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BetaRPG】【RP】间奏:第五章 切换点(Transpose)  (阅读 2310 次)

副标题: 你们记得飞船与高轨道的驻留部队会合,也记得苏联的船队挟着你们从高挂星条旗的战舰眼皮下降落到月球。  

离线 darkfantasy.tw

  • Knight
  • ***
  • 帖子数: 383
  • 苹果币: 0
第五章 切换点(Transpose)

  
  OP:微热の月/春奈るな
  http://youtu.be/picw5uDKKII

Antja von Ludwig: 那是二度凯旋回到了里希提亚后的事
看着那名受尽了差别、为了逃避世人目光而来到宇宙的少年,
心中阴暗的一角就随之抽痛。

妳在战争末期出生,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 是呢,那是库尔斯克后的一连串惨败。
在来得及学会如何说话之前,妳就知道死于轰炸和砲击下的时候,人们究竟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 ...在妳三岁那年,妳知道了妳那骄傲的父母永不低头的尖削面容,是以所剩无几的财富所维系。
联邦国防军的重新编组成为妳们心中的光明的同时,也对向北约摇尾示好的同胞感到不齿。
但是「她」向妳们伸出了手,再度让妳们获得了影响力。
妳们透过计划的衍生物获得了资源,将那肮脏的国度玩弄于股掌之间。


Antja von Ludwig: 而妳则成为了无敌的士兵。

这是为了什么?… … 复仇吗?为了重现那逝去的荣光吗?
谁在妳耳边低语。
不,正如同妳温柔地在耳边告诉那些孩子的一样… …

「Dein Name ist Draco.」
「Tod, dein Kompass sein.」
「Ausreden sind die Zuflucht der Schwachen.」

 「Sieg bedarf keiner Erklärung, Niederlage erlaubt keine.」

────
1976年7月16日 暗礁空域

碎石嶙峋的暗礁空域中,三道喷射光先是有如针尖般刺在宇宙的暗幕上,随后,便抽成了数缕银丝。
首先,三架造型圆润的穿梭机掠过了缓缓移动的里希提亚号。
醒目的四个俄文略称,以及一枚红色大卫星宣告了他们隶属的势力。
Kudryavka (GM): 通讯器中久违地传来了人声,远远地,由武装卫星及四架联盟号飞船所组成的编队便逐步靠近。
那看来原始而粗犷的卫星上布满了刺猬般的火砲,以及飞弹发射管,一直以来都是和平的威胁者...
但今天,即使是身为武力权化的武装卫星,看起来竟也如此可人。

Alexey Leonov: 「里希提亚号,这里是黄道海舰队,要求贵舰引导。」
Yeng, Liu: 「标准导引雷射,频率确认,请进入惯性制动程序。」
Kudryavka (GM): 只在转眼间,苏联的宇宙船便绕着里希提亚展开了圆阵,其中,一艘联盟号飞船则随着引导与里希提亚进入对接... ...
Alexey Leonov: 「我们是苏联海军航空兵黄道海舰队,联合国舰:里希提亚,即刻起请接受我方管辖。」

  

Kudryavka (GM): 全舰广播中,传来的是一名青年男性的克里姆林式宣告。
你们随着舰内的核心成员一道前往对接舷,迎接第一批登舰的人员。
此时此刻,尚不清楚这些接收到了救难讯号的苏联兵代表了什么样的立场,不过... ...
这一切都随着第一个从气密阀一侧闯进来的身影而明朗了起来。
「借过!」「不好意思,」「对不起!」

Ivan Leonid: 男人烦恼的揉了揉皱起的眉头,无言的面对眼前的混乱。
Kudryavka (GM): 一个慌慌张张的男性嗓音穿过了工作人员,在低重力下钻过了人群。
他左右张望,不在意头罩下淡金色的头发因为汗水而濡湿。

Sigmund Jähn: 「Antja小姐!」
Antja von Ludwig: 「啊……」
Sigmund Jähn: 「Antja小姐!」穿着苏联的驾驶服的男人,迅速地在人群中发现了你们─准确地说,是那名高挑的日耳曼女性。
「妳没事吧?听说妳所属的部队失联,我马上就加入了搜救队… … 」
「这副惨况,是发生了战斗吗?」出于急迫,他放开了握把、顺势飘入了人群中
Antja von Ludwig: 「放心,Sigmund先生,我们日耳曼人是不会被区区的宇宙空间和外星生物所击败的。」
「的确是受到了风之子的袭击,不过目前的状况尚过得去。」
Sigmund Jähn: 但他显然并没有灵活到能够在空中控制自己的姿态,以些许地差距和你们错身而过、努力地回过头来问道:「难道妳也出击了吗?」
一反平日冷静知性的态度,男人的神情夹杂着担心与忧虑。
Antja von Ludwig: 「这是当然。我也是里希提亚号的一员,并且作为少数的战斗员,自然是要担任起出击以及护卫的责任。」
相较于男人关心则乱的态度,女子则是冷静得有点过分。
Sigmund Jähn: 「唔... ... 为什么这种时候,早知道如此,我就应该... ... 」他最后终于还是稳住了手脚,来道你们面前。
虽然他看起来只关注安雅一个人,不过终于还是意识到了其他人地存在。
Ivan Leonid: 不悦的男人看着眼前的闹剧 弹了下指尖
Sigmund Jähn: 「真是太好了,如果妳有任何万一的话… … 」
Ivan Leonid: "敢问阁下何人?"
"阶级 所属? 与本队成员之关系?"
Sigmund Jähn: 「我们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男人欣慰地笑了笑,眼角泛出些许水气。
Ivan Leonid: "虽然在探视过程破例情况也是在所多有"
"先生也有点太过无视本舰规矩了吧?"
Antja von Ludwig: 「Sigmund先生。」安雅咳了一声,目光示意著周围渐渐变味的气氛。「正事为先吧,叙旧大可稍后。」
Sigmund Jähn: 「失礼了!NVA歼击航空兵大队,第二宇宙航空团,Sigmund Jähn中校... ... 」喜形于色的男人在Ivan的指谪下终于还是立定脚跟,向你们行了礼
「... ... 上校同志。」
Sigmund Jähn: 「本次跟随苏联海军航空兵黄道海舰队,担任联盟号-88正驾驶。」
「与An... ... Ludwig少校有同乡之谊,失礼之处请同志见谅。」

  
  BGM:Gundam Build Fighters OSTエナメル涂料とアクリル涂料は混ぜてはいけません。
  http://youtu.be/JAPEWBb2tIM

Ivan Leonid: "中佐同志 虽然与作为同乡的拥有特殊情谊伙伴重逢想必是十分激动的事情 不过相信之后私下两位还多有时间可续谈旧情 既然你已前来 暂时撇开正规的程序不提 可否先行概略揭示之后宇宙联合方面对本舰后续处置?"
Sigmund Jähn: 「是,上校同志。」看到日耳曼男人乐得眉开眼笑的机会实在很少见,但是这名男性不久后还是恢复了该有的事务性态度:「这原本应该由本舰队的指挥来转告,不过就由敝人先昝越了。」
「在贵舰失联后数天内,CODMOS就开始进行搜救程序,无奈以此舰的航速、可能的失联范围实在过大。然而,日前,巡航中的黄道海舰队透过恢复运作的资源卫星收到了贵舰的座标资讯,便奉人民委员部命令前来搜救。」
Ivan Leonid: 男人看了眼身边娇小的以色列工程师
Sigmund Jähn: 「此举为委员部的决断,目前贵舰将会置于黄道海舰队的管理下,直到离开公海。」
Ivan Leonid: 男人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合理的方案后,也不再过问这些其实已有点超过两人权责但无伤大雅的谈话。
Sigmund Jähn: Sigmund和队员们一一致敬,显得身段颇为柔软,也没有对以色列少女(看起来像是印度裔)表现出特别的态度。
Jie-Fang, Wang 在通道一旁和张戴一起立正,向Sigmund和队员们回敬
Sigmund Jähn: 「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诸位可以暂时从庶务中解放了。」他展臂对你们道,而他的身后,越来越多隶属华沙的太空人运进了必要的补给物资。
Kudryavka (GM): 从这刻开始,众人终于有了点可以放下重担的感觉。
Ivan Leonid: "那我们也算是暂时从职责上解放了"
Kudryavka (GM): 苏联舰队带来了虽然不一定合用但是很让人安心的各种材料、必要的饮食,以及更重要的,地球圈的现况。
Ivan Leonid: "之后正式的调令的处理还要先经过舰长巴兹任命吧。我先过去一趟。"
Kudryavka (GM): 在舰队的协助下,里希提亚确保了返航的航路,但在此之前... ...
Sigmund Jähn: 「是的,我方也会协助进行必要的手续。」
Buzz Aldrin: 在苏联的船队办强制的引导下,Buzz没有做出太多反抗就向现实妥协,只强调一切要按照宇宙开发条约来进行。
Ivan Leonid: 若有所思的男人离开了同伴,但在前去寻找舰长之前先跟VALENTINA大佐交换了下声息,并让丝薇娜暂时限制柯佩利亚的活动区域,让怪物的封存舱安排在保持能快速撤离的状态。
Kudryavka (GM): 至此,里希提亚号便归入了舰队的编制之下。
Ivan Leonid: 然后调阅了一下苏联方面最高负责人的名字。
Kudryavka (GM): 这次紧急行动中被派遣来的只是黄道海舰队的一小部分,说是舰队,也只有数艘太空船以及武装卫星。
其负责人是Alexey Leonov海军少校,前伞兵和太空人。
接下来面临的是一个小小的抉择,虽然和里希提亚号一同返航是个稳便的方法,但是以里希提亚现在的航速,这么做势必花费很多额外的时间。
(你们有特别的打算吗?

Nanaya Zerozaki: 趁太空人休息时向人打听地球的现状
Aher.Zone: (考虑接合小型飞行器来辅助理希提亚飞行的可能性)
Takao, Doi: Doi建议你们随其中一艘苏联的舰艇先行返回月球。
Ivan Leonid: (先行回归要怎么申请 我们的目的地是月面还是月网
Kudryavka (GM): 地球上,里希提亚的失踪成为一个不太热门的新闻,但是对某些国家来说,独立部队以及随军记者的失踪成为了大问题。
(没特别指定的话舰队会拨出一艘太空船送你们回月球

Ivan Leonid: (Buzz回返之后的责任归属会是个让人不快的肮脏事情,先行回返厘清责任归属吧,至少得确保我方不落在同肩承担的那一方。...)
思考着的男人同意了DOI的提案,并转达意见给天皇与VALENTINA大佐
Kudryavka (GM): 里希提亚号返航的方式接下来就交给舰队处理了,他们携带了充分的资源来协助里希提亚进行维修或是尽早返回月球,但这无论如何都没有你们先行离去来得快速。
Valentina Tereshkova: 亟欲将手边的讯息送回地球的Valentina也同意这个处理方式,在简短的决议之后,你们便决定随其中一艘联盟号先行返月。
Nanaya Zerozaki: 「除了我们外,另外也把需要就医的病患一同送到月面基地吧,那边应该能得到更好的资源和医疗」
Ivan Leonid: (有这种人吗...)
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的IVAN
Ivan Leonid: (啊.)
Kudryavka (GM): Zerozaki的提议在Tsukiko等人的协调下获得实现,基于人道考量,部分伤患和想要返乡的学生也列入了登船名单。
Ivan Leonid: (可还真是个PLAYBOY呢 美国佬都是这种德行吗)
(考虑到这个 让人头痛的问题...)
找上了ANJYA,列昂尼德只以最简短的方式传达了自己的希望
Kudryavka (GM): 至于那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把手中的相片与影片诉诸于世的各国随军记者,也强烈要求搭上这次航班。
Ivan Leonid: "不要让那个男人知道我们要离开 跟上会很麻烦"
Sigmund Jähn: 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他会理所当然似地请缨让你们搭乘他驾驶的飞船。
Kudryavka (GM): 那名青年一开始踰矩的行为带来了不少困扰,因此Ivan等人决定在不知会他的情形下离舰。
但是这个目标并不太容易达成,不知道由那里走漏了风声,里希提亚的船员们大都得知了这项消息,聚集在机库欢送你们离开。

Nanaya Zerozaki: 「唉...」扶额
Ivan Leonid: "......" 在心中叹了口气 对这种没有意义的庆祝行为略感烦腻

  
  BGM:极黒のブリュンヒルデ 希望を抱いて
  http://youtu.be/jsEbI57BXCo?t=38m11s

Buzz Aldrin: 舰长客套式地说了些无所谓的话,试图拥抱你们其中几个作为饯别。(←犯人
Ivan Leonid: 只是也不可能表达在脸上 男人只好敷衍了事的把月子推上了前台
Mikako, Mukai: 当然名列伤兵名单之首的Mikako也随着你们一道登舰。
Tsukiko: 途中Tsukiko一面向船员致意、一面紧握着她的手。
Ivan Leonid: 作为公众人物代表 加上戏剧性的身分和性别 用来吸引目光再适合不过
Helen Sharman: 有些人完全没意识到你们打算对此行低调处理,大喇喇地就闯进了队伍里,猛烈地拍击在维修船舰的过程中帮上了大忙的玲和七夜的背部。
「掰掰啦─有缘再见面吧?  不过大概不会再见了吧。」
Ivan Leonid: 离开了群众的目光后 男人谨慎的安排着丝薇娜与柯佩利亚的登舰
Nanaya Zerozaki: 「不, 总有一天会再见的」七夜肯定的回答
Kudryavka (GM): 而解放则注意到人群里有之前在竞技上交过手的护卫兵、以及那名由始至终你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安哥拉人向你们摆手。
Ivan Leonid: 之后便不再对船舰上的成员多做无意义的社交活动,全无感情般的,只对着即将脱离这艘大船上拢长的生活而感到松了口气与一丝的欣悦。
Jie-Fang, Wang: 「再会啦!」王解放朝他们挥手道别。
「有缘的话,以后再较量吧!」
Kudryavka (GM): 终于,你们离开了这艘像是待了数年之久的里希提亚,登上苏联的舰船。
Alexey Leonov: 「我是黄道海舰队的Alexey Leonov海军少校,回程的路上由我来替各位领航。」
Ivan Leonid: 从离开地球后 男人总是不太适应这种在漫无边际的广大宇宙内 任何行事都显得微小而没有意义的步调
Ivan Leonid: 至少在月网和月面基地 还能找到一丝家的感觉
Nanaya Zerozaki 基于礼貌性 回应问候
Kudryavka (GM): 为了早一刻将讯息带回地球,你们提前搭上了其中一艘返航的联盟号飞船
不过,就在登舰时,你们发现了该船携著一艘令人意外的伴随舰。

Ivan Leonid: (啧
Alexey Leonov: 这名海军少校带你们登上了船,但他显然还不太清楚小队的现况。
Kudryavka (GM): 那艘伴随舰上绘有的,是Elbit sys的商标。
不久,你们也在这艘船上看到了那名接头人。


  
  BGM:Allied Force Gundam Build Fighters - OST
  http://youtu.be/Bjb7NPOvRsw

Alexey Leonov: Leonov虽然先招呼了Leonid,不过他起初仍将Doi作为你们部队的指挥官接待。
Ivan Leonid: 列昂尼德倒是对此显得毫不在意,只让DOI顺势接应ALEXEY。
对ELBIT SYS的商标提高了警觉,对安雅投去疑惑的眼神
Jie-Fang, Wang: 「资本主义嘛…」
Takao, Doi: Doi只是面有难色地说明了现况,以及自己暂时不代表部队的事实,让Tsukiko和Leonid负责应对。
Alexey Leonov: 「... ... 是这样吗?」Leonov淡然地回应道:「那就失礼了,Leonid上校同志,我是Alexey Leonov海军少校,是这艘联盟号飞船的船长。」
Ivan Leonid: "无妨,我也仅是为了荣归祖国而尽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Alexey Leonov: 「护送你们回月球虽然是预订中的事,但请容我们擅自判断,让NAV(东德国防军)的志愿者随军来此。」
Ivan Leonid: "考虑此间归返月面基地之事由与外部接续的Elbit公司伴随舰两者之敏感关系,这种莽撞的处理并不甚恰当啊。"
Alexey Leonov: 「考量到我军在处理他国兵器时的敏感性,因此这方面委由民企进行。」
他引介了身后的接头人,后者表示将可以负责保全七夜、安雅与阿赫尔的机体。
Ivan Leonid: 男人叹了口气,在话语中放了些微的责难,但也没有追究的意思。
Alexey Leonov: 「此外,Gargarin长官有事要我向您转达... ... 」
他稍微端正了姿态,生怕接下来说的话带有任何冒犯似的。
「『怎么样?有做好护花使者的工作吗?』」
Ivan Leonid: 对脑海中出现的那个笑脸男具有的独特气质感到麻烦透顶。只能苦笑了一下,暂听LEONOV的传递
Ulrica Hans Walter: 另一方面,Ulrica则依据三人的意愿,将Antja、Zon和Nanaya从苏联士官间的对话中带离。
Elbit Sys的太空梭接纳了Eris和永福号,而这名女子也顺便向你们说明目前月球面临的问题
「这次为情势所逼,我们只得与苏联的船队一同前来,但我们有必要尽快让您返回月球。」
Aher.Zone: 「月球怎么了?」
Ulrica Hans Walter: 「一直以来都呈现单纯的惯性飞行的集合体出现了奇妙的举动,几乎与你们在这一带失联时同时。」
Antja von Ludwig: 女子陷入了一种微妙的迟钝,直到片刻之后才醒过神来。「妳是说……风之子产生了意料外的异常举动?具体而言状况如何?」
Kudryavka (GM): 结果上,除了仍要商议苏军内部事宜的Leonid以外。其余成员都随Ulrica来到另一间会商室内。
Ulrica Hans Walter: 「是,原本迳直按照抛射路径前往月球的三枚集合体,其中一枚大幅偏离了原本的航道。」
Nanaya Zerozaki: "果然开始了,风之子在改变着"七夜在脑中想到
Ulrica Hans Walter: 「如果它不再改变航向的话... ... 与目前在轨的「某个东西」的接触机会会变得相当大。」
Aher.Zone: 「难道说......」
Nanaya Zerozaki: 「地球吗?」
Ulrica Hans Walter: 「这些人之所以会这么急着来找你们,就是这个原因。」
Dai, Jang: 「似乎因为清扫风之子的行动而产生异变了嘛……」
Nanaya Zerozaki: 「对此各国的态度和应对是?」严肃地问道
Aher.Zone: 「那就不好了。如果是那么大的目标,我们之前碰上风之子的一种变体会变得非常棘手......」
「再返回之前得想出对策才行。」
Nanaya Zerozaki: 「而且得把收集到的新型风之子资料传回去」
Ulrica Hans Walter: Ulrica整理了你们的看法,并且点头回应:「其实,有传闻近日苏共将会组织部队对该集合体进行直接侦查... ... 」
Antja von Ludwig: 「……不仅仅是外星黏菌而已啊。如果是集合型,绝不能让它进入近地临界点。」
「有进行过模拟确认撞击时间了吗?」
Ulrica Hans Walter: 「速度本身并没有因此加快多少,到抵达为止仍然得要花上数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Nanaya Zerozaki: 「那也不是多久之后的事阿」
Aher.Zone: 「足够做好准备了。」
Ulrica Hans Walter: 「眼下,作为坐拥多次实战经验的你们,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 ... 很难保证你们不会被苏共利用在这次行动上。」
Antja von Ludwig: 「不如说正是这种微妙的速度让人的警戒心变得怠惰。」
Dai, Jang: 「但如果在这段期间持续加速的话,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
Aher.Zone: 「例如说,组合成导弹形式...」
Ulrica Hans Walter: 「我只能说到这里,日后的情势将会复杂许多... ... 尤其是Ludwig少校,务必请您多留意。」
Dai, Jang: 「简单的话,也有抛弃一部份质量以换取加速度的方式,体积虽然变小,但速度就加快了。」
Antja von Ludwig: 沉吟片刻,「我知道了。」
Kudryavka (GM): 与先前相比,你们与眼前的Ulrica进行了许多实务上的谈话,汇整了彼此对这几次遭遇的推论臆测。
Nanaya Zerozaki: 「日苏的合作行动吗?对此美国应该也不会置之不理才对」视线一瞬间望向月子
之后七夜低下头 开始思考刚刚所得知的情报
Tsukiko: 月子从上次被排除在作战外之后就变得比较少开口,尤其在目前的状况下、她的立场会因此带有其他意义。



  

  ED:茶太 君は进む
  http://youtu.be/1gEytpXTfXA
  

Kudryavka (GM): 怀着各自的心思,联盟号点燃了推进器,带着众人踏上归途。
1976年7月23日
回程花费的时间比去程略短,
牺牲了些许的舒适性,小队搭乘黄道海舰队所属的联盟号飞船返回月球。
但即使在苏联那不近人情的船舰上,你们也久违无一不彷彿压力决堤一般,任凭时空从耳际流过。
你们记得在高轨道与苏联的驻留部队会合,

也记得苏联的船队挟着你们从高挂星条旗的战舰眼皮下降落到月球。  

Kudryavka (GM):
这不但成了月面基地的头等大事,也动摇了联合国在西方国家眼中的威信。
由于独立部队的特殊性质,以及正被苏联的船队押解回航的里希提亚,联合国不得不一时地对做出这种行动的苏联进行让步。
... ... 你们看到,在小队那个曾经空无一物的巨大机库中,现在聚集了来自日本的宇自部队、苏联的援军、以及混杂其中的企业组织。
独立部队在营救行动之后接受了苏联的资源及技术援助,那是联合国所来不及提供的。
这次的事件,最终在结果上允许了华约势力透过独立部队这一窗口进入月面。

Tsukiko: ... ... 这是否就是处在两造之间的月子所欲导出的未来,于今,也只能透过少女的只字片语,来窥知一二。

Kudryavka (GM): ───SAVE───
情报解锁:Alexey Leonov、NVA、武装卫星、黄道海舰队
« 上次编辑: 2014-08-04, 周一 12:01:09 由 佐鸟カナコ »

离线 橘子不甜

  • Guard
  • **
  • 帖子数: 119
  • 苹果币: 0
Re: 【BetaRPG】【RP】间奏:第五章 切换点(Transpose)
« 回帖 #1 于: 2014-08-08, 周五 10:21:40 »

Kudryavka (GM): ─────
续‧第五章 切换点(Transpose)


Kudryavka (GM):
(Jie-Fang, Wang)
你发觉自己身处在故乡的湖畔,
 那个父辈们征战了一辈子之后,回到的故居。
那里有一片广阔的空地,原本的植生已经被踏成了雨过不泞的坚实黄土。
那里有一片广阔的空地,原本的植生已经被踏成了雨过不泞的坚实黄土。
你走进了那在爷爷腾达了后修起的宅院,
仰头望向天井所割出的那片蓝天,才忽地感到一阵晕眩。
在那里,你窥见屏除一切感情的斗争机器,也见识到血管里流动着熔钢的无敌战士。
那就是你所追求的顶点吗?
 
... ...一个喊着你名字的声音从宅里传了出来。
你急忙奔向门边,为了回应那熟悉的声音。
身为炎黄之末,你和他们有着决定的不同。
因为这一刻,什么领导、什么长官都可以抛诸脑后。
你踏进厅堂,只想对着那个人道:
「... ... 老爷子,我办到了!」


Kudryavka (GM): ──────
1976年7月24日 月面基地
苏联的船舰以人道救援为由,让包含你们在内的第一波人员搭乘联盟号返回月球。
在这过程中,不仅仅只有苏联的船舰。早已焦急地守候多时的日方人员、以及Elbitsys的穿梭机与太空船形成了一整个各形各色的船队。
在这个情势下,苏联拒绝了联合国方面的引渡要求、迳直挟著整个部队登陆了月面基地。
由于独立部队的特殊性质,以及正被苏联的船队押解回航的里希提亚,联合国不得不一时地对做出这种行动的苏联进行让步。
Kudryavka (GM): 船队理所当然似地利用了独立部队的机库,在严重监视下完成了其余人员的引渡。
这数天以来,受到释放的从军记者和相关人员无一不试着向外界传达自己所遭遇到的苦难... ... 尽管进行了情报管制,无数的流言仍然不胫而走。
尤其在这起意外中,日本的准天皇也参与其中。
对这个在太空竞赛中正摇摆于东西方世界之间的东洋国家,不免又令人多了许多想像。
... ... 在那之中
你们与月子等人来到了月面基地的指挥中心,接受CODMOS质询。
Kudryavka (GM): 相比那些负责政治工作的代表人,肩负起这次任务的,是那些负责实务性统筹的军官。
「… … 这里写的竟是些让人难以置信的话题啊。」即便如此,在长长的沉默之后,军官们吐出的话语也称不上带着善意。
「我们收到交上来的报告了,你们在该宙域受到了... ... 受到了意图性的攻击?」

Dai, Jang: 「似乎是带着敌意的。」
Ivan Leonid: "很遗憾的事实就是如此,不但具备意图,侵略性,甚至是类战术能力。我们所遭遇到的风之子个体远远超出第一波遭遇战中所测量到的浮游生物之上。"
Dai, Jang: 「风之子似乎开始对生物或运动的物体产生了寻查的意识,不过它们的寻查行为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带着敌意的。并不像以往那样,毫无目的地飘浮。」
Ivan Leonid: "从监视录像上面的资料,特别指出两具具备极端高度能力个体,目前定名为页岩气。已经具备一体就足以歼灭战术单位的作战能力。"
Nanaya Zerozaki: 「对于这点有疑问的话,能提供F-117的摄影镜头所拍下的影片和通信纪录作为佐证」七夜行了个军礼后说到
Kudryavka (GM): 「确实这个损害可以说成是战斗造成的结果... ... 但是,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过他们真的展现出攻击性行动的纪录... ... 」
Ivan Leonid: 男人打从心中浮起了淡淡笑容
Kudryavka (GM): 在军官们疑惑的声音此起彼落的同时,你们逐一展现了准备好的影像与图形纪录。
Ivan Leonid: "损害? 攻击性? 我想你们理解错误了 主席与各位先生"
男人把双手放在桌前 加重了语气
"这是一场战争。我们现在面对的远远不只是在宇宙中漂浮的气球状生物而已。"
Kudryavka (GM): 这些资料原本也应该由各国的随军人员交付给了CODMOS,他们却显然没有按照图面上地去接受这个事件。
Antja von Ludwig: 「『至今为止』。」女人重复了对方的话语,「不代表从未发生。我们在宙域当中遭受到的攻击甚至可以说是极为险恶并且具有精密谋略性的。」
Nanaya Zerozaki: 「就下官推论,可能是风之子遭受到什么外力影响而产生异变或是风之子本身就佣有改变和学习的机能」
Ivan Leonid: "这是一场攸关人类文化存亡的侵略行动,而我们必须尽速拟定好针对这些异变体的反制对抗手段。"
Kudryavka (GM): 「这应该是在雷达和通讯失灵的特殊环境下造成的事故... ... 偶然... ... 突发地... ... 」
Nanaya Zerozaki: 「世上没有偶然!长官」
Antja von Ludwig: 女人露出了一抹嘲讽似的微笑。
Kudryavka (GM): 相对于亲身经历事件的众人,军官们在你们的说词前仍带着点能避则避的心态
「虽然对移民局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并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失不是吗?」

Antja von Ludwig: 「这是一场无法逃避的战争。」
Ivan Leonid: (军略+雄辩
Kudryavka (GM): 「依你们的报告,这次的行动中观察到的个体就多达数十个,既然只有你们这样的小部队也能够对付....」
(roll

Ivan Leonid: 男人一掌打在眼前的桌面 在凶扰的议会中传出巨大的破击声响
Aher.Zone: 玲安静的听着谈论的发展。
Ivan Leonid: "诸位尊敬的先生..." 他脸上荡起一个阴测的微笑。
Antja von Ludwig: 眼见苏联的军官抢先发难,安雅舒适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沉静地旁观著骤变的发展。
Ivan Leonid: (我要预设我已经接收到那分资料 并且能够理解各方背后势力利益鸠葛的关键并能够做出最符合各方利益的判断
rolling 4d6+5+2(5+2+3+6)+5+2=23
(都一样
"我能理解诸位的担忧,害怕消息的散播可能会对本国带来的不安。"
Kudryavka (GM): 座上的军官当然是以美军人员为主,以及来自北约的派遣团员,他们对小队带回来的消息摆出了明显的否定态度、然而,这份否定有许多显得过于刻意的部分。
Nanaya Zerozaki: 「各位长官请思考一下,即将来袭的合众船中会拥有多少只页岩气类型的风之子?,如果数千万只风之子中含有一只会吸收进化的风之子的话? 到时还能推讬说没有多少损失吗! 别忘了,就在当下 风之子可能就在持续进化著」
Ivan Leonid: "但那又何妨呢?请各位仔细思考,现今我等诸国所需要的岂非就是此等强大的外敌呢?我们依旧具备着压倒性的战力优势,我们依然有着远距离的压制火力,那是他们无论如何做不到的(对我留一个被表的关键)。"
Kudryavka (GM): 你可以判断他们并不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而是基于某种意图在向你们套话。
Ivan Leonid: "可以想见诸位尊敬的成员都已然能够理解当中此事的关键..."
(情报解析 要套甚么资讯
rolling 4d6+5+2(3+3+4+4)+5+2=21
Kudryavka (GM): 「这些... ... 对,你们遇到的风之子的变异情形... ... 看起来十分的... ... 适合用来营造这种适度的危机感。」
「... ... 而且,为什么是您在替部队代弁,Ivan Leonid上校?」
他们似乎在质疑你的权威,尤其是在苏联强行登月之后,这件事情使得这群人显得充满了危机感。
Ivan Leonid: "这可真是失礼了...我相信在部队呈上的报告书当中有针对此事的相对说明。"
Kudryavka (GM): 而他们似乎认为这整件事有可能完全是苏联在作秀。
Ivan Leonid: "那么,月子小姐,可否...?"
(请月子让DOKAI出来说明
Tsukiko: 「... ... 」静观著这场质询的走向的Tsukiko脸色称不上好看,她像是在等待发话的时机、又像是在做着某种准备。
Kudryavka (GM): Doi甚至没有到场,而是被令去协调联合国方与苏联之间的表面交涉。
Nanaya Zerozaki 从身后像是要激励她般 轻拍了月子一下
Tsukiko: 「... ... 为什么你们可以平心静气地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把脸从现实上别开呢?」
「不管受害者有多少、损失多么轻微... ... 去保护每一个人不就是你们存在的目的吗?」
Kudryavka (GM): 军官们互相看了几眼,其中几个才露出尴尬的表情向月子道:「既然陛下您这么说,我们当然愿意进一步检讨这件事... ... 」
Aher.Zone: (「没错、没错。」玲偷偷的点头。)
Kudryavka (GM): 「但陛下才刚经过初阵… ... 会不会需要多冷静一段时间呢?」与Leonid相对的,Tsukiko虽然没有受到军官们的明显刁难,但是,那更像是一种不把这名少女当作一回事的态度。
但是,他们那份余裕并没有持续太久。

Tsukiko: 「本部队参与的,是联合国所发起的计划。我,本人,所身处的部队,在CODMOS的引介下,与联合国的里希提亚号共同行动。」
「... ... 但是,当我们遭逢危难的时候,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里希提亚号的舰长,一个长达34年的航行的负责人,竟然一点也没有应变能力,现在却反而是你们要来质疑我等吗?」
她走向了Leonid,以笃定的姿态站在男人身前:
「你们要问的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会代表余发言吗?」
「里希提亚号事件中由于舰长的失职而陷我等于不利,在危急之刻是由于这个男人的努力而挽回事态。」
Kudryavka (GM): 听出月子的发言中带着的倾向,在场的军官脸色益显凝重,碍于对方的身分而没有办法随便开口,因而,他们又再度将话题转向leonid。
「但是您就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可能吗?」终于有其中一人沉不住气,大胆地投出了质疑。

Nanaya Zerozaki: 「如果是的话,那又怎样呢?」
「风之子的威胁会因此消失?还是各位打算与苏联开战?在下官与之同行并肩作战的这段时间里,下官能保证 这名男人的所作所为毫无任何保留和虚假」
Ivan Leonid: 男人站在少女的影子之中 嗅闻著名为成长的甜美芳香 在心中感叹著少女作为领导者的成长
Antja von Ludwig: 「各位尊贵的阁下,我只问你们一句话。」
Kudryavka (GM): 「这种荒唐的事件,根本就是苏共自导自演的,还是说,你们也是他们的同伙吗?」
Nanaya Zerozaki: 「该不会各位长官想要说
「苏联私自开发利用风之子制造战争兵器这种可笑的话吧?」
Ivan Leonid: 男人保持了沉默 并非对问题感到难以回答 只是出于趣味性的 想看少女的回应 想看友伴的回应
想看这场闹剧是否会因为这些人的秉直而走向不同的结果
Antja von Ludwig: 「你们…不,我们赌得起吗?你们可赌得起这不是苏共阴谋把戏的可能性,即使只有百万分之一?」
「连作为盟友的西德也质疑的话,阁下可曾明白后果?你们真的要如此简单地就划分敌我吗?」
Kudryavka (GM): 「说到底这份分析就是你们自己提供的吧?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这样的内容要我们如何去接受,那些不是风之子、根本就是蒙过皮的卫星吧?」
Aher.Zone: 「明明敌人确实的围到了城下,」
Kudryavka (GM): (安雅和七夜可以做雄辩或交涉检定
Aher.Zone: 「还要将宝贵的时间拿来互相猜疑,指责吗?」
Nanaya Zerozaki: 「在入伍的宣誓词中每一位士兵都曾誓言捍卫人民的自由和生命,这一直都是美军士兵的骄傲,以前是如此,以后也不会变!」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8(2+6+3+1)+8=20
(雄辩
Nanaya Zerozaki:
rolling 4d6(1+3+1+4)=9
Antja von Ludwig: (这个太惨了...)
Kudryavka (GM): 「下级士官给我闭嘴!」虽然你不认得,某个你的长官的长官对你这么喝道。七夜越发激昂的态度反而更激怒了这些已经开始不信任其余部队成员的军官们。

Antja von Ludwig: 「只不过是披上有机质的卫星能够把我国最先进的Eris-Alpha从中间一击差点打成两截?可以把太空舰龙骨击断?我怎么不知道苏共的科技已经如此先进?看看证据吧,就摆在这里!」
Kudryavka (GM): 但这刚好方便了安雅抓住对方最直接的反应。
Antja von Ludwig: 女人把报告摔在桌上,大声斥喝。「看看证据!这就是你们骄傲自大不愿目视的东西!因为愤怒、因为偏见,因为自己的利益而视若无睹!」
Kudryavka (GM): 被你堵住将要再破口而出的话语的军官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而其中,属于比较中立的其余派遣团代表,则有部分开始倾向了小队的说词。
Antja von Ludwig: 眼见激进派的成员暂时住口,安雅的语气也趋向和缓。「我们当中的成员来自联合国的各个会员国。」
「象征著彼此的友谊以及合作。」
「我们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动机,配合当中任何一人来做这样的一场戏。」
Tsukiko: Tsukiko看着Antja逐渐掌控了局势,便扬起了手,向CODMOS的质询者们宣告。
「这个事故并不是偶然,就像我们打算驱逐风之子一样,「祂们」也正在准备挑起战争。」
「我们不会宣扬这次事件中发生的弊害... ... 但是,我将会在对全人类的未来有益、终能得一切真相的道路上前进。」
「... ... 希望汝等也能做出贤明的判断。」
语毕,少女便转过身、带着部队成员离开了会场。
但是将精神放在月子身上的人,仍然能注意到她微微颤抖的双肩、稍微地缓和了下来。
Kudryavka (GM): 背后,质询间的譁然人声中。仍认为这次意外只是个事故的人已经不存在了,但取而代之的,联合国刻意造成处理不力、日本终于打算与苏共同谋... ... 等等臆测也从此处开始,播下了不安的种子。
Nanaya Zerozaki: 「月子,妳做得很好,辛苦了」七夜以后在美军的立场大概会更加不好过吧,但他将这些事物都无视一般的轻拍月子的肩膀,用鼓励和赞赏的语气说到
Ivan Leonid: 男人在影子里欣赏著挺身而出的队伍成员们率直而大义凛然的姿态,对着月子作为领导人那天真而悲愤的理想主义思想感到了趣味性,他留到了最后,作为后首的,不想让他人插手于这个部队的。留下了足以堵上场中政客的只言片语。
怀着讽刺意味的,在最后按照着英国的礼节深深的鞠了一躬。
Jie-Fang, Wang: 「这些事情,留给领导烦恼就好。总而言之,我们始终有一天会正式和那些星辰上的怪物对上的。」
Dai, Jang: 「也不能这样说,毕竟,这也和我们有密切关系。」
Antja von Ludwig: 「不——我们早已经遭遇到彼此了,不是吗?」
Kudryavka (GM): Leonid留下了些对研究者来说深具价值却包含几个致命错误的资料作为临别的赠礼,在场的人虽然半信半疑,自然也不会拒绝来自铁幕后的难得讯息。
Jie-Fang, Wang: 「也对,这里可是展示才能和科技的舞台,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让那些怪物拆掉对吧。」
Nanaya Zerozaki: 「我们是人类的剑和盾,那么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消灭那些怪物并守护住应守护的事物就可以了」
Jie-Fang, Wang: 「试探的矛尖吗?这可是个展示自己锐利的战场。」
「不管那些风之子怎样变异,总是有办法能将它们击败的。」
Tsukiko: 在七夜的关心下,月子虽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但日后你那不惜顶撞长官的拼命身姿想必也能让谁在想起时不禁莞尔吧。
Kudryavka (GM): 这之后,第四独立部队经过了简单、但比什么都有影响力的交接仪式后,成为了由日苏共同主持的奇特部队,对月面基地的生态掀起了激烈的波澜。
Antja von Ludwig: 「……天佑人类。」
「天佑我等。」
Kudryavka (GM): 在Tsukiko失踪期间大量前来宇宙的日方人员经由Elbitsys的中介来到月球,最终部分并入了独立部队;
另一方面,苏联也利用这个窗口,有限度地将人力与资源派遣道月面。
... ... 你们看到,在小队那个曾经空无一物的巨大机库中,现在聚集了来自日本的宇自部队、苏联的援军、以及混杂其中的企业组织,建构出了一幅至今为止难以想像的奇妙画面。
1976年7月25日
几日忙碌后,现在,你们取得了对地球的通讯波段、以及自由活动的空闲。
所有人有数天的时间可以进行想趁这段时间做的事,请自行决定,然后骰一个自己喜欢的检定给我。

Ivan Leonid: 男人着手进行两方面的准备
在不忘主要目的的情况下开始汇整起这一次出航以来所有怪物面对的作战资料,柯佩利亚的反应以及最后的成长和异变幅度,重新把握怪物/柯佩利亚现今的情况
Nanaya Zerozaki: 联络并传送资料给在地球的博士,带着月子探视Mikako,进行操控机体和射击技术锻鍊
rolling 4D6+5+5(6+1+3+1)+5+5=21
步行机操控 (还好61抵销)
Ivan Leonid: 然后在对地球政府方面 于苏方和联合国各留下两手后手 以维持我方(队伍和政治派系)最高利益为前提下 安排回归人员的广告宣传
Aher.Zone: 玲在难得脚踏实地的日子里,决定放松的渡过。玲将自己关进资料间,进行很久没有做的深入阅读,大量的补充无谓的,纯粹添增满足感的知识。零散的歇息时,玲突然想起之前雷达受到陨石磁场被干扰的事情,不自觉得构想改善雷达与通讯的方案。
rolling 4d6+13(5+4+5+5)+13=32
Ivan Leonid: 将此次行动喧染成为挽救愚昧的美方部队决策,苏方领导势力的大捷。
Antja von Ludwig: (有神快拜
安雅与Sigmund接洽并交换情报,并且向Ulrica确认Eris-Alpha进行机体优化的可能
此外也向这两者确认在地球表面进行此次太空之行宣传的可能
Ivan Leonid:
rolling 4D6+5+2 情报操作(1+2+6+4)+5+2=20
Jie-Fang, Wang: 检查天行者的状态,因应先前的作战情况作出部份设定上的修正,并作机械格斗和步行机操纵的训练
Antja von Ludwig:
rolling 4d6+8(3+5+4+5)+8=25
Jie-Fang, Wang:
rolling 4d6+6+3(5+3+4+6)+6+3=27
Kudryavka (GM): 七夜花了半天左右的时间将此行累积的作战资讯送回地球,由于仅仅只是传送资讯,倒是没有直接获得回应,不过,可以预想到West收到这些资讯时的疯狂笑脸。
Tsukiko几乎一有空就会去探视Mikako,由于Mikako必须住在个人的集中治疗室,使得Tsukiko的身分没有形成障碍。
这天,你也和月子一同走在往医务舱的廊道上... ... 但是此时,远远的,某个熟悉的高笑声便从对面迎面而来。
Nanaya Zerozaki: "该不会....."
Steve Rogers: 「糗大了不是吗?糗大了啊!」那个宛如你兄长一般的人正一面和一名军官闲谈一面路过你们身旁。
Neil Alden Armstrong: 「... ... 你那说话方式不能想想办法吗?这不是可以大声喧哗的... ... 」
Steve Rogers: 但没等到对方话说完,Roogers就快步走向了七夜:「哦!这不是Zerozaki嘛!Zerozaki!!!」大大的张开了双臂。
Nanaya Zerozaki: "现在的情况碰上这两人很麻烦,假装没看见吗?' 来不及了... "七夜尴尬的以微笑回应
「好久不见了,队长」
Steve Rogers: 「喔呀,不过一段时间没见,就变得这么见外了吗?」他大咧咧地道,然后有点尴尬地放下了双臂。
Tsukiko: 「... ... 熟人?」看着这样的互动,月子担心打扰道你们似的,若没有说什么她就会先行离开。
Nanaya Zerozaki: 「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吧, 队长为什么会上来月面基地? 任务?」七夜吐槽之后说到
「介绍一下,这位是夜鹰小队的队长」让月子累积人脉应该算是好事 ,这样想的七夜将眼前的男子介绍给月子
Steve Rogers: 「最近这些人因为某些原因紧张得要死啊,我和Tiena连休息地空档都没有。」
Nanaya Zerozaki: 「她也上来月面基地了?该不会博士也在吧」
Steve Rogers: 「博士他还留在地面,不能放着可爱的封存机们不管... ... 但是Tiena倒是不在状况... ... 」他们俩人简单地互相认识之后,月子便先行离去。虽然是自己提的,但男人却露出了比较微妙的表情:「不久之后还是能见到面的吧。」
「那么,保重啦。」
Nanaya Zerozaki: 「恩,你也是」
Kudryavka (GM): 实机训练除了作为运动之外没有带来额外效益,但是透过训练,与部队的其余成员的协调性似乎改善了不少。
玲在获得空闲之后决定透过休息来缓解累积的疲劳
但是,最后仍然无可避免的,又一头栽进了研究里。
在所有人忙着各自的职责时,在资料库和机库之间来回,这种氛围偶尔会让你感到格格不入。
今天,依然试着在HIAS的协助下,调整著只有你懂得的设备。
虽然HIAS听得懂人话、也能做出真实的回应
Kudryavka (GM): 但是,和在地球的那段时间比起来... ... 不,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一直是只身一人。
在与世隔绝的氛围下、小心翼翼地操纵机械臂,吊起船舰用的巨大零件,那时候,你到底想着什么呢。

Aher.Zone: 「上次高层聚会,又是一样的气氛。猜疑、私心、勾心斗角......那究竟有什么意思呢?人与人之间总是需要这么复杂。」玲一边纯熟的操纵著机械,大脑的一角擅自的展开胡思乱想。
不过,月子......那个有着极为真诚的眼神的人,也有着那样的力度呢。玲回想着月子义正严词的站在那些人面前的场面
Kudryavka (GM): 一边这么想着,组件便挥向了机库的一角。
似乎听到了某个粗呷的惊呼声,但应该是没撞到人。
Aher.Zone: 「啊,抱歉!没事吧?是说,施工中的灯应该亮着阿。」
Kudryavka (GM): 「不,那个,感觉好像有点迷路啦。」感觉就像吊在眼前的机具对你说了话。
「但是,边作业边打发呆可不是好习惯喔。」
Aher.Zone: (看不到本体阿。)玲将机具挪开了一些。
Kudryavka (GM): 「有什么烦恼吗?可以说给姊姊听听看喔。」
机具一晃,便露出了躲在后面的人。
Helen Sharman: 「呀!这里是第四独立部队的区划没错吧?」
Aher.Zone: 「是─这样子没错的?」
Helen Sharman: 「啊咧─那为什么会有小屁孩混在里面呢?」
Aher.Zone: 「!?」
Helen Sharman: 「这具AAM雷达,要侧挂会比较好处理喔,借我。」她戏谑地对你笑了笑,豪不顾忌地就踏上了永福号,灵活地操纵起吊臂。
Aher.Zone: 「我已经十五岁了,才不是小孩啊。」玲有点不满的反驳著
Helen Sharman: 等到了妳直接的回应,她就这么与妳合作了段不短的时间。直到离去时,将头上的工作帽扣在玲头上:「好好好,不小了不小了。」拨乱了玲的头发才离去。
「啊对了,这个部队该去哪里报到啊?」
Kudryavka (GM): ───
伊万汇整了风之子与怪物的详细资讯,依据其变化尝试掌控现在的状况以及每次行动与变异之间的关联性。
柯佩利亚最近昏迷的时间越来越少,不如说有点过于亢奋,虽然易于观察是好事,不过对研究来说倒是徒增了不稳定因素。
怪物方面,最值得一提的便是日前接触到的银雾特性,除了对怪物来说可以做为某种成的养料之外,还发现了可以用于镀膜加工的运用姓,Valentina向你们要求关于这点的资料,打算将之带回本土。
不管有没有交给她,她都会暂时脱离部队。
至于宣传行动,没有脱离苏联原本的宣传方针,得到了中规中矩的结果。
Kudryavka (GM): 煽动了立场中立的国家对于特定大国的信任,稳固苏方的影响力。

───
(详细的变化会更新在柯佩利亚的人物志上)
对于安雅会来与他交换情报,Sigmund自然乐意而为。
妳听说他动用影响力从两德号召了一批志愿者为了寻找妳而来的时候,与其说是心动,不如说是感到轻微的莫可奈何。
这些志愿者未来可能会做为后备队加入部队行动,但一切都还在协调中。
Ulrica Hans Walter: 另一方面,这次行动中取得的Eris战斗资料,对于GE-60系列的改进有莫大的助益。
同时,Ulrica也向妳表示,这些改进后的GE-60将会作为下一批Eris的基础投产。
Kudryavka (GM): 在宣传的过程中,似乎有不少相较下亲美的势力想试图透过妳以及Elbitsys来获得独立部队的动向。

Antja von Ludwig: 对于Eris以及GE系列的步行机改良,安雅自是乐见其成。而
而在诸多势力有意地接近之下,女人语带保留地放出了一部分不甚要紧的资讯。
(需要丢什么的话讲一下,没有就这样了)
Kudryavka (GM): K
───
天行者的整备与训练几乎完全构成了最近的日课
来自解放军的成员们也都乐此不疲,就算多少有些勉强,也还是会配合你们的练习行程。
本以为这些日子就会这样过去,但在之中只有一次,你接到了来自地球的延时通讯。
那是一个一直以来你是为目标的男人、以及一名永远以你为荣的女性排除万难送到你手上的通讯。
Jie-Fang, Wang: 「这是……?」
Kudryavka (GM): (家书
除了对你的活跃感到于有荣焉之外... ... 他们也提到了近日苏方正在准备大规模的行动,希望你也不忘小心。
Jie-Fang, Wang: 「……这是当然的事,这么重大的行动,我可不会搞砸。你们就好好静待佳音吧。」阅毕通讯,王解放这样说着。
Kudryavka (GM): 张戴等人对在月面仍然能收到家里来的信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显得羨慕,不成样地就此事和你闹成一片。
送信回去倒是简单的多。

Jie-Fang, Wang: 简单说明一下现况,没有说那些不能经过通讯传讯的机密,也就是报个平安、以及静候佳音的意思,王解放这就将回信的延时通讯传讯出去了。
「……要做大事,就得要立志于天地之间,在这么广阔、前所未有的战场,我可不会令你们、或是我自己失望的。」
Kudryavka (GM): 你赶在忙起来之前录制了一段送回地球的音讯,寄讬了此时此刻的抱负。
─────
1976年7月31日
这天,原本就逐渐热闹起来的独立部队区域,又显得更加人声鼎沸了。
数台穿梭机与轨道运输机从各处向此集中
人来人往的通道上,你们看到了国籍各异的后勤人员忙碌地搬运资材、前往他们该去的地方。
SS: Sigmund和Ulrica身后跟着一整批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基地的舷窗,与你们一同等着接下来要迎接的光景。
Helen Sharman: 其中也有那名从里希提亚返回月球之后,又再度与你们相会的工程师。
Alexey Leonov: 在苏联军官激昂的讲述之后,远远的、她开始从天而降。
Kudryavka (GM): 全长163公尺,130毫米千瓩级舰砲、8座AK-630 防空砲、12座8槽SAM垂直发射井,以及微微发出萤光的深绿色涂层… …
苏联第一、也是唯一一艘宇宙舰,逐渐在你们眼前变得巨大而清晰。那是经由此次获得的技术成形的,将成为部队座舰的多用途船舰。
「加加林级扬陆舰」

第五章‧切换点(Transpose) END
────
经验值:所有参与玩家2CP、团队CP10
Kudryavka (GM): 接下来将进入游戏内时间为期一个月的修整期
这段时间内,玩家可以开始使用目前空余的CP、进行机体改造,以及日常活动

玲的机械检定,以后母舰的通讯和察觉检定+1     

离线 低血糖的怪兽

  • 正义的英雄们全被我打到宇宙去度假了
  • Knight
  • ***
  • 帖子数: 505
  • 苹果币: 0
Re: 【BetaRPG】【RP】间奏:第五章 切换点(Transpose)
« 回帖 #2 于: 2014-09-14, 周日 13:08:56 »
没有后续了吗……
什么是诗人?
     诗人就是上的了皇帝的朝堂,下的了食人魔的厨房,去了天界,逃得出深渊。

然后还得给孩子洗尿布。