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魔现封疆】尼伯龙根结社  (阅读 1984 次)

副标题: log2016.4.24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48
  • 苹果币: 3
【魔现封疆】尼伯龙根结社
« 于: 2016-05-22, 周日 21:21:03 »
[21:27] <ST> ——————————————————————————————————————————————————————————
[21:27] <ST> 时值1940
[21:27] <ST> 沸腾的年代
[21:28] <ST> 盛开的红莲、弥漫的硝烟、撕裂天空与大地与海洋的,由人类打造的死亡之钢铁。
[21:29] <ST> 大量的,本应具有尊严的生命已经陨落,而在将来,还会失去更多。
[21:29] <ST> 大英帝国——首都伦敦。
[21:29] <ST> 四名骑士在此现身。
[21:30] <ST> 来自埃及的国籍与性别不明者迈哈姆特,他是炼金术之大成所抵达的完美答案——崇高而无所不能的‘化身’。
[21:32] <ST> 来自美国华盛顿的玛莉-A-夏隆(她到现在还没有改名字),魔王之名的继承者,由黑魔法与禁咒所编织出的杀戮女神(女恶魔人)。
[21:33] <ST> 来自印度的但丁(不知道什么不用中文命名),是传说中能够终结轮回的‘兽’之现世,生物最顶点的形态。
[21:34] <ST> 以及来自法(四声)国的种马弗雷德,在祖国被毁灭的时候因为忙着和电影演员开派对而没有赶上,充满了悔恨的,魔法与铠甲之‘英雄’。
[21:35] <ST> 挡在他们面前的是自称魔神的生物——虽说是生物却具有人的智慧,人的品格,人的狂言与人的思考模式。
[21:35] <ST> 若以这种角度去评论,那,眼前自称属于‘四天魔神将’这个实质由七个个体构成的组织的这个人
[21:36] <ST> 无疑是将狂妄与暴戾发挥到极致的典型武者。
[21:36] <ST> 在现身后瞬间打飞了玛莉和弗雷德后,他落在了但丁的面前。
[21:38] <ST> 覆盖着体表的铠甲看上去不像是金属,而似乎是某种几丁质的材料,内部流动着像是电流一般的深紫色能量。
[21:39] <ST> “有时候,寂寞的神明也会想和自己所创造的凡人玩耍一番。”
[21:39] * Marie-A-Sharon 抹抹嘴角
[21:40] <ST> “把人类无法驾驭的技术教给你们——借此让你们做出这样的玩具,真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
[21:41] * 迈哈姆特 身上闪耀绿光,积蓄着能量
[21:41] <Marie-A-Sharon> “是麼,你們自認為是神明嗎…”
[21:42] <ST> “和神明战斗的话,会很有意思吧。”
[21:42] <ST> “但如果你们足够努力的话,或许也可以带给我乐趣啊。”
[21:42] <dante> “所以你这家伙想要跟我单挑么”
[21:43] <dante> “既然如此,我也就开足马力陪你吧”
[21:43] <ST> “哈啊?你这样的小不点吗?”
[21:43] <dante> “Henshin!”
[21:44] <ST> 魔神抬起了头,将巨大的战斧放在了自己的肩头。
[21:44] <ST> 在他眼前的但丁也毫不迟疑地挺立着自己健美(?)的肉体,不过和身高接近15尺的魔神比起来,这也未免太过渺小了。
[21:45] <Marie-A-Sharon> “嘿嘿…我的技巧可是一向為人所稱道的呦。就是不知道要陪我玩的是誰呢。”
[21:47] <dante>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21:48] <ST> 在一瞬间转过之后,男子健美的体表刺出了与对方的甲胄颇为相似,但颜色更接近漆黑的外骨骼。
[21:49] <ST> 属于人类的身形变得高大、突出、凶暴,那是非人之物才可能具有的肉体。
[21:49] * Marie-A-Sharon 摸了摸宛如抹上唇膏般鮮紅鮮血的雙唇
[21:50] <ST> 魔神后退了一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有着同等身量的对手——但比起以拟似人类的姿态站在那里的魔神
[21:50] <ST> 由但丁所转化的生物却有着更高的野性和杀意。
[21:51] <ST> 接着,巨兽挥出了巨大化的刀刃。
[21:52] <ST> 魔神将的斧刃没有挡住强大的斩劈,巨大的身体向后仰了起来。
[21:53] <弗雷德> “用粗野的猛兽对付恶魔,倒也是对头。”
[21:54] * 迈哈姆特 在他的视野被面前变身的吸引时,瞬间转到后面猛击他的背脊
[21:54] <Marie-A-Sharon> “是用怪物對付怪物。”
[21:54] <Marie-A-Sharon> “我們就是怪物啊。”
[21:54] <ST> 接着,迈哈姆特与弗雷德交错而过。
[21:54] <ST> “什么!”
[21:55] <弗雷德> “哈!但是你面对四个骑士实在太高估自己了
[21:55] <ST> “居然具有这样的速度和力量……有意思。”
[21:56] <ST> 你们的斩击汇集到了一处,魔神的铠甲在强有力的冲击下被震的粉碎。
[21:56] <Marie-A-Sharon> “早點用全力吧,可別在這兒翻船喔。”
[21:56] <ST> “啊啊,人类的女人啊,你说的对!”
[21:56] <ST> “这种强力的冲击,可是好久没有体会过了啊!”
[21:57] * 弗雷德 自空中一闪而过,利刃劈碎了盔甲
[21:57] <ST> “首先是你!”
[21:57] <dante> “我的灯光被抢走了呢”
[21:59] <ST> 弗雷德斩劈被对方精湛的动作全部都挡了下来。
[21:59] <ST> 接着,他发动了回击。
[21:59] <弗雷德> “啧这刀法——”
[22:00] * ST 将话题改为 '迈哈姆特,玛莉-101,弗雷德-155,魔神将,但丁'
[22:01] <弗雷德> “——看来也不是完全吹牛的呢。”
[22:01] <ST> 在被斩碎铠甲下,是似乎黑色的花岗岩一般强健的身躯。
[22:01] * Marie-A-Sharon 宛如被夜色包裹住一樣,隨著鐮刀旋轉起來
[22:02] <ST> 媲美熔岩温度的血流了下来,而强壮的魔神弹开了弗雷德进一步的追击,一斧劈中了他的身体,在骑士的铠甲上溅射出刺目的火光。
[22:04] <ST> “碍事的家伙,现在还只是热身而已,不要这么急。”
[22:05] <Marie-A-Sharon> “那我也就用全力吧。”
[22:05] * Marie-A-Sharon 剎那之間劃出無數道刀刃之光
[22:06] <ST> “全力?狂妄的女——啊——!”
[22:06] <ST> 在顷刻之间。
[22:07] <ST> 时间被停止了。
[22:08] <ST> 玛莉的身姿瞬间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身前,身侧,上方。
[22:09] <ST> 所有的攻击在光都望尘莫及的速度中完成。
[22:09] <ST> 即使同样身为骑士的人都无法清楚地目击到。
[22:09] * Marie-A-Sharon 在凝固的時間之中綻放著炫麗的血之光
[22:09] <ST> 阿斯塔洛特的身体被斩碎了。
[22:10] <迈哈姆特> “厉害。”
[22:10] <弗雷德> “一个比一个狠。”
[22:10] <ST> 魔神将没有宣之于口的宣言永远地陷入了沉寂。
[22:10] * 弗雷德 扫视周边
[22:10] <ST> 而魔装的丽人也落回了地面。
[22:11] <Marie-A-Sharon> “呼。”
[22:11] * Marie-A-Sharon 身上的魔裝宛如水銀瀉地般墜落消失
[22:11] * Marie-A-Sharon 然後兩腿一軟
[22:11] <ST> 包裹在她身周的,带来力量的外装(以及变大了数倍的胸部)流泻到了地面,失去了魔法的加护。
[22:12] <ST> 属于人类女性的窈窕娇躯柔弱无力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22:12] <ST> 『这么快就使出王牌吗!玛莉啊,这样的话……』
[22:12] <ST> 话音刚落,弗雷德的身体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22:13] <ST> 超过了音速的数发光矢射向了地上的玛莉。
[22:13] * 弗雷德 几乎与闪光同时反应
[22:13] <ST> 那是超远距离的狙击。
[22:14] * 弗雷德 手中长剑自空中划过一段弧光
[22:14] <ST> 在骑士大剑的弹返之下,光矢偏了少许,射中了教堂
[22:14] <ST> 虽然没有将里面的人员全灭,却掀开了屋顶的一角。
[22:14] <弗雷德> “……还有想要狙击的敌人吗。”
[22:14] <ST> 接着,那支箭落到了地上。
[22:15] <ST> 发出不亚于手雷爆炸的威力后消失了。
[22:15] <迈哈姆特> “位置在……”
[22:15] <ST> 迈哈姆特看了过去,发现那是在高空发出的狙击。
[22:15] * 迈哈姆特 马上搜寻狙击的方位
[22:15] <ST> 显然,对方并不是哪个人类,而是具有与你们同等,或相近力量的存在。
[22:16] <弗雷德> “难道是……”
[22:16] <Marie-A-Sharon> “啊啦呀啦。”
[22:16] <dante> “Seems like we got company”
[22:16] <ST> 至少在10公里之外的高空上
[22:16] <Marie-A-Sharon> “感謝你英雄救美,看來是敵方的戰將呢。”
[22:16] <ST> 你们精湛的视力捕捉到了对方。
[22:16] <迈哈姆特> “空中,10公里。”
[22:17] <弗雷德> “不够时间追赶了。”
[22:17] <ST> 那是一架单人驾驶的双翼飞机。
[22:18] <ST> 在飞翼上,一个身材颀长,身穿党卫军服饰的女性,以颇为优雅的架势站在高空的气流中。
[22:18] <dante> “嘿,这家伙是我喜欢的类型”
[22:18] <弗雷德> “迟早你们要为在法国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22:19] <ST> 齐整的短发在空气中摇曳着,无疑的,她是属于人类的存在。
[22:19] <ST> 觉察到你们的目光的女性似乎满不在乎地对但丁抛了个媚眼。
[22:19] <Marie-A-Sharon> “可是是敵人呢?”
[22:19] * 弗雷德 金色的火焰在眼中点燃
[22:19] <ST> 接着,她的手指向了某个方向,又对你们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22:19] <弗雷德> “很好,这次旅程就有价值了。”
[22:20] * 弗雷德 把大剑收回剑鞘
[22:20] <ST> 战机向一侧偏斜着飞去了。
[22:20] <Marie-A-Sharon> “雖然我倒是不介意有誰要來場淒美的戀愛就是了。”
[22:20] * Marie-A-Sharon 轉頭看向女子手指的方向
[22:20] <ST> 迈哈姆特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至少有两个营的坦克和步兵在向这里逼近。
[22:20] <dante> “我的女人缘一向不是很好”
[22:21] <迈哈姆特> “有后续部队过来了。”
[22:21] <Marie-A-Sharon> “噢。那接下來可就得麻煩你們了。”
[22:22] <弗雷德> “肉身对抗他们并不明智。”
[22:22] <ST> 【英国的部队在这里应该还有坚持抵抗的本部存在。】
[22:22] <弗雷德> “人类就交给人类去对付。”
[22:23] <ST> 【最好尽快转移——第五位守护者迄今为止也没有任何联络,看起来只能凭借你们四个人来达成任务了。】
[22:23] * 弗雷德 确认周围没有恶魔气息后,在时限到达之前解除了盔甲
[22:23] * Marie-A-Sharon 扳了扳肩膀跟脖子
[22:23] * 弗雷德 盔甲消失在一阵金光中,座驾也从巨龙恢复到重装机车的样子
[22:24] <Marie-A-Sharon> “我們六大結社還真是團結。一個背叛就算了,還有一個失聯。”
[22:24] * dante 解除变身
[22:24] <dante> “我胸前的灯在滴滴响”
[22:24] <弗雷德> “人可跑不过坦克。”
[22:24] <ST> 『在整个伦敦的怪物都堵在前进的道路之前,你们最好尽快抵达核心,打断他们的仪式。不过,也不要操之过急啊。』
[22:24] <dante> “看啊,还在闪红光”
[22:24] * dante 指着自己的胸口
[22:25] <弗雷德> “你们最好赶紧找个载具,我们先找英国的本部吧。”
[22:25] <ST> 随着弗雷德话解除了变形,机械的巨龙也变成了超时代的摩托车落到了地上。
[22:25] <dante> “不知道有没有剩余的坦克给我开开呢”
[22:25] * dante 四处环顾
[22:26] <ST> 不过要载很多人的话,那就只有模仿但丁故乡的印度士兵才能做到了
[22:26] <Marie-A-Sharon> “車?飛機?還是去借艘納粹的車來開開?”
[22:26] <dante> “我并不介意啊哈哈哈”
[22:26] * 迈哈姆特 面具分解,身上的“紧身衣”也像干掉的绷带一样剥落了,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22:26] <ST> 接着自己的力量,你们没花什么力气,就从之前的战斗中找到了一辆还算没有被破坏的装甲车。
[22:26] * 弗雷德 满意地扭动一下油门,听着引擎的轰鸣
[22:27] <ST> 上面的德国人试图抵抗,不过即使失去了变身的力量,你们的战斗技巧也比一般人强上许多。
[22:27] <ST> 德国士兵的抵抗并没有什么效果,但丁把他们拉出了驾驶室。
[22:27] <dante> “我的豆奶特浓”
[22:27] * Marie-A-Sharon 隨手打昏他們
[22:27] * dante 敲了敲车身
[22:27] * Marie-A-Sharon 然後丟到路邊去
[22:28] <ST> 虽然不是那种开着用来在街道上散心搭讪的跑车。
[22:28] <dante> “Hello, 我们想要借用你们的车子开一开,你们不用回答,因为我听不到”
[22:28] * dante 一拳打晕驾驶
[22:28] <ST> 但也是奔驰出厂。
[22:29] <ST> 你们打昏了驾驶后,发现大体上都能驾驶它们。
[22:29] <Marie-A-Sharon> “我喜歡你的冷笑話,不過我們把敵人處理掉之後再私下討論這件事吧。”
[22:29] * 弗雷德 松开离合,率先开路走去
[22:29] * Marie-A-Sharon 捲著自己的紫髮
[22:29] <弗雷德> “那么英国本部现在藏到哪里了呢……”
[22:29] <ST> 在顶端还有机枪可以玩一玩。
[22:29] <ST> 不过,和弗雷德灵巧且带有跳跃机能的摩托车相比
[22:30] <ST> 装甲车的速度未免有些拖后腿。
[22:30] * 弗雷德 虽然似乎是这里所有人里出生地最接近英国的人,但种种原因其实根本没来过伦敦
[22:30] * 迈哈姆特 敏捷的跳上车顶,坐到机枪位去
[22:30] <ST> 好在你们很快得到了指示,带着跟随你们的难民开上了大街上的主路。
[22:30] * Marie-A-Sharon 悠然自在地坐在後座
[22:30] * 弗雷德 活用机动性轻巧灵活地在前方探路
[22:31] <ST> 在迈哈姆特用机枪打光了弹药后,你们成功地进入了一处由英国人建设的阵地。
[22:31] <ST> 这里的高射炮阻止了德国人的继续追击,你们也见到了自称为‘丹特中校’的现场指挥人员。
[22:32] <ST> “我听说有几个别国的特工在伦敦乱跑,想要阻止这些扭曲的怪物。”
[22:32] * 弗雷德 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保持礼貌地点点头行礼
[22:32] <弗雷德> “准确说并非特工,也不是隶属于国家。”
[22:33] <ST> “上头给我的指令是协助你们,但要我说,我看不出你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车不错。”
[22:33] <迈哈姆特> “啊……我的雨伞忘拿了。”
[22:33] * 迈哈姆特 忽然想起来……算了,就当送人了
[22:33] <ST> 丹特中校对弗雷德点点头。
[22:33] <Marie-A-Sharon> “看不出來對你是件好事。”
[22:34] * Marie-A-Sharon 點點頭
[22:34] <ST> “我可以给你们武器,交通工具,补给,但现在伦敦的中心并不适合人类深入。”
[22:34] <弗雷德> “我们对付恶魔的力量并不是用来炫耀的,你最好希望没机会见识。”
[22:34] <ST> 就丹特的介绍来看,现在的英国部队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
[22:34] * Marie-A-Sharon 食指搖了搖
[22:34] <Marie-A-Sharon> “我們不是人類。”
[22:35] <弗雷德> “我们需要情报,相对的,你们的军队能遭受少一些怪物的侵害。”
[22:35] <ST> 一方面,伦敦市中心被巨大的、肉块状的魔族造物所殖入,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属于英国人的联络从里面传达出来了。
[22:35] <ST> 而在外围,虽然数量少,但德国人的部队正在登陆。
[22:35] <ST> 在自己的领土,自己的首都上,英国军队却被前后夹击,甚至包围了。
[22:36] <ST> “还有至少几百万的人在这里,我们所受到的侵害无足轻重。”
[22:36] <ST> “你们有什么计划吗?”
[22:36] <迈哈姆特> “计划……?”
[22:36] <弗雷德> “人类由人类对付。”
[22:37] <弗雷德> “恶魔则是我们的猎物。”
[22:37] <ST> “好吧,我理解为你们没有那玩意儿。总之我现在必须去处理其他的情况,你们先休息休息,30分钟后我会来找你们的。”
[22:37] <迈哈姆特> “嗯,就是这样。计划。”
[22:37] * 迈哈姆特 其实不懂什么计划
[22:37] <ST> 丹特说完,把你们留在了一个房间里,走了出去。
[22:38] <弗雷德> “如果不是有共同的敌人我还真想狠狠嘲笑这些英国佬的窘态。”
[22:38] <ST> 对你们来说,与阿斯塔洛特之间的战斗还是最初的。
[22:38] <ST> 在被玛莉展开之后,魔神将露出了内部的结构
[22:38] <Marie-A-Sharon> “英國人就是這樣。”
[22:38] * Marie-A-Sharon 聳聳肩膀
[22:39] <ST> 那并不是如同普通生物般有着内脏、骨骼乃至肌肉,虽然的确具有骨架,但魔神的身体其余的部分是高浓度的炼狱物质,只有闪光的核心心脏是特别的——那是魔物能量的供给中心,近乎永动的魔法机关。
[22:40] <弗雷德> “不过这么大规模的恶魔入侵,即使是骑士也要依赖普通人的协助了吗……”
[22:40] <ST> 玛莉切开了它之后,那力量就附着在了自己的身上,使之具有了类似‘弹反’的技能。
[22:40] <ST> 不过,这时候的玛莉还沉浸在全力一击后的虚脱感之中,对此并不知情。
[22:41] <Marie-A-Sharon> “呼啊。”
[22:41] * Marie-A-Sharon 慵懶貌
[22:41] <ST> “那个,这位先生。”
[22:41] <ST> 就在你们没精打采地趴在房间里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在一个士兵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22:42] <ST> 她的手上抱着一把稍微烧焦了几个洞的雨伞,走到了迈哈姆特的面前。
[22:42] <ST> “还给你,对不起,刚刚稍微着了点儿火……”
[22:42] <ST> “我想我的妈妈知道怎么补好它。”
[22:43] <迈哈姆特> “啊……”
[22:44] * 迈哈姆特 挠挠头
[22:44] <ST> “谢谢你和你的朋友们救了我们,先生,你们就像是天使一样。”
[22:44] <迈哈姆特> “不用特地跑过来的,还是这么乱的地方。”
[22:44] <ST> 女孩说完,对你们鞠了一个躬。
[22:44] <ST> 就在这个时候,丹特中校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过来。
[22:44] <ST> “你们的计划……”
[22:45] <ST> 话音刚落,外面的极近距离忽然响起了枪声。
[22:45] <弗雷德> “……德军吗?”
[22:45] <ST> “什么,发生了什么!?”
[22:45] * 弗雷德 走到窗边
[22:45] <Marie-A-Sharon> “我覺得……不是。”
[22:46] * Marie-A-Sharon 蹭在弗雷德旁邊探頭
[22:46] <ST> 弗雷德看到了鲜血和被撕裂的肉体——同时也感受到了玛莉柔软的胸部的挤压。
[22:46] * 弗雷德 皱皱眉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哪些方面
[22:46] * 迈哈姆特 迅猛把小女孩拉开窗边
[22:46] <ST> 两个影子在英国士兵之间高速地跳动,穿梭着。
[22:47] <ST> 在人类的形态下,要捕捉他们的动作很难。
[22:47] <ST> 但你们还是可以看到他们那惊人的速度和杀戮效率。
[22:47] <迈哈姆特> “姑娘,一会机灵点。我们往那边去——你就去反方向。”
[22:47] <ST> “……嗯。”
[22:47] <弗雷德> “太多了……”
[22:47] <ST> 小女孩看着迈哈姆特,点了点头。
[22:47] <ST> “哈啊——————!!这里真的有‘超人’吗?”
[22:47] * 弗雷德 开始考虑以后的战斗,凭着有限的变身恐怕难以一直对抗那么多的恶魔
[22:48] <ST> “我觉得很无聊啊,库尔特。”
[22:49] <ST> 在短暂的杀戮结束后,英军的阵地中躺着大约数十具士兵的尸体。
[22:49] <弗雷德> “没有盔甲有点困难……不过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22:49] <ST> 两个人总算是停了下来。
[22:49] <ST> 你们看到一个削瘦的白发少年坐在你们来时开着的装甲车顶上。
[22:50] <ST> 他的手和脚上沾满了鲜血,爬虫类一般的鳞片和外皮覆盖在他脸部以外的部位。
[22:50] <ST> 一条细长的尾巴灵活地卷碎了迈哈姆特之前所使用的机枪。
[22:51] * 弗雷德 拔出骑士剑,大步走出去
[22:51] <dante> “hey!各位我回来,我错过了什么么?”
[22:51] <ST> 而在他的下方,则是一个高大的军装男子——只是他的双手包裹在金属形态的拳套之下。
[22:51] <弗雷德> “现在德军都正式雇佣这些恶魔生物了吗?”
[22:52] <ST> “诸位英军的士兵。”高大的男子用冷澈的声音发出了交涉:“我等乃是隶属德意志666号特殊武装突击队·尼伯龙根之戒的军人。”
[22:53] * 迈哈姆特 调整了一下腰带的位置
[22:53] * Marie-A-Sharon 揉揉腦門
[22:53] <ST> “值此时刻虽然难以开口,但并非是来要求贵军方投降的。”
[22:53] <ST> “我等的诉求非常简单——请贵军安静不动即可。”
[22:54] <dante> “我等乃是隶属的意志666号特殊武装突击队,嘟噜嘟噜的军人,呵哈哈哈哈哈”
[22:54] <ST> “无论我等行丑恶之举,残忍之举,暴虐之举——贵军可以充耳不闻,闭目不观,如此,便可保证诸军的人身安全。”
[22:54] * dante 嘲讽似的模仿着高大男子说话
[22:54] <ST> “去死吧!怪物!”
[22:55] <ST> 一名士兵对此怒不可遏,开枪扫射,但那高大的男子只是移动着手掌就挡下了全部的子弹。
[22:55] <Marie-A-Sharon> “嗯。”
[22:55] * Marie-A-Sharon 靜靜地看著弗雷德
[22:55] <ST> 那白发少年的身形陡然消失,接着出现在了那士兵的上方,跃下后一脚对着士兵踩了下去。
[22:57] <ST> 在半空之中传出了尖锐的‘铛’的一声。
[22:57] * 弗雷德 突然发力一个箭步,窜至那士兵身旁,剑尖直指向那个少年的脚心
[22:57] <ST> 少年异形的脚和弗雷德的大剑碰撞在了一起。
[22:57] <ST> 那名士兵被激起的冲击波掀翻在地。
[22:57] <ST> “啊,出来了出来了。”
[22:58] <ST> “是法国的大哥呢。”
[22:58] <ST> “其他人呢?”
[22:58] <迈哈姆特> “在这!”
[22:58] <弗雷德> “看来你们调查得很仔细,就省了自报家门了。”
[22:58] * Marie-A-Sharon 雖然並不是多麼反感,但也沒那麼喜歡這種毫無美感的殺戮行為
[22:58] <ST> “……”
[22:58] * 迈哈姆特 直接飞踹过去
[22:58] * Marie-A-Sharon 坐在剛才望出去的窗台邊
[22:59] <ST> 在短暂的交手里,迈哈姆特和弗雷德都注意到对方的战斗技巧可能比自己稍逊——但是,他们却处在和你们的守护者形态接近的状态下。
[22:59] <ST> 也就是说,其身体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23:00] <ST> “队长说的没错,果然你们还没有到达可以再次变身的时限啊——”
[23:00] <弗雷德> “所以你觉得可以乘虚而入杀死我们了?”
[23:00] <ST> “真是可惜,我还很期待和完全状态下的你们交战呢——说笑的。”
[23:01] <ST> “在这里把你们解决掉的话,就能给队长增加勋章了哦。”
[23:02] <弗雷德> “刚才你说的……是666号突击队·尼伯龙根是吧。之后我会亲自向你们的队长问好。”
[23:02] <ST> “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是,我会转告的。”那名高大的男子说道。
[23:02] <ST> “那名,就请死在这里吧。”
[23:03] * 弗雷德 抬起剑摆好架势,大剑短暂地现出其原型,闪耀着光芒的利刃
[23:03] * 迈哈姆特 几下近战后拉开距离
[23:03] <Marie-A-Sharon> “喔……那就來吧。”
[23:04] <弗雷德>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骑士’并不是只会依赖盔甲的人!”
[23:06] * ST 将话题改为 '毒刃刺杀者·费迪南德,战神之臂·库尔特,迈哈姆特、玛莉、弗雷德、但丁'
[23:06] * ST 将话题改为 '毒刃刺杀者·费迪南德,战神之臂·库尔特,迈哈姆特、弗雷德、但丁、玛莉'
[23:06] <ST> “我没听见呢。”
[23:07] <ST> 在下一瞬间,那个白发的少年出现在了弗雷德的上方,并且踢出了一脚。
[23:07] <ST> 弗雷德的肩膀被切开,同时也感受到了致命的毒素渗入了自己的血液(丢一个fort)
[23:08] <ST> “那么,做好准备去死吧。”
[23:08] <ST> 那名叫做库尔特的男子也一抬手,抓起了那辆装甲车。
[23:08] <ST> 对你们投了过来。
[23:11] <ST> 你们其他人都注意到弗雷德的表情变得很忧郁——实际上,他的伤口处快速蔓延开了深邃的蓝色。
[23:11] <ST>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切开了那辆被丢出来的装甲车。
[23:11] * 弗雷德 一股剧痛从伤口渗入迅速延伸到全身,手脚冰冷几乎握不住剑
[23:12] <弗雷德> “咳——还不够让我倒下!”
[23:12] * 弗雷德 回身挥剑劈向近身的白发少年
[23:13] <ST> “哦,还不够是吗?”
[23:13] <ST> “能够承受这样的伤害和毒素……真不愧是适格者,已经是鲸鱼一样的体质了呐。”
[23:16] <ST> “不知道再来一些的话会怎么样。”
[23:17] * 弗雷德 大剑刮起一阵狂风!将白发少年没说完的话和匕首一同撕碎
[23:17] * 迈哈姆特 按下腰带将一剂药剂注入体内,冲过去和弗雷德夹击少年
[23:17] <弗雷德> “哈啊——我也没听见呢。”
[23:18] <ST> 白发的少年满足地笑着,从自己的脚上舔去了弗雷德的鲜血,但是在下一瞬间,弗雷德的大剑顷刻间卷起了狂澜,将对方的身体斩成了两段。
[23:18] * 弗雷德 吐出一口血,一剑拄在地上
[23:18] <ST> “咦————!!”
[23:18] * 迈哈姆特 跑的太快,差点在血上滑到
[23:18] <ST> 少年半截的身体在地上蠕动着。
[23:18] <Marie-A-Sharon> “所以說,怪物之間的戰鬥可是很危險的哪。”
[23:18] * 弗雷德 伤口溢出的血变得青色,喘着粗气
[23:18] <ST> “咳咳,怎么可能……这只是人类的身体而已吗?!不对,他作弊了吧!”
[23:18] * 迈哈姆特 只好跳起空中一拐弯攻向剩余的敌人
[23:20] <弗雷德> “在你死去之前就告诉你吧,人类千锤百炼的躯体可不是随便得到力量就能轻视的。”
[23:21] <ST> “……原来如此,队长说的没错,虽然没有变身的能力,但就个人的肉体情况来说,集结了一个千年组织所有英知的适格者,无疑也是这个时代的巅峰。”
[23:22] <ST> 库尔特点了点头,接着,他被迈哈姆特一脚踢中,身体飞了起来。
[23:22] <ST> “库尔特——!可恶!”
[23:22] <ST> 白发的少年在地上继续蠕动着——看起来他强大的再生能力并不会让他因为弗雷德的攻击死亡,不过,也无法继续战斗了的样子。
[23:23] <Marie-A-Sharon> “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鬼,跟大人玩廝殺的遊戲可不好呢。”
[23:24] <ST> “……是我们错误的估计了守护者现在的力量,看起来,这次作战失败了。”
[23:24] <ST> “说什么失败!可恶,我们可是超人呐,不可能会输给人类的!”
[23:25] <ST> 库尔特的身体勉强落到了地面。
[23:25] * 迈哈姆特 站稳
[23:26] <ST> 迈哈姆特的攻击并没有比弗雷德的斩击弱,但是,大汉的身体却更强韧一些。
[23:26] <迈哈姆特> “没被踢碎你也不错。”
[23:27] <ST> 他摇晃了一下,站定了脚步。
[23:28] <Marie-A-Sharon> “就這樣也要說是??bermensch也太勉強了些吧,你現在這模樣最多也就算是半個超人呢。”
[23:29] <ST> “哼,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地上的白发少年挣扎着爬向自己的下半身,喃喃地说。
[23:30] <ST> 他的伤口处渗出的血很快就凝固了。
[23:30] <ST> “作为一个军人,这时候你就应该做出体面的抉择啊,费迪南德。”
[23:30] <ST> 库尔特话音刚落,眼前忽然出现了巨兽的幻景。
[23:31] <ST> 但丁的身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挥出了一掌。
[23:31] <ST> 原本就被迈哈姆特打碎的防御摇摇欲坠,接着,德国的骑士整个肉体都在冲击下化作了碎片。
[23:32] <ST> “呜哇,库尔特被……你们这些家伙。”
[23:33] * Marie-A-Sharon 摸摸嘴唇
[23:33] * Marie-A-Sharon 一個瞬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少年的脖子
[23:34] <弗雷德> “咳……别让这小子跑了。”
[23:34] <Marie-A-Sharon> “你需要的是家庭教育。”
[23:34] <Marie-A-Sharon> “唔,可能還得把你半邊身子接回去。”
[23:34] * Marie-A-Sharon 手邊的鐮刀在男孩的臉邊滑來滑去
[23:35] <ST> “可,可恶——”
[23:35] <Marie-A-Sharon> “你的上司沒告訴你這是戰爭,會死人的嗎?還是你當這就是玩家家酒呢。”
[23:35] <ST> 白发的少年其实比你们所想的还要狡猾。
[23:35] <迈哈姆特> (下半身要跑!
[23:35] <ST> 他的手很快地挖开了石地。
[23:36] <ST> 但是被玛莉的镰刀勾住脖子后不得不停了下来。
[23:36] <ST> 而这个时候,弗雷德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凝重了。
[23:36] * Marie-A-Sharon 揪著少年的脖子
[23:37] * ST 将话题改为 '毒刃刺杀者·费迪南德,战神之臂·库尔特,迈哈姆特、弗雷德(-38,体质-18)、但丁、玛莉'
[23:37] <ST> 威武的骑士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23:37] <Marie-A-Sharon> “所以說你在我們家男人的身上下了什麼毒?”
[23:37] <Marie-A-Sharon> “啊。”
[23:37] * 弗雷德 扶不住大剑,一下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23:38] <Marie-A-Sharon> “……稍微有點差勁的表現啊。”
[23:38] * dante 一把拉住弗雷德
[23:38] <ST> “哼,就算是这样的我们,也成功解决了一个适格者不是吗!?”
[23:38] <Marie-A-Sharon> “幫他解了,我考慮之後對你好一點。”
[23:38] <S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3:38] <dante> “这个家伙现在就这么死了我们后面会比较麻烦啊”
[23:38] <ST> “医疗班!”
[23:39] * Marie-A-Sharon 隨手把少年的腦袋慣在地上
[23:39] <Marie-A-Sharon> “小孩子學人家笑什麼。”
[23:39] * Marie-A-Sharon 然後又慣了一次
[23:39] <ST> 丹特中校看着但丁扶住了弗雷德,赶紧叫来了医疗人员。
[23:39] <ST> “快,把他带进去!”
[23:40] <ST> “唔,可,可恶——我怎么可能帮助你们法国人呢!”
[23:40] <ST> “就这样去死吧!”
[23:41] <ST> 总之,在一场骚乱之后,费迪南德的上、下半身都被铁环固定住,免得他逃走。
[23:41] <ST> 而弗雷德却还没有摆脱自己的危险期。
[23:41] <dante> “这个家伙啊,有没有解药?”
[23:42] <ST> 剩下的三个骑士很快就恢复了变身的时限
[23:42] * 迈哈姆特 去照看了一下弗雷德
[23:42] <迈哈姆特> “我看看,如果按照我的体质来说,中了毒需要……”
[23:42] * 迈哈姆特 拿出针剂
[23:43] <dante> “喂,小鬼,我在问你话”
[23:43] <ST> 在迈哈姆特的神秘座药的作用下,弗雷德暂时不会有生命的危险。
[23:43] <迈哈姆特> “不过对他来说会不会过于刺激了……”
[23:43] * dante 踢了踢上半身
[23:43] <ST> “哼,你们杀了我好啦!”
[23:43] <ST> 费迪南特对但丁撇了撇嘴:“就算有我也不会交出来的!”
[23:43] <dante> “杀么?我们是有考虑的,不过是在那个人死了以后”
[23:44] <dante> “不过啊,不会让你那么便宜就去死的”
[23:44] <dante>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吧?你有没有痛觉”
[23:44] <ST> “可,可恶……”
[23:44] <ST> 在但丁的压迫感下,白发的少年似乎显得有些迟钝。
[23:44] <Marie-A-Sharon> “所羅門密會有很多知識。”
[23:44] <dante> “有的时候,没有痛觉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呢”
[23:44] * Marie-A-Sharon 摸著嘴唇
[23:44] <Marie-A-Sharon> “嗯,應該是幾乎所有的知識。”
[23:44] <dante> “而且,你似乎是可以再生的呢”
[23:44] <Marie-A-Sharon> “你知道,拷問也是一門高深的知識。”
[23:45] <ST> “我是队长的部下,为了队长,不管发生什么都——!”
[23:45] <ST> “那个啊,有人在家吗————?”
[23:45] <ST> 就在这个时候,你们所在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23:45] <Marie-A-Sharon> “……看不出來你還這麼專情啊。”
[23:46] <Marie-A-Sharon> “不會是正主兒吧……唔。哪位男士去應個門好嗎?”
[23:46] <dante> “我去吧,这个小丑交给你”
[23:46] * dante 起身去开门
[23:46] <ST> 虽然但丁和玛莉充满压迫感的姿态和并不像是儿戏的态度,让白发少年从心底里感受到了恐惧,但他还是勉强地支持着。
[23:47] <ST> 可是当他看到了但丁打开门后的那个人之后,所有的坚持在瞬间就被压得粉碎了。
[23:47] <ST> “队,队长——!?”
[23:47] <Marie-A-Sharon> “我又猜對了一次。”
[23:47] * Marie-A-Sharon 默默掏出小筆記本,在上面寫字
[23:47] <ST> 但丁看见了一个英俊的金发青年,披着黑色的德军军官大衣站在门外。
[23:48] * 迈哈姆特 正在忙
[23:48] <ST> 在他的身后是一名银发的女性,以及有着黑色长发的,身材比但丁自己还要高的德国军官。
[23:49] <ST> 和费迪南德充满戾气与残虐的氛围不符,那名青年几乎和但丁完全相反,是一个充满知性、温和的男子。
[23:49] <Marie-A-Sharon> “你們家的小孩有點不太安分。”
[23:49] * Marie-A-Sharon 收起筆記本
[23:49] <ST> “初次见面,适格者们,在你们中应该只有弗雷德曾经和我有过一面之缘吧。”
[23:50] <Marie-A-Sharon> “嗯,其實我也不清楚。弗雷德現在還在臉色發藍地休息呢。”
[23:50] <ST> “我就是尼伯龙根的适格者,西格蒙德?马克西姆斯。”
[23:50] <ST> “我家的年轻人,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呢。”
[23:51] <Marie-A-Sharon> “是的。其實你們家的大人也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呢。”
[23:51] <ST> “虽是战时,不知可否由我方来主动提请一次交涉。”
[23:51] <ST> “来化解我们双方的纠纷呢?”
[23:53] <dante> “所以你想说点什么”
[23:53] <ST> “简单地说,我想把费迪南德中士带回去。”
[23:54] <ST> “作为交换的条件,我能够保证这里剩余伦敦市民的安全——”
[23:54] <ST> “以及,去除弗雷德体内猛毒的方法。”
[23:54] <ST> 英俊的青年微笑着说道,抱起了手臂注视着能够做出决断的两个人。
[23:54] <dante> “所谓保证伦敦市民的安全,你们是要怎么保证”
[23:55] <ST> 而这个时候,因为迈哈姆特往弗雷德的下体塞入奇怪药材的举动被发现了。
[23:55] <ST> 英国军方的护士把他赶了出来。
[23:55] <ST> “下次要探望的话至少请洗手消毒!”
[23:55] <ST> 然而,这个时候迈哈姆特也看见了门口的那三个来访者。
[23:56] <迈哈姆特> “我本想使用我血液进行精炼,但那个是机密,所以我只用了普通的抗毒剂——”
[23:56] <迈哈姆特> “呃?德国人?”
[23:56] <ST> 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就站在英国军营的中心——
[23:56] <ST> 却完全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23:56] <ST> 就宛如隐形一般地,他们径直从英国士兵的视线前穿过,来到了你们的驻地前。
[23:56] <dante> “喂,你们这些英国士兵,看这里啊”
[23:56] * dante 高喊
[23:57] <dante> “你们是怎么放进这些家伙来的啊?”
[23:57] <ST> “保证……啊,如果你希望的话,比如说,我可以让围着这里的德军撤退。”
[23:57] <ST> 金发的青年笑眯眯地说。
[23:57] <ST> 而英国卫兵好奇地看着但丁,一脸困惑的表情。
[23:57] <ST> “您在说什么呀,我并没有看到谁啊?”
[23:57] <dante> “看来普通人看不到你们啊”
[23:57] <ST> “啊,与其说看不见……”
[23:58] <dante> “喂,你,过来,看看我面前这个是谁!?”
[23:58] * dante 抓过一个士兵
[23:58] * 迈哈姆特 了解了一下刚才的对话
[23:58] <ST> “不如说不愿意去看,对普通人来说,如果是和自己所知的常识相差太远的东西,他们就会下意识地回避开目光,这个时候,如果刻意地让他们去看的话……”
[23:58] <ST> “哈啊————!!??快,快放开我,啊啊啊啊————!!!”
[23:59] <ST> 那名卫兵朝着西格蒙德的脸空洞地注视了几秒后,忽然大声惨叫起来,捂住了眼睛。
[23:59] <dante> “纳尼”
[23:59] <ST> “让对话继续吧,虽然很会惹事,但毕竟是我的部下。”
[23:59] <ST> “可以还给我吗?”
[23:59] <迈哈姆特> “虽然变成了两半……”
[23:59] * dante 丢掉卫兵
[00:00] <dante> “切,真是个嚣张的家伙”
[00:00] <ST> “啊,脑袋的那个部分就可以了。”
[00:00] <迈哈姆特> “不过现在的话,交换无伤大雅吧。”
[00:00] <dante> “我们怎么能够相信这家伙呢”
[00:01] <dante> “你们有带着解毒剂么”
[00:01] <ST> 西格蒙德微笑着说:“我也有一定的洁癖,不想碰触太不干净的东西。”
[00:01] <ST> 对于但丁的问题,西格蒙德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由在他身后的银发女子向前走了一步。
[00:02] <ST> 女子从自己那堪称波涛汹涌的胸部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
[00:02] <dante> “虽然我很喜欢大胸,但是这个时候色诱对我是不起作用的”
[00:02] * dante 盯着胸部看
[00:02] <迈哈姆特> “真伪由我来验证吧。”
[00:03] <ST> “……”
[00:03] <ST> 对于但丁没有礼貌的视线,女子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眼神都没有动摇。
[00:03] <ST> 只是以同样的气势和威压直视着但丁,但是空着的手一挥,瓶子落到了迈哈姆特的手里。
[00:04] * 迈哈姆特 一挥手接住
[00:04] <迈哈姆特> “嗯……”
[00:04] <ST> 迈哈姆特验证了一番,发现的确垫过了(……)。
[00:04] <迈哈姆特> (我可真厉害!
[00:04] * 迈哈姆特 其实相关知识并不是很丰富,但作为药罐子,对各种药的特性还是相当了解
[00:05] * 迈哈姆特 打开垫起来的瓶盖(?),闻了闻
[00:05] <迈哈姆特> “没问题。”
[00:05] <ST> “队,队长……”
[00:05] <ST> 费迪南德一副没有生机的表情低下了头。
[00:05] <ST> 但是,交涉中的德军军官并没有一个看向他的方向。
[00:06] <dante> “看起来这家伙对你们来说只是个试验品而已”
[00:06] <dante> “你们根本没有同伴意识啊”
[00:07] <ST> “军队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只要技术合适,没有什么部件是不能替换的。”
[00:07] <ST> “但是,还能抢救的器官,至少也应该试着包扎一下,不是么?”
[00:07] <dante> “砌”
[00:08] <ST> “虽然是很叫人棘手的年轻人,但毕竟也有着可爱的忠诚心啊……怎么样,但丁,你野性的本能有告诉你此刻正确的方向吗?”
[00:08] <dante> “喂,迈哈姆特,怎么样?”
[00:08] <dante> “这瓶药可不可靠”
[00:08] <ST> 露出很有礼貌的笑容,西格蒙德笑了起来。
[00:08] <ST> 而就在这个时候,迈哈姆特扛着弗雷德走了出来。
[00:09] <迈哈姆特> “看起来他活过来了。”
[00:09] <ST> 虽然脸色还很差,但注射药剂后,弗雷德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00:09] * 迈哈姆特 抓起他的手挥了挥
[00:09] <dante> “看起来还是略有诚意的”
[00:09] <ST> ——在朦胧之间,似乎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00:09] <弗雷德> “……西格……蒙德!”
[00:09] <迈哈姆特> “果然认识吗?”
[00:10] <ST> 那个和自己一同在玫瑰十字骑士团受训的银发少女,以及她所投向的,金发的怪物。
[00:10] * 弗雷德 即使浑身无力,但还是用力举起了剑
[00:10] <ST> “那么,马克西米利安,回收费迪南德吧。”
[00:11] <ST> “呀,你好呀,弗雷德。”
[00:11] * 弗雷德 咬紧牙瞄了一眼周围
[00:11] <ST> “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好好一起喝杯咖啡吧。”
[00:12] <弗雷德> “哼哈……果然是你带出来的臭小子,连阴狠都学了八成。”
[00:12] <ST> “不过呢——我对你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
[00:12] <ST> “相反,我比较期待迈哈姆特和但丁呢。”
[00:12] <ST> “怎么样,你们两个,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联手呢?”
[00:13] <弗雷德> “闭嘴!这个辱没骑士之名的混账!”
[00:13] <dante> “很有趣的提议”
[00:13] <dante> “奄奄一息的家伙先不要说话了”
[00:14] <dante> “虽然你们的提议我比较感兴趣,但是呢。。。。”
[00:14] <迈哈姆特> “现在还没必要吧。”
[00:14] <dante> “作为主角系的我们,如果就这么投敌了,观众们一定会骂我们的吧”
[00:14] * 迈哈姆特 很正直
[00:14] <迈哈姆特> “而且我现在放开他的话,他可能会摔伤鼻子。”
[00:14] <dante> “这样的狗血剧情,一点意思都没有”
[00:15] * 迈哈姆特 摇晃了一下自己架着的弗雷德
[00:15] <ST> “……真是不错的回答,你们的这份坦诚,已经足以让我动心了呢。”
[00:15] <ST> “那么,24个小时。”
[00:15] <dante> “更确切的来说,我只是单纯不喜欢你这家伙,第一印象就很差的人,是不可相信的”
[00:16] <ST> “24个小时之后,我们会再见面的。”
[00:16] <ST> “到那个时候,如果你们的答案和现在一样的话,恐怕,我们就要交战了吧。”
[00:16] <dante> “24小时以后你们就洗干净脖子乖乖等着我们去打爆你们吧”
[00:16] <ST> “无论如何,感谢你们。”
[00:16] <dante> “至少我的答案,已经给出来了”
[00:16] <ST> 西格蒙德笑了笑,对但丁举起了右手。
[00:17] <ST> 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掌在半空张开,像是邀请但丁和自己握手一般。
[00:18] * dante 伸手过去握
[00:18] <ST> 似乎并没有带有什么威胁的,双方友善——但冷淡地握了手之后。
[00:19] <dante> “装腔作势的混蛋”
[00:19] <ST> 西格蒙德和两名部下——以及费迪南德的上半身一起离开了英军的阵地。
[00:19] * dante 内心活动
[00:19] <ST> 在那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德军进入伦敦的步调也发生了停滞。
[00:20] <ST> 英军乘机将大部分市民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不过,这也已经是后话了。
[00:20] * 弗雷德 看他走远后愤愤地将剑插在地上,喘着气一下坐到椅子上
[00:20] <ST> 弗雷德的身体在一个小时左右的复健后恢复到了可以战斗的水平。
[00:20] <ST> 而随着你们进一步的休整完毕。
[00:20] <ST> 地狱之门,即将出现在守护者们的眼前。
[00:21] <ST> ——————————————————————————————————————————————————————————————————————————————
[00:21] * ST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