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常夜国骑士传】我起舞时 LOG 2016.6.18 序幕:围猎  (阅读 881 次)

副标题: 银月之下,热烈的游猎会正在展开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42
  • 苹果币: 8
Storyteller 20:12:14
常夜国骑士团RPG德拉库鲁修——我起舞时
荣华繁盛的海尼森领,今日也在庄严勇武的领主“雷鸣卿”沃坦的治下安享平和。
驱赶着害兽与邪教徒们,将包围网合拢,最高的胜利就在眼前。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17:52
“上啊,常夜国的骑士们!这是属于吾等的荣光之刻!”

Storyteller 20:19:01
作为沃坦卿的治世,以雷鸣般的庄严统治万民,予以恶敌以裁决的铁锤。
好一场凯旋!正是贵卿的胜利!

Storyteller 20:21:44
隐藏在民众之中的奸徒,崇拜邪阳的教徒,还有那向着堕落投降的夜兽,这些恶党已经无所遁形。
而在另一侧,高贵的骑士们,其名为——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24:31
身着银甲的骑士策动骏马冲在阵列之前,正是以“辉耀之银”为名的遍历骑士

Storyteller 20:30:57
应沃坦卿的邀请,出席了这场盛大的游猎会,闪耀如银月的这位骑士,还暗藏着她私下的动机。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33:54
来自妖精之乡的埃兰诺.密斯塔利尔.冯.阿瓦罗姆,虽然叙勋仅有三载,却已立下赫赫勇武之名。而此次应邀参加游猎,除了扫除奸徒之外,还有着更加私密的缘由。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35:21
在游猎会上进入骑士们视野的新晋骑士纯洁卿,乃是埃兰诺的旧识。

Storyteller 20:37:33
洁白柔美的爱丽丝“纯洁卿”,以繁复的荷叶边装点裙装使她显得不适合这战场,而她的眼睛,正诉说着某种忧伤。

Storyteller 20:37:50
旧日的那个活泼奔放的人类少女,于此刻的形象,难以重叠。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37:59
昔日危难之中曾蒙受过其悉心关照的这位温柔的人类少女,究竟因何缘故拾起了武器?

Storyteller 20:38:27
又究竟因何缘故饮下了名为悠久的毒药呢?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0:38:48
骑士心中深深的担忧之余,也藏着一丝疑惑。

海娜•拉芃兹尔20:39:52
方才结束了围捕却丝毫不显得凌乱,不违罗森伯格之名优雅地置身于马上沐浴着凯旋的<倾国卿>。

Storyteller 20:42:47
倾国的骑士拉芃兹尔卿,和爱丽丝缔结了渊源的另一骑。
作为近邻和长久的交往,也当然的被海尼森领主所邀请。

海娜•拉芃兹尔20:44:46
但是在风光的美貌之下却有所隐藏,正在不远处的新晋骑士<纯洁卿>。那正是拉芃兹尔虽说只是一时却确实地教导过的少女。

海娜•拉芃兹尔20:48:43
少女此刻的表情与在自己的宫廷时别无两样,正被阴影所覆盖。既然一度成为她的导师,那么就不能对此置手不管,这正是倾国的骑士在走向领主之路时立下的信条之一。
想到这里,拉芃兹尔不禁偷偷望向正饱怀着忧伤的少女,稍稍皱了一下眉头又转回了视线。

Storyteller 20:52:59
众多骑士中彰显着高贵的气质的,还有第三骑。
其位格与沃坦卿不相上下,使得如雷的领主也必给予平等的敬意的,这一位骑士其名为——

冈萨雷斯·西爾瑪  21:02:01
于高塔的顶层处缓缓走下,手持占星术用的罗盘。面容不失稳重,体态却又微显单薄的骑士,其便是与沃坦卿相交百年的友人<茨占卿>。

Storyteller 21:05:57
和威严治世的沃坦不同,冈萨雷斯卿隐居于高塔,同为真祖德拉库鲁修的后裔,沿循的道路完全不同。

Storyteller 21:07:03
但沃坦所至诚邀请的这一次,即使是隐士也无法拒绝。

冈萨雷斯·西爾瑪  21:11:02
<茨占卿>内心有着些许的担忧。在前日的占卜中所显示的异象,以及友人怪异却又无处可循的态度,他感到不安。对于挚友,是否要加以劝诫和扶持呢?如此想着的他,像是被星象引导着那样,参加了友人的游猎会。

Storyteller 21:12:46
威严的君主此时正展示出他的喜悦,虽然有着游猎的热烈,但他宣布了婚约的纯洁卿,才是真正的理由。

Storyteller 21:13:04
然后,包围网缩小了,决胜的一战就在面前。

Storyteller 21:13:28
【序之幕完】

Storyteller 21:14:22
【战之幕,一】

Storyteller 21:14:55
庭园是为阵线
宫廷是森林
玉座是为林中深处、泉水之畔

Storyteller 21:15:52
PC的初期配置在庭园

Storyteller 21:18:54
敌方是
端役:害兽:庭园中4体,宫廷中4体,玉座中4体
胁役:堕落者:宫廷

Round 1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1:21:58
掷骰:2,4,6,4,行动:无法忘却的博爱,消耗9(4,6),吾名响彻,消耗(4)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1:26:22
银白的骑士如疾风一般冲向害兽的阵线,手中长剑在银月之光下低吟浅唱出毁灭的曲调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1:28:09
“战栗吧,堕落者们!来迎接汝等的末日!阿瓦隆的利剑,耀银之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前来讨伐!”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1:30:34
战场之上,私心的犹疑被暂置一旁,守护世人的誓约鞭策着骑士奋勇前行。

Storyteller 21:30:39
独角兽的徽章在阵线上点亮,血脉中继承了遥远乡的神秘之骑士,向着敌阵洒下平等的爱的救赎。

Storyteller 21:31:55
维持着包围网的兵士们向着强者献上喝采,外围的敌人已经被肃清,向着决战之所前进吧!

海娜•拉芃兹尔21:47:01
掷骰:2,1,2,5  行动:移动至宫廷,永切なる忠義(8)[5+2+1]

海娜•拉芃兹尔21:48:55
带着寥寥数人突破阵线冲入森林。
“从者们啊,现在正是展现汝等的荣光的时候,将碍事的杂兵逐出这个舞台!”

Storyteller 21:50:08
在城壁的领主麾下奋战的勇士们,结成阵列展开厮杀,将害兽的数量逐渐减少。

Storyteller 21:58:30
然而,陷入了敌阵的拉芃兹尔卿,也不得不面对肆虐的敌人。
拉芃兹尔得到对堕落者的3点noir。

冈萨雷斯·西爾瑪  22:10:00
掷骰:5,2,6,2,行动:移动至宫廷,使用 【こほれた星屑】 ,消耗(15)[5+2+6+2],对象 宫廷-堕落者。
冈萨雷斯·西爾瑪  22:12:38
手持展现星象,雕刻着精密罗盘、顶部镶嵌着茨之杯的长杖跟随着拉芃兹尔卿的步伐缓慢前行。杖的顶部发出乌黑浓密散发腥气的浊光,锁定了其中最庞大的堕落气息。

“汝、回归大地,于永夜溃散…——”

Storyteller 22:14:10
从群星而来的光辉之下,堕落之物如投雪入炉,其行藏无所遁形。
堕落者的存在点数-5,剩余10

Storyteller 22:14:57
但是,于此同时的,害兽们一拥而上,将冈萨雷斯卿也裹入了包围之中。

Storyteller 22:15:19
冈萨雷斯得到对害兽的3点noir。

Storyteller 22:15:31
胁役的回合。

Storyteller 22:18:04
根据PC的数量,堕落者得到21点行动。
堕落者移动到庭院,它狂怒着试图突破着包围。

Storyteller 22:20:08
伴随着这突进,它伸展开正为堕落之证的爪牙,要将阻挡者的骨肉都撕裂。
对埃兰诺的两点伤害,目标值是6,要抵抗么?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20:21
要!

Storyteller 22:21:12
抵抗点每轮重置为2点

Storyteller 22:21:51
投2d6大于等于6就抵抗成功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22:13
抵抗掷骰:4,1,失败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24:20
仗剑迎向做着困兽之斗的对手,“竟已丧失心智到这等程度吗!真是可悲的对手啊……”

Storyteller 22:24:35
挥出招架的剑刃也只是徒然,嗜血的强敌斩肉断骨。
>埃兰诺得到对堕落者的2点noir。
面对着唯一的拦路者,接连的猛攻开始了。

Storyteller 22:26:24
兽的爪牙伸展(目标值3,1点noir)、将骑士作为猎物吞食(目标值4,1点noir)

Storyteller 22:30:06
可悲的堕落者发出嘶吼,它用那已经无法理解语言的吼叫向着红月痛呼。然后,它的伤口中洒出的血液落在地上,化作新的害兽发出共鸣。
端役召唤:4体。目标值8,要抵抗么?
PC协助抵抗时大于目标值为成功

海娜•拉芃兹尔22:36:45
抵抗判定:3,6 成功

海娜•拉芃兹尔22:40:08
突然间荆棘的藤蔓从森林朝着阵线伸出,牢牢地困住了新诞生的害兽。在强烈的束缚下害兽在成型前便被碾碎。
“真遗憾呢,没有如意。”
站在深林中勾起了嘴角看着嘶吼着的堕落者。
“埃兰诺小姐,交给你了!”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40:30
“多谢贵卿援手!”

海娜•拉芃兹尔22:42:04
话音刚落,将视线转移到置身于阵线中只是像看着剧场一样的雷鸣卿之上。
——这种时候不应在心爱的女性面前展示自己的英姿才是正确的吗?
然而眼前的人却无动于衷。
心里不禁起了朝向雷鸣卿的轻蔑。
——看来颇有名声的雷鸣卿也就这个程度了。

[对沃坦的noir追加1]

Storyteller 22:42:39
Round 2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43:17
消耗1点喝彩掷骰:1,6,5,2,4,合计18,行动:轻盈剑舞(6,5,2,1),骑士艺业(4),目标均为堕落者,5点noir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45:59
对手的攻势稍缓,执银剑的骑士虽身负爪牙造成的伤痕,剑舞之姿却没有半分迟缓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47:57
银剑宛如有了独立的生命一般突破堕落之兽的防卫,深深的咬进血肉之中

Storyteller 22:48:50
银辉的剑刃展开了花散般的连续斩击,喝采之声犹如万雷

Storyteller 22:49:01
堕落者存在点5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52:53
“屈从于心中之兽者啊,今夜便终结汝的苦痛吧。”

埃兰诺.密斯塔利尔22:54:24
银白与绯红之华交相绽放之后,堕落者已摇摇欲坠

海娜•拉芃兹尔22:54:57
投掷:2,6,1(羽根重骰→3),4    行动:華々しき突撃(10)(6+4) 騎士のたしなみ(4)(3+2)

海娜•拉芃兹尔22:59:40
但是比起对雷鸣卿的意见,现在有更应该在意的事。
重新将视线转回堕落者之上。那肮脏的存在正在阵线,虽说有埃兰诺小姐,但以防万一怪物突破了阵线……
朝着堕落者迈出逐渐加快的步子,手中的阳伞的端头正如刺剑一样的具有攻击性。可谓美丽的花朵下总是隐藏着棘刺。
华丽的跃起,手中的武器贯穿了堕落者的身体。
“污秽的堕落者啊,在此迎来终结。”
合上双眼如是说道。

Storyteller 23:03:57
堕落的、曾为骑士之物停止了活动,背弃了真祖之誓言的它也不再蒙红月庇护。
好一场凯旋,正是贵卿等的胜利!

冈萨雷斯·西爾瑪  23:04:09
“可悲可叹,此处亦是落幕了。”
以杖尾点地,将聚集的浓雾散发至地表后抬头看向高台上观战的挚友。

“汝……变了许多。”

[对沃坦的noir追加1]

Storyteller 23:04:17
【战之幕,一,完】

Storyteller 23:04:37
各自任选1人增加1点rouge
然后今天save……


===========================================================================================
【羁绊结算】
埃兰诺
喝彩点:1
对自己:2点rouge
对雷鸣卿:1点noir(轻视)
对堕落者:4点noir
对海娜:1点rouge “蔷薇丛之下暗藏棘刺,世间竟有这等娇艳又充满余裕之人……想要连同这份雍容,也一起加以守护!”

海娜
喝彩点:1
对堕落者:3点noir
对雷鸣卿:1点noir(轻视)
对埃兰诺:1点rouge“勇敢的骑士啊,汝面对堕落者坚守阵线的那份勇气是美丽的。怪物为你造成的污秽,愿我能够起到微薄之力。”

冈萨雷斯 
喝彩点:1
对堕落者:3点noir
对雷鸣卿:1点noir(轻视)
对海娜:1点rouge“汝的美丽及华丽的战姿令人折服,愿星辰护佑汝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