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神弃之地01  (阅读 1195 次)

副标题: 偶像派的吟游诗人

离线 黄衣之王

  • 旧日支配者
  • Guard
  • **
  • 帖子数: 144
  • 苹果币: 0
【LOG】神弃之地01
« 于: 2015-07-11, 周六 18:05:46 »


16:18:36 <白手|DM> -------------劇情開始-----------
16:18:44 <白手|DM> 這個世界,是不完全的。
16:18:46 <白手|DM> 你們的師長曾經這樣告訴過你們。
16:18:48 <白手|DM> .
16:18:54 <白手|DM> 前面的路,已經斷了。
16:18:55 <白手|DM> 或許是前輩,或許是同學的屍體對你們這樣訴說。
16:18:59 <白手|DM> .
16:19:05 <白手|DM> 變成不死生物?將自己化成構裝體?
16:19:06 <白手|DM> 或許那是一條能夠通往長生的道路,但,沒有成長的長生,就是絕望的地獄。
16:19:12 <白手|DM> .
16:19:19 <白手|DM> 還有一個選擇,最後的一個選擇。
16:19:20 <白手|DM> 縱然只有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人能夠成功回來,但那已經是在你們所知中,唯一的一條晉升之道
16:19:23 <白手|DM> .
16:19:34 <白手|DM> 神棄之地,在上古諸神的戰役之後,被流放的戰場。
16:19:35 <白手|DM> 古老的卷軸,失傳的魔法,突破界線的力量,只有在那邊能夠獲得。
16:19:40 <白手|DM> .
16:20:09 <白手|DM> 帶著自己珍藏的所有家當,和你最信任的同伴們,打開了位面的門扉
16:20:53 <白手|DM> 澎湧而出的能量亂流,讓傳送門一閃一閃
16:21:16 <白手|DM> 構成傳送陣的寶石一顆顆開始粉碎
16:21:42 <白手|DM> 你們沖入了神棄之地
16:21:47 <白手|DM> ---------------劇情結束----
16:22:17 <白手|DM> (各位請動作
16:22: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呼。。。这里就是上古神祗的战场么。。。”
16:22:54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环视周围
16:22:55 <奥登牧师> " 环境比想象的好一些  "
16:23:03 <炽牙|超咒> “嗯……看来没有回头路了呢……”
16:23:2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只是在自己家里的那些发霉的书里读到过这里”
16:23:26 <炽牙|超咒> “我先来简单的检测一下这里的力量吧”
16:23:40 * 奇犽 (TRPGer@117.85.151.A8CD8A4A) 加入 #神棄之地
16:23:5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实验一下能力么?也好”
16:23:59 <炽牙|超咒> 使用法储专长形体变换
16:24:07 <炽牙|超咒> 获得12暂时生命
16:24:29 <炽牙|超咒> (然后暂时生命消耗速度如何?
16:25:30 <白手|DM> (法儲專長沒記錯是類法術能力?
16:26:21 <炽牙|超咒> (额……就当是吧
16:26:22 <白手|DM> (還有你現在身上的法術數量如何?
16:26:54 <炽牙|超咒> (嗯……高等法师护甲,翱翔天际?
16:27:34 <白手|DM> (另外你的人物卡沒給我
16:27:35 <炽牙|超咒> (暂时先这两个
16:28:09 <白手|DM> 奇犽: 熾牙試圖動用蘊含在記憶中的魔力
16:28:17 <炽牙|超咒> (还有一些细节在犹豫……
16:28:22 <白手|DM> 強烈的力量從熾牙的體內蜂湧而出
16:28:26 <白手|DM> (你HP多少?
16:28:43 <炽牙|超咒> (84
16:29:14 <白手|DM> 在力量湧出的瞬間,熾牙察覺了不對勁
16:29:20 <白手|DM> 這股力量.....太過強大了!
16:29:25 <白手|DM> 遠遠超過了平常施展的水準
16:29:31 <白手|DM> 或許是這呃區域的關係!
16:29:39 <白手|DM> 或許是這個區域的關係!
16:29:58 <白手|DM> 那股力量甚至強烈到對熾牙的身體造成了嚴重的損害
16:30:16 <炽牙|超咒> (抖抖抖
16:30:25 <白手|DM> (你先扣17HP
16:30:3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感觉如何?”
16:30:38 <白手|DM> (然後獲得12點暫時生命
16:30:39 <炽牙|超咒> (噗
16:30:53 <炽牙|超咒> “我感觉亏大了”
16:30:57 * 奥登牧师  神圣超魔法 神能
16:30:59 <白手|DM> (高等跟翱翔分別是幾環?
16:31:11 <法莱斯|卷宗学者> (高等法师护甲是3环
16:31:21 <白手|DM> (翱翔呢?
16:31:42 <法莱斯|卷宗学者> (5
16:31:45 <法莱斯|卷宗学者> (5环
16:31:51 <炽牙|超咒> (没错
16:32:31 <白手|DM> 然後你感受到了你身上那些常駐的魔法力量正在不斷的耗損你的生命力,你剛剛獲得的額外暫時生命力大概只夠支持4輪
16:32:55 * 科南 (TRPGer@14.18.243.5B8E0169) 加入 #神棄之地
16:32:57 <炽牙|超咒> (可怕
16:32:58 <白手|DM> 奧登也試著施放了神術
16:33:04 * 科南 目前的昵称是 杜宇
16:33:07 <白手|DM> 巨大的能量澎湧而出
16:33:27 <白手|DM> (奧登你最大HP多少?
16:33:30 <炽牙|超咒> (只能先拆掉翱翔天际了
16:33:34 * 白手|DM 设置模式为: +o 杜宇
16:33:35 <奥登牧师> 144
16:33:42 <炽牙|超咒> 解除翱翔天际
16:33:56 <奥登牧师> (我只是上一个法术啊
16:34:3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一旁做笔记
16:34:31 <杜宇> (有超咒P法术了?
16:34:41 <白手|DM> 杜宇: 在施放的瞬間奧登感受到生命力跟魔力同樣在湧出
16:34:51 <炽牙|超咒> (有,然而不敢P啊……
16:34:57 <白手|DM> (奧登損失29HP 在施放的時候
16:35:35 <白手|DM> 你們現在身處的地方是一處荒原
16:36:10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也给自己P个神能
16:36:12 <白手|DM> 四周一片荒蕪
16:36:24 <白手|DM> (你怎麼P的?
16:36:27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只有1个buff还是29?
16:36:29 <法莱斯|卷宗学者> (DMM
16:37:01 <白手|DM> (那給我你的最大HP
16:37:03 <炽牙|超咒> “不行啊,这样的话很难回血啊……”
16:37:04 <杜宇> (进了神超?
16:37:10 <法莱斯|卷宗学者> (98
16:37:17 <法莱斯|卷宗学者> (96
16:37:30 <白手|DM> (法萊斯損失了20HP
16:38:03 <白手|DM> 你們發現正如同資料上所說的,如果在這個位面施放任何法術,都會受到相當的傷害
16:38: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哇。。。这感觉的确不太好”
16:38:12 <白手|DM> 就像是生命力跟魔力一起被消耗一樣
16:39:05 <白手|DM> 這個位面是瑰麗且奇妙的
16:39:23 <白手|DM> 你們剛剛湧出的魔力在空中化成了可見的風
16:39:31 <法莱斯|卷宗学者> “是不是因为在这个位面生命力和魔力混合在了一起呢。。。。”
16:39:36 <白手|DM> 各種魔力在位面的世界中肉眼可見
16:39:4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各位,我需要在做一个实验”
16:39:51 <杜宇> “那么我的能力会如何呢……”
16:39:55 * 杰斯 (2002@36.62.225.9A9EFCD7) 加入 #神棄之地
16:40:04 <炽牙|超咒> “你给自己回回血试试?”
16:40:05 * 奥登牧师 (androirc@223.104.18.7C4984E5) 已退出 (Connection reset by peer)
16:40:09 * 杜宇 激发勇气
16:40:19 <白手|DM> (給全體唱?
16:40:20 * 杰斯 目前的昵称是 奥登
16:40:24 <杜宇> (是
16:40:27 * 白手|DM 设置模式为: +o 奥登
16:40:39 * 奥登 目前的昵称是 奥登|牧师
16:40:43 <白手|DM> 奥登|牧师: (激發勇氣貌似不能D掉的?
16:41:00 <奥登|牧师> (换电脑了
16:41:15 <白手|DM> (你的激發勇氣+多少?
16:41:29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启动一下加速甲,看看会不会出事
16:41:39 <白手|DM> (還有你的HP多少說一下
16:42:40 <白手|DM> 法萊斯啟動了加速甲的效果
16:43:09 <白手|DM> 激發盔甲上的魔力的時候,與他連結的能量抽取了他的生命
16:43:31 <杜宇> (现在应该是……+4
16:43:34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结束
16:43:36 <杜宇> (HP98
16:43:37 <白手|DM> (法萊斯-14HP
16:44:01 <炽牙|超咒> (咦?
16:44: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魔法物品也会导致生命力流失呢”
16:44:16 <白手|DM> 除此之外,加速甲帶來的加速效果跟身上常駐的神能產生了非常不妙的影響
16:44:23 <白手|DM> 就像是在刮肉一樣
16:44:30 * 奥登|牧师 使用治疗轻伤杖对自己
16:44:31 <炽牙|超咒> (为什么我的法储伤害那么高?明明效果只有2环等级
16:44:32 <白手|DM> (每輪扣3HP
16:44:41 <白手|DM> (四環謝謝
16:44:41 <奥登|牧师> .r 1d8+1
16:44:42 <Dicebot>  奥登|牧师进行检定: 1d8+1=5+1=6
16:45:28 <白手|DM> (奧登-8HP+6HP
16:45:4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倒扣了HP呢
16:46:10 <白手|DM> (就說別用1D8+1了....
16:46:11 <奥登|牧师> “咳...练治疗轻伤都不能用呢.......”
16:46:13 <炽牙|超咒> (没有啊……效果比虚假生命还要弱吧……
16:46:14 <杜宇> (白手,看到我的了吗?
16:46:21 <白手|DM> (你去看群裡
16:46:24 <白手|DM> (看到了
16:46:36 <白手|DM> 杜宇這時候決定做一件重要的測試
16:46:51 <白手|DM> 他唱起了一道古老的戰歌
16:46:51 <杜宇> (我啥奇怪东西都没开哈……
16:47:15 <白手|DM> 生命力跟歌聲一起從口中湧出
16:47:35 <奥登|牧师> .r 2d8+3 治疗中伤棒 对自己
16:47:36 <Dicebot>  奥登|牧师进行治疗中伤棒 对自己检定: 2d8+3=7+5+3=15
16:48:12 <白手|DM> (杜宇扣20HP
16:48:18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对自己使用治疗重伤
16:48:27 <白手|DM> (奧登-15+15
16:48: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3环效果
16:48:47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3d8+12
16:48:50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检定: 3d8+12=1+8+7+12=28
16:49:11 <白手|DM> (法萊斯-15+28HP
16:49:34 <白手|DM> 杜宇唱出的歌,吐出的生命力環繞在你們身邊
16:49:44 <白手|DM> 跟你們身上的神力產生了衝突!
16:50:00 <白手|DM> (每個人每輪-4HP 直到歌曲消失
16:50:04 * 杜宇 停下
16:50:10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诸位,我觉得最好不要随意启动魔法物品”
16:50:24 <杜宇> “这感觉真差……”
16:50:41 <炽牙|超咒> “我感觉我半死了……”
16:50:56 <白手|DM> (五輪後就當每人-20吧
16:51:1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如果特别需要一击必杀的话,这样到没太大问题”
16:51:17 <炽牙|超咒> (立刻停下了吧?
16:51:40 <法莱斯|卷宗学者> (歌曲起效时间是5轮。。。。
16:51:46 <杜宇> (唱了一轮就停了
16:51:54 <杜宇> (然后得持续5轮……
16:52:07 <杜宇> (我在想要不要用号角……
16:52:25 <白手|DM> (杜宇不用減,因為你身上沒有額外的BUFF
16:52:53 <炽牙|超咒> (嗯……如果让魔宠通过UMD使用魔杖呢?
16:53:06 <杜宇> (好可怕……我全力以赴一发就要自灭了……
16:53:07 <炽牙|超咒> (最大值是按魔宠的HP来的吗?
16:53:09 <白手|DM> (扣魔寵的咩
16:53:20 <白手|DM> (魔寵的HP不是固定法爺的一半?
16:53:40 * 奥登|牧师 (2002@36.62.225.9A9EFCD7) 已退出 (Ping timeout)
16:53:51 <炽牙|超咒> (嗯,这样不是能少扣一半血吗
16:53:59 <白手|DM> (聽起來很有道理
16:54:03 <炽牙|超咒> (然后我再把法术效果共享给魔宠
16:54:16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我总结一下,法术最好能够使用自己的,这样会比较容易回复”
16:54:17 <炽牙|超咒> (这样就能回本了?
16:55:24 <白手|DM> 經過了一番試驗
16:55:33 <白手|DM> 你們對這塊區域的傷害性有了深深的體悟
16:55:51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感觉有种慢性自杀的感觉呢”
16:55:52 <白手|DM> 而空氣中七彩的魔法元素的密度也在你們的試驗中明顯上升了許多
16:56:02 * 奥登|牧师 (2002@36.62.225.9A9EFCD7) 加入 #神棄之地
16:56:21 <奥登|牧师> (看来是掉了
16:56:5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从粮食袋里掏出一块面包
16:57:2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不作用于自身的魔法物品会怎么样呢?”
16:57:27 <白手|DM> 你們想起了你們來時的目的
16:57:40 <炽牙|超咒> “看来在想出好办法之前,暂时不能太依赖魔法了”
16:57:52 <白手|DM> 神棄之地是一個充斥著諸神殘骸的位面
16:58:18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话说使用无尽粮食包会发生什么问题么?
16:58:24 <白手|DM> 如果能夠吸收那些諸神遺物的力量,或許能夠突破多年來的封鎖?
16:58:28 <白手|DM> (不會
16:58:4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哦,看来使用不作用于自身的魔法物品就不会出事”
16:59:02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开始吃掏出来的面包
16:59:05 <杜宇> “看上去不错”
16:59:44 <白手|DM> 之前你們的某位同伴曾經探聽過這樣的情報"有一個藏寶地就在入口進去後往東北一百多公里處的一個空間中。"
16:59:51 <炽牙|超咒> (先休息几天把HP补满?
16:59:56 <法莱斯|卷宗学者> “稍微回复一下,然后就前往那里吧”
17:00:00 <炽牙|超咒> (感觉做了一堆死
17:00:06 <奥登|牧师> “同意”
17:00:21 * 白手|DM 设置模式为: +o 奥登|牧师
17:01:29 <白手|DM> 奥登|牧师: (那你們怎麼恢復?
17:01:47 <杜宇> (睡觉,休息
17:01:48 <奥登|牧师> (睡觉?
17:02:27 <白手|DM> 奥登|牧师: (你們那麼多牧師,奶啊!
17:02: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来给你们回复吧”
17:03:04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反正魔力还算是相对充裕,然后自己的部分就这样吧”
17:03:26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3d8+12 对自己治疗重伤
17:03:28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对自己治疗重伤检定: 3d8+12=5+8+8+12=33
17:03: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还是-15没错吧
17:03:43 <白手|DM> (是
17:03:53 <白手|DM> (先減在加
17:04:1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好的
17:04:47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们谁还需要?”
17:05:03 <奥登|牧师> “我....”
17:05:09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不是牧师么?”
17:05:16 <白手|DM> (被貼的人不用扣血
17:05:40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3d8+12 对奥登
17:05:42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对奥登检定: 3d8+12=5+8+6+12=31
17:05:44 * 杜宇 举手
17:05:54 <奥登|牧师> “我是海若尼斯的天命斗士,我们在外露面的时候,大多数人以为我们是圣骑士”
17:06:12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3d8+12 对杜宇
17:06:15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对杜宇检定: 3d8+12=8+2+3+12=25
17:06:21 <炽牙|超咒> “然而不会圣疗吗?”
17:06:35 <法莱斯|卷宗学者> (然后我就40HP了
17:06:46 * 奥登|牧师 摊摊手“不会,我们会些别的”
17:06:52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觉得我要吐血了”
17:07:07 <炽牙|超咒> “那就治疗一下自己吧”
17:07:11 <奥登|牧师> “我们看来还是小看了这里”
17:07:22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治疗自己比较麻烦”
17:07: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除了我没问会治疗么?”
17:07:43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没人
17:08:11 <白手|DM> (看來沒人
17:08:14 <白手|DM> (你認命吧
17:08:17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吐血
17:08:41 <奥登|牧师> (我有棒子可以吗
17:09:0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可以,别1d8,1d8的来就好
17:09:15 <炽牙|超咒> (你继续治疗吧……
17:09:24 <炽牙|超咒> (反正蓝条施法……
17:09:29 <炽牙|超咒> (哦,对了
17:09:46 <炽牙|超咒> (我试试协力超魔,强效你的治疗好了
17:09:55 <炽牙|超咒> (不知道会怎么样……
17:10: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还多少HP?
17:10:45 <炽牙|超咒> (我应该就扣了20左右
17:10:51 <炽牙|超咒> (HP还充足
17:10:59 <杜宇> (我是20
17:11:06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样吧
17:11:09 <杜宇> (治疗有日月之道吗?
17:11:3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发现我犯了一个打错
17:11:36 <杜宇> (不用日月之道做啥奶妈
17:11:4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打错
17:11:50 <法莱斯|卷宗学者> (大错
17:12:22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忽然觉得这样用治疗重伤来回敲非常蠢。。。。”
17:12:40 <白手|DM> (XD
17:12:52 <白手|DM> (為啥不上醫療
17:12:53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但还是得先把自己HP恢复到安全值
17:12:5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对了
17:13: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就想到这个才觉得蠢
17:13:48 <白手|DM> (XD
17:13:57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为了保命先把HP恢复到尽量安全的数值
17:13:58 <白手|DM> (你還沒習慣高級腳色
17:14:24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3d8+12 为了使用医疗术,先把HP恢复到安全值
17:14:26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为了使用医疗术,先把HP恢复到安全值检定: 3d8+12=8+8+5+12=33
17:14:4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好了,先保证自己”
17:15:02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对自己使用医疗术
17:15:07 <杜宇> (医疗为何是3d8?
17:15:1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怕一下子死了
17:15:2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就先拍了个重伤
17:15: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40HP有点不保险
17:15:5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医疗术掉多少HP?
17:16:32 <白手|DM> (29HP
17:16:4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呼
17:16: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满了
17:17:06 <白手|DM> (請各自紀錄消耗跟補了多少血
17:17:09 <白手|DM> (OK開場測試結束
17:17:1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对其他人使用医疗术
17:17: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为了活命的话,得用5发
17:17:46 <炽牙|超咒> 等等
17:18:00 <炽牙|超咒> (帮忙他超魔……额……
17:18:14 <炽牙|超咒> (医疗术的等级应该不够?
17:18:29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能恢复120HP
17:18:38 <炽牙|超咒> (我法辨堆的似乎还不够高……
17:18:41 <炽牙|超咒> (算了
17:18:50 <白手|DM> (醫療你要上甚麼超魔?
17:18:50 <杜宇> (医疗没法buff吧
17:19:14 <法莱斯|卷宗学者> (于是总计用了6发治疗术,合计180MP
17:19:23 <炽牙|超咒> (孪发之类的吧……
17:19:32 <炽牙|超咒> (应该能补满了
17:19:37 <炽牙|超咒> (然后就休息吧
17:19: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剩余353MP
17:19:45 <白手|DM> (好多!!!
17:20:2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因为我得给自己来几发保证自己不死
17:20:44 <白手|DM> (那不是說你還有將近12個六環法 XD
17:20:59 <白手|DM> 你們在入口處已經待了30分鐘了
17:21:19 <白手|DM> 不過這等激烈的上下起伏,多年來已經很少見到了
17:21:36 <白手|DM> 畢竟已經踏入最高領域"12等"的你們,在整個世界都是少數的菁英
17:21: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觉得冒险还没开始,我就已经在鬼门关游离好几次”
17:21:50 <白手|DM> 超過你們之上的人物都是傳說之中了
17:22:23 <杜宇> “于是我们出发吗?”
17:22:40 <法莱斯|卷宗学者> “出发吧”
17:23:02 <炽牙|超咒> “唉……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17:23:37 <炽牙|超咒> “如果用上所有的超魔技巧,我会不会一下把自己弄死……”
17:24:24 <白手|DM> (你們要往哪個方向出發呢
17:24:41 <白手|DM> 四周看起來是同樣的荒蕪,縱然被無數的魔力彩光點綴著
17:24:49 <炽牙|超咒> (不是说东北吗?
17:25:10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没想到一开始就消耗掉了五分之二的魔力”
17:25:14 <白手|DM> (請在劇情中說 XD
17:25:25 * 杜宇 指向宝藏的位置
17:25:29 <杜宇> “出发吧”
17:25:36 <炽牙|超咒> “我记得……是在东北没错”
17:26:27 <法莱斯|卷宗学者> “对的,往东北出发。。。。”
17:26:53 <白手|DM> 你們往東北出發
17:27:0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因为刚才的大量治疗导致3次HP低下所以看上去就跟丢了魂一样
17:27:31 <白手|DM> 漫長的旅途讓你們雙腿痠痛
17:27:39 <白手|DM> 已經多久沒有用過兩隻腳走路了?
17:28:15 <炽牙|超咒> “我平时都是飞的诶……”
17:28:26 <白手|DM> 自從你們踏入十級以上的最終境界之後,飛行能力已經成為最常見的代步狀況
17:29: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还好,卡斯特尔家族的家训告诉我们要脚踏实地”
17:29:03 <白手|DM> 早已身居高位的你們,身體似乎已經沒有那麼健康了
17:29:31 <白手|DM> 走了一個多小時,雙腿開始劇烈的痠痛
17:29:38 * 奇犽 (TRPGer@117.85.151.A8CD8A4A) 已退出 (Quit: 奇犽)
17:29:42 <白手|DM> (所有人體質檢定
17:29:43 <奥登|牧师> “在这里使用一级法术都要受伤,用飞行的话,不得一边吐血一边飞啊”
17:30:02 <奥登|牧师> .r d+14
17:30:03 <Dicebot>  奥登|牧师进行检定: 1d20+14=11+14=25
17:30:07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可以只留下飞行术啊”
17:30:30 <杜宇> (我骑马
17:30:42 <奥登|牧师> “这个地方谁知道会出现什么”
17:30: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是强韧还是体质?
17:30:54 <奥登|牧师> (你们过体质啊
17:31:07 * 杜宇 看向那群没常识的同伴偷笑
17:31:08 <白手|DM> (體質檢定
17:31:08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2
17:31:12 <白手|DM> (騎馬的無所謂
17:31:15 <炽牙|超咒> .r d+3
17:31:29 -ircfire.linuxfire.com.cn:@#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Oicebot into the channel.
17:31:31 <奥登|牧师> .r d+3 体质
17:31:32 <法莱斯|卷宗学者> (+14的体质么2333
17:31:33 * Oicebot (Oicebot@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7:31:35 * Oicebot 奉白手|DM的召唤而来。
17:31:39 <奥登|牧师> (看错了
17:31:40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2
17:31:42 <炽牙|超咒> (原来可以带马进来吗
17:31:43 * Oicebot 对炽牙|超咒说:你问我?不告诉你。
17:31:48 <奥登|牧师> .r d+3 体质
17:31:49 <杜宇> (为什么不行?
17:32:04 <法莱斯|卷宗学者> (OB又罢工了
17:32:04 <杜宇> (那就是普通的马啊……
17:32:06 <白手|DM> (奇怪DB均跟OB軍都不做事情?
17:32:13 *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进行判定: 1d20+2=15+2=17
17:32:21 <奥登|牧师> .r d+3 体质
17:32:24 <法莱斯|卷宗学者> (用IRC自带的没问题吧
17:32:36 <白手|DM> (沒問題 怎麼用?
17:32:38 * 炽牙|超咒 进行判定: 1d20+3=19+3=22
17:32:46 <奥登|牧师> .r d+3
17:32:47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
17:32:47 <炽牙|超咒> .换成/
17:33:08 <奥登|牧师> (我这里估计没有 打不出来啊
17:33:32 * O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7:33:36 * D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7:33:44 -ircfire.linuxfire.com.cn:@#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Dicebot into the channel.
17:33:48 <杜宇> ./r 1d20
17:33:52 * 杜宇 进行判定: 1d20=12=12
17:33:55 <白手|DM> .r 1d20+3 奧登
17:34:07 -ircfire.linuxfire.com.cn:@#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Oicebot into the channel.
17:34:08 * Oicebot (Oicebot@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7:34:09 <杜宇> (OK,用自带的骰子吧
17:34:11 * Oicebot 奉白手|DM的召唤而来。
17:34:12 <白手|DM> .r 1d20+3 奧登
17:34:13 <Oicebot>  白手|DM进行奧登检定: 1d20+3=8+3=11
17:34:17 * 白手|DM 设置模式为: +o Oicebot
17:34:22 <白手|DM> Oicebot: (OK了
17:34:23 <奥登|牧师> ./r 1d20+3
17:34:47 <白手|DM> Oicebot: 經過了一個小時多的強行軍,你們的雙腿有些痠痛,但是還在能夠支撐的範圍
17:34:48 <杜宇> (白手,问个事,我现在点搜集信息和语言有用吗?
17:34:54 <白手|DM> (或許有用
17:35:00 <杜宇> (OK
17:35:12 <奥登|牧师> ./r 1d20+3
17:35:13 <白手|DM> 就在這時,巨大的風聲從東北方傳來
17:35:23 <白手|DM> (OB可以用了 奧登
17:35:25 <奥登|牧师> .r d+3
17:35:27 <Oicebot>  奥登|牧师进行检定: 1d20+3=1+3=4
17:35:32 <奥登|牧师> (好了 OK
17:35:55 <白手|DM> 你們抬頭向上看
17:35:59 <白手|DM> .
17:36:02 <白手|DM> ....
17:36:04 <白手|DM> ........
17:36:04 <法莱斯|卷宗学者> “呼、呼、感觉还从来没有走那么远的路”
17:36:12 <白手|DM> 那是甚麼!
17:36:17 <白手|DM> 龍!
17:36:23 <白手|DM> 那是一頭你們從未見過的龍
17:36:26 <法莱斯|卷宗学者> “天啊。。。龙。。。”
17:36:4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现在有点后悔没有选龙语卷宗了。。。。
17:36:52 <炽牙|超咒> “不知道对方的来路,各位,准备战斗”
17:36:54 <白手|DM> 巨大而金色的光翼,古老的氣息雖然只是略過你們的上空但是依然撲面而來
17:36:55 <杜宇> “龙啊!”
17:37:13 * 杜宇 突然兴奋了起来
17:37:14 <白手|DM> 那隻龍比你們看過的所有龍族都更古老
17:37:14 <炽牙|超咒> “看来不是来找我们的?”
17:37:36 <奥登|牧师> “好古老的龙啊”
17:37:38 <白手|DM> 事實上,由於天地異變的關係,龍族的壽命被大幅度縮短
17:37:46 <白手|DM> 你們認識的最老的龍也不過幾百歲
17:37:4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只听说过有些龙会守在宝藏旁边”
17:38:08 <白手|DM> 而且實力就跟你們差不多
17:38:42 * Dicebot (Andor@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7:38:44 * 炽牙|超咒 设置模式为: +o Dicebot
17:39:06 <白手|DM> 從八百多年前諸神復活之後,6環法術就一直是這個世界的上限,就算是龍族試圖突破這個上限也會快速老化死亡
17:39:32 <白手|DM> 因此神棄之地已經是你們最後的希望
17:39:56 <白手|DM> 那隻龍似乎沒有發現你們,飛走了
17:39:57 * Oicebot 挥手:“白手姨妈,慢走~~~”
17:40:33 <白手|DM> 但是巨大的身軀依然在你們的心頭蕩漾
17:40: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感觉一点也不想跟那只龙发生冲突”
17:40:39 <白手|DM> -----那就是,超過極限的力量--------
17:41:30 <炽牙|超咒> “总之还是得去宝藏那里看看啊……”
17:41:44 <白手|DM> 在一路上你們看見了許多枯骨,似乎是你們前來者的屍體
17:41:47 <炽牙|超咒> “如果能遇上那头龙的话,最好可以聊聊”
17:42: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嘴炮拯救世界?”
17:42:21 <奥登|牧师> “希望瘀伤的话真的可以交流”
17:42:28 <奥登|牧师> “希望遇到的话真的可以交流”
17:42:32 <白手|DM> 那些四散的盔甲跟失去能量的法袍似乎驗證著幾乎無人生還的古老傳聞
17:43:21 <白手|DM> (你們有打算去搜屍體嗎
17:44:07 * 杜宇 看向牧师
17:44:13 <杜宇> “让他们安息吧”
17:44:32 <炽牙|超咒> “额……”
17:44:43 * 炽牙|超咒 侦测魔法
17:44:44 * 奥登|牧师 祈祷
17:44:57 <炽牙|超咒> (0环会扣血吗……
17:45:06 * 杜宇 翻动尸体看看有什么东西
17:45:15 <法莱斯|卷宗学者> “稍微搜索一下尸体吧”
17:45:2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搜索尸体
17:45:22 <白手|DM> 熾牙施放了偵測魔法
17:45:29 <白手|DM> 第一輪有魔法(沒有受傷)
17:45:33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8
17:45:35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检定: 1d20+8=8+8=16
17:45:49 <白手|DM> 第二輪很多魔法
17:46:01 <炽牙|超咒> (?很多魔法?
17:46:24 <杜宇> (我们身上
17:46:27 <白手|DM> 法萊斯檢查的是一個蓋著法袍的屍體
17:46:47 <白手|DM> 動的時候,似乎碰到了甚麼,枯骨化成了粉末
17:47:03 <白手|DM> 在粉末的下方似乎是一隻精金的毛筆
17:47:18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是啥?”
17:47:2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拿起来
17:47:29 <白手|DM> 似乎在死前還在記錄著甚麼依樣
17:47:43 <白手|DM> 一本有些破爛的書壓在了毛筆下方
17:47:48 <奥登|牧师> “那是什么?”
17:47:4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哇。。。连个笔都是精金的。。。”
17:47:52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检查书
17:47:57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小心的检查
17:48:22 <白手|DM>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施放魔法似乎會造成肉體的受傷"
17:49:29 <白手|DM> "等下來實驗剛剛從遺跡中找到的極校強效瞬發雙生混發延遲火球卷軸看看好了"
17:49:47 <白手|DM> 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17:49:48 <杜宇> (好可怕……
17:49:48 <炽牙|超咒> “呜哇……这家伙……”
17:49:50 <法莱斯|卷宗学者> “。。。。。”
17:50: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于是这货就这么把自己作死了”
17:50:17 <炽牙|超咒> (我数数%
17:50:21 <杜宇> (我找到了啥
17:50:27 <炽牙|超咒> (3+3+2+4+4+4+3
17:50:34 <炽牙|超咒> (23
17:50:50 <白手|DM> (你找到了一本龍皮製的法術書
17:50:54 <炽牙|超咒> (每环5%确实会死
17:51:01 <炽牙|超咒> “哦哦,我来看看”
17:51:2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喏,给你”
17:51:23 <白手|DM> 但是似乎已經非常久遠了,當你摸到的時候已經有點腐朽,似乎稍微用點力翻個頁就會變成飛灰
17:51:42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小心一点啊。。。”
17:52:13 * 杜宇 cast 修复术
17:52:20 <白手|DM> (幾環的?
17:52:29 <法莱斯|卷宗学者> (0环的那个?
17:52:30 <杜宇> (0环
17:52:39 <白手|DM> (OK你修復了
17:53:06 <白手|DM> (你們還找到了一顆留言石
17:53:40 <白手|DM> 那是一種五百年前發明的魔法奇物,據說是用擁有特殊力量的狗頭人的骨頭製造而成的
17:53:48 <白手|DM> 他可以在死前讓人留下自己的遺言
17:53:59 <白手|DM> 就算是立刻身亡也可以
17:54:15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话说我听说你们徽民死时也会留下遗言”
17:54:30 <法莱斯|卷宗学者> (徽民
17:54: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多打了两个字
17:54:54 <白手|DM> (另外盔甲有魔法靈光
17:55:01 <炽牙|超咒> “哦,我们来看看这个吧”
17:55:28 <炽牙|超咒> .r d+24 神秘看盔甲
17:55:29 <Dicebot>  炽牙|超咒进行神秘看盔甲检定: 1d20+24=16+24=40
17:55:55 <法莱斯|卷宗学者> “怎么样?”
17:56:37 <白手|DM> (這件盔甲上面有著強烈而明顯的變化系靈光
17:56:39 <奥登|牧师> (黑暗学识加多少知识?
17:56: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学识掌握特定知识+2
17:57: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黑暗学识是对怪物的
17:57:03 * LogReaper (PalPV3@114.91.50.97B2DF12) 加入 #神棄之地
17:57:05 <白手|DM> 甚至超過了你能想像的範圍
17:57:07 * 炽牙|超咒 设置模式为: +o LogReaper
17:57:21 <白手|DM> 你從來未曾看過這麼強烈的變化系靈光
17:58:16 <炽牙|超咒> (40能鉴定出来吗?
17:58:19 <白手|DM> 這件盔甲的附魔者實力明顯超過了你的水準
17:58:39 <白手|DM> 是"現在的外界"所無法達成的程度
17:58:43 <杜宇> “我觉得我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了……”
17:58:52 <奥登|牧师> “这是什么盔甲?”
17:58:5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怎么死的?”
17:59:09 <白手|DM> (根據你的測試,這是一件+5全身重型盔甲
17:59:19 <杜宇> “因为魔法效果太强力被抽干生命”
17:59:42 <白手|DM> (你們要啟動留言石看看嗎
17:59:45 <奥登|牧师> “所以是东西太好爽死的?”
17:59:50 <炽牙|超咒> (启动吧
17:59:53 <炽牙|超咒> “不会啊”
18:00:00 <杜宇> (留言石怎么启动?
18:00:07 <白手|DM> (只要捏碎就會發動了
18:00:15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总之先收起来
18:00:19 <法莱斯|卷宗学者> (盔甲
18:00:19 <炽牙|超咒> “单单穿着不启动特殊效果不会死的吧?”
18:00:33 <杜宇> “闪开!让我的马踩碎它”
18:00:42 <法莱斯|卷宗学者> “直接捏碎不好么。。。。”
18:00:5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尝试捏碎
18:00:52 * 杜宇 把留言石放在远处,指挥马去踩
18:01:04 <奥登|牧师> “你的马估计有点困难吧”
18:01:10 * 杜宇 看到卷宗在作死赶紧闪开
18:01:15 <白手|DM> 法萊斯稍稍施力,留言石就碎成了粉末
18:01:16 <法莱斯|卷宗学者> (破坏DC多少?
18:01:30 <法莱斯|卷宗学者> “比想象中的要脆不少”
18:01:32 <杜宇> (应该问,扣多少HP
18:01:34 <白手|DM> ".......不行了,為了戰鬥,我在身上常駐了太多的力量"
18:01:44 <白手|DM> "生命不斷的流逝"
18:01:50 <白手|DM> "治療輕傷魔杖幫不了我"
18:01:55 <白手|DM> "治療中傷魔杖也幫不了我"
18:02:01 <白手|DM> "我已經快撐不住了"
18:02:20 <炽牙|超咒> (你是HP堆的太高了吧
18:02:47 <白手|DM> "我要用盡最後的一次強化解除魔法來解除我身上能量的衝突,希望我能夠活下去"
18:02:56 <法莱斯|卷宗学者> (系统:法莱斯获得了狂人的知识
18:03:00 <白手|DM> 遺言終了
18:03:42 <白手|DM> (這就是不能D的下場...
18:03:47 <法莱斯|卷宗学者> “额。。。。虽说我不太理解这个,但是一般魔法是可以自行消解的吧”
18:04:05 <白手|DM> (沒註明可以D的都不行...
18:04:14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哦,
18:04:23 <法莱斯|卷宗学者> “总之是个大悲剧。”
18:05:10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说一说很多东西只能靠自己了呢”
18:05:21 <炽牙|超咒> “奇怪……明明记住一次解除法术就可以一直用了啊……这人究竟是……”
18:05:31 <奥登|牧师> “这样说的话,持有的法术越多不仅仅是流失生命力这么简单了”
18:05:33 <白手|DM> (MP用完了咩
18:06:13 <法莱斯|卷宗学者> “真是大悲剧,继续往前看看吧”
18:06:20 <白手|DM> 就在你們討論的瞬間
18:06:28 <奥登|牧师> “这个铠甲你们怎么处理”
18:06:40 <白手|DM> 一顆發亮的石頭從盔甲中滾了出來
18:06:52 <杜宇> “这是什么?”
18:06:57 <白手|DM> 那像是琥珀一樣金黃而透明
18:06:58 <法莱斯|卷宗学者> “留着吧,虽然不知根知底用起来也不放心”
18:07:05 <白手|DM> (你撿起來嗎
18:07:11 <法莱斯|卷宗学者> (能鉴定么?
18:07:17 <法莱斯|卷宗学者> (琥珀石棺神作
18:07:18 * 杜宇 用脚踢了一下
18:07:39 <白手|DM> 杜宇碰了一下,似乎有種奇妙的感覺
18:08:10 <白手|DM> 雖然只是用鞋子踢到了,但是上面隱隱約約有種力量的波動,讓自己久違的瓶頸似乎鬆動了一點
18:08:2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拿起来
18:08:22 <杜宇> “疑!”
18:08:35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有什么感觉么?”
18:08:36 <杜宇> “这个是好东西!”
18:08:43 <奥登|牧师> “怎么?”
18:08:50 * 杜宇 拿过来拼命擦
18:08:5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可以知识么?
18:08:54 <白手|DM> 法萊斯用手觸碰到的瞬間,劇烈的衝動籠罩了你
18:09:04 <白手|DM> (請進行意志檢定
18:09:16 <杜宇> “我感觉要超神了!”
18:09:35 <法莱斯|卷宗学者> (问一下,这是个什么效果?
18:09:37 <白手|DM> (法萊斯意志檢定 XD
18:09:4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心如止水对附魔系有加值
18:10:00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17
18:10:01 <白手|DM> (不是魔法效果
18:10:02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检定: 1d20+17=15+17=32
18:10:16 <白手|DM> 法萊斯一時間有著想把它吃下去的強烈慾望
18:10:29 <白手|DM> 似乎這顆石頭擁有著一切自己夢想的東西
18:10: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喂。。。这玩意是搞什么啊。。。。”
18:10:55 <白手|DM> 但是經過長期意志鍛鍊的你壓制住了這個慾望
18:11:02 <白手|DM> (杜宇要搶嗎
18:11:04 <炽牙|超咒> “咦?”
18:11:1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给你就好
18:11:19 <杜宇> (我做一下死好了
18:11:21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不用抢了
18:11:26 <白手|DM> (杜宇意志檢定
18:11:28 <炽牙|超咒> .r d+24 神秘知识
18:11:37 <杜宇> .r d+10 意志
18:11:41 <白手|DM> (神秘DC45
18:11:46 * 炽牙|超咒 进行神秘知识判定: 1d20+24=3+24=27
18:11:49 <炽牙|超咒> _(:зゝ∠)_
18:12:06 <白手|DM> (奇怪位啥這麼慢
18:12:08 <杜宇> (怎么我的没反应?
18:12:09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25+12 神圣洞察(2环效果
18:12:13 <杜宇> .r d+10 意志
18:12:14 <白手|DM> .r 1d20+10 杜宇意志
18:12:25 <白手|DM> (踢OB
18:12:26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又罢工了?
18:12:32 <炽牙|超咒> 我看没反应就用/了
18:12:34 * D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12:39 * O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12:42 *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进行跟上面的一样判定: 1d20+37=19+37=56
18:12:50 -ircfire.linuxfire.com.cn:@#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Dicebot into the channel.
18:12:57 -ircfire.linuxfire.com.cn:@#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Oicebot into the channel.
18:12:59 <法莱斯|卷宗学者> (2环效果,扣多少HP?
18:13:07 <奥登|牧师> “你们抢什么呢?”
18:13:14 <杜宇> (用DNDbot试试
18:13:20 * 奥登|牧师 去触摸
18:13:21 <白手|DM> ((10
18:13:27 -irc4.ourirc.com:@#神棄之地- 白手|DM invited DnDBot into the channel.
18:13:28 * DnDBot (PircBot@58.177.27.2993F52B) 加入 #神棄之地
18:13:29 <杜宇> (什么?
18:13:30 <奥登|牧师> (也是意志吗
18:13:32 <法莱斯|卷宗学者> (OK
18:13:34 <白手|DM> .r 1d20+10 杜宇意志
18:13:35 <DnDBot> 白手|DM 投擲 杜宇意志: 1d20+10=(8)+10=18
18:13:43 <白手|DM> 杜宇克制不住自己的慾望
18:13:45 <法莱斯|卷宗学者> (知识过了
18:13:55 <杜宇> (果然吃下去了
18:13:56 <奥登|牧师> .r d+21
18:13:56 <DnDBot> 奥登|牧师 投擲 : 1d20+21=(9)+21=30
18:13:59 <白手|DM> 在奧登摸到之前,就發瘋似的把這顆琥珀吞了下去
18:14:11 <白手|DM> (杜宇+4000XP
18:14:16 <杜宇> “额……我干了啥……”
18:14:25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经验石一类的么”
18:14:32 <奥登|牧师> “我擦”
18:14:34 <白手|DM> 一瞬間你感覺到吞下的琥珀在你體內化成了不可思議的力量
18:15:08 <白手|DM> 你久久未曾動彈早已達到上限的力量,開始緩緩提升
18:15:1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感觉如何?”
18:15:22 <白手|DM> 雖然並不巨大,但那已經是好幾年未曾有過的事情
18:15:33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玩意应该还不错呢”
18:15:41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知识的结果?
18:15:45 <杜宇> “感觉很好!非常好!”
18:15:47 <奥登|牧师> “不错,说说看”
18:15:51 <白手|DM> 法萊斯回憶起了傳說中的故事
18:15:59 <奥登|牧师> (嘎嘣脆 鸡肉味
18:16:03 <白手|DM> 聽說在神棄之地,充斥著神力結晶
18:16:26 <白手|DM> 只要擁有足夠多的神力結晶,就可以把自己轉化入更高的進階
18:16:29 <白手|DM> 是可以推動一切的能源
18:16: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神力结晶啊。。。”
18:16: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还真是便利的东西”
18:16:48 <白手|DM> 雖然不曾實際看過
18:16:49 <杜宇> “大概再吃2颗我就能进入更高的境界了”
18:16:57 <白手|DM> 但是很有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那種東西
18:17:21 <炽牙|超咒> “这样吗……真棒啊”
18:17:24 <杜宇> (不做死是没有未来的!
18:17:26 <奥登|牧师> “这个是从盔甲里掉出来的,难道是之前死的人,凝结出来的?”
18:17:4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根据我原来在自家阁楼里翻出来的旧书,这玩意应该是神力结晶”
18:17:50 <杜宇> “也可能是收集到却不知道应该怎么用”
18:18:09 <杜宇> “他不也没吃吗”
18:18:12 * Oicebot (Oicebot@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8:18:15 * Dicebot (Andor@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8:18:15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没错,不过为何拿到手边会有想要吃下去的冲动呢?”
18:18:16 * 炽牙|超咒 设置模式为: +o Dicebot
18:18:22 * 杜宇 指了指法莱斯
18:18:45 <奥登|牧师> “难道你是抑制不住?”
18:19:07 <杜宇> “是啊”
18:19:0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拿到这个的时候会产生吃下去的冲动呢”
18:19:25 <法莱斯|卷宗学者> “所以这个家伙难道抵制住了诱惑?”
18:19:38 <炽牙|超咒> “终于有进阶的希望了”
18:19:50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18:20:09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但是我还是希望各位不要随便看到类似的东西就吃”
18:20:13 <奥登|牧师> “看来有头绪了”
18:20:26 <奥登|牧师> “为什么?怕我们吃坏肚子?”
18:20:41 * 奥登|牧师 指着他的肚子
18:20:52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敢保证没有长的一样却会吸取你的力量的玩意?”
18:21:37 * 奥登|牧师 沉默
18:21:44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继续前进吧,没准能找到其他的结晶呢”
18:21:53 <奥登|牧师> “这个盔甲不错,你们不要我就看看如何了”
18:22:11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收着吧,不过小心一点”
18:22:15 <炽牙|超咒> “你穿上吧”
18:22:31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不要随意启动上面的魔力”
18:22:39 <杜宇> “拿去吧,反正我穿不了。”
18:22:46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继续前进
18:23:09 <奥登|牧师> “没事”
18:23:31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我的加速甲是自由动作启动的。。。。一天10轮。。。。
18:24:24 <白手|DM> 你們收起了"前輩"給你們的贈禮跟良言
18:24:38 <白手|DM> 或許哪天你們也會變成別人的"前輩"也說不訂
18:25:18 <白手|DM> 你們繼續踏上了往東北的旅途
18:25:27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说不定我们也得靠遗言来给后来者建言了呢”
18:25:33 <白手|DM> 一路上連隻動物也沒看見
18:25:58 <白手|DM> 似乎流散的魔力風暴阻止了一切生靈
18:25:59 <奥登|牧师> “真是荒凉”
18:26:36 <白手|DM> 五個小時過去了,你們走走停停
18:26:39 <法莱斯|卷宗学者> “据说这个地方就是在世界诞生时诸神战斗的地方”
18:26:43 <白手|DM> 由於除了詩人以外沒人帶代步工具
18:27:10 <白手|DM> 這六個小時你們就走了一小段距離
18:27:11 * Oicebot 挥手:“白手同学,慢走~~~”
18:27:15 <白手|DM> 天,緩緩的黑了
18:27:21 * O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27:26 * D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28:03 <白手|DM> 入夜之後,天氣開始急速的變得寒冷
18:28:23 <炽牙|超咒> “嗯……扎营吧”
18:28:28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用斗篷盖住自己
18:28:41 <白手|DM> 你們帶著溫度計的沙漏顯示,氣溫從原本的25度,入夜後有進入零下的趨勢
18:29:02 <法莱斯|卷宗学者> (额,我有带舒适斗篷
18:29:20 <白手|DM> (能夠解決凍寒問題的請報方式
18:29:21 <法莱斯|卷宗学者> (30尺队友处于群体忍受环境效果下
18:30:21 <白手|DM> (我考慮一下...先不扣血好了
18:30:25 <白手|DM> (良心
18:30:34 <法莱斯|卷宗学者> (多谢了
18:30:38 <奥登|牧师> (良心
18:30:43 <杜宇> (良心
18:30:57 <白手|DM> 你們圍著營火
18:31:00 <杜宇> (虽然可以买大衣解决
18:31:06 <白手|DM> 上一次這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呢?
18:31:45 <炽牙|超咒> (团队良心
18:31:50 <白手|DM> 自從踏入人世間的最高領域之後,多少年沒有在野外露營
18:31:56 <白手|DM> 看著閃動的營火
18:32:04 <白手|DM> 你們微妙的想起了自己的過去
18:32:2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没想到老妈原来送我的斗篷竟然还能在这种地方起效。。。。”
18:32:32 <白手|DM> (有人守夜不
18:32:55 <杜宇> (两个渣渣……
18:33:00 * 杜宇 守夜
18:33: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顺带一提守整夜的话我可以给放医疗学识
18:33:18 <奥登|牧师> (你什么职业?
18:33:2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卷宗学者啊
18:33:37 <法莱斯|卷宗学者> (杜宇是诗人
18:33:38 * 杜宇 拿出绳子,绑上铃铛,在营地周围绕一圈
18:34:31 <白手|DM> (那麼就是其他人睡覺杜宇守夜?
18:34:3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另外我穿甲睡觉,宁静晶体穿甲睡觉不疲乏
18:34:41 <杜宇> (是
18:34:46 <白手|DM> (OK
18:34:56 * Oicebot (Oicebot@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8:35:02 * 白手|DM 设置模式为: +o DnDBot
18:35:24 * Dicebot (Andor@222.77.146.FB426915) 加入 #神棄之地
18:35:26 * 炽牙|超咒 设置模式为: +o Dicebot
18:36:22 <奥登|牧师> (我夜游宁静
18:36:25 <白手|DM> DnDBot: 長夜漫漫
18:36:32 <白手|DM> 孤燈無眠
18:36:33 <奥登|牧师> (你要放怪?
18:36:59 <白手|DM> 長期在各種宴會上風流倜儻的杜宇
18:37:05 <白手|DM> 陷入了獨自一人的寂寞
18:37:23 * 杜宇 轻轻的弹着琴
18:37:45 <白手|DM> 微弱的花香自遠處飄來
18:37:55 <白手|DM> (杜宇的種族是?
18:38:08 <杜宇> (银额族转战龙血脉
18:38:23 <白手|DM> (免疫睡眠嗎
18:38:30 <杜宇> (不免疫
18:38:40 <白手|DM> (意志檢定
18:38:51 <杜宇> .r d+11 意志
18:38:52 <DnDBot> 杜宇 投擲 意志: 1d20+11=(10)+11=21
18:38:54 <Dicebot>  杜宇进行意志检定: 1d20+11=15+11=26
18:38:54 <白手|DM> 那是一股柔和而美好的花香
18:38:59 * O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39:03 <杜宇> (怎么这次两个一起来了……
18:39:17 <白手|DM> 讓人想起了人生最快樂的時刻
18:39:39 <杜宇> (噗……春梦么……
18:39:50 <白手|DM> (那要看你覺得甚麼是人生最快樂的時刻
18:40:02 <杜宇> (贤者时间最快乐……
18:40:07 <白手|DM> 杜宇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18:40:14 <法莱斯|卷宗学者> (23333
18:40:14 <白手|DM> 琴聲緩緩停了
18:40:30 <白手|DM> 那些在睡夢中的人也陷入了更深的沉睡
18:40:39 <白手|DM> --------白天--------
18:40:59 <白手|DM> 你們醒來的時候發現有點不對勁的地方
18:41:07 <白手|DM> 為啥可以在帳篷中看到太陽
18:41:2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帐篷被偷了
18:41:52 * 杜宇 用力咬了一下手指
18:41: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想起了宇宙的浩瀚和人类的渺小。。。才怪,帐篷被偷了!!!”
18:41:57 <白手|DM> (除了"穿著"在身上的東西
18:42:09 <白手|DM> 你們東西被偷光了
18:42: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还觉得这里应该没人来偷东西呢。。。”
18:42:40 <炽牙|超咒> (诶
18:42:57 <奥登|牧师> “这真是一个操蛋的哲学命题”
18:43:02 <白手|DM> 包含各位的次元袋甚麼的
18:43:09 <奥登|牧师> “以及,谁偷了我们的东西!”
18:43:36 <炽牙|超咒> “你们有谁会追踪吗?”
18:43:44 <奥登|牧师> (我的武器没有丢吧,我一直抱着的
18:43:55 <杜宇> (当然不会
18:44:10 <杜宇> “我当然……不会……”
18:44:23 <法莱斯|卷宗学者> “杜宇,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18:44:38 <白手|DM> (沒有
18:44:53 <杜宇> “昨天晚上……好像有一股花香……然后我好像就睡着了……”
18:45:07 <杜宇> “大意了”
18:45:21 <法莱斯|卷宗学者> “。。。。。。”
18:45:34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说花香。。。。”
18:45:53 <法莱斯|卷宗学者> (能通过目前的状况推断么?
18:46:00 <白手|DM> 法萊斯看著四周
18:46:13 <白手|DM> 荒無人煙,連雜草都沒有一根]
18:46:16 <杜宇> “应该是一种药剂”
18:46:24 <炽牙|超咒> “仔细找找吧,应该有什么线索”
18:46:33 <白手|DM> (有人有追跡?
18:46:44 <白手|DM> (你們是一群施法者耶...
18:46:49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搜索附近有没有足迹
18:46:55 <杜宇> “我还以为是错觉,现在想起来应该就是当时着的道。”
18:47:03 <炽牙|超咒> (菜鸟的我一时想不起有什么法术……
18:47:05 <杜宇> (马也没了吗?
18:47:22 <白手|DM> 馬也睡著了還沒起床
18:47:26 <炽牙|超咒> (翻一翻那本龙皮书上有什么有用的法术吧
18:48:03 <白手|DM> (你發現龍皮書上的法術你基本都會
18:48:18 <白手|DM> (請複製一本你的法術書
18:49:04 <法莱斯|卷宗学者> (都有什么呢。。。
18:49:16 <白手|DM> (你的搜索檢定阿
18:49:22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8
18:49:24 <DnD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 投擲 : 1d20+8=(2)+8=10
18:49:26 <Dice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进行检定: 1d20+8=11+8=19
18:49:35 <炽牙|超咒> .r d+10
18:49:35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为啥出来两个。。。
18:49:37 <Dicebot>  炽牙|超咒进行检定: 1d20+10=1+10=11
18:49:37 <DnDBot> 炽牙|超咒 投擲 : 1d20+10=(16)+10=26
18:49:47 * 炽牙|超咒 dismiss dicebot
18:50:00 * Dicebot 被 白手|DM 踢出 (白手|DM)
18:50:44 <白手|DM> 你們似乎看到了一些奇怪的足跡,是往西北方去的
18:51:11 <白手|DM> 地上還有帳篷拖過的痕跡
18:51:44 <白手|DM> 通通都是往西北方的方向
18:51:4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沿着足迹看看吧,希望不会有太复杂的痕迹”
18:52:09 <白手|DM> 但是你們對追跡的熟練度不足,看不出來是甚麼生物也看不出來有多少生物
18:52:30 <白手|DM> (竟然不用法術解決....
18:52:42 <杜宇> (我没有法术啊……
18:53:14 <白手|DM> (所以你們要繼續往東北還是西北?
18:53:23 <炽牙|超咒> (西北西北
18:53:29 <法莱斯|卷宗学者> (西北
18:53:54 <白手|DM> 你們又再度提起雙腿踏入旅程
18:54:06 <白手|DM> 不過這次是為了追回自己被偷走的東西
18:54:12 <白手|DM> 大約經過了一個小時
18:54:18 <白手|DM> ...........!
18:54:21 <白手|DM> !!!
18:54:32 <白手|DM> (最前面的人是誰
18:54:3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没想到到了这种地方还要烦恼被盗窃的事情。。。。。”
18:54: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牧师吧。。。。
18:55:07 <杜宇> (所以我们丢了所有的补给……
18:55:11 <白手|DM> 奧登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大片的森林
18:55:24 <白手|DM> 是的,完全是突然出現的
18:55:34 <白手|DM> 在前一步,那邊甚麼都沒有
18:55:51 <白手|DM> 而後一步,一片茂密到完全無法忽略的雨林在眼前出現
18:56:26 <白手|DM> 奧登頓時停下了腳步
18:56:30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发生了什么么?”
18:56:39 <白手|DM> 而其他人止不住腳步的跟了上來
18:56:48 <白手|DM> 也看見了這不可思議的情況
18:57:04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啥啊。。。幻术么”
18:57:13 <法莱斯|卷宗学者> (能法术辨识么?
18:57:20 * 奥登|牧师 (2002@36.62.225.9A9EFCD7) 已退出 (Ping timeout)
18:57:26 * 奥登|牧师 (2002@36.62.225.9A9EFCD7) 加入 #神棄之地
18:57:40 <白手|DM> (丟
18:57:44 <杜宇> “幻术……还是传送?”
18:58:20 <白手|DM> (檢定阿
18:58:36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25+17 神圣洞察
18:58:40 <DnD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 投擲 神圣洞察: 1d20+25+17=(20)+42=62
18:58:47 <白手|DM> (繼續扣血別忘了
18:58:51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自己减血
18:58: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级的
18:58:59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做笔记了
18:59:19 <白手|DM> 法萊斯檢查了一下,有股防護性的能量屏蔽了內外
18:59:52 <白手|DM> 這似乎是只存在於神話故事中的一種東西,聽說是在這個世界誕生以前,上個紀元才有的東西
18:59:58 <白手|DM> "迷鎖"
19:00: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防护性的能量啊。。。。”
19:00:4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给自己拍个医疗术
19:00:49 <奥登|牧师> (这个网络是怎么回事
19:00:59 <白手|DM> (不清楚 我們這邊是正常的
19:01: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恩
19:01:39 <白手|DM> 在你們前面,一個被丟棄於地的帳篷
19:01:45 <白手|DM> 看起來非常眼熟
19:01:49 <白手|DM> 對法萊斯而言
19:02:08 <奥登|牧师> “这是我们的帐篷嘛?”
19:02:23 <杜宇> “看上去是”
19:02:29 <法莱斯|卷宗学者> “那个。。。。看上去是。。。”
19:03:01 <白手|DM> 而更遠處,上面好像繡著名字的無盡糧食包正躺在森林的樹叢間
19:03:06 <奥登|牧师> “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
19:03:28 * 杜宇 找自己的绳子
19:03:42 <杜宇> (还有背包
19:03:4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的粮食包。。。”
19:04:18 <法莱斯|卷宗学者> “不过为何这里会有迷锁这种东西。。。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19:04:30 <白手|DM> 杜宇往前的時候,一個背包丟到了頭上
19:04:36 <白手|DM> .r 1d6 瘀傷
19:04:38 <DnDBot> 白手|DM 投擲 瘀傷: 1d6=3
19:05:28 <白手|DM> 吱吱 吱吱 吱吱吱吱
19:05:35 * 杜宇 看向包的方向
19:05:3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以为这种东西只会存在于克洛维-卡斯特尔的笔记里呢”
19:05:52 <白手|DM> 你看見樹林上一群猴子
19:05:59 <白手|DM> 手上拿著你們的那些東西
19:06:09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该死的猴子。。。”
19:06:11 <白手|DM> 正在對你們笑
19:06:34 <白手|DM> 一隻看起來特別健壯的大猴子王
19:06:47 <白手|DM> 正穿著昨天奧登換下的那件盔甲
19:06:52 <杜宇> (这种时候好想用旗鱼临时换专长啊……
19:07:02 <杜宇> (一招全秒……
19:07:08 <法莱斯|卷宗学者> “喂喂。。。。那个是啥。。。。”
19:07:39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拔出巨剑
19:07:4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开打?
19:07:47 <杜宇> “猴子……”
19:07:57 * 奥登|牧师 拿出武器
19:08:01 <白手|DM> 一邊對你們做著健美的姿勢
19:08:16 <奥登|牧师> “这算对我们开玩笑吗!”
19:08:2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觉得是这样的”
19:08:35 <奥登|牧师> (过什么知识
19:08:38 <炽牙|超咒> “我能扔火球了吗?”
19:08:44 <白手|DM> (自然知識
19:08:49 <白手|DM> (要開戰的話丟先攻
19:08:56 <白手|DM> (不開戰的話做動作
19:09:1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通晓语言
19:09:14 <法莱斯|卷宗学者> (1环效果
19:09:25 <白手|DM> 你施放了通曉語言
19:09:3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听听他们在说啥。。。
19:09:34 <白手|DM> (-HP
19:09:35 <白手|DM> (-5HP
19:09:43 <白手|DM> 然後你完全聽不懂他們說的話
19:09:45 * Guest38963 (TRPGer@220.181.134.7630A1AC) 加入 #神棄之地
19:09:46 <杜宇> (通晓语言不能通晓动物的语言吧……
19:09:56 <白手|DM> 恩....你想起來通曉語言好像聽不懂動物說的話
19:09:57 * Guest38963 目前的昵称是 莉琳德拉|法师
19:10:0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好吧233
19:10:10 <莉琳德拉|法师> (卧槽,这个IRC服务器好卡。。
19:10:23 * 杜宇 发动,迷魂
19:10:39 <莉琳德拉|法师> (于是现在什么情况?
19:10:45 <白手|DM> 杜宇開始吐血唱歌
19:10: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们被一群猴子蔑视了
19:10:55 <白手|DM> (杜宇-10HP
19:10:57 <莉琳德拉|法师> (颜色测试
19:11:03 * 杜宇 指定大猴子和他附近的2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猴子
19:11:13 <莉琳德拉|法师> (设置的颜色无效?
19:11:26 <杜宇> .r d+30 弦乐器
19:11:27 <DnDBot> 杜宇 投擲 弦乐器: 1d20+30=(20)+30=50
19:11:29 <白手|DM> 杜宇邊吐血邊唱起了歌來
19:11:34 <白手|DM> .r 1d20+17 猴王意志
19:11:36 <DnDBot> 白手|DM 投擲 猴王意志: 1d20+17=(15)+17=32
19:11:42 <白手|DM> .r 1d20+3 小猴子意志
19:11:43 <白手|DM> .r 1d20+3 小猴子意志
19:11:43 <DnDBot> 白手|DM 投擲 小猴子意志: 1d20+3=(2)+3=5
19:11:43 <DnDBot> 白手|DM 投擲 小猴子意志: 1d20+3=(7)+3=10
19:11:51 <白手|DM> 猴王聽入迷了
19:11:57 <白手|DM> 小猴子聽入迷了
19:11:58 <白手|DM> 小猴子聽入迷了
19:12:07 <白手|DM> 旁邊的小猴子鼓掌
19:12:34 <白手|DM> 更旁邊的猴子丟出了一個不知道從哪邊來的鐵碗,剛好丟到杜宇面前
19:12:40 <杜宇> (抱歉,总共5个,不是3个
19:12:58 <白手|DM> 一堆袋子被那些鼓掌的小猴子丟到了碗裡
19:13:13 <白手|DM> 碗裝滿了
19:13:33 * 杜宇 示意队友去看看有啥
19:13:42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看看都有啥
19:13:47 * 奥登|牧师 靠近一点观察
19:13:48 * 莉琳德拉|法师 (TRPGer@220.181.134.7630A1AC) 已退出 (Quit: 莉琳德拉|法师)
19:14:08 <白手|DM> 你們看見有些是你們的袋子,但是有更多不知道是誰的袋子
19:14:19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哇塞,这个真是意外收获。。。。”
19:14:21 <白手|DM> 袋子裡面貌似是一堆白金幣?
19:14:25 <杜宇> (猴子应该不吃暗示对吧
19:14:33 <白手|DM> (為啥不吃 只要聽得懂
19:14:36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把自己的袋子拿回来
19:14:42 <杜宇> (我不会兽语啊……
19:15:06 <法莱斯|卷宗学者> (音乐能跨越种族?
19:15:23 <白手|DM> 一個袋子大概有一千枚的白金幣,鐵鍋子裡面大概有十幾個袋子
19:15:37 <白手|DM> 快速的估計一下大約是13WG
19:15:46 <白手|DM> (但是其中有四萬G是你們原本的
19:15:58 <炽牙|超咒> (总之乘现在把东西全拿走?
19:16:02 * 杜宇 弹完一曲,鞠躬
19:16: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哇塞。。。这些猴子还真厉害
19:16:12 <奥登|牧师> “钱的确不少,但是没什么用啊”
19:16:24 <炽牙|超咒> (我们的装备才是关键
19:16:27 * 杜宇 打手势询问可否拿走
19:16:36 <白手|DM> 猴子大王揮了揮手
19:16:39 * TRPGer (TRPGer@220.181.134.7630A1AC) 加入 #神棄之地
19:16:40 <炽牙|超咒> (这里有没有商店是个问题
19:16:42 <白手|DM> 示意這些是賞你們的
19:16:48 * TRPGer 目前的昵称是 莉亚德琳|法师
19:17:05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话说奥登你的那件铠甲还要么?”
19:17:06 <莉亚德琳|法师> (这次看看正常没、
19:17:07 <杜宇> (你们有动物交谈吗?
19:17:13 <莉亚德琳|法师> (OK,正常了
19:17:25 <莉亚德琳|法师> (于是现在的情况?
19:17:33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诗人街头卖艺
19:17:36 <白手|DM> (他們被猴子打賞
19:17:5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忽然有种可悲的感觉2333
19:18:12 <白手|DM> 大部分被偷走的裝備都在這些打賞的袋子裡面了
19:18:14 <奥登|牧师> (它穿的是我们收集的那件铠甲吧
19:18:27 <白手|DM> (看你昨天晚上睡覺穿哪件
19:18:33 <法莱斯|卷宗学者> (是你之前的那件还是捡的不知道
19:18:43 <奥登|牧师> (我自己的,我还打算早上起来试试效果的
19:18:54 <白手|DM> (那就是昨天撿到的那件
19:19:11 <法莱斯|卷宗学者> (要抢么?
19:19:15 <莉亚德琳|法师> (白手,我每轮和施法后自动恢复1D8HP,可以直接取平均么?
19:19:16 <奥登|牧师> “那是之前的先辈的东西”
19:19:24 <杜宇> (要不要我用动物交谈问问情况?
19:19:28 <白手|DM> 在杜宇表演完之後
19:19:35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可以用的话试试吧
19:19:39 <白手|DM> 一位穿著洋裝的母猴子走了出來
19:19:45 <白手|DM> 臉色非常紅潤
19:19:5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噗!”
19:19:55 <白手|DM> 害羞地向杜宇獻上了一束鮮花
19:20:04 <白手|DM> 鮮花好香阿.....
19:20:05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看到超自然的场景开始偷笑
19:20:15 <白手|DM> 所有人意志檢定
19:20:26 <杜宇> .r d+11 意志
19:20:27 <DnDBot> 杜宇 投擲 意志: 1d20+11=(20)+11=31
19:20:42 <奥登|牧师> .r d+21
19:20:44 <DnDBot> 奥登|牧师 投擲 : 1d20+21=(6)+21=27
19:20:47 <杜宇> (果然,我不车战力卡RP就直线上升
19:20:51 <白手|DM> (DC 27
19:20:56 <莉亚德琳|法师> .r d+16 卧槽,一来就意志
19:20:57 <DnDBot> 莉亚德琳|法师 投擲 卧槽,一来就意志: 1d20+16=(10)+16=26
19:21:01 <法莱斯|卷宗学者> .r 1d20+17
19:21:03 <奥登|牧师> (正好过了
19:21:04 <DnDBot> 法莱斯|卷宗学者 投擲 : 1d20+17=(2)+17=19
19:21:1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好吧,惨了
19:21:14 <杜宇> (倒一个
19:21:17 <奥登|牧师> (27过不过?
19:21:21 <白手|DM> (過
19:21:23 <杜宇> (过
19:21:27 <杜宇> (同骰都是过
19:21:33 <白手|DM> 杜宇忽然覺得這個花香有點熟悉
19:21:4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天命斗士你能给我重投么。。。
19:21:47 <炽牙|超咒> .r d+12
19:21:48 <DnDBot> 炽牙|超咒 投擲 : 1d20+12=(11)+12=23
19:21:52 <法莱斯|卷宗学者> (你有宿命领域么。。。
19:21:59 <白手|DM> 旁邊的人倒地之前,看到的最後印象是母猴子獻花之後,給了杜宇一個飛吻
19:22:22 * 杜宇 咬咬牙,撕了张动物交谈术的卷轴
19:22:24 <白手|DM> 然後就陷入了能夠想像的最美好的美夢
19:22:34 <杜宇> “请问,我们的同伴是怎么回事?”
19:22:36 <白手|DM> (請吐血撕捲
19:22:47 <莉亚德琳|法师> (卧槽!白手你连这个法术都用!
19:22:50 <杜宇> (动物交谈3环,在我的表里
19:23:06 <莉亚德琳|法师> (等等,美梦的话
19:23:09 <杜宇> (吐血15点……
19:23:10 <莉亚德琳|法师> (是睡眠效果?
19:23:13 <莉亚德琳|法师> (那我过了
19:23:14 <白手|DM> (精靈免疫
19:23:37 <白手|DM> 看見你忽然會說牠們的話
19:23:42 <白手|DM> 母猴子非常興奮
19:23:45 <白手|DM> "偶像"
19:23:49 <白手|DM> "要為你生孩子"
19:23:56 <白手|DM> "崇拜"
19:24:07 <杜宇> “额……”
19:24:10 <白手|DM> "帥氣"
19:24:24 <白手|DM> 大猴子斥退了那隻有點陷入瘋狂的母猴子
19:24:44 <杜宇> (50点应该还没触发传奇表演吧……
19:24:48 <白手|DM> "好久....沒看過會說我們話的人了"
19:24:57 <白手|DM> (根據PHB超過30就會出狀況了
19:24:59 <奥登|牧师> “我们是人到哪里都不缺女性,...我是说雌性”
19:25:28 <奥登|牧师> “我们的诗人到哪里都不缺女性,...我是说雌性”
19:25:30 <法莱斯|卷宗学者> (果然偶像派么2333
19:25:50 <白手|DM> "你們既然乞討的敲碗歌表演這麼好,這些就賞你們吧"
19:25: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话说奥登你有什么领域?
19:25:56 <白手|DM> "聽說你們外界人很看重這種東西"
19:26:54 <奥登|牧师> (战争 知识 荣耀 裁决 神秘 勇气
19:27:37 <白手|DM> (偶像派無誤
19:27:56 <法莱斯|卷宗学者> (靠交涉把那件+5盔甲拿回来吧。。。
19:28:08 <白手|DM> (那就看詩人的技術了
19:28:46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诗人呢?
19:29:22 <杜宇> “这里确实很多年没有人进来了,我是通过法术暂时学会你们的语言的。能否告诉我,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19:29:31 <杜宇> “为什么我的同伴晕过去了?”
19:30:22 <白手|DM> "歐,他們只是睡著而已,這是我們這邊小猴子們心中最貴重的美夢花"
19:30:42 <白手|DM> "只要聞到這個花香,就會夢到自己能想像中最美好的夢"
19:31:25 <白手|DM> "像是之前有一隻小屁猴,自稱猴澳天,聞了之後說自己可以成為超超超級大魔法師然後屠神"
19:31:40 <白手|DM> "這種東西聞久不好,但是偶爾吸吸還是不錯的"
19:31:44 <杜宇> “原来如此……冒昧的问一句,您这身铠甲和我同伴在尸骨上找到的那一件似乎很像?”
19:31:56 <白手|DM> "有興趣的話這束花就給你吧"
19:32:04 <杜宇> “啊,谢谢。”
19:32:08 <白手|DM> "這種花摘下來後一年都不會枯萎"
19:32:40 <白手|DM> "這是昨天猴澳天獻給本大王的"
19:32:49 <白手|DM> "你說....是你們的?"
19:32:55 <白手|DM> "你有證據嗎?有名字?"
19:33:43 <杜宇> (有点麻烦,你确定要这个铠甲吗?
19:34:19 <杜宇> (谁要铠甲的?举个手
19:34:34 <法莱斯|卷宗学者> (这件铠甲+5啊
19:34:46 <奥登|牧师> (我自己就是+5的
19:34:54 <法莱斯|卷宗学者> (话说那个不找那个猴子来对质?
19:34:56 <莉亚德琳|法师> (法狗表示不要
19:35:06 <奥登|牧师> (就是布知道什么附魔
19:35:08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自己穿的是+1的
19:35:13 <杜宇> (我就是觉得一件普通的+5甲没啥用啊……
19:35:29 <杜宇> (换甲没晶体了哦
19:35:42 <法莱斯|卷宗学者> (。。。。好吧
19:36:06 <杜宇> (我交涉一下试试吧
19:36:07 <白手|DM> (所以你們的決定呢
19:36:19 <法莱斯|卷宗学者> (我还是觉得不能随便放弃那件东西
19:36:24 <杜宇> “这套铠甲并非我们的,是我们从一个前辈的尸体上找到的遗物,我们准备将其还给他的家人。”
19:37:21 <白手|DM> "歐?他的家人你們認識?"猴王好奇的問道
19:37:24 <杜宇> .r d+26 唬骗
19:37:25 <DnDBot> 杜宇 投擲 唬骗: 1d20+26=(9)+26=35
19:38:07 <杜宇> “并不认识。但是我从他的遗物中得到了好处,因此有义务将他的遗物带回去,让他能和家人团聚。”
19:38:38 <莉亚德琳|法师> (卧槽,你都唬骗了,要不要这么老实啊!
19:38:39 <白手|DM> "那你怎麼找到他的家人?"
19:39:06 <法莱斯|卷宗学者> (法术
19:39:17 <杜宇> “进来过这里的人并不多啊,只要通过法术,很快就能确定是谁了。”
19:39:18 <莉亚德琳|法师> (所以直接唬骗说盔甲是我们的同伴的不就好了
19:39:40 <白手|DM> "聽起來有點道理,但是這件盔甲我還滿喜歡的"
19:39:40 <杜宇> (万一人家监视了很久不就捅破了……
19:39:51 <莉亚德琳|法师> (不会,只要你唬骗够高
19:39:52 <白手|DM> "要不我拿一些東西跟你們換吧"
19:40:06 * 白手|DM 目前的昵称是 猴王孫老大
19:40:08 <莉亚德琳|法师> “什么东西?”
19:40:17 <杜宇> (你没有动物交谈……
19:40:20 <杜宇> (听不懂的
19:40:21 * 猴王孫老大 拍了拍手
19:40:34 * 杜宇 将刚才的话复述给了其他人
19:40:44 <猴王孫老大> 一隻小猴子屁顛顛的跑了過來
19:40:59 <杜宇> (关键我唬骗不够高啊……
19:41:03 <杜宇> (有点发憷
19:41:11 * 猴王孫老大 交代小猴子拿卡嚕希哇過來
19:41:32 <猴王孫老大> 過了一陣子
19:41:49 <猴王孫老大> 小猴子拿了幾顆奇怪的金黃色琥珀狀結晶過來
19:42:23 <猴王孫老大> 杜宇對這東西有點眼熟
19:42:36 <莉亚德琳|法师> (不要怕,也许对方的察言观色也不高
19:43:02 <杜宇> (假如发现,察言观色+20DC都有可能……
19:43:10 <杜宇> (可能失败的事我不干
19:43:21 <猴王孫老大> 好像之前才吃過一顆
19:43:35 <杜宇> (正常交涉也能弄到好处
19:43:39 <莉亚德琳|法师> (你扯的故事够好就不会有环境加值啊
19:44:09 <莉亚德琳|法师> (多年前你的哥哥在神奇之地失踪了,为了找寻他的下落,你和你的小伙伴们过来冒险,这件盔甲就是他的遗物
19:44:12 <猴王孫老大> 以大小而言,如果之前的那顆大小是4的話,這幾棵的大小就分別是3、3、3、2
19:44:31 <炽牙|超咒> (3000,3000,3000,2000
19:44:41 <炽牙|超咒> (一共11K
19:44:43 <猴王孫老大> "我想這些應該夠買下這件盔甲了"
19:44:45 <杜宇> (吃掉就升级了……
19:44:47 <炽牙|超咒> (正好不够!
19:44:51 <炽牙|超咒> (给杜宇吧
19:45:23 <猴王孫老大> (你怎麼說?
19:45:44 <莉亚德琳|法师> (如果你不需求盔甲的话,升级!
19:45:53 <杜宇> “好吧,既然您如此喜欢……那我们再去照找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遗物可以带给他的家人。”
19:46:36 * 猴王孫老大 點了點頭
19:46:39 * 杜宇 用衣物接过晶体
19:47:10 <猴王孫老大> "對了,你唱的歌我很喜歡,如果你有興趣可以留下來在我們這邊當常駐歌手嗎?"
19:47:17 <猴王孫老大> "小猴子們也會很喜歡的"
19:47:36 <猴王孫老大> "我們可以用卡魯西哇當成你的薪水支付"
19:48:45 <奥登|牧师> (我们要不要把诗人卖了?
19:49:04 <杜宇> “常驻倒是不行,不过以后我可以过来唱歌。我现在要去那边找些东西,请问您知道那边有些什么吗?”
19:49:06 <莉亚德琳|法师> (可以
19:49:13 * 杜宇 指了一下宝藏的方位
19:49:25 * 猴王孫老大 稍微抖了一下
19:49:52 <猴王孫老大> 你們要去巴哈母特的地盤?
19:50:01 <猴王孫老大> (另提沒錯字
19:50:08 <炽牙|超咒> (2333
19:50:12 <杜宇> “巴哈姆特?那是什么?”
19:50:14 <猴王孫老大> 那頭母龍最近正值生理期
19:50:16 <杜宇> (没错字,听错了
19:50:27 <猴王孫老大> 脾氣很大的
19:50:41 <猴王孫老大> 我建議你還是別去了吧
19:50:44 <杜宇> (万岁,有一个可以正常交涉的了
19:51:18 <猴王孫老大> "你們....都要去嗎"
19:51:40 <杜宇> “是的,都走到这里了,不去看看不甘心啊”
19:51:41 <猴王孫老大> "....那真可惜,這樣就或許再也沒有機會聽到你的歌了呢"
19:51:50 * 猴王孫老大 想了想
19:52:00 * 猴王孫老大 咬牙拿出一顆藍色的水晶
19:52:36 <猴王孫老大> "如果你在危難的時候,願意永遠成為我們水濂森林的常駐歌手,就把這顆水晶吃下去吧"
19:52:47 <猴王孫老大> "這樣那頭母龍也不能傷害你了"
19:52:59 <杜宇> “啊,非常感谢。”
19:53:36 <猴王孫老大> "把你睡著的同伴帶走吧,我要關閉森林了,昨天猴澳天跑出去玩,我們才臨時開了一天的門禁"
19:54:03 <炽牙|超咒> (东西都拿回来了吗?
19:54:04 <杜宇> “那我以后怎么来找你们?”
19:54:26 <杜宇> (铠甲换了1W1经验,赚了
19:54:27 <猴王孫老大> "一個月一次,我們會開放森林"
19:54:44 <猴王孫老大> 忽然間,整個森林消失在你們所有人面前,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19:55:09 <猴王孫老大> 只有拿回來的那堆東西跟地上鍋子裡面的白金幣驗證著
19:55:11 <杜宇> “谢谢你们了”
19:55:15 <猴王孫老大> 還有手上的那幾顆琥珀寶石
19:55:23 * 杜宇 挥手再见
19:55:37 <猴王孫老大> 其他人過沒多久也起床了
19:55:42 <猴王孫老大> (所有人恢復了神智
19:56:03 <法莱斯|卷宗学者> “发生啥了啊。。。。”
19:56:31 <法莱斯|卷宗学者> “爬起来”
19:56:39 * 法莱斯|卷宗学者 爬起来
19:56:43 <猴王孫老大> (自行解釋
19:57:10 <杜宇> “总的来说就是我又多了一批动物粉丝”
19:57:14 <法莱斯|卷宗学者> “?”
19:57:37 * 杜宇 弹起了歌
19:57:40 <法莱斯|卷宗学者> “嘛,算了,现在要怎么办?”
19:58:56 <法莱斯|卷宗学者> “继续往东北走?”
19:58:58 <奥登|牧师> “现在继续去我们的目的地”
19:59:06 <猴王孫老大> (那你們把裝備拿回來了
19:59:17 <猴王孫老大> (記得該裝備的裝一下
19:59:30 <杜宇> (刚刚掉了,截图看看说了啥
19:59:55 <猴王孫老大> (沒掉吧?
20:00:01 * 法莱斯|卷宗学者 从粮食包里掏出一块面包
20:00:01 * 杜宇 开心的吃掉了琥珀
20:00:25 * 杜宇 留着最后一颗较大的
20:00:59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想说什么,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20:01:00 <炽牙|超咒> (嗯,挺赚的
20:01:05 <杜宇> “不过根据猴子们的说法,那个方向有一条龙,最近刚好脾气有点暴躁”
20:01:10 * 法莱斯|卷宗学者 把面包吃了
20:01:25 <奥登|牧师> (我下了,有点事
20:01:30 <法莱斯|卷宗学者> “那就出发吧”
20:01:30 * 奥登|牧师 (2002@36.62.225.9A9EFCD7) 已退出 (Quit: 奥登|牧师)
20:01:37 <杜宇> (赚死了,用可以买到的弄到了不能买到的东西。
20:01:45 <猴王孫老大> 恩 先SAVE?
20:02:02 <法莱斯|卷宗学者> (行
20:02:07 <杜宇> (嗯,我妈拉我去看电影,先save吧
20:02:08 <猴王孫老大>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