还是要干活的嘛。于是,在白吃白喝一个星期后,我们收拾行装出发了。
在去哈梅尔村的路上,我们的剑士突然羊癫疯发作,对着天空大喊,矮人女王的上我吧。。。。当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所以我们继续赶路。
到了村庄门口,发现哈梅尔村的人们都堆在村庄的入口,村庄已经被老鼠占领了。村长告诉我们,一两周前,有个无知妇女来村庄旁边的农田放生老鼠,大概是求福报啥的,然后老鼠就在几周内呈现

爆炸性繁殖,最终数量多到把人类都赶出了村庄。一边说着,连村长这么精壮的大汉的恐惧了起来。
问题是我们是谁,我们是冒险者啊,于是我们纷纷掏出家伙,杀进了村庄。刚刚进村,就被350头老鼠冲锋围攻了,尼玛这是大决战吗?我们在龙萨逆天的护佑下,无人倒地的过关了,全歼了这350头

老鼠。
紧接着我们通过搜查,发现了白手哦不老鼠的老巢在田里;于是我们又浩浩荡荡的杀入田野中,遇到了一大群192只老鼠大军,最终经过奋战,在心灵术士-9就剩一口气的情况下,我们终于战胜了老鼠

大军。
最后的BOSS是个鼠人,他说明了原委,原来他立誓为了报放生之恩绝不杀一个人类。但是,又约束不了鼠群的疯狂扩张,这时我灵机一动,说得了他,让他加入我们进入飞船改造。
苏烈:我才是正义!
管毅:告诉我,定方,还要杀多少人才够呀!
苏烈:啰嗦,弱者为何要战斗!不抵抗就不会死,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离线 思考人生的奥法之主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9
  • 苹果币: 0
Re: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 回帖 #3 于: 2016-08-09, 周二 07:57:15 »
古越日记2   
   在经过一段艰难的旅程后,我们来带了约翰村。在这里我们休养了两个礼拜,用于恢复伤势和精神。同时在休养期间,我们也充分发挥了,穿越冒险者,没有也要找事做的精神,四处寻找任务。在两个礼拜的打探下,我们发现有三件事情值得我们去探索。
    第一个是有不少村民看起来笑的跟智障没两样,跟他问话也没反应,根据约翰(村长)说听说是在村庄联合墓地回来后就这样了,还有一位失踪。
    第二个是老约翰平常煮饭跟我们吃的时候,也有提起,如果能有凯拉鳄的肉的话,他的厨艺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第三个是在村庄的南边有一个叫做哈美尔的村庄,似乎出现了相当多了老鼠,造成村民严重的困扰。
    在经过一番讨论和扯皮后,我们决定还是先去打老鼠。
    于是准备好行李后,我们这个穿越冒险团算是开始了我们第一场正式的冒险。
    出发当天天气不错,一出村庄后就没有道路了,只有常被人践踏过的稍微凝实一点的土地,大约走了十分钟后,我看见附近没有人烟,打算曾经试试升级后新得到的能力。
    我和队友打了一声招呼,走到路边开始画起来召唤法阵,大约画了1分钟,我开始对着法阵念出召唤咒文:
  “上古的契灵啊,请注意我所说的一切!
    我已将您的名字如同我自己的一部分接纳!
    矮人的皇帝!贪婪的女王!三首的火焰之灵!伟大的埃姆!
    出来回应你的名字,满足我的愿望! ”
    然后只见埃姆的虚影从一堆缠绕着的符文中出现。她以两条巨大的蠕虫充当腿部并且具有三颗脑袋—一颗狮头,一颗女性矮人头,及一颗公牛头。她那肌肉强健的躯体将华丽的女皇服饰撑得紧绷绷的,超过一打的珠宝戒指让她的手指闪闪发光。她的一只手里握着灼热的,星状的烙铁,另一只则捂着她那颗狮头的嘴。接着埃姆的虚影便于我合为一体,我感觉自己不再被铠甲限制速度,同时获得了火焰的力量,不过同时我也感觉自己变得吝啬了起来,不过作为力量的代价而已,貌似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契约完成后的我,和队友进去了会和。我们们继续踏上了往哈美尔前进的路上,一边浏览四周的景色,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早上刚起床没多久就出发,而今已经太阳高挂。大家纷纷抱怨太累,太热,表示需要法爷的0环许愿术---魔法伎俩,可惜因为法师的低级生存能力,烂强的大家都没选这大爷,不过明日表示,等3级后队伍法爷就会莫名其妙的多起来。我也跟着吐槽:或许说后期队伍都是法爷了吧。
    边走边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小镇,我们注意到,有许多的人站在镇外,看起来衣衫不整的样子。
    作为貌似交涉技能点的最高的我,于是上前交涉。“你们好,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老鼠,都是老鼠..."一位妇女看见你过来,忽然间崩溃大哭。
    我上前安慰道“请冷静些,我们是隔壁镇来的冒险者,听说了老鼠的事情于是过来看看的。你们村长在吗”
    接着一位老年男人搂著那位妇女稍微带到一边,低声安慰著。而另外一个年轻壮汉走了过来"你们好,我是哈美尔,是这个村的村长"
    接着村长向我们说明了大概情况,大约就是有个神经病来放生老鼠,村长里的人讲放老鼠的人打了一顿,接着消灭了放生的老鼠,但一段时间后老鼠莫名其妙越来越多,最后甚至多点占领了村子。
    在了解情况后,我们又问了一些问题,在此期间,除了村长被兽人队友卡斯吓了一跳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我们和村长约定好报酬,进村开始了灭鼠行动。
    先是卡斯开启了反伤光环,我也召唤出火焰武器和铠甲,然后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村子。但走到半路,还是被突然出现的老鼠偷袭了一波,铺天盖地的老鼠,几乎冲向了每一个人,几个队友运气不好,一轮就被打到濒死,不过这些老鼠也被反伤光环的强酸给腐蚀至死,剧烈的酸臭跟尸臭弥漫整个空气。我因为穿着铠甲和带着盾牌,只受到了一点轻伤,接着确认没有危险后,卡斯切换治疗光环,救治濒死和半血以下的同伴,我因为伤势很轻无法享受治疗,于是就用召唤的火焰把全身的老鼠血什么蒸发干来,不过因为,我们本来就被自己火焰和龙萨的强酸两重能量保护着,也没什么太脏东西溅的一身。顺便我还现在无聊算了算地上的老鼠尸体,发现至少有400只以上。
    在大约1分多钟后,大家纷纷恢复过来,想起刚刚的老鼠,就像踏入蟑螂屋一样,无数的老鼠带给人的不仅仅是恐惧,还有恶心。但大家作为现代人,对各种猎奇有一定的抵抗力,于是恢复了心情,继续向着粮仓进发。
    我们进入粮仓,发现这里已经被彻底搬空,经过现场检查,发现这些粮食貌似被老鼠搬回田地老巢去了。经过一番讨论,大家先把村子里仔细检查了一遍,捣毁了所有老鼠窝和杀死了剩余的老鼠。然后通知了村长,接着就向老鼠老巢进发。
    当我们刚接近田地,就注意到一大票的老鼠窝在田埂中,密集程度简直异常,不过作为异界冒险者,就是老鼠再多又怎么会怕,除了专业施法者和远程人员大家连人带动物\元素伙伴纷纷英勇冲上去。给老鼠们带来巨大的伤害,老鼠一时间死伤惨重,但老鼠也不是好惹的,只见大群的老鼠瞬间包围了冲的最快的队友们(或者说是除了龙萨和施法者明日外的所有队友),然后他们就纷纷被无数的老鼠围攻、挤压到濒死,我则因为,反(先)应(攻)慢了,没有进入老鼠的攻击范围,不过我也感觉到如果再补快点解决,搞不好,大家第一次团灭就要交到老鼠手上了,于是丢下盾牌,双手拿着带着火焰和魔法力量长剑,狠狠的对着老鼠们砍去,还好运气不错,老鼠们以是强弩之末,在我们的连番打击下,终于四散而逃,我趁机抓了4只老鼠,再卡斯用龙息把队友恢复自半血厚,对每个老鼠来了一发天诛剑,召唤了不科学,但很魔法是圣光,帮助队友恢复了剩下hp,其实我感觉这玩意每次要打敌人才能回血,其实不是召唤的圣光而是吸血剑什么的玩意才对吧。
    在我们,休息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鼠人,我们这些老玩家一眼就发现这玩意是兽化人,而且是邪恶阵营的玩意,就在大家警戒时,这个鼠人开始和我们交流起来,大约就是说他曾经被人类放生,答应不伤害人类,抢粮食也只是为了繁衍等等完全不和阵营的话,这时,我才想起来,这个世界并没有严格的阵营限制,同时貌似那个鼠人也不知道兽化人是什么玩意。接着明日大忽悠,开始对鼠人忽悠起来,先是一套巴拉巴拉的道理,把对面侃晕后,提出如果不想再和人类起冲突,不然就是我们飞船,带他见识新世界什么的。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鼠人瞬间就被忽悠瘸了,于是我们可喜可贺的收下,异界第一个小弟,顺便等带他到飞船后就能解锁了兽化人模板,不过因为兽化人吃的la和种族等级太多,貌似大家都没什么兴趣。
    最后,我们带鼠人去见了村长,表示我们解决了所有问题,这个罪魁祸首,我将会看押他。村长虽然看起来十分恐惧,不过还是很感激我们救了村子,不过他也羞愧的表示目前他们村子没钱,希望下次,付清我们报酬。
    其实,在村子搜查老鼠时候,我们就大约发现这村子是穷的可怜,同时因为收获了追随者,大家也就懒得计较了。表示下次一定要准备好什么的,就和村长告别会到了出发地约翰村。结束了这次冒险。   
 
   

   

离线 罗杰@画图提不起劲

  • Knight
  • ***
  • 帖子数: 469
  • 苹果币: 0
Re: 异界旅途第二次战报
« 回帖 #4 于: 2016-08-09, 周二 20:16:57 »
      在村庄修整了两天后,我们以冒险者的身份收到了一些委托。非常有趣不是吗?强烈的跑团即时感,我们哪怕没做什么也会有任务——或者说麻烦——自动送上门。
      我们所接的委托是前往一个名为哈美尔的村庄,前去解决鼠患问题。挑战等级也很合适——《博得之门》游戏中玩家面对的第一个怪物不就是老鼠吗?
      这些是巧合吗?或许是。一个偏僻到连税务官都不愿意前来的小村庄自然遇不到惊心动魄的史诗事件;但仅仅只是个巧合吗?我不知道。
胡思乱想就到此为止,还是写写正事吧。
      在接下委托,我们以最快速度赶到了哈美尔村,却发现村民们全都呆在村庄外面,不愿进村。在古越耐心的问询下,我们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数十天前,一个女子怀揣着一窝老鼠将其带至田地,以“放生”为名将老鼠放到田里。在被村里人询问的时候,她说她不舍得杀死老鼠,而村庄的田里食物很多,所以她把老鼠带来來放生。这种举动自然不受人欢迎,在被村民们教训了一顿后她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然后在短短一个月内的时间里,老鼠如山遍海般冒了出来,不但无法劳作,凶残的老鼠甚至使得人们连田地都不敢进入。更为可怕的是,在这几天里老鼠大群大群的闯入村庄,逼迫的村民离开村庄。这也是村民们呆在村庄外面不愿意进入村庄的原因。
在了解的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我们决定进入村庄一探究竟。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片荒凉的景象——不但寻常的植物被啃食殆尽,房屋的软质部分亦大多消失,甚至连石头上都布满了白色的齿印。在我们小心翼翼的探索村庄时,数以百计的老鼠突然涌了出来,爬上了我们的身体。我很难描述那种感觉,但是现在想起那个场景依旧会使得我的肠胃翻腾不已。在这个灾难般的事件中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是卡斯的龙息光环,敢于攻击我们的老鼠全都死于龙息光环的酸液反伤。
      现在想想这个场景其实也是很恶心的,大片的老鼠尸体被强酸腐蚀的血肉模糊,腥臭的血味夹杂酸液的甜味,恍若古埃及所记载的十大天灾。但那时候的我们却没有太大感觉——也不知道是我们的神经已经足够坚韧,还是之前老鼠在身上爬行的触感令人震撼更大。
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当我们走到田地附近时更为震撼的场景出现在我们眼前——密密麻麻相互纠缠的老鼠群覆盖了进30ftx30ft的土地。这个时候我要再次感谢我的自我催眠技能,不然这几日我将没有一夜可以安宁入眠。
这个种群似乎被特殊的纽带联结在一起,它们仿佛汇总成了一个整体。这使得卡斯的龙息光环对他们不再具有威胁,但反过来说,这也使得我们的武技有了发挥的余地。
      在毫无悬念的解决了战斗后,我们发现了其中一只具有智慧的老鼠。在我们惊讶的眼光中他变形成了一名老年男子的形象。尽管我能毫无怀疑的判定他是个兽化人,他却自称是不知名的原因让他从一只老鼠觉醒了智慧进而获得了一些特别的能力。在我们斥责他为什么要让老鼠攻击村庄时,他却漏出了无奈的苦笑。
      他这般对我们解释道:“吃飽睡,睡飽吃,吃飽繁殖,我相信你們人類也是一樣的,這是所有生物的天性,我也沒辦法阻止我的后裔。我已經盡量約束他們不攻擊人類了,不然餓著肚子的我的子孫,根本不會讓人類逃出村莊。”
他认命的说道:“我已經累了,你們把我的頭顱拿去吧,據說你們接了懸賞,或許這是我對你們人類最後的貢獻。”
      尽管我不认为这个人(这只老鼠?)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我的队友却乐意引领他见识世界改变他的观点。对此,我只能对我的队友报以由衷的敬佩之情。
      至此,这次的委托就结束了。因为无可奈何的原因——哈美尔村的村民们已无法付出报酬,甚至连他们的粮食都是我们免费给予的——我们的首次委托以不大圆满的句号结束了。
      但我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哈美尔的老鼠,与我们世界流传的哈默尔的吹笛人的故事,是否有那么一丝相似之处的?同样以老鼠为开端,同样以分文未取作为结尾?哈美尔,哈默尔,恰巧谐音的两个地方又是一次有趣的巧合吗?

离线 terexion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0
卡斯视角
« 回帖 #5 于: 2016-08-09, 周二 22:05:52 »
在密林中穿行了许久,终于抵达了第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也是我们在异界第一次有了和人交流的机会。
村子的名字我们倒是认识——约翰村,而这个村名的来源也令人啼笑皆非,用村长的名字来命名村庄,该说,这不愧是白手团的风格?这种带有明显团风的事情的出现,倒是让人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毕竟这个世界给我们展示出了它更接近游戏性的一面。
一到村子里,我就找起了师傅帮忙处理大黑。不得不再提一句,野猪真是封建之本,真靠摘浆果和牧羊,封建真的要晚到不知道哪里去。吃着大黑做成的一品牛肉粒的我,开心地想着。

经过与村长的寒暄,我们表达了自己冒险者的身份,而村长表示最近确是有些活计可以交给我们办。三个任务,我们纷纷表示这不愧是白手团,穿越过来也是这样,三选一。首先是隔壁村子的鼠患,已经将村民驱赶出了村子,看起来情况危急。然后是村子附近的墓园,开始闹鬼,以及村长拜托我们去猎几条鳄鱼回来。跑惯了没节操的白手的团的我们,很快的分析出了局势——猎鳄必然会被拖入水下,然后挨个死亡,至于墓地,肯定会遭遇什么鬼畜始发者,更是大大的危急。而鼠患,则是最要命的一个,先不说白滥强会不会一如既往地放出集群生物这种奇怪的东西,就算只是老鼠,一旦形成了数量,对于冒险者来说也是致命的打击——毕竟轮到我们攻击时,就算次次命中,也需要打很久,而在这一轮又一轮的消耗中,哪怕最强大的冒险者也会支撑不住。
等等?等等?轮到我们攻击时?
我的脸上不禁露出了邪魅的一笑……
队友们似乎对于兽人的邪魅之笑不仅不感冒反而感到了恐慌,噫,这群不懂得审美的咸鱼。我向他们简单解释了一下我的思路:
作为被评为全基础职业最弱渣的龙之萨满,我只有在一级时获得的龙息可以拿出来看一看,而其中除了恢复盟友的生命力之外,还有一项能力——能量护盾。简而言之,这个能力就是一个两点酸伤的荆棘光环。而这个荆棘光环发动的条件是“被攻击”即无论命中与否,同时老鼠的生命不过区区1点……
听我介绍完自己的战术思路之后,我可怕的滥强队友们,露出了更加邪魅的微笑,或者说是……诡笑?

对自然有种谜样亲切的我,一直都在村外露营,享受着餐风饮露的潇洒惬意——难得到了异界,还过着家里蹲的生活,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每天都会给我送来吃的,而我就与这自然为伍,享受着这蓝天碧水。

这一天,他们没有来。
我是饿醒的。
骂骂咧咧的我到村子里面找他们,却发现他们已经出发了。当时我的表情一定是兽人问号.jpg的样子。想村民询问之后,我前往了发生鼠患的哈梅尔村。路上我还一直想不通,这群死滥强明明要靠我开光环打老鼠,怎么我不在就走了呢?莫不是一日不见就研发出了什么新的黑科技?想到此节我的内心不禁一寒。

赶上他们之后,他们的表情就像CCTV1的主持人一样:“谢天谢地你来了”
我的表情大概从兽人问号变成了兽人问号二版吧。
他们告诉我,每天都给我送吃的,今天因为收拾东西出发所以忘了喊我。
我的表情大概从兽人问号二版变成了兽人问号三版。

与哈梅尔的村长哈梅尔简单的交流之后,我们又一次确定了白滥强是一个不在乎NPC名字的人。有一个奇怪的女子养了一堆老鼠,然后把它们放生到了野外的田野里。我们又一次确定了白滥强是一个关心时事新闻的人——这个世界大概是他经历的一个投影。

没有经过太多的争执,我们选择去村子中间的粮仓里看一看。
粮仓里一片狼藉,似乎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那群疯狂的老鼠吃完了。就在我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数百只饥饿的老鼠就从阴影里朝我们扑了过来……
然后它们就变成了数百只被强酸腐蚀掉的老鼠的死尸。这时候我挺后悔选错了图腾的,如果我选的是一跳红龙,现在我们就有烤羊肉串吃了。

大家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尽管我们并没有遭遇太大的困难,这些老鼠还是对我们造成了很强的冲击。
大家发现在村中找不到什么线索,于是便将视角转向了村外的田野。
之后的战斗简单而充满了暴力美学,我身边的诸位滥强冲上去硬肛老鼠,所过之处只留下遍地狼藉,哦不,鼠尸。第二战我并没有出太多的力,纯粹是作为一个欣赏者欣赏着这一幕杀戮盛宴。
我什么时候变得对杀伐这么漠不关心了?

屠尽来犯的鼠群后,我们发现了一个人。
不,那是一只鼠。不,那是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人型生物?一个鼠人?
它见到我们之后只是一心求死,而众所周知,反派的boss如果想要洗白或者活下来,唯一的方法就是一心求死,所以我们就没有杀他。
他说自己是那个疯女人放生的老鼠里异变的一只,但是他的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所以唯求一死。我们劝服他回到我们的飞船上,我的队友们估计是垂涎着兽化人的模板,而我则心乱如麻,不停地在思考着白手给我们安排出这个剧情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