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随手写下来的脑洞  (阅读 2882 次)

副标题: 一些小故事之类的……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823
  • 苹果币: 2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世设】随手写下来的脑洞
« 于: 2016-02-26, 周五 23:23:50 »
一、皇帝与弑王骑士
劇透 -   :
  这是一个关于皇帝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从他还不是皇帝,只是个小小的骑士的时候说起。在他十五岁生日那天,骑士在森林中遇到了一个女孩。他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被她所吸引了。那个有着纯黑色头发与眼睛,皮肤苍白的女孩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神秘气质,与几乎可以称之为魔性的魅力。

  他想,她大概是个魔女,应该被送上火刑架的魔女。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忍不住为她所倾倒。年轻的骑士鼓起勇气,上前与魔女搭话。而后者也毫不介怀地与他交谈。她的一切都那么吸引人,无论是对草药知识的熟悉,还是一路旅行至此的见闻。

  在一个星期后,骑士决定向她告白。而女孩则在轻笑声中展露了自己的原形——一头漆黑色的巨龙。黑龙对骑士说,无趣而渺小的凡人并不配做她的伴侣,只有骑士站在凡人种群的顶峰时,才可能让她有兴趣正眼看他一眼。

  说完这些话后,黑龙就飞走了,只留下孤单的骑士一个人。

  在那之后,骑士凭借着自己的武勋,一步一步向上爬。在二十五岁时,他成为了最年轻的王室近卫骑士团团长,在三十岁时,他建立下了赫赫功勋,被封为护国公。而在他三十三岁时,旧王病逝,新王登基,昏庸无道。他利用手中的兵权发动了政变,成功登上王位,并且娶了旧王室的长公主作为妻子。他深感凡人之身的脆弱与命运的无常,于是求助于因教派式微而流离他乡的母神祭司们,许诺她们以母神教派的光复。于是祭司们带领他前往了蕴含有太古之力的湖泊,在那里见到了灵界的一位强大存在——湖上夫人。

  年轻的王通过了湖上夫人的考验,得到了一把圣剑。湖上夫人要他发誓,在他建立起自己的帝国后,就要将剑归还于湖中,在此之前,圣剑将给予他刀枪不入的身躯与战无不胜的命运。湖上夫人是这么说的,“你以自己的力量与意志赢得了这把剑。但它并非永远属于你。当遇到比你更具有资格的持有者时,它就会舍弃你。”

  王带着圣剑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从此开始了征伐天下的旅途。一去,就是二十年。他被誉为凡人种族之中最优秀的战术家,战略家,政治家和指挥家,通过高超的战争手腕与谋略吞并了多个国家。但就在他三十六岁那年,在前线征战时,他的王都被敌军一度攻陷了,他的家眷,包括他的妻子与儿子,绝大多数都死于这一场战役,虽然他最后夺回了自己的首都,但从那时候开始,他的家庭,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然而他不知道,他的妻子在临死之前,曾又为他生育了一个孩子。那是一个女儿,这个孩子被一个好心的老骑士带着逃离了王都,随后那个老骑士因为箭伤而死在了路边,婴孩则被一个路过的女祭司收养。随后,在他五十三岁时,靠着自己的雄才大略与湖上夫人赐予的圣剑,他终于建立了自己的帝国,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大统一政权,卡德修斯帝国。

  履行契约的时候到了,但皇帝并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为了巩固统治,他没有光复已经式微的母神教派,反而支持能够为他巩固统治的父神教派,在光辉大教会的圣殿内接受了教宗的加冕,并且掀起了魔女狩猎。

  至此,母神教派在人类诸国度内已经基本覆灭,只剩下大河流域仍然在崇拜着大河女神。女祭司们诅咒皇帝,他必将因女人而死,这个国家也必将覆灭于女人之手。

  在皇帝六十岁时,他遇到了一个女孩。那是一个流浪的药师女,有着不可思议的沉静气质,虽然相貌相差极远,但是她一下子就让他想起了那个魔女。他决定娶她为妻。这就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他的女儿,那个大难不死的女孩。另外一件他不知道的事情是,这个女孩爱的并不是他,而是他手下七骑士中武艺最为精湛,也是最为俊美的那一个。他拥立她为皇后,并且与她有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但是他们的女儿诞生不久就夭折了,他于是将这个可怜的孩子葬在了皇陵之中。

  又过了十年。帝国历史上最大的污点之一出现了。皇帝知道了自己妻子的不忠,以及皇后不忠的对象——他的第一骑士。震怒之下,皇帝将自己的妻子送上了刑场,而囚禁了他的骑士。就在处刑的当天,那位骑士冲破了牢狱,赶来挽救自己的爱。狂怒的老皇帝拿着圣剑来到了骑士的面前,要求与他一对一决斗。虽然年迈,但是在圣剑的加护之下,皇帝依旧精力充沛,膂力之强亦不输给年轻力壮的骑士。

  但他还是输了。

  他命令最好的匠人打造出来,赐给那位骑士的长剑,贯穿了他的身躯。圣剑的加护失效了——这把剑选择了那位骑士作为新的主人,尽管这位新主并未持有过它,哪怕只有一秒的时间。皇帝从未明白圣剑选择主人的真正标准是什么,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在死去之前,他用圣剑斩断了骑士的大剑,并且削断了对方的一只手。独腕的骑士带着皇后逃向了北地,但是在抵达北地之前,皇后就投湖自尽,了却了自己的生命。而骑士则拿着断剑,茫然地步入北地的密林,从此不知所踪。

  而至于皇帝,则死在了刑场上。他的圣剑,则在混乱中不知所踪。与此同时,皇陵中夭折的公主化作恶灵祸乱帝都,使地里流出鲜血,飞蝗啃咬农田。父神的祭司亦束手无策,新帝迫不得已之下,只好下令迁都,而在迁都后不久,旧都便被泛滥的大河梅尔玛茵所淹没。

  帝国覆灭百年之后,一条黑色的巨龙从北方飞来,化为人形再次踏足了人类的土地。当她知晓这段故事,以及皇帝的真名时,不禁稍稍为之惊讶。那是她早已忘却的少年,所铸就的传说。




二、狂猎
劇透 -   :
  “当白霜王的猎犬发出第一声长嚎的时候,就预示着结霜之夜要到了。白霜之王——北风之祖,严寒之息,凛冬之父,他的黑色的披风是漫长的夜幕,随着他灰色战马的奔驰席卷整个北地。白霜骑士们在树林中咆哮,他们奔驰过的地方,风雪就来。”——大陆北方的民间传说

  在北方被冰雪复盖的寒冷世界,是白霜王的领地。他是妖精君王之一,正如传说中所歌唱的那样,他是北风之祖,严寒之息,凛冬之父,他在精魂王国中的封地,在凡间正巧对应着以白霜山以北的广袤土地与海洋。他的力量通过精魂边境渗透到了凡人的世界,这才造就了北方的无尽严寒。而在每一年,极光(“天极之光”)飞舞于天际时,白霜王就会沿着自己的领地边缘纵马狂奔,追猎与捕捉极光,用它装点自己的城堡,而黑暗也就随着他的队列降临到凡间,带给这片大地漫长而冰冷的黑夜,寒霜侵蚀大地,复盖万物,直到他捕捉到了极光,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城堡中,这寒冷才会逐渐消退。

  北方的人们,将白霜王的军队称为“狂猎”。在精魂国度中纵马奔驰的白霜王的身姿,会同时投影到精魂边境与凡间世界。在这两个界域中,白霜军们如同幻影一般穿过树林、山脉和山丘,风雪聚集包围在他们的身边,席卷一切。在南方温暖的城市之中,在学院里皓首穷经的学者们对神话与传说不屑一顾,他们简单地认为白霜王带来的夜幕,只不过是太阳运行变化所造成的现象,所谓凛冬之父策马狂奔,只不过是愚昧的人们为这自然现象披复上的一层煞有介事的迷纱。

  但是,他们错了。那些看不到白霜王和他的骑士们的幻影,在雪原上咆哮奔腾的身姿的人,无法领会到生活在林海与雪原中的人们,对这位妖精君主的敬畏与恐惧。他是寒风,是暴雪,是冰雹,是北地的力量、狂暴与愤怒,这片大地毫无疑问的主宰者。任何不懂得敬畏白霜王的人,在北地都丝毫不会有生存的机会。

  他是真实存在的。没有人能够阻挡白霜王和他的“狂猎”。人们所能做的,只有躲避和祈祷。北方的德鲁伊、女巫和智者们相信,用驯鹿血涂满屋门,在上面悬挂黑杨树的树皮,能够驱赶极光,让它远离人们所居住的地方,从而让白霜王的猎队绕过村落和城镇,在更遥远的荒野中追捕极光。而任何在狂猎奔腾之夜没有呆在屋子里,而是在野外游荡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性被狂猎带起的暴风雪卷入,在这冻透灵魂的暴风雪中,这些受难者不是直接被杀死,灵魂被骑士们做成挂在马背上的风灯,就是被卷入精魂边境中受白霜王力量影响的寒地,在无边无际的雪原中跋涉,最终冻死在那里。

  白霜王的狂猎队伍无一例外每次都是以两只猎犬开路,这些传说是冬狼始祖的巨犬们追逐着极光的气味和身影,引导着狂猎的队伍,随后白霜王本人策马狂奔在队伍的最前列,在这位王者之后就是他手下的骑兵们。

  关于这位妖精王者的传说有许多不同的版本,狂猎捕捉极光是为了装点白霜王的宫殿,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而其它版本的故事则为白霜王增添了几分爱情的色彩。传说,白霜王在自己的领地内驾马巡游时,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她就是极光,是另一位掌控风雨雷电的妖精君主的长女,彩虹的姐姐。白霜王立刻就爱上了极光,并且按照这位王者一贯的做法,将她强行带回了自己的宫殿。极光在白霜王的宫殿中日夜哭泣,身上的美丽光辉也逐渐暗淡,她向自己的父亲祈求,希望他能救她回家。

  后来,极光的父亲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进入了白霜王的领地,但这位父亲残余的力量不足以带极光离开,只能让她得以逃脱白霜王的城堡,让无尽的天空给她庇护——在一年的前三季,天幕会保护极光让她不被白霜王发现,但是在白霜王力量最强的冬季,天空就无法隐去她的身姿。而在这个时候,白霜王就会驾马离开宫殿,在自己的领地内追逐极光,而这位可怜的少女也就不得不全力逃离白霜王的追捕,并且希望能够找到回家的路。而每年冬季的结霜之夜与狂猎之群也就由此而来。

  当然了,在第三个版本——它与第二个版本大同小异——之中,白霜王在将极光带回自己的城堡的时候,他身边永不停歇的暴风雪扯碎了极光璀璨的衣裙,让它散落在这片大地的每个角落。而失去自己心爱衣服的极光,在那寒冰造就的城堡内终日以泪洗面。白霜王问她,“我的爱人啊,你的泪水为何犹如汇入大海的滚滚江河,流了又流,而没有穷尽呢?”极光则回答,“严寒的王者,我的泪水难以止歇,连你披风下冻彻万物的冰霜也难以令它冻结的原因只有一个,我的衣裙,那是我父亲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在天空中的唯一回忆,在你的暴雪中片片破碎,不知去向。我伤悲是因为我失去了家的慰藉,我绝望是因为我失去了吾父的温暖,我亲爱的君王,若你真的爱我,就请把它寻回拼好,能让我在这举目皆白的异乡中保有最后一份我对父亲与幼妹的思念。”

  随后,白霜王就驾马出发,为了让极光笑颜重绽而去追逐那些在天际飘摇的光辉——也就是她散落的衣裙碎片。这个故事相比之前的版本,为白霜王增添了几分痴情的浪漫色彩。而也由于这个原因,这一版本的故事在北地也是流传最广的。北地的少女们也纷纷效仿故事中的极光,为了测试她们的求婚者是否真的忠心,都会将自己的衣服剪成数片,藏在林中令他寻找,而当一夜过去,只有完整地寻回所有碎片的年轻人才能得到自己意中人的青睐,与她父母的首肯。

  不过故事毕竟只是故事,尽管白霜王和他追逐极光的狂猎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他究竟为了什么而在每年冬天都追寻着这在天际飘扬的绚光?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能够亲自向白霜王询问这件事,而也没有人能够站在狂猎大军的面前,让这些踏着风雪与夜幕的骑兵停下哪怕一秒。




三、迷雾圣岛诺尔拉瓦
劇透 -   :
   
“夜晚我踏上山峦,
  星辰在天空中摇摆。
  薄雾轻轻弥漫,
  湖中却不见渡船。
  喔,诺尔拉瓦,迷雾中的圣岛!
  请为你在外的游子打开门扉,
  我们离开你已经太久。
  梦境中我见到你温柔的湖波,
  和格洛尼尔金色树叶的地毯。
  你在我降生之前就已存在,
  在我悠悠睡去后还将永存。
  喔,诺尔拉瓦,迷雾中的圣岛!
  请为你悲苦的子女打开门扉,
  我们被遗弃已经太久,
  在永远的沉眠中,
  我们的灵魂无法穿过薄雾。
  请为我唤来圣湖的渡船,
  让我的灵魂能够寻路回家。”
 
——古代精灵吟游诗人的歌谣

  诺尔拉瓦(Nolava),在原初语中的含义是“心灵”,在精灵语中的意义则是“乐土”与“长眠之地”。它是乐园的碎片,妖精的故乡,世界的“情感”。现如今,巫师们称它为“常青之国”。梦之族裔们在原初妖精的照拂之下,从它那彩色的梦境迷雾中诞生,行走于诸界。彼时,诺尔拉瓦连通一切生灵的心,它的火焰无热但炽烈,燃遍它能遍及的每一寸土地,赋予凡物爱与梦境。最初的梦之族裔徜徉于初生诸界之上,在她们的母亲身边歌唱舞蹈,赞颂一切美好。但是当灾难降临之时,她们就被迫永远地离开了诺尔拉瓦,受到大地和诸灵的誓约辖制,不再是夜晚的宠儿,彻底变为了凡物。在如今这个世上,她们被称为精灵。



« 上次编辑: 2019-02-27, 周三 13:56:21 由 风见幽华 »
WRYYYYYYYYYYYY!!!
最后还是太天真了啊!JOJO!!

(゚Д゚)ノSay my name!
(゚Д゚)ノSay my name!
(゚Д゚)ノSephirot!!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823
  • 苹果币: 2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世设】随手写下的资料存放地
« 回帖 #1 于: 2016-10-21, 周五 17:40:36 »
四、涅墨尼亚王国的建立
劇透 -   :
  这是涅墨尼亚王国的建国神话。

  最初,涅墨亚猫人还是猫人王国奥利亚斯的一员,向猫人族的狮子王宣誓效忠。然而,在奥利亚斯第一帝国的末期,最末一代的狮子王暴虐而多疑,不堪狮子王暴政的涅墨亚一族揭起了反抗的大旗。但是起义很快被镇压,涅墨亚一族在族长的带领下,逃离了奥利亚斯的国境,向北方寒冷的大地逃亡。

  但是在这苦寒的北境雪原中,迫于饥饿与寒冷,涅墨亚猫人们一个个倒下,被冰雪和严寒夺走生命。而就在这个时候,北地的极夜降临了,掌管寒冷与严冬的妖精君主白霜王用他的披风罩住了太阳的光与热,在一个暴雪之夜,走投无路的涅墨亚族长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登上了一座雪峰,传说中银龙出没的北境圣山,所有蛮族都不敢靠近的禁地。

  族长在这雪峰之顶祈求银龙的慈悲,他用冰锥割伤自己的手腕,以流出的鲜血作为祭品,呼喊着愿意献出自己所能拥有的一切,而希望得到巨龙的垂怜。他在雪峰上祷告了一夜,就在北地的寒冷与逐渐流失的血液即将夺去他的生命时,巨龙听到了他的呼唤,并且教给了他穿过极夜,逃离狂猎追捕的唯一办法。次日的夜晚,白霜王带着他的狂猎蹂躏北境的雪原,而没有房屋庇护的涅墨亚族长,却拦在了白霜王致命的军队面前,高喊着要与这位高傲的妖精君主打一个赌。

  随后,白霜王出现在了这个凡人的面前,自负的妖精君主对这个胆敢拦在自己面前,还扬言要与自己打赌的凡人产生了一丝丝兴趣,他给予了涅墨亚族长一个机会,一个能够从他的暴风雪中逃离的机会,他要求这个凡人用一样东西伤到自己。但这又怎么可能呢?北方大地上的一切事物都在白霜王面前立下过誓言,在这片大地上没有一样东西能够伤到这位君王。

  但是涅墨亚的族长做到了,他在第二天的黎明到来时再次爬上银龙的雪峰,折下了上面的一根冰锥,用它刺向白霜王的胸膛。这根冰锥当然无法伤害到凛冬的主宰,但是被封存在冰锥中的、来自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却灼伤了王的身体。而阳光并不是北方大地上的事物,这普照万物的光芒并没有向白霜王立过誓言。而且,在这黎明的第一道光中,也含有了银龙的赐福,这力量让高傲的妖精君主几万年来第一次感觉到了痛楚。虽然愤怒的君主想要立刻杀死这个渺小的凡人,但誓言就是誓言,白霜王输了。他承诺让涅墨亚族长带着自己的族人安然无恙地离开北地,并且投出了一根长矛,长矛落下的地方,就是这位君主给涅墨亚猫人的应许之地。而这长矛落下的地方,就是今天涅墨尼亚王国的首都,温泉遍布,气候温暖,土地肥沃的北地明珠——冬辰堡。



五、这个世界上的龙们
劇透 -   :
  “骑士抬手将利剑刺进龙的喉咙,圣剑的利刃轻易地切破了龙的鳞片,从龙的伤口中没有流出血,而是喷出刺目的烟气与火光。但这头巨兽所摄食的、它们赖以生存的火与烟并不能灼伤有着伟大神明眷顾的圣乔尔凯。龙在挣扎中倒下了,然后,王城的城门上就又多了一个有着三只眼睛的、多刺的头颅。”——摘自骑士小说《圣乔尔凯传奇》。

  “你知道吗,凡人之所以是凡人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常在他们头脑中生发奔涌出来的、可笑而微渺的幻想。老实说,这很有趣。不,恼怒?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在意这些东西?”——红龙贝拉妮丝。

  “所有的巨龙都在父神降临的时候被清除了,它们毫无疑问都是邪恶的。在从前,每一个圣骑士都以自己杀死过一头龙为荣!”——一个向人们布道的父神祭司。

  在那些作家们撰写的骑士小说、诗人们传唱的诗歌,以及教会的祭司们告诉人们的话中,龙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它们被骑士们杀死,被牧师们杀死,被巫师们杀死,被……那些传奇故事中所有可以称得上是英雄的人杀死。

  当然了,凡是在神秘知识上受过训的人都会知道这些全部都是瞎掰和扯淡。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不仅有龙,而且很多。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微笑着潜伏在凡人的世界中的龙究竟有多少。它们暗中看着凡人们的一举一动,有的龙在为此而暗自发笑,有的龙则按照自己的意志操纵着凡人社会的运转。

  你知道吗?凡人世界的权力顶峰中有多少巨龙的存在?
  秘法之国克拉维斯的众首座之中,最强大也是最神秘的一位就是一头银龙。
  大陆上最为庞大的商会,是由金龙所经营和控制的。
  蓝龙们藏身在奥利亚斯王国广袤的荒漠之中,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政治。
  在玛夏大森林深处,绿龙守护着它们的精灵盟友。
  而在东海之外的鸣海,天龙一族更是控制着整个鸣海帝国的皇室——每一任鸣海皇帝都必须由天龙神来选出。

  事实上,凡人的世界早已被巨龙所控制和渗透。它们看着许多以为自己族类并不存在的凡人们,委实笑得十分欢畅。



  六、魔鬼
劇透 -   :
  在第一次遗弃之中,那些主动掀起战火,不同意给予人类以圣火们的天使没有成功。巨龙与其它的守火天使组织起力量击败了它们,这些反叛天使在伊甸园的破碎中落下了世界树,并且混沌中坠落了九个晨昏,最终落到了战争所给世界造成的伤口中。那是永远昏暗和炎热的深渊,之后它们自称为“魔鬼”,在世界的伤痕里自立为王,称这一处空间为伤痕国度(The Scar Realm),而其它种族则称此处为“地狱(Inferno)”亦或者是“万魔殿(Pandemonium)”,除了魔鬼之外,这里还存在着无数因为世界的痛苦而诞生的扭曲生物,魔鬼们用了漫长的时光征服与清剿它们,并且立誓要从所有凡人的灵魂中夺回本该属于它们的火花。

  在魔鬼所建立起的地狱统治之中,位于最顶点的四位魔王被称为至上四柱,分别是巴尔、阿斯摩德、亚斯塔露与拉哈伯。 
劇透 -  巴尔:
  巴尔是守火天使之中最有力的天使之一,他掌管天空、雷电、生命和死亡,曾是云巨人、风暴巨人与诸多诞生于风雨雷霆的精魂的主人。他充满激情、力量与永不枯竭的动力,一度被认为是原初世界中最强大的天使。但是在堕落之后,巴尔那如同雷电一般激烈的性情就转而变成了永恒燃烧的憎恶、怨恨与忿怒,他原本伟岸而美丽的躯体变成了被地狱之火灼烧得通红而丑陋的巨躯,无边的怒火化作鲜血在他的体内流淌,原本手中持握的权杖、长剑、法典与麦穗也变成了链枷、战锤、刑具和枯骨,他君临于地狱的东方领域——焦热地狱(Gehenna)之中,随他堕落的所有眷属也都尽皆化为被赤红烈火和漆黑雷电包裹着的憎恨魔,随它们的君主一同立下了支撑地狱存在的四大誓言之一——毁灭之誓,誓要将凡物以及他们的世界全部拖入地狱中焚烧殆尽。
劇透 -  阿斯摩德:
  阿斯摩德是守火圣团之中的智慧天使,也是最为有名的女祭司与女智者,天使的祭司长与书记官,她通晓心灵与精神的奥秘,是情绪与学识的支配者,知晓古往今来一切的学识,能给予人真知与智慧,通常以姿容绝世的女性形象示人。在堕落之后,她就化为了地狱的淫欲与堕落之女王,诱惑凡人堕入地狱,沉湎于欲望之中不可自拔的欲望化身。同时,她也是玩弄权术与计谋的高手,狡猾的契约主义者与冷酷无情的政客。她的眷属原本是身披美丽流苏,手持书本,法杖与橡树果,给予凡人启迪和智慧,诱发爱情与生命本源的使者,但在地狱的雾气缭绕之下,也变为了妖艳撩人的魔鬼——欲望魔。阿斯摩蒂乌丝君临于地狱的北方领域——堕落地狱(Dis)之中,她和她的眷属立下的誓言为堕落之誓,誓要将凡物的灵魂诱至堕落,令其心灵沦丧,变为地狱的奴仆。
劇透 -  亚斯塔露:
  亚斯塔露是守火圣团之中的洁净与生育之天使,巴尔的伴侣,掌管一切神圣而纯净的水源,也曾是妖精与精灵族裔的照拂者,一切病痛的抚慰者与治愈者,众神的大祭司,同时也是守火圣团之中最睿智的预言家,能够看穿过去与未来。但是在堕落后,她就化为了地狱的疾病与腐烂之主,将一切混沌与污秽的瘟疫散播到人间。她也喜爱用末日的预言来诱发凡人极端的崩溃与放纵情绪,看着他们狂乱致死,啜饮其灵魂。她的眷属原本是自洁净之水中诞生的圣泉之灵,通晓未来的预言天使,但在地狱的污秽大地上则变成了污水与秽土的使者,身缠致命疾病,无数丑恶的肿块与脓液构成噩梦般扭曲却美艳得诡异的身姿与面庞。她们是污秽魔,跟随主君栖息于地狱的南方领域——秽土地狱(Avernus),并且许下誓要以污秽与瘟疫令人间溃烂不堪的腐化之誓。
劇透 -  拉哈伯:
  拉哈伯是守火圣团之中的光明与海洋天使,他的伟力仅次于巴尔,守火圣团之中最为有力的战将之一,一切水栖族类的主宰,如果说巴尔是天空的主人,那么拉哈伯就是海洋的主人。他分开伊甸园中的大海,让陆地露出供凡物种族们居住。在堕落后,原本永远乐观而富有生机与活力的海洋天使变为了漆黑一片,永恒沉默的死亡之主,他不再让原始的大海繁育生命,而是致力于将一切生灵拉入深邃的死亡之洋中去。而他那些原本有着美丽鳞片的眷属也变为了骨骸嶙峋的尸骸魔。他将自己的仆役派遣至冥水之中处捞取凡物的灵魂,掀起对猎魔人和守墓者的无尽战争。拉哈伯将自己的宫殿——漆黑死亡之海安放在了地狱的西方领域,死海地狱(Hades)之中,他和他的死亡眷属们在这里立下死绝之誓,要将所有生灵都拖入完全灭绝的黑暗死境之中。
« 上次编辑: 2019-02-15, 周五 14:26:24 由 风见幽华 »
WRYYYYYYYYYYYY!!!
最后还是太天真了啊!JOJO!!

(゚Д゚)ノSay my name!
(゚Д゚)ノSay my name!
(゚Д゚)ノSephir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