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战痛(。) LOG 第四单元 Lead Out (末) 最终战后半~结局  (阅读 1292 次)

副标题: BOSS:等了一个半月结果就被秒了啊!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08:34]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12|诗羽6 海野4 羽崎6| Ghost12'
[08:35] <NC|战个痛> ========================LOAD================================
[08:35] <NC|战个痛> =======前情提要+过场动画=========
[08:35] <NC|战个痛> 这是最后、也是最惨烈的战斗。
[08:35] <NC|战个痛> 你们付出了接近一死二伤的惨重代价,终于把黑衣的少年打倒……
[08:35] <NC|战个痛> 但,那不过是粉碎了怪物的虚假外衣而已。
[08:35] <NC|战个痛>
[08:35] <NC|战个痛>
“——、——————、————”
[08:36] <NC|战个痛> 在你们重新稳住阵脚的时候,怪物的三个头再次一起咆哮起来。
[08:36] <NC|战个痛> 三重混响的狂暴吼声在空旷宇宙中散开,显得特别凄厉,
[08:36] <NC|战个痛> 你们这才注意到,“它”尽管形态改变,身体的崩坏似乎仍在继续,仿佛是某种恒久的诅咒。
[08:36] <NC|战个痛> 像那刚刚长出的硬皮,才过了不到一分钟,就冒出一片片裂纹,眼看着又有黑色液体从中渗出,
[08:36] <NC|战个痛> 而翅膀上的腐肉更是自成形后就没停止过掉落……
[08:36] <NC|战个痛>
[08:36] <NC|战个痛>
这样就自灭了吗——你们也许正这么想着——然而,
[08:37] <NC|战个痛> 残留在战场上的小人鱼、快被削人棍的巨人跟剩下的影兽,霎时全部崩溃。
[08:37] <NC|战个痛> 构成它们身体的可用数据残片,则像被吸引一般,以数据流的形式流向“它”。
[08:37] <NC|战个痛> (……在两个人形仆从消逝的瞬间,你们似乎看到他们认命般地闭上眼……)
[08:37] <NC|战个痛> 于是,怪物身躯的崩坏总算一时停止——不,是在崩溃的同时不断再生着。
[08:37] <NC|战个痛> 溃烂的皮肉不停长好又腐烂,仿佛一段不停来回倒带的坏掉的录影,情形极其诡异渗人。
[08:37] <NC|战个痛>
[08:37] <NC|战个痛>
……但你们现在并没有太多余裕来感叹。
[08:37] <NC|战个痛> 因为怪物已经锁定了离得最近的诗羽,混入黑泥的涎液不断从嘴角滴落,看起来随时会猛扑过来……
[08:37] <NC|战个痛>
[08:37] <NC|战个痛>
(相当于:1.BOSS外怪物清场 2.砍掉了【失败作】)
[08:38] <NC|战个痛> ===========第二阶段·FIGHT!=========
[08:38] <水无月海野> “咿……気持ち悪い!”
[08:39] <NC|战个痛> 那么CT12
[08:39]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行动] 全回合攻击 to 诗羽,肉体攻击2+连击1,ap-3
[08:39]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12|诗羽6 海野4 羽崎6|Ghost9'
[08:41]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全回合攻击 诗羽,肉体攻击2,第1下: 1d10+1=(2)+1=3
[08:41]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全回合攻击 诗羽,肉体攻击2,第1下 无偿重骰: 1d10+1=(4)+1=5
[08:42]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裁判] 多目,支援2,ap-1
[08:42]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12|诗羽6 海野4 羽崎6|Ghost8'
[08:42] <NC|战个痛> (所以是7,打脚部
[08:43] <NC|战个痛> (那么2肉体攻击伤害
[08:43]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第二下: 1d10+1=(3)+1=4
[08:44] * 小森诗羽 损伤 脚骨
[08:44] <NC|战个痛> 怪物六只血红眼睛一齐盯住诗羽——那是肉食动物看着猎物的眼神——而接下来的攻击可用狂风骤雨来形容。
[08:44] <NC|战个痛> 一瞬的猛扑将诗羽撞倒,以前爪按住、再用獠牙撕裂,甚至还同时用尾巴抽退在另一边的羽崎。
[08:44] <NC|战个痛> 没有什么章法进退,就只是单凭本能反应跟蛮力…… 却,
[08:44] <NC|战个痛> (后头诗羽自己接一下
[08:46] <小森诗羽> “…嘶——…”勉强地挣扎着从怪物身上脱离开来
[08:45] <NC|战个痛> CT8
[08:46]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行动] 全回合攻击 to 诗羽,肉体攻击2+连击1,ap-3
[08:46]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8|诗羽6 海野4 羽崎6|Ghost5'
[08:46]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全回合攻击,第一下: 1d10+1=(8)+1=9
[08:47]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连击: 1d10+1=(9)+1=10
[08:47] <NC|战个痛> (第一个是手部,第二个是头部
[08:47] * 小森诗羽 宣言[伤害]提琴盒(棺材),防御2,AP-2
[08:51] * 小森诗羽 损失 手腕
[08:47]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8|诗羽4 海野4 羽崎6|Ghost5'
[08:50] <NC|战个痛> 那么到CT5
[08:51]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行动] 全回合攻击 to 诗羽,肉体攻击2+连击1,ap-3
[08:51]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5|诗羽4 海野4 羽崎|Ghost2'
[08:52]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连击第一下: 1d10+1=(9)+1=10
[08:52] <NC|战个痛> (头部,2伤
[08:52] <DnDBot> NC|战个痛 投擲 连击第二下: 1d10+1=(9)+1=10
[08:52] <NC|战个痛> (头部,2伤again
[08:53] * 小森诗羽 损坏 脑、眼、喷射装置
[08:55] * 小森诗羽 拼死挣扎着从异形怪兽脚边逃离时,几乎竭尽全力地躲避着后方追击而来的抽击与抓划
[08:57] * 小森诗羽 尽管用背后的提琴盒挡住了来自背后的一次抓挠,却依然被毫无章法的攻击伤得有些狼狈,发带散开,发丝在空中飘散的同时许多零星的数据碎片纷纷扬扬地在空中洒落
[08:54] <羽崎> “诗羽……”
[08:54] * 羽崎 虽然想要帮忙,但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诗羽被怪物攻击
[08:53] <NC|战个痛> CT4
[08:53]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4|诗羽4 海野4 羽崎|Ghost2'
[08:53] <NC|战个痛> 海野,诗羽宣言
[08:54] <NC|战个痛>    1 0。  。。。   1 0
[08:54] <NC|战个痛>    0。。G。   。 1 0 1 0
[08:54] <NC|战个痛>  1 0   。G 海 。。
[08:54] <NC|战个痛>  0 1。  。。   。。
[08:54] <NC|战个痛>  1 。。。  。 G 。
[08:54] <NC|战个痛>  。。 G  。 。。。。G。
[08:54] <NC|战个痛>  。。G 。。。。     。
[08:54] <NC|战个痛>  0   。。羽  G    。
[08:54] <NC|战个痛>  1   G。   。
[08:54] <NC|战个痛>  0        。    。
[08:54] <NC|战个痛>  。。。  。。  。。 。。
[08:54] <NC|战个痛>  0 1 0 。。。。   0。。。。
[08:54] <NC|战个痛>  1 0。。。诗  。。。
[08:54] <NC|战个痛>  0   。  G G。 1。
[08:54] <NC|战个痛>  1   。  G G 。。
[08:54] <NC|战个痛>  0   。。 。。  0
[08:55]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追加]手套(多手),任选1个「行动」战斗行为,作为「追加」使用,AP-0
[08:55]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反物資步槍,射击攻击5,目标:Boss,AP-3
[08:56]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反物資步槍,射击攻击5,目标:Boss,AP-3
[08:56] * 羽崎 宣言,恢复脚骨
[08:57] * 羽崎 宣言 [自动]援护,海野的战斗行为ap消耗为0 0~1 ap-1
[08:57]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反物資步槍,射击攻击5,目标:Boss,AP-3
[08:58] * 小森诗羽 宣言[行动]琴弓(名刀),白刃2+1+切断,命中+1,AP-2,目标boss
[08:59]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4|诗羽2 海野-2 羽崎3|Ghost2'
[08:59] <NC|战个痛> (海野先来骰三枪吧w
[09:00]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第一枪。。。: 1d10=6
[09:00]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第二枪O O: 1d10=5
[09:01]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第三枪……!: 1d10=1
[09:02] <NC|战个痛> (哦,因为狂暴加速,所以全部应该+1
[09:03] * 羽崎 给海野
[09:03] * 羽崎 宣言 [裁判]法术阻碍,使用支援2,损坏【脚骨】
[09:04] <羽崎> “只要能成功,再变得破破烂烂也没关系”
[09:05] * 羽崎 拆解下数据,将之附加到海野的攻击上,修正了子弹的轨迹
[09:04] <水无月海野> “也别想的这么极端啊……”
[09:03]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裁判]隐形眼镜,支援2,目标:自己,AP-0
[09:04]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4|诗羽2 海野-2 羽崎|Ghost2'
[09:04] <NC|战个痛> (那么,三枪全中……
[09:05]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伤害] 腐肉翼膜, 防御2 , ap-0
[09:06] <NC|战个痛> (实际共计13伤。。。。。。。。
[09:06] <NC|战个痛> 掉下 【黑泥】X3 【腐肉翼膜】【尾巴】【多目】【吸收舌管】【眼球】【双头】【绝望共鸣】
[09:07] <NC|战个痛> (以及【腐血流淌】 【巨大的脚】【脑浆】
[09:08] * 水无月海野 在同伴的支援以及自己的意志支撑下,一连向着对面的怪物开了三枪,心里只是想着要把这个“东西”从视野里清除掉
[09:14] * 水无月海野 手中步枪的火光成一条直线直直地瞄准Boss的身体,亮光过后视线里怪物的身体明显比之前更破烂
[09:08] * 羽崎 再一次失去了可用数据的身体,又陷入了动惮不得的状态
[09:10] <NC|战个痛> ——那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09:10] <NC|战个痛> 怪物的双翼如盾牌般护住身躯,试着挡住子弹——可那也只抵御了0.1秒,
[09:10] <NC|战个痛> 腐烂的皮膜碎肉就纷纷抖落,继而化为残渣。
[09:11] <NC|战个痛> 火光停后,只见怪物已然重伤。
[09:11] <NC|战个痛> 或是暴出断骨,或是皮肉融化,渐渐不成完形。
[09:12] <NC|战个痛> 可动作不但没有丝毫迟滞,反而更加激烈狂乱,不住发出阵阵低吼。
[09:12] <NC|战个痛> 那扑面而来的恨意,让你们(特别是海野)明白,“怪物”的全副注意力已经钉在了海野身上。
[09:12] <小森诗羽> “噫………!!”
[09:13] * 小森诗羽 紧张地躲避着黑泥般四处飞溅的腐血
[09:13] <水无月海野> “……咿!好不舒服的预感!”
[09:13]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名刀+1,失败作+1,死神+1: 1d10+3=(7)+3=10
[09:13] <NC|战个痛> (3白刃+切断
[09:14]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伤害] 肉之盾, 傷害附加的效果(切斷、連擊、全體攻擊等)全部抵銷 , ap-0
[09:14] * 小森诗羽 宣言[追加]看穿,抵消肉之盾,AP-0
[09:15] <NC|战个痛> (好吧,6伤,尼玛这就扑了
[09:15] <NC|战个痛> (但让我同时开个【多手]做演出效果!
[09:16]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追加] 多手,将【管理员权限】当作追加使用, ap-0
[09:16] <NC|战个痛> Ghost 宣言 [追加] 管理员权限 to 诗羽,任選目標1個部件破壞, ap-2
[09:16] * NC|战个痛 将话题改为 'R3|Ct4|诗羽2 海野-2 羽崎|Ghost0'
[09:16] <NC|战个痛> (于是,琴弓破坏
[09:17] <NC|战个痛> (诗羽一刀下去……
[09:17] <NC|战个痛> 可是、被琴弓斩到的地方马上硬化、变厚,长出了厚厚一块角质,硬是把锋刃牢牢卡住。
[09:21] * 羽崎 看着怪物奇怪的表现,不禁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09:17] <小森诗羽> “…………!!”
[09:21] * 小森诗羽 尽管腕与臂都使出了十成的力道,但被硬角质层稳稳卡住的琴弓甚至无法抽出
[09:22] * 小森诗羽 让臂与肩部的数据碎片全力注入了琴弓的尾端,拼命挥下了最终的一击
[09:24] * 小森诗羽 只能用蛮力形容的一击狠狠切入了黑泥融合而成的躯体,同时琴弓也因承受不住猛力而崩溃殆尽
[09:24] * 水无月海野 看着被诗羽的琴弓切断的怪物,总觉得有奇怪的感觉
[09:24] <NC|战个痛> =================战斗结束======================
[09:24] <NC|战个痛> 诗羽的琴弓挥出的时候,你们的呼吸仿佛都静止了——
[09:24] <NC|战个痛> ——从开战到现在到底过了多久?
[09:24] <NC|战个痛> 不断迫近极限的激烈战斗里,你们的时间感已经被紧绷的神经拉坏了。
[09:25] <NC|战个痛> 只是,你们清楚地知道,在你们伤势越来越重的同时,对方受到的伤害也切实增加着……
[09:25] <NC|战个痛> 而这事实上的最后一击,也并非什么强力招式,而是建立在你们之前全部的努力和牺牲之上,积累到最后的决定性一击。
[09:25] <NC|战个痛>
[09:25] <NC|战个痛>
“———”
[09:25] <NC|战个痛> 一瞬间,怪物发出了声带扯断一般的嘶吼,伤痕累累的身躯终于再也无法站立——
[09:25] <NC|战个痛> 然而还没倒地,全身上下关节就尽数裂开,流出大股黑泥;
[09:25] <NC|战个痛> 被切断的大块肢体也从开始末端溶化。虽然怪物的残躯还在抽搐,但至少看起来没有再起的力量了……
[09:25] <NC|战个痛>
[09:25] <NC|战个痛>
……这样就结束了吗?
[09:26] <NC|战个痛>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累,你们头脑一时放空。
[09:26] <NC|战个痛> 直到最后一阵数据碎屑的流星雨,温柔地洒落在你们身上,
[09:26] <NC|战个痛> 散落在附近的细小数据碎片也犹如被磁铁吸引,自动向你们聚集过来。
[09:26] * 小森诗羽 看着怪物奇怪的表现,总觉得还没从神经绷紧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09:26] <NC|战个痛>
[09:26] <NC|战个痛>
缓慢、然而确实地,你们的伤势开始回复,疲劳给一丝丝抽走,心中也多少安定了些。
[09:26] <NC|战个痛> 你们方才有了实感:
[09:26] <NC|战个痛> ……你们赢了。
[09:26] <NC|战个痛> 你们活下来了。
[09:26] <NC|战个痛>
[09:26]
* 羽崎 无意识地伸出手
[09:26] <NC|战个痛> (因为是最终战了,全体PC直接完全回复)
[09:26] <NC|战个痛> (同时每人还能无条件额外自选1点狂气削减)
[09:27] <NC|战个痛> (于是你们结算下狂气,有需要的话互相对对话以便判定)
[09:28] <羽崎> (除了对敌方,羽崎全部都没有发狂……
[09:33] <羽崎> 對 寶物 的 【依存】 2->1
[09:29] * 水无月海野 虽然说那是异形的敌人,可是原本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甚至是同样年龄的少年,所以心中感情不免有些复杂
[09:32] <水无月海野> 对Boss 愤怒 4—>3 对诗羽 恋心 4—>3
[09:33] <小森诗羽> (对海野【信赖】4->3,对羽崎【憧憬】4->3
[09:34] * 羽崎 还在吸收数据中,暂时动惮不得
[09:35] * 水无月海野 等到脚部一恢复,就立刻一路小跑跑向羽崎诗羽的方向
[09:35] <小森诗羽> “…………总、总算……?”
[09:35] * 小森诗羽 眼里的崩溃感 正在慢慢消失,却总觉得还有些不真实
[09:35] <水无月海野> “诗羽!还好吗?还有羽崎还活着吗?!”
[09:36] * 羽崎 虚弱地举起手
[09:36] <羽崎> “还活着呢”
[09:36] <小森诗羽> “……嗯我没事哦。”
[09:36] * 小森诗羽 看了看羽崎的方向,有些安心地朝奔来的海野点点头
[09:36] <羽崎> “不过,反正也不是真的身体,没关系啦”
[09:37] * 水无月海野 将另外两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确认没什么事后才安心下来
[09:39] * 水无月海野 与此同时总算是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之前受伤的地方正在数据的围绕下慢慢复原
[09:39] <羽崎> “你们俩呢?所有的……都没问题了吗?”
[09:40] <水无月海野> “嗯,身体是没问题了……嘛我这边也是,反正不是真的身体。”
[09:41] <小森诗羽> “嗯没事……”回头看着那把随着黑泥一起葬入深渊的琴弓,虽说有点舍不得,但却拜这一点产生了真实感与轻松感
[09:41] <水无月海野> “武器貌似也恢复了……虽然估计是用不上了。”
[09:42] * 水无月海野 拿起之前坏掉的霰弹枪翻看
[09:41] * 羽崎 叹了口气,伸出手,看向其他两个人
[09:41] <羽崎> “帮我一把?”
[09:42] * 小森诗羽 小跑过去朝羽崎伸出手
[09:42] <羽崎> “自己站起来还是有点勉强……抱歉”
[09:42] * 水无月海野 把手中的东西背在背上,向羽崎伸出手
[09:42] * 水无月海野 用力拉起来
[09:42] * 羽崎 搭着其他两个人的手,终于能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了
[09:43] <羽崎> “谢谢……”
[09:44] * 羽崎 声音还是有些不稳,不过已经能够正常的说话了
[09:43] * 小森诗羽 看着羽崎从自己视线的下方到视线上方来,总觉得好像久违了(。
[09:44] <水无月海野> “没关系啦,别在意~”
[09:45] <羽崎> “总觉得,这下能够完全和过去的自己道别了啊……”
[09:45] <羽崎> “只要和你们在一起的话……”
[09:44] <NC|战个痛> (你们觉得气氛差不多了就可以扔对话判定
[09:46]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10
[09:46]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诗羽: 1d10=3
[09:46] * 小森诗羽 看到其他两人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自顾自地把刚才被抓开的发带绑起来
[09:47]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对 海野: 1d10=7
[09:47]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对 羽崎: 1d10=9
[09:47]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羽崎 看我不抱希望的对话判定: 1d10=10
[09:47]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诗羽: 1d10=5
[09:47] <小森诗羽> (对海野3->2,对羽崎3->2
[09:47] <水无月海野> (对 羽崎 执着 4—>3
[09:47] <羽崎> (两边都降到0了
[09:48] <羽崎> (一边到0


[09:48] <NC|战个痛> “…………”
[09:48] <NC|战个痛> 就在这时,你们听到了嗓子坏掉的沙哑气声。
[09:48] <NC|战个痛> 你们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虽无威胁,但也不能称为让人安心。
[09:48] <NC|战个痛> “它”……还在动。
[09:48] <NC|战个痛> 似乎是在从怪物还原成人形,但在中途就停下了——
[09:48] <NC|战个痛> 结果,呈现在你们眼前的,是难以形容的扭曲形貌。宛如魔改怪物的恶意的浓缩体现,又可说是极其讽刺的凄惨末路。
[09:49] <NC|战个痛> 而这副身躯依旧无法存续下去,先前暂时的再生力早已耗尽,
[09:49] <NC|战个痛> 眼看着从尾巴和脚部开始融化成黑泥,然后板结干裂,最终彻底化作成尘埃。
[09:49] <NC|战个痛>
[09:49] <NC|战个痛>
“……、…………”
[09:49] <NC|战个痛> “他”侧躺着,学着你们的样子似的,以人形的那只手竭力抓住一点数据碎屑,颤抖着按在腹部的大洞上。
[09:49] <NC|战个痛> 可是,那碎屑一碰到伤口流出的黑泥,就变作尘埃消溶。
[09:49] <NC|战个痛> 如此反复尝试几次,直到手指也开始发黑、融化,剩下半截手掌无力地刨了刨地面,终于不动了。
[09:49] <NC|战个痛> “……………………”
[09:49] <NC|战个痛> 只有喉咙深处发出微弱的声音,听起来宛如呜咽。
[09:49] <NC|战个痛> (暂时end
[09:50] * 羽崎 皱起了眉,想要走到那边去看看
[09:50] <水无月海野> “他那是想说些什么吗……?”
[09:51] * 水无月海野 带着不解的表情看着Boss
[09:51] * 羽崎 又犹豫着看了下身边的两个人
[09:51] <羽崎> “我想……过去一下……”
[09:52] <小森诗羽> “…………”面对那个痛苦而扭曲的人形,自己脸上的表情由变得复杂起来……几乎忍不住上前帮点什么
[09:52] * 水无月海野 看向羽崎,手指着那边
[09:52] <水无月海野> “那,一起过去看看?”
[09:52] <小森诗羽> “……嗯。”
[09:52] * 羽崎 点了点头,拖着脚步走了过去
[09:53] * 水无月海野 跟着羽崎走了过去
[09:52] <NC|战个痛> 大约是察觉到你们靠过来,“他”看起来努力想挪动,
[09:52] <NC|战个痛> 但膝盖已然崩坏,唯有吃力地转过头。
[09:53] <NC|战个痛> 【……啊……我……】
[09:53] <NC|战个痛> 残存的半张人脸似乎又回复了些理性神色。但比起先前忿恨的神情,更多的是一片绝望茫然。
[09:53] <NC|战个痛> 【……这……就……结束?…………】
[09:54] * 羽崎 不太稳定的身体,还是勉强在“他”的身边半跪了下去
[09:54] * 羽崎 努力想要听清在说什么
[09:54] * 水无月海野 耸耸肩
[09:54] <水无月海野> “不然呢。”
[09:55] * 水无月海野 站在离对方不算太近的地方
[09:54] * 小森诗羽 在离“他”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的脚步,蹲下了身体
[09:55] <NC|战个痛> 【……明明……只是……想活下去……】
[09:56] <小森诗羽> “……活下去?”
[09:56] * 小森诗羽 带着疑问的语气重复着刚听到的话
[09:56] <NC|战个痛> 那声音又是仅在你们脑中响起的……因为声带大概早就腐烂了。
[09:57] <NC|战个痛> 而就算如此,都“说”得很慢、很慢,仿佛每一个字都要积攒力气——
[09:57] <NC|战个痛> 【……为什么……你们……活下去……】
[09:57] <NC|战个痛> 【……我……非死不可呢……】
[09:58] * 羽崎 慢慢地眨了眨眼睛
[10:00] * 羽崎 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09:58] <小森诗羽> “…………没人…说过……有谁非死不可……吧……”
[09:59] * 小森诗羽 几乎是在回避那绝望的眼神而低下了头
[10:00] <水无月海野> “这边也没有说非要你死不行啊…”
[10:01] <水无月海野> “我们也只是想让自己活下去而已……”
[10:01] * 水无月海野 想起了以前自己的作为,所以语气稍微有些心虚的感觉
[10:01] <羽崎> “虽然作为我来说没有这个立场……”
[10:02] * 羽崎 不太确定地开了口
[10:02] <羽崎> “现在的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了,这样的形态,无论如何,都没法……”
[10:03] <羽崎> “……没法作为一个人,活下去了。”
[10:03] * 羽崎 看着眼前连维持人形都做不到的的这个“人”
[10:03] <NC|战个痛> 【…………】
[10:03] <NC|战个痛> 呜咽似乎加重了。
[10:04] <NC|战个痛> 【那……为什、么…………成这样……】
[10:04] <NC|战个痛> 【……我…………】
[10:04] <NC|战个痛> 【……是哪里……错了吗………】
[10:05] <NC|战个痛> 【……想活下去、本身……是错的吗……】
[10:05] <NC|战个痛> 【……还是…………】
[10:07] <小森诗羽> “……想活下去的愿望本身,应该是没有错的吧……大概。”
[10:08] <水无月海野> “嗯,我也觉得愿望本身没错啊……只是采取的方式有些极端而已”
[10:08] <小森诗羽> “即使是在数据世界中几乎不见实体的幽灵——即使现在面对只是数据所造的赝品,我还是要说——也会有人不希望他随随便便消失的,更不会有什么非死不可吧。”
[10:09] <小森诗羽> “……而在愿望无法实现,或者说赌注输光的那一瞬间,”
[10:09] * 小森诗羽 抬头看着依然有零星数据碎屑在飞舞的无尽穹顶,编织着语句
[10:10] <小森诗羽> “……所能作出的反应,应该……不是只有 诅咒一切 这一个选择吧……?”
[10:10] * 羽崎 手靠近伤口,指尖沾到了黑泥一样的碎片,却又转瞬即逝,消散开来
[10:10] <羽崎> “是我……过去的我,和过去的你的错”
[10:11] * 羽崎 无法自制一般伸出手,想要把对方抱住
[10:10] <NC|战个痛> 【……呜、…………】
[10:11] <NC|战个痛> 崩坏已经蔓延到躯干,就连纯凭意念的“话语”也越发不连贯了。
[10:11] <NC|战个痛> 不知是没有力气,还是放弃挣扎,喉头也不再颤抖了。
[10:11] <NC|战个痛> “他”只是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深深望着你们。目光跟之前的高傲或疯狂都不同,看起来复杂而陌生……


小窗-海野

劇透 -   :
[10:12] <NC|战个痛> 【“你给我……好好地活下去……”】
[10:12] <NC|战个痛> (end
[10:12] <水无月海野> ………………诶呀卧槽orz
[10:12] <水无月海野> 我去大窗纠结纠结
[10:12] <NC|战个痛> (=w=

[10:12] <羽崎> “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受限制的AM了,但是曾经经历还是留下来了……”
[10:13] <羽崎> “死过一次之后,我已经不是只会听从命令的AM了。你……要不要也放弃一次,然后再重新来过?”
[10:13] <羽崎> “并不是作为从前的那个人的延续,而是成为新的,另外的自己?”
[10:13] * 水无月海野 突然间一个激灵,然后有些诧异地看向倒在地上的“人”
[10:14] * 水无月海野 表情十分纠结,考虑了很久才缓慢地开口
[10:14] <水无月海野> “那种事……不用你提醒这边也会好好活下去的啊。”
[10:14] <水无月海野> “不然直到现在的努力是为了什么啊……”
[10:16] <NC|战个痛> 【………………】
[10:16] <NC|战个痛> 你们仿佛感到一丝淡淡的笑意——
[10:16] <NC|战个痛> ——突然、
[10:16] <NC|战个痛> 仅剩的、勉强还连在身上的怪物右爪,以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举起来挥向身边的羽崎——
[10:16] <NC|战个痛> 尽管爪子已掉光、只剩一串尚未溶化的皮肉挂在骨架上——
[10:16] <NC|战个痛> 而眼前的惨状给你们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以至于你们谁都没预料到“他”还藏着最后的力量——
[10:16] <NC|战个痛> (于是你们有游戏内0.5秒的时间反应
[10:17] * 羽崎 似乎笑了起来
[10:17] * 小森诗羽 猛然抬起头用视觉捕捉到了这一切,伸出的手却够不到羽崎所在的位置
[10:18] * 水无月海野 来不及反应,身体自然地动了起来,试图把手中的步枪向着羽崎前方扔出去
[10:20] <NC|战个痛> 那么,因为事出突然、不管是诗羽还是海野都未能及时反应——
[10:20] <NC|战个痛> 不过同时,早就濒临解体的右爪经此一激,也随之散架。
[10:20] <NC|战个痛> 那飞快崩坏着的爪子残片,看起来却像轻轻抚过——摸过——羽崎的耳朵,之后还没掉落地面就变作尘埃。


小窗-羽崎
劇透 -   :
[10:20] <NC|战个痛> 刹那间,凉凉的感触让你恍神。
[10:20] <NC|战个痛> 【……你还是……找到我了呢……】
[10:20] <NC|战个痛> 【……你……很努力了啊……】(君は……頑張ったな)
[10:21] <NC|战个痛> 那语气很似你回忆中的温柔。然而太过细微飘渺,宛如错觉……
[10:21] <NC|战个痛> (end
[10:21] * 羽崎 一瞬间,本来不应该有的眼泪,划过了脸颊
[10:21] <NC|战个痛> 然后Ghost剩余的上半身也一气崩坏了。不知为何,比之前快上数倍。
[10:21] <NC|战个痛> 不出几秒,不管人形还是怪物,都统统溶成黑泥,无法分辨了。
[10:22] <NC|战个痛> 紧接着,这大滩黑泥,连同包覆整个地面的黑泥一起,尽数凝结、干裂,化作细小的尘埃。
[10:22] <NC|战个痛> 你们脚下的垃圾数据块,终于裸露出的原本的无机质地面。
[10:22] <NC|战个痛> 曾经存在于此的“他”,除了偶尔无风自扬的飞灰,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10:22] <NC|战个痛> (暂时end
[10:23] * 羽崎 身体里的某个部分也开始飞速地瓦解,剧烈的疼痛——如同九年前那样的疼痛再次席卷过身体
[10:23] <羽崎> “……”
[10:24] * 羽崎 发不出声音,无论如何却都发不出声音
[10:24] <小森诗羽> “…………”由目睹ghost行为些许惊异甚至还未表达出来,
[10:24] * 小森诗羽 茫然地看着一瞬间加速化作尘埃的个体,一时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来填补视野中瞬间的空白
[10:24] * 羽崎 只能大口呼吸着
[10:25] * 羽崎 颤抖的手指徒劳地想要握住什么,摊开手,掌心里是一片空白
[10:26] <羽崎> “……我…………我…………”
[10:27] * 羽崎 有液体从眼睛里溢出来,怎么样都止不住
[10:27] * 水无月海野 向前踉跄了两步,内心庆幸着还好没把枪扔出去,定下神就看见前面化为灰尘的躯体
[10:28] * 小森诗羽 缓缓起身,身体却微微地有些颤抖
[10:29] * 小森诗羽 走到羽崎身边,把他身后的兔耳帽子盖了下去,遮挡住了羽崎的半张脸
[10:29] * 羽崎 双手撑在地上,低着头看“他”最后存在过的地方
[10:29] * 水无月海野 有声音想要从喉咙里出来,却最终还是不知道该对已经听不见自己声音的那个个体说些什么才好
[10:29] * 水无月海野 于是只好走向羽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10:30] * 小森诗羽 在羽崎旁边跪坐下来,有些怅然若失地,跟羽崎一起毫无目的地盯着那空无一物的地方


小窗-羽崎
劇透 -   :
[10:30] <羽崎> (可以直接小型化么=。=
[10:30] <NC|战个痛> (可以啊。。
[10:30] <NC|战个痛> 反正就是换个贴图。。

[10:30] <NC|战个痛> (那么因为ghost死透了,你们各自对ghost的狂气点直接-1)
[10:31] <NC|战个痛> 同时,宇宙里仅存的星光也一个接一个地黯淡下去。
[10:32] <NC|战个痛> 黑暗……比任何夜晚都更深沉的黑暗,开始缓慢笼罩下来……
[10:32] <NC|战个痛> 不知何时起,你们的动作成了唯一的声响,而就连这也很快被寂静吞没。
[10:32] <NC|战个痛> “这样就是真正的结束了……” 类似的心情油然而生。
[10:32] * 羽崎 身体发出微光
[10:32] * 羽崎 身形慢慢缩小
[10:32] <小森诗羽> “……诶?”
[10:32] * 羽崎 变回了兔子的模样
[10:33] * 羽崎 白色的皮毛,长长的耳朵耷拉着
[10:32] * 小森诗羽 有些惊异地看着身边变回兔子形态的羽崎
[10:33] <水无月海野> “诶?!”
[10:33] * 水无月海野 对羽崎形态的突然改变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10:34] <水无月海野> “羽、羽崎?你这是怎么回事儿?没什么影响吗?”
[10:35] * 小森诗羽 对白色的毛绒团条件反射般地伸出了手
[10:34] * 羽崎 兔子抬起头看了看海野
[10:35] * 羽崎 声音响了起来
[10:35] <羽崎> “没事的,只是,这个样子更习惯一点……”
[10:36] <水无月海野> “是嘛,那就好……”
[10:35] * 羽崎 慢慢地朝着诗羽挪了过去
[10:35] <小森诗羽> “……唔……”
[10:36] * 小森诗羽 自然地把手搭在白色皮毛上面轻轻摸了摸
[10:37] <小森诗羽> “唔,我们这边倒是……不太习惯你这个样子呢……”
[10:37] * 小森诗羽 嘴上这么说着,却很开心地揉着软软的兔耳朵
[10:37] <羽崎> “那个形态,现在没法维持住了”
[10:38] <羽崎> “再说,真正的我,也是这个样子的哦”
[10:38] * 小森诗羽 手的动作停了一下
[10:38] <小森诗羽> “……诶?没法维持是……?”
[10:39] <羽崎> “怎么说呢……”
[10:39] * 羽崎 声音变得低沉
[10:39] <羽崎> “一部分的我,死去了。这样会比较好理解吧。”
[10:40] <水无月海野> “嗯,大概能懂是什么意思。”


[10:40] <NC|战个痛> ——仿佛在呼应着什么,你们脚下再次发出光芒。
[10:40] <NC|战个痛> 起先闪烁不定,但很快稳定下来,光芒越来越浓,直至“凝固”、成形……
[10:40] <NC|战个痛> ……那是,一道荧白色的光之阶梯。和你们开始时所遇到的螺旋阶梯不同,
[10:40] <NC|战个痛> 它自你们脚下延伸出去,
[10:41] <NC|战个痛> 笔直地、坚定地,向着远处,向着上方……
[10:41] <NC|战个痛> 而尽头远远地消失在空无一物的黑暗中。


小窗-诗羽
劇透 -   :
[10:41] <NC|战个痛> 你察觉到,原本来自Ghost的持续干扰彻底消失了。
[10:41] <NC|战个痛> 这道代表出口的阶梯,正是你的引导程序正常运行的真正效果……也是需要走的最后一步。
[10:41] <NC|战个痛> end

[10:42] * 小森诗羽 默默地回应着羽崎,点了点头,开始慢慢重新起身
[10:43] * 小森诗羽 抬眼看向白色的阶梯,大概是眼睛还没适应亮光,忍不住举起手轻轻挡了挡眼前
[10:43] * 水无月海野 弯下腰拎起羽崎的耳朵
[10:44] <水无月海野> “就这样拎着走可以吗?”
[10:44] * 水无月海野 没什么对待小动物的经验
[10:44] <羽崎> “……痛”
[10:44] * 羽崎 没什么力气挣扎
[10:44] * 小森诗羽 看见被拎起来的羽崎,赶紧伸手去托住兔子的尾部
[10:45] * 水无月海野 听见羽崎的声音,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巧诗羽过来托住时干脆放到了诗羽怀里
[10:45] <羽崎> “把我搁在肩膀上也可以的啦”
[10:46] * 小森诗羽 抓住兔子后颈小心地把兔子接过来
[10:46] <小森诗羽> “哥哥你动作轻一点啦……”
[10:47] <水无月海野> “没养过嘛……”
[10:47] * 水无月海野 挠挠头
[10:48] * 小森诗羽 低头看了一眼羽崎,再看了看海野
[10:48] <小森诗羽> “今后可归你养了哦。”
[10:48] * 小森诗羽 用眼睛示意着怀里羽崎的地方
[10:48] <水无月海野> “诶!你不一起养吗?!真不怕我把他养死了啊!”
[10:49] <羽崎> “首先声明一点:我不是宠物兔子啊……”
[10:49] * 羽崎 抖了抖耳朵
[10:49] <小森诗羽> “……机械内核的兔子要怎么养死啦……”
[10:49] * 小森诗羽 有点担心地看着羽崎的兔子眼睛
[10:50] <水无月海野> “嗯……我还不太清楚现代科技?”
[10:50] * 水无月海野 怨念地说
[10:52] <小森诗羽> “……这个嘛,慢慢适应就好?”
[10:53] <小森诗羽> “一开始感觉大概……会有点穿越就是了,噗”
[10:53] <羽崎> “……说不定到时候还要我照顾你呢,海野君”
[10:53] <水无月海野> “……诶!”
[10:53] * 水无月海野 嘴角抽了抽
[10:55] <小森诗羽> “总之……”示意了一下楼梯的方向,“……该走了?”
[10:55] <羽崎> “嗯”
[10:55] * 羽崎 待在诗羽的手里
[10:55] <水无月海野> “嗯,走吧”
[10:56] * 水无月海野 踏上了台阶
[10:57] * 小森诗羽 一手抱着兔子,小步跟上了海野,另一只手拉住了他一起踏上阶梯

« 上次编辑: 2015-03-25, 周三 00:09:25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10:57] <NC|战个痛> 于是,你们踏上了阶梯。
[10:57] <NC|战个痛> 脚下是奇妙的触感,阶梯既坚实又柔软,温柔地托着你们。
[10:57] <NC|战个痛> 但你们很快发现,每走上一阶,尽头就会生出新的一阶。
[10:57] <NC|战个痛> 仿佛阶梯无穷无尽,你们将会这般度过永远的时间……
[10:57] <NC|战个痛>
[10:57] <NC|战个痛>
……不过,那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仿佛蜻蜓点过水面激起的涟漪。
[10:57] <NC|战个痛> 你们心中依旧坚定……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10:57] <NC|战个痛> 因为你们相信着,只要不停地前进,一定可以lead out(脱出)……
[10:58] <NC|战个痛> ……和身边的人一起,
[10:58] <NC|战个痛> 迎来真正属于你们的结局。
[10:58] <NC|战个痛>
[10:58] <NC|战个痛>
ED歌:Lead Out
[10:58] <NC|战个痛> http://www.xiami.com/song/1769355210?spm=a1z1s.6659513.0.0.zvE7Kp
[10:58] <NC|战个痛>
[10:59] <NC|战个痛>
已经走过了多少阶?
[10:59] <NC|战个痛> 又经过了多少时间?
[10:59] <NC|战个痛> 不知是不是错觉,你们周围似乎和阶梯一般逐渐亮了起来,
[10:59] <NC|战个痛> 微微的,仿佛黎明前的鱼肚白……
[10:59] <NC|战个痛>
[10:59] <NC|战个痛>
// 月が少しも見えない暗い夜(不见月光的漆黑夜晚)
[10:59] <NC|战个痛> // 何も聞えない静寂の夜(什么也听不到的静寂之夜)
[10:59] <NC|战个痛> // 君は居たね どんなに辛くて(你在我的身边吧 不管如何痛苦)
[10:59] <NC|战个痛> // 寂しい夜でも 何時かは明ける(即便是寂寞的夜晚 也终将过去)
[10:59] <NC|战个痛>
[11:00] <NC|战个痛>
// 今闇がはらわれ 夜が明ける(现在黑暗被拨开 夜晚过去)
[11:00] <NC|战个痛> // 太陽と共に 産声をあげるの(伴随着朝阳 响起诞生之音)
[11:00] <NC|战个痛> // ずっと夢の中 探し続けた(一直在梦中不断找寻)
[11:00] <NC|战个痛> // 大切な時を連れて(带着重要的时间)
[11:00] <NC|战个痛>
[11:00] <NC|战个痛>
恍惚中,感到了微风吹拂,
[11:00] <NC|战个痛> 听到时针滴答之声,
[11:00] <NC|战个痛> 仿佛在催促你们醒来一般……
[11:00] <NC|战个痛>
[11:00] <NC|战个痛>
// ずっと信じて 胸に締まっていた(一直都相信 收藏在内心深处)
[11:00] <NC|战个痛> // だから 穏やかに眠っていられた(所以 能够安稳入睡)
[11:00] <NC|战个痛> // もし目覚めたら 貴方に会えると(如果醒过来的话 就能够看见你)
[11:00] <NC|战个痛> // 僅かな希望に 全てを抱くした(带着这样些微的希望 怀抱一切)
[11:01] <NC|战个痛>
[11:01] <NC|战个痛>
// 今風が経ちこみ 時が動く(现在风儿拂过 时间始动)
[11:01] <NC|战个痛> // 嬉しさと共に 産声あげるの(伴随着愉悦 响起诞生之音)
[11:01] <NC|战个痛> // ずっと君の中 歩き続けた(一直在你的梦中前行)
[11:01] <NC|战个痛> // 大切な光抱いて(怀抱着重要的光辉)
[11:01] <NC|战个痛>
[11:01] <NC|战个痛>
一步一步地,
[11:01] <NC|战个痛> 死寂的宇宙终于被你们甩在身后。
[11:01] <NC|战个痛> 最后的黑暗随之远去,
[11:01] <NC|战个痛> 你们的身影逐渐融入光芒之中……
[11:01] <NC|战个痛>
[11:01] <NC|战个痛>
// 木々の蒼さ 雲の優しいさ(树木的青葱 浮云的温柔)
[11:01] <NC|战个痛> // 水の冷たさ 炎の力強さ(流水的冰冷 火焰的力量)
[11:02] <NC|战个痛> // 亡くした者を 君が運んで(在你把亡者运来的)
[11:02] <NC|战个痛> // 来てくれる 朝所に(那个清晨)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大家都能互相照顾到彼此的,不是吗?”]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不想卷入那无穷的黑暗,也不想让身边的人卷入它]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现在对我来说,你们两人是最重要的”]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担心……因为,我们是立场相同的同伴不是吗……”]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虽然说的有点晚了……好久不见。我回来了哦,海野哥哥。”]
[11:02] <NC|战个痛>
[11:02] <NC|战个痛>
[“我们……我们约定好的……我一定会回去,找到他"]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那就为了活着走下去不就够了吗?!我们谁都是为了活着好吗?!”]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我既然有这个觉悟进来,也同样有把你好好带出去的觉悟哦。”]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没有什么,在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是为了在最后被毁灭的”]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曾经,有一个寻找与被寻找的故事。
[11:03] <NC|战个痛> 曾经,有一个拯救与被拯救的故事。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故事的最终,
[11:03] <NC|战个痛> 人的选择依旧存在,
[11:03] <NC|战个痛> 人的生活不曾停歇。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但至少这个已经完结的物语,
[11:03] <NC|战个痛> 并不是不会醒来的梦……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感谢观赏,
[11:03] <NC|战个痛> 这不为人所知的、
[11:03] <NC|战个痛> 别册的后日谈——
[11:03] <NC|战个痛>
[11:03] <NC|战个痛>
[11:04] <NC|战个痛>
[11:04] <NC|战个痛>
…………
[11:04] <NC|战个痛> ……
[11:04] <NC|战个痛>
[11:04] <NC|战个痛> ---------------------------------------
[11:04] <NC|战个痛> 洁净的病房里,弥漫着宁静平和的气氛。
[11:04] <NC|战个痛> 和煦的阳光从半阖的窗帘缝隙里照进来,在房间里投下细碎的光斑。
[11:04] <NC|战个痛> 微风也从窗缝吹进,带来丝丝新鲜凉意。
[11:04] <NC|战个痛>
[11:04] <NC|战个痛>
也许是被阳光照了太久,伏在床边的女性微微动了一下,慢慢张开眼睛。
[11:04] <NC|战个痛> 起初还有点迷糊,但转头看到睡在床上的人,渐渐露出了微笑。
[11:04] <NC|战个痛>
[11:04] <NC|战个痛>
“嘀嗒,嘀嗒……”
[11:04] <NC|战个痛> 秒针走动。挂钟的时间指着下午3点40。
[11:04] <NC|战个痛> ——距离进入链接只过了20分钟。
[11:05] <NC|战个痛> ===========================战痛(。) 第四单元 Lead Out END========================



« 上次编辑: 2015-03-25, 周三 00:09:46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那么!在下次尾声(后日谈的后日谈)之前,需要PL们决定关于自己PC未来的几个问题!

诗羽:继续上大学。
· 修羽崎。花掉1d10个月的零用钱。(下次来骰)
· 是否要把本团的这段经历and/or入手的部分黑科技告诉别人。如果是,那么跟谁说,怎么说,说多少。
· 是否把见了海野的事告诉小森家家里。

海野:复健ing。
· 考虑未来怎么办w
· 是否还打LIME
· 是否把现实中的宝物要给诗羽

羽崎:修好后去跟海野
· 修好后又能挺个D10+2年。之后还需要再换部件。下次来骰。
· 考虑一下新avatar。(没有的话就还是兔子)


=================================
然后 /ME 哭着把nerf前的BOSS第二形态数据贴出来!你们可以体会下!
本来起码也能打到第四轮的呀! :em023
现在的是砍到 恶意点还没第一形态高 了……(吐血)
劇透 -   :
Ghost真实形态 (Chimera) 惡意:24(->12) 最大行動值:13 部件数:22
囚禁于虚拟世界的幽灵正体,死灵法师的末路。为了延续存在而不停吞噬数据,却因此忘记了原本的模样。疯狂中依旧能使用部分管理员权限。

【全回合攻击】行动/3/0/肉體攻擊2+連擊2。攻擊判定(包含2次連擊判定在內)最多總共可以無償重骰1次。
【超知覺領域】自动/无/自身/妳自己所有的攻擊判定修正值+1。此外可以無視所有「妨礙」、「摔倒」、「移動」效果。
【脑浆】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绝望共鸣】行动/3/0 /精神攻擊1+全體攻擊。
【管理员权限】行动/2/0~2/任選目標1個部件破壞。
【异形身躯】伤害/1/自身/自身受傷時可以使用,傷害所附加的「切斷」、「爆發」、「移動」全部無效。1輪當中可以無限使用。
【長手】自動/無/自身/肉體、白刃攻擊的射程+1
【双头】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多目】裁判/1/0~1/支援2.
【眼球】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崩坏的身体】自动/无/自身/攻擊判定、切斷判定的修正值+1。只不過每輪結束時,會任意損傷1個部件。這個的損傷不能視為消費。
【巨大的脚】行動/3/自身/移動1
【多手】追加/0/0/選擇一個行動戰鬥行為當作追加使用
【数据吞噬】自动/无/0~1/只有在妳攻擊的對象最少有1個部位完全損壞的時候,才能夠發動這個效果。選擇1個射程內的「怪物」或「僕從」,對象可以修復2個受損的部件。
【角】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再生】伤害/1/自身/防御1,一轮内可无限使用
【怪力】自动/无/自身/白刃、肉體攻擊戰鬥行為,有著傷害+1的效果。
【尾巴】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腐肉翼膜】伤害/0/自身/防御2
【黑泥】自動/無/無/無
【黑泥】自動/無/無/無
【黑泥】自動/無/無/無

然后,本来这只怪的特色是设计成“挣扎着再生”的,所以又有【失败作】又有【再生】……而最想用出来的是这段描述
可惜骰子弄人,满血时先把诗羽两个好打的部位都灭了,反而没得奶了!
劇透 -   :
【数据吞噬】[PC]的[部位]被彻底撕烂,数据碎屑代替血液喷发出来……但这似乎也吸引到了怪物。只见“它”没有追击,而是猛地扑向洒落一地的数据碎屑,将其连同黑泥一并大口吞下。此幕煞是可怖,而更为要紧的是,怪物刚才被你们打断的肢体/打出的重伤马上开始愈合。

* 布布 就 想 看 (前)美 少 年 爬 着 吃 泥 巴 啊  :em032
此外第三轮轮末的脑内电波(?)还有这么一段
大概可以说明为啥说BOSS数据体也死透了算了。
劇透 -   :
[放弃吧  会  更  轻松]
[……否定。就是不想死才落到这副下场……]
[后悔 后悔 后悔 后悔 解脱 解脱 解脱 解脱]
[……否定。“选择死”这个选项最开始就不存在……]
[………………]
[……啊……]
[…………]
[シ ニ タ ク ナ イ]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