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二次重制版《轻风起自罗多克》  (阅读 1742 次)

副标题: 内部消化完成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45
  • 苹果币: -4
第二次重制版《轻风起自罗多克》
« 于: 2015-02-05, 周四 19:44:06 »
剧情背景:
  罗多克第二共和国成立,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在这二十余年里,罗多克以其自由的经济政策,由南方的边陲小国一跃成为了大陆上最活跃的经济体之一。然而,如此快速的发展带给罗多克的并不只有国家的富足,同时也孳生了国家内部的暗影与腐败。
  塞勒尼尔,罗多克共和国现任大执政官,也是罗多克共和国成立以来最有能力也最具野心的大执政官。有传言说,她已经开始对现今的政府感到不满,并试图着手进行改革。不过,因为共和政体带来的权力掣肘,这一改革进行得并不顺利的样子。
  同时,长期的安定环境不仅让这个新生的共和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也让一度被战姬们所打败的敌人们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帝国历804年9月27日,在一年一度的共和国国庆庆典上,“理想国”与“神之子”用最“传统”的手段宣布了他们的回归——刺杀参与庆典的执政官们。那一天,拼死保卫政要的执政官卫队全灭,无数无辜的群众也在骚乱失去了性命。是的,那些曾经让罗多克脱离了帝国的奴役,又代替了帝国继续奴役这里崇尚自由的人民们的阴影,再一次回到了这片土地。




玩家角色:

地下城主    叽叽叽叽    扮演者:希肉
执政秘书    安缇诺雅    扮演者:扌……言识酱
复仇之火    克拉莉丝    扮演者:Roxas
战场老兵    艾斯蒂亚    扮演者:麟云
废弃战姬    克雷沃     扮演者:涅薇儿
议会幕僚    洁西卡     扮演者:扌……言识酱



开团详情:
时间:每周三20:00(北京时间)
属性:25BUY
等级:初始角色等级8神话等级1,启用战姬规则,不再计算XP,由DM判定升级
资金:8级标准33000
房规:参见本区房规,但本次如有使用《玩家伴侣》资源须向DM申请。
背景:参见本区世设



可选剧情导入:
【执政秘书】
  “只要能与那个人同行的话,就算是我,也可以做出点什么吧。”你如此坚信着。而当恰逢公事在外的你听闻到国庆节她险些被刺的消息时,你从来没有那么悔恨过自己没有在那个时候在她的身边。不过,幸好她没事。同样幸运的是,在卫队已经全灭的现在,你已经成为了她身边唯一信任的人。所以,当她告诉你她需要你去成立一支能够亲手为那些因为保护自己而失去生命的同伴们复仇的部队时,你内心的鼓动甚至盖过了她的话语,让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等到回过神来,她已经紧紧地将你抱入了怀中——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将自己软弱的情感展现在别人的面前。
效果:不管身处何地你都知道,在白泉宫中还有她在等待着你的归来。当你的HP处于最大值一半以下(临时生命不计)时,你的AC与豁免检定获得+2背景加值。

【复仇之火】
  你曾经是抵抗组织的同情者,但是国庆节的惨剧彻底地改变了你的人生。
  直到现在,你的脑海中都不断地回响着那一天平民们的悲鸣,那些在混乱中被踩踏的死难者们最后的眼神更是让你难以忘怀——而最不可原谅的是,连他/她也被卷入了其中。是的,在那一天,你失去了你最重要的人。纵然是共和国战姬也有保护不了的东西、纵然坐拥着强大的力量也只能无奈地看着他/她被骚乱吞没。所以,你第一次认真地仇恨起那些共和国的反抗者来,连带着当初竟然对他们还怀有同情的自己一起。
  所以,当你接到加入大执政官卫队的通知时,你一度想过回绝。毕竟在正规军中反而更有可能为他/她复仇。不过,当大执政官的秘书找到你,并告诉了你这个“卫队”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时,你几乎是立刻收拾好了行装,跟随着她前往了白泉宫。
效果:这份刻骨的仇恨驱策着你,让你在对抗“神之子”与“理想国”组织的成员时,在攻击与伤害上获得+1背景加值。

【战场老兵】
  虽然国庆节的惨剧让罗多克人再一次回想起了内战那一处处的焦热地狱,但是二十余年的和平岁月仍然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于两大组织的归来毫无准备。不过,你并不是其中的一员。已经在国家对外情报机关【陆军参谋部】供职近十年的你一直都战斗在对抗敌人的第一线。所以,当首都的噩耗传来之时,你也只是再泡了杯咖啡,然后让下属给家里人带了个口信,就埋首投入到了又一次不知会持续到何时的加班之中——直到那个佩戴着代表着执政院胸徽的战姬出现在你的面前。
效果:多年的情报工作让你拥有丰富的情报管道,利用这些管道你能够迅速的收集到你想要的信息。你将本地知识加入本职,并能够以此检定代替交涉检定进行收集信息。你收集信息所需时间减少1小时(最低需要1小时)。

【废弃战姬】
  仅仅在一年以前,你都还是一名光荣的肃政部执行官。不过,一次重大的失误却彻底地将你原本的大好前程葬送。纵然那个原本冷酷到不近人情的肃政督军亲自出面让你不用自裁谢罪,但就算是她也无法让你继续留在那座以严格著称的高塔之中。几乎是被软禁起来的你已经在亚伦城的居所中无所事事了很长的时间,战姬的身份甚至让重归平凡都变成了奢望。就在你以为你只有在这座幽暗的庭院中终老之时,一封躺在门口邮箱中盖有执政院封泥的信件让你对未来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效果:肃政部的专业训练与过去的惨痛失败让你变得谨言慎行。你能够自动注意到正在针对你的探知法术,同时你在进行定位探知法术的感应器(若有)以及注意是否有人在监视你的侦查检定中获得+2背景加值。

【议会幕僚】
  训练场内留有你灵动的倩影,议政堂中可见你曼妙的身姿——你是战场之上的致命战姬,也是政场之内的个中好手。依靠着高超的手腕与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你游走于白泉宫与议政堂的名利场之上,穷尽手段、不惜一切,只为了自己、也为了支持你的那位大人物而努力地向上。
  而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已经在说客的位置上坐了太久的你,终于在国庆节的袭击中看到了新的机会。大执政官卫队的全灭、秘书长的更替以及新卫队成员的暗流涌动,让你敏锐的嗅到了机会的味道。终于,依靠着你往日在白泉宫中积累下的人脉与背后那位大人物的支持下,你成功的获得了与那个金色身影单独相谈的机会——深谙如何与大人物打交道的你及时地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你对她的忠诚,而她,也回应了你所最需要的东西。
效果:多年的政场经验让你的嘴上功夫炉火纯青。你从唬骗和交涉中任选其一加入你的本职。当你成功使用唬骗或交涉获得一名个体支持后,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你对该生物进行的所有基于魅力的技能获得+2背景加值。
« 上次编辑: 2015-07-15, 周三 21:01:11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快乐跑团,不快乐就不跑团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45
  • 苹果币: -4
======登场人物======
« 回帖 #1 于: 2015-04-09, 周四 23:00:54 »
玩家人物:

【安缇诺娅】
  罗多克共和国大执政官秘书兼大执政官卫队长。
  第一共和国前亚伦将军加西亚·德·梅里安涅之后,前国防陆军首都戍卫军团少将洛卡·嘉兰诺德之女。其家族现隐居于亚伦城别墅,已逐渐淡出共和国军政界。安缇诺娅自小在外祖父与父母的细心抚养及精英教育下成长,以远超同期生的体能水准独立考取亚伦海军大学,同时在适格性中检测显示出与珍稀魔装炼器「显义灵剑·出云守永则」的唯一适格性,被视为同期生中最具前途的战姬。而安缇诺娅也没有辜负众望,提前一年完成了学业并被直招进入执政官卫队,跟随当时还是执政官的塞勒尼尔一路披荆斩棘,最终与她携手步入大执政官厅。
  在国庆袭击事件中,因外出公务而侥幸逃过一劫,成为前大执政官卫队唯一的幸存者——这让一路都忠心耿耿的安缇诺娅顺理成章地得到了塞勒尼尔的最大信任,成为了这支“秘密卫队”的直接负责人。
  在顺利地为她组织好了这个特别的队伍后,安缇诺娅再一次回到了金色身影的身边。值得战姬活跃的战场有很多,但是,又有哪一个战场能与主君的近侧相媲美呢?


【艾斯蒂亚】
  原罗多克第二共和国陆军参谋部部长助理。
  出身于伊帕希近郊,本是与政治无缘的普通家庭,却早早地被检出与炼器的适格性而走入军营。十四岁以政府资助的名义进入士官学校,三年后带着微妙的偏差值从士官学校毕业,配置至陆军东部第三兵团第五独立机动队。五年后调职至陆军参谋部任职,负责卡拉德方面特勤相关事务,期间未参加过实战行动。在国庆事件后,为填补死伤者空缺,以战姬身份奉命调任执政官卫队。
  要用有能和无能来区分人类的话,毫无疑问应该是评定在有能者的行列,然而这并不是作为战姬意义上的评论——无论是履历还是实绩,在战姬级别的正面对决中未曾占过上风便是无可动摇的证据。结果上来说,从实战部队调任参谋部文职大概和此事不无关系。
  虽然有传言其对军部的上层颇有微词,不过本人倒也没有过相应的行动,这么看来或许传言的本源是来自于本人那颇有问题的性格也说不定。虽然此番爽快地接受调任不禁引人联想,不过终究不是需要被搬上台面的大事。
  安缇诺娅回归塞勒尼尔身边后,特别小队的领导权被交到了她的手上。问题少女的未来,将会因为这一身份的改变而发生什么用的变化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克拉莉丝】
  原首都戍卫军团特勤支队所属战姬。
  相对于她的才能来说,她的成就显得很平凡。因为她从来没碰到过想要去做的事,她就如身在命运的水流当中,只是平静地任由外界判定自我、然后顺着这个判定发展。因此,即使这结果让她成为了超凡的存在,她还是平凡依旧、一如既往的生活着。
  然而,多变的命运却在国庆袭击事件中拐了个大弯,向她展示了不平凡的一面。大难不死的童年玩伴竟然是理想国间谍伪装而成的;而相处日久的青竹恋人竟然早已发现对方身份,更在追查中深入到这次事件。依旧平凡地,置身事外地工作着的克拉莉丝,直到一切过后才发现到了身边人和事的不平凡——那是超脱于天赋、地位跟力量,属于人本身的“非凡”。这无比的刺激让克拉莉丝的心理成长了一大步——却是以间谍杀害青竹恋人为代价,往歪曲的方向迈出的一步。
  克拉莉丝总算找到了她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把所有理想国的人全部送下地狱。为此,那怕是逆着命运的水流而行,深入到庞大的阴影漩涡当中,她也在所不辞。
  在共和历23年10月19日凌晨发生的伊欧薇雅柏木旅馆恐怖袭击中,克拉莉丝毫不留情、以极端残忍的手段杀死了大量袭击者的恶名传遍了罗多克的地下世界——现在,她在地下社会中获得了一个可怕的称号“杀戮狂舞者”。


【克雷沃】
  原肃政部第二机动队执行官。
  本名阿卡奈,父母为原冒险者,自冒险生涯隐退后从车勒兹举家迁居杰尔喀拉并创办实业,其家族在杰尔喀拉行省都颇负盛名。于商界叱咤风云的他们为了让家族的地位更加稳固,将阿卡奈送入亚伦海军大学,期望着她能够进入军政界,为家族掌握话语权。阿卡奈也没有辜负她父母的期望,以优异的成绩自大学毕业。而成年时的适格性检测结果更是令她的父母欣喜若狂:几乎等同于进入共和国政场门票的战姬认定让阿卡奈的未来一片光明。
  可以说是比想象中更加顺利的,阿卡奈通过了号称最严格的共和国肃政部考核,成为了那座白色巨塔中令人艳羡的执行官——此时,阿卡奈的人生可谓是到达了巅峰。没错,年纪轻轻就到达巅峰,意味着她的未来将是一片不幸的阴影。
  几次平凡的任务之后,阿卡奈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大意中伏。失手之下导致同僚牺牲的她在敌人的运作下被送上了法庭。自此,阿卡奈的人生轨迹有如从悬崖坠落:来自同僚的失望指责、来自家族的断绝声明、来自法庭的“死刑”宣判——仅仅是一次的失误,就让她坠入地狱。
  最终,得益于《废弃战姬管理法》与肃政督军欧若拉的“特别关照”,阿卡奈在幽禁她的宅邸中完成了脱胎换骨,连过去的名字也一并舍弃。不过,即使已经与过去彻底决裂,新生的克雷沃也仍然背负着“一无所有”这一惨痛代价。因此,当盖有大执政官厅印戳的那封信摆在她面前时,选择自然只剩下了一个。


【莱德曼】
  以私人身份受雇于塞勒尼尔的民间观察员,但自称本职是兴趣使然的名侦探。原本由胧负责管理,曾为塞勒尼尔私下摆平了不少选区“事务”。
  出身于伊欧薇雅乡绅世家的他年轻时曾求学于亚伦大学,主攻炼金科学。从入学到肄业都一直都是学校的“传奇人物”——他以出色的观察力与严密的推理能力解决了不少校内事件,甚至还协助亚伦警备队侦破了一起当时轰动全城的凶案。但其怪胎一般的性格与轻佻的言行让他在亚伦大学中并不受待见,其“只学了有用的东西”(本人语)所导致的严重偏科更是让他最终只能从这所共和国最高学府肄业。但是他的故事却一直在学校中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正是拜此所赐,作为莱德曼后辈入学的胧也听说了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校友”。最终,在协助塞勒尼尔政途的过程中,胧选中了这位“前辈”来担当“民间观察员”这一角色。
  事实证明,选用莱德曼作为民间观察员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虽然他在与人的交流上连及格都算不上,然而过人的观察力与缜密的思维,结合大执政官厅的资源,重回故乡的他可谓是在这一岗位上如鱼得水。将交涉工作交给明面上的协力者,退居幕后监视、评估、操纵着伊欧薇雅的风起云涌,莱德曼可以说是找到了最适合他的“工作”——除了少了那么一点点的“刺激”之外。
  所以,当那个真红的战姬出现在莱德曼所打造的伊欧薇雅监视网中时,他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像往常一样在旁观者的位置暗中影响,而是主动把自己卷入了其中。


【洁西卡】
  共和议员代表古斯塔夫·勒庞养女,原共和议会“公民党”说客。
  自小被遗弃在亚伦的某所福利院,六岁时被孑然一身的古斯塔夫收养,给予生活保障和教育条件 ,并在潜移默化中被培养成古斯塔夫出色的手足。在未熟的年纪与炼器“淑女的戎装”的意外共鸣改变了她的命运。在那之后,成为战姬,在军中履任文职,接连的成功使她在成长的同时更为积极地,将事业的重心放到了政治舞台上,无论是庄严的议会会场,还是光影朦胧的名流舞池,她玲珑的倩影总在其中。不知不觉间,昔日的少女已成为古斯塔夫——现在是“公民党”党魁的那个男人——最为重要的心腹,这也为她带来了相应的地位和权力,使她得以进入白泉宫。但在她看来,除了能获得一些方便以外,那和某些关于她和养父不纯关系的流言一样,甚至不是她需要留意的东西。
  国庆袭击事件后,洁西卡敏锐的政治嗅觉使她留意到如今是接近白泉宫中那抹金色身影的好时机,出于对昔日袍泽安缇诺娅·嘉兰诺德的好意,也是为了让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古斯塔夫能够成为权力世界中更为无可替代的存在,在分别与新晋党魁,以及金色的统治者进行密谈后,她被指派去做一件自己还未做过的事,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她代表的那个势力所应有的诚意。也就是说,她要以淑女之姿——
  ——亲身步入战场。

主要人物:

【塞勒尼尔·尤利乌斯】
  罗多克第二共和国第九任大执政官、国防军元帅、原执政官、原共和议会议员。
  出生于罗多克首都近郊城镇伊欧薇雅,祖父安德伍德曾经是伊欧薇雅领主、第一共和国国会议员,而母亲则是在第一共和国时期的战姬革命中率先发起起义,领导战姬军攻下了首都亚伦的二等战姬克莱尔·尤利乌斯。新共和国建立后,克莱尔依靠着过去安德伍德的人脉进军政界,当选为新共和国的议会代表。不幸的是,在一次外出视察中,克莱尔与其夫卢西乌斯遭遇意外而双双殒命。克莱尔所加入的政治利益集团“泉林党”为填补克莱尔殒命带来的政治损失而找上了一直被作为接班人培养的塞勒尼尔——塞勒尼尔本人也不负众望,在伊欧薇雅当地的议员选举中脱颖而出,当选为共和议会议员。
  其后,在泉林党人的支持下,塞勒尼尔以“新的开始”为竞选口号,参加因前泉林党党鞭加勒特·沃克因政治丑闻辞职而空缺的执政官席位竞选。依靠着她天生的人格魅力与出众的演讲,塞勒尼尔再一次击败了其他党派的对手,成为了第二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执政官。
  在任职执政官期间,塞勒尼尔主张进行内部权力体系改革,在政策方面以革新著称。同时,其对于国内农民、手工艺人等弱势群体的维护让她在短时间内获得了极高的支持率,却让她与泉林党内保守势力分歧越来越大。最终,泉林党泄露其母过去的政治献金丑闻逼迫塞勒尼尔辞职。作为反击,塞勒尼尔顺势脱离泉林党,带着支持自己的革新派泉林党人另起炉灶,成立革新党并担任党首。在前大执政官因共和国议会收受萨兰德商人贿赂丑闻被迫解散国会、重新进行总选举后,成功当选为第二共和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执政官。


【胧·布洛迪】
  曾隶属于泉林党的职业助选人。毕业于亚伦大学法学系,曾就职于共和国司法部,因为想成为政治家而加入泉林党,辞去公职成为了议员秘书。
  在泉林党中辗转数年后,终于因数次成功助选的经历得到了一名议员的推荐,前往伊帕希竞选当地议员。拥有丰富助选经验的她一度对自己参选议员志在必得,然而那却成为了他竞选生涯中唯一的一次、也是最不应该的一次失败。让泉林党丢掉了原本志在必得的议员席位,胧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无论是继续从政还是从官,让泉林党失望的她都已经没有前途可言。最终,对政治失望的她脱离了泉林党,转而依靠自己过去的助选经验成为了一名职业助选人。不知是命运的讽刺还是神明的玩笑,被胧帮助的候补议员没有一例竞选失败,但这名王牌助选人却一直都没有再次回到政场的勇气——直到她接到那名叫做塞勒尼尔的大执政官的助选委托时。
  在一路帮助塞勒尼尔劈荆斩棘,最终当选为大执政官后,胧在塞勒尼尔的鼓励下终于鼓起了勇气,再一次拾起了从政的梦想。现在,胧接替了因重组大执政官卫队而迁职的安缇诺娅,作为大执政官的幕僚长踏入了白泉宫的名利场。


【欧若拉·艾斯德斯】
  罗多克第二共和国一等战姬、肃政督军、国防军中将。
  祖籍亚伦,其母为战姬革命领导人之一、第一共和国的一等战姬“曙光女神”欧若拉。革命结束后欧若拉主动归隐,并与过去的部下闪电结婚,于数年后就生下了现在的欧若拉。然而不幸的是,这位第二共和国的开国功臣却在生下欧若拉后身体迅速衰弱,卧床半年后不幸去世。在那之后,还是婴儿的小欧若拉就被她的父亲寄托了过度的期望——不仅名字被改成与母亲相同,更是从懂事起就被强迫进行各种高强度的训练,接受其父斯巴达式的“教育”。
  12岁时因反抗父亲对她的强奸行为而失手弑父,最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而宣告无罪。后在其母旧友的资助与推荐下寄读于亚伦海军大学,16岁时通过战姬适格性测试,并作为亚伦海军大学首席毕业。毕业后婉拒了资助人的从政邀请,于亚伦海军本部入伍,任共和国海军第三机动打击舰队上尉参谋。三年后受肃政部邀请而加入肃政部,成为肃政部最年轻的战姬之一。
  其后作为肃政部第一机动部队副长活跃,独立调查了泉林党前党鞭、前共和国执政官,同时也是母亲旧友、一直以来资助她学业、指导她前途的加勒特·沃克的政治丑闻,在其主动辞职后将之逮捕归案。因此功绩升任肃政部第三机动部队队长,并在担任队长期间觉醒为一等战姬。
  在前肃政督军因伤引退后,受到部内联合推荐而接替肃政督军职务。欧若拉以其刚正不阿的品性、强大的实力和标志性的冰蓝色长发,在成为新的肃政督军后真正地化为了守护这个国家的“冰蓝战神”,守护着这个年轻的国家。


【迪雅·斯盖璐】
  国庆袭击事件烈士,二等战姬,原罗多克第二共和国国防军首都戍卫军团中尉百人长。
  出生地不明,还在襁褓中时就被人遗弃于莱芜伦孤儿之家门口,为阿尔菲所收留,直到成年前都在孤儿之家渡过。
  在孤儿之家中接受了基本程度的教育,16岁通过魔装炼器适格测试后于亚伦戍卫军团马拉斯堡军区新兵营应征入伍,经过半年训练后以中尉军衔调职首都戍卫军团,得授第三大队第二支队百人长军职正式入伍。
  入伍当日莱芜伦孤儿之家遭遇不明山贼袭击,自院长阿尔菲之下全院近百人皆遭贼人毒手,无一生还。事件后得到特别假期,前往莱芜伦参加对死难者的合葬与哀悼。
  直到就任百人长后才开始正式进行炼器同调训练,拥有几乎可以称之为天才的优越适格性,在训练之初同调程度就逼近了二等战姬水准。
  在国庆节上负责典礼现场的戍卫工作,并在本军团后勤副长科纳的提案下第一次得到了携带炼器执行任务的许可。
  在应对叛姬樱及其同伙的袭击中奋力作战,最终与叛姬樱同归于尽——根据事后勘察结果,其与炼器的最终同调结果已经达到甚至短暂超越了二等战姬水准。因其在国庆袭击事件中的功绩被中央军部追封为烈士,于亚伦郊外的卡伦岭国家公墓以国士之礼厚葬。


【唯】
  被迪雅收养的孤儿,具体身份不明,对自己的过去丧失了记忆。
  从迪雅收养她的收养时间及进行的相关调查,有理由怀疑其真实身份为莱芜伦孤儿之家幸存者。
  根据莱德曼的搜查所找到的日记,可以看出她有严重的心理创伤,对照顾她的迪雅有强烈的依赖心。
  曾试图毒杀准备将她送养的迪雅,最后却选择自杀来让迪雅“记住”自己,不过因为发现及时,并没有成功。
  目前被一名叫做“布拉德雷·贝斯沃斯”的军官于迪雅牺牲的次日匆忙接走,下落不明。而接走她的“布拉德雷·贝斯沃斯”在中央军部的军官名单中也查无此人。



【科纳·布拉维奇】
  首都戍卫军团后勤部次长、国防军上校。
  出身于莱芜伦的平民人家,16岁时在当地参军,接受军事训练后以优异的成绩直接以士官身份入伍。之后靠着扎实的作风与勤恳的工作一步一步地升到了现在的职位。
  同僚的评价是一丝不苟,在同军团的女性军官中也有着“可靠”的评价。但除此之外一直默默无闻,没有突出的实绩也没有任何工作上的失误,履历几乎可以说是平凡得过了头。
  但他的履历终于在共和历23年时被加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是因为他向首都戍卫军团军部所提交的“为外围戍卫部队配给炼器,以增强安保能力并展示军容”的提案,才让迪雅在国庆节的惨案中有能力从叛姬手中救下大执政官。
  传闻与迪雅有相当程度的私交,并被目击多次共同在外用餐。
  通过唯的日记,可以证明其的确与迪雅私交甚密,知晓唯的存在并建议迪雅将唯送走——很有可能,国庆事件后唯的消失就是他一手促成。而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与理想国之间的关系,也就不难推算了。
  在特别小队得到罗素的情报、得知理想国与神之子有所密谋的时候,科纳突然离开了亚伦,前往了神之子所指定的联络点:杰尔喀拉。这到底仅仅是巧合,还是另一个阴谋的展开呢?
« 上次编辑: 2015-05-21, 周四 01:38:58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快乐跑团,不快乐就不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