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X】库瑞比克世界  (阅读 2126 次)

副标题: 世界观设定初心者的第一次尝试……嗯。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X】库瑞比克世界
« 于: 2015-03-01, 周日 23:40:12 »
库瑞比克



库瑞比克是一个由众多的小世界构成的世界的总称,这些世界一直都处于变动中,并且都有自己的运行规律,有些世界永远不会遭逢,而有些世界则永远相邻。
现在已知的库瑞比克内的世界大概有五十多个,每个世界都各有不同,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也各有不同。
世界的变动大约十几年会发生一次,此后将会维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
并非所有世界都会参与变动,有时侯发生位置变动的仅仅是数个世界。世界变动可能会持续数年时间,这期间该世界无法通往其它世界。

【永停世界】:指永远不会发生变动的世界,现在已经确认有六个这样的世界,它们不会发生位置变化,但这种世界四周的世界却是最常变化的。
【界临世界】:由两个永恒相邻的世界构成的地区,虽然相邻但两者间仍旧存在间隙,星空也不尽相同,这两个世界都被称为临界世界。
【顶点世界】:更罕见地由三个恒久相邻的世界构成的地区,与临界世界相同,这三个世界两两相邻,三个世界都被称为顶点世界。
【游动世界】:与以上三个世界都不相同的世界。
【失落世界】:这种世界泛指那些很少出现、几乎不与任何世界相互关联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几乎没有人烟,除了诸神外很少有人前往这里。

【通道】: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些通道的真正建设者了,传闻说它们是由创造世界的诸神留给人们的馈赠,也有人说那是由没有留下名字的大法师建立的道路。这些通道能从一个世界通向相邻的世界,平日里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世界尽头的一团幻光,只能在无月夜在夜空尽头朦胧地目睹。要前往这些通道则必须前往特定的地点,生活在一个世界里的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离开自己出生的世界。
【天文学】:天文学是库瑞比克世界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人们会根据星空确认自己世界所在的位置,目前所知的星空大约有六片,在同一片星空下能够看到相同的星座,如果观测到的星座截然不同,就意味着世界已经离开原本的星空面了;永停世界一直处于同一星空面下。星轨也是天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一个世界停留时星轨是连续的圆环,而当世界变动时星轨就会开始出现偏移,直到世界再度稳定,星轨也会复圆。


试行通用HR:(2015/11/7更新)
限法,三环买卷钱为原本的1.5倍,但自己抄卷不需要额外花费,四环以上法术只能通过法术书学习。
游侠D10生命;自动获得双流派;四级获得【巧手】,AB+2;当游侠选择武器娴熟专长时,他们可以将敏捷加到任何轻型武器及军用武器上。
牧师获得神授力量(见世界观说明)。
盗贼一级额外获得一个专长。
半精灵可以在任选的一个属性上获得+2的加值。
术士被吞掉了,诗人不算奥术施法者,同一团内只能有一名奥术施法者。
位面类的魔法被吃了。
传送类的魔法也被吃了。
知识(位面)改为知识(世界)。
« 上次编辑: 2015-11-07, 周六 16:17:09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库瑞比克世界
« 回帖 #1 于: 2015-03-01, 周日 23:40:24 »
未写之神:
当那位未写之神记录下这个世界的名字起,鲁比克世界有了它的雏形。
据说是这位至今没有留下任何名讳的神祗创造并规定了这个世界所有一切的运转,它的模样、形态、星轨的变动,甚至诸神的降生。
这位神祗是鲁比克现在诸神中最为神秘的一位,祂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可鲁比克世界中的任何事物都未曾受到他的神光笼罩,传闻说他在创造了鲁比克世界的雏形后就独自离开,将世界交给了最初的十二位主神塑造——正是后者真正地“创建”了这个世界,并最终将它交给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而这位甚至吝啬于留下姓名的神祗最终在神话中得到了“未写”的名号,人们称他记录下了鲁比克可能出现的一切,却最终忘了留下自己的姓名。
传说中这位神祗至今仍在鲁比克之外的某个地方持续着他的书写,他所写的只言片语泄露了出来,就成为了所有年代的预言。
在艺术作品中,未写之神常以穿戴着黑色的、能遮盖住面容的长斗蓬的提灯者的形象出现。


十二主神:
鲁比克的十二位主神是十二个月的象征。
他们是自未写之神离开后掌管鲁比克世界的神祗的总称。
虽然自那个年代后神祗中的多位发生了更迭,但只有十二这个总数是不变的,因而十二也被认为是鲁比克世界中最为完整和稳定的数字。
以现今的鲁比克世界而言,十二主神是指以下十二位:
一月的重生之瑞图宁
二月的秩序之珂旭
三月的复苏之宵银
四月的罪之菲诺
五月的夏之兀烈卡卡
六月的神鹫艾瑞克
七月的大地之优泽
八月的生命之珂宁
九月的战神梵
十月的霜之薇洁娅
复月的冬之沃玛兹
极月的神言之拉玛


一月:重生之瑞图宁【混乱中立】
居于泉边的春之女神、掌握重生之力的宽恕者,她教导信徒们生命的循环,也教导他们要宽恕他人。
她有着如水一般的美貌与温柔的个性,她的圣徽是生长于初春的嫩芽,她与夏之神兀烈卡卡是亲生姐弟。
偏好武器:弓类、短剑
领域:动物、水、混乱、善良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05911

二月:秩序之珂旭【守序善良】
创造了人类的天空之主,世界规则的制定人,规划了库瑞世界的发展轨道,他一手创建了属于自己的骑士团,为了让世界永远地处于秩序与安定中。
他通常以不苟言笑的严肃姿态出现,他的圣徽是一副交叠的尺规,他与秋之神珂宁是一对孪生兄弟。
偏好武器:巨剑、连枷
领域:善良、秩序、太阳、力量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05929

三月:复苏之宵银【混乱邪恶】
诞生自邪神之血的不死者之王,崇尚鲜血、死亡、腐烂与杀戮,他有着一半人类与一般不死生物的身体,能够将死者从地里复苏。
他教导信徒们追求鲜血的力量,他的圣徽是一半红一半蓝的鬼火。
偏好武器:匕首
领域:混乱、邪恶、诡术、死亡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0592f

四月:罪之菲诺【中立邪恶】
美丽的妖冶之花、带毒的罪之女王,菲诺是罪之子,也是阴谋的保护人。
她引导信徒们追随欲望的脚步,她放纵、艳丽、带毒,任何因她是女性而瞧不起她的人都会得到惩罚,她的圣徽是一朵盛开的黑色罂粟。
偏好武器:峨眉刺,反曲刃
领域:邪恶、诡术、力量、机运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94f66

五月:夏之兀烈卡卡【混乱善良】
他是夏日的烈雷,是罪恶的惩罚者,他嫉恶如仇,也不会放过那些苛责的暴君和独裁者。
他是瑞图宁的亲弟弟,代表着生命力最旺盛的夏季,他教导自己的信徒惩恶扬善,他的圣徽是一道划破阴沉天空的闪电。
偏好武器:战锤
领域:混乱、善良、战争、火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94f6f

六月:神鹫艾瑞克【混乱中立】
化身为鹫的旅者之神,崇尚自由的天空使者,他与他的信徒一样永远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他代表着自由、旅行与机运,随心所欲地在整个世界中游荡。
他的圣徽是一根七彩的羽毛,他可能会混杂在兀鹫群中,出现在世界的任何地方。
偏好武器:天生武器
领域:旅行、混乱、死亡、机运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594fb0

七月:大地之优泽【绝对中立】
与大地同生同命的地之女神,自然的保护者,平等地注视着世间一切的龙之母。
她会教导信徒包容这世上的一切,无论声与死,无论好与坏,她代表着大地与丰收之力,她的圣徽是一片茂盛的荒野。
偏好武器:弯刀
领域:土、保护、动物、植物
详细:http://rubiksworld.lofter.com/post/1cbc4c61_604dd5f

八月:生命之珂宁【混乱善良】
精灵的创造者,浪漫多情的艺术之神,他为世界带来了风和雨及明月之光,为世界编织诗歌与音乐,也为后世流下了许多段风流韵事。
他教导信徒们遵从心的自由来创作艺术,他的圣徽是一架七弦琴。
偏好武器:细剑
领域:风、善良、混乱、医疗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96f0f2

九月:战神梵【守序邪恶】
诞生自诸神的争吵异瞳战神,战争与不和的制造者,鲜血骑士团的创建者。
他一直试图对整个世界进行独裁统治,曾有数个世界被置于他的统治下,他的信徒正为了让所有世界都如此而四下奔波,他的圣徽是一柄沾血的长矛或一对异色的眼瞳。
偏好武器:长矛
领域:战争、力量、邪恶、秩序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96f13a

十月:霜之薇洁娅【混乱邪恶】
霜冬之女是所有哀伤与复仇的保护者,她鼓励仇恨,也鼓励报复,她鼓励所有悲伤之人进行复仇。
她的信徒会为了复仇及引导更多人走上复仇之路而四处奔走,她的圣徽是一滴封在冰中的泪水。
偏好武器:长鞭
领域:邪恶、破坏、混乱、诡术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96f141

复月:冬之沃玛兹【中立善良】
严冬之父是风与雪的代言人,他象征着冬日的残酷与暴雪后的寂静,他是为曾经犯错的神祇,又在后来的岁月中再登神位,他是北风的化身,他的永宁之殿收容着所有死于风雪中的人。
他的圣徽是雾凇,他的信徒往往会为了荣誉而战。
偏好武器:战斧
领域:力量、战争、保护、寒冷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96f147

极月:神言拉玛【守序中立】
因窥探未来而失去视力的神祇,他失明的双眼据说仍在注视着未来的光景,他是预言之神、隐密之神、魔法之神,他的信徒往往专注于知识及隐密之事的发现。
他的信徒深信过去能够关联向未来,他的圣徽是一只流着血的眼睛。
偏好武器:弓与弩
领域:知识、魔法、诡术、秩序
详细:http://curebiksworld.lofter.com/post/1d319bde_796f151
« 上次编辑: 2015-11-07, 周六 16:19:51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库瑞比克世界
« 回帖 #2 于: 2015-03-01, 周日 23:40:33 »
库瑞比克-种族

当那位未被记载名字的未写之神创造这个世界时,他从未予这个世界任何生灵。
他仅留下无数破碎又相连的世界与十二位创世诸神,这些诸神在库瑞比克世界的上空行走了千年之久,他们带来了光与热,黑暗与空气,闪电与风,一直到这个世界有了它的形貌,他们才安定下来,开始在大地上创造自己的眷属。
据说十二位创世神都有他们最初的眷族,可随着时间推移,生命繁衍,越来越多不属于这些族群的种族诞生了,也有原本属于眷族的种族失去了眷顾、不复存在,时至今日已经再去考证曾经的眷族已经毫无意义,生存在库瑞比克世界上的种族都已经能够独自屹立于这片土地。
现在的库瑞比克由诸多种族构成,他们拥有各自不同的外貌、风俗、生活习惯,同一种族内或许还有分有各个不同的亚支,破碎的世界导致了一切的多样化,已经很少有人能统计出在这个世界上拥有多少的种族。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在这些种族中总有一些是最引人注目或者熟知的,他们占据着历史和传说的主题,无时无刻不闪耀着自己的光辉。

(以下收录核心种族之外的……)

妖精:http://elfartworld.com/groups/669/work/58188/
« 上次编辑: 2015-11-07, 周六 16:22:00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库瑞比克世界
« 回帖 #3 于: 2015-03-01, 周日 23:40:41 »
库瑞比克-年代记
 
自从这个世界被创造以来已经经历了许久的时光。
往日的碎片一如既往地沉入过去的海洋,过去逐渐演变成了历史,历史又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风化。
时至今日,即便是古龙也无法追溯至这个世界创始的初年,而互不连通的世界又导致了历史被分割,但只要细细审阅,人们依然可以从古老文书的字里行间描绘出库瑞比克世界世代的变迁。


【未写之年】
库瑞比克创世之初年,当时的各个世界仍可以通过“黑月”相互连通,历法尚未建立,世界上的各个种族仍处于有书无记的年代,因为历法尚未建立,因而人们不知时、不知年,未写之年的确切时间至今仍是学界争论的对象。
在这一年代早期,古库瑞比克语是世界上唯一的语言,不过只有部分人能够书写它;随着时间推移,语言出现了异化,各个种族的语言间出现了同书不同音。

【有书之年】
通常学界认为的有书之年始于新文字的诞生,随着语言的变迁众多种族开始使用自己的文字,文字的形式变得多样,历法也已经诞生,人们开始记载自己身处的年代。
与此同时由于各个种族已经在库瑞比克世界上繁衍开来,珂旭收回了连同世界的黑月,诸神(至少表面上)一致认为应当把世界留给库瑞比克的生灵,从此退居诸神王庭。
而黑月被收回的那一年,神话时代迎来了它的终末。
有书之年末年,邪神科潘诅咒人类、精灵、巨人与冬灵而被四个种族的创造者诸杀,他的死带来了神与人混乱的年代,以此进入了诸神之年。

 
【诸神之年代】
因库瑞比克世界中第一次神祇之死而带来的动荡岁月,弑神与登神者无数,无数弱小的神祇诞生而又消逝,眷族与眷器层出不穷,不少新生的种族刚刚出现就被抛弃,又有不少神祇抢夺他人的眷族。
曾有学者断言,现今库瑞比克世界60%的种族都诞生自那一年代,没有人统计过这个数字是否可靠,但众多种族的诞生仍为这个短暂且混乱的时代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众多种族与神祇的堕落、消亡则为它添上了一抹暗色。

 
【第一次大冰期】
诸神之年代末年,因世事动乱与冬灵的堕落而痛苦不已的冬之神沃玛兹决意冰封让世界陷入封冻之中,由此开始了库瑞比克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冰期。
在这次冰期中,即便是最为炎热的世界也陷入了寒冷,就算是终年被阳光照耀的地方也不见天日,沃玛兹将珂旭打落地面,将珂宁囚禁,又将言语之神杀死,彻底掌握了库瑞比克冬天的权力。
然而就在他将春之女瑞图宁找到并杀死后,兀烈卡卡被彻底激怒,暴怒的兀烈卡卡在【世界名】与沃玛兹决一死战,但这场战斗最终两败俱伤,大冰期由是迎来了终结。


【丰饶之年】
紧随着冰期而来的时代是一个永春之世,因为冬神在大冰期中几乎消亡殆尽,唯一剩下的沃玛兹又因铸下大错而失去神位,而夏神兀烈卡卡又直到丰饶之年中期才完全恢复,是故整个库瑞比克世界几乎被永恒的春天笼罩,万物生长、繁茂,生命力溢满,所有物产都达到了最大化。
这一时光直至丰饶之年中后期,兀烈卡卡归位,悲荒之神嗣位才终于停止,但丰饶之年带来的影响却远及后世,时至今日,依然有长寿的种族在回顾着彼时的时光。

 
【第二次大冰期】(哀恸之年)
丰饶之年结束于悲荒之神所制造的第二次冰期中,处于丰饶年代的人们还未来得及从世界一片丰饶的景象中醒来就再度被冰封的世界包围,悲荒远没有沃玛兹的愿景却有着比他更加强大的行动力,他窃取了暗月的力量将冰霜送至整个库瑞比克世界,又与其他邪神联手让诸神几乎无反抗之力。
第二次大冰期的持续时间比第一次大冰期要漫长许多,其间万物凋零、生灵涂炭,诸神被远诛失落之塔黛因,神力失落,只有少数人在冰冻的世界中苦苦维系,因而这个年代也被称为哀恸之年。
哀恸之年终于沃玛兹将冰雪的制造者斩杀,随着他的死亡,阳光终于能够再度照耀库瑞比克的世界。


【失落之年代】、
哀恸之年末年,悲荒之神为严冬之父诸杀,而曾协助他制造大冰期的他的眷民也同时在一片霜火中燃成了飞灰,这件事触动了诸神,让他们再度思索关于神祇与眷族间的关联,在数次的商议后诸神决定放弃他们一直以来与自己眷族间的联系,同时收回他们赋予眷器的力量。
这一举动在后来带来了连锁反应,库瑞比克的不少世界都因此而陷入了战乱,这些战争通常都被称为“失落之战”,其中最为著名的一场便是精灵们保卫他们菲薇艾诺的战斗,这场战争延续了三百余年,菲薇艾诺亦曾一度失守,菲薇艾诺的故都之称便是从此而来。

 
【黑暗之年代】
失落之年的战乱虽然逐渐平息,但它们带来的影响却旷日持久,大多经历过战乱的世界破败不堪,许多战争的痕迹时至今日仍然存留,众多世界百废待兴。
而与之相对的却是这个时代中诸多的军阀割据,混乱仍然没有彻底从各个世界中离开,人们艰难地收拾着失落之战留下的残局。
现在许多有年头的公会历史都能追溯至这一时期,而从这一时期开始,冒险作为一种谋生方式已经逐渐普遍起来。


【预言之年代】
随着神圣帝国贝薇丹蒂的建立,秩序之光开始再度出现于库瑞比克的世界,而神言拉玛又在此之后再度降临人世,预言这个世界将有一次巨大变动。
人们称现今的时代为预言的年代,世界在不安与期盼中逐渐前行。
现时,在人类帝国贝薇丹蒂的历法中,是帝国历216年。
« 上次编辑: 2015-05-27, 周三 11:54:36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库瑞比克世界
« 回帖 #4 于: 2015-03-02, 周一 02:42:08 »
地理志
【边缘世界】瑞姆兹

【永冬城】扎林

边缘世界之一的瑞姆兹是一个终年低温的世界。
这里的平均气温远低于库瑞比克的平均温度,这里一年中有十个月都是冬季,春夏极其短暂、几乎没有影响,人们都说在创建世界时,负责分配热源的兀烈卡卡把这里遗忘了,而即便是在这样的世界中,扎林城也依然是最为寒冷的一个——它位于瑞姆兹最北端的极寒之地,再北端就是一踏入就会冻结成冰的封冻之海,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严寒之都,即便是最为耐寒的种族在这里也要穿上厚厚的冬衣。
然而扎林绰号“永冬城”却并不是由于它的地理位置,而是由于围绕在扎林城四周的、永不停止的暴风雪。
这场暴风雪围绕着永冬城已有数千年之久,其时间可以追溯至第二次大冰期,当时邪神的爪牙兵临城下,不得已城市中的暴风歌者们借用了“永冬之心”——这个由斐克·冰棱带来的严冬之父沃玛兹的遗物——的力量创造了这场风雪,暴风雪的到来让邪神的爪牙被永远地阻拦在了永冬城之外,战争暂时地取得了胜利,而永冬城则得到了一个近乎永恒的堡垒与屏障——“不动风墙”(森沃汀克)。
依赖着不动风墙扎林城换来了数千年与外界隔离的时光,在这段时间里仅有城主能赋予他人在这片风雪中自由行走的力量,而这力量正来自于那块制造了风墙的,神奇的、犹如水晶一样的宝石,永冬之心,这块心形的宝石一向都由历代领主收藏和保管,他们明白它的价值,只有最优秀的冒险者和那些受到城主信任的人才可能得到它的一部分力量、得以依赖它进出这片风雪。

然而即便是有着永恒风墙的阻拦,隔离也未必意味着和平。
数十年前发生的战争彻底打破了扎林城居民原以为会有的宁静,寒民与巡冬人在不动风墙外的地方聚集了起来,他们通过某种方式——这种方式据说与已被严冬之父斩杀在瑞姆兹的神谷中的邪神有关——越过了不动风墙,大军再度兵临城下,而不动风墙这次对他们的进入无动于衷。
其后的战争持续了两年的时光,久未经历战争的永冬城城民们只能凭借扎林城本身苦苦坚持。
直到最后孤注一掷的扎林城城主将永冬之心的力量赋予了他的士兵们让他们走入暴风雪中,这场战斗才迎来了转机,他告诉这些士兵们这些力量会在七昼夜中保护他们不受暴风雪的伤害也不暴露他们的行迹,他要他们深入敌军的大本营,在那里寻找获胜的方法。
于是他的士兵们出发了——在经过七天七夜的战斗与寻找后,他们终于找到了寒民们的祭坛,在第八天的黎明这些士兵终于成功地破坏了寒民们祭祀悲荒之神的祭坛,巨大的光芒穿越黎明冲上天空,它耀眼的光芒甚至连永冬城最偏远的角落也能够目睹。
然而这些英勇的战士们最终没能回到他们的城市,失去了效用的魔法让他们在暴风雪中逐一倒下,最后成功回到扎林城的只有其中一位士兵,他最终没能熬过下一个冬天,他死去时扎林城的城主郑重地将他埋葬在了中央,自此之后,这件事就成为了扎林城的传说。

此后,数十年的时光匆匆流逝。
昔日的城主之子而今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现任城住劳伦斯·肖森沃直到不惑之年才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并且是至今唯一一个女儿艾琳。
发妻因女儿而难产而亡,年老的城主因此发誓不再娶,他也因此格外疼爱这个难能可贵的女儿,只要是在扎林城中,没有人不知道艾琳是城主的掌上明珠,他甚至在她十五岁时就将永冬之心赠与她,以表示将来一定是她继承城主之位。
而活泼美丽的艾琳更是为永冬城带来了一丝春一般的暖意,长期居住在城里的吟游诗人甚至将她与春之女神瑞图宁相提并论,在这座虽然寒冷但对她而言宛如温室的城市长大,美丽的艾琳公主变得既纯粹又无邪。
此后时间又过了数年,这年艾一琳十八岁,就在这年春天,她决定前往永冬城西北方一处只有在春天才会出现的深雪塔向严冬之父沃玛兹祈祷,希望永冬城在今后的百年内都能安享太平,然而护送她的马车却在半路遇到了袭击,护送她的人员全部死亡,艾琳本人下落不明,心急如焚的劳伦斯一面懊悔自己的一时大意,一面急忙派人寻找艾琳的下落,接踵而来的消息却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艾琳在前往深雪塔时,带上了自己最心爱的宝石,同时也是永冬城命脉的永冬之心!
而后派去的调查人员带来的消息使一切变得更加不详,在渐渐被雪掩盖的马车残害及护卫的尸体上,可以清晰地发现寒民们使用的魔法的痕迹——那是“哀伤之火”,是薇洁娅女神复仇的象征。
永冬城远处的暴风雪随着永冬之心离开这座城市而变得渐渐衰弱,种种迹象表明,当年的那场战争可能再度上演。


【顶点世界】莱图卡

伊诺平原

【战争】:
若是你在三个月前来到伊诺平原,你会赶上这里最好的春光,温暖的春日让整个草原焕发着勃勃生机,各种颜色的花朵争奇斗艳,各种动物悠闲地漫步于草地之上。
然而三个月过去,春日的美景烟消云散,就连一丁点痕迹也不曾残留。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季节已经过去,更是因为战争。
就在伊诺平原的春季即将过去时,位于平原两端的伊菲尔王国与钦察共和国就在两国的边境线上爆发了几起冲突,这些冲突愈演愈烈,最终演变成为了两国的一场局部战争,而两军对垒的地点,就在伊诺平原,自此伊诺平原往日的和平不再,王国军先发制人,将伊诺平原的大部分纳入其中,而久久没有等到援军支援的共和国军只能在草原东侧的奥隆镇苦苦支撑。
虽然表面上这场战斗是一场由边境纠纷升级的局部战争,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两国意识形态的不同从一开始就让它们的相处多灾多难,追溯其根源,钦察共和国原本就是一些不满伊菲尔王国王权统治的流亡者所建立的民主共和国,在钦察共和国建立的短短几十年时间里,伊菲尔王国曾多次出兵挑衅,而两国在伊诺平原上的边境线纠纷更是由来已久的问题,每年都有小规模的纠纷发生,这次战争也只不过是累积多时的矛盾爆发后的产物而已。
« 上次编辑: 2015-05-27, 周三 13:15:06 由 XSDC »

离线 XSDC

  • Guard
  • **
  • 帖子数: 141
  • 苹果币: 0
Re: 【X】库瑞比克世界
« 回帖 #5 于: 2015-04-01, 周三 19:30:11 »
边栏:通道与魔法

自有书之年旅法师肖尔克·安发现了远在世界尽头的通路时,人们对于前往另一个世界的向往就从未停下。
库瑞比克为何拥有如此众多的世界?另外一个世界是什么模样的?——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人们心头。
以法师为代表,无数人尝试着以走到世界尽头之外的方法抵达另一个世界,尽管他们最终发现一些强大的法师能够在一个世界中直接召来通道,但这些尝试本质上还是失败了,这些通道是专为了世界尽头的夜空准备的装饰物,正常人绝对无法碰触。
继而,人们开始研究通过其它方法前往其它世界。
仆茵与尼特间的传送门在这一时期曾经成为重点的研究对象,但这两个世界对魔法实在太不友好,即便是最强大的法师也无法确保自己能在这两个世界中安然无恙,更让无数法师望而却步。
不过它们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对于传送门的研究成为了整个诸神之年中期法术研究的主体,但其结果同样不甚理想:传送门可行,只是需要多位法师同时操作才能够稳定,同时他们最多只能将这些门开在世界尽头,至于穿越世界之间的障壁?暂时不可能。
法师们就这样再度陷入了僵局,倒是一些研究这件事的牧师们发现了另外一些端倪:如果直接前往另一个世界太难了的话,那么,声音呢?
由此,代替对于传送门的研究热,对于传讯术的研究热潮开始了。
自视甚高的法师们与诸神的仆人联手,这一次终于能将声音跨越世界传递给彼方,但这一技巧需要一位奥术施法者和一位神术施法者同时在场,某种意义上,条件同样苛刻。
但这相对于之前的研究来说已经好上很多了,专事于此的法师们由是受到了巨大的鼓舞,终于在此之后——在第二次大冰期临近末年时,一位法师研制出了新的法术,能将质量较小的物体转送至另一个世界。
这个法阵现在被称为“谢尔菲斯旅阵”,它能定点地传送一个小物件:一封信,又或者一个不超过一立方米小型物体甚至生物,传闻在第二次大冰期末年,它为对抗邪神的军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不过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法阵并不需要奥术施法者直接在场,它能利用一种名为“瓦加格”的宝石储存施法者的魔力以供使用——这种宝石虽然能够储存魔力,但法师们之前通常都认定这些魔力太过微弱且不定性,根本不堪大用。
现在几乎所有的世界都备有那么几个谢尔菲斯旅阵的设置点,通常来说人们用不到它——因为尽管使用了瓦加格宝石,一个旅阵也需要定期寻找奥术施法者对宝石进行充能,因而使用旅阵的价格通常不菲,不过即便如此,也总是有需要它的人,例如珂旭骑士团会依靠它来和远在另外一个世界中的同伴进行联络,也总有些有钱人喜欢交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笔友以作为炫耀,人总是有各式各样的,不是么?
然而近年来,随着一些能掌握通道的法师的游历,他们发现库瑞比克世界中有些地方无法通过旅阵沟通(这当然不是指仆茵与尼特,这两个世界已经众所周知),原因至今不明。





边栏:法师塔

这些古老的建筑伫立于世界一角的荒野之上,它们看起来或破败不堪、一望便知已历经了悠久的岁月,或讳莫如深、犹如隐藏于深雾中的彼方之地,没有人知道这些塔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它们究竟是被用来做什么的,它们现在被称为法师塔,是因为只有法师们能够打开并操纵这些塔。
这些幽灵般的高塔总是神秘地出现又神秘地消失,它们的出现与消失看起来没有任何的规律性,然而若你能放眼到整个库瑞比克的维度你就会发现它们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那些魔法力量不稳定的世界中,也许深入调查会发现它们其实是在寻找着那些能够开启它们的人——但是谁知道呢,只生存于一个世界里的人根本无法掌握这些高塔运动的全貌。
而那些法师们或许会好上一些,毕竟他们可能生活在这些塔中,不过事也有不尽然,就算是法师们至今也没有搞懂这些塔是从哪来的、由谁建造的,只知道它们能由法师开启,并且这位开启塔的法师将会成为塔的主人,没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成为法师塔主人的法师们并不一定都是最为强大的,他们可能只是因为运气才成为法师塔的主人的。

【契文】
镌刻于法师塔内部的魔法铭文,所有拥有魔法天赋的人都能在法师塔的门扉上看见这些文字,它们会自动将自己的念法植入看见了它们的人脑中,它们既是能力的象征也能够开启法师塔的门扉,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没有魔法天赋但知道契文的人也可以开启誊写着契文的魔法门。
契文是用一种未知语言书写的文字,其源头似乎与古库瑞比克语不同,由于大法师塔的建造者本身就讳莫如深,因而更无人知晓这些文字的由来。在法师中,人们按照惯例会将这种语言称为“契语”。

【塔名】
法师塔的塔名是镌刻在法师塔内的另外一项铭文,现在已经确认了的法师塔有:
『愚者塔』
『魔法师塔』
『女祭司塔』
『皇后塔』
『皇帝塔』
『教宗塔』
『兄弟塔』
『战车塔』
『调节塔』
『隐者塔』
『命运塔』
『欲望塔』
『倒吊人塔』
『死神塔』
『艺术塔』
『恶魔塔』
『塔』
『星辰塔』
『月亮塔』
『太阳塔』
『新纪元塔』
『宇宙塔』
« 上次编辑: 2015-05-27, 周三 13:11:35 由 XSD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