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aestro预览节译  (阅读 1699 次)

副标题: 贵圈真乱

离线 子虚子

  • 月球厨师
  • 版主
  • *
  • 帖子数: 916
  • 苹果币: -4
  • 今天也是脑残的一天。。。
Maestro预览节译
« 于: 2016-03-30, 周三 23:58:26 »


累得要命的米诺琳·菲,走进了她在班瑞大宅中私人区域的育儿间。当她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盯着伊沃奈的小床时,她马上就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谁……?”她正要发问,但又停了下来。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同时那女孩——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转过身来,对她露出了一个完美的,自鸣得意而又邪恶的微笑。

“你不明白吗,‘妈妈’?”那女孩,实际上正是伊沃奈,问道。

“怎么……?”

“只是个简单的法术,不过也很古老了,”伊沃奈解释道,“一种加速咒文,由法师们,在那些早在咒疫,甚至早在动荡之年以前的日子里,所使用。一个神奇的法术,加速受术者的移动和攻击,但也会带来一个不幸——或者在当下,幸运——的副作用,那就是受术者会衰老,就好像过了一年似的。”

米诺琳·菲只有一半注意力放在听这段解释上。她的注意力被眼前这生物纯然的美所吸引。纯然的美,她知道,超过了她所能想象出的一切。令人痛苦的美;看着伊沃奈就是在陷入绝望,因为你永远不能像她那样美丽。她的皮肤,平滑而闪亮,就如绸缎和钢铁编织为一,纤弱却又带着不可能的强韧。她柔软的触碰能让她引诱对象的每一根神经燃烧起来,即使当她的手锁紧那呻吟着的受害者的喉头——那触碰也如同轻柔的戏弄。

“加速,”伊沃奈突然说,用更加着重的语气,打断了米诺琳·菲那近乎恍惚的遐想。

“你……你懂得奥艺?”米诺琳·菲结结巴巴地发问。

年轻的女孩嘲笑着她。“我与蛛后同在,而蛛后正是那意图将魔网收入囊中的女神。还是说,你忘了?”

“不——不,”米诺琳·菲一边结结巴巴地作出几乎无意义的回答,一边试着理解那段宣言。伊沃奈宣称她与蛛后同在?她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你总是被吓得不知所措,”伊沃奈带着令人不快的微笑说道,“没关系,你最重要的职责已经完成了。”

她感到自己开始好奇。

“我已经出生了,显然也断奶了,”伊沃奈解释道,“我不再需要吮吸你的乳房,也没有这么做的欲望。不是为了喂饱自己,至少。”

她思索的结果让高阶女祭司的膝盖开始颤抖。还不算上,她明白她永远不能拒绝伊沃奈想要任何东西的要求,这个念头带来的不快。米诺琳·菲用尽全部的意志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立刻五体投地,乞求伊沃奈占有她,或者杀了她,或者随便怎么处置她。

在那恐怖的一刻,在那强大生物的脸上,不止映出了伊沃奈,还映出了她自己的弱点。米诺琳·菲真真正正的接受了那个女孩的宣告——她与蜘蛛神后同在。

她是——现在很明确了。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小孩子,甚至不是那个植入了永恒的伊沃奈之记忆的小孩子。不,这是某种更强大的存在。

带着看似天真无邪的笑容,伊沃奈开始了一系列动作,并开始轻声咏唱。一道红色微光覆盖她全身,她的头发——已经很密实,垂到后背中央——又长了一点,在臀部的位置打着卷。

“我已经二十四岁了,”她说,“你觉得,是不是每个年轻的勇士都会觉得我很有吸引力?”

米诺琳·菲想回答说,所有的活物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魔索布莱城——全世界——没有一个卓尔能抵抗她的魅力超过一次心跳的时间。

“二十五,我想,”伊沃奈评论道。米诺琳·菲带着迷惑的表情看着她。

“二十五岁,”女孩解释道,“我要找到一个岁数,可以给我我需要的尊重,但也要有完美的美貌与诱惑力。”

“难道在哪个岁数您不是如此吗,不管是哪方面?”米诺琳·菲听到自己这么说。

伊沃奈露齿而笑,这让高阶女祭司完全明白,她自己已经坠入了这个小尤物的媚惑之网。

“等我成为主母,你会为我好好出力的。”伊沃奈说。

“我是……”米诺琳·菲觉得自己好像刚刚被宣判暂缓死刑一般,“我是您的母亲,”她结结巴巴地说,急切地点着头,“这是我的光荣……”

女孩挥了挥手。尽管她在房间的另一边,但这魔法掌嘴的力道如此之大,竟把米诺琳·菲打得摔向一边。

“不再是了。”伊沃奈说,“那份职责已经完成,已被遗忘了。你可以活下来享受荣华富贵,或者你会受尽苦楚,取决于你的忠诚和服务情况。我不打算毁灭你。”

米诺琳·菲垂下目光,紧盯着地板,就好像她正试图找个坑钻进去。

然后她感到下巴上受到了一次轻柔的触碰——怎样的触碰啊!一千道愉悦的火焰在她体内爆发,同时伊沃奈如此轻松地抬起她的脸,盯着她的双眼。米诺琳·菲害怕自己会瞎眼——如此接近这般的美貌。

“但你有个优势,女祭司,”女孩说,“我知道我能信任你。让我看到我也可以认可你的服务,你就会在班瑞家族过上好日子。快乐又奢华的好日子。”

米诺琳·菲支撑着自己,等着另一次掌掴,另一次残酷的提醒,提醒她这一切可以被夺走得如此之快。

但那并没有来。相反,伊沃奈温柔地用指尖划过米诺琳·菲的颊侧。那触碰,如此不可想象地轻柔,如此奇妙地呼唤着每一根神经近前,如此玄秘地用纯粹的愉悦感将它们点燃,留下了一道纯粹的狂喜。

“来吧,”伊沃奈说,“我想是时候让昆赛尔知道她侄女的真相了。”

“您希望会见主母吗?”

“你将立刻带我去进行这次会面。”女孩答道,“这是我给你的一个任务。不要让我失望。”

米诺琳·菲屏住呼吸,觉得进退维谷。刚刚伊沃奈的话让她明白,这在当下是一个任务,但在之后就会是一系列无穷无尽的任务。而且,她结语中的人称代词,要求米诺琳·菲不要让“她”失望而不仅仅是不要失败,告诉高阶女祭司这个危险的孩子绝不会接受失败。

她所生出的,这个奇怪的小女儿,既是绝大报偿的许诺,也是无尽苦痛的许诺。她如此撩人,同时又如此恐怖。

对于米诺琳·菲而言,在贡夫不在的当下,她的生存完全系于昆赛尔主母的容忍,这就已经够坏了。但更坏的是这样的念头:她飞黄腾达的唯一机会可能就是这个危险的孩子,不管她是永恒的伊沃奈的转生,或者是罗斯神后本人的圣者——或是两者的怪异融合。

危险。如此,极度,危险。

——————————————

“你带到我的私人房间来的这是个什么东西?”当米诺琳·菲没有提前通报就进入她在班瑞大宅的房间时,昆赛尔如此发问。

“仔细看看,”年轻的卓尔女孩说,同时举起手让高阶女祭司不要作答。显然正是这个动作,而不仅仅是她超凡的美貌,让昆赛尔看出了真相,正如主母那对伊沃奈而言异常美味的表情所揭示的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昆赛尔结结巴巴地问。

“你在战斗中被一个流浪的卓尔宰了,他还活着,而现在,你,也还活着,”年轻的女孩答道,“而你问我区区几年时间的快速成长怎么有可能?你觉得这不可能吗,‘姑姑’?”

昆赛尔的眼睛因这无礼的话语——称她为某人的姑姑——而闪耀着怒火。她是魔索布莱城的主母!

“你对魔法,不管是奥术还是神术,了解的程度真的就那么可怜,以至于这么一点点小伎俩随你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伊沃奈嘲讽着,当米诺琳·菲因这侮辱而倒抽凉气时,她却忍不住脸上狡猾的笑意。

“出去吧。”伊沃奈对高阶女祭司说。

“不准动!”昆赛尔主母咆哮着,唯一的理由就是要对抗那突然出现的年轻女孩的命令。

伊沃奈扭过头,看了一眼因犹疑和显而易见的恐惧而颤抖的米诺琳·菲。

“走吧。”她轻声说。“我会在这里取胜,而且我向你保证,如果你留在这,我会记得你的犹豫。”

“留在这,”昆赛尔强硬地说,“否则就尝尝主母的鞭打吧!”

米诺琳·菲因为矛盾的命令而颤抖,她哭了出来,看上去马上就要崩溃了。

“啊,没错,昆赛尔·班瑞的五头鞭,”伊沃奈说,“很适合高阶女祭司的武器,但作为主母的权杖可太可怜了。我相信我能做得更好。”

昆赛尔怒目圆睁,鼻翼扇动着,伸手去拿那鞭子并将它举起;鞭子的五个蛇头,每一个都注入了一个小恶魔的生命本质,饥渴地摇摆着。

伊沃奈嘲笑着她,并让米诺琳·菲离开。

几十步外,昆赛尔从腰带上拔出她的另一件武器——一柄魔法战锤——随着一声怒吼,她猛地挥动这武器。

在米诺琳·菲转身的瞬间,那战锤的幻象突然在她背后的空气中出现;它重重地打在她的肩上,将她打翻在地。四肢趴地的米诺琳·菲忍不住回头看着昆赛尔,而伊沃奈也是如此。

“我没有许可你打她。”女孩淡淡地说。

咆哮着的昆赛尔又一次挥动战锤,这次用了更大的力气。伊沃奈将双臂在身前较差,而后大幅度地挥出。那锤子又一次出现了,这次瞄准了伊沃奈的脸。但正在那灵体影像击下的瞬间,它打中了那女孩划定的一片闪光的力场。锤子穿过力场,这次却是出现在了昆赛尔面前。当她自己的重击打中自己的脸,把自己向后打翻在地时,昆赛尔不禁发出一声尖叫。

米诺琳·菲甚至没费事站起来,她连滚带爬地逃跑,在她跑到大门前的一路上都在发出奇怪的啜泣声。她一跑出门,就将大门在背后猛力关上。

“你敢!”昆赛尔尖叫着,摇晃着试图站起来,血液从一个鼻孔和脸颊的一侧流淌而下。

“我‘敢’?你觉得那是个简单的把戏?”

“某种空间次元扭曲,”昆赛尔唾骂着,鲜血随着每个字迸发而出。

“对抗一个灵体锤子之类的东西?”女孩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回应,“你真的不明白我是谁么?”

昆赛尔站稳脚跟,高高举起她的蛇头鞭,替代了腰带上的战锤。她步步紧逼,每走一步都愤怒地咆哮着。

伊沃奈将双手放在屁股上,摆出她能摆出的最任性的姿势,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哎呀,真的一定要这样吗?”

“你,这个,恶心的,怪物!”昆赛尔回应道。

“你这么快就忘了庆祝拜伦·菲家族成立的节日吗?”

这句话阻止了主母的进逼。她僵立在那,突然犹豫起来,她目光不定。

“怀了个蜡融妖?”伊沃奈嘲笑着。

现在两人都知道真相了。

“你不是叫你的兄弟娶了米诺琳·菲,所以我就将出生在,而且属于,班瑞家族吗?”伊沃奈问道,“你甚至给我起了名字,不是吗?啊对了,你是被要求那么做的。永恒的伊沃奈,又一次出生,以便接替你,对不?”

现在是昆赛尔自己在到处寻找一条逃路。

“而我,就在,这里。”

“你只是个孩子!”

“对,只有身体是。”

“不!”昆赛尔喊叫着,“不是现在,还不是!你还不够岁数——就算算上你用魔法带来的肉体成长,你也只有在蜘蛛教院受训所需年龄的一半!”

“我的‘训练’?”伊沃奈带着忍耐不住的笑意发问,“亲爱的昆赛尔,这城里有谁能训练我?”

“狂妄!”昆赛尔吼道,但这咆哮里没有多少信心。

“因格斯是你鞭子上的蛇之中最睿智的,”伊沃奈说,“来吧,高阶女祭司,问问她。”

“高阶女祭司?”昆赛尔抗议地喊叫着。她向前迈步,缩小距离,高举鞭子准备抽下。

“高阶女祭司昆赛尔。”回应传来,却不是来自伊沃奈。它来自于鞭子上的一个蛇头——来自于因格斯。

昆赛尔震惊地看着蛇头。

“她觉得她是主母。”伊沃奈对蛇说,“告诉她真相。”

因格斯一口咬在昆赛尔脸上。

她踉跄着后退,试图解决它,但并没能马上理解近在眼前的恐怖危险。因格斯又咬了她一口,同时,鞭子的另外四个头也将它们的尖牙刺进了昆赛尔柔软的血肉。毒液如火焰般烧遍她全身。她当然本应将鞭子扔到一边,但在那恐怖的一刻她没能足够快地思考。

鞭子又攻击了一次,之后又是一次。每一次都注入了足以杀死二十个卓尔的毒液。

她踉跄着,但仍然举着鞭子,蛇也仍然在咬她。

她向后倒下,那鞭子掉在她身边。当她在极度的痛苦中翻滚时,蛇群又咬了她一次。

然后又是一次。

她从未体验过如此的痛苦。她因近在咫尺的死亡而尖叫。

那孩子,伊沃奈,她用模糊,充血的眼睛看到,正高高在上地站在她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低头对她露出微笑。

从视野的死角,黑暗合拢而来。她确实看到了伊沃奈俯身伸手;她确实感到了伊沃奈抓着她礼服的集束处。当黑暗吞没她,她感到一阵轻松。真的轻了,她相信,因为伊沃奈仅用一只手就抓起她,如此轻易地将她提离地板。

一个小光点刺破黑暗——或许那就是通道,通往深坑魔网,通往永恒。

但那光点扩大了,昆赛尔觉得好像有凉水将她血管中燃烧的毒液浇灭。这不可能!没有法术能如此快地对抗如此剂量的致命毒液。

但是光芒还在扩散,昆赛尔意识到自己又坐在自己的椅子里,她的宝座,主母的宝座。还有那女孩,伊沃奈,盯着她,笑着她。

“现在明白了吗?”伊沃奈问道。

昆赛尔的意念转动着——她因伊沃奈读取了她的每个念头而恐慌。她本来应该死去的。她每一条蛇的毒液都足以杀死一个黑暗精灵。全部五条蛇,反复的啮咬,几乎瞬间就能杀死一个黑暗精灵。

“你活了,”伊沃奈回答了那显而易见的问题,“虽说没有女祭司有足够的权能治疗,不管是通过神术还是炼金术,以把你从你毒蛇的毒液带来的死亡中拯救出来。”

昆赛尔的目光低垂,当她双眼注视那鞭子时不禁吃惊地瞪大。那鞭子,她的鞭子,在伊沃奈的手里。五条蛇亲昵地缠绕着伊沃奈美丽的黑色手臂。

“别怕,我很适应我的鞭子,”伊沃奈解释道,“实际上,我很期待得到它。”

“你是谁?”

“你知道的。”

昆赛尔无助地摇着头。

“你想知道为什么你还活着,”伊沃奈说,“你当然活着!为什么不呢?难道你死了我就能被服侍得更好吗?哦,我懂了,”她带着完美的邪恶笑容说,“你怕我把你从蛇毒中救出来,可能是为了让你死得更痛苦!”

不由自主地,昆赛尔开始颤抖,大口喘息着。

“也许真的会那样,但没必要,”伊沃奈说,“你运气不错,我还不想把我自己揭示给执政议会和整个城市,因此,我想要你的服务。你看,对所有注视班瑞家族的人而言,你还是主母。只有你和我知道得更多。”

她在这里暂停下来,对昆赛尔一笑。“你确实知道得更多。”她说。

昆赛尔艰难的咽着口水。

“我是谁?”伊沃奈问道,昆赛尔鞭子上的五个蛇头离开了女孩的手臂,一边发出嘶嘶声,一边不祥地摇曳着,伸向昆赛尔的方向。

“女——”昆赛尔正要回答,但当她发现葵拉,第三条也是最强健的那条毒蛇,正昂首欲击时,她停了下来。

“好好想想。”伊沃奈说。“向我证明你还没有蠢到不能好好满足我的需求。”

昆赛尔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回忆起那关于永恒的伊沃奈的记忆和智慧。

“别浪费时间,我的姑姑,我的同宗,我的女儿。我,是,谁?”

昆赛尔睁开眼睛。“您是魔索布莱城的主母。”

女孩的笑颜让一千股暖流冲过昆赛尔的身体。蛇群退却,滑回伊沃奈手臂怜爱的怀抱。

“只有你和我知道这事,”伊沃奈解释道,“证明你对我的价值。我当然会需要一个强大的高阶女祭司,也许还有个新的蜘蛛教院教长。你配得上那样的职位吗?”

昆赛尔想要愤怒地回答,她已经是主母了!她怎么可能配不上?

但她没有那么说。她温顺的点头,然后接过了那个年轻女子,那个小女孩,还回来的鞭子。

“其他家族蔑视你,”伊沃奈解释道,在昆赛尔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宝座上坐直同时,她正走到一边,“他们蔑视班瑞之名。他们当然忍不下去。他们会合谋,如果那些阴谋成功了,你就会是他们的目标,至少现在是。”她优雅地用脚跟急转,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也许他们会杀了你,”她兴高采烈地说,“但也许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如果你在接下来的几十天好好服侍我,你就能活下来。你将在我的班瑞家族中服务。还有我的学院。你将知道什么叫荣誉,什么叫光荣,什么叫巨大的力量。”

“你看,我不怕你,因为你现在懂了,是不是?”

昆赛尔点了点头。

“你永远不会对抗我,因为那些家伙能对你所做的一切,都不如我很高兴能对你做的那些事情可怕。”

伊沃奈轻轻的跳过来,亲吻了昆赛尔的面颊。在她抽身时,昆赛尔鞭子上的五条蛇爬到她的另一边面颊旁,它们轻轻抖动的舌头舔弄着她。

“回去做你的主母吧。”伊沃奈说着,同时蹦跳着离开。“我会告诉你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做什么的。”

随着那句话,她离开了。


* 子虚子 立誓会用法师之前不看其他职业
* 子虚子 觉得也许我这辈子都看不到其他职业了。。。

成了!吾是万动,亦是海灵;吾是标动,吾是迅捷。吾要把万动泉的水白白的赐给没动作的人喝。——启动录21:6

——2014年1月7日,太古的群公告

Mystryl=The Hidden One=Lord Ao
参考文献:AAN Page. 49,F&A Page. 30
逻辑严谨,无懈可击(死)于是至高无上的神上神密斯瑞尔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生之年的2版学派和专精法师填坑计划:
防护,咒法,预言,塑能,幻术,附魔,死灵,变化,地,水,风,火,空间,力场,暗影,炼金,机关,几何,诗歌,野魔法,共通

防护师,咒法师,预言师,塑能师,幻术师,附魔师,死灵师,变化师,控地师,卜水师,占火师,唤风师,次元师,力能师,灵术师,影法师,炼金师,奇械师√,几何师,歌法师,狂法师

——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吧。。。


shipiaozi忧心忡忡地跟我说:“现在从3r到4E、从4R到5E,甚至还有果园的很多地方,一个歧视shipiaozi、迫害shipiaozi、虐待shipiaozi的事实联盟已经形成。人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理论就受到嘲讽,必须让世界上更多有知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支持清晰正确的shipiaozi理论……” “等等,”我说,“他们都怎么嘲讽你了?” “他们既不肯同意我的观点,又不肯不提实战!”shipiaozi一脸悲愤地说。


“你手中的这本书是对《龙与地下城》3.5版角色扮演游戏规则的最终修订。这本书在编制的过程中,从各种规则扩展、勘误和阐释中汇集了大量资源,是进行《龙与地下城》游戏的官方权威指南。这本书修正并阐明了规则,并且从游戏乐趣和规则简化两方面进行了适当的扩充。当现行的核心或扩展规则与本书矛盾时,一律以本书,即《万律全书》为准。如果你在进行游戏时对游戏规则产生了疑问,本书就是为解答你的疑问而问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