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九龙团第一回  (阅读 1590 次)

副标题:

离线 zelto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18
  • 苹果币: 3
九龙团第一回
« 于: 2015-04-05, 周日 18:12:20 »
会话开始于: Sun Apr 05 13:39:23 2015
会话标识: #九龙城寨
[13:43] <ST> ——————————————————————————————————————————————————————————————
[13:45] <ST> 九龙城寨。
[13:46] <ST> 在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眼中,它是建筑奇观,社会学奇迹以及令人遐思的浪漫之源。
[13:48] <ST> 而在那些生长于斯的人们眼中,它却没有那些冠冕堂皇的称谓。
[13:49] <ST> 搵食的地点,便宜的庇身之所,廉价的白小姐来源……对于挣扎在生存先上的人们来说,这座繁盛的城寨的意义仅此而已了。
[13:50] <ST> 而对于暂居好劲道面馆的铁王英来说,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13:51] <ST> 从身价百万的香港三十六字头之一,到每日拿三十蚊工钱的面馆伙计。
[13:53] <ST> 生活之曲折,莫过于此。
[13:53] <ST> 但他所不知道的是,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
[13:53] <ST>
[13:54] <ST> “阿英啊,光明街粉佬三的面好咗,快去快回呀。”
[13:55] <铁王英> “ 知啦,阿叔。 ”
[13:55] <ST> 铁震粗豪的声音随着四份汤水四溅的外带面食一道摔在外带桌上。
[13:56] * 铁王英 把面打包好
[13:57] <ST> 铁王英的阿叔,铁震在这里开好劲道面馆已经多年,因为便宜好食,再加上铁王英的威水堂弟兄的照顾,生意已经做遍了整个龙城,还常常有些城外的外卖。
[13:57] * 铁王英 拎到外面,在单车后尾绑好。
[13:58] <ST> 看着阿英骑上单车,一路绝尘而去。
[13:59] <铁王英> “ 佢每次都要趁热食,几时要换返部铁马先得。 ”
[13:59] * 铁王英 一路上嘀咕着。
[14:00] <ST> 未闻到你的抱怨,铁震放下面筷,拿起汗巾擦了擦脸,对老婆说:“阿英也快四十啦,俾他找个女人啦。”
[14:02] <ST> 老板娘没好气地说:“边个咁容易?个个都知他混过字头,好女人都不愿搵这种,找个小姐你又不愿。”
[14:03] <ST> 铁震不快道:“我家阿英又怎能搵那般不三不四的?你去俾他找个好的啦?”
[14:03] <ST> “好好好,找就是啦。”
[14:04] <ST> 说完这句,里间又响起了啪啪的切面声。
[14:04] <ST> 见老婆不再理会自己,铁震叹了口气,拿起面筷把第二团细面塞进了锅里。
[14:04] <ST>
[14:05] <ST> 光明街两旁都是石屋以及寮屋,由于这里有很多毒品店铺,这些店铺都点很多蜡烛,给吸毒者认路,所以满街都是点燃的蜡烛,人们就称这条街为光明街,不过吸毒者就称这里为“电台”,因为吸毒者称吸毒为“充电”,所以这些毒品店铺就称为“电台”。
[14:06] <ST> 粉佬三就是其中一家电台的主人,因为市口好,生意好,他常会贴钱买些面给食粉过头的客人。
[14:07] * 铁王英 放慢车速,搵粉老三个档。
[14:08] <ST> 同前几次没甚不同,不过光明街从来不是善男信女所来的地方,你刚看到粉佬三的“电台”,准备下车时,就看到斜刺里冲出来个人。
[14:16] <ST> 你一眼看出这是个断电很久的毒友,散发着颓唐气息的脸容让你不会认错。
[14:16] <ST> 不过再一眼,你却发觉这居然是个女人。
[14:17] <ST> 女毒友也不算什么稀奇,但会混到没粉可吸的地步的女人实在不多,在龙城里,女人只要肯张开大腿,有的是办法换来毒品。
[14:17] <ST> 除非……
[14:18] <铁王英> “真系麻烦,阿姐唔该借借。”
[14:19] * 铁王英 把单车停稳然后下车。
[14:20] <ST> “救救我……救我……”那个看起来还算秀丽的女人一把抓住你的单车把,浑身哆嗦着就要跪下去。
[14:20] * 铁王英 想,弊了,系埋仙人跳呢?
[14:22] <铁王英> 喂,救命应该去搵警察。。。。啊,系勒,呢度系九龙城,梗你做咩喊救命啊?
[14:23] <ST> 就在你还在想的时候,粉档里冲出几条大汉来,指着那个女人就破口大骂道:“个贱精,还跑?!”
[14:23] <ST> 一边骂着,就围拢上来,对着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拳打脚踢起来。
[14:25] <铁王英> “喂喂,兄弟,你梗做过分地喔,几个大男人围殴一个女人似咩啊?”
[14:26] <铁王英> “佢犯佐咩事啊?”
[14:26] <ST> “喂,我哋系大阿姐个人,教训条贱婊,朋友你就当未看到咯?”
[14:26] <ST> 其中一个停下手来,一脸威胁地对你做了个手势。
[14:29] <ST> 曾几何时,你在城外,莫说有人对你做这个手势,就是稍微有些不恭顺,早就有小弟把他摁倒问你要切哪根指头了。
[14:29] <ST> 但这里到底是龙城,而你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双铁掌拆掉深水埗三个字头的铁王了。
[14:30] <铁王英> “但系你梗做会打死人,教训遮,轻手小小,毕竟系个女人。”
[14:31] <ST> “关你咩事啊?”
[14:31] <ST> 那个开口的转身对你就一脚踹了够来。
[14:31] <ST> (过来
[14:32] <铁王英> “系唔关我事,但系我睇你地唔顺。”
[14:33] * 铁王英 伸手抓住他脚,用力一捏。
[14:34] <ST> 只听那人哦哟一声,抱着小腿便滚倒在地。
[14:35] <ST> 看你出手,另外几个人不再理会那个被踹成一团的女人,转身朝你扑了过来
[14:35] <铁王英> “哪,系你先郁手嘅。”
[14:40] <ST> 其中一个比你都快,一击凶狠的泰式鞭腿就朝你脸上抽过来,但可惜被你一步闪开。
[14:45] 〖Palbot〗 ST 在#九龙武馆叫你!
[14:47] * 铁王英 闪避之余抓向其中一个大汉的腹部。
[14:47] <铁王英> “你哋手脚太慢勒。”
[14:48] <ST> 你乘其立足不稳紧接一爪就将其腹部抓开,开石裂碑的鹰爪功轻易地撕开了柔软的腹部。
[14:49] <ST> “是练家子!”
[14:51] <ST> 受伤那人也是硬起,硬食你这一招一步不退。其他几个紧跟着就冲过来,犀利的拳脚向你招呼过来。
[14:52] <ST> 后面两个小子的拳头上都带着金属指箍,拳拳到肉地砸在你的铁布衫上,只发出通通的败革之声。
[14:53] <ST> 就在这时,粉档里又冲出来一个人影。
[14:54] <ST> 接着光明街昏暗的灯光,你认出那是粉档老板粉佬三。
[14:55] <铁王英> “老三,你哋面就来冻啦。”
[14:55] <ST> 不过他已经来晚了,几个烂仔已经被借力推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呻吟不已。
[14:56] <铁王英> “你识得呢几条友?”
[14:57] <ST> 粉佬三一愣,随即换上笑容,搓手道:“这几个烂仔,真是欠打。边个不知阿英你以前打遍西贡无敌手?”
[14:58] * 铁王英 向粉老三打过招呼后,转而看向倒在地上的女人。
[14:59] <铁王英> “佢地没麽大事,返去擦哋药酒就差唔多啦。”
[15:00] <ST> “唉,都系搵食吃。”粉佬三摇着头说:“条女被贩来呢度,又不肯老老实实,大阿姐就让人带她来打一针咯。”
[15:01] <ST> 虽然粉佬三说话不尽不实,大阿姐就没可能就这个女人专门让人带来给她打毒针,但这已经成为了龙城不成文的规矩,对付不听话的雏儿,就给她来一针,直到她捱得吃不消,或者正嗨的时候,让她去接客,保管听话。
[15:03] <铁王英> “又打粉?上咗瘾好快就玩完嘅。”
[15:04] <ST> “胜在方便。”粉佬三耸耸肩,“打针后乜事都不知,就知道让男人揸,日揸夜揸,算100蚊一回,总能回本。”
[15:05] <铁王英> “仲有啊,好似佢地嘅打法,返去实系面青口唇白,去接客,边个肯要啊?”
[15:06] <ST> “化个妆,灯光打暗地,就冇人看到啦。阿英你要不要也来试试啊,我叫人俾你便宜地啊。”
[15:06] <铁王英> “唔计哋医药费,万一有内伤死佐,就冇啦。”
[15:07] <铁王英> “唔使啦,你嘅面仲要唔要啊?"
[15:07] <ST> 你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女人用着哀求的眼神看着你,焦脆毡靴的嘴唇不断地拼出救我的口形。
[15:07] <ST> “哦,放呢度吧,钱俾返你。”
[15:08] <ST> 粉佬三全然没有在意身后那个女人的眼神,把钱丢给你。
[15:08] <铁王英> “条女几块水买来嘅?”
[15:08] * 铁王英 把面拿下车,放在地上
[15:09] <ST> 一边几个还能动的烂仔把被你重伤的弟兄送进去以后,就走出来把那个女人拖进去,一边不清不楚地骂着,把在你身上受得气撒在这个虚弱的女人身上。
[15:10] <ST> “我点知啊,最多三千蚊咯,现在市价就是这般,洋马还贵少少,东南亚的货就这点咯。”
[15:10] <ST> 粉佬三不在意地检查先开碗盖检查里面的料是否足。
[15:11] <ST> “对啦,阿英啊,我睇你身手咁靓,要唔要我推荐你去拳台打拳啊,分分钟比你送面搵多几万倍啊。”
[15:14] <铁王英> “我睇条女冇麽赚头,你不如转俾我,钱就冇啦,不过可以俾两条老鼠斑你。”
[15:15] <铁王英> “如果我有心思去打拳,一早返佐堂口啦,我哋靓仲系度嘅。”
[15:15] <ST> “看上她啦?”粉佬三挠挠头,做出为难样子:“你晓得的,这都是大阿姐的货,我也不好做主送俾你啊。”
[15:17] <ST> “但系,你要去拳台打拳就好办啦。现在拳手少,大佬对拳手都好大度的,一擂烂拳都有靓女送。我睇你身手最少能打到三擂,你问马夫要她来不就好?”
[15:19] <铁王英> “唔系叫你送啊,又系去打拳?”
[15:21] <铁王英> “呢条女又唔系头牌,大阿姐有咩唔舍得?你返去同我讲吓,到时都有你好处。”
[15:22] <ST> “好好,我帮你讲吓就是。”
[15:22] <ST> 粉佬三看你态度坚决,于是只好摇着头进去了。
[15:24] <ST> 但你知道,在这个地方,没有点好处,是冇人愿意帮你把话递到位的。
[15:25] <ST> 或许你下次再遇到那个女人,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婊子了。
[15:25] <ST> 但你已经做了一切你能做的了,不是吗?
[15:25] <ST> ———————————————————————
[15:26] <ST> 除开这场小小的风波,你还算顺利地返到好劲道。
[15:27] <ST> 刚转进街,你就看到门口一字排开了一排人,身上都穿着威水堂的制服。
[15:27] <ST>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了小弟们来孝敬你的时候。
[15:28] <铁王英> “阿叔,我返来啦。”
[15:28] * 铁王英 把单车停好。
[15:29] <ST> 代替了铁震的招呼,周围的小弟们一气喊了一声:“老顶好!”
[15:29] <ST> 一身光鲜的大路从里间走出来,对你恭敬一礼:“大佬!”
[15:30] <铁王英> “喔,你哋又来勒,最近堂口哋生意兴旺吗?”
[15:31] <铁王英> “大路,有心啦。”
[15:35] <铁王英> “睇你个样越来越有大哥个款,有你哋兄弟三个睇住,我放得落心。”
[15:36] <ST> “都系大佬教得好。”大陆日渐发福的圆脸上露出了恭顺的小蓉
[15:36] <ST> (笑容
[15:36] <铁王英> “入去坐啦。”
[15:37] <ST> “是!”大路在你身后一步的地方,跟着你一路走进里间。
[15:38] <ST> 里间不大的铺面也被威水堂的弟兄们站满了,一路走过,老顶的喊声不绝于耳。
[15:38] <ST> 走到大厅里唯一一张圆台面前,大路抢先一步拉开了上首的椅子:“大佬,坐。”
[15:39] * 铁王英 边走边和小弟打招呼
[15:40] <铁王英> “大家都坐啦。”
[15:41] * 铁王英 坐下时也示意其他人不要站着。
[15:41] <ST> 其他人都客气着,只有大路坐下来,立刻就有小弟上来给你们沏上热水。
[15:43] <ST> 又说了几句家常话,大路突然语气一变:“大佬,我哋这次落返来,系有一桩大事要请您决断。”
[15:43] <铁王英> “恩,你讲。”
[15:44] <ST> 大路双手放在桌下,眼睛看着身前的茶杯轻声说:
[15:45] <ST> “大佬,这么多年,你在呢度不问江湖事。本来呢,我哋也不该用这种小事来烦你。”
[15:46] <ST> “但是,字头位置不好总空在个度。今次我来呢,只求大佬一句话。请大佬传位吧!”
[15:50] <铁王英> “我惗你哋都系时候提呢件事了。”
[15:51] <ST> 大路脸上展开了笑容:“大佬能理解就最好不过……”
[15:52] <铁王英> “威水堂能够维持到今日,离唔开你哋三个嘅努力,只不过,我就知你哋三个都想做龙头。”
[15:52] <铁王英> “其实都几正常,出来捞大家都系搏上位。”
[15:53] <ST> “大佬不用挂住,我哋已经商定,只要大佬今日俾出龙头印,余下事情我哋自己搞掂。”
[15:56] <铁王英> “不过你哋三个平时都系平起平坐,如果俾一个人做佐龙头,压得住吗?”
[15:58] <铁王英> “我知你哋都好讲义气,就算我让佐位,你哋都会尊重我,不过威水堂系我同哋兄弟一齐打下来嘅,我始终唔放心。”
[16:00] <ST> 大路的语气转冷:“咁样就是说,大佬你不放心把印俾我咯?”
[16:01] <铁王英> “但我又冇话要传俾其他人。”
[16:02] <铁王英> “如果我话要返去亲自坐上个位,你应该都冇意见啦?”
[16:02] <ST> 大路眯起眼睛:“……大佬,你已经很久都冇出手了。”
[16:04] <铁王英> “因为我嘅旧伤仲没好,不过都七七八八啦。”
[16:05] <ST> 大路突然一笑:“其实,即使大佬刚受伤时,我都不够胆对大佬出手。”
[16:06] <ST> “但系,大佬你就不奇怪,为何今次只有我一人来同你谈么?”
[16:06] <铁王英> “我都要返去,睇睇你哋三个边个可以够格坐我呢个位,梗都算对得住我班死去嘅兄弟。”
[16:08] <ST> 他轻轻拍了拍手,“大佬,你一定对得住弟兄们。但系,今日不管我哋够不够格,你嘅印都要交咗。”
[16:08] <铁王英> “如果我传佐位俾你,梗呢地都唔关我事,但系如果我返去上位,你肯定会讲俾我知。”
[16:08] <ST> 话音刚落,你就看到威水堂的弟兄们让开了一条路来,三个人慢慢地走了出来。
[16:09] <ST> 前面两人一个是你的叔叔,一个是你的婶婶。
[16:09] <ST> 他们的脖子上各夹着一柄锋利至极的短刀。
[16:09] <ST> 拿刀的是唛头。
[16:10] <ST> 虽然走了出来,但他却不敢去看你的眼,只是低着头轻声说:“对唔住啦,大佬。”
[16:10] <铁王英> “你哋梗做,唔怕我让佐位之后返去搵你哋?”
[16:10] <铁王英> “到时啊,觉都睡不安落。”
[16:11] <ST> 大路轻笑道:“大佬就不用挂住了,铁鹰已经不是当年的铁鹰,威水堂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威水堂了。”
[16:12] <ST> “只要今日大佬你交印俾我哋,那我哋依然当你是大佬,一月供奉不会少,兄弟们都不会忘咗大佬。”
[16:13] <铁王英> “你好有自信,总算似番个真正嘅大佬咯。”
[16:13] <ST> 大路只是笑,但你注意到他在台子下面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赖益成名的三节棍。
[16:14] <铁王英> “不过你叫佢哋先放刀,我总算先系你大佬,唔会暗算你,但系你要尊重我屋企人。”
[16:15] <铁王英> “唔系嘅话,你知道今日呢度会死几多人嘛?”
[16:16] <ST> 大路还是笑,但胖脸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大佬,只要你拿印出来,一个人都不用死。不然嘛,我威水堂管事这几年也不是白做。”
[16:17] <铁王英> “放低刀,你哋愿意边个去做大佬随你哋,我应承你。”
[16:19] <ST> 唛头出声:“大路哥,大佬都话了,我哋不如就……”
[16:19] <铁王英> “个印都会俾你哋,你连你大佬都唔信?”
[16:20] <ST> “收声!”大路训斥了唛头一句,转向你的笑容像是牙疼一般:“大佬,讲真,呢度动起手来,我哋都冇半个人拦得下你。”
[16:20] <ST> “我大路胆细,实在不敢赌。”
[16:21] <ST> “我大路也放下话,只要大佬你拿出印来,我哋立刻走,干干净净。”
[16:21] <铁王英> “你冇地豪气,以后点压得住哋场啊?”
[16:22] <ST> 被你一声呵斥,积年余威居然让大路浑身一抖,差点暴起。
[16:22] * 铁王英 叹了口气,从上衣兜里套出牌印,朝大路一丢。
[16:23] <ST> 好容易压住惶恐,你当年手下的第一扎FIT人站起来,战战兢兢地接过印来,反复地验了几回,终于长出一口气来。
[16:23] <铁王英> “印就俾你啦,以后我都唔会去搵你食饭,你放心啦?”
[16:23] <ST> “大佬,要早呢样,大家都不用如此嘛。”
[16:24] <ST> 一边说着,大路一边慢慢地向外移动。
[16:24] <铁王英> “不过以后有咩事,你哋都可以来搵我。”
[16:24] <ST> “大佬,你放心,我踏出这个门,唛头立刻放人。”
[16:25] <ST> 大路一脸假笑着向后踏出门外,然后,他高高地扬起手做了个手势。
[16:25] <铁王英> “哼,你好嘅没学全,衰野样样似。”
[16:25] <ST> 这个手势你了得很,那是动手得意思。
[16:26] <ST> 再看这边,你身后的几个威水堂小弟猛从怀里抽出短狗来,对着你就扣下了扳机。
[16:26] * 铁王英 突然从座位上弹起,冲向拿刀的唛头。
[16:27] <ST> 唛头像是吓傻了似地,双手松开,猛地向后退,一边退一边喊:“大路哥,不是说好不伤大佬吗!”
[16:28] <ST> 大路呸了一声,转身跳上一部等了许久的轿车。
[16:29] * 铁王英 用身子护住阿叔和阿婶
[16:30] <铁王英> “即刻叫佢地停手!唛头?!”
[16:30] <ST> 枪声响起,你身上爆开阵阵血花,但多年铁布衫筋骨发挥功用,几颗致命的子弹入肉不深立刻被肌肉夹住。
[16:30] <ST> “停手啊!我说停手啊!”
[16:31] <ST> 但是枪手显然是大路特意搵来的人,对于唛头的喊声置若罔闻,紧接着又要抬手开枪。,
[16:32] <ST> 唛头赤着一双手,一咬牙,对你朗声道:“大佬,今次是我唛头一时头脑发昏,对唔住你!我这条命,就返俾大佬!”
[16:32] <ST> 说完,他就猛地朝那三个枪手冲了过去。
[16:32] <ST> 枪手连连开枪,但是子弹却被唛头的身体挡下。
[16:32] <铁王英> “阿叔阿婶!快啲入去里面避下!”
[16:33] <ST> 铁震和老婆慌忙听命,连滚带爬地进里面去了。
[16:33] * 铁王英 看到阿叔和阿婶都安全后,转而扑向枪手
[16:35] <ST> 枪手并非凡人,见无法挣脱唛头,索性弃枪,一人从怀里抽出一把小太刀,将唛头的两条手臂一刀切下。
[16:36] <ST> 不过等他们脱身时,你也已经到了近前。
[16:36] <铁王英> “你哋今日就系梗大啦!”
[16:37] * 铁王英 朝枪手抓出数爪
[16:41] <ST> 今次这班枪手终于识得为乜铁王英当年被称作西贡铁鹰。
[16:42] <ST> 你全力一击,竟将其中一人颈骨深深抓碎,另外二人都也重伤垂死。
[16:44] * 铁王英 看下四周还有无其他大路带来的人
[16:45] <ST> 其他人早已傻眼,莫说与你动手,显然计划中并没有到动短狗的地步。
[16:46] <ST> 倒是唛头在你脚边用已经断掉的手臂撑起了身体。
[16:46] <铁王英> “边个唔想大嘅,就上来!”
[16:47] <铁王英> “唛头!你见点啊?仲撑得住吗?送你哋大佬去医院啊!”
[16:47] * 铁王英 对周围的人喊
[16:48] <ST> 唛头摇摇头:“大佬,我不行了……”
[16:48] <ST> “今次是我哋对不住你。”
[16:50] <ST> “全都听好了!今日,是威水堂对不住大佬!大佬要三刀六洞,执行家法,你哋都不许拦着!谁拦着,我唛头做鬼都不放过佢!”
[16:51] <铁王英> “你哋无对我唔住,系大路对唔住你。”
[16:53] <ST> “大佬,说咁多都冇用……我嘅车就在外边,大路一定会返去总堂,请其他字头见证……”
[16:53] <ST> 唛头越来越虚弱。
[16:54] * 铁王英 把唛头也扛上车
[16:54] <铁王英> “个位唔易做嘅,好快佢就会知道了。”
[16:55] * 铁王英 开车驶向西贡
[16:57] <ST> “大佬……”
[16:57] <ST>
[16:58] <ST> 许多年不来,你对进总堂的路还是记忆犹新。
[16:58] <ST> 唛头在上车后还是死了。
[16:59] <ST> 本来,被开了四五枪,又断了双臂以后,唛头只是靠着一口悔意撑着,看终于没人敢来阻拦你后,他就放心地失去了意识。
[16:59] <ST> 你开着那部你买给唛头的福特野马,一路进了总堂。
[17:01] <ST> 大路甚至没有在外面拦你。
[17:01] <铁王英> “大路,你同我出来!!”
[17:02] * 铁王英 下车后一路冲进堂口
[17:02] <ST> 堂口里,正在进行龙头交接的仪式。
[17:03] <ST> 大路跪在关公像面前,条案前供着的是你的龙头印。
[17:04] <ST> 两侧坐着全西贡的各大字头大佬。
[17:06] <ST> 见你出现,几个颇有辈分的大佬走出来,拦住你,道:“阿英啊,既然你将印传俾了细路仔,那有乜事就等仪式结束再话。”
[17:07] <铁王英> “我依家唔系以佢大佬嘅身份来搵佢!”
[17:07] <铁王英> “我系来向我嘅兄弟讨返个公道!”
[17:08] * 铁王英 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17:08] <铁王英> “佢想做大佬,搵人开枪打我嘅事,都算了。”
[17:09] <铁王英> “但系佢点可以对唔住佢嘅兄弟?!唛头死咗啦,就响出边个车度!”
[17:09] <铁王英> “你有唔叫人开枪看住点自己人?!大路,你同我出来,给你兄弟一个交代!”
[17:10] <ST> 大佬们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啊呀,我哋也知道,这件事是细路仔做得不地道,但是什么都等新龙头上位再话,好不好?”
[17:12] <铁王英> “等佢上位?!上牌位啊!?”
[17:12] <铁王英> “使唔使我用手帮佢刻埋生辰八字啊?!”
[17:13] <铁王英> “你出来!大路————!”
[17:13] <ST> 其中一个大佬露出了怫然的神色:“阿英,今天是威水堂的大日子,你不好在这里闹事。听我的,等细路仔拜完关老爷,我哋给你一个公道。”
[17:14] <ST> 不过,这种公道的诚意,应该也实在差了许多。
[17:14] <ST> 这些大佬话里话外都偏向大路,也不知道大路给他们许了点样的好处。
[17:15] <铁王英> “你哋即系要包庇佢啦?!等佢做佐大佬,梗佢点话都得啦!我依家就要进去见佢!”
[17:15] * 铁王英 说完就要往里冲
[17:16] <ST> “阿英,呢度都是你的前辈,你想要做乜鬼呀!”
[17:19] <铁王英> “想拦我啊?!我依家已经唔系威水堂嘅龙头啦,你惗我仲惊乜?“
[17:20] <ST> 大佬这就要摆架子,但却被一脸煞气给惊退,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17:21] * 铁王英 趁机冲过去,直奔堂内
[17:22] <ST> 内堂,大路已经一头拜了下去。
[17:22] <ST> 听你入来,他拿起了三节棍,转过身,与你淡淡地对视着。
[17:23] <ST> “大佬,我做到了。我已系威水堂的字头咗。”
[17:23] * 铁王英 把刚才在外面的话也对他说了一遍。
[17:24] <铁王英> “你系踩住兄弟上位嘅,你点同佢交代?!”
[17:25] <铁王英> “佢仲当我系大佬,所以我要你俾个交代我。”
[17:26] <ST> “大佬,你知不知,从第一日,你收我进威水堂,我便想着站在呢度。”
[17:26] <ST> 此时的大路,与之前被你惊得如脱兔的那个大路判若两人。
[17:27] <ST> “咁多年,我都以为自己忘咗那种滋味。”
[17:27] <铁王英> “我知,我睇佐你梗长时间,点会唔知你惗咩。”
[17:28] <铁王英> “但系出来江湖,要讲兄弟情义,佢地同你一齐打江山,你就梗对待佢?”
[17:28] <ST> “我既然已经记起这种滋味。那么,不管点样,我就一定要坐到呢度。任何人都不好挡在我的路上。”
[17:29] <ST> 大路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你竟然对他有了一丝陌生的感觉。
[17:29] <铁王英> “梗呢笔数点计?”
[17:31] <ST> “江湖人,就用我哋江湖办法。”
[17:32] <ST> 大路垂下三节棍的两端,打在青石板的地板上发出一声脆响。
[17:33] <铁王英> “梗就俾我睇下你有无长进!”
[17:38] * 铁王英 运劲至双手,抓向大陆的胸口
[17:39] * ST 设置频道标题为: 路-9B
[17:41] <ST> 双爪击出,被大路三节棍连续格下,最后打在他身上时却被反震之力震得深疼。
[17:42] <铁王英> “睇你平时都无偷懒。”
[17:42] <ST> “都系大佬教的好,我每日都不敢小小偷懒。”
[17:43] <ST> 大路轻轻一笑,突然一声喝。
[17:43] <ST> “大佬,我来了!”
[17:43] <ST> 说罢,长棍如风般向你挥来。
[17:44] * ST 设置频道标题为: 路-9B 铁-2L
[17:45] <ST> 棍风逼得你生疼,打在身上连铁布衫都难抗下。
[17:46] * ST 设置频道标题为: 路-9B1L 铁
[17:46] <ST> 但你巧妙的一拨,棍尾就扫到了大路自己的身上。
[17:48] <ST> 他连退两步,才将一口血咽下:“大佬,果然犀利。”
[17:49] * ST 设置频道标题为: 路-3X7L 铁
[17:49] <铁王英> “你仲敢叫我大佬?!我已经唔系你大佬勒!也都唔会再留手!”
[17:50] * 铁王英 趁机一爪抓中大陆的头颅。
[17:51] <ST> 但是还不及他反应,你兔起雀落越过去,铁爪一抓,五根手指深深地抠入大路的头盖骨。
[17:53] <ST> 大路双眼死死地瞪着你,这个上位不及一个钟的新任大佬,就这么死不瞑目地去了。
[17:55] <ST> 还不等你喘上一口气来,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一片“不许动,警察!”的喊声。
[17:56] * 铁王英 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大路已经死了。
[17:56] <ST> 一群条子从外面一路涌了进来,各都拿着短狗喷子。
[17:57] <铁王英> “都话过呢个位唔易坐嘅。”
[17:57] <ST> 一个熟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那背着手走路的犯贱模样你一辈子都忘不掉。
[17:57] <铁王英> “依家知悔都迟啦,大路。”
[17:58] * 铁王英 并没有在乎走进来的警察。
[17:58] <ST> 西贡总署,反黑组组长,林大有猫哭耗子地打量了你一会儿,故作惊讶地说:“啊哟!这是点样?铁鹰毙掉细路仔?”
[17:59] <ST> “铁王你这可是良好市民典范啦,但是还是随我去一趟局里说明情况吧?”
[18:00] <铁王英> “敢叫人用枪队佢大佬,佢都唔算细路仔啦。”
[18:00] <铁王英> “好,就同你去。”
[18:00] <ST> “啧啧,走吧。”
[18:00] <ST> 林大有一抬手,不用其他小警员上来,他亲自带你上了警车。
[18:01] <ST> 警灯呼啸,一路驶向警局。
[18:01] <ST> ————————————————————————————————————————————————————————————————
[18:01] <ST>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